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黃金彩虹丁一宇在劇中將飾演小時候由於父親再婚而遭到其家人冷遇,最終成為檢察官的徐道英,金宥真飾演7兄妹的大姐百元,與丁一宇擦出愛情火花。

黃金彩虹

【人物介紹】 

黃金彩虹

金百元金宥真 飾
本名張河彬。即永慧的女兒,也是黃金集團會長的孫女。
但在四歲時被所有人都以為她已經死了,在山裡被萬元發現並和他生活在一起。最後被金瀚周領養。
因為天生活潑,所以常常全身都是淤傷。比起說話先動手打人,比起動腦思考先本能反應的孩子。
如果和她在一起會讓人特別愉快,能給人活力的陽光女人,雖然世界拋棄了自己,但仍然深深著愛這個世界的樂觀女人。

 

 黃金彩虹
徐道英
丁一宇 飾
徐振基的兒子。
小時候在再婚的爸爸的家庭裡一直受著外人的待遇。
天生有著天才般的頭腦,但感受到奶奶討厭比泰英優秀的自己,假裝扮成叛逆兒。
性格冷漠、神經質、事事不關心,周圍人都說他是腐敗檢察官、混混檢察官,但他希望過著自由的人生。
遇到和自己完全相反的百元而慢慢改變。

 

 黃金彩虹
金萬元
李宰允 飾
如果覺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就特別魯莽前進的人物。
在愛情方面不是用說話,而是用行動表現的男人。
對外面的世界是個冷漠而無情的人,對待自己的弟弟妹妹卻是極其溫暖而有愛的人。
話不多,但有著比大海更寬廣的激情和愛心。

 

 黃金彩虹
金千元
車藝蓮 飾
小時候有極為貧困的家庭裡受著繼母和爸爸的虐待中得到金百元的幫助,生活在金瀚周的家。
天生頭腦聰明,並有著華麗的外貌,但小時候習慣了看人眼色的緣故,判斷能力和應急能力特別強。
善惡不明確,是個飛到翅膀燃燒、如同伊卡格斯一樣的女人。

 

【分集劇情】 
第1集
永慧之女河彬命運多舛 年少時被金瀚周收養
 
1986年,姜貞芯家門口,一個年輕女子悄悄站在屋簷下方等待姜貞芯歸來,女子名叫永慧,曾經是姜貞芯的媳婦,因為姜貞芯的兒子意外去世,她離開了姜家無法與女兒河彬見面。
 
為了見上女兒一面,永慧在姜家門外苦苦等候,終於盼來了姜貞芯與保姆歸來,眼見女兒在保姆手中,永慧立即走上前希望能見女兒一面,姜貞芯憎恨地看著永慧,命令保姆將河彬抱回屋中,保姆不敢違抗姜貞芯的命令,趕緊抱著河彬走進姜家大門。
 
姜家準備舉辦河彬週歲活動,金瀚周與千億兆來到姜家現場,決定幫助永慧偷走河彬,金瀚周與千億兆好不容易將孩子送還到了永慧手中,不料警察趕到了現場,金瀚周與千億兆被帶走,姜家打手抱走了河彬。
 
一晃三年過去,河彬長成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姜貞芯帶著孫女在船上遊玩,事後將振基喚到身邊,責問公司一筆賬目的事情,振基生怕姜貞芯知道他貪污的事情,趕緊找來幫手商量對策,經過一番商議,他決定找人拐走河彬,以便轉移姜貞芯的注意力。
 
警方繼續在倉庫周圍搜索,來到海邊發現了河彬身上穿的衣物,姜貞芯與永慧以為河彬失足掉入海中淹死,兩人跌坐在亂石堆上哭天喊地。
 
河彬被金萬元搭救。金瀚周與千億兆刑滿出獄,回到住處捕魚,晚上的時候發現金萬元與河彬偷魚,得知金萬元的身世情況,兩人來到金萬元家中發現老奶奶已死,只得替金萬元安葬了老奶奶。考慮到金萬元變成了孤兒,金瀚周不顧千億兆的勸說收留了金氏兄妹,眼見河彬笑容燦爛,他替河彬重新取了一個新名字,新名字叫金百元。
 
第2集
永慧躲避打手追捕昏倒在沙灘上
 
由於振基影響到了金瀚周捕魚的業務,金瀚周只得來到姜家找到振基,提醒他替其它捕魚人士著想一下,振基雖然心中對金瀚周不屑一顧,表面上卻做出關懷的模樣,掏出一疊錢塞到金瀚周手中,提醒他好好照顧小孩。
 
金瀚周經濟陷入困難,千億兆勸說他送走最小的孩子,最小的孩子叫金一元,放學的時候趁著金百元來接送自己,金一元非常傷心,認為金瀚周會送走他。
 
姜貞芯上墳悼念兒子,永慧來到墳前與姜貞芯發生爭執,聲稱一定會報復姜家。不久三個男子忽然來到她的家門外面企圖強行闖入。永慧逃到海邊昏倒在沙灘上,恰好金百元就在沙灘上玩耍,她好奇地走上前查看情況,看清了永慧的長相之後,她並沒有認出永慧就是她的親生母親。
 
第3集
京美告發父親
 
金萬元與金百元外出遇到京美父女,眼見京美被父親打得鼻青臉腫,金萬元憤憤不平之下上前教訓京美父親,金百元趁機帶走了京美。京美向金百元透露了身世經歷,最後來到警察局打算告發父親,警察將京美父親捉拿歸案,京美父親驚怒之下連聲呼喊女兒京美,京美不想搭理父親,一邊哭泣一邊向警察局外面走去。
 
永慧買了一些水果來到金瀚周的住處,幾個小孩在門外玩耍,她將水果送給小孩離去,金瀚周心中產生好奇追了出去,一見是永慧,他立即快步上前喚停了永慧。永慧正與金百元面對面站在一起,一見金瀚周跑過來,她時而看看金百元時而看看金瀚周,臉上的表情驚恐不安。
 
第4集
千億兆向振基討要錢款無果
 
一家人慶祝的時候,永慧也來到了金家,眼見金家像過年一樣熱鬧,好奇之下她趕緊向金百元詢問原因,金百元笑容滿面透露是在慶祝京美成為金家一員,永慧立即回過神來,明白了金百元是金瀚周收養的孤兒,一想到金百元是孤兒,她又詢問金萬元與金百元是否是親生兄妹關係,金萬元對永慧唐突的詢問沒有好感,板著面孔稱與金百元是親生兄妹。
 
永慧準備離去的時候金百元追了出來,希望她能留下聯繫方式,得到了永慧寫下的聯繫方式,金百元欣喜若狂回到家中,一見金瀚周在水池旁邊洗碗,她趕緊來到水池邊替金瀚周洗碗。
 
第5集
金瀚周被捕
 
金瀚周與黃金水產的人發生爭執,姜貞芯要求白所長關押金瀚周入獄。金百元來到了警局,一見父親鼻青臉腫只覺心疼之極,又見姜貞芯氣勢洶洶責怪父親,情急之下看著姜貞芯警告她不要亂來,姜貞芯的視線落到金百元臉上,心中不由吃了一驚,只覺好像在哪裡見過金百元。
 
金瀚周被暫時關進看守所接受審判,振基回到家中被姜貞芯責怪,雖然受到責怪他依然希望金瀚周能出獄,姜貞芯不同意振基的建議,堅持金瀚周歸還膠卷才不為難他。
 
隔天幾個小孩背著書包打算去上學,不等幾人離開金家,一輛麵包車忽然開了過來,幾個男子不由分說將最小的孩子抱到了車上,金百元情急之下來到車門外面拍打車窗,車中弟妹哭聲成片,在她的注視下,麵包車揚長而去。金百元來到警察局將弟妹被帶走的事情說了一遍,金瀚周一聽之下又驚又急,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金百元將膠卷交給了姜貞芯,二個民政局的工作人員來到金家,打算帶走幾個小孩,永慧立即透露自己是金百元等人的媽媽,二個工作人員懷疑的看著永慧,永慧雖然被識破了謊言,但她依然堅持自己就是小孩的媽媽,二個工作人員沒有辦法只得離開金家。
 
父親依然不能獲得自由,金百元非常焦急,一天晚上冒雨來到姜家門外,待姜貞芯從外面歸來,她趕緊走上前希望姜貞芯不要再為難父親,姜貞芯冷漠地看著金百元,命令手下人將金百元推走。
 
第6集
金瀚周重獲自由
 
金百元淋雨來到姜家希望能跟姜貞芯談話,姜貞芯讓一個手下人來到門口,打算把金百元趕走,金百元見姜貞芯的手下走出來,立即上前希望手下人能放她進姜家,姜貞芯的手下蠻橫的把金百元推倒在地上,轉身回去關上了大門。
 
眼見金百元全身濕透,道英決定帶著她進姜家找姜貞芯理論,姜貞芯見金百元跟道英進屋,只得與金百元來到客廳談話,道英認為奶奶姜貞芯是故意為難金百元,振基生怕兒子引來丈母娘不高興,先是煽了兒子一耳兒,接著將兒子道英帶回到房中談話,他責怪道英做事不經過大腦,道英理直氣壯看著父親振基,依然堅持自己的做人準則。
 
姜貞芯決定不再為難金瀚周,永慧與金百元等人來到警局門口等金瀚周出現,待金瀚周從警局中走出來,金百元無法控制情緒,激動無比衝上前投入到金瀚周懷中,金瀚周抱著金百元看著金萬元等人,臉上露出了關懷的神色。
 
金萬元來到了趙明斗的辦公室,趙明斗希望他以後繼續聽從安排,金萬元不同意,認為自己的人身自由不歸趙明斗管,趙明斗將一個手下人喚到金萬元身邊,拿出一台攝像機展示金萬元當初揍人的情景,金萬元異常憤怒,終於意識趙明斗在陷害他。
 
第7集
朴雄要求永慧歸還三百萬美元
 
永慧買了一些衣物給金百元,本來她以為金百元會非常開心,不料金百元卻是愁眉苦臉,永慧見狀詢問原因,金百元將心中想法說了出來,知道永慧以後不會再來金家。
 
永慧被朴雄手下帶回到金瀚周住處,之前朴雄要求永慧去金瀚周家中居住,以便到時永慧逃跑可以找金家的人算賬,永慧不想牽連金家之人,謊稱與金家的人不認識。
 
金瀚周從外面歸來,一見永慧與幾個陌生男子站在家門口,警疑之下上前詢問幾個男子的身份,待幾個男子離去,永慧與金瀚周回到家中,謊稱欠了一些錢所以才被債主追蹤,金瀚周相信了永慧的話,問她欠了多少錢,永慧不想讓金瀚周知道詳情,閉口不談欠債數額。
 
第8集
金瀚周幫助振基走私黃金
 
金萬元被逼替趙明斗打工,金瀚周知道了這件事情來到趙明斗的辦公室,當面質問趙明斗的行為,趙明斗不慌不忙拿出一台DV展示金萬元揍人影片,金瀚周看完之後勃然大怒,揮拳就想教訓趙明斗。
 
兩人僵持間振基從外面走了進來,接著永慧面色嚴峻來到振基身邊,振基看著金瀚周,希望他可以一起走私物品,不然永慧將會大難臨頭。振基將永慧如何偷走朴雄會長三百萬美元的事情說了出來,如今永慧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一起走私物品賺錢,如若不然只能賣身給朴雄會長。
 
金瀚周決定替振基走私金條,出發當晚大雨磅礡,金瀚周開船出海向日本方向駛去,不久之後被海警逮捕,千億兆來到海警部隊見到了金瀚周,兩人談完話之後,千億兆將錄音內容送給了振基,一行人聽完錄音內容立即知道金條藏在了何處,千億兆回到金家讓金家幾個小孩出海,名為撈魚實是暗中走私金條。
 
金百元等人將魚箱搬到千億兆的卡車上面,千億兆見貨物搬完了,趕緊關上車門與司機向倉庫方向趕去,由於過於倉惶掉落了一條魚也不知道。金百元等人好奇的撿起魚兒看了看,魚兒嘴中忽然吐出了一塊金條,一個海警當先拾起金條,看起了金條之後趕緊吹口哨將其它同事喚來。
 
第9集
金條走私敗露 金瀚周被捕入獄
 
金瀚周為了銷毀倉庫中的金條,被逼放火焚燒倉庫,金百元神色慌張趕了過來,透露一元在倉庫裡面。金百元愛護弟弟心切,衝進倉庫中在大火中尋找一元,金瀚周不顧大火危險將二個孩子救出了倉庫外面。
 
金瀚周惦記著一元的安危,眼見警察不願意放他去看望孩子,他在情急之下出手襲擊了警察,警車立時失控衝下馬路,金瀚周強忍全身傷痛從警車中爬了出來。
 
振基決定將所有罪名都安在金瀚周身上,振基來到金家遇到了金瀚周,金瀚周正因為一元的事情急得不可開交,一見振基來了,他立即要求振基拿出一筆錢用於治療一元,振基嚴肅的看著金瀚周,提議他去日本隱姓埋名生活,金瀚周悲中從來,一想到還有幾個孩子,他始終無法狠心一人遠走高飛。
 
一元傷重去世,金百元與千億兆等人火化了一元的遺體,道英知道了這件事情來到金家,詢問金百元為何不替一元舉行葬禮,金百元面色黯然透露一元年紀小不適合舉行葬禮。
 
第10集
金瀚周開庭接受審訊
 
金百元來監獄看望金瀚周,金瀚周認為是自己害死了一元,隨後要求金百元以後不要再來探監,金瀚周面色悲痛自責自已是一個犯罪份子,沒有盡到父親的責任,所以決定跟金百元斷絕父女關係,金百元沒有料到金瀚周有這樣的打算,悲痛之下死活不同意斷絕父女關係。與金百元結束談話,金瀚周回到監獄中來到自己休息的房間,靠在牆壁下失聲痛哭。
 
金百元從監獄回來,來到永慧身邊希望她一直可以住下來,不然政府人員會再次上門帶走弟弟妹妹,永慧心中有些為難。此時有人打來了電話,永慧接聽電話的時候面色蒼白像是遇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金百元和金千元倆人來到屋外,悄悄偷聽永慧與朴雄的手下人談話。金百元恍然大悟,終於明白永慧之所以來金家居住,無非就是想找到金條。
 
開庭日期來到,金瀚周被帶到法庭上接受審判,他承認了放火殺死一元的事實,坐在觀眾台的金百元非常焦急,一想到之前與金千元偷聽到永慧與朴雄手下談話,她立即勸說接受盤問的金千元指認永慧與走私案有關,豈料金千元否認了偷聽永慧談話的事情。
 
金百元回到家中要求永慧和金千元離開金家,永慧含著眼淚看著金百元,默默收拾行李準備離去,金百元要求金千元也離開金家,她實在想不明白為何金千元替永慧開脫罪名。永慧拖著行李離開金家的時候,金千元走了過來,透露一直以為將永慧當成媽媽看待,所以在法庭上的時候才替永慧說話,她希望能跟永慧一起走,奈何永慧並不願意收留她。
 
第11集
永慧收留金千元
 
金萬元勸說金百元跟著永慧一起生活,金百元希望繼續能跟兄弟姐妹待在一起,金萬元只得指出金百元並不是他的親生妹妹,金萬元見金百元不相信他的話,只得將當年如何在海邊救下昏迷不醒的金百元說了一遍,兩人正在談時,金千元站在一邊悄悄偷聽。
 
永慧收留了金千元,給她取名為河彬,事後永慧來到監獄看望金瀚周,將收養金千元的事情說了一遍,金瀚周不由擔心起其它幾個孩子來,永慧看出了他的心思,有些無奈的透露自己的能力只能收養一個孩子。金瀚周悲痛的看著永慧,勸說她以後不要再來探監,說完話不顧永慧哭泣轉身離去。
 
金萬元得到風聲悄悄帶走了黃金,帶著金百元等人來車站,趙明斗帶著一幫手下向火車站趕來。金百元幾人剛上車,金零元忽然想起了將金一元的骨灰遺落在了侯車室,金萬元只得陪同金零元一起返身回去。
 
金零元剛剛跑進侯車室,趙明斗帶著幾個打手衝了過來,金萬元毫不害怕上前打倒了幾個打手,最後又將趙明斗踢倒在地上,考慮到敵人人數眾多,金萬元計上心來從背包中抽出金條,對準站台鐵軌上扔去了幾根金條,趙明斗幾人為了金條只得扔下金萬元不管。
 
列車緩緩開動,金萬元見金零元還沒有出現,只得快步向開動的列車奔了過去,好不容易爬到車上,金百元跑了過來,一見金零元沒有跟著一起來,她立即驚訝的看著金萬元。金零元捧著骨粉奔到了站台處,眼見列車緩緩開動,他趕緊一邊跑一邊向金百元呼喊,金百元與金萬元焦急的看著金零元,列車速度越來越快,金零元未能追上前只得放聲大哭。
 
第12集
金瀚周出獄
 
七年過去,從小正義善良的金百元當上了警察,金載錫身為夜總會老總私下做毒品生意,金百元打扮成艷舞女子來到夜總會跳鋼管舞,趁著對方不防備忽然出手擒獲了金載錫,金百元想到了當年永慧害得金瀚周做牢的事情,於是向金載錫詢問相關線索。

振基得知金載錫被抓,立即安排當上了檢察官的道英處理金載錫的事情,道英雖然成為了檢查官,性格依然跟年少時期一樣不拘一格,為人處事嘻嘻哈哈就像是一個浪蕩青年。
 
跟弟弟道英相比,太榮雖然身為黃金水產重要負責人,但由於不懂得經商屢次導致公司虧損,姜貞芯對太榮非常失望。金千元學業有成即將從事律師行業。

永慧知道朴雄最大的願望就是奪得黃金水產權利,她悄悄與振基見面,催促振基必須盡快想辦法實施奪權計劃,振基非常擔心姜貞芯會阻礙他的計劃,永慧非常希望姜貞芯不能提前去世,至少等到公司被她奪走以後再去世。
 
金百元來到警局向上級報到,上級透露放掉金載錫的人是道英,金百元一聽到道英的名字,面色一驚趕緊向電視機看去,屏幕中恰好正在播放跟道英相關的新聞內容,看著道英玩世不恭的笑容出現在鏡頭中,金百元終於認出了之前的檢察官就是道英。
 
第13集
金百元跟蹤道英抓捕金載錫
 
金瀚周正式出獄,金萬元等人將金瀚周帶回家中擺上好酒好菜慶祝,在慶祝過程中,金十元最為積級,不時夾一些菜給金瀚周食用,坐在一邊的金烈元不甘示弱,趁著金十元停止夾菜主動夾菜給金瀚周吃,不料金十元忽然拿起筷子拍走了他的菜。
 
金百元在警官門口遇到了道英,一想到之前道英放走了金載錫,金百元怒從中起,上前毫不客氣教訓道英,兩個警察聽到聲響跑出來查看情況,兩個警察趕緊拉走了金百元,免得金百元以下犯上傷害道英。道英回到辦公室繼續調查金載錫的犯罪記錄,一名助手走過來透露已經調查了很多金載錫經營的店舖,但就是沒有查出犯罪記錄。
 
第14集
金百元逮捕永慧
 
道英與金載錫見面的時候,金百元從屋外衝了進來,拿起手銬抓住了金載錫,由於誤會道英是金載錫的同夥,金百元揪住道英的脖子就想帶走他,兩人在推搡過程中一條項鏈掉到了地上,金百元拾起項鏈看到裡面有一張相片,相片中正是她年少時期與道英合照的情景,看清了相片中的道英,金百元一臉驚訝的看著道英,道英一點也不驚訝,嘻皮笑臉希望金百元親他一下。
 
金千元對金百元等人沒有好感,認為年少的時候就是金百元趕走了她,一想到永慧很有可能去看望金百元,金千元立即勸說永慧與金家人斷絕來往。
 
道英躺在家中心事重重,回想到金百元立志要找出當年跟金瀚周有關的走私事件,他的心中左右為難,不知道是否應該舉報父親振基,當年的走私事件正是振基一手策劃的。
 
第15集
永慧被金百元逮捕
 
金百元不請而來,出示完了警察證拿起手銬逮捕了永慧,眼見永慧一副驚訝的神色,金百元將自己的身份說了出來,永慧一聽之下認出了是金百元,悲痛之下流下了眼淚。
 
永慧即將被帶到法庭上接受審訊,金千元來到金百元的辦公室,嘲諷金瀚周是犯罪份子,金百元見金千元不顧當年金瀚周的養育之恩大加嘲諷,憤然之下流著眼淚與金千元爭吵。
 
金瀚周得知金百元抓獲了永慧,情急之下勸說金百元不要再揪住當年的事情不放,眼見金百元決意要抓住永慧審個明白,金瀚周猛然回過神來,意識到了金百元之所以做警察就是因為當年的走私案件。
 
金百元索性承認多年以來一直在調查走私案,金百元見金瀚周極力維護永慧,悲痛之下指責金瀚周有私心,此時金萬元從外面歸來,一見妹妹金百元指責金瀚周,他趕緊將金百元帶出家中,來到戶外將當年的真相說了一遍,金百元聽完之後憤怒地看著金萬元,責怪他不早將當年的真相說出來。
 
第16集
朴雄逝世
 
道英與金百元在海邊散步聊天,由於金萬元打來了一個電話,金百元意識到了有情況發生,於是與道英迅速離開海灘,兩人剛剛來到路上便遇到了趙強斗派來的手下,由於寡不敵眾,金百元被生擒當場,道英為了搭救金百元挨了一記重棍,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隨即金百元也遭到了痛毆。
 
道英回到家中將自己受傷的事情說了一遍藉機提起了渡邊修。在振基的質問下,道英已經明白了渡邊修就是朴雄,父親振基多年以來與朴雄暗中在從事吞併黃金水產的行為,道英嘻皮笑臉暗示振基以後不要惹他不高興,否則到時就將朴雄的真實身份說出來,讓奶奶知道振基與朴雄企圖吞併黃金水產企業。
 
永慧回病房看望朴雄,朴雄惡狠狠看著永慧,責罵永慧是狠毒的女人,隨後要求永慧將國外的女兒喚回來,不等永慧開口答應,朴雄一口氣提不上來死在了病床上。
  
第17集
趙強斗向金萬元展示金零元的相片
 
金百元來到菜市裡面打算買菜,姜貞芯一時不慎被送貨人員撞倒在地上。金百元看到有人倒地,情急之下趕緊走上前扶起了姜貞芯,看清了姜貞芯的相貌之後她不由吃了一驚,金百元見姜貞芯不認識她,趕緊當年與姜貞芯來往的情景說了一遍,姜貞芯聽完金百元的話恍然大悟,終於記起了金百元是誰。
 
趙強斗打算與金萬元一起工作,金萬元對趙強斗非常反感,並不同意跟趙強斗在一起工作,趙強斗見狀故意暗示知道金零元的下落,金萬元憤然的要求趙強斗將金零元交出來,趙強斗卻要求金萬元跟他一起辦事,否則不會將金零元交出來。
 
道英一臉神秘的將金百元引到山坡邊沿,金百元站在山坡邊沿立即被山下迷人的夜景陶醉,道英由於沒有穿厚衣服,欣賞夜景的時候一直叫冷,金百元回過神趕緊脫下外衣披到道英身上。道英披著衣服只覺全身非常暖和,隨後出奇不意從後面抱住金百元一起看夜景。
 
姜貞芯在醫院中檢查身體,經過醫生的檢測,她赫然發現自己患上了癡呆症,醫生提醒她只有一年左右的時間做準備,過了一年之也許就會忘掉所有熟悉的事物和親人。
 
第18集
金瀚周與永慧和好
 
金瀚周在路上遇到了永慧,永慧深情的摟住金瀚周痛哭,金瀚周無法控制情緒接受了永慧摟抱,出現在一邊的金百元悄悄佇足觀瞧。金瀚周沒有責怪永慧當年犯下的一些過錯,他希望找個時間好好跟永慧談談,永慧非常高興。
 
金百元見父親金瀚周回店,隨即上前與永慧見面。永慧面對金百元大膽地表達對金瀚周的愛意,金百元認為永慧不愛金瀚周,不然當年為何永慧會將所有責任攤到金瀚周身上,讓金瀚周坐了數年牢。
 
道英向太榮詢問了一些水產方面的事情,太榮對水產相關的事情並不瞭解,惱怒之下讓道英不要再多問,道英嘻皮笑臉看著金千元,笑稱金千元與道英非常相配,道英本來就對金千元有些好感,聽完太榮的話驚喜萬分,不料太榮忽然話鋒一轉笑稱道英的思維能力配不上金千元,到時金千元說不定會想辦法吞掉姜家的黃金水產產業。
 
永慧與金瀚周正常來往之後有所感悟決定不再做犯罪之事,為了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由於永慧口口聲聲稱不想再做犯罪之事,金千元立即猜出了怎麼回事,當場指出永慧是因為金瀚周才決定金盆洗手。
 
第19集
金千元易名為河彬欺騙姜貞芯
 
金千元來到振基的住處,同意與振基一起合作爭搶姜家的黃金水產股權。金千元對振基透露道英知道她的身世經歷,甚至連爭奪黃金水產的事情道英也知道,如若道英向外界洩露,振基必定無法與金千元順利奪得黃金水產產業。
 
金百元決定放棄調查父親走私金條的案件,道英得知此事騎著摩托車找到了金百元,金百元不想搭理道英,低頭就想從道英身邊走過去,道英立時來了火氣,伸手抓住金百元的胳膊走到路邊質問金百元放棄案件的事情。
 
姜貞芯與手下談論公司業務的事情,手下人無意中拿了一份報紙給姜貞芯觀看,姜貞芯發現報紙上刊登了永慧與金千元合影的相片,由於金千元已經更名為河彬,姜貞芯誤以為金千元就是當年失散的孫女河彬。
 
金千元與永慧在屋中談話,將自己改名欺騙姜貞芯的事情說了一遍,永慧大驚失色要求金千元不要再騙人,金千元心知姜貞芯即將到來,於是提醒永慧醒合她欺騙姜貞芯,如若不然她就變成了詐騙犯。
 
第20集
金萬元與金瀚周被抓入警局
 
金萬元與父親金瀚周為了找到金零元,不惜開走趙強斗的貨車,雙方來到一處路邊展開混戰,金百元與一夥警察趕到現場抓人,發現哥哥與父親也參與斗毆,金百元一時之間無法接受事實。
 
金百元與班長在工作大廳談話,班長已經知道道英獨自處理金萬元的案件,他認為道英是想獨吞功勞,正當班長替金百元憤憤不平的時候,一個同事走了進來,透露趙強斗的酒吧被人打砸,其中一名店員傷勢嚴重在醫院治療,金百元聽完同事的話趕緊來到醫院,由於傷員全身上下纏著繃帶,金百元只得暫時打消審問的想法。
 
金千元再次來到姜家與姜貞芯見面,永慧得知此事帶著四名名鏢來到姜家,要求金千元離開姜家,金千元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來到永慧面前做出一副悲痛的模樣,聲稱要從姜貞芯口中得知更多關於自己的身世,永慧見金千元睜眼說謊話無半分心虛之意,憤怒之下抬手煽了金千元一個耳光,強行將金千元帶離姜家。
 
第21集
金萬元被逮捕
 
金萬元來到工廠中與一夥壞人打斗,緊急關頭金百元與警察趕到了工廠外面。金百元一見斗毆者又是哥哥金萬元,臉上立即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金萬元不想再隱瞞黑社會身份,當著道英等人的面承認自己是黑社會,在眾人的注視下他主動拿起金百元手中的手銬銬住了自己的手腕。
 
由於親手逮捕了哥哥金萬元,金百元寫了一封辭職信遞給班長,班長看完辭職信驚訝的盯著金百元,提醒當初金百元加入刑偵隊的時候苦苦哀求他,金百元心知是自己不對,但是一想到是自己親手逮捕了哥哥,金百元依然無法釋懷轉身離開了警局大廳。
 
道英決定好好調查黃金水產的案件。被金萬元搭救過的女子找到了金家魚館,在金瀚周的注視下,女子當場表態要找一名律師替金萬元打官司。
  
第22集
道英調查出金千元的真實身份
 
金百元與道英在餐廳中見面,兩人一時不合先後離開餐廳,道英追上金百元,大膽地向金百元表達愛意,金百元深受感動主動親吻了道英,道英沒有料到金百元會親吻他,一時之間又驚又喜。
 
金百元親吻完道英意識到自己失態,難堪之下正想轉身離去,豈料道英忽然主動拉住她再次親吻,兩人親吻完金百元愈發覺得難堪,不顧道英的叫喚轉身向前狂奔,一路狂奔來到一處拐彎角,金百元走進拐彎角趴在牆壁下面喘氣,一想到之前與道英忘情親吻,金百元哭笑不得無法相信之前經歷的事情。
 
道英被上級停職,林警官負責替道英調查金千元的身份,赫然發現金千元已經更換了三次身份,最開始的時候金千元名叫姜京美,依次下來是金千元,尹河彬,張河彬,查看完金千元的背景資料,道英對金千元的身份有了詳細的瞭解。
 
金千元非常擔心金百元嫁入姜家自己的身份就會暴露,為了阻止道英與金百元來往,金千元找到振基,要求振基想盡一切辦法阻止道英與金百元來往。
 
第23集
永慧追查親生女兒下落
 
道英決定當著奶奶姜貞芯的面拆穿金千元的假面目,當著姜貞芯的面指出姜東八是金千元的父親,姜貞芯不相信是真的,道英趁熱打鐵讓姜東八拆穿金千元的身份,姜東八忽然跪在地上失聲痛哭,聲稱並非是金千元的父親,道英見姜東八臨時替金千元隱瞞真實身份,惱怒之下拿出一份金千元的身份資料給姜貞芯看。
 
姜東八忽然在旁邊透露多年以前曾經綁架過金千元,姜貞芯一聽姜東八綁架過金千元,立即記起多年以前自己的孫女確實被人綁架過,一想到孫女被綁架的事情,姜貞芯打消心頭疑慮認為金千元就是她的孫女。
 
永慧得知姜東八出獄,來到姜東八的住所向姜東八追問當年綁架女兒河彬的事情,姜東八自知對不起永慧,由於事情已經過去了很多年,姜東八無法記起當年被綁架的河彬去了何處。
 
永慧來到孤兒院前台,向負責人打探多年以前是否有一名名叫河彬的小女孩住進孤兒院,負責人對河彬沒有印像,得知事發二十多年前,負責人勸說永慧不要再尋找小女孩,就算小女孩依然活在人世,因為長大變了相貌自然也很難找得出來。永慧依然想找到親生女兒河彬,離去之時她掏出一張名片遞給負責人,叮囑負責人如果找到關於河彬的線索就致電聯繫。
 
第24集
金萬元愛上金百元
 
金萬元對金百元產生了愛意,趁著喝醉酒,金萬元對坐在身邊的父親金瀚周透露實情,金瀚周一聽金萬元愛上了金百元,臉上立即升起驚訝的神色,金萬元苦惱地看著金瀚周,將當年如何在海邊救下金百元的事情說了一遍。
 
金百元就站在門外偷聽,得知自己並非是金萬元的親生妹妹,金百元無法接受事實,悄然流下眼淚轉身離去,金百元離去不久,金瀚周起身離開了金萬元的房間。
 
姜貞芯知道道英已經知道她的病情,反問道英為何不把真相告訴給振基。道英趕緊表明立場,聲稱自己在姜家獨善其身,即不站在振基一方,也不偏護姜貞芯。姜貞芯聽完道英的話愈發好奇,非常想弄清楚道英幫她隱瞞病情的原因,道英面對姜貞芯提起了金百元,一直以來姜貞芯對待金百元非常友善,所以道英發現姜貞芯患病並沒有向振基報信。
 
金百元來到街上行走,左手方向忽然駛來了一輛貨車,看著越來越近的貨車,金百元心中產生了疑惑,站在對街的道英見貨車離金百元越來越近,心中忽然產生不祥的感覺,情急中衝上前抱住金百元,使出全身力量將金百元往後退去。
 
第25集
絕對不要離開我
 
道英被送到醫院,百元傷心欲絕不知如何是好。振基到醫院去看道英,問百元是怎麼回事,百元告訴振基,道英是為了救自己而被車子撞到,振基警告百元不要在和道英見面,百元無法接受,被振基扇了一耳光,正好被萬元看到。
 
萬元勸百元跟道英分手,百元傷心的告訴萬元,即使發生比扇耳光更嚴重的事情,也不會放棄道英。
道英終於渡過了危險期,百元喜極而泣,兩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溫…
 
第26集
振基得知瀚周跟永慧要結婚的消息受到衝擊。河彬害怕自己的真正身份會暴露,阻止振基前往瀚周跟永慧的結婚式並尋求意見。金瀚周漸漸發現振基的惡行很憤怒,振基對這樣的金瀚周想要除去計劃。

金千元識到姜貞芯得了癡呆症。另外,金瀚周通過遺傳因子鑑定知道永慧的女兒是百元的事表現得很驚愕
 
第27集
金千元利用她跟姜貞芯的血緣關係表現了對公司股份的野心。道英對振基過去的事跡進行調查並發現了疑點。
 
振基為了得到美琳的股份特別提到她跟偵探所男人的關係。美琳承諾會給予振基全部她持有的股份。另外,道英發現韓東是受振基指使的事。
 
第28集
姜貞芯轉讓百分十五股份給金百元
 
徐道英與徐振基在海邊交談,徐道英懷疑父親徐振基與金瀚周之死有關,雖然父親否認了事實,但徐道英依然沒有相信父親,而是將前因後果原原本本推理了一遍。
 
姜貞芯決定將名下的股份轉給各個親人,由於之前徐太榮發生了一些事情,姜貞芯將百分之十的股份轉給了另一個公司。轉給金千元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百分之五和百分之四的股份給徐太榮與美琳。徐道英百分之一的股份,徐道英一聽自己也能得到股份,雖然數額少得可憐,但徐道英還是嘻皮笑臉向姜貞芯表達謝意。
 
一想到姜貞芯還剩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沒有轉讓,金千元意識到了不妙,趕緊詢問姜貞芯是否打算將剩下的股份轉給金百元。姜貞芯見金千元已經猜中了結果,索性宣佈將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轉給金百元。姜貞芯慈愛的看著金百元,聲稱並非是轉股份給金百元,而是將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拿出來給金百元實現漁業夢想。
 
第29集
徐振基毒害趙強斗
 
永慧打電話給金百元,將金千元冒充姜貞芯孫女的真相說了出來,金百元掛掉電話決定把真相告訴給姜貞芯,金千元得知母親永慧已經向金百元說了實情,焦急不安走出辦公室打算攔截金百元。
 
金百元來到姜貞芯身邊正想拆除金千元的身份,金千元忽然推門走了進來,將手中的一份公司收益報表遞給姜貞芯觀看,姜貞芯拿到手中定睛一看,赫然發現公司收益上漲了很多,驚喜之下誇讚金千元擅於經營公司。
 
金百元見姜貞芯非常賞識金千元,只得打消原來的想法,改而提起姜貞芯建立的水產基金的事情,姜貞芯得知金百元已經替水產基金取好了名字,驚喜之下向金百元詢問水產基金名字,金百元先是把黃金彩虹四個字說了出來,接著將四個字包含的意思說了一遍。姜貞芯聽完金百元的話非常高興,當場建議金千元與金百元共同管理經營基金會。
 
金百元接到了養魚場負責人的電話,負責人在電話中透露許多魚被凍死,金百元一聽養魚場的魚被凍死,趕緊趕到海邊查看情況。金千元聽完養魚場負責人的話認為金百元與整件事情無關,直到養魚場負責人指出是金百元拖延了發貨賣魚時間,金千元才略帶同情看著金百元,提醒金百元做好被問責的心理準備。
 
第30集
永慧與金百元相認
 
徐振基毒害趙強斗離去,徐道英趕到事發現場,找到了趙強斗留下的遺書,金百元來到事發現場見趙強斗無故死亡,心中萬分吃驚,直到徐道英將遺書拿給金百元觀看,金百元才知道趙強斗就是殺死父親的兇手。
 
徐振基約見金百元,希望能幫助金百元運營黃金彩虹基金會,金百元認為徐振基想吞掉基金會,於是毫不客氣回絕了徐振基的要求,為了讓徐振基打消吞掉基金會的想法,金百元變起了魚場魚苗死亡的事情,一口認定就是徐振基所為。
 
徐振基與金百元見完面之後,左思右想決定拆穿金千元的真面目,趁著姜貞芯在公司召開會議,徐振基與一個被姜家公司開除的員工竄通一氣,當著所有人的面指認金千元假扮河彬。姜貞芯半信半疑看著金千元,依然不太相信徐振基的話,倒是坐在一邊的美琳對徐振基的話深信不疑,當場要求金千元與永慧做親子鑒定。
 
第31集
徐振基成為姜氏公司新會長
 
永慧來到醫院找到了金瀚周做的親子鑒定資料,赫然發現金百元就是自己的親生女兒,金百元從姜氏公司走出來,路上與永慧相遇,永慧一見親生女兒金百元出現,喜極之下上前抱住金百元失聲痛哭,嘴中念叨著河彬的名字,從懷中拿出一紙鑒定資料給金百元看。金百元接到手中翻開資料,赫然發現自己與永慧是親生母女關係,看著手中的資料顯示內容,金百元險些無法相信眼前看到了事實。
 
徐道英上級來到辦公室,聲嚴厲色要求徐道英不要再接手姜氏公司案件,同時還要求徐道英放走徐振基,徐道英迫於上級壓力只得將徐振基放走,唯獨留下金千元在審訊室繼續侯審。
 
金百元來醫院探視姜貞芯,一見孫女金百元到來,姜貞芯急不可耐從床上走下來,投入到金百元懷中稱呼金百元為河彬,金百元見姜貞芯已經知道真相,心中百感交集不知說什麼話才好,站在一邊的美琳見金百元與姜貞芯親密相抱的情景,心中升起嫉妒上前企圖拉走姜貞芯,姜貞芯立時火起與美琳談起公司發生的事情,認為美琳與徐振基合夥想吞併公司財產。
 
為了與金百元定下愛情約定,徐道英從身上拿出一隻盒子,蹲到地上握一把小鐵鍬挖地。原來他打算把一些秘密物件埋到土中,十年之後如果還能與金百元在一起,到時兩人再來山林中挖出秘密物件。金百元被徐道英的舉動打動,索性將身上的親子鑒定資料包於一塊絲娟中,將絲娟放入到土坑中,徐道英見金百元也埋葬物件。
 
第32集
姜貞芯假意患病蒙騙外人
 
姜貞芯再次患發疾病被緊急送往醫院,金百元親自來到醫院照顧姜貞芯,美貞芯熟睡的時候聽到金百元哼唱兒歌,腦海裡面恢復了一些記憶片斷,面色悲痛從床上坐了起來,流著眼淚與金百元談論多年以前的一些往事。
 
徐振基成為黃金水產會長,多年以前徐振基一直喜歡永慧,由於當年沒有經濟實力,徐振基眼睜睜看著永慧嫁給別的男人,過了很多年以後,徐振基終於如願以償當上了黃金水產會長,徐振基將永慧約到餐廳見面。徐振基感概萬分將一條項鏈擺到桌上,希望永慧能收下項鏈,永慧毫不客氣看著徐振基,伸出手指展示金瀚周贈送的戒指,徐振基認為永慧會像當年扔棄丈夫的禮物一樣也會扔掉金瀚周贈送的禮物,永慧被徐振基的話激怒,拿起水杯著徐振基臉上潑了一杯水。
 
一名警察打電話過來透露姜貞芯在警局裡面,金百元趕緊來到警局找到了姜貞芯,姜貞芯倦縮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口中念叨著要找金百元,金百元見姜貞芯僅穿著病號服,心中產生同情趕緊脫下外衣披在姜貞芯身上。
 
由於姜貞芯死活不肯回醫院,金百元無奈之下只得將姜貞芯帶到永慧家中,永慧見金百元將姜貞芯帶回來,哭笑不得之下提醒金百元應該將姜貞芯送到醫院裡面,金百元有些無奈的看著永慧,將姜貞芯不願意去醫院的經過說了一遍,永慧無可奈何只得收留姜貞芯在家中吃飯。
 
姜貞芯其實是裝瘋賣傻,美琳離去之後,姜貞芯坐到沙發上恢復正常狀態提醒永慧與金百元不要洩密,一想到徐振基已經霸佔了黃金水產公司,姜貞芯決定從徐振基手中奪回公司。
 
為了順利從徐振基手中奪回公司,姜貞芯來監獄探視金千元,要求金千元幫助金百元,金千元正愁沒有機會離開監獄,二話不說同意了姜貞芯的要求。
 
第33集
徐振基收回黃金彩虹基金會
 
徐振基在公司召開會議,打算撤掉金百元管理的基金會,金百元執意參加投票,徐振基只得同意讓金百元參加投票,金百元投完票發現股東們一致支持徐振基收回基金會。
 
正當金百元急得不知所措之時,徐道英忽然站了起來,提醒徐振基與金百元的股份對比正好是一樣的,金百元見徐道英忽然開口說話,心中驚喜還以為徐道英想支持她,結果徐道英宣稱支持徐振基。金百元沒有料到徐道英會支持徐振基,臉上升起驚訝不解的表情緊緊盯住徐道英。金百元面色悲痛看著徐道英,無論如何也無法想明白為何徐道英要支持徐振基。
 
金千元出獄來到永慧家中吃飯,永慧在吃飯過程中透露金百元確實是姜貞芯的親生孫女。姜貞芯與金千元以及金百元來到戶外秘會,金千元決定好好想辦法打敗徐振基替姜貞芯奪回公司。
 
深夜,金百元與永慧坐在戶外聊天,永慧已經知道金百元與徐道英分手,為了讓女兒心情好過一些,永慧勸說金百元應該放手,金百元無法放下徐道英,始終想不明白徐道英為何忽然變得態度冷漠,一想到已經與徐道英形如陌路,金百元無法控制內心悲痛的情緒,狠不得自殺離開人世扔下所有煩惱。
 
徐振基懷疑姜貞芯是在裝病,提出要把姜貞芯帶到一處療養院治病,等到姜貞芯真的失去記憶他再前去探視。姜貞芯被帶走之後,金百元來到金千元的住處求助,金千元聽完金百元講述的事情經過,勸說金百元不要焦急應該從長計議。
 
第34集
金百元得知父親死因
 
金百元來到深山挖出了徐道英埋藏的物品,物品是一台手機,手機裡面保存徐道英錄下的語音信息,金百元開啟手機隨機播放一條錄音內容,聽完錄音內容,金百元方知徐振基指使趙強斗殺害了父親金瀚周。
 
姜貞芯被永慧接回到家中居住,多年以前姜貞芯對永慧非打即罵,永慧沒有記仇細心照顧姜貞芯,姜貞芯心中產生愧疚不敢正眼看一眼永慧,永慧想起了當年被姜貞芯無情對待的經歷,心中漸生感概笑問姜貞芯為何不像當年一樣繼續蠻橫無理態度惡劣,回想當年對永慧的所作所為,姜貞芯心中愈發愧疚連聲向永慧賠禮道歉。
 
姜貞芯恢復健康來公司開會,當著所有人的面拆穿徐振基企圖侵佔公司財產的無恥行徑,徐振基面對姜貞芯的指責怒從中起,但表面上又不便表露出來,只得忍氣吞聲站在一邊任由姜貞芯責罵。
 
第35集
金零元回到金家
 
金百元在會議上揭露徐振基強行將姜貞芯帶到養老院的真相,事後徐道英回到辦公室埋怨徐振基行事過於焦急,以至於落下證據被金百元指控。
 
金百元來到會議室,讓男助理拿出一些資料分放給所有與會者,徐振基得到資料定睛一看,赫然發現金百元找到了魚苗死亡的證據。金百元要求徐振基賠付一定的款項給受難的漁民,除此之外還要讓出百分之二的股份,金百元順利得到徐振基轉讓的百分之二股份。
 
一天深夜,金家生魚店準備開門,一名染髮男青年神色怪異來到生魚店內提出吃生魚片,染髮青年吃完生魚片悄然離去,留下一壇骨灰,金百元拿起骨灰罈一看,赫然發現是已故弟弟金一元的骨灰罈,多年以前金一元死於火災事故,金家人火化了金一元的遺體,當時因為被壞人追趕,金家人不得不拋下帶著骨灰的金零元離去。
 
一晃過了很多年,金零元竟然主動找上門來,讓金百元意想不到的是,雖然金零元已經找到了親人,但又不肯相認而是留下骨灰罈離去。金百元心知金零元沒有走遠,情急之下顧不上呼喊金萬元,獨自一人衝出餐廳在馬路對面叫住了金零元。
 
金零元見金百元追出來,心中悲痛含淚與金百元相認,金百元帶著金零元回到店中,金十元和金萬元雙雙趕到店中與金零元相認,金零元得知父親金瀚周已故,心中悲痛欲絕難以自持。
 
第36集
金零元購買黃金水產
 
金百元下班回家,徐道英一改以往與金百元敵對的模樣,改而換上一副愧疚自責的模樣向金百元認錯。徐道英流著眼淚上前擁抱金百元,聲淚俱下將內心的一些真實想法說了出來。為了不讓徐道英迷惑金百元,金萬元將金百元帶回家中,數落金百元依然對徐道英念念不忘,兄妹兩人在家中談話之時,徐道英站在樓下沒有離去,而是繼續沉浸在悲痛中。
 
徐道英將金百元約到海灘旁邊,勸說金百元與他一起遠走高飛,金百元想起了死去的父親以及奶奶還需要人照顧,無奈之下婉拒了徐道英一起私奔的要求。
 
金千元得知徐道英與金百元徹底不再交往,欣喜之下與徐道英來到餐廳中與金百元見面,徐道英一改之前的痛苦模樣,改而換上一副笑容滿面的模樣,向金百元透露要與金千元結婚的消息,金百元沒有料到金千元會與徐道英相愛,由於擔心徐道英是在利用金千元,金百元趁著金千元上廁所的時候跟進廁所裡面,勸說金千元不要與徐道英戀愛。
  
第37集
金零元購得黃金水產
 
徐振基召開會議打算出售黃金水產產業,本來徐振基以為可以成功售出黃金水產產業,豈料中途金百元的弟弟金零元忽然出現,以最高的價格奪得購買黃金水產企業的資格,金零元旁若無人坐到辦公桌上,得意洋洋將自己在美國的背景說了一遍,徐振基聽完金零元的話依然一臉狐疑,直到徐道英低聲講解,徐振基才意識到金零元身世顯赫非同一般。
 
徐振基得到資料立即召開記者發佈會,對外宣稱制定了一個新項目,金百元回到公司從平板電腦中看到徐振基發佈的新項目名稱,立即意識到了徐振基盜取了新項目。
 
金萬元得知金百元的新項目被盜,轉而記起千億兆某次來金家使用電腦的事情,回想事情經過,金萬元意識到了是千億兆來金家偷取資料轉給徐振基,為了查出真相,金萬元來到千家質問千億兆的所作所為,千億兆面對金萬元面色惶恐承認偷取了金百元的資料。
 
第38集
徐道英贈送鑽戒給金千元
 
姜貞芯在瑞士銀行開了一個銀行賬戶,徐振基為了得到銀行賬戶,來到姜貞芯身邊探取賬戶密碼,金百元忽然走了進來驚訝的看著徐振基,完全無法理解徐振基為何來探視姜貞芯。姜貞芯一臉好奇看著金百元,詢問金百元是誰,金百元見姜貞芯再次失憶,只得耐心的自報身份,姜貞芯立時認出了金百元,一想到徐振基之前來索問銀行賬號密碼,姜貞芯猛然回過神來,意識到了徐振基圖謀不軌,要求徐振基離開房間。
 
黃金集團準備拍賣一塊地皮,徐道英提前通知了金百元,金百元做好了充份的準備,在拍賣會上一舉奪得地皮,事後金百元走出會議室與徐道英交談,感謝徐道英提前通知,兩人在過道上交談之時,金千元面色陰暗站在不遠處偷看。
 
姜貞芯被接回徐家居住,美琳對金百元非常反感,勸說徐振基不要再讓金百元來姜家探視姜貞芯,徐振基不太贊成美琳的建議,認為金百元來姜家可以穩定姜貞芯的情緒,姜貞芯已經把金百元當成了最親的親人,平時見不到金百元就會發瘋發狂,因此雖然美琳不喜歡金百元,但完全沒有必要禁止金百元來姜家探視姜貞芯。
 
徐道英經過深思熟慮,最終選擇贈送訂婚戒指給金千元,金千元戴上徐道英贈送的戒指,臉上升起幸福的笑容,一想到徐道英已經借送戒指的行為表白心意,金千元決定以後好好與徐道英聯合一起對抗徐振基。
 
第39集
徐道英決定與金千元結婚
 
金百元來到徐振基的辦公室,與徐振基發生激烈的爭吵,徐振基依然認定金百元與徐道英關係親密,金百元為了證明自己已經與徐道英關係絕裂,當場聲明已經與徐道英分手。
 
徐道英為了證明與金百元分手,專程來到徐振基的身邊,提出要與金千元結婚,徐振基沒有料到徐道英會與金千元結婚,臉上立即升起一絲驚訝,轉念一想,徐振基意識到了徐道英是假意與金千元結婚,借此營造一種不與金百元來往的假象。
 
徐太榮無法接受金千元與徐道英結婚的事實,出手煽了金千元一耳光,金千元挨了一耳光並沒有生氣,而是金千元轉身離去,徐太榮見金千元要走,情急之下伸手拉住金千元,金千元意識到了不妙,緊急關頭中金萬元出現,毫不客氣將徐太榮打倒在地上,金千元見金萬元出現,心中鬆了口氣停止逃跑。
 
徐太榮武力上完全無法與金萬元匹敵,無奈之下只得轉身離去,金萬元將金千元帶到一處咖啡廳休息,詢問金千元之前為何不參加金家生日慶祝活動,金萬元看出了金千元的心思,當場指出金千元也是金家的一份子,因此平日金家有什麼活動,金千元理應一起參加。
 
徐振基見徐道英依然不肯表露真實心聲,心中竄起火氣起身來到徐道英面前,忽然出手煽了徐道英一耳光,不等徐道英開口說話,徐振基面色悲痛透露自己本來打算以後把財產轉給徐道英。徐道英聽完徐振基的話愧疚不已,當場跪在地上向徐振基認錯,同時請求徐振基不要再為難金百元。
 
父子兩人坦承心聲之後,徐道英左思右想依然不放心,事後外出約見金萬元,提醒金萬元好好保護金百元,金萬元見徐道英忽然開口提起金百元,心中升起警疑向徐道英追問原因,徐道英無心將真實原因告訴給金萬元,僅是叮囑金萬元一定要好好保護金百元。
 
金百元歸來之後金千元提起金瀚周的死因,不等金百元開口回答,金家其它人以及千億兆夫妻來到金家樓下,大驚失色無法接受徐振基殺害金瀚周的事實,金萬元與金百元等人商議如何對付徐振基。
 
第40集
姜貞芯去世
 
徐振基窮凶極惡向姜貞芯追問瑞士銀行賬號,姜貞芯不肯透露賬號被徐振基推倒在地上,眼看徐振基就要對姜貞芯痛下狠手,金百元及時衝進書房阻止了徐振基傷天害理的行為。姜貞芯被緊急送往醫院搭救,徐道英與金千元聞訊而來,姜貞芯年事已高已經經不起折騰,向金百元說完兒子的死因,姜貞芯撒手離開人世。
 
金百元沒有料到奶奶會狠心扔下她離開人世,悲痛欲絕當場嚎啕大哭,姜貞芯死去之後家人舉行了一場喪禮,靈堂就設在姜家大廳,徐振基也參與了喪禮,金百元已對徐振基恨之入骨,當著所有人的面指責徐振基沒有資格參加喪禮。
 
奶奶之死觸怒了金百元,金百元在公司會議上提出革除徐振基的職務,徐道英雖然偏護金百元,但因為為了大局著想第一個反對金百元,讓徐道英意料不到的是,美琳以及金千元一至表態支持金百元。金百元獲得絕對股份支持,得意洋洋宣佈徐道英不再是公司的總裁。
 
徐振基得到資料迫不及待來到檔案室打開對應的箱子,箱子中存放著一台錄音器,姜貞芯的聲音從錄音器中傳了出來,聽完錄音內容,徐振基才知道上了姜貞芯的當,所謂的瑞士銀行賬戶根本就是一個圈套,是姜貞芯為了引誘徐振基露出真實面目設好的局。
 
徐振基一生處心積慮企圖侵佔姜家財產,豈料機關算盡最後敗在姜貞芯手中,讓他意想不到的是,金百元從檔案室外慢慢走了進來,從金百元得意的面色來看,顯然早就已經知道徐振基上了姜貞芯的當。
 
第41集(結局)
徐振基壞事做盡終受懲罰
 
奶奶去世之後留下整個公司給金百元打理,金百元自知憑自己一人之力不可能管理整個公司,奶奶在世之前曾經希望金千元管理黃金水產產業。金百元希望金千元能做黃金水產產業會長,金千元半推半就接下了黃金水產產業會長一職。
 
當上了會長,金千元的事業邁向了一個新的高度,一次金千元出行,徐太榮來到金千元身邊示愛,本來地上可以鋪滿像征愛情的玫瑰花,奈何送花的禮儀公司因為堵車未能及時趕來,徐太榮只得打開汽車後蓋展示車中的心形汽球,讓徐太榮意料不到的是,心形汽球並未像預期那般一飛昇天,金千元站在一邊忍俊不禁看著徐太榮擺弄汽球,任憑徐太榮如何擺弄,那些象徵愛情的汽球就是不肯飛上空中。
 
徐道英決定陪著父親一起坐牢。金百元得知徐道英的真實想法,悲痛欲絕撲入徐道英懷中痛哭。離別在即,徐道英與金百元拋下所有煩惱上街遊玩,二人玩了一整天共渡一宿,第二天徐道英悄悄離去,寫下求婚信給金百元。金百元甦醒過來看完求婚信喜極而泣,穿上白色婚紗打算趕到教堂與徐道英結婚,人算不如天算,徐振基忽然出現強行綁走了金百元。
 
徐道英得知金百元被綁走,趕緊趕到徐振基囚禁金百元的地方,由於徐振基不肯放過金百元,徐道英掏出手槍抵住自己的太陽穴,同時開啟手機錄音功能逼迫父親徐振基招供,虎毒不食子,徐振基雖然心腸狠毒,但還沒有達到喪失人性殺死親生兒子的地步,一見兒子要自殺,徐振基只得坦承殺害了金瀚周等人。
 
雖然徐振基坦白交待,徐道英還是開槍自殺,兒子自殺讓徐振基幡然醒悟,可是已經晚了,徐振基因為悲傷過度神思恍惚,被送到敬老院渡過餘生。
 
三年後,金百元與金千元合力將公司打理得風生水起,徐太榮邀請金千元到家中做客,金千元忽然向太榮媽表示會與太榮結婚,徐太榮聽在耳中喜出望外,又是遞茶又是端水侍侯金千元。
 
金家全家開開心心外出野炊,一同隨行的還有徐道英,三年前徐道英開槍自殺雖然被搶救過來,但由於大腦受損導致終於無法行走,雖然成了殘疾人,徐道英一如既往保持樂觀嘻哈的個性,與金家人來到大自然的懷抱中野炊。
 
老天爺像是故意要為難金家人,中途天空下了一場及時雨,金家人抱怨連天站到一棵大樹下避雨,雨過天晴遠處天邊閃現一道彩虹,所有人露出幸福的笑容看著天邊彩虹,這道彩虹包含著一條人生真理:「不經歷風雨,怎能見彩虹?」
 
金家人的遭遇就像掛在天邊的彩虹一樣,歷經風雨,美麗多彩的它終於出現了。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MBC】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7陸劇我們的少年時代】TFBOYS主演電視劇 我們的少年時代 劇情介紹~王俊凱、王源、易烊千璽、薛之謙
《我們的少年時代》劇情講述TFBOYS飾演的三位主人公在與棒球運動的對壘中,不斷向著理想努力的勵志故事。    在英華中學對陣勁敵雅林中...(詳全文)
【韓劇 醜小鴨大進擊劇情】醜小鴨大進擊分集劇情01~40集(醜八怪警報)
《醜小鴨大進擊》劇情講述由於父母的再婚,成為兩個兄妹家長的一個男人通過毫無代價的犧牲,體現親情,最終打破溝通壁壘的家庭劇。 【人物介紹】  ...(詳全文)
【韓劇 結婚的女神】結婚的女神劇情、結婚的女神分集劇情01~13集
《結婚的女神》劇情講述擁有不同價值觀和人生觀的男女主角們的愛情和矛盾,通過他們的故事來探討婚姻的意義和價值。 【人物介紹】 ...(詳全文)
【韓劇 你的女人】李宥利~你的女人 劇情、你的女人 分集劇情01~60集
《你的女人》劇情講述以家庭名義生活在一起的人們,在相互知道了彼此的秘密之後,經歷了矛盾、傷痛、破滅和治癒的電視劇。 【人物介紹】  ...(詳全文)

留言內容

  Kuromi Cheng 2014-04-06 11:22:37 114.39.101.*
這部戲扯到一個不可思議,我好失望丁一宇跟UEE的拍這部戲呦!!!!
版主回應:
可是聽說收視率很好耶?
這麼難看?
  
 
  Kuromi Cheng 2014-04-07 19:37:38 114.40.30.*
應該是說劇情走向乖揣,套句我同事說的,是我們看不懂,不是人家的劇不好...我個人是覺得最後一集太扯了!!!
版主回應:
是我們看不懂,不是人家的劇不好
很妙的一句話啊!!
小宅想大概自己也會看不懂吧XD
  
 
上一頁  [1]   下一頁  1-2筆 共 2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