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分享到Plurk

聖誕節會下雪嗎

【人物介紹】
聖誕節會下雪嗎

聖誕節會下雪嗎

聖誕節會下雪嗎

聖誕節會下雪嗎

聖誕節會下雪嗎

聖誕節會下雪嗎

 

【分集劇情】
第1集
1998年,康鎮和媽媽春熙搬家回到到山青。但車在村子入口的時候,因為遇到了為了慶祝智婉的哥哥智考上知名大學而設置在路上的橫幅,以車子的高度沒法通過,所以媽媽春熙用剪刀把橫幅剪斷了。這個時候騎著自行車正好路過的智婉發現了這件事,用警告的語氣告訴她馬上停止,不小心掉進了路旁泥地裡,弄髒了衣服。來勸解智婉的康鎮保證會將橫幅修好並重新掛上並想背智婉去醫院,但是生氣的智婉將康鎮也推到了路旁的泥地裡,弄得非常狼狽。

智婉因交往的男生鍾碩被前輩允珠搶走而發生了摩擦。去了學校的康鎮因為自己轉學次數過多和因打架自主退學過,而被班主任老師認為是使用暴力而且是成績差的學生,沒想到康鎮卻是一個優等生,在所有轉學到過的學校裡一直是第一名,而且是全國第7名。康震吸引了班長允珠的目光,對他產生了好感。同時因闖禍在辦公室門口罰跪的智婉憋不住尿褲子被康鎮看到,覺得丟臉的她認定全是康鎮帶來的災禍。班長允珠意圖接近康震,康鎮為了報復侮辱他媽媽的男生鍾碩,假意接近班長允珠。

春熙媽媽辛苦的在街上宣傳自己茶水店,被地痞鍾奎糾纏,但是為了能夠經營下去假意奉承,並安撫康鎮的怒氣。一天,春熙媽媽在照相店裡看見從前拋棄他的韓俊秀(智婉爸爸)一家的相片而失神,後來她生氣摔壞了相框被帶至警察局,在那重逢了韓俊秀和她夫人,但是韓俊秀表現得很冷淡,春熙媽媽傷心,當晚也在院子裡照了全家福,並讓兒子們把父親的信物拿出來一起照相。

康鎮假意與班長允珠交往,男生鍾碩傷心。智婉決定報仇,將康鎮搶過來再甩掉,所以積極示好。智婉在討好康鎮的時候看見了春熙為了生活忍受屈辱的一幕,決定向地痞鍾奎示威,用白油漆塗花了對方的車子,用臭雞蛋砸對方。地痞鍾奎找到康鎮家,康鎮得知。在橋上與智婉碰到,發現智婉被打全身狼狽,智婉讓康鎮裝不知此事不認識她,康鎮反問她為什麼做這些,地痞鍾奎趕來欲打智婉,康鎮轉身離去,聽到智婉被一次次打倒的聲音,康鎮攥緊了拳頭轉身……


第2集
地痞鍾奎抓住智婉的衣領不由分說的打了智婉,本來想裝作不知道的,但聽到智婉被一次次打倒的聲音,康鎮突然轉身走過去將拳頭揮向地痞鍾奎,糾纏中康鎮脖子上的父親的信物--吊墜項鏈掉進了江裡,康鎮變得異常憤怒,猛打地痞。

被帶去警察局的康鎮便被手銬拷著,冷冷地坐著一言不發,聞訊來到警察局的春熙很生氣的問他為什麼這樣,康鎮含著眼淚說因為把父親的掛墜丟了所以才這樣,覺得很心痛的春熙生氣的說自己知道康鎮是為了與父親相認才努力學習,但是從來不關心自己的孩子、就算走在街上也不會認出來他的人沒有資格做親!

智婉驚愕地看見從康鎮目不轉睛的盯著江底,然後突然跳了下去,智婉十分擔心,在岸上知道康鎮為什麼在意項鏈墜子,從此經常在忍著寒冷在江裡一遍遍尋找墜子。在相處中智婉漸漸喜歡上了康鎮,康鎮也對智婉產生了好感。跟感情十分要好的哥哥智勇說了自己青澀的感情,智婉想起康鎮為了自己光腳走路心中更是甜蜜。前輩允珠為了防止康鎮被搶走,把智婉叫到廣播室,並用廣播向全校說明智婉追康鎮是為了報復,智婉說之前的卻是這樣,但是現在不是。感到廣播室的康鎮關閉了廣播,激動地問智婉到底現在對他是什麼感情,智婉含淚離開。

智婉再次到江邊,在水中尋找墜子,累極了的她在岸邊獨自訴說著對康鎮的感情,哥哥經過,勸說智婉要勇敢表達自己的心意,並自薦幫助智婉尋找墜子,智婉笑說不是那麼容易,自己已經找了2個月無果。康鎮出來尋找智婉。智婉哥哥在水中發生意外去世,智婉媽媽傷心欲絕無意中說了傷智婉心的話。

戴孝的智婉來到江邊,卻在岸上的石縫中找到了康鎮的墜子。智婉覺得及其諷刺,認為哥哥的死全是自己害的。康鎮對智婉表達了喜歡她的心意,智婉違心說並不喜歡他。康鎮傷心生病,智婉趁夜離家出走。

 八年後,康鎮在工地生氣地對李友靜理事指出事故原因絕對是設計問題,認為是總醉醺醺的李友靜理事要負責,李友靜大為光火並向助理那裡打聽到康鎮被高薪挖角到公司,擁有很豐富的專業背景,認為康鎮是峙寵而驕。

康鎮帶首爾的女友回到鄉下,看到春熙媽媽和康鎮家庭的虛榮女友很無語。康鎮從弟弟釜山那裡瞭解到韓俊秀家一直不關門,等待著智婉回家,在智婉家門口看見智婉爸爸歎氣,心裡感慨萬分。

 在公司電梯前康鎮、李友靜、樸泰俊組長三人相遇,氣氛微妙。康鎮從同事那裡得知泰俊馬上要訂婚,而且友靜與泰俊曾京交往過。康鎮代替友靜助理在賢去參加泰俊的訂婚儀式。泰俊並未出現。泰俊未婚妻向客人解釋訂婚要暫緩。康鎮聽到泰俊未婚妻自稱韓智婉十分震驚,馬上打開請柬確認名字的拼寫,確認的卻是「韓智婉」三個字,心裡震驚,盯著這個韓智婉目光含義複雜萬分。


第3集
泰俊和友靜在友靜父親阻止下分手,泰俊經常很晚到智婉的咖啡店買啤酒喝,漸漸跟智婉熟悉,智婉也很為泰俊所遭受的事情打抱不平。泰俊說自己到這裡來是因為對韓智婉這個人有意思,智婉這才睡眼惺忪地瞧著他。看到泰俊把寫在智婉在黑板上的錯字改正時,智婉又想起了康鎮說自己語文文法都沒學好,恍惚中好像看見了康鎮,就這樣呆呆地望著泰俊。

泰俊和智婉訂婚的那天泰俊接到一個電話,大聲喊著友靜,康鎮聽到,泰俊因慌張無法找到自己的車,請康鎮換車給他。  客智婉一個人吃著訂婚宴定的食物,猜到泰俊沒有來訂婚炎是因為友靜,並且放心不下智婉的康鎮返回坐下和智婉一同進食,並正式介紹自己:我叫車康鎮。智婉愣住。飯後康鎮聽到智婉嘔吐,衝到衛生間看智婉的情況,問智婉:你,認識我嗎?智婉慌張否認。

友靜割腕自殺泰俊趕到醫院並吻了友靜。
智婉拒絕康鎮送她,撒謊說泰俊馬上就來接她。康鎮不放心開車返回卻看著智婉一人在雨中離開。康鎮知道了泰俊與友靜重新糾纏。
智婉生病,盼望泰俊盡快與自己聯絡,泰俊此時跟友靜故地重遊回憶過去,為不被打擾手機被友靜扔掉,友靜讓泰俊和自己重新開始。

康鎮受泰俊拜託替他去跟中國投資者談計劃案。
智婉一直在邊工作邊上醫學課。泰俊去咖啡店,沒有見到智婉。康鎮回宿舍時看見坐睡在門外等待泰俊的智婉,回到房內心情複雜,直到時間很晚,還是將智婉抱回自己家,剛回來的泰俊沒有看到。康鎮整夜一直照顧發燒的智婉。智婉在康鎮家醒來很驚訝,正巧泰俊來找康鎮換回車鑰匙,三人見面,智婉尷尬、泰俊驚訝、康鎮不爽。


第4集
在康鎮的房間裡醒來的智婉,因為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個地方而感到困惑的時候,正好泰俊拿著康鎮的車鑰匙找來了,看到智婉在康鎮房間裡很驚訝,康鎮解釋說看到智婉在泰俊家門口睡著就帶她到這裡了,康鎮給智婉披上外衣,說智婉沒退燒還是要馬上去醫院,泰俊尷尬,康鎮提出泰俊如果忙自己帶智婉去。智婉被泰俊拉著回泰俊住處,為打破沉默智婉故作開心說自己的病不嚴重,吃點東西就好。從冰箱拿出食物吃起來,泰俊阻止智婉,讓她不要吃這些過期很久的食物,智媛激動起來說了很多,轉身要走被泰俊拉住,智婉說:如果沒辦法負責就不要拉著自己。泰俊放手智婉離開。
智婉和康鎮一同坐電梯下樓,康鎮看到智婉穿了一隻拖鞋一隻冬鞋。兩人拌嘴中康鎮宣稱要像高手一樣正式的誘惑智婉,不論她是不是泰俊的未婚妻。泰俊在家中回想智婉的話心情複雜,又聽到了友靜的留言心情混亂。康鎮的車從智婉身邊呼嘯而過,智婉無力坐在路邊,康鎮駕車返回在智婉腳前放下一雙冬靴轉身離去,智婉又想起小時候康鎮也是這樣給自己送鞋。

中國投資者對康鎮提出的計劃更加欣賞,而否定了原計劃提供者泰俊的意見,泰俊心裡不舒服,認為康鎮趁人之危,康鎮解釋泰俊德方案不會吸引這些中國的投資者。

泰俊拒絕與友靜復合,說自己已經從會長那裡收了巨款以兩人的愛情為代價。友靜傷心,走出公寓的泰俊打電話回復室長,讓其轉告會長自己跟友靜結束關係。有份重要文件需要友靜簽字,康鎮找遍友靜會去的地方,在酒吧發現醉醺醺的友靜,友靜傷心發怒拒絕簽字,康鎮將其扛到公司簽字。

泰俊獨自喝酒,又跑回智婉的咖啡店等智婉,智婉讓其進入,泰俊想說自己與友靜結束的事,智婉誤會打斷泰俊的話,並讓其離開。泰俊醉醺醺的離開,智婉追出,看見走在車流中的泰俊驚慌不已,泰俊摔倒,智婉衝到車流中,用身體組止汽車撞向泰俊,買宵夜經過的康鎮看見此情景發狂,衝到智婉身前抱住智婉要替她擋車,車子越過三人所在,智婉發現是康鎮保護自己,慌亂,轉身查看倒在地上的泰俊不慎將手掌擦破,康鎮將泰俊背回宿舍,問智婉是不是要不顧自身來乞求泰俊留下,智婉回到不顧一切要請康鎮離開,康鎮問智婉知不知道泰俊媽媽是怎樣的人,然後離開。
第二天早上智婉煮好早飯,泰俊裝睡,智婉離開,經過在康鎮門往復徘徊回想以前的事情,被跑步回來的康鎮看到。智婉驚慌說是來謝謝他。 康鎮拉住智婉,問:你,真的不認識我麼?!


第5集
面對康鎮的問題智婉無言以對,他再問當年為何無聲無息的離開?智婉仍然假裝已經忘記康鎮,康鎮提起智婉身上的衣服為智婉保暖,溫柔說,感冒尚未痊癒天氣又冷,要好好保暖才好,說完返回自己的宿舍;智婉離開了大廈,康鎮在房間考慮了一會之後,衝出宿舍,望著智婉的背影。

智婉不慎將項鏈遺留在巴士站,泰俊剛好經過巴士站拾到項鏈,他將項鏈拿去珠寶店想重修,但後來他改變主意,要求珠寶店為他重新包裝然後帶走並準備送給智婉;另方面智婉回到學院之後發覺項鏈不見了,於是到處尋找,但找不到,於是她回家將項鏈畫出來並在巴士站貼出尋找公示!

康鎮為同事購三明治的時候發現智婉原來是住在咖啡室後的房間,房間沒有窗,空氣又不流通,於是當他回到公司後就馬上為智婉的房間重新設計過,而且當他完成設計圖後就馬上為智婉的房間開工並一直到天亮;智婉在貼出尋鏈告示之後回到咖啡室後才得知康鎮為她的房間裝修,她氣沖沖的來到房間想趕康鎮離開,但是老闆反而很高興得到康鎮的幫忙修整房間...... 

天亮後,泰俊又來到智婉的咖啡店,他在門外叫醒了智婉,他將那項鏈用盒子包裝得美美的送智婉,但是智婉沒法面對泰俊,她要求泰俊先回去,因為自己要整理一下她們的關係,泰俊將盒子留下來才離開;當智婉來到房間後,她簡直不敢相信房間要高不但有窗,而且康鎮將房間也重新裝修好!

友靜開始對康鎮有興趣,但是在賢告訴她康鎮為人很自負,如果她找上康鎮的話就是自找麻煩而已,但是友靜一決定的事情,她就會不顧一切的向自己的目標前進。

康鎮母親裝病到智婉父親的醫院去,被智婉母親聽到她是故意跟自己丈夫見面而來醫院之後很是憤怒,之後她要去拜祭智勇〔智婉哥哥〕,在花店跟斧山〔康鎮弟弟〕相遇,智婉父親在花店外見到她們兩人;在墓地拜祭的時候,由於斧山被警方懷疑關係而令康鎮母親趕去警局,後來他記起當時跟智婉母親一起,如果得到她的證明就可以獲得清白,於是康鎮母親到墓地硬拉著智婉母親到警局去,智婉母親硬說沒有過斧山,智婉父親要求她不要騷擾自己內人,沒見到就是沒見到,然後跟妻子離開;

康鎮回到公司後就倒頭大睡,醒了之後就去找醫生處理幫智婉裝修房間時不小心弄傷的手指,在回公司的路上,經過巴士站時康鎮見到智婉所貼的尋項鏈告示。


第6集
泰俊來找智婉,店長帶他到智婉房間等候,泰俊發現昨天自己送智婉的禮物沒有打開,於是他將盒子打開。智婉從市場回來時在咖啡店門外遇上泰俊,泰俊想跟智婉重新開始,但是智婉對於泰俊沒有將自己跟友靜的事情弄清楚之前不想再見泰俊,然後不顧泰俊就返回咖啡店去,回到房間的智婉沒有見那條露出盒子的項鏈。

康鎮重新將智婉的那張尋項鏈告示再繪畫出來,泰俊要求康鎮不要接近智婉,康鎮很憤怒地對泰俊說不要. 

智婉在上課時因為通電話關係被教授責罵並被趕出課室,在巴士站她見到康鎮所繪的尋項鏈告示,她一見到那張圖就馬上知道是康鎮所為,於是她來到康鎮的公司要找康鎮,在公司大廳她見到康鎮的好友兼同事,這時友靜從外購食物回來,她見到智婉之後故意說康鎮多好多好,然後康鎮的同事跟友靜說康鎮不適合她的,友靜說她見到好男人是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的,友靜對智婉說下次智婉再訂婚的時候記得要送請貼給她。
同事到辦公室跟泰俊說智婉在樓下,泰俊來到廳時,智婉已經離開,她返回咖啡店,當她一踏進咖啡店就見到康鎮正在見客人準備明天的發報會,康鎮也發覺到智婉,談完工作後,他發覺智婉瑟縮在一角,上前問智婉有關那項鏈,智婉仍然堅稱那是朋友送的,康鎮再一次失望。

回到公司後,康鎮那組跟泰俊那組一起為明天發表會而努力至天亮,泰俊那組比康鎮那組早完成工作,康鎮跟同事們就一直工作至天亮;完成工作後的康鎮到洗手間去梳洗一下,但當他回到辦公桌的時候,同事告知因為電源被停過關係,存放在電腦的設計不見了,一瞬間整晚的努力白費了,會議很快就要開始了,首先是泰俊那組先發表,他們有完整的設計圖,所以很快就完成發表,康鎮雖然受了這樣重大的打擊,但他仍然沉著應付,最後他決定以手繪來發表自己的設計。

康鎮雖然獲得了友靜的鼓掌但最後勝出的是泰俊的那組,康鎮就很失落的來到咖啡店等智婉,他跟著智婉上了公車,然後坐在智婉身邊,他一直自言自語地說著自己的心情,然後沉沉睡去,智婉一直聽著,智婉要下車的時候,康鎮睡倒在她肩上,她沒有推開康鎮,自己也沒有下車,當公車來到總站的時候,康鎮才醒過來,他發現手上戴著那條項鏈,於是他明白韓智婉就是她,她就是小時候的韓智婉。
另方面,泰俊跟同事們一起慶祝很是高興,跟同事們離開後就來智婉的咖啡店想要跟智婉見面,但是他來晚了,因為康鎮已經趕到來跟智婉見面,康鎮含著淚質問智婉為何要來騷擾自己的人生,到底為何?智婉亦忍不下去,兩人淚流滿面的互相擁抱著,泰俊只能望著他們緊抱在一起。


第7集
智婉將項鏈還給康鎮,康鎮重見失去了8年的項鏈之後趕到智婉工作及居住的咖啡店找智婉,兩人相認之時,泰俊亦在他們身後見到兩人互相擁抱的情境;康鎮跟智婉說他們要每天見面,他們要每天都說話,他們有很多很多話要說,之後兩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家去!

泰俊見到康鎮跟智婉一起擁抱的情境,回到家後感到懊怒,但是在門外卻見到友靜在等他,說要為泰俊慶祝因為他獲得了那個設計方案,友靜在電視上播放他手下將康鎮的設計圖破壞的情境,泰俊很震驚,友靜將錄像光碟掰裂,說這是她對所愛的人所作的最後行為,說完之後友靜就離開。

翌日當智婉準備開店的時候見到康鎮貼在玻璃門的邀請函,康鎮用調皮的文字邀請智婉在晚上6時到一家高級餐廳吃飯,智婉小心翼翼地將那張邀請函收起,這時泰俊亦一早來到咖啡店,智婉多謝泰俊幫忙找回項鏈,說已經物歸原主了,歸還康鎮哥了,泰俊明白後問那為何不早點退還,泰俊問了幾次智婉才開口說因為害怕會再愛上康鎮哥,泰俊聽了之後才明白原來他們兩人一早就已經相愛的;

智婉爸突然來到康鎮媽的咖啡店邀求跟她去約會,兩人到了首爾,原來是去醫院做體檢,春姬她不肯下車到醫院檢查,她想起康鎮在首爾工作,她要去找康鎮。

智婉在咖啡店考慮了很久之後才決定赴約,當她來到座位的時候,康鎮沒有在那,於是她準備離開,但是一轉身就見到康鎮站在自己身後,康鎮見到智婉之後捉弄了智婉一會才跟智婉坐下來。當康鎮準備點菜的時候公司來電說有人到公司搗亂,康鎮跟智婉說自己只去一個小時,走得匆忙落下了手機。
智婉實在等得無聊,於是用康鎮的手機拍下自己的照片,等到餐廳要關門了,也見不到康鎮回來;當智婉離開餐廳的時候接到父親的電話,他在電話裡說自己是韓俊秀,自己跟車康鎮的母親是朋友,因為聽說兒子在首爾工作,他想知道她是不是跟兒子在一起?智婉聽著眼淚已止不住的流下來,智婉說我不是那位小姐,我是你的女兒智婉呀,可惜父親已經收線沒法聽到。

康鎮回到公司的時候發現來了一流氓,康鎮好像得知此人的來意,他一早已經準備好資料跟此人對質,但是友靜到來卻要康鎮向此人道歉,康鎮覺得自己沒錯所以不答應,友靜很生氣;康鎮從友靜房間出來後就開始找資料,他一直忙著這件事而將智婉忘了,直至他想起智婉仍然在餐廳等自己的時候已經太遲了,當康鎮來到餐廳的時候,餐廳已經關門了,最後在咖啡店門外見到智婉,他上前說對不起,智婉對著康鎮說很餓,於是他們兩人來到小攤子吃麵,智婉吃的很急的樣子,康鎮將智勇的筆記本給智婉,康鎮說是小時候智婉哥哥找他,要求自己好好訓練妹妹,因為他希望妹妹會成為他就讀那所大學的學生,智勇更加在筆記本上將自己對妹妹的疼愛寫下來,智婉見到這些筆記本後流下眼淚,康鎮問智婉當年為何一聲不響就離開,他希望智婉跟自己說出當年的事情,智婉突然對康鎮說想飲牛奶,趁康鎮為她買牛奶的時候離開了。

泰俊接到派出所的電話,來到派出所的時候,智婉已經醉到不醒人事,智婉稍稍醒過來,對泰俊說為何要跟康鎮重遇?她以為自己已經忘記的事情又再次記起來了,因為自己堅持要找回來的吊咀害死了哥哥,智婉不停的說著是因為自己而害死了哥哥,這時康鎮亦來到派出所,他終於聽到當年智婉為何一聲不響的離開了山青。


第8集
康鎮到派出所,進門就聽到智婉告訴泰俊哥哥為項鏈而亡,讓父母傷心,自己很愧疚所以離開了山青。泰俊責怪康鎮把傷痛帶給智婉。康鎮還是背智婉回住所。康鎮明白了八年前智婉為什麼拒絕他的原因。

韓俊秀和春姬檢查後,春姬沒大問題,但自己卻得了腦瘤。韓俊秀要春姬遵守她和英淑的約定,直到死,他們不要再見面了。

泰俊在公司裡看到智婉,智婉因為一周沒看到康鎮,打電話給也都不接,所以她到公司,想見康鎮一面。泰俊把她酒醉後吐露的話告訴她,問她是不是還有自信和康鎮見面。康鎮看到智婉,智婉隱藏了心慌,說當時著急回家的理由搪塞,並邀請他去一家二十四小時的小店喝湯。

友靜為了墓地的紛爭,給康鎮兩個選擇,要麼去道歉要麼辭職,康鎮選擇後者,但他也把自己之前調查的資料給了友靜。 
康鎮決定回山青,但路上康鎮不斷想起智婉的話--她在那家二十四小時都開的小店等他,還是決定赴約。 
友靜和事主談判,告訴他她不會解雇康鎮,並拿出和墓主有關聯的二張照片,問事主認識不認識照片上的人,並以三倍酬金作為誘惑,弄清事實真相。

智婉吃過湯還要去吃炒年糕,康鎮要她別吃了,下次還有機會一起吃飯和再見面,智婉說哪還有下次,下次在哪裡?八年之後再見都沒約會過。康鎮說他時間很多,明天會帶她去吃好吃的,看電影,後天帶她到首爾各處觀光。康鎮寵溺地安撫智婉,要她早點回家休息。 

第二天,智婉在課上暈倒,康鎮買了花去約智婉,可老闆娘說智婉在醫院。病房裡康鎮告訴老師說智婉為了自己很辛苦,因為她哥哥為了自己而亡。他問老師怎麼辦,老師說他什麼都知道,應該知道怎麼辦。泰俊希望康鎮離開智婉,不想因為他讓事情變得太複雜。

友靜找到刪除康鎮資料的職員,問他,為什麼這麼做。是因為泰俊是組長?職員說是自願的,因為泰俊幫助自己,用友靜爸爸給的分手費救了自己生病的母親。回到公司,友靜對泰俊說為了救康鎮必須辭退他。 

智婉在病床上想起康鎮的承諾,出院找他。友靜趕到康鎮的住所,當著他的面撕毀了辭職書,讓他明天就去上班。問可不可以給她一個溫暖的抱抱,康鎮轉頭看到智婉,想起泰俊的話,順勢吻了有靜。智婉看到後轉身離開。


第9集
一年後,智婉為了作為韓醫而到小村落實習。一天泰俊來找她,泰俊向智婉說出這一年以來自己用心設計的一個項目得了第一,智婉除了恭賀之外沒有任何表示,於是泰俊說出後天是自己的生日,想邀請智婉一起吃飯,智婉答應。

餐廳,智婉在洗手間聽到有人要衛生紙,於是從自己的包包取出來,原來那人就是友靜,智婉返回座位,原來她跟泰俊約好這餐廳一起慶祝泰俊的生日,這時友靜亦從洗手間出來,她經過智婉跟泰俊的那張桌子,當她見到兩人一起的時候感到尷尬,但是沒有跟泰俊或者智婉打招呼就回到自己的桌子去,智婉從手提包取出禮物送給泰俊,原來是一條領帶,泰俊很高興而且馬上換上領帶,智婉幫泰俊打領帶的時候,康鎮亦來到,原來他跟友靜亦是約在此餐廳吃晚飯,兩對錯對的情侶再次相遇,康鎮表面上沒有任何表情,很自然地走到友靜那張桌去,但其實大家都很尷尬。

這時泰俊的手機響起,原來他被通知取消先前獲得的項目,而由友靜的公司拿下,於是他向友靜走去,大聲質問友靜怎可以用這種低劣的手段來傷害人?原本安靜坐著的康鎮看不過了,於是站起來面對泰俊。

泰俊愈想愈不服氣,準備要好好查清楚。翌日智婉聽到咖啡店老闆娘說泰俊被拉到警察局去,智婉趕到警察局的時候遇到上次幫泰俊的助手,他向智婉說泰俊因為去范西鬧事而被捕,於是智婉趕去詢問室跟泰俊見面,泰俊聽到智婉的聲音之後就說他這次真的要完蛋了,智婉見到那麼傷心的泰俊,於是上前給了他一個安慰的擁抱,這時康鎮亦聽到消息趕來警局看看甚麼情況,但是他見到的是智婉抱著泰俊,康鎮馬上走了出去,他走在樓梯時,智婉人就從他身後大聲說,她會為泰俊討回公道的,不管用甚麼方法,康鎮聽著智婉的話一直走,沒有回頭。

在山青,智婉爸一直不肯見康鎮媽。直至有天,智婉爸聽釜山說康鎮媽一個人去了智勇溺死的那條河;智婉爸來到河邊見到康鎮媽,智婉爸拉著康鎮媽上了車,車上智婉爸聽著康鎮媽說話突然昏了過去。

首爾,康鎮從警局出來後就去找在賢查問有關泰俊公司的事情,然後找了會長。友靜聽後激動地問走出會長辦公室的康鎮到底明白自己在幹甚麼嗎?!為何要幫泰俊?知不知道這麼做的後果會有多嚴重?!
翌日,康鎮被公司冤枉洩露設計圖,辦公室被警察搜查。在賢通知康鎮情況,並要求康鎮暫時避開並且找定律師,康鎮才發現事態嚴重。這時智婉來按門鈴,智婉在門外大叫大喊,康鎮才肯開門,康鎮沒有回應智婉的質問,任由智婉對他大發脾氣,而這時友靜來到,她問康鎮說難道這就是你愛的女人嗎?!


第10集
友靜終於明白康鎮愛的是智婉。
警察找到康鎮,搜集了資料。康鎮給友靜打電話,希望她把智婉帶走,因為不願她看到自己被帶走。智婉不願意離開,友靜大聲告訴她,如果那麼想看到康鎮被帶走的樣子,那她就待著好了,自己管不了了。
智婉央求友靜告訴她實情,友靜很生氣地告訴她,為了她,康鎮犧牲自己救了泰俊,並問她,這個時候心情如何?智媛想起自己說過的那些過分的話。
友靜去看康鎮,在樓梯上看到了呆坐著的智婉。見面時,友靜告訴康鎮,她警告過了,而他就這麼充耳不聞地等死了?以後沒有哪個公司肯用他了,友靜桃他和自己一起出過生活,康鎮卻說自己不想那樣生活。 

走出警察局,智婉還在門口,她請求友靜幫助康鎮。友靜說要智婉和泰俊結婚她就會幫康鎮,智婉答應了。她說只要是友靜提出的要求,她都答應,只要能救出康鎮。 

友靜給泰俊打電話,約他去喝酒。泰俊告訴了友靜智婉和康鎮的故事。 
次日康鎮走出警局,意外看到泰俊在台階上等他。他謝謝康鎮,問以後他會怎辦,康鎮沒有回答。
智婉捂著耳朵背中藥方子,泰俊去找她告訴她康鎮離開警局了,並告訴她,康鎮在警局聽到了她的醉後真言,知道了智勇去世的原因,那天是他背她回家的,康鎮也去過醫院看她,是他拜託康鎮,康鎮才會忍痛放手的。智婉沒有想到她深愛的人,為她受傷至此,心痛至極而放聲大哭。

康鎮決定回山青,而同時,智婉到了康鎮家樓下,卻沒有勇氣按電梯按鈕。康鎮拿著行李離開公寓,兩個人擦肩而過。智婉不知道康鎮已經到了車庫,在門外道歉,因為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對不起,她真的錯了。
後來,智婉也回到了山青,她來到自家診所,請求父母的原諒。
康鎮買了新房子,他對釜山說他們三人以後會在新家開始新的生活。

晚上,智婉來到了康鎮媽的茶館店,叫了杯熱牛奶。背後傳來康鎮的聲音。康鎮和春熙,釜山,Miss申一起玩牌,玩得正歡,智婉突然出聲,康鎮嚇一跳,起身離開。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在昔日的路上,一樣的月色,似曾相識的場面--智婉在康鎮身後嘮嘮叨叨,終於,智婉對康鎮說,能不能原諒我一次?就這一次,能不能原諒我?


第11集
兩人互相表明心意,並且以一吻來定情 。
翌日早上,智婉仍然回味昨晚跟康鎮互相表白心意與及那個吻的時候,康鎮打電話給智婉,康鎮問智婉有沒有吵到她睡覺?智婉說她已經起來了,康鎮說自己可沒睡著,問她待會有沒有時間出來,因為他想讓智婉看東西。

康鎮載智婉去那間夢想之屋參觀,智婉問這間屋是誰的?康鎮說是今後他一家人要住的房子,樓上就是自己跟妻子所住的,將來要是有孩子的話,要多少房間呢?當康鎮正在盤算要多間多少房間的時候,智婉說她喜歡孩子多的家庭,以後就生六個好了。
這時兩人坐在火爐旁,智婉仍然沒發覺自己等於是在向康鎮求婚,於是康鎮直接地問智婉是不是在向自己求婚?智婉聽後不想承認,於是故意走開,康鎮從後抱著智婉說,傻瓜,我這是在向你求婚啊,問智婉答不答應,智婉沒有馬上回答,只是很高興的在偷笑,這時屋外正在下雪,兩人相擁一起觀看雪景的畫面真的很溫馨美好哦!

康鎮載著智婉回家,在智婉家門外遇上了智婉媽,智婉上前幫母親提重物,問智婉這是誰?智婉高興地跟母親說現在跟這人交往中,然後拉著母親高高興地入屋去,智婉沒發現母親一聽到是車康鎮之後的表情是多麼不安,入屋後智婉仍然為剛才康鎮對自己的求婚的事情感到高興得像小女孩那樣又跳又用手掩面等等;

夜裡,康鎮讓斧山為他拿著電話,他就一邊彈著吉他給電話那邊的智婉,連f釜山也說從來沒有見過哥哥這樣對一個女生的,看來哥哥很愛智婉了;康鎮母親站在康鎮房間外面聽到斧山跟康鎮說的話後就決心就更大,於是一大早就提著行李去到長途車站,準備一個人離開。

早上康鎮被Miss申叫醒,因為康鎮媽留下字條離開了,於是康鎮跑去巴士站找母親;智婉原本是要去首爾上學的,所以她也來到長途巴士站,但當智婉來到後就發現父親跟康鎮媽正在互相擁抱中,他們兩人同時見到這一幕所以他們很震驚;
康鎮回家後質問母親,為何世上有那麼多的男人不選,偏偏要選智婉父親?康鎮媽回答說,沒有一個男人可以代替韓俊秀,斧山父親,跟你父親都一樣,沒有任何男人可以代替他,我這次打算不顧良心,不顧你們地跟他走。

康鎮在房間想了一夜,早上康鎮母親拉著行李經過康鎮的房間時,康鎮其實已經醒了,只是沒有阻止母親實現自己一生的願望而已,直到康鎮起來後,康鎮發現母親沒有離開,康鎮問母親為何不離開,母親說不能離開,因為一旦跟韓俊秀一起的話,康鎮跟智婉會如何?康鎮聽到母親的說話後就為母親再次穿上鞋讓母親離開,因為他不想母親再次為了抱憾而生活下去,她要讓母親完成未完的心願,他只希望母親可以沒有為憾的活下去,至於自己他也只能認命。
智婉一早起來找父親,因為原本她約父親今天介紹康鎮給他認識的,但當智婉來到父親的房間後發現父親不見了,智婉來到母親的房間卻發現母親失魂的樣子,於是她知道父親跟康鎮母親一起離開了。智婉跑來找康鎮,最後智婉想去車站找兩人的時候,康鎮緊緊地拉著智婉的手不放。

康鎮送智婉回家的時候,診所失火了,智婉想沖內火場救母親,但聰明的康鎮馬上抓著智婉然後要求護士小姐好好照顧智婉,自己就衝入火場將智婉媽救出來;在汽車休憩站時,康鎮媽要求下車,而當她離開時,智婉爸去世了。 
在醫院智婉媽終於醒過來了,她認出了智婉,但是她見到康鎮的時候竟然叫出了已經死去的兒子的名字〔智勇)。 

三年後,康鎮在一所大學當了建築系的講師,今天是他教的最後一堂課,當康鎮問在坐的學生有甚麼問題想問的時候,只有一位學生舉手發問,原來那人就是友靜。
另方面智婉在醫院當韓醫生,這天她跟一名男人在大吵,當科長到來後罵智婉是要當醫生還是要當流氓?而泰俊就在不遠處望著智婉,泰俊是為了重新設計這所醫院的事情而到來;看來四人又再次重遇哦!
康鎮要跟友靜道別,原來康鎮去了市場購物,回家後智婉的母親仍然叫康鎮「智勇」。


第12集
當智婉媽叫著康鎮「智勇」時,康鎮裝作高興的樣子,原來這三年來康鎮一直被智婉母親當作已死去的兒子--智婉哥哥智勇來活著;康鎮見到桌子放滿了很多的食物,原來今天是智勇的生日,智婉媽準備了很多的食物為兒子慶生。
另方面智婉由於在醫院跟那名科長發生爭吵關係而被趕走,於是她開車從回家暫避煩惱;康鎮回想3年前自己母親跟智婉父親私奔後,智婉的家發生火警後的情境,而在同一時間智婉在車上亦想著當時的情況。

回到家,晚上,智婉來到母親的房間,對著母親發問,現在這個情況感到幸褔嗎?將康鎮哥當成智勇哥你就會幸褔嗎?然後要求母親清醒過來吧!
智婉回到客廳,問康鎮他們現在是什麼關係?將自己當別人的兒子過得很好嗎?為什麼不去找自己的媽媽?智婉問康鎮他們可以不理任何人一走了之嗎?不要理會任何人只我們兩人離開不行嗎?!康鎮回答智婉說,他母親只有一個,就是樓上的那位,並且他也不會做出私奔這種事的。  
送走智婉後,康鎮又去安慰做噩夢的智婉媽媽,對她說,如果可以忘記的話就不要醒來,如果這樣讓你過得好的話就不要記下來,永遠也不要醒來 。

返回醫院的智婉為了應付實習努力讀書的時候,護士小姐到來告於智婉假如她仍然像昨天那樣跟上司對抗的話就要馬上離開,智婉為昨天自己的行為感到苦惱,休息的時候想買酒回去買醉,但是最後她選擇了牛奶,在付款的時候智婉巧遇泰俊,原來泰俊是為了醫院重建的事情而來。

友靜為了幫康鎮的工作室獲得項目而去酒店和項目負責人拼酒,康鎮聽後馬上趕去酒吧,友靜贏了,但但她看到康鎮叫了他就睡了過去。於是康鎮將友靜帶回家去,智婉媽見到友靜就問長問短,康鎮說是以前自己的上司而己。
翌日早上康鎮在電梯內碰到泰俊,原來兩人都是為了醫院的設計工作項目到來。但在開始之前傳來壞消息,當年康鎮被友靜父親陷害的事情被這次主辦人發覺後就取消他們的發表機會,而泰俊也差點要放棄,康鎮聽到泰俊的壞消息後在臨走的時候跟泰俊說大家合作怎麼樣,泰俊不用想多久就答應跟康鎮合作。

友靜來醫找智婉,智婉對友靜說,謝謝她能夠在康鎮的身邊,她感謝友靜回來,感謝她留在康鎮身邊。在智婉離開後,友靜感到疑惑,因為昨晚她見到睡著了的康鎮是流著淚的,而今天聽智婉說他們已經分手,愛得那麼深的兩人為何會變成這樣呢?

康鎮跟智婉媽上了車之後接到泰俊的來電,他想約康鎮明天見面。由於泰俊在購買咖啡時將手套留在流動咖啡車那裡(賣咖啡的人原來就是康鎮的母親車春姬),春姬想將手套交還給泰俊,但是她被一輛麼托車撞倒,於是泰俊只好馬上結束電話並將春姬送去醫院,他將春姬送去智婉的那間醫院接受針灸治療,智婉接到電話之後馬上趕去治療室,當病人作回頭檢查的時候,她發現原來病人就是康鎮的母親;

智婉來到春姬的病房自我介紹說自己是韓俊秀的女兒,韓智婉。這時智婉的電話響了,智婉對著康鎮說他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們為什麼不可以在一起,他們互相喜歡,愛著彼此,他們這麼辛苦地一路走來,到底為什麼兩個深愛的人不能在一起,到底是誰讓他們有今天?!


第13集
智婉在電話向康鎮大吼我們為何會成為這樣的關係?到底是誰人令我們變成這樣?當智婉放下電話之後,康鎮真的很想馬上趕去跟智婉見面問過究竟,我想在康鎮的心底裡智婉就是他的一切!

康鎮考慮了一會之後就決定開車趕去醫院看看智婉到底遇到了甚麼大的事情,來到醫院之後康鎮沒有進入醫院,他又再次猶豫自己跟智婉見面後又如何呢?他怕自己控制不了對智婉的思念,為了克制這種對智婉的思念,他只能坐在車上等。

在病房內,智婉故意讓康鎮媽聽到自己的咆哮,春姬只能跟智婉說對不起,雖然不知道康鎮現時跟智婉是何種關係,但她知道當年因為自己的自私很為而令智婉跟康鎮那麼痛苦,所以她只能夠向智婉說句對不起;智婉雖然聽到康鎮媽的道歉,但她說自己不能接受她的道歉,因為智婉認為是春姬一人而令那麼多人痛苦,如她母親,自己及康鎮,所以她說絕對不能接受,不能原諒春姬的所為。
當智婉準備離開春姬的病房的時候,春姬要求智婉不要告訴康鎮見到自己的事情,智婉回過頭跟春姬說,她不會告訴康鎮,要是春姬要見兒子的話就自己直接去見康鎮吧。說完後就離開了春姬的病房。

這時康鎮在車上閉上了眼睛休息,這時春姬從病房走出來,她不想讓兒子見到自己,她害怕再次見到康鎮的時候要如何面對兒子,因為之前春姬聽到智婉說當年因為她跟韓俊秀私奔後除了毀了智婉母親,亦毀了兒子的一生,她害怕自己如何才能補償損失。

當春姬逃出醫院時,她是經過康鎮的汽車,但由於康鎮閉上眼睛的關係,所以母子兩沒有遇上,康鎮就這樣閉上眼睛直至天差不多亮才開車離去。智婉值班完之後,再次回到春姬的病房時發現春姬不在病房,於是她走出醫院去找尋春姬,就在康鎮開車離去後,智婉才從醫院走出大門,她沒有見到春姬,但是她見到康鎮的汽車駛離醫院,智婉明白原來自己的一通電話,康鎮就會到來,但為了母親所以他沒法回到自己身邊而已。 

翌日,友靜大罵正在努力工作的同事的不是,最後才被康鎮的好友提醒她是這公司的新職員而已,她才意識到自己是新來的員工,這時智婉媽把弄好的餃子取出讓各人分享,然後她對友靜說一會跟她一談;

友靜跟智婉媽學包餃子的時候,智婉媽問友靜對智勇有何感覺?她認為兒子對女孩子有較高的要求,所以到現在仍然看不到他有女朋友似的,她認為友靜對於智勇來說好像比較親近,然後又問友靜有沒有兄弟姐妹?友靜說自己有一位哥哥,一位姐姐,智婉媽再問友靜是否喜歡吃餃子,友靜說自己母親在自己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自此之後從來沒有吃過母親包的餃子,現在連餃子的味道都不知道了;站在不遠處的康鎮原本想過來跟友靜打招呼的,但聽見她跟智婉媽那麼親切的交談就沒有騷擾她們。


第14集
當康鎮媽扣智婉家門的時候,出來開門的人竟然是康鎮,康鎮媽說很冷要入屋,但被康鎮阻止,康鎮媽想直接進入屋內也不行,因為康鎮沒有讓她進入,最後康鎮將母親帶到酒店去。
康鎮媽大大聲跟康鎮說我是你媽,為何不讓我去那個家?康鎮被母親罵都沒有回話,最後冷冷的跟母親說的話就是3年前他為母親穿上鞋之後說過為了那個人可以放棄一切,親情也可以放棄,所以現在見到的人跟你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今晚就在此睡好了,也是我最後可以為你做的事情,說完之後就轉身離開。
離開之後康鎮非常痛苦,畢竟她就是自己的母親,但是就因為這母親他才會過著痛苦的日子,現在知道她仍然活著總好過不知道她生死好!
這時的康鎮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但因為太過突然,一時間他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對這種情況,這時需要安慰的康鎮他想起了智婉,於是他開車到醫院找智婉,經護士小姐說智婉在當夜班,康鎮在走廊遇見正在打瞌睡的智婉,於是他走近智婉,然後借出自己的肩膀讓智婉好睡,不知道過了多久,智婉終於醒來了,她見到康鎮在自己身邊的時候感到很奇怪,因為這3年以來康鎮極少到醫院來找自己的,於是智婉問康鎮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


第15集
智婉對康鎮說讓他不要為智勇的事情內疚,這時偶然聽到這話的英淑帶著憤怒的眼神差點站不穩腳,康鎮很驚慌,想去抓住她的手,但是英淑推開了他,康鎮很是不解。

回到房間的英淑回想起關於康鎮的事情,頭疼得很厲害。另外,泰俊見到友靜後跟她說想和她一起跳槽,把友靜逗笑了。

稍後康鎮做完企劃案,因為英淑把果汁撒了,康鎮說要不把智婉嫁出去吧,自己反而心裡很悲傷。智婉到內衣店給春熙買了內衣,同時春熙在向一個男的賣咖啡的時候,康鎮出現,向那個男的。


第16集(結局)
智婉對康鎮說,以後要自己帶著媽媽一起生活,這讓康鎮和英淑都很困惑。而且她還對康鎮說讓他整理好自己的心,然後就轉身走了,康鎮有的只是心痛。
另外友靜不經意間問「康鎮在哪裡」,英淑回答說在外面。友靜很驚訝。友靜就把英淑好像知道了康鎮不是智勇這件事情告訴了康鎮和智婉。  
智婉聽到後很驚訝,就回到家責問康鎮為什麼英淑已經好了,他還要這麼痛苦,康鎮對她說是因為自己實在不能放棄智婉。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SBS】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加入書籤:
分享到Plurk
0
★最新文章【2014春季日劇排行榜】2014日劇排名、2014好看的日劇推薦*小宅追了8部日劇啊!!
2014春季日劇小宅看了10部日劇 除了有兩部會棄掉外,其於8部應該會持續的追下去 小宅默默的寫了這篇小宅的2014春季日劇排行榜  希望有更多...(詳全文)
【韓劇解析】高修、韓藝瑟~聖誕節會下雪嗎~分析
青澀的年代,兩小無猜的戀情 我們的愛情未曾開始,不曾結束  故事是這麼開始的 一個惡作劇般的報復,智婉誓言追到學校的轉學生車康鎮再狠狠的...(詳全文)

留言內容

  saki 2011-03-20 00:37:54 118.170.204.*
@'@'@~~
版主回應:

fsfsd'fsfsdfsfsdf'''fsdfsfsjf;s

  
 
  聖誕節 2013-08-18 15:46:45 203.121.236.*
"聖誕節會下雪嗎"這是一部看了會讓人很心疼感人的一部韓劇,尤其是最後一集男主角哭著跟女主角的媽媽說,請求她的原諒,要他做什麼都可以……。那裡,想必也讓很多人跟著掉淚,我就是其中之一。你是韓劇迷嗎? 那麼一定要看這部2009年"聖誕節會下雪嗎"裡面的歌曲也都超好聽的呦!很搭劇情的演出。而且,男女主角都很帥又漂亮喔!不虧是崔文錫導演和李京熙編劇合作的作品喔!想看悲傷感人的愛情韓劇,那你一定不能錯過"聖誕節會下雪嗎"必看喔!看完。記得也來這裡跟大家分享你的心得感想喔!
 
上一頁  [1]   下一頁  1-2筆 共 2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