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兩個女人的房間》劇情講述女人為了搶回失去的一切而展開復仇的故事。
 
兩個女人的房間

【人物介紹】
兩個女人的房間
閔卿彩朴恩惠 飾 
酒店副社長,後為總管負責人。
 

兩個女人的房間
殷熙秀王光娜 飾 
酒店職員,後為副社長
 
 
兩個女人的房間
韓志燮姜志燮 飾 
酒店總經理,卿彩的男友,後為熙秀的丈夫。
 
 
兩個女人的房間
陳秀赫姜京俊 飾 
主廚,卿彩的男友。
 
 
【分集劇情】
第61集
卿彩懷疑熙秀父親的死另有隱情,她從刑警那裡獲知自己的母親去世前也曾調查過此事。
 
同事看到志燮扶著卿彩,他們便開始議論熙秀曾是卿彩和志燮之間的第三者,氣急敗壞的熙秀遂找到志燮發洩怨氣。
 
熙秀故意邀請卿彩和同事來家裡做客,卻不料狀況百出,令她尷尬不已。
 
卿彩懷疑火災事故與熙秀有關,她欲從志燮口中獲知一些線索。
 
第62集
熙秀設圈套陷害卿彩,她讓售貨員張恩靜出售假包,買到假包的顧客前來興師問罪,她憤怒地指責卿彩為詐騙犯。
 
卿彩目睹張恩靜和熙秀交談,她懷疑兩人之間藏有秘密。熙秀希望羅海琴讓她擔任社長一職,羅海琴警告她做人不要太貪心。
 
卿彩威脅張恩靜說出換包的事實,而張恩靜卻守口如瓶。
 
張恩靜被卿彩的真心感動,她在理事會上幫卿彩澄清了事實,並說出換包一事的幕後指使人正是熙秀。
 
第63集
熙秀聲稱是卿彩收買了張恩靜,張恩靜所說的一切都是偽證,理事會上換包一事最終懸而未決。
 
金秘書約卿彩見面,卻不料在見面地點被兩個彪形大漢帶走了。
 
熙秀認為婆婆懷孕是一件非常丟人的事情,她像對待犯人一樣指責婆婆,並要帶其去醫院打胎。
 
秀赫空降熙秀辦公室詢問換包一事,熙秀咄咄逼人欲趕秀赫離開。
 
吳理事宣佈秀赫就是新上任的社長,卿彩、熙秀、志燮聽聞頗感震驚。
 
第64集
志燮證明卿彩曾威脅過張恩靜,熙秀的陰謀終於得逞,秀赫決定罷免卿彩代理人一職。
 
卿彩表示自己不能接受免職,秀赫讓卿彩找出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清白。卿彩詢問秀赫過的好不好,秀赫表示自己一切都好。
 
秀赫表面上卿彩很冷淡,心裡卻默默的關心著卿彩。
 
卿彩以為秀赫是擔心她才回到賓館的,而秀赫的一番話卻令卿彩傷心不已。志燮厭倦了吵鬧的家庭生活,他欲與卿彩重新開始。
 
第65集
睹志燮摟抱卿彩,熙秀欲掌摑卿彩被志燮制止。志燮決定與熙秀離婚,而熙秀拒不離婚。
 
熙秀目中無人,志燮父母打包行李離開了熙秀家。通過志燮的關係,閔父見到了秀熙,並向其道歉,而秀熙表示絕不會原諒閔父。
 
卿彩終於找到了熙秀換包的證據,秀赫決定罷免熙秀副社長一職。
 
志燮耍無賴非要住在卿彩家,令卿彩無可奈何。吳理事施壓秀赫,熙秀暗地裡耍手段保住了副社長一職。
 
第66集
卿彩無法接受換包一事的最終處理結果,她質問秀赫為何要幫熙秀說話。
 
秀熙向恩彩宣稱志燮是他的男人,她讓恩彩遠離志燮,於是兩人便開始爭奪志燮的歸屬權。
 
熙秀闖入卿彩家,目睹志燮、恩彩、卿彩一起用餐,憤怒的熙秀掀翻了飯桌,並肆意砸卿彩家的物品。
 
金秘書打電話告訴卿彩證據藏在USB裡,卿彩想起了恩彩的玩具貓咪,卻不料貓咪落在了熙秀家裡。
 
第67集
卿彩希望熙秀將恩彩的玩偶還回來,熙秀覺得卿彩的態度有些異常,她表示會買一個新的玩偶送給恩彩。
 
為了挽救自己的婚姻,熙秀約志燮家人見面,並使用苦肉計勸他們回家。
 
卿彩將母親生前留下證據一事告訴了秀赫,秀赫讓卿彩去熙秀家找尋玩偶,他表示會約見熙秀幫卿彩爭取時間。
 
卿彩偷溜進在熙秀家沒能找到玩偶,卻把發卡留在了那裡,引起了熙秀的懷疑。
 
第68集
玩偶被孔福子扔到了舊衣回收箱,而後又被福利院的工作人員帶走。
 
卿彩如此焦急的尋找玩偶,熙秀懷疑此事有蹊蹺,遂讓母親找回玩偶。
 
卿彩拜託刑警尋找文在植,而後得知因為熙秀的舉報,文在植正在監獄服刑。
 
喝醉酒的志燮道與熙秀生活在一起猶如地獄一般,此話深深刺痛了熙秀的心。
 
出獄後的文在植突然闖入熙秀的辦公室,熙秀嚇得渾身發抖。
 
第69集
文在植聽了卿彩關於殷吉萬死亡事件的推理猜測,他震驚之餘也擔心熙秀會對自己不利。
 
韓母去醫院做檢查,結果表明她並未懷孕。秀赫欲查父親25年前發生車禍一事,而當務之急就是讓閔父盡快恢復記憶。
 
文在植來烤肉店找志燮,他無意中得知熙秀就是志燮的嫂子。
 
秀赫安排閔父來蒙娜麗莎上班,卿彩擔心父親會遭人說閒話,遂質問秀赫這樣做的原因。
 
第70集
卿彩勸父親回家,而閔父執意要干門童這份工作。卿彩以為秀赫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在報仇,兩人的關係越來越遠。
 
韓父同熙秀來吃烤肉,文在植正巧來找志燮,熙秀看到文在植頗為驚慌,遂藉機離開。
 
志燮帶文在植來家裡,孔福子受到驚訝,慌忙將此事告訴了熙秀。
 
卿彩對秀赫產生了很深的誤會,她當著秀赫的面將訂婚戒指扔了。
 
熙秀和文在植發生了激烈的爭吵,卿彩躲在一邊偷聽了兩人的談話。
 
第71集
秀赫欲讓卿彩參與到蒙娜麗莎的運營中作中,熙秀開始懷疑秀赫是別有用心。
 
卿彩讓刑警聽了文在植和熙秀的手機錄音,而刑警告訴卿彩最好是能從文在植手裡得到切實的證據。
 
韓母和志燮對文在植和熙秀的關係產生了懷疑,而熙秀也讓孔福子幫她留意家裡人的態度。
 
文在植威脅熙秀向其索要一筆巨款,令熙秀無可奈何。
 
熙秀將房子作為抵押擔保,希望從羅海琴那裡獲得這筆巨款。
 
第72集
卿彩用手機錄音威脅文在植,沒想到卻被文在植耍的團團轉。
 
羅海琴將熙秀找她借錢的事告訴了秀赫,並讓秀赫提防熙秀挪用賓館的錢。
 
韓母懷疑熙秀有外遇,而熙秀打算用錢堵住韓母的嘴,這種做法讓志燮家人頗為反感。
 
孔福子來卿彩辦公室鬧事,她抓著卿彩的頭髮,並指責卿彩唆使韓母來為難熙秀。
 
卿彩匆忙趕到熙秀和文在植做交易的地方,而熙秀欲把存有證據的手機仍入水中。
 
第73集
最後的證據也被熙秀毀掉了,這令卿彩感到非常懊惱,為了安慰卿彩,秀赫親自下廚給卿彩做了料理吃。
 
秀赫懷疑熙秀有中飽私囊的行為,他欲對熙秀展開調查,並希望卿彩能夠協助他完成此事。
 
熙秀設陷阱陷害文在植,文在植再次鋃鐺入獄。
 
熙秀心情大好,她主動提出要生孩子一事,而志燮卻滿懷心事。
 
卿彩將自己和熙秀之間的糾葛寫成了文字並刊登在報紙上,賓館員工對此議論紛紛。
 
第74集
熙秀欲廢除司報,卻遭到秀赫的阻攔,令熙秀無可奈何。
 
員工餐廳裡,公司職員向卿彩詢問文章的真實性,並紛紛將矛頭指向熙秀,而志燮也開始因此慢慢疏遠熙秀。
 
韓母聽了孔福子的話,她決定好好對熙秀,並主動請熙秀吃飯,令熙秀受寵若驚。
 
卿彩終於明白了秀赫的良苦用心,她想重新愛秀赫卻覺得自己沒有資格。
 
韓父向卿彩確認熙秀的為人,而答案令韓父大為震驚。
 
第75集
韓父與卿彩會面後便開始心事重重,孔福子將此事告訴了熙秀,熙秀擔心公公知道她所犯下的罪行。
 
卿彩猜測殷熙秀背後一定有神秘人支持,聽了卿彩的話志燮若有所思。
 
韓父告訴熙秀要守住做人的底線,但他心中始終無法相信熙秀能幹出喪盡天良的事情。
 
為了搞清楚真相,韓父讓熙秀和卿彩當面對質,而熙秀使用苦肉計誘導韓父,並混淆是非。
 
第76集
韓父目睹了熙秀嚴厲指責恩彩的醜惡嘴臉,他對熙秀頗為失望。
 
為了拉攏人心,孔福子讓熙秀盡力討好志燮的母親。
 
志燮欲帶恩彩出去旅行,卿彩看出志燮真心喜歡恩彩,遂答應了志燮的請求。
 
吳理事對商場事業的收益結果表示非常不滿,卿彩向吳理事透露一切以殷熙秀簽署的不平等合約為準,吳理事再次對熙秀的管理能力產生質疑。
 
韓父將心中的顧慮告訴了志燮,他勸志燮與熙秀離婚。
 
第77集
殷熙秀來到卿彩家大發雌威,她毀了卿彩給母親準備的祭祀桌,閔父在制止熙秀的過程中頭部遭到了撞擊。
 
殷熙秀面臨被免職的窘境,她暗裡地威脅拿了回扣的理事們站在自己一邊。
 
志燮再也無法相信熙秀說的話,卿彩希望志燮在理事會上對於熙秀免職一事投贊成票。
 
因為簽署不平等合約一事,熙秀將被免去副社長一職。
 
熙秀以切斷卿彩和秀赫之間的關係為條件,她求羅海琴阻止自己即將被免職一事。
 
第78集
熙秀在司報上發表文章,她大肆渲染卿彩、秀赫和閔東哲三人之間的關係,令卿彩等人深受困擾。
 
秀赫質問奶奶為何如此包庇殷熙秀,同時也表示不會撤銷對殷熙秀的免職案。
 
賓館員工對卿彩和秀赫指指點點,而秀赫表示他依然會照顧卿彩父女,令卿彩大為感動。
 
卿彩和閔父跪在羅海琴面前請求原諒,而羅海琴內心充滿仇恨始終無法釋懷。
 
秀赫懷疑當年的車禍事故另有隱情,他決定重新調查此事。
 
第79集
卿彩終於得知在幕後支持熙秀的人是秀赫的奶奶羅海琴,她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卿彩質問秀赫為何要欺騙自己,而秀赫對此也表示無奈。
 
志燮安慰卿彩要撐下去,並專門去給卿彩買了盒飯,熙秀無法容忍自己的丈夫如此關心別的女人,她搶過志燮手中的盒飯,並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為避免閔父被收監,秀赫欲帶其離開,途中閔父恢復記憶,他堅定地告訴秀赫他並沒害陳明燮。
 
第80集
閔父坦言自己當年並不在事故現場,而證人便是吳理事。
 
秀赫和閔父找吳理事當面對質,而吳理事表示他已忘記當年事,閔父受刺激暈倒住院。
 
閔父表示他已經記起近來發生的所有事情,令卿彩感到很欣慰。志燮請求熙秀可以阻止檢察院的人對閔父進行收監,兩人因此又發生爭吵,熙秀聲稱絕不會和志燮離婚。
 
卿彩終於找到了證明父親無罪的證據,而秀赫也將證據拿給了自己的奶奶羅海琴看。
 
第81集
羅海琴看了證據後思想很混亂,原來這一切都是吳理事在背後搗鬼。
 
熙秀威脅羅海琴幫自己將卿彩趕出賓館,羅海琴不肯遂昏倒。
 
狠毒的熙秀拿走了羅海琴的心臟藥,並將藥物丟在垃圾桶裡,而這一幕被志燮目睹。卿彩將暈倒的羅海琴送往醫院,羅海琴清醒後卻無法言語,她握著卿彩的手表達了自己深深地歉意和自責。
 
志燮拿出藥瓶指責熙秀傷害了秀赫奶奶,而卿彩表示會讓熙秀因此付出代價。
 
第82集
羅海琴終於開口說話,她告訴秀赫等人,這一切都是殷熙秀干的,羅海琴對卿彩感到很抱歉,她表示一定會負責救出卿彩被收監的父親。
 
為了能夠順利將殷熙秀免職,卿彩故意使計讓殷熙秀放鬆警惕。閔東巖終於被無罪釋放,卿彩看到回到家的父親非常開心。
 
韓母知道了熙秀的惡行,她帶著志燮離開了熙秀的家。為挽救自己名存實亡的婚姻,熙秀讓孔福子幫自己出主意。
 
第83集
志燮來找秀赫並遞上辭呈,熙秀氣急敗壞地表示沒有她的允許志燮休想辭職,而秀赫依然受理了辭呈。
 
事後秀赫再次找到志燮,他表示非常認可志燮的工作能力,因此希望志燮能繼續擔任總經理一職。
 
卿彩建議秀赫以社長之名替換施工方,從而來揭發熙秀收取賄賂的不正之風。
 
秀赫希望閔父重回蒙娜麗莎並擔任社長一職,而卿彩回絕了秀赫的請求。
 
第84集
熙秀垂涎社長之位,她與吳理事坑瀣一氣欲召開臨時理事會,將秀赫從社長之位拉下馬。
 
看到羅海琴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熙秀感到很驚慌,她下跪向羅海琴認錯並求饒。
 
志燮向熙秀確認懷孕一事,熙秀斷然否認。恩彩重回福利中心,她看到一個男孩抱著自己的貓咪玩,遂前去爭搶。
 
卿彩接到恩彩的電話,恩彩告訴卿彩找到了玩偶,卿彩聽聞大喜。
 
第85集
卿彩匆忙來到福利院,恩彩告訴她玩偶被一個叫天敏的孩子帶走了。
 
卿彩找到天敏家,天敏的母親拒絕讓卿彩見天敏。卿彩目睹天敏被兩個小朋友欺負,她幫助了天敏並安慰他,天敏終於將玩偶歸還了卿彩。
 
由於玩偶曾遭水侵泡,導致USB損傷,秀赫遂帶著卿彩找信息部人員幫忙。
 
熙秀看到秀赫和卿彩從信息部出來,她很好奇並前往打聽了他們的意圖。
 
第86集
熙秀聽聞卿彩找到了她的犯罪證據,驚慌失措的她跑到信息部詢問USB的修復詳情。
 
信息部職員未能修理好USB,卿彩便去找了專家進行修復。
 
熙秀對卿彩的一舉一動非常關注,她感到很不安生怕USB修理好後,自己的罪行敗露。
 
得知熙秀懷孕的消息後,韓母和志燮又開始關心起了熙秀。
 
熙秀欲拿到關鍵證據USB,她派人監視卿彩的行蹤。
 
第87集
羅海琴派人暗中保護卿彩,以避免她受到任何的傷害。
 
韓父坦言熙秀已經懷孕,他希望閔父能夠給熙秀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
 
韓母突然對熙秀很關心,讓熙秀感到很不自在。孔福子編造謊言稱熙秀懷孕,熙秀得知此事後非常鬱悶。
 
秀熙將志燮引薦給羅海琴,並稱志燮是她的男友,而志燮表示他喜歡的人並非秀熙。
 
卿彩使計勸熙秀投案自首,而熙秀駕車欲與卿彩同歸於盡。
 
第88集
秀赫和志燮匆忙趕到事故現場,並將卿彩和熙秀二人送往醫院。
 
甦醒過來的熙秀拿走了卿彩口袋裡的USB,她暗自慶幸證據已被自己毀滅了。
 
為了打消熙秀的懷疑,秀赫讓卿彩假裝真的丟失了USB。
 
卿彩無意中聽到了熙秀和護士的對話,她得知原來熙秀是假懷孕。
 
因為熙秀肚子裡的孩子,志燮和熙秀終於破鏡重圓。
 
羅海琴被人舉報並面臨稅務調查,卿彩猜測舉報者正是殷熙秀。
 
第89集
吳理事告訴熙秀羅海琴屬於合法營運,並未查到偷稅證據。
 
為了將羅海琴扳倒,熙秀欲給羅海琴冠上惡毒高利貸債權人的帽子。
 
熙秀約談朴記者,她編造謊言中傷羅海琴,並拜託朴記者馬上寫報道登報。
 
秀熙看到報道,她含淚質問羅海琴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後,遂離家出走。
 
羅海琴來找熙秀興師問罪,卻被殷熙秀的言語激怒,羅海琴欲怒打熙秀被志燮阻止。
 
第90集
熙秀再次編造謊言誘導志燮,她告訴志燮一切都是卿彩在誣陷她,並指明閔家發生火災是羅海琴放的火,而志燮完全相信了熙秀的話。
 
羅海琴非常擔心離家出走的秀熙,她告訴秀赫秀熙有一個叫韓志燮的男友。
 
秀赫希望能從志燮那裡獲知秀熙的的行蹤,遂通過卿彩找到了志燮。
 
志燮帶熙秀去醫院做產檢,熙秀企圖買一張孩子的超聲波照片矇混過關。
 
第91集
熙秀欲奪秀赫社長之位,吳理事告訴熙秀,股東們因為羅海琴放高利貸一事,民心已經有所轉變。
 
電梯門口,羅海琴偶遇殷熙秀,熙秀表示羅海琴就像死去的卿彩媽媽一樣,從未把自己當人看。
 
股東大會上火藥味十足,熙秀當場揭露羅海琴是一個獨斷專權之人,並提議免去秀赫社長之職。
 
秀熙終於回到家中,並擁抱奶奶向其道歉。
 
恩彩告訴熙秀真的證據正在修復中,熙秀聽聞感到很疑惑。
 
第92集
卿彩一想到母親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還想著護住證據,她就傷心淚流,在秀赫的安慰下,卿彩終於破涕為笑。

熙秀問卿彩手上是否還有別的證據,卿彩表示唯一的證據已經被熙秀自己毀滅了。韓父告訴卿彩不管她與熙秀之前發生過什麼事情,他決定相信自己的兒媳婦,並希望卿彩不要再動搖自己的想法。

熙秀得知卿彩還有最後的證據,她十分害怕,並讓志燮去抓住閔卿彩。
 
第93集
熙秀缺席了理事會,眾理事對此紛紛表示不滿。
 
熙秀去福利院用誘騙的方式帶走了恩彩,並威脅卿彩不要輕舉妄動。
 
熙秀帶恩彩來到了殯儀館,恩彩看到母親的照片後非常傷心,並拒絕坐熙秀的車,而蠻橫的熙秀強行將哭泣的恩綵帶走。
 
卿彩將證據交給了警方,並希望警方能幫忙尋找失蹤的恩彩。
 
孔福子稱熙秀只是帶恩彩出去兜風,並表示殷吉萬是被自己所殺,卿彩聽聞十分震驚。
 
第94集
孔福子讓熙秀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趕快回家,並囑咐她要跟志燮好好過日子。
 
孔福子打電話讓卿彩來遊樂場接恩彩回家,而熙秀髮瘋痛哭以為自己的人生就此變得灰暗。
 
孔福子來警局自首,她撒謊稱殷吉萬是被自己所殺,然而她說的謊話很難自圓其說。
 
卿彩舉報熙秀綁架恩彩,熙秀來警局接受調查,她趁卿彩不在場時恐嚇恩彩,恩彩被逼作了偽證。
 
第95集
殷熙秀在警局看到了自首的孔福子,得知自己的母親替自己頂罪入獄,熙秀心裡很不是滋味,她拜託張律師想辦法救出孔福子。
 
眾人問起熙秀孔福子的去向,熙秀撒謊稱母親有事出遠門了。
 
志燮讓卿彩不要誣陷熙秀,卿彩透露志燮的丈母娘正在替熙秀承擔罪責,志燮聽聞不敢相信這是事實,遂跑去向熙秀確認此事。
 
孔福子被救出獄,她在志燮面前裝瘋賣傻稱自己是被冤枉的。
 
第96集
殷熙秀為斬斷她與卿彩之間的孽緣,她欲將卿彩趕出賓館,並撤移卿彩負責的賣場。
 
卿彩表示會放棄狀告熙秀,而熙秀不願相信卿彩真的會這麼做。
 
恩彩如實向志燮說了熙秀恐嚇自己一事,她是因為要保護卿彩才被迫作了偽證。
 
韓母要陪熙秀去醫院做產檢,熙秀害怕會因此穿幫。
 
鄭常務打電話向熙秀勒索錢財,否則將揭穿熙秀受賄一事。
 
為了讓恩彩的證詞得到信服,卿彩帶恩彩做了健康診斷。
 
第97集
熙秀懷孕肚子卻遲遲不見大,韓母懷孕熙秀是假懷孕,而孔福子幫熙秀想了一個矇混過關的好辦法。
 
為了將殷熙秀繩之以法,卿彩讓恩彩如實說出火災當天看到的一切。
 
秀赫對熙秀的態度一反常態,令熙秀感到很莫名其妙。
 
熙秀擔心自己受賄一事遭到曝光,她在停車場攔住卿彩的車欲阻止其外出。
 
為了避免熙秀再次恐嚇恩彩,卿彩讓父親保護恩彩的安全。
 
第98集
恩彩看到火災視頻受到刺激暈倒住院,因此沒辦法出庭作證。
 
熙秀一方幸災樂禍,她拜託律師以誣告罪起訴卿彩。
 
志燮來卿彩辦公室興師問罪,她警告卿彩不要總是為難熙秀,令卿彩無可奈何。
 
秀赫安排熙秀確認賓館的公款使用情況,而熙秀曾為了堵住鄭常務的嘴挪用了那筆公款。
 
為了填補公款虧空,熙秀去銀行貸款,銀行工作人員警告熙秀若不能及時還款,她在平倉洞的住宅將會被進行拍賣。
 
第99集
卿彩當著志燮的面揭穿了熙秀假懷孕一事,志燮非常憤怒地質問熙秀為何要撒謊。
 
韓母無法忍受熙秀用懷孕一事來戲弄大家,她對熙秀一頓痛罵,並動手打了熙秀。
 
氣憤的韓母讓志燮與熙秀馬上離婚,熙秀極力向婆婆解釋希望能獲得諒解。
 
志燮與熙秀在樓道間發生爭執,熙秀在挽留志燮時不慎摔下樓梯。
 
志燮將熙秀送往醫院,令他驚訝的是原來熙秀真的懷孕了,卻不幸流產了。
 
第100集
殷熙秀向員工散佈虛假信息,讓員工誤以為熙秀的流產與卿彩有關,卿彩因此遭到員工的責難。
 
韓父勸志燮不要因為熙秀流產一事而放棄離婚的想法,而志燮開始可憐起熙秀這個女人,他生怕自己在這個時候堅持提離婚一事,熙秀會做出傻事。
 
鄭常務來賓館找熙秀欲求活路,他離開時被卿彩和秀赫阻攔,二人向鄭常務盤問了他與熙秀之間的金錢交易。
 
第101集
鄭常務出現在秀赫的辦公室,熙秀非常震驚,但她仍不承認自己曾收取回扣。
 
熙秀威脅律師幫自己擺平拿回扣一事,卻不料反被律師威脅。
 
卿彩動用了賓館的審計組來調查熙秀收取回扣一事,而熙秀向卿彩求饒,她希望卿彩能放自己一條生路。
 
大韓銀行打來電話表示如果熙秀不能按期償還貸款,平倉洞的房子將會被拍賣,孔福子聽聞非常吃驚。
 
志燮欲與恩彩結婚,閔父拒絕了他的請求。熙秀被免職,她揚言不會放過卿彩。
 
第102集
熙秀在辦公室裡大發雌威,她拒不接受被免職一事。
 
秀赫表示羅海琴會將股份轉讓給他和卿彩,並希望卿彩重新擔任副社長一職。
 
得知卿彩會繼任副社長一職,熙秀怒氣沖沖地指責卿彩搶了自己的位置。
 
志燮告知家人自己要與恩彩結婚,韓母和志燮皆認為恩彩是缺心眼的孩子,因此強烈反對。
 
熙秀離開賓館時帶走了賬簿,她欲通過賬簿重回賓館。
 
第103集
熙秀將賬簿副本交給了格爾斯賓館負責人,她希望以此契機讓格爾斯賓館超越蒙娜麗莎賓館。
 
韓閔兩家人坐在一起商量恩彩和志燮結婚一事,熙秀不請自來,她的到來讓恩彩變得驚恐不安。
 
貼心的志燮安慰著哭泣的恩彩,並表示不論如何都會愛護卿彩。
 
志燮怒斥熙秀莫摻和自己的事情,並表示在他眼裡熙秀就是外人。
 
熙秀再次來福利院找恩彩,而恩彩用手機記錄了二人談話的內容。
 
第104集
度假村突然發生火災,令秀赫很頭疼,消息一旦洩露出去將會嚴重影響賓館形象。
 
卿彩擔心會因為度假村火災一事,秀赫的社長之位遭到威脅。
 
卿彩回想起了熙秀說的話,她懷疑熙秀惡意向有關部門舉報了此事。
 
韓母堅決反對志燮娶恩彩為妻,並表示會找一個稱心的媳婦給志燮。
 
勇敢的恩彩一個人去找了熙秀,並表示一定會讓熙秀受到懲罰。
 
恩彩將錄音拿給卿彩聽,卻意外的曝光了熙秀指使人在度假村放火一事。
 
第105集
殷熙秀逃離醫院,她匆忙找到張律師,熙秀讓張律師幫自己洗脫縱火犯的罪名。
 
志燮聽了電話錄音明白了真相,他勸熙秀主動向警方自首,卻遭到熙秀拒絕。
 
因為志燮的關係,秀赫和卿彩終於找到了逃跑的殷熙秀,並將其送往警局。
 
由於證據確鑿,熙秀被警方收監進了拘留所。
 
孔福子來賓館找卿彩鬧事,她指責卿彩毀了自己的女兒熙秀。
 
熙秀在拘留所與人發生衝突,她被送往醫院做檢查。
 
第106集
熙秀偷聽了卿彩和醫生間的對話,為了逃過被警方再次收監,她故意在卿彩和醫生面前裝瘋賣傻。
 
張律師聽聞醫生診斷熙秀有精神錯亂的症狀,他向警方申請讓熙秀停止服刑。
 
志燮替熙秀向卿彩求情,卿彩無奈只好放熙秀回來家。
 
羅海琴無意中看到熙秀與張律師見面,她將此事告訴給了卿彩和秀赫。
 
卿彩來到熙秀家,她終於確認原來熙秀是真的在裝傻。
 
第107集
殷熙秀坐立不安,她吃了過量的安眠藥導致昏迷。
 
志燮將熙秀送往醫院,並讓她不必再自己面前裝傻。
 
熙秀一方面委託張律師讓自己訂機票逃跑,一方面她又告訴卿彩願意去向警方自首認罪。
 
熙秀將自己的行蹤告訴了孔福子,並讓她幫忙收拾衣物。
 
志燮在陪同熙秀去警局的路上,熙秀本打算逃跑卻意外遭遇車禍,雙腿麻痺失去了直覺。
 
卿彩送給熙秀一架輪椅,熙秀看到輪椅想起了閔母,她的內心極度恐慌。
 
第108集
熙秀被赦免再收監,但卻從此要在輪椅上度過,熙秀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志燮將熙秀從醫院接回家,孔福子看到志燮抱著熙秀去了房間,她感到非常莫名其妙。
 
當孔福子得知熙秀雙腿不能動的時候,她為女兒感到很痛心。
 
秀赫再次向卿彩表達了自己的真心,並拿出一枚戒指,卿彩感動的熱淚盈眶。
 
韓母張羅著幫志燮介紹相親對象,志燮抱怨母親這樣的做法太荒謬。
 
飯店發生火災突然停電,慌亂逃生中,熙秀求卿彩救自己。
 
第109集
熙秀躺在卿彩母親之前住的房間,她被噩夢驚醒,夢裡出現的場景令她感到很痛苦。
 
看到熙秀髮瘋的樣子,孔福子想起了卿彩的母親。得知卿彩和秀赫去找了張律師,熙秀利誘張律師讓其守口如瓶。
 
志燮不斷向熙秀求情,而卿彩表示一定會將熙秀送去收監。
 
熙秀擔心自己被再次收監,她痛苦不堪昏厥過去。
 
孔福子下跪求卿彩放過熙秀,卿彩表示無能為力。
 
為了結束她與卿彩間的孽緣,熙秀選擇了自殺。
 
第110集
卿彩對熙秀進行急救,終於將其救醒。
 
卿彩對熙秀的所作所為非常厭惡,她表示熙秀之所以走到今天是她已故的母親對其的懲罰。
 
熙秀住的房子被銀行競拍,熙秀得知此事後情緒非常激動,而中標者就是秀赫的奶奶。
 
孔福子母女被趕出豪宅,雪上加霜的是她將為之前無故解聘員工一事付出代價,勞動廳將對她進行控訴。
 
熙秀一時間接受了一連串的刺激,她竟從輪椅上站了起來。
 
第111集
熙秀母女住進了小旅館,她將自己能夠站起來一事告訴了孔福子。
 
卿彩親自去找了格爾斯賓館負責人,並希望他能歸還蒙娜麗莎賓館的賬簿。
 
孔福子回之前住所拿東西時遇到了秀赫奶奶,她將此事告知了熙秀。
 
志燮當上了烤肉店的店長,恩彩過來幫忙,因為緊張恩彩摔碎了盤子,韓母因此更加不同意志燮娶恩彩為妻,她始終認為恩彩是個傻子。
 
熙秀約卿彩見面,而卿彩恍然間卻聽到母親的勸告讓她莫去赴約。
 
第112集
殷熙秀千方百計想騙卿彩出來見面,她請志燮幫忙,而卿彩以免再生事端,她拒絕見殷熙秀。
 
熙秀假裝去醫院檢查,使計逃離了警方的視線範圍。
 
熙秀在卿彩的水杯裡下了藥,正巧志燮父母來找卿彩,熙秀趁機跑了出去。
 
孔福子來卿彩辦公室找熙秀,竟意外喝了熙秀下過藥的水,她責罵卿彩時突然倒地,志燮將她緊急送往醫院。
 
熙秀焦急趕往醫院看望母親,卿彩等人也因此知道她腿部已復原。
 
第113集
殷熙秀做了太多的錯事,志燮勸她向卿彩道歉,並讓她去自首接受法律的制裁。
 
熙秀在孔福子病床前說了很多話,她希望母親因此可以醒過來。
 
卿彩帶警察來了醫院,熙秀因犯了多重罪再次被逮捕收監。
 
孔福子終於清醒了過來,而她的行為非常古怪,竟然將卿彩當成了熙秀。
 
原來孔福子是在故意裝傻,她使計讓熙秀逃出了警局。
 
第114集
熙秀逃走後去找了志燮,而志燮很同情熙秀目前的處境。
 
卿彩懷疑熙秀去找了志燮,並讓秀赫打探實情。
 
志燮和恩彩在志燮的住所發現了熙秀,而熙秀的舉動再次讓恩彩想起了家裡發生火災的情景。
 
熙秀欲掐死卿彩,志燮及時趕到阻止了悲劇的發生。
 
志燮對熙秀忍無可忍,他讓卿彩趕快報警,親手將妻子送入了監獄。
 
第115集
醫生告知卿彩熙秀患了癌症,而熙秀卻以為自己懷孕了。
 
熙秀再次將懷孕當成自己不用被收監的活路,令志燮非常惱怒。
 
孔福子勸熙秀馬上接受治療,而熙秀始終不願相信自己患了癌症。
 
熙秀離開醫院去找了志燮,志燮將此事告訴了卿彩。
 
熙秀再次找卿彩鬧事,卻被警方抓了回去。
 
卿彩去探監熙秀,並告訴熙秀無論如何她也逃不了被收監的命運。
 
第116集
法院開庭審理熙秀案件,殷熙秀拒不承認自己放火,恩彩作為在場證人描述了火災當天的情景。
 
恩彩的指證不足以證明熙秀就是兇手,法庭將進行二審。
 
孔福子找到志燮,她希望志燮子在法庭上作偽證。
 
志燮並沒有昧著良心撒謊,她如實向檢察官坦承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當檢察官說出文在植要出庭作證時,被告席的熙秀非常震驚。
 
第117集
為了掩飾自己所犯的罪行,熙秀讓孔福子去找文在植說情。
 
孔福子將熙秀的結婚戒指拿到文在植面前,並表示如果熙秀這次沒事很有可能與文在植在一起,文在植愛慕熙秀,他的內心有些動搖。
 
為了贏得熙秀的心,文在植選擇包庇熙秀並未出庭作證。
 
最後的審判到來,在卿彩的勸說下,文在植最終出庭作證,他全盤說出了熙秀殺害殷吉萬並陷害卿彩的經過。
 
第118集
殷熙秀看到了卿彩母親的幻影,她受到驚訝,並當庭承認了自己所犯的所有罪行。
 
根據殷熙秀所犯罪行,法庭宣告判處殷熙秀無期徒刑。
 
孔福子找志燮問責,志燮表示熙秀之所以走到今天皆因孔福子的錯愛方式。
 
孔福子在獄中突然肚子痛被送往醫院,孔福子去看望熙秀,卻發現熙秀有些精神錯亂。
 
第119集(結局)
病入膏肓的熙秀去祭奠了卿彩的母親,並在卿彩母親靈位前懺悔了自己所犯的罪行。
 
秀赫在卿彩母親的靈位前給卿彩戴上了結婚戒指,兩個人甜蜜相擁。
 
熙秀讓卿彩不要原諒自己所做的錯事,遂離開人世。
 
羅海琴將中標的房子送給了卿彩,令卿彩非常感動。
 
志燮和恩彩終於走到了一起,而秀赫和卿彩也甜蜜結婚,每個人都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SBS】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Good Casting】劇情.人物介紹~崔江熙、李相燁*大媽間諜動作喜劇
《Good Casting》劇情講述在國情院存在感超低,好不容易守住自己的一席之地的大媽們偶然被抽選成特工,偽裝潛入現場後發生的動作喜劇。   【...(詳全文)
【韓劇 兩個女人的房間】兩個女人的房間劇情、兩個女人的房間分集劇情01~60
《兩個女人的房間》劇情講述女人為了搶回失去的一切而展開復仇的故事。   【人物介紹】 閔卿彩-朴恩惠 飾  酒店副社長,後為...(詳全文)

留言內容

  sheaushi 2014-07-25 22:53:35 1.160.205.*
92集的劇情有誤!
版主回應:
感謝提醒
小宅已更正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1筆 共 1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