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南瓜花純情》劇情講述女主角純情的料理有股魔力,一旦吃了都能感到溫馨,每天送貨來的民修,某天吃了純情做的小菜後,想到過世的母親而掉眼淚,而他的新媽媽京善也從來沒有為民修做過飯。此後,民修迷上純情的料理,並對純情產生了感情……
某天,民修偶然得知新媽媽曾經有過小孩,而且那孩子竟是他心愛的純情,他們該如何擺脫命運的捉弄……

南瓜花純情

【人物介紹】

南瓜花純情

姜京善裴宗玉
首屈一指的食品企業社長的後妻。
從小失去父母,在孤兒院裡長大,後來被領養,但是養父母有了親生孩子之後拋棄了她。因此很早就懂得在這個世界上一切只能靠自己的道理。
雖然經歷坎坷,但是上帝給了她天生雍容華貴的外貌。
和三個男人結過婚,但是沒有愛過任何人也不愛自己親生的孩子,誰也沒有教過她怎麼去愛人,與她相遇的人都只是她的墊腳石,即使連親生孩子都一樣,但她身上流露一股任何困境都能逆流而上的韌性。
終於因為餐飲管理成為名女人,帶著服務社會著名人士,以及仁慈母親代表的虛名,當她得到所有讚賞的時候,她真實的女兒純情闖進她的人生……

 

南瓜花純情
 
朴純情李清娥
經營小餐館,京善和玄武結婚後生下的孩子,但是玄武並不是生父,玄武後來才知道這個事實,但玄武仍像親生父親一樣將她帶大。
純情記不起生母的長相,也一直以為玄武就是親生父親。從小對唸書不感興趣,但是擁有像大海一樣的包容心令週遭的人感到溫暖。
從十二、三歲開始純情最關心的事情就是為疲勞一天回到家的爸爸準備熱騰騰的可口飯菜,別的孩子放學後都在補習班學習的時候,純情卻在市場裡為買新鮮的蔬菜和魚和商販討價還價。
小時候純情決定了兩件事情,一是雖然自己沒有媽媽,但是絕不會吃不好吃的飯菜,還有就是不能讓沒有妻子,獨自帶大女兒的孤單父親吃不好吃的飯菜。那個時候積累的經驗和對食物的哲學成為今後讓她成為料理界耀眼的星星。
 


南瓜花純情

柳民修陳泰賢
食品企業社長的獨生兒子、對京善來說是前妻留下來的孩子。雖然生長在富貴家庭,但是珍惜靠努力得來的東西,是個朴素的青年。
發誓要靠自己學習食材後再繼承父親的餐飲事業,於是隱瞞身份在農產物市場做送貨員。為純情餐廳送蔬菜的時候認識了純情,偶然吃到純情做的飯菜感動萬分,雖然是極其簡單的飯菜,卻令他感受到料理人的心意。
新媽媽京善從來沒有為他做過這樣好吃的飯菜,表面善良的京善,為了民修拿掉自己的孩子,即使這樣民修仍無法從她那得到溫暖。
也許是想到過世的母親,民修常常到純情的餐館報到。不到一個月純情已經瞭解了民修喜歡和不喜歡吃的東西,自覺地為他準備晚餐。雖然只是經營小餐館,但是看著對食材和食物有著深厚情感的純情,讓民修明白了很多道理。
 
 

【分集劇情】
 
第1集
  站在山坡上的京善自言自語地說為了生存,在最痛苦的時刻也只會看著前方。隨後京善出現在公司成立派對上,挽起在煥的手臂走進禮堂。京善在台上表示為了公司的發展會不惜一切努力,下面響起一片掌聲。回到家後黃女士指示京善取消對金部長的解聘決定,京善一口拒絕。
 
 
第2集
  在公司裡京善表情嚴厲地望著職員講新的事業計劃。秘書拿來真絲衣服,京善指示換普通的家庭主婦裝。正要整理純情的運動鞋的玄武發現純情準備的蔥餅和紙條。玄武來到景福的花店,拜託今後好好照顧純情,說出自己不是純情的生父。
 
 
第3集
  興奮地拿著成績單跑來的純情撞到吳大爺,她自豪地拿出成績單。吳大爺高興地問純情這個成績是不是真的,玄武看到後也為純情感到驕傲。京善告訴黃女士如果自己在行業裡成功的話,一切都歸功於婆婆表示接受一切條件,黃女士聽後暗自吃驚。
 
 
第4集
  在煥告訴京善十多年來一直對她感到自豪,但是自己不能違背母親的意願。京善反問他是不是要和自己分手。深夜在煥對母親把一切股票贈與民修一事感到失落,京善安慰他不要憤怒。純情從必順那裡學習醃泡菜,開玩笑地說像婆婆教兒媳婦的感覺。
 
 
第5集
  京善從秘書那裡得知黃女士暈倒的消息後大吃一驚,隨即告訴她要安靜。秘書問京善要不要去看,京善回答說自己不是那個家裡的人,沒有必要去看黃女士,隨後故意洩露假信息,指示要保護會長的股份。金福來找正在擦皮鞋的純情,告訴她爺爺決定給獎學金,這樣純情也可以上大學。純情高興地把這個事情告訴了玄武,玄武對吳大爺表達謝意。
 
 
第6集
  九年後,沒有上大學的純情和爸爸開了一家飯館生活。參加聚會的純情意外遇見了民修。之後再度與作為送貨員的民修相遇。而在煥想與京善再婚卻遭到民修的反對。
 
 
第7集
  純情仔細地看著民修拿來的生菜,懷疑地問他是不是拿來剩下的菜,民修反駁說絕對沒有,最後無奈拿出別的生菜。民修問起純情的年齡,隨後吃到她做的大醬湯後大吃一驚。京善準備去和在煥共進晚餐,光雲情不自禁地告訴京善太漂亮了,京善嘲笑著說花那麼多錢,沒有見過漂亮女人。
 
 
第8集
  民修邊吃飯邊偷看孝俊和純情,純情忙著拿孝俊留下來的蟹醬。民修對純情講起自己的家庭,告訴她自己沒有吃到好吃的飯菜。純情突然對民修產生憐憫,拿出大麥茶送給他。京善和在煥來食品工廠聽職員的介紹。回到餐廳的京善看到喝醉的光雲。
 
 
第9集
  民修看到純情正在做雜菜,他告訴純情自己也喜歡吃雜菜,不料純情把雜菜拿給孝俊。過一會民修問純情和孝俊是什麼關係。純情告訴民修自己租下孝俊家的房子。京善望著民修開著裝白菜的貨車離開,告訴光雲民修和他過世的奶奶很像,忍不住露出緊張的表情。
 
 
第10集
  京善迎接下班的民修,民修告訴她就像9年前站在那裡一樣。京善問民修記不記得他說過能不能叫媽媽的話,民修默默地回到房間。正在洗碗的純情呆呆地站著,玄武問她在想什麼,純情告訴他不記得媽媽的長相是悲傷的事情,玄武聽後感到難過
 
 
第11集
  京善從光雲那裡聽到學校的學生吃了公司的餐之後暈倒的消息,學生被送去醫院,電視台也過去採訪,京善和在煥擔心給公司帶來打擊,召開緊急會議。京善向負責消費者服務的人員追究責任,並當場解聘,其他人看到後不禁感到緊張。民修來純情的店舖送菜,他告訴純情以前回家很孤獨,幸虧現在可以來這裡吃飯。
 
 
第12集
  光雲告訴京善拿到工資後買一件大衣,等畢業後再結婚,京善告訴他下個月自己要和別人結婚,光雲聽後驚呆。第二天光雲來找玄武,告訴他自己和京善一起生活了五年,京善狠狠地打他的耳光。和玄武結婚後,京善生下孩子,玄武發現孩子和自己的血型不同後震驚。
 
 
第13集
  在西餐廳工作的京善不小心把食物灑在在煥的皮鞋上。京善跪下來細心擦去污漬,連連說對不起,這時西餐廳經理跑來,慌張地對會長表示道歉。在煥讓京善到自己的秘書室工作,京善對他講起自己走過來的路,受到感動的在煥告訴她今後依靠自己。
 
 
第14集
  民修為和純情一起去遊樂場興奮不已,這時看見京善,聽到電視台調查學生餐的報道,民修目光犀利地望著京善。純情做著紫菜卷飯,想起過去玄武為自己做紫菜卷飯的事情,忍不住露出微笑。純情和民修開著貨車在高速路上,純情興奮地告訴民修小時候自己喜歡想像,民修開玩笑地告訴她不應該開飯館,而是去當作家。兩個人來到白菜產地,純情認真地給民修講解白菜。
 
 
第15集
  純情的飯館坐滿了客人,玄武欣慰地望著忙裡忙外的純情。孝俊抱怨純情不應該讓不熟悉的人留在店裡睡覺,純情安慰說只是朋友,兩個人都對飲食有興趣而已。
 
 
第16集
  民修拜託莎菈不要表明自己的身份,莎菈問他送蔬菜的原因和與純真之間的關係。民修平靜地表示對純真有好感,莎菈聽後大吃一驚。莎菈來到純真的飯店,拿出從美國帶來的禮物,讓純真感到詫異。京善接受關於捐給非洲兒童食物的採訪。
 
 
第17集
  錄音機裡傳來京善的聲音,京善指使別人要製造民修正在召集黃女士的親信,要把父親從公司趕走的傳聞,京善聽後大怒,這時金部長打來電話,告訴京善如果不想讓錄音帶到柳會長的手中,就把總公司專務理事的位置讓出來。京善斷然拒絕,憤怒地扔手機。純情來找吳大爺交拖延的房租。
 
 
第18集
  京善怒視著金部長,說膽敢和自己討價還價,京善回公司後,金部長深思一會給她打電話,見京善不接電話感到焦慮。民修和正從書房出來的光雲相遇,他告訴光雲並不像在煥的貼身秘書,反而更像是京善的秘書,光雲聽後慌張。純情見一個少年拿出5000元付飯錢,立刻把3000元還給他。
 
 
第19集
  在煥告訴京善金部長來找過自己,自己拿了幾百萬讓他回去。民修說起下午金部長打來電話要見面的事情,京善平靜地吃著飯。純情讓張女士品嚐麵條,張女士告訴她沒辦法花錢去買這個麵條,如果是免費的話會更好,純真聽後失望。民修見純真為麵條的事情洩氣,說起自己的例子來安慰她。
 
 
第20集
  民修反問在煥自己是不是在召集勢力,在煥生氣地對民修說本來念在他是自己的兒子,想遮掩一切把公司交給他,沒想到他會耍陰謀。民修表示自己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說完怒視京善,京善平靜地問他為什麼看自己。正在和面的純真接到民修的電話,聽到他在流淚,不禁擔憂起來。純真安慰民修說傷害會成為力量
 
 
第21集
  莎菈對吳大爺提起飾品創業的事情,讓他把純真的飯館收回來,吳大爺聽後大吃一驚。純真端著麵條出去,這時莎菈走進來,純真拜託她暫時看一下店。莎菈把醬油撒在湯鍋裡後離開。去給張女士品嚐麵條的純真回到飯館,聽到客人們對湯的味道提出抗議後大感慌張。
 
 
第22集
  京善給在煥揉腿,告訴他算卦的人說民修的腦海裡有怨恨和復仇心。在煥擔心民修,京善故意說現在來看無法和民修做一個平凡的父母和子女。京善走進民修的房間,告訴他想瞭解世界,就應該先學會忍受嚴冬裡的凍瘡,民修反問她現在要怎麼對付自己。
 
 
第23集
  京善問金部長他說過的要跟隨自己的話還有沒有效,金部長表示對她的忠誠。景福問吳大爺怎麼能一夜之間趕走純真和玄武,吳大爺反駁說離合約期間還有兩個月,這時玄武走進來,吳大爺背對著玄武。
 
 
第24集
  金部長告訴京善如果這樣下去公司會變成空殼,京善反問他為什麼要擔心這些,金部長無力地回答說會照著她的話去做。吳大爺看到成雲端著飯桌進來,問兒媳婦們都去了哪裡,立刻猜出是必順故意做出的事情。京善對民修說起結婚的事情,問他送完貨後去哪裡,民修告訴她純情的事情,讓她不要多管閒事。
 
 
第25集
  民修告訴在煥光雲給金部長的存折匯錢的事情,在煥確認了存折複印本之後,問光雲受了誰的指使,這時京善出來說是自己指使的事情,但是並不是想陷害民修。在煥追問京善為什麼要這樣做,京善跪下來開始解釋,民修聽後哭笑不得。純真叫來莎菈一起吃飯,問她是不是真的喜歡民修。
 
 
第26集
  民修告訴純情從莎菈口中得知她為飯店的問題苦惱,自己是過來安慰她。在飯桌上金福見必順把魚肉給孝俊吃,卻給自己尾巴後抱怨著說要離家出走。
 
 
第27集
  京善告訴金部長要買入新的工廠用地,這時聽到民修參加食品開發部新職員面試的事情。
  在玫瑰花園,光雲突然抓住京善的衣領質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京善怒視著他,說不要把自己當成過去的姜京善,如果想活命就安靜地呆著。
 
 
第28集
  純情告訴必順小時候曾想過如果她是自己的媽媽該多好,必順笑著說以後嫁人後如果想娘家就來找自己,隨後問純情有沒有男友。光雲和京善爭執起來,京善陰冷地望著他,隨即轉身離開。
 
 
第29集
  莎菈不高興地問民修看著自己的臉有沒有想起什麼,民修想起丟了莎菈送給自己的領帶,他問純情打掃的時候看沒看過領帶。莎菈生氣地從兜裡拿出領帶扔給民修。京善來找正在獨自喝酒的光雲,光雲問她什麼事情,京善回答說想趕快來告訴他高興的事情,說出要給他升職當次長。
 
 
第30集
  光雲對京善拿來的藥投來懷疑的目光,見京善拿起來喝,這時才喝下藥,突然他把藥碗摔在地上。這時被送去醫院的在煥回到家,京善出去迎接他,對他的健康表示擔心。下班回家的民修也得知後要進在煥的房間,京善以在煥的身體情況為由阻止他進去。莎菈告訴純情連房租都不能按時交的人怎麼能讓別人掏錢,讓純情感到詫異
 
 
第31集
  必順和成雲去超市,偶然遇到了朋友。朋友問她成雲是誰,必順介紹說是大廈管理員,成雲聽後感到失落。京善聽到職員們議論起參加面試的民修感到不安,她對光雲吐露不滿。民修回到家後被在煥責備。
 
 
第32集
  京善告訴在煥民修面試時說過的話,更加惱怒的在煥要立刻叫來律師寫遺書。感到絕望的民修走出房間,他拜託光雲阻止京善,光雲告訴他京善不是坐以待斃的人,忠告民修要麼和京善站在一起,要不就躲開她。莎菈故意訂白菜,把民修叫到家裡。民修吃著必順做的麵條,和來找必順的純情相遇。
 
 
第33集
  光雲告訴京善競爭對手先推出公司開發的新產品,京善聽後大吃一驚。民修表示如果競爭公司搶先佔領市場將會是致命打擊,現在股價也持續跌落,隨後盯著京善說怎麼經營的公司。在一旁的在煥聽後驚呆。純情和民修一起吃飯,回想起之前做食物受到的各種侮辱。
 
 
第34集
  京善問民修是不是洩露了新產品開發報告書,民修反問她為什麼懷疑自己,讓她交給警察調查。京善告訴民修從對方公司那裡聽到公司內部的人洩露的消息,民修回擊說她真正關心的不是公司,而是非法資金的事情。離家出走的金福重新回來,吳大爺抱著他說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金福永遠是自己的兒子。
 
 
第35集
  吳大爺問金福怎麼能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這麼能吃,兩個人又開始吵起來。純情看著小朋友津津有味地吃著自己做的涼粉,高興地再拿出來給他吃。民修對京善問起新產品開發報告書的問題,聽到結果後驚愕不已。
 
 
第36集
  京善生氣地走進社長室,找出經理胸牌,隨即戴在自己的衣服上。京善在新進職員面前介紹自己,表示如果實習成績不合格時自動取消入職資格,民修等職員聽後緊張起來。隨後開始的實習中,感到緊張的民修出錯,被京善訓斥。純情精心準備紫菜卷飯送給景福,謝謝她一直關心父親玄武。
 
 
第37集
  純情和玄武走進西餐廳,民修照著學到的內容帶領兩個人入座。純情自言自語地說以後要當上這種餐廳的老闆。京善得知預定的客人沒有座位的事情後找負責人,知道是民修後嚴厲訓斥。這時正在就餐的玄武認出京善,把勺子掉在地上,玄武急忙起身離開,不知道緣由的純情擔心民修。
 
 
第38集
  銀福要給金福零用錢,和世美發生爭執,兩個人越吵越凶,還提起離婚的事情。京善告訴民修他不適合職場生活。
 
 
第39集
  純情告訴玄武自己知道他不是生父,卻像親生女兒一樣照顧自己,還說起想了很多次媽媽,對自己的存在也苦惱過。玄武告訴純情從未抱怨過女兒,純情說因為這樣所以更想聽爸爸的話,但是這一次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深思之後玄武來找民修,民修懇求他同意純情在西餐廳工作。
 
 
第40集
  正在環顧四周的純情發現京善,臉上露出笑容,跑過去對京善打招呼,說平常在電視裡見過京善,自己非常尊重她。京善冷冷地問她是誰,純情介紹自己是新入職的職員,說完露出淳朴的笑容。
 
 
第41集
  京善給新進職員講解紅酒的服務,純情、民修等人站在一旁傾聽。京善告訴大家客人點菜後要介紹各種紅酒,再推薦和食物搭配的紅酒,指示大家要盡早熟悉。純情上班後觀察進入餐廳的食材,京善問她會不會看,純情回答說從小在市場裡買材料後自己做飯。
 
 
第42集
  純情站在鏡子前挑襯衫,玄武大聲催促她。純情告訴他和社長有約會,玄武聽後吃驚。景福從玄武那裡聽到這個事情後大吃一驚,玄武說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第43集
  純情在餐桌前介紹紅酒,民修走過來拉著純情說有事要談,純情告訴他工作時間禁止私聊,民修問她為什麼和社長外出。正在別的餐桌前服務的莎菈心不在焉,不小心溢出紅酒,莎菈急忙對客人道歉,正巧讓京善看到。
 
 
第44集
  京善向職員們介紹廚藝比賽,表示在每年舉行的比賽中入選的作品會在餐廳裡正式推出。在社長室裡,京善問純情參不參加比賽,純情回答說很想參加,但是由於沒有經驗沒有信心。
 
 
第45集
  玄武和純情笑著走過來,京善的車停在路邊,純情說像自己老闆的車,玄武拉著純情往回走。車裡的京善望著前方,沒有發現玄武和純情。
 
 
第46集
  玄武和京善在咖啡廳見面,京善默默地望著玄武,玄武告訴她有什麼想說的話就說,是不是好奇孩子的事情。京善問他怎麼帶大孩子,玄武告訴她送到了孤兒院。
 
 
第47集
  純情把櫃子裡的東西扔進箱子裡,莎菈在一旁說老闆那麼喜歡她,怎麼能做出那樣的事情,純情生氣地告訴莎菈如果不是她的家人,早就被自己打了一拳。這時民修出現,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純情和莎菈告訴他是女職員換衣室,讓民修出去。
 
 
第48集
  回到家的民修在廚房遇到光雲,民修問他京善還沒有回來,光雲告訴他一會會和純情一起回家,民修聽後忐忑不安。感到詫異的光雲問他怎麼了,民修說餐廳的人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擔心純情看到自己後告訴職員。
 
 
第49集
  從京善家回來的純情對玄武說京善家的房子很大,庭院裡種了很多玫瑰,玄武想起京善喜歡玫瑰。純情告訴玄武還用手機拍了照,給玄武看了和京善親密拍下的照片,玄武看後心情微妙。
 
 
第50集
  民修告訴京善不希望自己和她的矛盾讓無辜的人犧牲,京善反問他為什麼要擔心純情。民修回答說純情是會對西餐廳和公司的發展做貢獻的人才,京善望著民修問是不是只有這些。京善更加確信自己對純情和民修關係的猜測。
 
 
第51集
  純情從休息室出來遇到京善,京善不理純情走進社長室。純情跟著過來表示有話要說,京善默默地望著她。純情告訴她事先並不知道柳民修是她的兒子,自己並沒有有目的地接近京善,京善反問她那為什麼那麼努力去討好自己。
 
 
第52集
  玄武下班回家,純情也去約定場所,京善來吳大爺家找純情,在那裡看到玄武。京善下車叫住玄武,玄武吃驚地望著她。京善告訴他自己不是來找他,而是來見住在這附近的職員,遠處走來的純情停下腳步,看到玄武和京善在一起。
 
 
第53集
  玄武心情沉重地洗碗,這時手機響起,純情幫他看手機,玄武看後說是不認識的號碼,純情接起電話,原來是光雲,純情吃驚地望著玄武。
 
 
第54集
  正在吃飯的世華看到吳大爺進來大吃一驚,問什麼事情,吳大爺生氣地說是警告。世美開始辯解,生氣的吳大爺大聲說被警告兩次就退場。京善送給純情手鐲作禮物。
 
 
第55集
  玄武看著純情手上的手鐲,問她在哪裡找到的,說原來放在自己的箱子裡,純情詫異地望著他。純情告訴他認識人送給自己的禮物,玄武說很像。感到奇怪的純情問他怎麼會有相似的手鐲,玄武讓她不要多想。
 
 
第56集
  莎菈蹲在地上大哭,世美責備她不送客,莎菈生氣地說不要和自己說話。對莎菈感到內疚的純情擔心和民修的今後,這時民修打來電話,安慰純情不要想太多,把一切交給自己。
 
 
 
第57集
  景福冷冷地望著京善,告訴她以後不要突然來家裡,表示自己和玄武正在交往,京善聽後吃驚,隨後冷靜下來說自己有事找玄武。
 
 
第58集
  光雲在職員面前宣佈第一次評審結果,民修在第一次評審中淘汰,他低著頭感到遺憾。純情通過第一次評審,民修高興地望著純情。
 
 
第59集
  純情告訴玄武最近心情很複雜,等廚藝大賽結束後和民修結婚,重新開小餐館。玄武斷然表示不能和民修結婚,純情的表情僵硬,有種不祥的預感。純情問玄武京善是不是自己的生母,玄武沉默不語。純情沒有來上班,京善讓民修去找她。
 
 
第60集
  純情流著汗為廚藝比賽的最後一關衝刺,主持人喊出還剩下最後五分鐘,觀眾席上的民修和世美緊張地望著她。比賽結束後民修告訴純情不管結果如何,盡全力就可以了。世美和京善在比賽現場相遇,京善高興地打招呼,但世美並不感到高興。
 
 
第61集
  純情流著汗為廚藝比賽的最後一關衝刺,主持人喊出還剩下最後五分鐘,觀眾席上的民修和世美緊張地望著她。比賽結束後民修告訴純情不管結果如何,盡全力就可以了。世美和京善在比賽現場相遇,京善高興地打招呼,但世美並不感到高興。
 
 
第62集
  在煥來視察餐廳,看到民修在餐廳工作非常吃驚。在煥接見了在廚藝大賽中獲勝的純情,純情把自己的成功歸功於民修,並向在煥闡述了自己對公司經營的看法,這令京善非常難堪。
 
 
第63集
  純情因為要求京善把公司還給民修,跟京善爭執起來,純情面對京善的威脅毫不示弱。京善威脅民修,不想看到純情毀在她手裡就管好她。純情違心地告訴民修,自己愛的是孝俊,民修聽了非常傷心。
 
 
第64集
  純情和京善的關係越來越緊張,看到光雲跟純情走的很近,京善心生不滿。純情領工資後,為玄武和光雲買了兩件一模一樣的衣服做禮物。看到光雲收到禮物後高興地樣子,純情情不自禁的留下了眼淚。
 
 
第65集
  純情幫助民修開發的新菜單獲得了成功,在煥很高興,正式決定讓民修去食品開發部門,京善非常惱怒,要光雲想辦法對付純情,光雲內心很矛盾。京善設計陷害純情,純情求光雲不要讓件民修受牽連
 
 
第66集
  光雲和純情在純情家附近偶遇玄武,玄武看到二人在一起非常吃驚,但是並沒有同純情打招呼。景福告訴玄武,自己不能再等他了。在車站,玄武找到了已經坐上車的景福,車子開動了,景福最終決定留下來,兩人緊緊相擁在一起
 
 
第67集
  光雲在京善的辦公室看到了純情的簡歷,終於知道純情和玄武的關係,光雲陷入痛苦之中。光雲約玄武出來,二人都穿著純情買的衣服赴會。光雲感謝玄武撫養純情,跪求玄武原諒自己和京善。
 
 
第68集
  光雲幫純情洗清了冤屈,在煥決定讓純情去公司的核心部門工作。京善威脅純情不要和民修結婚。京善因為光雲幫助純情,大發雷霆,光雲懇求京善停手。
 
 
第69集
  純情發現玄武手腳都凍傷了,非常心痛。在煥希望民修跟吳院長的女兒結婚,民修非常為難。京善對此幸災樂禍。玄武告訴光雲,純情早就知道光雲是她的生父,光雲聽後更加內疚。光雲質問京善是否願意為了孩子放棄一切榮華富貴,京善難於回答。
 
 
第70集
  光雲見到純情,想跟她說些什麼,卻欲言又止。純情含淚告訴民修自己不會和他結婚。京善要去見玄武,卻突然接到在煥的電話,約她一起吃飯,京善非常為難。
 
 
第71集
  京善故意挑撥離間,問在煥知不知道民修為什麼不和吳院長的女兒訂婚。在煥聽到京善的話後調查純情的家庭,聽到在單身父親手下長大的話後,斷然表示不可以。京善告訴在煥純情連大學都沒念,不知怎麼誘惑的民修,如果把兩個人放在食品開發部,純情會一直纏著民修。
 
 
第72集
  純情發現站在吳大爺家門前的京善,問她為什麼來這裡。京善反問純情為什麼在這裡,是不是跟蹤了自己。純情詫異地問她認不認識住在這裡的人,京善回答說只是路過而已,京善擔心玄武出來,急忙離開。京善問民修是不是讓純情調查自己,民修聽後啞然失笑。
 
 
第73集
  光雲告訴玄武姜社長要鬧著見純情的父親,最近柳會長和兒子的關係緩和,讓京善感到不安,玄武聽後表示再考慮。純情告訴光雲自己在高中的時候就知道不是爸爸的親生女兒的事情,光雲聽後感到內疚。
 
 
第74集
  景福告訴純情自己和姜社長的約定,純情聽後憤怒地說怎麼能有這麼自私的人。景福告訴純情如果這次她出面,京善就會知道她是女兒。純情回答說早晚都會知道,再繼續下去會傷害更多的人。景福忠告純情不管怎樣京善是她的生母,不能這樣親手搞垮京善。
 
 
第75集
  民修和莎菈切蛋糕,這時光雲走進訂婚禮堂,大聲說有話告訴大家。京善慌張地起身想收拾局面,她讓光雲到一邊說話,光雲憤怒地喊這個訂婚儀式無效。
 
 
第76集
  光雲問京善既然這麼想見女兒,為什麼當初拋棄了孩子,京善焦慮地讓他說出女兒的情況。光雲告訴她女兒知道她的身份,也可以立刻見到女兒。受到打擊的在煥住進重病室,這反而更加堅定了京善想贏的意志。
 
 
第77集
  食品開發部辦公室裡,純情、民修和莎菈正在開會。純情表示做好吃的牛肉辣湯的地方很少,堅持這是有競爭力的項目。莎菈卻表示市面上已經有了別的公司推出的牛肉辣湯,兩個人各持己見。京善問光雲聯沒聯繫孩子,光雲勸她不要引起風波,就讓它靜靜地過去。
 
 
第78集
  京善和景福見面,表示雖然沒有舉行完訂婚儀式,但已經交換了戒指,所以他們接受了訂婚事實。景福點頭說不要擔心。京善問純情這次項目有多少把握能成功,純情回答不出來。在煥表示公司面臨財政危機,如果做無謂的投資會受到致命打擊。
 
 
第79集
  純情和民修研究牛肉辣湯的調味醬,純情表示他們腦海中的牛肉辣湯的味道是調味品的味道,自己做的只是外形上像牛肉辣湯,其實完全沒有其味道,民修難過地望著純情。這時京善和光雲走進來,京善嘲笑著說純情很適合廚房,純情聽後自尊心受到傷害。京善告訴她這裡的研究員都是從一流大學畢業,從國外留學回來的高級人才。
 
 
第80集
  純情和民修焦慮地等待評判結果,民修安慰純情不要著急。組長跑進來說出來了結果,他們的產品可能無法在市面推出。
 
 
第81集
  京善告訴純情即使她是自己的女兒也不會改變任何東西,純情聽後大吃一驚,反問她怎麼知道的事情。京善回答說自己是一個為了自己的人生連女兒都可以放棄的人,任何人都不能阻擋自己,純情忍不住流下淚水。京善回到家獨自喝酒,光雲看到後阻止京善。
 
 
第82集
  純情跑到無人的地方,宣洩之前的憤怒和淚水。光雲追過來心疼地望著她,不知道如何安慰純情。純情對光雲說自從知道自己不是爸爸的親生女兒那一刻開始,連吃一口飯都感到羞愧。光雲對京善說把原本要給莎菈的項目重新交給純情,京善大聲說不行。
 
 
第83集
  純情擔心地跟在玄武身後,玄武無力地說純情太可憐,純情安慰說自己沒關係,讓他不要哭,隨後問玄武自己和孝俊哥結婚如何。
 
 
第84集
  京善對光雲說很早就知道把金畢載安排在財務部,來籌備非法資金的事情,光雲吃驚地問金部長怎麼能背叛京善。京善告訴他為了生存人們都會投靠有勢力的人,從現在開始是一場殘酷的戰爭。
 
 
第85集
  民修興奮地跑過來說純情策劃的銷售戰略在網上銷售額翻倍,會長要給純情和開發部的人特別獎金。開發部的人聽後興奮不已,這時孝俊走進來說有消息稱在食品在加工過程中會產生發癌物質,很多人懷疑這次他們開發的辣牛肉湯。
 
 
第86集
  京善大聲問純情在做什麼,純情說自己當初是因為擔心會長的身體才讓出,京善後悔相信了自己的女兒。京善來到張女士的茶館,把裝錢的信封遞給景福,讓她轉交給玄武。景福問她為什麼給自己,京善回答說如果自己當面給,玄武會把錢扔在自己的臉上,拜託景福說服玄武。
 
 
第87集
  純情和京善吵架後跑到屋頂,咬著牙忍住眼淚。擔心純情的光雲走過來,心疼地望著她。純情說自己只需要京善能真心地說一句對不起。吳大爺問金福莎菈的婚事怎麼樣了,在一旁的恩福說正在打聽,民修這個年輕人看起來不怎麼樣。
 
 
第88集
  純情對孝俊說對不起,問他能不能和自己結婚,孝俊問她為什麼對不起,結婚是自己願意的事情。孝俊問純情是不是因為柳民修才和自己結婚,純情回答不出來。景福問玄武是不是真心喜歡姜京善這個女人。
 
 
第89集
  純情對京善說和孝俊結婚後離開公司,京善告訴她已經失去了談條件的機會,已經不關心純情留不留在柳民修的身邊。民修焦慮地在本部長室門前來回走動,猶豫一下撥電話。
 
 
第90集
  光雲看到暈過去的純情,急忙背著她跑出社長室,正要去社長室的民修吃驚地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情,光雲讓他不要跟過來,民修犀利地望著社長室。必順決定去找京善,向世美借最貴的衣服,世美問她要去哪裡,隨即問是不是純情的親生父母出現了。
 
 
第91集
  必順告訴玄武見過純情的生母,純情在門外聽著他們的談話。玄武和光雲見面,告訴他過去20年和那家的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即使純情是殺人犯的女兒,也會被寬容接受。
 
 
第92集
  光雲告訴京善純情為民修生母的死感到痛苦,讓她抱著贖罪的心來放棄擔任副會長。京善聽後陷入沉思。京善打電話指示打聽食品開發部研究員吳孝俊家的電話號碼。
 
 
第93集
  京善聽到純情沒有來上班後擔心起來。光雲表示也許純情和柳民修說了什麼話,急忙要出去找她,京善大聲說如果告訴柳民修純情失蹤的事情,相當於承認純情是自己的女兒。光雲生氣地指責她現在還在擔心這些問題。純情坐在河邊陷入沉思。玄武聽到純情的消息後驚慌失措,在桌子上發現純情寫的一封信,玄武顫抖著打開。
 
 
第94集
  京善的就任儀式被取消,京善站在空蕩蕩的禮堂上,走到演講台,回頭望一眼祝賀自己的橫幅。京善回想起自己的過去。光雲問她在想什麼,京善回答說希望這一天趕快過去,說完傷心地望著空禮堂。
 
 
第95集
  京善從在煥家趕了出來,不敢相信地看著連鞋都沒有穿上的自己。光雲跑到在煥面前說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誤,懇求他的原諒,但在煥態度斷然。在煥走進房間失落地望著京善的物品,民修難過地望著他。
 
 
第96集
  玄武拿著送餐盒急忙跑出來,這時看到京善倚靠在車上看著自己。京善告訴他如果繼續做研究員,也許現在當上了所長。玄武冷冷地回答說自己很忙,如果想吃飯就進去吃。京善皺著眉望著玄武奔跑的背影。
 
 
第97集
  在煥告訴民修要把京善叫回來,民修吃驚地望著他,在煥告訴民修現在他一個人很難經營公司。民修見父親又被京善的詭計騙倒,暗自歎氣。玄武拿著材料走進餐館,看到光雲從餐館裡出來,玄武問他為什麼又來,光雲回答說只是過來吃飯而已,隨後小心翼翼地問玄武自己以後能不能常來。
 
 
第98集
  民修和純情陷入沉思,民修告訴純情怎麼可能一夜之間變成自己的妹妹,問純情能不能接受,純情沉默以對。民修告訴她自己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純情突然發火說為什麼不能接受自己是姜社長的女兒的事實。玄武下定決心把純情送到京善身邊,光雲難過地問他會不會空虛,玄武的眼眶濕潤起來。
 
 
第99集
  純情來到京善家,玄武獨自一個人吃飯。這時純情發來短信讓玄武好好吃早餐,玄武看後露出微笑。京善和純情走進餐廳,職員們低頭向她們問候,純情也低著頭一一回敬,京善告訴她沒必要低頭。
 
 
第100集
  純情難過地望著獨自喝酒的民修,回到房間想起京善的話。民修喝醉後趴在那裡睡覺,純情給他蓋上毯子,民修醒來後痛苦地對純情說一起離開這裡。
 
 
第101集
  瞭解民修生母的死因的玄武緊張地望著金明子,景福吃驚地讓她接著說,明子告訴她當時自己在醫院做護士的時候有確認注射劑的藥物和病因的習慣,當時肯定有人換了注射劑。玄武想到今後發生的事情,忍不住歎口氣。
 
 
第102集
  京善心情沉重地對金部長下指示讓他明天一早就到辦公室。金部長擔心京善的行為很危險,會在公司引起不好的影響,但是京善吩咐他只是照做就行。民修對自己和純情的命運感到難過,他痛苦地問純情為什麼偏偏姜社長是她的生母。
 
 
第103集
  正要開車起步的光雲聽到有人在敲車門,抬頭一看是明子,但是光雲沒有認出她。明子呆呆地望著光雲,光雲離開後明子記下他的車牌號。光雲從車鏡看著明子。光雲走進京善的辦公室,聽到驚人的消息。
 
 
第104集
  正從外面走進來的京善看了一眼混亂的入口,突然京善的表情僵硬,原來看到了明子。明子在入口處大喊不見會長的兒子不會離開。光雲知道自己一直被京善利用後失落地望著京善送的戒指,純情難過地看著光雲。
 
 
第105集
  明子大喊要見會長的兒子,正巧經過的民修望著這一邊,走過去問警衛發生了什麼事情,警衛們假裝若無其事。民修詫異地望著被拉出去的明子,指示說如果再來就叫到自己的房間,京善得知後下令一定要攔住。
 
 
第106集
  京善警告明子下次如果想討價還價要先看對方是什麼人,說完把裝了十億錢的信封遞給她。吳大爺因老年癡呆症忘記回家的路和電話號碼,很晚才到家,四處尋找他的家人終於鬆口氣。吳大爺看著從治療癡呆症的療養院寄來的宣傳冊,見金福進來,急忙藏了起來。
 
 
第107集
  京善焦慮地來回走動,手機在一邊不停響起,京善生氣地關掉手機。純情走進來叫京善吃飯,京善生氣地問她現在還能吃得下去飯,純情難過地望著她。吳大爺和金福挑選掛手機的項鏈,金福告訴吳大爺以後要把手機掛在脖子上。
 
 
第108集
  民修知道了京善殺死自己母親的事情,憤怒地抓起她的衣領,京善慘淡地閉上眼睛。京善呆呆地走進來,純情吃驚地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光雲聽到民修知道一切後大吃一驚,玄武默默地轉身離開。
 
 
第109集
  民修收拾行李,純情走進來問他定沒定下住處,民修告訴她找了個小公寓,自己明白因為純情才坐到常務的位置,但是世界上沒有人能尊重殺死自己母親的人,純情默默傾聽。
 
 
第110集
  純情擔心地等待,京善和光雲從樓上走下來,京善提議三個人一起吃飯。京善和光雲邊聊邊吃飯,而純情則默默地低頭吃飯,京善說三個人名義上也是家人,提出一起拍全家福。
 
 
第111集
  吳大爺認真地學習英語,這時必順端著飲料走進來,吳大爺故意跟著錄音機說英語,逗必順笑。必順欣慰地看著態度樂觀的吳大爺。成雲看著吃冷飯的光雲,拿著小菜走進來。
 
 
第112集
  京善對民修開玩笑,民修冷冷地望著京善,隨後告訴她凌晨父親過世,京善聽後驚呆。京善呆坐在沙發上,純情痛苦地閉上眼睛。葬禮場內,獨自守護在葬禮場的民修痛哭,純情難過地望著他。
 
 
第113集
  民修的手機響起,他呆呆地望著窗外不接電話。電話一直響起,民修突然想到什麼,接起電話,原來是金部長打來的電話。金部長告訴他朴純情手裡拿著關於貪污的資料,說完掛斷電話。
 
 
第114集
  純情靜靜地聽著京善的話,京善生氣地問她難道沒有柳民修就活不下去,柳民修是一個一心想把自己關進監獄,利用純情的愛來對自己復仇的孩子。純情說自己並不是為了民修回到自己的身邊,而是為了公司。
 
 
第115集
  吳大爺聽到外面的談話心情沉重,這時金福走進來,吳大爺急忙坐下來。金福告訴他想把賬本和存折交給恩福,恩福比自己做的更好,吳大爺望著他,說信譽並不是一兩天就能建立起來的,鼓勵他從現在開始做好就可以。
 
 
第116集
  民修獨自望著窗外,這時光雲走進來,告訴他即使民修把姜社長關進牢裡也無法找回那筆錢,為什麼一定要那麼做。民修回答說如果不是姜社長,楊次長也不會做糊塗事。這時民修的手機響起,電話一頭傳來純情屏息哭泣的聲音,民修想起最後一刻仍口出狂言的京善。
 
 
第117集
  玄武和純情坐車來到在煥的別墅,純情焦慮地為光雲祈禱。民修和審計人員一起走出來,民修再次拿出裝著證據的信封看,隨後堅定地把信封遞給職員。職員拿著資料坐上車,遠處光雲望著這一切。
 
 
第118集
  純情看著和光雲、京善一起拍的照片,京善告訴她不要看照片,純情生氣地說光雲去世才幾天,就說出這樣的話。京善呆呆地走進房間,感到光雲在叫自己。純情走進來,京善仍閉著眼睛靠在椅子上。
 
 
第119集
  京善看著民修拿來的證據資料,不由感到疲憊。京善來到灑光雲骨灰的地方,給他倒酒。職員跑進來告訴民修姜社長償還了用於食品製造的貸款,民修聽後忍不住驚愕。
 
 
第120集
  京善望著入睡的純情,純情睜開眼看京善,感受到京善贖罪的心情,純情的眼睛含著淚。京善第一次擁抱純情。民修呆呆地望著天空,想起和純情第一次見面的情景。
 
 
第121集
  景福查看花店後關燈出去,玄武在遠處默默地望著她。玄武坐在長椅上想著京善和景福。吳大爺的院子裡,無法入睡的成雲呆呆地坐著,正在晾衣服的必順走過來,問他在想什麼。
 
 
第122集
  玄武認為在離婚上自己也有責任,願意待在京善的身邊如果對京善有幫助的話,並向京善解釋自己沉默的原因。玄武呆呆地望著遠去的京善,京善最後一次回想自己的過去。花店外,景福正在給花盆灑水,送外賣回來的玄武深情地望著她。
 
 
第123集
  純情把外賣盒放在自行車上,騎著自行車奔跑的純情臉上充滿活力。身穿禮服的玄武不好意思地走出來,看到身穿婚紗的美麗的景福後忍不住笑出來,純情高興地望著兩個人。
 
 
第124集(結局)
  純情急忙開著車追趕要離開的民修,在最後一刻急著趕去機場。玄武順利的結婚、景福幸福地賣花,純情也找回平靜的生活,玄武勸純情回公司上班。純情上班的第一天在電梯裡見到民修。吳家人幫吳老先生過生日,大家都很開心的一起慶祝…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SBS】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韓劇 不屈的車女士結局】電視劇 不屈的車女士分集劇情71~111
《不屈的車女士》講述圍繞著車女士與他的丈夫達秀,他們一家有笑有淚的親情故事,敘述一對50多歲的夫妻出生於嬰兒潮時代,對父母盡孝,為子女犧牲自己的人生 。 &n...(詳全文)
【2016推薦必看韓劇】2016韓劇推薦愛情劇、愛情喜劇、懸疑劇*2016韓劇推薦終極懶人包
2016必看韓劇推薦來了 這篇除了有小宅想推薦自己喜歡的韓劇給大家外,也在眾多網友們的留言中挑選了討論最熱烈的幾部韓劇 如果覺得小宅有遺漏的韓劇,也可以在這...(詳全文)
【韓劇 任意依戀】電視劇 任意依戀劇情&人物介紹、任意依戀播出時間~金宇彬、裴秀智
《任意依戀》劇情講述充滿正義感的紀錄片導演魯乙(秀智 飾),在一次揭露財閥腐敗的事件中,被對方告上法庭,並名譽掃地成卑鄙勢利小人。 陷入人生絕境時,...(詳全文)
【韓劇 花郎】電視劇 花郎 劇情&人物介紹~朴敘俊、朴炯植、高雅羅、珉豪
《花郎》劇情講述兩個在新羅時代的花郎先雨(朴敘俊 飾)和真興王(朴炯植 飾)共同愛上一個受制於骨品制度而不能與他們結婚的女子雅羅(高雅羅&n...(詳全文)
【韓劇 黃色復仇草 劇情】黃色復仇草分集劇情1~40、黃色復仇草人物介紹
《黃色復仇草》劇情講述一個曾經活潑明朗的女生背負冤屈、失去一切,漸漸走上瘋狂復仇道路的故事 。   【人物介紹】 薛晏華-李幼梨 飾 父親...(詳全文)
【2016韓劇排行榜】小宅的2016韓劇推薦清單、最新韓劇排行榜、新韓劇評價評分
2016韓劇排行榜來了啊! 網友們追2016新韓劇,可以先來這裡看看, 除了看小宅的評分、小評語外,也可以多看看留言區網友們的留言參考唷 當然現在才一月初...(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