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摯愛》講述有著熱情慾望的兩個男人善宇和長日的故事,挖掘善宇父親秘密的兩個男人與命運做著抗爭,是通過講述「人間的愛和信任到底能到達什麼程度」來展現主題的作品。

赤道的男人"

 

【人物介紹】

赤道的男人"

赤道的男人"

赤道的男人"

赤道的男人"


【人物介紹】
第1集
  釜山一帶有名的打架王金善宇幫助全校第一名模範生李長一,兩個人由此結下深厚的友誼。善宇來到約定場所找父親慶畢,不料發現吊在樹上死去的慶畢。
 
第2集
  善宇堅信慶畢死於非命,長一安慰傷心的善宇,答應他儘早成為檢察官,為善宇找出兇手。因欠債的長一父與善宇結仇的大寶威脅善宇如果不教訓長澤,就不放過長一。
 
第3集
  善宇為了長一冒死來找長澤。秀美偶然在去首爾的火車上遇到長一,再次被長一侮辱後感到傷心。秀美從父親光春口中得知勇裴捲入了慶畢的死。長一在大學裡再次遇到智媛後高興不已,但隨即知道了勇裴捲入慶畢的死的事情,阻止善宇重新調查,見善宇堅持要去警察局,長一拿起木棍狠狠地打向善宇的頭部。
 
第4集
  善宇失去意識後掉進海裡,陷入絕望和痛苦的長一焚燒了慶畢事件的資料。善宇被送到急診室,雖然恢復了意識,但被告知失明。
 
第5集
  從昏迷中醒來的善宇被告知雙眼失明,秀美提議去首爾接受盲人教育,善宇來到長一家。長一想到即將要見到善宇,不安地顫抖起來。智媛在盲人福利館遇到善宇。
 
 第6集
  智媛看到善宇失明後震驚不已,產生憐憫的智媛走近善宇,不知道對方是智媛的善宇慢慢敞開心扉。勇裴誤會長一和智媛的關係,他來找智媛,表示不要再見自己的兒子。因智媛躲避自己而傷心的長一偶然在福利館看到善宇和智媛親密的樣子後大吃一驚。
 
第7集
  善宇和智媛越來越走近,長一發現後感到痛苦。目睹慶畢之死的光春給勇裴寫威脅信,讓他準備三千萬元,勇裴把此事告訴了盧植,盧植斥責勇裴處事不當。盧植為了確認善宇是不是韓一,接近正在做按摩自願服務的善宇。
 
第8集
  盧植偽裝成接受按摩服務的人來接近善宇,但善宇記起盧植的聲音。善宇找到陳盧植的照片,確認了是同一人。善宇感到危險逼近,不想智媛因自己而陷入危險,善宇故意躲避智媛,這時自稱是善宇父親的文泰植出現在他面前。
 
第9集
  文泰株向善宇坦言舊事,說出他是善宇的父親,善宇懷疑文泰株是權會長派來的,文泰株要求帶著善宇,遭到善宇拒絕,文泰株向善宇說明他也想知道好友死亡的原因,武力制服善宇後,給善宇24小時的準備時間。
 
  受到長日傷害的秀美,發誓一定要取得第一成功留學,而此時的秀美爸爸再次向權會長投遞勒索信,卻跳入了權會長設計好的陷阱,遭到殺手的重傷,驚險逃脫之後要求秀美摘掉神算牌匾。
 
  智媛為了見到一直躲著她的善宇,被迫叫善宇做按摩服務,善宇聽到智媛的告白心更加疼痛,為了智媛善宇必須強大起來,現在只能狠心的拒絕智媛的感情,兩人都為這段感情掙扎著,回到家的善宇給智媛留言,希望智媛能夠等著他的歸來,文泰株按時接走善宇。
 
  權會長全力搜索秀美爸爸的蹤跡,秀美回家看到受傷的爸爸驚訝不已,爸爸向秀美要來善宇的地址把善宇爸爸死亡的真相寫信告知善宇。智媛偶然看到善宇在學校的照片,焦急的找到善宇的家,看到滿室狼藉時,一邊細心的收拾,一邊回憶他們之間共同度過的美好日子,看到善宇留下的書信,眼淚盈滿眼眶。
 
  長日看到傷心欲絕的智媛,指責智媛不值得為了失戀哭泣,智媛回敬長日要當好檢察官要先學會做人。秀美在善宇的盲文中發現善宇已經恢復記憶,向長日告別要去芝加哥留學,語言試探長日,存心要長日心裡不安。為此長日日日承受良心的譴責,而善宇重新開始他的新生。
 
  13年後,長日成為韓國有名的明星檢察官,令長日爸爸無比驕傲,權會長想要利用長日達到自己的目的。秀美成為了有名的畫家,在接受採訪時透露即將回國;智媛在頂級賓館當VIP主管經理。
 
  偶然間長日爸爸接到善宇的電話,內心慌張無措,善宇約見長日,長日考慮良久決定依約見面,長日不斷揣測善宇見面的目的,心懷鬼胎的長日父子不斷試探善宇,善宇裝作不知,熱情的閒話家常。
 
第10集
  善宇和長日父子闊別13年後見面,長日對善宇的戒心更重,懷疑善宇消失13年後又出現的目的。善宇回憶眼睛治療過程,文泰株以智媛的照片和留言激勵善宇勇敢的接受不斷失敗的手術,愛情的奇跡讓善宇的眼睛復明,善宇更加努力的學習和吸收知識技能。
 
  善宇決定前往赤道,將文泰株處於危險邊緣的公司重新建設起來,以此報答文泰株對他的照顧和幫助。赤道艱苦的環境和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使善宇疲於奔命,但是善宇險中求勝努力說服投資人,最後以無比的毅力和智慧取得卓越的成功。善宇成功後決定返回韓國,文泰株殷切告誡。
 
  智媛在頂級賓館因直言而被室長排擠,一個人整理宴會廳時被住在酒店的善宇看到,善宇深深凝視智媛,難以自制感情的流露,而後離開來找好兄弟金株,金株看到善宇激動不已,詢問善宇多年來的生活,善宇委託金株協助自己調查爸爸的案子。
 
  長日懷疑善宇假裝盲人,致電盲人福利院求證。在同事的婚禮上,長日遇到了負責婚禮的智媛,心潮澎湃。此時的智媛卻被誤會,情緒低落,準備重新尋找工作,卻因天氣原因面試遲到,禍不單行的智媛終於趕到面試地點,見到公司社長竟然是闊別多年的善宇,而善宇卻不認識智媛,把智媛當作陌生人對待,智媛難以置信的同時難過不已,衝動的返回詢問職員社長的姓名,確認不是金善宇時,黯然返回。
 
  權會長的公司被檢察官調查,權會長想尋求長日幫助,長日不斷拒絕。秀美的畫展順利籌備中,邀請長日參加。長日以爸爸生日為由約見負責宴會的智媛。長日應爸爸的請求參加秀美的畫展,看到秀美的作品內心驚懼不安。恰巧碰到權會長,拒絕權會長的要求,權會長以此威脅長日。
 
第11集
  善宇以大衛金的名義作為長日負責案件的鑒定人與長日見面,看著善宇的背影,長日不斷想起年少時從背後襲擊善宇的情景。長日以調查案件為由,仔細觀察善宇,善宇平靜對待,以隱晦的語言說明調查爸爸案件的決心。長日尾隨離開的善宇,詢問善宇隱藏復明的原因,兩人約定有時間再敘。
 
  長日看到同輩申俊浩調查權會長,為權會長說話,提出給申俊浩換案件,申俊浩拒絕。智媛為善宇服務,遭到善宇挑刺。善宇調查爸爸的案件,在看到嫌疑人名單時要求只調查權會長一人。
 
  長日向父親說明善宇復明的事實,長日爸爸難以置信,焦急的想要告訴權會長,被長日阻止,父子二人分析善宇的目的,始終不能明白。權會長知道長日不肯幫忙,另尋方法決定給女兒和申俊浩做媒。
 
  善宇和長日見面,談論起權會長,以及年少時光,善宇問長日為什麼那樣對自己,長日以為善宇記起自己襲擊善宇嚇得目瞪口呆,善宇要求長日信守諾言幫助自己調查爸爸的案件,長日以職責不同側面拒絕善宇的請求。長日驚嚇於善宇可能恢復記憶知道善宇死亡的事實真相渾身冰冷。智媛依約前往面試,善宇不斷提問,智媛忍不住說出善宇和大衛金相似的話,令善宇很開心。
 
  文泰株帶著善宇爸爸的信件回到韓國,為了不透露信件內容謊稱已燒燬信件。善宇和權會長見面暢談投資事務,權會長提及文泰株,善宇裝作不知。秀美參加長日爸爸生日聚餐,遭到長日諷刺,返回畫室找出當年用畫記錄長日行兇的過程。
 
  權會長秘密約見長日,詢問關於善宇的事情,說出長日致使善宇失明的事實,要求長日尋找證據抓住善宇,長日拒絕接受命令,權會長說出長日爸爸才是害死善宇爸爸的真兇。
 
第12集
  權會長秘密約見長日,指責長日沒有將善宇就是大衛金的事實告知,長日為爸爸脫罪,權會長說出當年長日爸爸帶走善於爸爸時,善於爸爸仍舊活著的真相,長日無法接受爸爸殺人的事實。秀美再次被長日傷害,生氣的秀美拿出當年見證長日打傷善宇的畫作郵寄出去。
 
  善宇接到警察局的電話,因為沒有證人,父親的案件申訴被迫結束,善宇決定和長日見面執行下一步計劃。兩人見面寒暄,之後善宇將父親案件陳情書交給長日,由於公訴期即將到期,善宇請求長日幫忙調查,長日以不在職責範圍拒絕幫助。善宇以長日爸爸服務於權會長,並且聽到長日爸爸和權會長通話為由威脅長日妥協。
 
  長日和善宇分別後,長日憤怒的大喊大叫。善宇以陳情書測試長日,讓部下實施計劃。金株拿來善宇父親的遺物,並告訴善宇秀美現在的成就。善宇的計劃成功的讓申俊浩上鉤,申俊浩開始秘密調查權會長。善宇故意打電話催促長日,長日無奈找到學弟申正珉胡亂編造事實,讓學弟幫助調查善於爸爸的案件。
 
  申正珉與善宇見面,得知善宇身份後決定幫助善宇,長日唯恐事實暴露,指派申正珉負責賭場案件。智媛面試成功,到善宇公司上班,兩人查看宴會場地,善宇的目光始終圍繞智媛,善宇突然詢問智媛提出給智媛購買宴會禮服,返回時智媛詢問善宇和長日的關係,再次受到打擊。智媛看到善宇凝視《老人與海》,兩人的身影重疊。
 
  善宇裝作盲人參加秀美的畫展,看到秀美的畫作隱約覺得秀美知道些什麼,詢問秀美為何畫那幅畫,秀美見到復明的善宇既驚訝又害怕。善宇和秀美以及秀美爸爸吃飯,善宇提出希望秀美和秀美爸爸為爸爸的案件作證,遭到秀美爸爸的拒絕,秀美爽快答應。
 
  善宇公司的宴會成功舉辦,秀美、金株、長日、權會長等人前往祝賀,長日遇見了工作的智媛驚訝的詢問,智媛說明善宇不記得自己的事情。權會長裝作不經意問起公司投資意向,智媛給予否定,權會長思考中瞥見文泰株的身影,急切的追出去。
 
  在宴會中。智媛偶然聽到秀美、金株和善宇的談話,智媛默然的離開。長日談起善宇爸爸的案件表示無能為力,善宇說出爸爸案件背後可能有交易陰謀,激怒了長日,長日揮拳痛擊善宇。返回辦公室的長日收到秀美的畫驚慌不定,前往秀美畫室碰到了此時參觀畫室的爸爸,爸爸暗示長日抓緊機會。
 
  長日質問秀美,秀美向長日展示了長日迫害善宇全過程的畫作,並說明自己當天在場看到的整個過程,長日深受刺激口不擇言,秀美同樣苦不堪言質問長日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善宇,坦言將作為證人說出看到的一切,長日大聲制止秀美的言辭,逃避的離開畫室。
 
第13集
  長日忍受不住心靈的煎熬,為父親也為自己忍受心靈的疲憊。長日心神不寧的和申俊浩共同受理善宇父親的案件。長日考慮再三,決定屈服於權會長,而此時渾然不知的長日爸爸正興奮不已的看著兒子的新聞。長日要求爸爸用公用電話聯繫權會長。
 
  權會長與長日見面,長日向權會長說明善宇將權會長當作被陳情人提交陳情書,要求權會長不要約見政界人士,權會長拒絕並要求長日為其阻擋調查的進行,權會長以長日爸爸有罪威脅長日,長日質問權會長為何殺害善宇爸爸,權會長讓長日詢問父親。
 
  回家後的長日獨自呆在浴室,逞強的說著自己沒事。長日主動聯繫善宇,說明接手善宇爸爸的案件,並承諾會徹底查清。離去時碰到了上班的智媛,濃濃的思念和不可企及的愛情在善宇和智媛之間徘徊,只能通過牆壁感受那份眷戀。
 
  善宇凝視休憩的智媛被智媛發現,無言的離開。長日和申俊浩展開調查,決定偽裝成記者調查權會長。之後長日向權會長透漏偽裝計劃,要求權會長找人配合計劃實施。
 
  秀美同時邀請長日和善宇前往畫室,長日深深懼怕善宇得知事實,知道善宇要來更加不安。在緊張的氛圍裡看到畫的長日鬆了一口氣,善宇察覺氣氛有異離開,因遺忘手機而返回,秀美決定送善宇一幅畫,因為畫面血腥,善宇拒絕。
 
  長日質問秀美,秀美回答長日的做法是殺人未遂。善宇回到家鄉,在父親死亡現場祭奠,站在自己受傷的海邊凝思。秀美和爸爸接到警察局的電話,要求協助善宇爸爸案件的調查。秀美來到善宇辦公司,詢問智媛的感覺,智媛拒絕回答。在善宇辦公桌裡發現智媛的照片,並將照片放在智媛的文件夾中。
 
  長日詢問善宇案情,坦言兩人是高中同學,言辭間兩人針鋒相對,長日隱晦的言辭讓善宇很生氣,提出請長日的父親協助調查。
 
  看到文件中照片的智媛心情抑鬱、神情恍惚,善宇要求智媛回家休息。回家後的智媛拿出善宇離去時的東西傷心難受。智媛試探善宇,並將照片歸還,質問善宇為什麼隱瞞,善宇試圖解釋,智媛拒絕相信善宇的說法,憤然離開。
 
第14集
  智媛拒絕相信善宇的解釋,憤然離去,沒能追到智媛的善宇傷心欲絕。
 
  即將接受調查的秀美爸爸恐慌不已,秀美讓父親袒露不是自殺的事實。長日向父親提出協助調查,長日爸爸驚慌失措,長日言明結論只可能是單純自殺。智媛無法平靜的面對善宇,為此善宇特意準備了錄音向智媛表明心意。
 
  秀美爸爸來到審訊廳協助調查,說出善宇爸爸他殺的可能性以及善宇被迫害的可能。善宇在等待調查結果的同時,權會長上門做客,不經意問及陳情書的事情,假裝大度理解善宇,同時不斷詢問文泰株的事情,引起善宇的戒心。
 
  檢察官偽裝成記者採訪權會長和其家人,權會長堅信自己是贏家。長日和智媛見面,說出希望發展更深關係的意願,智媛委婉拒絕。善宇和智媛紛紛通過錄音表達此時此刻兩人滿溢的情感。
 
  兩人在福利院相遇,善宇坦言因為父親的案件使他無法給智媛想要的幸福,希望在消除仇恨後以新的面目和智媛相見。智媛雖然理解但無法平息憤怒,善宇言明會一直等下去,直到智媛原諒。
 
  智媛在福利院的每個角落都能回憶兩人那時美好的日子,決定原諒善宇,重新開始兩人當年遺失的愛情。善宇激動不已,在曾經去過的公園緊緊相擁,失而復得的感覺讓兩人更加珍惜現在的幸福,默默為對方付出自己的一切。
 
  智媛將善宇的物品交換善宇,善宇看到揭發父親死亡事實的信件時臉色凝重。善宇與文泰株等人討論信件的真實性,使善宇確認秀美爸爸一定知道事實。秀美接受調查,為長日做為證,說看到善宇爸爸購買繩索的假話。
 
  調查結束後的秀美和長日對視,兩人背道而馳。善宇查出秀美爸爸的字體和他收到的匿名信件字體一致,深夜來到長日的辦公室詢問長日。
 
第15集
  善宇深夜來到長日辦公室,質問長日是否是長日爸爸殺死自己父親,長日大聲反駁,善宇為長日的執迷不悟傷心,憤然離開。
 
  長日爸爸接到警察局電話,強作鎮定的面對兒子。案件調查陷入膠著狀態,申俊浩不斷尋找漏洞,卻被長日阻止。善宇約見秀美爸爸,詢問秀美爸爸到底知道什麼,秀美爸爸強烈否認,撕毀信件離開。
 
  長日提交了調查結果,善宇為此煩躁不已。秀美爸爸回到畫室,希望藉酒排解鬱悶,卻不想發現了秀美急欲隱藏的真相。善宇和權會長再次見面,權會長再次問及文泰株的事情,善宇將文泰株奉為神話。兩人談起善宇爸爸的案件,權會長袒露和長日的關係,堅信長日會為其脫罪。
 
  秀美看到父親在畫室,面對滿牆壁的畫作,憤怒指責。秀美坦言對長日的感情又愛又恨,秀美爸爸心疼這樣的女兒,決定如果秀美依然執迷不悟,將告訴善宇事實真相,以此挽救女兒深陷的感情。
 
  長日和爸爸預先熟悉調查問題,使長日爸爸沉著以對,長日來到秀美畫室,詢問秀美為什麼說謊,秀美搪塞,長日要求秀美立刻返回芝加哥,秀美拒絕。
 
  智媛、善宇等到野外露營,智媛向善宇說明和權會長的淵源,善宇知道後頗為震驚。智媛要求善宇說出受傷失明的原因,善宇推託不知道,智媛已經隱約知道是誰傷害了善宇。
 
  善宇公司突然面臨財務調查,讓善宇很是煩惱,因此延誤了長日爸爸的調查。在長日爸爸調查結束後,善宇攔住回家的長日爸爸,強烈要求送長日爸爸回家。長日要求讓善宇吃飯後再離開,吃飯時善宇不斷詢問關於15年前爸爸的事情。
 
  秀美爸爸向善宇請罪,說出當年所看到和知道的事實,知道真相的善宇邀請秀美爸爸去警察局說明情況,秀美爸爸答應後離開。善宇隱忍多年的痛哭終於找到了發洩的渠道。這一切被智媛聽的一清二楚,看到這樣的善宇,智媛的心一樣深切的痛著。
 
  權會長的投資面臨危機,決定不惜一切投入其中,為此權會長約見善宇,善宇直接拿出秀美爸爸的信件質問權會長,權會長積極相應,善宇告訴權會長要奪走他珍惜的東西以示懲罰。
 
第16集
  長日安慰父親不要在意善宇,他有把握善宇無法在公訴期內翻案,而且不會影響到自己的工作,長日爸爸希望事情快些結束。長日暗自發誓如果善宇緊咬不放,他不會善罷甘休的。
 
  長日致電善宇,詢問水果箱中奇怪的信件是什麼,善宇說明是當年有人投遞給他的,同時質問公司財務檢查是不是長日的傑作。疲憊不堪的善宇返回公司後,看到等待著的智媛,兩人靜靜相依誦讀文章,智媛為善宇加油打氣,提出代替善宇和長日秀美見面,希望能夠幫到善宇,善宇拒絕智媛的提議,他更希望得到長日的道歉。
 
  善宇要求金珠留意秀美的動向,秀美到善宇辦公室做客,善宇試探出秀美在說謊,戳破了秀美的謊言,要求秀美仔細想想15年前的情景。秀美得知爸爸向善宇坦白了一切,秀美懇求爸爸不要向檢察院坦白。
 
  申俊浩質疑秀美證詞說謊,決定再次審問秀美和秀美爸爸,可是到達約定時間秀美卻遲遲沒有現身。智媛和金珠來找秀美,碰到了同樣來質問的權會長女兒,在秀美的畫室,智媛發現了秀美畫的長日傷害善宇的作品。智媛將這些畫作發視頻給善宇,善宇無法接受。
 
  權會長夫人和善宇見面,權夫人希望善宇提供好的投資,善宇答應幫助,但有一個條件是展出秀美的畫作,權夫人答應。善宇爸爸的案件還有36小時到公訴期,長日希望拖延調查,但申俊浩不放棄,長日約見長輩希望阻止申俊浩的行動。
 
  善宇希望秀美爸爸作證,秀美卻將爸爸帶到香港,希望躲過調查。公訴時間即將到來,善宇難以平靜,長日卻勝券在握。長日來到善宇公司,善宇詢問長日權會長和長日爸爸殺害父親的理由,質問長日為什麼要打傷自己並將自己推進大海,長日非但不承認還狡辯。
 
  長日的強烈否認讓善宇將想要原諒的念頭徹底掐滅,決定訴諸法律。同樣在辦公室的智媛聽到了兩人的對話。智媛想要阻止卻無能為力,智媛不希望長日和善宇兩敗俱傷,來找長日,長日拒絕智媛的請求。
 
  秀美回到畫室竟然發現畫不見了,氣急敗壞的尋找。長日參加電視節目分析案情,善宇現場致電諮詢案情,兩人緊張對峙,善宇險些說出長日的名字,卻在最後關頭掛斷電話。
 
第17集
  鏡頭回放,在長日做客善宇辦公室時,兩人達成協議,善宇要求長日爸爸作證說明是權會長殺死了父親。節目現場長日收到了來自善宇的警告。權會長看完長日的電視直播,找上長日的爸爸,說出當年是長日爸爸勒死了善宇爸爸,兩人激烈對峙,權會長準備將所有的罪責推到長日爸爸身上。
 
  權會長接受調查,申俊浩詢問權會長公司的不正常經濟往來,權會長要求更換檢察長,長日安排爸爸和權會長對峙,長日爸爸將殺人罪和賄賂罪歸結到權會長身上。
 
  智媛不希望善宇雙手沾滿血腥,希望善宇放棄現在的計劃,善宇拒絕毅然前往畫展。秀美看到畫作時,激動的要求撤下,遭到阻止,善宇徹底揭穿秀美的真面目,告訴秀美即使長日變得一無所有都不會被秀美擁有,善宇向記者說明會和長日、秀美一起在大都市高樓頂層作畫。
 
  善宇同時約見秀美爸爸和權會長,要求兩人當面對峙,秀美爸爸說明當年看到的情景。而隔壁間善宇詢問長日爸爸當時的情景,長日爸爸反駁秀美爸爸的言辭。長日回家後收到善宇給的畫展的宣傳海報,長日爸爸突然知道秀美爸爸就是那個知道殺人事實的目擊者,慌張的想要將所有人殺掉,企圖掩埋事實,長日指責爸爸毀掉了他的人生,爸爸無奈的說出自殺的話。
 
  長日來到秀美的畫展,秀美向長日說明是智媛看到了畫,告訴了善宇。秀美希望長日按照善宇的要求使這件事平息,長日拒絕接受秀美的要求。秀美忍著心傷說出不喜歡長日的話。申俊浩質問長日和權會長的關係,長日避而不答,申俊浩讓長日自己和部長解釋。
 
  權會長找上智媛,要求智媛阻止善宇的行動,代價是將智媛父親的公司交給智媛,並答應全力幫助智媛,智媛將水潑到權會長身上,不許權會長動她的家人和男人。智媛在福利院遇到善宇,詢問善宇要怎麼解決、以及善宇想得到什麼,希望代替善宇戰鬥。
 
  善宇、長日和秀美來到天台,將當年的情景主角替換上演,在善宇即將打上長日時,秀美喊暫停,解散圍觀的記者群。善宇將天台的門從內反鎖,重現當年長日打傷自己的那一幕,將木棒狠狠的打在長日身上,並將長日推向天台邊緣,讓長日選擇是自己跳還是推他下去,長日說出當年應該再狠些把善宇殺死的話,刺激善宇讓善宇狠心將他推下天台。
 
第18集 
  受長日話語刺激的善宇拚命的想把長日推下天台,秀美等人焦急的呼喚善宇和長日開門,終於闖入的幾人看到這樣的情景驚恐不已。秀美和善宇在天台談話,秀美希望善宇饒恕長日,善宇提出條件只要秀美跳下去或者費了秀美作畫的手,他就原諒長日。聽到這話的秀美痛苦的哭泣。
 
  三人的視頻和圖片在網上不斷瘋傳,智媛想要阻止,讓善宇覺得生氣,善宇接受法律調查,提出希望長日負責此次的調查。長日爸爸和善宇見面,希望和秀美爸爸見面,善宇答應幫忙邀請秀美爸爸。長日爸爸將所有罪責擔在自己身上,希望善宇不要為難長日,並提出如果善宇答應,之後會告訴善宇一件事。
 
  申俊浩收到了善宇的錄音,要求重新展開調查,同時要長日接受調查,長日拒絕並指出善宇有被害妄想症,申俊浩決定將錄音證據交給部長保管。長日爸爸跟蹤權會長,在電梯中挾持了權會長,要和權會長做個了結。
 
  智媛來找善宇一起吃飯看電影,兩人重溫當年約會的情形,並甜蜜約定要每天想著對方。秀美爸爸按時到達約定地點,長日爸爸準備了手套和其他東西赴約。善宇給秀美爸爸打電話說明是長日爸爸要見他,秀美爸爸答應等十分鐘再離去。
 
  這時長日爸爸突然衝出來用棒子狠狠的打向秀美爸爸,將秀美爸爸打暈後拖著秀美爸爸往草叢走去,長日爸爸聽到聲音躲到了草叢中,這時路過的人們將秀美爸爸救起,秀美爸爸說出是長日爸爸要害自己。
 
  警察去長日家裡調查,長日打通爸爸電話詢問事情緣由,爸爸敷衍了事,掛斷電話後想要跳天橋自殺,卻始終跨不出這一步。秀美找到長日,長日質問秀美爸爸又耍什麼花樣,秀美徹底死心。
 
  善宇和權會長競標礦山開發項目,權會長重金賄賂評選委員,對此次競標勝券在握。長日爸爸看到長日提出辭職,愧疚不已。秀美和智媛見面,希望智媛阻止善宇報仇,智媛覺得善宇做的還不夠,要求秀美自己向善宇求情,而不是指責善宇做的過分,智媛覺得秀美是個可憐人。
 
  善宇決定放棄礦產開發競標,權會長為此開心不已,加大籌集資金的力度,要全力以赴這次投資。長日爸爸悄悄回到家中,看著令他驕傲的兒子的照片,寫下遺書上吊自殺,長日發現後痛哭失聲,在爸爸送往醫院途中想起善宇曾經失去爸爸是不是也是一樣呢。
 
  權會長看到關於礦業開發的報導,險些暈過去,不敢相信這是結局。善宇去看媽媽,文泰株將媽媽要求的生日禮物轉交給善宇,善宇忘記轉達手帕,返回時看到權會長在媽媽的墓前,突然懷疑自己是權會長的兒子,但權會長肯定的語氣使善宇的懷疑更加擴大。回來時善宇質問文泰株隱瞞了什麼,文泰株將善宇爸爸的信交給了善宇,善宇最終確認自己是權會長的兒子,難以承受這個事實的善宇向文泰株大吼。
 
第19集
  善宇得知自己身世真相後,練習劍道發洩,詢問文泰株為什麼幫助自己,為什麼權會長不撫養自己。文泰株說明權會長將善宇媽媽拋棄並將外公家傾家蕩產,善宇無法原諒權會長,向文泰株說明權會長對自已沒有任何意義,他依然會繼續執行計劃。
 
  權夫人派人跟蹤權會長,看到權會長和善宇一起站在墳墓前的情景,多年積怨的憤怒使權夫人不斷的指責權會長,權會長一怒之下要求權夫人離開,權夫人不會善罷甘休。
 
  善宇的計劃順利展開,權會長即將面臨被罷免代表的窘態,智媛要求加入計劃,要求善宇在解除權會長後交給她來完成,不允許善宇再插手,善宇答應。在善宇等人探討計劃時,得知長日爸爸上吊昏迷不醒,智媛、金株勸善宇原諒,善宇拒絕但表明會給與金錢支援。
 
  權夫人來找善宇,要求善宇給與解釋,善宇簡單解釋,並詢問其為何這麼做。權夫人解釋她和權會長的是利益結合,得知善宇組織股東大會,決定和善宇聯手。
 
  長日在醫院陪伴父親,向父親告罪,祈禱父親不要丟下自己。長日接到申俊浩電話,要求接受殺人未遂罪名調查,善宇、秀美同時協助調查,申俊浩將秀美的畫作拿出質問秀美,善宇等人同時說謊掩蓋事實,善宇說出是長日爸爸襲擊的自己,長日為此憤怒不已,善宇鄙視長日和秀美,質問秀美為何在得知父親是被長日爸爸襲擊後,依舊維護長日。
 
  解職權會長的會議召開,投票的最終結果權會長被解職,善宇等人高興的慶祝,大家希望善宇看望長日爸爸,善宇拒絕後,在深夜獨自前往醫院,受到善宇言語刺激的長日和善宇大打出手。
 
  被善宇逼急的權會長將智媛綁架,善宇來找權會長,權會長要求善宇將股份讓出來交換智媛,善宇憤怒的要求權會長交人,傷心的質問權會長對待媽媽也是這樣的嗎?在逼迫未果的情況下瘋狂的砸了權會長的家。
 
  善宇向權會長秘書下手,強硬的逼迫其說出關押智媛的地方。權會長要求和長日見面,在等待長日到來時見到了為韓智媛而來的文泰株,得知善宇是自己的兒子,權會長拒絕相信。長日聽到這樣的消息驚訝,拒絕幫助權會長,並指明如果爸爸出意外,不會放過權會長和善宇。
 
  善宇成功救出被困的智媛,智媛無法原諒像惡魔一樣的權會長,善宇訴說著自己的不安,兩人緊緊相擁。善宇來找秀美要長日爸爸襲擊自己的畫,並帶現金要將長日襲擊自己的畫作購買,卻看到秀美將其燒燬,生氣的善宇發洩的將秀美的畫全部劃破,秀美想要阻止卻被善宇推到。
 
  長日爸爸最終死亡,長日痛苦悔恨的埋怨自己,是自己的慾望使爸爸走上絕路。長日來找權會長算賬,權會長以長日的事業前途和長日做交易。
 
第20集(結局)
  善宇阻止了長日報復會長。長日感到失去了一切的失落感,試圖自殺。
 
  受到精神打擊,長日記憶又回到了父親在臨死前的時候。長日是有著向善宇做了什麼錯事的感覺,但是沒能記起到底是什麼。終於,長日是記住了打擊善宇的後腦勺的地點,一點點記起了自己的過失,與善宇一起去了那裡。兩人在那個地方,理解了彼此的錯誤,和解了一切。但是長日跳下了15年前推下了善宇的大海。
 
  在長日跳下海面的事件後,善宇為了救他,眼睛再一次看不見了。善宇拜訪了在拘留被關押中的親生父親。陳會長開始不知道善宇眼睛失明的事實,但因為枴杖發現善宇眼睛瞎了。陳會長走近善宇,擁抱著流下了眼淚。
 
  智媛得知善宇的父親是陳會長這一事實,受到了巨大的衝擊,更何況會長是傷害自己父親的一生,並奪走釜慶化學的仇家。智媛不能輕易接受善宇的父親是會長這一事實。
 
  善宇離開了,獨自剩下的智媛為眼睛看不見的人奉獻,想起了與善宇一起曾經的時間。智媛重新尋找金善宇,對彼此的愛情進行了確認。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KBS】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加入書籤:
分享到Plurk
0
★最新文章【韓劇 匹諾曹/皮諾丘劇情】匹諾曹預告~第5集文字預告
第5集文字預告 【國王的耳朵是驢耳朵】 在YGN入社考試中知道了爸爸已經去世的消息的達普為了找回爸爸的遺體來到了警察局。卻在警察局得知爸爸的遺體已經被13年...(詳全文)

留言內容

  han 2014-04-17 18:05:54 1.172.179.*
小宅...這部播出時間真的很誇張..一開始是每天的晚上24:00播出..播了四集改時間凌晨1點..重播凌晨5:00~6:00怎麼看>"<東森這次真過分...
版主回應:
真的,首播的時間有夠深夜的!!  
 
上一頁  [1]   下一頁  1-1筆 共 1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