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慾望女王》描述殘酷擺脫貧窮的慾望女朱多海和為她而犧牲一切的純情男河流的故事作品。

野王


【人物介紹】 

野王

野王

野王

野王



 

【分集劇情】 
第1集
  從搜查青瓦台調查總統夫人開始,檢查官河流與總統夫人多海之間存在著許多情感糾結與仇恨,接著就是多海舉槍向著河流。一聲槍響後,兩人相互偎依,但不知結局如何?

  面一轉就回到兩人過往的點點滴滴。多海因為貧困的生活,無法上大學,連母親病故都無法支付喪葬費用,但在與河流相遇後,重拾生命的希望。河流的愛和幫助,讓多海如願考上大學,當兩人幸福的時刻,卻發生了殺人事件。


第2集
  兩人決定掩埋屍體,重新開始生活,也有了愛的結晶。河流為了支付多海的學費,不惜放棄成為馬蹄師的夢想到牛郎店工作。

  五年後,多海決定去應聘工作。在面試途中,巧遇白道勛,在地鐵上多海把鞋子弄掉了,只好光著腳面試。原本以為沒機會合格,卻意外通過,多海一家十分喜悅。然而多海在一次商務會餐中,驚奇的發現河流在酒吧裡當牛郎。


第3集
  急忙逃出來的多海撞到了澤培,囑咐他不要告訴河流碰到自己的事。河流為了多海,在公司附近找了商住兩用房,恰好與道勛成了鄰居。另外,出差日本的道景,得知拿的契約書不是原件,多海備好契約書原件,前往機場。

  因「皮鞋事件」和白鶴集團獨生子白道勛(鄭允浩 飾)邂逅的朱多海(秀愛 飾)再次與他在寫字樓相遇。道勛索要多海的電話號碼,對她顯露出不尋常的關心。兩人又再次在超市偶遇,道勛不惜推遲與姐姐道卿(金成玲 飾)的約會和多海約定一起用餐。

  道勛將多海帶回本家,她看到道勛的豪宅後震驚不已。這時,道勛的姑姑登場,姑姑說道:「要不要參觀一下」,多海表示:「看的話,我會變得想要在這裡生活。」露出隱藏已久野心。

  道勛拿著多海的一隻鞋子走出來遞給她,問道:「有件重要的事情忘了問了,朱多海小姐,你有男友嗎?交往的男生。」多海在已經有丈夫河流(權相宇 飾)和女兒恩星的情況下仍稱「沒有男友」。

  道勛的姐姐道卿懷疑多海和弟弟的關係,私下調查了多海。道卿誤會多海有意接近弟弟,把她從公司攆走。


第4集
冰球隊被解散,道勛欲找父親理論,卻遭遇車禍。醫生告知道勛以後不能再打冰球,道勛痛不欲生。多海不服被辭退,找道卿要理由,卻被道卿打了一巴掌。

  朱多海撕毀婚書,在得知道勛去美國讀書時,向河流要求自己也要去美國,並在美國與道勛相處接吻。道勛更是向多海求婚。另一方面,河流為了支付多海去美留學的學費,重返酒吧當牛郎,被人毆打侮辱。迫於經濟壓力,河流更是與一富婆過夜。。


第5集
  河流去機場接多海,卻落得一場空。而澤培則在酒店發現一女子與多海長得一模一樣並告訴河流。道勛向姐姐道卿介紹多海,道卿不滿多海,向多海衣服上潑水。分別時,道勛與多海擁抱被趕赴酒店找多海的河流發現。

  多海慌亂的眼神對視河流憤怒的眼神。

  相比道卿對多海的厭惡,道勛的父親白昌鶴對多海十分滿意,並且重用她。恩星因為思念媽媽,在寒冷中苦等多海導致發高燒。河流求多海回來看看生病中的女兒,卻遭到多海的拒絕。憤怒之下,河流把多海拉去山上,欲挖出當年埋葬的屍體。


第6集
  多海依白會長的指示,特別被採用成為課長,多海與道卿一起勘查的度假村施工現場,發現度假別墅的預定地竟然是河流當初埋葬屍體的地方,因此相當驚愕,便使計阻止這個策劃。

  此外,道卿騎的馬突然興奮不已的跳躍起來,河流發現後讓馬安定下來,幫助了道卿。同時,在道卿的幫助下,河流找到工作。

  策劃被終止使道卿更加痛恨多海。道勛為了多海與姐姐道卿發生爭吵,道卿傷心落淚。度假村的策劃在取消之際,屍體被發現。警察在屍體上發現河流的手機。另一面,秀晶幫載龍尋找失散的弟弟河流。


第7集
  得到報告說多海是施工現場私葬事件受害者家屬,道卿去找多海,警告說遠離道勛。河流因為殺人及遺屍被發付拘捕令。秀晶來看望安新,詢問在保育院工作時的往事。警察來調查時,安新誤解了,咬牙抵賴說不知道。多海
遵從道卿的話瞞著道勛,要去美國…

  白姑母親眼看到了朱多海和喊著「媽媽」的恩星,心思詭異的她回想起這個場面,在咖啡店笑出聲來…

  多海與恩星要遠走美國時,白姑母把這個「秘密」告訴了道勛。匆匆趕來的道勛擁抱了多海,被前來送照片的安新大嬸和澤培撞了個正著。此時,恩星正對著迎面而來的卡車。


第8集
  河流忍著痛、忍著淚,從憤怒的安新大嬸手裡拉回朱多海。河流想要心愛的女兒看到爸爸媽在一起,爸爸媽媽一起送恩星最後一程…送走了女兒,壓抑了已久的河流終於爆發了!

  在被押送回監獄的最後一刻,河流用雙手掐住了朱多海的脖子,咆哮道「你不是恩星的媽媽,是你害死她,我會要你償命的」重新回到監獄的河流,與同命相連的嚴三道「嚴教授」不打不成交…兩個大男人,同樣因為心愛的女兒死去,流下了男人淚。

  為了復仇,為了雪冤,河流拿起了書本,準備考試。為了擁有充足的學習時間,河流和嚴三道師徒使用「苦肉計」,「送」河流進入禁閉室,獨自一人安心學習…上天終於施恩於多災多難的人!河流不負眾獄友的期望,金榜題名。

  師傅嚴三道在獄中為河流舉行了熱烈的「學位授予儀式」學有所得的河流準備著「訴狀」,要將朱多海訴上法庭。嚴三道拿來了報紙給河流,已在咖啡業界風生水起的朱多海,光彩照人地出現在報紙上。今非昔比的朱多海在道卿的辦公室到電話,得知自己成了河流起訴書的被告人。從監獄出來後,朱多海找到了繼父家的哥哥…

  嚴三道向河流面授機宜,復仇計劃瞄準白鶴集團,直指關鍵人物--白道卿!定睛仔細看,河流方才「醒悟」,自己與白常務早已相識…

  車載雄和女朋友秀晶一直在尋找河流的下落。無奈的是,兩年時間裡,河流一直待在與外面的世界相隔絕的監獄裡…


第9集
  道勛帶多海去馬場把麗薩介紹給多海,多海在馬場接到姑姑的電話,說道卿在查河流之類。道卿快到河流家居地之時接到馬場的電話,說自己的愛馬麗薩出事了。道卿心急地趕去馬場。河流出來的那一天,載雄去門口等弟弟河流出來,被多海的哥哥誤以為河流綁了去,最後…

  河流聽從了嚴三道的意見,作為車載雄開始復仇,第二天去了白鶴集團。強吻道勛的女人似乎是嚴三道安排。姐姐在馬場遇到了「車載雄」,路上很巧地遇到車壞了路邊修車的載雄。

  河流代替做了車載勳並與道勛積累了交情,道勛邀請河流和他的女朋友一起吃飯,河流欣然答應堂堂正正地等待著,多海來了打著招呼「你好」河流的臉卻表現很輕鬆,多海大吃一驚什麼話也沒說。為了給多海殺死的雙胞胎哥哥報仇,河流隱藏了身份,意味深長的微笑說:「初次見面」
 

第10集
  白道勛將幫助自己擺平花蛇的「車載雄」律師介紹給女朋友朱多海…看著熟悉的面孔,朱多海心慌失色。借口去洗手間,依然驚魂不定的朱多海返回時,與迎面而來的「車律師」擦手而過。畢竟有過肌膚之親!恐懼的朱多海急忙離席告退,電話聯絡繼兄,追問河流在哪裡?

  忐忑不安的朱多海兄妹驅車來到郊外,河流尾隨而至。

  與朱多海面對面過招後,嚴三道確認來者不善,不是普通之人等閒之輩。三道提醒河流,忘記河流、忘記女兒恩星,不要在朱多海面前露出任何蛛絲馬跡。在車律師事務所一無所獲的朱多海,又前往安新這查找,被安新數落教訓。此時,河流站在高處,目睹了這一切…

  朱多海一招不靈又使一計,約「車律師」來自己的咖啡店。雖有嚴三道提醒在前,「車律師」險些中計留下指紋。又是「嚴教授」,關鍵時刻拉了河流一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白會長安排白道勛相親,準備家族聯姻。道勛堅持和朱多海結婚,並搶先在媒體上公開消息。看到報道的嚴三道,第一時間感覺到「河流危險」,急忙將報紙拿給河流看…白道卿約「車律師」及朱多海來辦公室,並從秘書手中拿到關於河流的調查報告…


第11集

白道卿對於照片中的河流與車載雄律師相同的外貌很吃驚。情急之下,替代哥哥車載雄律師的河流,果然鋌而走險,當著朱多海的面,對白道卿說「河流,是我的雙胞胎弟弟。我和爸爸正在找他…」白道卿吃驚不已,朱多海也措不及防。迅速恢復狀態的河流,與遭到白道卿喝斥的朱多海進行著心理較量…跟著而來的白道卿,把得到的有關河流資料交給了替代哥哥車律師的河流。「車律師」逕直來找朱多海的繼兄,佯裝詢問「什麼時候最後一次見到河流?」

  白氏「姐弟」一起吃飯,「車律師」打來電話。白道勛邀請「載雄哥」共進行午餐。席間,白道勛邀請「車律師」參加自己的婚禮,河流答應,並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道卿。待道勛離席,河流提出了自己的建議。猶豫不決的道卿,回家後看到準備禮服的朱多海,下了決心。

  初戰告捷,不善罷甘休的朱多海,想盡辦法試探河流。機靈的河流注意到了房間裡的「探頭」,示意道卿給朱多海演一齣戲。在監視屏前偷看的朱多海,沒有料到道卿已站在自己身後…位置互換,河流站在了監視屏前,氣急敗壞的朱多海出現在屏幕中。去德國探望爸爸的秀晶回來了。收到手機短消息的河流,有些不知所措。

  興沖沖地帶著禮物回來見「載雄」的秀晶,卻從「載雄」那裡受到了意外的打擊…與秀晶一起來的爸爸,從飛機場直接去了白鶴集團。深信「車律師」就是河流的朱多海,又一次找到安新大嬸曾經的住處。早有防範的「嚴教授」與鄰居上演了一齣戲給朱多海看,聲稱「安新大嬸移民了」。久別重逢的安新大嬸、澤培和河流,彼此充滿了愛和心疼…


第12集
  朱多海發現道景慌慌張張的跑去道勛房間裡拿走了包裹,心生疑慮的多海按照包裹地址找到了療養院。推斷出道景是道勛生母的她拿了一份假的DNA鑒定結果威脅道景要婚禮如期舉行。同意結婚後,道卿消失了。收到道勛聯絡的河流去尋找消失的道卿。結婚當天,河流以載雄的樣子站在身穿結婚禮服的多海面前,同時收到河流聲音打來的電話。多海極為震驚…

  「嚴教授」終於找到了被害並沉入河底的車載雄。河流和三道、澤培、安新大嬸說著自己的計劃,要給「河流」辦喪事!同時,把找到「河流」屍體的消息,放給了朱多海。

  已察覺眼前的「載雄」有問題的秀晶,突然拉起河流的襯衫袖子,發現胳膊上沒有胎記!假裝「載雄」的河流無法再隱瞞,痛苦地告訴秀晶說,載雄哥哥死了。聞聽此話,秀晶給了河流一耳光…


第13集
  河流給道勛打電話,說叫上道卿和多海四個人一起吃飯。多海詢問弟弟的事,河流對道勛回答說,事情還沒有了結,也不會放棄,要繼續瞭解搞清楚,壓迫著多海。

  另外,道勛提議擔任白鶴集團的法律顧問,河流向秀晶請求幫助


第14集
  秀晶數落河流不知道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應該把載雄的角色扮切實。澤培突然來到公司,多海嚇了一跳,在遠處看著兩人的道勛聯絡河流一起去喝一杯


第15集
  多海讓提問「車載雄是河流?」的陽憲去調查車載雄,甚至於威脅河流,要告訴新峰,河流死了…

  一直相信多海的道勛,現在也開始發出懷疑的眼神…


第16集
  道勛終於看到了河流和朱多海,恩星的照片。最近,道勛一直很混亂。那一邊,朱陽憲說要殺掉朱多海和自己。


第17集
  準備了多海和道勛的離婚文件,河流要多海,把此前在白鶴看到的聽到的東西全部抹掉,白會長要多海去國外。另外,在飛機上碰到石泰一,多海要石泰一背叛白鶴,參加大總統選舉。


第18集
  多海就從美國回來了,問會長自己給會長發的影像看過了嗎?石泰日對會長說自己要參加總統選舉。


第19集
  多海被查出懷孕,懷上了白道勛的孩子。另一方面,河流四處調查,證明了多海提供的不在場證明有破綻,隨即多海因偽造證詞而被要求配合調查。


第20集
  爸爸送的生日禮物,皮鞋不合河流的尺碼。詢問了秀晶載雄的鞋子尺碼,和記憶的尺碼不同,起了疑心,爸爸叫河流去母親的墓地,但河流竟然不知道,最終知道了河流不是載雄的真相,受到了巨大的衝擊,休克倒下。爸爸知道了真相


第21集
  道卿是知道了會長之前殺了人。河流看到會長跟石泰一的視頻。多海給姑姑看了CD 姑姑大概也知道誰殺了她老公。多海對河流說「她要當總統夫人。」


第22集
  成為了夫人後的朱多海開始通過各種法律向白鶴集團試壓。這天白鶴集團忽然受到國稅廳的調查,在家中的白昌鶴被指控而遭到緊急逮捕,於是白道卿與青瓦台聯繫要求與朱多海面談。

  白道卿問朱多海:「到底怎樣才會放過我父親?」

  朱多海答:「只要你真心地道歉。」


第23集
  漂白身份的河流率領特別檢查組以涉嫌違法亂紀等對朱多海的家進行搜查,來到朱多海家中的河流說到「你和這種地方不相稱,回到原來你待過的那個地方去吧。」

  朱多海從保險箱中拿出手槍對準河流,河流的一句「你又想殺死我嗎」使她更加憤怒最終扣下扳機。


第24集(結局)
  朱多海的繼兄朱揚憲為復仇而綁架了被從青瓦台趕出來的多海,在接受了多海的道歉後原本說著「今後別再見面了」而放她走的揚憲,在看到立刻逃跑的多海後無法抑制自己的心情開車撞了過去。看到這一幕的河流衝上前去想要救多海卻被車子撞到。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SBS】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加入書籤:
分享到Plurk
4
★最新文章【韓劇 我人生的甘霖結局/我人生的甘雨】我人生的甘霖分集劇情51~106集
《我人生的甘霖》劇情講述一個女孩的明星父親,因一次通告發生的意外事故,導致嚴重受傷。而就在此時父親過去的妻子和傳說中的緋聞戀人一一出現,與父親的家族發生了一些糾...(詳全文)
【韓劇看見你的愛】看見你的愛分集劇情、看見你的愛結局 (那年冬天起風了)
《看見你的愛》改編日劇《不需要愛情的夏天》 《看見你的愛》劇情講述幼年時期被父母拋棄就連初戀也離他而去,沒有意義活著的清潭洞最高賭徒與父母離婚後突然失去視力的...(詳全文)
【韓劇電視劇帝王】電視劇帝王 分集劇情、電視劇帝王 結局
《電視劇帝王》講述一部電視劇從企劃到最終播出這段時間裡,認為「電視劇是賺錢道具」的電視劇製作公司代表安東尼金(金明民飾)、與認為「電視劇是表達人間之愛」的新人編...(詳全文)
【韓劇想你】朴有天、尹恩惠~想你 分集劇情、想你 結局
韓劇《想你》講述了失去所有關於十五歲初戀的美好記憶並懷著傷痛生活的一對男女之間的愛情故事,講述兩個人捉迷藏一般的愛情的傳統愛情劇。 【人物介紹】   ...(詳全文)
【韓劇愛上王世子】愛上王世子 分集劇情、愛上王世子 結局
《愛上王世子》假定大韓民國是君主立憲制的情況下,圍繞韓國王子和北韓特種部隊教官結婚而展開的浪漫喜劇。 【人物介紹】 The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