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花的戰爭》為了達成自身的野心而利用仁祖毒殺昭顯世子和用陰險手段攻擊世子嬪姜氏的昭容趙氏為得到愛和權力而成為王的女人的故事

花的戰爭

【人物介紹】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分集劇情】

第26集
  文靜為了世子不能繼承皇位,燒香唸咒語派人扎紙人詛咒世子得病,沒想到世子真的得了怪病,白天不會犯病好人一樣,一到晚上就會變得渾身滾燙直到昏迷,讓人查不出病因。
 
第27集
  殿下對世子大發雷霆,世子身體不適最後又病倒了,文靜藉機又對殿下煽動廢除嬪宮,並且對中殿媽媽開始實施禁閉,首先將她的御用僕人全部換成自己的人……
 
第28集
  洛興君大人為了得到殿下的允諾,不惜威脅殿下。萬一得不到殿下的允諾,到時候只能殺了殿下,毒殺了殿下後,洛興君決定讓世子背黑鍋。
 
第29集
  殿下來看世子,才30多歲的世子就這麼去世了。殿下痛哭不已。
 
第30集
  世子被懷疑是被人毒害致死,文靜和殿下請願要求嬪宮要寫保證書,要求她以後不要拿世子的事說三道四。
 
第31集
  因世子的離世,朝臣們就立誰為世子吵作一團。一派因嫡長子繼承製支持元孫,一派則支持已經成年的鳳林大君。
 
  仁祖看到文靜正坐在王座上,告訴他朝臣們不同意他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太心急急著把元孫趕出去。從王座上走下來,文靜讓仁祖躺在她的膝蓋上,讓他閉上眼睛,用言語引導著他,讓他想起了世子才出生時的場景,仁祖的眼裡泛起了淚花。更是在文靜的刺激下痛哭失聲,躺進文靜的懷抱,但他沒看到文靜嘴角的那絲笑意。
 
  金尚宮不明白為什麼文靜會支持元孫成為世子,文靜告訴她一旦鳳林大君成為世子就會和中殿聯合第一個殺的就是她,而元孫絕不會成為世子,因為仁祖絕不可能和姜嬪和解。
 
  仁祖告訴姜嬪,會因她的表現而決定是否讓元孫繼位。姜嬪不服,頂撞了仁祖。仁祖把自己討厭世子的原因歸咎於姜嬪。但最後,仁祖承諾若是他能再活三年就把元孫立為世子,但是在那之前他會把鳳林大君帶在身邊。姜嬪承諾不會干預政事,但是仁祖還是惱羞成怒,在兒子的靈前大聲咆哮。
 
  中殿提出了折中的辦法,讓元孫作為鳳林大君的養子,最後由元孫從鳳林大君這裡繼位,並極力說服了領上。文靜則慫恿仁祖先讓姜嬪低頭再封鳳林大君。
 
第32集
  為昭顯診治的藥師去見了金鎏,告訴他昭顯世子是因中毒而死,金鎏大怒卻只能感歎一句查不清昭顯的死因了。
 
  金鎏意識到仁祖不會交出李馨益,告訴左議政姜嬪和自己已經約定好只要立元孫為世子,過往之事既往不咎,而現在自己再不會為姜嬪和仁祖做仲裁。
 
  文靜去勸姜嬪和仁祖和解,見姜嬪不說話,讓人帶進來曬好的鮑魚,讓她送給仁祖。並說仁祖心意回轉要封元孫為世子,並擦了擦眼淚。以三個孩子來打動姜嬪。在姜嬪拒絕後,又告訴她中殿和鳳林大君現在每天都到仁祖那兒去,說完放下鮑魚離開了。
 
  宋浚吉雖然不清楚為什麼文靜會送來鮑魚但是卻贊同一點現在是與仁祖和解的最好時機,而姜嬪想起來當時文靜讓兩個孩子孝期吃肉就氣得全身發抖。但宋俊吉勸姜嬪趁現在與仁祖和解。
 
  夜裡,仁祖醒過來時看到的就是鳳林大君喚人過來掌燈。鳳林大君訴說著自己對父親的思念流下了眼淚。仁祖讓他坐到榻上,抓住他的手,鳳林大君告訴父親自己會守護他。
 
  金尚宮把自己在殿裡看到的一切告訴了中殿,中殿對此十分滿意。但提及姜嬪的處境中殿卻只是說了一句自作自受。
 
  韓尚宮把情況告知姜嬪後,姜嬪讓她出去看到桌案上的鮑魚,想起了文靜的話,緊緊地攥了攥拳頭後,去找元孫,卻看到兩個小兒子已經瞌睡,元孫還在為父親上香,想起那天仁祖的咆哮,眼裡泛起了淚花。又想起丈夫臨死前的情景,囑咐她只要元孫登上寶位,一定能實現他的願望只有那樣他才能死得安心。
 
  睿王爺通過得知世子已死且死因不明,屬下紛紛請命以武力收服朝鮮或是逼迫朝鮮王立元孫為世子。
 
  姜嬪親自去了御膳房把鮑魚烤好,而這個消息已經被人報告給了文靜。文靜慌忙穿上衣服就往仁祖處趕。李馨益得知仁祖用了鮑魚用顫抖的手偷拿了一味藥材。仁祖正要繼續享用鮑魚,文靜卻推門進來,並夾起一筷子鮑魚,對姜嬪的手藝稱讚不已。仁祖正要吃鮑魚,卻看到一旁的文靜捂著嘴直叫難受,仁祖立馬讓人去叫御醫。
 
  文靜故作虛弱倒在金尚宮身上,對著姜嬪挑釁地笑。
 
第33集
  姜嬪冷眼看著文靜捧著痰盂狂吐,微闔眼睛。仁祖看向姜嬪目光不善,看到文靜吐得厲害,讓金仁去叫醫官。仁祖遷怒姜嬪,問她鮑魚裡加了什麼,姜嬪一言不發。金仁看著這一幕面有惱色。姜嬪看著文靜倒在金尚宮懷裡朝她挑釁的笑著。
 
  姜嬪出了大殿聽到仁祖懷疑自己暗害文靜以及她腹中的孩子,金仁為自己講情反被斥責,回過神就看到李馨益站在自己面前,定了定離開。
 
  仁祖斥責李馨益上前為文靜診治,文靜為李馨益開脫,並趁機抹黑了姜嬪,並告訴他那是自己給姜嬪的鮑魚,變質了自己卻並不知道,但仁祖自己懷疑是姜嬪在裡面下了毒,文靜趁機要李馨益檢查鮑魚是變質還是下了毒。
 
  李馨益支走跟過來的宮女,乘機把拿來的藥放進了鮑魚。眾目睽睽之下銀勺變得烏黑。李馨益匯報說鮑魚裡有砒霜。仁祖大怒,推開講情的金仁,讓人端上鮑魚就出去了,留下的文靜得意地笑著。
 
  仁祖拿著那柄烏黑的銀勺讓姜嬪為自己辯解,姜嬪聲稱自己不知,並告訴他她如果想把昭顯世子的死因追查至底可以查到,而她退了一步。並告訴他世子曾為父親做的一切。最後告訴他如果要廢除元孫就把她殺了。
 
  金仁仔細地辨認著搜出來的藥物把最新送來的藥箱裡的藥瓶塞進了袖袋。沒能搜到砒霜,仁祖又讓金仁帶人去搜姜嬪的兄長家。
 
  文靜責怪屬下辦事不力,沒有把砒霜藏進東宮,卻確定了金仁把砒霜藏了起來,想起了之前的那次衝突,金仁告訴她他不把她拉下馬不是為了文靜而是為了仁祖,而一旦金仁被殺,宮人們會口耳相傳,那麼文靜就再也瞞不下去。憶及此,文靜發誓第一個殺的就會是金仁。
 
  金鎏再次確認世子因被扎毒針而死。屬下勸藥師去宮殿,但是藥師堅持要公開李馨益的腐敗。
 
  金鎏與留下的姜文星兩人分析現狀,認為當務之急是要把元孫立為世子,即使姜文星懷疑是仁祖下手殺了兒子,最後議定姜嬪離開宮裡,由金鎏勸仁祖立元孫為世子。
 
  姜嬪即將離開,囑咐元孫一定要照顧好弟弟們,並最後擁抱了兒子在宮人們的哭聲中走向轎子,卻在轎邊想起那時自己與丈夫依偎在一起。回過神就看到文靜正牽著兩個兒子的手。一手抱起小的,牽起大的,坐進轎子,吩咐人走。
 
  姜嬪坐著鳳輦離開,沿途百姓攔路懇求她留下,重新考慮。讓人放下鳳輦,姜嬪不顧勸阻堅持走著回去。百姓跪在她的腳邊,紛紛哭求。
 
  仁祖宣來金鎏左右議政,宣佈冊封鳳林大君為世子,左議政請命去強國拿冊封的旨意。金鎏抗議不成,反被仁祖懷疑。
 
  文靜留下父親,告訴他姜嬪離宮時指著她說是小妾之女。文靜要父親封自己的母親為正室夫人。回到家,崔氏對趙記大發脾氣,要去找韓玉算賬,帶著人就去砸了韓玉的住處。韓玉翻牆而出。
 
第34集
  文靜對於母親的不爭氣十分惱怒,在母親向她抱怨國家的法度就是這樣時更是說出我就是法度這樣的話。傳令父親要他將崔氏從家譜除名,甚至要他做一個新的族譜。
 
  崔氏堅決不妥協,但趙記懇求她同意居於側室,崔氏甚至要自殺以威脅。文靜得知父親沒有成功,決定親自出馬。崔氏哪料文靜竟然派人把自己的三個兒子抓進監獄。而她的兒子們則商量著逼迫母親同意文靜的要求。
 
  婢女推開房門發現崔氏已經懸樑自盡,而府門外的文靜看著門上的白燈籠說了一句若不是你不同意,怎麼會躺著走出去。
 
  韓玉一直未能住進裡屋讓文靜十分惱怒,堅持讓文靜住進裡屋,但韓玉因為崔氏之死內心不安,看到已經成年的子女就覺得是自己害死了他們的母親,最後也不管文靜了。
 
  中殿親自去見仁祖,卻聽到裡面文靜問仁祖為什麼總裝病,而內官為中殿通報後卻是文靜讓她進去臉色難看了不少。中殿進去問仁祖生了什麼病,仁祖卻沒有回答,而文靜更是囂張地向中殿示威後告訴中殿仁祖被為姜嬪喊冤的上書氣得上火。仁祖趁機插話說是姜嬪的錯,而文靜則把仁祖的怒火成功引到了姜嬪的哥哥們身上。
 
  因文靜插手政事,中殿責怪金仁。金仁趁機勸中殿支持元孫,但是元孫點出了文靜的陰謀,更是告訴金仁能幫助姜嬪和元孫的只有鳳林大君。走出中殿的房門,金仁看到了鳳林大君,鳳林大君懇求金仁幫助自己,相信自己。
 
  姜嬪與兄弟們商量繼續現在的行動,甚至要把拿回來的絲綢賣掉以作資金。宋俊吉勸姜嬪在金子點回來之前和仁祖和好,但是姜嬪卻告訴他不必多慮因為她派朴煌給睿親王送了一封信,把世子是被毒死的告知。而她為了自己的兒子們堅持鬥爭下去。
 
  仁祖召見元孫,元孫稱要為父親結廬守墓三年,求仁祖同意。元孫離開,文靜趁機誇讚元孫聰明,並說姜嬪到處誇讚自己的兒子,是因為姜嬪對仁祖冊封鳳林大君為世子有怨言。
 
  元孫獨自來到父親的居所,撫摸著父親曾經坐過的地方彷彿又看到了父親淚水無聲地流下,發誓會揭開父親的冤屈。文靜得到消息說元孫要解開自己父親的冤屈,甚至每天晚上都要去靈堂,讓羅業監視住他。
 
  文靜去趙府,卻要金尚宮準備中殿才能坐的鳳輦。百姓們看到坐著鳳輦的文靜紛紛躲避,文靜的臉色難看了。趙府眾人看到文靜臉色不一。哪料就在這時卻有百姓拿著石子等物砸文靜要她還回世子的命,嚇得趙家人慌忙回家。
 
  月色下,文靜閉上眼睛,就在這時,一把劍橫在她的頸間,卻遲遲未動,是南赫。兩人僵持著,文靜流下眼淚。而孝名翁主的叫聲驚醒了文靜,文靜衝過去抱住了女兒……
 
第35集
  南赫的劍橫在文靜頸間,卻遲遲未動。文靜閉上眼睛,被女兒的叫聲驚醒,衝過去把她抱在懷裡。回過頭,卻發現院子裡已經沒有人,文靜跌倒在地上。不顧找過來的婢女,把女兒緊緊地抱在懷裡,泣不成聲。
 
  南赫在樹上看著這一幕,淚如雨下。
 
  文靜披上斗篷,躲過巡查的侍衛,來到那棵樹下,眼前浮現的是以前的情景,眼裡泛著淚花,之後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來到南赫藏身的地方,南赫問文靜孝明是否是他的女兒,把匕首橫在兩人之間,文靜卻說她是 忍辱負重呆在宮裡,一步步走向南赫,終究還是撲在他的懷裡,懇求南赫殺了自己,但是南赫手裡的匕首還是掉在了地上。
 
  文靜靠著南赫坐在地上,問她如果不是孝明是否會殺了自己,南赫起身就走,文靜說如果想見他的話,會在喪輿家屋簷下繫上紅布,並叮囑他不要忘記。南赫頭也不回地離開。文靜跌在地上,淚流不止。
 
  仁祖得知元孫一直在文政殿熬夜,決定為世子辦靈堂。文靜站在門外聽著仁祖的決定。仁祖身體不舒服,金仁建議宣以前的御醫看一下,但就在這時文靜卻推門進來阻止了,並勸仁祖搬回自己的宮殿。
 
  文靜趕走了仁祖身邊以金仁為首的大殿侍從,啟用忠於自己的內官,封上大臣的出入。
 
  姜家人正在匯報目前宮內的狀況,卻得知鳳林大君來訪。鳳林大君把文靜的所作所為告訴姜嬪,以保護元孫為由,要姜嬪同他聯手。鳳林大君把仁祖目前對元孫的態度告訴姜嬪,並要她好好想想文靜的目的,之後行禮離開。
 
  文靜要李馨益那上次的藥來要下給元孫,並要他在元孫昏倒之後為元孫扎針,並承諾這是最後一次,又趁機以韓玉為誘,迫使李馨益答應。
 
  仁祖得知姜嬪要帶元孫出宮,大怒。文靜告訴姜嬪她再也見不到元孫了,說完就轉身而去。姜嬪跪在地上,求她放過自己的孩子。文靜什麼也沒說,就轉身而去。
 
第36集
  姜嬪向身邊的侍衛索要刀,希望自盡以換取兒子出宮,被周圍的人阻攔,大叫著兒子的名字,哭泣著。
 
  仁祖不顧文靜的勸阻,執意詢問元孫要出宮的理由,而元孫給的理由就是在宮裡他連水都不敢喝,殺死了父親的人會讓他活著麼。仁祖走下台階把孫子抱進懷裡,告訴他自己會保護他。
 
  文靜告訴仁祖元孫會如此是因為姜嬪的挑撥,並在仁祖惱怒的內心又加了一把火,讓仁祖更加惱怒於姜嬪。文靜見仁祖惱怒金子點的不作為,趁機建議仁祖立元孫為世子,仁祖不願意。文靜直言強國不會把鳳林大君立為世子,而仁祖自己又不願立元孫為世子,於是文靜趁機試探仁祖是要把崇善君立為世子,察覺到了他話裡的鬆動。
 
  御醫告訴姜嬪一定會在強國使者面前公佈世子的死因,姜嬪讓人拿進來了世子的壽衣,上面沾滿了血跡,是一個宮人偷偷藏起來的,姜嬪要御醫仔細檢查世子到底中了什麼毒,並告訴哥哥和外堂叔她原本是不打算公開的,但是為了救元孫拿了出來。
 
  李馨益得知楊御醫在找殺害世子的毒藥,並發現鴉片不見了,李馨益大驚,差點兒吵醒昏睡中的仁祖。御醫沒有發現少了的藥,拿出了世子的壽衣要下屬幫忙。
 
  南赫去見文靜,卻聽到了身後傳來的兵器的破空聲……
 
第37集
  南赫來到和文靜之前偷情的小屋,突然遭到雨點般的飛鏢偷襲,這時,屋外出現10多個蒙面大漢,南赫一邊打鬥一邊逃跑,他能否逃出追殺?
 
第38集
  領相大人和中殿媽媽要求殿下查出毒殺世子邸下的罪人,中殿否認有人毒殺世子,中殿媽媽認定是文靜所為,殿下否認。
 
第39集
  世子去世,世子的兒子承擔起照顧弟弟的責任保護大家。文靜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機,崇善君並非為皇上的親生骨肉,文靜被迫滴血認親。
 
第40集
  文靜留了好多的血,眾御醫過來給文靜請脈,文靜的孩子是保不住了。
 
第41集
  金自點要殺掉鳳林大君,文靜自有計劃,並警告金自典現在不要亂咬人,元孫說錯話被殿下打入冷宮,這可急壞了嬪宮,嬪宮冒死求情,殿下看到嬪宮差點氣死……
 
第42集
  文靜給殿下下了迷藥後,殿下昏昏沉沉答應了流放嬪宮的孩子去濟州島的事,等他頭腦清醒木已成舟,已無法改變,文靜把殿下軟禁起來,外界大臣無法找到殿下,文靜開始為非作歹。
 
第43集
  元孫踏上發配濟州島的路上,南赫一直在暗中盯梢,這時宮中的文靜也沒有閒著,忙著對付中殿麻麻,如果中殿麻麻自己不走出宮裡,就讓她躺著出宮。
 
第44集
  嬪宮得知自己的兒子死後很傷心,寫下書信要面見殿下,而且文靜百般阻撓禁止嬪宮覲見殿下,並且對殿下封鎖元孫去世的消息。殿下的膿毒已經深入骨髓,命不久矣。
 
第45集
  殿下詢問嬪宮為什麼要寫那樣的信,要引進強國的人來朝鮮,為什麼要裡通外國,嬪宮面無表情,只求一死,因為只有她死了她的兒子才有可能活命,最後在文靜的攛掇下,殿下終於派人下令給嬪宮賜毒藥。
 
第46集
  殿下後悔賜毒藥給嬪宮,但是此刻為時已晚,嬪宮喝下毒藥後大口大口吐著鮮血,呼吸困難難受萬分。而這時在大殿的文靜卻在痛快的大笑……
 
第47集
  中殿媽媽把文靜等偏房側室都召到她的邸下,當著大家的面讓僕人指正文靜交給她一包毒藥要毒死中殿,文靜否認,並且和中殿打賭如果她喝下所謂的毒藥,要是沒事一切責任就由中殿負責……
 
第48集
  文靜把毒藥喝下後,身體毫髮無損,她質問侍女聽說中殿媽媽腸胃不好,她派人送來的腸胃藥,到底是誰誣陷說是毒藥。此時侍女慌張跪地求饒,說一切都是按照中殿的意思去辦的。
 
第49集
  大太監先擄走了殿下,又帶走了金尚宮賜毒藥一碗,接著文靜被打進冷宮,半路遇到中殿媽媽,中殿媽媽上前給了文靜幾個耳光,不久殿下駕崩……
 
第50集(結局)
  文靜被逼喝毒酒自殺,在千鈞一髮之際被世子救下,但她並不知悔改。
  她用一些死動物的屍體做法下詛咒,這也是她最後能使用的毒計了,惡有惡報最終文靜被亂石打死。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jTBC】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陸劇 破冰行動】結局.分集劇情21~43*掃毒版的《人民的名義》
《破冰行動》劇情以李飛父子的緝毒行動為雙線索,講述了兩代緝毒警察不畏犧牲,拚死撕開當地毒販織起的錯綜複雜的地下毒網,衝破重重迷局,為「雷霆掃毒」專項行動奉獻熱血...(詳全文)
【韓劇 花的戰爭】花的戰爭分集劇情、分集大綱1~25(宮中殘酷史 花朵們的戰爭)
《花的戰爭》為了達成自身的野心而利用仁祖毒殺昭顯世子和用陰險手段攻擊世子嬪姜氏的昭容趙氏為得到愛和權力而成為王的女人的故事 【人物介紹】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