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奇妙三兄弟》劇情敘述家族內三兄弟及其妻子之間的故事。因為父母的偏愛而長大的三兄弟充滿了對親情的矛盾和價值觀的扭曲,經過了許多事件終於瞭解到手足親情是無法用任何標準來衡量的。其中有辛酸有詼諧有溫馨,是一部發生在你我身邊的《家》的故事。

奇妙三兄弟

【人物關係圖】

奇妙三兄弟
 

 



【分集劇情】

第1集
小兒子理想獲得模範警察獎,全家人聚在一起為他慶祝。金巡警看著獨自出現在家庭聚會的大兒子健康露出不滿表情。整天對婆婆和丈夫察言觀色的二兒媳婦陶邦雍見常常惹禍的媽媽出現後大吃一驚,哀求她不要再來找自己。玉影的男友王導衛向她提出分手,喝醉的玉影在烤肉店裡大鬧。


第2集
玉影的父親為未來女婿抓來補藥,玉影見狀不忍說出分手的事實。金巡警表示要讓大兒子夫婦搬回來,二兒子夫妻分家,二兒媳婦陶邦雍聽後暗自竊喜,但一方面擔心丈夫知道自己的媽媽來到首爾的事情而忐忑不安。全珂汎來找健康告訴父親的決定,卻意外知道了健康離婚的事情。


第3集
陶邦雍的母親紀松兒來找朱範人,提出要暫時住在他家裡,吃驚的朱範人大聲讓她離開,但是紀松兒拿出過去的保證書。全珂汎擔心家人知道健康離婚的事情而忐忑不安。陶邦雍在夫妻同行的聚會上才知道了丈夫新收購了加油站的事情。理想發現喝醉後與出租車司機發生爭執的玉影,無奈帶著她坐上自己的車。


第4集
玉影喝醉後與理想共度一夜,醒來後認出理想的玉影感到羞愧,見理想訓斥自己,玉影告訴他不要多管閒事,理想開始對玉影產生好感。朱範人對住在自己家的紀松兒感到不滿,他偶然發現自己為未來女婿買的藥原封不動地在家裡,知道了玉影和男友分手的事情。陶邦雍偶然聽到婆婆的通話,知道了健康離婚的事實,對再次失去分家的機會感到絕望。


第5集
金巡警把健康的離婚怪罪於全珂汎,讓她收拾行李離開家。理想和玉影帶著手銬來到河邊,理想說起自己的女友,告訴玉影自己理解她對王導衛的痛苦心情,隨後表示想和她交往。陶邦雍偷偷給全珂汎送飯,金巡警警告陶邦雍如果再送就把她趕出家門。超姬聽到健康要做痔瘡手術的話後來到醫院。理想和玉影約定晚上見面,不料發生意外事故,晚到了約定場所,他遠遠地看到和王導衛在一起的玉影。


第6集
王導衛回想起理想和玉影接吻的事情,他叫來理想,訓斥他做事不認真。健康對來醫院看自己的弟弟們說這個時候回家可能會說服父親。金巡警在各個胡同裡巡查,從超市裡出來的朱範人一看到金巡警就拚命逃跑,這時金巡警遇到了買了盒飯的陶邦雍。全珂汎責備陶邦雍沒有給自己這個婆婆送來飯。王導衛喝醉後對玉影說不能忘記她。


第7集
王導衛懇求玉影重新回到自己身邊,玉影想到往事猶豫不決。全珂汎問現金給健康買一個房子怎麼樣,偶然聽到談話的陶邦雍告訴現金絕對不可以。全珂汎和陶邦雍瞞著健康把他的東西收拾後搬到家裡。王導衛偷聽到理想和玉影的通話,故意讓理想在明天早晨之前準備文件。約了玉影的理想把工作交給馬譚,來到家裡找玉影,卻看到王導衛親吻玉影。


第8集
全珂汎對陶邦雍說起見到小率的事情,問她是不是挪用了錢。對健康不滿的金巡警拜託邱台給健康介紹女朋友。理想來找王導衛警告他不要再耍弄人。小率拜託陶邦雍解決哥哥的賠償金,陶邦雍面露難色。超姬告訴健康要找別人結婚,這時接到鍾南病了的電話後不禁傷心。玉影對理想提出分手。王導衛約未婚妻聖美週末去看婚紗,轉身又找到了玉影。


第9集
玉影告訴理想在對他的感情更深之前離開,理想表示愛情剛剛開始,會一直等她。現金給全珂汎錢讓她買點補藥,看到全珂汎把錢給健康後感到失落。對健康不滿的金巡警把電飯鍋裡的飯藏了起來。小率故意氣全珂汎要減肥,全珂汎回來後對佑美發火。健康喝醉回到家後被金巡警責備,健康流著淚跑出家。理想在執行公務的時候發現了穿著禮服親吻的王導衛和未婚妻。


第10集
王導衛望著即將和聖美一起住的房子後高興地合不攏嘴。理想要和玉影見面,要把王導衛和未婚妻的事情告訴玉影,但玉影拒絕見他。健康告訴全珂汎要搬出去住,全珂汎告訴他不論如何也要討好父親。健康把現金和理想叫到啤酒屋,在那裡健康和現金大打出手。玉影對王導衛說理想對自己說了一些奇怪的話,王導衛表示要證明自己的愛情,隨後帶著她來到聖美的房子,告訴玉影這是為她而準備,這是玄關門打開,聖美母突然走了進來。


第11集
王導衛對聖美母謊稱檢察官夫妻吵架,想讓兩個人在這裡和解。超姬擔心健康相親後被別的女人搶走,她把健康叫出來給他買名貴衣服。健康和超姬分開後去找相親的女人,超姬悄悄跟蹤他。佑美瞞著現金向妍熙借錢,她告訴小率這是最後一次,如果再有這樣的事情就斷絕母女關係。玉影去超市買了食物,隨後來到聖美的房子裡做飯,這時聖美打開門走進來。


第12集
玉影告訴吃驚的聖美自己是王導衛的女友,聖美告訴她自己是王導衛的未婚妻,讓聖美拿著東西立刻離開。感到被欺騙的玉影來找王導衛,把買來的食物扔在王導衛的身上,憤怒地打了他的耳光。理想拿著文件走進檢察廳,遇見哭著跑出來的玉影。玉影抱著理想哭泣,理想帶著她去看海。佑美在市場偶然看到正在約會的健康和超姬,把這個事情告訴了全珂汎,全珂汎催促健康趕快帶超姬來見她。王導衛見玉影一直不接電話,於是給朱範人打電話把玉影叫出來。王導衛跪在玉影面前,求她去找聖美解釋他們的關係,玉影用腳踹開王導衛。


第13集
超姬在健康家門前打電話問他能不能進去,健康讓她趕快回去,超姬失落地離開。健康在現金的三溫暖就職,以為當幹部的他被室長訓斥。王導衛在玉影家門口看到理想和玉影幸福的樣子,流下了後悔的眼淚。全珂汎瞞著健康偷偷給超姬打電話,被健康發現搶走了手機。超姬抓住機會買了禮物來到健康家,被健康搶先一步阻止她與全珂汎見面。第二天超姬下定決心再次拿著水果來找全珂汎。


第14集
超姬對全珂汎說起健康離婚的原因,全珂汎生氣地問下班回來的健康為什麼沒有說前妻婚外戀的事情。健康生氣地來找超姬,見超姬不給開門,於是狠狠踹門。小率拜託現金給兒子找工作。不知怎麼給父親解釋理想的警察工作的玉影陷入苦惱。王導衛祝福玉影,望著玉影的背影流下眼淚。玉影來找聖美說希望和王導衛重歸於好。理想對玉影提出結婚,但知道父親會反對自己嫁給警察的玉影痛苦地提出分手。


第15集
佑美拜託現金給哥哥找工作,但現金冷靜地拒絕。現金和妍熙喝著酒大吐苦水,妍熙把喝醉的現金送到門口,偶然遇到了佑美,妍熙讓佑美好好做好賢內助。理想告訴玉影給她一周的時間,好好考慮結婚的問題。王導衛在檢察廳門前遇到聖美,平靜地和她道別。健康在朋友的西餐廳裡對超姬求婚,高興的超姬立刻來找全珂汎。全珂汎提議趕快舉行婚禮,不喜歡超姬的舉動和口氣的佑美感到不快。超姬來教導所找丈夫河行善。


第16集
超姬告訴河行善這是最後一次來看他,河行善抓住鐵窗大鬧。同一時刻金巡警也為了見河行善走進教導所,差點與超姬相遇。河行善把超姬家的地址給金巡警,懇求他去說服超姬。全珂汎讓超姬趕快生一個孩子,超姬回答說不理解為了嫁人而懷孕的女人,這時佑美走進來聽到了超姬的話。健康和超姬與現金、理想、佑美一起在烤肉店裡祝賀結婚,佑美表示自己比超姬大兩歲,提議以後講話帶尊稱,遭到超姬的堅決反對。


第17集
理想帶著玉影來到以前去過的海邊,再次向她表白愛意,玉影告訴他除了警察職業什麼都可以接受,問他能不能放棄警察工作。被送到急救車的理想仍懇求玉影嫁給自己,見理想呼吸困難,玉影終於答應了他。超姬謊稱父母都在美國,因甲型流感無法回來,這時金巡警說起一個叫河行善的人要找老婆,如果找不到可能會惹禍的事情,超姬聽後大吃一驚。正在現金的加油站加油的朱範人看到金巡警後急忙逃跑。玉影把理想帶到家裡給朱範人介紹,謊稱理想是公務員。金巡警來教導所找河行善,問他有沒有老婆的照片,河行善把照片遞給他。


第18集
金巡警看著照片感到眼熟,他找到超姬打聽,見超姬的回答和河行善所說的話不同,於是消除了疑慮。理想給給家人介紹玉影,對玉影感到不滿的全珂汎勸理想盡快分手。從早晨開始感到腹痛的佑美被送到醫院,全珂汎生氣地說佑美在裝病。現金給佑美打電話抱怨她把事鬧大,傷心的佑美掛斷電話。健康把家裡讓他準備婚事的錢拿去投資股票,全珂汎得知後責備健康。舉行婚禮當天金巡警去找蘭子,超姬得知後先行找到蘭子。金巡警找到蘭子問起鍾南的媽媽,蘭子對他撒謊來幫助超姬。


第19集
超姬最後一次來找河行善告訴他自己即將移民,讓他不要再找自己,同一時刻金巡警也來到教導所找河行善。超姬在會客室裡看到金巡警後急忙逃跑。在烤肉店裡舉行著超姬和健康的婚禮,現金因店裡的事情無法參加婚禮,不知道原因的全珂汎抱怨佑美。全珂汎告訴理想不喜歡玉影,不同意他們結婚,但理想表示無論如何都會和玉影結婚。現金難過地回到家,全珂汎生氣地問他是不是因為心疼錢才不參加哥哥的婚禮,現金反駁說自己不是賺錢的機器,佑美嫁過來之後也盡了兒媳婦的責任,說完提出要分家。


第20集
流著淚跑出家的現金遇到理想,他傷心地告訴理想自己艱難的過去,拜託他不要把自己生意遇到困難的事情告訴父母和嫂子。度完蜜月回來的健康和超姬對金巡警和全珂汎行大禮,吃晚餐的時候全珂汎再次對理想說不同意和玉影交往,理想一氣之下起身離開。超姬無禮地對金巡警說話,感到不快的金巡警告訴全珂汎今後要小心超姬。理想拜託金巡警說服母親接受自己和玉影。理想來找朱範人拜託他同意自己和玉影的婚事,朱範人答應下來。只穿著內衣的金巡警和朱範人在三溫暖相遇。


第21集
在三溫暖遇見金巡警的朱範人再次逃跑,超姬被信用卡公司督促還錢。全珂汎對理想的結婚對像玉影不滿意,於是來找理想表示重新考慮婚事。金巡警查到朱範人的車牌號,他來到朱範人的家按門鈴,但是沒有應答,正巧遇到了富影。玉影穿著韓服來理想的家,但全珂汎露出不耐煩的表情。玉影發現正給馬譚準備盒飯的富影,她急忙表示是給租房子的朋友送去,玉影不禁感到詫異。理想和玉影終於帶著父母來到酒店見面。


第22集
在酒店見面的金巡警和朱範人驚愕不已,朱範人再次逃跑,跟著金巡警和朱範人跑出去的理想被一個叫泰白的人撞倒,筆記本電腦被摔壞,他把自己的名片給對方,表示以後聯繫。金巡警生氣地反對婚禮。理想和玉影見面後商量對策,玉影無奈地提出分手。理想對家人宣佈不管發生什麼事也會和玉影舉行婚禮,全珂汎把玉影送的寶石箱扔了出去,堅決表示反對。小率來三溫暖找現金,看到正和妍熙談話的現金,從兩個人的眼神中似乎預感到什麼。小率拜託現金解決錢的問題,現金拒絕後走了出去。蘭子生氣地給超姬打電話讓她帶走鍾南,超姬對健康提議領養孩子,但健康表示不喜歡孩子。理想來找富影,讓她轉告玉影一定要等自己。理想在檢察室裡等著新來的檢察官。


第23集
健康發現寄給超姬的信用卡明細單,不禁對她產生懷疑。奶奶的忌日當天 佑美一個人在廚房忙碌著,看著無所事事的超姬感到不快。超姬在一旁削栗子的時候手被割破,全珂汎站在超姬一邊責備佑美。對超姬感到不滿的佑美和現金大吵一架,現金獨自一人鬱悶地喝酒。


第24集
忍無可忍的佑美和超姬大大出手,凡尚送給玉影一部手機,玉影告訴他想換手機號。玉影看著理想發來的短信忍不住流下眼淚。全珂汎得知超姬被挨打的事情後大怒,佑美謊稱自己從沒動手打過超姬,全家人站在佑美一邊來責備超姬。


第25集
超姬來到警察局報案稱鍾南丟失,隨後在車站的對面發現了渾身顫抖的鍾南,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健康和現金說服金巡警和全珂汎接受理想結婚,但兩個人堅決反對。金巡警告訴健康分家的事情,健康和超姬搬到新建的小區。高利貸找到正在三溫暖工作的健康,拉著他來到胡同裡,威脅說還清超姬欠下的錢。理想和玉影因兩家父母的反對難過,思念理想的玉影終於忍不住跑去警察局,看到理想和泰白在一起大吃一驚。


第26集
超姬告訴健康從開始就沒有什麼大房子,憤怒的健康告訴她暫時對家人保密。玉影對朱範人表示要去意大利留學,朱範人來找金巡警,但遲遲猶豫著沒有進去,最後留下了紙條。朱範人來找金巡警對過去的事情真心道歉,金巡警告訴他無法接受自己的警察兒子和罪犯的女兒結婚的事實,如果他想贖罪就阻止玉影。理想在玉影家門前打電話,這時朱範人走出來告訴他玉影要出國留學,拜託他忘記玉影。理想告訴玉影即使父母反對也和她結婚,玉影讓他不要再為自己難過,這時理想接到同事的電話跑去事發現場,在和越獄犯對峙的過程中腹部被刀刺中。


第27集
理想被緊急送到醫院,金巡警得知後驚慌地跑去醫院。從富影那裡聽到理想消息的玉影終於忍不住跑去找理想。越來越對超姬產生疑慮的全珂汎告訴了健康。玉影對朱範人瞞了飛機時間,清早離開家去機場,這時金巡警打來電話表示要見她。現金和妍熙來到海邊散心,遠處的小率看到兩個人親密的樣子。


第28集
小率告訴佑美自己在海邊看到現金和妍熙的事情,但佑美表示不相信。全珂汎聽到金巡警和玉影談起理想的事情,她吃驚地跑去醫院。泰白捧著花來到病房遇到了全珂汎,理想出院後帶著玉影來到家,對全珂汎表示要結婚。健康告訴妍熙現金沒能來結婚儀式的原因和被搶走健身中心的事情,健康來到樸社長的辦公室,警告他不要動弟弟現金一根汗毛。


第29集
健康告訴現金為了還超姬的債賣爆米花的事情,現金讓他和超姬分手,但健康表示這時自己第二次婚姻,不能輕易離婚,拜託他對金巡警和全珂汎保密。全珂汎瞞著理想邀請泰白來家裡,她告訴理想不會同意和玉影結婚。健康在賣爆米花的時候遭遇交通事故,聯繫不上現金的佑美來到妍熙的家。


第30集
佑美憤怒地打妍熙的耳光,妍熙告訴她自己沒有做過對不起佑美的事情,這時現金出來拉著佑美離開。金巡警和全珂汎知道了健康發生了交通事故,全珂汎在醫院裡生氣地對超姬說自從她進了家門之後沒有一件如意的事情。小率看到憔悴的佑美,憤怒地跑去三溫暖找妍熙算賬,這時現金向她走來。全珂汎告訴玉影不要阻擋理想的人生。超姬帶著鍾國去醫院看病,從幼兒園出來的時候看到了健康。


第31集
超姬四處尋找健康,對他表示歉意,但健康冷靜地告訴她等理想的婚禮結束後再談他們的事情。佑美懇求現金讓妍熙離開三溫暖,現金看著妍熙不忍說出來。全家人準備出席理想的婚禮,全珂汎表示不參加。理想和玉影新婚初夜為孩子的問題爭吵起來。


第32集
在房間裡裝監視器的朱範人給小率看之前她在房間的一舉一動,讓她拿出寶石盒,小率再一次逃跑。正當金巡警和鍾南說話的時候超姬走進來。理想和玉影來看金巡警,理想對現金說起新婚旅行中吵架的事情,全珂汎聽後責備玉影,玉影忍不住流下眼淚。金巡警告訴健康不要因為憐憫而猶豫是否和超姬在一起,深思之後健康背著鍾南和超姬回家。


第33集
全珂汎暈倒過去,讓健康和超姬感到不知所措。金巡警勸全珂汎既然健康喜歡就接受,但全珂汎堅決表示不能接受,再一次暈倒過去。超姬一邊收拾行李一邊告訴健康要離開家,馬譚告訴理想朱範人有前科,富影聽到後流著淚跑出去。


第34集
富影告訴玉影後悔成為朱範人的女兒,玉影生氣地打她的耳光。超姬流著淚哀求全珂汎,全珂汎生氣地讓她立刻搬走。全珂汎讓玉影趕快過來準備春節食物,玉影生氣地對理想說先做自己家的食物,會晚點過去。理想和馬譚聽到富影離家出走的事情,馬譚四處尋找富影。全珂汎生氣地責備晚到的玉影。春節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吃飯,尚泰和鍾南打了起來,不一會兒超姬和佑美,健康和現金也大打出手。


第35集
回到家後富影被玉影狠狠教訓,佑美來找獨自一個人的小率,給她做面片湯,不禁感到心酸。現金在辦公室裡和妍熙一起喝酒,喝醉的妍熙流著淚抱著現金,這時佑美走進來。金巡警看到現金和佑美在大門口吵架,他告訴現金陪佑美去旅遊散心。玉影被全珂汎叫過來,因節日的順序問題被訓斥,超姬看著鍾南被欺負的樣子感到心痛。健康帶著鍾南去遊樂園玩的時候不小心走丟。


第36集
健康四處尋找鍾南,金巡警和理想得知後去報案。超姬生氣地對健康說如果鍾南是親生兒子就不會丟失。現金和佑美來到海邊的度假村,妍熙打來電話謊稱店裡著火,現金急忙回去。找到鍾南的超姬回家的路上對健康感到失落。鄰居來金巡警家串門,說起大兒子被人欺的事情,問全珂汎超姬是不是帶著孩子的寡婦,全珂汎急忙把鍾南藏在裡屋不讓出來。全珂汎打尿褲子的鍾南,這時超姬走進屋。


第37集
佑美在打掃房間的時候發現紙條,她急忙告訴健康,健康生氣地質問全珂汎是不是趕走了超姬,全珂汎反而高興起來。金巡警和全珂汎受邀來到朱範人的家,全珂汎看到理想在丈人家的舉動感到不滿。超姬和鍾南來南大門市場找蘭子。富影喝醉後到馬譚家裡睡覺,早晨馬譚送富影回家。被家人訓斥的富影離家來到馬譚的家,玉影跟在她的後面,終於知道了馬譚和富影的關係,玉影生氣地質問馬譚,馬譚表示和富影結婚。妍熙向現金提出辭職,表示因為佑美無法在店裡工作,現金跑去告訴佑美如果妍熙離開就不放過她。


第38集
玉影帶著富影回家,朱範人表示要見一見馬譚,玉影生氣地說不會放過馬譚,要告到警察局讓他受到處罰。佑美得知妍熙和現金在同一個地方,在西餐廳門前妍熙先發現了佑美,急忙逃跑。金巡警看著拚命工作的健康,終把蘭子的地址給了他。健康想著超姬和鍾南難過地喝著酒,回到家對全珂汎說一切都因為她。健康向現金提出休假,之後去找超姬。在市場裡健康遇到蘭子,蘭子謊稱超姬沒有來這裡,讓他忘記超姬。


第39集
健康讓超姬回家,但超姬表示無法和全珂汎一起生活。健康給她三天的時間考慮。佑美想到胸針不禁感到幸福,不料現金把胸針送給妍熙。玉影參加凡勇的送別會,和泰白比賽喝酒,輸掉比賽後出洋相。泰白忠告玉影要注意舉止,玉影聽後感到惱怒。佑美從精神科醫院出來時遇到小率,小率看著佑美傷心不已。健康來找超姬,超姬告訴他再來的話就躲到找不到的地方。


第40集
現金見佑美沒有意識,慌張地背著她去醫院,醫生告訴他服用了過多的安眠藥,過些時間就會好起來。健康告訴全珂汎要重新和超姬一起生活,全珂汎生氣地表示反對。玉影被全珂汎叫回家訓斥,她反駁全珂汎不要亂評價朱範人。行善出獄後來南大門市場找超姬,在那裡與超姬擦肩而過,卻和正巧經過的健康相遇。


第41集
行善找到蘭子問超姬的住址,蘭子告訴他不知道。金巡警握著全珂汎的手說再繼續干涉孩子們只能更痛苦,現在開始過自己的人生。全珂汎看著理解自己的金巡警流下眼淚。沒有妍熙的三溫暖陷入混亂,佑美看到後來找妍熙表示歉意,自尊心受傷的佑美流下眼淚。富影和馬譚舉行父母見面禮。健康等著超姬做婚姻登記。從蘭子口中得知超姬住的地方的行善來附近找她,同一時刻超姬出門去找健康。


第42集
行善拉著超姬來到旅館,表示要和鍾南和超姬一起生活,見超姬抗拒生氣地打她。結婚前一天馬譚對朱範人坦白富影沒有懷孕的事情,朱範人表示如果讓玉影知道可能要悔婚,暫時只有兩個人知道。朱範人對小率求婚。行善拿過去的事情刺激超姬,超姬告訴他如果愛自己就一起去死,說完抱著行善跳進河裡。現金和妍熙一起整理賬簿,突然妍熙從後面抱住現金,說想和他在一起,現金告訴她不能這樣。玉影偷偷跟蹤去見小率的朱範人。


第43集
超姬擔心行善來找自己而無法入睡,行善來幼兒園看鍾南,發現金巡警過來後急忙躲起來。玉影為了討好全珂汎約一起吃飯,不料因電視節目問題沒有來到約定場所。行善把超姬叫到咖啡廳,在那裡超姬看著打鼓的行善,想起往事忍不住流下眼淚。行善真摯地對超姬說自己不是過去的自己,表示和鍾南三個人一起生活,超姬不禁心動。


第44集
行善威脅健康還別人的老婆,健康聽後說不出話來。全珂汎吹著哨子叫大家集合,三兄弟聽著全珂汎毫無重點的話,各自起身離開。現金告訴佑美為了工作和妍熙去出差,佑美告訴他如果出差就立刻離婚,現金對妍熙說不能去出差,妍熙表示如果放棄這次機會就是傻瓜。深思之後現金和妍熙去出差。金巡警發現行善後追了過去。忍無可忍的佑美帶著孩子來到現金出差的酒店。


第45集
佑美看到妍熙不在現金的房間忍不住感到傷心,妍熙流著淚讓現金回到自己身邊。健康告訴行善不要和鍾南見面,行善斷然拒絕。全珂汎對不吃不喝的佑美發火,朱範人告訴玉影要和小率結婚,玉影堅決表示不同意。健康和超姬登記結婚,超姬看著戶籍流下喜悅的眼淚。妍熙親吻正要下班的現金,被金巡警看到這一幕。行善給健康打電話讓他出來。


第46集
健康被行善打得鼻青臉腫,但仍堅決表示不要再出現在自己家人面前。金巡警來找行善說超姬是自己的兒媳婦,拜託他不要再來找超姬。現金告訴超姬帶著鍾南回到行善身邊對所有人都是好事。超姬下定決心背著鍾南離開家。健康和行善發現超姬不見後四處尋找。全珂汎看著因為妍熙難過的佑美,來找妍熙狠狠教訓。


第47集
妍熙告訴現金和佑美分手後和自己在一起,現金聽後感到難過。富影終於懷孕,朱範人高興地祝賀馬譚和富影,理想在一旁感到不快。佑美召集全家人宣佈今後不能再做家務,要去上料理學院成為職業女性。超姬去蘭子的舊貨店裡工作,健康仍四處尋找超姬。全珂汎叫來玉影告訴她佑美要學習,讓她過來做家務。鍾南突然喘不過起來,超姬慌張地背著他去醫院。
 

第48集
健康看著躺在重病室的鍾南流下眼淚。在家裡做家務的玉影因為全珂汎感到傷心。朱範人回到家告訴玉影要和小率結婚,讓她今後好好對待小率。玉影堅決表示不同意,兩個人絲毫不讓步。健康告訴超姬鍾南可能生命危急,提出叫來行善。妍熙來找佑美謊稱和現金發生了關係,佑美憤怒地對現金提出離婚。


第49集
被現金打耳光的妍實給樸社長打電話要見面。度過危機的鍾南轉到普通病房,超姬和健康終鬆口氣。佑美瞭解了現金的真心,高興地給家人準備飯桌,宣佈今後的家務由自己來做。全珂汎做了小菜來到朱範人的家,在那裡看到理想正在洗車後大怒。富影告訴玉影朱範人和小率看起來關係微妙,玉影來找佑美拜託阻止朱範人和小率結婚。現金看到樸社長在三溫暖當上社長後大吃一驚,兩個人來到了警察局。


第50集
因被欺詐而深受打擊的現金說一些奇怪的話,佑美看著心痛,她給妍熙打電話,但妍熙不接。理想讓現金錄下妍熙的話來找出證據,現金和妍熙談話的時候被搶走錄音機,妍熙告訴他絕對忘不了在佑美面前的恥辱。感到無法再隱瞞下去的佑美對金巡警和全珂汎說出真相,拜託他們拿房子做抵押來幫助現金,全珂汎堅決表示反對,佑美和現金生氣地拿著行李離開家。


第51集
離開家的炫查和佑美住進小率的地下室。巡警得知炫查夫婦離家出走的事情,他叫來佑美試圖說服,佑美哭著表示在沒有成功之前不會回家。炫查找銀行和朋友借錢,但被拒絕。思念小率的凡仁開始絕食抗議,在特別管制時期巡警收下熟悉的老人送給自己的兩個橘子,不料這一幕被拍了下來。行善把健康叫到醫院,告訴他好好照顧鐘南,自己會一直注視著他,健康告訴行善給最後一天的時間,讓他和鐘南一起度過。青蘭聽到行善和鐘南在一起後感到不安。


第52集
健康和青蘭見行善一直不接電話,越來越感到不安。行善聽到鐘南叫爸爸,難過地流下眼淚,他給健康打電話讓他過來接鐘南。於英告訴小率為了錢誘惑凡仁,佑美告訴於英應該對小率道歉,於英不情願地說對不起。炫查發現妍實和樸社長見面,妍實告訴他如果和佑美離婚就在法庭上改口供。行善來找青蘭做最後的道別,告訴說她是自己人生中最好的女人。巡警身穿警服去山上拜祭父母,隨後來到警察局


第53集
佑美對炫查提議假離婚,重新拿回三溫暖和加油站,但炫查表示不想再被妍熙團團轉,要用正當的方法找回。巡警和凡仁喝酒,傷心地說出後悔當員警。小率把房子賣掉後給炫查籌錢,炫查高興地不知所措。義尚得知巡警提出辭職的事情,巡警告訴他自己的心已經離開,拜託他對科子保密。義尚想到正在傷心的巡警和科子,對於英提出暫時住在自己的家,但於英表示不願意。巡警走出家後不知道去什麼地方,義尚望著呆坐在便利店的巡警感到難過。


第54集
青蘭告訴健康想生個孩子,但健康表示不同意。於英告訴科子自己想過幸福的生活,所以不能搬回來住,科子生氣地說不用於英過來,只要義尚搬過來就可以。科子知道了巡警提交辭職信的事情,她傷心地告訴巡警即使辭職,也要洗脫汙名後再離開。炫查的餐廳開業,青蘭在婦產科檢查,被告知懷孕,健康得知後默默地離開。科子告訴於英把義尚的行李拿回家,於英給義尚打電話說就當做是分居。


第55集
健康聽到青蘭懷孕的消息後只是默默地工作,青蘭望著健康後悔要了孩子。巡警來到炫查的餐廳,難過地說沒有幫助他,正在路對面望著餐廳的科子看到巡警後急忙逃跑。思念小率的凡仁站在餐廳窗外看裡面,被佑美看到,凡仁告訴她雖然現在有困難,但自己的心不會變,讓她相信自己。佑美告訴他如果於英不反對就會重新考慮。於英受巡警的囑咐來到警察局,在那裡看到太白和義尚。

第56集
於英告訴太白以後不要和義尚走得太近,太白反問她為什麼會這麼不安。於英含著淚問義尚為什麼他們之間變成這樣。科子見青蘭讓自己準備飯菜,忍不住大吼,青蘭感到腹痛暈倒過去。健康得知消息後跑過來。炫查看到樸社長和妍熙在一起的一幕。


第57集
炫查和佑美回家後發現孩子們不見,不禁感到焦慮,知道在科子家後鬆口氣。炫查帶著孩子們回家,科子含著淚依依不捨。科子聽到巡警在律師事務所工作後高興不已,巡警四處發名片。義尚告訴於英他們變成這個樣子可能是因為沒有孩子,於英告訴他還沒有做好準備和義尚談。想念佑美的科子來到餐廳,含著淚遠遠地望著佑美。


第58集
巡警問青蘭怎麼樣才能做好銷售,青蘭給巡警做示範,但巡警感到不好意思。義尚來找事務長,拜託他以經費的名義把錢轉交給金巡警,不知道是義尚給的錢的巡警從事務長那裡拿到錢後高興不已。義尚來找於英想和解,但於英表示很難和義尚再溝通,提出考慮分手一事。思念凡仁的小率來找於英,告訴她真心喜歡凡仁,但於英仍表示不可以,小率終於忍不住掉眼淚。炫查和佑美準備向法院提出離婚申請。


第59集
妍熙找佑美確認是不是真的和炫查離婚,佑美假裝真的離婚的樣子,妍實露出會心的微笑。健康讓科子做中午的盒飯,科子不情願地做了盒飯來到舊貨商店,健康不耐煩地抱怨科子遲到,回到家後科子傷心地喝酒。佑美看到站在餐廳對面的凡仁,她問凡仁是不是會一直喜歡小率,隨後來找於英表示給兩個人舉行結婚。母親節當天祐美買了兩束康乃馨偷偷放在巡警家廚房。


第60集
科子來找佑美表示要照顧孩子,讓佑美感到詫異。於英見聯繫不上凡仁,不禁產生疑慮,凡仁謊稱在醫院做檢查,於英和付英跑去醫院。巡警為準備創業認真聽課,小率獨自喝酒思念凡仁。科子教青蘭做家務,讓青蘭感到不耐煩。妍熙看到炫查和佑美親密地在一起,她打電話叫出炫查,說他們不像是即將離婚的人,炫查在妍熙面前演戲。

第61集
於英告訴小率凡仁正在醫院,拜託她見一面,但小率拒絕了她。巡警在炸雞店努力工作,感到難過的義尚勸他辭職。義尚拿著蛋糕來找於英,感謝她對巡警做的一切,小率來找凡仁,兩個人決定結婚。科子教青蘭做家務活,青蘭不情願地做著。


第62集
凡仁從醫院出來後對小率說就當沒有提過結婚一事,問她是不是為了錢而和自己結婚,佑美和於英知道後感到傷心。青蘭和科子在市場看到正在送炸雞的巡警。青蘭看到科子把鐘南當成長孫後高興地流眼淚。佑美發現妍熙和世振在一起,炫查來到法院,看著妍熙和樸社長隱隱感到不安。


第63集
小率看著走進手術室的凡仁傷心不已。於英聽到凡仁沒有去新婚旅行後告訴佑美,佑美來醫院見小率,知道所有事情,她勸小率和凡仁分手。佑美和於英見面把遺書遞給她,並告訴於英凡仁在醫院做手術。青蘭告訴健康鐘南的幼兒園舉行和爸爸一起做料理的活動,提醒他不要遲到,健康因店裡的事沒有去幼兒園。


第64集
被欺詐的巡警暈倒過去,義尚看著痛苦不已。科子聽到巡警把退休金全部被騙的事情後崩潰,她告訴巡警在沒有找回退休金之前不要回家。佑美看著即將要簽約的房子高興不已,炫查問她先暫時推遲買房子,把錢借給爸爸如何,佑美生氣地表示拒絕。青蘭告訴健康去家庭餐廳慶祝鐘南的生日,青蘭和鐘南等待健康的到來。


第65集
青蘭見健康沒有出現感到不快,因店裡的事情心情不快的健康回到家和青蘭吵架。對巡警不滿的科子對他發火,巡警默默離開家。一直沒有懷孕的於英來婦產科做檢查,聽到醫生說很難懷孕的話後陷入絕望。買了房子的佑美心情愉快,義尚申請休假後帶著於英去酒店。在家門口巡警想起科子發火的樣子,默默地轉身離開。

第66集
不願回家的巡警來到佑美家,巡警離開後佑美感到難過,把他找回來後住在家裡。健康和青蘭為鐘南的事情吵架,三兄弟聚在一起討論父母的事情,健康和義尚分別找巡警和科子,拜託他們要彼此理解。正在山上的巡警因暴雨斷了聯繫。


第67集
巡警知道了科子的心意後高興起來,青蘭看到健康給鐘南辦的教育保險證後對他道歉。科子催促於英趕快要孩子,於英聽後感到傷心。義尚看到於英因為沒有懷孕而傷心,於是告訴科子因為自己的原因可能不會有孩子。於英預感自己可能懷孕,於是來婦產科檢查。


第68集
傷心的於英來找義尚,看到忙碌的義尚,於英獨自來到河邊流下眼淚。小率和付英去鄉下求艾草,見農民要把艾草賣給別的商人,小率急忙搶過來,卻不小心傷到了手,付英在一旁看著感動不已。於英來找生母,告訴她雖然痛苦但不要再來找她們。科子把母親留下來的戒指送給佑美,青蘭在門外看到這一幕。


第69集
科子親手做了炫查喜歡的面條,為之前給他帶來的傷痛表示歉意,炫查不禁熱淚盈眶。炫查和佑美舉行婚禮,隨後健康和青蘭也穿著禮服拍攝婚紗照,青蘭高興地流下眼淚。巡警送給科子皮包,於英也有了身孕,讓義尚興奮不已。司鐘向泰白求婚,讓泰白說不出話來。


第70集 (結局)
於英突然捂著肚子暈倒過去。醒來的於英聽到自己流產之後痛哭,小率做了海帶湯來看於英。炫查和佑美去蜜月旅行回來,科子告訴佑美忘記過去不快的事情。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KBS】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7韓劇 華遊記】韓國電視劇 華遊記 劇情介紹~車勝元、吳漣序、李昇基、李洪基
《華遊記》是中國古典小說《西遊記》的現代版,劇情講述擁有致命頹廢美的齊天大聖孫悟空和有著根深蒂固的俗世情節的三藏法師真善美在惡鬼叢生的昏暗2017年世界尋找光明...(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