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布穀鳥之巢》劇情講述了因哥哥的死而被趕出家門成為代理孕母的女人和因過去愛情而不能生育陷入無限痛苦的女人,二人之間所發生的糾葛以及互相治療傷痛的故事。

布穀鳥之巢
【分集劇情】 
第61集
  白哲會長經過搶救甦醒了過來,父女倆抱在一起痛哭了起來。
 
  經過確診,振宇以為見不到媽媽患上了夢遊症,並且住了院。振宇哭鬧要見媽媽,秉國給妍熙打電話,正好妍熙從醫院的電梯下來,見到振宇並向秉國詢問病情,秉國沒有說實話。妍熙向秉國表明自己會通過訴訟奪回振宇的撫養權,秉國見妍熙和明勳在一起很生氣。
 
  回到病房,妍熙讓振宇等她365天,她就會接振宇回家,振宇哭著被和映拽走。妍熙在公司裡見到索拉並請她吃冰淇淋,秋子聽到後十分生氣打了索拉一個耳光,索拉心裡十分委屈。
 
第62集
  一大早秉國就收到了法院的訴狀,秉國約妍熙見面詢問訴狀的事情,妍熙表明自己只想要振宇。鄭母找到妍熙的公司,直接打了妍熙兩個耳光,說絕不會讓妍熙撫養振宇。明勳讓妍熙下定決心,一定要奪回振宇的撫養權。
 
  和映將振宇帶到公司玩耍,就在和映接受採訪的時候,振宇被崔尚斗撞見,看見崔尚斗與振宇交流,和映十分心慌,並說自己為崔尚斗生的孩子已經死了,崔尚斗不相信並警告和映看好自己的孩子。
 
第63集
  秉國和鄭母在公司接見律師,詢問振宇撫養權被奪走的概率是多少,律師讓家裡人不要說出振宇有夢遊症的事實。回到家後,鄭母上樓找振宇時卻發現振宇抱著媽媽的衣服在睡覺,保姆也為振宇傷心,但還是被鄭母用錢封口。
 
  妍熙在公司內部點子公募戰中獲得了第一名,明勳為了慶祝請妍熙吃飯。開庭當日家裡人都來了,妍熙說只要將振宇的撫養權給她就會放棄訴訟,鄭母說不必如此,讓妍熙等著瞧。
 
第64集
  出庭後,和映向妍熙說振宇跟著她不會幸福,讓妍熙早點放棄,妍熙則說你搶走的一切我會全部奪回來,而且讓我變得這麼狠毒也十分的謝謝你,和映氣憤不已。
 
  和映向舅舅詢問明勳的為人,舅舅說明勳十分聰明,是個好人,和映心慌不已。為了緩解妍熙的心情,明勳的妍熙一起去江邊騎車,坐在江邊時,妍熙見到了索拉,並和索拉一起吃了披薩和漢堡。明勳向妍熙送了花,妍熙為了在訴訟中保持清白,把花還給了明勳。
 
第65集
  妍熙約明勳見面,把花還給了明勳,說這樣讓自己很有負擔,明勳說自己是開玩笑的,妍熙生氣地走了出去,明勳追出去時,正好來了一輛汽車,明勳擋在妍熙身前被水濺到。
 
  和映見振宇想媽媽,十分生氣,把振宇懷裡妍熙的衣服剪掉,並告訴振宇自己才是媽媽,讓振宇以後不許叫自己阿姨,振宇被和映嚇得又尿了出來。去了法院,庭長問振宇是否想媽媽,振宇因和映站在門口十分害怕,一直搖頭不說話,見到妍熙也不敢去抱。
 
  和映因為害怕去孤兒院找了自己以前為崔尚斗生的孩子,但孤兒院則說因為火災部分名單已經被燒燬,但確定沒有被海外人士領養,和映心慌不已。
 
第66集
  鄭母因為家庭調查讓和映先搬出去住,和映表示自己會先搬到自己媽媽那裡,並告訴鄭母自己不會像妍熙一樣乖乖被趕走,讓鄭母不要白費力氣。
 
  法院進行家庭調查時,振宇說如果叫妍熙媽媽就會挨打。秋子因為氣憤不已,去會長家進行理論,兩家人因為對彼此都有意見便打了起來,打架的場景被振宇看到了。
 
第67集
  振宇給姑母說自己想妍熙,給妍熙打電話時說自己叫媽媽如果被奶奶和阿姨聽到就會受到責罰。妍熙給秉國打電話,說讓她馬上見到振宇,秉國卻說讓妍熙到受法律保護見面的日子再見振宇。
 
  和映見索拉晚上不睡覺,一直發短信,就問她是不是有了男朋友 正好這時妍熙打過來了電話,和映接起了電話聽到妍熙的聲音,生氣地問索拉是不是妍熙的間諜,還說我們的媽媽不是你的媽媽,索拉聽到後跑了出去,全家人都出去找,最後妍熙讓索拉在自己家住了下來。
 
  早上索拉回家,秋子邊哭邊打索拉,說自己要不是索拉早就去死了,最後秋子和索拉抱著哭了起來。
 
第68集
  明勳向成彬詢問和映的近況,成彬說和映弄了匿名賬戶,積攢秘密資金,俊希讓成彬小心不要出問題,成彬表示自己會成為會長的力量。
 
  明勳向妍熙說明需要能為和映和秉國關係作證的人,妍熙想到了在家裡工作的大嬸。真淑向教授訴說自己可能要和燦植分手了,燦植也和李經理喝起酒來,回家的路上四人遇見了,燦植和教授打了起來。
 
第69集
  振宇回到妍熙家,聽到媽媽說很想自己,振宇十分高興。晚上睡覺後,振宇又夢遊要出去找媽媽。振宇哭著說自己不想回家想和媽媽在一起,妍熙對振宇說再睡十四晚自己就回來接振宇,振宇哭著和妍熙約定,妍熙也含淚走了。
 
  妍熙和大嬸在外面見了面,向大嬸表明想讓大嬸做自己這邊的證人,大嬸因為害怕鄭母,害怕丟工作拒絕了妍熙。
 
  真淑和燦植溝通,兩個人和好如初擁抱在一起。妍熙給大嬸打電話希望可以幫助自己,明勳也承諾會給大嬸找工作,但通話內容被和映聽到了。和映給振宇說自己是媽媽,振宇說和映是撒謊精,說自己要和妍熙生活,和映聽了很生氣打了振宇,被秉國和鄭母看到。
 
第70集
  秉國發現和映打罵振宇十分生氣,但和映卻稱自己是在教育兒子。索拉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小植無法回答索拉的問題,真淑聽到兩人的談話非常感動。
 
  保姆並沒有出庭幫妍熙作證,和映對妍希的態度很囂張,妍熙在孩子撫養權的事情上變得被動。真淑發現振宇有異常,她將和映之前打罵振宇的事告訴了鄭母,鄭母雖然也很難過,但介於和映在幫忙爭撫養權也不好再言語。

第71集
  孔希難以摘下戒指,情急之下她用唾沫潤滑,不料竟發現戒指是假的。成彬找尚斗談話,他從尚斗哪兒得知和映曾生過孩子,尚斗也得知了和映與妍熙的關係。孔希拿著戒指給真淑看,真淑知道後一邊安慰孔希一邊與小植生氣。
 
  索拉來餐廳吃飯與和映偶遇,和映犀利的話語再一次傷了索拉的自尊。妍熙與明勳幫俊希慶功,明勳在街邊與妍熙說話,秉國見之暗生醋意。
 
第72集
  秉國邀妍熙出來談話情急之下詆毀了妍熙,妍熙將秉國婚前婚後的罪行一一列出,秉國聽聞覺得自己理虧。真淑致電姜燮希望其給孔希道歉,小植突然出現親吻了真淑,真淑發現口中有一枚鑽戒。
 
  真淑將和映打罵振宇的事告訴了秉國,秉國怒責和映惡毒,但和映卻稱這些都是為了爭撫養權。和映將私事擺在派對上說讓妍熙難堪,妍熙有力的反擊了和映讓其在眾人面前丟人。
 
第73集
  秋子帶著索拉外出讓其散心,小植在眾人面前宣佈要與真淑結婚。秉國希望與妍熙和解,妍熙將資料摔在秉國臉上表示堅決反對。小植指著一個方向邀請真淑同去,真淑以為小植要去酒店,誰知小植指的是酒店傍邊算命的地方。
 
  真淑將振宇夢遊的事情告訴了妍熙,妍熙責怪秉國沒有照顧好孩子。振宇夜裡獨自外出,妍熙冒雨尋找兒子與其緊緊相擁,秉國看到母子這樣也不再阻攔。
 
第74集
  尚斗突然被公司解雇,他追問和映原因卻遭拒絕,尚斗堅持找尋自己的孩子。保姆終於出庭當妍熙的證人,她將事實一一說給了法官。法官將孩子的撫養權判給了妍熙,誰知和映竟私自帶走了振宇。和映將振宇藏在娘家,不料秋子卻將這一事告訴了妍熙。
 
  妍熙前來接振宇回家,和映一再強調振宇是自己的孩子。秉國得知和映是東賢的妹妹十分震驚,他開始懷疑和映的動機。
 
第75集
  尚斗前來公司找秉國,他將和映過去的事情都告訴了秉國。秉國回憶起與和映認識的一幕幕,他懷疑和映有目的的接近自己。鄭母與真淑在門外聽到了秉國的談話,她們得知和映的事表示很震驚。
 
  真淑向小植提出了分手,她懷疑小植接近自己也是為了報復秉國。和映不願就這樣被孤立,她穿的很性感準備勾引秉國,誰知秉國竟怒抽了和映,鄭母也將和映趕出了家門。
 
第76集
  和映想嫁給秉國並搶回振宇,她勸舅舅盡快與真淑分手,舅舅對和映的做法十分不滿。簡慕斯在國內被抓,和映頓時亂了陣腳,妍熙前來監獄看望簡慕斯。小植向真淑解釋東賢的事,他告訴真淑戀愛與報復無關。
 
  妍熙在工作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領導邀請她為迷你咖啡機代言。鄭母想讓妍熙與秉國復婚,真淑立即否定鄭母的想法。妍熙與明勳一起為振宇慶生,秉國見之心生醋意。
 
第77集
  鄭家重新換了阿姨,真淑希望鄭母能將之前的阿姨找回來。真淑吃飯的時候竟犯起了噁心,她懷疑自己懷孕了。看到明勳與振宇在一起吃飯秉國心裡很難受,他心中泛起醋意卻無能為力。秉國醉酒後巧遇明勳,他怒打明勳以表心中不滿,誰知明勳竟將秉國送回了妍熙家。
 
  白哲念在振宇的份上並沒有和秉國計較,鄭母得知秉國留宿在妍熙家十分開心。
 
第78集
  和映承認與尚斗生的孩子仍活著,尚斗答應去監獄替和映傳達消息。簡慕斯得知了尚斗與和映的關係,尚斗也發現和映與簡慕斯的關係不一般。鄭母約妍熙見面,她希望妍熙能與秉國復婚,想起這些年受的折磨妍熙十分厭惡鄭母。
 
  成彬與俊希一起看電影,成彬也承認了與俊希約會的事實。和映前來鄭家下跪求鄭母原諒,鄭母謊稱妍熙欲與秉國復婚。
 
第79集
  秉國十分想念孩子,他請求見孩子卻被妍熙拒絕。振宇向妍熙表明了自己的思父之情,妍熙心軟決定讓振宇見前夫。和映看到妍熙與秉國帶著振宇玩耍十分生氣,她以為兩人已經復婚。和映一直堅持相信振宇是自己所生,所以她想用代孕母的身份通過訴訟找回振宇。
 
  真淑懷了小植的孩子,她不願將這一切說出只能獨自承擔痛苦。妍熙發現自己被和映起訴很生氣,她指責了秉國。
 
第80集
  妍熙獨自找和映算賬,憤怒的她向和映潑了一杯水。聽聞妍熙說起簡慕斯,和映略顯不安。明勳四處找尋妍熙,看到狼狽的妍熙,明勳十分心疼。明勳強牽著妍熙去買衣服,這個畫面恰好被秋子看到。
 
  和映在媒體面前公開承認了代孕母的事,她強調自己一定會將孩子找回來。明勳想幫妍熙打官司卻被其拒絕,妍熙不想再麻煩明勳。尚斗前來找和映,他不再相信和映會找回孩子。
 
第81集
  相烈又來秋子家找尚順,誰知相烈的妻子竟找上了門,相烈的妻子以為秋子是小三。尚斗找妍熙談話,他將和映談論簡慕斯的錄音交給了妍熙,尚斗也坦言和映曾和自己有過孩子。
 
  妍熙帶著錄音前來監獄找簡慕斯,但簡慕斯堅持不說出和映的事。小植與秋子都知道了和映在媒體上發表輿論的事,秋子希望和映別再爭撫養權,不料和映竟說出曾經換掉卵子的事。
 
第82集
  妍熙代表公司講課,秋子與白哲在大廳偶遇,秋子責怪白哲殺死了東賢。真淑無法承認孩子是小植的,她只能謊稱孩子非小植親生,誰知小植竟來找姜燮算賬。秉國帶振宇回家被記者圍堵,秉國發飆斥責記者不顧及孩子的感受。
 
  和映突然闖進了鄭家想見振宇,鄭母將和映趕了出去。真淑稱肚子裡的孩子是姜燮的,小植與孔希均感到鬱悶。和映與妍熙法庭相見,眾媒體頗關注此事。
 
第83集
  和映拒絕承認當代孕母時收了鄭家的錢,鄭母憤怒之下當著記者的面打了和映。秉國前來找秋子,他希望秋子能勸阻和映,但秋子表示秉國沒有資格和自己談話。秋子將真淑推倒,真淑懷孕的事情暴露,鄭母與秋子都接受不了真淑已經懷孕。
 
  小植希望秋子能向真淑道歉,秋子卻說出了這些年照顧小植的辛酸。和映約妍熙喝酒,她說出了對妍熙的嫉妒也表示會繼續爭取撫養權。
 
第84集
  妍熙接受了記者的採訪,她將和映是李東賢妹妹的事告訴了記者。得知秉國見了秋子和映十分生氣,和映威脅秉國和自己結婚,否則得不到孩子的撫養權。真淑終於穿上了婚紗與小植結婚,新婚的兩人並沒有住在一起。
 
  秉國喝酒醉後來找妍熙,妍熙不希望再被前夫糾纏。妍熙無法忍受與明勳的緋聞,她不希望明勳對孩子太好。明勳不再接妍熙的電話,妍熙感到莫名的失落。
 
第85集
  明旭在辦公室過夜疑似發燒,妍熙前來照顧明勳卻在其身邊睡著,妍熙夢見振宇被和映搶走。鄭母前來餐廳找真淑,不料竟看到小植與真淑抱在一起,鄭母怒抽了小植。秋子從妍熙口中得知和映有個孩子,尚斗恰巧在公園與秋子偶遇。
 
  尚斗送尚順回家遇到了和映,秋子聽到了和映與尚斗的談話。和映曾經被尚斗強姦,秋子覺得自己沒有照顧好孩子。
 
第86集
  真淑被鄭母軟禁在家,小植前來鄭母家尊稱鄭母為嫂子。小植帶走了真淑,鄭母無法失去真淑卻不想接受小植。和映前來之前的醫院找尋陳醫生,他不希望陳醫生說出當年的事情。真淑住進了秋子家,秋子表面上不喜歡真淑暗地裡卻給孩子織毛衣。
 
  振宇生日,秉國前來為振宇慶生,一家三口幸福的畫面恰巧被和映看到。和映與妍熙發生爭執欲動手打人,關鍵時刻明勳阻止了她。
 
第87集
  明勳在和映與秉國面前承認了對妍熙的愛意,秉國拒絕了硬貼上來的和映。明勳帶著妍熙逛街遊玩,妍熙也釋懷了與明勳的關係。小植偷偷溜進和映房間拿合同被秋子發現,秋子將這一切的責任都推在了真淑身上。
 
  妍熙前來找和映希望其能交出代孕合同,兩人爭吵間尚斗溜進和映辦公室拿走了合同。尚鬥將合同交給了妍熙,只希望妍熙能報復和映。
 
第88集
  真淑在小植家受了委屈,鄭母以為是小植動手打了真淑,鄭母希望真淑能回家住。明勳在法庭上與和映對峙,和映承認曾經拿了鄭母兩億,但和映曝出她在醫院換了卵子。和映向眾人告知,妹妹索拉是妍熙的女兒,妍熙一時難以接受。
 
  妍熙追問父親當年的情況,白哲坦言當年孩子生下來就已離世。妍熙前去秋子家欲弄清楚真相,當她看到索拉時情緒已失控。
 
第89集
  秉國掐著和映的脖子想要報復她,和映讓員工及時報警,秉國被警察拘留。妍熙前來找做代孕手術的醫生李明錫,誰知竟沒有聯繫到本人。尚鬥將秉國入獄的消息告訴了妍熙,妍熙前來警局看望秉國恰巧與和映相遇,和映欲以謀殺罪起訴秉國。
 
  鄭母希望真淑與小植回家住,小植也搬進了鄭家。鄭母前來秋子家找和映,她下跪向和映及其家人道歉望其放過秉國。
 
第90集
  上司在單位開妍熙與明勳的玩笑,妍熙負氣而走不想與明勳有糾葛。按照法律的判決振宇要去醫院與和映做親自鑒定,妍熙十分害怕失去振宇。姜燮心中難放下孔希,但他也不直接告訴孔希,姜燮在小植處打聽孔希的情況遭到鄙視。
 
  秉國在酒吧獨自買醉,和映希望他能娶了自己從而得到孩子的撫養權。秉國十分鬱悶回家痛哭,他責怪母親當初不應該請代孕母。
 
第91集
  尚斗追問秋子索拉的身世,秋子的話語與和映對不上這讓尚鬥起了疑心,尚斗懷疑索拉是自己的孩子。真淑端湯給鄭母喝卻險些被其推倒,看到媳婦受欺負小植與鄭母發生了爭執。
 
  和映前來找明錫追問換卵子的事,明錫很討厭這種被威脅的行為,明錫答應和映上庭作證。鄭母看到明錫給和映作證十分擔心,但明錫卻坦言當年自己根本沒有換卵子。
 
第92集
  明勳送妍熙回家,振宇希望明勳能去家裡坐坐卻被妍熙拒絕。和映突然出現欲搶走孩子,妍熙與和映拉扯才搶回了孩子。和映一直強調索拉是妍熙的孩子,妍熙對索拉的身世不確定,明勳勸妍熙不要被和映欺騙。
 
  小植在鄭家一直沒有地位,秉國冷嘲熱諷的針對小植,鄭母整天將小植當保姆一樣使喚,作為妻子的真淑感到不公平。
 
第93集
  索拉想找回自己的親生母親,秋子對索拉的想法表示痛心。明勳前來找索拉,他明著是關心索拉暗地裡拿走了索拉的頭髮去驗DNA。小植在鄭家端茶倒水做早飯十分疲憊,但鄭母卻覺得小植高攀了鄭家就應該如此。秉國查出簡慕斯與和映的關係,秉國將照片等證據都交給了妍熙,在明勳的幫助下妍熙整理了所有的資料。和映準備開股東大會,而妍熙卻拿著這些證據來開會。
 
第94集
  尚斗化驗了索拉的DAN,他發現原來索拉是自己的女兒。尚斗拿著化驗結果來找和映,和映堅決不承認這是真的。秋子告訴和映,當年她撿回了和映將要拋棄的孩子,和映十分震驚。
 
  索拉在門外聽到了姐姐與媽媽的對話,她一時難以接受決定離家出走。得知索拉是自己的孩子,和映獨自來河邊竟想到自殺,但當她想起報復時又重新拾回了信心。
 
第95集
  妍熙覺得自己是結過婚生過孩子的女人,她不敢再接受明勳的感情。明勳來喝悶酒與尚斗巧遇,尚斗告訴了明勳自己曾經與和映的感情。明勳雨天送鑽戒向妍熙表白,妍熙最終還是拒絕了明勳。
 
  索拉離家出走後住在了鄭家,小植早上做了豐盛的早餐卻被鄭母指責,真淑希望小植能去意大利留學。索拉追問和映親生父親是誰,和映一直迴避索拉的問題。
 
第96集
  秋子前來公司找秉國,秉國犀利的語言傷了秋子的自尊,秋子坦言索拉是秉國的女兒。找到女兒的尚斗來找和映理論,和映悄悄的取了尚斗的頭髮欲去驗DNA。
 
  秉國來找和映追問索拉的身世,和映坦言當年被秉國拋棄後懷著孩子跟了尚斗。得知索拉是自己的女兒,秉國獨自買醉不敢告訴母親。明勳找妍熙談話,他不想再糾纏妍熙只願回到律師的身份。
 
第97集
  公司面臨危機和映前來找簡慕斯,她希望簡慕斯能幫助自己,簡慕斯在和映的誘導下答應。和映威脅了諸位董事希望他們不要站在妍熙一邊,明勳施計讓檢察院收了和映的東西。
 
  和映親自來鄭家向眾人解釋索拉的身世,鄭母與真淑都不相信,和映邀秉國去驗DNA。鄭母獨自來裴家追問真相,她險些又與秋子動手。明勳得知了索拉的事覺得不可思議,小植也被假象迷惑。
 
第98集
  公司董事聯合起來彈劾和映,妍熙希望和映能迅速離開公司。和映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謊稱索拉是秉國的孩子,她告訴尚斗只有索拉進了鄭家才能過上好生活,尚斗勉強接受。
 
  小植收拾行李準備去國外進修,真淑理智上能理解丈夫,但感情上仍然不捨得他離去。和映欲帶著索拉進鄭家,秋子並不同意和映的提議,和映呵斥索拉希望她能聽話。
 
第99集
  真淑將小植進修的事告訴了鄭母與秉國,她坦言將來會和小植重新開餐廳。和映帶著索拉欲住進鄭家,鄭母對索拉前後的態度反差很大,秉國接受了索拉卻不希望和映住在家裡。
 
  尚斗發現了和映的真實目的十分生氣,他前來找和映問責。和映求尚斗放過自己,尚鬥心軟決定饒過和映這次,誰知和映竟將尚斗砸傷並毀滅證據逃走。
 
第100集
  索拉一時難以接受生活的改變,和映讓索拉乖乖聽話並且討鄭家人喜歡。和映被董事們趕了出去一時沒有工作,鄭母讓和映去學校接索拉。和映與索拉發生了爭執,索拉出車禍住進了醫院。
 
  醫院急需家屬輸血,但索拉與秉國的血型不同,秉國終於拆穿了和映的陰謀。妍熙找到了受傷的尚鬥,尚斗聽聞索拉生病立即趕往醫院,和映看到尚斗瞬間傻眼。
 
第101集
  尚斗用錄音威脅和映讓其去自首,和映用美人計使得尚鬥心軟。索拉追問尚鬥她的親生父親是誰,尚斗謊稱她的親生父親在國外,其實索拉已經得知尚斗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秉國獨自在包間裡喝醉了酒,服務生致電妍熙,妍熙讓鄭母接兒子回家。妍熙拿出錄音希望和映去自首,和映並沒有照做。警察來拘捕和映卻未見本人,索拉得知和映欲輕生的消息淚流滿面。
 
第102集(結局)
  得知被警局追捕和映十分難過,她不想去監獄過餘下的生活。和映前來東賢出事的地方紀念哥哥,痛苦欲絕的她想選擇跳海。接到索拉的電話妍熙前去找和映,妍熙將和映從海水中拉了回來。
 
  秉國除了喝酒就是昏睡,鄭母看到兒子這樣想讓妍熙回家,妍熙帶著振宇去鄭家勸秉國。真淑生下了孩子,但小植仍在國外進修。妍熙想將戒指還給明勳,但明勳卻將戒指放回了妍熙手心。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KBS】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Babel】劇情.人物介紹~朴施厚、張熙軫、金海淑*復仇愛情劇
《Babel》劇情講述一個為了復仇而賭上自己人生的檢察官,與一名因為和財閥結婚而毀了人生的女演員之間的愛情故事。 【劇名】:Babel 【播送】:韓國TV朝...(詳全文)
【韓劇 布穀鳥之巢分集劇情】布穀鳥之巢分集劇情大綱31~60
《布穀鳥之巢》劇情講述了因哥哥的死而被趕出家門成為代理孕母的女人和因過去愛情而不能生育陷入無限痛苦的女人,二人之間所發生的糾葛以及互相治療傷痛的故事。 【...(詳全文)
【韓劇 布穀鳥之巢】布穀鳥之巢分集劇情介紹、劇情大綱01~30
《布穀鳥之巢》劇情以代理孕母為題材。講述了因哥哥的死而被趕出家門成為代理孕母的女人和因過去愛情而不能生育陷入無限痛苦的女人,二人之間所發生的糾葛以及互相治療傷痛...(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