字體:   分享到Plurk

傻瓜媽媽》 該劇改編於韓國同名人氣小說,講述3代女人(金海淑、金賢珠、安瑞賢)之間的愛恨故事。

傻瓜媽媽"

【人物介紹】
 

傻瓜媽媽"

傻瓜媽媽"

傻瓜媽媽"

傻瓜媽媽"

傻瓜媽媽"

傻瓜媽媽"

傻瓜媽媽"

傻瓜媽媽"

 
【分集劇情】

第1集
  金英珠是時尚雜誌最年輕的女主編,山村的老家有姐姐金善英和哥哥大英。婚姻不美滿,在丈夫婚外情急速發展與公司出現危機的情況下瀕臨崩潰。英珠下班後接到女兒朴達菲(天才兒童)所在學校老師的通知,去解決朴達菲與別人的矛盾。

  朴達菲因為刪除了別人題目的答案被媽媽指責,朴達菲就說出了原因因為那道題是她解出來的,她有資格刪除。善英和大英去城裡看英珠但走錯了地方……
 

第2集
  丈夫正濤與某財團的女兒彩琳的婚外情已經發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彩琳已經懷孕,在未來岳父和情人的逼迫下,正濤決定馬上跟英珠離婚,為了女兒三年都不想破壞婚姻的英珠沒想到丈夫如此不顧他人,更不顧及離婚給達菲所帶來的影響,悲憤之中與金泰宇講明了條件後,將自己的個人印章扔給了正濤揚長而去。

  金大英因為欠錢被財產被農協所沒收,不明白的善英以為那些封條標籤可以防小偷就讓他們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貼了上。金大英知道後打了查封財產的人,在推搡中善英突然暈倒被送進了醫院……
 

第3集
  在拍CT時回復意識的善英頑固的要求要出院,到達醫院的英珠急著尋找一個人從醫院出去的善英。達菲直接的去找爸爸,看到了剛睡醒來開門的彩琳。

  一方面,和英珠無法取得連絡的崔高萬直接要去見英珠。
 
第4集
  大英被帶到了警察局,善英現在住在英珠的家裡,正濤的妹妹到英珠家裡拿代買的包包,正巧試穿英珠的衣服,被善英撞見,善英以為是小偷結果大打出手。

  在醫院裡英珠的婆婆大罵英珠,英珠不能忍受說出了如果不收斂一點的話就做一輩子婆媳的話。剛好正濤到醫院,正濤為了在媽媽跟妹妹面前的面子給了英珠一個耳光,說為了英珠不被家裡婆婆和小姑子輕視才沒說出英珠有一個傻瓜姐姐……
 

第5集
  知道了英珠跟正濤準備離婚的善英離家出走,英珠回家後知道善英出走後,馬上出門尋找,碰見了來見善英的崔會長和管家,三個人一起尋找才找到善英。善英回到英珠的家裡後還是想辦法挽回英珠跟正濤的婚姻,決定去找正濤。這段劇情也娓娓道出了英珠當初跟正濤結婚時的一些隱秘跟善英的努力……
 
第6集
正濤知道善英來到新家後非常害怕,馬上給英珠打電話,英珠到後發現善英在屋子裡跪求正濤,英珠決定不跟正濤離婚,為了女兒也要堅守住這幾個月。

  英珠心裡難過去找帝河訴苦,彩琳找自己的爸爸買下了英珠工作的雜誌社,達菲為了讓善英早點離開帶善英去找崔社長,簽約幫廚之後崔社長要求善英拿出一些證明的文件以免毀約。

  在民政局達菲看見媽媽家族的文件後產生了疑問,因為有疑問所以去找正濤,正濤這才知道原來英珠的媽媽居然就是自己的傻瓜姐姐善英,並且準備利用這個秘密起訴英珠欺詐婚姻……
 

第7集
  朴正濤知道了金英珠的生母就是金善英的秘密,正濤還準備用這個秘密折磨英珠。彩琳準備把英珠的秘密告訴達菲。
 

第8集
  達菲從彩琳那裡知道了自己身世的秘密,大英出獄以後跟崔社長見面了。大英不喜歡善英在崔社長家做廚母。達菲在電話裡質問英珠自己的外婆究竟是誰,英珠頓時昏倒在地被送往醫院急救,在英珠心臟停止跳動的那一刻,帝河回憶著與英珠的過往,流著淚為英珠做急救……
 

第9集
  達菲讓爸爸過來看媽媽,可是爸爸說他沒空,英珠要做心臟移植手術,但成功率不到10%。帝河接到泰宇的電話,正濤說他正在處理和英珠的離婚手續。賣狗大叔自告奮勇開車帶善英回家,但是他不熟悉路,兜兜轉轉到了英珠家。大英在英珠家找到了英珠的手錶和戒指 ,想帶走,在門口遇到善英,善英上完廁所指責大英不該偷英珠的東西,答應說他不行當英珠的哥哥,想當英珠的舅舅。

善英知道達菲已經知道善英是達菲的親媽了,怪大英不該為了拿正濤的錢把這事說出來。正濤向達菲承諾說他不會拋棄達菲,達菲就說她以後要跟爸爸生活。帝河把英珠抱到病床上被正濤看到,正濤諷刺了他們,正濤表示他不會養達菲,正濤侮辱帝河說帝河和英珠搞曖昧,帝河氣得給了正濤一拳。彩琳的爸爸帶著彩琳和正濤拜見賣狗的大叔,正好被善英看見,善英不煮飯,賣狗的大叔問為什麼不煮飯,善英說外面的那人人是她妹妹英珠的老公。

賣狗的大叔讓善英把飯做得很好吃,然後把灌腸藥遞給善英,讓善英在食物裡加入灌腸藥。帝河用輪椅推著英珠在外面幫英珠洗頭,彩琳一家吃了善英煮的飯菜,要回去的路上結果全部都肚子不舒服,管家把門鎖著不讓他們進來,他們只好在賣狗大叔家門口苦命掙扎,最後全都忍不住......
 

第10集
  英珠的婆婆打電話過來說英珠怎麼教孩子的,英珠正準備去婆婆家,帝河阻止了他,說他的心臟已經壞到不能再壞的地步了,英珠以為帝河是為了阻止她出去騙她的,帝河抱住英珠說他不會讓她的心臟停下來。另一方面,從國外回來的帝河的老婆秀仁打電話給帝河,帝河沒接,秀仁只好留言說她回韓國了。達菲在姑姑的洗髮水裡倒入了膠水,奶奶叫她道歉,達菲不道歉,奶奶說達菲臉皮跟英珠一樣厚。

達菲叫媽媽在她的面前管善英姨媽叫媽媽,她才會和媽媽說話,達菲以為媽媽嫌姨媽是傻瓜,覺得丟臉所以不想叫,英珠表示到死都會把善英當姐姐。達菲說她現在要跟爸爸一起生活,再也不見媽媽。達菲到善英工作的地方,叫善英奶奶,善英捂著耳朵說她是英珠的姐姐,善英跟達菲說她出嫁的事,也就是現在英珠一直堅持要叫善英為姐姐的緣由,達菲卻以為這些都是媽媽英珠教善英說的。

  彩琳和正濤因為兩人因為善英在食物加瀉藥的緣故,拉肚子到虛脫,彩琳說她會把英珠趕出Estilo,正濤讓彩琳忘了這件事,兩人正親吻中,肚子又不舒服了。主治醫生讓英珠辭掉工作,善英到醫院看英珠,英珠質問善英怎麼會到醫院,善英說昨天達菲到她工作的地方,英珠以為善英又和達菲說了些什麼,讓她回果樹園家,善英表示她正好要回去,行李已經收拾好了,英珠讓善英即使她死了也不要回來。

  十六歲的善英聽了媽媽的話,為了英珠能過好,不受人欺負,以英珠姐姐的名義一直生活到現在,金俊聽了停下車,跪在善英面前說他會守護善英。達菲打電話給爸爸說她在爸爸家門口,讓爸爸說密碼,她要跟爸爸一起生活,爸爸說他會很晚才會回去,達菲表示他會等爸爸。

  帝河情不自禁的親吻了英珠,英珠掙扎了一下,帝河抱著英珠的時候正好被帝河的老婆秀仁和正濤看到,正濤又開始諷刺英珠了。英珠以不要正濤的留學費用要求正濤照顧達菲幾天,正濤和彩琳在公司拍婚紗秀的照片,英珠的職員們見了,在一旁憤憤不平並懷疑英珠曠工是因為老公外遇的緣故,正好被英珠聽見了......
 

第11集
  英珠因為正濤的主治醫生知道彩琳懷的孩子不是正濤的,但彩琳讓英珠再一次認清正濤偽善的真面目,另一方面,賣狗大叔第一次因為善英對他無視有了心動的感覺,英珠抓到了彩琳的小辮子,以此威脅彩琳好好照顧達菲。

  英珠跟著視頻裡的帝河做了體操,賣狗大叔很好奇作為傻瓜的善英怎麼認出真正的藥材,善英告訴賣狗大叔自己變成傻瓜的緣故,並因為這樣使自己認識了各種藥材。賣狗大叔因為金俊的電話打擾到自己,正想發怒,豈料原來是達菲已經解出了自己出的答案,賣狗大叔震撼了。

  英珠又一次因為女兒不理解的關係感到痛心,在帝河的懷抱裡痛哭,達菲跟問起媽媽的病情,正濤讓達菲好好祈禱,這樣才能盡快回到媽媽的身邊,爸爸的一席話,讓達菲知道爸爸和媽媽復合無望。英珠收到帝河的包裹,包裹裡面的東西讓英珠知道帝河對自己的一切習慣瞭如指掌。秀仁在健身房看不到帝河,英珠跟帝河說自己以後不會拒絕他的關心,會好好管理自己的身體,帝河聽了很高興,秀仁回到韓國的第一位病人竟然是英珠,帝河藉故看英珠的眼睛,親了一下英珠。

  賣狗大叔充當快遞人員把善英做的便當,送到英珠的公司,但因為沒有親自看到英珠吃掉便當,善英很生氣。達菲在爸爸的家裡發現嬰兒房裡的嬰兒用品還有嬰兒的B超照,拿著B超照問彩琳吉童是誰......
 

第12集
  正濤因為達菲知道吉童的事質問彩琳,正濤在電話裡跟達菲說吉童不是自己的孩子,還發了誓,達菲不相信爸爸的話並對爸爸感到很失望,彩琳因為正濤否定自己的孩子生氣的走掉了。傷心的達菲看到經過媽媽公司的公交車,想起了之前到媽媽公司跟媽媽申請約會的事,遂上了公交車,達菲想起自己對媽媽的殘忍,蹲在斑馬線上哭泣。

  正濤找不到達菲給英珠打電話,英珠知道達菲之所以離家出走,是知道了吉童的存在,正濤和英珠因為達菲的事爭執之中說出了彩琳肚裡孩子不是正濤的,但正濤認為英珠在含血噴人,英珠讓正濤親自去確認。達菲跟善英道歉說自己對不起媽媽,有所懷疑的正濤試探性的問彩琳,孩子的事情。

  帝河讓英珠等身體健康了再去找達菲,但英珠認為達菲更重要,堅持要去見達菲。英珠在崔社長家看到善英,才知道善英在這裡當廚娘,達菲跟媽媽道歉並想跟善英住一段時間,英珠好奇善英是怎麼被錄取的,崔社長說因為善英的食物裡有對孩子關愛的味道,崔社長說會好好照顧達菲,讓英珠放心。

  崔社長又一次震驚達菲的數學天分,英珠告訴達菲,等自己忙完事情會帶達菲回自己的家鄉可看看,英珠接受了善英給的料理。正濤知道了自己不孕的事情,被打擊的正濤,回到家和彩琳攤牌了,讓彩琳打掉孩子,並怪英珠毀了他的一切,生氣的彩琳說自己不會放過英珠,要以這次的威尼斯婚紗秀擊垮英珠,帝河因為秀仁不負責英珠的病情,跑過來質問,秀仁跟帝河表白自己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抓住帝河,秀仁讓帝河告訴英珠,要馬上做手術,善英收到英珠的婚紗秀邀請很高興。
 

第13集
  正濤和一身狼狽樣的大英見面了,正濤給了大英一千萬的支票,大英感恩戴德,但是正濤有條件,崔會長和金俊看到盛裝打扮的善英都呆了甚至心跳加速。看著英珠游刃有餘的在賓客前盤旋,彩琳說她輝煌不久,親子婚紗秀終於開始了,大英趕到婚紗秀會場,崔會長讓金俊處理大英,金俊要把大英送到精神病院,大英說出正濤把善英是英珠媽媽的事錄下來要在大眾面前揭發的告訴金俊。

  正濤讓大英揭發英珠和善英的關係失敗,彩琳不甘心,終於到英珠的告白了,但彩琳關掉麥克風,把上次正濤在監獄和大英的對話錄下來,播放了出來,一時眾人神情各異,善英激動的站起來反駁,彩琳準備放第二個錄音,被帝河阻止,英珠表白善英是她的傻瓜媽媽,但現在還不能叫她媽媽,因為她有結沒有解開,讓善英給她時間讓她能真心的叫媽媽,英珠的真心表白得到在場嘉賓的支持。

  支撐不住的英珠暈倒了,帝河把英珠送到醫院,帝河對秀仁說相信她,秀仁答應做手術。秀仁告訴帝河讓他填寫心臟移植申請書,因為這次的手術並不能完全治好英珠。

  達菲給善英念英珠準備在婚紗秀告白的手稿,善英讓崔社長帶她去找英珠,崔社長只好讓達菲打電話給媽媽,通過電話,崔社長知道英珠的病很嚴重,告知帝河他明天要去英珠所在的醫院。清醒後的英珠說在昏迷前聽到秀仁說自己做crt也只能活三個月。崔社長和院長談話的時候知道英珠的病情,英珠住進了崔會長家。
 

第14集
  善英在庭院裡看到英珠哭得很傷心,英珠說她要丟下達菲離開這個世界了,善英安慰英珠,這一幕被崔社長看到。彩琳的父親因投資失敗,欠了崔會長一百億,崔會長讓他用手下的永生大學作抵押,彩琳的父親讓崔會長給她一個月的時間,崔會長說彩琳當著他的面侮辱自己的養女英珠,彩琳擾亂自己想組建的家,自己也會讓彩琳家傷痕纍纍。

  英珠帶著達菲先去療養院看丘緞外婆,英珠從丘緞媽媽的話中知道,善英會對自己那樣是丘緞媽媽授意的,並不是善英的本意。看著充滿善英身影的老家,英珠哭了。彩琳的爸爸給了彩琳一巴掌,並得知連正濤都知道她肚裡的孩子不是正濤的。英珠抱著善英叫媽媽並直言到死都會叫媽媽。

  正濤為達菲弄好了留學的一切事情但英珠說在身下的日子,自己會做以前所有沒有做到的事情,不會像朴正濤一樣只是在有空的時候做做樣子,看到英珠義憤填湧的樣子,正濤開玩笑的說,你暈倒去醫院是不是接到絕症鑒定了,英珠承認自己得了絕症只能活三個月,正好被達菲聽到了,面對爸爸,達菲表現出疏離。

  英珠、崔會長一行人在外面春遊,還玩起了丟手絹遊戲,崔會長支開善英他們,拿了一枚戒指讓英珠看說想在跟善英求婚之前徵求下她的意見,英珠說崔會長能真心包容善英媽媽,自己會好好考慮的。崔會長想對善英告白的事,被金俊破壞了,但崔會長絲毫沒有生氣。

  秀仁直接跟來複診英珠說,自己會為她做手術是看在帝河的面子上,帝河曾經是自己的未婚夫,英珠直言會做心臟移植手術會好好活下去,英珠對帝河說,如果自己等不到移植手術的話,你想跟我交往一個月嗎,帝河高興的把英珠擁入懷裡。拿著心臟移植申請單,想到媽媽只能活三個月,達菲哭了,英珠向達菲請求約會,但達菲拒絕了,還說自己知道媽媽為什麼跟自己約會。
 

第15集
  達菲問崔會長媽媽不做心臟移植會死嗎,崔會長問她,是以一個十歲的小孩還是以IQ200的天才兒童身份聽答案,達菲為了媽媽獨自攬下痛苦,選擇以天才兒童的身份聽答案。英珠趕到崔會長家從何崔會長的口中得知達菲已經知道自己的病情,英珠和達菲進行了一番對話,使倆母女的心貼的更近了,崔會長在樓下很好奇英珠會和達菲說什麼話,被善英誤以為他對英珠懷有非分之想,連金俊也在那邊說風涼話,崔會長傷心善英對自己的誤會。

  晚上,崔會長和英珠說起自己年少時的事,崔會長用自己的經歷讓英珠選擇要不要送達菲去留學,英珠回到房間跟達菲說即使自己的心臟只能維持三個月,自己也堅強的挺著直到和達菲幸福的活到永遠,兩人還約定明天和善英一起去游泳。彩琳問正濤婚紗展後見過英珠沒,正濤說沒見過,彩琳讓正濤如果見到英珠讓她跟公司聯繫,正濤想起上次跟英珠的談話,懷疑英珠真的生病了,遂來到醫院問帝河,帝河讓他去問主治醫生。

  英珠三人在商場挑選泳衣,售貨員以為英珠和善英是姐妹,但英珠叫善英媽媽,善英很高興的跟售貨員說她們是母女不是姐妹。崔會長在游泳池耍帥,但是腿抽筋了。正濤從秀仁那知道英珠的病會危及生命,甚至連撫養達菲都有問題。崔會長和金俊羨慕的看著英珠三人,很想融入三人之間。

  夜晚英珠三人坐在鞦韆上,善英回憶著果樹園的風景,英珠提議下周去一趟果樹園,善英很高興。英珠接到正濤約見面的短信,趕到見面地點,被帝河看到,正濤直接跟英珠攤牌,說英珠正因為只能活三個月,所以不讓達菲去留學,英珠大方的承認了,並表示自己不會死,會活到達菲結婚生孩子,正濤放話說英珠狀態不好,自己隨時會把達菲接過來,帝河遠遠的看著英珠滿臉痛苦。第二天,崔會長親自做了早餐,並教善英怎麼吃西餐。達菲鼓勵英珠去和帝河約會,英珠想為達菲寫本書。達菲給秀賢曲譜,並說想在父母節唱給媽媽和外婆聽並邀請秀賢父母節到她家。

  善英在廁所裡嘔吐突然眼前一片模糊,善英告訴崔會長自己的腦袋裡好像有一隻啄木鳥在啄自己的腦袋,崔會長說因為偏頭痛的關係所以才會有啄木鳥,準備去給崔會長煮飯的善英眼前又一片模糊,請崔會長牽自己的手,崔會長看著善英問怎麼了,善英說自己看不見他的手......
 

第16集
  崔會長對著昏迷的善英痛哭,誰料善英突然醒過來,善英把面前的人當成正濤,發了瘋的打崔會長,晚上和帝河約完會的英珠回來看到善英和崔會長在吵架,英珠和達菲以為他們是為了愛而爭吵,殊不知原來是之前善英意識模糊中把崔會長當成正濤給打了。崔會長很生氣善英的行為,但一想到之前善英曾意識模糊過,種種異象,懷疑她大腦有問題,查起醫書。因為善英外婆的事,達菲很怕崔會長會不同意在家辦演唱會,秀賢提議在練習室舉行,但又覺得不行,正在這時,正濤發來短信。

  崔會長帶善英去做檢查,檢查結果顯示善英得了腦幹腫瘤,善英在醫院碰見了帝河,她告訴帝河自己是來做謊話測試的,帝河帶著善英往神經外科室,崔會長問善英可以做手術吧,醫生說以善英的情況做手術也無濟於事,崔會長接受不了,說自己有很多錢,請醫生救救善英,正好被善英難聽到了,崔會長甚至跪在醫生面前,善英和崔會長兩人都哭了,善英以為是崔會長病了說自己會到處找救他的藥。帝河看著兩人的樣子若有所思。

  晚上善英跟英珠說崔會長得了不治之症,從酒吧回來的崔會長見到等著自己的祖孫三人,醒悟這就是家人。正濤想要代替彩琳去崔會長家,彩琳的爸爸告訴正濤他的前妻英珠現在是崔會長的乾女兒,他想去崔會長家連夢都不要想,因為惹到了崔會長,不論是財團還是大學都會變泡沫。上映幫崔會長煮了醬湯,崔會長看著善英說以後不能再吃這樣的醬湯了,金俊回來抱著崔會長哭,崔會長說自己不會死,金俊哭著說這麼多財產讓我一個人怎麼管理,崔會長聽到聲音以為金俊知道自己要死了請了樂隊到家裡,但金俊說他進來之前樂隊就在家裡了。

  達菲在家裡辦了小型的演唱會,演唱會結束,秀賢和彩琳擦肩而過,彩琳叫著秀賢的名字,原來秀賢是彩琳同父異母的姐弟。崔會長再一次對英珠說想向善英求婚,雖然得英珠同意,但自己還有好多事想跟善英做,還拿著診斷書說自己很健康。英珠再一次問崔會長,真的那麼喜歡善英嗎,崔會長說自己很需要善英。英珠給善英剪指甲,藉機問善英對崔會長的感覺,從善英的言語中,英珠知道善英不討厭崔會長,並讓善英和崔會長約會,約會的時候善英主動牽了崔會長的手,接完電話的崔會長突然看到走在前面的善英暈倒了。
 

第17集
  帝河告訴英珠她媽媽善英得了腦腫瘤。崔會長抱著昏倒在地的善英表白了一番,從口袋裡拿出戒指,戴在善英的手指上,向善英求婚,呼喚著善英。在救護車上突然醒過來的善英,看到手指上的戒指,崔會長說那是抽獎抽中的。英珠回到崔會長家,問崔會長什麼時候知道善英的病,崔會長說是三四天前,英珠質問崔會長為什麼沒有告訴自己,以為崔會長故意隱瞞自己,崔會長以英珠的病不能再受刺激選擇沒有告訴英珠,英珠很生氣,氣崔會長的自私行為,並表示自己會一直守在媽媽身邊直到媽媽離開,崔會長向英珠道歉,善英的病需要監護人,英珠也需要監護人,善英和英珠是自己最珍惜的人。

  英珠回到房間看著媽媽的睡顏,越覺得自己欠了媽媽,這時善英醒了,喃喃說聽到英珠哭泣的聲音,讓丘緞媽媽開燈,英珠看到這情形躲到廁所哭。

  英珠讓崔會長用他的錢幫自己找一個健康的心臟,崔會長答應幫她找心臟。另一邊,彩琳的爸爸命令正濤和彩琳要不顧一切找到自己的兒子秀賢,正濤說去問達菲會更快。帝河帶著英珠和善英去果樹園家,這時正濤來見達菲,達菲拒絕留學,正濤請求見崔會長,金俊讓正濤禮拜佛像3000次。回到果樹園家 ,英珠看到善英給丘緞洗手,想到小時候的事,英珠對帝河說,善英媽媽一輩子都是為別人奉獻 ,英珠和善英來到海邊。

  正濤見著崔會長,以撤回離婚訴訟和讓達菲留學前讓達菲和英珠住一起為條件,讓崔會長收購彩琳父親所有的韓國大學後,能讓他繼續擔任法學院的系主任 ,如果崔會長不同意,自己會進行達菲的撫養權訴訟,崔會長說自己會考慮。

  在海邊英珠問善英手上的戒指是誰送的,善英說是崔會長在文具店用10塊錢買來送給她的,要送給英珠,英珠說戒指不能隨便送人,是會長想跟媽媽結婚才送的戒指,善英以為是10塊錢買的才戴,英珠說希望會長成為自己的父親,善英在英珠面前暈倒了,英珠和崔會長打電話,崔會長安慰英珠。達菲跟秀賢傾訴心裡的苦悶。帝河是善英手術的主刀醫生,帝河告訴英珠和崔會長,善英的腫瘤是惡性的,做化療有能生存兩年以上的例子。
 

第18集
  崔會長回病房找不到善英,在病房外不遠處找到了善英,善英把崔會長錯當父親,向他哭訴。英珠聽了帝河的一番話,想到媽媽做化療會很痛苦,還有自己可能會比媽媽更早離開這個世界,還不如像昨天一樣一起去旅行後,睡著後離開,帝河勸英珠不要放棄。

  善英問崔會長自己會死嗎,崔會長說不會,傻瓜要比正常人的壽命長2倍,並告訴善英說找到了她腦袋裡的啄木鳥。善英說戒指丟了,崔會長說會再去抽一個更漂亮的,這一幕被英珠看到,英珠讓帝河延遲媽媽的抗癌治療,想幫媽媽舉行婚禮。

  晚上,英珠問崔會長的心意還是一樣沒改變嗎,崔會長直白說想跟善英結婚。第二天英珠帶善英試婚紗,彩琳從父親的口中知道崔會長要和善英結婚的消息,而且彩琳父親可以繼續運營大學財團,正在偷聽的正濤趕緊衝進來詢問,彩琳父親說崔會長以取消大學的法律專業以及法學院為條件,讓他運營大學財團,正濤聽後,跑到崔會長家。

  金俊很生氣崔會長偷偷像善英求婚。英珠為媽媽挑選新娘髮型卻發現自己一點都不瞭解媽媽的興趣愛好,這時,英珠呼吸困難,跑到洗手間吃藥並打電話給帝河,帝河從秀仁那瞭解情況後,來到英珠身邊,善英尋著英珠的身影,正好看到帝河在為英珠急救。崔會長讓正濤簽下拋棄親權備忘錄為條件,讓正濤繼續當他的教授。因為及時治療,英珠度過危險期,善英很英珠兩人抱頭痛哭,另一邊的秀仁也忍不住掉眼淚。從崔會長家出來,正濤碰見了達菲,正濤對達菲進行了一番感動父女情深的話語。

  善英問起英珠的病,知道英珠只能進行心臟移植,但要等待者順序才能移植心臟,還要等很久,善英想要把自己的心臟給英珠,秀仁說要確診腦死亡的人才行。善英哭著對崔會長說自己不是好媽媽。

  喝醉酒的正濤回到和彩琳的住處以為眼前的男人是吉童的親身父親對他大打出手,彩琳拉住正濤說他不是吉童的親身父親,是來找她的檢察官,因為爸爸偷偷把學生入學金私吞,轉移的時候被抓到,檢察官問正濤和彩琳的父親是什麼關係,正濤說什麼麼關係都沒有,聽到這裡彩琳鬆開了拉住正濤的手,檢察官從正濤的房間搜出一箱錢,正濤說那是為了女兒的留學籌集的,彩琳說爸爸把哥哥做的入學金洗錢都招了。

  達菲讓外婆救救媽媽,善英說會幫英珠找到心臟,秀仁告訴帝河自己辭職後會回到美國並表示希望英珠盡快找到合適的心臟,秀仁留著眼淚吻別帝河。善英問了達菲什麼是腦死亡,善英聽了若有所思。半夜三更,崔會長看到善英在喝著什麼東西,也喝了一口,才發現實當歸水。善英問崔會長能不能跟她結婚,崔會長說願意,善英讓崔會長帶她去亞馬遜度蜜月,崔會長從善英的話中知道善英想把心臟給英珠。
 

第19集
  崔會長接受不了善英要把心臟給英珠,還把當歸湯給砸了,崔會長聽到善英的道歉,說自己不會和她結婚。英珠邊咳嗽邊一封封的看以前媽媽寫給自己的信,帝河以為英珠是在看讀者的信。崔會長看著善英嚼了幾個小時的藥材,很心疼這個傻瓜女人,善英吃藥材吃到吐,馬上拿著藥給善英吃,善英搖頭不吃,崔會長說你這樣英珠也不會接受你的心臟,善英堅持把心臟給英珠,激動的善英暈倒了。

  善英清醒看到崔會長在打電話給名醫,善英抱住崔會長並說知道自己活不久,也想感受著狗販子大叔的愛一起生活,崔會長說我們一起生活,不就可以了嗎,善英說自己今生只為英珠而活,來世為狗販子大叔而活。崔會長哭著說不要,但還是默認善英的想法。

  第二天,崔會長告訴達菲這禮拜要和善英結婚,還讓金俊把答應帶過來。達菲給媽媽打電話告訴這一喜訊,英珠很高興,帝河也很高興。崔會長戴善英進了自己小時候和父母充滿回憶的房間 ,並給善英介紹照片上的父母,善英看到崔會長的另一面,對崔會長感到愧疚,不想舉辦婚禮了,崔會長說婚禮是來生相遇的儀式,崔會長為了求婚給善英念了首詩,善英抱住了崔會長。因為證據不足,檢察官釋放了正濤,正濤遇見了彩琳,兩人往日的情分不見,只剩針鋒相對,彩琳在正濤的MSN上寫了正濤的所作所為。

  崔會長給英珠上次正濤簽的拋棄親權備忘錄,並告訴英珠,自己想帶善英去美國做手術,英珠很高興表示贊同。正濤因為微博上的留言,使永生大學的法學院埋沒,被總長辭退,正濤來到學校,看到教室裡人滿為患,以為還有希望挽救自己的聲譽,誰知他一開口,學生們都把口罩戴在嘴上,正濤一轉頭看到黑板上的字,學生們都離開了教室。英珠給善英塗指甲,達菲在善英的指甲上畫了一個梨子,並約定到時候三個人去摘李。善英要給英珠看自己的行李,走不到兩步,善英不舒服,並倒在地上抽搐,達菲看到倒在地上的外婆和捂著胸口的媽媽呆了。

  在教室裡喝酒的正濤接到達菲的電話,電話裡達菲說自己可能會再也見不到媽媽,希望爸爸來給媽媽加油。英珠打開善英的行李箱,打開一個包裹,看到裡面裝著自己小時候的東西,再一次感觸自己太晚體會到媽媽的愛。崔會長的婚禮上,彩琳也來了,彩琳問秀賢要不要去看父親,秀賢說會想想。英珠牽著善英的手走到崔會長面前,鄭重的請崔會長好好照顧媽媽,崔會長和善英個子發完誓言,崔會長給善英戴上戒指,約定好下輩子見面。

  英珠目送善英和崔會長離開,善英依依不捨,崔會長說你要是改變想法隨時可以說,善英說要是在看到應住的臉,自己就走不了,正濤找英珠的談話,以英珠的病為由想帶走達菲,並勸英珠做手術,英珠話說到一半休克了。善英去老家見丘緞媽媽,並給丘緞媽媽行了一次大禮。

 
第20集(結局)
  崔會長接到金俊電話得知英珠送進醫院,他帶著善英來到機場準備去濟州島的醫院。在醫院裡的英珠突然心跳停止,秀仁給英珠急救。在機場候機的崔會長坐立難安,接到達菲求救的電話。正濤安慰達菲,達菲卻怪爸爸,讓爸爸救媽媽。崔會長知道在善英的心裡英珠是最重要的,但他難捨善英,還期翼能和善英一起生活,善英安慰他說,帶著戒指我們下輩子還能在一起。

  秀仁的急救終於有了起色,英珠的心臟跳動了,帝河鬆了一口氣,秀仁對帝河說要盡快心臟移植,因為人工心臟最多會因為併發症而只能挺個一周到十天的時間。正濤安慰達菲,說媽媽會活下來,失魂落魄的正濤準備求死,誰料汽車在眼前停了下來,車裡的崔會長下了車對正濤說,你到現在才想把心臟給我女兒,坐在車裡的善英看著這一幕落淚了,而正濤只能說對不起。

  崔會長趕到醫院,達菲讓外婆救媽媽。善英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英珠,心疼英珠並說會讓英珠好起來,帝河看著這感人的場面,隨後打電話問同是醫生的朋友,尋問朋友那有沒有健康的心臟。善英想著和英珠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善英還在擔心英珠接受自己的心臟要開胸得有多疼,帝河碰到捂著頭的善英,善英把英珠托付給了帝河,並給帝河鞠躬道謝,誰料善英突然流鼻血。

  帝河給崔會長打電話告知善英流鼻血疑是腦室出了問題,崔會長讓帝河照顧好善英,自己馬上趕過去。陷入昏迷的英珠恍然看到媽媽在床邊安慰自己。醫生對崔會長說善英的腦室附近的血管破裂了,基本上確定腦死亡而且這種情況從昨晚就開始,能撐到現在時奇跡。崔會長含淚看完善英的信。

  帝河告訴英珠可以做心臟移植了,英珠說夢見媽媽,治療以後還能三個人一起摘梨。秀仁要請帝河參觀手術,因為可以緩解英珠的情緒。躺在病床上的英珠握著帝河的手,看到旁邊的病床上露出來的帶著戒指的指甲上,有梨的圖案,問著帝河,那是我媽媽吧,帝河說不是,英珠肯定的說那是媽媽,帝河告訴英珠說那的確是你媽媽,但是英珠拒絕要媽媽的心臟並直呼要跟媽媽一起走。

  達菲知道外婆的心臟要給媽媽,崔會長安慰達菲,手術中的英珠看到媽媽在安慰自己。彩琳的爸爸從獄中出來,秀賢出現在彩琳爸爸面前,正濤走向彩琳,正濤說如果聯繫不到吉童的爸爸,自己可不可以當吉童的爸爸,彩琳說自己是窮光蛋,正濤說我也是窮光蛋,窮光蛋成為一家人不是很好嗎,彩琳接受了正濤。

  英珠的心臟手術很成功 ,英珠問起媽媽,崔會長說在果樹園那,英珠讓崔會長帶自己去看媽媽,崔會長讓英珠完全健康後再去。英珠出院,崔會長對英珠說,看完媽媽,能不能回來住,英珠說爸爸在這兒,當然要回來,崔會長聽了很高興。英珠看著和帝河在一起的達菲笑了,崔會長在家裡看著善英的畫思念著善英,崔會長在畫裡畫上自己和善英,就能在一起了。在果樹園,帝河向英珠求婚,英珠接受了求婚。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SBS】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加入書籤:
分享到Plurk
6
★最新文章【韓劇 改過遷善】改過遷善劇情&人物介紹~金明民、朴敏英、金相中
《改過遷善》劇情講述失去記憶但仍不忘法律知識的律師重新審視自我,在受命處理事件的過程中展開新生活的故事。 【劇 名】:改過遷善  【播 送】:...(詳全文)
【韓劇愛情雨】愛情雨分集劇情、愛情雨結局
《愛情雨》講述一對在70年代大學時節相知相愛的男女,他們的愛情在下一代身上繼續延續的童話般的故事。 【人物介紹】   愛...(詳全文)
《仁顯王后的男人》戲假情真 池賢宇公開向劉仁娜告白
《仁顯王后的男人》因精彩的情節和男女主角的粉紅氛圍吸引了很多觀眾,7日晚在演員和觀眾們一起看直播的活動現場,男主角池賢宇當著觀眾們的面向女主角劉仁娜真心告白:「...(詳全文)
【紳士的品格】張東健、金荷娜~韓劇紳士的品格 介紹
《紳士的品格》講述一個長髮披肩、笑容迷人的高中倫理女老師,雖然有很多相交甚好的藍顏知己,但她卻一直暗戀朋友的男友。這一事實被一帥氣的中年男人識破,便因此引發了一...(詳全文)
【韓劇仁醫】宋承憲、朴敏英、金在中~韓版仁醫Dr.Jin 介紹
《Dr.Jin》根據日本漫畫家村上紀香的原著漫畫改編的科幻醫學劇,跟2009年播出的同名日劇有著相似的故事情節。 講述了2012年韓國最棒的醫師真赫(宋承憲飾...(詳全文)
【韓劇閣樓上的王子】閣樓上的王子分集劇情、閣樓上的王子結局
《閣樓上的王子》劇中失去了所愛的世子嬪,和臣子們一起穿越 300年時空,來到21世紀首爾的王世子,和死去世子嬪相貌相同的洪世娜相遇 【人物介紹】 ...(詳全文)

留言內容

  黑皮大眼 2012-07-26 14:04:08 118.171.24.*
謝謝板大!!!
版主回應:
^^  
 
  ROCK 2012-09-21 22:43:08 114.25.187.*
看了上百部韓劇 第一次流眼淚流了十幾次 太感動了
花了一天把20級看完
版主回應:
好看又好聽啊!!
一天看完20集,ROCK太厲害了啊!!
  
 
上一頁  [1]   下一頁  1-2筆 共 2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