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只有愛》劇情講述從小在寺廟裏被僧人帶大的張思雅是個開朗,好動的女孩子。嚮往大都市生活的她在第9次的逃離中再次被抓到。但是這一次住持大師終於讓她離開了寺廟。
興奮的思雅下山還俗來到首爾,尋找當年遺棄她的父親。來到都市的思雅在經歷了被騙,財務盡失之後,因緣巧合的遇到了振宇,振宇幫助他良多,就職於一家大酒店。沒想到這個酒店的社長的兒子,也是酒店的企劃事的室長朴在宇這個夥傢處處為難她……

只有愛
【人物介紹】 

張思雅-朴信惠 飾
朴在宇-朱相昱 飾
鄭東振-金承秀 飾
徐芝海-金寶慶 飾
俞恩浩-俞浩貞 飾
鄭東植-金興秀 飾
李敏道-李敏貞 飾

 

【分集劇情】 

第1集
充滿好奇心的開朗女孩張思雅從小在寺廟里長大,由於不喜歡沉悶的生活,背著行囊從寺裡逃了出來。在大街上徘徊的思雅從背囊裡好不容易翻出了300元,想喝自動售販機裡的咖啡。她把錢放進去,不料機器卻吞下了錢。憤怒的思雅用腳踹起機器。
這時,自動售販機的主人鄭東植看到,他跑過來責問思雅在幹什麼。 
東植是鄭韓模家裡的問題兒子,嚷著要做出一番事業,偷偷拿了父親的錢,做起自動售販機的生意。但是不到一個月,對面開了一家咖啡店,把生意全部搶了過去。現在的他連喝粥都成問題。傷心的他此時想來拿機器裡的錢去喝酒,不料看到了上一幕。
聽到思雅為什麼踹機器的原因後,他要拿出鑰匙打開機器。但是發現自己忘帶了鑰匙,他向思雅借打車錢,但是思雅除了車費外,剛才被吞掉的300元是全部家當。無奈之下,東植用身體撞上自動售販機上,一番折騰後,終於取出錢來。
突然,身後有一個警察問兩個人在幹什麼,最終兩個人被拉到了警察局。
 
 
第2集
在思雅的幫助下免於一死的朴在宇為了答謝她,把自己的名片遞給了思雅,叫她來首爾找他。寺裡的大和尚表示與世俗斷了因緣的孩子不會去大都市,但是內心隱隱擔心思雅。在宇離開後,大和尚從高興地拿著名片的思雅的手中搶過名片撕掉。
李承勇的家裡從一早開始就為長男民基和兒媳婦在英的回國而忙碌著。承勇忙著在家準備迎接兒子,妻子則去機場接兒子夫婦。看著只拿著一隻手提袋,戴著墨鏡出關的兒媳婦和在後面推著行李車,脖子上還掛著一個包出來的兒子,承宇妻內心感到不快。全家人坐在一起吃起晚餐,但是飯後終於發生了事情。
 
 
第3集
寺裡的住持準備了布、剃刀、剪子,把思雅叫了過來。他問思雅做好了心理準備了沒有,思雅含著眼淚不語。當住持拿住思雅的頭髮,正要準備剪下去的時候,思雅急中生智,之後跑出了寺廟。
金熙來醫院看望豪石,她向豪石母求情,不要告東植,但是豪石母不為所動。金錫跪在地上,表示自己代替東植受罰。
 
 
第4集
東振為前一天說錯話而向浩貞道歉,並表示和恩浩一起去做採訪。兩個人來到海邊的漁村,找到整天戴著舊收音機的老奶奶的家中。
看著奶奶連一頓飯都吃不飽,兩個人先暫時放下了採訪任務。恩浩去菜市場買菜,而東振則幫忙修了水龍頭。當開啟水龍頭的瞬間,由於水壓沒有調整好,恩浩和東振淋濕了一身。兩個人相互對視著,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第5集
東振知道芝海成為自己節目的主持人,忍不住去找上司理論。部長解釋說是緊急狀態,自己也沒辦法,東振反駁說應該給心理準備。節目結束後,芝海和恩浩第一次見面,芝海叫恩浩準備之前收集的所有原稿,還給她沖一杯咖啡。恩浩雖然感到以外,但立刻微笑著讓芝海等一會。東振知道後,生氣地說恩浩為什麼替芝海做這樣的事情。
 
 
第6集
從寺廟跑出來的思雅在漢堡店打工,雖然她為得到第一份工作而興奮,但上班第一天就和顧客發生矛盾。她指著客人吃剩的漢堡包和土豆,說這樣浪費糧食會遭到報應。她把剩下的食物包起來,遞給了客人,女顧客生氣地把店經理叫過來。
在在英搬新家那天,秀南問恩浩有沒有再婚的想法,知淑在一旁聽後吃驚。
 
 
第7集
思雅與在宇偶然相遇,在宇問她有沒有需要的幫助,思雅說太餓了,先吃完飯再說。
思雅津津有味地吃完飯,她告訴在宇現在找工作太難,再苦的工作自己都能做。
聚餐後,由於恩浩和東振回家的路是一個方向,所以打算一同回去。當東振打出租車的剎那,芝海把車開過來,說要把東振送回家。東振表示和恩浩一起回去,拒絕了芝海的邀請。芝海讓恩浩也一同上車,但恩浩也巧妙地拒絕,芝海看著兩個人,內心忍不住憤怒。
 
 
第8集
在宇對沒能幫助思雅找到工作而內疚,但是他答應思雅找到她的父親,並表示電視台的負責人會給思雅打電話。思雅說在宇是個好人,在宇聽後露出微笑。
敏道在哥哥敏基的酒店內的花店裡找到了工作,興奮地她從早晨開始忙碌地準備上班。東振告訴恩浩公司前面開了一家很好吃的排骨店,邀請她一起去吃午餐。芝海在走廊遇到東振,問他是不是還在生自己的氣,並自作主張地要請東振吃飯。
 
 
第9集
東振的奶奶達萊想見東振的未來媳婦,於是來到電視台。她見到恩浩後問起有沒有男朋友,並要把東振介紹給她。難堪的恩浩慌忙起來要帶著達萊參觀電視台。
東振母金熙問東振是不是在找叫黃尚發的人,面對東振的疑問,金熙說好像是曾經幫過自己的人的兒子,叫東振把地址告訴她。
 
 
第10集
每次看到東振和恩浩在一起,芝海內心感到不快。芝海邀請恩浩一起吃午餐,並暗示自己和東振之間的舊情。芝海聽到恩浩說起自己的兒子,問她怎麼知道的,恩浩回答說在東振家的門前見到過,芝海隱隱感到嫉妒。
在宇見思雅擔心去見父親時候穿什麼,於是帶她去百貨店買了衣服和鞋,作為禮物送給了思雅。思雅打扮得漂漂亮亮地來到父親住院的醫院,但是思雅的父親卻說她認錯了人。
 
 
第11集
金熙聽到思雅是個無家可歸的孩子,同情地看著她。金熙跑去房屋中介,諮詢有沒有一個女孩子住的房子。
思雅聽到父親的住院費已經推了兩個月,只能強行出院的消息後,向護士求情,但醫院方面也表示無可耐何。思雅找到楊組長問能不能預支工資,但是楊組長表示進公司還未滿一個月的員工是不能預支工資的。
東振的奶奶打聽出恩浩的電話號碼,讓孫子給恩浩打電話,叫恩浩中秋節的時候來家裡。但是恩浩考慮到芝海,歉意地表示自己去不了。東振母在旁邊教孫子裝哭,終於得到恩浩的答應。
 
 
第12集
芝海見兒子夏松掙脫自己,向芝海跑去,內心受到打擊。芝海向東振的家人表示自己的失禮後離開。在和東振全家人一起吃飯的時候,恩浩尷尬地表示自己選錯了日子。東振的奶奶直截了當地問恩浩東振怎麼樣,恩浩猶豫著不知如何回答,終於說出自己結過婚,丈夫已故的事情。東振奶奶大聲說「行了」,之後問起恩浩家的電話號碼,說到時候去她們家附近的話去電話。
金熙去給尚發結一部分住院,聽到被一職員已經結算完的事情,內心感到詫異。思雅從金熙那裡聽到此事,說身邊沒有人會交這麼多的錢,也感到奇怪。
 
 
第13集
金熙對韓武說想把無家可歸的思雅帶回家,韓武表示自己永遠站在金熙這邊,並提出在家裡招待思雅。
在宇和思雅在車上過了一夜,在宇對思雅的現狀感到心痛。在宇把手錶和紙條放進思雅稱為寶貝倉庫的箱子裡。不料,楊組長發現了手錶,她誤以為在宇送給自己的禮物。
東振見奶奶極力促成自己和恩浩,感到無可奈何。芝海在主持節目的時候當唸到不能見女兒的觀眾來信,想起了自己的處境,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第14集
知淑知道東振的奶奶說的好姑娘原來是恩浩,並不是敏道的事情後,感到吃驚。
在宇知道自己買的手錶誤轉到楊組長那裡,不禁頭疼起來。思雅被懷疑偷了客人的鑽戒,傷心地獨自喝酒。在宇看著喝醉入睡的思雅,預定了一間客房,把思雅送到客房裡。東植看到在宇背著思雅進客房,告訴了東振和金熙。
夏松的生日那天,芝海心情愉快地結束錄音,當她拿著禮物高興地來到夏松的家中。但是奶奶達萊的態度冷淡,芝海哭著對達萊說自己想見夏松。
 
 
第15集
芝海叫恩浩不要管夏松的事情,恩浩忍不住憤怒,兩個人為做媽媽的資格問題吵了起來。
在宇指示員工仔細檢查客房有沒有戒指,見找不出來戒指,秀南令思雅離開酒店。正給在宇準備離別禮物的思雅聽到戒指從洗衣水裡發現,自己也可以重新上班的消息後大哭起來。
敏道發現達萊拿來的耳環,恩浩猶豫地對知淑說起東振的事情。
 
 
第16集
金熙愛大街上偶然發現坐在車裡的秀南,她來酒店查有沒有叫秀南的客人,在那裡遇到了在宇。
達萊在超市裡遇到由於卡到期而結不了帳的知淑,達萊幫知淑付錢。知淑來到達萊的家中還錢,在那裡意外遇到了金熙。金熙和知淑自敏道和東植的事情吵完架後第一次見面,兩個人再次吵了起來。
東植不滿思雅住到自己家裡,他說服弟弟東民,兩個人開始絕食來抗議。
 
 
第17集
東植阻止思雅來自己的家裡,與高興地迎接思雅的家人不同,東植對漢武發起牢騷。還對給思雅騰出房間的東民生氣。
秀南知道是在宇給思雅安排酒店房間的事情,內心感到不快。秀南令在宇辭退思雅,在宇對她發火。
在英叫恩浩一起吃中午飯,並給恩浩介紹張賢基律師。東振看到恩浩從賢基的車上下來,內心隱隱不快。東振對漢武坦露自己喜歡恩浩的事情。
 
 
第18集
漢武、具萬、達萊、金熙一起喝茶,漢武對他們說起東振喜歡恩浩的事情。
電視台的演播廳裡,人們正忙碌著準備錄製節目。恩浩從賢基那裡收到花,東振看到後感到忐忑不安,芝海看到後忠告東振。
達萊拜訪恩浩的家,知淑告訴達萊恩浩有交往的男朋友。自相親後賢基喜歡上恩浩,他在恩浩家門前等著她。正巧路過恩浩家門前的達萊聽到賢基說自己和恩浩是有發展可能的關係後,內心受到打擊,恩浩在一旁也感到難堪。
在宇不顧秀南的反對,仍和思雅見面,並試圖想拉起她的手。
 
 
第19集
恩浩聽到東振在叫自己的聲音,吃驚地跑出來。東振終於向她表白,知淑看到恩浩和一個男人擁抱,不禁呆住。知淑告訴恩浩自己不同意她和東振結婚。
東植仍不喜歡思雅,而在宇卻越來越難以隱藏自己喜歡思雅的感情。思雅用在宇送的化妝品化妝,在宇難以置信地看著變化的思雅。
芝海看到乘同一輛車上班的東振和恩浩,她問東振為什麼不抓住自己。東振告訴芝海在他心中夏松的位置是第一,芝海聽後若有所思。
 
 
第20集
秀南在在宇的車裡發現了髮帶,表情不禁僵住。在宇正和思雅發手機短信,這時秀南過來,和他說起思雅的事情。
答應東振今天給答覆的恩浩獨自在屋裡徘徊,終於下定決心給東振打電話。芝海邀請賢基做自己節目的法律顧問,東振在芝海和賢基面前說有採訪工作,之後帶著恩浩出來。兩個人以物色活動地點的名義去各個地方,享受著約會,並約好第二天帶著夏松一起去玩。芝海和夏鬆通電話,突然想起往事,另她倍感傷心。
敏基告訴知淑敏貞喜歡在宇的事情,知淑生氣地對下班回家的敏貞喊要剪掉她的頭髮,傷心的敏貞反駁知淑。
 
 
第21集
金熙聽到思雅暈過去的消息,慌忙跑去酒店。在酒店大廳,金錫看到秀南,她追過去問是不是宋秀南,秀南看到金熙,表情僵住。金熙再次追過去說要告訴她關於女兒的事情,秀南讓她不要拿已經死去的孩子開玩笑,說完急忙上車。
東振和恩浩帶著夏鬆去兒童樂園度過開心的時光,芝海奇怪夏松一整天沒有打電話。
 
 
第22集
全家人去地理山玩,家裡只剩下東植和思雅。夜裡,東植得了食物中毒暈了過去,思雅跑遍了藥店。早晨醒來後,東植知道思雅夜裡看護自己的事情,內心感動。思雅說自己因為東植患感冒,東植上班的時候路過藥店買了感冒藥。當東植感冒返回家給思雅送藥的時候,看到在宇抱著思雅,表情呆住。
秀南想起在英的話,問在宇把思雅調到秘書室怎麼樣。
 
 
第23集
在宇找到思雅的家,拜託家裡人勸思雅在秘書室工作。達萊問在宇和思雅的關係,在宇猶豫一下,回答說自己喜歡思雅。
金熙仔細看著在宇,問他為什麼要為社長跑腿,在宇說出社長就是自己的母親的事情。在宇和思雅兩個人留在思雅的房間,在宇說阿姨和之前態度有些不同,自己感覺像見了丈母娘一樣。
 
 
第24集
夏松失蹤,全家人到處找他。感到自責的恩浩沒有去上班,到處尋找夏松。
芝海結束錄音後,飛快的回到家中。芝海帶著夏松一起購物,也吃著美味的食物,度過開心的時光。但是一到晚上,夏松就哭著要回家,令芝海的內心受傷。
思雅接受在宇的建議,開始在秘書室上班。上班第一天,思雅就因拿秀南的茶杯喝水而被訓斥。
 
 
第25集
金熙帶著思雅去百貨店買衣服,思雅看中一件衣服,但是感到太貴而像換其他衣服。感到心酸的金熙給思雅買下那件衣服。店員笑著問兩個人的關係,思雅回答說想說明她們的關係的話,需要很長的時間,金熙聽到後感到痛心。
恩浩對東振說這次夏松的事情令自己重新考慮了和東振的關係,並問他和芝海重新開始怎樣。
 
 
第26集
秀南問在宇他代別人交了兩千萬的住院費,到底和那個人是什麼關係。在宇說如果秀南答應不生氣的話就回告訴她,並說出是思雅的父親的住院費。秀南感到那個人有可能使自己的前夫,不安的秀南讓在英打聽廣播裡提供信息的人的聯繫方式。
漢武對金熙說房子太小,要盡快把思雅嫁出去,金熙聽後內心又些失望。
 
 
第27集
秀南知道思雅就是死去的尚發的女兒後大吃一驚,她派人調查關於思雅更多的事情。在宇和思雅約會,告訴他自己不幸的童年生活,對思雅的愛意更近一層。
 
 
第28集
在宇向思雅表白了愛意,但是思雅想著曾被母親拋棄的過去,無法立刻接受在宇。金熙在一旁看著一切,內心痛苦起來。秀南知道金熙在照顧思雅的事情後態度激烈。
 
 
第29集
秀南先行來到河金熙約定的地點,金熙和思雅走了進來,看到秀南不禁吃驚。秀南微笑著對金熙說話,但是金熙由於對秀南的恐懼,不知所措地說出來話來。
 
 
第30集
知淑和東振見面,向他問起家裡的情況。金熙以思雅和在宇的生辰八字不合為由,反對兩個人的交往。思雅表示自己可以努力,但是金熙說命運是不能改變的東西,態度強硬地讓思雅放棄在宇。
 
 
第31集
在宇為何思雅的結婚問題而苦惱,在英在旁邊幫在宇分析情況,並告訴在宇秀南自見到思雅父親的朋友後突然同意結婚的疑慮。在宇陷入沉思,之後問在英知不知道思雅父親的朋友電話。
 
 
第32集
在宇確認了秀南在80年代出國的記錄,之後來找金熙。問她是不是之前就認識自己的母親。金熙聽後慌張地把水杯打翻。 芝海找到恩浩,讓她不要再參與到這次改編的節目。
 
 
第33集
思雅喝醉酒後和東植一起回家,金熙斥責東植。思雅盯著看金熙,反問她自己為什麼不能和東植一起喝酒,自己說不定會愛上東植,金熙聽後打思雅的耳光。第二天早晨,思雅留下一封信後離開了家。
 
 
第34集
東植打聽到思雅在哪裡,他慌忙跑了出去,但最終仍給在宇打電話,告訴了思雅的去處。思雅獨自站在海邊,在宇慢慢地走過來,一把擁抱了她。
金熙從東植那裡聽到思雅和在宇在一起後,慌忙去找思雅。
 
 
第35集
思雅從房子裡跑出來後,一口氣跑到海邊,她一步步走進海裡。在宇發現思雅後跑進水裡一把擁抱她。 在宇安慰思雅,告訴她找到母親是很大的幸運,但思雅表示自己無法認母親。在宇調查拋棄思雅的女人的行蹤,其間對此事越來越感到可疑。
 
 
第36集
在宇去找金熙,問她思雅出生那年自己的母親是不是也在元州。金熙回答說從思雅那裡知道了在宇母當時在別處,但在宇表示自己已經確認過此事。
 
 
第37集
在宇提交辭職信後走出社長室,秀南給金熙家去電話。秀南和漢模見面,告訴他金熙就是思雅的生母。漢模反問秀南是不是中間有什麼誤會,但秀南斷然表示沒有。
 
 
第38集
東植知道了思雅是金熙的親生女兒的事實,他追問金熙事情的真相,之後離開家。思雅從金熙那裡聽到此事,她找到東植的花店。思雅跪在地上問東植自己怎麼做才能讓東植不難過。
恩浩看著夏松和芝海親密的樣子,內心感到矛盾,最終下定決心向東振提出分手。
 
 
第39集
達萊從金熙那裡知道了思雅的身世,她生氣地指責金熙不應該欺騙家人,金熙表示和思雅一起搬出去住。秀南拜託思雅勸在宇不要出國。
 
 
第40集
金熙和思雅離開家,兩個人在旅店住了下來。金熙四處打聽住房,突然看到餐廳的招人廣告,於是走了進去。
芝海把童話書和情侶裝送給恩浩,拜託她好好照顧東振和夏松。
 
 
第41集
思雅知道了自己因為秀南而在廟里長大的事實後大受打擊,思雅徬徨在街上,在宇連續給她打電話,思雅一直不接。
達萊夜裡看到韓模在廚房煮著方便麵的樣子,心情矛盾起來。
 
 
第42集
秀南在思雅面前跪下來求原諒,表示思雅和在宇結婚後打算把酒店交給兩個人來打理,思雅瞞著和在宇分手的事實,告訴秀南可以和在宇結婚,但婚後要到國外生活。秀南求思雅不要這樣,但思雅冷靜地表示這不是自己要干涉的事情。
 
 
第43集
接受手術的秀南雖然脫離了危險,但是被診斷出無法正常走動,在宇和在英難過地看著沒有意識的秀南。
思雅收到秀南在出事故之前寫的信,信上寫著對思雅贖罪的內容,告訴她變更酒店名不會有太大的困難,拜託思雅接管酒店。
 
 
第44集(結局)
一年後,東植和敏道結婚後開了一家中餐店。思雅和在宇也結了婚,並照顧著失去記憶,像小孩子的秀南。
芝海和恩浩見面,兩個人帶著夏松度過開心的時光。具萬的生日到了,一大家子的人一一回到了家。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MBC】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 Return】電視劇 Return 劇情介紹~李陣郁、高賢廷、鄭恩彩、申成祿、朴基雄
《Return》劇情講述萬年土湯匙律師,和因丈夫成為殺人嫌疑犯導致工作中斷的律師,共同辯護而展開的法庭的故事。   【劇名】:Return 【類...(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