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玻璃面具》講述了一個殺人犯的女兒在艱苦的環境下生存與展開復仇的故事。
 
玻璃假面
【人物介紹】
 
玻璃假面
姜理敬瑞雨
「我變得幸福,就不可以嗎?」
心地溫暖和有自我奉獻精神的角色。
伊晶的親生父親是殺死媽媽前夫、素妍的親生父親朴刑警的殺人犯申基泰。
對於金河俊的盲目的愛有所動搖,但妹妹素妍由於嫉妒和猜忌屢次攻擊她以及最後河俊所說的背叛跌入了人生的深淵和絕望的境地。
但是,出現了一個拯救她的人……
 
 
玻璃假面
金善宰李志勳
「永遠的真相?沒有!」
金河俊的同父異母兄弟。
修長身材、幹練外貌,同時是精英律師,為了讓獨自把自己撫養大的母親享福是他的夢想。 可是很早的母親就離開人世了。
對於所有事情都很小心。 想法深刻,孤言寡語,性格穩重,無論在哪裡都顯得沉重和深沉。
但是他是一個心裡卻不亞於別人的溫暖和熱情的人。
 
 
玻璃假面
金河俊朴鎮宇
「即使是卑劣的愛情,也是愛情。」
內衣公司開發部的本部長、繼承人。
富人家的公子的派頭, 以自我為中心,有時也很膽小,小心謹慎、純朴、感情豐富, 頭腦好,但是說到做事情, 只是指使人們去做,耍滑頭迴避責任的類型。
意外迷上了理敬,知道是殺人犯的女兒後, 對這樣的現實不是沒有懼怕,但也想要保護那個女子,想要抓住那個女子的過程中,出了事故。 
因此帶給了愛著的女子理敬不能洗脫的背叛愛情的罪名的傷害。
 
 
玻璃假面
姜素妍金允書
「如果能幸福的話,都搶奪過來。」
不是天性就壞, 只是想法淺薄和單純。
非常討厭姐姐理敬。讓人眼紅的東西都想奪過來,想要比任何人都幸福。
可是,事實上卻不幸福。 擁有的東西似乎都消失了。
素妍, 漸漸地變成更加可惡的惡女。
 
 
【分集劇情】 
第1集
  刑警姜仁哲為了陞遷,拚命想捉拿通緝犯申基泰,開槍追捕卻不小心打中申基泰懷有身孕的老婆英熙還有刑警好友聖道,仁哲順勢將聖道的死因歸咎在申基泰上,於是他讓申基泰入獄順利陞遷。
 
  聖道的老婆知道老公身亡的消息傷心欲絕而早產,英熙則在孩子順利生下後過世了。仁哲為了降低內心的罪惡感,決定領養英熙所生的女兒,取名理敬…
 
第2集
  惠順不小心讓女兒惠順打破工作餐廳的盤子,加上與老闆娘吵起來而被解雇,還被誣賴偷支票被老闆娘扭送警局,卻因此與仁哲相遇。
 
  科長發現惠順擔任仁哲女兒理敬的保姆,兩人相處密切,覺得不妥的科長決定要拆散他們。申基泰手下調查發現申基泰小孩已經給仁哲撫養,還知道惠順跟真正殺夫的仁哲在一起…
 
第3集
  理敬與素妍好不容易存滿買雪球的錢,但卻被惠順發現,狠狠打了素妍,相對於對理敬成績好的獎勵,讓素妍心理不平衡。素妍為了想讓畫畫比賽重新舉辦,於是燒了大家畫的作品,但卻遺留了自己的髮束在現場。
 
  惠順聽到科長與仁哲的對話,不相信理敬是申基泰的女兒,但卻被她找出理敬的領養證明…
 
第4集
  素妍覺得惠順並非她們的親生母親,於是跟理敬一同離家要尋找母親。素妍腎臟有問題需要緊急移植,惠順叫理敬移植給她。理敬與素妍聽到父母的對話,才知道她們並非雙胞胎,理敬是被領養的,素妍開始輕蔑理敬。
 
  理敬要移植腎臟給素妍的事讓老師、同學讚揚,心理不平衡的素妍決定要教訓理敬…
 
第5集
  理敬被素妍陷害,讓老師跟班上同學誤會她偷東西。惠順聽素妍的話,把理敬趕出房間到閣樓倉庫住。高中生理敬,以為金河俊是小偷,想捉拿他時不小心一起跌倒接吻了。
 
  素妍喜歡壞男孩樂團的主唱金河俊,買票去看表演卻臨時取消。因為打工的便利商店店長央求,理敬假裝自己是大學生要去當河俊的家教…
 
第6集
  素妍被河俊當眾調侃感到丟臉,於是把氣出到拿她衣服的理敬身上。理敬決定辭掉家教,河俊氣得到理敬家要找她,卻被素妍以為河俊是來找自己的。河俊看到善宰與理敬並肩有說有笑,感到不悅。
 
  河俊用被理敬打壞的吉他為由,誇大吉他的價錢要理敬不准辭職,要繼續當他的家教…
 
第7集
  河俊跟著理敬到仁哲跟監的地方,被通緝中的嫌犯為了逃避警察,挾持了河俊,仁哲為了捉拿嫌犯及救河俊,卻被嫌犯刺中。素妍發現理敬認識金河俊,於是要理敬帶她跟河俊一起上家教,還叫母親把理敬支開,想跟河俊獨處。
 
  河俊拿壞男孩表演的票給素妍,邀請她與理敬,並預告會有驚喜要給她們…
 
第8集
  素妍發現自己不是仁哲的女兒,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被申基泰殺死。惠順和被害者家屬連署盡快執行申基泰死刑案,不知情的理敬主動提出幫忙一起連署。理敬與素妍聽到仁哲與惠順對話,才知道理敬的親生父親是申基泰…
 
第9集
  素妍跟仁哲、惠順講明自己已知道理敬親生父親是誰,留下錯愕的父母離家卻又看到理敬跟河俊在一塊,氣得決定要讓理敬難堪。河俊經由小健的幫忙,進到理敬房間安慰她,卻被素妍看到。
 
  仁哲扶養申基泰親生女兒理敬的事被記者報了出來,一名受害者家屬誤以為素妍就是理敬,於是挾持素妍,要求申基泰要立刻執行死刑…
 
第10集
  理敬認為是自己的出身害全家人被牽連,決定離家。要出國的河俊等不到理敬來赴約,只能黯然去英國留學。八年後素妍進入菲黛麗擔任設計師,聽到河俊要歸國做她所屬的商品企畫部本部長,開心得自告奮勇去接機。
 
  菲黛麗新商品強調獨有的交叉縫紉技術的裁縫師臨時反悔,新商品發表迫在眉梢,公司要素妍去仿冒品市場找會此技術的裁縫師,沒想到竟碰到了理敬…
 
第11集
  河俊發現理敬會交叉縫紉技術,開心得將她盛裝打扮,帶她當出席內衣協會宴會的女伴,要介紹給社長。老宋被騙欠下一屁股債逃跑了,討債的人找上理敬,還把店內弄得一團亂。
 
  河俊以素妍犯錯為由,要她負責把理敬留在菲黛麗內工作。素妍在理敬負責製作的新商品內動手腳,使得現場LIVE播送的電視購物台發表時,主持人把主打交叉縫紉技術而堅韌的內衣一下就扯破了…
 
第12集
  素妍故意倒熱水在理敬身上,遭河俊斥責,素妍說是因為之前被綁架的後遺症。善宰發現仁哲跟他打招呼,原來仁哲曾辦理過他母親的死亡案件。理敬到舊家時,發現父親仁哲也到這問新住戶理敬是否有來過。
 
  素妍知道河俊奉社長命一定要說服理敬去公司上班,趕緊找到理敬要她快離開消失,卻被河俊聽到了…
 
第13集
  理敬決定離開大家,不知情的河俊還下廚做菜給理敬吃,讓理敬很感動,做了個貓咪吊飾給他。小健知道理敬住哪裡,夥同仁哲去找她,卻發現理敬又離開了。
 
  理敬為了救素妍,被掉落的招牌砸傷頭部昏倒了。素妍看到父親仁哲竟然在醫院,正要去找理敬…
 
第14集
  河俊知道理敬在醫院,飛奔探望她並要她答應去公司上班,一旁的仁哲也鼓勵理敬。河俊開車不小心撞到善宰,善宰看到河俊覺得面熟。
 
  素妍趁仁哲睡著後,把理敬叫出病房,要理敬現在就走不要再回來,卻被仁哲看見一切,氣得打了素妍,這一幕被前來醫院的惠順所目睹…
 
第15集
  菲黛麗新商品因為理敬沒參與,鄭社長決定讓素妍跟河俊一同設計。仁哲因為理敬再度消失,每天抱酒瓶。素妍與河俊到內衣店做市場調查,卻被店員誤認兩人是男女朋友。
 
  理敬到偏遠地方幫漁夫縫補衣服,卻發現有不明人士拿著她照片在找她,趕緊轉頭就逃卻被發現…
 
第16集
  素妍要帶理敬走,卻被黑車攔截。徐會長交給善宰他母親的遺物,發現有一張母親與男人的合照,但臉部卻被撕掉了。理敬半夜被人綁走,仁哲知道後趕緊成立調查小組要尋找理敬,沒想到卻聽到素妍正通電話命令對方趕緊把理敬偷渡到中國…
 
第17集
  河俊發現昏倒的理敬,趕緊把她送醫。河俊委託趙燦植找綁架理敬的人卻沒下文,氣得大罵,趙燦植卻發現幕後主使者素妍就是理敬的妹妹。
 
  素妍向父親下跪求仁哲別把真相告訴理敬卻遭拒絕,素妍於是跑到大馬路上,迎面剛好駛來一輛大卡車…
 
第18集
  素妍的讓步使得理敬能回家,沒想到一到家就看到惠順拿著自己行李,要仁哲 ​​在她與理敬間做出選擇。惠順參加受害者家屬的親人告別式,卻帶理敬到現場,使得理敬被羞辱推打。
 
  趙燦植跟素妍聯絡,告訴素妍他已經知道她就是綁架理敬的幕後主使者…
 
第19集
  素妍發現媽接受理敬了,生氣得找惠順理論。新商品發表日在即,但素妍的設計卻無法以主打的交叉縫紉技法縫製,理敬研發出新技法讓河俊要她修改素妍的設計。
 
  素妍接到趙燦植電話要與他見面時,卻發現趙燦植正與河俊、理敬談話…
 
第20集
  蘇大勇記者給素妍看她與趙燦植談話的照片,以此威脅素妍。素妍為了自己設計的新商品能上市,只好叫理敬跟她一起上班。善宰請仁哲查被撕毀照片中的車牌號碼,認為那是他親生父親的車。
 
  河俊請素妍單獨吃飯還一直稱讚她,原本開心的素妍卻發現這一切都是理敬叫河俊做的…
 
第21集
  素妍看到河俊跟理敬一起擁有貓咪情侶吊飾,於是跟河俊說理敬去相親了。社長要素妍與理敬合作,一同為名設計師以巨額鑽石為理念設計求婚內衣。徐會長答應賣給鄭慧蘭在天安的地,但要以股份代替錢。
 
  理敬為了素妍決定離開河俊,失去理智的河俊強吻理敬,被素妍撞見…
 
第22集
  菲黛麗新商品發表記者會上,記者們卻都一直問理敬問題,讓素妍吃味。素妍偷拿理敬的員工證把鑽石偷走,但鄭慧蘭卻以保險箱最後開啟人為素妍而質問她。有人拿鑽石回菲黛麗指控是理敬偷的要他幫忙轉賣,讓鄭慧蘭把苗頭指向理敬。
 
  理敬請愛麗爾的羅室長幫她澄清,卻讓鄭慧蘭懷疑理敬與對手勾結…
 
第23集
  素妍發現社長正懷疑理敬與愛麗爾的關係,於是想以此整垮理敬。金善宰找到自己父親是誰,也才知道菲黛麗的鄭慧蘭社長就是自己親生父親的妻子。
 
  河俊與理敬發現鑽石存放的秘書室只有一個出口,只要去保安科查當晚出口刷卡紀錄便可知竊盜者是誰…
 
第24集
  惠順發現河俊要載理敬出去約會,希望理敬快嫁掉的她答應了。鄭慧蘭發現對手愛麗爾推出只有理敬會的十字交叉技術,認為理敬跟對手勾結,氣得叫理敬離職。
 
  河俊和素妍陪理敬去找愛麗爾的趙社長,卻被拒絕見面,素妍趁勢耍計要讓河俊也不相信理敬…
 
第25集
  河俊發現理敬找完趙社長後,就有消保官找上公司,認為是理敬洩漏了假機密。素妍設計的商品大受好評,電視購物台於是想邀請素妍上節目。
 
  素妍利用假護照讓公司同事以為理敬想要潛逃國外,卻讓理敬想到先前自己被綁架時的關聯性…
 
第26集
  善宰發現喝醉的河俊被路上小混混討債,趕緊出手相救。善宰知道徐會長得了眼癌,但徐會長堅持要看到孫女靜荷才肯動手術。素妍竄改保安科修復好的進出紀錄,理敬認為進出紀錄有問題,讓河俊對理敬感到失望…
 
第27集
  善宰在網路上查找自己父親的消息,並從網路上的照片認出他父親的夫人就是鄭慧蘭女士。鄭慧蘭把戒指給了河俊,告訴他戒指代表著繼承權。素妍媽在家樓下遇到河俊,以為河俊是理敬的男朋友,素妍聽到後大發脾氣。
 
  善宰去問會長有關他父親的事,確認父親的事。鄭慧蘭在素妍設計的陷阱下,認為理敬向敵對公司洩露了公司機密而將她開除。
 
第28集
  理敬想找鄭社長解釋,卻剛好遇到前來的河俊,河俊表示他相信理敬是清白的,惹得鄭社長大怒。理敬河俊到處找可以證明的證據,卻一無所獲。
 
  素妍向河俊提議,向理敬說出假情報以測試她是否會再向愛麗爾告密。河俊理敬再次中計,導致連河俊都不再相信理敬。
 
第29集
  在公司裡寄來給理敬簽收的假護照,所有人更認為理敬是想收了錢逃走。理敬把在公司發生的種種跟之前的綁架事件有了聯想,認為是同一人所為,於是去找了父親的同事詢問假護照的事。
 
  河俊因理敬的事而顯得心煩意亂,跟鄭社長口角後把戒指還給她。善宰接下愛麗爾公司的律師一職,以此身份與鄭社長見面。
 
第30集
  秘書室出入紀錄修好了,河俊與素妍分別接到理敬的請托,連忙趕回公司。素妍支開河俊,偷偷改了紀錄。素妍假裝因為想替理敬隱瞞所以才沒交出出入紀錄。
 
  徐會長的眼癌惡化,善宰說服他做手術,徐會長卻說在看到靜雅前決不做手術。素妍在公司產品廣告上亮相。理敬想親自確認出入紀錄,拜託同事讓他偷偷溜進公司,卻在進保安科時被發現了。
 
第31集
  河俊跟理敬到保安科想再次查證記錄,卻得知原檔被素妍一併拿走了。理敬質疑那時她的職員卡已經在垃圾桶,怎麼還能刷卡進出。河俊去找之前轉賣鑽石的大叔,問他理敬是否也找他複製了職員卡,卻從大叔偷偷打的電話裡知道這一切都是別人囑咐他說的,於是再次相信理敬。
 
  素妍想偷偷把原檔隨身碟帶出去丟掉,出門時卻匆忙的拿錯包了。素妍的電視廣告大受好評,將到巴黎出差。
 
  徐會長跟善宰到兒子媳婦墓前上香,回想靜雅走失的那天,也就是靜雅的生日。河俊跟理敬前去找寶石大叔,卻早已不見人影。素妍在公司發現拿錯,急忙聯絡理敬前去換回。
 
第32集
  理敬從素妍的包裡找到了隨身碟,素妍卻說裡面存的是她的設計。因檔案加密無法打開,河俊相信了素妍說法把隨身碟還給素妍。
 
  善宰陪徐會長找尋22年前走失的孫女的下落。河俊當著素妍的面,在別墅裡向理敬求婚。素妍難過又生氣,把隨身碟丟在地上亂踩一通,被理敬看到並在素妍離開後拾起,但卻無法修復。素妍對鄭社長說理敬拿過她設計圖的事,說為了以防萬一只好重新設計。河俊來電跟理敬說趙昌植進了警局,兩人想趕去警局找他問話。
 
  理敬爸的同事也跟理敬爸說起理敬曾來問過假護照及調查別人的事。理敬媽知道後來電話給理敬爸叫他阻止理敬,理敬爸跟理敬約了見面。
 
第33集
  理敬從父親的口中得知,策劃綁架她的就是素妍。河俊回家後,與母親為了他打算跟理敬結婚的事大吵一架。善宰查到22年前有人收養了像靜雅的小孩且移民到美國了。
 
  理敬對素妍說要公開隨身碟內容,要她向社長說出真相。素妍假裝答應,結果卻是在社長面前再一次陷害理敬。理敬查看過往的新聞資料,寫著她的親生母親是被朴警察射中的。
 
第34集
  理敬找父親詢問她母親怎麼死掉的事,表示對素妍不會再容忍。理敬決定答應河俊的求婚。社長向河俊說要他陪素妍去巴黎。河俊跟善宰成了朋友,河俊向善宰吐露關於理敬的心事。河俊帶善宰回家小坐。善宰看到照片裡爸爸手上的戒指,得知被搶走的戒指,竟然在鄭會長手上,後來被河俊拿來向理敬求婚。
 
  河俊在記者採訪上公開說自己有喜歡的人,逼母親接受,素妍向河俊獻計,說找理敬一起到酒店,然後故意讓記者拍到。但其實想灌醉河俊,讓記者拍到他們兩人,讓人以為他們是一對的。
 
第35集
  河俊一夜醒來發現素妍竟睡在他旁邊。素妍剛前一晚就安排好記者拍照發佈新聞。理敬看到報紙上河俊跟素妍一起上酒店的頭條。
 
  河俊忙向理敬解釋,理敬表示相信他。鄭社長找素妍談話,表示願意讓她當他們當媳婦,提出兩方家長見面。善宰又夢到母親死亡那天,搶走戒指的女人就是鄭會長。
 
第36集
  鄭會長跟素妍一家人約好晚上吃飯。而河俊以為是跟母親的單獨晚餐,也約了理敬一同前往,到達才發現此一尷尬局面,素妍媽表示跟理敬不認識。理敬回家後,爸媽說服理敬放棄河俊。河俊表示不願隨素妍去巴黎,也對素妍發了一頓脾氣。
 
  善宰想用之前留下的證據比對鄭社長的DNA,請徐會長邀鄭會長到家做客,取得鄭社長的口紅印。河俊讓理敬復職,卻在復職那天公司送來的樣品被破壞了,裡面還放著殺人犯申基泰的報紙。
 
  報紙也報導菲黛莉捐出的內衣是殺人犯申基泰的女兒做的,引起婦女團體到場抗議。理敬也被指認出就是殺人犯的女兒。
 
第37集
  受害人家屬把氣都出在理敬身上,河俊因為理敬是殺人犯女兒感到驚訝,在旁卻沒伸出援手。河俊因為理敬沒跟他說父親的事而對理敬大發脾氣。回到家後,理敬媽為了能讓素妍順利結婚,提出要終止收養。善宰接到電話,說疑似徐社長孫女的人正回韓國路上。
 
  菲黛莉理事會上,大家不同意河俊任副社長一職,為了挽回局面河俊媽在理事會上宣佈河俊要和素妍結婚的消息。善宰去見叫荷拉的女人,並帶她到小時住的地方回憶,從傷疤走失失時的衣服等等,似乎就是徐會長的孫女。
 
  因為鄭會長要來理敬家,理敬媽把理敬趕出去,理敬爸剛為了理敬,想讓理敬離開一陣子去留學,理敬覺得所有的人都丟棄了她。理敬看到河俊與素妍將結婚的報導,把戒指拿去還給河俊。
 
第38集
  理敬同意終止收養。善宰拿鄭會長的DNA去給理敬爸請他比對。理敬弟為了留下理敬,去跟河俊說理敬要離開的事。河俊不准理敬離開,並說會公佈他跟理敬的婚事。河俊再次提出理敬復職,卻被疑似申基泰害人家屬丟下的物品砸傷。理敬聽到素妍的電話,原來這一切是素妍指使的。
 
  理敬爸查出DNA為同一人,兇手極有可能就是鄭會長,但為了不妨害兩家的婚事,騙善宰說之前的證據不見了。理敬聽到素妍手機裡的錄音,威脅要揭穿她。荷拉趕著回美國,似乎另有隱情。
 
第39集
  理敬到公司的慶祝會,對鄭會長說素妍就是這一切的兇手,要鄭會長查看素妍的手機,而素妍前一天就把手機裡的錄音檔刪了。
 
  理敬離開時遇到河俊,兩人一陣拉扯,荷拉剛好看到拉著理敬躲避,加上追上來的素妍,4個人一起進了小房間裡,河俊因酒醉錯手意外殺了荷拉。素妍為了不讓河俊與命案有關聯,不准河俊報案,叫河俊把理敬帶走,並打算把命案推到理敬身上。素妍出來後跟會長說明一切,並跟會長說了她的計劃。
 
  因為命案現場發現理敬的手機,警察找上門來。理敬以為河俊會承認一切,到警局裡不想先說明事件,使她的嫌疑更深。沒想到河俊到了之後,不但不承認還要理敬早點承認自己犯的錯。
 
第40集
  河俊把一切推給了理敬。善宰前去找理敬談話,認出就她就是8年前一起喂貓的女孩。理敬把全部事實告訴他。河俊也找了善宰,要他在這案子裡​​幫理敬辯護。
 
  善宰決定深入調查此事,卻在調查時從河俊話起聽出更多疑點。素妍表示,原來的監視畫面在她手裡,要河俊答應婚事,他們的談話被善宰聽到,善宰暗中派人搶走素妍的包,卻發現CD是空的,原來只是素妍拿來恫嚇河俊的。理敬接到一封署名他親生父親的來信。
 
第41集
  理敬前去看望親生父親。申基泰向理敬表示,他也是被陷害的,並不是連續殺人犯,當天他並沒殺了朴刑警。但卻沒說出殺了朴刑警跟理敬親生媽媽的,其實就是她的養父。理敬再次去找河俊要他自首,兩人不歡而散。
 
  善宰另找人查他母親過世時的證據,發現證據其實沒丟,且查出與鄭社長同為一人。申基泰的手下在素妍家樓下認出,素妍媽就是當年抱走申基泰雙胞胎女兒其一的產婦。
 
  理敬回家後,養父知道申基泰沒告訴她真正的兇手鬆了一口氣。善宰用計取得了河俊的行車監視器,聽到理敬勸河俊去自首的錄音。
 
第42集
  申基泰的手下打電話給理敬養父,要他好好查河俊還理敬清白,不然就要把他讓申基泰背黑鍋的證據說出來。河俊收到快遞,裡面是他行車紀錄的CD,理敬也收到了一樣的CD。
 
  理敬接到申基泰手下的電話,說要帶她去灑母親骨灰的地方。理敬連忙出門,趕回家裡的素妍也跟了上去,在樓下等著的善宰也連忙跟上。理敬養父打給理敬,擔心申基泰的手下告訴理敬真相,問了理敬要去哪會面。
 
  素妍跟著理敬走到懸崖邊,兩人在搶奪CD時,理敬掉下了懸崖,養父在一旁看著,卻以為CD是自己誤殺的證據而沒出手相救。素妍最後也放手讓理敬掉了下去。醫生告訴善宰,荷拉醒來機會不大,但徐會長急需動手術,不然就危險了。
 
第43集
  素妍以理敬的名義留下遺書,承認都是她做的。隔天到公司對河俊說,理敬留下遺書後自殺了。河俊感到自責。
 
  另一方面,理敬原來被跟著來的善宰給救了。理敬養父查到27年前領走理敬生母骨灰的人叫許京八,暗中調查著。鄭會長要河俊快點與素妍結婚,後來婚期定在三周後。
 
第44集
  昏迷的理敬醒來了。許京八要去看望申基泰時,發現有人在暗中找他,連忙躲起來。善宰告訴理敬,大家都因為她留下的遺書把她當成犯人,還有素妍跟河俊將要結婚的事。
 
  鄭會長一直擔心荷拉醒來會誤了他的好事,給了荷拉的監護人一大筆錢想加害荷拉,還好善宰機警的換了醫院。善宰跟理敬說了荷拉的處境,回想起荷拉幫助她的情景,更覺得要揭發真相。
 
  善宰向理敬提出,要他假扮靜雅以說服他動手術。理敬原本不答應,堅持要回家公開一切,卻看到父親正把她的東西都丟掉,說她已經死了。
 
  隔天,理敬到河俊與素妍的結婚會場,請人傳紙條約養父在頂樓見面,理敬養父以為京八在耍他,拿槍到頂樓找人,並說理敬死了,他親眼看見理敬死了,理敬聽到後,連忙躲起來。失望的理敬回去找善宰,答應扮成靜雅。
 
第45集
  姜健看到理敬寫給父親的紙條,又聽河俊說起在婚禮會場看到過理敬,兩個人都認為理敬沒死。善宰看到理敬拿著河俊的戒指,跟理敬說明了戒指的緣由,以及鄭會長為了戒指害死了他的媽媽。
 
  鄭會長剛好帶著兒子媳婦到徐會長家拜訪,河俊跟善宰說要他幫忙找理敬。理敬則請善宰幫忙,要他讓大家深信理敬死了。
 
  素妍家接到電話,說找到理敬的屍體,要他們去認屍,因已浸泡水裡難以辦認,但物品都是理敬的沒錯,也做了DNA檢測。
 
第46集
  素妍一家人幫理敬辦了喪禮。鄭會長因為聽說河俊去了理敬喪禮而找上門來,卻看到親家一家人竟是喪主,知道理敬和素妍原來是姊妹後,更是光火,但素妍重提她沒告訴家人理敬是替河俊背黑鍋,讓鄭會長只能忍了下來。
 
  理敬為了讓自己成為靜雅,用熱水在自己背上燙出類似的傷疤。善宰帶理敬以靜雅的身份去見徐會長。徐會長果然把理敬當成了靜雅。也成功說服讓徐會長到美國做手術,對外則說是去美國找孫女。善宰理靜一行人回到美國。
 
第47集
  5年後,素妍跟母親正在做義工活動並接受探訪,但私底下其實一點也不想去。素妍爸也升上了廳長。鄭會長向素妍表示想抱孫子,以及想在股東會上讓河俊升上社長。素妍對公司產品不滿意而大發雷霆,但卻是河俊同意生產的,素妍要求工廠全部重來。
 
  鄭會長召開臨時股東會,提出要在股東會時讓位給河俊,大家紛紛反對。河俊跟素妍回娘家,跟家人說河俊將接管公司的消息。在肢東會上,反對聲四起,在這徐會長的代表進入了會場。
 
第48集
  理敬以徐會長孫女徐靜雅的名義重回韓國。河俊鄭會長以及素妍因她的外貌與理敬相似,都大吃一驚。徐會長並告訴鄭會長,靜雅將到公司上班。醫院裡,真正的靜雅還在昏迷,理敬帶她的女兒真熙來看他。
 
  素妍找之前的記者調查靜雅的身份。
 
第49集
  理敬開始到公司上班,並暗指素妍這三年來的設計都是抄襲而來,兩人的戰爭更加白熱化。徐會長跟善宰暗中調查菲黛莉的經營似乎不順,內部意見也分歧。
 
  警局裡姜廳長聽到申基泰有可能假釋出獄的消息。理敬提出的設計稿獲得同事的好評。素妍拿到蘇記者幫他查靜雅的資料,資料上看來卻沒什麼問題,她回想起理敬有色彩弱視的問題,決定做個測試…
 
第50集
  理敬原來帶著矯正色弱視的隱形眼鏡,因此在用色上看不出來視力有什麼問題。
 
  姜廳長去找了議員想請他幫忙申基泰提早出獄的事,議員則提出要相對的利益,拿不出這麼多錢的他,於是找上鄭會長,以她殺害善宰母親一事威脅她。素妍媽在電視上看到站在素妍身後改名為靜雅的理敬。
 
第51集
  鄭會長要素妍之後把電視廣告事務交給理敬,之後求子心切的帶素妍去看婦產科。素妍媽跟弟愈看愈覺得像理敬,於是決家到公司親自確認,在拉扯之間,素妍看到,忙把母親跟弟弟拉開,並向理敬陪罪。
 
  鄭會長賣掉股份,把錢交給素妍爸,善宰暗中拍了照。素妍再次感到懷疑,要蘇記者好好的調查徐靜雅的一舉一動。姜健去買了一模一樣的水晶球音樂盒,再次去找理敬,理敬仍然假裝不認得,並把水晶球給打破了。
 
  國際知名的設計師西利亞聽說將到韓國來訪,菲黛莉公司交待設計部員工要密切注意她的行蹤。
 
  素妍爸拿錢去給議員,對方卻貪得無厭的嫌少。河俊找善宰出去喝酒,因為靜雅與理敬的相似而感到苦惱,沒想到此時理敬也到了。
 
第52集
  理敬,善宰跟河俊一起喝酒談天。河俊回家後,素妍跟他提母親急著抱孫子的事。素妍看到河俊跟理敬在公司入口開心的談話,感到不高興。
 
  素妍去拜託父親,幫她查設計師西利亞入境的資料,查到入住在大韓酒店,素妍和河俊趕到飯店去找人。徐會長跟部份股東小聚,介紹善宰以後將替他處理菲黛莉的公司事務。
 
第53集
  河俊和素妍趕到西利亞的房間卻沒人在,折回時卻遇到理敬,發現原來理敬跟西利亞原來是舊識。河俊和西利亞提出請她當公司的設計顧問卻被拒絕,後來因得知理靜也在公司,才答應了。
 
  姜廳長找黑道頭子金道植向他透露他的交易已經被警方查覺,這一切被跟蹤他的許京八照了下來。姜健去局裡找爸爸,想請他查理靜的事卻被打斷而沒有說。
 
  素妍和河俊回素妍家,吃飯時姜健又提到理敬的事,晚餐不歡而散。姜廳長拿了更多的錢去給議員,要阻止申基泰出獄。姜廳長又親自去見片基泰,以他出獄只會造成理敬的困擾為由,要他自動放棄提早出獄。
 
第54集
  蘇記者偷拍理敬興善宰帶真熙一起用餐的情景,被許京八發現而制止。
 
  菲黛莉為設計師西利亞辦了歡迎會。善宰從朋友那聽到申基泰提早出獄一事有變化,有議員從中反對,申基泰也拒絕了許京八的會面。善宰瞭解到姜仁哲把從鄭會長及黑道那得到的錢給議員原來就是為了這事。姜仁哲知道申基泰沒法提早出獄的消息,開心的帶部屬出去吃飯,還給老婆買了項鏈禮物。
 
  鄭會長把西利亞的設計圖交給素妍,要她收好別洩露出去,還給她一筆錢要她帶部屬們去聚餐。理敬跟素妍在聚餐時的化妝室裡,理敬打了素妍一巴掌,告訴素妍,她就是理敬。
 
第55集
  原來化妝室裡的那一幕是素妍的幻想,理敬只是淡淡的說,素妍跟河俊真是相配,令人羨慕。善宰與議員見了面,並故意讓他知道善宰的爺爺就是徐會長。
 
  公司裡召開會議,理敬因為素妍瞞著設計部,私下決定採用西利亞提供的方案重新翻盤,而感到生氣。許京八並查到素妍與蘇記者跟之前栽贓的鑽石商之間有聯絡。
 
  河俊約了理敬跟善宰吃晚餐,善宰因為正在處理鑽石商的事,所以變成河俊跟理敬兩人共進晚餐,沒想到此時素妍卻出現了。
 
第56集
  素妍因此感到十分生氣,為了讓素妍消氣,隔天河俊特地買了花送素妍,還準備了禮物一起共進甜蜜的午餐。議員約了善宰跟劉民基吃飯,打算讓劉民基取代姜仁哲的位子。
 
  另一方面,黑道老大也打電姜仁哲,之前姜仁哲對他透露消息時,被他給錄音了。姜仁哲夫妻晚上一起在餐廳開心的晚餐約會,卻遇到善宰帶著真熙前來用餐,理敬跟徐會長也到了。
 
第57集
  素妍爸驚訝之於向前與理敬相認,理敬表示她叫徐靜雅。姜仁哲夫妻倆晚餐約會因此草草結束。素妍接到一通沒來電顯示的電話,裡面是鑽石商的口白,說明一切都是蘇記者叫他栽贓給理敬的。
 
  徐會長將回美國接受療程,離開醫院前,卻剛好經過靜雅的病房,看到背後有一樣的燙傷,房裡牆上都是真熙的照片。
 
  善宰找蘇記者見面,問他是誰指始他來跟蹤他的,蘇記者不承認,離開時被警察帶走了。河俊聽了母親的建議,在股東面前擺低姿態,並說取消鄭會長之前提出的調職案。警察來公司找素妍,說是為了蘇記者的事。
 
第58集
  河俊找善宰幫忙。姜仁哲向屬下打聽金道植內部的線民,得知是崔哲敏。
 
  警察查出素妍跟蘇記者有金錢上的往來,善宰要素妍告訴他真相,才能幫她辯護。素妍說因為蘇記者威脅他,不給錢的話會編造出不利於她的消息,才會受他威脅。出警局後,姜仁哲問素妍,素妍仍沒說實話。
 
  沒想到,菲黛莉即將推出的產品,竟然又被對手搶先推出,一直交由素妍保密的設計圖竟然外流,鄭會長氣的打了素妍一巴掌。
 
第59集
  鄭會長向素妍說,是因為她給她父親的錢太少了,所以把設計賣掉嗎?河俊追著素妍下樓,頭痛的老毛病又發作了,遇到理敬扶他回辦公室吃了藥。
 
  鄭會長找來善宰幫忙處理設計圖外洩的事。素妍找父親的同事幫忙調查。素妍找理敬談話,懷疑就是她把設計圖洩露出去的,理敬卻警告她下次如果再中傷她,她也不會善罷干休。素妍接到父親同事電話,告訴他,洩露設計的竟然是蘇記者。
 
第60集
  原來蘇記者的說是善宰教他的,為了引出素妍當面跟蘇記者對質。姜仁哲打給金道植,打算對他說出內部線民以了結此事。素妍媽努力的想融入官夫人的聚餐,卻仍被排在門外。
 
  理事們因為設計被盜用的事將召開臨時會議,河俊告訴鄭會長西利亞與理敬私交不淺一事,拜託理敬向西利亞對這次事件網開一面。在理敬和善宰的掌控下,跟西利亞達成協議,把過錯推給蘇記者了結,也平息了理事們的暴動。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tvN】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 Return】電視劇 Return 劇情介紹~李陣郁、高賢廷、鄭恩彩、申成祿、朴基雄
《Return》劇情講述萬年土湯匙律師,和因丈夫成為殺人嫌疑犯導致工作中斷的律師,共同辯護而展開的法庭的故事。   【劇名】:Return 【類...(詳全文)
【韓劇 玻璃面具結局/玻璃假面】玻璃面具分集劇情介紹、劇情大綱61-122
《玻璃面具》講述了一個殺人犯的女兒在艱苦的環境下生存與展開復仇的故事。   【分集劇情】  第61集   素妍因為鄭會長單獨跟理敬吃...(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