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華麗的對決》劇情講述親生女兒和養女身份對調後,兩名女兒和兩名母親人生發生巨變的故事。

部分劇情暫缺哦

華麗的對決
【分集劇情】 
來了張寶利~分集劇情31-52
 
【人物介紹】
來了!張寶利

張寶利吳漣序 飾
這個女人想做的衣服不是最美麗的,而是最為溫暖的衣服,愉快、爽快、痛快的女人。
弄大鼻孔模仿搞笑明星,有點野蠻的女人。
身為金仁和與張教授的女兒,真實姓名是張恩菲。
但是二十年前,目擊了那個事件之後迷了路徘徊著的時候,被都氏的車撞了。
在那之後便失去了記憶,就以寶利的名字和都氏在一起生活。
土里土氣的短髮,性子很急,因為經常著急的跑來跑去,所以膝蓋頻繁受傷。
是個忍受不住餓肚子的暴食女!

 
來了!張寶利
李在華金智勛 飾
出了辦公室只是個熱血沸騰的男人吧?
東厚的大兒子,是個檢察官。
親生母親病逝之後,沒到兩個月,作為繼母的女人竟然帶著比他年小兩歲的弟弟進入了家裡。
從那之後在華就變成了什麼都不願意負責,一直躲避著事情的狡猾男。
內心深處有著無法和家人融入到一起的孤獨感。因為女人關係闖了幾次禍之後,在長興勾搭寶利的朋友時,和寶結上了惡緣。
在華認識寶利之後有了很大的變化,因為這個女人也開始對韓服有了興趣。從吊兒郎當的檢察官變身染色所傳授者。
 
 
來了!張寶利
延敏靜李宥利 飾
我只有努力活著的罪而已。
是都氏的親生女兒,是張教授與金仁和的養女。
具有配色的感覺,挑選布料的眼光很出色,具有女人味,很愛撤嬌。
乍一看會讓人覺得非常柔弱和善良,再加上外表出眾,使得所有人對她都有好感。
從小就非常厭惡貧窮的敏靜,因為偶然的機會遇到了張教授與仁和,稀里糊塗的就把自己說成了孤兒。
在那之後仁和覺得她可憐所以資助了她,使得她轉學去了首爾,日後還成為了養女。
自己夢寐以求的生活也只是暫時的,仁和夫婦的親生女兒找了過來,那個親生女兒就是她小時候一直欺負的那個寶利。
因為寶利,自己的愛情和成功都受到威脅,所以她和寶利一直勢不兩立。
 
 
來了!張寶利 
李在熙吳彰錫 飾
我從骨子裡就和哥哥不是同類人,就算是喝一杯水也會經過徹底的計算和計劃。
非常之理性、冷淡的口氣對財富和名譽有非常大的野心。
和是小老婆的媽媽一起生活,八歲的時候抓著媽媽的手理直氣壯的進入了爸爸的家。
父親妻子的孩子,比他大兩歲的哥哥並沒有欺負他,竟然連自己的東西也讓給弟弟,所以和哥哥的關係並不壞。
自己的媽媽曾經是美容師,他對這點有恐懼症。所以一直偽裝的讓任何人都無法嘲笑自己。
為了達到目的,會不擇手段。
為了確保可以當上集團的繼承人,不顧花妍的反對和敏靜結婚。
 
 
【分集劇情】
第1集
傾盆大雨浸襲整座城市,恩菲跟母親仁和乘車往家中方向趕去,一路上磅礡的大雨遮住了仁和的視線,仁和歸心似箭將汽車速度提升到最大限度。
 
飛速行駛的汽車在雨中風馳電掣前行,仁和意外導致一輛汽車在行駛過程中發生意外,看著滾落到馬路邊的汽車,仁和趕緊下車查看情況,恩菲坐在汽車上往車外車外一看,猛然跟遇車禍的死人視線對在了一起,看著沒有一絲生氣的死人眼睛,恩菲嚇得發出尖叫聲離開汽車逃走。
 
仁和上車沒有注意到恩菲,迅速發動汽車駛離車禍現場,恩菲跑出沒多遠轉身往後一看,赫然發現媽媽開著汽車離去,看著汽車在雨中一點一點遠去,恩菲急得轉身往回跑,一邊跑一邊呼喊母親,
 
仁和與宋玉秀是金守美的媳婦,金守美是針線館的老師,考慮到自己年事已高即將退休,金守美安排仁和與宋玉秀比試針線活,二人裡面誰的針線活更精湛,誰就可以成為館長。
 
多年以來,李在華一直思念逝世的母親,一天李在華悄悄來到衣櫃拿出母親的衣服,投入的嗅聞衣服上散發出來的母親氣息,李東厚走進房間見李在華又在思念母親,心中升起火氣要求李在華扔掉衣服,李在華不肯扔掉衣服,父子二人吵了起來,李東厚的妹妹李正蘭替李在華鳴不平,幫著李在華一起反駁李東厚。
 
金守美帶著仁和與宋玉秀準備進行針線比賽,金守美對宋玉秀繡的手娟非常滿意,站在一邊的仁和見婆婆金守美偏向寶玉秀,臉上升起失落不安的神色。
 
李在華無所事事來到恩菲家中,恩菲熱情洋溢邀請李在華進屋吃飯,李在華充滿敵意看著恩菲,拒絕了恩菲的邀請,二人在門外談話的時候,一個大叔開著摩托車送麵條給恩菲,李在華轉過身子險些被大叔撞到,大叔轉動車頭導致車身失控,整輛摩托車轟然倒在地上,車上的麵條以及其它食物七零八落散了一地。
 
恩菲本來打算好好享受大叔帶回來的美食,看著掉了一地的食物,恩菲悲痛欲絕放聲大哭,哭到動情處,恩菲跌坐在地上一邊痛哭,一邊要求李在華賠她食物,李在華心知是自己不對,在恩菲的哭喊聲中轉身逃走。
 
和娟帶著兒子李載熙準備搬進李東厚家中居住,李東厚與和娟算是夫妻關係,二人生下了李載熙,李載熙來李家找父親李東厚的時候,李東厚的妹妹李正蘭將李氏母子攔在家外,得知李載熙的來意,李正蘭忽然記起了李東厚出門之前的叮囑,李東厚之前曾經叮囑李正蘭迎接李載熙母子,李正蘭意識到了站在面前的人就是李東厚所指的母子。
 
和娟帶著李載熙走進李東厚的家中,看著寬敞豪華的客廳,和娟驚喜萬分憧憬著日後過上優越的生活。
 
李在華見家中來了客人,得知是父親的小三,李在華怒氣衝天與李載熙吵了起來,李載熙與李在華是同父異母兄弟,雖然他的年紀比李在華稍小一些,但為人處事沉穩不亂,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成年人。
 
和娟沒有將李在華和李正蘭放在眼中,大大列列透露自己以後要帶著李載熙在李家住下,李正蘭見和娟臉皮如此之厚,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駁,李在華仇恨的看著李載熙,完全不願意把李載熙當成弟弟看待,和娟不想再跟李正蘭爭吵,轉身向二樓走去,李東厚之前曾經安排和娟在二樓居住,和娟想去看看自己住的新房間,李正蘭見和娟不打招呼就向二樓走去,心中焦急上前阻攔和娟,李載熙見母親離去,泰山壓頂看著李在華,當場聲稱自己是來李家要回應得的一切。
 
李在華無法接受李載熙這個弟弟,思前想後來到父親李東厚的房間,要求要李東厚送走李載熙,李東厚已經決定讓李載熙母子在家中長住,根本沒有同意李在華的要求,李在華見父親偏向李載熙母子,心中升起悲痛轉身離去。
 
金家客廳,仁和與婆婆以及其它親人坐在沙發上議事,金守美繼續跟仁和與宋玉秀談論比針線活的事情,宋玉秀面色有些怪異,看起來好像有什麼心事,金守美察覺到了宋玉秀神色不對,心中升起好奇詢問宋玉秀遇到了什麼事情,宋玉秀不肯向婆婆金守美透露心事,坐在一邊的金家親屬忽然透露仁和製作用於比賽的衣服被人偷走。

 
第2集
緋術館長金守美有意退位,退位之前讓二個媳婦比試針線技藝,二人中誰勝出誰就有機會繼承金守美的事業,小媳婦仁和為了從比賽中勝中,不惜私下焚燒了嫂子宋玉秀的參賽衣服。
 
仁和丈夫目睹了仁和的所作所為,趁著跟母親金守美坐在一起談話,仁和丈夫將嫂子宋玉秀的衣服被人偷走的事情說了出來,守美得知大兒媳的衣服被偷走,吃驚不小向宋玉秀追問事情經過,宋玉秀不想引起婆婆守美擔心,謊稱已經找回了衣服。
 
仁和心事重重回到房中,仁和丈夫隨後跟至提醒仁和不要因為比賽的事情再三算計宋玉秀,雖然仁和丈夫是仁和的丈夫,但仁和丈夫並不願意看到妻子仁和為了比賽使用不法手段算計宋玉秀。
 
李東厚準備出門上班,小兒子李在熙替李東厚擦拭乾淨了皮鞋,李東厚非常滿意,誇讚完李在熙出門上班,李在華的姑姑李正蘭見李在熙被李東厚誇讚,心中升起火氣來到大廳出言擠兌李在熙。
 
李在熙的母親和娟住入李家之後儼然成了當家作主的女主人,為了整頓一下家中的環境,和娟來到一個房間中找出了李在華已故母親的衣物,李在華多年以來一直珍藏母親的遺物,一見後媽和娟想要焚燒遺物,李在華心急如焚與和娟爭奪衣物,和娟雖然大過李在華很多歲,但畢竟是一介柔弱女子,再加上懷孕行動不便,和娟計上心來跌坐在地上,故意扮出一副肚痛難忍的模樣嚇唬李在華,小小年紀的李在華沒有識破和娟的奸計,惶恐不安出門買止痛藥給和娟。
 
和娟見李在華上受,得意洋洋捧走李在華生母的所有衣物,放到院子裡面的一個鐵架上焚燒,李在華上街回來見和娟焚燒母親的衣物,一時之間急得不得了,拿起一根水管向燃燒的衣物舉起,水管裡沒有一滴水,李在華心急如焚扔掉水管目睹母親的衣物被大火吞噬,下班回家的李正蘭見和娟燒掉了侄子母親的衣物,憤憤不平安慰李在華。
 
針線技藝活動如期進行,宋玉秀與仁和分別找來一個小女孩穿上衣服參加第一輪比賽,二個小女孩有一個是仁和的女兒恩菲,另外一個叫敏靜,敏靜在後台跟恩菲發生衝突,恩菲的衣物在衝突中被敏靜扯壞,恩菲勃然大怒將敏靜推倒在地上,敏靜倒地佯裝扭傷了手腕,恩菲大驚失色向敏靜賠禮道歉,敏靜大方原諒了恩菲,二人來到台上表演。
 
評委們見恩菲的衣服損壞,臉上升起驚訝竊竊私語,敏靜在眾人的注視下拿起一把扇子向觀眾揮手示意,穩重的表現獲得評委們的賞識,恩菲見敏靜不像是手腕扭傷的樣子,心中意識到了上當受騙,無奈之下只得上前小聲指責敏靜欺騙了她。
 
第一輪比賽宋玉秀獲勝,宋玉秀為了答謝敏靜,專門送了一套衣服給敏靜,敏靜抱著衣物準備回家,恩菲從比賽現場走出來追上敏靜,強行奪走敏靜手中的衣物扔到旁邊的水塘裡面,本來恩菲以為敏靜無法拿回衣物會痛哭流涕,豈料敏靜不顧被淹死的危險走進池塘裡面拿回了衣物。
 
第二輪比賽即將到來,宋玉秀因為幫助一個阿婆圓上穿韓服的夢想,專門把用於參賽的韓服暫借給阿婆,仁和目睹宋玉秀借韓服給阿婆的行為,心中升起一計派出一個男子跟阿婆見面,故意讓男子撒謊聲稱宋玉秀把衣物送阿婆不用再歸還,阿婆信以為真沒有還韓服給宋玉秀,第二輪比賽到來,宋玉秀因為無法沒有韓服被仁和戰勝。
 
仁和女兒恩菲得知宋玉秀的韓服不見,趕緊找到阿婆要回了韓服。
 
第三輪比賽比試針線活,宋玉秀與仁和分別製作了不同的衣服,仁和因為發現工具中有一把斷了一個角的剪刀,心神不安沒有出色製作完衣服,斷角剪刀含帶一些秘密,仁和非常擔心婆婆守美從斷角剪刀知道她的秘密。
 
因為仁和在第三輪表現不佳,守美當場宣佈最終獲勝者為宋玉秀。
 
仁和處心積慮想要獲勝,眼見宋玉秀勝出,仁和回到家中向恩菲追問第二輪比賽無故失蹤的比賽服,比賽服被仁和丈夫藏好,仁和丈夫不願意看著仁和為了獲勝無所不用其極。
 
宋玉秀得知是丈夫仁和丈夫私藏了她的比賽衣服,一時之間氣得七竊生煙。
 
守美因為發現宋玉秀對斷角剪刀產生恐慌,漸漸對宋玉秀產生了懷疑。
 
第3集
十年前,仁和拿著一把剪刀扎破地板施放煤氣入房,仁和的丈夫秀奉險些被害死,事隔多年,仁和依然記得扎破地板的斷角剪刀,婆婆守美已經懷疑仁和,在比賽過程中故意準備了斷角剪刀給仁和裁剪衣服,仁和見斷角剪刀忽然出現在工具箱裡面,心神不寧輸給了嫂嫂宋玉秀。
 
事後仁和得知斷角剪刀落入婆婆守美手中,仁和焦急不安想找回斷角剪刀,守美在院子裡面遇到了仁和,眼見仁和一副心急如焚的模樣,守美故意說了一些話暗示仁和當年企圖殺害秀奉。
 
仁和聽出了守美的話中之意,回到房中心神不安意識到守美已經知道斷角剪刀包含的秘密。
 
和娟入住李家焚燒了李在華已故母親的衣物,李東厚因為這件事情向和娟興師問罪,要求和娟搬出李家不要再回來。
 
李在華因為母親的衣物被焚燒,情緒失落在街上流浪,夜色越來越濃,天空漸漸下起了大雨,李在華沿著街邊行走在一處屋簷下遇到了恩菲,恩菲因為被母親責罵獨自偷跑出門,眼見李在華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樣,恩菲猜到了李在華跟她一樣離家出走,李在華站在屋簷下跟恩菲一起避雨,恩菲拿出一團煮熟的雞蛋與李在華分食,李在華對雞蛋非常反感,當年母親就是在買雞蛋的過程中被一輛汽車撞死。
 
李在熙見李在華久久不回家,心中升起不安拿著雨傘出門尋找李在華,李在華在路上遇到了李在熙,李在熙拿起一把雨傘送給李在華,李在華沒有領李在熙的情,伸手將李在熙推倒在地上,李在熙一聲不吭從地上爬起來,從衣服裡面掏出一件衣物還給李在華,李在華見李在熙還保留了一件他的母親的衣物,臉上升起驚喜如獲至寶接過衣服,衣服是李在熙從火中拿出來的,當時火勢非常大,李在熙冒著手掌被燒傷的危險從火中拿出了一件衣服。
 
守美向仁和興師問罪,指責仁和當年捅破地板放入煤氣殺害秀奉,雖然秀奉沒有死,但仁和始終擺脫不了殺人的惡名,仁和見守美知道了真相,一時之間不知如何辯解,秀奉並沒有痛恨仁和當年殺害他,一見母親守美提起當年的事情,秀奉趕緊找了一個理由替仁和辯解,仁和見秀奉非但不記仇還主動幫她脫罪,一時之間疑慮重重猜不透秀奉的用意,秀奉之所以幫助仁和脫罪,其實就是想跟仁和平平安安一輩子生活下去,雖然當年仁和企圖殺害他,但是秀奉早就不再痛恨不仁和。
 
李在華跟李在熙的關係漸漸好轉,李在熙在家的時候經常替李東厚擦鞋子,李東厚對李在熙非常滿意,每次擦完鞋子就掏錢打賞李在熙。
 
和娟心知不能惹惱李在華,趁著李東厚打賞李在熙的時候,和娟掏出一張鈔票送給李在華,李在華起身畢恭畢敬接過鈔票彎腰感謝和娟,和娟趁機提醒李東厚不要偏心對待李在熙和李在華,二人都應該受到平等的待遇。
 
仁和的弟弟賢采經濟緊張向仁和求助,仁和跟賢采在家門外面談話,賢采急需一筆錢出國遠走高飛,仁和思前想後回到家中找到仲夏,拿出幾件做好的韓服交給仲夏,仲夏接過韓服離家出門轉賣出去,事後將所有錢交給了仁和,仁和得到錢約見了賢采,將所有錢交給了賢采,賢采面色悲痛提醒仁和從此以後當他這個弟弟已死,說完話叮囑仁和好好撫養恩菲。
 
李東厚送了一張存折給和娟,和娟取了一些錢出門買菜,正好家門外面有一個女人開車賣菜,和娟上前跟女人討價還價,女人見和娟是有錢人卻非常摳門,心中升起不悅開車離去,和娟原路返回遇到站在家門口的宋玉秀,宋玉秀與李東厚是親屬關係,眼見和娟回來,宋玉秀畢恭畢敬向和娟點頭以示招呼。
 
宋玉秀來到李家跟妹妹李正蘭談論侄子李在華,李正蘭對和娟依然抱有偏見,當著宋玉秀的面說和娟的壞話。
 
守美發現家中的幾件韓服不見,宋玉秀出門來到一處會所看到一個女人穿著韓服,女人渾然不知讓宋玉秀幫忙穿戴韓服,宋玉秀幫女人穿韓服的時候翻開衣領認出了上面的線條縫紉,事後離開會所,宋玉秀回到家中向婆婆守美匯報出門發現韓服的事情。婆媳二人談話的時候仁和從一邊走了過來,得知宋玉秀出門追查韓服,仁和面色一變充滿敵意看著宋玉秀。
 
第4集
和娟見李在華上受,得意洋洋捧走李在華生母的所有衣物,放到院子裡面的一個鐵架上焚燒,李在華上街回來見和娟焚燒母親的衣物,一時之間急得不得了,拿起一根水管向燃燒的衣物舉起,水管裡沒有一滴水,李在華心急如焚扔掉水管目睹母親的衣物被大火吞噬,下班回家的李正蘭見和娟燒掉了侄子母親的衣物,憤憤不平安慰李在華。
 
針線技藝活動如期進行,宋玉秀與仁和分別找來一個小女孩穿上衣服參加第一輪比賽,二個小女孩有一個是仁和的女兒恩菲,另外一個叫敏靜,敏靜在後台跟恩菲發生衝突,恩菲的衣物在衝突中被敏靜扯壞,恩菲勃然大怒將敏靜推倒在地上,敏靜倒地佯裝扭傷了手腕,恩菲大驚失色向敏靜賠禮道歉,敏靜大方原諒了恩菲,二人來到台上表演。
 
評委們見恩菲的衣服損壞,臉上升起驚訝竊竊私語,敏靜在眾人的注視下拿起一把扇子向觀眾揮手示意,穩重的表現獲得評委們的賞識,恩菲見敏靜不像是手腕扭傷的樣子,心中意識到了上當受騙,無奈之下只得上前小聲指責敏靜欺騙了她。
 
第一輪比賽宋玉秀獲勝,宋玉秀為了答謝敏靜,專門送了一套衣服給敏靜,敏靜抱著衣物準備回家,恩菲從比賽現場走出來追上敏靜,強行奪走敏靜手中的衣物扔到旁邊的水塘裡面,本來恩菲以為敏靜無法拿回衣物會痛哭流涕,豈料敏靜不顧被淹死的危險走進池塘裡面拿回了衣物。
 
第5集
第二輪比賽即將到來,宋玉秀因為幫助一個阿婆圓上穿韓服的夢想,專門把用於參賽的韓服暫借給阿婆,仁和目睹宋玉秀借韓服給阿婆的行為,心中升起一計派出一個男子跟阿婆見面,故意讓男子撒謊聲稱宋玉秀把衣物送阿婆不用再歸還,阿婆信以為真沒有還韓服給宋玉秀,第二輪比賽到來,宋玉秀因為無法沒有韓服被仁和戰勝。
 
仁和女兒恩菲得知宋玉秀的韓服不見,趕緊找到阿婆要回了韓服。
 
第三輪比賽比試針線活,宋玉秀與仁和分別製作了不同的衣服,仁和因為發現工具中有一把斷了一個角的剪刀,心神不安沒有出色製作完衣服,斷角剪刀含帶一些秘密,仁和非常擔心婆婆守美從斷角剪刀知道她的秘密。
 
因為仁和在第三輪表現不佳,守美當場宣佈最終獲勝者為宋玉秀。
 
仁和處心積慮想要獲勝,眼見宋玉秀勝出,仁和回到家中向恩菲追問第二輪比賽無故失蹤的比賽服,比賽服被仁和丈夫藏好,仁和丈夫不願意看著仁和為了獲勝無所不用其極。
 
宋玉秀得知是丈夫仁和丈夫私藏了她的比賽衣服,一時之間氣得七竊生煙。
 
守美因為發現宋玉秀對斷角剪刀產生恐慌,漸漸對宋玉秀產生了懷疑。
 
第6集
宋玉秀躺在醫院的病榻中拿出在車禍現場找到的髮夾,說它跟仁和的髮夾是一模一樣的,並質問仁和的髮夾去哪裡了?仁和當場從口袋裡掏出一個一模一樣的髮夾,表明宋玉秀手中的那個髮夾不是自己的。婆婆誤認為宋玉秀是因為受到了打擊而去胡亂埋怨他人。
 
此時,醫生進來通知張熙奉(宋玉秀丈夫)去世。李東厚將二兒子在熙帶入公司,正式引薦給公司職員。在張熙奉的葬禮上,發現恩菲不見了,眾人便急忙尋找。恩菲醒來後,失去記憶,將坐在自己身旁的大嬸和延敏靜誤認為是自己的親人,直接喊大嬸「媽媽」。
 
在華一直在餐廳等恩菲沒能去父親的公司,而恩菲沒有赴約,在華很失落的回家了。仁和在車裡找到恩菲的落下的東西,但是不確定恩菲是不是跟隨自己去了全州在路上走失了。大嬸一路躲避黑社會討債的人,並準備丟棄恩菲逃跑的時候碰到警察,無奈之下攜帶恩菲一起逃到鄉下,大嬸租了一間破房子,開了一間小餐館,維持生活,恩菲不記得自己的名字,大嬸和延敏靜為她取名為陶寶利。在華得到恩菲失蹤的消息後,一路跑到餐廳門口,大聲痛哭,在熙為了安慰在華,給在華親自做了禮物。
 
仁和因為自己的過失所導致的車禍,心理不安噩夢連連,醒來以後,想到可能是文秀把孩子藏起來了,向文秀跪地求饒,乞求文秀把恩菲還給她。文秀痛斥仁和,說:這一切都是因為她的貪婪導致的。文秀失去丈夫,傷心至極,決定離開緋術館。與眾人告別後,來到河邊,脫下鞋子準備跳河自殺,突然嘔吐體力不支倒在了地上,文秀意識到自己可能懷孕了,放棄自殺的念頭。和娟因為李東厚對文秀關懷備至而醋意大發,在吃拌飯的時候,突然肚子疼,馬上臨盆,求助於小姑。
 
何娟生了一個女兒,取名為福星,李正蘭非常喜歡這個侄女,每天都喬裝偷偷的去看這個孩子。大嬸和延敏靜對寶利非常不好,開始不讓她上學,讓寶利在飯館裡幫忙幹活。寶利看到了路上張貼的緋術館舉辦畫畫比賽的海報,如果贏得比賽便可以拿到助學金,直到大學畢業。
 
寶利準備參加比賽,正在地上畫畫。延敏靜放學歸來,也因為寶利沒有及時的去幫她拿書包而大發雷霆,進屋後一腳將正在畫畫的寶利踢倒。延敏靜利用寶利的畫去參加比賽,使自己成功贏得了贊助。
 
第7集
討債的黑社會追到了鄉下,大嬸在逃跑躲避的路上碰到了流產的宋玉秀,及時將她救下,並安慰玉秀。黑社會的人找到了大嬸開的餐館,發現只有寶利一個人在幹活兒,將餐館中的桌椅砸爛。為了博得仁和和張秀奉夫婦的同情以及能夠在首爾生活上學,延敏靜謊稱自己是孤兒,與一個賣酒的人一起生活,並說賣酒的那個人讓她留在店裡幹活,不讓她繼續上學。
 
和娟為了爭奪財產,為了讓李東厚討厭在華,故意向李東厚透露出,在華當時是因為沒吃到煎蛋沖媽媽發脾氣,導致在華媽媽在買雞蛋的路上發生了車禍。李東厚聽後,馬上去安慰在華,告知:他媽媽的事情只是一個事故,讓他不要有罪惡感,他媽媽因為生下了他感到很自豪。在華誤認為是在熙將此事告訴了爸爸,罵他是告狀賊。
 
延敏靜想過上好日子,為了自己的人生與媽媽吵了起來,幾天後,延敏靜想去首爾生活,在車站沒有等到張秀奉,失望的回到了原來的學校。張秀奉在仁和的勸說下一起去找延敏靜,在路上與恩菲擦肩而過,與宋玉秀也擦肩而過。宋文秀去找大嬸,談完事後,剛剛離開,寶利和延靜一起從學校回來,玉秀與寶利擦肩而過。延敏靜主動詢問媽媽店裡需不需幫忙,這讓大嬸感動不已。李東厚派人苦苦尋找宋玉秀。深夜,延敏靜獨立離開了家,將自己喜歡的韓服留下作為送給寶利的禮物,擺脫她好好照顧大嬸。
 
仁和給延敏靜買了新衣服,延靜非常高興。因為在華對在熙的態度很不好,和娟拿出在華藏起來的那件母親的遺物,威脅讓他喊自己媽媽,以後大家安分過日子。大嬸擔心延靜,根據延敏靜留下的線索,來到首爾找到延靜,看到她和張秀奉夫婦在一起的畫面,不捨的獨自離開了。一晃15年過去了,寶利和大嬸依舊在鄉下開飯館過日子維持生活,寶利書雖然讀的不多,對生活依舊很樂觀。
 
在華通過了司法考試,當上了檢察官,準備去寶利所在的城市報到。延敏靜大學畢業了,寶利和玉秀一起做了兩套韓服(文秀不知道寶利就是當年走失的恩菲),準備一起去首爾參加她的畢業典禮。在熙留在了爸爸的公司幫忙,延敏靜去在熙所在的公司面試,面試結果不盡人意。
 
上學期間,延敏靜交了男朋友,並與他住在了一起。晚上通電話時,延敏靜明確告知寶利,不讓她們去參加畢業典禮,而寶利誤認為延敏靜是擔心媽媽太過勞累不讓去的,所以並沒有告知媽媽。在去學校的路上,在華開車濺起的泥水弄髒了大嬸的衣服,於是寶利跟在華吵了起來。
 
第8集
聽說光山金氏家門捐贈了韓服,婆婆準備去博物館觀看,在地鐵裡,碰巧遇到了去參加畢業典禮的寶利和大嬸,婆婆看到寶利拿著一個很輕的包袱站著非常不便,便好心幫寶利拿包袱。地鐵到站,大嬸和寶利慌忙的下車忘記了拿回包袱。婆婆將包袱送到警察局登記,在打開包袱的時候,第一眼就認出了包袱中的衣服是出自大媳婦文秀之手,頓時激動不已,回家後抱著衣服痛哭,感謝宋玉秀還活在世上。
 
福星(和娟的女兒)從國外回來,和娟和在熙去接機,卻沒能認出福星(在後來的視頻翻譯中,大家都喊福星為"秋天")來,因為福星在國外做了整形手術,同往常一樣,這次帶回好多的行李,並僱傭了十幾個人幫忙運送。在畢業典禮上,寶利看到敏靜後,激動的揮手向她打招呼,但是大嬸看到敏靜與張秀奉夫婦在一起,為了不給敏靜添麻煩,急忙阻止了寶利。敏靜為了自己的人生,故意裝作不認識自己的媽媽。在華對什麼事情都不認真,一副花花公子模樣。
 
寶利給大嬸買了很貴的新衣服,謊稱是敏靜給錢讓她給媽媽買的。敏靜與張秀奉夫婦在參加完畢業典禮準備回去的時候看到了見到了李東厚一家人,在熙對敏靜非常好奇,當得知敏靜是孤兒時,更是感到意外。
 
有天剛換了工作, 他的大哥是個混混,與一幫手下放高利貸,打架,當他的大哥準備去某大樓行動時,恰巧碰到有天從大樓裡面出來,眾人急忙逃避,但還是被有天看到了,有天勸大哥放棄拳頭,並讓他自己選擇:是要弟弟?還是要繼續當個痞子混混?姑姑李正蘭想與侄子在華一同去全州,偷偷的上了在華的車,在途中,在華騙姑姑說是手機忘在了後備箱,拜託姑姑去拿,姑姑下車後,在華直接把車開走了,將姑姑直接丟在了馬路上。
 
李正蘭筋疲力盡的攔下了一輛車,不小心摔倒後脫臼了,有天的哥哥從車上下來,幫正蘭治好了外傷,正蘭被有天哥哥英俊的外表所吸引。張秀奉夫婦臨時想去看一下敏靜的住處,敏靜慌亂的將男朋友的衣服收拾起來,請張秀奉夫婦進了門,恰巧敏靜的男朋友也會回來了,敏靜反應很快的把此事遮掩了過去。
 
仁和提議,讓敏靜跟她們一起住,於是,敏靜搬到了緋術館,住進了恩菲的房間。婆婆將大兒媳宋玉秀還活著的事實告訴了張秀奉夫婦,並提到了沒有龍袍,便無法製作成功的那件衣服。寶利回到全州後,與宋玉秀在一起聊天的時候,發現宋玉秀的手在顫抖,以後很有可能無法在做韓服。
 
有天進入的是在熙耳朵公司,跟隨在熙在工作,在熙對有天坦言到:自己的對手並不是在華,而是爸爸李東厚,拜託有天利用他的聰明才智幫自己坐上社長的位置。寶利從宋玉秀家出來走在路上,與開車剛剛抵達全州的李在華擦肩而過。
 
寶利給大嬸買的衣服是向英淑借的錢,為了還錢,答應幫英淑打掃衛生還錢。敏靜在緋術館看到了正在教大家做韓服的仁和,看到裡面的面料十分驚訝,像是天堂的顏色。李在華聽說當地有家餐館的飯十分好吃,便預了外賣,寶利送外賣上來後,發現竟然是李在華預定的,兩人又爭吵起來,爭吵中寶利知道了李在華是檢察官,不甘示弱的讓李在華給盒飯錢。
 
宋玉秀讓寶利開始幫人做韓服,提出了「衣服配人,而不是人配衣服」的想法,得到了宋玉秀的讚許。敏靜和仁和在餐館吃飯的時候,看到了自己的男朋友在當服務生,才知道自己的男朋友一直在騙他,男朋友家裡並不是很有錢,與他分手。敏靜拜託仁和,表示:她想學做韓服。宋玉秀髮現寶利對於做韓服寶利很有天分,決定收她為徒,想將自己一生的所學都傳授給她,寶利非常開心,並向玉秀表示:自己想學做韓服,如果時間不夠,即使不睡覺也要學。
 
第9~10集
暫缺
 
第11集
寶利想挑戰「電影節韓服徵集展」,想讓媽媽知道憑自己的力量也能做得很好,受到了玉秀的鼓勵。
寶利離開後,回到家的惠玉極大地感受到寶利離開後的空缺
秀奉不解玉秀不和守美見面的理由,感受到仁和的可怕。
 
第12集
寶利和敏靜的韓服版型均通過了公開招募的終審。
敏靜就此知道寶利是其最大的競爭對手,立即要求寶利放棄協議,使寶利心裡產生了動搖。
寶利真心想製作韓服,但想到將要違背惠玉感到害怕。同時對敏靜所說的自己是別人家的孩子的說法感到混亂無比。
 
第13~18集
暫缺
 
第19集
寶利在秀玉的委託下,試圖進入緋術館作為守美的弟子。但仁和向守美和秀奉表示:「不能相信想貪得無厭的人」。
秀美和嚮導峰提議在進入緋術館前先出題判斷一下寶利的基本素質。
敏靜得到消息後匆忙回國,在熙掩飾不住內心。在旁邊看著這些的智尚對是什麼樣的女人引起在熙如此反應感到好奇。
 
第20~24集
暫缺
 
第25集
寶利養母在做夢正在找寶利的人是仁和和秀奉(寶利親爸媽),在去緋術館的路上先發現了敏靜嚇了一大跳。
對於自己的女兒敏靜在緋術館和自己一直養大的女兒竟然是緋術館丟失的女兒這個事實感到十分茫然。
伯母讓寶利去尋找親父母,讓雨丹也去登記遺傳基因尋找父母...
 
第26集
寶利鮮活地感受到了以前和在華在染色院子裡遊玩過的記憶。
仁和和秀奉決心接受敏靜為養女,秀美淚流滿面地讓他們不要放棄找恩菲。
伯母通過在華一定要找到恩菲,寶利這時知道了養母尋找到緋術館的事實。
 
第27集
在熙將敏靜帶到家裡說愛敏靜,將敏靜公開介紹給華研,但是華研很不滿意。
在熙脫下檢察官的衣服被迫離家出走去了寶利家。玉秀說是時候揭開20年前的秘密,要寶利幫忙。
 
第28集
玉秀通過在華將女孩的韓服送去引起了秀美的懷疑。
秀美偶然聽到秀奉和仁和的對話。20年前,為了在競賽中獲勝,仁和將玉秀參加精選的裙子燒燬了。
敏靜看到仁和身處險境,這次才下決定要破壞秀美的縫紉計畫。
 
第29集
在華、寶利、玉秀一起坐車,仁和拿著韓服。奶奶道歉,仁和敏靜拿她們準備的韓服出來。
玉秀出現,奶奶和玉秀的對話讓敏靜吃驚。
 
第30集
敏靜在大家面前大聲狡辯,敏靜媽拿出上衣,仁和針對玉秀,敏靜哭泣狡辯。
敏靜哭著跪下,但奶奶並不打算原諒她。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MBC】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陸劇 沉默的真相/長夜難明】劇情.人物介紹~廖凡、白宇*推理懸疑劇
《沉默的真相》劇情講述嫌疑人殺人拋屍,卻因意外在大庭廣眾之下被當場抓獲。現場至少有幾百個目擊證人,嫌疑人對整個犯罪經過也供認不諱。 人證、物證、口供,證據鏈齊...(詳全文)
【韓劇 華麗的對決結局/來了張寶利】華麗的對決分集劇情介紹31-52
《華麗的對決》劇情講述親生女兒和養女身份對調後,兩名女兒和兩名母親人生發生巨變的故事。 【分集劇情】  來了張寶利~分集劇情1-30 &nb...(詳全文)
【韓劇 命中注定我愛你結局】韓版命中注定我愛你分集劇情介紹、劇情大綱
《命中注定我愛你》劇情講述了小心翼翼而又善良的女孩與高富帥因一次偶然的失誤被迫結婚,在相處的過程中逐漸發現真愛的故事。  【人物介紹】 ...(詳全文)
【韓劇 沒關係,是愛情啊結局】沒關係,是愛情啊分集劇情介紹、劇情大綱
《沒關係,是愛情啊》描繪性格迥異的男女擁抱彼此內心深處的創傷並墜入愛河的過程,以心理醫學為題材,通過人氣推理小說作家與心理醫生之間的相處,來描述現代人在不自不覺...(詳全文)
【韓劇 戀愛的發現結局】戀愛的發現分集劇情、劇情大綱
《戀愛的發現》講述了一名戀愛中的女子,在前男友出現後,逐漸找到真愛的故事。 是一部展現男女之間矛盾和愛情、尋找真正愛情過程的浪漫喜劇。 【人物介紹】...(詳全文)
【韓劇 來了!張寶利】來了!張寶利劇情&人物介紹~吳漣序、金智勛
《來了!張寶利》劇情講述親生女兒和養女身份對調後,兩名女兒和兩名母親人生發生巨變的故事。 【分集劇情】  來了張寶利~分集劇情1-30 來了...(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