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花的戰爭》為了達成自身的野心而利用仁祖毒殺昭顯世子和用陰險手段攻擊世子嬪姜氏的昭容趙氏為得到愛和權力而成為王的女人的故事

花的戰爭

【人物介紹】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分集劇情】

第1集
  仁祖15年丙子年,次年1月30日,朝鮮仁祖李倧出城後被皇太極的兵馬逼宮,為避免傷亡他選擇了從轎子上走下來,隨從無不失聲痛哭。李倧在對方的威懾下在冰天雪地中向前步行,他們來到三田渡(如今的首爾石村湖附近),世子李溰(昭顯世子,仁祖的長子)、麟枰太君(仁祖的三兒子)、風林太君(後日孝宗,仁祖的次男)和眾大臣看到父親落魄而來。
 
  李倧向清太宗行跪拜之禮,大臣們再三勸說也無濟於事,李倧叩拜之後額頭上佈滿鮮血。針醫李馨益在躲避兵亂,清軍進城後不斷掠奪,王宮也難以避免被搶,愍懷嬪姜氏抱著剛出生不久的孩子在李倧的隨行隊伍中,李倧在城門口命一行人進城入宮。黃海道黃州方山城附近,都元帥金自點收到李倧向清太宗投降的消息,金自點收到領相的文書後殺死報信使者,領相讓他率軍伏起來。兵亂已至文靜(以後的莊烈王后文靜)家門外,她家人紛紛出逃,為保護母親她殺死了禍害她家人的一名軍官。
 
  姜氏為李倧準備膳食,金自點闖入王宮想讓李倧重整軍馬,李倧指責金自點吵鬧,還跑出去將他踢翻在地上,李倧拔刀要砍金自點時被人攔住,但金自點也挨了一頓打,他口吐鮮血地躺在地上,李倧派人將金自點拉出去殺頭。文靜夜裡和她母親將那名被殺的清軍捆綁起來,可她一人搬不動屍體,無奈之下她找南赫幫忙,南赫同意幫他處理那具屍體。
 
  李倧在領相的勸說之下釋放金自點,但被罰到絕島流配刑。丙子虜亂使得被交易的朝鮮人奴隸多達60萬人,李倧只能派世子去瀋陽當人質,主和派和主戰派的官員又發生爭吵。清朝大將龍骨大帶人來到朝鮮王營要帶走世子,姜氏為李溰歌唱送行,眼淚滴在懷裡的孩子臉上。李馨益在兵亂中逃生,他想娶文靜時被拒絕。南赫見到文靜在神靈面前替那位被殺的清軍祝福,她用自己的方式在求得心裡的安慰。
 
第2集
  文靜站在那裡跳動時看到南赫,她羞澀地走開,然後回頭對他說近來常做惡夢,南赫將他抱在懷裡安慰。文靜離開後從遠處偷偷看著南赫,南赫回家後被母親指責,母親希望他能考上狀元來光宗耀祖。文靜回家見到大監大人趙啟,她不想給別人當小妾,文靜哭著從家裡跑出去,她想起母親當年被人凌辱的場景。
 
  文靜拉著南赫從家裡離開,很多人都在一個店舖裡搶東西,文靜也衝了過去搶起來,官兵突然來到抓住文靜要打時南赫出手相救。南赫救出文靜,他想等母親去世後做個古貨商,文靜讓他將人參拿回去給母親補身體,南赫希望她能嫁給自己,他不在乎她的身份,但文靜怕自己配不上他。
 
  文靜回家時看到母親韓玉和李馨益睡在一起,她生氣出門,還將李馨益的鞋子扔在房頂。官軍來到南赫家裡搜查,南赫不想在母親面前動手,他只好束手就擒。承平附院大監想啟用金自點,他認為只有金自點能打敗當今王上。崔鳴吉升任領尚大監,仁祖準備派金尚弦去瀋陽。
 
  丙子虜亂之後,朝鮮王朝開始了社會恢復時期。在戰爭中遭到破壞的漢城宮室和城防建築得到了修復。在最主要的糧食產地,南方的全羅、慶尚、忠清三道(三南),實行了新的田稅法。同時允許人們納糧贖罪。
 
第3集
  仁祖命去前任大監金尚弦去瀋陽將洪易涵、尹家和吳達志三人帶回來,他願意接受處罰,和他政見不同的崔鳴吉暗自高興。洪易涵、尹家和吳達志在丙子胡亂時反對和清國和親,所以被清國處刑。仁祖認為金尚弦離開後可以釋放金自點,金自點在無人島過著朝人般的生活,他被接回後對仁祖感恩戴德。
 
  南赫私下訓練一批敢死之士,他們準備趁機有所作為。李馨益帶人來到南赫家中,文靜也跟在後面,南赫母親拒絕小妾的女兒當兒媳婦,還拒絕收下他們帶來的物品,文靜還被指罵為狐狸精。文靜面對指責沒有離開南赫家,她跪在院裡解釋起來,文靜只想在南赫跟前服侍他。南赫回家後拉起跪在地上的文靜跑著出去,他不介意她的出身,就算拋棄性命也不會放棄她。
 
  金尚宮找雪竹找天下第一的女人,目標是找到能融化鐵的女人,雪竹見錢眼開。南赫來到文靜家中,韓玉有些過意不去。文靜在神靈面前祈求南氏家族重新興旺,南赫在背後看到她做的事情。
 
  南赫回家後對母親講出心中對這個世道的不滿,他父親當年死於非命。雪竹找李馨益尋找美女,李馨益清楚金尚宮是金自點的親信,他打算推薦文靜入宮,金尚宮明白庶出之女無法進宮,但金自點打算將文靜收為養女,這樣可以順理成章地進宮。南赫向文靜表示歉意,文靜不介意和他在一起的名份,但要讓他先學會改變。金尚宮見到文靜後加以調教,她讓她將身上衣服全部脫下,全裸驗身後,文靜被強行留了下來。
 
第4集
  文靜不想成為王上一夜的玩物,她在金尚宮面前說自己和南赫訂婚,她出門時沒想到已被控制,文靜被關入柴房,她反抗也沒有作用。韓玉將水潑在南赫臉上,她非常生氣,南赫見不到文靜有些擔心。文靜被關押在房中不吃不喝,金尚宮看出她是天生帶色相的女人,但要調解一段時間。金自點明白不能用一般的女人來引誘仁祖,仁祖只有在睡覺時能顯示一下自己的威風。
 
  南赫找文靜時聽李馨益說起文靜要進營侍奉王上,文靜在房中想起往事,她開始吃飯了。
 
  雪竹開始調教文靜,長安有名的妓生都經過她的調教,文靜學的很快,她還開始學習舞蹈,雪竹親自演示,金尚宮沒讓她教跳舞,但雪竹認為這是學習閨中術的基礎,她明白文靜的色計是天生的。金尚宮向文靜詢問她的清白,她難以忘記南赫為,只能把他埋藏在心裡,金尚宮讓她以後不要再和南赫見面,她哭闐答應下來。
 
  文靜被送到金自點面前,他想先看一下她的舞蹈,文靜在琴聲的伴奏下跳起來,金自點看後很滿意,文靜也不再害怕他,金自點讓她在自己彈琴時就要跳舞,文靜一口答應下來。
 
  文靜得到許可最後回家一次看望母親韓玉,韓玉見到她後難以置信。南赫家中所剩糧食不多,李馨益在他家門口被南赫發現,南赫將他拉到沒人的地方,李馨益求饒,南赫見到文靜,文靜將他叫到屋裡想讓他拿走自己的全部。金尚宮要求文靜在雨地裡感受雨滴,文靜按照她的方法做了,這讓她想起南赫。
 
第5集
  文靜不想當老君王的玩具,南赫聽完讓她回去,但她想和他一起私奔,南赫不能為了兒女私情而放棄前程,他身負南氏家族崛起的使命,文靜要將他刻在自己身上,她在南赫面前解開衣服,南赫將她抱在懷裡,兩人發生了一夜激情,文靜感受到男人的觸碰。
 
  李馨益淋成落湯雞回到家中,眼前的情形嚇得他跑出家門。文靜打算進宮爭奪,南赫想帶她離開,但又想到家族的使命讓他難以取捨,文靜向他保證不會忘記這天發生的事情,南赫痛下決心要和她生死與共,但文靜堅持要宮實現夢想,她不想再被人瞧不起。金尚宮來到韓玉家中向她宣佈納文靜為後宮,文靜回家時解釋說去了寺廟祈禱。
 
  金自點向仁祖提出讓文靜進宮,仁祖準備給她一個正四品的淑媛位置,金自點高興離開,金仁也看出金自點想利用女色來打探宮中內情,他還勸仁祖像從前一樣信任金自點,仁祖準備依計行事。文靜按約定時間被金尚宮帶人接走,韓玉提醒李馨益說法要注意分寸。文靜做好入宮準備後金尚宮向金自點匯報,金自點想趁王上年輕時讓文靜能生下兒子,這樣他才能如願以償。
 
  文靜進宮後才知道仁祖去了李尚宮的住所,他故意在李尚宮那裡喝酒,而文靜坐在那裡獨守空房,她進宮初夜受到冷落讓金自點沒想到,金尚宮不知道如何來辦,金自點猜出仁祖那樣做只是想和他玩玩。仁祖升任金流為領相,崔鳴吉和沈封器分別為左右相,目的是挾制金自點。
 
  張貴人從李氏那裡打聽到文靜的出身,她們把她當成笑柄,文靜聽到後開門進入向張貴人請安,她忍受著心中的不滿,李氏聽完她的話後氣了一肚子氣,文靜初到就挫了對方的銳氣,她認為被仁祖寵幸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仁祖決定去文靜那裡過夜,金尚宮得知消息後十常高興,她急忙過去準備。文靜在仁祖面前故意不正眼看他,她講出心裡的委屈,當她見到仁祖時沒想到會那麼年輕,這讓他聽後非常高興。
 
第6集
  金尚宮來到文靜房中見仁祖在那裡,仁祖按規定來到大殿裡等候,他明白金自點的想法,文靜認為金尚宮的到來打亂了計劃,金尚宮讓她先洗澡,之前要先搜身,文靜不理解她們的做法,她接受了全身的搜查,結果什麼也沒搜到。
 
  金尚宮在文靜洗澡時命人去拿鸚鵡血,文靜聽雪竹說過鸚鵡血的作用,不是處女的女人沒法進大宮,還好那些血保留在文靜的胳膊上。仁祖被一些妄想折磨著,金仁看出他格外傷心。金尚宮提醒文靜要留住王上的血脈,李倧到後命下人退下,文靜清楚鸚鵡血凝固是因為洗熱水澡的原因,她向金尚宮說明。
 
  李倧自認為丟盡了君王的威嚴,當他臨幸文靜的時候,文靜從心底噁心,但當想起兒時被侮辱的情形,頓時狠下心來。韓玉成了正娘娘之母,金尚宮將好消息帶給她,還捎去很多禮物,李馨益也高興的不亦樂乎,在韓玉的建議下金尚宮答應推薦李馨益去宮中任醫官。張貴人帶人去探望文靜,文靜迎上去拜禮,還準備以後天天過去行禮,朴氏在一旁被嘲笑,李尚宮也是敢怒不敢言。
 
  昭顯世子和姜嬪努力買回朝鮮奴隸,要不就僱傭為農夫,要不就送去還鄉,新的世界,展現在了王世子夫婦面前。李馨益在金自點身上用針,金自點想試驗一下他的針法,如果可以就送他去內醫院任職。
 
  金自點派人調查李馨益,李馨益施針後得意洋洋地離開。南赫在家中對文靜十分思念,南母勸他以大業為重。文靜在李倧面前歎氣,他答應她會讓她一輩子在身邊侍奉,還承認她生下兒子後會當上中殿。內醫院的大夫給文靜診斷後發現她有喜了,她情不自禁地哭了出來,文靜不敢相信會懷上王上的孩子,好像做夢一樣,李倧一心想讓她生兒子。
 
第7集
  文靜徑直來到李倧面前,她懷孕後感覺到心煩意亂,金仁插嘴時被指責,李倧以忙於政務為由進行推托,還勸她不要在意,李倧承諾她如果能生兒子就把中殿的位置讓給她。
 
  朝鮮民心向著世子,儒生們聯名逼李倧退位。金流想和金自點重新扶立新君,金自點相信世子不會背叛仁祖,金流是他痛恨的敵人。韓玉將找到的東西交給文靜,那些都是生兒子的偏方,文靜要想方高法生個兒子,然後入住中殿。李馨益為金自點扎針,金自點向他問起文靜肚子裡孩子的事情,李馨益嚇得尿了一褲子,回去後韓玉也懷疑文靜和南赫可能有關係。
 
  李馨益跟蹤南赫至樹林後在一旁偷偷看到他在訓練兵馬,多人都不是南赫的對手,李馨益有些害怕地離開,他還是被南赫發現,南赫將刀架在他脖子上,李馨益救他放過自己,南赫手下留情,李馨益將文靜懷孕的事情講出來,南赫認為那孩子一定是他的,他想見一下文靜。
 
  文靜聽李馨益聽南赫說起密林之事,李馨益說完後文靜有些傷心,她打算親自去見南赫讓他斷了念頭,文靜吩咐李馨益應該如何去做。南赫和文靜都無法忘記那個夜晚,文靜夜裡出門後見到南赫,兩人相擁而泣後再次偷情。文靜離開後南赫被一群黑衣人圍攻,南赫奮力反抗,他趁機跳牆逃走,但途中仍遇到不少殺手,雖然負傷,但還是全力搏殺。
 
  南赫被追至懸崖,他想到了文靜曾說過的話,南赫沒有放棄,文靜出現在黑衣人的身後讓他分神,當他看到文靜的時候身中數刀並口吐鮮血被黑衣人踢入河水中,那些殺手正是金自點的手下。文靜面臨生產,韓玉過去幫忙,幾番努力之後生下一名女嬰,這讓眾人非常失望,金尚宮在外面猜出結果,文靜不想見到這個孩子,還打算將她拋棄。
 
第8集
  仁祖得知文靜生了女兒後感到遺憾,他更清楚金自點也是沒有如願。文靜看到生下的女兒就煩惱,韓玉在一旁照看,文靜想到南赫被殺十分傷心。金仁提醒仁祖可以重用金自點,但仁祖還是無法信任他,金自點還沒有權力。金尚宮向金自點建議還是拋棄那個孩子為好,金自點知道趙昌遠之女要入宮,沈器遠也在四處奔走,金自點還是希望文靜能在趙昌遠之女懷孕前之下兒子,他明白金淑媛不是就此罷休的女人。
 
  仁祖召集金流、左右相商量立中殿的想法,金流推薦趙昌遠之女,她才15歲,仁祖聽完一口答應下來。金自見面見文靜勸她好好調養身體,仁祖準備年後迎娶中殿,文靜準備不惜一切代價生下男嬰,兩人的想法不謀而合。金尚宮奉命來到趙昌遠家中考查他的女兒,見面後趙昌遠之女在流淚,想到離開父母讓她捨不得,她還沒做好出嫁的準備,只聽說新郎是國王陛下。
 
  仁祖頒布詔令封趙昌遠之發為中殿,另外命崔鳴吉代替金流的領政職務。趙昌遠之女祈禱家祖崛起,還要替祖父伸冤,趙昌遠在她離開前提醒宮中注意事項。文靜生了女娃失了寵,金自點和雪竹喝酒,他明白新中殿娘娘也會獨守空房,還知道仁祖在賢淑女子面前會兩腿發抖,他禁不住大笑起來,金自點相信能重新掌權,但要讓文靜先生下一個兒子,雪竹有生兒子的偏方。
 
  仁祖沒有去和中殿娘娘圓房,他看出是金流在故意戲弄他,金仁向金尚宮說起仁祖不來的原因,趙昌遠之女獨守空房,仁祖在李尚宮那裡呆了一晚。文靜警告李尚宮說話注意分寸,李尚宮回去後非常生氣,仁祖讓她無法捉摸。文靜在趙昌遠之女面前訴說後宮的黑暗,還提醒她注意安全。
 
  文靜故意用嚇人的話驚嚇中殿,姜嬪聽說仁祖迎娶中殿之事有些生氣,世子王知道此事,也明白他們是不會讓自己出席,姜嬪找多爾袞溝通,多爾袞答應讓她回去一趟,還賞賜一些禮物。金自點奉旨官復原職,他清楚姜嬪回來宮中會有一場暴風雨。楊內宮向仁祖稟報賓姜嬪行蹤,她騎馬而歸讓眾人吃驚,老百姓在街上看到也是議論紛紛,她帶回了一部分被買回的奴隸。
 
第9集
  仁祖命人將所有大宮門都關上,沒有命令不許打開,他認為姜嬪騎馬是醜聞,還沒臉見老百姓,姜嬪在街上被老百姓們擁戴,大家都很關心世子情況。姜嬪在大宮門前受阻,中殿勸仁祖理解姜嬪的心情,但被仁祖指責。姜嬪要見到兒子石鐵之前不會動半步,金尚宮出門請她下馬上轎,但姜嬪選擇了步行而入,見到兒子石鐵時讓她高興萬分。李馨益對於姜嬪的歸來感覺到高興,仁祖對多爾袞在世子的做法上十分生氣。
 
  文靜請她母親韓玉出去,她讓李馨益找幾家住在偏僻地方的健壯夫妻,這是她最後的機會,李馨益明白她的意思,為了斬草除根不留後患,她還派人去除掉南赫的母親。
 
  姜嬪再也不想和兒子石鐵分開,她相信能等到兒子坐上王位的一天。中殿帶著幾位娘娘來到姜嬪住所,姜嬪奉她母親之禮。金尚弦認為仁祖應該早些讓位給世子,金流勸沈器遠不要犯下謀逆大罪,要繼續等待時機。姜嬪準備將石鐵帶回瀋陽,她擔心兒子未來沒有保障,還準備想辦法讓清國出動來讓世子繼承王位,仁祖不贊成姜嬪帶走世孫。
 
  金仁帶人闖入姜嬪房中,他們強行將石鐵從她手上搶走,姜嬪無可奈何。中殿知道後想干涉大殿之事,金尚宮勸她不要多管。金自點瞭解文靜,通過這件事情會讓仁祖更加相信清國想讓世子做王上,金自點知道仁祖和他一樣都是卑鄙的人。李馨益希望早些進內醫院做事,他向文靜說進醫學上生兒子的秘方,文靜要等姜嬪離開後想辦法得到仁祖的種。
 
  中殿命人做了一套禮服給姜嬪帶回瀋陽穿,還拿出自己用的首飾送給她。李馨益找到幾對夫婦給他們錢並說明目的,他將那些人的名字全部登記下來。金尚宮等仁祖休息後讓眾人退下,她將文靜悄悄放入大殿,為了懷孕,文靜潛入大殿強行和仁祖同房,仁祖醒來見她在身邊有些驚訝,她開始在他跟前施展所學的妓藝。
 
第10集
  文靜晚上偷偷跑到仁祖房間遭到其他娘娘的嫉妒,朴淑儀找中殿想讓她處罰金淑元,中殿讓她們不要多管,張貴人在一旁也不好插嘴,中殿明白她至少要等四到五年才能懷孕,目前只能隱忍,她要等待到仁祖來找她的那一天,在進宮前趙昌遠曾再三交待。文靜按雪竹之言躺在仁祖左邊,雪竹相信她能生兒子。
 
  世子勸姜嬪忘記了邊的事情,她猜想肯定有人陷害才使仁祖懷疑自己。中殿明白金淑元的做法,李淑元懷孕了,文靜決定想辦法殺掉李尚宮肚子裡的孩子,她故意在別人面前也假裝孕吐。
 
  朴淑儀建議找太醫過來診斷,文靜那樣的表現是因為肚子疼,李淑元聯繫內醫院為她診斷,文靜也被太醫院診斷,太醫認為她的症狀是消化不良,宮女將打聽到的情況告訴張貴人、朴淑儀和李淑元。韓玉不明白文靜為何要撒謊,文靜認為她的病況不是消化不良,她一直有懷孕的反應。
 
  李淑元上樓梯時被文靜踩到裙子,她險些摔倒。仁祖對金紹元和李淑元的懷孕感覺到高興,他仍想要兒子,文靜對於中殿的做法有些不滿,她回去後忍不住發脾氣。李馨益將砒霜交給文靜,還建議她循序漸進對李淑元少量用藥,這樣可以讓她死產。李馨益向她保證南赫母親已死,文靜這才放心。
 
  文靜表面上改變對李淑元的態度,還假裝關心她的情況,她假裝示好讓李淑元有些意外,文靜將一盒子高級餅乾送給她,還當面拿了一塊吃起來,李淑元也拿了一塊吃入肚裡,這正中文靜之計,那些餅乾裡早已被她下了少量的砒霜,李淑元被蒙在骨裡,等她走後文靜竊喜。李淑元無法忍受美食的誘惑,她回去後繼續吃那些餅乾。
 
第11集
  中殿希望李淑元和金昭元能順利生下孩子,李淑元的肚子從外面上看一直在增大,那實際上是假裝的,當地回去時看到餅乾盒子已空,這讓她想起金昭元當時的話。吉言奉金昭元之命給李淑元送去點心,她看到桌下點心盒已空,那個假肚子也暴露在她面前。李淑元的丫鬟勸她不要再吃那些點心,但李淑元忍不住美食的誘惑,文靜的計謀得以實現,她暗自高興起來。
 
  李淑元帶著點心拿張貴人吃,朴淑儀擔心裡面會有毒,張貴人嘗後也感覺好吃,朴淑儀拿起吃了一個也感覺味道奇怪,她們希望李淑元能生下兒子。李馨益將之前找的產婦們向都城轉移,李馨益找了六對要生孩子的夫婦,金自點打算在金淑元臨產時將她轉移到內宅,金尚宮到時候也會想辦法幫忙。
 
  金自點建議仁祖派兵去支持清國,萬一清國不利就掉轉頭來找它,金自點再三提出恢復他的兵權,還多次表明忠心,仁祖要好好想一下兵權的事情,金仁站在一旁一語不發,等金自點走後金仁建議將軍隊交給林慶業,仁祖贊同他一石二鳥之計,仁祖心中的憤怒無法發洩,他感覺再也等不下去了。
 
  世子一直等著能洗刷恥辱的一天,只要能保住仁祖的王位,他願意做任何事情。文靜身體不適,李馨益急忙用針為她解毒,她相信李淑元中毒會比自己深,文靜拒絕在李淑元毒發之前扎針,目的就是不引起御醫的懷疑。
 
  李淑元肚子疼痛萬分,最終滑胎,幸好保住性命,御醫診斷是中毒,仁祖知道後非常生氣,他猜想可能是金自點做的。金尚宮提醒金仁不要和金自點對著幹,但金仁不想背叛仁祖。文靜得知李淑元之事後放心了,她感覺到肚裡的孩子踢了自己,韓玉相信這次她肯定能生男孩。
 
  仁祖來到文靜面前質問李淑元中毒之事,文靜將責任推在中殿身上,年幼的中殿被懷疑投毒,文靜自信中殿娘娘早晚會是她的位置。
 
第12集
  文靜請朴淑儀和張貴人吃點心,她自己先拿起點心吃起來,她們沒發現什麼問題就離開了。韓玉將生兒子的秘方帶給文靜,迷信的言論被記載到東醫寶鑒裡,還要拿到仁祖的頭髮和指甲。
 
  金尚宮擔心事情真相敗露,她找文靜商量。文靜讓李淑元不要亂講,因為有毒的點心她們都吃了,她還故意用肚裡的孩子來氣李淑元。金尚宮在金自點面前說出不能相信文靜的話,金自點堅信金昭元會生下兒子。
 
  韓玉四處尋找李馨益,找到他後發現李馨益在偷情,躺在背窩裡的女人急忙逃走,李馨益的臉被韓玉抓傷。李馨益將一些藥丸拿給文靜,那些藥會使人的身體發生痙攣,但對腹中胎兒沒害,文靜一下子將它們全部服下,藥丸的藥力發作,金尚宮向仁祖匯報金昭元服毒,他得知金昭元病危後急忙趕過去。文靜的人被綁起來嚴刑拷問,宮女無奈只好說出針醫來了之後文靜才暈倒。
 
  仁祖守護在文靜身前,他有些自責,文靜用自己中毒的方法洗清陷害李淑元的事情,御醫查不出中毒原因。李馨益被官兵通緝,他藏在房頂上被發現,李馨益堅持稱只是給文靜紮了一針,他被施以杖刑。李淑元聽說仁祖在文靜那裡守候一夜,她非常嫉妒。文靜從昏迷中醒來後看到仁祖陪在身邊,仁祖見狀也很高興。
 
  金流在仁祖面前流淚,文靜陪在仁祖身邊,金流提起被帶走的世子,還指責文靜是妖女,仁祖將下毒的責任推在中殿娘娘身上,當金流年到布簾後面的文靜時不知如何是好,他只好離開。文靜度過難關,金尚宮相信以後沒有大臣再挑釁,文靜望著空中的月亮想起被她派人殺害的南赫,她感覺自己是被埋在地下千年之後又復活的惡魔。
 
第13集
  文靜再次生下一個女兒,她感到絕望,韓玉將她抱在懷中,她不想見到這個女兒,還讓人扔出去。李馨益在焦急地等待著產婦們的生產,只剩下一家還沒生,其他生的都是女兒,金自點派人將沒生的那家人殺死並將產婦的肚子剖開取出一個嬰兒,但還是女嬰。金尚宮安排雪竹抱著文靜的女兒離開,嬰兒在路上哭個不停。
 
  李馨益來到另外一處產婦家裡,他非常著急,產婦遇到難產想等等再生,但金自點的手下還是跟蹤而來將那家人殺死滅口,李馨益為產婦施針時她停止呼吸,他被逼用刀子將產婦肚子中將男嬰取出。李淑元派人緊盯金昭元生孩子的地方,文靜仍為生了女兒感到傷心。金自點讓雪竹抱養文靜的女兒,李馨益抱著嬰兒出去後那家人的房子被大火燒了,那家人的幾個孩子被賣去當僕人。
 
  李淑元的宮女看到李馨益抱著一個孩子進入文靜生產孩子的地方,李馨益自認為沒人看到。仁祖得知金昭元生了男嬰後非常高興。李淑元瞭解文靜情況後派人去尋找她生下的嬰兒,主要是為了尋找證據。文靜的親生父親趙大人來看望她,她指責他當年的卑鄙行為,趙大人啞口無言,文靜要讓他有一天跪在地上求饒,她想改變這個天下。
 
  文靜一心想讓她懷中的嬰兒成為將來的君王。姜嬪知道仁祖根本不想讓世子活在瀋陽。仁祖為文靜抱來的男嬰起名李澄(崇善君),他感覺心裡的大石終於落地,金自點順理成章成了他的老丈人。仁祖升文靜為昭容,金自點被封兵叛,他如願以償,還跪在仁祖面前謝恩,金自點自此重掌兵權,金仁提醒他那個位置的危險性。
 
  仁祖答應文靜會升她為嬪,但要她再為自己生一個兒子,她要參議政事時受到仁祖指責,文靜離開前警告金仁。文靜找金自點商量對付世子的問題,她瞭解他的居心,還準備從中挑撥仁祖和世子之間的關係,金自點看出她還想爬在自己頭上。
 
  李馨益進入內醫院任參奉職務,他被安排的工作是守著放有仁祖的大小便的糞桶,他不想收拾那梅灰框,找文靜訴苦時反而受到指責。金自帶在瀋陽被關押起來,中殿已經十九歲了,這讓文靜開始擔心起來,她不想讓她離開靜德宮,中殿一直在等待時機。
 
第14集
  李馨益來到敬德宮,他聽說每天都要給中殿準備五次水刺床,中殿一直在等大殿的消息,文靜派李馨益去水刺間做手腳,但他一直沒機會。金流向仁祖提議將中殿接回宮中,仁祖對新生的小王子十分喜愛。文靜帶人去敬德宮為中殿準備水刺床,她先試吃了做的那些菜,中殿對她的幫忙表示感謝,中殿開始準備吃飯,但又將餐具放在桌子上,文靜假裝哭著承認自己的錯誤。
 
  仁祖誇獎金昭容的做法很妥當,文靜在仁祖面前懷疑中殿天生可能有病,民間稱為癇疾,仁祖猶豫不決。韓玉將李馨益準備的藥交給文靜,她這次對付的是中殿,動手前她清楚其中利弊。中殿娘娘的生母為她親自準備水刺床,金昭容過去時有些意外,府夫人讓她以後不用再準備。府夫人到來讓中殿胃口大開,金昭容仍然要想其它辦法對付中殿。清太宗由於腦出血病逝,年幼的順治繼承皇位,多爾袞實際上了朝政的掌握者。
 
  仁祖聽說清太宗去世的消息後十分高興,他召集群眾進行慶賀,還想找人去挖掘皇太極的墳墓。金自點因是皇太極去世被放出監獄。金尚憲明白仁祖在三田渡的屈辱是國家的,仁祖張燈結綵慶賀清太宗的去世,還穿上了紅色的衣服跳舞。
 
  趙昌遠對女兒有些擔憂,姜嬪領著一些大臣在仁祖大殿前請願,他們要求中殿娘娘接回宮中。仁祖聽說金尚憲法想讓他讓位,金尚憲法想把瀋陽的世子帶回朝鮮稱王,那些都是金仁聽到的傳聞,金流提出要糾正國情,仁祖難以決定。金尚憲法聽宮中內侍說起金昭容生兒子的事情是假的,她實際上生了女兒,逃回宮中的內侍被金仁關在屋裡痛打致死。
 
  金仁找文靜談起宮中傳聞,他提醒她處理好周邊的事情,金仁只是為了仁祖著想,他殺了心愛的內宮也是出於無奈,文靜自認為她問心無愧。金仁提醒眾人管好自己的嘴,他向仁祖提醒將中殿接回坐鎮中宮殿。仁祖見到中殿後感覺有些女人味兒了,金仁安排仁祖來到中殿宮中休息,可到門口後又返回大殿,金尚宮向仁祖匯報中殿拒絕他的原因。
 
  金仁明白中殿娘娘已不再是小丫頭,仁祖來以她的房中,她向仁祖講起家中往事,仁祖看到她表演的舞蹈,中殿彬彬有禮。文靜聽說中殿在跳舞後有些意外,她帶人匆忙趕過去查看情況,仁祖感覺對不起中殿娘娘,還請求她的原諒,中殿諒解了仁祖,仁祖保證以後不會讓她再受委屈,兩人在中殿那裡休息,文靜在外面看到後十分生氣。姜嬪聽說父親去世後悲痛萬分,她想回去參加父親的葬禮。
 
第15集
  李馨益向其他太醫說起燔針之法,他想為仁祖施針時被僉正大人指責。李馨益為文靜診斷病情,結果是火病,火病百藥無效,只有找到根源才行。韓玉進屋時見文靜坐了起來,文靜不想被搶去做母親的機會,她要去找仁祖理論,還想從中殿那裡搶回兒子。
 
  仁祖對文靜生的兒子十分喜歡,他感覺比元孫更可愛,仁祖認為金昭容無德不適合扶養皇子崇善君,他要讓中殿一直扶養下去,文靜在殿外聽到他們的話後生氣離開,她心中暗想崇善君也並非仁祖親生。仁祖對崇善君澄之寄予很大希望,李尚宮向金歸容說起殿下會如何處置她,還洋洋得意地笑起來。
 
  文靜聽後十分惱火,她沒有作答,李尚宮得意離開後還向張貴妃和朴尚侍講起。李尚宮用重金收買人去尋找文靜當年生下的孩子,那將成為直接的證據,韓玉聽宮女說起後有些擔憂。金昭容夜裡來到大殿前得知仁祖每晚都在中殿娘娘那裡過夜,她失望而歸。韓玉擔心文靜會尋死,文靜在中殿前見燈火熄滅,她想讓仁殿再次回到自己身邊,只是束手無策。
 
  文靜坐在地上哭出來,朴潢在屋外聽到仁祖和崔鳴吉的談話,仁祖命人去告訴姜嬪說她父親的喪事辦的很好,不用回來,他認為那只是一個借口。文靜見到她的生父趙大人之後改變說話態度,趙大人將一封信交給她,但文靜推回去讓他宣讀。金自點見到世子後談起姜嬪,還說起林慶業向明軍投降的原因,金自點在挑撥世子和仁祖之間的父子之情。
 
  朝鮮的民心早已離開仁祖,金自點希望世子能回國繼續皇位,但世子寧死也會守衛父皇。姜嬪勸世子歸國,真誤會更深之前回去。金自點收買清國將領馬伕大,還建議傳王位給世子。金昭容聽說李尚宮派人在打聽她的底細,韓玉也希望崇善君能繼承皇位。李馨益在內醫院裡受不了所做的工作,那些糞便有時候還要放在嘴裡嘗一下,他回去時被韓玉聞到身上奇怪的味道。
 
  文靜找李淑儀的侍女談話時恩威並施,她乞求饒命,最終只好聽文靜擺佈。金自點回到朝鮮故鄉,他高興的快要跳起來了,仁祖聽出他的口氣好像是在嘲笑自己。金仁走出殿外請金自點面見仁祖,仁祖沒想到他能活著回來,金自點提出清國讓元孫送過去當人質就可以放回世子和姜嬪,他勸仁祖讓世子代替姜嬪回宮替她父親奔喪。
 
  仁祖等金自點離開後胸口發癢,文靜在門口等著金自點的歸來,她有信心讓仁祖成為自己的傀儡,金自點原本擔心她會從此消沉。世子和姜嬪八年以來第一次共同回國,八歲的兒子留在瀋陽繼續當人質。金昭容要求見仁祖,她徑直闖入說起世子歸國之事,仁祖向下問起老百姓為何會如此高興,文靜還說出勸他退位的話,仁祖聽完更加惱火。
 
第16集
  文靜被殿下怒斥,她想知道錯的原因,文靜說起姜嬪回來後中殿會十分高興,她故意在殿下面前挑撥和中殿的關係,金仁讓她不要再說下去,但殿下還是想聽文靜將話說完,她認為年幼的中殿會聽姜嬪的建議,殿下不以為然,他聽出中殿要看姜嬪的臉色,金昭容自稱是將聽到傳言說出來而已。
 
  殿下聽完有些擔憂,文靜的離間計成功。金仁讓金尚宮不必收拾宮殿,世子和姜嬪在弘濟院寸步難行,再翻過一座大山就是王宮了,軍隊攔住了他們的隊伍。世子不是因為害怕,他受父王勝過自己,還勸姜嬪不要再爭鬥下去。姜嬪兄弟幾人得知她被困弘濟院後有些擔憂。
 
  中殿不明白殿下到底在想些什麼,殿下命人傳話給嬪宮,讓她打消請安的念頭。世子不想和殿下對著幹,但姜嬪和他看法不同,殿下對姜嬪不滿意。
 
第17集
  嬪宮從外地回來後與中殿娘娘關係要好,文靜知道後特意挑唆中殿娘娘去殿下那裡為嬪宮出頭導致殿下對中殿的反感。但是沒想到適得其反……
 
第18集
  中殿媽媽想到殿下說的話被氣暈過去了。殿下這邊也暴跳如雷,嬪宮給他寫信說要不是中殿勸阻絕對不會原諒殿下,而會與世子一起創造新的國家。
 
第19集
  文靜挑撥殿下與中殿嬪宮的關係,朝鮮很忌諱中殿和嬪宮關係過於親密,文靜利用中殿給嬪宮寫信出頭等事和殿下面前說盡壞話。文靜還誣陷中殿心中其實記恨殿下,怎麼會有花季少女甘心喜歡老頭子。殿下果然上當了。
 
第20集
  殿下畏懼強國要讓位給世子,文靜跑到殿下面前煽風點火,現實訴說中殿與嬪宮的種種不是,後是讓殿下千萬不要讓出皇位。
 
第21集
  金自典要針灸師害死邸下,針灸師膽小此事一直未辦成功;中殿現在徹底瞭解文靜的為人,和嬪宮商量如何對付文靜的事情來。
 
第22集
  中殿決定從李尚宮處打聽文靜的秘密,又擔心被文靜發現後,文靜會加害於李尚宮。現在大家都傳文靜的孩子是宮外帶來的孩子,中殿一定要查出真相。
 
第23集
  中殿收回了文靜昭容的稱號,叫人把她抬到檢察館,不僅受到了下人們侮辱,下人們還把她釘死在小黑屋裡不讓她出來。另外文靜的媽媽也被轟出皇宮。
 
第24集
  世子在邸下宮殿外行大禮叩拜,邸下視而不見。認為腿長在他自己身上想進來沒有人能攔住。但是好奇心極重的殿下,還是讓人把他叫進來,但發現世子早已不見蹤影。
 
第25集
  嬪宮率先把手上的金戒指摘了下來,放到了桌子上,跟著貞敬夫人們就把身上的所有配飾都拿了出來,一眨眼的功夫,許多配飾在桌子上堆成了山。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jTBC】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7韓劇 死而復生的男人】電視劇 死而復生的男人劇情介紹~申成祿、強藝元、崔民秀
《死而復生的男人》劇情講述的是生活富裕的王國伯爵為找尋女兒來到韓國後發生的故事。   【劇名】:死而復生的男人 【播送】:韓國MBC 【類型】...(詳全文)
【韓劇 花的戰爭結局】花的戰爭分集劇情26~50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花的戰爭》為了達成自身的野心而利用仁祖毒殺昭顯世子和用陰險手段攻擊世子嬪姜氏的昭容趙氏為得到愛和權力而成為王的女人的故事 【人物介紹】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