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結婚的女神》劇情講述擁有不同價值觀和人生觀的男女主角們的愛情和矛盾,通過他們的故事來探討婚姻的意義和價值。

結婚的女神

【人物介紹】

結婚的女神

結婚的女神

結婚的女神

結婚的女神

結婚的女神

結婚的女神

結婚的女神

結婚的女神

結婚的女神



【分集劇情】

第1集
  人來人往的機場,宋智惠登上了飛往濟州島的飛機,她放好自己的東西在固定的位置坐下,乘客一一登機,金賢宇把智惠的東西稍微挪動一下放上自己的包裹坐在智惠的鄰座。智惠在飛機上睡著了,手裡的書掉在地上,賢宇看智惠還在睡就幫她撿起書,原本打算放回去看見智惠在書上的標記覺得有趣索性翻看起來,智惠慢慢靠在賢宇的肩上安然的繼續睡。
 
  到了機場賢宇取東西準備下去看見智惠仍在睡覺,正要去喊她她聽見空姐的提醒猛然醒了,她的行李箱取不下,賢宇幫她取下,她都沒看賢宇只說聲謝謝就拉著行李箱離開了。賢宇看見她把書落在地上趕緊撿起來去找她,等追到機場外智惠剛坐計程車走了。
 
  賢宇接到朋友電話說他竟然撇下工作去休假,他說他已經安排好工作不會有問題,他看看手裡的書告訴朋友他現在在濟州島有收穫了。賢宇也去登山,在照花草是看見智惠從身邊走過,他追上智惠等把書還給她,智惠想起妍秀說這裡有人殺人,她看見賢宇把手伸進包裡嚇得邊喊救命邊跑,賢宇也很鬱悶。走到荷花池邊,賢宇又看見智惠,恰好有幾個人玩耍跑過差點把智惠碰倒,賢宇拉住她才沒掉下去,智惠看見放大在面前的臉又開始大叫,賢宇把書拿出來給了她。
 
  智惠喊住要走的賢宇,賢宇問她他看起來有那麼像壞人。倆人坐在草地上聊,賢宇笑著說她的書看起來像日記,智惠生氣他看了她的書起身離開,賢宇追上她問她來幹什麼,她說來出差兼休假,但是沒有請到嘉賓卻在客房遇到一個醉漢,賢宇笑說但醉漢幫她找回了書。倆人漫步在田間小路上走著遇到田地開水澆地,他們從水下跑了過去。賢宇問她找到住處沒有,讓她和他一起吃晚飯,賢宇猶豫著伸手拉了智惠的手腕。
 
  賢宇和智惠去李忠燮的故鄉,看了展覽廳裡他的作品語句,在故居看見他生前的照片,賢宇說現在的女人戀愛都會看男人是否有車有房,根本不會有向李忠燮夫婦那樣純粹的愛情,智惠反對說如果兩個人感情、靈魂都相通,那麼就會相愛到死,賢宇笑笑說希望她一直保存她這種單純的想法,智惠很不滿意他的反應生氣的向山下走去,賢宇問她為什麼突然敏感,智惠不說話繼續向前走,賢宇問她明天去藝術家村怎樣,智惠說她明天要會首爾。天就要黑了突然下雨,賢宇拿出衣服披在智惠身上,但是誰也不說話。
 
 
第2集
  賢宇和智惠淋了雨請求在一家留宿,敏智在電話了告訴智惠她姐姐今天又去做整形手術被媽媽教訓,她連飯都吃不上,智惠無奈說她明天就會回去。賢宇給智惠送毛巾,智惠說不用,晚上智惠睡不著,賢宇以為是自己在的原因,他要去大廳睡,智惠說不是因為他,賢宇丟下東西吻住智惠,智惠推開他向後退了一步,賢宇拉近她抱住,漸漸兩人沉迷在擁吻中。
 
  天亮了,賢宇站在海邊沉思,智惠在為昨天的衝動逃避,賢宇拉著說如果他們的想法一樣晚上就在倆人第一次見面的海邊見面,智惠掙脫賢宇跑走了。晚上泰旭在智惠家門口等智惠,他說他們倆談談,智惠說無話可說,泰旭拽住智惠大聲問她婚姻對她來說是不是兒戲。
 
  賢宇接到電話上級要求修改建築圖樣,他匆忙趕回去已經讓人又幫他預約了下午飛往濟州島的航班,他修改好圖樣焦躁不安的等待上級的批准。得到上級批准後賢宇拎起包就出發,在海邊等了一天一夜智惠還是沒有出現。
 
  泰旭和智惠在咖啡廳談論倆人的婚事,智惠說她討厭泰旭的滿不在乎 ,泰旭強勢的問她是不是因為那些錢讓她感到傷自尊,智惠說十億不是小數目,她爸爸種了一輩子的果園才賣了三億,泰旭說他只是想要她過的更好,但是智惠卻不能忍受他的做法不願意和他結婚。泰旭說出去再談,智惠說天晚了泰旭拉著她出去了。
 
  惠晶關了家裡的燈,婆婆和公公在說三兒子泰旭的婚事,惠晶泡了茶送到公公婆婆的臥室,婆婆「溫柔」的和惠晶說話讓惠晶明早準備她想吃的生魚片。公公看不過去就說她竟然讓惠晶去酒店給泰振送衣服讓她看見丈夫和其他女人睡在一起,惠晶站在臥室外聽見他們的談話後離開。
 
  泰旭帶智惠去立交橋上,泰旭大聲呵斥智惠她到底有什麼不滿,智惠說三年了她只知道他是一個檢察官其餘的一無所知,她不喜歡他的家。泰旭的士氣依然強勢,他說他家或許是用旁門左道掙錢,他的媽媽喜歡炫耀,智惠受不了這樣的婚姻哭了,她覺得傷自尊。泰旭讓她就像他那樣考慮,泰旭想要抱智惠,智惠不讓,泰旭說把她拉到懷裡向她道歉他承諾婚後會讓她感到幸福。泰旭把智惠送到家門口說天太晚他不進去打招呼了,笑著目送智惠進家,智惠毫無留戀的轉身離去。
 
  智惠去鞋櫃拿鞋準備出去,看見登山時穿的運動鞋想起和賢宇的親吻百感交集。她回到公司問了問事務,沒有什麼要求。賢宇調查智惠的個人資料,看見她的照片時想念之情油然而生。
 
 
第3集
  恩熙練過健身舞後去承壽公司找承壽,承壽正在和Cynthia鄭小姐偷情,恩熙打電話他也不接。承壽和Cynthia鄭回到公司,恩熙看見承壽,承壽卻裝作不認識她,還趕她走並對公司同事說她只是雜商。恩熙坐公交車把燒酒給婆婆送去就走了,回到家趴在桌上委屈的哭,她給智善打電話說自己的委屈,智善說自己正在超市買東西還得回公司,等回家在說。
 
  泰旭領智惠回家見媽媽,泰旭媽媽只說智惠的不足,智惠唯唯諾諾的回答她。惠晶在廚房告訴智惠在這個家忌諱的事讓她以後小心些。泰旭送智惠回家,在紅綠燈處賢宇看見坐在泰旭車裡的智惠。在泰旭家的飯桌上,智惠顯得非常拘束一言不發。
 
  賢宇看著智惠的個人資料惆悵。智惠還在為錢的事和泰旭計較,泰旭無奈她的倔強。紅綠燈處泰旭看見有車橫穿急忙剎車,恰好賢宇因紅燈停車,他看見泰旭車裡的智惠,由於泰旭擋著智惠,智惠沒看見看著她的賢宇。
 
  賢宇和朋友去見泰振商議建築的事,吃飯中間朋友去衛生間,賢宇在外等他,賢宇說他不想和這樣的人合作,說完不聽朋友勸告自己開車回去,在路上想起和智惠相處的日子,想起自己趕回濟州島等她卻未見人,獨自懷念感傷。
 
  賢宇給廣播局打電話問是否可以聯繫智惠,最後他把自己的電話留下讓她轉交給智惠。智惠接大賢去公司錄製節目,接電話的人把紙條給智惠,智惠看見賢宇的名愣住了,置身於其他之外。智惠在回去的路上等紅燈時下起雨,她想起和賢宇在濟州島發生的事,直到後邊有車催她才回神,智惠扔了賢宇的聯繫方式。
 
 
第4集
  恩熙和老公慶祝結婚紀念日,恩熙把他們點的飯照下來,承壽很不耐煩,兒子問他和媽媽是怎樣認識的,他說忘記了,恩熙給兒子講,承壽故意製造聲音阻止她講,忽然看見Cynthia在恩熙和兒子不注意時去找她,她和老公來吃飯,幫助他們互相介紹認識,Cynthia示意他走。恩熙和兒子注視著承壽。邁克邀他坐了下來他們聊天。恩熙對兒子說她要去洗手間,上樓看見承壽和Cynthia親密的動作,雨仍在不停的下。
 
  智惠和賢宇見面,智惠說他們沒有必要再見,他就是她寫作的素材,賢宇說她變了,他知道她的意思,賢宇為他在濟州島的失禮道歉,智惠說不需要她不會把責任全部推到男人身上,賢宇壓抑著不讓自己爆發,智惠問他為什麼生氣,至少他那天晚上沒去海邊,賢宇聽到這句話才知道是他們錯過了。智惠跑了下去賢宇追上她讓她聽他解釋。
 
  泰旭去智惠家拜訪,智善招待了他。敏智花癡的看著泰旭,智善讓她回自己屋。智善和泰旭說他和智惠結婚的事,泰旭只是聽她的意見,他只是笑著回答是,智善說智惠像一個玻璃球脆弱易碎,但是她相信他。她希望關於錢雙方可以取中間,說完她讓泰旭去買菜。
 
  恩熙看見承壽打扮準備出門,恩熙再三喊他他都不答話,恩熙上前問他是不是有外遇,承壽狡辯說自己跟Cynthia有共同話題,恩熙被他哄住了。
 
  姜母勸姜父讓他同意泰振涉入政治,姜父堅決不同意,姜母說那就離婚,她會帶泰振出去,姜父說如此很好,這時他聽過的最好的話。惠晶躺在床上思考,她想了會起身告訴泰振她不想做節目,泰振從她背後抱住她說他想出頭現在只有她可以幫他,惠晶說她不想做節目,泰振覺得她奇怪,問她難道忘了他們是怎麼認識的,經他提醒惠晶想起了他們的初遇,也是在錄製節目。
 
  智惠錄完音準備回去,同事說送她,智惠說陽光好自己走走,出來公司看見賢宇,她和賢宇一起散步,賢宇向她說自己家裡的事,他又問智惠是怎樣長大的,智惠傷感又懷念的講了。智惠說走太遠準備回去,賢宇拉著她讓吃完晚飯再回去,賢宇大口的吃著,智惠一動不動,賢宇把勺子放在她手裡,智惠放下勺子正要說話,賢宇開口說讓他們重新開始。
 
  智惠回到家只看見敏靜和敏智,敏靜問她要和泰旭結婚,敏智一臉崇拜的看著她。妍秀來這裡找大賢,妍秀問她這麼快就要結婚,智惠應了聲,她向妍秀說出了自己的苦惱。賢宇去醫院接媽媽(護士長)下班,媽媽正在和小護士開玩笑。在車上金母看見兒子不時的笑就知道兒子戀愛了。
 
  妍秀聽了智惠的艷遇,瘋似的抓她的頭髮打她,怎麼可以和認識三天的人睡在一起,智善回家聽吵鬧的聲音打開智惠房門看見妍秀很是高興。睡覺前智惠說她覺得和賢宇像靈魂伴侶,妍秀撇撇嘴問她也要去找像大賢一樣的人,智惠煩惱不知該如何。
 
  智善在公司打電話撞見專務,她想起老公的話苦惱怎樣討好專務,想盡各種方法,突然臉前出現專務的臉,專務問她是在向他拋媚眼,她趕緊站起來解釋。專務氣憤的走出去,智善緊跟著,專務說會請公司解雇她並且起訴她對他性騷擾。
 
  智惠約賢宇出去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她急忙說自己是工作中途出去的,她快步跑走了。承壽要出差,恩熙問他和誰一起,承壽打扮妥當就出發了,恩熙追出來說讓他順便載她去市場,恩熙跟蹤他留昌浩在智善家吃飯。智惠回來,智善進她房間說她結婚的事,智惠說讓她隨便處理就行,智善狠狠打了智惠一下,智惠煩惱的鑽進了被窩。
 
  第二天智惠去姜家,姜母說禮單不用,他們直接買個戒指戴上就行了,泰旭想要插話,姜母阻止了他,姜母說她不用帶東西想要什麼就說,惠晶站在一邊也聽不下去婆婆的話,婆婆說惠晶就什麼都沒帶來。泰旭送智惠回去,智惠生氣的說自己可以回去。智惠自己開車回去,泰旭打電話她也不接,她越想約委屈。
 
  晚上睡覺做夢驚醒,賢宇也難眠,看見智惠打電話邀他出去見面,倆人開車相遇,智惠下車向賢宇跑去抱住他,賢宇也慢慢伸出了手。
 
 
第5集
  賢宇開車帶智惠去散心,倆人散漫的走在一起,智惠說她一直認為男人是低等生物,她唯一喜歡的男人是她爸爸,賢宇靜靜的聽她講,她問賢宇是不是她很自私,賢宇說沒有。智惠又半開玩笑的說她還有一個喜歡的男人——托爾斯泰,她尊崇他,她想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寫出像他一樣的作品,賢宇在她正說的時候吻住智惠,智惠將他推開,倆人遲疑的一會,智惠主動吻上賢宇。
 
  泰旭坐在自己屋裡不放心,智惠也不打電話給他,他拿著手機和衣服出門了。智惠吻過賢宇後又要離開,賢宇拉住她,智惠說有話給他說,她說她其實已經有未婚夫了,賢宇震驚了。智善叫家人起床, 對著鏡子刮鬍,敏靜接敏智的筆盒,敏智不願意,敏靜說她就不該生下來,敏智哭著去找媽媽,長壽出來說智善兩句,朝著她和敏智放個屁走了,敏智又開始大哭。智惠自己開車回家,智善問她大清早去幹什麼,智惠沒說什麼情緒低落的說她想回屋睡覺。
 
  恩熙跟蹤承壽去錄製節目現場差點被發現,恩熙看著錄製節目的承壽不禁看呆了,他們錄完節目一起聚餐,恩熙坐在承壽背後,承壽給導遊倒酒是胳膊肘撞了恩熙,他忙問恩熙有沒有事,恩熙晃手不敢說話,承壽覺得不對勁,恰好服務員端來恩熙的飯,承壽才沒有繼續追問恩熙。節目組準備離開,恩熙在後面追他們的車摔跤不小心讓兩個路人也遭殃。
 
  泰旭給智惠打電話無法接通,他想起智惠從他家出來時的委屈,無心工作的他想起他和智惠的相識,他追求智惠的過程,他和智惠鬧彆扭的時候,他都歷歷在目,但是他相信智惠可以守護自己,不知不覺他已經開車回到家裡。他問下人媽媽和嫂子去哪了,下人不敢說。他爸爸媽媽在房間裡吵架,他媽媽真是蠻不講理。惠晶化好妝開始錄製早間節目,從買菜開始她始終扮演著賢惠妻子的模樣,泰振也來到節目組聲明自己要進入政治圈。惠晶埋怨丈夫暴露了孩子們,她很不高興。
 
  泰旭給智惠留言要她給他打電話,智惠仍在被窩裡不想起床,她又和賢宇見面向賢宇說了自己和泰旭的事,賢宇痛心的聽著智惠的傷心時,智惠向他道歉。賢宇和智惠分開後一個人靜心,剛下車就接到電話要他上班,他回到工地解決了建築問題和工友們一起吃飯,工友的熱情和他的低落形成對比。吃完飯一個人坐在外面透氣,想起智惠對他的拒絕,一個人坐在那喝酒。
 
  泰旭給智善打電話問智惠的情況,他說智惠不接他電話,長壽追著兒子教訓他留鬍子,敏智追著敏靜要筆盒,智善聽不清泰旭的話,她說她會和智惠談話。智善去智惠屋問智惠她和泰旭的事,智惠什麼都不想說,智善說她照顧一家已經很累了,讓她不要再給她添麻煩,用力打智惠一下讓她準備好好結婚。
 
  恩熙在酒店門口給丈夫發短信沒人回,她打電話才知道丈夫關機,兒子打電話問她什麼時候回來,恩熙看見節目組的車回來她顧不上管兒子,一波三折進去酒店,等待節目組分好住房準備去找承壽卻看見他偷偷的出來敲開Cynthia的房門,她看見承壽背叛了她,她流著淚走到Cynthia的房門口聽見裡面的聲音,希望承壽不要這樣,兒子該怎麼辦,一個人無助的哭著。之後恩熙一個人去了海邊。
 
 
第6集
  泰旭知道智惠不想結婚,智惠說他每次做的事都不是她願意的,他給人一種無法抗拒的感覺,讓她感到窒息,最後她說她會試著和他好好相處,她現在想休息。泰旭開車回家,他媽媽剛洗完澡出來,媽媽問他大清早去哪裡,泰旭坐下和媽媽說話,他問媽媽為什麼不讓智惠準備嫁妝,媽媽說家裡電器都有何必再買,禮金他們家負擔不起,她很瞭解兒子的性情,她知道兒子給智惠家10億元,泰旭說她也得站在智惠的立場想想,二她覺得她對智惠算是寬容了,泰旭問他小嫂子是怎樣嫁進來的,他媽媽亂抓著頭髮吃驚他竟然問這樣的問題。
 
  賢宇發現設計圖稿被修改了,他問金代理是怎麼回事,金代理去他身邊說樓主說經濟不景氣想要多建一棟樓,所以有些地方減少了用料,代表也同意了,賢宇問金代理跟誰學的話,金代理正在尷尬,同事送來吃的,她逃過賢宇的問題。賢宇拿了吃的要代表和他一起去工地,賢宇說代表他在這樣就不和他合作了。代表說他要去相親,讓賢宇也去,賢宇不高興的問他的未婚妻怎麼辦,代表說他只是去見見。
 
  智惠在家查資料,看一眼手機繼續工作。賢宇喝醉回到家,嘔吐過後躺在地上就睡了,媽媽喊不醒他。智善送專務回去,她誇耀專務的房子好,專務邀請智善去他家,他說他妻子不在家,智善慢吞吞拒絕了,專務表揚了她的潔身自好並間接說明會給她升職的機會。賢宇醒了,坐在床上想起智惠,他媽媽在外面刷地板,她知道兒子心裡有事,但她什麼都不問。
 
  智惠請假去老家休息幾天,她給泰旭打電話說頭疼想要去老家,順便看看爸爸,她說今天就回去,泰旭正走著停下問她是開車去,智惠說頭疼她坐公車去,說著坐上出租車去了車站。賢宇去醫院找媽媽,媽媽帶他去吃午飯,媽媽問賢宇為什麼不敢看她,賢宇向媽媽道歉最近自己喝太多酒,媽媽感慨兒子長大了,她猜對兒子是因為女人的事煩惱,開玩笑讓兒子請她喝咖啡。賢宇買來咖啡和母親坐在醫院談話,媽媽說他爸爸就優柔寡斷,當初是她追的他爸爸,她告訴兒子有什麼就早點下決心,不管什麼都要把握機會。
 
  泰振在公司打電話說沒有什麼是錢辦不了的,掛了電話看見惠晶來公司,他問惠晶來公司幹什麼,惠晶說是公公讓她來的。在辦公室公公告訴惠晶讓她來公司上班,說不定還要讓她代替泰振的職位,惠晶很吃驚。
 
  智惠早上去果園散步,泰旭開車也來她的老家見她爸爸,賢宇直接去了果園和智惠碰到一起,智惠低著頭向前走,快走到賢宇身邊時看見了賢宇。
 
  
第7集
  智惠乘車直接去了果園,她看見爸爸都激動的跳起來了,果園裡的人也很熱情,你一句我一句,智惠很高興,雖然有人問關於結婚的事,智惠會尷尬,但她的心情還是高興的。爸爸看出智惠對於結婚的話題很敏感,回到家他打電話問智善智惠結婚的事,智善說都準備好了。
 
  賢宇聽見智惠的廣播心神難定,正在畫圖的他放下筆給智惠的工作室打電話問智惠去哪了,智惠同事告訴他智惠會老家了。賢宇開車回去朋友打電話讓他準備好明天的圖案,賢宇掛了電話,想起母親說過的話,不要放棄自己想抓住的,他立馬開車掉頭。泰旭公司在召開會議。
 
  智惠陪著爸爸坐在屋裡討論書籍,智惠聽爸爸說一個人孤單所以看這些書,智惠說她不結婚回來陪他,也可以安心寫小說,爸爸生氣斥責她說泰旭是個不錯的人,讓她回去結婚生孩子,好好和泰旭生活。
 
  泰旭開車去他和智惠結婚的新房,看見窗戶未關,保安說夫人讓透氣所以打開窗戶,泰旭知道後讓保安回去了,他看看屋裡的一切心裡很舒坦。智惠一個人走在果園,時不時想起賢宇對她的關心與愛護,想起自己的衝動。泰旭躺在他們的新床上給智惠打電話打斷了智惠的回憶,智惠不知道是誰,泰旭對智惠說是家裡的號,他說自己跟她裝一星期就完蛋了,躺在新床上更想她,智惠讓他不要說些奇怪的話趕緊睡覺,泰旭說出我愛你,並讓智惠說出後他才安心睡覺,而且他以後就會像她的狗一樣生活,智惠盈淚滿眶斷斷續續說出我也愛你。
 
  惠晶在家整理丈夫的衣服時想起公公喊她去公司說的話,公公讓她準備好接手泰振在公司的工作,讓她對泰振和婆婆保密這件事,公公說她在姜家7年有資格管理公司了,公公還交給她一件事,讓她再生一個兒子,他會以繼承人的身份培養他。泰振洗完澡出來看見惠晶在發呆,回家回過神將衣服交給他說在想三弟結婚的事,她走到鏡子前脫下衣服,泰振問她要幹什麼,惠晶說她也要洗澡,泰振經不住引誘抱著她進了臥室。
 
  賢宇和智惠在果園相遇,智惠快走到他身邊才看見他,問他怎麼在這裡,賢宇說有話對她說。泰旭開車來到智惠老家,先見了伯父,智惠爸爸進屋喊智惠,智惠什麼時候出去了他都不知道。賢宇和智惠在說話,果園裡的人喊智惠,賢宇拉住離開的智惠,智惠說很快就回來,走了幾步智惠問他會等她吧,賢宇說會,智惠跑走了。
 
  聽果園裡的人說泰旭來了,她趕回家,爸爸和泰旭聊天,她準備了飯菜,泰旭說爸爸想讓一家人聚聚,所以他來接智惠回去,還有禮貌的問伯父會不會介意,伯父說當然不會。賢宇仍在果園等待智惠,泰旭打理好智惠的東西,智惠問他為什麼突然過來,泰旭說爸爸想要聚聚,說完提著她的行李箱出去等她,爸爸也讓智惠回去。泰旭拉著穿好鞋的智惠上車,伯父喊泰旭讓他帶走幾箱水果,智惠看見站在路一旁的賢宇,心上人,兩相望卻無可奈何。待泰旭開車走後,智惠爸爸看見賢宇,問他是誰。
 
  開車回去的路上泰旭對智惠說他知道果園裡藏著一個男人,智惠心中難受,泰旭接著笑著說他看見伯父的房間的書了,智惠說爸爸是因為太孤單才看那樣的書,說著淚情不自禁的流下了,泰旭問她怎麼了,她說覺得對不起爸爸,泰旭握住她的手安慰她,她掙開了泰旭的手,泰旭也無奈智惠什麼都不告訴他。
 
 
第8集
  泰旭將智惠送回家,智惠不讓他下車匆忙跑回家,泰旭讓她不要跑那麼快小心點,泰旭看見智惠的行李箱落在車上。智惠跑進屋沒有回答敏靜招呼,進自己的臥室給賢宇打電話,賢宇不接,智惠再打,賢宇掛斷然後關機了。
 
  智善和專務還有公司其他職員去聚餐,他們都巴結專務讓給自己升職,有人讓換歌,坐在一邊的智善點了一首,更瘋狂的是智善站在桌子上走的專務的身邊風情萬種的對著專務唱。唱完歌,智善向專務道歉,她知道自己之前對專務不恭敬,哭著請專務原諒。
 
  智惠在家查資料,看一眼手機繼續工作。賢宇喝醉回到家,嘔吐過後躺在地上就睡了,媽媽喊不醒他。智善送專務回去,她誇耀專務的房子好,專務邀請智善去他家,他說他妻子不在家,智善慢吞吞拒絕了,專務表揚了她的潔身自好並間接說明會給她升職的機會。賢宇醒了,坐在床上想起智惠,他媽媽在外面刷地板,她知道兒子心裡有事,但她什麼都不問。
 
 
第9集
  賢宇和泰旭做了簡單介紹,智惠獨自出神,泰振扯扯泰旭的衣服讓他就坐,泰旭問智惠是不是有什麼事,智惠逃避泰旭的眼神說沒事。惠晶忙完事務和他們一起就餐,四個人坐在一起邊吃邊聊,惠晶讓智惠結婚後幫助她,泰旭看了一眼旁邊吃飯的賢宇對哥哥嫂子說他想提前婚禮在這個餐廳舉辦,惠晶欣然答應,智惠吃驚不已。飯後智惠和泰旭在餐廳門口等車時討論此事,智惠埋怨他沒有和她商量,泰旭沒有說出她的事讓她準備好結婚。智惠說自己要去上班,泰旭說她今天還是回家好,說著將她推上了車。
 
  在車上智惠還是疑惑問泰旭,她不想結婚,泰旭煩惱的不想聽她說話,大聲呵斥讓她安靜點什麼都不要說,準備結婚,氣氛驟然下降。泰旭將智惠送回家,自己開車離開。智惠剛進家門智善就問她怎麼回事,泰旭已經給她打過電話了,智惠說她也不知道,她說自己累了回去休息了。
 
  恩熙約Cynthia見面,恩熙本來嘲笑她穿著高跟鞋陷入下水道,但是看見兩個男人幫助她又垮下臉。恩熙斷斷續續話都說不完整,Cynthia大概明白她的意圖,她口齒伶俐說的恩熙無法接話,而且一些英語恩熙也無法理解。Cynthia接到公司的電話回去了,恩熙氣憤自己竟然什麼都沒有說成,她想起自己曾經報了一年的英語學習班,決心開始學習英語。
 
  南美拉和泰振共進晚餐,南美拉介紹了自己認識他夫人的經歷,泰振很新奇,倆人互相瞭解。海鎮應約等待南美拉,南美拉回來看見家門口的海鎮邀請他進屋暢談南美拉給他安排工作的事。
 
  賢宇擔心智惠,晚上發短信問她是否平安,智惠回了沒事,賢宇說他今天才明白自己在濟州島做了什麼事,今天見到她的未婚夫給他當頭一棒,智惠說他們都玩過火了,她的婚期已經提前。
 
  承壽回家辯解自己和Cynthia的關係,他說如果她再去公司找Cynthia就會真的和她離婚。恩熙偷偷拿出承壽的手機和智善見面,智善解不開承壽的手機鎖,她看見兒子就讓兒子幫忙解鎖,他也解不開,讓嬸子說出女人的名字,恩熙說出Cynthia的名字,他一下就解開了,恩熙看見手機上的短信痛哭流涕,智善摟著她安慰,侄子將短信傳至恩熙的手機,他說叔叔手機上有位置跟蹤儀幫恩熙設置。
 
  智惠在泰旭的車上發現有關賢宇的書籍,她坐在車上沒有下來,泰旭親自下樓接她看見車上翻開的書。倆人去他們的新居談論這件事,泰旭說他本來想當做不知道,但是智惠說她是真的,泰旭立馬翻臉嚇到智惠,泰旭語氣強烈的說他比不上賢宇,但是他希望她忘記他和他結婚,智惠說自己沒有資格和他結婚,泰旭徹底惱怒了,結婚是她選擇的,她要遵守約定給父母交代。
 
 
第10集
  智惠回到家姐姐就質問她去哪了,讓她和爸爸在飯店等一個小時,智惠說她不想喝泰旭結婚了,說完躲到自己屋裡哭了起來,智善實在沒辦法就說不想結就不要結了,讓她和爸爸費勁,長壽回家沒有多問安排老丈人去休息。
 
  岳父大人約泰旭出來見面,泰旭說智惠好像對他有所不滿,他請求岳父幫他說服智惠,讓智惠放寬心。泰旭開車回家的路上給智惠打電話說今天爸爸的臉都是蒼白的,智惠說她劈腿了,為什麼還要這樣,泰旭說和她交往之前他也有許多女人,智惠問他為什麼選擇她,泰旭說她單純,不會在意他的家世身份,他說過他會想狗一樣陪在她身邊,所以他還是會和她結婚,說完果斷的掛了電話。
 
  智惠爸爸和女兒談話,智惠說因為泰旭的生活方式和她不同,他們有太多差距,爸爸說哪有一開始就合適的人,相處久了有感情就結婚生子,爸爸舉例給她講結婚的哲理,這幾天智惠終於笑了。智惠一個人出來散心,賢宇給她發短信,智惠下決心斷絕了倆人的關係。
 
  早上承壽收拾東西離開家,恩熙攔著他不讓走,兒子也攔著他,但他已經決心離開,她推翻恩熙,恩熙沒有穿鞋追出來向承壽道歉,承壽不顧夫妻情開車分默然離開,昌宇追下來抱住媽媽哭。
 
  泰旭和智惠走在小橋上,泰旭說聽到她的誇讚很難,他伸手拉著智惠的手笑著說他就像牛筋面有韌勁,抓著她不放手。智惠問他想怎麼辦,她沒有信心做一個妻子、母親,性格孤僻而且搞外遇,泰旭不讓她提起這件事,智惠說結婚以後或許他會憎恨她,泰旭說他不擔心。敏靜和弟弟妹妹看見泰旭送智惠回家,敏靜吃醋的說他們整天黏在一起,泰旭從車裡拿出一束花送給智惠,敏智和哥哥發現後備箱裡有東西,哥哥上車打開了後備箱,氣球飛了出去,泰旭不好意思了,智惠輕笑著。
 
  晚上智惠給妍秀打電話說泰旭向她求婚,智惠笑呵呵終於減輕了憂愁。恩熙坐在智善家裡。承壽和Cynthia在一起歡樂。姜母在家呵斥惠晶的自作主張將尹秘書調離。泰振的政治生涯正式拉開序幕。海鎮幫助南美拉工作。姜母打電話問泰振尹秘書和李漢勇的關係,她得到求證後出來找惠晶,惠晶又離開去公司了。海鎮給惠晶打電話說自己找到工作了,惠晶以為他找的事不正經的工作,海鎮不聽姐姐的話就掛了電話。
 
  智惠去餐廳,賢宇去幫朋友拿東西,倆人碰面了。智惠說她要結婚了,賢宇失落的說祝福的話他不會說,倆人說清了關係,智惠最後流淚說希望以後不要再見面,心裡還是會不捨,倆人相向而行。
 
  智惠穿上了婚紗等待屬於自己的婚禮,妍秀和大賢遲到了,看守的人怎樣都不讓進去,又幾人也遲到了,大賢說自己是來唱歌祝福的,他在門口高歌。在主婚人的主持下,泰旭回答是,他擔憂著等待智惠的回答,智惠輕輕回答是,泰旭終於放下那顆心。賢宇在倆人停留過的地方祝福智惠。
 
 
第11集
  長壽和承壽兩家參加完婚禮回家,剛走到家門口,警車出現要帶智善和恩熙去警局,倆人被強迫帶走。恩熙害怕,智善問他們是誰告發的,警察不回答,承壽看了錄像,智善看著錄像不承認那是她和恩熙。
 
  泰旭帶智惠去度假村,尹秘書接待了他們,打過招呼後泰旭摟著智惠進去,智惠坐在外面給妍秀打電話,妍秀責備她竟然沒有讓她去婚禮現場,泰旭喊智惠,智惠伸手示意泰旭心有領會,大賢搶過妻子的電話唱歌給智惠聽。泰旭端著高腳杯出來和智惠喝酒,智惠說多妍秀和電視台的人抱歉,泰旭說有空請他們吃飯,智惠說不是吃飯的問題,泰旭公主抱式的將智惠抱進屋。
 
  泰旭和智惠牽著手散步,泰旭問智惠昨晚好像沒睡好,智惠說睡好的人怎麼知道,泰旭說第一次有人睡在他身邊很新鮮,因為從小他就不讓被寵溺,現在能倆人一起睡,他很幸福。泰旭在游泳看見智惠帶著眼鏡別有一番風趣,智惠彆扭問他一直瞅著她,嫌她醜還娶,泰旭笑了,他將智惠抱下水讓她回答她是他的,智惠說她會盡力的,如果以後他也有一次外遇她會原諒他的,泰旭給她承諾,智惠出聲笑了,泰旭慢慢吻住智惠。晚上泰旭睡覺智惠一個人站在陽台。
 
  智惠給姐姐打電話心情不錯的說他們蜜月回來了,承壽也進來家門,智善走到他身邊氣勢洶洶瞪著他,媽媽讓他趕緊坐下,一桌人不給他好臉色。承壽拿出蛋糕,敏靜拆開插蠟燭,他讓恩熙給他盛飯,恩熙氣急的去了。敏靜念出蛋糕上的話,還有Cynthia的名,大家指責他,他把氣撒到兒子身上,恩熙爆發了,一下將他按在蛋糕上,他媽媽、智善、長壽都出動了,家裡亂作一團。
 
  敏靜他們回到家看見智惠,敏智抱著她哭了,敏靜問泰旭會不會搞外遇。恩熙婆婆教訓兒子和兒媳,長壽說承壽有外遇,媽媽竟然說男人風流很正常,智善針對承壽,婆婆說她沒有教養,智善以爸爸打比方,婆婆說那是妻子煩人丈夫才會搞外遇,她就是向著自己的小兒子。委屈的恩熙替嫂子抱不平,婆婆一味埋怨,智善沒有再狡辯流淚了。
 
  泰旭帶智惠回家,姜父讓兒子和智惠好好生活,姜母還是一身毛病。姜父告訴智惠說在他們家是沒有離婚的,惠晶坐著一言不發,姜父說不想在重複他大哥的事,他讓智惠要像惠晶一樣有忍性,智惠一一答應。泰旭摟著智惠離開了。姜母對丈夫說智惠今天的不足表現,姜父說慢慢教,他沒有見過泰旭那樣開心的笑,姜母威脅丈夫不要讓她在兒媳面前丟人,否則她會離婚。
 
  頹廢的賢宇躺在房間睡覺,朋友叫醒了他,賢宇無精打采。整理著裝和朋友去參加哲秀婚禮,朋友說他蜜月回來就和老婆鬧翻了,賢宇說他囉嗦。世京看見站在婚禮口的賢宇激動的抱住了他。智善送恩熙去捉姦,恩熙獨自去了承壽所在的公司,她鬼鬼祟祟看見承壽時躲進了衛生間,Cynthia恰好出去,和承壽打情罵俏。晚上公司關門了,恩熙還躲在衛生間,就在裡面吃東西。
 
 
第12集
  世京和賢宇還有他朋友一起吃飯聊天,世京吃個不停,像餓死鬼托生,賢宇關心了幾句,世京開始講自己的登山旅程,京民還和她開玩笑,有一次傳奇經歷,她因為頭痛想要下山,誰知導遊竟然給她偉哥,而她真的忘記了海拔問題,京民借口上廁所走了。世京這才對賢宇說她最討厭的就是京民,一直呆在他身邊,十年前如此,現在依舊。世京問賢宇為什麼不回她郵件,五年前打賭再也不和他聯繫,但是忍不住,她讓賢宇給她道歉,世京喝醉賢宇和京民送她回家了。
 
  京民問賢宇他們之間怎麼回事,她從小學就跟著他,他倆之間肯定還有感情,而且她爸爸還是富翁,賢宇不高興聽這些,賢宇想自己能不能結婚還是問題。
 
  正在睡覺的智惠被電話吵醒,是惠晶打電話讓她回家幫忙做早餐,智惠急匆匆跑去。惠晶友好的向智惠介紹家裡的規矩,智惠心驚的幫忙。姜父關心泰旭的婚後生活,姜母看不慣,姜父問智惠也一起做飯了,智惠回答父親的話,姜母讓智惠不要因為做飯就忘記喊丈夫起床上班。姜父批評姜母,姜母說話難聽還故意裝友好,泰振插嘴和智惠說話,然後說起選舉的事,姜母想讓家裡出錢幫助泰振,姜父不願意,惠晶匯報說公司五年來虧損150億,泰旭說多了會有法律責任的,智惠看著一家人的言行舉止震驚。
 
  智善喊家裡人起床,少了智惠她做飯都緊張,敏靜打扮一番準備去面試播音員,智善不相信她的水平,敏靜氣媽媽的話沒吃飯就走了。藝術給敏靜打電話,他準備了早餐,敏靜不領情還大聲呵斥藝術,藝術很是沮喪。智善想起恩熙的事也沒吃飯放下孩子們就去找恩熙,恩熙後悔自己的行為,智善不讓她屈服。
 
  智惠給泰旭打電話說了今天的情況,泰旭也感到抱歉,智惠讓他過來陪她。賢宇在認真工作世京找來了,他倆以前吃飯,世京問賢宇不結婚,她猜想他不會喜歡男人,賢宇被嗆了一下。賢宇送世京回家,世京讓賢宇抱她,賢宇拒絕了,世京強勢吻住他,賢宇推開她,世京無奈哭著說自己十年都沒有忘記他。賢宇在車裡聽著智惠的作品,不覺心痛。
 
  承壽拿著高爾夫球桿回家,他砸了電視,恩熙抱頭坐在地上,昌浩去叫伯伯,長壽和智善趕過來教訓承壽。承壽去醫院威脅醫生寫了一份癲癇病證明,他交給社長證明自己的清白,還把破壞的電視拍下讓社長看,他說的楚楚可憐,社長更覺得他會做出那樣的事。承壽拿著離婚書回家交給恩熙。恩熙晚上坐在屋裡不睡覺,看看睡覺的承壽和兒子,看看屋裡的一切,她一夜無眠。天快亮時她撫摸著兒子說為了他,她不會離婚,爸爸只是犯了一個錯誤,她哭著說對不起兒子。恩熙從兒子房間出來拉著行李離開了這個難捨的家,昌浩醒來到處找媽媽,從窗戶看見媽媽離著行李離開。
 
 
第13集
  智惠起床就趕緊趕去做飯,泰旭在床上沒有摸到人。惠晶埋怨智惠遲到,她在這裡7年沒有睡過五個小時,她教育智惠改掉這個毛病。對他們來說早餐很重要,智惠明白了嫂子的意思,惠晶看著智惠的樣子苦笑著讓她緊張起來。
 
  泰旭給智惠打電話害怕智惠忍受不了他家的規矩,智惠說她會好好成為他的賢內助的,她說了嫂子和婆婆教育自己的話,還問泰旭真的從三歲還穿紙尿褲,泰旭感到糗,智惠沒再囉嗦掛了電話。
 
  智惠開車上班,她給玫瑰打電話問公司門口還有沒記者。賢宇去上班,看見同事在看智惠的照片,他愣了一會,吩咐他們工作。智惠給姐姐打電話沒人接,因為恩熙離家出走,婆婆公公在智善家商量事情,恩熙留下紙條說死也不會離婚的,婆婆還說恩熙出去是死是活關他們什麼事。智善給智惠回了電話,智惠就是太久沒打電話問候一下,說說自己在姜家慘無人道的生活,智惠問姐姐家的事,姐姐氣婆婆的無情,智善打過電話給恩熙發短信問他現在在哪。智惠因為沒答應局長夫人的採訪被導演擺了臉色。
 
  賢宇接到世京的電話,世京讓他們用錢解決她喝醉強吻他的事,賢宇說他不會告她的,世京邀他晚上出來玩耍。賢宇站在外面呼吸新鮮空氣,智惠拿起包包猶豫一會還是走出公司。惠晶在公司想起南美拉和丈夫心神不安,職員讓她簽字,她讓職員準備車去見律師,惠晶感謝他對公司的照顧。惠晶想起公公對律師的訓斥,婆婆讓她把中秋禮物收起來,她還是偷偷送給律師一份,所以律師也感謝惠晶的幫助,倆人聊過天惠晶就回去了。半路又去了商場。
 
  智惠給泰旭打電話,她說怕泰旭覺得她沒有人妻樣,她很累,泰旭說他會盡早回家,給她按摩,智惠剛掛了電話,惠晶讓下人又送來衣服,讓她明天早上必須穿,智惠苦笑。惠晶還是沒能懷孕,泰振為政治上的事在臥室打電話,惠晶去看兩個女兒,她道歉沒能好好照顧他們。惠晶因為女兒的畫找泰振談話,惠晶希望他再孩子面前注意自己的私生活,泰振正心情不好,倆人吵了起來,惠晶說如果他在女兒面前亂來她就自殺,泰振將她推到在地頭撞傷了。
 
  智惠掂著衣服準備還回去,走到姜家門口轉了回去,獨自走在小橋上。智善給婆婆打電話,婆婆蠻不講理說兩個媳婦的不是,敏靜的面試結果好像不錯,敏智問哥哥小媽小爸到底去哪了,昌浩哭著說爸爸在Cynthia家。Cynthia不願意承壽和她住在一起,承壽死皮賴臉不走。
 
  恩熙在一家餐廳當服務員,那些人吩咐恩熙不停做事,恩熙毛毛躁躁打翻盤子,老闆讓她去後面刷鐵板,恩熙累的慌但還是堅持著,看看兒子的照片笑笑又哭了,她對不起兒子。智善照顧著昌浩。
 
  賢宇找世京吃飯,朋友也在,世京帶賢宇和朋友參觀她的工作室,朋友看見智惠的照片誇讚引起賢宇的注意,賢宇愣神就沒聽見世京說話,世京有電話出去了,朋友也借口離開,賢宇想起智惠對他的承諾但是她卻沒有履行。賢宇又開始借酒澆愁。世京送賢宇回家,賢宇靠在她肩上睡著了。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SBS】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加入書籤:
分享到Plurk
0
★最新文章【韓劇 命中注定我愛你】韓國電視劇 命中注定我愛你~第15集文字預告
第15集文字預告 暫時逗留在韓國的美英遭受一場事故在事故地點和李健不期而遇。 之後在美英媽館裡兩個人再次相見,因為合作契約案兩人正展開一場心理戰。 【...(詳全文)
【韓劇 結婚的女神結局】結婚的女神結局、結婚的女神分集劇情 14~36集
《結婚的女神》劇情講述擁有不同價值觀和人生觀的男女主角們的愛情和矛盾,通過他們的故事來探討婚姻的意義和價值。 【人物介紹】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