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奇皇后》劇情將講述高麗人奇子敖的女兒在家人被高麗王殺害後,以高麗貢女的身份被進獻給元朝,通過一系列宮廷權利鬥爭,從身份低微的掌茶宮女,最終成為元朝皇后的故事。

奇皇后
【分集劇情】 
奇皇后~分集劇情1-25
 

【人物介紹】 

奇皇后
奇承娘河智苑 飾
出身高麗的元國皇后
兒時為了不被拖去當宮女而以男裝生活,為了向害死母親的親元派巨王暠報仇,隱瞞身份當了其手下。
同時遇到了當時惡小輩頭領,過著放蕩生活的高麗王。
此後接受高麗王的密令監視被發配到大青島的元國皇太子,卻被卷入了危害高麗的元國陰謀之中…
幾年周折之下救出皇太子(妥懽),卻被識破女子之身被拖到元國當了宮女。

在大青島時,承娘對妥懽抱著憐憫之情,但因妥懽的背叛導致父親的死亡,從此之後下定決心復仇。
成為皇室水賜伊之后,一直對妥懽的性命虎視眈眈。
卻無意卷入元國皇后答納失里的計謀之中,目睹了出身高麗的宮女們的死亡。
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活下來的她,下定決定與自己所要面對的命運正面抗爭。 

  

奇皇后
朱鎮模 飾
高麗末期的國王
世子時期與小惡輩們混在一起放蕩不羈,令王室很是頭痛。但其實這全都是為了欺騙牽制自己的王暠所拖的隱眼法而已。
為了積蓄力量,等待時機,低調行事的時候遇到了承娘。
被卷進殺害妥懽的陰謀之中,廢位之后發配到了元國。在這過程中知道了承娘女子之身的事情…
想要保護她的感情,最終漸漸發展成為愛意。

當承娘被趕出皇室,受盡苦難之時在暗中默默的幫助她,並且幫她以後宮的身份回到皇宮。
日後,登上高麗王位,並讓小惡輩們出面,掌握全國的貿易權與商權。
他與妥懽,也因承娘的存在成為了情敵。

 

奇皇后
妥懽池昌旭 飾
元國皇帝
雖身為明宗皇帝的長子,卻被權臣們壓制,皇位被其弟弟所奪,發配到了高麗的大青島。
雖身為皇太子,卻擔心像父皇一樣死的不明不白。所以放低身段,裝傻充楞。但其內卻有著憤怒與不甘。

在大青島的生活,對監視自己一舉一動的承娘產生了微妙的友情。
因承娘的幫助撿回了一條命,但為了活命對她撤了謊。最終回到元國坐上皇位,卻因為對承娘的歉意而感到煩惱。
當聽到承娘被拖到皇宮當宮女的消息,令那份友情轉變成為了愛情。
日後得到承娘的幫助,找回皇帝的威嚴與壓制自己的權臣們對抗。

 

【分集劇情】 

第26集
承娘接過鮮花,引來了其他六位小姐的嫉妒。太后高興地讓突滿帶承娘做身體檢查。方臣佑提醒王裕要小心燕飛秀。
 
突滿把朴不花收為宦官侍候承娘,承娘得知朴不花的遭遇很難過。承娘被選為與皇帝侍寢的第一人。承娘讓元順帝將所有人退下,她是想鼓勵元順帝一定要有自信。承娘拿出血書,元順帝打開後看到蝴蝶標記,明白那才是真正的血書。元順帝不識字,承娘要他一定要學會識字。
 
答納失里突然說今天是她母親的忌日,見承娘打扮鮮亮就用鞭子狠狠地教訓她。元順帝得知承娘被打想去援救卻被骨及攔下。承娘被打的後背出血卻不見哀嚎。答納失里殺雞儆猴。承娘忍著劇痛走出大殿。
 
元順帝來看承娘,因為自己沒能保護承娘很難過。承娘鼓勵元順帝一定會成為她的力量。承娘叫來宮女質問為何不轉告皇后不讓打扮之事。宮女裝作不知,承娘拿出鞭子。宮女供出是趙宮長指使,以後會忠心於她。承娘直接來找趙宮長打了一巴掌,要在大殿上說出她的罪行。
 
燕飛秀見王裕悶悶不樂,王裕解釋只是在思念心中之人。黑首跟燕飛秀說他故意讓奸細偷走假賬本,奸細就是崔武松。他想對敵方一網打盡。燕飛秀聽此更是糾結該怎麼辦,是否把秘密告訴王裕。
 
 
第27集
答納失里皇后煮了一些避孕湯,將所有妃子喚到宮中逼著所有妃子喝下避孕湯,一些妃子並不知道所喝之湯為有避孕作用,因此老老實實在答納失里皇后的要求下喝下了避孕湯。
 
但任憑答納失里皇后如何威脅,承娘就是不肯喝下避孕湯,答納失里皇后見承娘不肯喝湯,惱怒之下就想教訓承娘,緊急關頭中皇太后出現,面色陰沉阻止答納失里皇后的行為,同時將避孕湯的作用說了出來,之前喝過避孕湯的妃子們一聽所喝之湯有避孕作用,惶然之下人人趕緊嘔吐將嘴中的一些殘留湯水吐了出來。
 
元順帝忽然從一邊走了過來,眾人一見王帝出現趕緊止步行禮,元順帝看也沒看眾人一眼,大步流星來到承娘身邊,拉起承娘的手向離開了院子。元順帝帶著承娘在房中飲酒,承娘一時興起拿起一把樂器彈奏,元順帝等人頓時被樂器美妙的聲音吸引,人人目不轉睛看著承娘,豎起耳朵傾聽美妙的樂曲聲音。
 
燕帖來到王宮與元順帝見面,由於元順帝非常害怕燕帖,燕帖愈發不把元順帝放在眼裡,態度傲慢提醒元順帝應該退位,再讓王子母親垂簾聽政,為了讓元順帝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燕帖殺氣騰騰看著元順帝,警告元順帝不要玩花樣,否則到時整個王宮便陷入到一片血海汪洋之中。
 
承娘來到宮中接受任憑答納失里皇后考核,雖然承娘背完了內訓條律,但任憑答納失里皇后還是以承娘遲到為借口將承娘關入書房抄寫內訓。承娘被關入書房過著苦不堪言的日子,每天沒有水喝沒有食物,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抄寫內訓。
 
元順帝從手下人口中得知承娘的遭遇,又驚又怒之下來到書房探視承娘。元順帝來到承娘身邊的時候,承娘已經餓得面色蒼白四肢無力,元順帝看在眼裡痛在心中,快步上前摟住了承娘。
 
第28集
元順帝來到書庫裡面的時候,承娘已經餓得四肢無力趴在桌前休息,元順帝痛惜的奔上前扶起承娘,勸說承娘不要逞強,承娘雖然已是餓得頭暈無力,但依然堅強的重新握起毛筆抄寫內訓。
 
承娘將答納失里皇后規定的文字抄寫量全部抄完,承娘在眾人的注視下搖搖晃晃走出了書庫。答納失里皇后見承娘披頭散髮有氣無力的模樣,心中竊喜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承娘倔強的看著答納失里皇后,一字一句透露已經將文字全部抄完,答納失里皇后警告承娘以後規規距距做人。
 
承娘與脫脫秘密議事,透露打算奪取答納失里皇后的印章。答納失里皇后並不知道承娘正在密謀算計她,一次答納失里皇后又像往常一樣讓手下人端湯給妃子們飲用,其中一個妃子喝完了湯水忽然面色大變倒在地上,答納失里皇后沒有料到湯水有問題,驚駭之下站在當場看著倒在地上的妃子。
 
皇太后得知有妃子中毒,立即上朝派來調查官驗毒,調查官宣佈湯藥無毒,答納失里皇后聽完調查官員的話鬆了口氣,得意洋洋向皇太后看過去,皇太后趁機表明立場聲稱自己相信答納失里皇后。
 
早禮到來所有妃子繼續喝湯藥,答納失里皇后來到承娘面前,得意洋洋地注視承娘喝湯藥,承娘充滿敵意看著答納失里皇后,大大列列端起了一碗湯藥,在答納失里皇后的注視下,承娘端起湯藥大口喝盡,隨後又拿起一粒大棗放入嘴中咀嚼,答納失里皇后見承娘喝下了湯藥吃下了大棗,臉上升起得意洋洋的笑容。
 
承娘吃完大棗扭頭看著答納失里皇后,面色忽然一變倒在地上不停的掙扎,站在一邊的妃子們見承娘忽然倒地,人人嚇得尖聲驚叫起來,答納失里皇后沒有料到承娘會中毒,驚慌之下站在當場不知如何是好。
 
第29集
皇太后意識到了承娘中了毒,趕緊讓官員將承娘背到內醫局搶救。承娘被背到內醫局搭救,元順帝得知承娘中毒趕緊來到內醫局探視,看著閉目不醒的承娘,元順帝自言自語數落承娘為了報仇大計不應該服毒。
 
燕飛秀潛入遼陽城企圖殺掉王裕,王裕為人機警當場擒獲了燕飛秀,一名王裕的手下聽到屋中傳來動靜,立即推門進屋查看情況,一見燕飛秀被王裕擒住,王裕手下面色大變意識到了王裕有危險。王裕離開遼陽城將燕飛秀關入一間牢房中,打算囚禁燕飛秀一段時間,以便燕飛秀喪失意志透露一些機秘信息。
 
後宮搜查結束,答納失里皇后沒有找到下毒元兇,承娘見時機到來,主動來到答納失里皇后住處,指出答納失里皇后存放的一箱大棗就是毒物。
 
脫脫離開王宮與王裕見面,將承娘混入王宮做妃子的事情說了一遍,王裕聽完脫脫的話難以接受事實,脫脫提醒王裕以後不要再糾纏承娘,以免破壞承娘復仇計劃。
 
答納失里皇后被打入冷宮,承娘來到通往冷宮的必經之路,答納失里皇后意識到了承娘是想看她的笑話,惱羞成怒伸手就想煽承娘的耳光,承娘反應迅速抓住了答納失里皇后的手腕,指責答納失里皇后殺死了朴娘娘等人,答納失里皇后聽完承娘的話恍然大悟,終於明白了毒棗事情是承娘一手策劃。
 
第30集
脫脫陪護王裕向王宮方向趕去,脫脫讓手下人將黑首帶到身邊,手起劍落割破了黑首的脖子,殺害了黑首後脫脫將視線移到燕飛秀身邊,王裕見脫脫欲殺燕飛秀,立即出聲阻止。
 
承娘與皇太后來到答納失里皇后的住處,要求答納失里皇后轉讓皇后印章,又要求答納失里皇后不能將皇子帶往冷宮。答納失里皇后只得眼睜睜看著皇子被抱走。
 
王裕回到王城並沒有急著去見承娘,王裕認為自己暫時不能見承娘,以免擾亂承娘的心情。不久之後,王裕來到王宮見承娘,承娘在元順帝的允許下與王裕獨自見面,二人簡短交談片刻,王裕離開了後宮,承娘獨自坐在與王裕交談的桌前失聲痛哭,心中依然無法放下王裕。
 
元順帝正在宮中用膳,燕帖帶著一幫手下闖了進來,強行將元順帝帶到燕府書寫讓位詔書,元順帝被燕帖逼迫不得不寫下讓位詔書。得知元順帝已經在讓位詔書上印下玉璽章印,皇太后險些昏倒在地上。
 
脫脫與伯顏得知元順帝被逼寫下讓位詔書,二人立即決定召集行省主議事,希望能獲得行省主們的支持。讓元順帝意料不到的是,宴席當天沒有一個行省主赴宴,脫脫與伯顏面色沮喪站在大廳之中,二人透露行省主全部去了燕府。
 
雖然絕大部份行省主都去燕府赴宴,但還有三名行省主沒有去燕府而是去王宮會見元順帝。元順帝見三名行省主會見自己,心中終於升起了一絲信心,為了讓三名行省主相信自己有實力,元順帝面色嚴肅宣稱不會輕易讓燕帖的計劃得逞。
 
第31集
燕帖企圖逼迫元順帝退位,王裕為了幫助承娘,暗中將一本各個行省主欠下燕帖賬款的賬本交與脫脫,脫脫坐在書屋中約見了承娘,承娘拿過賬本找到元順帝,提議元順帝利用賬本對抗燕帖。
 
王裕打算襲擊燕帖,燕飛秀提議使用火攻,王裕聽完燕飛秀的話遲疑不決,燕飛秀提醒王裕兵力太少,所以必須借助火攻與燕飛鐵對戰。
 
各大行省主見元順帝已經掌握了燕帖犯罪的證據,只得紛紛起立支持元順帝繼續做王帝。唐其勢見元順帝扭轉了局面,心中又氣又急,左思右想來到宮外找到廉屏秀,廉屏秀也非常焦急,經過簡短思慮,廉屏秀眼睛一亮想出了利用太子破壞元順帝逼迫燕帖交出大權。
 
元順帝正常宮中逼迫燕帖交出代表大權的玉璽,雙方僵持不下之際,廉屏秀神色慌張從宮外走了進來,高呼皇子摩訶失蹤,元順帝一聽皇子失蹤,臉上立即升起驚訝的表情。
 
皇后打探到了皇子在答納失里皇后手中,由於答納失里破壞了元順帝逼燕帖交權的事情,皇太后將怒氣發洩到答納失里皇后身上,派出承娘來到冷宮強行抱走了皇子。
 
皇子被送回王宮撫養,一天晚上有二名陌生男子潛入王宮企圖殺害皇子,好在禿滿公公與另一個同伴合力擊敗了二名陌生男子。廉屏秀聞訊而來殺死其中一名陌生男子,留下另一名陌生男子性命刑罰逼供。
 
元順帝等人得知皇子險些遇刺,立時猜到了燕帖又在幕後策劃奸計。承娘為了警告燕帖,獨自一來來到燕府見到燕帖,當著唐其勢等人的面嘲諷燕帖權勢遮天卻喜歡做一些小打小鬧背後傷人的的事情。
 
 
第32集
王裕拜會燕帖,燕帖安慰王裕不要擔心朝政之事,一名護衛走進廳堂,透露承娘來燕府,唐其勢沒有料到承娘會來燕府,心中產生怒火打算趕走承娘,燕帖卻對承娘產生好奇心,命令護衛將承娘帶進大廳。
 
燕帖見承娘猜出了他的計劃,故意詢問承娘打算如何破解困難,承娘腦海中回想起了與脫脫在書房交談的情景。脫脫當時講了一段孔明以少勝多的傳奇故事給承娘聽,教導承娘學習孔明隱藏自己的實力,由此讓敵人產生莫名的恐懼。承娘故意說了一些虛張聲勢的話題。
 
為了盡快開展計劃,燕帖嚴刑拷打赤工,要求赤工招供暗殺皇子的兇手,赤工受到毒打並沒有招供,一邊發出慘叫聲一邊高呼冤枉。正當燕帖打算處死赤工,元順帝來到了拷打現場,燕帖見元順帝事先不通知便來干涉案件,心中升起不悅,提醒元順帝不應該私自離開王宮。
 
元順帝正色看著燕帖,忽然自稱自己就是暗殺皇子的兇手,燕帖驚訝的看著元順帝,漸漸明白元順帝是在搭救赤工,由於元順帝主動認罪,燕帖不便施予刑罰,無奈之下只得放了赤工一命。
 
數日過後,燕帖召集各大行省主企圖逼迫元順帝退位讓權,元順帝親切有禮向行省主們賠禮道歉。承娘得知燕帖又在逼迫元順帝,趕緊來到會議廳察看情況,行省主們見承娘到來,心中產生愧疚來與伯顏一起跪在元順帝面前自責不該支持燕帖。
 
第33集
元順帝一行人浩浩蕩蕩來到野外狩獵,王裕也參加了狩獵行動。承娘在元順帝的攙夫下步入賬中休息,元順帝要求承娘留在營帳中過夜,承娘沒有接受元順帝的要求,元順帝見承娘想走,立即伸手將承娘推倒在床上,承娘看著逼到近前的元順帝,神色平靜沒有反抗。
 
元順帝企圖親吻承娘,由於承娘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元順帝心中產生不快從床上站了起來,承娘見元順帝放棄親吻打算,心中鬆了口氣跟著坐了起來。元順帝看著承娘,希望承娘以後能主動擁抱親吻他,只有承娘主動示愛了,他才會與承娘親熱。
 
次日天明兩人繼續入山狩獵,唐其勢的手下人舉著弓箭開始獵殺承娘。承娘身形靈活一一避閃,在避閃過程中,承娘不忘使用手中的弓箭射殺暗殺者,經過簡短的較量,所有暗殺者被承娘全部殺光。
 
承娘殺光所有暗殺者未及喘口氣,答納失里皇后忽然出現向承娘射出利箭,雖然答納失里皇后一門心思想殺死承娘,承娘卻並沒有打算殺掉答納失里皇后,僅是在答納失里皇后身後的樹上紮了一刀,隨後轉身繼續向前走。
 
元順帝趕到了承娘身後,一見承娘安然無恙,元順帝喜出望外呼喊承娘,承娘聽到元順帝的呼聲停了下來,腳下卻踩中陷阱被一張從天而降的大網罩住。眼看承娘等人就要被廉屏秀一方殺死,王裕忽然帶著幾個手下半路殺出來替承娘等人爭取逃命時間。在混亂的廝殺中,元順帝中了毒箭倒地不起。
 
為了給元順帝一個交待,唐其勢將廉屏秀關入大牢叮囑廉屏秀認罪伏法。次日天明,皇后審訊廉屏秀,廉屏秀否認暗殺元順帝的行為,辯稱僅是企圖殺害承娘。
 
答納失里皇后提議讓王裕出面作證,在王裕的指證下,燕帖認定廉屏秀僅是想殺承娘。廉屏秀被衛兵帶走之後,答納失里皇后將矛頭移到承娘身上,借口承娘害元順帝遇險,命令士兵帶走承娘治罪。
 
第34集
答納失里命令守衛帶走承娘,承娘來到王裕面前,雙眼中透露出濃濃的怒火,王裕平靜的看著承娘,臉上並沒有露出一絲愧疚。眼看守衛就要將承娘帶走,元順帝忽然到來,當著所有人的面帶走了承娘。
 
元順帝將承娘帶回宮中,恢復原來受傷的模樣倒在床上昏厥過去,承娘沒有料到元順帝依然沒有恢復傷勢,焦急之下催促朴不花出宮喚來太醫,朴不花沒有贊同承娘的做法,提醒承娘如果大喚小叫請來太醫,到時一定會驚動與元順帝為敵的燕帖勢力。
 
承娘無奈之下只得關愛的看著躺在床上的元順帝,元順帝閉著眼睛有氣無力躺在床上,朴不花站在一邊講述之前元順帝為了去搭救承娘,強行忍著身上劇痛穿宮走院走了很遠的路。
 
廉屏秀與同伴向著行刑現場走去,廉屏秀悲痛欲絕扭頭看到了蓮尚宮。蓮尚宮無法接受廉屏秀被軌首的事實,站在不遠處悲痛欲絕看著廉屏秀,一個士兵走過來拿起一隻頭套罩住了廉屏秀的腦袋。被罩住腦袋的廉屏秀和同伴恐慌不安,以為真的會人頭落地,直到兩人被悄悄帶離刑場,兩人才長長鬆了口氣慶幸保住了性命。
 
王宮每次舉行拜佛儀式勞民傷財,承娘私自廢除了拜佛儀式,答納失里處於憤怒狀態,立即伸手從後面推倒了承娘,承娘猝不及防從石階上滾落下去。太醫檢查完承娘的身體情況,臉上帶著笑容向元順帝透露承娘懷上了孩子。
 
為了報復承娘,答納失里帶著兩個心腹找到一名神婆,要求神婆下蠱毒害承娘。承娘受到蠱害徹夜不眠,事後來到書房與脫脫見面,將手臂上出現的奇怪動物爪印展示給脫脫看,脫脫看清承娘手臂上的爪印,立時認出了是一種犬蠱術在毒害承娘。
 
承娘意識到了是答納失里在幕後做崇,於是下定決心要破解答納失里施放的犬蠱術。夜深人靜,答納失里繼續對承娘施展犬蠱術,承娘躺在床上再次進入到惡夢中,一想到是答納失里施放的犬蠱術,承娘下定決心與答納失里抗爭到底。
 
第35集
脫脫意識到施咒者在承娘居住的宮院中埋下了地府生死薄。原來生死薄就是記錄受害者姓名的冊子,一想到自己的名字很有可能被答納失里寫在生死薄上,承娘心急如焚動員手下人四處翻找生死薄。
 
元順帝得知承娘的遭遇,憤怒之下打算找答納失里算賬,承娘勸說元順帝不要操之過急。答納失里並不知道承娘已經知道真相,每天晚上依然施法詛咒承娘,承娘終於找到了答納失里埋在院子裡面的生死薄,承娘逼迫神婆將施咒的元兇說出來,神婆始終不肯透露真相,承娘盛怒之下放火焚燒神婆的住處。
 
元順帝打算舉兵與燕帖做鬥爭,由於燕帖勢力龐大,元順帝決定找王裕幫忙,讓王裕從其它地方調集一批大軍,伯顏領命來到王裕的住處,將元順帝的旨意說了遍,王裕聽完伯顏的話帶著幾個手下離開京城,開始在暗中召集一批新兵。
 
承娘順利產下一子,答納失里心中極是不悅,但表面上又不便與承娘做鬥爭,為了不讓自己落於下風,答納失里請來一幫和尚來宮中做法事慶祝皇子摩珂大病癒和重獲新生。
 
幾個和尚走進宮中的時候,徐尚宮一眼發現其中一名和尚臉上有傷痕,傷痕臉和尚向承娘透露一件驚天秘密:摩珂小王子並非答納失里親生,答納失里為了掩蓋秘密,喪盡天良放火焚燒黃覺寺害死所有和尚,幸好傷痕臉大命不死逃了出來,為了給死去的同伴們一個交待,傷痕臉和尚來到王宮打算當眾拆穿答納失里的秘密。
 
第36集
答納失里慶祝皇子摩珂生辰,元順帝無心替摩珂慶祝生辰,忽然想起了承娘剛生下不久的孩子,於是命令手下人將承娘之子抱到身邊,故意當著答納失里的面宣稱以後皇子想繼位,必須要先經過各種考驗方能繼位,以考核方式決定兩個孩子誰能當上太子。
 
元順帝決定向燕帖宣戰,為了拉攏各大行省主,元順帝寫下詔書陣述燕帖犯下的罪行,各大行省主看完元順帝頒布的詔書,相繼來到王宮中與元順帝見面,態度一至誓要除掉燕帖。
 
承娘雖然身為一介柔弱女子,思想上毫不輸給男子,為了防備燕帖在宮中生起禍事,承娘指著一張皇宮地圖向宮女太監講述各處要害位置,宮中的士兵多數是燕帖的手下,到時如果發生戰爭,定會對元順帝一方極為不利,因此在發生戰爭之前必須防患於未然,以免到時猝不及防被燕帖斬盡殺絕。
 
承娘指著地圖各處位置講解,講解完了各處位置要害之處,承娘面色嚴峻看著宮女太監,提醒眾人在戰爭發生的事情,必須盡已所能保護元順帝的安危,宮女太監們一聽要保衛元順帝,人人臉上升起肅穆的神色,漸漸感覺到自身背負任道重遠的責任。
 
第37集
燕帖得知造反失敗下匆匆出逃,一行人來到一處院落中遇到燕飛秀幾人,燕飛秀幾人一字排開站在前方,面色冷冰注視燕帖,燕帖意識到了不妙。
 
燕帖押到大牢關押,元順帝來到大牢探視燕帖,燕帖雖然身為階下囚,依然怒氣衝天與元順帝爭論,元順帝一反軟弱無能的姿態,改而換上冷漠決絕的神色,當著燕帖的面聲稱會殺光所有不支持他的人。
 
燕帖身著白色囚衣被押至大殿,雖然即將被處死,燕帖絲毫沒有表露出一絲慌亂,而是鎮靜自若提醒眾人不要被承娘蒙騙,日後承娘一定會佔領元順帝的江山。元順帝見燕帖臨死之前還不忘搬弄是非,心中升起火氣命令伯顏行刑,伯顏念在燕帖位居要職,當場拿出一段麻繩勒死了燕帖。
 
燕帖死後躺在地上睜著雙眼,似乎不甘心死在元順帝手中,雖然燕帖死有餘辜,但在場之人依然眼含熱淚悲痛欲絕,承娘站在大殿石階之上俯視燕帖,心中升起無限仇恨,暗暗發誓一定要佔領王宮成為女皇帝。
 
 
第38集
唐其勢逃離京城與手下人會面,開始秘密在一處山洞中挖掘燕帖留下的寶藏,雖然眾人不遺餘力尋找,但依然沒有從山洞中找出寶藏。唐其勢沒有料到父親燕帖死得如此之快,悲痛欲絕嚎啕大哭。
 
元順帝除去燕帖心頭大患,欣慰之下開始對各個官員論功行賞,由於一行官員對封賞不滿,元順帝只得找承娘商量,在承娘的建議下,元順帝改動了對一些官員的封賞試,看著重新修改的詔書,元順帝非常滿意。皇太后慢慢意識到了承娘日後定會奪取元順帝的權勢。
 
伯顏受皇太后煽動漸漸對承娘產生敵意,當即將脫脫喚到房中,叮囑脫脫日後防備承娘造反,脫脫沒有料到伯顏會對承娘產生敵意,臉上立時升起一絲驚訝。
 
答納失里意識到自己命將不保,為了最後與摩珂見上一面,答納失里扮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向承娘求情,希望承娘能讓她跟摩珂見上一面。承娘冷若冰霜面對答納失里,低聲透露要將摩珂非答納失里親生的真相公諸於世,答納失里沒有料到承娘會知道真相,悲痛欲絕在士兵的押送下離開王宮向市集上走去。
 
眼見自己的妹妹當眾被吊死,唐其勢悲痛欲絕痛不欲生。答納失里死後宮中空缺皇后一職,元順帝順其自然打算讓承娘當上皇后,皇太后早已對承娘不滿,堅持反對元順帝封承娘為皇后的行為。
 
元順帝生怕元朝對本國發動侵略,為了抵禦元朝的侵略行為,元順帝遊說承娘,希望承娘能與王裕聯合一起防備元朝,承娘領命與王裕見面,希望王裕能一起合力防備元朝入侵本國。
 
第39集
承娘提出與王裕一起結盟,王裕並沒有立即同意承娘的提議,承娘見狀只得提起雙方高麗人的身份,勸說王裕應該為了高麗人身份一起結盟合作,在承娘的勸說下,王裕終於同意一起結盟,承娘見王裕願意結盟,心中竊喜談起燕帖埋藏寶藏的事情。
 
承娘回到宮中餵養孩子,兩名宮女端著一碗粥走了進來,承娘拿起放在碗中的湯匙一看,赫然發現湯匙表面出現沾毒烏黑的跡象,承娘將湯匙扔到地上,元順帝聞訊而來打算處死兩名宮女,承娘認為下毒的人應該是曾經在答納失里身邊效忠的蓮尚宮與徐尚宮。
 
由於皇太后反對承娘做皇后位置,元順帝只得在宮中選拔新皇后,伯顏忽都為人聰慧被元順帝立為皇后,元順帝卻對伯顏忽都沒有好感,當著皇太后的面提出立承娘為妃子,同時讓承娘在興德殿入住。承娘搬到興德殿之前,吩咐手下人在殿中暗設秘道。
 
蓮徐兩人被帶到皇太后身邊,皇太后要求兩人侍奉新皇后伯顏忽都,趁機獲取伯顏忽都的信任。皇后伯顏忽都與元順帝同居的第一天晚上,元順帝遲遲沒有出現,徐尚宮趁機在伯顏忽都面前說承娘的壞話,任憑徐尚宮如何煽風點火,伯顏忽都皆是一副鎮靜自若的表情完全沒有痛恨承娘。
 
承娘一直在調查燕帖埋藏金庫的事情,脫脫來到書庫發現幾本文書擺放位置不對,兩名手下被脫脫喚進屋中詢問,脫脫見兩名手下並不知道有人動了文書,心中一緊意識到有人以書庫為秘密議事場所,暗中進行尋找燕帖寶藏的計劃。
 
王裕派出手下人知會承娘,希望能與承娘議事,承娘帶著幾個手下急匆匆向見面地點趕去,一行人來到一處開闊地帶,旁邊忽然衝出一夥蒙面黑衣殺手,其中一名殺手大大列列摘下了臉上的黑布,承娘定睛一看赫然發現摘下黑布的殺手是唐其勢。
 
唐其勢殺氣騰騰看著承娘,指責承娘殺死了燕帖和答納失里,承娘想起了死去的母親,唐其勢便是殺害母親的元兇,一想到母親含恨而死,承娘目露凶光看著唐其勢,握緊寶劍決定為母報仇。
 
第40集
承娘見唐其勢揮劍殺來,出奇不意擲出一塊利器,唐其勢猝不及防被利器扎中左眼,與此同時王裕帶著一夥手下趕來支援,眼睛受傷的唐其勢則被兩個手下救走。王裕見承娘平安無事,心中鬆了口氣,回到府上調兵譴將尋找唐其勢。
 
身為皇后的伯顏忽都為人陰險狠毒,屬於城府極深之人,伯顏忽大讚承娘才色兼備,承娘敏銳的察覺到伯顏忽都在隱瞞狠毒的內心。伯顏忽都宣佈內務總管之職非承娘莫屬,內務總管管理所有妃子,相當於後宮的女皇,伯顏忽都肯將內務總管之職拱手相讓,這讓承娘始料不及。
 
元順帝準備了一場皮影戲欲帶承娘前往戲院觀戲,伯顏忽都非常想跟元順帝一起看戲,奈何元順帝無視伯顏忽都,當眾拉住承娘的向戲院走去。元順帝冷漠的行為讓伯顏忽都怒不可遏,心中再次加深對承娘的恨意。
 
伯顏得知元順帝寵愛承娘,抽空來到大殿面見元順帝,勸說元順帝不要因為一個女人誤國,元順帝沒有接受伯顏的勸說,認為伯顏變得跟以前的燕帖一樣,伯顏見元順帝對承娘癡情一片,只得轉移話題提起征戰之事。
 
第41集
山雨欲來風滿樓,寶藏之事洩露,皇宮各個勢力都在醞釀尋寶計劃,原高麗王王裕深夜秘會承娘,兩人經過詳細周密的商議,決定借助元順帝身份庇護秘密開展尋寶計劃。
 
宮女染上了傳染病,承娘趁機提出安排元順帝暫時住到別處。表面上看,轉移元順帝的住處是在避開傳染病,實際上承娘還有一層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利用元順帝的身份掩人耳目行尋寶之事。
 
燕飛秀受承娘的命令找來馬車做好裝寶藏的準備,在承娘帶領下,眾人相繼打開擺放在密室中的木箱,一坨坨金燦燦的黃金相繼面世,室內擺放的木箱少說有幾十箱,光是一箱的黃金足以購買大量武器兵馬,眾人膛目結舌看著滿室黃金,暗暗驚歎已故的燕帖貪了大量錢財。
 
第42集
燕飛秀在承娘的陪同下押著滿箱黃金向興德殿走去,一行人來到殿外遇到了元順帝等人,元順帝見承娘神色異常拉著幾車箱子歸來,心中升起懷疑要求察看木箱內的物品。
 
承娘見元順帝執意要看箱中之物,只得讓元順帝打開了其中一個木箱,元順帝打開木箱赫然發現裡面全是黃金,心中一緊迅速關閉木箱,神色慌張催促承娘趕緊將木箱拉回殿中。
 
元順帝回到宮中思前想後,總覺得承娘神色異常隱藏著什麼秘密,手下人早就對承娘不滿,提醒元順帝不要過於信任承娘,以免日後讓承娘奪取王朝權勢。承娘回到宮中也在思念著元順帝,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承娘覺得有必要將真相告訴給元順帝知道。
 
伯顏準備征戰,滿朝文武官員出言反對,脫脫不贊成伯顏征戰,希望伯顏不要步燕鐵的後塵,脫脫見無法說服伯顏,只得無可奈何離去,脫脫離去不久承娘來見伯顏繼續勸說,伯顏知道承娘是一名奪權慾望非常重的女人,於是勸說承娘好好當皇后不要再企圖奪權,承娘見伯顏看出了她的心思,心中暗暗驚歎伯顏比燕鐵更可怕。
 
伯顏忽都打算陷害承娘,為了達到個人目的,伯顏忽都對手下宮女蓮尚宮威逼利誘,逼著蓮尚宮暗中虐待摩珂皇子,皇太后在旁人的指點下翻開摩珂皇子的衣服一看,赫然發現小皇帝身體有幾處淤青,之前明顯被人虐待過。
 
伯顏出征首戰告捷,元順帝深受鼓舞憧憬著王朝勢力壯大的一天,豈料天不隨人願,不久之後伯顏的部下節節敗退,整個王朝陷入到了頹廢沮喪中。
 
屋漏偏遭連夜雨,唐其勢趁著元順帝意志消沉之時,假造了一封王裕與承娘私定秘密協議的信件,元順帝看完信件悲痛欲絕焚燒,雖然對承娘開始絕望,但元順帝還是趁著承娘來皇宮的時候抱緊承娘,希望時光永遠停止在與承娘相愛的時刻。
 
五年過後,伯顏部下再次戰敗,元順帝意志消沉喝得酩酊大醉,當眾砍殺了打了敗仗的將軍。
 
 
第43集
伯顏等人沒有料到元順帝視人命如草芥,元順帝喝得酩酊大醉在幻覺的驅使下,揮劍就想再次大開殺戒,眼看元順帝就要處死伯顏,承娘及時開口喚醒了元順帝的意志,元順帝拿起沾滿鮮血的長劍看了一眼,完全無法接受之前自己胡亂殺人的行為,惶恐不安中元順帝眼睛一閉昏倒在地上。
 
元順帝甦醒過來投入承娘懷抱中,像個受到驚嚇的小孩一樣在承娘懷中尋找安寧,承娘憐愛的看著元順帝,總覺得元順帝好像變得跟原來不太一樣,元順帝雖然確實對承娘產生了一些異心,但並沒有開口承認。
 
每次見到摩珂王子的時候,元順帝總覺得像是見到了已故的答納失里皇后,對於元順帝來說,與答納失里夫妻相稱的歲月無疑是一段刻骨銘心的惡夢。在本能的驅使下,承娘之子深受元順帝喜愛,二個小孩每次面見元順帝的時候,元順帝總是將摩珂王子晾在一邊,旁若無人抱著承娘之子親熱。
 
元國屢屢戰敗,伯顏等人查出高麗王王裕私自販賣火藥給敵國,元順帝得知王裕的行為,勃然大怒寫下詔書意欲處決王裕。摩珂得知王裕叛國,心中燃起熊熊怒火,決定親自奔赴高麗國將王裕帶回來,當年雖然不是王裕親手殺害了答納失里,但王裕也是其中一個幫兇。
 
夜幕降臨,唐其勢悄悄來到營中走進摩珂的營賬中,摩珂見舅舅出現,喜極而泣投入舅舅懷中。唐其勢痛哭過後指揮手下人奇襲王裕。王裕猝不及防束手就擒,與二個手下淪為階下囚,次日天明被摩珂押送上路,一路上唐其勢對王裕揮鞭相向,王裕頻頻倒地倍受折磨。
 
王裕與手下人被帶入王宮之中,元順帝得知王裕被帶了回來,立即提起一把長劍由王宮中走出來,快步來到王裕面前揮起了長劍,生死攸關之際,承娘急步如飛向元順帝走了過來。
 
第44集
王裕暫時被關入大牢受審,元順帝心情沉悶回到殿中用膳,元順帝看著桌上的酒菜,忽然想起承娘叮囑他不能喝酒的事情,元順帝雖然對承娘不滿,但依然視承娘的話為金句良言,回想自己以前醉酒殺人的事情,元順帝立即命令手下人搬走酒菜。
 
王裕被關在大牢中受審,伯顏命令手下人搬起幾塊大石壓在王裕手上,王裕痛不欲生忍住痛苦就是不敢招供,伯顏見狀拿起一隻燒紅的烙鐵,眼看王裕就要被烙鐵烙上鐵印,有人忽然趕到牢中提醒伯顏不要傷害王裕。
 
行刑之日到來,方內官為了替王裕爭取活命時間主動要求受刑,受刑方式是吊死在刑台上,方內官身子懸空吊到型台下方。幸好承娘及時射斷了繩索,方內官掉到台下的地面逃過了一劫。元順帝沒有料到承娘敢私自救人,臉上升起了驚訝的神色,承娘旁若無人宣佈順祖到來,順祖出面做證證明受到伯顏的指使陷害王裕。
 
王裕被流放出城,伯顏親自來到城外與王裕匹敵,眼看王裕就要死在伯顏手中,埋伏在一旁的唐其勢帶著手下衝出來射傷了伯顏,伯顏在手下人的保衛下匆匆回城,燕飛秀與幾個手下趁機救走了王裕。
 
脫脫與唐其勢的手下血戰,晚上帶傷回到京城宮殿,脫脫將王裕被殺的事情說了一遍,承娘沒有料到王裕被殺,臉上升起悲痛看著脫脫,厲聲向脫脫追問兇手的身份。脫脫並不知道行兇者是誰,面色黯色站在當場不知如何回答。
 
第45集
為了幫助王裕報仇,承娘當著脫脫的面誓要與伯顏鬥爭到底。
 
元順帝喝了很多酒來到承娘居住的興德殿,承娘對元順帝到來泰然自若,元順帝一時怒從中起,提醒承娘應該高興才是,深宮大院中的妃子很難有幸受到元順帝寵幸,所以承娘高興才是。讓元順帝失望的是,承娘一臉無奈看著元順帝,元順帝心中升起怒氣將承娘壓倒在桌上欲行男女之事。
 
承娘見元順帝決意如此,只得提醒元順帝是否想看她服服帖帖的順從模樣,元順帝受到承娘提醒,漸漸意識到了不能強行逼迫承娘做不願意做的事情。
 
京城中四處張貼王裕的畫相,王裕正與燕飛秀藏在木桶裡面,搭乘一輛馬車出城,馬車來到城門口的時候,脫脫懷疑桶中有人,於是向木桶射出了利箭,利箭逕直扎入燕飛秀的身體中,燕飛秀為了隱藏行蹤強忍劇痛一聲不吭。
 
馬車來到城外山路停下,燕飛秀吩咐趕車的手下人去通知承娘,手下人離去不久脫脫走了過來,燕飛秀大驚失色與脫脫激戰,由於身上受傷,燕飛秀敗在了脫脫手中,脫脫並不打算殺掉王裕,要求燕飛秀帶著王裕隱居深山不再過問世事。
 
承娘要求蓮尚宮在元順帝選拔太子的時候道出摩珂的身份,承娘保證事成之後讓蓮尚宮平安出宮。蓮尚宮欣喜若狂謝過承娘,私下與廉屏秀見面,計劃出宮以後與廉屏秀一起成家生子。
 
伯顏忽都見蓮尚宮神色異常,懷疑蓮尚宮與承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蓮尚宮為了活命照著伯顏忽都的話寫了一封信紙,伯顏忽都得到低紙命令手下人吊死了蓮尚宮。
 
第46集
廉屏秀準備暗殺摩珂,朴內官得知消息立即找到承娘,請求承娘保護摩珂,承娘得知摩珂其實就是她的親生兒子,心中百感交織,立即帶著手下人前往摩珂住處。
 
廉屏秀與幾個殺手趁機潛入宮中暗殺摩珂,禿滿忽然出現當場,大聲提醒摩珂不要上廉屏秀的當,摩珂回過神來向承娘跑去,廉屏秀立即拉弓向摩珂射出毒箭,摩珂中箭倒在承娘懷中,被承娘抱回屋中治傷。
 
翌日,元順帝上朝,太后與皇后趁機指責承娘暗殺摩珂,承娘拿出一枚皇后專屬戒指,戒指是暗殺當晚禿滿公公在現場拾到的,憑著戒指就可證明伯顏忽都皇后是暗殺行動的策劃者,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是對的,承娘讓徐尚宮出面做證,案件由此大白,伯顏忽都就是暗殺摩珂的策劃者,承娘毫不客氣命人押走了伯顏忽都。
 
王裕與燕飛秀在無主之地養傷,唐其勢帶著幾個手下一邊騎馬一邊向燕飛秀射箭,燕飛秀射落幾個敵人不幸被飛箭射中身體。燕飛秀奄奄一息看著王裕,非常喜歡與王裕單獨相處的時光,由於傷勢過重,燕飛秀死在了王裕懷中,王裕方知燕飛秀一直對他情有獨鍾。
 
元順帝寫下詔書讓承娘廢棄伯顏忽都的皇后身份,伯顏忽都被幾個宮人強行脫下皇后衣服,身著一襲白衣披頭散髮示眾,得知自己被廢除皇后身份,伯顏忽都情緒失控向伯顏求助,伯顏無力幫助伯顏忽都,承娘宣讀完詔書,提醒伯顏忽都將會被流放到山村中終於不得外出。
 
伯顏忽都被士兵押入囚車離開京城,廉屏秀憂心忡忡心知大勢已去之時,唐其勢出現揮刀就想殺死廉屏秀,廉屏秀沒有料到唐其勢會出現,面色大變趕緊將摩珂並非答納失裡親生兒子的真相說了出來,唐其勢聽完廉屏秀的話如遭雷擊,半響過後依然無法接受事實。
 
承娘已經在宮中宣佈了摩珂的真實身份,摩珂非答納失裡與元順帝的親生兒子,與皇族無一絲血緣關係,元順帝決定讓摩珂離開皇宮,承娘將摩珂帶到皇宮外面,叮囑徐尚宮帶著摩珂遠離京城。
 
摩珂其實是王裕與承娘的親生兒子,王裕的幾個手下已經知道了真相,幾人在屋外談起摩珂,王裕從一邊走了過來,得知摩珂是自己的親生兒子,王裕幾乎不敢接受事實。
 
摩珂離開皇宮,承娘的小兒子順利當上太子,伯顏與皇太后秘密商議除掉承娘,承娘也在計劃除掉伯顏與皇太后。
 
第47集
元順帝做了一個惡夢,夢中夢到被承娘追殺,承娘來到床前看望元順帝,認為元順帝又喝了酒,元順帝其實滴酒未沾,之所以做惡夢完全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雖然他依然愛著承娘,潛意識中總認為承娘想謀害他。
 
經歷了伯顏忽都暗殺摩訶的事情,滿朝文武百官對伯顏恨之入骨,一齊要求元順帝廢除伯顏的軍權,以免伯顏以後再次做亂,元順帝見百官與伯顏為敵,心中產生惶恐就是不肯接受百官的建議堅持繼續任用伯顏。
 
摩訶離開皇宮終日愁眉不展,王裕來到佛堂中慈愛的看著摩訶,教育摩訶不要因為不是皇帝的兒子就意志消沉,離開佛堂之後,王裕與幾個手下商量將摩訶送到高麗,徐尚宮站在不遠處偷聽方才明白摩訶是王裕與承娘的兒子。
 
伯顏得到元順帝的支持,將所有忠心承娘的官員一併捉命歸案,脫脫對伯顏的行為非常不滿,提醒伯顏除掉的全是對國家有用的人才,伯顏不聽脫脫的勸說,認為只要是承娘的手下必須除掉,以免日後形成大患。
 
伯顏接受了鷹泊商團的合作協議,帶兵在城內四處抓捕商團。承娘為了讓元順帝阻止伯顏,承娘來到元順帝身邊,借口出外散步與元順帝來到城外民間,老百姓們已是餓得哭天喊地,許多屍體擺在路邊慘不忍睹。
 
元順帝看著眼前的情景,心中升起不快掉頭打算離去,許多老百姓站在路上圍住了元順帝,王裕也在其中,元順帝一眼看到了王裕,因為情緒激動從馬上一頭倒下來,被下人緊急送回宮中。摩訶身體不適患病去世,王裕獲知愛子去世,悲痛欲絕來到摩訶身邊痛哭。
 
元順帝臥病在床無法處理朝政,承娘讓太子上朝管理朝政,自己則坐在龍椅上輔助太子攝政,滿朝百官偏向承娘,異口同聲支持承娘成為攝政王,承娘毫不客氣剝奪太后的一些權力,將太后的權力轉給禿滿公公,伯顏的軍權則轉給朴不花。
 
徐尚宮來到宮中拜見元順帝,將之前偷聽到王裕與幾個手下人的談話內容,已經知道摩訶是王裕與承娘的兒子,為了受到元順帝的賞識,徐尚宮打算將真相告與元順帝。
 
 
第48集
徐尚宮來到床邊想向元順帝透露摩訶的真實身份,不等徐尚宮開口,承娘忽然來見元順帝,徐尚宮因為承娘到來不敢將真相說出來,改而將摩訶的死訊說了出來,承娘沒有料到自己的兒子摩訶會離開人世,心中升起悲痛痛苦萬分看著徐尚宮。
 
為了不讓徐尚宮再在元順帝面前胡言亂語,承娘命令手下人將徐尚宮趕出王宮,徐尚宮離去不久,承娘將元順帝帶到興德殿侍奉,表面上看起來承娘是侍奉元順帝,實際上是為了防備伯顏入侵興德殿。
 
承娘派出手下人朴不花來到山村殺害伯顏忽都。朴不花見伯顏忽都臨死還口出狂言,心中來了火氣拎起毒藥往伯顏忽都嘴中灌,伯顏忽都喝下幾口毒藥毒發身亡,伯顏趕過來的時候伯顏忽都已經被擺放到木車上,看著伯顏忽都死不瞑目的模樣,伯顏下定決心入侵興德殿殺害承娘。
 
晚上伯顏帶了一夥士兵入侵興德殿,伯顏舉起大刀想砍殺承娘,元順帝驚訝萬分質問伯顏為何入侵興德殿。伯顏沒有料到元順帝會出現,脫脫本來就不同意伯顏殺害承娘,趁機低聲勸說伯顏收刀放過承娘。伯顏在脫脫的勸說下改變主意,主動向元順帝下跪認錯。
 
元順帝愛惜伯顏的才幹,來到牢中勸說伯顏不要再與承娘做對,伯顏心中升起一計,表面上佯裝接受元順帝的勸說,暗中繼續下定決心除掉承娘。
 
元順帝沒有察覺到伯顏心中所想,帶著伯顏來到王宮中與承娘見面,承娘並不願意跟伯顏和好,要求元順帝要嘛選她,要嘛選伯顏,元順帝非常愛惜伯顏的才幹,同時也不願意捨棄承娘,權衡利弊乾脆二個人都不選擇。
 
伯顏裝摸作樣跪地向承娘認錯,發誓以後一定會好好保護承娘。但承娘依然懷疑伯顏有二心,承娘請求脫脫晚上將伯顏引到宮中殺之。伯顏也在密謀除掉承娘的計劃,要求脫脫帶著他入宮殺掉承娘,脫脫經過堅難的思想掙扎,決定幫承娘除掉叔父伯顏。
 
伯顏並不知道脫脫已經與承娘合作,揮劍與士兵們血戰。生死存亡之際,伯顏想起侄兒脫脫在大殿之外,脫脫聽到了伯顏的呼救聲,心中悲痛欲絕流下了流淚,在大義面前,脫脫更願意殺掉叔父伯顏,伯顏雖然忠心於國家,但卻忽視了體恤百姓疾苦,相比之下,承娘愛民如子才是最好的領導者。
 
在叔父伯顏的呼喊聲中,脫脫把心一橫,快步進屋掏劍刺死了伯顏,伯顏沒有料到脫脫會出手殺害他,臉上升起悲痛質問脫脫為何幫助承娘,脫脫已是心如刀割淚流滿面,提醒伯顏已經利益熏心走上了歪路。元順帝聞訊而來悲痛欲絕扶起了伯顏,雖然伯顏有錯在先,但元順帝依然因為伯顏的去世悲痛欲絕。
 
第49集
元順帝將怒氣發洩到承娘身上,要求承娘去感業寺思過,承娘向感業寺走去的路上遇到了脫脫,脫脫希望能代替承娘受罪,他之所以殺掉伯顏,主要原因是伯顏在一本小冊子上列了一份必殺人員名單,脫脫反對伯顏為了個人目的傷害百姓,因此決定大義滅親殺掉伯顏。雖然脫脫出示了伯顏的小冊子,承娘卻決定將所有罪責攬到自己身上。
 
承娘離去不久,元順帝悶悶不樂喝了很多酒,元順帝將寶劍當成枴杖使用,要求所有官員下跪示忠。官員們懼怕元順帝的淫威紛紛跪地,唯獨脫脫挺立身子不願意下跪。脫脫表明不願意向一個喝醉酒的皇帝下跪,元順帝見脫脫敢於說真話,心中升起欣慰,責罵官員們一個個不如脫脫那樣敢於說真話,說到氣處元順帝聲稱要斬殺不敢說真話的官員,皇太后忽然走了過來勸住了元順帝。
 
在脫脫的勸說下,元順帝來到感業寺探視承娘,承娘坐在佛堂下方一邊思過一邊讓主持擊打肩膀,元順帝看在眼中痛在心中,雖然開始疼惜承娘,但元順帝還是在骨朵的勸說下悄悄離開感業寺。
 
骨朵是鷹泊集團的首領,由於王裕發行假鈔擾亂了市場鈔票交易,骨朵決定向廉屏秀等人露出真實面目,廉屏秀沒有料到鷹泊首領就是骨朵,老老實實加入鷹泊集團開始效忠骨朵。
 
元順帝無法割捨對承娘的愛,思前想後決定去感業寺召回承娘,承娘並不知道元順帝打算把她帶回宮中,晚上挨了懲罰承娘回到住處休息,元順帝走了進來替承娘在傷處擦試藥水,承娘感應到了擦試者並非之前的僕人,心中升起好奇扭頭看清了元順帝,元順帝沒有讓承娘繼續回頭,而是抱著承娘感受愛的氣息。
 
元順帝將承娘帶回宮中,當場宣佈立承娘為皇后,官員們沒有料到元順帝會立承娘為皇后,所有人面色大變驚訝不解看著元順帝,尤其是皇太后,皇太后一直以來企圖培養自己的勢力廢除元順帝,元順帝忽然立承娘為皇后,無疑替自己增加了一份勢力,以後皇太后想廢除元順帝的話,自然得與承娘交鋒。
 
徐尚宮找到唐其勢,將摩訶是承娘與王裕兒子的真相說了出來,唐其勢聽完徐尚宮的話帶著一夥手下暗殺出宮的元順帝,眼看元順帝等人就要死在唐其勢手中,王裕等人蒙面出現襲擊唐其勢,承娘趁著唐其勢不防備出手射箭殺死了唐其勢,唐其勢臨死之前向元順帝說出摩訶的真實身份,元順帝不聽則已,一聽之下憤怒地看著承娘。
 
第50集
元順帝得知摩訶是承娘與王裕的兒子,臉上升起悲憤揮刀殺死了唐其勢。
 
幫助元順帝的王裕摘下了臉上的布紗,泰然自若面對元順帝,元順帝目光憤怒看著承娘與王裕,心中已對王裕產生了殺意。思前想後,元順帝將心腹召到身邊,決定等到承娘封后的儀式結束就殺掉王裕。
 
當天晚上,元順帝出宮跟徐尚宮見面,徐尚宮坦承摩訶就是承娘與王裕的兒子,元順帝見徐尚宮不像是說謊,心中愈發加深了對王裕的恨意。
 
封后儀式轉眼到來,皇宮上下張燈結綵,文武百官整齊列隊恭迎承娘,承娘從百官正中向前緩緩行走,來到王裕面前面色悲痛看著王裕。
 
王裕與二個手下離開王宮打算出宮,三人走出一座城樓被元順帝帶兵攔住,元順帝的出現意味著王裕必須受死,跟隨王裕多年的武將斑點一馬當先向元順帝衝了過去,蹲在元順帝面前的弓箭手立即開弓射向斑點,斑點身中數箭不以為然,咆哮幾聲揮劍砍斷身體上的箭尾,繼續揮劍向著元順帝衝了過去,蹲在元順帝面前的弓箭手再次搭箭射擊,斑點身中數箭倒在血泊中。
 
王裕與另一個手下見斑點戰死,二人悲痛欲絕向元順帝衝了過去,二人的下場跟斑點一樣,最終死在了元順帝的手中。
 
承娘聞訊趕來為王裕做最後的送別,王裕與二個手下並排躺在地上已經死去多時,承娘抱住王裕失聲痛哭,王裕曾是她付出真心的愛人,如今成了一具屍體不言不笑,這讓承娘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事實。
 
哭過之後,承娘將憤怒轉移到了元順帝身上,如果不是元順帝有意殺害王裕,王裕早就平安回到高麗稱王了,為了找元順帝好好理論,承娘怒氣沖沖向元順帝居住宮殿走了過去,路上脫脫出現拉下了承娘,勸說承娘不要與元順帝鬧翻,如今承娘已經貴為皇后,勢力跟元順帝不相上下,如果二人發生矛盾的話,無疑會導致王宮分為二派。
 
元順帝再次酗酒趴在案前昏睡,骨朵來到元順帝面前,躡手躡腳拿起玉璽在一張紙上蓋下印章,紙上的內容是委任一些骨朵的心腹當上大官。
 
承娘與幾個手下人在商討鷹泊首領的事情,回想之前宮中發生的種種事情,承娘恍然大悟意識到了鷹泊首領一定藏在王宮之中。
 
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是對的,承娘與幾個手下穿著鷹泊商團的會服,來到一處屋簷跟廉屏秀等人見面。
 
廉屏秀正想跟承娘交談的時候,真正的鷹泊首領在幾個手下的伴隨下從院子外面走了進來,廉屏秀沒有料到又來了一幫鷹泊商團的人,臉上升起驚恐時而看看承娘,時而向身後的鷹泊首領看過去,真正的鷹泊首領見有人敢冒充他,立即使出手勢暗號向廉屏秀示意,廉屏秀見真正的鷹泊首領使出手勢暗號,趕緊退到真正的鷹泊首領身邊。
 
承娘見廉屏秀認出了真正的鷹泊首領,泰然自若摘下了臉上的面具,跟著承娘一起來的幾個手下人也相繼摘下了臉上的面具,廉屏秀見假冒的鷹泊首領由承娘所扮,臉上立即升起了驚訝的神色。
 
承娘早就帶來了許多手下埋伏在周圍,雖然露出了真面目,但並沒有露出過多的恐慌,而是鎮靜自若殺氣騰騰看著廉屏秀等人。
 
第51集(結局)
承娘俘獲了鷹泊首領的幾個手下,幾個手下並不知道首領骨朵藏在何處,僅是向承娘透露骨朵潛伏在宮中。承娘審訊完後跟元順帝見面,將之前的事情經過說了一遍,站在元順帝身邊的骨朵聽完承娘的話暗暗吃了一驚,決定加快造反的步伐。
 
元順帝開始懷疑骨朵就是鷹泊首領,為了識破骨朵的真面目,元順帝打碎一隻瓷碗,拿起一片鋒利的碗角握在手中。骨朵渾然不知繼續送迷昏湯給元順帝,元順帝喝完湯感到一陣暈眩襲來,為了讓保持清醒,元順帝用力地握緊手中的鋒利碎片。骨朵以為元順帝真的昏睡過去,得意洋洋在元順帝耳邊念叨換新皇帝繼位的事情,元順帝聽完骨朵的話意識到骨朵就是鷹泊首領。
 
為了不驚動骨朵,元順帝與禿滿私下商議如何對付骨朵,元順帝因為長期服食骨朵配製的湯藥,已經嚴重傷肺傷脾,禿滿非常擔心元順帝的病情,勸說元順帝不要再喝骨朵配製的湯藥,元順帝沒有聽從禿滿的勸說,依然決定用自身性命替承娘掃清一切障礙。
 
承娘見元順帝忽然對他冷漠,心中百思不解想親近元順帝,元順帝為了大局著想一反常態不想理睬承娘。
 
為了吸引太后和骨朵上當受騙,元順帝上朝宣佈將所有權力交給太后,站在一邊的承娘見元順帝將大權交給太后。承娘怒極頭也不回調頭即走,元順帝忽然吐出鮮血險些跌倒在地上,承娘聽到元順帝咳嗽的聲音,心中一驚趕緊轉過身子看向元順帝。
 
元順帝見新皇帝等人全部入宮,臉上升起殺氣宣佈新皇帝以及太后等人企圖造反,宣佈完相關人員的罪責,元順帝命令脫脫殺害了新皇帝等人。
 
太后見大勢已去,心灰意冷回到後宮喝下毒藥,承娘走進後宮跟太后說了幾句話,太后吐出鮮血死在了床榻上。廉屏秀和一個手下被承娘押到宮殿出口,許多百姓已對廉屏秀恨之入骨,一窩蜂的向廉屏秀扔出石頭,扔完了石頭眾人還不解氣,衝破士兵的阻攔亂棍打死了廉屏秀。
 
幾年過後,叛軍入侵,承娘派出脫脫對戰,脫脫一去不復返,承娘聽到了脫脫戰死的消息後想起了當初脫脫奔赴戰場之前,曾經叮囑承娘做好撤退的準備,退到蒙古草原方能安生。
 
國家不保,承娘來到元順帝身邊,陪著元順帝渡過在宮中最後的時光。元順帝睡在承娘的腿上,承娘拿出耳勺替元順帝挖耳朵,元順帝說了一句「我愛你,承娘」。元順帝在聽到承娘說「我也愛陛下,真心實意的愛陛下你」。承娘雖然知道元順帝命不長久,但沒有料到元順帝死得如此突然,看著躺在身邊的元順帝,承娘的臉上漸漸升起悲痛。
 
時間回到多年以前,王裕與元順帝尚在人間,二人在海邊爭搶承娘,承娘站在當中不知偏向哪方才好。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MBC】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20韓劇 法外搜查】劇情.人物介紹~車太鉉、李善彬*犯罪動作搜查劇
《法外搜查》劇情講述一次都沒放下過案件的重案組「Outside Black-dog」刑警、滿懷熱情但苦於收視率不振的調查報導組PD、前職是側寫師的生活型偵探、隱...(詳全文)
【韓劇 Good Doctor善良醫生結局】Good Doctor善良醫生分集劇情
《Good Doctor善良醫生》劇情圍繞大學醫院小兒外科專業醫師們的努力與愛情展開。 講述了被診斷為自閉症3級和學者症候群的青年朴施溫如何克服他人的偏見,逐...(詳全文)
【韓劇 奇皇后分集劇情介紹】奇皇后劇情&人物介紹、奇皇后分集大綱1~25
《奇皇后》劇情將講述高麗人奇子敖的女兒在家人被高麗王殺害後,以高麗貢女的身份被進獻給元朝,通過一系列宮廷權利鬥爭,從身份低微的掌茶宮女,最終成為元朝皇后的故事。...(詳全文)

留言內容

  訪客 2014-06-15 13:19:19 114.26.179.*
皇太弟自從認識承娘之後,成長許多。由一個膽小、懦弱、幼稚的小男生,轉變成一位真男人!
皇后幫陛下掏耳朵、兩人互相告白還有皇后趴在陛下身上說對不起。雖然不是HAPPY END,但是這樣的結局在我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只是我比較看不懂時間為何會回到當初承娘挾在高麗王和皇太弟之間不知選擇上誰騎的馬的畫面,承娘不是選皇太弟嗎?編劇難道是想讓觀眾自己選擇嗎?忠實觀眾的我,一路走來始終支持承娘配皇太弟,所以承娘和高麗王的那段情,有點給它吞不下去呢!^^"
版主回應:
 可能是…一切能回到最初,最後的結局會不會不一樣吧
《善德女王》也是類似的結局拍攝法
  
 
  訪客 2014-06-18 10:33:08 111.253.183.*
假如人類可以預知未來,那麼當初所作的抉擇是否會不一樣呢?很少看古裝劇,韓國的古裝劇,我只看過擁抱太陽的月亮和奇皇后,這兩部真的很好看!

古時候活在宮裡的人很累,整天勾心鬥角。登上王位的皇帝,看似威風,卻每天活在恐懼中。后宮佳麗一大堆,未必找的到真愛。突然覺得如果元順帝沒死的話,跟皇后一起到蒙古草原過著簡單、平凡的生活也不賴!呵呵…

結局皇后說真心誠意愛著殿下,這句話讓我喜極而泣!因為這句話的殿下指的不再是高麗王而是元順帝。我們皇太弟終於得到承娘的真心。^_^

每當我看到喜歡的韓劇,都會到小宅週記看版主整理的劇情內容。覺得版主很用心,所以一直很想跟小宅說聲謝謝,謝謝你看我們一起分享好看的韓劇。感謝您~
版主回應:
真的!!
最後那句話說得小宅都快哭了
走到了最後,皇太弟終於等到這句話,「真心誠意」的啊!!
  
 
  K 2014-07-01 21:23:14 175.182.129.*
不QQQQ在我心裡承娘應該要始終如一的愛王裕啊啊啊!!!!怎麼可以!!!!無法接受,元順帝的自私實在太難以忍受了
版主回應:
哈哈,可是愛情本來就是自私的耶
無私的愛是男二的權利T.T
  
 
  K 2014-07-02 21:41:00 175.180.194.*
是編劇太虐了QQ我可以忍受元順帝的自私把承娘留在身邊,不能接受的是承娘移情別戀,編劇你怎麼可以這樣!!!應該要一人一半的(?)
版主回應:
 一人一半對承娘來說太有難度了啊,哈哈哈
話說承娘也是到最後的最後才告白啊,所以應該是日久生情吧,人非草木啊…
  
 
  K 2014-07-03 22:37:28 175.180.194.*
欸欸不是應該一個人得到心另一個人得到人嗎,超公平的(並沒有)
不過比較不能接受的真的是王裕被順帝殺掉,他必須死!!(最後的確也死了XDD
不過承娘最後告白讓我覺得王裕死不瞑目QQ不可以這樣對他啊編劇我恨你!!(欸
版主回應:
哈哈,小宅覺得元順帝到最後才聽到也很不公平啊!!
還有脫脫死得也很冤啊…
  
 
  K 2014-07-05 13:35:02 175.180.194.*
是嗎XD但我覺得他得到人然後王裕得到心還挺公平的
真的啊為甚麼連托托也要虐QQQQ
編劇必須死!!(是有多恨編劇
不然王裕X妥懽我也可以接受!!無論如何不要虐王裕就好(←親娘嗎你
版主回應:
哈哈,K完全是親媽啊
看完後…小宅深深覺得承娘是孤星命啊…
她身邊的男人…都被剋死了(誤)
  
 
  米 2014-07-19 17:04:51 61.224.171.*
「愛」也有「分別」,個人認為,
「承娘」對「王裕」的「愛」才是「真愛」,
至於,對「元順帝」的「愛」是為「感激」。
 
  米 2014-07-19 17:08:52 61.224.171.*
「真愛」來自「兩人相愛」,
「感激」是因「蒙人深愛」。

「愛」也有「分別」,不能「混為一談」!!
 
  oragne 2014-08-16 03:08:23 61.70.84.*
看了38集所以答納失里是愛王裕的??
版主回應:
應該…沒多深愛吧  
 
  oragne 2014-08-16 03:10:23 61.70.84.*
我是老王派(王裕)不是小王派的~~~~~~老王太專情了,好可憐,
版主回應:
T.T  
 
上一頁  [1]   下一頁  1-10筆 共 1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