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六個孩子》劇情講述六十年代,戰後的韓國一片蕭條,人民都在逆境中掙扎求存。一個生的女孩,因為殖民解放後家道中落,而被迫下嫁一個貧窮的男人,婚後兩人誕下五名子女,誰知丈夫還未見到他們長大成人就突然離世。
二十來歲的少女剎那間成為一家七口的支柱,面對迫人的生活及丈夫的姐姐的勸說,她竟然把小女兒賣給城內一對不能生育的院長夫婦,換來的卻只是一包白米!
懂事的二兒子和三兒子不忍與妹妹手足分離,遂冒險潛入醫院院長的家把妹妹帶回家中;他們此舉亦觸動了內疚的母親,決定要咬緊牙關,守護著這個家的每個孩子!七口子的艱辛溫馨生活亦由此展開。

六個孩子

【分集劇情】
第1集
  韓戰結束,南韓百廢待興,民生凋敝。一九六二年的永登浦工地附近,有一戶姓李的貧家,丈夫剛去世,遺下即將分娩的妻子(李母)和五名兒女,生活困苦不堪,饔飧難繼。長子昌熙、次女淑熙、三子俊熙尚在求學階段,四子斗熙和五女末順仍然年幼,每天只懂與鄰家孩童玩耍,餓了便高喊吃飯,不知家中苦況。  
家窮令人快速成長,昌熙和淑熙已相當懂事,尤其是昌熙,自知是長子,更聲言要背起家長之責,照顧母親和眾弟妹。然而,俊熙卻生性反叛,淑熙屢勸不改,只是他看到母親快要臨盆,痛苦難當之際,才顯出真正孝義之心,流淚為母祝禱。李母產前陣痛不已,急喚斗熙和末順前去找姑母相助,但斗熙竟因貪玩,未有找著;反而昌熙後至,即把姑母請到家中,助其母分娩。李母幾經辛苦,終產下女嬰南熙,但家中又添一人,前路更是堪虞。隔鄰開設糧店的袁大叔,有感李母一家處境坎坷,破例賒贈米糧,暫解其燃眉之急。  
姑母有見及此,便勸李母把新生女嬰,送予膝下無兒的醫院院長,既可獲得米糧,又可減少負擔,是眼前唯一可行之法。但李母不忍骨肉分離,未即答允,而姑母其實心底亦覺此舉對不起亡弟,暗地抱著其遺照慟哭不已。


第2集
  李母雖不願送走女嬰南熙,但日子實在難捱,最後只好含悲忍淚,讓姑母抱走之。眾子女事後得悉,亦同感辛酸難受。其後,醫院院長送來大袋米糧,足夠一家食用,但昌熙有感這是母親用妹妹換來之物,除了不准弟妹碰它,更直斥其母不該如此狠心棄女。姑母見狀,反問昌熙尚有甚麼可法之法?昌熙無言以對,最終亦只好默然同意。  
一家人面對著熱騰騰的熟飯,卻百般滋味在心頭,難以下嚥。李母午夜夢迴,不但感到愧對亡夫,更是心如刀割。俊熙被鄰家童大頭取笑賣妹求糧,心中不忿之極,於是帶同斗熙,偷坐貨車來到鎮上,潛入醫院院長的家,偷偷把南熙帶回來。  
李母得鄰人相助,為人洗衣謀生,深夜回家,乍見南熙已被帶返,不禁又驚又喜,把女嬰親了又親。然而,姑母得知此事,馬上申斥他們要把女嬰送回去。此時昌熙斷然不允,並願意一力承擔後果。而李母亦一字一淚說不會再把南熙送給別人,姑母只感無奈,不再堅持。眾子女打算放棄學業,出外謀生,但遭李母反對,並決定親自登門向院長道歉,請求分期退還已吃的米糧。


第3集
  李母親自登門道歉,反被院長金夫人咧罵一頓然後趕走,但她仍鍥而不捨,一直佇候門外以表誠意,可惜最後亦抵受不了饑寒而暈倒。幸此時金院長回家,將其救醒。李母垂淚述說家境苦況,院長夫婦聽罷大表同情,除答應不再追究外,更為她安排了一份洗衣工作。  
眾子女胼手胝足掙錢幫補家計,而昌熙則瞞著母親,暗地兼職張貼電影海報的工作。俊熙與鄰家麻子叔口角,被對方扣押了書包,堅持要他道歉才肯歸還。麻子之子大頭,願助俊熙拿回書包,條件是要他參與翌日的一場童黨決鬥。  
李母洗濯衣物十分妥貼,得到金夫人稱讚,並給予她一點賞錢,李母不由感激萬分。淑熙一心想繼續唸書,卻被姑母斥責不體會家中苦況,更勸她馬上退學去打工,淑熙跑到靜處偷泣,竟遇上被打得頭破血流回來的俊熙,兩姊弟互訴心事,都希望有天可走出這貧民窟,闖開新世界。李母一家所得,雖然僅堪餬口,只屬暫解燃眉之急,但已是樂在其中…


第4集
  姑母為淑熙覓得一份假髮廠的工作,淑熙不願就此放棄學業,難過得整天飲泣。李母深知其意,為了多掙錢讓兒女繼續上學,只好自製米糕,拿到市場上賣。可是首天生意欠佳,幸賴鄰居相助,才稍稍有所進帳而已。淑熙在校內成績優異,同學銀暻十分欣羨,但淑熙面臨困境,正是有苦自己知。李母為人洗濯的名貴衣物被盜去,全家經濟更陷拮据之中。  
俊熙和斗熙因欠交學費,被老師責罰。俊熙遂聯同大頭,教唆孩童們回家偷鐵器變賣,藉此為姊弟籌措學費。其後,俊熙被人抓獲,雖在混亂中得以脫身,但淑熙知其原委,心中更感難過。  
舊時韓國婦女以長髮為美,李母為了讓淑熙達成求學心願,忍痛將其長髮剪去賣掉。另方面,昌熙兼職張貼電影海報一事,無意中被李母得悉,昌熙大膽提出要輟學打工養家,李母極力反對,並以其父學歷低微,一生難有出頭的事例告誡之。可是,面對日後生計,她亦不知如何是好。淑熙把一切看在眼內,思前想後,終含淚犧牲學業,改到工廠打工…


第5集
  淑熙首天上班,正擬出門之際,銀暻突至,淑熙羞見同學,連忙躲避。原來銀暻為淑熙帶來成績單,並告訴李母她考獲第一,如今輟學實在可惜,淑熙聞言暗自淚下,李母亦感心酸。淑熙在工廠內被管工耍弄,沒有預准午飯的她,幸得同事金永順把一半食物分予之,始免捱餓。  
姑母得知昌熙快要考試,便送來糯米及雞蛋,以增強其體質。她叮囑李母勿讓其他孩子知道,但李母看見斗熙和末順饞嘴之狀,心下不忍,遂煮了一個給他們先吃。老師登門拜訪,李母始知俊熙一直逃學。俊熙得悉,不敢回家,但李母找到他後,並沒當面斥責,且又把雞蛋煮給他吃,更吩咐他要保重身體,這令俊熙更感愧疚。  
昌熙和恩實路上相逢,彼此暢談將來。昌熙希望有天能成為實業家,決定要考上商科。淑熙工作至入夜才能下班,滿肚冤屈,回家乍見弟妹把她視同珍寶的英文書撕碎,即發怒摑打鬥熙,李母制止之,淑熙賭氣,越想越偏激,翌日又匆匆出門,連午飯也沒帶。李母拿著弁當到工廠給她,淑熙見午飯內竟煮了雞蛋,明白母親並無偏愛任何一個兒女,心中感動不已…


第6集
  昌熙應考當日,李母十分緊張,就連鄰家的袁大叔等,也不斷為昌熙打氣。然而,昌熙其實並不在意是否能考上,只是一心想著日後如何負起家庭重擔。李母缺錢買炭糴糧,把洗濯好的衣物交到金家,本希望可馬上收錢,但金夫人忽有要事離家,托她代為看門;李母不好意思推卻,只好獨留在金家直至夜深。
姑母久候不見李母回來,眾兒女又餓著肚子,只好找袁大叔賒米,不料竟被麻子夫婦取笑,姑母遂與麻子妻扭打起來,狼狽不堪。時近午夜,李母終等到院長夫婦回來,但金夫人卻未能立即支付洗濯費,李母大感失望離去。當時漢城實行宵禁,院長堅持要駕車送李母回家,此事不單令金夫人不悅,後來俊熙看見,也頗感不滿。  
姑母大罵李母沒盡責看顧兒女,俊熙看不過眼,彼此爭執起來。姑母憤而離開,但李母想到已屆宵禁,連忙把她找回留宿。淑熙首度獲發薪金,把大部分交予母親,只留下極少自用。斗熙嚷著要買收音機,淑熙無法遂其願,只好帶眾弟妹外出,共吃一碗炸醬麵。雖然大家仍吵鬧不已,但畢竟充滿了溫馨…


第7集
  昌熙到朋友家暫住,擬再考漢城外的商科高中。俊熙撿來一部破爛收音機送予斗熙,以遂其心願;斗熙整天捧著它弄來拆去,自得其樂。  
放榜當日,李母雖心繫昌熙成績,但念及家計,還是趕去賣米糕掙錢更為重要。豈料天寒路滑,李母不慎摔倒傷腳。俊熙為了讓家人早知大哥成績,一待淑熙下班,即拉著她遠赴城外,潛入商校看榜。二人得悉昌熙終於考上,高興不迭,卻險些被看更抓個正著。  
李母聽得昌熙考上商校,馬上欣喜得忘了腳痛,斗熙更拿著破爛收音機扮演廣播,又唱又跳,逗得一家人笑不攏嘴。袁大叔送予昌熙一副算盤,以作獎勵,又幫他辦理「赤貧戶」手續,此後只需為政府做些體力勞動,每月便可得救濟品。昌熙依時前去開工,竟路遇恩實,心中不免有點自卑。  
麻子欲把李家一半地方分租出去,這天帶來租客前來察看,卻反被俊熙等人用計趕走。李母拐著腳送衣物到金家,院長見其腳傷,主動為其醫治,此事令夫人誤會更深,其後更嚴詞指斥她有意勾引其丈夫。李母委屈之極,但不欲失去工作,為了兒女的生計,只好含淚默然忍受一切。


第8集
  李母洗好衣物,著俊熙送去金家,但俊熙卻轉交斗熙代勞,自行帶備擦鞋箱,瞞著母親出外掙錢。末順從未乘過公車,央著要跟斗熙同去,斗熙拿她沒法,只好應允。可是二人回程時,卻因嘴饞之過,把車費買了零食,不得不徒步回家。  
昌熙參與政府的勞動服務,獲得大袋麵粉回家,李母知其辛勞,便囑他出外散心。昌熙遂往找恩實,請她吃了一頓餃子,不料竟在店中遇上姑母,遭其斥罵不守父喪。俊熙在街頭為人擦鞋,搶了其他擦鞋童的生意,慘被痛毆一頓。其後他臉帶瘀傷,恐被母責,不敢逕自歸家,只好蹓躂至淑熙的工廠外,等她下班後始敢一起回來。  
這時,李母才從俊熙口中,得知斗熙和末順是去了金家未返。李母急得團團轉,到處找尋二人下落,眾鄰人也大為緊張。斗熙和末順迷了路,不辨方向,險些落入壞人手上,幸而得到一名小乞丐相助,翌日終能歸家。李母為了答謝小乞丐,欲贈予衣食,但小乞丐已悄然離去。斗熙連忙趕去尋他,不料小乞丐竟因吃下不潔之物猝死,斗熙傷心之極,從此更明瞭人間苦況…


第9集
  冬盡春來,鼠患漸滋,李母亦無計可施,只好叫兒女們多扮貓叫,以嚇走老鼠。麻子又帶了新租客來看房子,此人名金鐘哲,是個大學生,有學識且待人和藹,處事又條理分明,令眾人耳目一新。俊熙不喜有外人「入侵」,欲重施故技,以死鼠嚇走之,但鍾哲無懼。眾人要適應與外人同住的日子,無論如廁和基本生活,都出現了變化,大家一時間尚未習慣新一套的方式。而李母與眾兒女從此擠困於一室之中,連睡覺也不便,極不舒服。  
鍾哲找人修好了斗熙的破爛收音機,令斗熙十分高興,對鍾哲亦更感親切。學校要俊熙等人回家捕鼠,並交出鼠尾作點算。眾街童都無法完成任務,反而俊熙得鍾哲之助,終於順利交差。  
淑熙怕別人知道她在工廠打工,叮囑弟妹萬勿說出,但斗熙卻在無意間說了出來,令淑熙羞赧之極。鍾哲遂安慰之,說他亦有妹在工廠工作,若非得她全力相助,自己亦無法上大學。淑熙覺得鍾哲大有見地,不覺頓生好感,小小情芽在心中逐漸滋長…


第10集
  住所過於擠狹,昌熙擬再到朋友家暫住。俊熙提議改建貯物房,但李母說一切非財不行。淑熙把母親所制米糕帶回工廠試賣,然而女組長卻不斷針對她,並出言羞辱戲弄。淑熙為了多掙點錢,極力忍受諸般委屈,也堅持至售罄為止。回家後,她望著昔日校服,不禁暗自垂淚。  
末順經常被獨留在家,悶極無聊竟然玩火,幸鍾哲及時發現制止,始無大礙。此時,外婆知李母生活艱苦,欲把末順接過來暫住,以減輕其家中負擔。李母思前想後,只好無奈接受外婆好意。  
昌熙到糖廠兼職,帶回大袋砂糖。末順久未吃糖,不料一下子吃得太多,晚上尿床,更添家人的麻煩。李母攜末順乘火車往外婆家,眾兄姊雖萬分不捨,但家貧至此,亦無法可施。末順不願離開母親身邊,李母只好不斷哄她,直待她睡去,才悄然而別。可是,末順驟地醒來,不見母親便嚎啕大哭,外婆也制止她不住。李母行至半路,乍聽得末順哭聲,更是心傷腸斷,但仍不得不忍痛踏上歸路…


第11集
  末順寄居外婆家,每天拿著母親所送的布娃娃和兄姊們送的小禮物,盼了又盼,問了又問,希望得知母親何時接她回去。外婆只好不斷安慰,晚上又講故事哄她,才能令她安然睡去。  
俊熙無心向學,成績極差,一家人都擔心他無法升上中學。昌熙嚴責其不思上進,俊熙一怒離家。此時,鍾哲到處張貼補習廣告,欲賺點收入。李母雖然亦想鍾哲為俊熙補習,可是卻交不出費用,只能以煮飯洗衣作酬,淑熙惟恐尊嚴受損,始終大力反對。  
俊熙到附近的風月場所撿拾空瓶,並替那些女招待作跑腿,掙得不少小費。這天他又糾合了大頭等童黨,前去找當日曾欺負他的擦鞋童報復。結果,他們反被人抓到警署去,要李母和淑熙等艱苦籌得金錢,才能把他保釋出來。眾街坊埋怨李母教子無方,李母看見俊熙頑劣至此,心中更痛。鍾哲見狀,即願意為俊熙和大頭等補習。李母一邊工作,一邊聽著俊熙背誦的聲音,心中無比安慰。


第12集
  昌熙正式成為高中生,並找得一份兼職,在每天上學前派送報紙。斗熙乳齒即將脫落,整天呼痛,家人設法為他拔牙不果,最後還是鍾哲用計,才替他拔掉。俊熙解決了齒患,歡天喜地,但李母卻因產後失調,此時牙齒亦出現問題,疼痛不已。然而,李母一直忍著痛楚,為眾兒女埋頭苦幹,並無哼聲半句。  
麻子從欠債者家中取走了一部電視,馬上成為街坊鄰舍的焦點,尤其引起了一眾孩童的好奇心。斗熙亦渴望擁有一部,俊熙竟說有辦法可做到。原來當時南北韓對峙正烈,若能抓到敵方間諜,即可獲政府重賞。俊熙發動童黨們四出抓間諜,可是擾攘了好一陣子,連影兒也沒有。  
淑熙暗自傾慕鍾哲,經常表現得既羞赧、又蹩扭。鍾哲喜讀文學,淑熙偶然發現他所讀的書,竟然也是自己所喜的詩集,更感高興不迭。李母用報紙糊制紙袋,藉此多掙點收入,淑熙留意到舊報紙上有文學專欄,常常邊糊邊看,但看時並不連貫,十分沒趣。李母見狀,猜知其心意,夜裡因牙痛睡不著,索性起來工作,並且逐張撿出了淑熙喜讀的部分,留給她看。  
李母終於忍痛自行拔牙,雖然痛極,仍夙夜不懈工作,這正是她為兒女不惜犧牲的一種母愛表現…


第13集
  昌熙每天上學前兼職派送報紙,剩餘的都贈予袁大叔和麻子等鄰家。可是麻子卻嗤言不再看報,因家中已有電視,天下事皆知。袁大叔馬上反駁他此舉必致耗電量大增,得不償失。麻子大驚,連忙歸家,責令妻兒不准多看。  
斗熙的學校即將檢查學生的內褲是否合乎衛生,但斗熙平日根本沒穿,登時大感為難。李母和淑熙遂以舊麵粉袋,為他裁製了一條,雖然不大合身,且商標名稱還留在布上,總算略勝於無。  
姑母提議李母到孵化場買些小雞,拿到農村出售圖利。李母馬上便想到自己的家鄉,順道前去外婆家看望末順。斗熙央著要跟李母同去,李母不允,但斗熙得俊熙之助,潛登火車,不料卻被乘務員抓著,幸賴李母求情,才准予放行。  
末順思念母親和家人,每天坐在田地上呆望,終染風寒。時李母與斗熙偕至,末順乍見,喜極而泣。李母親手喂末順服藥,末順忽問起,何解一眾兄姊妹皆以「熙」字為名,而自己卻叫「末順」?會否不是李母所生,所以便忍心把她「棄」於外婆家?李母心如刀割,遂決定把她帶回身邊。而外婆亦恐末順病情有變,只好同意。  
李母向農民售賣小雞,所得現鈔甚少,反而是農產品居多。她把物資都搬運回去,足可令家境暫時解困…


第14集
  末順回家後,感冒一直未癒,耳朵更受細菌感染,聽覺漸失,一家人擔心不已。其後,末順經醫生檢查,必須盡快動手術,可是費用不菲,李母頓感彷徨。昌熙擬找金院長幫忙,但李母不欲再惹金夫人誤會,堅決不允。  
麻子妻介紹李母到友人的啤酒店當雜工,當時這種場所往往被人視為不正經的地方,李母最初不願去,但眼見末順病情日甚一日,只好無奈應允。俊熙從大頭口中,得悉母親在啤酒店工作,馬上前去窺探,不料卻看見母親被酒客騷擾,心中氣極,當場大鬧了一番,更把李母強行拉走。  
昌熙等人都怪母親到這種場所工作,但李母表示為了籌得手術費,這樣做亦是無可奈何。昌熙決向金院長求助,金院長親自前來找李母,願意代支手術費。然而,金夫人得知此事後,即向李母大興問罪,甚至指責她有意勾搭其夫。李母滿腔冤屈,這時街坊又傳來許多閒言閒語,連姑母亦責怪她不守婦道,令她倍感難受,最後只能獨個兒向亡夫哭訴。  
末順在手術後逐漸恢復聽覺,李母雖然受盡委屈,但看見女兒無恙,仍綻放出苦澀的笑容。


第15集
  李母擬再到農村轉售小雞,臨行前叮囑斗熙和末順要好好照顧自己。末順看見斗熙上學,央著要跟他同去,斗熙沒法,只好帶她返校;但末順仍不能走進課室,於是便踏著石頭踮起腳在窗外窺看,不料竟踤倒大哭。老師遂准許她進來一起聽課,可是她不久又尿了褲子,令斗熙也感到狼狽不堪。  
淑熙對鍾哲的暗戀愈深,日常飲食都由她親手料理,而且總挑最好的留給鍾哲。這天郵差送來一封信,意外地落入俊熙和大頭等人手上,他們拆閱後才得悉鍾哲已有女友靜美。但俊熙故意把信件扣起,不讓鍾哲知道其女友已取消約會,結果鍾哲如期赴約,空等了幾個小時,而眾孩童卻樂得一天假期,不用上補習課。  
靜美突然前來探望鍾哲,雙方表現親暱,惹來眾孩童偷看嗤笑。淑熙獲發薪金,下班後推掉廠友邀約,滿心歡喜買了些當時頗為昂貴的雞蛋,打算趕回來煮一頓豐富的飯菜給鍾哲;不料她甫進門便看見靜美和鍾哲言談甚歡,且更為鍾哲洗濯襪子,關係匪淺。淑熙不禁傷心失神,淚下如雨。俊熙見狀,連忙出言安慰,最後又默然陪她沿著鐵路漫步散心,表現了深厚的手足之情。淑熙初戀無疾而終,徹夜飲泣,猶如在人生中譜寫了一抹哀愁的詩篇…


第16集
  么女南熙誕生將滿百日,按照韓國風俗,須制備米糕,分予百人吃過,才可保佑嬰孩快高長大。然而,當時米價騰貴,購買一斗亦非易事,李母舉家為此憂心不已。  
袁大叔老家在北韓,這些「新移民」每年都有個聚會,就是集體用汽球載送花種飄回北方故鄉,藉以傳遞統一的心願。袁大叔邀約姑母參加這年的聚會,姑母登時受寵若驚,當天忙不迭打扮得花枝招展,又向李母商借唇膏使用,行藏頗為古怪,李母奇而問之,總是支吾以對。而袁大叔此日亦穿上畢挺西裝,並破例關門不營業,神秘兮兮離家,此舉引起麻子夫婦注意,遂暗尾隨之,終窺見他與姑母約晤同行,不禁竊笑起來。  
為了買米,李母一家人各自想方設法籌錢---或向人預支薪酬,或勤力糊制紙袋,而俊熙則在無意中看見扒手作案,英勇攔截,得到事主的賞金。  
袁大叔和姑母初度約會,雙方皆表現得拘謹害羞。夜裡各自歸家後,袁大叔已是倦極,但李母一家人卻不約而同地,先後登門向他買米,令他整夜也睡不安穩。李母一家終於買足了一斗米,翌日即製成米糕,分贈予鄰家和友人享用。而淑熙把米糕帶回工廠去,就連一向針對她的女組長也出奇地顯得和顏悅色,原來把高興的事和別人分享,才是人生的最大快樂…


第17集
  李母這天如常到市街賣米糕,不料遇上小販糾察隊突然掃蕩,所有生財工具或遭充公,或被砸破,血本無歸,一時欲哭無淚,心傷頭痛不已。  
俊熙和斗熙的學校要交雜費,末順又嚷著要買零食,在在需財,難以應付,令李母更感心煩。昌熙見狀,遂往求金院長相助,冀覓得一份補習教職,幫輕家計。但李母不欲再與金院長有任何轇轕,只想盡快還清債務了事,以免惹起金夫人誤會,因此她便以種種理由,勸昌熙打消此念。昌熙一時無言以對,只好暫且作罷。  
淑熙下班回家,乍見靜美挽著行李來找鍾哲。原來靜美因反抗父母而離家出走,希望鍾哲能收留她。鍾哲自忖事業未成,無法給予靜美甚麼,只好勸她暫且忍耐,待翌晨再送其回去。淑熙一直偷聽二人的密語,心懷妒意,遂暗中把鍾哲一隻鞋子收起,令他出門時狼狽不堪。  
當時韓國採取保護政策,嚴打外國水貨,李母看見舶來化妝品受歡迎,遂向鄰近的女招待收購,藉此轉售圖點微利。誰知警察突然闖入,把一干人等全部拘捕。李母交不出保釋金,終被關在牢中。兒女們徹夜不見母返,心焦如焚。昌熙只好硬著頭皮,再登門找金院長求助。  
金院長把李母保釋出來,李母羞慚之極。金院長欲認昌熙為誼子,李母出於自尊,竟一口拒絕之。昌熙如期到別人家當補習教師,臨別前李母傷慟不已,想到自己因家貧而無法守住最後一點原則,不禁淒然淚下…


第18集
  李母自從無法再到市街售賣米糕,只好仍靠洗衣維生。當時韓國經常有人因生活困逼,吞下洗衣皂自殺,成為社會上的熱門話題。就連俊熙購買洗衣皂時,亦被麻子妻千叮萬囑要小心收藏,勿讓孩童誤吃。
袁叔的妻兒老幼皆留在北韓,他不知道國家短期內會否統一,因此不敢貿然在南方再娶,而他與姑母之間亦無任何進展,只是不斷采拖字訣,令姑母漸感不滿。六十年代的韓國,社會相當保守,寡婦的一言一行,尤其惹人注意。李母自從得到金院長多次關照,鄰人即對她議論紛紛,令她滿腔鬱結無處訴,不料姑母亦不予諒解,竟罵她令家族蒙羞。李母受了刺激,再加上金夫人又前來找她,說了許多冷言冷語,令她心中倍感壓力,一時看不開,忽萌輕生之念,欲吞下洗衣皂自殺。幸而此時,南熙的一聲啼哭,把她喚醒了過來,終於臨崖勒馬。  
外婆突然到訪,李母夜裡忍不住向她盡吐心聲,並抱頭大哭了一場,這才稍稍解開其心結。外婆勸李母必須為兒女設想,萬般忍耐,他日必定總有艷陽天。李母得到外婆的鼓勵,決定要堅決繼續生活下去。


第19集
  外婆臨走前,留下一則「產子秘方」予李母,雖屬迷信,但李母欲轉贈金院長夫婦,以報答其恩惠。李母本擬致電聯絡院長,可是拿起話筒又覺難以啟齒,只好透過昌熙,將「秘方」轉予夫人,並約其會面。原來,李母想送還夫人當日所贈的金錢,但夫人拒而不受,必須要李母收下才安心,條件就是希望她以後勿再見院長。李母左思右想,找姑母商量後,欲以這筆錢開設小店,冀安定日後生計。  
鍾哲久不見靜美,十分想念她,可是用盡種種方法也跟她聯絡不上,遂以為她已被家人送到美國。在六十年代,韓國人把美國視作天堂,鍾哲自忖沒本事能再和靜美相見,傷心失意,日益憔悴。其實,靜美是被父母關了起來,期間只能透過他人幫助,將多封信件寄出;可是,這些信件都落入俊熙手中,而俊熙為了幫淑熙對付「情敵」,竟將信件扣起,陰差陽錯之下,鍾哲始終收不到靜美的信,不禁萬念俱灰,最後決定當兵去。  
靜美從家中逃出找鍾哲,可惜已是太遲。淑熙得悉俊熙好心做了壞事,不禁萬分歉疚,與靜美徹夜談心事,大家都感到非常絕望。翌晨,二女乍聞鍾哲將乘開往前線的火車,連忙一起奔往車站阻截,然而火車已經開出,鍾哲與靜美最終亦緣慳一面。靜美傷心不已,其實淑熙也難過之極,因為她暗戀的對象,此後即永別無期…


第20集
  李母擬把屋外的地方改裝為店舖,購買木材回來時,卻被麻子夫婦看見,不免忖測她錢從何來,又說了許多閒言閒語。昌熙偶然聽到,頓感憤怒,即向母親提出要盡快搬家,但李母堅持謠言止於智者,若在此時突然遷走,豈不是更落人口實,百詞莫辯?所以她寧可打消開店的念頭,改為在屋內增設房間,賺點租金算了。  
淑熙路遇銀暻,被邀請到其家中小聚。銀暻告訴淑熙尚有求學機會,就是以半工讀形式上夜校。淑熙聞言,不禁大喜。時銀暻之姊恩實匆匆出外,原來是約會了昌熙,淑熙乍見,這才得悉二人仍私下有交往,且感情匪淺。  
俊熙自從被那扒手纏上,一直不敢回校上課。這天他來到野外蹓躂,無意中認識了教授跆拳道的金師父。扒手依然不放過俊熙,還想向他施以辣手,幸而金師父及時趕至,將其重創了一番。事後,李母苦口婆心勸說扒手改過,卻不慎被其逃脫。金師父覺得俊熙是可造之材,遂請准李母收他為徒。雨季又至,屋頂不斷漏水,眾人忙著收拾,而李母為了一眾兒女,再度捧起糕點,奔波外出售賣…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加入書籤:
分享到Plurk
5
★最新文章【韓劇 沒關係,是愛情啊】沒關係,是愛情啊劇情~第13集文字預告
第13集文字預告 海秀從東民和英真那裡不僅聽說了載烈的病,甚至得知江宇並非真實存在的人。 吃驚的海秀心裡很擔心,突然去找載烈,載烈雖然說忙著寫文章,但還是愉...(詳全文)
【韓劇 黃金彩虹結局】黃金彩虹分集劇情、黃金彩虹結局
《黃金彩虹》丁一宇在劇中將飾演小時候由於父親再婚而遭到其家人冷遇,最終成為檢察官的徐道英,金宥真飾演7兄妹的大姐百元,與丁一宇擦出愛情火花。 【人物介紹】...(詳全文)
【韓劇 六個孩子】六個孩子 結局、 六個孩子 分集劇情 21~49集
《六個孩子》劇情講述六十年代,戰後的韓國一片蕭條,人民都在逆境中掙扎求存。一個生的女孩,因為殖民解放後家道中落,而被迫下嫁一個貧窮的男人,婚後兩人誕下五名子女,...(詳全文)

留言內容

  gao 2014-04-30 01:56:44 118.160.71.*
好辛苦,感謝分享
版主回應:
^^  
 
上一頁  [1]   下一頁  1-1筆 共 1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