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白夜童話》劇情講述電視台演藝圈為背景的家庭故事,講述了四家人之間的故事。

白夜童話
【人物介紹】
狎鷗亭白夜
張和嚴 -姜恩卓 飾
綜編HBN導演,喜歡白夜,經過重重波瀾最後與白夜結婚。
 
 
狎鷗亭白夜
白夜白善彤朴河娜 飾
為了向生母復仇,而利用了羅丹與他結婚,但內心喜歡和嚴。
在羅丹過世後經過許多波折才與和嚴結婚。
 
 
狎鷗亭白夜
陸善芝白玉丹 飾
白夜的好友,喜歡武嚴。
後與武嚴結婚並生下4胞胎,內心嫉妒白夜比自己有才華。
 
 
狎鷗亭白夜
趙羅丹金民修 飾
建築所所長,喜歡白夜,後與白夜結婚。
第79集去世。
 
狎鷗亭白夜
張武嚴宋元根 飾
綜編HBN助導,和嚴的弟弟。
 
 
【分集劇情】
第1集
城市的夜生活豐富多彩,白夜生來機靈古怪,晚上出門到酒吧喝酒的時候竟然穿了一身尼姑修行裝,看守酒吧大門的幾個男人見白夜穿著尼姑修行裝,還以為白夜真的是尼姑,白夜不動聲色沒有向幾個男人說明真實身份,幾個男人死活不同意放白夜進酒吧。
 
白夜離開酒吧與大哥白英俊吃宵夜,白英俊已經結婚即將當父親,白夜與嫂子金孝卿的關係不太好,在吃宵夜的過程中白夜向白英俊提出一個問題,如果她與嫂子金孝卿同時遇到麻煩,白英俊會出手先搭救誰,白英俊對白夜的問題哭笑不得,拒絕回答白夜無理取鬧提出的問題。
 
張武嚴回到家中坐在房中休息,張母走進屋來跟張武嚴閒聊,張武嚴提起大哥張和嚴依然單身沒有結婚的事情,張母也為張和嚴的婚事愁眉不展,張武嚴勸說母親想辦法替張和嚴找個對象。

 
第2集
英俊來找善彤,善彤趁機跟哥哥撒嬌起來,聲稱因為她嫂子要和哥哥分手,所以沒辦法再在家裡呆下去了。善彤表示在家裡要看金孝卿的臉色,在英俊的再三保證下,她才勉強假裝願意回家。
 
張和嚴回到家,一板一眼地質問武嚴是不是和金香氣交往,要求他結束關係。張武嚴對家裡所有人都有招,唯獨對哥哥沒有辦法。張武嚴花言巧語地要為奶奶找老伴,讓她不禁想起了曾在他們家住過的善彤。一家人都沒有聯繫過善彤,而只有張和嚴記得她的全名叫白善彤,可惜她現在已經改名為白夜了。
 
夏賢珠打電話到家裡找善彤,而金孝卿不知道善彤改名了,直接告訴對方打錯了。善彤正好在一旁,接過電話才知道是老朋友賢珠,金孝卿才知道善彤是白夜以前的名字。
 
第3集
白英俊讓金孝卿看在白夜從小失去父母,和英俊相依為命的份上,體諒她對孝卿的針對和為難,英俊保證在三十歲之前把白夜嫁出去,讓孝卿再忍耐五年,就當作是在演戲做樣子也行。
 
金孝卿想著老公的話,主動對白夜好,特意做了一些吃的給白夜送到畫室,可是白夜並不領情。徐銀河看過善仲的作品展,想去他的畫室看一看他的作品,所以預約上門看畫,希望他可以和畫廊簽約。
 
張武嚴一不小心撞到了一個小朋友,下車看小朋友是否受傷時,車上的斑比自己跑了。白夜看到走丟的斑比,抱著它找主人時,被張武嚴認為是偷狗的人,狠狠地抓了她的頭髮,兩人爭吵之後才知道是白夜幫武嚴找到了狗,最終才認出來是在酒吧裡冤家路窄的人。
 
第4集
白英俊趕去接白夜回家,哄了她很久,讓她回家跟嫂子說點好聽的話,謝謝她做的紫菜卷,沒想到她不但一句好話沒有,還指責嫂子送的不是時候。看到哥哥和嫂子那麼親熱的一起看電視,白夜心中的醋意漸生對嫂子更加討厭記恨,不想她的長髮吸引哥哥特意建議金孝卿剪了它。
 
張武嚴瞞著家裡所有的人,偷偷地把斑比帶回了家,奶奶沒有見到他請安,以為他還沒有回家,被他哄騙之後矇混過去了。張和嚴不放心武嚴和金香氣的事,特意進房間質問他,最終發現了武嚴藏著的斑比。
 
武嚴不能讓家裡人知道他養狗,讓阿姨幫他看著自己下樓吃飯,以免被發現,可是媽媽還是對狗毛敏感打了噴嚏。媽媽和奶奶安排了和嚴的相親見面,可是和嚴不想為了結婚而結婚不想去,所以家人建議他去拜佛。武嚴特意說要拜3000拜才有用,長輩們都逼著和嚴要這麼做,和嚴只好用狗的事威脅武嚴幫他說話推掉。
 
白夜聽到廣播播張和嚴到詢問處,想和小時候認識的和嚴哥哥見面,急沖沖地就跑去詢問處,沒想到見到的人根本不認識她,並不是她認識的和和嚴。失落的白夜離開時,不巧地又冤家路窄碰到了張武嚴,自己的手機被他撞壞了。
 
和張武嚴吵了一番,他非常不情願地扔給白夜五萬做為修理費,白夜氣得半死全部還給了他,而善芝則責怪白夜沒有留下張武嚴的電話。
 
第5集
善芝開車載著白夜,很開心地邊放音樂邊開車,又剛好碰到下雨,與別的車輛碰擦而過也不知道。被碰撞的車主追上了善芝的車,大聲責罵善芝撞車之後不顧而去,白夜和善芝不停地道歉,可是對方仍舊不肯打住,在雨中罵了她們兩個很久,最後還罵到了白夜的父母,讓白夜受不了跟他發了火。
 
羅丹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個女朋友金秀靜,因為家境一般的關係,銀河不讓羅丹和她繼續交往。羅丹認為金秀靜很好,不認為家境會影響到他,只要兩人相愛合適就好了,可是銀河堅決不同意,找了很多理由逼迫羅丹必須分手。
 
金孝卿把白夜要求她剪髮的事告訴英俊,英俊詢問了白夜,白夜很不高興地在英俊面前數落金孝卿,讓她覺得很難堪,但是不敢為難小姑子。白夜把金孝卿叫出來,說是哥哥要求聚會,金孝卿到了後,白夜要求她唱首歌,因為她今天格外地想自己的爸爸和媽媽。
 
東民的媽媽替武嚴看管斑比,趁人不在偷偷喂斑比離開之時,碰到了張秋常嚇了一大跳。張秋常認為東民媽媽有古怪,和媽媽老婆商量去樓上查看情況。
 
第6集
金孝卿給白夜唱了一首歌,白夜聽了特別有感觸,可是馬上就變回了原來的樣子,逼著金孝卿去剪短髮。金孝卿沒有辦法拒絕白夜,只能順她的意到了理髮店。
 
張和嚴也喜歡狗,到武嚴的房間跟斑比玩耍,武嚴趁機跟他要求另外給他安排工作,他覺得太累了。武嚴的奶奶白天沒有發現武嚴的房間有異常,特意等武嚴回家,詢問他有沒有丟什麼貴重的東西,也聞到了一點狗味,被武嚴的一番花言巧語矇混過去了。
 
金孝卿很不情願地被逼著剪斷了頭髮,心情也很不開心,白英俊回來後先是質問了一下,而後還是很開心地哄著金孝卿,那親熱的樣子,讓白夜看了非常的嫉妒,特意把碗摔破了引起哥哥的注意。白夜心裡很難過,唯一依靠的哥哥,也因為金孝卿和她的孩子的存在漸漸疏遠了她,她很想再回到嬰兒時候,可以被媽媽抱著。
 
羅丹告訴銀河,他已經和女朋友分手了,可是銀河還要逼著他必須把電話號碼也給刪除了才行。
 
張武嚴去看牙醫了時候,正好又碰到了一樣來看牙醫的白夜,於是他推掉了去見劉正烈的工作,等著白夜。張武嚴要求和白夜一起去算個命,看看是不是不合,總是碰到一起。
 
第7集
張武嚴和白夜去算命,白夜報了善芝的情況給算命大師,經大師一算,張武嚴和善芝是天作之合,無論做什麼只要兩人在一起一定會火的,張武嚴聽了半信半疑,白夜心裡則非常開心,她終於為朋友善芝要到了武嚴的電話,還算出他們是天作之合。
 
徐銀河覺得張和嚴是個有家世的人,趁著送畫的時間,派人特別留意了他的家庭情況。送畫的人回報,張和嚴的家裡應該是會長級別,家裡擺設也很很有品味,家庭情況也非常不錯,徐銀河特別的滿意。
 
張武嚴本來很討厭白夜,自從算命大師說他們天作之合之後,他感覺看白夜馬上就順眼多了。白夜為善芝探聽到了張武嚴的消息,善芝樂開了花,讓白夜要聯繫張武嚴見面,白夜為了善芝也決定跟張武嚴好好相處。
 
張和嚴工作到深夜,心血來潮到武嚴的房間把斑比抱了過來陪伴著睡到天亮。武嚴一大早醒來,迷迷糊糊地發現斑比不在房間,嚇了一大跳以為它跑了,馬上下樓到處找斑比,最後才在和嚴的房間找到了斑比。非常喜歡狗又提心吊膽地養著狗,武嚴向和嚴提出分家的建議,分家後可以養狗生活,被和嚴否則決了。
 
第8集
張武嚴遊說哥哥,他想養狗睡懶覺,這是他的夢想,他真的很想分家。張武嚴期待著見白夜,善芝則期待著見武嚴,白夜應善芝的要求打電話約武嚴見面。張武嚴對天作之合的白夜開始傾心了,得知父母也是八字合才結婚的,心裡就更加開心了。
 
父母和奶奶聽說張武嚴有了算命八字很合的女孩,馬上就催著要讓他帶回家看看。張武嚴想著和白夜的一次次相遇,對她越來越有好感,而此時白夜帶來了陸善芝,說明和武嚴合八字的人就是眼前這位。
 
張武嚴知道被白夜戲耍了,很生氣地不停責罵善芝和白夜,有多難聽就罵得多難聽,善芝和白夜實在忍無可忍也很無情的還嘴,但是張武嚴的話傷到了善芝的心,本來對他傾心的善芝就更加傷心了。
 
白夜回家,看到英俊在廚房洗碗,非常生氣地扔掉哥哥的手套,指責嫂子讓哥哥做她的奴隸,說了特別難聽的話。金孝卿覺得很委屈,憑什麼這些事情就應該她做,她也身懷有孕,而且這是英俊自己要做的,怎麼變成她不對了,況且結婚前白夜也同樣讓英俊做這些事。儘管白夜不在理,可是她的話一句句都扎人心窩,聽了特別難受,英俊只好逼她閉嘴。
 
第9集
白夜很堅持要搬出去自己住,她不要再看嫂子的臉色,也不想哥哥為嫂子做事,她就是不能接受,而且還指責金孝卿是不知感恩的人,只有她這麼一個小姑子也不想著好好相處。金孝卿不想英俊為難,主動接過電話向白夜道歉,並保證以後都不會再這樣了,一定好好跟白夜相處,才讓白夜不再鬧等著英俊去接她。
 
張秋常告訴武嚴,因為他老婆文貞愛不喜歡看扁屁股,所以他才要做運動保持。武嚴聽了很好奇媽媽這麼多年了還可以抓住爸爸的心,想跟她取經一下,沒想到被媽媽逼問他要搬出去住的事,他只好說是為媽媽著想才這麼想的,可是媽媽依舊不同意。
 
白夜鬧了一晚回來,金孝卿做了一桌好吃的給她,似乎在看白夜的臉色生活,白夜為此特別開心,覺得自己這一招可以牢牢抓住哥哥的心。
 
第10集
陸善芝被張武嚴損了之後,心裡很受傷,白夜堅信男人是鬥不過女人的,特別是她這樣的女人。白夜故意裝溫柔地打電話給張武嚴,約他出來吃飯喝茶,張武嚴不想再被耍假裝清高了一陣,還是答應了白夜的邀請,而潘錫也很主動要跟著去。
 
小偷潛進了趙常勳的家,用了8分鐘的時間就偷走了東西逃跑了,白英俊上門查看情況,因為阿姨沒有鎖側門才讓小偷很容易闖進了家裡,他向羅丹建議要升級家裡的防盜裝備,並把側門改成牢固的鐵窗。因為臥室被小偷找得一團亂,英俊並沒有看到桌上有一張和白夜媽媽一模一樣的照片。
 
白夜主動要請張武嚴吃飯,還主動道歉,讓張武嚴心中直冒疑團。白夜請張武嚴做她的模特,並用很癡迷的眼神望著武嚴,武嚴漸漸對白夜減少了防備。想起奶奶喜歡花的畫,他決定跟白夜去畫室看看。
 
第11集
白夜讓善芝到畫室做好準備,她將要帶張武嚴到畫室,讓善芝發揮她的魅力,準備一石二鳥,勾引到張武嚴,還要讓他掏錢買畫。
 
張武嚴到了畫室,只有善芝一個人,猜到了白夜想讓他和善芝交往,他在心裡非常篤定地說不可能,和善芝一點也不合適。善芝雖然裝著優雅地畫畫,可是心裡卻特別的緊張,腦海裡還不停想著和張武嚴交往的情景。
 
白夜拿出自己畫的兩幅畫給張武嚴看,武嚴因為不是善仲的畫而覺得再次被白夜欺騙了,和善芝白夜又吵了一頓,最後武嚴還是決定買下一幅。張武嚴給了白夜自己的名片,白夜才知道他就是小時候住過他家的武嚴哥,久別重逢兩人的話自然多了起來,而且氣氛馬上和諧了起來。
 
張武嚴一大早起來,急著跟家裡人說見到善彤的好消息,一時疏忽沒有關住房門,讓斑比趁機跑了出來。一家人熱鬧地談著白夜的事,忽然張秋常發現了飯桌下的斑比,嚇得都要跳到桌上去了。武嚴看到斑比跑了出來,馬上抱著它就往樓上跑,張秋常的異常反應,讓大家嚇了一跳,他才說出自己被狗咬過有後遺症。
 
趙常勳家裡進了小偷,智兒非常擔心,提議搬到三星那邊的房子去住,徐銀河兩夫妻都認為加強保安系統就可以了,打算讓SK來家裡升級系統。白英俊到趙常勳家裡檢查門窗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徐銀河擺在桌上的年輕的照片,非常吃驚。
 
第12集
英俊檢查徐銀河臥室的窗戶時,發現了她桌上的一張相片,非常震驚,在要了她的名字之後,一個人走了。爸爸只告訴英俊媽媽已經死了,可是徐銀河的相片和他的媽媽一模一樣,英俊一下子失了神非常疑惑。
 
武嚴來接白夜去他家吃飯,順便回家拿手機,在武嚴面前,白夜對金孝卿很客氣,主動幫她拿菜。金孝卿趁著武嚴去洗手間,把銀行卡給白夜,希望她買點禮物去,而白夜一點也不領情,照樣不給好臉色看。
 
武嚴把白夜接走後,告訴白夜,他覺得金孝卿很好,白夜肯定欺負她了,因為像她這樣的調皮鬼,金孝卿只有被欺負的份,連他們兄弟倆以前都經常被欺負。在張家一家人的期待下,白夜終於出現了,張和嚴顯得特別的緊張。
 
第13集
走進張家,白夜有種久違的溫暖,心裡特別的激動,眼淚忍不住直往下流。張和嚴在等待白夜進來那一刻顯得特別的緊張,終於見到了白夜他反而平靜了下來。
 
英俊想見一見徐銀河,在趙常勳家徘徊了很久,始終都沒有見到。失落的英俊回到家,不停地想媽媽的事,爸爸說媽媽叫白銀河同姓所以沒舉行婚禮,可是這個人卻叫徐銀河。
 
白夜在張家特別會說話,張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被她哄得很開心,也因為她個個都吃撐了。飯後閒聊,張家人忍不住就要問起嫂子的事,白夜不敢描述,隨便敷衍過去,顯得格外的乖巧討人喜歡。
 
奶奶提出讓白夜搬到張家來住,給哥嫂二人世界,白夜馬上說要幫忙照顧將要出生的寶寶,讓大家聽得特別的開心。奶奶把小時候白夜想要跟張和嚴在一起的玩笑拿出來講,白夜居然在大家面前臉紅了。
 
白夜回到家特別的懷念媽媽,對於沒有血緣的張家對她都那麼好,她更想有媽媽的懷抱。白夜跟英俊提起媽媽,英俊就更加煩惱得夜不能寐了,想了很久他把徐銀河的電話儲存為媽媽,鼓足了勇氣才打電話給徐銀河。
 
英俊撥通了電話,告訴徐銀河他是英俊,銀河馬上就愣住了。
 
第14集
張和嚴製作一個新節目,武嚴希望做成名人的挑戰賽,而和嚴則想打造普通人的生活展現給觀眾,武嚴馬上想到了白夜。武嚴認為白夜口才特別好,而且漂亮苗條會畫畫,完全符合和嚴提出的上節目的要求。
 
 
武嚴臨時要去紐約看病重的姨媽,白夜只好把他們點的餐打包回家,本想打電話叫哥哥回來吃好吃的,沒想到去意外聽到了哥哥和媽媽的對話。白英俊和徐銀河相認,可是徐銀河卻叫英俊以後裝作不認識她。
 
第15集
白英俊在電話那一頭叫別人媽媽,本來只是好奇的白夜馬上拿起電話接聽。徐銀河向英俊詢問了他們現在的情況之後,就要求英俊當作不認識的人。
 
徐銀河表示她沒有和白秀浩結婚就生了他們兄妹倆,現在也遇到了好人過了幸福的生活,所以她只有對不起他們兄妹了。白英俊告訴媽媽,白夜很想念媽媽,可是銀河還是很堅決地拒絕了,就還把她當作是已經死去的媽媽,這樣彼此會好受一些。
 
徐銀河拒絕相認,更拒絕再和英俊兄妹倆相認,英俊很痛心,白夜在另一頭聽了也同樣傷心不停地痛哭。被媽媽無情傷害的英俊,心情很失落,被一輛疾馳而過的車撞倒了,咖啡廳的服務生本想把電話還給他,沒想到他卻被撞得昏迷不醒,他只能通知電話那頭的白夜趕往醫院去。
 
白夜趕到醫院時,英俊剛剛過世連一句遺言也沒有,失去了唯一依賴的哥哥,白夜就像是晴天霹靂,整個天都蹋下來一樣。白夜拚命地求醫生救哥哥,拚命地求哥哥醒過來,她可以答應哥哥的任何要求,可是英俊再也沒有醒過來。
 
善芝趕到醫院,知道英俊去世也嚇傻了,只能通知生病的哥哥善仲到醫院。善芝通知金孝卿到醫院,可是不敢告訴她原因,她實在無法說出口,金孝卿以為白夜出事了,很緊張地趕往醫院,又不敢通知英俊。
 
白夜不敢面對嫂子,一直守在太平間不想接受這個事實。
 
第16集
白夜慢慢地說出英俊死了的事實,金孝卿一下子就哭暈過去了。金孝卿暈倒之後羊水破了生下了孩子,白夜看到孩子失去理智地想抱著孩子下去見一見哥哥,讓哥哥可以重新活過來。絕情地拒絕英俊相認,徐銀河心裡很不是滋味,無論做什麼都沒有辦法平復心情。白夜想到媽媽那句不再相認,恨死了媽媽,也認為哥哥是因為她的話而出了車禍。
 
潘錫在酒吧裡碰到了跳舞的智兒,對她的外貌和身形都非常滿意,提議讓她參加他們正要開發的節目,智兒沒有表示有興趣,只是被邀請而開心,她的朋友洪真卻很有興趣,只可惜潘錫沒有看中她。
 
白夜為英俊送行,心中默默告訴哥哥,會將哥哥為她做的一切回報給孩子和嫂子,希望哥哥可以走好。看著哥哥的遺體被送進去火化,白夜心中的痛苦無法形容,眼淚一直流個不停。
 
第17集
回到家,白夜又想起了媽媽說的絕情的話,她去咖啡廳找回哥哥的手機,並打聽那天的情景。看著哥哥坐過的位置,站在哥哥出車禍的人行道前,回想哥哥出車禍的情景,白夜的心很痛很痛,告訴自己媽媽永遠也別想獲得原諒。
 
照顧著昏迷的金孝卿,白夜才知道自己以前對嫂子是有多過分,所以現在受到了懲罰。白夜好不容易照顧到嫂子醒過來,可是她卻顯得非常奇怪,像是不認識她一樣,所以讓善芝到醫院看看情況。
 
白夜在哥哥的電話裡看到了媽媽的電話,用自己的電話打過去,才知道媽媽不叫白銀河而叫徐銀河,白夜順便要了她的地址。白夜修好了哥哥的車,準備開去見一見徐銀河,一坐上車就全是對哥哥的思念。
 
在趙常勳的家門口,徐銀河和智兒開心地回到了家,白夜見到了她一直想見的媽媽。
 
第18集
徐銀河和智兒開心地購物回來,白夜終於見到了媽媽的樣子,曾經非常想見的媽媽的身影就出現在她的眼前,可是她一動也沒有動,心裡揪著痛。
 
在趙常勳家門口坐了很久,白夜想過衝進他家質問徐銀河,質問她拋棄丈夫和孩子,害死她生命全部的哥哥,她是真的幸福嗎?白夜最終沒有那樣去做,只是在門口痛苦地看著徐銀河的幸福。失去哥哥的痛苦,怎麼也揮之不去,白夜只有大聲地痛哭。
 
善芝一家很為白夜發愁,她的嫂子才三十歲就要守寡還要養一個孩子,現在還暫時失憶了,白夜要照顧嫂子還有侄子,該怎麼辦才好,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幫忙,並為白夜漲工資幫幫她們。
 
金秀靜不肯放棄羅丹,趁著羅丹游泳的時候來找他,想繼續跟他來往。羅丹因為媽媽的壓力,不敢和秀靜繼續來往,又心軟地不忍拒絕秀靜,還是被徐銀河發現他們又見面了。羅丹解釋他們只是偶遇,可是銀河和智兒都非常堅決地要求羅丹必須斷了跟秀靜的聯繫,認為秀靜是因為羅丹條件好才不肯放手的。
 
張和嚴母子三人從紐約回家了,問起了白夜的情況,才知道這段時間她跟誰也沒聯繫,覺得很離譜。金孝卿雖然醒了,可總不說話,總讓白夜走,白夜很耐心地照顧著她,哄著她吃飯,心裡卻非常難過。
 
第19集
白夜猶豫了很久抱著孩子進了張家,文貞愛看到她來很開心,而且抱著寶寶,沒想到她會發生這麼重大的事。張和嚴看出白夜不對勁,詳問了才知道英俊忽然去世了,所有人都被嚇到了。
 
白夜不想嫂子這麼年輕為了孩子而活,所以她想自己撫養孩子,可是短時間內她照顧不了孩子,只能把孩子暫時寄養在張家。金孝卿雖然因為受的打擊太大,暫時缺失記憶,可是還依然會呼喚著英俊的名字,讓人看著特別的心疼。白夜照顧著金孝卿,心裡特別後悔,後悔自己只顧著挑剔嫂子,不懂得珍惜幸福。
 
智兒為了能參加節目,跟媽媽要了錢美容,買了很多衣服包裝自己,很有信心自己可以被PD選中。到電視台試鏡,智兒沒想到會遇見自己曾經心儀的張和嚴,心裡就更加開心了。在場的人都對智兒很滿意,唯有張和嚴問的問題都很尖銳。
 
吳月蘭和趙常勳相識,所以安排了兩家人一起見面敘舊,吳月蘭看到趙常勳把徐銀河摟得很緊,心裡並不是很開心。吳月蘭在會餐時談起白夜,徐銀河知道他們認識的白夜就是白善彤嚇了一大跳。
 
第20集
金孝卿出了院,白夜把護工也請到了家裡照顧她,可是她還是一副誰也不認得的樣子。進到房間看到婚紗照,金孝卿一下子想起了在醫院發生的事情。金孝卿痛苦地哭泣起來,白夜才把英俊火葬的事告訴孝卿。
 
哭了很久,金孝卿發現自己的肚子沒有孩子,質問白夜情況。金孝卿知道自己生下孩子,逼著白夜要把孩子抱回來,白夜想等孝卿的身體好了再抱回來,可是孝卿不肯,白夜扔下她在家裡自己走了。
 
張和嚴下了班就去買嬰兒車給俊書用,武嚴也買了鞦韆回來,而張秋常也帶了一堆的嬰兒用品回家。吳女士抱著俊書出房間,看到客廳裡一堆的嬰兒用品,像是開遊樂場一樣,所有人都把俊書當成寶一樣疼愛。
 
白夜看完俊書之後,便回家跟金孝卿攤牌,她要把俊書留在身邊自己撫養,讓金孝卿拿著哥哥的退休金離開這個家。金孝卿知道白夜不喜歡她,她也不想再留在這個家裡,可是她必須帶走自己的孩子。
 
白夜表示金孝卿沒有能力撫養孩子,而她也沒有能力撫養兩個人,所以只能讓金孝卿離開。金孝卿沒有孩子,沒辦法活下去,責問白夜是否要逼她去死。白夜真心希望金孝卿能幸福,不希望俊書連累她,所有一切交給她自己來守護。
 
第21集
善芝聚餐後,詳細跟白夜介紹了趙家的情況,智兒一百天的時候,趙常勳的前妻死了,徐銀河才嫁過去的,表面上看徐銀河和智兒相處得很好,智兒也很會撒嬌。白夜聽了,心裡不是很高興,也讓善芝不要提起她。
 
善芝對於吳月蘭一直叫著趙常勳哥哥很不習慣,也對趙家一家把還沒成名的智兒當成明星寶貝一樣看待很不順眼。吳月蘭建議介紹白夜給徐銀河一家認識,白夜拒絕了,心中開始對銀河的情況開始瞭解起來。
 
奶奶讓白夜處理完嫂子的事後,盡快搬到家裡來住,白夜想先抱俊書給金孝卿看看,正好是俊書喝牛奶的時候,所以她暫留了一會給俊書沖牛奶,沒想到徐銀河也在這時候登門。
 
徐銀河帶著具東名畫家上門看文貞愛的真人,白夜見到是徐銀河,馬上躲了起來。東民媽媽去看牙醫,張家臨時請了一個人來幫忙,恰巧她也認出了出現在張家的徐銀河。
 
第22集
在張家幫工的阿姨認出了徐銀河,把徐銀河的過去全部說了出來。徐銀河和白秀浩在一起,受到白秀浩家裡的反對,即使生了孩子也沒有被認可,後來白秀浩的印刷廠被大火燒了,徐銀河就拋棄了丈夫和子女,勾引了有婦之夫走了。
 
以帶畫家看文貞愛真人的名目,徐銀河順便瞭解張和嚴的家世,認定他們家最少也是個財閥,非常希望智兒可以嫁到張家來。俊書的哭聲傳到了客廳,讓徐銀河嚇了一跳,以為張和嚴結婚了,沒想到是親戚家的孩子,她開心壞了。白夜在裡面聽著徐銀河的笑聲,感覺是那麼的刺耳,對她的恨一直縈繞在心頭。
 
金孝卿和俊書單獨相處了一天,白夜保證張家會很用心的撫養俊書,讓孝卿放心地把俊書交給她。
 
徐銀河破壞了羅丹和金秀靜的交往,另外介紹了一個她中意的女孩給羅丹。智兒去電視台,因為和嚴沒有太理睬她,非常鬱悶地回到家。徐銀河告訴智兒,不要喜歡PD那種層次的,要讓她先瞭解家庭背景之後再喜歡。
 
第23集
瞭解了徐銀河的過去,白夜開始了向她報復的計劃,主動跟張和嚴提出了要求。白夜讓張和嚴介紹她去充當智兒的司機,聲稱自己是想往經濟人的方向發展,從低做起放棄張和嚴給她安排職位。
 
張和嚴看到白夜如此心煩,他很心疼很希望白夜可以恢復以前的開朗,而白夜心裡則覺得永遠無法開心地笑起來了,因為有一個拋棄丈夫和子女的媽媽過得很幸福。張和嚴告訴白夜,他永遠記得白夜兩歲時的樣子,保證隨時想要背的話都可以找他,他永遠陪在白夜的身邊,做他的依靠,讓白夜想哭就哭。
 
白夜和金孝卿一起去祭拜完英俊,在飯店吃飯時看到了一個很像善仲的人,回想和善仲一家的相處,善仲曾經對金孝卿的照顧,白夜忽然有了一個想法,想讓善仲和金孝卿在一起,那樣嫂子才會得到幸福。
 
張和嚴把智兒叫到了電視台,瞭解了一些她的情況,並告訴她有關節目播出後所要面對的事情,之後請智兒和同事們一起吃飯,智兒非常開心。
 
第24集
白夜決定搬去張家住,她把金孝卿安排到善芝家裡住,讓孝卿留在畫室做善仲的助手。白夜費了很多口舌,讓孝卿答應她的決定,安排好嫂子以後的生活,她就可以放心地去做報復的事。
 
張武嚴讓和嚴給他換個崗位,一直沒有說動他,趁著討爸爸高興之餘,武嚴跟爸爸提出讓他做個導演什麼的,他覺得做副導腰特別脆弱很疼。智兒等潘踢下車後,很主動地坐到副駕駛上去,和嚴想哄白夜開心,所以跟智兒打聽起女孩子的喜好來。
 
張和嚴對智兒多瞭解了一些,智兒很開心地以為和嚴喜歡她,並向爸媽宣佈了這件事。智兒喜歡的張和嚴就是徐銀河看上的女婿,一家人開心壞了,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張和嚴的爸爸就是大海電子的會長,為嚮往攀上這樣的女婿開心壞了。
 
約了善仲和善芝到畫室談孝卿還有白夜離開的事,白夜獨自一人先到了畫室,回想以前和他們兄妹倆在畫室開心的日子,白夜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傷心完之後,白夜撥通了智兒的電話。
 
第25集
白夜跟智兒約好了之後,開始打掃起畫室來。善仲提出要給白夜每個月多50萬的工資,而白夜則向他說出了離開的決定,並把自己的嫂子介紹給善仲做他的助手。白夜描述了一下金孝卿的情況,善仲很爽快地答應了白夜的要求,白夜心裡很感激。
 
張武嚴聽說白夜要當智兒的司機很驚訝,他不想白夜這麼辛苦,而白夜有她的理由,武嚴也不勉強她。因為和嚴的關係,智兒對白夜特別有好感,表現得對她特別的喜歡,沒有任何防備地跟白夜說起自己家裡的情況,白夜趁機跟她交上了朋友。
 
智兒在白夜那裡確認了,張和嚴就是大海電子會長的兒子,心裡特別開心。智兒表示和白夜相處得很愉快,而白夜和張家的關係,徐銀河不敢怠慢了白夜,讓智兒叫白夜姐姐。徐銀河特意打電話給張和嚴,她已經安排畫家專門先畫文貞愛的肖像,並要了文貞愛生日的時間,張和嚴則拜託徐銀河照顧白夜。
 
白夜幫金孝卿安排好在畫室上班,她希望和嫂子俊書三人可以好好的活下去,鼓勵孝卿要活得幸福一些,接受她的安排到畫室上班。
 
第26集
曾經無論白夜如何刁難,金孝卿都毫無怨言地忍受了,現在變成了可憐的寡婦,看在這一點善芝覺得媽媽也必須答應,而善仲也表示沒有什麼不便,讓吳月蘭沒有理由拒絕善芝。吳月蘭也很同情金孝卿,可是看她長得漂亮,讓她住在畫室裡,她實在有些不放心。
 
智兒約了白夜說徐銀河想見一見她,要求白夜到家裡接她去畫廊徐銀河當日說的絕情的話又不時地在白夜耳邊環繞。白夜到了智兒家門口,並不願意踏進她家,在門口靜靜地等候智兒。到了畫廊,白夜心裡有些激動有些緊張,害怕被徐銀河認出來。
 
徐銀河安排了身份家世差不多的女孩給羅丹認識,羅丹和她正處得很順利,而畫廊新來了一個顧客,覺得羅丹很帥,想把自己的小女兒介紹給羅丹,徐銀河馬上就稱羅丹沒有交往的女生,又想安排他們見面。
 
見了面徐銀河並沒有認出白夜,反而詢問白夜的名字是誰起的,為了不讓她懷疑,白夜稱是爸爸媽媽討論後起的名。
 
第27集
徐銀河不斷地詢問白夜的情況,還在她面前表現得特別疼愛智兒,智兒也很任性地撒嬌,白夜很平靜地強忍著。白夜走後,徐銀河心裡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小女兒白善彤,不知道能不能認出她來。
 
智兒不斷地跟白夜打聽張和嚴的事,讓白夜不免懷疑她們母女倆對他有想法。張和嚴很照顧白夜,讓白夜一直回想起英俊哥哥在世的時候,感覺很溫暖。白夜描繪著哥哥對她的疼愛,張和嚴心裡很心疼白夜,忍不住對白夜更加的好。
 
白夜想等金孝卿身體好了再住進張家,可是金孝卿則希望她早點住進去,她希望白夜陪著俊書,每天可以發照片給她看,這樣她才能勇敢地活下去。見過了徐銀河,白夜就一直在腦海裡迴盪著徐銀河幸福的樣子,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第28集
自從俊書到了張家,張秋常每天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到媽媽的房間看他,連喝醉了也一樣先看看俊書才肯回房。張秋常很想抱孫子了,質問武嚴為何和嚴對什麼女人關心時,記起了讓武嚴三千拜為和嚴求姻緣的事,幸好他急著上廁所才讓武嚴逃過一劫。
 
徐銀河不管安室長和羅丹是不是合適,她已經有更好的人選介紹給羅丹了,所以主動約了安室長告訴她八字不合,讓她離開羅丹。安室長沒法說什麼,只是回敬徐銀河,這麼在意就該早點先合八字。
 
英俊去世一段時間了,白夜依舊沒有走出傷痛,她很希望可以再回到哥哥還在的時候,她一定會感恩會好好跟嫂子相處,而不是對嫂子一味的埋怨不滿,她很後悔如果當初懂得感恩,她就不會失去哥哥。
 
智兒覺得和張和嚴特別的有緣分,當初在畫廊就對對他一見鍾情,沒想到會在電視台再次遇見。徐銀河讓智兒在白夜面前做出模樣來,即使有生氣的事也要忍耐著,不要發脾氣,以便讓張和嚴知道她很優秀。
 
第29集
白夜壓抑住自己的恨,捧著花到了趙家,見到趙常勳和徐銀河很恩愛,恨意直冒到眼裡。徐銀河向白夜問話,白夜馬上就收起眼裡的怒火,裝作很友好地跟她交談。
 
徐銀河讓阿姨做好吃的招待,白夜看到她過得這麼好,心裡不免又罵了她起來,而她們一家的幸福,在她眼裡非常的刺眼。安室長被徐銀河攔著和羅丹交往,心裡很不開心地喝得醉熏熏地到趙家,當著大家的面要求徐銀河把算八字的地方告訴她,並指責徐銀河如果要算八字,就應該在相親之前,這樣對她不會傷害這麼大,還笑她如此迷信。
 
張武嚴回到家知道爸爸進了醫院嚇了一大跳,知道爸爸是因為媽媽跳脫衣舞進的醫院,差點把他笑死了。
 
第30集
徐銀河讓羅丹去送白夜,白夜趁此機會和羅丹增進了瞭解,和羅丹交談得很好。白夜向羅丹瞭解和安室長的事,想知道他對安室長的想法,而羅丹吞吞吐吐不願意提及。
 
羅丹很開心地和白夜吃完炸醬麵,覺得她和智兒完全不同,對她頗有好感。徐銀河因為羅丹遲遲不歸發信息追問,羅凡則因為和白夜相處愉快不願意回去,被白夜問及徐銀河時,他則不想再提,和白夜談了許多他之前不知道的事。
 
徐銀河見到白夜後,忽然對自己的一對兒女想念了起來,告訴智兒她很希望智兒有一個姐妹。想了很久,徐銀河終於撥了英俊的電話,沒想到卻是空話,她以為英俊聽了她的話,不再來找她,心中對英俊很感激也很愧疚。
 
金孝卿很想念兒子,每日以淚洗面,白夜看到俊書馬上就給嫂子打電話,告訴她俊書的情況,讓她可以安心一些。白夜看到俊書那麼可愛,很替英俊開心,多希望英俊能看到自己的兒子這麼可愛。
 
第31集
善仲半夜起來上廁所,發現自己的頭髮被剪了,馬上衝到善芝的房間拚命地敲她的門,把她叫醒。善仲質問善芝為何剪他的頭髮,而善芝則表示無法忍受善仲的長髮如此髒亂所以剪的,一點也沒有悔意,氣得善仲殺人的心都有了。
 
羅丹答應了請白夜吃煎餃,而徐銀河則安排了羅丹和美開的常務見面,羅丹想拒絕又無法說出口拒絕,只能聽媽媽的安排。
 
白夜為做運動的智兒送飯,徐銀河也去了,還在教練面前稱自己是智兒的媽媽,讓白夜聽得很不舒服。徐銀河為了討好白夜,帶她去百貨店買衣服,當著店員的面否認白夜是她的女兒,而是職員,讓白夜聽著心裡更難受,但依舊假裝對她表示感謝。
 
善仲想吃拉麵,逼著善芝出去買材料煮給他吃,還拿了善芝錢包裡的錢去買。善芝很不是情願地出去,等也很久也不回來,善仲聽到肚子叫了才想起來打電話催善芝。善芝為了氣哥哥,說壓力很大不肯回來,跟哥哥撒氣撒嬌,然後轉眼出現在哥哥面前。
 
第32集
智兒奇怪媽媽為何給上班沒幾天的白夜買那麼貴的衣服,徐銀河表示是為了智兒的前途著想,好奇白夜和張家是什麼樣的親戚。
 
白夜表面上感謝徐銀河送給她的衣服,心裡卻很不屑,一轉眼就扔進了車裡。還鑰匙的時候,徐銀河房裡的吊燈掉了下來,白夜和阿姨一起上去看,看到了她曾經當成寶的媽媽的照片,才明白英俊是因為這樣找到媽媽的。
 
白夜對金孝卿很好,一點涼水也不讓她沾。金孝卿告訴白夜,她們努力一點買房就可以把俊書一起接過來生活,畢竟和張家沒有血緣關係,白夜在那裡也住得不會開心,所以她會堅強一點做好點代替英俊照顧白夜,希望她們以後都不會再傷心流淚。
 
徐銀河安排羅丹和美剛開發的常務見面。羅丹回來報告,見面的女孩是一個把媽媽掛在嘴邊的人,任何事都離不開媽媽的人,他並不是很滿意,雖然以前羅丹對媽媽的話很順從,但認識了白夜之後,覺得她和媽媽安排的對象一點也不一樣,對美剛開發的常務特別有意見,而一家人都說服羅丹覺得對方不錯。
 
第33集
見到徐銀河送的衣服,白夜就忍不住想起徐銀河否認她是的女兒的事,給白夜買的衣服只有35萬就當成是恩賜,而給智兒隨便買一雙鞋就250萬,氣得白夜特別想撕毀徐銀河送的衣服。
 
白夜準備搬到張家去,金孝卿叮囑她不需要看他們臉色,只要努力愚公移山也還是會成功的,她們總是會有希望的。金孝卿拜託和嚴照顧白夜,和嚴表示他們一家都沒有把白夜當成外人讓她放心,對於俊書所有人都非常疼愛,讓孝卿可以經常來看他。東西全部搬走後,金孝卿和白夜深深地擁抱告別,可是眼淚一直止不住地流。
 
文貞愛把搬來住的白夜當成是出國回來的女兒一樣看待,表示白夜之所以討人喜歡,就是因為她不會看眼色生活,而是按自己的個性生活,所以讓白夜當成自己家一樣在張家呆著。
 
白夜路上碰到了羅丹,主動要求開他的車,並和他聊起了洪川和滑冰的事,很輕易地就讓羅丹覺得很輕鬆。
 
第34集
羅丹和白夜約好去吃煎餃,到了目的地羅丹卻睡著了,白夜只能開遠點和他一起去吃手擀面,時不時地和羅丹開起了玩笑,讓羅丹越來越覺得白夜可愛,而羅丹則在白夜的身上領會到了吃東西的愉悅感。
 
羅丹很晚了也不回家,徐銀河才知道他和白夜在一起,非常擔心羅丹被白夜勾引,一回來就追著問羅丹情況。知道白夜因為羅丹睡著了沒有叫醒他才那麼晚回來,徐銀河才放點心。
 
張和嚴像以前一樣為白夜帶來她愛吃的蛋糕,依舊對她很關心,白夜很感激,可是她並不能忘記發生的一切,不能停止報仇,也不指望自己能夠以後可以幸福。
 
有美生日,武嚴跑去喝酒回來之後馬上去請求哥哥原諒,讓他明天不要嘮叨,因為白夜在這裡。和嚴不想理酒醉的武嚴,讓他滾回房睡著,而他則因為酒醉直接躺在地上就睡著了。
 
第35集
白夜過去接智兒去電視台,徐銀河把白夜當成保姆一樣叮囑她照顧智兒,對智兒特別的有母愛,她的那一句女兒是最棒的,讓白夜非常的氣憤。白夜很想停下車,回頭去質問徐銀河,害死了自己的兒子怎麼還可以笑得出來,可是到了眼前她忍住了什麼也沒有說。
 
智兒埋怨羅丹沒有為她加油,徐銀河跑去叮囑羅丹給智兒發信息,並盯著他必須給美索發一個信息,要求他主動邀約美索見面。智兒問白夜對羅丹的意見,她自覺得羅丹很一般,她一點不喜歡,而女人卻往往會對他陷下去,並把美剛開發的小女兒很積極要跟羅丹交往的事告訴白夜。
 
即將錄影,智兒非常地緊張,只能多吃清心丸。一上台,主持人幽默風趣的話語,就把智兒帶離了緊張的氛圍,智兒很開心地台上要訴說她的愛情故事。
 
第36集
趙智兒上了青葡萄節目,居然表現得很自然,沒有絲毫的緊張之感。智兒表達了她的家庭幸福,因為有愛才幸福,還要在節目上說出她內心的愛。
 
善仲獨自一人在畫室裡洗澡跳舞瘋狂,而此時金孝卿正好來到畫室送紫菜包飯,讓他尷尬難堪得馬上躲進浴室,金孝卿也很難堪沒有事先跟他們聯繫,感覺很不好意思。善仲表示他只是白天在,而且善芝沒有伴無心工作,金孝卿的作品也很有實力,金孝卿才不覺得留在畫室讓他們覺得為難。
 
節目後聚餐吃飯,張和嚴沒有出現讓智兒有些失望,看到武嚴對白夜非常關心,對白夜更加有疑惑。
 
第37集
智兒對張和嚴很癡迷,無時無刻都在幻想和他在一起的場景。電視台聚餐唱K,智兒不顧外人的看法,搶著坐在和嚴的身邊。白夜看到智兒一直有意接近和嚴,她看不下去就獨自先離開了。
 
羅丹回到家看到白夜正好回來,就拉著她一起走走,到了路邊攤又纏著白夜陪他喝兩杯,他很喜歡跟在白夜在一起,因為可以做不被徐銀河管束的事,還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白夜教羅丹剪刀石頭布的遊戲,以此來決定他們要不要去看夜場電影。玩了很久,羅丹總是輸給白夜,他越玩越興奮,非要玩到贏不可。
 
羅丹跟白夜一起走了很久,心裡很愉快,他很想和白夜交朋友,哪怕是精神上的朋友也好。白夜表明,她要清清楚楚的關係,不喜歡曖昧不清的樣子,要羅丹做個清楚的選擇。
 
第38集
智兒在節目上說一家人去普吉旅行的事,白夜心裡特別恨徐銀河,那個時候英俊一個人兼職向份工養白夜,還因為送披薩出車禍,而徐銀河則開心地一家去旅行了。想到哥哥,白夜心裡很難過,她只好去看看俊書,在他的身上彌被對哥哥的虧欠,她也一定要讓徐銀河承受跟他們一樣的苦才行。
 
武嚴偷偷跑出去吃午餐,還瞞著哥哥說自己在洗手間拉肚子,以為和哥哥視頻通話就可以瞞過他了,沒想到哥哥也來同一家飯店吃飯,武嚴只能倉皇逃跑。
 
羅丹自從白夜教他玩石頭剪刀布之後,非常著迷,一直纏著家裡的人陪他玩。徐銀河逼著他去跟女朋友約會,他很無奈地去了,可是總是想起和白夜在一起時的情景,想著白夜說的話,更覺得跟眼前的人在一起沒意思。美索張口閉口都是媽媽,終於讓羅丹忍無可忍,質問美索是不是離開媽媽,她什麼也做不了。
 
第39集
文貞愛和婆婆告訴金孝卿,他們一家都是怎樣的對俊書好,讓孝卿放心,並提醒孝卿趁風華正茂之時,想一想自己的人生大事,畢竟為孩子而活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金孝卿理解她們說的意思,可是她愛英俊,她要守著這個家一輩子。
 
智兒撒嬌,把哥哥的約會搬到了練哥房去了,並提議大家關掉手機,盡情享樂,羅丹勉強地接受了。羅丹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白夜身上,美索也有所意識到,但她還是小心意意斯文地和他們呆在一起。白夜在他們面前表面上開開心心地唱歌,腦海裡全是家裡不開心的過去,哥哥的慘死,他們的不幸。
 
智兒和羅丹一起玩了一晚上,對美索特別喜歡,也覺得她像媽媽說的波斯菊,而白夜在羅丹面前表現得特別活躍好動,對白夜另眼相看。回家後,智兒就不停地在父母面前誇美索,還誇了白夜,而羅丹則更為失落。
 
第40集
金孝卿要搬到畫室去住,吳月蘭怎麼都不放心,她想另外找個地方,一家人一起搬到畫室去住,善芝堅決不同意。吳月蘭擔心金孝卿和善仲發生感情,而善芝認為不會發生,她覺得金孝卿非常地愛英俊,又是剛剛失去丈夫的寡婦,可是吳月蘭就怕夜長夢多,怕他們日久生情。
 
和嚴和武嚴討論開了工作上的事,白夜在一邊吃著冰淇淋忽然難過了起來,她討厭自己怎麼可以在哥哥死後,開心地吃冰淇淋,還覺得好吃。和嚴安慰白夜,讓她站在英俊的角度想一想,如果她不能幸福的生活,怎麼能讓俊書感到幸福呢?想到哥哥,白夜心裡就特別難過,她一定要讓徐銀河一家留下孤獨炙熱的淚水。
 
羅丹心裡一直想著白夜,而徐銀河還在教他怎麼追美索。羅丹告訴徐銀河,他覺得和美索有很多地方不相通,兩個人並不合適,可是徐銀河卻要羅丹一定接受美索,她認為戀愛和結婚不同,戀愛很有意思,結婚就是平淡過日子,找個不會調情的女人結婚,才能平淡安穩地過日子,堅定地要求羅丹繼續和她交往。
 
金孝卿搬進了畫室,善芝一家人都來幫忙整理,善仲看到孝卿吸塵,馬上把活搶過來自己做,白夜見到了很開心,而吳月蘭卻很不高興,認為孝卿把自己的兒子當成了奴隸,白夜趕忙搶過來自己做。
 
第41集
白夜留在畫室和金孝卿一起住一晚,兩人有很多的感慨,白夜深深感到英俊在世的時候,她對孝卿有多麼的壞,一直跟孝卿說抱歉。金孝卿雖然之前面對白夜很辛苦,也埋怨過她,可是並沒有記在心裡,那就是長輩對晚輩該有的疼愛。
 
金孝卿始終不明白,英俊出車禍的那一天,根本就沒有發生什麼事,為什麼英俊會連闖紅燈了不知道。白夜不能告訴金孝卿,英俊是為了被他們的媽媽拋棄而失落地闖了紅燈,她羨慕孝卿有一個對她非常好的媽媽,她希望孝卿可以過得幸福,因為那是英俊所希望的。
 
白夜故意冷淡了羅丹然後再回復他,因為下雨羅丹和智兒取消了去洪川遊玩,所以他約了白夜一起去吃煎餃。羅丹開心地跟白夜說起昨晚智兒被嚇到的事,智兒因為下雨害怕,跑到父母的房間,被父母臉上的面膜嚇到了,白夜並不好奇智兒被嚇到的可笑,而是怨恨徐銀河和趙常勳的恩愛。
 
第42集
羅丹和白夜一起吃飯的時候,和嚴打來電話,所以羅丹好奇地問了白夜和和嚴是什麼輩份關係。白夜不想回答關於父母的問題,只是簡單對付過去,同時告訴羅丹她跟和嚴和武嚴沒有輩份關係,而只是在他家長大的人。
 
白夜為羅丹擦面霜之時,羅丹覺得很幸福,幻想著投入白夜的懷抱之中。白夜問了羅丹,在和喝醉酒的姐姐分手之後,馬上就跟美索相親,想知道他是如何看待的。羅丹表示那是他身為子女的義務,聽從媽媽的安排,所以白夜挑唆他,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見什麼人和什麼人結婚都由自己決定才能過不後悔的人生。
 
羅丹和美索約會,美索的媽媽帶著美索的爸爸一起去看未來的女婿羅丹,卻不停地想要控制美索的一舉一動,不斷地給美索發信息教她該怎麼做。美索的爸爸很滿意羅丹,想盡快安排相見禮,可是羅丹看到美索的父母在一臉不高興地送美索先回家了。
 
第43集
美索帶著媽媽去吃飯,羅丹非常生氣,想到白夜說的要按照自己的心活著才不後悔,羅丹很帥氣地扔掉了要送美索的花。羅丹跟家裡提出,不想再跟美索見面的要求,他沒辦法接受一個受媽媽擺佈的傀儡做妻子。
 
張秋常和白夜武嚴兩兄弟商量怎麼討好文貞愛,可是他們都無能為力,張秋常只有對文貞愛處處忍讓。武嚴提醒白夜千萬不能結婚,80%的男人都會騙女人一次,他不想白夜被男人騙。和嚴不相信武嚴所說的,對白夜的好讓白夜覺得嫁給他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白夜一直覺得和嚴太嚴肅了,小時候她曾經送過和嚴生日禮物,可是他卻在白夜面前連看都不看一眼,白夜特別傷心地哭了,也把這件事記到了現在,不過和嚴給她的感動更多,白夜心裡明白,和嚴太好了,好得讓她不敢奢望。
 
美剛夫人到畫廊,想知道羅丹的想法,徐銀河還沒有做通羅丹的思想,只能先謊稱自己不清楚昨天發生的事。
 
第44集
徐銀河本不打算接待美剛夫人,還想裝作不知道,可是她還是進了來,徐銀河只能硬著頭皮接待。美剛夫人提及羅丹吃飯不高興的事,徐銀河假裝不知道,謊稱是趙常勳美國的朋友病故,羅丹沒有心情吃飯。
 
徐銀河為羅丹的不高興圓了一個謊,美剛夫人很滿意,也不再怪羅丹,反而提出了下個月安排相見禮的事,準備開春就結婚。徐銀河把她圓的謊告訴羅丹,讓他按她的意思解釋就行,並且要求羅丹繼續跟美索交往。羅丹對美索的媽媽跟著去吃飯,用短信指使女兒的一舉一動非常生氣,他對美索也沒有動心,可是徐銀河有一堆的理由,讓羅丹沒辦法反駁。
 
張和嚴買了禮物,和白夜一起去看在畫室工作的嫂子金孝卿。和嚴跟善仲很聊得來,並在他那裡選了一幅畫,善仲也送了一幅給和嚴做紀念。白夜說和嚴的頭髮特別嚴肅,所以和嚴讓白夜陪他去做頭髮,沒想到卻碰到了之前喜歡他的女人,只能發信息給白夜,讓她幫忙飾演和嚴的女朋友。
 
演完戲之後,和嚴讓白夜繼續挽著他的手,兩人一起去吃大螃蟹,白夜暗示和嚴,徐銀河特別喜歡和嚴,想讓他做女婿。和嚴很直接說不會同意給徐銀河當女婿,他是不會按條件結婚的,要等緣分來的時候再結婚。和嚴看白夜總是穿得這麼少,吃完飯帶著白夜去買大衣穿,而且挑了一件很貴的進口大衣給她。
 
第45集
智兒在節目上大讚徐銀河,說她是如人可在凌晨起來做早飯,從來不會失去笑容,各個方面都是典範,白夜聽了氣得都快喘不過氣來。
 
羅丹想聽白夜唱歌,約她一起再去唱歌,並提議輸的人要唱歌給對方聽。羅丹自知歌唱得不好,希望白夜選別的,而白夜說對他沒有什麼別的期待,讓羅丹聽了有些失望。玩飛鏢時,白夜輸給了羅丹,然後去唱歌房唱了一首甜蜜蜜給羅丹聽,結果結束了羅丹還捨不得就此跟白夜說再見。
 
羅丹想邀白夜喝紅酒或者咖啡,白夜直接拒絕了,看到羅丹很捨不得的樣子,白夜挑釁羅丹無能為力的相親,有意給羅丹猶豫不決的心加把火,讓他可以勇敢地去反對徐銀河安排的婚姻,而且表示她對羅丹有了感情。羅丹告訴白夜,徐銀河不是他的生母,雖然看上去完美,可是對他來說還是有所缺失,找不到媽媽的感覺,讓他沒有信心,而徐銀河還常常想要控制他。白夜告訴羅丹,幸福並不是靠物質條件就可以的,讓羅丹要早做決定,不要去順從徐銀河想結的親。
 
要各自回家之前,白夜再一次表示可能羅丹不久就會跟她說要結婚了,感覺很難過。羅丹告訴白夜,他已經下了決定,所以白夜把自己的圍巾給羅丹戴上,堅定羅丹的決心。
 
第46集
徐銀河非常期盼,能和大海集團、美剛開發兩家結成親家,那麼她就很風光了。電視台要到智兒的家裡拍一些場景上節目,徐銀河想著自己的美夢,也很想上電視,可是卻因為有英俊和善彤,怕他們找到自己而不敢上鏡。
 
徐銀河又逼著羅丹要聯繫美索,羅丹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意思,他不想再跟美索見面了。徐銀河有很多理由說服羅丹繼續交往,而這一次羅丹態度很堅決,她怎麼也勸不動了,所以只好問羅丹是否已經有交往的人了。
 
徐銀河帶著難過委屈的神情,把羅丹不想再見美索的事告訴趙常勳,趙常勳認為再勸勸就可以了,羅丹就是這個性格,可是這一次,羅丹像是被洗腦了一樣,非常的固執。趙常勳和智兒都等著勸羅丹,而羅丹則約了白夜見面,沒有回家。
 
第47集
羅丹約了白夜出來,然後把自己的手機關機了,還是不夠勇氣跟白夜說自己心裡的話。羅丹告訴白夜,他想白夜了,想了她很多,想到他們一起吃的東西,然後知道自己對這些上了癮,他想知道白夜的意思。
 
羅丹一回家,智兒就一直說個不停,讓他無論如何都不能拒絕和美剛開發的親事,而她也要和大海集團結親,這對兩兄妹都是很好的事。趙常勳也讓羅丹,看在徐銀河盡心撫養他的份上,不能讓媽媽失望,要他聽媽媽的話,可是羅丹就是不聽,要求爸爸也理解他一下。
 
張秋常為了讓文貞愛消氣,聽信了武嚴的意見,偷偷地練了好長一段時間的舞,終於有了一點起色。趁著晚上,張秋常偷偷地爬起來,打開音樂激情地跳起了舞。文貞愛看到那麼認真跳舞的張秋常,心裡很開心也不再跟張秋常生氣,終於肯回到床上睡覺。
 
第48集
善仲在畫室廁所裡放屁放得很響,善芝和孝卿都聽到了,善芝覺得很難為情,而孝卿很有禮貌地裝作沒聽見。善仲知道自己在孝卿面前丟了臉很難為情,詢問善芝會不會放屁會不會響,還想用錢買善芝放屁不出聲音的秘訣。
 
善芝說朋友請她吃晚飯叫她出去,善仲不肯批准,而善芝說白夜要讓孝卿去看俊書,善仲馬上就批准了。孝卿知道可以見俊書,心裡一下子難過了起來,忍不住在善芝和善仲面前哭了起來,善仲只好叫餐不讓孝卿做飯了。善仲處處照顧孝卿,會點好吃的照顧她,還會幫孝卿收拾碗筷,善芝看到了非常氣哥哥對她的態度如此之差。
 
為了能跟大海集團結親,徐銀河覺得首先應該抓住白夜的心,所以叫智兒約白夜出來吃飯。白夜穿了和嚴送她的羊毛大衣出去,徐銀河和智兒都見到了,覺得和嚴會給白夜買那麼貴的衣服,的確要抓住白夜的心才行,智兒更開心跟和嚴交往後也會給她買這麼貴的衣服。白夜和徐銀河母女吃飯,心裡特別的不舒服,很想爆發但必須忍住,飯更難以下嚥。
 
第49集
智兒向白夜問起了有沒有男朋友的事,白夜表示等確認了再告訴智兒,而徐銀河則認為白夜未婚先孕了。徐銀河提起了善仲,讓智兒主動跟善芝親近,還說起了善仲畫室裡新來的寡婦,白夜很生氣,孝卿會變成寡婦完全是徐銀河一手造成的,對她的恨差點沒有壓抑住表現了出來。白夜把徐銀河給她打包的糕點和工資,全部轉送給別人,一點也不想收她的東西。
 
善芝可以到武嚴家裡,心裡特別高興,回家打扮得很淑女的樣子,扮得特別乖巧的樣子出現在張家,白夜見到都覺得特別的好笑。孝卿知道要來看兒子,忽然莫名的想哭起來,見到兒子後,對張家人覺得特別的感激。
 
羅丹向白夜表白,他覺得自從認識了白夜,才明白到自己一直活得很辛苦很疲憊,跟白夜在一起非常的舒服愉快。白夜告訴羅丹,她很自卑,如果不能認定一個人就一直糾纏下去,如果羅丹不能有擔當,那麼她不會接受羅丹的。羅丹表示,他已經認定了白夜,不管有多辛苦,他都會有擔當承擔起一切。白夜堅定了羅丹跟家裡鬥爭的信心,才答應跟他交往。
 
白夜告訴羅丹她的推測,徐銀河和趙常勳很可能在他媽媽還沒有過世的時候就在一起了,而且她一定知道,所以羅丹的媽媽肯定是灰心喪氣地離開人世的。
 
第50集
白夜告訴羅丹,趙常勳在羅丹的媽媽去世一年後就結婚,太快就有感情了,讓人感覺很不舒服,挑起了單純的羅丹心裡對徐銀河的一點戒心。白夜向羅丹表明,她沒有父母條件是最差的,但是羅丹很堅定,最重要的是他的心,只要他的心不變就行。
 
羅丹的心被白夜牢牢抓住,白夜終於成功復仇第一步了,可是羅丹確實是一個非常好的人,比白夜想像的還要好,讓白夜更感覺對羅丹心存愧疚,她只能在心裡暗暗保證,一定要做得更好一些。
 
善仲想到孝卿為了俊書的事都哭了心裡很心疼,跟善芝提議,讓她跟白夜提,把俊書帶到畫室裡由孝卿撫養。
 
白夜半夜感冒發燒了,不吃藥也不肯讓和嚴送她去醫院,和嚴只能照顧她。和嚴為白夜加了一床被子,給她敷冰塊換熱毛巾替白夜退燒。和嚴告訴白夜,都有家人在,不要一個人扛著,讓她有事就打電話,不要忍著痛苦。和嚴的關心,讓白夜覺得特別的窩心特別的感動,而想到徐銀河把智兒照顧得那麼好的虛偽,對她的恨更深。
 
徐銀河裝病羅丹還是沒有表示,她只好用假裝的病體央求羅丹,就這最後一次聽從家裡的安排,以後一切都讓羅丹自己做主,羅丹只好說出自己有喜歡的人了。
 
【文章中圖片轉載MBC,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7韓劇 名不虛傳 劇情】電視劇 名不虛傳 分集劇情1~6、名不虛傳播出時間(5集更新)
《名不虛傳》劇情講述持針的17世紀朝鮮最強韓醫師許任(金南佶 飾),與持手術刀的21世紀現代醫學信奉者外科醫師崔延京(金亞中 飾)間,飛越了...(詳全文)
【韓劇 白夜童話結局/狎鷗亭白夜】白夜童話分集劇情介紹101~149
《白夜童話》劇情講述電視台演藝圈為背景的家庭故事,講述了四家人之間的故事。 【分集劇情】 第101集 鄭三熙很欣賞白夜的寫作才能,想建議她當自己的助理...(詳全文)
【韓劇 白夜童話分集劇情/狎鷗亭白夜】白夜童話分集劇情51~100
《白夜童話》劇情講述電視台演藝圈為背景的家庭故事,講述了四家人之間的故事。 【分集劇情】 第51集 羅丹告訴徐銀河,他已經有喜歡的人白夜了,而且他想盡...(詳全文)
【韓劇 家族的秘密】家族的秘密分集劇情1~30、家族的秘密劇情人物介紹
《家族的秘密》劇情講述財閥集團的孫女舉行訂婚儀式當天突然消失,女兒的母親踏上了尋找之路,因而逐漸揭露財閥的秘密的故事。   【人物介紹】 ...(詳全文)
【韓劇 Healer治癒者結局/偽裝情人】Healer治癒者分集劇情1~20
《Healer治癒者》講述依靠高科技武裝自己的徐正厚與網路記者蔡英信、擁有很大秘密的明星記者金文浩邂逅後,放棄在無人島上獨居的夢想,成為一名有擔當的記者,並逐漸...(詳全文)
【韓劇 魔法麵包店/湔雪的魔女】魔法麵包店劇情人物介紹、魔法麵包店分集劇情1~15
《魔法麵包店》講述因賄賂、欺詐、殺人等罪名,懷著不同冤屈、苦痛進入監獄的四個女人在重獲自由後,利用在監獄學習到的麵包技術創立了自己事業集團,並聯合起來對抗共同的...(詳全文)

留言內容

  44 2016-01-13 12:23:16 220.130.187.*
我喜歡和遠(嚴)與葉葉結婚,其他都不重要
版主回應:
感謝分享  
 
上一頁  [1]   下一頁  1-1筆 共 1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