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兩個女人的房間》劇情講述女人為了搶回失去的一切而展開復仇的故事。
 
兩個女人的房間

【人物介紹】

兩個女人的房間
閔卿彩朴恩惠 飾 
酒店副社長,後為總管負責人。
 

兩個女人的房間
殷熙秀王光娜 飾 
酒店職員,後為副社長
 
 
兩個女人的房間
韓志燮姜志燮 飾 
酒店總經理,卿彩的男友,後為熙秀的丈夫。
 
 
兩個女人的房間
陳秀赫姜京俊 飾 
主廚,卿彩的男友。
 
 
【分集劇情】
第1集
閔卿彩是蒙娜麗莎賓館的董事長的千金,即將成為蒙娜麗莎賓館的副社長。韓志燮是蒙娜麗莎賓館的總經理,同時也是閔卿彩的男朋友。
 
卿彩與志燮在賓館吃飯聊天時看到韓司機,韓司機是卿彩父親的司機,工作認真負責,盡職盡責。卿彩客氣地邀請韓司機一起吃飯,志燮卻很不高興。
 
原來韓司機是志燮的父親,志燮自尊心極強,不願讓別人知道,在賓館裡一直裝著不認識自己父親,同時跟別人一樣稱呼他韓司機。而志燮的媽媽卻瞞著志燮去卿彩家幫傭。
 
卿彩有個可愛的妹妹恩彩,像孩子一樣。在一家人吃飯的時候恩彩拿著布娃娃餵它吃飯,惹怒的媽媽。卿彩媽媽身有殘疾,一直坐在輪椅上。對所有人都很冷淡。
 
卿彩想要哄媽媽高興,特地送給爸爸兩張電影票,而爸爸在影院門口等到最後也沒等到卿彩媽媽。但是卻看到了殷熙秀(王光娜飾)的媽媽,熙秀媽媽是個花癡,對卿彩爸爸一見鍾情。
 
殷熙秀是蒙娜麗莎賓館的小職員,與媽媽相依為命。恩熙媽媽是個賣酒也喜歡喝酒的不正經的女人。
 
熙秀家境貧寒,在蒙娜麗莎賓館工作快要轉正的時候有個有錢的女人為難熙秀,並威脅她當面下跪,萬般無奈的熙秀只好跪下,卻被潑水。
 
熙秀很委屈,卻在第二天上班時面臨被開除的境況,上司說想要不被開除還有挽回的餘地。
 
第2集
殷熙秀被炒魷魚心情低落地回到家門口,看到不爭氣的媽媽在跟鄰居大嬸打架。熙秀很討厭媽媽的生活方式。這時有人上門討債,想要用熙秀抵債。
 
熙秀在媽媽的掩護下拚命逃跑,在跑到死胡同走投無路的時候一直暗戀熙秀的鄰居小伙子抱著討債人的腿,熙秀得以逃脫。熙秀覺得每天獲得都像地獄。她想繼續會酒店工作。
 
熙秀想到上司—一個猥瑣男說過會叫她處理解雇的方法,就回到酒店去找他。結果是讓熙秀陪睡,熙秀接受了。卻還是被解雇了,得不償失,還要受到猥瑣男的脅迫不能把這件事說出去。
 
熙秀只能忍氣吞聲,熙秀做公交車回家,在下車的時候撞到了卿彩,兩個人的包包同事掉在地上,結果她們拿錯了。熙秀看到包裡的名片,就去找卿彩。熙秀覺得卿彩像個公主而自己卻活在地獄。
 
卿彩跟志燮感情也是如膠似漆準備與家人見面。卿彩媽媽像受了刺激一樣整天喝酒。在一次喝醉了之後大發牌氣,抱著恩彩並說出讓所有人吃驚的話:「恩彩,你跟媽媽一起死好不好」
 
第3集
殷熙秀再次去蒙娜麗莎賓館面試,卻因為金英植部長到處散佈熙秀因為不想被解雇就會跟金英植部長睡覺,還公開威脅他的謠言,熙秀在面試中受到侮辱被拒絕。熙秀氣氛的離開賓館,快要暈倒的時候遇到了韓志燮,志燮鼓勵熙秀要有明確的目標,努力工作做。給了熙秀信心和勇氣。
 
陳秀赫是蒙娜麗莎賓館聘請的高級廚師chef,關係著蒙娜麗莎西餐廳未來的命運,閔卿彩副社長親自去接他,卻因為臨時提前一天歸國,秘書沒有通知卿彩而耽誤了行程,要去陽平接他。
 
殷熙秀回到家看到無惡不作的親生父親又在自己家酒館裡喝酒,並說出很多侮辱熙秀和熙秀媽媽的話,要不到錢搶走熙秀的包包,兩人發生爭執,熙秀被親生父親推到在地板上企圖強姦她,熙秀拿起手邊的酒瓶子,打死了他。熙秀驚恐萬分,這是一直暗戀熙秀的鄰居來她家正好看到,給她出主意讓她把屍體運到事故多發地點陽平。熙秀駕駛卡車把屍體扔在陽平的公路上。
 
晚上天空下起了大雨,卿彩開車去陽平,伸手去夠地上東西的時候撞到了被熙秀扔到路上的屍體。卿彩到警句報案,嚇的渾身直打哆嗦。
 
第4集
殷萬吉死後,閩卿彩一直認為飾因為自己的疏忽,才造成交通事故,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警察局打電話讓熙秀去確認身份,並見到了「肇事者」閔卿彩,雙方和解。
 
陳秀赫回到了韓國,來到了蒙娜麗莎賓館,正好有個顧客挑剔食物難吃,秀赫替卿彩解圍,卻被卿彩指責,秀赫一氣之下離開蒙娜麗莎賓館。
 
熙秀媽媽跟一起一起為死去的殷萬吉舉辦葬禮,想起了自己的種種不幸,以及殷萬吉對她們母女殘忍的過去,母女倆人抱頭痛哭。此時,卿彩來到了葬禮現場,看到她們母女悲痛欲絕的情景,站在門開陷入深深自責……
 
第5集
卿彩懷著忐忑的心情來到了殷萬吉的葬禮,熙秀跟媽媽正哭的傷心,卿彩深深的內疚自責,熙秀媽媽看到肇事者到來,為了多收和解金哭的更加撕心裂肺,裝作自殺的樣子。卿彩更加自責,傷心欲絕,想要盡最大努力補償她們。給他們很大一筆錢作為補償,並給了熙秀她的蒙娜麗莎賓館副社長的名片。
 
卿彩回到家很傷心,看到妹妹恩彩就講故事哄她睡覺,卿彩把心事告訴妹妹。熙秀沒有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而是把名片又還給了卿彩。卿彩很感激熙秀能寬恕她。
 
電視台的記者到卿彩家採訪年輕有為的蒙娜麗莎賓館副社長閔卿彩。正在此時,恩彩突然跑出來說姐姐很傷心,恩彩是姐姐的藥。並說出卿彩引發的交通事故,在場有人都很震驚。
 
第6集
卿彩媽媽知道卿彩引發的交通事故之後打了她一耳光,自己也很痛苦,整天借酒消愁。卿彩和熙秀晚上同事夢到死去的殷萬吉,熙秀告訴自己說是事故而不是自己殺了他,卿彩一直自責,雖然是事故卻害了一個人,記憶將折磨她一輩子。
 
熙秀嗎嗎因為和鄰居勾搭在一起而被鄰居大嬸揪著頭髮打架,熙秀勸架,三個人廝打在一起,正好卿彩因為媽媽想要見受害人家屬而去找熙秀,看到這種情景卿彩前去勸架,問及原因,熙秀媽媽說是因為沒有了男人。這讓卿彩更加自責。
 
卿彩媽媽想要受害人家屬寫一份保證不再勒索的保證書,卿彩約熙秀吃飯時,媽媽打電話被熙秀聽到了,熙秀裝作很委屈。這是,一直追求熙秀的鄰居文在植打來電話,熙秀裝作是房東,故意裝作很可憐的樣子。
 
熙秀故意串通房東趕走熙秀媽媽,卿彩因為內疚想要幫助她們送給他們一套房子。熙秀又把房子還給了卿彩。一個流氓去熙秀家要債,抓著熙秀的脖子正好被卿彩看到。
 
第7集
卿彩將熙秀送往醫院,她對熙秀的境遇非常同情。熙秀母女突然消失,卿彩很擔心她們出意外。
 
看到處境可憐的熙秀,善良的卿彩想讓熙秀母女來自己家裡住,起初閔父閔母對此表示反對,最終還是答應了女兒的請求。
 
熙秀帶著母親住進了卿彩家裡,志燮的父母作為家傭給了她們一個下馬威。
 
熙秀看不慣母親的生活方式,她告誡母親以後要像普通人家那樣生活。
 
第8集
秀赫的妹妹秀熙開車車速過快,差點與志燮的弟弟志燮開的車相撞。卿彩的母親看穿了熙秀的心思,而熙秀竟然說閔母神經有問題。
 
閔母與熙秀之間的摩擦不斷,熙秀竟然將水潑到了閔母臉上,當家傭回家時,她頗有心機的在家傭面前裝出很關心閔母的樣子。
 
秀赫目睹卿彩辭退一個廚師的場景,她指責卿彩的做事方式有問題,無意中得知原來他是誤會了卿彩。
 
第9集
卿彩以為志燮是真心愛自己的,她哪裡知道其實志燮是因為她的身份而接近她的。志燮看到自己的父親伺候閔東哲穿鞋,心裡頗不是滋味。
 
卿彩得知自己已經見過幾次面的男人竟然就是她一直要找的陳秀赫廚師,她感到很驚訝。
 
卿彩欲找秀赫談合同的事情,正巧秀赫正在換衣服,令卿彩很害羞。為了討閔父歡心,熙秀用零花錢買了禮物送給了閔父。
 
第10集
秀赫無意中撞見志燮來卿彩房間,他便懷疑兩人是戀人關係。卿彩不想讓她和志燮的關係曝光,丟下志燮跑去和秀赫解釋。
 
韓母對殷母看不上眼,而殷母沒話找話刻意拉進兩人的關係。閔母將熙秀送閔父的禮物扔掉了,熙秀故意在閔父面前哭泣裝可憐,閔父讓熙秀把自己當成父親,有困難就找他商量。
 
卿彩誤會自己的母親而輕信熙秀,她像熙秀道歉並讓其多包容閔母。
 
第11集
秀赫為卿彩準備了晚餐,並正式簽約成為了蒙娜麗莎的廚師。志燮特意為卿彩買了晚飯,卿彩因為吃過了秀赫做的意大利面而變得沒有食慾,為此志燮很生氣。
 
熙秀來賓館幫卿彩送文件,正好有客人來鬧事,而熙秀幫卿彩成功解決了此事,令卿彩十分感激。
 
熙秀的衣服濕了,卿彩便讓熙秀穿了自己的衣服,志燮以衣識人將熙秀當成了卿彩,他從背後緊緊的抱住熙秀。
 
第12集
家裡的沙發有個煙洞,Phil告訴孩子們如果不承認是誰幹的,他將拿走聖誕樹,那麼沙發到底是誰燒的洞呢?Jay想保持傳統過節方式,而Manny卻想過哥倫比亞式的聖誕節。
 
一個「聖誕老人」因Mitchell 被炒,但他卻教給了Mitchell和Cameron什麼是原諒。閔母想殷母打聽起熙秀的工作經歷,而殷母故意隱瞞了實情。
 
秀赫給沒吃飯的韓司機做了一頓豐盛的飯菜,韓司機還未來得及吃就被自己的兒子志燮趕出了餐廳,秀赫對志燮的行為表示不滿。
 
卿彩和志燮無意中得知熙秀曾來蒙娜麗莎面試過,而令志燮驚訝的是熙秀面試失敗的原因是與其上司的醜聞。
 
熙秀來到卿彩房間,她夢想有一天可以成為這個房間的主人。
 
第13集
志燮誤以為秀熙是秀赫的愛人,並告訴卿彩秀赫在秘密戀愛。閔母質問閔父是否有外遇,令閔父很不高興。
 
卿彩欲特招熙秀進蒙娜麗莎,並與父親就此事進行商議,閔父讓卿彩查明熙秀曾被辭退的原因。
 
志燮開車差點撞到恩彩,恩彩不記得要怎麼樣回家,志燮便讓她上了自己的車。
 
熙秀帶恩彩回家並讓她撒謊,恩彩拒絕撒謊,生氣的熙秀便打了恩彩一巴掌。
 
第14集
熙秀帶恩彩回家後,閔父和卿彩非常感激熙秀。閔父不顧閔母的反對,執意讓熙秀和殷母一起用餐。
 
志燮故意在賓館放出秀赫有愛人的消息,賓館員工的議論令秀赫很困擾。閔母問恩彩是否是熙秀找到她的,智力有些障礙的恩彩嚎啕大哭。
 
秀赫的奶奶不小心將咖啡灑在了熙秀的衣服上,她趕忙向熙秀致歉,而熙秀的無理態度卻讓秀赫奶奶感到很氣憤。
 
第15集
熙秀被特招正式成為蒙娜麗莎的員工,志燮覺得熙秀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竟然同時得到卿彩和閔母的認可。
 
秀赫奶奶挑剔賓館床單上有不舒服的味道,並對床單洗滌方法提出要求,卿彩無奈只好按照其要求重新親自清洗。
 
閔母對熙秀來到閔家的意圖提出質疑,並讓她離開賓館。熙秀被特招入職,因而受到其他同僚的排擠。
 
第16集
閔父給卿彩物色了一個對象,卿彩將此事告知了熙秀,並擔心志燮知曉此事後會不高興。
 
卿彩將洗好的床單拿去給客人,不料客人對床單是否是手洗一事表示懷疑。
 
熙秀遭到賓館客人的調戲,幸好志燮及時出現幫其解圍。熙秀的母親孔福子趁閔家無人時,她拿走了閔母一個戒指。
 
志燮約卿彩週末見面,並表示要給卿彩一個驚喜。
 
第17集
志燮親眼目睹卿彩與別人約會,他憤怒離去。卿彩很擔心志燮的狀況,她欲找機會向志燮解釋誤會,不料生氣的志燮既沒來上班也不接她的電話。
 
韓父告誡志燮不要對卿彩有想法,志燮聽了父親的話很生氣。卿彩向志燮說明了相親的原委,志燮原諒了卿彩。
 
閔母為了尋找戒指,讓保姆扒光孔福子的衣服,此時正好閔父回家,他勸閔母不要無理取鬧。志燮向卿彩求婚成功,而熙秀見證了這一幕。
 
第18集
因為閔母戒指丟失一事,殷母被趕出閔家。熙秀告訴閔父她的母親絕不會幹偷竊這種事情,並表示一定會找到戒指解除閔母的誤會。
 
秀赫招待殷母用餐,而殷母向秀赫炫耀手上戴的戒指。秀赫手把手教卿彩如何做料理,志燮目睹這一幕很生氣。
 
熙秀從中作梗,致閔母缺席了全家人聚餐。熙秀將卿彩丟失婚戒一事告訴了志燮,而志燮卻在秀赫的辦公桌上發現了婚戒。
 
第19集
志燮質問秀赫為何婚戒在他桌上,而秀赫對志燮的無理行為感到憤怒,並表示無可奉告。
 
閔母無意中得知殷母住在自家酒店,她特地找閔父欲將殷母趕出賓館。
 
熙秀在賓館撞見志燮和韓父的對話,她表示很理解志燮對待父親的態度,志燮拜託熙秀不要將此事告訴卿彩。
 
卿彩和志燮約會時,熙秀不請自來,並趁卿彩接電話時襲吻了志燮。
 
第20集
卿彩帶著志燮與父親見面,當閔父得知志燮是卿彩男友時,他非常生氣並表示反對。
 
秀赫奶奶讓熙秀幫自己去買排骨湯,她故意告訴熙秀她不是有錢人,勢利的熙秀聽了此話拒絕幫秀赫奶奶跑腿。
 
閔母覺得熙秀很可疑,遂派人調查熙秀及其母親的背景。英仁集團繼承人來賓館找卿彩,志燮親眼目睹兩人離開賓館。
 
喝醉酒的卿彩摟著秀赫,而志燮目睹這一幕後,動手打了秀赫。
 
第21集 
熙秀揚言總有一天閔母會求自己回閔家,不料熟睡的閔母突然醒來,熙秀受到驚嚇。
 
閔父欲極力促成卿彩與英仁集團繼承人的婚事,他警告志燮盡快與卿彩分手,否則將免去他的經理之職。
 
韓母來福利院接恩彩回家,而志燮正好目睹這一幕。
 
文在植跟蹤殷母來到賓館並看到熙秀,他不懷好意的看著手機裡殷吉萬的屍體照片。
 
第22集
閔父當面揭穿了志燮的假面具,卿彩終於得知志燮的父親就是韓司機,而志燮一直在欺騙自己。
 
志燮表示自己編造謊言也很累,他向卿彩提出分手,卿彩將痛苦的志燮抱在自己懷裡。
 
卿彩告訴父親自己不會與志燮分手,閔父不滿女兒的言詞,他動手打了卿彩。
 
卿彩一如既往的關心志燮,令志燮非常感動。文在植與熙秀髮生衝突,志燮出面幫熙秀解圍。
 
第23集
蒙娜麗莎收購土地所有權時遭遇困難,志燮陪卿彩去找土地持有者,卻並未見到任何人。
 
熙秀看到秀赫與挑剔老太親切交談,她很好奇兩人是何關係。原來土地的主人正是秀赫的奶奶,她故意躲避不見卿彩。
 
秀赫奶奶擔心秀赫與卿彩成為男友朋友的關係,她警告秀赫不要忘記害死自己父親的人正是閔東哲。閔母允許熙秀母女回閔家,閔父稱讚閔母是個好妻子。
 
第24集
卿彩被喝醉酒的土地主人打了一棍子,遂暈倒在地。閔東哲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女兒,他既擔心又生氣。
 
秀赫懷疑熙秀有不良居心,他警告熙秀守住朋友的本分。吳理事欲拉攏志燮,一起將閔東哲拉下台。
 
閔東哲指責志燮沒有守護卿彩致其受傷,並憤怒質問志燮與吳理事暗中勾結。
 
閔母對熙秀母女的態度突然轉好,令熙秀百思不得其解。
 
第25集
熙秀懷疑土地主人令有其人,她感覺秀赫的奶奶很神秘。為了讓卿彩不再受到傷害,秀赫試圖阻止卿彩去找土地主人。
 
閔父不能容忍志燮與吳理事狼狽為奸,他命令志燮主動提出辭職。志燮對恩真產生情愫,兩人相約去了麵包店。
 
秀赫得知奶奶就是操控蒙娜麗莎賓館度假村土地事業的人,他勸奶奶及早收手。吳理事表示與他聯手就必須放棄卿彩,令志燮很痛苦。
 
第26集
閔母故意討好殷母,她欲從殷母口中瞭解更多熙秀母女以前的事情。
 
熙秀對1004號房的老太太也就是秀赫的奶奶很感興趣,這令秀赫感到奇怪。
 
熙秀無意中看到秀赫奶奶房間放著度假村的身份調查表,她對這位老太太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
 
熙秀向志燮表達愛慕之情,並主動吻了志燮。秀赫送卿彩回家的路上看到志燮和熙秀擁吻,他迅速地將卿彩抱在了自己的懷裡。
 
第27集
卿彩很好奇為何秀赫突然將自己抱在懷裡,而秀赫卻有不能說的理由。
 
收購土地案遲遲未解決,吳理事故意施壓閔東哲和卿彩。秀赫無意中又看到熙秀和志燮在一起說話,他開始懷疑兩人的關係。
 
熙秀聽到秀熙講電話,她斷定1004號房的老太太絕非一般普通人。熙秀溜進1004號房間,偷看了秀赫奶奶的身份資料。
 
一名客人因為食物過敏被送往醫院,而熙秀為了撇清志燮的責任,將秀赫推向了風口浪尖。
 
第28集
卿彩聽信了熙秀的話,認為導致客人過敏的責任人是秀赫,令秀赫很是生氣。秀熙舉報志燮偷了自己的包,導致志燮失去了代駕的工作。
 
志燮送卿彩和熙秀回家途中,熙秀不滿志燮對卿彩過分關心擅自下車,志燮追回熙秀,兩人關係變得更加曖昧。
 
閔母讓熙秀幫她隱瞞並未戒酒一事,而她心裡知道熙秀遲早會將此事告訴卿彩。
 
為了卿彩,秀赫主動承擔了食物過敏事件的全部責任。為了瞭解事情真相,卿彩查看了監控視頻。
 
第29集
監控視頻的畫面令卿彩大吃一驚,卿彩終於知道秀赫是被冤枉的,而志燮和熙秀欺騙了她。
 
熙秀看到保安從卿彩辦公室走出來,問明情況後得知卿彩查看了發生食物事故當天的監控,她將此事後告訴了志燮。
 
為了包庇志燮,卿彩向閔父隱瞞事情的真相。卿彩為了表示歉意,她特意請秀赫吃了一頓飯。
 
熙秀告訴了卿彩自己撒謊的原因,善良的卿彩相信的熙秀的話。
 
秀赫奶奶讓韓炳國給自己當私人司機,而韓炳國似乎曾見過秀赫奶奶。
 
第30集
卿彩、熙秀和志燮三人在酒吧喝酒聊天,熙秀突然說自己的男友就是志燮,令志燮和卿彩震驚。秀赫對卿彩暗生情愫,而卿彩表示願意做秀赫的好朋友。
 
理事們對卿彩的能力產生質疑,他們欲將卿彩從副社長一職拉下馬。
 
文在植又來找熙秀,他欲摟熙秀的腰時,被熙秀潑了一臉飲料。
 
秀熙給了志燮一份奴隸合同,讓志燮當自己的奴隸。熙秀找到文在植,他讓文在植幫她偷秀赫奶奶的包。
 
第31集
秀赫奶奶揭穿了熙秀的真面目,而熙秀也表示她已經知道妨礙蒙娜麗莎購買度假村事業核心佔地的人正是秀赫奶奶羅海琴。
 
秀赫欲把志燮和熙秀的事情告訴卿彩,而他最終卻沒說出口。熙秀表示自己自己要奪走閔卿彩的一切,羅海琴聽到此話很滿意,她將土地合同交給了熙秀。
 
卿彩將土地合同拿給閔父看,並表示能拿到合同都是熙秀的功勞,閔父對熙秀刮目相看。志燮與熙秀在708室擁吻,而卿彩也來到708室找志燮。
 
第32集
卿彩發現房間床上很凌亂,而志燮極力掩飾自己的驚慌。秀赫看到熙秀和志燮先後從708室出來,他認為兩人的關係不尋常。
 
秀赫警告志燮不要做傷害卿彩的事情,並打了志燮一拳。閔母派人繼續調查熙秀,她隱約覺得卿彩當時發生的交通事故有偽裝的可能。
 
卿彩在708室床上發現一支口紅,她懷疑房間有其他女人進去過。
 
第33集
卿彩詢問熙秀是否去過708室,而熙秀又編故事欺騙卿彩。卿彩認為熙秀的話很可疑,便去找秀赫探聽真相,而秀赫希望卿彩自己可以查明真相。
 
熙秀無意中看到閔母在看什麼照片,她很擔心並讓孔福子向她報告閔母的行蹤。
 
志燮約卿彩週末見自己的父母,而卿彩頻頻走神。
 
羅海琴與閔父交談的過程中,她得知與卿彩交往的人並不是秀赫,便鬆了一口氣。
 
第34集
志燮準備帶著卿彩去見父母,他突然接到熙秀打來的電話,便扔下卿彩一人去找了熙秀。
 
得知熙秀懷孕的消息,志燮左右為難不知該如何是好。卿彩見到志燮的母親非常驚訝,她的母親竟然是自己家的傭人。
 
對於志燮一再的欺騙自己,卿彩感到很生氣。志燮覺察到卿彩的態度突然轉淡,他很擔心因此而影響婚事。
 
卿彩目睹志燮和熙秀接吻,她十分震驚慌忙離去,熙秀看到卿彩追了過去。
 
第35集
憤怒的卿彩打了熙秀一巴掌,熙秀跪在卿彩面前表示一切都是她的一廂情願。秀赫看到哭泣的卿彩很心疼,他勸慰卿彩要堅強面對這一切。
 
志燮為了獲取卿彩的諒解再次選擇撒謊,而卿彩並未接受志燮的道歉。閔母派人抓來文在植,她欲和文在植做交易,獲取熙秀製造交通事故的證據。
 
卿彩無法原諒熙秀,她讓熙秀盡快搬離閔家。文在植偶遇志燮和恩彩,恩彩自曝她是蒙娜麗莎社長的女兒。
 
第36集
志燮希望結束和熙秀之間的糾葛,熙秀威脅志燮要將懷孕一事告訴卿彩。
 
熙秀一腳踩空不慎從樓梯墜落,志燮急忙送她去了醫院。得知熙秀並未懷孕後,志燮在生氣的同時也鬆了一口氣。
 
羅海琴欲得到閔東哲的秘密賬簿,吳理事猜測賬簿可能藏在閔家的秘密金櫃中。
 
秀赫發現卿彩和志燮恢復了戀人關係,他也替卿彩感到很開心。
 
羅海琴約談熙秀,她希望熙秀助她得到秘密賬簿。
 
第37集
文在植讓熙秀跟自己一起生活,熙秀無情拒絕了他的心意。卿彩警告熙秀別再糾纏志燮,否則將讓她離開賓館。
 
文在植為了報復熙秀並獲取錢財,將殷吉萬的屍體照發給了閔母。文在植也將殷吉萬的屍體照發到了熙秀的手機上,熙秀看到照片後驚慌不已。
 
熙秀坦言她將殷吉萬殺死後嫁禍給了閔卿彩,孔福子聽聞震驚不已。熙秀偷走了閔父的秘密賬簿,她為了毀滅犯罪證據在閔母房間放了一把火。
 
第38集
火勢不斷蔓延,殷氏母女慌忙逃離閔家,熙秀為了拿回賬簿重返閔家。閔母發現遭遇火災後,她叫醒熟睡的恩彩指揮女兒趕快離開。
閔母將隨身碟藏好後,自己卻倒在了火海裡。著急的恩彩聯繫不上卿彩,便叫來了志燮將閔母送往醫院。
 
出差歸來的閔父打了卿彩一巴掌,卿彩看到病床上不省人事的母親痛哭不止。
 
恩彩告訴卿彩發生火災當天熙秀也在家,卿彩便懷疑家中著火與熙秀有關聯。
 
第39集
閔母突然恢復了意識,她用微弱的聲音喊出了熙秀的名字。
 
閔母沒有喊恩彩或者閔父的名字,而是喊了熙秀的名字,這令卿彩感到很奇怪。
 
恩彩告訴卿彩她討厭熙秀,得知恩彩曾遭熙秀掌摑,卿彩感到很震驚。
 
志燮被閔父解雇,他決定要將閔東哲摧毀。
 
熙秀擔心閔母清醒後,自己所做的壞事敗露,她向護士詢問了閔母的病情。
 
熙秀約見志燮,她揚言手上有能把閔父摧毀的秘密武器。
 
第40集
閔母留下熙秀是罪犯這句話後便溘然離世,恩彩和卿彩悲痛不已。
 
熙秀母親前來問喪,卿彩想起了母親臨終前的遺言。
 
為了查清母親去世的真相,卿彩拜託消防隊重查起火原因。
 
卿彩因為母親的離世情緒不好,秀赫看在眼裡很心疼。
 
熙秀正式與羅海琴做交易,她以獲得閔家住宅為條件,將秘密賬簿交給了羅海琴。
 
第41集
志燮見風使舵,他替熙秀做了偽證,令卿彩很驚訝。
 
熙秀終於在卿彩面前露出了真面目,她諷刺卿彩很虛偽,悲傷的卿彩這才覺得自己當初讓熙秀來閔家住簡直就是引狼入室。
 
吳理事將秘密賬簿交予志燮,蒙娜麗莎不久將面臨一場重大變革。
 
閔東哲以涉險經濟犯罪被逮捕,這一突發事件讓卿彩很茫然。
 
閔父讓卿彩提防殷熙秀,並讓她守護好副社長的位置。
 
第42集
閔卿彩被迫卸任,黯然離開蒙娜麗莎賓館。
 
殷熙秀小人得志,對卿彩冷言熱諷。
 
卿彩帶著恩彩去探望閔父,恩彩看到父親的離去的背影悲傷不已。
 
因為吃完飯沒錢付款,卿彩被店員一頓奚落,秀赫及時趕來幫卿彩解圍。
 
羅海琴告訴閔父自己就是陳明燮的母親,她的一番話刺激到閔父,閔父遂癱倒在地。
 
秀赫與羅海琴意見不合發生爭執,羅海琴狠狠地扇了秀赫一巴掌。
 
第43集
卿彩得知熙秀繼任了蒙娜麗莎副社長一職後非常震驚,熙秀故意給了卿彩一個下馬威,她命令保安將卿彩強行拉了出去。
 
吳理事沒有兌現當初對志燮的承諾,令志燮感到很無奈。
 
卿彩想回蒙娜麗莎賓館上班,她拜託秀赫能夠助自己一臂之力。
 
志燮送玫瑰花給熙秀,並約其見面,他想與熙秀重歸於好。
 
秀赫利用自己的職權,給卿彩在廚房安排了一個職位。
 
目睹熙秀和志燮同躺在一張床上,卿彩非常震驚。
 
第44集
貼心的秀赫將痛苦不堪的卿彩帶回自己家休息,志燮打來電話讓秀赫轉達要和卿彩見面一事。
 
卑鄙的志燮向卿彩提出分手,他坦言從未愛過卿彩,而是把卿彩當成他成功路上的翅膀和電梯。
 
熙秀帶著禮物特地拜訪了志燮家,並刻意挑撥閔家和韓家的關係。
 
卿彩帶著恩彩來投靠秀赫,秀赫熱情的接待她們,並讓她們安心的住在自己的公寓。
 
在賓館工作期間,熙秀小人得志,她處處為難卿彩。
 
第45集
熙秀努力說服羅海琴,她希望韓志燮可以恢復總經理一職。羅海琴吩咐熙秀,不惜一切手段和方法將閔卿彩趕出賓館。
 
卿彩與志燮發生爭執,志燮命令卿彩摘下訂婚戒指無果,便自己動手強行摘下卿彩手上的戒指。
 
志燮警告卿彩不要對熙秀太無禮,否則卿彩將面臨被解雇的風險。
 
卿彩得知父親清醒過來後非常開心,不料閔父卻變得神志不清,竟然不認識自己的女兒了。
 
第46集
卿彩看到父親的樣子痛哭不止,醫生猜測閔父是由於精神上受到刺激而導致失憶的。
 
熙秀和志燮故意在卿彩面前秀恩愛,討論他們結婚一事。
 
閔家住宅的修繕工程已經結束,卿彩接到可以入住的電話非常開心。
 
卿彩帶著恩彩和父親回到閔家大宅,卻沒想到房子已經被熙秀霸佔了。
 
看到志燮和熙秀在拍婚紗照,卿彩心裡很不是滋味,與此同時,秀赫向卿彩表白了愛意。
 
第47集
失憶的閔父去了熙秀家,他把熙秀母女當成了自己的家人。
 
卿彩偷闖入熙秀辦公室,她意圖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卻無功而返。
 
志燮父母和孔福子在一起用餐,卿彩送餐時故意說了一些挑撥兩家關係的話。
 
志燮對卿彩的行為表示非常不滿,他警告卿彩說話小心點。
 
志燮和熙秀大婚,卿彩看到閔父牽著熙秀的手步入禮堂非常震驚。
 
第48集
卿彩將閔父從婚禮現場帶走,婚禮現場一片嘩然,而熙秀巧言化解了尷尬,並將不利矛頭指向卿彩。
 
熙秀派人將志燮父母接到了自己的住處,熙秀母女便與志燮一家人住到了一起。
 
恩彩試圖通過講述以前的事情來喚醒閔父的記憶,她告訴閔父家裡著火一事與熙秀有關。
 
熙秀母親和志燮母親為了做飯一事,兩人發生爭執。
 
卿彩一家被幾個彪形大漢趕了出去,一家人深夜流落街頭。
 
第49集
對於卿彩婚禮搗亂一事,志燮一直耿耿於懷,他希望熙秀將卿彩趕出賓館。
 
孔福子在客廳裡跳舞,為避免尷尬,韓母勸孔福子多穿點衣服,遂兩人又起爭執。
 
家裡矛盾不斷,令熙秀不堪其擾。
 
熙秀為家人做了一道叫做宮中料理的菜,飯量過少,眾人皆沒吃飽,韓母晚上出來找食物時又引起一場混亂。
 
卿彩打工時遭遇醉漢調戲,幸好秀赫及時趕到,幫卿彩解圍。
 
第50集
熙秀突然要更換度假村的施工公司,志燮懷疑熙秀暗地裡收了施工公司的錢。
 
秀赫看穿了熙秀的心思,她主動提出辭職,離開了蒙娜麗莎賓館。
 
羅海琴不希望秀赫和卿彩在一起,秀熙建議奶奶可以找一個富家女追秀赫。
 
熙秀正在洗澡時,志燮突然闖了進去,遂兩人發生爭執。
 
閔父向熙秀確認他之前是一個怎樣的人,而熙秀的話令閔父大受打擊。
 
第51集
閔父醉酒後被孔福子帶回家,卿彩來到熙秀家將父親接回了家。
 
卿彩諷刺熙秀沒必要故意炫耀自己的幸福生活,令熙秀無話可說。
 
離開賓館後,秀赫和卿彩開了一家西餐店。由於秀赫的離開,蒙娜麗莎西餐廳的銷售額大幅下跌,令熙秀大為惱火,她指責志燮對工作不負責任。
 
韓母不滿自己一個人干家務活,她在廚房裡摔餐具,熙秀投其所好,她給了韓母一大筆錢,才平息了韓母的怨氣。
 
第52集
羅海琴看到卿彩非常生氣,她質問卿彩與秀赫開店有何理由,卿彩此時也得知,原來賓館裡那位挑剔的老太太正是秀赫的奶奶。
 
志燮爺爺的忌日將至,韓母打電話讓熙秀準備祭祀桌,志燮讓熙秀莫操心此事,而熙秀表示她會將此事當成工作的一部分去完成。
 
熙秀和志燮因為卿彩再次發生爭吵,氣憤的熙秀把志燮的手機摔在了地板上。
 
喝醉酒的志燮來找卿彩,卿彩打電話讓熙秀盡快從店裡帶走自己的丈夫。
 
第53集
熙秀來接志燮回家,卿彩狠狠的奚落了熙秀一番,她勸殷熙秀看好自己的男人。
 
志燮躺在床上,嘴裡喊著卿彩的名字,憤怒的熙秀將水潑到志燮的臉上,醒酒後的志燮撒謊稱是卿彩找他去店裡的。
 
韓母對熙秀的所作所為表示非常不滿,遂與熙秀髮生爭執。秀熙對志燮產生感情,並在車上強吻了志燮。
 
吳理事再次對熙秀的管理能力表示質疑,他責怪熙秀不該接受志燮的辭職要求。
 
第54集
秀赫在卿彩生日當天向她送戒指求婚,而卿彩婉拒了秀赫的求婚。
 
熙秀目中無人的態度令韓母大為不滿,婆媳關係十分緊張。結婚後的生活令志燮苦不堪言,韓父勸慰兒子要撐下去。
 
志燮來秀赫店裡吃意大利面,秀赫和卿彩甜蜜的樣子讓志燮倍感不爽。
 
一個叫洪世拉的女人突然造訪,她聲稱自己是經秀熙介紹和秀赫來相親的人。
 
一個電話讓秀赫確認了卿彩的真心,卿彩終於接過戒指答應了秀赫的求婚。
 
第55集
志燮看到卿彩手上的婚戒,他指責卿彩是壞女人,並表示如果不是卿彩,他也不會變成今天這幅模樣。
 
得知卿彩接受了秀赫的求婚,閔父和恩彩非常開心。
 
熙秀欲擁豐厚的待遇和高薪讓秀赫重回蒙娜麗莎賓館工作,而秀赫拒絕了她的請求。
 
熙秀抱怨韓母精神有問題,志燮終於忍無可忍打了熙秀一巴掌。
 
看著卿彩和秀赫幸福的樣子,家庭生活不幸福志燮特別傷感。
 
第56集
得知秀赫和卿彩結婚的消息後,羅海琴的反應非常不淡定,因此熙秀懷疑羅海琴和秀赫有特殊關係。
 
秀赫將他要和卿彩結婚一事告訴了閔父,閔父欣慰地對二人送上了祝福。
 
熙秀決定發展商場事業,而首要工作就是主動爭取與莫妮卡簽約。
 
卿彩與莫妮卡約在蒙娜麗莎見面,而熙秀卻要趕卿彩離開,莫妮卡看不慣熙秀的所作所為出面幫卿彩解圍,而熙秀也認出莫妮卡就是自己要找的合作夥伴。
 
第57集
卿彩表示想重回蒙娜麗莎賓館,莫妮卡決定助卿彩一臂之力。
 
秀赫無條件支持卿彩的決定,令卿彩非常感動。熙秀擔心莫妮卡與格爾斯賓館簽約,志燮讓熙秀去找卿彩幫忙。
 
熙秀無視韓母的心意,她欲將韓母抓來的藥全部倒掉,韓母大怒,並對熙秀破口大罵。婆媳矛盾升級,令志燮苦不堪言。
 
熙秀為了保住副社長一職,她開出最優惠的條件欲與莫妮卡簽約。
 
第58集
羅海琴坦言25年前閔東哲殺害了秀赫的父母,卿彩聽聞頗為震驚,羅海琴表示卿彩沒有資格與秀赫結婚。
 
秀赫帶卿彩去試婚紗,而卿彩卻試圖與秀赫道分手。秀熙將家族史告訴了熙秀,惡毒的熙秀將閔父稱作殺人犯。
 
閔父認為是自己拖累了女兒,他感到非常內疚,遂離家出走。卿彩向秀赫提出分手,她說的話深深的刺痛了秀赫的心。
 
卿彩搖身變成蒙娜麗莎賓館商場業務的總管負責人,令熙秀震驚不已。
 
第59集
秀赫表示不願與卿彩分手,而卿彩毅然決然選擇了分手,令秀赫痛心不已。
 
在垃圾桶旁邊,志燮發現了閔父,閔父不讓志燮告訴卿彩自己的行蹤。
 
卿彩以代理人的身份重新回蒙娜麗莎上班,令熙秀十分抓狂,而志燮竟然很開心。
 
失戀的秀赫一個人在酒吧喝悶酒,熙秀偶遇秀赫,她告訴秀赫羅海琴曾找過卿彩一事。
 
卿彩和熙秀再次拿錯了包,而因此也讓卿彩看到了熙秀隱藏的另一面。
 
第60集
因為秀赫要去意大利一事,羅海琴病倒住院,為此秀赫感到非常自責。
 
得知自己的婆婆可能懷孕一事後,熙秀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閔父在烤肉店打工,他向韓父問起關於陳明燮發生交通事故一事,而韓父坦言對此事他瞭解的並不多。
 
為了將卿彩二度趕出賓館,熙秀找人在商場流通假貨。
 
秀赫放棄了出國的計劃,他決定重回蒙娜麗莎賓館上班。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SBS】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韓劇 不屈的車女士結局】電視劇 不屈的車女士分集劇情71~111
《不屈的車女士》講述圍繞著車女士與他的丈夫達秀,他們一家有笑有淚的親情故事,敘述一對50多歲的夫妻出生於嬰兒潮時代,對父母盡孝,為子女犧牲自己的人生 。 &n...(詳全文)
【韓劇 你的女人結局】你的女人結局、你的女人 分集劇情 61~120
《你的女人》劇情講述以家庭名義生活在一起的人們,在相互知道了彼此的秘密之後,經歷了矛盾、傷痛、破滅和治癒的電視劇。 【人物介紹】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