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妒海》薇妮是一個寡婦,給百萬富翁艾肯林的女兒當保姆,一次她隨艾肯林一家出海,遭遇了暴風雨,薇妮利慾熏心害死了艾肯林的妻子和女兒,此後她乘機成為了艾肯林的妻子。

直到25年後,薇妮的兒子碰到了艾肯林的女兒,薇妮發現她是艾肯林的女兒後,更是歹毒的要迫害她們母女倆,但她自己的兒子已經深深的愛上了女主角……

妒海

【分集劇情】
第1集
   寡婦薇妮在艾肯林家當保姆,每天面對僱主家的豪華生活和自己的困窘產生的強烈對比,心中漸漸生出不滿,一心要改變自己貧窮的命運。一天晚上薇妮正在把出遊的行李裝上車時艾肯林的妹妹艾卡娜出現,她的傲慢態度令薇妮不屑。艾卡娜為好賭的丈夫向哥哥借錢未果,心中難平。

   第二天艾肯林攜全家出海遊玩,薇妮對艾肯林大獻慇勤,目睹艾肯林對夫人杜月如的關愛感到心裡酸酸的,看到艾肯林送給夫人一枚珍珠鑽戒時心中的不平衡更深。不久天氣突變,暴風雨來臨,懷抱女兒的杜月如從船上滑落攀著船沿,艾肯林不慎滑倒暈厥,薇妮原本握住夫人的手,但心中的罪惡逐漸昇華,對物質生活的強烈渴望令她最終掰開夫人的手任由夫人和小姐落海,並對醒來後的艾肯林撒謊說來不及營救,艾肯林深受打擊。

   另一方面,因妻子於三個月前難產死亡而獨自養育兒子的貧窮漁夫藍天恩清晨循著女嬰的哭聲在海邊撿到了昏迷的杜月如,把母女倆救回家中。


第2集
   甦醒過來的杜月如頭痛欲裂,情緒激動,發現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剛剛經歷喪妻之痛的漁夫謊稱杜月如是自己的妻子,並根據杜月如手上的戒指為她取名為珍珠。

   艾肯林這邊失去了杜月如和女嬰,報警也無濟於事,艾卡娜怪罪薇妮,說她有意害死杜月如,兩人不歡而散。薇妮在艾肯林痛苦的時候盡力安慰他,艾肯林接受了薇妮。

   25年後,當年的嬰兒已長大成人,漁夫帶著兒子藍大風打漁,女兒小雲(即艾肯林的親生女兒)在海鮮站工作,一家人其樂融融,只是漁夫隱瞞了當年的真相,每次家人提到時都會心中一驚;而當年的保姆薇妮也搖身一變成了穿金戴銀、趾高氣昂的闊太太,艾肯林只給她支票卻態度冷淡的做法令她不滿,在前廳遇到艾卡娜後兩人又發生爭執,被艾肯林打斷。

   艾肯林在向媒體介紹新落成的度假村酒店時昏倒被送入醫院並被確診得了癌症。漁夫還不起欠下的債,房子和地要被收走,杜月如拿出珍珠鑽戒要漁夫賣掉,漁夫心中有愧不肯接受,於是杜月如拜託姐弟倆賣掉戒指。


第3集
   姐弟倆來到金飾店,黑心的老闆娘謊稱戒指只值1萬塊,還不夠還債,兩人無奈賣了戒指,央求老闆娘不要賣,將來會贖回。回家後討債人來要錢,小雲低聲下氣請求通融但沒有用,討債人要拖走全家賴以生存的漁船,藍大風上前阻止遭毆打,漁船最終被拖走。

   艾肯林非常思念杜月如,決定去當年全家出遊的攀牙府散心,薇妮阻止不成很憤怒。鏡頭轉向薇妮的兒子伯騰,他對養父冷淡母親的做法不滿,也要進行度假村的開發建設,和養父成為競爭對手,決定要自己賺錢,不喜歡母親去謀求養父財產,薇妮要求伯騰跟艾肯林一起去攀牙府。

   小雲四處求職無果,卻在買菜時無意間看到了度假村招聘傭人的廣告,小雲應聘成功,與此同時伯騰也提前來到度假村,住進了小雲剛收拾好的VIP房洗澡並換工作人員的衣服,小雲發現房間有人,看到伯騰的穿著以為他是工作人員,要帶他去見經理,兩人發生爭執。艾肯林到來,伯騰看到小雲很生氣,薇妮也因此怪罪小雲,小雲才知道伯騰的真實身份。


第4集
   艾卡娜帶女兒莉莉來到度假村,要莉莉好好討好哥哥;薇妮帶伯騰來討好艾肯林反而加深了矛盾,艾肯林驅散吵架的艾卡娜和薇妮,獨自上樓休息,小雲給艾肯林換拖鞋、撿回他掉落的枴杖卻沒有收下小費令艾肯林震動。

   莉莉一個人跑出來玩看到小船很高興,跑近時卻突然看到藍大風,驚慌之下扭頭逃跑不慎傷了腳,藍大風將她背回,艾卡娜看到斥責了莉莉。

   小雲回家向家人提及了艾肯林。薇妮要求兒子去照顧艾肯林遭拒絕,艾肯林獨自在海邊對著錢包裡的全家福思念妻女時突然發病滾落海中,小雲及時發現救下艾肯林。度假村裡的人找不到艾肯林十分焦急,艾卡娜帶莉莉想搶在薇妮之前找到艾肯林來討好,莉莉對此很不耐煩;同時伯騰也被逼去尋找艾肯林。

   艾肯林醒來將小雲當成了自己的女兒,對小雲很感激,主動提及了自己的家人,小雲幫他找回了錢包,而小雲的安慰也令艾肯林十分溫暖。


第5集
   艾肯林正要給小雲看全家福時,伯騰找到了他,薇妮等人趕來,艾肯林讓小雲照顧自己的做法令薇妮心中警鈴大作,薇妮找到小雲嚴厲責罵她,認為她貪圖老爺的財產,小雲告別薇妮後遇到伯騰,又遭到冷嘲熱諷。艾卡娜看到女兒畫藍大風的畫像非常惱火,要她不准和藍大風再聯繫。

   杜月如做了失憶前經常給老爺做的甜點準備換些錢,小雲再次提及艾肯林關於妻女遇難的話令漁夫震驚繼而懷疑。小雲想給艾肯林送母親做的甜點被薇妮阻止,薇妮對艾肯林的態度越來越難以忍受。伯騰把小雲當傭人,要她給自己送咖啡,由於小雲的失誤導致伯騰建新度假村的資料飄入游泳池,這惹惱了伯騰,小雲跳入水中撿資料。艾肯林對薇妮發火的事在度假村傳開,艾卡娜非常高興。

   小雲努力拼湊毀壞的資料時遇到艾肯林,艾肯林看到資料內容既吃驚又生氣,和伯騰吵了一架並動手打了他,薇妮把責任歸咎於小雲,決定辭退她,任憑小雲如何哀求都沒用。小雲離開度假村時又遇到了伯騰,伯騰對小雲被辭退一事很吃驚,前去詢問薇妮,認為她做得太過分。


第6集
   小雲回到家發現母親暈倒,急忙把她送進醫院,杜月如恍惚間又回憶起一些片段,漁夫十分驚慌,對恢復記憶一事產生深深的恐懼。艾肯林登船散心,再次思念起妻女,艾卡娜強迫莉莉討好艾肯林失敗,莉莉發現開船的是藍大風很高興,藍大風教她開船被艾卡娜看到並被阻止。

   艾肯林再次發病,藍大風及時救了他,艾肯林被及時送進醫院,而莉莉和藍大風則一起去看日落。艾肯林要僱用小雲照顧自己,小雲避開爭執的薇妮和艾卡娜,再次遭到伯騰諷刺。


第7集
   小雲無微不至的照顧令艾肯林倍感溫馨,但漁夫夫妻倆卻有些擔心,害怕艾肯林是別有企圖,決定去醫院問個明白。兩人來到艾肯林的病房,艾肯林正在睡覺,杜月如看到艾肯林的臉感到十分熟悉,漁夫讓杜月如在病房外等,自己跟艾肯林攤牌,艾肯林解釋說小雲讓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兒,漁夫想起25年前的事驚慌失措,帶杜月如逃離了醫院。伯騰對艾肯林僱傭小雲不滿意,而薇妮只歸罪於小雲。

   莉莉與藍大風遊湖談心十分開心,但看到艾卡娜四處尋找自己,只好偷偷溜回去,艾肯林帶小雲回到了度假村,薇妮和艾卡娜再次吵架。薇妮找到小雲故意要她去清洗衛生間,並在她去拿工具時把她鎖進工具房,工具房裡的化學液體翻倒交匯產生了毒氣,小雲中毒昏倒。


第8集
   伯騰經過工具房附近時察覺有異樣,但並未多想。艾卡娜丟掉莉莉的繪畫本,莉莉忍無可忍,和母親吵了一架。小雲碰倒了工具,伯騰聽到聲音砸開門救出了小雲,把她抱到通風處。伯騰不相信母親會叫小雲打掃衛生間,認為小雲偽裝。薇妮得知兒子救了小雲有些不高興,認為小雲在博取同情。

   艾肯林感激藍大風在船上救了自己一命付他錢,但藍大風也沒有接受。艾肯林得知藍大風和小雲是姐弟後十分欣賞姐弟倆的父母,認為他們把孩子教得很好,想設宴見他們一面,薇妮知道後越來越不滿,而漁夫害怕艾肯林見到杜月如怎麼都不肯去,艾卡娜對此也不高興,莉莉得知後為能夠見到藍大風興奮不已。

   伯騰遇到小雲再次嘲諷她。杜月如認為如果不去太不禮貌,決定不管漁夫,獨自帶著孩子去。三個人搭上公交車準備離開,漁夫想不出阻止的辦法,便直接衝向開動的公交車,受了輕傷。


第9集
   由於漁夫受傷,杜月如決定不去赴宴,送漁夫回家照顧他。兩人到達度假村後,薇妮讓伯騰把小雲找來命令她在晚宴上辭職。晚宴進行的並不順利,宴上火藥味很濃。小雲說起家中的事,提到了珍珠鑽戒,薇妮多次暗示小雲辭職,但小雲想到家中的困境實在說不出口,倉皇逃離現場。薇妮找到小雲責打她,被工作人員發現,小雲趁機逃離,伯騰看到小雲狼狽不堪,要她不要總是哭,而應該勇敢地抗爭。在家照顧漁夫的杜月如發現家裡沒有止痛藥了,決定出門去買。小雲回到晚宴現場前再次遇到薇妮,薇妮以家人的安寧相威脅,逼迫小雲辭職,小雲不得已提出辭職,艾肯林無法接受。


第10集
   艾肯林誤認為是小雲的父母不讓她工作,決定去找小雲的父母說清楚,而杜月如的公交車在度假村門口壞了,杜月如決定去度假村找兩個孩子幫忙借輛車回家,艾肯林得知小雲的媽媽來了,便派人迎接,自己在宴廳等待,薇妮害怕威脅小雲的事情敗露,也前去找杜月如,而此時杜月如已經獨自離開去宴廳。

   杜月如在度假村迷了路,一路遠遠跟著薇妮找到了宴廳,但當杜月如看到薇妮的臉時感到熟悉,繼而頭痛發作,薇妮正要上前看個究竟時姐弟倆趕到帶著媽媽離開,漁夫得知艾肯林並未見到杜月如,鬆了口氣。艾肯林不想讓小雲辭職,就親自前往小雲家想談清楚,不巧漁夫和杜月如去了醫院,而艾肯林誠懇的態度動搖了小雲。

   在醫院裡醫生的診斷使漁夫越來越害怕杜月如恢復記憶,對杜月如發脾氣,不讓她再來醫院。伯騰一整天都沒看到小雲,詢問之下得知小雲辭職,感到很意外。晚上小雲想了很久,想到了伯騰之前對自己說的話,最終決定不辭職,而是好好面對。


第11集
   艾卡娜整日跟著莉莉監視她,甚至把她鎖在房裡限制她的行動。艾肯林幫小雲家買回了漁船,並讓陳才去尋找並贖回被小雲賣掉的珍珠鑽戒,艾卡娜和陳才一起出去。小雲對艾肯林幫忙買回漁船萬分感激,薇妮發誓要折磨小雲直到她心甘情願離開,故意砸碎碟子命令小雲收拾並撂狠話。

   陳才四處尋找金店詢問戒指,無奈艾卡娜吵著要去美發店,只好先送她。伯騰的好友兼新度假村的合夥人大偉來到度假村,和小雲打了個照面,對小雲一見鍾情,三人決定一起去依次找簽約人簽約重做之前被小雲毀壞的文件,一路上伯騰目睹大偉對小雲的過分友好感到很不爽。


第12集
   車子也在短暫的休憩後發動不了了,伯騰趁機讓大偉看車,自己和小雲騎自行車去找簽約人簽約,伯騰沒有控制好車,兩人一起摔了下去,他們對視。

   陳才在等待艾卡娜做頭髮時發現對面有一家金店,便進去詢問,找到了這枚戒指,艾卡娜進來看到了這枚戒指,認為小雲家是買不起這枚戒指的,是在騙艾肯林買戒指送她,強拉陳才離開。伯騰找到一位簽約人簽字,並幫小雲處理傷口,然後換小雲騎車帶伯騰,伯騰還用自己的手帕幫小雲綁頭髮,兩人在外奔波了一天,晚上大偉送小雲回家,漁夫有些不高興,知道艾肯林曾來過後更感心驚肉跳。

   艾肯林聽艾卡娜描述了戒指的樣式後驚覺與自己當年送給夫人的戒指相似,第二天親自去了金店,但此時戒指已經被薇妮搶先買走。薇妮同樣發現這枚戒指與當年老爺送給夫人的相似,對小雲的身世產生了懷疑,把小雲叫進書房,逼問有關戒指和小雲的母親的信息。


第13集
   伯騰和大偉在街上看見小雲,和她一起去了金店詢問戒指,得知戒指已賣小雲很難過,伯騰跟著小雲坐上公交車,並跟著他去了她家,兩人在海邊相談甚歡。莉莉再次求媽媽讓自己出去未果,但艾卡娜受到啟發,告訴艾肯林可以通過看金店的監控錄像找出買戒指的人。

   薇妮來到公司調閱了員工資料,查到了小雲的家庭住址,正準備前往時遇到陳才,得知老爺要看金店錄像,心中害怕便一起跟去,薇妮阻止老爺看錄像不成便把水潑進插頭造成短路,趁亂撬出了錄像帶,但陳才拿走了帶子並在另一個房間播放,誰知播到薇妮正準備進門的那段時錄像卻結束了,薇妮鬆了口氣,驅車來到小雲家,要跟漁夫談戒指的事,漁夫謊稱是自己中彩票買的被薇妮戳穿,當看到薇妮拿出那枚戒指時,漁夫愣住了。


第14集
   在薇妮咄咄逼人的攻勢下漁夫只好撒謊說薇妮問的那對母女已死,戒指是從屍體上取下的,薇妮相信了他,但要他下跪求饒才答應不說出去,藍大風看見非常憤怒,對父親毫無底線的退讓也很疑惑。

   艾卡娜做完頭髮,聽說去市場上有賣老爺最喜歡的甜點,便去市場購買,和杜月如撞了面,但沒有看到臉,杜月如在買水果時看到了甜點,心中大驚,意識到漁夫騙了她,氣憤地驅車回去找漁夫,艾卡娜看見後也搭車跟上去,但車子半路沒油了。

   薇妮回到漁夫家沒有找到漁夫,卻看見了杜月如的臉,震驚之下亂了方陣,伯騰看到回來的母親神色異樣有些奇怪,聽到艾卡娜詢問薇妮後更加疑惑,便去詢問薇妮,薇妮隱瞞了事件,杜月如的出現使她心中的不安擴大。


第15集
   伯騰開車和小雲一起去市場買東西並送她回家,漁夫看到伯騰很吃驚,將伯騰趕走,並打了小雲,一家人都為漁夫的不可理喻迷惑不已,藍大風向家人提到漁夫給薇妮下跪的事。薇妮把珍珠鑽戒丟進海裡,但卻出現幻覺和做惡夢。漁夫不讓小雲出門,就此辭職,甚至遷怒於藍大風。

   杜月如帶兩個孩子去買菜,藍大風趁機找來莉莉希望她能幫忙,莉莉建議藍大風對薇妮敬而遠之,杜月如看到小雲因為不告而別憂心,囑咐她快去快回,看到藍大風和莉莉在一起,打了個招呼後一個人先回家,小雲來到度假村,請一同工作的人代還伯騰的手帕,想去向艾肯林告別時被薇妮攔下,只好離開。

   薇妮來到市場找到了獨自回家的杜月如,嚴厲逼問下發現杜月如已經失憶,便毆打侮辱杜月如。


第16集
   薇妮得意萬分,而回到家的杜月如很委屈,質問漁夫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漁夫仍然不肯說。莉莉給艾肯林送飲料時看到了錢包裡的全家福,發現「已故」的舅媽和藍大風的媽媽長得很像,便告訴了艾卡娜,艾卡娜非常興奮地告訴了艾肯林,幾個人立刻準備去小雲家,薇妮也慌忙跟去,到達後得知全家人已經賣了房子搬走了。

   小雲寫了封信向艾肯林道歉,艾肯林失望之下發病,被送回曼谷救治,伯騰對小雲不告而別很生氣,而漁夫正攜全家去投靠親戚。醫生警告說艾肯林隨時有生命危險,於是艾卡娜開始著手找律師。


第17集
   伯騰不滿母親急著搶遺產,艾卡娜也不滿於薇妮可以分遺產,想成為遺產的唯一繼承人,莉莉認為媽媽把錢看得太重,兩人發生爭吵。

   漁夫對一家人跟著他奔波也感到十分愧疚,晚上來到親戚家,不料親戚早已搬走,杜月如突發頭痛,醫生要他們快做決定,盡快給杜月如治療,漁夫籌不出治療的費用,決定把杜月如和小雲還給艾肯林,幾經輾轉打電話到了艾肯林的病房,艾卡娜接了電話,得知漁夫的意思後既吃驚又高興,向艾肯林說明情況,但艾肯林認為她是撒謊想騙遺產,堅決不相信,於是艾卡娜帶著莉莉去醫院門口等待迎接,而薇妮已帶著艾肯林出院,漁夫送母女倆去醫院,正在大廳話別。


第18集
   杜月如隱約察覺了漁夫的離意,堅決不肯跟漁夫分開,逕直穿過馬路奔向漁夫,漁夫急忙衝進馬路營救,兩人出了車禍,結果杜月如毀容,漁夫只來得及叮囑小雲去見艾肯林,尚未說出身世便氣絕身亡。

   薇妮好言安慰艾肯林,順便抹黑艾卡娜,艾肯林對艾卡娜更加失去了信任,不允許她再踏進家門,艾卡娜對薇妮深惡痛絕,發誓要扳倒她。伯騰在工作之餘開始思念小雲。薇妮想得到全部遺產,和律師談過後得知需要老爺的親筆簽名,薇妮自知老爺不可能把遺產給她,便決定模仿簽名。

   杜月如帶著孩子住進了寺廟,姐弟倆又踏上漫漫求職路,最後小雲在一家露天小吃店找到份刷碗的工作,無意間看到了伯騰,但苦於自己的寒酸終究沒敢上前打招呼。


第19集
   伯騰和大偉在對面的餐廳聊天,伯騰對小雲的離開還是很介意,小雲只敢躲在樹後偷偷看著伯騰。艾卡娜無法進入房子,便買通了女傭愛依,讓她監視薇妮。小雲為了撿滾落馬路的杯子,差點被伯騰的車撞到,伯騰追問小雲離開的原因,小雲據實以告,伯騰不太相信媽媽會傷害他們。

   藍大風外出修車時發現僱主是莉莉,莉莉告訴他他的媽媽可能是自己的舅媽,希望他帶媽媽去見艾肯林,藍大風不能接受,當即翻臉,晚上藍大風把這件事告訴小雲,小雲也覺得不可思議。

   艾卡娜從傭人手中拿到了薇妮練習簽名的廢紙,意識到薇妮要冒充艾肯林簽名,急忙想去找艾肯林爆料,可艾肯林對她根本不予理睬。伯騰請了半天假去找小雲,要她說出薇妮做了什麼,但小雲認為既然不相信就沒什麼好說的,跳上貨車逃跑,伯騰立刻開車車追趕。

   艾肯林出門遇到堵車,便拐進了旁邊的寺廟,與包著頭巾遮臉的杜月如閒聊了一陣,藍大風看到艾肯林與媽媽在一起十分擔心。


第20集
   藍大風想到了莉莉說的話,便搶走了艾肯林的錢包,看到照片後心中巨震,艾肯林因為照片被搶,焦急之下再次發病倒地。伯騰追逐小雲坐的貨車進了寺廟,意外發現了倒地的艾肯林,便把他送回家休養。藍大風害怕媽媽和姐姐會離開自己,心中的恐懼陡然加深,也明白了之前漁夫的反常,燒掉了照片。

   薇妮強迫律師偽造了一份遺囑,在得知艾肯林情況不樂觀後覺得時機已經成熟,對艾肯林的態度也陡然冷淡了,伯騰看到了偽造的遺囑更加感到奇怪,女傭把此事告訴了艾卡娜,晚上艾卡娜在女傭的幫助下潛入房子找到了偽造的遺囑,立刻明白了薇妮的目的,逃離時被薇妮發現,薇妮害怕事情敗露,要搶回假遺囑,兩人扭打起來,最終保安趕來控制了艾卡娜,薇妮拿回了遺囑。

   薇妮在理療書中查到若在飲食中定量加入老鼠藥會加重病情,便開始在艾肯林的飲食中下毒,艾肯林不知真相,吃下了具有老鼠藥的蔬菜汁。


第21集
   艾卡娜打來電話想向艾肯林揭穿薇妮,但電話被薇妮掛斷。薇妮以老爺需要靜養為由禁止傭人上樓,實際上將艾肯林軟禁。小雲聽到幾個來吃麵的女孩說自己一晚能賺上萬元十分心動,杜月如的病再次發作,藍大風將媽媽送進醫院,杜月如的記憶再次閃現,藍大風聽到母親的囈語心中的懷疑逐漸變為現實。

   小雲因為害怕薇妮來找麻煩,而對伯騰很冷淡,伯騰因此很失落,心中承認了自己喜歡小雲,大偉鼓勵他大膽說出來。艾肯林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呼喚女傭卻無人答應,於是自己拄著枴杖下樓,看到薇妮正往飲料裡下毒,準備報警,薇妮用花瓶擊倒了艾肯林,還不讓女傭找救護車,獨自把艾肯林帶回房間後暴露了真面目,對艾肯林凶狠殘暴。

   艾卡娜找到了艾肯林的私人律師,確認了艾肯林並未立遺囑,決心揭穿薇妮,同時女傭也把艾肯林的事告訴了艾卡娜,艾卡娜更加痛恨薇妮。醫生告訴姐弟倆母親必須恢復記憶身體才會好轉,藍大風害怕失去親人,對籌錢治病一事也不再像以往那麼積極,小雲以為他怕苦,既傷心又失望,決定靠自己掙錢,而藍大風的內心也十分矛盾。


第22集
   小雲急於賺錢籌集醫療費,正巧又遇到那幾個能賺上萬元的女孩,詢問之下得知是當舞女,單純的她便請求她們帶自己去工作,但真正參與後無法忍受,最後因為得罪了顧客遭到舞廳的人的毆打,慌張逃到馬路上被經過的伯騰救回自己家,伯騰為小雲處理了嘴角的傷口,並在瞭解到她的窘境後讓她來自己的公司工作。

   艾肯林在薇妮的威懾下假裝喝下毒果汁,實際上將果汁含在口中後吐掉,並坐電梯逃到一樓想打座機求救,不慎驚動了薇妮,驚慌之下拿走了無線電話跑回房間。

   薇妮看到電梯上顯示了數字和空空的無線電話座,立刻去房間,沒有找到躲起來的艾肯林,但發現了被吐掉的果汁,心中憤怒,在房子裡四處搜索艾肯林,而艾肯林此時正焦急地等待艾卡娜接電話,剛剛回家的艾卡娜沒有接到這通救命的電話,薇妮用手機打給無線電話找到了艾肯林藏身的地方,艾肯林再次打給艾卡娜,可是艾卡娜剛剛接到電話就被薇妮阻止了,薇妮想強行拖艾肯林回房間,艾肯林拚命掙脫逃下樓大聲呼救,傭人及時趕來,薇妮立刻開始演戲裝好人騙過了傭人,傭人將艾肯林帶回房間。


第23集
   艾卡娜來到別墅想進去找艾肯林被保安阻擋,就假裝發急病騙保安打開大門衝進了別墅,在正廳與薇妮爭執扭打,艾卡娜佔了上風,趁薇妮倒地衝上二樓呼喊艾肯林,艾肯林聽到動靜也掙扎著向門口爬去,但保安趕來將艾卡娜帶離。艾卡娜與薇妮在警局爭吵,最終由於艾卡娜沒有證據,而薇妮有保安和傭人做證,警察以誹謗和傷害他人將艾卡娜關了起來,艾卡娜還因為吵鬧被太妹修理了,最後莉莉將她保釋出來。

   小雲來到伯騰的公司面試,得到了伯騰的特別照顧和鼓勵,並和大偉巧遇,大偉成功「搶到」小雲,讓她做自己的私人秘書,伯騰打翻了醋罈。杜月如在醫生的幫助下回憶起了海難當天的片段,而母親記憶的逐步恢復也加深了藍大風心中的憂慮。

   法院支持了薇妮對艾卡娜的指控,艾卡娜憤怒卻無可奈何,而艾肯林也在薇妮的強迫下不斷喝下毒藥,身體日漸虛弱,薇妮趁機奪去了艾肯林在公司的實權,準備將董事長的位子交給伯騰。薇妮給伯騰打電話,但伯騰正在開會沒有接聽,於是薇妮轉而打到辦公室,小雲見電話無人接聽,便接起了電話,薇妮發現是小雲,萬分震驚。中午大偉、小雲和伯騰一起去吃午飯,此時薇妮正好來到公司找小雲。


第24集
   午餐間三人在席間談笑風生,伯騰也解開了小雲以為自己不喜歡她的誤會。小雲回來時遇到薇妮,被薇妮帶到陽台質問,小雲勇敢地反抗她的強勢,兩人發生肢體衝突。伯騰回來沒有看到小雲,便四處尋找,看到了母親的暴行,及時解救了小雲,伯騰無法理解母親的舉動,和她吵了一架,並向她坦白自己喜歡小雲。

   艾卡娜不顧一切想去戳穿薇妮,莉莉決定帶媽媽去找杜月如,兩人來到寺廟尋找杜月如被藍大風看到,藍大風不顧艾卡娜的哀求將兩人趕走,莉莉對藍大風很失望,艾卡娜傷心不已,發病住院。

   艾卡娜打電話給女傭愛依得知薇妮不在家,想再去別墅,就趁莉莉出去買點心時逃出病房,正巧逃進了杜月如的病房,但由於杜月如已毀容,艾卡娜沒有認出她,反而是杜月如覺得艾卡娜很熟悉,艾卡娜被護士發現,回來的莉莉認出了杜月如,艾卡娜難以相信,直到杜月如說出自己關於艾卡娜的記憶,艾卡娜才接受現實。

   下班後伯騰送小雲回家,薇妮緊隨其後。艾卡娜問了關於當年溺水的細節,徹底相信了杜月如,非常激動,要帶杜月如離開去面對真相。伯騰和小雲一起去探望杜月如,不知薇妮跟在身後。


第25集
   兩人來到病房,看到藍大風正因為杜月如失蹤和護士爭執,薇妮偷聽到接杜月如出院的人是艾卡娜,心中驚慌。艾卡娜把杜月如帶回自己家,想通過讓艾肯林與杜月如作交流來讓艾肯林認出杜月如。回到家的薇妮接到了艾卡娜的電話,艾卡娜借口談平分遺產的事把薇妮騙離了別墅,薇妮出門時帶上了手槍,準備用槍來威脅艾卡娜。躲在別墅附近的莉莉看到薇妮離開了別墅,便和艾卡娜聯繫,兩人商量好一邊拖延薇妮的時間一邊把艾肯林救出別墅。

   藍大風查到了莉莉的電話,但莉莉沒有接聽,於是藍大風坐摩托去了艾卡娜家。艾卡娜把相冊拿給杜月如看,杜月如雖然印證了已恢復的記憶,但還是想不起海難的前後經過,在艾卡娜的懇求下答應呆在艾卡娜家等艾肯林來。莉莉看到艾肯林的狀況又吃驚又難過,努力將艾肯林扶出房間。小雲和伯騰回到家卻沒有看到杜月如,小雲向伯騰說出過去發生的種種事情

   藍大風根據電話號碼向警察詢問艾卡娜家的位置,坐摩托去尋找。艾卡娜努力拖延薇妮的時間,莉莉和愛依合力把艾肯林扶上輪椅,但在溜出別墅時被保安發現,艾肯林又被帶回別墅,莉莉也被抓回來。保安打電話給薇妮,薇妮識破了艾卡娜的計劃,立刻驅車趕回別墅。


第26集
   保安將莉莉捆綁在客廳,愛依打倒保安放走了莉莉。藍大風和擔心母親的小雲都趕往艾卡娜家找杜月如,艾卡娜聽到有人按門鈴,急忙把杜月如藏到樓上的房間便趕去開門,沒有接到莉莉的電話。

   艾卡娜打開門發現來人竟然是薇妮,薇妮強行衝進房子,用槍威逼艾卡娜帶她去找杜月如,艾卡娜和她在二樓扭打起來,最後薇妮不慎將艾卡娜推下樓導致艾卡娜死亡,後將艾卡娜的屍體裝上車,接著又回到房子找杜月如,杜月如驚慌地逃出房子,薇妮驅車追趕,沒有注意到車子蹭到了大門留下了刮痕。

   藍大風和莉莉巧遇,兩人一起趕往艾卡娜的房子,莉莉向藍大風解釋了原因,兩人回到家卻發現空無一人,著急時與一起趕來的伯騰和小雲會合,莉莉向大家說出了所有的經過,藍大風依舊不肯接受事實,就在氣氛緊張之時伯騰發現了相冊。薇妮找到了杜月如,開車將她撞倒。


第27集
   薇妮把艾卡娜和杜月如帶上車運走,看到相冊的小雲明白了薇妮為什麼針對自己。薇妮把兩人丟進大壩,沉入水中的杜月如回憶起了一切。

   伯騰等人回別墅找艾卡娜但一無所獲,莉莉要求先救出艾肯林被趕回的薇妮阻止,伯騰不相信母親會害艾肯林,小雲等三人無奈離開別墅,伯騰決定在別墅住下,小雲去了警局報警。

   伯騰回想著莉莉的話,又發現艾肯林的房間被鎖,對薇妮產生了懷疑,第二天用計讓薇妮離開別墅,然後爬上樓上的陽台,從窗戶看到了倒地的艾肯林,將他救出送往醫院。藍大風和小雲來到莉莉家時發現了門上的刮痕,詢問之下意識到有人把杜月如和艾卡娜帶走,正準備去報警時接到了女傭的電話,得知艾肯林已被送往醫院,莉莉決定去醫院。


第28集
   薇妮得知艾肯林脫離危險心中混亂,不知該如何處理。伯騰約小雲一起吃午飯,大偉明白伯騰喜歡的人就是小雲,假裝憤怒地前去質問伯騰,逼迫伯騰承認自己愛小雲,而這段告白也被下樓的小雲聽在耳中。

   艾肯林病情逐步穩定,薇妮用枕頭蒙住艾肯林的頭想害死他時被莉莉看到阻止,莉莉看到薇妮的車上的刮痕,便報了警,但警察前來調查時車上的刮痕已經被修好,莉莉把薇妮在醫院企圖殺害艾肯林的事告訴了伯騰,伯騰接到電話趕去醫院,醫生告訴他艾肯林被下了老鼠藥,伯騰終於相信了母親在謀害艾肯林,伯騰以自己的真誠讓艾肯林相信了他是來幫助自己。

   薇妮四處尋找主治醫生時看到伯騰,伯騰對她謊稱艾肯林已經死亡,莉莉不知真相,把艾肯林的「死訊」告訴了小雲,被救出的杜月如正在另一家醫院接受手術。


第29集
   薇妮給艾肯林舉行葬禮,她草率冷漠的態度令前來參加葬禮的人議論紛紛,伯騰聽到薇妮和律師談遺囑的事。伯騰將艾肯林送到大偉家休養,醫生提醒伯騰老爺隨時會停止呼吸。在醫院的精心治療下杜月如不僅甦醒,還治好了臉上的傷疤恢復了以往的容貌,記憶也已經徹底恢復。

   伯騰來找小雲,艾肯林也來到寺廟見到了小雲,艾肯林和姐弟倆進行了交談,得知杜月如和艾卡娜還沒有音訊,非常難過,在拜佛時正好杜月如趕了回來,伯騰看到兩人相認,便通知了姐弟倆,恢復記憶的杜月如說出了小雲的身世,一家人終於團聚。


第30集
   藍大風失落地離開,艾肯林在全家團聚後心滿意足的離開了人世,莉莉向杜月如詢問艾卡娜的行蹤,杜月如回憶了當晚的事,但也不能肯定艾卡娜的去向,大家預感到艾卡娜已死,就在此時莉莉接到警局的電話通知她去認屍。

   薇妮要立刻回別墅公開遺囑,伯騰阻止不成,立刻來到寺廟帶杜月如一家人去了別墅,打斷了遺產的交接,小雲當眾揭開真相,杜月如的出現令傭人們又驚又喜,也令薇妮驚慌失措地逃離現場,警察隨後追趕,薇妮在公路上被攔截,持槍與警察對峙,伯騰盡力勸說無效,薇妮開車衝下公路落入河中,警方持續打撈卻沒有找到薇妮的屍體。


第31集(結局)
   杜月如一家人回到了闊別25年的家,藍大風決定回海邊住,但杜月如和小雲最終勸服他留下來。一名漁夫在薇妮墜落的河中捕魚時撈到了薇妮的鞋子,河岸邊也留下了一串腳印。藍大風和莉莉準備一起去意大利。

   母女倆去海邊撒艾肯林的骨灰,伯騰回到家發現房間被翻動,查看監控錄像後吃驚的發現來人是薇妮,此時的薇妮正坐車前往海邊。伯騰來到別墅要了母女倆暫住的華欣酒店的電話,打過去卻無人接聽,而備份鑰匙也已經失蹤,伯騰感到不妙。

   杜月如和小雲在海邊撒下骨灰後回到華欣,小雲發現桌上有一束鮮花,署名是伯騰,約她去海邊交談,但這實際上是薇妮用的調虎離山之計,小雲離開後,杜月如四處尋找傭人,最終順著地板上的血水在廁所發現傭人已被殺害,杜月如急忙想打電話報警,人在海邊的小雲接到伯騰的電話,立刻趕回華欣,杜月如發現電話線被剪更加慌張,薇妮手握尖刀突然出現,想殺杜月如,兩人打鬥時小雲及時救下了母親,但兩人因大意導致杜月如被薇妮捅傷,小雲急忙逃出別墅向海邊逃跑,薇妮將她逼向懸崖邊,兩人又進行了一番撕扯打鬥,都落下懸崖,最後薇妮摔死,小雲被及時趕來的伯騰救下。

   一個月後,艾肯林的財產已順利回歸,伯騰來到海邊祭奠完母親看到了小雲,兩人擁抱在一起。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抉擇:女人們的戰爭】劇情.人物介紹~陳世娫、金旻奎*奇幻古裝劇
《抉擇:女人們的戰爭》劇情講述圍繞著「王妃的位置」展開激烈爭奪的宮廷生存愛情故事。 描寫帶著各自目標的人們聚集在一起,為了選擇能站在王身邊的女人而展開無窮盡的...(詳全文)
【泰劇愛在旅途】愛在旅途分集劇情、愛在旅途結局
《愛在旅途》劇情為了找到父親的遺囑,艾兒女扮男裝來到已變賣給邦威的房子,為邦威工作。 另一邊邦威和艾兒越走越近,逐漸對艾兒產生了微妙的感情。邦威開始懷疑自己成...(詳全文)
【明天我依然愛你】泰劇明天我依然愛你分集劇情、明天我依然愛你結局
《明天我依然愛你》劇情,博樂明 ( Pong ) 和甘雅( Aom )相愛已久,就要準備結婚了。可是就在這時博樂明的姐姐博雅殺死了甘雅的姐姐。甘雅只得和博分手。...(詳全文)
2010年小宅最愛之劇戲排行榜 TOP2~愛的烹調法(愛情的滋味)
2010年小宅最愛之劇戲排行榜TOP2~《愛的烹調法》 ★TOP2 《愛的烹調法》 若說Ann是百搭天后,那絕對不可不提到Ann永遠的最佳搭檔~Ken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