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孤芳不自賞》劇情改編自風弄同名人氣帝后小說,講述一個戰亂頻繁、分合無定的亂世之下,戰無不勝的晉國鎮北王楚北捷和聰慧無雙的燕國「女諸葛」白娉婷之間的愛情故事。
 
孤芳不自賞
【播出時間】
湖南衛視 1月2日起
星期日至四 20:10 - 22:00(兩集連播)
星期五、六 19:30 - 20:10 
 
 
【分集劇情】 
第41集楚北捷和何俠、貴丞相多方搜索白娉婷下落
白娉婷以天下蒼生之福為注賭楚北捷不會再戰,果然楚北捷見自己所找之人已經離開白蘭,他已經失去再戰的理由,於是下令撤兵,何俠僥倖逃得一死。
 
謝太尉從東山別院帶來好消息向司馬弘稟告,稱侍從在打掃東山別院時在藥罐裡發現了安胎藥的藥渣,據推測是鎮北王妃已經有了身孕。晉王得知司馬家有後,他稱自己無論如何都應該親迎王裔,冊封白娉婷為王妃,這司馬家的王位一定要傳給楚北捷。
 
何俠向耀天告白說自己挺內疚的,沒有保護好她,讓她置身於危險之中。耀天則說應該由她說對不起,這一切對何俠來說實在是太難了,從何俠擄走自己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何俠選的那條路每天要面對無窮無盡的難題,還要照顧同樣是窮途末路的自己,為了自己忍氣吞聲,為了自己委曲求全。何俠向公主承諾他會拼盡全力為她撐起一片天地。
 
貴丞相當朝參駙馬謀害皇族之罪,稱為平忠臣之憤,安百姓之心,特判駙馬受杖刑三十。三十廷杖直打得何俠皮開肉綻,耀天心疼不已,急著要去看望駙馬,倒是綠衣及時拉住了她,稱現在眾臣都在關注著公主的一舉一動。冬灼一邊替何俠處理傷口,一邊咬牙切齒地罵著貴丞相,倒是何俠自己稱這三十杖打醒了自己,讓他記住自己該幹什麼。
 
楚北捷一直牽掛著娉婷的下落,他對楚漠然說兒時的自己因受部落中人的欺負心中充滿了仇恨,直到遇到了娉婷,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來自陌生人的善意,後來娉婷的父親為了救他們母子的命而犧牲,讓他第一次感受到這世上還有一種人。可以說沒有娉婷就沒有今天的楚北捷,他也永遠不會幸福。
 
在白涼邊界的必經之路上娉婷和醉菊正趁夜趕路,卻發現關卡之前設有埋伏,娉婷明白他們已經不能經由白涼關卡去往大涼,她知道白涼之間有一個松森山脈,雖然山道險峻卻是白涼之間的天然屏障,她們必須從那兒進入大涼,可順利躲開白蘭的追兵。

 
第42集楚北捷尋妻心切中何俠之計險些命喪蕭陽關
楚北捷一路尋妻來到南安郡城門外,制服城守後展開娉婷的畫像問他是否見過此人,城守取出一張一模一樣的畫像稱是駙馬派人送來的,並命令他們若見到畫中之人少活捉不成就把她殺了。
 
楚北捷向路邊茶肆老闆打聽有沒有兩位女子打這邊路過,老闆告訴他的確有兩位女子不久前路過,說是去蕭陽關的,楚北捷不及深思就直奔蕭陽關而去,來到城門外就見城牆外懸掛著一個裝人的籠子心急之下就要出手救人。殊不知這兩位女子壓根就是何俠的安排,當娉婷想到這一問題時立即意識到楚北捷有危險。
 
楚北捷從籠中放出的兩名女子是何俠安排的兩名殺手,她們的任務就是取回楚北捷的首級,楚北捷制服兩名女子卻未防備城樓上的弓箭手,失去判斷下不慎中箭,白蘭守將羅浩稱楚北捷就是一個有勇無謀的莽夫,駙馬略施小計即乖乖上鉤。
 
就在楚北捷負傷和蕭陽關守城將士激戰之時,娉婷和醉菊也已經來到蕭陽關,眼看楚北捷漸漸力不從心,娉婷數次欲衝出去要和他死在一起,醉菊拉著她讓她想想肚子裡的孩子。楚北捷似乎感應到了娉婷的到來,於絕望處萌生無窮力量居然欲戰欲勇,加上當年晉涼交戰後留在白蘭的晉軍及時到來支援楚北捷,終於讓他化險為夷。
 
第43集娉婷和醉菊歷經艱辛來到松森山脈
來救楚北捷的援軍們紛紛表示願意追隨王爺效忠大晉,楚北捷稱此次白蘭之行純為一己之私,不為大晉,只為愛妻,他不想連累無辜。將士們表示經過和王爺在沙場上的浴血奮戰,早已把王爺看作自己的親人,他們願意與王爺生死與共,誓死追隨。
 
貴丞相稟告公主稱接到邊關密報,駙馬正在召集兵馬前往蕭陽關。耀天稱當世女子她只佩服白娉婷,若她們之間沒有駙馬她定當拜白娉婷為女相,有她和貴丞相輔佐自己定可高枕無憂,可如今要讓楚北捷找到了白娉婷定會如虎添翼,白蘭想要一統天下就難了,而今之計只有一個字「殺」!貴丞相領命,派出殺手搜索山脈找到白娉婷下落立即誅殺。
 
謝太尉一直找不到楚北捷的下落,只得回宮向晉王覆命,晉王急怒攻心之下口噴鮮血,他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命謝太尉傳下暗旨,一旦找到白娉婷就地宣旨,封她為王后。
 
陽鳳收到娉婷的來信,知道娉婷要來大涼投奔自己卻不知道她選哪條道,到底路上安不安全,好友的境況令陽鳳擔心不已,她求夫君則尹派人前去接應娉婷,千萬不能讓娉婷來大涼的消息被涼王知道。
 
娉婷和醉菊在前往大涼的途中遇到狼群,醉菊向前奔跑引開狼群,沒想到那狼王竟是娉婷兒時隨父親在域外時的舊識,狼王用嘯聲喊回同伴,總算是虛驚一場。娉婷擔心醉菊四處尋找不慎被白蘭的將士找到,千鈞一髮之際,一個身形酷似楚北捷之人戴著斗笠殺出攔住白蘭將士,娉婷和醉菊趁亂逃走。
 
第44集因一枚夜明玉簪眾人皆以為娉婷死於松森山脈
娉婷為救醉菊受了傷,再加上山中風雨交加受了寒後開始發起了高燒,醉菊扶著娉婷來到廢棄的關卡中暫避。娉婷燒得厲害,醉菊卻因為身邊沒有藥和銀針幫不上任何忙而自責不已,娉婷拔下一直不離身的夜明玉簪交給醉菊,讓醉菊一定要好好活著,活著替自己好好照顧楚北捷,替她守著楚北捷變老。
 
醉菊離開山洞想替娉婷找點吃的,卻被貴丞相派來的殺手番麓發現,他認人的唯一標誌就是夜明玉簪,而此時髮簪正插在醉菊的頭上,番麓將醉菊打暈擄走,半道見到一具白骨,他心生一計將醉菊頭上的髮簪拔下扔在了白骨旁邊,他意在讓後來之人認為娉婷已死,從此獨霸美女。
 
楚北捷對則尹追問娉婷的下側,陽鳳悲憤地問楚北捷怎麼還有臉來找娉婷?當日娉婷不顧不切地去找他,就是想與他共度一生,試問他怎麼忍心讓娉婷孤零零地獨自葬在荒山野嶺?楚北捷不相信陽鳳所說,則尹告訴他是他的手下在松森山脈發現了白姑娘的屍骨還有她的夜明玉簪,至此楚北捷才不得不接受現實,他決定為這輩子流離失所的娉婷尋一塊墓地好好休息。
 
楚北捷讓香燭店老闆送了八百對蠟燭到將軍府,並帶話給陽鳳,請她在日落之後點燃蠟燭,為逝去的人照亮歸家的路。
 
貴丞相將白娉婷死於松森山脈的消息帶給耀天,耀天命丞相把消息放出去,她覺得長痛不如短痛,是時候讓駙馬好好收收心了。何俠得到消息失魂落魄地來到駙馬府娉婷曾住過的房間懷念,他問冬灼娉婷會不會帶著對他的恨離開?
 
第45集晉王決定為了大晉江山拖著病體尋訪鎮北王
何俠慨歎自己走到今天也不容易啊,如今娉婷是徹徹底底地離他而去了,他們再也不用互相折磨了,他終於可以徹底死心地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了,明年爹娘和娉婷的祭日他要天下為祭,從今以後敢擋他路者必殺之。
 
楚北捷一直在林中吹簫懷念娉婷,陽鳳勸他死者已矣,如今做得再多也無濟於事,山雨寒涼若他病了,娉婷知道了又該心疼了。楚北捷決心在此多陪陪娉婷,承受思念一生的蝕骨之痛,這是他現在唯一能為娉婷做的事。
 
司馬弘決定親自出行去找楚北捷,他吩咐王后有三件事要做,第一,若他離晉後病死途中,一定要把他葬在大晉的土地上;第二,那張貴妃還住在芳沁殿,他讓王后替他去看看她,她若求死,賜她三丈白綾留全屍,按嬪妃規格下葬;他叮囑王后無論由誰登頂王位,她都千萬記得隱退後宮,他已留下詔書,定能保她性命。而這第三件事,則必須由他親自去做。
 
番麓將醉菊帶回自己擔任城守的且柔城,從醉菊行事和講話中番麓認定她並不是白娉婷,但她究竟是誰呢?一個人暈在廢棄關卡內的白娉婷被山民阿漢夫婦所救,昏迷了十天之後娉婷終於甦醒,當得知山民阿漢救自己時並沒有見到醉菊時她實在放心不下,堅決推辭阿漢夫婦讓她安心養病的好意,。
 
白娉婷來到則尹府上,府中上上下下都以為見到鬼了,陽鳳和則尹得知娉婷未死自是高興萬分。則尹告訴娉婷是他的手下上山找她發現了被狼群撕咬的屍體,裡面還有女人的衣物和她的玉簪,所以他們才會認為白姑娘已死,聽到這裡娉婷再也支撐不住當場暈了過去,玉簪是自己給醉菊的,如今自己活著,那麼死了的一定是醉菊了。

 
第46集則尹夫婦為了娉婷遣散府中下人換地隱居
司馬弘找到典青峰下白娉婷的墓前,楚北捷日日守在墓前懺悔,司馬弘問楚北捷是否在怪罪自己。司馬弘告訴楚北捷其實他是自己的親王弟,司馬弘請求楚北捷跟自己回宮,司馬家不能斷了血脈,自己大限將至,楚北捷得接手自己的王位。但這一次楚北捷堅決拒絕了王兄的請求,令滿懷希望的司馬弘黯然離去。
 
娉婷告訴陽鳳其實是她害楚北捷太深,她自己撐不下去想要逃離,她一直自詡聰明,唯獨這一件事世人都能看清,她卻心存僥倖,這一份僥倖讓這世上多了一個忘恩負義的侍女和一個誤國叛軍的將軍。就讓白娉婷死了吧,她不再出現在這個世上,給大家都徒增煩惱。陽鳳尊重娉婷的決定,但她提出條件不許娉婷再離開她,她已經和則尹商量好遣散家中侍女侍從帶著娉婷一起換地方隱居。
 
貴丞相欲把自己的乾女兒風音送給駙馬當側妃,耀天考慮之後覺得未嘗不可,侍女綠衣替耀天喊冤,耀天卻說她既然給了駙馬錢糧庫就必須送給丞相一個順水人情,這樣兩方才能消停一點,一個是她的夫婿,一個是她視若叔伯的重臣,都是她的左膀右臂,只有擁有了他們兩個白蘭才能興旺發達。
 
耀天派人來到駙馬府宣旨稱念駙馬長年征戰勞累,公主不便常見,特賜能歌善舞美姬一名,伺候駙馬日常。冬灼極其不滿,府中公主的眼線已經夠多了,公主還不滿足,如今所為分明是連枕邊也要放一個的意思。
 
醉菊每天被番麓關押在屋子裡不知他意欲何為,這天番麓稱他就滿足醉菊的一個心願帶她上山,不過有個要求必須換身好看的衣服,醉菊向他追討自己之前的衣服,番麓卻說明明衣櫃裡有新衣服卻不知道看,真是蠢得可以。
 
則尹夫婦遣散了府中下人,娉婷建議松森山脈另一側有個寧靜的小山村適合隱居,雖然是清貧了一些,但那裡的人心腸好,則尹夫婦欣然同意。臨行之前他們一起上山祭拜醉菊。
 
第47集娉婷隨則尹夫婦隱居帶村民發家致富
轉眼數年過去了,娉婷跟著則尹夫婦在寧靜的小山村過了幾年平靜的生活。剛來到村裡這裡是一片荒蕪,娉婷帶著大家找到水源,打了水井,讓梅子樹在松森山下生了根,如今又發明了高田灌溉的聯動水車,硬是把一片荒蕪的地方變成了塞上江南。
 
則尹的兒子則慶和楚北捷的兒子長笑每天跟著則尹一起練武,看著兒子有模有樣的比劃著娉婷又開始思念楚北捷了。
 
村民們在娉婷的帶領下都擺脫了窮困潦倒的生活,紛紛擁護娉婷當他們獅子林的村長,長笑不明白村長到底是什麼,則慶告訴他村長就是爹爹說的女俠,倆人說到興奮處從床上翻滾到了床下,突然發現床底下有個精緻的木盒,拉出來一看,竟是楚北捷當年的隨身佩劍,睹物思人,娉婷看到劍思緒又開始飛遠,她真想知道如今楚北捷的生活到底過得怎樣。
 
數年來天下風雲變幻,曾經國力最弱的白蘭在何俠的征戰之下國力日漸昌盛,這日何俠又一次領兵凱旋而歸,沿途搜羅了奇珍異寶送給公主,同時向公主送上攻克的十座城池的金匙,公主稱如今白蘭內有丞相的輔佐,外有駙馬的征戰,重回天下霸主指日可待。
 
凱旋的何俠將公主留在駙馬府中過夜,並一反常態公主未上早朝,第二日何俠當朝宣讀公主懿旨稱封駙馬為帥出兵大晉,以還白蘭安寧,這一切都讓貴丞相恨得咬牙切齒。
 
則尹和管家一起到嬌嬿樓裡送酒,管家告訴則尹這嬌嬿樓號稱一寸嬌嬿一寸景,只見那燕十三娘主持拍賣蟬紋金鐺,轉眼間就從一百三十兩紋銀拍到了五百兩紋銀成交。買家拿出一條貂尾送給燕十三娘,稱是貂尾配蟬紋金鐺以成全「貂蟬」二字,沒想到燕十三娘直接拿出黃金三百兩饋贈對方,引來在座一片驚歎聲。
 
第48集楚北捷成立嬌嬿樓為大晉囤積財富
燕十三娘去見她的主人,正在作畫的主人抬起頭來赫然是楚北捷,燕十三向他匯報自己遇到了一個不俗的女子,楚北捷好奇竟有女子能讓聞名天下的嬌嬿樓掌櫃燕十三娘覺得不俗。十三娘又向楚北捷匯報情報坊來報稱何俠不顧白蘭老貴族的反對已經發動了攻擊,楚北捷意識到在嬌嬿樓的日子即將要結束了。
 
則尹心事重重的樣子讓娉婷心生懷疑,追問之下則尹將白天和魏霆的所見所聞如實相告,他覺得嬌嬿樓並非太平之地,恐怕會引來殺身之禍,娉婷當機立斷,這個地方他們不能再久待了。
 
何俠稱這半年裡他們不斷地大量買入晉地糧草頗有成效。何俠的打算就是讓晉人缺糧的恐懼轉變成重新有糧之後的瘋狂搶購,以此耗盡晉人的最後一點餘力,只要他們提價,無論多貴都會有人買,買不了的人就會偷、會搶,大晉很快就會變成人間地獄。如此不用他動一兵一卒,晉已成了他們的囊中之物。
 
十三娘問楚北捷這糧價抬高至此,還要繼續收嗎?楚北捷毫不猶豫地讓她繼續收,試問家都沒了還要銀子何用?這天陽鳳和娉婷帶著孩子也來到集市買糧,楚北捷似乎看到了娉婷,待他仔細搜尋卻又沒了娉婷的影子。
 
娉婷此次來到集市買糧是因為前兩個月無米可售,現在突然有米了,而且米又來得蹊蹺,於是心生懷疑來一探究竟的,經她的觀察判斷得出結論這米一定是何俠放的,其目的就是擾亂晉涼兩地。
 
第49集楚北捷終於確認心心唸唸的娉婷仍在人世
娉婷和陽鳳聊得入神之際卻沒提防到長笑何時離開了她們身邊,長笑一路亂走迷了路闖上了嬌嬿樓,十三娘拉著長笑的手說是幫他找娘親,楚北捷見到孩子就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奇異的親切之感,此時娉婷來到嬌嬿樓找孩子,楚北捷因接待坎吉先生而失去了和娉婷重逢的機會。娉婷在與十三娘短短的幾句對話中就判斷出外面流傳的低價放米的大晉商隊必然與嬌嬿樓有關,她感謝十三娘救了大晉。
 
楚北捷召集手下護送一批物資前往雁林城運送到晉軍大將臣牟將軍帳前,途中務必讓百姓們看到大晉還有糧食,還能繼續打,並且在保證軍糧足夠的前提下,賑濟災民。這一切都務必要小心。
 
貴炎請命攻打雁林城,並向何俠請求一旦自己需要增援務必派遣二叔領兵前往。臨行之前按父親的囑咐叮囑二叔,一定不能再喝酒以免誤事。沒想到的是貴常寧一送走貴炎進入營帳即衩人打暈,並大量灌入加了安眠藥的酒。
 
軍探來報白蘭大軍在雁林城外被楚漠然大軍伏擊,情況十分危急。何俠立即指名貴常寧帶兵增援,卻被告知貴將軍喝醉了,怎麼叫也叫不醒。當貴常寧被綁到主帥帳前的同時得到了永霄軍全軍覆沒,貴炎戰死沙場的消息,於是何俠借題發揮,稱貴常寧倚仗權勢、貽誤戰機,殺無赦,輕而易舉之下何俠就將貴家在軍中的勢力消除乾淨。
 
嬌嬿樓的拍賣會結束,十三娘任性地稱還有一件最珍貴的拍品推出,那就是她自己,楚北捷成全了她的任性,以冬樓主的名義出價十萬兩黃金將十三娘買下。十三娘見楚北捷買了自己卻始終不肯要了自己而痛苦萬分,差點一怒之下將輕薄於她的客人擊斃。
 
楚北捷心中對十三娘有愧,收拾殘局之後隨手拿起邊上的酒壺喝了一口,醇厚的梅子酒讓他心念一動,這與之前楚漠然從地下挖出的那兩壇娉婷親手所釀之酒味道一模一樣,他喚來夥計打聽梅子酒的來歷,並問這百里梅林是何人所種,這梅子酒又是何人所釀?
 
楚北捷確認嬌嬿樓所買的梅子酒就是出自娉婷之手,興奮之餘他連夜快馬加鞭往百里梅林趕去。而此時娉婷和陽鳳姐妹正在商量何時搬離此處。
 
第50集何俠抓丞相收晉燕涼直有一統天下之勢
陽鳳和娉婷計劃著等明天則尹把最後一筆酒錢收了後,他們就把搬家提上議事日程。兩人正聊著突然一位老伯餓暈在院子門口,陽鳳沖了一碗蜜糖水喂老伯喝下後才算緩過勁來,追問之下才得知並非天災而是人禍,白蘭軍到處燒殺搶掠,已經快到松森山了,他們這都是出來逃難來的。
 
楚北捷一路打聽著來到梅林附近,正看到長笑和則慶在水車上玩耍,長笑一個手滑從水車上摔下,楚北捷眼明手快飛身上前接住了長笑,他看著這孩子總有說不出的親切感,他表揚水車製作精良,長笑驕傲地對他說這是他娘造的,他娘最聰明了。
 
楚北捷來到阿漢家稱自己是籌募軍酒的商人,無意中嘗到他們做的梅子酒,想來找他們的主人談一筆生意。阿漢告訴他梅子酒早已賣完,楚北捷仍不死心稱想見一下釀酒之人,阿漢稱這酒是自己和媳婦倆人釀的。楚北捷買酒不成又提出以一萬兩的價格收購梅林,阿漢見來人行為怪異,硬是將楚北捷趕了出去,與隨後過來接孩子的娉婷失之交臂。
 
貴丞相知道自己大勢已去,匆匆收拾家當讓管家帶著下人離開,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耀天公主得到丞相府被抄的消息大驚失色,公主想替丞相求情,何俠卻以白蘭為法治之邦來堵公主的嘴,太醫在旁插話稱公主已有身孕未足三月,若情緒波動太大對身體不利,何俠趁機提出讓公主好好休息,朝政之事交給自己就可。公主看著何俠轉身離去的身影心中明白自己的這個孩子來得不是時候。
 
大晉和大燕先後成了何俠的囊中之物,何俠又親自出征大涼,宣佈了大涼的滅亡,這離他一統天下的野心又近了一步。
 
楚北捷得到消息涼王有一子逃入民間,於是命燕十三娘馬上派人去找。則尹和魏霆收酒款回家途中看到白蘭軍虐殺涼軍再也無法壓抑心中的怒火衝出來大開殺戒,也正是這一次的不忍耐為大家帶來了殺身之禍。他們出城時早有白蘭軍尾隨而至,為了保護將軍、兩位夫人和孩子魏霆犧牲了性命。
 
則尹將妻兒托付於娉婷,挺身而出去行使他白涼上將軍的職責。他對娉婷說何俠暴虐若是讓他獨大於天下,一定會陷萬民於水火之中,普天之下唯有一人能與之抗衡,希望白娉婷遇到楚北捷的話一定請他出來拯救蒼生。
 
第51集則尹叫陣何俠戰敗陽鳳重傷危在旦夕
則尹一走陽鳳就睜開了眼睛,她一直裝睡是因為她怕自己睜開眼就會忍不住拉住丈夫不讓他走,她明白丈夫肩上有效忠國家的重擔,她不能攔,所以只有裝睡強忍著衝動。娉婷安慰陽鳳說至少她還能聽到丈夫跟她告別的話語,而自己則連楚北捷在哪也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子都不得而知。
 
楚北捷親自上陣對抗白蘭軍,雖然他蒙著臉,但娉婷依然一眼就認出了心心唸唸的北捷,但心愛之人近在咫尺娉婷卻沒有勇氣喚出聲,此時一白蘭士兵舉弓對準楚北捷搞偷襲,十三娘在旁發現毫不猶豫擋在楚北捷身前替他擋下一箭。十三娘的意外受傷讓楚北捷打消再去梅林的念頭,決定先回嬌嬿樓。
 
娉婷和陽鳳帶著兩個孩子一路逃難,陽鳳身體虛弱感染了風寒再也走不動了,娉婷將陽鳳和孩子安置在一家好心收留他們的客棧裡,一個人獨自來到荒無人煙的鎮上到處找藥鋪,想替陽鳳抓上幾味藥。但適逢戰亂人心惶惶哪還有藥可抓,當兩手空空的娉婷回到客棧時卻發現不見了陽鳳的身影。
 
原來陽鳳做了惡夢醒來找不到娉婷於是拖著病體來到街上,看到大家都去聽書,就跟著人群來到說書先生處,那說書先生說的正是則尹將軍大戰何俠的片斷,沒想到說到關鍵時刻說書先生被巡邏至此的白蘭軍一箭射殺,白蘭軍士兵告訴大家他們的上將軍已經被白蘭的駙馬爺給殺死了,陽鳳情緒激動上前理論被推下台,傷重吐血。娉婷及時趕到,用瘦弱之軀替陽鳳受下了白蘭軍的鞭打,並在客棧老闆的指點之下來到城西請來神醫替陽鳳醫治。
 
第52集娉婷為救陽鳳來到嬌嬿樓賭棋贏回藥材
經過神醫的全力救治,陽鳳體內的淤毒都被逼出了,但提起筆來準備開藥方時神醫也為難了,如今這世道要抓藥都沒有地方啊,據他所知有一個地方應該還有藥,但他看娉婷一介女流卻那種地方卻著實為難,那就是名聞天下的嬌嬿樓。
 
娉婷女扮男裝來到嬌嬿樓找十三娘,卻被告知這樓裡如雲的賓客都是衝著十三娘而來,若想一親十三娘芳澤的話需得準備黃金十萬兩。娉婷不動聲色在賭桌前坐下,僅半個小時就下了十三注,只贏不輸,頓時整個嬌嬿樓都亂了套。
 
十三娘決定下樓親自會一會這個傳說中的玉面郎君。來到樓下卻見這個技驚四座的玉面郎君竟然就是那天來嬌嬿樓找孩子的不俗女子,她直覺眼前的女子不是來找藥那麼簡單,於是提出和娉婷賭上一局,若自己輸了嬌嬿樓裡的藥隨她拿,再加上自己的一條命,當然若娉婷輸了也需要付出同樣大的代價,娉婷欣然應允。
 
十三娘提出不如就賭棋,娉婷進而提出那乾脆就賭盲棋,十三娘知道這下遇到厲害角色了,於是跑去鼓動楚北捷應戰,一向心如止水的楚北捷盲棋從未遇對手,聽說有人主動挑戰盲棋欲去拜會被十三娘阻止,稱按規矩比賽的對方不能走出房門,以示公允。
 
比賽開始數十手後娉婷已確認自己的對手就是楚北捷,越下到後面楚北捷越堅信對方就是白娉婷,他不管不顧打開房門對著外面大喊卻無人回應;此時娉婷也欲衝出房門見與自己下棋之人,十三娘拚命阻止,娉婷問燕十三娘究竟是誰在跟自己下那盤棋?十三娘回復她不必知道,這局棋算她贏了,說著打開地下室的門,告訴娉婷如果想拿到藥材就得聽她的。
 
娉婷來到地下室,看到牆上赫然掛著自己的畫像,正當娉婷百感交集之際,突然身後一柄利劍刺來挑散她的髮髻,十三娘終於確認眼前的女子就是樓主心心唸唸之人白娉婷,她將一包藥甩給娉婷,並騙她說自己和楚北捷已經是夫妻了,請娉婷馬上離開這裡。娉婷請十三娘轉告楚北捷如今天下大亂,百姓生靈塗炭,只有他能與何俠抗衡。
 
第53集白娉婷和楚北捷在十三娘的安排下終於重逢
娉婷抱著從嬌嬿樓取回的草藥回客棧,一路看到儘是受傷等待醫治的涼軍將士,再看到醫官因為草藥用盡為難的表情,娉婷決定把手中的藥留出醫治陽鳳的,其餘全部送給他們。
 
陽鳳痛苦難抑,又不想成為娉婷的累贅,她哄睡孩子後將衣帶懸上房梁決定自盡,幸虧娉婷及時回來將其救下。面對已經了無生趣的陽鳳娉婷讓她拿出以前拒絕燕王和王后的邀請,為了心愛之人孤身赴涼的勇氣,也為了對則尹的承諾、對則慶的責任好好地活下去。
 
何俠輕鬆攻陷建康城,司馬弘站在山頂看著山腳下的皇城陷入一片火海,只覺胸中血氣翻湧癱倒在地。楚北捷召集他所有蟄伏在大涼的兄弟,宣佈明日起他將不再主持嬌嬿樓,令將士分成三十七路按不同路徑穿越白蘭,在白晉交界處集合打回大晉,重振大晉江山,讓何俠好好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晉軍。
 
娉婷一行來到十三娘安排的住處,車伕交給娉婷一封十三娘的親筆信,上書「玉釵重合鏡重圓,只羨鴛鴦不羨仙,月下盟誓未相負,莫待青絲成白髮。」十三娘又讓車伕告訴娉婷當初她讓自己轉達的話需娉婷自己對楚北捷說,還說去哪找楚北捷娉婷應該知道,當娉婷從車伕口中瞭解到十三娘尚未婚嫁,待字閨中時才明白十三娘作此安排的一片苦心。
 
當日是白娉婷的「祭日」,娉婷知道楚北捷一定會到自己墳前祭拜,當楚北捷看到日思夜想的妻子站在自己面前時他幾乎懷疑是自己在做夢,當娉婷為了不當楚北捷的軟肋,再次欲離開他時,楚北捷懇求娉婷不要離開,他只是一個思念妻子的丈夫,沒有了娉婷他什麼都不是。
 
娉婷回到住處卻發現沒了陽鳳和兩個孩子的身影,陽鳳留下書信稱為了天下蒼生,請她和楚北捷聯手出山,制服何俠,陽鳳自己和十三娘帶兩個孩子先行離開,等大勢將定,他們自會前來團聚。
 
第54集楚北捷夫婦聯手出山對抗何俠拯救蒼生
楚北捷自和娉婷重逢後就一直想問她是否還是單身,卻又怕得到自己最怕的回答,娉婷看著他這麼患得患失的樣子也故意捉弄他,告訴他自己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生活了,當楚北捷失望地準備離開時,娉婷告訴他那個和自己一起生活的男人叫長笑,聽話、懂事、貼心,今年三歲了,楚北捷霎時欣喜若狂,他發誓以後不管到天涯海角他都不會讓他們母子再離開自己。
 
眼看白蘭一統天下的日子又更近了一步,白蘭眾臣都開始擔心白蘭的君主會要易主,耀天對群臣承諾白蘭王室的血脈當然不會斷絕,白蘭更不會易主,自從何俠來到白蘭的第一刻開始,她已經做出決定,無論何俠將來的榮耀有多高,呼聲有多高,她都不會讓他登上王座,白蘭未來的王只能是自己腹中的孩子。
 
飛照行來到軍中面見何俠,告訴他如今雲安城內分成了兩派勢力,受何俠提拔過的大臣們都在準備替他慶功,而公主則在和老臣們密謀,他建議何俠不如將公主這個大麻煩解決了,何俠令飛照行安排人手監視公主的一舉一動,見機行事。
 
耀天心緒不寧找來駙馬的侍妝風音問她對駙馬會不會反的看法,風音直接回復「會」,按理說駙馬攻下晉涼應該得勝回朝,可他卻將兵馬駐紮在雲安城外按兵不動,以待白蘭反應,如今已經到了公主決斷的時候,白蘭王朝的百年基業就在公主的一念之間了。
 
大涼上將軍若韓對手下將士說如今何俠已經吞併了晉地,隨時準備劍指天下,正在若韓一籌莫展之際,白娉婷和楚北捷先後來到大涼軍帳,無異於給士氣低迷的涼軍打了一針強心針。
 
第55集楚北捷救下被白蘭軍追殺的晉王司馬弘
駙馬凱旋回白蘭,公主請他去公主府一敘,何俠明白此行可能凶多吉少,但該面對的始終無法逃避。耀天一見何俠的面就要他向自己承諾今生今世絕不做白蘭的王,何俠稱自己當年來到白蘭舉步維艱,他只想好好活下去,沒想到遇到了公主,一步步走上高位,走到今天,從他決定復仇起他已經沒有退路可走了。
 
耀天拉著何俠的手覆上自己的腹部讓他感受兒子的存在,她對何俠說他們有退路,但何俠只怨這孩子來的不是時候,他現在不能退,此時放下刀劍他只會被白蘭的老臣挫骨揚灰,所以他雖然愛自己的孩子,但要讓他的孩子來當王他做不到。
 
何俠當朝宣讀公主「懿旨」封自己為攝政王,凡提出反對意見的大臣均被斬殺,識時務者為求保全性命均拜見攝政王。
 
白蘭軍的探子發現了司馬弘的行蹤,白蘭軍一路追殺,楚漠然護送司馬弘且戰且退,終因晉軍力量薄弱護不了晉王周全,楚北捷聞訊趕來救駕終究還是晚了一步,司馬弘胸口中刀身受重傷。
 
何俠截下風音的手指送到天牢交到貴長青的手中,貴長青明白自己已經無力回天,一根白綾在天牢中結束了性命。
 
司馬弘身受重傷怕是無法再轉移,而白蘭的追兵將至,娉婷為了讓楚北捷多點時間陪陛下,她佈置楚漠然將糧草、武器、營帳和犧牲的戰友們的屍體都堆放到山隘風口處燃燒,白蘭軍屆時看到熊熊燃燒的烈火定會派人好生打探一番,於她而言能拖得白蘭軍一分鐘,己方就多一分勝算。
 
第56集司馬弘臨死前傳王位於楚北捷令其重振大晉
司馬弘感謝娉婷這些年為鎮北王的付出,但是大晉對不起她,現在大晉危急,唯一有王室血脈的就只剩下楚北捷了,他求娉婷幫幫楚北捷,幫幫大晉。直到看到娉婷頜首,司馬弘懸著的一顆心才算是落了地。
 
雙兒宣讀司馬弘詔書,稱白蘭軍入侵大晉,鎮北王楚北捷德義兼之,輝功越古,上順天命,下應人心,必能克承大統,著其登基即大晉王位。大晉將士山呼萬歲恭賀新王登基,司馬弘在營帳中含笑倒地而亡。
 
耀天決定動手,她借口自己生日讓御膳房準備好酒菜,傳駙馬過來共度良辰。飛照行去宮中打探後回復稱公主並無埋伏,他建議今天是向公主動手的好機會,何俠稱只要公主不殺他,他決不向公主動手,因為公主是他的妻,她腹中有自己的兒。
 
何俠將親手畫的鳳冠圖樣送給耀天當生日禮物,他說他們結婚時就承諾總有一天他會將這天下的后冠戴在她的頭上。耀天讓何俠陪自己喝一杯女兒紅,何俠多疑他將自己的酒和耀天的對換,耀天顫抖著手端起酒杯喝下杯中酒,她問何俠有沒有想好孩子的名字?何俠說就給孩子取名叫「無憂」吧,耀天很喜歡孩子的名字。
 
隨後耀天又取出一份懿旨交給何俠,說自己這就把白蘭的江山交給他了,她知道如今白蘭已經容不下他,作為執政的公主這毒她必須下,她也知道何俠一定會和她交換酒杯,所以她今天早已做好必死的打算。眼看公主毒發,何俠奔跑著回宮取來解藥卻還是在最後關頭猶豫了,為了他的王位不旁落,他眼睜睜地看著心愛的女人死在自己懷中。
 
楚北捷知道娉婷的人生願望是和自己的愛人、孩子歸隱山林,過與世無爭的日子,娉婷通情達理地安慰丈夫,比起他的胸懷天下,自己的小情小愛又算得了什麼,只要心中有山水哪裡都是田園,她會陪著丈夫一起,他贏她陪他君臨天下,他輸她陪他東山再起。
 
第57集何俠決定先攻燕再取晉實現一統天下大業
飛照行帶來了司馬弘去世,臨死前傳位楚北捷的消息,何俠意識到已經到了和楚北捷決一死戰的時刻。飛照行建議立即開拔晉地,置楚北捷於死地,何俠卻認為現在他們該做的是直取毫無防備的大燕,先奪燕再滅晉,此乃上上之策,眼看一統天下之大業將成啊。
 
楚北捷發現深夜了娉婷的營帳還亮著燈,他悄悄走入營帳發現娉婷依然面對著地圖在苦思冥想,娉婷說她能想到的何俠也能想到,行軍佈陣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她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大意。楚北捷讓娉婷早點回房休息,娉婷卻要與丈夫打個賭,她說白蘭的眾多城池中只有一座是糧草充足的,他們分別把城市的名字寫下來,若北捷猜對了她才跟他回房,結果心懷默契的夫妻倆攤開掌心上面都寫著「且柔」。
 
楚北捷對眾將士下令三日之後直取且柔,打掉何俠的七寸。軍令來報涼軍大將華參前來投靠,楚北捷與華參惺惺相惜,華參的前來令他信心倍增,華參告訴他自己還替他帶來了霍神醫、上將軍夫人和兩個孩子。
 
楚北捷得知親生兒子來軍營找他自是欣喜非常,沒想到長笑曾見過楚北捷和阿漢打架,他直覺認為楚北捷是壞人,堅持不肯叫他爹爹,令楚北捷沮喪得很。
 
大燕長子城中斷糧數日,百姓日日暴動,何俠知道作戰時機已到,喚來左右將軍準備進攻,何俠在城外叫陣,聲稱若不應戰,翌日就將率十萬大軍踏破長子城屠城十日。陸軻將軍第一個出城迎戰,何俠感念當日陸軻放他逃生有恩於他勸陸軻不如棄暗投明,他定不會辜負對方。
 
第58集何俠滅大燕誅慕容肅屠長子城鋒芒畢露
燕國樂氏父子決定棄城歸降,撤退前特意問王后可還有什麼心願,被軟禁的燕王痛哭流涕,高呼自己是大燕的罪人。王后吩咐弟弟拿來一壺最好的陳釀女兒紅來,王后舉杯敬天敬地敬夫君,她還記得第一次見夫君也是這樣的天氣,這樣的酒,當時夫君看著自己的笑容她一輩子也忘不了。
 
燕王慕容肅捧著玉璽在長子城外迎接何俠,何俠羞辱慕容肅問他可還記得兒時一起上學時學到乞降者為表誠意該當如何?慕容肅表示自己願意為攝政王執鞭隨蹬。
 
何俠回到闊別已久的敬安王府,望著府裡破敗蕭條的景象,回想著當年的繁榮場面,何俠心中百感交集,他下令恢復敬安王府原貌,他要好好款待慕容肅夫婦。慕容肅恭喜小敬安王雄霸天下,何俠卻表示自己還得謝謝他,要不是他對敬安王府的趕盡殺絕,又何來自己的涅磐重生?慕容肅夫婦在何俠面前搶著去死正是對何俠最大的刺激,他盛怒之下拔劍一劍將慕容肅夫婦全部刺死。
 
何俠噩夢纏身,夢中耀天拿著酒杯嬌笑著向前跑去,他一直在後面追著耀天不讓她喝毒酒,卻怎麼努力也夠不著她,何俠從噩夢中驚醒一身的冷汗,他大聲喊來侍衛下令誅慕容肅夷宮。頓時長子城中陷入一片腥風血雨,到處都是廝殺聲、哭喊聲。
 
看著楚北捷在準備行裝,懂事的長笑跑去問他是不是要走啊,楚北捷告訴兒子自己是要去做一件讓天下人和父母團聚的事,長笑問楚北捷能不能早點回來呀?並破天荒地開口叫了楚北捷一聲「爹」,這一聲「爹」直喚到了楚北捷的心裡去,他仰天長笑著抱著兒子來到草原縱馬奔騰,他讓兒子記住這個速度,爹爹以這個速度離開,也會以這個速度回來的。娉婷在心中默默對兒子說若娘親此去不能回來,請兒子一定記得要好好陪著爹爹,不要讓爹爹傷心。
 
第59集楚北捷利用且柔城守番麓做內應拉攏白蘭老將
楚北捷帶著漠然等人先行潛入且柔城在水井中下藥,並放出大批老鼠,讓他們大肆偷吃城中的糧食。
 
娉婷牽馬入城,在酒樓外發現了楚北捷留下的記號,夫妻兩人見面後,楚北捷告訴娉婷他們此番先行入城摸清了兵防佈置及糧倉所在,而且還發現了一個天大的好消息,且容他先賣一個關子。
 
且柔城守番麓帶著醉菊進城打探情況,醉菊意外和娉婷重逢兩人都是高興得又哭又笑。楚北捷意欲拉攏番麓,番麓稱自己原來是貴丞相的人,丞相倒台後被何俠壓制著日子確實也不好過,所以自己可以投誠,但他有條件,第一他要醉菊,第二嘛待想好了再說。楚北捷爽快地答應了番麓的條件。
 
何俠惱怒於有人暗中在白蘭各地做手腳,意欲拖延他登基的時間,他派冬灼搜集飛照行貪贓枉法的證據,朝三暮四之人他何俠必容之不得。何俠又問冬灼王冠后冠的製作進度,再三叮囑王冠不急,后冠的用料一定要好做工一定要精細。
 
楚北捷希望番麓能打開糧倉,他們要在軍糧中下藥,娉婷讓番麓放心這藥她能治,娉婷熬了一夜配出了要下在軍糧裡的藥,調皮的醉菊想著讓番麓試藥捉弄他,番麓不知情,只當醉菊這麼好心給自己做了早飯,他三兩口就把粥給喝了,不一會就開始渾身癢,但無症狀,脈象也無殊,醉菊一個勁地表揚白姐姐好厲害,只留下番麓在炕上癢得直打滾。
 
何俠召見飛照行,飛照行心中有鬼,見了何俠之面一直心中打鼓,何俠開門見山讓他交出兵符,飛照行早已緊張得滿頭大汗,連忙取出兵符稱自己早有此意,何俠令冬灼賞酒,飛照行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卻未曾想酒中無毒,何俠還把自己多年隨身的佩劍相賜於他。
 
軍糧中下了藥以後將士們出現了瘟疫之症,軍醫們束手無策,祁田大將軍倒了大霉,他的將士個個手足無力,一時半會兒根本無法出兵。楚北捷稱崔臨鑒是何俠親手提拔的新人,朝中老臣多為不滿,他的死已經令何俠對祁田起了疑心,如今不能按時出兵又找不到原因,必會招來懷疑百口莫辯。
 
第60集楚北捷成功策反永泰、永霄軍並救回則尹
娉婷讓守城將軍臣牟清點盔甲和弩箭,她對楚北捷說會留五千精兵是為了讓他放心,實際她只留下五百士兵為了何俠攻城之時護送城內百姓一路向北逃離,而她將與且柔城共存亡。
 
番麓發現永泰軍嚴密看守著一條新開鑿的水渠入口,他懷疑其中必有重要的秘密,楚北捷和番麓一起潛入水渠一探究竟,竟在水渠內發現了被關押在此的則尹。楚北捷讓番麓將則尹護送回去,他則留下攔截何俠前後軍的連接,等漠然的援軍一到,與永泰、永霄形成合圍之勢,將何俠甕中捉鱉。
 
則尹和陽鳳經歷生死再度重逢,陽鳳迫不及待拉起則尹就要回家,但則尹對妻子說現在還不是回家的時候,山河破碎、民不聊生,他身為大涼將領豈能貪圖一時天倫之樂?他讓陽鳳和孩子在家等他凱旋而歸。
 
何俠得知自己派去永霄軍的信使一個都沒有回來,他知道大事不妙,一支軍隊被反,一支軍隊被降,若不是楚北捷和白娉婷誰還有這麼大的本事同時斷了他的的左膀右臂,何俠下令全軍備戰攻城。
 
則尹回到大涼軍營,涼軍將士看到失蹤已久的上將軍回來了都是欣喜不已,若韓率全體將士表示願隨則尹將軍打回去,刀山火海、在所不辭。
 
娉婷將一身白衣分發於醉菊和陽鳳,她說何俠已率兵前來且柔城,從現在開始,就算她們的夫君們戰死她們也沒有時間流淚,城破之日才是她們與夫君的重逢之日。
 
第61集白娉婷帶五百將士死守且柔城計誘何俠
白娉婷一直站在沙盤前深思,想要以少勝多戰勝何俠必須依靠所有人的團結協作才行。眼看何俠大軍開動,已經開始鑽進她設好的圈套,接下來就要靠大家的努力了。
 
何俠率大軍來到且柔城外,娉婷一人獨自在城樓撫琴,何俠聽著琴聲百感交集,彷彿回到了和娉婷兩小無猜的時候,那時或娉婷撫琴他舞劍,或他替娉婷梳理髮髻……往事溫馨現實殘酷,娉婷助自己蒲阪城智退楚北捷還在眼前,如今已成了自己和娉婷短兵相接之時。娉婷隻身出城請何俠進且柔城喝一杯故人之酒,何俠不敢進城,在返回營帳後讓冬灼派一隊探子裝成傷兵進城探探虛實,半夜再派一隊身手好的進行徹底查探。
 
娉婷知道何俠派了傷兵進城前來查探,這正是按著自己的計劃在發展,他決定進城和娉婷再過一次中秋,但沒想到進城短短一小段路他已發現三十五處暗道,他猜到城中應該共有九九八十一道機關在等著他,想著兒時和娉婷一起學的奇門遁甲之術,現在娉婷全用到了自己身上,他當即改變主意返身出城,並振臂高呼明日他將攻城!
 
何俠接到戰報稱敵軍切斷他們和後方的聯繫,敵軍的將領正是楚北捷,何俠此時才明白白娉婷是在利用且柔城引誘自己,實則是在等楚北捷裡應外合,他下令左右翼軍形成合圍之勢,等待後方部隊碾壓而上。
 
楚北捷也看出何俠已經識破他們的計謀,如今他們只能背水一戰,將何俠引入他們的包圍。
 
第62集楚北捷夫婦戰勝何俠開創一代盛世(結局)
隨著何俠拔劍大喝,楚北捷和何俠的正面對抗正式開始,一開場何俠人多勢眾佔得上風。
 
且柔城內娉婷在每位守城將士的手臂上綁上一條紗巾,她動員道這是他們的最後一戰,大家只要死守且柔城,等到大軍來到就是勝利。
 
娉婷記掛楚北捷前方發動攻擊甚是凶險,派出守城將士前來接應丈夫,楚北捷想著妻子已經給自己派來兩支援軍,哪裡來有可御之兵,如此看來且柔城真的是朝不保夕。援將稱自己還帶來了夫人的口信,娉婷讓他不用擔心自己,即使她只手余百卒,她也會抵死等到他帶大軍回城的那一刻,若她真的抵禦不住,請他善待他們的孩子。楚北捷此時不敢心有旁騖,大吼著讓眾將士隨他一起殺敵。
 
正在何俠得意之時,楚漠然、番麓、則尹分別帶來三支援軍加入戰團,而白蘭軍中祁田將軍也突然倒戈,令何俠瞬時腹背受敵。原來祁田將軍當日在營帳中收到飛照行留下的密信,得知何俠是殺害耀天公主的兇手,於是堅定了他反何俠的決心。
 
何俠眼見楚北捷坐擁大軍,硬碰硬地對抗自己討不到好,而此時且柔城內只有白娉婷一人,那就是楚北捷的軟肋所在,於是下令全力進攻且柔城。娉婷急令守城將士關城門、開盾,同時吩咐醉菊和陽鳳帶著孩子馬上離開。醉菊跪著哭求娉婷自己就是死也要和她在一起,娉婷無奈命令陽鳳必須走,她得保證孩子的安全。
 
娉婷不顧醉菊的阻攔要出去阻止何俠,她說自己的命從父親教她兵書那一刻起就注定了,現在她該出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了。娉婷來到城樓上擂起戰鼓,白蘭軍大喊著要殺了妖女,危急時刻十三娘一身紅衣出現在娉婷身後助她一臂之力。
 
此時晉涼聯軍殺回且柔城內,楚北捷和何俠開始決一死戰,就在何俠舉劍刺向楚北捷之時,娉婷抱著必死的決心奮力推開何俠兩人一起往城樓下跳去,一直對娉婷存有執念的何俠在死神將臨之際腦海中出現的竟然全是和耀天一起生活的片斷,此時他才明白自己的最愛是耀天,何俠奮力將娉婷推回安全地帶,孤身從城樓摔下斃命。
 
楚北捷正式登基成為晉王,而娉婷也兌現了她的承諾,她將作為王后陪伴丈夫君臨天下,輔佐夫君成為一代明君,開創一代盛世。
  
【文中圖片cr:孤芳不自賞】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韓劇 王在相愛 劇情/戀愛中的王】電視劇 王在相愛 分集劇情1~20(5集更新)
《王在相愛》劇情改編金怡伶作家的同名小說,講述演美少年高麗王和美少女富家女的浪漫愛情史劇。    王在相愛/戀愛中的王:線上看第1集&n...(詳全文)
【2017陸劇 一路繁花相送】電視劇 一路繁花相送 劇情&角色介紹~鍾漢良、江疏影、炎亞綸
《一路繁花相送》劇情講述路非與辛辰相識、相愛、錯過、尋回,最終初心不變初戀白首的愛情故事。   十年前品學兼優自帶男神光環的路非(鍾漢良飾),與倔...(詳全文)
【2017陸劇 琅琊榜之風起長林】電視劇 琅琊榜2 琅琊榜之風起長林 劇情介紹~黃曉明、劉昊然
《琅琊榜之風起長林》劇情講述在琅琊閣學藝的蕭平旌調查其兄長林軍副帥蕭平章一案而牽扯到大梁安危的故事。   大梁朝局安穩,但邊境戰火不斷,守護大梁北...(詳全文)
【電視劇 孤芳不自賞劇情】孤芳不自賞分集劇情21~40、孤芳不自賞撥出時間
《孤芳不自賞》劇情改編自風弄同名人氣帝后小說,講述一個戰亂頻繁、分合無定的亂世之下,戰無不勝的晉國鎮北王楚北捷和聰慧無雙的燕國「女諸葛」白娉婷之間的愛情故事。 ...(詳全文)
【2017陸劇 那片星空那片海】桐華小說改編電視劇 那片星空那片海劇情介紹~馮紹峰、郭碧婷
《那片星空那片海》劇情講述遠離喧囂的的平凡少女沈螺和海島上的鮫人男子吳居藍相識相遇的愛情故事。   懷揣夢想的平凡少女沈螺,遠離喧囂的城市,回到安...(詳全文)
【電視劇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2017陸劇玄幻愛情第一IP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劇情介紹~楊冪、趙又廷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劇情改編自唐七公子同名小說,講述青丘帝姬白淺和九重天太子夜華的三生愛恨,三世糾葛的故事。   妖君擎蒼向神族挑起戰爭,神族付出...(詳全文)
【2017陸劇 孤芳不自賞 劇情】電視劇 孤芳不自賞分集劇情1~20、孤芳不自賞撥出時間
《孤芳不自賞》劇情改編自風弄同名人氣帝后小說,講述一個戰亂頻繁、分合無定的亂世之下,戰無不勝的晉國鎮北王楚北捷和聰慧無雙的燕國「女諸葛」白娉婷之間的愛情故事。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