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最佳婚姻》劇情以自願不結婚、只生孩子的未婚媽媽為女主角,描述選擇當未婚媽媽的三十多歲女性的人生歷程,用夾雜了喜劇和劇情元素的簡練故事,討論了「符合女權發展時代的結婚到底是什麼」的深刻話題。
 
最佳結婚
【人物介紹】
最佳結婚
車琦英朴時妍 飾
具備美貌與能力《九點新聞》主播。
意外懷孕後婚姻制度不適合自己,毅然選擇當一名不結婚、只生孩子的未婚媽媽。
 
 
最佳結婚
曹恩次裴秀彬 飾
電視台的精英主持人、新世代大男人。
理性、很有能力、備受期望的的精英,在競選國會議員期間因捲入不雅事件而落選,之後試圖通過做主播東山再起。
是個懂得把握分寸、能屈能伸的人物。
 
 
最佳結婚
朴泰延魯敏宇 飾
韓國屈指可數財閥的獨生子、國內最大新聞公司的明星記者。
具有記者的敏銳、料理師的細心、財閥世家繼承者的自尊感,擁有無法阻擋的俘獲女心的特殊魅力。
喜歡戀愛卻抗拒婚姻……
 
 
【人物介紹】 
第1集
  國民女主播車琦英喜歡孩子但是她因為父母的婚姻問題,而不想結婚。一心要釣金龜婿的電視台合同工玄明儀主動承擔了邀請美食記者朴泰然出鏡的任務,朴泰然發現攝影棚在車琦英的隔壁後立刻答應下來。準備主持節目的車琦英嗅到隔壁直播間飄過來的食物氣息大為不悅。琦英的前輩曹恩次因醜聞退出政界試圖重回主播台,但被琦英阻撓。
 
  朴泰然突然來找車琦英一起合作寫書。在採訪過程中二人感情急劇升溫。琦英家進了跟蹤狂,這讓她感到需要個男友,於是決定與看起來不會糾纏女人的泰然以不結婚為前提談一次戀愛。愛情雖然甜蜜,但二人很快因為生活習慣不同而爭吵。一天在直播中,琦英突然嘔吐。
 
第2集
  車琦英在直播中突然嘔吐,被送入醫院,泰然慌忙去探望,卻遇到玄明怡。琦英證實懷孕,泰然驚慌失措說出了不想要孩子的話。琦英憤然宣佈分手。深思一夜後,泰然決定和琦英結婚,並帶她去見父母,但琦英不置可否並對好友說不想結婚。見到朴家父母時因朴父要求琦英辭,琦英大怒宣佈不結婚,朴家一片大亂。
 
第3集
  泰然發現母親派人跟蹤琦英,於是向母親表示為了和琦英結婚不惜和父母斷絕關係。朴母密會琦英要求她離開泰然並暗示知道琦英家的底細,琦英非常氣憤,回到家後琦英不但拒絕了泰然的求婚而且謊稱已經打胎。泰然收到了快遞,裡面全是琦英退還的禮物。
 
  曹恩次掌握了琦英懷孕的證據,要脅她幫自己重回主播位置,二人達成協議。琦英讓明怡替自己去與泰然拍攝,明怡不慎落水,泰然把琦英退回的衣物給明怡換上,卻被琦英誤會二人有染。直播時,琦英突然出血。
 
第4集
  琦英在直播過程中突然出血,堅持播完新聞後才由曹恩次送到醫院。在醫院琦英通過B超顯示屏上看到頑強求生的胎兒,決心獨自把孩子生下來。泰然聞訊闖入病房,追問琦英是否打胎,琦英堅稱已經打胎,二人鬥嘴被明怡聽到。明怡心生嫉恨,在電視台散佈琦英懷孕且私生活混亂的謠言。
 
  電視台高層要求琦英打胎或辭職。琦英十分糾結,回到老家。泰然獨自出差,遇到小混混譭謗琦英,與對方發生衝突,泰然被打傷,本想打電話給琦英卻誤打給明怡,明怡趕來照料,並謊稱親眼看到琦英打胎。而後,明怡給琦英打電話說自己與泰然發生關係。琦英毅然做出決定,要曹恩次幫她組織召開記者會。
 
第5集
  記者會上琦英高調宣佈自己不希望結婚但想要孩子,已經通過精子銀行懷孕,現場一片嘩然。電視台高層要求換掉琦英,曹恩次帶新的女播來到演播廳,但琦英吋步不讓。泰然看到新聞十分震驚,琦英要求他向父母申明孩子與他無關,泰然氣憤地說:「我的孩子已經被打掉了!」琦英母親來到首爾要求琦英打胎。
 
  泰然接受家中安排的相親,但並不成功。明怡自覺謊言被揭穿,邀泰然路邊攤喝酒,表示放棄追求泰然。曹恩次利用關係打探到泰然是琦英孩子的父親,在售書現場要脅琦英讓出主播位置。
 
第6集
  在簽售現場,琦英迫於威脅答應曹恩次讓出主播位置。琦英被調到審片室,倍受冷遇。泰然為了氣琦英故意與明怡交往並去酒店開房,但事後終究感覺二人完全沒有感情,要求分手,明怡憤怒。泰然做南瓜蛋糕試圖修復與琦英的關係。
 
  曹恩次志得意滿,但收視率自琦英下車後一降再降,為了提高收視率,曹恩次不惜在新聞中侵害未成年人的隱私。琦英得知,要求停止播出,被曹恩次叫人趕走。演播室外,泰然扶起琦英,二人正要離去,突然,明怡在背後喊道:「哥哥,我也懷孕了。」
 
第7集
  得知明怡懷孕,琦英對泰然死心。曹恩次因侵害未成年人的隱私被公眾指責,琦英去醫院開安慰受害人的視頻被傳上網,獲得一片讚揚。泰然要明怡打胎,明怡表面答應,實際卻打算憑此機會嫁入豪門,找到朴家,向朴家父母透露懷孕之事。
 
  琦英要求泰然簽放棄親權的保證書,泰然憤恨,賭氣跟母親說要和明怡結婚。曹恩次因新聞事故搞得焦頭爛額,欲跳漢江。
 
第8集
  琦英幫助曹恩次渡過難關,趙心存感激。琦英得知好友與丈夫離婚可能會失去孩子的撫養權,於是再次要求泰然簽字放棄親權,二人談崩。泰然叫明怡來簽了結婚契約書,規定婚後雙方不履行夫妻義務。泰然、明怡在電梯偶遇琦英,明怡得意洋洋,琦英不屑一顧。朴母懷疑琦英孩子的事,要求她做檢查,被琦英嚴辭拒絕。為了保住秘密,琦英求曹恩次當孩子社會學上的父親,曹恩次大驚。
 
  朴仙女指使彼得撞傷曹恩次,琦英送他去醫院並細心照顧,泰然卻誤會二人有染,大怒,在親權放棄書上添加了「車琦英不能結婚,要做朴泰然的妾」的條款,二人不歡而散。到了泰然與明怡結婚的日子,當新娘入場時,泰然忽然發現琦英出現在會場門口。
 
第9集
  婚禮上,泰然和明怡發表了「各過各的」結婚宣言,泰然請琦英講話,以此為條件簽到了親權放棄書,適逢朴家父母來到,看到琦英在講話,朴父大怒,會場一片混亂。泰然坐著人力車離開,在路上看到琦英,他簽了親權放棄書,二人做了最後的分別,泰然痛哭。
 
  琦英病倒,曹恩次趕來,送她到醫院,發現胎兒即將出世,琦英堅持回電視台播完新聞後才去醫院,醫院因她沒有丈夫不肯接受,曹恩次出現替她解圍,並剪掉臍帶,同意做孩子的社會學父親。另一方面,明怡在朴家幫忙辦祭禮,突然腹痛。
 
第10集
  明怡流產,守在病床邊的泰然從電視上得知琦英生產的消息,痛苦萬分。因是不婚產子,孩子在醫院受到歧視,琦英悲憤莫名。
 
  然悄悄去醫院探視,但琦英已經出院。琦英為孩子取名車歎。戶籍中心,泰然、明怡與琦英相遇,泰然雖然心裡牽掛琦英但言語仍然傷害了琦英。泰然決定去美國,在做最後一期專欄時,泰然被野豬襲擊。
 
第11集
  三年後,為了照顧兒子退出主播台的琦英與車歎相依為命,雖然母子感情很好,但是生活中仍因為是單親家庭遇到很多麻煩,幸有曹恩次幫助才保住了房子。明怡住在朴家,深得公婆賞識,在家中小心謹慎委曲求全,在外面作為朴家少夫人風光無限。同時她派人時刻監視琦英母子。
 
  曹恩次因為幫助琦英得到女性觀眾的支持,計劃再度競選國會議員。為了打造良好形象,不顧琦英反對,拉車歎出鏡,恰好朴家婆媳出席發佈會,被車歎與泰然長得十分相似。與此同時,受傷後離開韓國三年的泰然出現在首爾機場。
 
第12集
  泰然在機場看到曹恩次與車歎接受採訪的新聞,很受刺激。琦英對趙利用孩子的行為十會不滿。在廣場上,泰然回憶起與琦英相愛時的舊事,觸景傷情,正好遇到琦英、恩次帶著歎兒散步,歎兒補泰然歌聲吸引,泰然則驚慌逃走,撞到路人,發生衝突,泰然被警方帶走。
 
  明怡和仙女得到消息來到警察局,仙女追問弟弟琦英的孩子是不是他的,泰然否認。朴會長要曹恩次將歎兒帶來,趙猶豫不決。明怡找人先下手將歎兒帶到朴家,並對公婆說願意把歎兒當成自己的孩子。歎兒失蹤,琦英心急如焚,認為是泰然帶走了孩子,打電話要人,即將再次離開韓國的泰然冷漠地說與我無關。
 
第13集
  朴家,朴父朴母對車歎百般疼愛,並調動一切力量,試圖在法律上把孩子完全奪走。琦英為尋子肝腸寸斷。泰然從機場回到家中,欲把孩子還給琦英,但當看到琦英身邊的百般呵護的曹恩次時,他改變了主意。
 
  曹恩次發現孩子果然在會長家,但懾於會長的勢力,不敢告訴琦英。泰然對正在街上發尋人啟事的琦英說「孩子在我家」,琦英憤怒地抓住他的衣領……琦英到朴家要孩子,但被朴會長叫來的警察帶走。清晨,朴父帶著歎兒來到遊樂場,琦英突然出現,推倒朴會長,奪走了孩子,泰然趕來看到父親倒在地上。
 
第14集
  泰然起訴要求親權,在法院調解會上琦英陳述了不能和泰然結婚的理由,得到女陪審員的同情,法官駁回泰然的請求,泰然表示會正式起訴。琦英對他說不能因為大人的爭鬥令孩子受傷害。泰然甩手而去,事後卻到幼兒園探望歎兒。聽歎兒說起此事琦英態度軟化,約泰然第二天見面。泰然本想放棄起訴,招致父母反對,而且明怡炮製了琦英與恩次親熱的假照片,令泰然心意大變。
 
  琦英被記者追著採訪親子官司一事,她否認泰然是孩子的父親,記者打算播出偷拍的新聞,被曹恩次攔下,趙得知是明怡向記者爆的料。朴家買下電視台股份,泰然成為企劃室室長,大力查找恩次貪污的證據。恩次拿琦英採訪的帶子威脅泰然,不料,泰然看後大怒,當晚安排播出那則新聞及恩次琦英的親密照片,琦英借精子銀行懷孕的謊言被揭穿,遭到全國觀眾的痛罵。
 
  琦英和歎兒苦等泰然未果,卻在手機看到了新聞,急忙回家,本想逃走,但記者堵在門口,琦英母子被困家中。恩次返回公寓看到記者悄悄逃走。恩次辭職,朴會長以幫助競選為誘餌,要求他做不利於琦英的偽證,恩次心動……清晨,琦英與泰然法庭外面對面。
 
第15集
  法庭上琦英陳述自己不婚生子的苦衷,但泰然、明怡的證詞對她十分不利。恩次作證時,突然倒戈,直指朴會長令他作偽證,並向琦英表白,可惜適得其反,法官認為琦英男女關係混亂。泰然收回琦英的住房,令琦英的經濟狀況雪上加霜。法庭判決孩子的撫養權歸泰然。琦英心痛。    法院外,恩次出手保護被反對者圍攻的琦英,這一切被泰然看在眼裡。琦英搬到曹恩次家。
 
  恩次在網上呼籲把孩子還給母親並以個人身份參加議員競選,因為聽前輩說琦英接受訪談可以幫自己扭回競選頹勢提升人氣,於是力勸琦英同意出演談話節目,被琦英拒絕。深夜,明怡來到泰然辦公室,指出泰然在毀掉琦英的同時也在毀掉他自己。泰然不置可否。泰然來琦英和歎兒過去的房子中,看到地上丟落的歎兒畫的畫泰然欲泣。
 
第16集
  恩次家中,泰然哭訴:「我那麼做都是因為愛你,而你也不在乎我的愛。只要能接受我的愛,孩子、房子都還給你。」琦英聞言憤怒地捶打泰然,恩次也指責泰然把孩子的撫養權當兒戲。琦英決定出演訪談節目。在節目中琦英解釋了自己的想法,人氣大漲。歎兒看到節目哭著找媽媽,朴家人束手無策。
 
  泰然帶歎兒上班,社長提醒泰然作為大股東要以公司為重。恩次向琦英求婚,指出二人結婚有利於她要回孩子的撫養權,也有利於競選,琦英決定助選但拒絕了求婚。歎兒思念母親,終於病倒,泰然不顧家人反對抱著歎兒來找琦英。二人第一次敞開心扉,但都感到為時已晚。
 
  在琦英的幫助下,曹恩次競選成功。明怡照顧歎兒不力被公婆指責,心中不滿,又接到父母電話,失聲痛哭,歎兒上前安慰,她領歎兒離開朴家。泰然在辦公室接到明怡電話:「我正帶著歎兒走過漢江大橋,我是該跳下去呢還是……」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TV朝鮮】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7陸劇 愛來的剛好結局】電視劇 愛來的剛好 分集劇情41~60、愛來的剛好播出時間
《愛來的剛好》劇情講述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善良開朗樂於助人,擁有「絕對嗅覺」的清嶺,憑著對氣味的敏感開始了香水的研製工作。清嶺夢想做好香水創造財富、回報孤兒院和社...(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