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王牌大明星》劇情講述因父親去世而被捲入命運漩渦的媽媽和小女兒李純信尋找幸福以及在尋找幸福的過程中李純信遇見自己的愛情的故事。

最佳李順心
 

【人物介紹】
 

最佳李順心

最佳李順心

最佳李順心

最佳李順心

最佳李順心

最佳李順心

最佳李順心
【分集劇情】
 
第1集
同優秀的姐姐們不同,小女兒李純信每天都在參加各種招聘考試並且總是落榜。本以為在酒店裡找一份了不錯的兼職工作,卻不小心在演員宋美齡在拍攝畫報的現場因為一個男人闖了禍。

因為同純信的相遇,讓演藝經紀公司老闆俊浩在同原來戀人妍兒的會面中丟了人,所以一氣之下俊浩解雇了純信。回家的路上李純信被星探發現,但受了委屈回到家的她還是跟家人大發雷霆。


第2集
純信和靜愛與經紀公司俊浩見面並簽署了合約,聽說會得到簽約金的兩人吃了一頓豪華的晚餐,雖然家人並不相信也還是祝賀了她們。

俊浩為了合約再次約見了妍兒,妍兒則說表示自己要開立公司並會帶走宋美齡。而純信在聽說籤約金其實是借款之後才知道這個經紀公司的老闆其實是個騙子。


第3集
因為俊浩的出現沒能追上騙子的純信,為了還錢背著家人到英勳的咖啡店裡工作。妍兒為了向俊浩證實自己作為製作人,具有培養藝人的能力,開始教授純信。

覺得無可理喻的俊浩警告妍兒,卻遭到無視,被東赫強迫去相親的俊浩,想利用純信脫身卻還是丟了大人。被美齡趕走的他一怒之下還向記者們透露了美齡的過去,美齡轉述給了妍兒。


第4集
純信在酒店忙碌時吃驚的見到爸爸,而父親怕純信見到宋美齡故意把她拉到一旁。美齡氣憤的去找申俊浩質問他緋聞的事情,純信在工作中發現有人總是偷拍她。

宋美齡約見純信的爸爸,質問其是否透露緋聞,昌勳不予理睬,宋美齡死纏爛打就在即將被車撞上的時候被昌勳捨命救下。


第5集
李純信百感交集流下了眼淚,以為爸爸是為了來見自己才遭遇車禍的,而且還有人說爸爸因為自己之前受騙一事很是辛勞才出的事故,這使純信信更加自責。葬禮結束後回到打工的店舖時碰到了有話要對自己說的申俊浩,「我叫申俊浩,你想沒想過當演員?」


第6集
侑信把純信的東西扔了出去,並叫純信出去。美齡在路上看見了警方的公告,整個人很慌張,到了片場又看見了有人在吵架,突然妍兒帶著紫菜包飯來找美齡。美齡問妍兒你想當我的女兒嗎?我一輩子就想要有個女兒,妍兒開心地抱著美齡,並說終於達成了自己的戰略。

俊浩拿了合約給純信,聽完俊浩的話,純信回憶了之前騙子星探跟她說的話,跟俊浩說的一模一樣,純信說:就不能有點創意嗎?還說俊浩是騙子。

晚上睡覺的時候,靜愛回顧和丈夫的點滴。早上慧信給純信爸爸給她定的蛋糕,純信打開邊看卡片,看著看著就流眼淚了。


第7集
純信聽說媽媽為了幫自己還債在做清潔工偷偷跑去看,回到家發現媽媽在為受傷的腳腕貼膏藥還謊稱乘公交車時摔倒造成的。很心痛的純信找到申俊浩「我要成為演員,我要簽約」。

申俊浩指示秘書找來正在打工的純信,不明緣由的純信立刻被造型師和化妝師團團圍住,完成華麗變的她在發佈會上見到了申俊浩也知道了他是娛樂公司俊浩一事,卻因對他的行動心生不快而離席。


第8集
俊浩詢問純信改變想法要簽約的原因,純信問起簽約金,俊浩知道純信是為了錢簽約的,俊浩表示會給她一千兩百萬六個月的合約,並且給純信講述了合約內容,純信要邊在餐廳幹活邊做練習,而且不能住練習生宿舍,純信說會努力練習的,俊浩很生氣也沒有辦法。侑信拿出自己的存折給媽媽叫她還純信的債。

侑信總是想起來和燦雨的一夜,問同事們這樣的關係還能不能保持朋友,同事們都說不可能。侑信睡不著覺,想起燦雨給自己打電話沒接,就打過去要見面,燦雨表示希望兩人正式交往,侑信卻說只是失誤,自己對他沒有感覺,不需要他負責。


第9集
侑信坐電梯突然想起來那天跟燦雨去酒店的真相,原來兩人根本沒睡在一起,侑信給燦雨打電話沒人接聽,侑信到醫院找燦雨,問他竟然什麼都沒發生為什麼不說,燦雨沒理他有患者走開了。

慧信跟燦雨說以為他會跟侑信在一起,燦雨說那不是我一個人想了算的。

侑信約燦雨在振旭的麵包店見面,侑信讓燦雨理解自己的失禮,燦雨說不用道歉就離開了,振旭聽了他們的談話很氣憤,侑信追上燦雨問他為什麼不能原諒自己,燦雨說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才生氣的。純信根據俊浩給的地址找到了美齡家,純信見到美齡很驚訝。


第10集
純信按照申俊浩給的地址到了美齡家看到了美齡和怡真,怡真很生氣要和純信一起學習演技,怡真穿的很美,美齡卻讓怡真去打掃衛生,美齡詢問純信為什麼簽約要做演員,純信說是因為媽媽太辛苦掙錢的緣故。慧信告訴侑信自己因為老公有外遇而離婚了,讓侑信先不要告訴媽媽。美齡告訴純信自己的人生是由自己改變的。


第11集
純信因為美齡的話有了勇氣,有了努力試試演技的心。

侑信跟燦雨打聽相親對象如何,燦雨覺得很不開心,希望侑信以後不要關心他這些,說你既然不喜歡我以後不要管我的事。純信看到侑信和燦雨在說話,心情很不好,被來家門口的俊浩看到。

燦雨爸在美齡家門口看到了純信和美齡在一起的樣子。知道了純信要成為演員這件事的慧信和侑信到公司去找申俊浩。靜愛發現了京淑以前演話劇的事。


第12集
發現京淑真實身份的靜愛感到十分混亂,埋怨死去的昌勳。怡真因美齡的批評氣憤地找純信麻煩,兩人扭打,被俊浩看見,純信被俊浩帶走。美齡在給純信上課的過程中對她產生了好感。
俊浩給純信擦藥的時候,感覺心跳加速,尷尬的叫純信自己擦,純信很高興俊浩能站在自己一邊。靜愛喝醉酒回家,在家裡耍酒瘋,想著以前的種種,抱著純信哭泣。

侑信下班回家碰到燦雨,叫燦雨不要跟白天在醫院見到的相親女交往,一看就不適合他,燦雨說不瞭解人就不要亂說,侑信很生氣燦雨替別人說話,燦雨看出侑信是因為嫉妒,激動的親吻了侑信,侑信沒有推開,反倒回應著燦雨。

靜愛離開墓地時突然想起在墓地見過美齡,跟燦雨爸說老公和美齡肯定一直見面,要去找美齡。純信按照自己的想法表演,卻跟以前的美齡產生了相同的想法,美齡看了很欣慰準備跟純信喝一杯,美齡家門鈴響起,純信去開門看到媽媽在門口,驚訝的說不出話。


第13集
媽媽被美齡的助理趕走了,純信追出去發現媽媽不知道她在美齡那裡學習演技。俊浩發現純信因為媽媽的問題心情不好,於是讓秘書準備禮物去了純信家,被奶奶查了戶口的俊浩,說不是要和純信結婚,拜託媽媽讓純信學演技,結果被奶奶打出去了。

美齡覺得俊浩這麼擔心純信是不是喜歡純信,俊浩極力否認,這時明朗的純信往回走,美齡告訴俊浩自己會好好培養純信的。


第14集
俊浩開車送純信和美齡回家,靜愛在家門口看到俊浩送純信,還看到美齡對純信特別親切,特別生氣,純信以為媽媽是因為自己演戲才生氣的,跟媽媽請求讓自己試試,靜愛卻聽到純信說跟宋美齡學習演技生氣的打了純信巴掌,靜愛收拾純信的行李把純信攆出家門,說跟她斷絕母女關係,家人們都很不理解靜愛的做法,覺得靜愛太誇張了。

燦雨帶著午飯到侑信公司找她一起吃飯,侑信跟同事說是朋友,同事們卻不相信,誇燦雨很帥,兩人坐在公園一起吃飯,燦雨對侑信很深情,侑信老是迴避,燦雨也沒有在意,一直說朋友也可以一起吃飯看電影的啊,侑信無話可說,燦雨告訴侑信自己看到純信的公司代表了,他是院長的兒子,但是有點沒禮貌,侑信說那樣的背景實力沒有禮貌也是可以的,燦雨很生氣。

美齡的經紀人接到警局電話,說有目擊者看到昌勳車禍現場,同時靜愛也接到了警局的電話。但只是虛驚一場,目擊者不是真的。靜愛沒有任何失望感的表情讓慧信感到很傷心,覺得媽媽最近很奇怪。美齡經紀人在警局看到靜愛,想起她是那天在美齡家門口的女人,叫人幫忙查下昌勳的家人。

純信練習劇本非常進入角色,美齡覺得她演的太過,是不是家裡有什麼事?純信跟她說了媽媽反對自己演戲還把自己攆出家門的事,美齡決定親自見一見純信媽。美齡給靜愛打電話約見面,靜愛去赴約。


第15集
美齡向靜愛誇讚純信,希望靜愛能支持她演戲,靜愛去咖啡店找純信了,把女兒拉出了咖啡館,純信希望媽媽能支持,媽媽生氣地離開。

秀晶暗地到醫院裝作看病打聽燦雨的家世和戀愛情況,燦雨說自己有女朋友,秀晶感覺很可惜。燦雨到侑信公司接她下班一起看電影,兩人看了只有戀人一起看的電影,侑信感覺氣氛很曖昧有點生氣,警告燦雨以後不要帶自己做這樣的事,燦雨說我也想交往,但是被你拒絕,我只能以做朋友為由找你,如果你覺得跟我交往有負擔我們可以偷偷見面。

慧信收拾純信的行李讓侑信給她送去,侑信見到純信問她是不是還喜歡燦雨,純信看出來燦雨要跟侑信交往,故意告訴她自己已經不喜歡燦雨了,很高興姐姐能跟燦雨交往,這段話被俊浩聽到了。

純信在俊浩面前練習台詞,突然間找到了分手的感覺,練習的很入戲。純信在美齡面前練習,美齡表揚她進步很大,美齡送給純信試鏡要穿的衣服,美齡經紀人看到美齡對純信這麼好,告訴美齡純信是昌勳的女兒。俊浩帶著準備好的純信去試鏡,但是仁成去領號碼卻被告知名單上根本沒有純信的名字。


第16集
俊浩以為是工作人員搞錯了,找導演講理,導演告訴俊浩是美齡打電話來叫他去掉純信的名字的。俊浩來到美齡家,為美齡到底是為什麼對純信這樣,美齡說因為叫了她好久都覺得不行,決定放棄了,俊浩覺得很氣憤,說這樣子很傷害純信,美齡指責俊浩跟自己沒什麼兩樣。

申院長告訴美齡不要糾結於昌勳的事,忘記過去才是對的,不要被過去牽絆住腳步,並提議美齡和自己合作化妝品事業。美齡經紀人建議美齡搬家,美齡卻理直氣壯的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不用搬家,純信依然給美齡打電話,美齡讓俊浩告訴純信不要再給自己打電話了。俊浩告訴純信要給她換演技老師,美齡最近很忙,純信卻很不捨。

侑信約燦雨見面,約定三個條件才肯交往,不能讓家人知道兩人交往,尊重對方的事情,不拘束對方,燦雨全部都同意了,兩人進行了第一次約會。燦雨紅光滿面的回到家,媽媽追問他上次相親的人想要繼續交往,燦雨說不喜歡,近期想要以事業為主。


第17集
俊浩說以後叫純信相信自己跟著自己走,沒有美齡也能成功。美齡勸妍兒取消和俊浩的打賭,放下自尊心就好了,不然會失去俊浩的。

靜愛到公司找俊浩,說自己會等待一個月,如果純信在一個月內出道成功就不取消合約,俊浩著急的為純信找著能馬上出演的行程。

侑信和燦雨的第一次約會非常浪漫有趣的進行著,走回家的路上,侑信因為走多了腳磨壞了,兩人拉手走還撞見燦雨的妹妹燦美,兩人謊稱是正好遇見,緊張的分開回家。

俊浩決定把自己公司人氣組合MV的女主角換掉,讓純信出演,仁成正抱怨著,被美齡聽到,美齡聯繫原來女主角公司的韓社長要對俊浩公司進行起訴。這時俊浩接到妍兒電話約他見面,妍兒說想要取消和俊浩的打賭。

第18集
俊浩覺得妍兒這時候提出取消打賭是有什麼目的,懷疑是妍兒鼓動韓社長跟俊浩打官司要違約金的。妍兒說自己不會那麼無聊,俊浩警告妍兒以後不許碰純信。

侑信正跟燦雨在吃午飯,兩人因為怕同事看到跑到很遠吃飯,都沒見多久就要分開,燦雨感到很可惜,準備買車,但是卻跟家人說為了媽媽需要自己也需要。

侑信在公司受到委屈很鬱悶,下班看到燦雨開車接她,兩人兜著風,侑信心情變得大好,這時卻聽到車裡有手機響,原來是怡真落到車上的手機,侑信接起來,怡真撒嬌的說話,侑信沒好氣的對怡真說話,侑信跟燦雨撒氣,燦雨卻很高興侑信因為嫉妒而生氣。


第19集
美齡讓妍兒主動約俊浩,積極點追回俊浩。俊浩因為知道了妍兒的心意覺得很開心,問英勛自己重新和妍兒在一起好不好,英勛勸他說兩人怎麼可能回到從前,還警告他不要因為利用純信而傷害她。

妍兒約俊浩見面,想要復合,俊浩卻一直在餐廳找純信的身影。妍兒告訴美齡開始準備和俊浩復合了,美齡決定邀請俊浩來家裡吃飯,以撮合他們。

燦雨去接會餐中喝醉的侑信,侑信感到很堂皇,侑信告訴燦雨姐姐離婚的事,說自己肯定不會結婚的,燦雨跟侑信理論的很生氣,到了家附近,侑信想要勸生氣的燦雨,兩人剛要接吻,侑信看到燦雨媽走過來,兩人慌忙逃走,燦雨媽看到燦雨的車,但是不確定。

純信拍攝當日在美容室遇到美齡,美齡告訴純信,其實俊浩照顧她是因為跟妍兒打賭在利用她。


第20集
美齡把事情說的很嚴重,說妍兒和俊浩會重新交往,還好心的告訴純信不要到時候自己出醜,最好自己先做好準備離開。純信拍攝MV的時候想起美齡說的話,委屈的流出眼淚,俊浩以為她是緊張,讓她自信一些。

侑信請三姐妹喝酒,三人到燦雨家炸雞店,燦雨媽說侑信只要改改脾氣就能嫁好人,侑信很生氣的頂撞燦雨媽。燦雨到侑信家找她談話,兩人親吻被振旭看到,侑信叫他保密,振旭埋怨這家的女人都是秘密。

靜愛到俊浩公司給他違約金並叫俊浩不要再挽留純信。俊浩到餐廳找純信,英勛說純信辭職了,這時妍兒來到餐廳找俊浩,妍兒告訴俊浩純信已經知道他們的打賭了,俊浩要離開,妍兒拉著他說離開就再也不見面了,俊浩推開她的手離開。


第21集
俊浩到純信家找她,純信沒有出去見他,純信決定徹底放棄演戲。俊浩看到純信的資料和視頻,去找純信,卻看到英勛到純信家找純信,英勛希望純信回來工作,俊浩向純信道歉,讓她不要放棄演戲,純信說自己的心已經受到傷害,不想再見到俊浩。

靜愛告訴奶奶純信是昌勳的親生女兒。美齡和妍兒、怡真、怡真媽到英勛店裡吃飯,美齡見到純信,打聽了純信的生日,聽到後很震驚。


第22集
美齡沒有說純信的事,靜愛說以後希望不要再見,這一幕被慧信看到。奶奶問慧信知不知道關於純信親媽的事,慧信猜到宋美齡是純信的親媽,而且純信是爸爸的親女兒,向媽媽確認。

美齡和妍兒在餐廳做採訪,美齡看到純信很失神,採訪中妍兒故意為難純信,美齡卻幫忙解圍,採訪完妍兒有行程先離開,美齡離開的時候胃疼暈倒,純信剛好給她送落下的劇本見到她暈倒送她到醫院。

美齡到了醫院攆純信走,黃室長和妍兒趕到。純信一個人坐在醫院外面難過,看到手裡的劇本,決定回去還,卻碰到向純信走來的美齡。


第23集
美齡熾熱的看著純信要跟她聊聊,卻被黃室長和妍兒攔住。奶奶猜出純信的親媽是慶淑。週末侑信和燦雨騙過全家人出去約會,卻還得躲避碰見家人。除了侑信之外純信一家四口人一起去登山,碰到一個出來溜躂的美齡,美齡見到純信家人慌忙逃走。

妍兒因為美齡暈倒俊浩不知道,叫來了俊浩,美齡卻跟他打聽純信的合約有沒有整理完。妍兒問俊浩對自己的心思,俊浩說不會再相信愛情而活了,妍兒以為是因為純信,俊浩說對於純信的抱歉會補償。

奶奶知道了宋美齡就是慶淑,決定去找她談談,奶奶訓斥著美齡,美齡也沒有相讓,兩人吵起來,奶奶抓美齡頭髮,被黃室長帶出去,慧信和靜愛來接奶奶,奶奶向靜愛道歉覺得對她很愧疚。美齡受到刺激,想要去純信家帶回她,黃室長卻勸她不害怕昌勳的事被揭露嗎?


第24集
靜愛讓奶奶對純信保密,不想要純信知道身世。讓純信去做自己喜歡的事。靜愛決定到燦雨媽的店裡幫忙幹活。燦雨送侑信下車被燦雨媽和靜愛看到,兩人倉惶逃走不承認。燦雨媽跟燦雨確定是不是有女朋友,燦雨說有,但是不是燦雨媽認識的人,燦雨媽放心。

美齡向俊浩坦白自己有女兒是事實,決定開個記者招待會先承認。美齡決定去純信家說明要帶回純信的事。純信因為打擾妍兒演戲,被攆出去,純信離開電視台碰到俊浩,俊浩非要送純信回家,拉純信上車被妍兒看到。

奶奶和靜愛對於美齡的決定感到不可思議,美齡卻理直氣壯的說完了離開,靜愛追出去理論,卻被美齡推倒,純信看到媽媽摔倒,扶起媽媽指責美齡,美齡從純信家出來,見到俊浩,告訴俊浩純信是自己的女兒。


第25集
靜愛騙純信是美齡是奶奶故鄉的人才來家裡的。俊浩責備美齡沒告訴自己她的女兒是純信,連純信自己都不知道。

怡真中午跟著燦雨出門,碰到侑信來找燦雨,燦雨想跟侑信解釋,侑信卻不屑聽,侑信說不想要自己媽媽在他家店裡打工,燦雨媽會欺負自己媽媽,燦雨聽了有些生氣,兩人正在爭執,受到怡真的短信,侑信責備燦雨這是在漁場管理,然後生氣的說出分手,並起身離開。

靜愛請求美齡不要開記者招待會,不要給純信傷害,美齡叫黃室長攆走靜愛,黃室長問美齡為什麼讓她們誤會純信是昌勳的女兒,美齡說就這樣誤會吧。

俊浩告訴靜愛沒有辦法阻止,記者會會按時進行。侑信回家跟媽媽發火,看到純信回來又不敢說話,侑信跟慧信說不相信純信是爸爸的女兒,要做親子鑒定。靜愛帶純信出去逛街吃飯,兩人玩的很開心,靜愛和純信到昌勳的墓地,靜愛最後告訴純信她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同一時間宋美齡的記者招待會如期進行。


第26集
宋美齡坦承自己有女兒但是不知道她怎麼成長的,不久前才知道的,對於粉絲的欺騙感到抱歉,希望記者們不要傷害她的女兒。純信和靜愛回家,看到家人在看美齡的記者會,猜到美齡是自己的生母,純信激動的離家出走。

靜愛找不到純信給燦美打電話,燦雨媽才說出了純信的身世。純信家門口都是記者,多虧振旭的幫忙慧信和雨珠走出家門。黃室長給純信打電話讓她見美齡,純信說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不會去見的。美齡告訴妍兒純信就是自己的女兒,怡真媽帶著怡真去看美齡。

純信給俊浩打電話問美齡的醫院,純信跑到醫院見美齡,告訴她不要再打擾她的家人也不要跟自己聯絡,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美齡。

純信在醫院門口見到俊浩,俊浩拉著純信安慰她並要送她回家,被拒絕,這一幕被妍兒看到。美齡埋怨黃室長透露了她女兒是純信的消息,決定出院回家。靜愛在家附近見到純信,純信說自己永遠是媽媽的女兒,兩人相擁而泣,被美齡看到這一幕。


第27集
純信跟媽媽回家,除了侑信大家都很歡迎她,侑信覺得因為純信是爸爸的女兒對爸爸失望,純信拿著枕頭跟媽媽一起睡覺。美齡想找純信說明事情的原委,純信卻不理她也不聽她的解釋。

侑信遇到燦雨媽,聽說燦雨和院長女兒交往,侑信到燦雨家炸雞店看到媽媽在幹活氣得拉著媽媽離開,遇到燦雨回來,冷嘲熱諷的說燦雨和院長女兒交往的事。美齡到純信家查看了一圈純信的生活環境,遞給靜愛裝錢的信封表示謝謝對於純信的撫養,想要帶走純信。


第28集
靜愛不同意美齡的提議,美齡說靜愛給不了純信想要的生活,自己會給她。侑信回家看到這一切訓斥美齡自己媽媽撫養純信這麼久這些錢根本不夠,靜愛攆著美齡出去。

純信被帶到電視台與美齡見面,純信讓美齡以後不要再找她也不要再打擾家人,純信剛要離開,卻碰到電視台導演,極力要採訪她們母女,美齡請求純信給自己面子,純信雖然跟美齡接受了採訪,但是告訴美齡不要播出去,美齡答應著卻還是告訴黃室長要照常播放。

純信和美齡受訪的節目播出了,俊浩家人、純信家人以及燦雨家人都看到了,燦美打電話向純信詢問,純信生氣的質問美齡,美齡卻不以為意。純信回到家,侑信讓她去美齡那裡生活算了,告訴純信美齡拿錢過來要帶走她的事。純信去燦雨媽店裡接靜愛,卻被客人認出來是剛剛電視播出的宋美齡的女兒,純信向媽媽道歉,靜愛說很理解純信,該經歷的事情是都要經歷的。

美齡約靜愛見面,說節目播出後很多人找她和純信一起演戲,問靜愛是要拒絕還是接受?。


第29集
靜愛說要跟純信商量下再決定,美齡這次用了緩和的方式說自己也向作為媽媽為純信做點事,純信那麼喜歡演戲,自己力所能及希望能幫助她。純信看著電視上播出的自己和美齡一起的採訪,決心要放棄,把所有的演技書籍都扔掉了,靜愛看到了純信扔的書籍拿回了家。

燦雨媽找侑信見面,問侑信是不是跟燦雨在交往,侑信說沒有,燦雨媽說肯定是我看錯了,我們燦雨應該喜歡溫順的女孩,像院長女兒一樣的,侑信聽了很生氣,說了燦雨向自己求婚,自己拒絕了的事。燦雨媽回家問燦雨,燦雨向媽媽承認很久以前就喜歡侑信了,只要侑信同意就跟她結婚。怡真追問燦雨那天去他家炸雞店的事,燦雨說如果再這樣就會轉醫院。

靜愛讓純信去跟美齡學習演技然後出道,希望純信能夠接受那個媽媽能給她的一切,純信卻誤會靜愛是因為討厭她攆她走。純信到美齡安排的見導演的地點,告訴導演自己不會演戲,美齡勸她她卻叫美齡不要再聯繫自己。

純信和英勛店裡的員工們一起去MT了,俊浩以為只是英勛和純信一起,俊浩聽了著急的打聽他們去了哪裡,開車前往。職員們圍著純信說要照相,因為純信是宋美齡的女兒,純信有點不知所措,搞得氣氛很尷尬,純信跑了出去,英勛追上勸慰著她,純信聽了哭了起來,英勛抱住了她,被趕來的俊浩看到。


第30集
燦雨媽再次跟侑信確認侑信和燦雨的確分手了的事實,然後叫怡真到店裡來見面,怡真說自己非常喜歡燦雨,叫燦雨媽幫忙。侑信一個人借酒消愁,燦雨坐在她對面,她以為出現了幻覺,燦雨跟侑信講述著自己追隨她20年的種種事情,侑信說自己做不了一個好的賢內助,並且抱怨著為什麼燦雨是大嬸的兒子邊說邊哭,燦雨知道侑信是同意了自己的求婚,高興的摟著她。

人們開始流傳純信拒絕演戲是因為養母的反對,養母還跟宋美齡要了一大筆錢。俊浩讓美齡開記者會澄清此事,美齡不肯,黃室長勸她為什麼要如此執著的對純信,美齡說自己這些年也曾想起過女兒,但是卻努力忘記,現在她出現了,叫自己怎麼辦。

純信聽燦美說起這些傳聞,去關心媽媽,媽媽卻攆她走,讓她去美齡身邊。純信半夜來到美齡家,目中無光的說一切都聽美齡的,她希望什麼自己就做什麼,美齡給予的自己都接受。


第31集
美齡聽了純信的話很高興,但是純信說作為條件希望美齡跟記者說明靜愛沒有阻擋自己的事,美齡察覺純信完全是為了靜愛來找自己的,心情頓時低落。黃室長問美齡這樣子她就滿足了嗎,美齡說這個圈子是有自己的魔力的,純信以後就會知道了。純信回家跟媽媽說決定開始演戲了,靜愛說希望純信實現自己的理想,自己永遠是她的媽媽。

侑信接到燦雨約在公交車站見面的電話,侑信正在質疑燦雨為什麼沒開車,卻看到他們兩人的照片印在公交車上,燦雨從公交車上拿著玫瑰花下來問侑信跟我結婚好嗎?侑信慌亂而尷尬的在眾人的起哄下接受了花。燦雨告訴侑信自己的求婚準備了一個月,侑信說還沒跟家裡說,燦雨說就怕她逃避才先來硬的,侑信擔心燦雨媽,燦雨說自己會好好跟媽媽說的。

燦雨媽約了燦雨吃飯,還叫上了怡真,怡真媽說想見見燦雨媽也跟了來,燦雨來了根本沒有入座就表明了自己有結婚的對象,這場飯局應該是誤會,自己不適合坐在這樣的場合,就轉身離開了。燦雨媽追出去燦雨告訴她侑信已經接受他的求婚了。

侑信告訴媽媽自己要結婚了,改天會帶丈夫回來拜訪,自己結婚後會好好孝順媽媽,不會像純信一樣回到自己媽媽身邊,奶奶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跑到美齡家找美齡,卻趕上美齡和純信在家裡接受採訪,奶奶讓純信出來,美齡一直攔著,奶奶氣得說以後都不認她了。奶奶傷心的訓斥靜愛不該這樣做,侑信說自己結婚後會帶丈夫過來住孝順媽媽的,這時燦雨媽喝醉了跑過來找侑信算賬,靜愛不知道怎麼回事攔著她,燦雨媽說燦雨要跟侑信結婚。


第32集
奶奶和媽媽聽了燦雨媽的話都感到不可思議,奶奶說反對這樁婚事,就衝著燦雨媽在她面前這樣抓著孫女的衣領。

俊浩高興的去見純信,帶純信去劇團的試鏡現場,讓她試著在台上表演,純信努力而尷尬的表演著,卻被評審認出來是宋美齡的女兒,俊浩告訴純信以後遇到這種情況多的很,讓她憑借自己的努力去演戲,不是當做宋美齡的女兒。宋美齡想要純信燦雨妍兒出演的一部劇,跟導演做了推薦。

侑信到燦雨家請求燦雨媽的同意,卻又被燦雨媽拉扯,被進來的燦雨看到,跟媽媽發了火,燦雨送走侑信後,跟媽媽說自己從小到大都是聽媽媽的願望去做的,這一次希望媽媽可以答應他的唯一願望,燦雨媽說那樣就斷絕母子關係,燦雨二話沒說就出去了,燦雨媽看到燦雨變了驚歎了。

美齡叫純信見管理純信的企劃公司代表,純信告訴美齡自己要演戲也是和俊浩合作,美齡說她不是答應都聽她的話嗎?純信反問那採訪的約定要怎麼解釋呢?美齡無話應對,美齡回家想了很久叫純信來家裡,說自己會開始慢慢瞭解她的喜好,之前是自己太著急了,劇本也讓她喜歡再做,說純信的確是自己的女兒跟自己年輕時一模一樣的幹勁,純信說媽媽不舒服要拿著劇本回家看,美齡想要純信叫自己媽媽,純信沒有吱聲往外走,美齡叫住她,說她不是李昌勳的女兒,以後不用回那個家了。


第33集
俊浩聽仁成說純信要跟其他企劃公司簽約決定去美齡家問個究竟。卻聽到美齡跟純信講述純信的身世,原來美齡是跟其他人生了純信,那個男人離開了,美齡想要抱著純信死去,但是後來把純信託付給了昌勳。純信聽完覺得自己連爸爸都被奪去了,連爸爸都不是自己親生的爸爸感到很難過,轉身離開。

純信覺得以後無法面對家人,俊浩告訴她以後就看著她自己生活就可以,不要為了誰而生活。純信喝醉了睡在俊浩辦公室,俊浩深情的照顧著睡著的純信。

振旭因為自己跟慧信坦白了自己曾經進過教導所的事而慧信卻不會看不起她覺得慧信真是無可挑剔的好人,自己真的很喜歡的慧信都不敢看她的眼睛,這些話被慧信聽到,慧信提早結束了補課,回家回想起了振旭的話。

燦雨爸去找侑信說自己很滿意侑信,燦雨媽是靠著燦雨活過來的,希望侑信可以理解燦雨媽的心情,燦雨爸說燦雨好幾天不回家了,侑信到醫院拉著燦雨回家。侑信想要在燦雨媽面前好好表現,做了飯菜,燦雨媽卻把她趕了出去,靜愛聽說侑信在燦雨家下廚覺得很不可思議,問侑信怎麼那麼喜歡燦雨,侑信說就是很喜歡燦雨一定會說服燦雨媽的。

純信帶著行李去找俊浩,告訴俊浩自己決定住在美齡家,並且開始演戲,希望俊浩幫自己選擇試鏡。美齡讓妍兒幫忙純信的試鏡,妍兒覺得美齡太照顧純信了,如果不是憑實力這個圈子是待不久的,這時純信回來,告訴美齡自己是不會參加她安排的試鏡,自己會參加俊浩安排的試鏡。美齡覺得很生氣,勸純信既然決心住進來以後有事就跟自己商議著來,純信卻說不是想進來住才來的,是因為無處可去,美齡說就那麼討厭媽媽嗎?純信拒絕美齡說是自己的媽媽,以後她不是任何人的女兒,只是自己。俊浩帶純信去試鏡,純信很緊張,俊浩給純信打著氣,就這樣純信開始了第一次的試鏡。


第34集
純信的第一次試鏡失敗了很鬱悶,俊浩勸她不要著急慢慢來,讓她從基本開始每日練習。純信雖然住在美齡家,卻對美齡不理不睬,不管美齡怎麼努力討好她。俊浩覺得純信有歌唱的實力決定讓她挑戰下歌手練習生朋友的角色。

侑信為了討好燦雨媽,帶著公司新出的登山服到燦雨家,燦雨爸和燦美都欣喜的接受了侑信的禮物,只有燦雨媽還在鬧彆扭。慧信因為知道振旭喜歡自己,見到振旭的時候感到很尷尬。

燦雨媽因為燦美說自己是惡婆婆,想到了整治侑信的方法,叫侑信到家裡來做家務。燦雨剛巧回家看到侑信在做家務,幫她一起做,燦雨剛要給侑信做腳底按摩,燦雨媽回來看到生氣的攆走侑信。靜愛給純信打電話,純信卻因為美齡給自己打電話而關了機。

美齡到化妝室找妍兒約明天吃飯,妍兒以為美齡記得自己的生日,美齡卻只是讓妍兒幫助自己給純信找角色,妍兒哭著說自己對於美齡最近對自己的態度感到寒心。黃室長提醒美齡每天是妍兒的生日,美齡才知道妍兒剛才的反常是因為什麼。美齡到公司接純信回家,路上純信看到靜愛,跑下車開心的跟靜愛擁抱,美齡看到這一幕很寒心。

妍兒本來拒絕了出演純信要試鏡的戲,但是卻改變了想法,要求當試鏡評審,妍兒在導演耳邊說純信是宋美齡的女兒,如果導演可以錄取她很感謝,但是導演是出了名的不走關係看實力,因為和妍兒對戲,純信緊張的發揮不好,最後純信唱起準備的歌曲,導演聽的如癡如醉,妍兒也驚訝於純信的歌聲。


第35集
侑信繼續去燦雨家討好燦雨媽,燦雨媽卻不小心推倒了侑信被燦雨看到,燦雨告訴媽媽自己會私自跟侑信登記,然後出去租房子或者住到侑信家。

振旭幫慧信拎東西回家,振旭告訴慧信不要因為他說喜歡她的話而感到負擔,英語輔導不會繼續了,自己也會盡快找房子搬走,正說著碰到慧信的婆婆,誤以為振旭是慧信新找的男人,對振旭很不禮貌,雨珠回家看到這一幕,告訴奶奶那個人是家裡的房客,生氣奶奶誤會媽媽,叫奶奶以後再也不要來找她們。

燦雨媽在燦雨房間看到燦雨和侑信的戀愛協議書很生氣,也寫了一份協議書叫侑信來家裡簽,侑信簽字了就同意他們結婚。

美齡約妍兒見面補送妍兒的生日禮物,妍兒無意間說出純信試鏡成功的事,美齡卻說不知道,妍兒故意告訴美齡聽到純信給媽媽打電話,原來不是美齡。美齡回家質問純信怎麼不告訴她試鏡成功,純信說反正你早晚會知道,美齡生氣純信住進來是不是為了氣她的,純信說你讓我進來我進來的,你叫我出去的話我就出去,美齡氣得不行。

靜愛決定明日幫純信慶祝試鏡成功邀請她回家吃飯,給純信打電話沒接,就發了短信,短信被美齡看到刪除了。美齡讓黃室長準備明日給純信辦慶祝派對。靜愛做了一桌子菜,卻不見純信回來,同一時間美齡正邀請了廚師幫純信辦派對,不知情的純信回家只好參加了派對的,美齡卻故意給靜愛打電話,叫她給純信送桔梗汁來。派對來了純信要拍攝的電視劇的相關人員,仁成和要擔當純信造型師的燦美也來參加了,俊浩遲遲沒來,導演誇獎純信唱歌好聽,美齡讓純信現場表演一下。純信正抱著吉他唱歌的時候,靜愛來到了美齡家……


第36集
靜愛看到純信在派對中唱著歌轉身離開,美齡看到靜愛追出來故意炫耀他們在開心的開派對,純信看到靜愛的背影追出去,美齡騙她說是找錯地的人。俊浩在去美齡家的路上遇到了正回家的靜愛,靜愛囑咐俊浩不要告訴純信自己來過。

妍兒裝作聽美齡的話跟純信對劇本,卻私下威脅純信說靠關係在這個圈子是走不遠的。純信第一天劇本練習因為仁成開車送她堵車而遲到,前輩們因為純信是美齡的女兒都以為她是憑關係進來的,但是劇本練習的時候純信很自然很放鬆,大家都對她刮目相看,只有妍兒私下批評著純信。

慧信的婆婆約見她,婆婆讓慧信復婚,慧信想起振旭的話,終於鼓起勇氣說出了自己想說的話,感覺心裡很痛快。慧信告訴振旭可以不搬家,以後就像以前一樣朋友似的相處。

燦雨聽說媽媽讓侑信寫協議書,燦雨找侑信讓她先簽字答應,自己自有辦法。燦雨媽因為侑信簽了字,不得不同意兩人結婚。

妍兒到公司找俊浩,見到仁成,仁成跟妍兒詢問明日是否換了地點,妍兒說沒換。第二天純信卻去了原來定的地點,但是卻空無一人。


第37集
仁成跟導演打聽了地點,原來換了新地點,三人趕到的時候,現場已經開始拍攝了,純信得到導演和前輩們的埋怨和訓斥。

侑信和燦雨下班到燦雨家炸雞店吃飯喝酒,侑信告訴燦雨媽自己會住進燦雨家,不用三個月一換,不過週末希望在自己陪媽媽和奶奶,要跟燦雨媽好好學學做家務,燦雨媽聽了無話可說。

俊浩打電話安慰挨訓的純信,俊浩決定親自跟純信的拍攝日程。純信練習著吉他,讀著劇本想起跟俊浩在一起的情景,心跳加速。

劇組前往莞島拍攝,純信在劇組又遭到前輩的訓斥,妍兒故意讓純信和仁成去買飲料給大家喝,導致純信的戲沒拍上。美齡和俊浩一起趕到拍攝現場,趕上因為純信的戲不拍攝導演不高興,美齡想要帶純信離開不拍攝這部劇,純信生氣的告訴美齡,對於自己是美齡女兒的事在這裡一點都沒有幫助。美齡先行離開想著純信的話感傷,純信獨自坐在海邊發呆。

因為海浪升高,船會停運,劇組準備坐最後一班船先行撤退,俊浩和仁成、燦美卻找不到純信的身影,俊浩讓仁成和燦美先上船,自己去找純信,俊浩拉著純信的手來到碼頭,船卻已經開走。


第38集
俊浩告訴純信這是最後一班船。船夫順便帶他們去住宿,船夫家只有一件房。因為尷尬,俊浩決定在外面門廳睡,但是卻因為蚊子太多無法睡,純信嚇唬著俊浩走出來,兩人一起去散步看星星。半夜純信驚醒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俊浩的懷裡頓時心跳加速,純信輕輕碰觸著俊浩的臉頰又再次睡著,過了一會俊浩驚醒看到躺在懷裡的純信也心跳加速,兩人就這樣相擁著睡到天亮,船夫來叫醒他們,兩人醒來都感到很尷尬。

妍兒拍攝的時候不敢切鮑魚,導演讓純信切,純信切的非常完美演的非常好得到導演的表揚。妍兒又嘲笑純信憑運氣過關,還說純信拋棄了養父母之類的話,純信很生氣讓妍兒道歉卻不小心推到了妍兒,工作人員都過來查看妍兒的傷勢,純信受到訓斥,俊浩趕過來也讓純信跟妍兒道歉,純信不可思議的看著俊浩,沒有辦法的跟妍兒道歉。

純信練習著劇本,覺得劇本中的故事就是自己跟俊浩的真實寫照,發現自己是喜歡上了俊浩,這時俊浩打來電話約純信見面。純信和俊浩各種打扮要赴約,俊浩卻接到妍兒的電話說自己和俊浩出了新聞報道,俊浩趕去和妍兒見面,純信在咖啡廳等俊浩,卻突然看到電視裡新聞報道俊浩和妍兒的戀情的新聞。


第39集
純信看到報道後給俊浩打電話,俊浩說有點事處理會晚點到,純信說自己突然有事不能見面了,俊浩說明日再聯繫純信。俊浩希望妍兒能夠澄清緋聞,妍兒卻覺得這樣越否認越會被人們認為是真的。

慧信前夫因為跟第三者分手了,回韓國來找她們母女,雨珠見到爸爸很開心,慧信卻告訴前夫不要再來找她。

侑信接到公司重要的工作,做好了可以升職,所以決定推遲婚禮,燦雨媽聽說要推遲一年很同意,其實內心裡是希望這一年中燦雨會不喜歡侑信而不結婚,侑信卻對燦雨媽刮目相看,燦雨卻想要簡單的辦婚禮就好,抓緊跟侑信結婚。靜愛給侑信一些錢讓她準備婚需,侑信說會用自己的錢準備的,靜愛感動的覺得女兒很孝順。

純信在練習室想起跟俊浩在一起經歷的種種事情,留下了眼淚,勸慰著自己不要這麼傻,這時接到燦雨約見面的電話,純信剛離開俊浩來練習室找她沒有見到,卻接到妍兒要見面的電話。純信跟燦雨說最近自己也有喜歡的人,但是那個人可能也是跟燦雨一樣喜歡別人,自己根本沒法告白,燦雨卻勸她能真實的面對自己,就算被拒絕也不會後悔。

純信回公司路上看到俊浩和妍兒在餐廳見面,俊浩讓妍兒盡快跟媒體澄清事實,妍兒卻告訴俊浩緋聞是自己捅出去的,希望俊浩給自己一次機會抓住他,俊浩聽了卻很驚訝的離開,純信見俊浩出來趕緊躲開,俊浩看到純信追了出來,純信告訴俊浩不要對自己那麼好總讓自己混淆,俊浩不明白她在說什麼,純信說因為自己喜歡他,所以總是混淆感情,所以覺得難過傷心,俊浩聽了很驚訝,純信準備離開,俊浩拉住她抱住她,告訴她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感情,然後親吻了純信。


第40集
侑信寫著請柬想起沒有爸爸陪著自己進禮堂很難過。純信去參加侑信婚禮,美齡才知道此事,派黃室長去送紅包。三姐妹和睦的拍著結婚照,俊浩來祝賀在姐姐們面前顯得特別害怕。慧信前夫來到婚禮現場與送蛋糕來的振旭撞到,慧信攆走前夫,帶著振旭進禮堂

終於燦雨和侑信的婚禮在申院長的主持下順利的進行完,但是燦雨媽卻在這天拉肚子,一直肚子疼表情也很不好,也沒有送他們離開。

純信回到美齡家,看到一宿喝酒剛睡下的美齡,想起奶奶和黃室長勸她的話,給美齡準備了飯菜跟她一起吃飯,美齡既高興又覺得奇怪純信的行為,美齡告訴純信不喜歡可以不拍攝廣告,純信卻決定拍。

電視劇拍攝現場的前輩誇讚純信的演技好,妍兒聽在心裡不是滋味,拍攝結束依然在找純信的不是,卻聽說純信要去跟美齡一起拍攝廣告。

申院長來看廣告拍攝,妍兒來到俊浩家告訴俊浩媽這個消息,帶著俊浩媽一起到廣告拍攝現場。俊浩媽看著申院長看美齡的眼神怒氣的走到申院長身邊給了他一巴掌,在場的大家都很驚訝,這時俊浩也來到了現場看到一切也很驚訝。


第41集
俊浩媽打完申院長巴掌轉身離開現場。俊浩回家問媽媽,俊浩媽說想要離婚,俊浩認為媽媽誤會爸爸了,俊浩媽說爸爸跟美齡外遇,俊浩感到不可思議。

侑信新婚後早起做好了飯菜讓一家人吃上才上班,燦雨爸和燦美都表揚侑信,只有燦雨媽覺得很奇怪。侑信回家前到小菜店裡買晚飯,燦雨媽發現侑信是買小菜回家很生氣,侑信卻覺得自己和燦雨媽都是有工作的主婦,沒有時間和經歷做飯是可以買著吃飯的。

慧信前夫到慧信家拜訪,奶奶和媽媽沒有辦法留下他吃飯,慧信回家見到,攆前夫出去,前夫出去的路上碰到振旭,趁握手狠狠的捏了振旭的手,離開後卻想起振旭穿的衣服是上次看到慧信買的。奶奶和媽媽問慧信有沒有復婚的想法,慧信說絕對不可能。燦雨在家裡百般對侑信好,燦雨媽見了氣不打一處來,覺得帶著他們一起生活是自己找罪受。

純信的出道很成功,引起了各界的關注。純信回家說起自己這時候很想念爸爸,美齡聽了很尷尬。俊浩因為純信的受歡迎,突然來到練習室拉著純信去約會,俊浩和純信開心的約會了一天。俊浩媽問俊浩是不是和純信在交往,俊浩承認,俊浩媽卻極力反對,說俊浩爸看著美齡的眼神就是對她最大的傷害,俊浩現在又跟美齡的女兒交往,這更讓自己難過。

純信因為美齡給自己的演技做了記錄和批評的筆記,送了美齡一個髮夾作為禮物,美齡高興的不知所以。美齡在酒吧獨自喝酒,想起自己對不起昌勳的事,服務生打電話給妍兒來接喝醉的美齡,美齡卻把妍兒當做純信說了對不起昌勳的話。


第42集
燦雨媽看到沒有整理的燦雨和侑信房間氣得不行,拿出被子讓侑信早點回來洗,侑信踩著洗被子邊跳舞,燦雨爸看到也跟著侑信一起跳舞踩被子,燦雨回來看到兩人如此高興也加入,最後變成燦雨和燦雨爸一起洗,燦雨媽回來看到又很生氣,想要訓斥侑信,但是看到因為工作累的睡著的侑信也不好意思說。

雨珠爸接走了雨珠卻沒告訴慧信,慧信和振旭著急的到處找雨珠,雨珠爸讓雨珠給媽媽打電話三人一起去遊樂園才發現慧信著急的找雨珠。雨珠爸送雨珠回家,卻看到振旭和慧信親密的在一起,雨珠爸挑釁卻被振旭反擊,雨珠爸裝作受傷去了警察局,卻聽到振旭有前科的事情,警告慧信離振旭遠點,卻聽慧信說自己早知道振旭的事情,就算這樣振旭都是比他更誠實善良的人。慧信回家後讓雨珠再這樣就跟她爸爸走,雨珠卻反擊媽媽是要跟振旭在一起。

俊浩媽約純信見面,讓她離開俊浩。俊浩讓純信不讓因為媽媽的話而傷心,並讓她跟自己約定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能逃避。

妍兒告訴美齡,美齡喝醉的時候告訴自己純信爸爸的事了,但是自己不會說的,但是現在純信和俊浩在交往,希望美齡幫助自己。


第43集
侑信因為公司的事搞到很晚沒回家,答應了燦雨媽一起醃泡菜也錯過了,喝醉了還回到了自己家睡覺,被燦雨背回家還跟燦雨媽耍了酒瘋。

雨珠爸到店裡找振旭麻煩,振旭忍氣吞聲,雨珠爸見到靜愛,跟靜愛回家表示要跟慧信和好,奶奶和靜愛都不同意,雨珠爸說了振旭追求慧信的事,還說了振旭有前科的事。

怡真到電視台找純信,大吵一場,叫她離開俊浩,還說因為美齡自己父母要離婚的事。俊浩到拍攝地找純信,讓她再次跟自己約定不要逃避,正在拍攝的妍兒看到他們倆聊天,精神不集中的拍攝被導演批評。英勛告訴俊浩妍兒在欺負純信,俊浩找到妍兒,問她自己怎麼做才肯放過純信,妍兒告訴了俊浩純信父親去世的事實。


第44集
朴記者來找純信,告訴她父親去世那天跟美齡在一起的事,純信不相信,還告訴他不要胡亂傳言。純信約俊浩見面,說自己拿到薪水要給他買禮物。慧信跟奶奶和媽媽說自己跟振旭什麼關係都沒有。俊浩見朴記者瞭解情況。純信帶俊浩一起給家人買禮物,純信看到領帶說想給爸爸買但是卻送不了了。

侑信因為酒後的失誤想要補償燦雨媽,於是叫燦雨媽出來買了衣服做了美甲和頭髮還吃了好吃的,兩人喝的很盡興,侑信很理解燦雨媽的辛苦,燦雨媽很高興,回家後兩人的和諧讓燦雨和燦雨爸很是欣慰。

純信回家問起美齡自己的生父,美齡說是在自己迷亂的生活中有了純信,自己都找不到純信的生父,美齡覺得這樣的自己很丟臉,純信卻感謝美齡告訴自己這一切,並且因此自己在那樣好的養父母身邊長大。

奶奶找振旭問她和慧信的關係,振旭說什麼關係也沒有,奶奶說為了避嫌希望振旭搬走。美齡找俊浩希望她為了純信的將來分手,只要妍兒掩蓋了事情,純信就不會受傷。俊浩苦悶的找英勛一起喝酒,還不接純信的電話。

振旭碰到雨珠摔倒給雨珠貼藥,告訴雨珠自己會搬走,以後不會煩他們了。雨珠回家告訴慧信振旭要搬走了,慧信問了媽媽知道是奶奶攆走振旭的,看著振旭搬東西離開,慧信想起跟振旭在一起的一切,追出去叫振旭不要走,自己也喜歡振旭,振旭聽了開心的大叫,慧信也很高興。

俊浩問妍兒自己該怎麼做能讓妍兒閉嘴,妍兒讓他回到自己身邊。俊浩約純信明天約會,兩人一起去了遊樂園,玩的很開心,吃飯的時候純信給俊浩夾菜,說以前都是俊浩照顧自己,以後自己也會照顧俊浩的,俊浩感動的憋住眼淚。回家的路上,俊浩告訴純信以前都不會再管理她的行程了,有任何事找仁成處理,還有不會跟純信交往了。


第45集
純信以為俊浩在開玩笑,但是看到俊浩認真的架勢,突然不知道如何是好。純信給俊浩打電話,俊浩一直不接。慧信和振旭依然友愛的相處著,被奶奶看到,狠狠的批評了慧信,慧信表明振旭給自己帶來的改變,雨珠聽到很生氣的跑出去。

靜愛帶著侑信和燦雨,慧信和雨珠,純信去祭拜昌勳,孩子們都對爸爸說著心裡話。純信第一次和美齡睡在了一張床上,美齡看著熟睡的純信心情很難過。靜愛到美齡家送小菜,說自己這段時間想通了很多事情,謝謝美齡能夠帶給純信成功。

雨珠和爸爸在外面吃飯,卻無意聽到爸爸跟外遇的女人說這次回來是因為奶奶要求爸爸跟媽媽復合,不然就不給爸爸錢,雨珠聽了生氣的走了。雨珠跟爸爸撒氣,讓她再也不要找她們母女,雨珠哭著到振旭店裡,捶打著振旭,說討厭他,振旭最後背著哭累了睡著的雨珠回家。

朴記者找到申院長告訴他已經查出了他是目擊者,而且他車裡的黑盒子有影像,申院長不肯答應朴記者的請求,朴記者會找警察來調查。美齡帶純信和黃室長在外面吃飯,接到申院長要求見面的電話,美齡讓黃室長和純信先離開,純信發現申院長和美齡在見面,而且聽到了兩人說的美齡害死昌勳的話。


第46集
美齡起身離開,卻看到了外面的純信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美齡乞求她的原諒,純信震驚的跑走,純信很久之後回家,把房間的東西都摔碎,說美齡怎麼能那麼厚臉皮的面對自己。

燦雨媽因為忍受不了家人都喜歡侑信對自己不關心而離家出走。

純信很早出門去了爸爸的墓地,跟爸爸說著對不起,燦美和仁成在拍攝現場卻聯繫不上純信,只好撒謊說純信病了。申院長想起俊浩和怡真的話,決定回家,看到俊浩媽依然不肯道歉。

俊浩知道了純信無故缺席的事,來到了拍攝現場,聽到工作人員在議論純信搶了妍兒的男友 ,俊浩生氣的叫妍兒解釋,氣氛很尷尬。純信回家之後開始收拾衣服準備離開,美齡攔著她,純信讓美齡跟家人去道歉,並且幫忙找到兇手就原諒她,但是美齡卻不能放棄自己的身份無法做到,純信失望的拿著行李離開。

燦雨媽雖然離家出走但是卻在小區的桑拿房住著,燦雨和侑信都很著急,燦雨爸卻對燦雨媽非常瞭解的不擔心。

慧信看到鬱悶的雨珠,約雨珠爸見面,卻聽到了雨珠爸還跟外遇女人見面的事,慧信只請求雨珠爸可以做個好爸爸,不要讓孩子受傷害。振旭見到雨珠,告訴她不要再埋怨媽媽,如果雨珠不願意,自己不會和慧信在一起的。

俊浩遇到朴記者,知道了爸爸竟然是純信爸車禍的目擊者,俊浩找爸爸談話,卻知道了純信也知道了此事。俊浩出門後開始尋找純信,終於在公園的長椅上找到了純信,俊浩抱緊純信,安慰著純信。警察給靜愛打電話說能夠找到兇手了。美齡決定去靜愛家求得原諒。靜愛在警察局知道了美齡跟昌勳的車禍有關的事情。


第47集
美齡到純信家想求原諒在門口碰到靜愛,靜愛大聲訓斥美齡害死了昌勳,這些話被奶奶和慧信聽到,奶奶氣得暈倒,靜愛想起純信的話,覺得純信是知道一切的,趕緊給純信打電話,聯繫不上純信,就聯繫了俊浩,靜愛在俊浩的引導下到公司找到純信,帶純信回家。

燦雨媽終於忍不住家人對她的不聞不問回家了,侑信覺得婆婆太鬱悶,跟燦雨商量帶爸爸媽媽去旅行。燦雨媽雖然不願意,卻架不住侑信的攻勢,四人踏上了旅行的火車,玩的很愉快。

雨珠一直躲避著爸爸不見,終於雨珠鼓起勇氣告訴爸爸自己會跟媽媽一起住的,讓爸爸以後不要來找他們了。

美齡去拍攝現場見純信,純信卻不理她,妍兒覺得美齡很可憐,美齡卻覺得妍兒同樣可憐,英勛聽到她們的談話知道了俊浩和純信分手是妍兒的威脅,覺得很可笑。

俊浩找純信想說和好的事,卻被純信用諷刺的語氣刺激到了沒有開口。奶奶越想越生氣,跑到美齡家找美齡算賬。奶奶警告美齡以後不要再見純信,美齡卻理直氣壯的說純信並不是昌勳的女兒,自己有資格見純信。靜愛知道了純信的身世,知道了純信當時離開家的真正理由,告訴純信以後就留在家裡,她就是這家的女兒。靜愛約美齡見面,希望美齡能從她們的生活中消失。


第48集
俊浩勸美齡去警局協助調查,黃室長卻一直堅持美齡沒有法律責任去接受調查。申院長和美齡都到警局接受了協助調查。美齡害死純信爸爸的新聞刊登出來了,侑信聽到了遊客在討論,跟燦雨說要先回家看看,燦雨告訴爸媽侑信有事他們先回家,讓爸媽繼續玩。

英勛告訴純信俊浩是因為想要阻止妍兒揭露美齡害死純信爸爸的事才跟純信分手的,純信聽了很驚訝,這時俊浩來接純信,要送她回家,純信埋怨他自作主張的分手,不知道自己只需要他留在身邊就好,現在讓自己如此的難受,俊浩終於忍不住擁抱著哭泣的純信。

純信家門口都是記者,奶奶被記者們追問摔倒,幸虧振旭把奶奶背回家。侑信回家很氣憤,見到純信罵她是傻瓜,不早點說實話,讓她依靠姐姐們就好。

美齡打電話給俊浩,讓她跟黃室長要自己的存折當做違約金的賠償,俊浩覺得美齡奇怪,聯繫黃室長,黃室長發現美齡不在家,只留下了存折離開了。俊浩沒敢告訴純信美齡失蹤的事。


第49集
美齡坐在海邊,靜靜的走進海裡,同一時間純信被惡夢驚醒。新聞報道美齡失蹤的消息。黃室長告訴妍兒如果美齡真的出事了,也有妍兒的責任,妍兒心裡雖然很擔心美齡,但是嘴上依然很硬的不承認自己的錯誤。

燦雨爸媽旅行完回家,燦雨媽見家裡很亂就跟侑信撒氣,侑信本來就心情鬱悶,聽了燦雨媽的話更加難過。燦美告訴爸媽侑信家發生的事,燦雨媽才知道自己對侑信發火過分了。燦雨媽想要跟侑信緩和關係,但是卻調整不好語氣。

振旭聽慧信說了雨珠爸要離開的事,決定帶雨珠去機場見爸爸,雨珠到了機場不肯進去,振旭給雨珠講了自己在監獄裡都沒見到奶奶最後一面的事,希望雨珠不要因為自己的固執而後悔,雨珠終於同意見爸爸,爸爸見到雨珠也沒有遺憾的離開了。雨珠也終於通過這次的事,跟振旭的關係有了很大的改變。

黃室長接到用美齡手機打來的電話,一位大嬸告訴黃室長美齡躲避的村落,美齡告訴黃室長自己只是想要休息下不要擔心自己。俊浩勸純信跟他一起去見美齡,純信卻很氣憤的決定不去。

燦雨媽見侑信加班沒回家,帶著飯菜去公司看侑信,燦雨媽終於緩和了語氣跟侑信聊天,侑信吃著燦雨媽的飯菜很是高興。

黃室長告訴純信美齡曾經想過死被救了回來,靜愛也勸慰著純信,純信雖然嘴硬,卻也很關心美齡的安危。純信找到俊浩讓他帶自己去見美齡,純信見到美齡告訴她不要逃避,不要讓自己討厭她,讓她能夠做的真正像個媽媽一樣。


第50集(結局)
美齡終於回家了,決定召開記者會坦白自己過去所有編造的一切。俊浩媽知道了美齡的事很關心美齡,兩人因為這樣的情況下再次見面而和解。純信的電視劇順利的拍攝完畢,妍兒見到俊浩也真心的道歉了。

侑信和燦雨媽的關係變得格外好,家人都對她們的改變很是欣慰。靜愛終於接到了警局的電話告訴她找到了肇事司機。

侑信懷孕了,但是卻因為突然而感到害怕,燦雨看出侑信的異常,猜到了她懷孕,勸慰著她說自己會做到最好。燦雨媽老是噁心,原來是替侑信害喜,燦雨告訴爸媽侑信懷孕了,家人很是高興。

奶奶看到振旭帶著雨珠一起玩的很開心很是欣慰,奶奶找到振旭讓他晚上到家裡來吃飯。侑信在飯桌上宣佈了自己懷孕的消息,家人都很替她高興,大家在祝賀侑信的時候,振旭拎著自己做的蛋糕進來了,侑信調侃著振旭,雨珠看不下去替振旭說著話,侑信又詢問俊浩對純信好不好,靜愛實在看不下去了,批評侑信要注意胎教,雨珠要吃振旭做的蛋糕,振旭講述著昌勳在他那裡定過蛋糕以及自己第一次和慧信見面的情景,家人聽著都又感動又難過。

燦雨媽讓侑信辭職,侑信不願意,燦雨說孩子出生自己會帶的,醫院有育兒就職制度,自己以後會看孩子的,家人都很驚訝,侑信卻因為燦雨的支持感到欣慰。

靜愛在墓地碰到美齡,美齡終於低姿態的認錯了,告訴靜愛自己不會在她家人面前出現了,靜愛給了美齡純信音樂劇的演出票。

俊浩爸媽的關係已經很好的緩解了,俊浩說自己要去看純信的演出,給了俊浩媽演出票就走了。燦美和仁成,英勛和店員都來祝賀純信的演出成功,純信看到了美齡追了出去,美齡誇獎純信的演技很好,純信說著謝謝叫了美齡一聲媽媽,美齡沒有回頭靜靜的離開了。

慧信和振旭帶著雨珠過著愉快的生活,侑信依然做著事業上的女強人,俊浩也準備跟純信求婚。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KBS】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7韓劇 名不虛傳 劇情】電視劇 名不虛傳 分集劇情1~6、名不虛傳播出時間(5集更新)
《名不虛傳》劇情講述持針的17世紀朝鮮最強韓醫師許任(金南佶 飾),與持手術刀的21世紀現代醫學信奉者外科醫師崔延京(金亞中 飾)間,飛越了...(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