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後宮甄嬛傳》改編自流瀲紫的同名網絡小說。
女人之間的鬥爭,永遠是最殘酷的鬥爭。而後宮,是殘酷的密集地。
流瀲紫筆下的後宮,後宮中那群如花似玉的女子,或許有顯赫的家世,或許有絕美的容顏、機巧的智慧。她們為了爭奪愛情,爭奪榮華富貴,爭奪一個或許並不值得愛的男人,鉤心鬥角,爾虞我詐,將青春和美好都虛耗在了這場永無止境的鬥爭中。

後宮甄嬛傳

 【分集劇情】
第1集
公元1722年,雍正皇帝在年羹堯和隆科多的扶持下擊敗對手,登上皇位。年羹堯之妹——華妃漂亮跋扈,專寵數年,仗著年家和哥哥的勢力,與皇后分庭抗禮。皇帝忙於朝政,數日未進後宮,太后為江山子嗣著想,勸皇帝進行三年一次的選秀。

  大理寺少卿甄遠道長女——甄嬛天生麗質,雖在選秀之列,卻不願嫁入帝王家,期待一位真心待她之人的出現。甄家世交——太醫溫實初藉機表達愛意,他不希望甄嬛進宮;甄嬛卻一直視溫實初為自己的親哥哥,婉然謝絕。選秀那日,甄嬛與自小一同長大的濟州協領家沈眉莊相遇,兩人親如姐妹。眉莊溫婉大方,在眾多秀女中十分出挑。甄嬛則刻意打扮樸素,意圖落選。

  窮鄉僻壤來的縣丞之女安陵容失手打翻茶碗,被佐領千金夏冬春奚落,甄嬛出手援助,夏冬春理虧詞窮訕訕而去。陵容感激甄嬛和眉莊,三人結為好友。陵容因一隻蝴蝶落在她鬢邊的海棠花上,引起皇帝注意,被入選賜香囊。眉莊順理成章地得到皇帝和太后的賞識並順利入選。當太監叫到甄嬛名字時,皇帝和太后都十分詫異,因為眼前的甄嬛像極了一個人……


第2集
  原來甄嬛和早已過逝的純元皇后十分相像,太后不滿甄嬛,故意說「甄」字犯了皇帝名諱,皇帝卻被甄嬛的才貌深深吸引,力排眾議,選其入宮,太后甚為憂慮。皇后前來賀喜皇帝又得佳人,皇帝封甄嬛為常在,並賜封號「莞」。此舉可見皇帝對甄嬛的重視,皇后只笑不語。甄嬛回家,喜訊早已傳到甄府,甄遠道帶領全家下跪迎接「莞常在」。

  皇帝昨夜去了小產後的欣常在宮中過夜,華妃心頭有氣,害死了皇后派來服侍她的宮女福子。甄嬛見陵容入住客棧,便把她接到家中,陵容在甄府備受關愛,感動之餘亦自憐身世。

  甄嬛決定帶貼身侍女流朱和浣碧一同進宮,甄父遲疑再三,說出浣碧乃甄嬛同父異母的親妹妹,甄嬛詫異。次日,宮中太監前來宣旨,定下入宮之期,並派皇帝御前的芳若姑姑指導禮儀。華妃在宮中得知了選秀的情況,認定夏冬春與皇后為一黨,蓄意除之。華妃嫉妒甄嬛尚未入宮便得皇上歡心,差人專門安排她在偏遠的碎玉軒居住。皇后有心幫甄嬛,但礙於華妃,一再謙讓。入宮前夜,甄嬛與父母家人淚別。


第3集
  翌日,甄嬛、陵容和眉莊同時入宮,三人被分在了不同的宮殿。位份最低的「答應」安陵容不幸與專橫的夏冬春一同入住延禧宮;眉莊身為貴人位份較高,住進了氣派的鹹福宮;甄嬛則入住偏僻的碎玉軒,甄嬛私下告誡流朱與浣碧事事當心,不可有任何差池。延禧宮內,夏冬春對陵容百般欺凌,陵容委曲求全,不與之相爭。陵容來看望甄嬛、眉莊,三姐妹約定以後要相互扶持,抱成一團。

  入宮三日後,秀女們要拜見皇后,甄嬛刻意低調,避免引起華妃妒恨。華妃故意為難新人,讓她們長跪不起,自己卻與皇后閒聊;皇后給足華妃面子,適時讓新人們起身,博得眾人的尊敬。甄嬛、陵容和眉莊三人在回去的路上與夏冬春起了爭執,夏冬春欲出手打陵容時,華妃為樹威信,殺雞儆猴,「賞」了夏冬春宮刑「一丈紅」。

  甄嬛三人逃到御花園時,又發現了井裡的死屍,心驚不已。皇后得知自己派給華妃的宮女福子被害井中,又聞夏冬春被賜『一丈紅』成了殘廢,明白華妃是在跟自己暗中較勁。


第4集
  甄嬛無意中發現碎玉軒海棠樹不開花的秘密——樹底下被人埋了大量麝香,這正是此前住在碎玉軒的芳貴人無故小產的緣由。甄嬛害怕自己得寵後遭他人謀害,便請來溫實初協助自己,假稱受驚染上風寒不便侍寢。溫實初甘願冒殺頭死罪,替甄嬛隱瞞實情,並用藥物催發甄嬛病情。

  甄嬛染疾,皇帝便翻了眉莊的牌子,溫柔大方的眉莊頗得皇帝歡心。次日,皇帝賞賜宮中稀有的綠菊給眉莊,並希望她學習六宮事宜,為華妃分憂。此舉讓華妃怒火中燒。

  與此同時,皇后一邊埋怨齊妃的懦弱,另一邊卻十分抬舉眉莊,藉機擴張勢力。宮女福子的死因經皇后查明系華妃指使他人所為,差人告知皇帝,皇帝不滿華妃的跋扈行為。恰逢此時西北准葛爾部落發生叛亂,滿朝文武百官當中唯有派年羹堯前去平叛方能化險為夷。皇帝為顧全大局,只得勸皇后低調處理福子溺斃之事。

  甄嬛的病一直沒有起色,原本趨炎附勢的太監宮女們紛紛另謀出路。首領太監康祿海不滿甄嬛失勢,主動請辭去服侍麗嬪。甄嬛感歎世態炎涼。


第5集
  陵容與眉莊時常看望受冷落的甄嬛。新年將至,甄嬛生病不便參加合宮夜宴,碎玉軒中剪紙為樂,小允子感激甄嬛,為其剪了小像。宴席間,皇帝看著瓶中的梅花觸景生情,思念已逝的純元,遂前往倚梅園。皇后不放心,請果郡王允禮(李東學飾)悄悄尾隨護駕。

甄嬛獨自前往倚梅園,把剪紙小像掛在枝頭。甄嬛祈福時念了句「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驚動了一陌生男子(皇帝),甄嬛謊稱宮女逃脫,一旁的宮女余鶯兒偷聽在側。果郡王發現了樹上所掛的剪紙小像,悄悄取下藏於袖中。皇帝命大太監蘇培盛為自己找來能夠對上「逆風如解意」下句的女子,當晚偷聽皇帝與甄嬛對話的宮女余鶯兒對出下半句,被蘇培盛帶來覲見皇帝。皇帝未生懷疑,又見其聲音動聽相貌不差,故晉為官女子。

  眉莊告訴甄嬛倚梅園的宮女余氏得寵,還被皇帝封為答應,甄嬛默不作聲。眉莊辭別甄嬛,在大雪封路的宮中長街與余答應狹路相逢,余答應恃寵而驕,竟讓身為貴人的眉莊給她讓路,眉莊隱忍不發。


第6集
  甄嬛知道余氏因頂替自己博得皇帝恩寵,不禁心存慶幸。陵容得皇帝翻牌,卻因緊張導致渾身哆嗦,皇帝不願勉強,叫人把陵容抬回宮中,換余答應前來伺候。陵容遭人奚落,更加難以抬頭做人。宮中得勢的余答應擅長昆曲,嫵媚惑人。

  余答應被封為妙音娘子,自持有華妃撐腰,驕橫無禮,頂撞眉莊,更冒犯與甄嬛同住的淳常在以及皇帝身邊老人欣常在,把欣常在關進慎刑司,驚動六宮。太后震怒,褫奪余答應的封號,華妃卻樂得袖手旁觀。

  甄嬛身邊的太監小允子在御花園一角紮了個鞦韆,甄嬛時常玩耍。一日甄嬛偶遇身穿常服的皇帝,皇帝故意隱瞞身份,自稱果郡王與她交談,甄嬛吹簫一曲,皇帝心動。次日,皇帝又去杏花樹下與甄嬛相見,以鞦韆試其心性,又一起賞花談詞;甄嬛雖仰慕此人才華,終究顧及兩人懸殊身份離開。

  皇帝約她五日後再見,甄嬛應允。皇后認為沒有皇上的發話,太后的責罰並不會對余氏有太大影響,故未理會。余答應跪在養心殿外半宿,把皇帝的心都給唱軟了,重又獲寵,並故意刁難蘇培盛手下太監小廈子,引來嫉恨。皇帝與甄嬛約定之日大雨滂沱,皇帝趕往御花園途中卻被太后叫去壽康宮。


第7集
  甄嬛如約在雨中等著那個自稱「果郡王」的人到來,結果卻失落而回。余答應路過時見到甄嬛,頗感意外。皇帝見過太后便匆匆趕往御花園赴約,卻已人去樓空。皇帝染了風寒,病倒數日。病癒後的皇帝惦記甄嬛,瞞著華妃獨自前往御花園。窺伺皇帝行蹤尾隨至御花園的余氏遇見甄嬛,趁機欺凌並口出狂言。

  皇帝出面維護甄嬛,貶斥余氏,命蘇培盛將余氏遷至遠處。甄嬛此刻大吃一驚,呆立原地久久未動。眼前這個人並非果郡王,而是君臨天下的皇帝!皇帝喜愛甄嬛,破例在未侍寢前晉封甄嬛為「莞貴人」。甄嬛得皇帝關注之事傳遍六宮,皇后早有戒備,唯獨華妃對此嗤之以鼻。眉莊、陵容前來道喜,眾人紛紛逢迎。

  甄嬛對皇帝動情,決意接受挑戰,與溫實初商定瞞下裝病一事,慢慢「病癒」。期間,甄嬛與皇帝下棋談書,調香烹茶均投其所好,皇帝愈發對甄嬛鍾情。


第8集
  侍寢之夜,皇帝賜浴湯泉行宮,皇后大度,以身體抱恙為由未一同去行宮,有意成全皇帝和甄嬛。新婚之夜,甄嬛以一雙紅燭祈求白頭到老,皇帝感動。次日,甄嬛早早來到皇后宮中請安,皇后甚是滿意,與甄嬛投緣。而在碎玉軒,皇帝已賜下「椒房」恩寵,更體貼甄嬛心意,按民間嫁娶「撒帳」習俗討甄嬛歡心,兩人感情更加深厚。

  甄嬛一連七天受寵,華妃在宮中醋性大發,身邊的曹貴人勸她靜觀其變,而華妃則如臨大敵。康祿海獲知甄嬛得寵,想重回身邊伺候,被甄嬛拒絕,但麗嬪為此與甄嬛結怨。眾妃在皇后宮中閒談,華妃矛頭指向甄嬛,並讓眾妃嫉恨甄嬛專寵。皇后為平衡後宮,制止華妃,甄嬛對皇后甚為感激。


第9集
  華妃見甄嬛受寵,又與眉莊交好,便挑撥兩人關係,孰料眉莊並不所動,甄嬛與之坦誠相待,兩人情意更甚從前。甄嬛為保平安,懇求皇帝不要專寵自己,以免六宮妒恨。皇帝依言去看望齊妃,甄嬛心中失落;皇帝忍不住來看望甄嬛,甄嬛以「四郎」相稱,更得恩寵。華妃離間不成,便決定先除掉眉莊,以免後患。她以讓眉莊學習六宮事宜為借口,故意刁難眉莊,眉莊為顧大局,不與之相爭。華妃獨大,皇后也不便插手,只能睜一眼閉一眼。

  華妃又施一計,趁夜深眉莊回宮途中,故意叫人引開眉莊身邊的侍女,獨留眉莊一人在千鯉池旁。華妃身邊太監周寧海把眉莊推入池中,眉莊不懂水性,幾乎淹死。次日,眉莊醒來明白告知甄嬛,一定是華妃所為,只是苦無證據,需暫時隱忍,但要與華妃鬥到底,甄嬛擔憂。


第10集
眉莊深恨華妃卻不能輕舉妄動,甄嬛唇亡齒寒,更警惕華妃。甄嬛身體倦乏貪睡,心生疑惑,溫實初發現是有人在甄嬛湯藥中加入會致人癡呆的毒藥。甄嬛驚怒之下與眾人設計抓出內奸花穗與小印子,審問後二人招認是失寵的余氏指使的。甄嬛告知皇帝余氏陷害自己的歹毒行為,同時道出當日倚梅園中余氏冒名頂替自己之事,皇帝大怒賜死余氏,余氏不肯就死。

  甄嬛不願再問此事,陵容為報答甄嬛,撞著膽子前往冷宮,告訴蘇培盛用弓弦勒死余氏,將其痛快瞭解。事後,陵容前來告訴甄嬛這一消息時,卻聽到眉莊對自己行為的懷疑和不解,不禁傷感,更覺自卑,獨自離去。陵容第一次與眉莊、甄嬛之間產生隔閡。


第11集
  甄嬛和槿汐懷疑余氏背後有人指使,便布下迷魂陣,待此人自投羅網。陵容發覺麗嬪深信鬼神之說,便讓小允子扮成女鬼,把麗嬪嚇得當場說出華妃是幕後主使的真相;華妃深感不安,欲帶走麗嬪。甄嬛與眉莊一起拖延時間,不惜與華妃當面對峙。關鍵時刻皇后趕到,帶走了魂飛魄散、滿口囈語的麗嬪。華妃驚怒交加,曹貴人趕來寬慰華妃。

  皇帝安慰受驚的甄嬛。事後,太后從麗嬪口中得知真相,為保皇家顏面,太后命皇后將麗嬪廢入冷宮。因此事涉及華妃,皇帝一時震怒,下令暫時奪去華妃協理六宮的權力。太后見眉莊心細謹慎,讓皇后多加培養。華妃被冷落後,曹貴人因生有溫宜公主而未受連累。

  沒了華妃的掣肘,曹貴人利用女兒在皇帝面前邀寵,漸生擺脫華妃控制之心,無奈因其出身一般,終是有心無力。浣碧在宮中鬱鬱寡歡,因思母心切,不顧宮中禁忌,私自在假山後燒紙祭母,被曹貴人當場逮到,此事也成為其日後利用浣碧的把柄。
 

第12集
  眾人前往圓明園行宮避暑。皇帝因顧及年羹堯權位及舊情,不得不帶上華妃一同前往行宮。果郡王允禮應詔入宮陪皇帝射箭取樂,其一箭雙鴿的精湛箭術勾起皇帝心中多年的忌諱。允禮察覺出皇帝的不滿和質疑,當即表態自己會韜光養晦般存活於世,必定遠離朝政。

  甄嬛前往皇帝處伴駕,曹貴人藉機挑撥離間,暗示皇帝當日遇見甄嬛時假借果郡王之名,恐引起甄嬛對允禮產生傾慕之情,而非皇帝本人。生性多疑的皇帝立即對甄嬛心存芥蒂,責問甄嬛是在何時對自己有情,甄嬛以余氏欺凌皇帝解圍為由,巧妙地周旋過去。眉莊有寵無孕,深感無依無靠,便召來同鄉—太醫劉畚索取生男秘方。

  甄嬛告誡眉莊需謹慎,眉莊讓甄嬛盡可放心,劉畚乃自己同鄉,並無不妥。恰逢溫宜公主滿週歲,皇后準備好好操辦。曹貴人設宴邀請甄嬛、眉莊等人,席間眉莊噁心嘔吐,眾人皆認為其懷孕,皇帝更是喜出望外。太醫劉畚當場確認眉莊已有一個多月的身孕,皇后關照眉莊讓其安心養胎。


第13集
  皇帝欲晉眉莊為嬪,皇后建議待眉莊生產後再為其晉封,皇帝稱讚皇后顧慮周全;眉莊因其賢惠得體,獲賜「惠貴人」封號。眉莊有孕不方便侍寢,唯恐甄嬛落單,又憐憫陵容孤苦,便接她來行宮避暑。陵容眼見眉莊與甄嬛得勢,心中失落異常。

  溫宜公主週歲生辰之際,後宮大宴,生母曹貴人與懷孕的眉莊大受奉承,久病在床甚少露面的端妃也出席賀宴,十分疼愛溫宜,並對甄嬛產生好感。甄嬛離席更衣時在水邊浣足取樂,偶遇果郡王;果郡王知道她便是小像上的人,心中傾慕,甄嬛卻嫌其放蕩不羈,態度冷淡。

  回到宴席後,曹貴人故意施計讓甄嬛當眾作已故純元皇后生前擅長的驚鴻舞,欲以大不敬之罪令甄嬛失寵。甄嬛急中生智,與眉莊、陵容三人歌、舞、琴相和,博得皇帝賞識;而在場的其他人卻各懷鬼胎,紛紛指責甄嬛舞姿有模仿純元之嫌,毫無新意可言。正當甄嬛一籌莫展時,果郡王吹奏笛子入席,以悠揚的笛聲助甄嬛一臂之力;甄嬛靈感突發,翩翩起舞,皇帝為其傾倒,曹貴人弄巧成拙。


第14集
  甄嬛一舞艷驚四座,更得聖寵。豈料華妃早有準備,借驚鴻舞與《樓東賦》婉轉復寵。人人都以為皇帝憐憫華妃是二人情深意濃,甄嬛卻何嘗不知,皇帝此舉意在利用年氏一族協助自己來穩固大清的江山。華妃復寵後,皇帝為顧朝政不免冷落了甄嬛,甄嬛頗識大體,深得皇帝賞識。安陵容父親隨軍護送西北銀糧遭劫丟了銀糧,被皇上降旨關押入獄。

  陵容孤苦無助,祈求甄嬛、眉莊相助。甄、眉二人因位卑不敢干政且能力有限,未能救出安父。陵容權衡利弊之後選擇投靠皇后。華妃聽聞安比槐之事,即刻說服皇帝將其賜死;皇后態度則與華妃相左。皇帝找來甄嬛商議此事,甄嬛借古喻今,皇帝最終寬恕了安比槐。豈料,皇后身邊的剪秋姑姑一早將寬恕之事告知陵容,讓陵容誤認為此事是皇后起的作用。

  陵容感激皇后之餘,不免重新權衡自己與眉莊、甄嬛之間的關係,認定皇后才是自己在宮裡最可依靠的。夏日炎炎,甄嬛與皇帝耳鬢廝磨。浣碧故意打扮得花枝招展,意圖惹皇帝注意;豈料她的小心思早已被甄嬛看出端倪。


第15集
甄嬛與皇帝夜訪眉莊,華妃不敵甄嬛盛寵,只得退讓。眉莊遭人陷害,被宮女茯苓當眾揭破假孕真相。皇帝勃然大怒,下令幽禁眉莊,降「貴人」為「答應」。茯苓慘遭滅口,死無對證;太醫劉畚被人收買,攜賞銀躲過追殺,連夜出逃,僥倖逃脫。甄嬛明知此事乃華妃、曹貴人等人一手策劃,卻苦於無計可施,愛莫能助,只得通知父親找人活捉劉畚,方能為眉莊洗清冤屈。眉莊獲罪一事恰逢前朝西北戰事告急,甄嬛急於求見皇帝為眉莊洗冤,卻遭到華妃阻擋。

  皇帝在屋內隔窗相望,心生憐憫;而屋內的曹貴人趁機挑起皇帝更多疑心。敬嬪探訪眉莊時意外發現其食物遭人投毒,眉莊生還渺茫。皇帝離開甄嬛宮殿時,看到擺在宮門前的殘敗花朵,當即責罰了內務府總管;皇后順水推舟,藉機將此人撤換。豈料此事出在甄嬛宮中,被撤之人乃是華妃遠親,華妃對甄嬛恨之入骨。


第16集
  眉莊失寵,處境淒涼。甄嬛暗中求助於芳若,憶及自己與眉莊多年的情意,並跪求芳若照應失寵的姐妹。宮中新到螺子黛,皇帝獨獨賞賜了華妃與甄嬛;華妃深感地位岌岌可危,痛恨甄嬛。甄嬛探訪陵容,從絹子上發現對方有爭寵之心,於是順水推舟勸其接近皇上。陵容以一曲《金縷衣》引來皇帝側目,華妃心生憎恨。

  皇后察覺到陵容心生不安,欲將其據為己有。甄嬛眼見陵容伴皇帝而去,心生傷感。陵容憑歌聲擅寵,一時風光無限,昔日對其欺凌之人紛紛奉承;陵容陶醉於權勢之餘,亦感念甄嬛的扶持。

  皇后對陵容的謙虛態度頗有好感,讓剪秋多加照顧。陵容晉封為常在,把皇帝賞賜的衣料盡數贈與甄嬛;浣碧不滿陵容所為,覺得自己容貌等條件絲毫不遜於她,更使臉色給陵容看。此舉平添了甄嬛與陵容之間的嫌隙。


第17
宮中夜宴,甄嬛觸景生情悄然離席,卻在桐花台與果郡王不期而遇。允禮向其道出生母舒太妃身世,盡露哀怨之情,感歎世態炎涼;甄嬛新生好感,婉轉相勸,令允禮舒緩心結。甄嬛返回宴席,宮女報知曹貴人女兒溫宜公主吐奶,帝后等人頗感意外。

  華妃發覺皇帝格外愛惜溫宜公主,於是心生一計,命曹貴人抱來溫宜由她撫養,一方面為爭寵,並彰顯自己的賢德;另一方面好方便其進一步控制、打壓曹貴人。眼見女兒受苦,曹琴默有苦難言,暗恨華妃。溫宜病勢加重,皇帝擔憂不已,日夜守在華妃宮中。太醫疑心溫宜食物傷胃,查出孩子所食的馬蹄羹被人換成了木薯粉,甄嬛繼而被人懷疑下毒。

  皇帝責問甄嬛夜宴當晚離席良久是否有人可為其作證;危急關頭,久病的端妃出面為甄嬛作證,化險為夷。皇帝雖有疑惑,但為平眾議,讓皇后全權處理。此番事後,曹貴人心疼女兒被華妃利用,心生叛意。


第18集
  華妃為防皇帝起疑殃及自身,指使御膳房的太監小唐出面頂罪。皇后認定此事乃是華妃所為,望皇帝不要顧念舊情,嚴懲華妃;皇帝心知肚明,卻礙於年羹堯之勢,下令杖殺小唐滅口,草率平息此事。西北戰事告捷,皇帝急欲恢復華妃協理六宮之權。

  甄嬛以穩固朝政為由出面勸阻,皇帝答應暫緩處理此事。浣碧精心打扮欲引起皇帝注意卻弄巧成拙。甄嬛無力阻止年氏家族強盛之勢,又察覺浣碧漸生叛離之心,深感腹背受敵。甄嬛疑心木薯粉一事乃浣碧暗中勾結曹貴人所為,遂以胭脂水粉和蜜合香相送試探曹琴默。曹琴默暗防甄嬛,丟掉所有禮物,唯獨留下了蜜合香。

  華妃獲知兄長年羹堯凱旋而歸後,滿以為皇帝會恢復自己的權位,卻得知甄嬛於背後勸阻皇帝另其復位之事擱淺,華妃大發雷霆。甄嬛刻意讓槿汐在宮中散佈自己將要探望被禁足的眉莊。她假扮浣碧出宮,特意命浣碧留守宮中。浣碧不知是計,偷偷向曹貴人通風報信。曹貴人慫恿華妃即刻搜查眉莊寢宮,卻一無所獲。


第19集
  甄嬛暗中派人告知皇帝風波始末,皇帝盛怒之下斥責華妃,奪回其對溫宜的撫養權,將公主歸還曹貴人。事態平息,眾人離去,甄嬛藉機夜探眉莊。眉莊失寵孤苦,對皇帝的絕情失望至極。甄嬛回宮時驚動侍衛,恰巧果郡王在旁協助其避過盤查。甄嬛發現自己的小像被果郡王所得,心懷感激的同時卻刻意避開果郡王的情意。

  甄嬛夜審浣碧,告訴她自己就是她同父異母的親姐姐,並念及多年姐妹之情,對此前發生的事情不予追求。甄嬛答應浣碧,一定為其求得所想一切,浣碧知錯,感激涕零。回到紫禁城的第一晚,皇帝按規矩應宿在皇后宮中;皇帝卻思念甄嬛不已,命人送去同心結一枚。皇后此時突然意識到甄嬛來日的威脅會比華妃更大,緊緊摟住皇帝不放。


第20集
  皇帝有意遏制華妃,平衡後宮勢力,故將蜀錦製成玉鞋贈與甄嬛。果郡王離京游蜀,親手繪製夕顏花圖案蜀錦,期待來日有機會贈與心上人。華妃穿著素淨給太后請安,將皇帝賞賜甄嬛蜀錦玉鞋一事告訴太后,言語間醋意大發。太后為社稷之長久考慮,命人把自己頭上戴著的鳳穿步搖贈與華妃已表安慰。

  送走華妃後,太后請來皇帝,側面告誡皇帝對待後宮佳麗需雨露均沾,更強調了華妃的地位,皇帝心知肚明。年羹堯平定西陲,還朝請安。

  慶功席上他自恃是朝廷的功臣,霸氣十足,字裡行間滲透著的不屑,在皇帝面前更加肆無忌憚,根本沒把皇帝放在眼裡;皇帝強忍不滿,表面應和。華妃對哥哥的跋扈表示擔心。皇后得知年氏家族的強大勢力,不禁黯然神傷。華妃忌諱皇帝對陵容的賞識,特意設局請陵容為其吟曲,甄嬛陪陵容同行。


第21集
  甄嬛與陵容同時受到華妃的戲謔和侮辱。陵容回到住處委屈流淚,甄嬛勸其忍字當頭。陵容敬畏皇后,贏得其好感。皇后在陵容身上看到自己百般忍耐的影子,更加欣賞陵容。

  華妃在宮中不斷挑起紛爭,皇帝雖感厭惡卻礙於局勢不予理睬。甄嬛陪皇帝賞雪練字,淳常在捧梅花而入,引得皇帝注目。淳兒言語天真,十分得皇帝寵幸。陵容本就自卑,又見皇帝贈給甄嬛的蜀錦玉鞋,心生妒忌。

  淳兒得寵,言語天真,無意間得罪了陵容;陵容心胸狹窄,認定淳兒是仗著甄嬛之勢故意欺凌自己。皇后聽說陵容身體不適,假意探訪,卻發現陵容藏於枕下的秘密——一個身上扎滿銀針的小人(華妃的人偶替身)!皇后斥責陵容不應背後詛咒華妃,陵容擔心此舉被皇后告發,皇后卻藉機拉攏陵容。


第22集
  年羹堯進宮面聖,見果郡王卻不起身行禮;性情豁達的果郡王不以為然。皇上對年羹堯甚為器重,朝廷委任官員悉聽他的主意;年羹堯居功自傲,不知收斂,皇帝略表不滿。皇帝與甄嬛討論朝政朋黨之事,甄嬛博古通今,甚得皇上心意。

  陵容精心繡了件寢衣送給皇帝,卻看見皇帝貼身穿著甄嬛繡制的寢衣,心中狐疑,認為甄嬛意在與自己爭寵。皇后察覺,挑撥陵容與甄嬛的關係。

  翌日,幾個姐妹們聊天時,陵容從毫無心機的淳兒口中得知皇帝根本沒把自己贈送的寢衣當回事兒時,於是黯然離去。甄嬛為淳兒向陵容道歉,差人送去玉釵一雙,陵容誤會甄嬛此舉是有意向自己炫富。與此同時,皇帝更加寵愛淳兒,陵容備受冷落,;皇后告訴陵容,甄嬛其實一直在利用她。


第23集
  甄嬛得太后寵幸,窺見到皇后並不得太后歡喜,又被皇帝冷落,每日靠習字打發時間。太后喜愛甄嬛,著意調教,令其習書法抄經文,沉穩心性。富察貴人借懷孕恃寵而驕,得罪了甄嬛、華妃等人。曹貴人本想挑起華妃與甄嬛之間的爭執,卻反被甄嬛利用。

  初春之際,宮中時疫發作,宮女太監不斷染病,人人自危。皇后要求華妃等人清掃各自宮苑。歹毒的華妃指使周寧海把時疫宮人用過的器皿贈與禁足中的眉莊,眉莊染疾。甄嬛欲求皇帝救助眉莊,皇帝卻為京城百姓安危和朝政煩心,無暇接見。甄嬛求助溫實初照料眉莊,實初為守承諾,冒險照拂病重的眉莊,眉莊感動。溫實初為助甄嬛鞏固地位,苦尋治療時疫的良方。

  甄嬛派出的人找到陷害眉莊的太醫劉畚,劉畚親口承認華妃為幕後主使。皇帝疑心劉畚是甄嬛有意安排的,甄嬛感到心寒。皇帝寬恕眉莊,解除其禁令,並降位華妃。


第24集
  蘇培盛欲傳旨責罰華妃,陵容指使宮女,提前把消息透露給華妃。華妃焦急無奈,曹貴人提議以治癒時疫的藥方奪回寵愛。華妃找來江太醫,竊取了溫實初研製了一半的藥方獻給皇帝。這藥方雖存有不足,卻暫時控制了疫情的發展。皇帝龍顏大悅,即刻下令恢復了華妃協理六宮之權。甄嬛愈感力不從心,皇后也甚為憂慮。

  甄嬛看望眉莊時遇到溫實初,眉莊看出實初對甄嬛仍存有超乎尋常的關心,心中悵然若失。華妃聯合哥哥年羹堯,找來大臣趙之垣彈劾甄嬛父親甄遠道是不敬之功臣,違背聖意。皇帝找來甄嬛在養心殿商談甄父事宜,甄嬛明知此事有鬼,只於言語間點到為止,焦急中自歎能力有限

  陵容此刻卻應詔於殿外等候皇帝,皇帝以心煩為由打發陵容獨自回去。陵容誤以為甄嬛在背後作梗,對其怨恨進一步加深。是日,皇帝翻了陵容的牌子。陵容滿心歡喜,精心打扮準備侍寢。未承想皇帝因惦念甄嬛心切,再次改變主意去了碎玉軒,陵容因此遭到富察貴人及宮人的恥笑。陵容認定甄嬛必是與自己爭寵,傷心欲絕,姐妹情誼出現裂隙。皇后恰逢時機地安慰落寞的陵容,無助的陵容更加靠攏皇后。


第25集
  江太醫給華妃診脈,華妃詢問自己何時才能懷孕。江太醫深知華妃無孕的緣由,只能三緘其口。甄父最終被貶為都察院御史,位降幾級,甄嬛為父擔憂。眉莊身體好轉,溫實初前來診脈;眉莊偶然發覺所用茶碗被人更換,懷疑遭華妃等人陷害染疾,只是時過境遷,此時根本無力搬倒華妃。

  富察貴人有孕,皇后格外照顧,更提議皇帝厚待富察,引華妃嫉恨。皇后邀嬪妃們賞花,陵容利用富察所用香粉招致貓兒性情大發,撲向富察肚子;甄嬛此刻被人暗中推倒,險些撞倒富察;甄嬛為救富察,自己倒地,脖頸被貓爪抓破。皇后命太醫為富察和甄嬛診療,富察受驚後不幸小產。另一邊,太醫診脈後得知甄嬛已經懷孕,太后和皇后大喜,華妃卻惱怒異常。眉莊和甄嬛分析富察流產之事並非意外,而是人為,要甄嬛倍加小心。

  太后命人把惹禍的貓抓來,用香粉引得貓發狂,暗示皇后此事與她有關,皇后心驚不已;太后表示此事關乎皇家血脈,命皇后必須保住甄嬛腹中皇嗣。


第26集
  端妃權衡皇后與華妃兩股勢力後,夜訪甄嬛,對其點明利害並結成同盟。華妃得知甄嬛有孕,驚怒交加,怨恨端妃當年致使自己不能再孕,對端妃羞辱報復不止。華妃懷疑身邊的御醫不可靠,請來哥哥年羹堯為自己舉薦貼心可靠的大夫。

  曾在年羹堯軍中效力的名醫陳大夫前來為華妃診脈,太后身邊的孫姑姑旁敲側擊,讓陳大夫明白華妃無法懷孕的緣由;陳大夫在華妃面前不敢吐露半句口風,與宮中其他太醫一樣保持沉默。皇帝回宮,得知甄嬛有孕大喜過望,封甄嬛為莞嬪。

  皇帝感歎自己膝下子嗣炎涼,囑咐皇后好生照顧甄嬛,不得傷害,皇后膽戰心驚。陵容贈甄嬛一瓶家傳的舒痕膠,告知此藥去疤效果極好。而陵容卻在此藥膏內放入大量的麝香,孕婦長久使用必將傷及腹中胎兒;甄嬛懵然不知,仍視陵容為真心姐妹。甄嬛被正式冊封為莞嬪,在宮中地位與日俱增。


第27集
  皇帝來見眉莊,見眉莊仍有心結且態度冷淡,皇帝討個沒趣,去探望甄嬛。甄嬛裝睡,被皇帝察覺。皇帝發覺甄嬛的傷痕已經淡了許多,感歎甄嬛美貌世間無雙。

  皇帝提到江慎、江誠兩位太醫收受宮女太監賄賂,毫無醫德可言,甄嬛藉機舉薦溫實初,並告知皇帝治療時疫的方子乃二江竊取而來,皇帝起了殺意,派手下血滴子暗中除掉二江。華妃得知此事替二江向皇帝抱屈,皇帝表示定會厚葬兩人。

  皇帝為甄嬛繪製「姣梨妝」,後宮內外盛行。甄嬛生辰之際皇帝大擺宴席,引來眾妃嫉妒。果郡王真心一片,別出心裁,用滿湖盛開的蓮花博得甄嬛一笑;席間更吹奏《鳳凰于飛》之曲,表達皇帝與甄嬛夫妻恩愛、和鳴鏗鏘之意。

  華妃聽聞淳兒即將獲封貴人,心生殺機;曹貴人暗歎華妃不分主次,自亂陣腳。淳兒撿拾風箏時無意撞見華妃收取他人賄賂,曹貴人使計令淳兒暴露身份,華妃殺人滅口。曹貴人報信於甄嬛,為自己謀得後路。甄嬛發現淳兒死因蹊蹺,決意報仇。


第28集
  西南戰事大勝,年氏一族風光無限,皇帝更是另眼相看,答應晉華妃位份。華妃意在後位,咄咄逼人使皇后在眾妃面前顏面掃盡。皇后探知皇帝一時不會對付年氏一族,只得自己加緊謀劃。內務府預先備下皇貴妃服制送與華妃試探其態度,華妃不疑有詐,欣然收下。皇帝聞風不悅。

  年羹堯以軍功自傲壓制朝中文官,興建王府窮奢極欲。年羹堯夫人發病,年羹堯命人強行請走宮中所有御醫為愛妻診治;皇后深夜頭風病發,卻找不到一個御醫,皇帝聞訊大怒。次日百官聞風諫言,皇帝卻一味寬縱,更出言安慰年羹堯。年羹堯更加驕縱,百般壓制甄遠道。甄嬛夜讀《鄭伯克段於鄢》試探皇帝心意。

  翌日,華妃滿心歡喜等候晉陞,卻得知皇帝僅晉封自己為貴妃,而非位同副後的皇貴妃;華妃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太過心急。陵容偶遇落寞的齊妃,暗示齊妃孕婦忌諱夾竹桃。護子心切的齊妃正中陵容的圈套,親自做了摻有夾竹桃汁液的栗子糕叫人送給甄嬛,被陵容當場假意揭穿。皇后急招齊妃,令她下跪自首。


第29集
  齊妃祈求皇后寬恕,皇后藉機奪取撫養三阿哥的權力。齊妃無奈授人以柄,只得聽命於皇后。槿汐感覺此事有詐,告誡甄嬛要留意陵容,甄嬛卻不以為然。

  皇后與皇帝離宮祈福,華貴妃獨掌六宮,大權在握。甄嬛有孕在身,體弱不適,華貴妃令太監周寧海前去碎玉軒請甄嬛到翊坤宮聽事;甄嬛自知此行兇多吉少,為了避免與華貴妃發生衝突,以大局為重,只得前往。

  華貴妃借口甄嬛懷有身孕恃寵而驕,責罰其烈日之下跪於宮外誦讀《女誡》,眉莊挺身而出保護甄嬛,被責罰一同下跪;陵容假意口頭哀求,言語更加冒犯華貴妃。浣碧在一邊焦急萬分,連忙趕去太后宮中報信,奈何太后病重不能見人,只得求助於進宮看望太后的果郡王。

  烈日炎炎下,甄嬛體力不支暈倒在地;果郡王不顧禁忌,擅闖翊坤宮救出甄嬛。華貴妃發覺甄嬛下跪處有血跡,大吃一驚。

  果郡王抱甄嬛回到碎玉軒,手中全是血,甄嬛似有小產跡象。蘇培盛趕赴天壇告知皇帝甄嬛出事了。


第30集
  甄嬛久跪小產,皇帝與皇后聞訊策馬趕回宮中。甄嬛失子,皇帝自責不已,皇后假意安慰。華貴妃得知甄嬛小產自知罪孽深重,在曹貴人勸說下只得脫簪請罪。

  皇帝大怒,廢其華貴妃之位,褫奪封號,降為妃位,並責罰其每日正午跪於翊坤宮門外兩個時辰思過。皇帝顧及朝政與年羹堯的勢力,不能依甄嬛所願殺掉華妃,甄嬛心灰意冷。

  年羹堯得知妹妹華妃失寵後上書諫言,向皇帝直言冷落妹妹會使年氏一族寒心,令其地位不穩。皇帝處於兩難境地,找來果郡王探其口風,果郡王以「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為由推脫,消除了皇帝的疑心

  甄嬛沉浸在失子之痛中,不能自拔,槿汐勸慰,甄嬛埋怨皇帝的言語被前來探望的皇帝聽到,止步不前。皇帝心中鬱結,來到太后處,訴說是自己當年賜給年妃的歡宜香導致甄嬛流產的,自責不已,太后寬慰皇帝。


第31集
  溫實初給甄嬛診脈,察覺她體內有用過少量麝香的症狀,甄嬛讓流朱去內務府取來華妃宮裡的歡宜香。溫實初恨自己無力,不能讓心愛的甄嬛免受今日之苦。不料此話卻被前來探望甄嬛的眉莊聽到,眉莊大驚失色,強忍悲傷黯然離去。

  皇帝前來探望甄嬛,甄嬛仍舊對歡宜香一事耿耿於懷,兩人心生隔閡,皇帝拂袖離去。為寬解皇帝連失兩子的抑鬱,皇后安排宮中宴飲,並找來樂師調教陵容唱歌。甄嬛失子後日日以淚洗面,皇帝自責不已,躲避甄嬛。

  宮中大宴,眾妃花樣百出,竭盡全力亦無法使皇帝高興。皇后故意讓甄嬛看見妃嬪的媚態,讓她以為皇帝早已喜新厭舊。即便如此,皇后仍察覺甄嬛失子亦無法動搖其在皇帝心中的地位,無奈只得使出殺手鑭。

  宴飲之上,一蒙面女子若仙女般盪舟而出,靡靡之音令皇帝傾倒,此人正是陵容。華妃欲見皇帝而不能,正巧看到陵容得寵,氣得回宮大發雷霆。溫宜哭鬧聲引起華妃惱怒,瘋癲般地搶奪溫宜;曹貴人反抗不得,恨之入骨。


第32集
  陵容一朝得寵,炙手可熱,更得御賜金縷衣。在皇帝面前,陵容不忘以歌聲和柔順討好皇帝,並時時為皇后說好話。眾妃嬪欲與陵容爭寵,卻被皇后相繼彈壓,陵容感激之餘,也發現自己被眾人孤立,只得更加依附皇后。

  富察貴人藉機挑撥陵容與甄嬛的關係,陵容出面解圍,譏諷富察;甄嬛對陵容爭寵一事心存芥蒂,陵容潸然淚下,道出自己受制於人的苦衷,甄嬛被其假象所蒙蔽。眉莊在宮中長街偶遇皇帝,勸說皇帝探視甄嬛,皇帝猶豫再三,前往碎玉軒。

  甄嬛傷心過度不能自拔,含淚睡去;皇帝看見以為甄嬛仍深怨自己,傷感愧疚之下再不踏足碎玉軒,甄嬛完全失寵。

  甄嬛與槿汐前往延慶殿探望端妃,感歎其遭遇,請來溫實初盡力救治端妃。陵容頗得皇帝歡心,浣碧看後不滿,語出譏諷;陵容表面並不在意,內心卻更恨甄嬛。


第33集
  甄嬛失寵臥病,備感淒涼,唯得敬妃與眉莊二人照料。眉莊認為甄嬛雖對皇帝失望,卻做不到無情。皇后眼見華妃甄嬛兩人都已失寵,陵容又在自己掌控之中,異常得意。敦親王福晉憐憫甄嬛,獨自前來探望;此舉猶如雪中送炭,讓甄嬛倍感意外。

  入夜,甄嬛遙聞屋外有人以笛聲吹奏《長相思》,尋聲而去卻是果郡王;二人感歎世事多變,彼此慰藉。甄嬛雖感知果郡王情意,卻礙於身份,告誡浣碧不要與果郡王過分接近。眉莊為使甄嬛振作,帶她去冷宮看失寵的芳貴人和瘋了的麗嬪,以二人之遭遇為前車之鑒,提醒甄嬛為家族興衰和自我生存做好長遠打算。

  長街上,落寞的甄嬛撞倒齊妃,引來富察貴人挑釁;齊妃和富察貴人命失勢的甄嬛跪於長街,並讓宮女煽其臉面。

  甄嬛終於認清眼前殘酷的現實,為了重獲皇帝的喜歡,要浣碧等人在冬天找來蝴蝶,眾人卻疑心甄嬛瘋癲。浣碧只得求助果郡王,果郡王願意滿足甄嬛的一切要求,為她尋來蝴蝶。


第34集
  甄嬛在眾人的協助下,引來前往倚梅園祈福的皇帝;皇帝眼見蝴蝶圍繞甄嬛紛紛飛舞,美不勝收,即刻為其傾倒,甄嬛得寵翻身。

甄嬛欲擒故縱,連續多日借口拒絕皇帝寵幸,卻反而更加得到皇帝的眷顧。

  皇帝拿她無計可施,便找來果郡王商議,不料尚未娶妻的果郡王一語道破皇帝的心意,皇帝內心寬解,果郡王卻十分落寞。

  准葛爾使者入宮求親,皇帝認定「攘外須得安內」,將先帝幼女朝瑰公主嫁給准葛爾可汗;甄嬛向皇后提議曹貴人細心,適宜協助公主準備嫁妝。皇后見皇帝對甄嬛言聽計從,甚為擔憂,卻苦無良策應對。曹貴人眼見痛不欲生的朝瑰公主,兔死狐悲,心驚不已。

  不料,准葛爾老可汗娶得朝瑰三日後便暴斃,公主按當地習俗下嫁給老可汗之子。甄嬛轉述公主近況,以溫宜前途撼動曹貴人。

  甄嬛為了家族前途,終於同意皇帝夜宿碎玉軒。


第35集
  陵容討好甄嬛遇冷。皇后警告陵容要與甄嬛和好,才能安身立命。甄嬛以「人彘」之事逼瘋富察貴人,同時威懾齊妃和曹貴人;曹貴人迫於甄嬛的壓力,暫時向其低頭,把年妃收受宮外賄賂之事告知甄嬛。

  敦親王勞軍歸來戎裝進殿,御史張霖彈劾其大不敬之罪,被敦親王報復打昏,引起文臣激憤;敦親王稱病拒絕上朝,皇帝為難。甄嬛向皇帝提議借福晉之手勸敦親王上門道歉,並自請前往說服福晉相助。

  皇帝根據甄嬛的的提議,為安撫敦親王,加封了其子女,並提議由太后撫養其女兒以作人質。敦親王不解內情,在福晉勸服下勉強道歉。

  甄嬛以茶葉之事告知皇帝宮中貢品都是先入年羹堯與敦親王府邸,剩餘的才送入宮中,建議皇帝不必動怒,而將此事刻意宣揚出去,使年羹堯和敦親王等人失盡人心。皇帝欣賞甄嬛政治才能,允許她單獨與自己商議政事。


第36集
  皇帝告知甄嬛往事,溫僖太妃與舒妃爭寵敗落,為先帝所厭棄。甄嬛請封諸位太妃與敦親王生母並立,更顧全果郡王生母顏面。為安撫年氏一族,甄嬛親自請求皇帝復華妃位份,並決意委曲求全。皇后得知甄嬛干涉朝政,勸誡皇帝小心為妙;皇帝卻認為敦親王等事乃家事,對甄嬛表示信任。皇后見甄嬛勢力日益強大,焦慮不安。

  皇帝採用甄嬛意見,恢復年世蘭「華妃」的封號;但華妃此時卻已如驚弓之鳥般患得患失。皇帝找來甄嬛之父甄遠道,告知他暗中協助自己搜集年羹堯的罪狀。

  皇帝向太后說起晉封太妃一事甄嬛出力不少,太后提醒皇帝後宮嬪妃不得干政,並告誡皇帝對待六宮要雨露均沾,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眉莊從太后口中得知是甄嬛建議皇帝復華妃之位的,她十分惱怒,不再理會甄嬛。


第37集
  甄嬛真誠找到眉莊,希望對方能夠理解自己的做法,眉莊質問甄嬛此舉意在如何;甄嬛不便說出實情,令眉莊誤會進一步加深,姐妹關係逐漸疏遠。

  華妃復寵,甄嬛與陵容面合心不合,不讓分毫。皇后拉攏陵容繼續挑撥甄嬛與眉莊的關係。眉莊冷待甄嬛,甄嬛傷心不已。

  華妃復位,皇帝雖對其恩寵有加,但華妃內心卻隱約感到不安。皇帝對華妃身邊的宮女頌芝頗有好感,華妃敢怒不敢言。陵容眼見眉莊與甄嬛關係淡漠,乘勝追擊,設苦肉計用自己的血配製藥膳給甄嬛送去以期打動甄嬛;甄嬛看出倪端,不為所動。


第38集
  皇帝攜眾妃到圓明園避暑。甄嬛在避暑山莊遇見自幼不得父愛的四阿哥弘歷,對其憐愛有加。皇帝在大殿聽取大臣們歷數年羹堯的不是,華妃聞訊焦急,擔心年氏家族地位不保,無奈之下只得引薦頌芝,將其拱手獻給皇帝解圍。

  頌芝得到皇帝寵幸,獲晉為「芝答應」。華妃為長遠打算,強忍心中怒火,小心看著皇帝臉色行事。華妃耳聞皇帝召見大臣議事,唯恐與哥哥年羹堯有關,便交代頌芝侍寢時試探口風,被皇帝推托。皇帝找來甄嬛共議對付年羹堯之良策。甄嬛明白皇帝用意,欲與其聯手演出好戲。

  華妃、頌芝等人與甄嬛狹路相逢,甄嬛表面對華妃畢恭畢敬,卻出言譏諷頌芝,令其難堪。華妃看在眼裡,私下與曹貴人商議要給甄嬛顏色看看。


第39集
  皇帝在九州清晏大殿設宴,甄嬛礙於皇帝極力容忍華妃,卻不能容忍芝答應的無理;皇帝一怒之下,貶甄嬛去蓬萊洲幽禁。皇后冷眼旁觀,覺察此事有異。

  皇后提醒陵容務必陪伴甄嬛同赴蓬萊洲;陵容只能以避開華妃鋒芒為由,執意跟隨甄嬛。天涼了,眉莊命人給甄嬛捎來衣物,甄嬛得知眉莊仍關懷自己,心裡得到些許安慰。

  皇帝差遣果郡王協助自己查明敦親王與年羹堯謀反篡位的證據,一舉拿下敦親王等叛黨,將敦親王福晉及其子女接到宮中幽禁。遠在蓬萊的甄嬛得知消息內心稍感寬慰。

  平定亂黨作亂之後,甄嬛從蓬萊洲回宮,皇帝親自接待,兩人頗有默契。  皇后越發擔心甄嬛日益強大,要陵容牢牢盯緊甄嬛,有什麼舉動及時向她匯報。


第40集
  年羹堯獲知同黨敦親王被皇帝捉拿,寫了一紙奏折呈送皇帝,情急之下把「朝乾夕惕」四字寫成了「夕陽朝乾」,皇帝看後大怒。皇帝不斷讓身邊大臣向自己列舉年羹堯的各項罪名,意在借助他人之口,徹底剷除年氏一族。年羹堯最後因不恪守為臣之道等罪名被皇帝革了川陝總督和一等公爵位。華妃得知此消息大為震驚,不顧宮規前往養心殿替哥哥求情;皇帝避而不見,華妃磕頭請求皇帝的原諒。

  眉莊始知甄嬛用心良苦,二人和好如初。陵容在皇帝面前不忘假意表達自己與甄嬛的姐妹情誼,皇帝不知真情,反而更加憐愛陵容。眼見華妃失勢,曹貴人不得不另尋靠山。皇后面前,曹貴人告發華妃此前種種罪行。

  皇后命人徹查華妃多年惡行,眾叛親離的華妃得知兄長年羹堯已被賜死,親信太監周寧海不堪大刑之苦,供認出自己多項罪名。皇帝大怒,降華妃為年答應。


步步驚心DVD
步步驚心
後宮甄嬛傳 上套 DVD
後宮甄嬛傳
我可能不會愛你DVD
我可能不會愛你
犀利人妻 DVD
犀利人妻
後宮甄嬛傳 下套 DVD
後宮甄嬛傳
醉後決定愛上你 DVD
犀利人妻

【圖片為博客來提供】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加入書籤:
分享到Plurk
1
★最新文章【韓劇 Modern Farmer/摩登農夫/現代農夫】摩登農夫劇情&人物介紹~李洪基、朴敏雨
《摩登農夫》講述了回鄉務農的四名搖滾樂隊成員在農村發生的浪漫搞笑故事。 【劇 名】:摩登農夫 【播 送】:韓國SBS台 【類 型】:SBS週末劇 【...(詳全文)
【後宮甄嬛傳結局】後宮甄嬛傳分集劇情、後宮甄嬛傳結局 41-76
《後宮甄嬛傳》改編自流瀲紫的同名網絡小說。 流瀲紫筆下的甄嬛,舉世無雙,蕙質蘭心,鍾靈毓秀,堅信真愛。她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她在後宮企求奢侈的...(詳全文)
【後宮劇情】安以軒、馮紹峰~後宮 分集劇情01-20
《後宮》由安以軒、馮紹峰、楊怡等主演的深宮女人大戲。 《後宮》講述了明憲宗時期,楊永為了替兄報仇,入宮成為樂師相遇人生摯愛邵春華,卻因同在宮中身不由己,有情人...(詳全文)
【我可能不會愛你劇情】我可能不會愛你分集劇情、我可能不會愛你結局
《我可能不會愛你》程又青、李大仁兩個從高中開始就不對盤的男女,卻陰錯陽差的一直在一起,卻又一直是一對談不成戀愛的朋友。於是兩人打了賭… 「三十五歲...(詳全文)
【步步驚心劇情】中視 ~步步驚心分集劇情、步步驚心結局
《步步驚心》講述了現代白領張曉因車禍穿越到清朝康熙年間,成為滿族少女馬爾泰·若曦,身不由己地捲入「九子奪嫡」的紛爭。她看透所有人的命運,卻無法掌握...(詳全文)

留言內容

  小妹 2012-12-25 02:06:39 14.199.208.*
非常好的一套劇!七月看完步步驚心就看甄嬛,好看得幾天內看完這麼多集呢!
想不到內地古裝劇能這麼棒!
版主回應:

內地的古裝劇其實都很不錯看啊,品質很高啊!!

  
 
上一頁  [1]   下一頁  1-1筆 共 1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