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純金的地》劇情以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為背景,講述特殊時期的鄉村奮鬥故事。
戰爭不僅分裂了土地,也製造出無數的離​​散家庭。
雖然飽受痛苦卻從不停止尋求治癒的家族之愛,為我們勾勒出那一輩人生活的一個側面,他們心藏著連父母和子女的生死都無法得知的悲痛,卻也在堅強的生活。

純金的地
【人物介紹】
純金的地
鄭純金姜藝瑟 飾  
賣藥人的女兒,在集市上長大,是一個性格非常潑辣的孩子。
也是一個把爸爸像上天一樣孝順著的孝女。
她心愛的人與她離開,她只能用那個男人的人參種子,在純金的土地上栽種,最終她成為那塊土地上的女中豪傑。
 她從小被媽媽遺棄,雖然媽媽近在咫尺,卻不能叫一聲媽媽。
而她的媽媽,卻把別人的孩子當成親女兒一樣撫養和付出母愛。
  
 
純金的地
姜宇昌姜恩卓
開城參商的兒子。
給這個北邊的農村帶來了臨江津的人參種子。是深愛鄭純金的男人。
但是父親的死亡讓他對發誓要對「世運堂」報仇,因此做出了扭曲的選擇,一生都在付出殘酷的代價。是個強而悲傷的男人。
  
 
純金的地  
韓真卿白勝熙 飾  
治修同父異妹妹,及後成為「世運堂」的主人。是一個自我意識強烈,野心極大的人物,因此而走向自討野心極大的人物,因此而走向自討滅亡的道路。
把喜歡純金的宇昌視為自己的男人來看待,雖然和他生下了小孩,但得知宇昌死亡的消息後,發瘋似的連自己的親生孩子都拋棄了。
  
 
純金的地 
尹正洙李秉勳 飾  
戰爭孤兒,農馬洲出身,在宇昌的幫忙下,成為藥劑師,並承擔起養育照顧宇昌的遺腹子的責任。
 是一個長得清秀水靈的美男,還非常有幽默感,是一個德才兼備的最佳新郎人選。
 但他的一生中,只等待一個女子,眼中只有一個她——鄭純金。
 
 
【分集劇情】
第1集
   這是個戰爭一觸即發的年代,藥店家的女兒鄭純金和父親秀福來到一個貧瘠的村莊避難尋親。純金隨身的包袱被人偷走,姜宇昌好心幫她要回卻被她當做小偷。學校在炮火中坍塌,孩子們只能在室外搭建的帳篷中上課。秀福帶著純金一早在集市上擺攤唱戲賣藥材,他隨即與大哥金奉達重逢,秀福向奉達打聽池恩熙的消息。
 
第2集
   純金在去洗衣服的路上再次遇見宇昌,宇昌因其父外出未歸傷心落淚。秀福與奉達喝酒敘舊,奉達告訴秀福曾在東邊山上見過池恩熙。酒醉歸來的秀福告知純金母親還活著的消息,純金因此陷入深思。秀福為找到池恩熙,他特意到村子路口等候。美國部隊運來湯,聞訊趕來的世運堂家大小姐與困窘的順錦同喝一碗湯。
 
第3集
   世運堂夫人斥責世雅讓大小姐真卿外出,世雅被迫向她道出自己身世。酒肆大媽欺騙晚來的乞丐兄弟湯已賣光,純金挺身而出為乞丐兄弟主持公道。宇昌看見純金與其父在一起其樂融融,他內心也感受到一絲暖意。乞丐兄弟告知宇昌他的父親已經回來,宇昌興奮的朝父親回來的方向奔去。世運堂大少爺駕車回家,他為世雅帶上婚戒。
 
第4集
   純金正式去學校上課,同學們聽到純金的演唱後紛紛對她刮目相看,德九與香子因此跟純金交朋友。秀福照舊去集市賣藥,食不果腹的村民卻只想換糧食。乞丐兄弟被混混打傷,傑裡營的洋公主出手相救,並向哥倆打聽世運堂大小姐的情況。純金弄丟母親頭花四下尋找,頭花卻被香子撿到,香子帶著頭花出現在世雅的面前,世雅無法抑制自己對女兒的思念。
 
第5集
   失蹤的純金被秀福領回家,秀福答應純金一定找回其母。美子姐妹談論世雅對頭花的特殊感情,少爺聽見後心裡很不是滋味。真卿上學的請求被少爺批准,世雅帶著真卿同去學堂。真卿告知純金「ILOVEYOU」的含義,純金羞愧自己曾給宇昌說過此話。德九與香子發現宇昌父親經常出入山間,德九母不禁對宇昌父起疑。
 
第6集
   秀福替奉達推車叫賣經過世運堂,世雅聞聲跑出卻不見其人。德九母趁宇昌父出門進房查探,不料宇昌父卻在此時歸來,德九母面對他十分羞愧。乞丐兄弟幫純金找到頭花,宇昌卻誤認慶秀為小偷,純金向宇昌解釋事情真相。少爺發現購買的紅參非本地所產,他派司機調查紅參來處。司機遇見秀福尾隨一路,秀福認出司機是從事密收的人。
 
第7集
   奉達無意間撞見世雅,德九母告訴奉達世雅已為世運堂之妻,奉達因此不知所措。世雅思念女兒心切,少爺知情後願為世雅分憂。為找到失蹤妻女,宇昌父尋求部隊朴社長幫助。司機向少爺報告紅參出自開城人之手,少爺決定設法找出此人。德九母把過期洋餅乾賣給真卿,真卿吃後病倒。秀福把真卿送回世運堂,純金趕來送藥卻遭夫人打罵。
 
第8集
   德九母告訴奉達秀福去過世運堂,奉達擔心秀福已見到世雅。少爺派司機去調查真卿生病的原因,司機找到賣過期餅乾的德九母,德九母為此受到威脅。純金發現宇昌沒回家外出尋找,慶秀答應幫純金找到宇昌。世雅從真卿的口中得知丈夫與女兒的下落,世雅衝出家門想要尋找他們。宇昌告訴秀福純金被夫人打傷,秀福氣急之下衝進世運堂。
 
第9集
   秀福來世運堂為女兒討公道,卻遭少爺司機毒打。朴社長帶回姜氏妻女下落,姜氏(宇昌父)知道妻女安全激動萬分。奉達來世運堂找到世雅,世雅難掩內心痛苦。夫人來到妓院打聽仁玉下落,原來仁玉本是真卿的親生母。慶秀在仁玉住處找到正洙,並警告正洙以後不能再來找賣酒又賣肉的洋公主仁玉。純金和宇昌來到世運堂,世雅見到女兒純金落下傷心的淚水。
 
第10集
   姜氏欲借奉達漁船到北韓接回妻女,但戰勢讓奉達內心誠惶誠恐。德九母偷聽到姜氏與奉達談話,他以婦人之見誤認姜氏為間諜,並意圖申報此事。姜氏將妻子裙角遞給宇昌,宇昌知道母親活著異常激動。仁玉心中冤屈難抒,她因此醉酒暈倒,秀福將她背回酒肆照顧。純金隨秀福去市場賣藥,世雅聞訊趕來與丈夫秀福重逢。
 
第11集
   世雅坦白再婚實情,秀福難過世雅已為別人妻子。姜氏把宇昌帶到山裡找到紅參藏處,宇昌怪罪父親為帶紅參種子錯失母親。德九母到世運堂幫忙做辣白菜,她無意間向夫人透露賣藥人秀福與世雅有往來。純金知道父親被世運堂裡的人打傷,她將世雅贈予的襪子歸還。少爺與司機路遇劫匪,兩人均被歹徒打傷,少爺為保命交出巨款。
 
第12集
   少爺受傷進了醫院,世雅與少爺離婚的事擱置,秀福為此黯然神傷。德九母來世運堂索要勞務費,夫人偶然間聽見德九母談起仁玉非常生氣。真卿告訴世雅秀福受傷未康復,世雅跟蹤純金見到了相依為命的父女倆。妓院老婊來世運堂報告仁玉近況,夫人找到仁玉並警告她別再去世運堂。司機要求警察局調查姜氏,警察局夜裡來酒肆抓走了秀福、奉達與姜氏。
 
第13集
   純金告訴宇昌其父被警察抓走,警察局準備以間諜罪處置秀福與姜氏。奉達跑到小賣部找德九母對峙,酒肆老闆娘察覺德九母的劣行。夫人告訴少爺世雅想要離婚,並希望少爺懲治傭人仁玉,不料少爺卻揭穿夫人多年來的卑鄙行為。純金求助仁玉希望她幫忙救出秀福與姜氏,仁玉來到首爾醫院找到少爺,少爺竟狠心讓仁玉別再出現。
 
第14集
   警察局將秀福與姜氏釋放,他倆特意到醫院感謝少爺。秀福在醫院碰巧撞見世雅,世雅神色慌張的將買給純金的鞋交給秀福。姜氏與少爺達成紅參交易,少爺答應幫姜氏找回妻女。世雅告訴少爺她已找到家人並希望能回到他們身邊,少爺為此不知所措。真卿無意間爆出她曾在酒肆見過仁玉,夫人趕到酒肆並威脅老闆娘別再與仁玉往來。少爺知道了純金的身世,他前往酒肆與秀福見面。
 
第15集
   少爺邀請秀福與姜氏去世運堂做客,秀福見到世雅後摔杯離席。世雅再次請求離開世運堂,少爺拒絕將世雅托付給秀福。奉達陪秀福到酒吧消愁,仁玉知道了純金、秀福與世雅的關係。酒醉的秀福遇見少爺,少爺侮辱秀福並想帶走純金。仁玉請求世雅與她聯手,這樣她就能見到親生女兒真卿。一隻黃色的蝴蝶忽然出現在純金與秀福的面前,世雅此時正向父女倆走來.......
 
第16集
   世雅得知少爺要撫養純金,秀福請求世雅阻止少爺。少爺碰見世雅與秀福在一起,他強行將世雅帶回世運堂。世雅再次向少爺提出離婚,少爺依然狠心拒絕。司機威逼秀福不要再來世運堂,否則他將採取行動殺掉秀福。奉達告訴秀福少爺是世雅救命恩人,秀福聽後為之震驚。夫人告訴少爺仁玉來過世運堂,少爺警告仁玉別再觸碰他的底限。
 
第17集
   少爺終於提出離婚,世雅欣喜即將回到秀福與純金身邊。姜氏不計前嫌原諒德九母,德九母反思其過。真卿發現自己的鞋子跟純金購於同一家商店,她認為秀福沒有能力買上如此昂貴的鞋,宇昌認為真卿傲慢無禮並與之絕交。世雅將離婚的消息告訴秀福,秀福欣喜將與妻團聚。世雅突然懷孕,她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第18集
   仁玉知道世雅懷孕的消息,世雅表示不會拿掉嬰孩。警察隊長來是雲堂討要過年費,司機教訓他並將其轟走。世雅簽訂離婚協議,少爺表露他不忍與世雅分別。姜氏準備北上找回妻女和紅參,姜氏深知此行路途危險特此叮囑宇昌好好照顧自己。正洙將姜氏行蹤告訴宇昌,宇昌與純金朝碼頭跑去。少爺與仁玉道別,世雅自此重獲自由。
 
第19集
   純金跟宇昌為找尋姜氏擅自跑到碼頭,警察抓住他倆並將他們關起來。秀福四處找尋失蹤的純金,他錯過了與世雅約定相聚的時間。姜氏與少爺等人北上找紅參,姜氏不幸滑落山間,司機為求自保置之不理。少爺回到村裡見世雅暈倒在地,他將世雅送去醫院並得知世雅已有身孕。少爺謊稱世雅從未打算離開世運堂,秀福聞訊心碎難過。
 
第20集
   姜氏離奇失蹤,宇昌情緒低落。宇昌獨自前往世運堂向少爺詢問其父下落,少爺知而不言閃爍其詞,宇昌無奈悻悻而歸。秀福拜託仁玉去打聽世雅的近況,世雅向仁玉表示她想與秀福及純金重逢的心意從未改變。香子與美子在真卿面前搬弄口舌,夫人將她倆趕出家門。仁玉騙秀福世雅不願離開世運堂,秀福得知世雅已有少爺骨肉近乎崩潰。
 
第21集
   德九母主動來到世運堂做幫傭,香子與美子投宿酒肆。宇昌等人四處找尋姜氏,最終還是沒能知曉姜氏下落。秀福將少爺給的贍養費揮霍一空,並正式向少爺宣戰。仁玉來到世運堂應徵幫傭,夫人為之震驚。真卿在門外偷聽夫人與世雅的談話,她驚聞噩耗得知其生母是仁玉。在純金的幫助下,香子與美子回到了世運堂。
 
第22集
   世雅怒斥少爺將她禁錮,少爺揚言將會不折手段的留住她。英秀突發盲腸炎,仁玉找來美國醫生,英秀有驚無險保住小命。少爺得知秀福借賭消愁,司機籌劃設局陷害秀福。真卿來到藝妓村見到正在接客的仁玉,她將埋藏在心裡的身世秘密告訴純金。朴社長告知宇昌姜氏情況,宇昌請求回到開城遭其拒絕。
 
第23集
   仁玉將真卿去過藝妓村的事告訴夫人,夫人怒火再難抑制。世雅得知仁玉說謊欺騙秀福怒不可遏,仁玉表示她為留在世運堂將不折手段。醫生將英秀血液送到大醫院檢查,正洙得知英秀將會患小兒麻癖。秀福玩牌輸錢遭施暴,債主來酒肆大鬧,純金跟秀福遭酒肆老闆驅趕。純金找到世雅卻難以開口,暴徒將純金綁架威脅秀福還債。
 
第24集
   世雅獲悉純金丟失來到酒肆瞭解情況,宇昌見其傷心落淚得知世雅乃純金生母。秀福來世運堂借錢,世雅要求秀福放棄純金的撫養權。世雅希望父女倆能好好生活,她派管家將其全部首飾交給秀福。美國人喬恩森想要領養英秀,為了治好英秀的小兒麻痺,正洙答應讓他去美國。秀福還清債務贖回純金,他履行承諾欺騙純金其母已死,純金傷心欲絕。
 
第25集
   英秀啟程去了美國,全村人傷心與之送別。仁玉試圖給真卿解釋,真卿卻辱罵其身不正。因為戰爭孩子們遭受到各種不幸,大家聚在一起抱頭痛哭。秀福最終沒能放下自尊,他將世雅給予的撫養費歸還。秀福帶著純金離開了金村,回到父女相依為命的生活。純金與正洙告別,宇昌難過純金不辭而別。數年後,純金與宇昌在集市爭奪攤位發生爭執。
 
第26集
   正洙狠狠的教訓不務正業宇昌,宇昌丟下商品一路逃跑,純金只能為其代管商品。正洙以英秀之名開了一家藥店,世運堂老小幸福的生活著,那些年幼的孩子們都長成大人並為生活努力著。秀福被指認賣假藥遭警察抓捕,為了將秀福從監獄贖回,純金四處籌錢。純金變賣所有家當,夜裡她投宿一家簡陋的旅館,不料宇昌也在此居住。
 
第27集
   宇昌辱罵純金是小偷,純金狀告宇昌走私,宇昌被警察抓走。純金與宇昌發生爭執,兩人四目相對並認出彼此,純金慌忙逃走。正洙來首爾採購草藥,純金給他努力推銷藥品,正洙答應購買她的草藥。純金繳清罰款,秀福被警察釋放。純金準備離開賓館另覓住所,宇昌早已在門外等候,純金卻隱瞞其真實身份。
 
第28集
   宇昌揭穿純金隱姓埋名,純金斥責宇昌自甘墮落,宇昌決定與純金絕交。秀福想要返回全羅道,純金卻想要返回世運堂。正洙從藥店老闆處知道賣藥女原來是純金,他找到宇昌得知純金已經離開首爾,正洙後悔未能與純金相認。夫人得知世拉返回世運堂,她擔心仁玉也一同回來,並將此事告知少爺。純金回金村,兒時回憶被喚醒。
 
第29集
   純金拜訪酒肆老闆娘,酒肆老闆娘講訴正洙與宇昌相依為命的故事。司機以巨款誘惑世拉放棄接管金村咖啡屋,世拉以真卿身世威脅夫人,夫人默許世拉開店。恩熙受命拜訪仁玉,仁玉告訴恩熙秀福並沒有接受撫養費。秀福恰巧來到酒家,他見到恩熙後慌忙逃走。純金準備離開金村,正洙與宇昌急忙趕來,三人終於相認。
 
第30集
   正洙與純金在藥店談心,純金的存在讓正洙與宇昌倍感溫暖,弟兄倆請求純金留下生活。仁玉舊事重提,秀福自責沒能讓純金過上好生活。恩熙魂不守舍地回到世運堂,她怒斥治修自私狠心。宇昌希望能替正洙償還藥店債務,奉達告訴宇昌正洙接受了世運堂的幫助。宇昌與純金拜訪世運堂,宇昌悄悄偷走治修的資料。
 
第31集
   秀福到世運堂找到純金,純金違背父意被秀福掌摑。秀福與恩熙再次相遇,恩熙後悔當初沒能留下純金。恩熙責怪秀福沒能盡到父親職責,並要求秀福留下純金。真卿大婚在即,夫人反對恩熙與純金相認。秀福說出仁玉下落,世拉想要找回仁玉。秀福飲酒過量暈倒,德九將其送回酒肆。真卿向純金傾訴心事,她希望仁玉不再回來。正洙請求仁玉回金村,宇昌向純金求婚。
 
第32集
   宇昌用金錢誘惑純金,純金自尊心受侮辱,她生氣拒絕與宇昌來往。正洙告訴純金宇昌走私的原因,他讓純金諒解宇昌。純金向正洙詢問仁玉的下落,正洙告訴她仁玉不願回村。真卿對未婚夫態度冷落,夫人得知她的身世遭夫家嫌棄。世拉咖啡店開張大吉,德九母來店搗亂被阻止。酒肆老闆娘與奉達聊起秀福與世運堂的事,純金得知秀福曾被司機陷害。
 
第33集
   純金向恩熙詢問父親與世運堂的糾紛,恩熙沒勇氣說出真相。純金向治修瞭解情況,治修編造司機與秀福有恩怨的謊話。真卿要求宇昌陪她去仁玉的飯店吃飯,真卿身份被仁玉發現慌忙逃走。純金發現秀福獨自離開,她為找尋其父將腳扭傷。由於擔心純金,秀福被正洙勸回。夫人知道真卿私下去找仁玉,夫人派恩熙去咖啡店瞭解情況卻與秀福相遇。
 
第34集
   純金與治修趕到咖啡店見到秀福與恩熙,治修告訴純金與秀福希望他倆能留下。金司機詢問純金宇昌人參籽的下落,純金知道此物原來如此貴重。純金去首爾收拾行李,旅店老闆告訴她警察與混混都在找宇昌。混混一路追趕宇昌,他們被趕來警察嚇跑,宇昌被關進監獄。夫人來到仁玉飯店,仁玉將所知情況告訴夫人,夫人承諾會讓真卿順利結婚。
 
第35集
   宇昌回到酒肆,純金懸著的心終於放下。宇昌與正洙準備給純金的房子貼上新的壁紙,他們計劃讓純金暫時投宿世運堂。純金來到世運堂做客,恩熙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夫人請求其夫家善待真卿,並承諾會給夫家送上彩禮。夫家接受了夫人的道歉,並送上豐厚聘禮。純金回到酒肆看到煥然一新的房間甚為感動,真卿為此暗生妒忌。
 
第36集
   夫人責備恩熙留純金過夜,並叮囑恩熙在真卿出嫁前不能與純金相認。在真卿的幫助下,宇昌從治修辦公室裡盜出機密電話。宇昌承認偷看治修資料購進大量硼石,他知道倒賣此物將大賺一筆,正洙勸他盡早懸崖勒馬。真卿將純金留宿世運堂的事告訴治修,治修為此向恩熙發火,恩熙難過母女相認竟如此困難。治修因失去重要原料而頭疼,混混也在此時趕到金村。
 
第37集
   在純金的掩護下,宇昌順利的躲過了混混的追擊。宇昌讓正洙將硼石帶給治修,治修安排金司機將混混趕走。純金在金村工作安家,秀福準備獨自去流浪。治修向宇昌索要硼石,宇昌向治修開出天價。老鴇來到首爾找到仁玉,她慫恿仁玉與真卿相認遭仁玉回絕。世雲物業經理告訴治修村裡已經有人種出人參,如果公司培育人參將挽回硼石帶來的損失。
 
第38集
   世拉透露新信息,真卿慌張走出門夫人討要大寶石,真卿憤怒拒結婚老鴇厚顏再上門威脅仁玉毀真卿姑姑苦心講故事,說治修曾經救宇昌
 
第39集
   仁玉決定回金村,秀福聞訊難置信宇昌報道受重任,司機怨恨不服氣恩熙報答奉達恩,傳授德九種植方夫婿遠行赴金村,求證妻母為何人夫人接到親家電 取消婚事無轉圜
 
第40集
   正洙發現仁玉患上肺結核,仁玉答應會盡快去醫院治療。純金把真卿被悔婚的事告訴仁玉,夫人要求仁玉去李判官家作偽證,仁玉答應背負謀財造謠的罪名。真卿得知仁玉為了成全她的婚姻而犧牲自己,她辱罵仁玉不配做母並拒其好意。宇昌邀純金去首爾約會,純金興致高昂地赴約。真卿在畫室強吻了宇昌,這情景恰巧被未婚夫李判官看見。
 
第41集
   宇昌錯過約會,純金失落的回到藥鋪。李判官質問真卿跟宇昌的關係,真卿承認自己喜歡上他人。香子將宇昌與真卿私會的事傳開,德九母向夫人詢問真卿與宇昌的關係遭驅趕。夫人攜仁玉向李夫人賠罪,李夫人以真卿外遇為由再次悔婚。仁玉向夫人攤牌,她讓夫人小心處理真卿的婚事。純金憶起幼時的宇昌,她不禁再次對宇昌說出I love you。
 
第42集
   真卿故意悔婚讓夫人力不從心,恩熙勸解仁玉並請求她安靜生活。仁玉發怒羞辱恩熙丟棄子女,恩熙憶起多年前仁玉編造謊言致使她與純金分開。宇昌因與真卿傳緋聞而遭治修修理,治修得知真卿為悔婚而利用宇昌。真卿離家後投宿旅店,她向純金坦白自己利用宇昌。在恩熙的鼓勵下,純金勇敢向宇昌表白。
 
第43集
   純金對宇昌表明愛意,宇昌假裝誤會避開純金。真卿請求治修讓她到公司工作,治修詢問真卿是否知道她的生母是仁玉。世拉質問真卿悔婚的原因,並告訴她夫人強行掠奪仁玉骨肉的事實。治修調查人參來到德九家,好事的德九母告訴他恩熙去了酒肆。治修誤會秀福想與恩熙復合,秀福闡明自己立場。老鴇以幫助母女團聚為借口再次找到仁玉,世拉正巧經過將其驅趕。
 
第44集
   真卿來到公司工作,並試圖接近宇昌。香子給治修送上秀福所製藥丸,治修髮怒將藥罐摔破。夫人指責恩熙照顧純金,治修斥責夫人挑事。仁玉病情加重,真卿探望時矢口講出違心的話讓其傷心。宇昌擁抱真卿被純金與正洙撞見,正洙指責宇昌行為欠妥,真卿向正洙坦白身世。仁玉在飯店暈倒,正洙將她送進醫院。真卿告訴純金她與宇昌曾接吻,純金暗自傷心。
 
第45集
   青年會將宇昌抓到世運堂接受審訊,夫人當眾誣陷宇昌勾引真卿並毀其名譽。真卿現身承認自己主動誘惑宇昌,青年會停止施暴轟然散去。宇昌向治修遞出辭呈,並諷刺治修助紂為虐。記者到公司採訪誤把香子當成真卿,並拍下香子與其騙子男友的照片。宇昌收拾行李想要離開金村,德九母看到後將此事告訴純金。
 
第46集
   青年會將宇昌抓到世運堂接受審訊,夫人當眾誣陷宇昌勾引真卿並毀其名譽。真卿現身承認自己主動誘惑宇昌,青年會停止施暴轟然散去。宇昌向治修遞出辭呈,並諷刺治修助紂為虐。記者到公司採訪誤把香子當成真卿,並拍下香子與其騙子男友的照片。宇昌收拾行李想要離開金村,德九母看到後將此事告訴純金。
 
第47集
   治修告訴純金宇昌已辭去工作,純金斥責治修深知宇昌被冤枉卻坐視不理。治修詢問真卿是否同意讓仁玉回村,真卿暴怒並強烈反對。純金決定前往首爾尋找宇昌,真卿來到醫院探望仁玉,卻發現她已離開。真卿慌忙趕到酒館尋找仁玉卻碰見純金,並警告純金別再插手此事。宇昌在候車室裡找到仁玉,並成功勸說仁玉不離開。
 
第48集
   在純金勸說下,宇昌依然決定離開家鄉。正洙將仁玉帶回金村,真卿來到酒館找純金卻誤打誤撞見了仁玉。德九母告訴夫人真卿與仁玉相見,夫人指責治修並要求他將真卿送往國外。夫人阻止真卿外出並再次辱沒仁玉是位狠毒母親,真卿公然對夫人的話提出質疑。村裡瘋傳一種神藥能讓疲憊的人重拾活力,正洙對此藥的功效產生懷疑。
 
第49集
   宇昌聽聞公司所生產的藥品裡面含有麻藥,為防止公司倒閉,他要求治修終止藥物生產且承諾會留在公司賠償損失。恩熙勸說仁玉去金村,仁玉堅持要留在世雲生活。恩熙得知秀福借高利貸替仁玉償還醫藥費,倆人並因此發生爭執。德九因打針變得瘋癲,眾人獲悉藥物的危害性。真卿的緋聞被報紙刊登,香子冒頂真卿的事被治修指責。
 
第50集
   正洙質問宇昌情歸處,宇昌竭力敷衍,真卿向純金坦言會勾引宇昌。宇昌得知純金被青年會打傷,他找到青年會替純金報仇。香子因害怕受責備離家出走,德九將香子的真實身份告訴其假判官男友。金村記者再次來訪,姑姑講述了宇昌與純金的戀情。記者來藥店採訪純金,純金言語犀利將他們趕走。香子偷聽姑姑與純金談話得知真卿身世,並將其身世大肆宣揚。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KBS】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韓劇 王在相愛 劇情/戀愛中的王】電視劇 王在相愛 分集劇情1~20(5集更新)
《王在相愛》劇情改編金怡伶作家的同名小說,講述演美少年高麗王和美少女富家女的浪漫愛情史劇。    王在相愛/戀愛中的王:線上看第1集&n...(詳全文)
【韓劇 純金的地結局】純金的地劇情結局、純金的地分集劇情101~163
《純金的地》劇情以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為背景,講述特殊時期的鄉村奮鬥故事。 戰爭不僅分裂了土地,也製造出無數的離​​散家庭。 雖然飽受痛苦卻從不停止尋求...(詳全文)
【韓劇 純金的地劇情】純金的地分集大綱、純金的地劇情介紹51~100
《純金的地》劇情以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為背景,講述特殊時期的鄉村奮鬥故事。 戰爭不僅分裂了土地,也製造出無數的離​​散家庭。 雖然飽受痛苦卻從不停止尋求...(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