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何以笙簫默》講述趙默笙初入長華大學那年,偶然原因拍到在樹下看書的何以琛並對他一見鍾情,從此之後開朗直率的她開始「死纏爛打」地倒追,與眾不同的方式吸引了以琛的目光,一段純純的校園愛情悄悄滋生。
而後兩人因誤會而分手後,趙默笙遠走美國,七年後兩人在國內意外重聚,最終冰釋前嫌、重修舊好。
 
何以笙簫默
【分集劇情】
第16集
以琛始終沒有公開自己結婚的消息
蕭筱捧了一大摞書來到默笙家,她買的都是好太太食譜之類的恭喜默笙榮升煮飯黃臉婆。蕭筱問默笙這麼長時間了難道何以琛從來沒有說過什麼時候發喜帖、擺喜酒?婚紗照也不拍?甚至戒指也不買?默笙說大概以琛還在生自己的氣吧。
 
以玫將路遠風送的鑽石項鏈隨便扔在辦公桌上,同事們看到閃耀的鑽石,都羨慕得不得了,但以玫說是高仿的,不值錢的。同事們告訴她哪有這麼閃的高仿貨啊,他們在南京路專賣店見過這項鏈,可貴呢。
 
默笙在家裡的郵箱裡發現一封邀請業主參加燒烤大會的函,她看不是自己住的小區,就問以琛,以琛說那是自己給以玫父母買的房子,下週一交房。默笙聽說以玫的父母下周要來,很傷心地問以琛是不是後悔跟自己結婚了,所以才不讓她見他的親人,也不告訴任何人他們結婚的消息。
 
第17集
默笙在以琛眾同事前亮相
默笙以為以琛會在外面吃飯。以琛載同事回家途中,女同事開始八卦,問何律師喜歡什麼樣的女孩?以琛不禁失笑,他爽快地告訴同事他當然有喜歡的女孩子,但不像他們所想的,那女孩一點不優秀,成績馬馬虎虎,個性丟三落四,成天只想著玩,很讓人頭疼。
 
洗完澡穿著家居服的默笙赤腳走入客廳發現了一房子的客人,有點不知所措了。何以琛在眾同事面前承認自己和默笙已經結婚了。默笙在廚房洗菜,以琛進去幫忙,默笙埋怨他太倉促了,自己一點準備都沒有,以琛告訴默笙自己可以回答昨天的問題,他並不後悔跟她結婚。
 
路遠風的新髮型逗得蕭筱暴笑,拍攝時根本無法配合工作,路遠風氣得夠嗆。他和以玫約會一晚以玫也沒發現他的髮型有問題,直到他自己憋不住問以玫,以玫才說是有一點奇怪,哪怕神經再粗放,這次路遠風也知道以玫是因為根本不在乎自己才會覺得這麼難看的髮型還不錯的。
 
經過老袁的不懈努力,如今在政法線上工作的長華校友全都知道了以琛結婚的消息。老袁追問以琛何時辦婚禮,以琛準備年後辦,還說要請老袁當證婚人,老袁高興地說只要能省紅包什麼都可以。老袁說年後辦婚禮太晚了,不如校慶過後就辦了吧。

第18集
長華校慶默笙以琛應暉三人碰頭
默笙自己搞不清現在和以琛算是什麼狀態,夫妻不像夫妻,明明以琛看著已經不生氣了呀。她覺得她和以琛如今就像帶著保證書談戀愛一樣。她將衣服交給以琛,並說要以這個為交換條件讓以琛帶自己去參加校慶。
 
應暉在車裡看著默笙和以琛擁著回家,他很失落,他對女助手說當年他收購ATE公司,也是因為沒有及時下手而導致花了將近兩倍的價格才成功,他以為自己以為不會再做類似的傻事,沒想到在默笙身上似乎又應驗了。
 
應暉有意在國內找長期合作的律師事務所,法學院院長向應暉推薦袁向何律師事務所。
 
默笙在學校裡轉得迷路了,以琛只得騎車去接她。默笙和以琛的出現引起了邊上人的注意,突然一人大叫「應太太」衝過來,說是去年在美國承蒙她和應先生的招待十分感激。默笙說他認錯人了,正說著應暉過來了,他淡定地告訴那人自己太太正在瑞士度假。
 
默笙酒喝多了,睡著了被以琛抱回的家,一覺睡醒以琛已經做好早飯,她想解釋昨天的事,但以琛打斷了她,為了愉快的心情讓她什麼都不要說,吃完送她去上班。
 
第19集
以琛代表律所拒絕和INSO公司合作
主編在佈置工作任務,說下期的封面人物是INSO的總裁應暉先生,主編接到電話告訴應暉指定必須由她拍照,讓她準備一下馬上出發,同事們都忍不住好奇,為什麼堂堂INSO總裁先是答應他們雜誌社的採訪,再是指定默笙拍照?
 
以琛覺得和INSO公司合作存在風險,但應暉助理覺得以琛是個人感情用事了,她說應總和應夫人只是為了養子的問題吵架,應夫人一生氣收拾行李回國了,應總立即就追來了,而在美國的養子則一直在追問媽媽什麼時候可以回去。以琛以一個律師的敏銳分辨出這是一個拙劣的說辭,他說精心設計隨口說出這是律師常玩的把戲。
 
應暉得知以琛拒絕合作,親自打電話給以琛,問他是不是介意他和默笙的過去,但以琛說自己不會將個人感情凌駕於合夥人利益之上,應暉說以琛也曾經是他和默笙的過去,但以琛並不為所動,兩人約好詳談一次。
 
應暉打電話回美國詢問申請離婚判決無效的裁決書下來了嗎?他告訴律師不惜一切代價加快辦理。
 
應暉參加大學同學會,他的初戀女友心櫻也來了,應暉在酒店大堂看到心櫻尾隨自己出來,他悄悄告訴助理如果她就這麼走了,那麼他也準備不再計較往事,但他算準了有心計的心櫻是有目的而來的。
 
第20集
以琛和應暉為了默笙短兵相接
主編採訪安排默笙去香港採訪拍攝,默笙回家收拾行李,以琛敏感地以為她又要離家出走,質問她如果不是自己正好看到,是不是準備再次一走了之?他問她這次準備再走幾年?他說著狠狠地將默笙撲倒在沙發上,直到弄痛了默笙才冷靜下來。以琛問默笙去香港幹嘛?默笙說是有個專訪,去幾天就回來。
 
應暉請求和默笙單獨聊幾句,應暉說為了公司的利益推遲了向外公佈離婚的消息,他請求默笙幫自己這個忙,但默笙堅決說在這個原則問題上自己無法幫忙。默笙推說上洗手間,偷偷打電話向以琛坦白,她被人帶到一個酒會上,碰到了應暉。以琛讓她把地址報給他。
 
以琛讓美婷馬上幫他訂兩小時內飛香港的航班。等默笙從洗手間出來酒會已經散了,應暉趁機說略盡地主之誼帶他們轉轉。應暉竭力挽留他們在別墅住一晚,勸說無果只得將他們送回酒店。一到酒店大堂就看到了剛從上海趕過來的以琛,兩個男人之間鬥智鬥勇,讓小紅和大寶頓感壓力,趕緊推說自己累了,先行撤退。
 
以琛和應暉帶著默笙一起用餐,兩個男人爭相為喜歡的人點她喜歡吃的菜,又爭相為喜歡的人挾菜,言語之間挾槍帶棒的,一頓飯吃得累人得很。飯後應暉約以琛打球,以琛欣然應允。邊打球應暉說自己很後悔過去三年把太多的精力放在了工作上而冷落了默笙。
 
第21集
以琛默笙回到熱戀時分
默笙來到應暉預訂的海景房,而兩個男人間的較量還在火熱進行中。默笙在房中來回踱步,不停看著手錶,而桌球房裡球賽也一盤盤地重新開局。
 
以琛和默笙兩人在香港終於拋開心結,擁有了一個快樂的假期。晚上兩人甜蜜地坐在維多利亞港邊,默笙說兩人的感覺好像在談戀愛啊,但以琛說我們不是已經結婚了嘛,默笙決定不介意以琛之前的態度,她暗想等以琛知道真相後就該向自己道歉了。
 
在回程的飛機上應暉又巧遇何以琛,他譏諷以琛凡事太過緊張沒有必要,一日不見就追出千里的事實在不太聰明,但以琛反譏道這是夫妻間的樂趣,應總孤家寡人不會懂。
 
第22集
以琛默笙來到毛里求斯度蜜月
默笙回到單位受到陶憶靜的責難,她憤怒地說既然默笙和以琛是夫妻關係,還看著雜誌社一次次地吃閉門羹,問她到底是什麼意思?看著默笙百口莫辯的樣子,大寶忍不住打抱不平,問陶憶靜一次次上趕著去採訪何以琛安的是什麼心?陶憶靜氣憤地甩出辭職信走了。
 
應暉向助手傾吐心聲,說他當初就不應該讓默笙回國的,現在或許是時候攤牌了。應暉整理了默笙的照片辦了展覽,他將以琛約到展館見面,他將以琛帶到一張巨幅的全家福照片前,告訴他這是他們之間的往事,默笙喜歡小孩,所以他們收養了一個孩子。
 
應暉指責以琛在破壞人家的家庭,應暉說自己和默笙既是美國的合法夫妻,也是符合中國法律的合法夫妻,兩人從未離婚,他說自己不介意默笙重圓少女時代的夢,默笙要做風箏,他可以做綁住風箏的線,如今這個遊戲該結束了。
 
回到家以琛終於決定好好瞭解一下默笙和應暉的婚姻,他從默笙嘴裡知道當初他們結婚沒有去過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離婚時默笙曾經拿到過判決裁定書,以琛心裡有數了,同時他讓默笙簽訂了一份攝影著作權的委託書。
 
何以琛向律所請了長假,走之前讓助理將一封律師函寄給應暉。應暉聯繫不上默笙,電話等待提示音顯示默笙人在國外,此時應暉收到了以琛寄來的律師函,就默笙委託的攝影作品著作權的侵權問題向他們提出警告,應暉讓琳達不用理會,同時讓她聯繫何以玫。
 
第23集
路遠風蕭筱酒後亂性
默笙在海灘上和不認識的孩子們玩得很開心,以琛看著默笙若有所思,他問默笙是不是很喜歡小孩,默笙認為孩子很可愛,她想主動告訴以琛收養小嘉的事,但以琛迴避。
 
以玫迫不及待地打電話給以琛告訴他默笙在國外結婚了,以琛說自己早已知道,但她已經離婚了。以玫大受打擊,她想不通以琛寧可要一個結過婚的女人也不要她。一個打擊未過一個打擊又來,老袁告訴她以琛出國是和默笙度蜜月去了,以玫再也忍不住了,哭著離開了律所。
 
以琛打電話給一個朋友,讓他在舊金山找個調查公司,他要調查應暉和默笙的離婚案件。
 
以玫在電話裡向遠風提出分手,她說發現當喜歡一個人了,另一個人付出再多也沒有用,她覺得不應該再浪費遠風的時間了。
 
路遠風問蕭筱以玫到底喜歡的是誰?自己哪點比不上人家了?蕭筱、路遠風兩人從酒吧喝到家裡,一直到爛醉如泥,天亮了路遠風睜開眼睛,突然發現旁邊睡著蕭筱,嚇得他不知所措,蕭筱醒了,但蕭筱無所謂地說這是成人之間的規矩,她是不會負責任的。
 
第24集
以琛默笙終於成為真正夫妻
默笙和以琛對著海景吃午餐,兩人來到海灘,以琛將一根以「sunshine」為吊墜的項鏈戴在默笙脖子上,默笙甜蜜地笑了。
 
應暉將默笙帶到攝影展館,他企圖通過回憶往事讓默笙回心轉意。但默笙抱歉地說,自己這次回來是找回失去的幸福的,而且他們已經離婚了,但應暉卻說對於他來說他們的婚姻從未結束,無論是從法律上,還是從他心裡。他說因為離婚協議有問題,所以離婚被判無效,她手上的離婚判決書已經是一張廢紙了。
 
應暉要求默笙跟他回美國重新開始,但默笙堅決離開了。默笙來到門口以琛在等著她,她猶猶豫豫地告訴以琛她和應暉的離婚被判無效,但以琛一付瞭然於胸的樣子。
 
以琛帶著默笙來到他們七年前就中意的教堂門口,終於做了他一直想做卻找不到好時機的事——取出鑽戒向默笙求婚,兩人在溫馨浪漫中擁吻在一起,但默笙突然咳了起來,以琛笑問她還能更煞風景嗎?讓她放心自己不會趁機欺負她的,默笙害羞地說其實是可以欺負的。兩人相擁著傾訴了七年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第25集
以琛帶默笙一起回老家
以琛和默笙一起逛超市,以琛說要親自下廚,默笙興奮地開始點菜。原本家裡冰箱總是處於空倉狀態的何大律師為了默笙心甘情願洗手做羹湯,可見愛情的偉大力量。兩人碰到當初撿到以琛皮夾的保安,以琛真誠地邀請保安到時參加他們的婚禮。
 
以琛做了好多菜,默笙邊吃邊誇獎以琛的手藝,吃完後,以琛讓她去收拾衣服,默笙奇怪地問他收拾什麼衣服?以琛說自己睡了那麼久的客房應該要回自己房間了吧?默笙不好意思地摀住了臉。
 
以琛告訴默笙當初應暉根本沒有提交離婚協議,所以給她的離婚判決書是偽造的,好在他們當初並沒有在中國大使館登記,所以不會影響默笙在國內的婚姻。默笙心頭大石終於放下了。
 
以琛和應暉見面,面對應暉的強勢,他希望應暉在偽造文書罪成立那天依然能如此自信,應暉不知所以,以琛告訴他自己已經查到他們所謂的申請離婚判決無效根本不存在,默笙拿到的離婚判決書也是偽造的。
 
以琛說偽造文書在美國是重罪,一旦罪名成立難逃牢獄之災。應暉譏諷道如果向外界宣佈以琛和證人之間的關係,自己非但不會有罪,還會被冠上多情重義的美名,現在何以琛拿自己根本沒有辦法,以琛承認,但他告訴應暉一紙婚書他和默笙都不在乎,他應暉卻死抱著不放有何意義?
 
第26集
默笙母親見到以琛心生疑慮
默笙閒來無事翻著以琛小時候的東西,以琛和她一起回憶著自己的童年。默笙翻看相冊看到了以琛和父母一家三口的珍貴合影。默笙也告訴以琛自己和父母的關係,她說媽媽從小就因為爸爸的緣故不太喜歡她,後來爸爸出事後選擇一死承擔了所有罪名。以琛決定回上海前帶默笙回去看看她媽媽。
 
默笙終於遇到了媽媽,媽媽雖然對她冷淡,但聽到女兒已經結婚的消息還是露出了點笑容,當聽到女婿名叫何以琛時,總覺得這名字在哪聽過,當見到何以琛時又覺得臉熟,以琛的解釋是「人有相似」,但默笙媽媽仍然心有疑慮。
 
何以琛帶著多做的早飯來到律所上班,老袁和向恆的眼球都差點沒掉下來。向恆給以琛看新聞INSO被美國指控提供虛假財務報表。以琛的美國朋友建議最近INSO公司問題不斷,如果要出手,現在是最好的機會。
 
第27集
以琛帶著默笙回美國處理離婚官司
佟心櫻親手做了可樂雞翅送到應暉公司表示感謝,她非常滿意這份比學校高出三倍薪水的新工作,心櫻有意無意地表示自己和丈夫越來越沒有共同語言,甚至因為新工作是應暉介紹的而懷疑他們重新在一起了。心櫻走後應暉吩咐琳達將雞翅扔了。
 
應暉和美國公司律師團視頻會議,希望解決公司的麻煩,對方要求他立刻回去見見州長,並且提醒他離婚協議無效的事最好不要讓媒體知道,應暉說這是自己的私事,但他們告訴他作為公眾人物沒有私事可言。
 
默笙向以琛提出自己想去美國,最近INSO出了那麼多問題應暉應該在美國,她想過去和應暉把離婚手續辦了,然後回來他們再舉行婚禮。
 
以琛的律師朋友詹森前來接機,以琛介紹說詹森是加州最大的律所的合夥人之一。他們回到律所,拿出默笙當年的離婚判決書,一致認定當年的公證人是被人收買的,關鍵要把他找出來。
 
第28集
應暉終於同意離婚
正在補妝的蕭筱突然覺得胃不舒服直犯噁心,助手送上黑米粥讓她養養胃,沒想到她一聞那味直接就沖衛生間去吐了。助手讓她喝水,喝了一口水蕭筱又捂著嘴衝到了廁所裡,出來時和路遠風對視時,眼裡都有了瞭然的表情,顯然她是懷孕了。
 
以琛在賭場找到了證人,說明來意說想請出為自己違背良心的一次作證出庭澄清,那無賴居然說他違背良心的次數太多了,他應該找INSO的首席律師談一談,顯然對方能給他的比他們能給的多很多。沒想到的是他說的話,全被以琛用錄音筆錄下來了。
 
默笙媽媽還在思考為什麼以琛看著臉那麼熟,突然想起當初有個叫何漢山的施工單位負責人曾經到家裡來催討施工款,但默笙爸爸說他早就把錢結給了總包商,總包商卻一分錢都沒有結算給人家。默笙媽媽決定找鄰居管戶籍工作的女婿幫忙查下何漢山的兒子叫什麼名字。
 
應暉看了證人的視頻無話可說,但他說以琛是在落井下石。以琛將離婚協議擬好,並告訴應暉因為擔心默笙的情緒,自己做的都只是防守,請他務必好聚好散,不要逼他。默笙說他們的婚姻只是為了幫助那個無辜的孩子,她希望他們可以簡單地開始,也可以簡單地結束。應暉終於同意離婚,他將簽好的離婚協議書交給默笙,並祝福默笙幸福、快樂。
 
琳達說接到佟心櫻打來電話說她已經決定離婚了,琳達問不知道是什麼誤導而致使她決定鋌而走險的,她問應暉要不要去阻止心櫻,應暉說讓她離吧,琳達問然後呢,應暉說沒有然後了。
 
第29集
蕭筱為躲遠風搬到默笙家暫住
鄰居告訴默笙母親,他兒子查出來何漢山的兒子叫何以琛,默笙母親證實了自己的猜測一時愣在了那裡。
 
蕭筱發現路遠風彷彿不散的陰魂走哪都能碰到他,這天她又被路遠風截在路上,遠風拿著自己的個人履歷、從小的獲獎證書、工資單、繳稅證明、房產證向蕭筱求婚,並說自己雖然不想靠父母過活,但自己的包括他父母的一切都將屬於他未來的孩子,而他只需要每月六百元的生活費足矣。蕭筱嚇得躲到了默笙家,不敢再回去。
 
以琛得知以玫和遠風分手了,他抽空約以玫出來吃飯。以玫說是自己辜負了遠風,還告訴以琛自己換工作崗位了,不再做女主播了,她終於可以開始做自己喜歡做的工作。
 
蕭筱搬到默笙家日子過得如魚得水,渾然不覺以琛憋著一肚子氣,默笙只得抽得空閒去客房慰藉一下何律師寂寞無奈的心靈。
 
第30集
默笙和以琛有情人終成眷屬
默笙打電話給母親,告訴她自己的婚禮時間定下來了,她想請母親來參加。母親卻說自己不同意女兒嫁給何以琛,默笙對母親說如果她不想來參加婚禮可以直接說,自己已經習慣了,反正媽媽從小就不喜歡自己,她只是想把人生大事和母親分享並得到母親的祝福。
 
路遠風來到默笙家,他告訴蕭筱自己喜歡的一直是心裡幻想的那個人,遠風讓她給自己一次機會,也許自己現在還沒愛上她,但如果不愛她自己心裡也不愛別人,他取出以玫還給自己的項鏈,讓蕭筱如果願意接受他就收下項鏈。躲在牆後偷看的默笙被以琛拉開,待她再看過去門口已經失去了蕭筱和遠風的身影。
 
第二天默笙才知道蕭筱是被遠風拖回家去見父母了。想起當時的見面場景,蕭筱當初真是如坐針氈,她說路爸爸覺得她智商高、長得漂亮,完全可以中和掉路遠風的白癡基因,算是默認了。蕭筱寬慰自己就算是不要孩子也不急在這一天兩天的,況且自己越來越捨不得這個孩子了。
 
默笙母親拿著以琛留給她的名片找到了袁向何律師事務所,她開門見山問以琛應該記得自己是誰吧?她試探地問以琛親家從事什麼職業,能不能一起吃個飯,以琛告訴她不用繞圈子,不如直接問他知不知道自己父親的死和默笙的父親有關。
 
默笙母親問他和自己女兒是為了報復嗎?以琛回答他自己沒有耐心編織這麼一個報復計劃。
 
默笙母親放心了,她告訴以琛事實真相,當初默笙爸爸並沒有拖欠工程款,他早已結款給總包商了。以琛淡定地說自己知道,因為自己已在四年前將總包商以經濟詐騙罪告倒了。以琛起身送客,但默笙母親臨走還想討一個承諾,以琛在她轉身時承諾說「他們給了我十年,我要默笙一輩子」。
 
默笙和以琛的婚禮盛大舉行了,新郎新娘在鋼琴伴奏聲中接受著親朋好友的祝福。默笙母親走到場外還是沒有勇氣進去,轉身離開時和匆匆趕來的以玫交身而過。
 
第31集
以玫找到真愛托付終生
以玫來到江蘇農村調查留守兒童的心理問題,突然一個帥帥的男人出現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小張說自己是個音樂人,去年來到這裡采風認識了這些孩子,發現這些孩子眼裡有濃濃的對親情的渴望,所以以後每逢假期都會過來陪伴他們。以玫被小張老師深深地吸引了,她主動提出要加入他的隊伍。
 
蕭筱再次去醫院復檢,醫生說B超顯示未孕,驗孕棒失誤,醫生還安慰他們不用著急現在還年輕,機會多得很。蕭筱走出醫生辦公室渾身輕鬆,對路遠風說孩子既然不存在那他們就沒有關係了,但路遠風胡攪蠻纏地說他們都已經見過家長了,她不能這麼甩了自己,而且沒有了孩子更證明自己是純粹地喜歡蕭筱的人。
 
張續和以玫經常在音樂村一起陪伴孩子,兩人瞭解越來越多,張續說第一次見以玫就在她眼中看到失落,以玫解釋說可能自己作為記者經常採訪一些不開心的事所致,但張續說自己瞭解她愛而不得的心,以玫一下覺得兩人的距離拉近了。
 
轉眼來到兩年後,何以玫和張續大婚了,已經留長了頭髮的默笙擔任了御用攝影師。以琛帶著以玫的喜糖來到律所分發,老袁一聽又有人結婚了,而新郎不是他又開始大受刺激。
 
婚後默笙成了何以琛的擋箭牌,女事主有意於他,他也以老婆管得嚴搪塞;朋友聚會要他喝酒也以老婆管得嚴為借口,老袁調侃以琛他老婆已經成為司法界有名的悍婦了。
 
美婷申請到名校準備出國留學兩年,美婷的男友很不贊成她出國,以琛也有意挽留她,但美婷卻認為何律師可以等默笙七年,為什麼他兩年就不能等了?
 
以琛下班回家看到默笙濕著頭髮就躺在床上看書,以琛過去拿起吹風機幫她吹頭髮,默笙還很有理說這長髮是以琛讓她留的,屬於他們夫妻的共同財產,以琛有義務維護和保養,對於她的歪理十八條,以琛只得寵溺地笑著。默笙看著穿越小說,還問以琛如果回到從前會不會提前去找她?
 
第32集(結局)
默笙順利產子人生更完美
默笙說如果真的可以回到過去,她最願意回到十九歲,回到和以琛初識的那年。和以琛之間的甜蜜往事是默笙這一輩子最珍貴的回憶。如果真的回到過去了,她不會再選擇出國,她的歪理是只要她在以琛就不會得胃病了,以琛質疑她能照顧自己?默笙坦白好像不行,不過以琛必須要照顧她啊,順便就把自己給照顧了。
 
路遠風風風火火地趕到雜誌社請假,說要陪老婆產檢。原來蕭筱早已嫁給路遠風,且已經有了一個娃了,這二胎都懷上了。以琛和默笙來到遠風家看望蕭筱,他們抱著蕭筱的兒子小布丁逗著,蕭筱悄悄地問默笙為什麼結婚兩年了還不要孩子?
 
從蕭筱家出來默笙問以琛是不是不喜歡孩子還是因為父母的關係才一直不要孩子?以琛說什麼都不是,他只是覺得兩人剛剛在一起,突然多個孩子湊熱鬧他覺得不方便而已,既然默笙想要那就順其自然吧。
 
一天早晨默笙起床發現以琛一人在客廳喃喃自語,看到默笙一副怪怪的表情,還說什麼已經晚了一個星期了,說著衝出了門,默笙以為他是去買早餐了,沒想到以琛回來除了早餐還買了驗孕棒,一驗之下果然是有了,默笙看著兩條紅線心道這也未免太有效率了,以琛馬上打電話回律所要求休假,並順帶著聯繫了醫院,還吩咐蕭筱將她的育兒書籍全部打包。
 
以玫和媽媽都關心著懷孕的默笙,十月懷胎,默笙終於順利生下寶寶。蕭筱和以玫關心孩子的名字取了嗎?以琛說今天太陽很好,就叫何照吧,不知深意的朋友還嫌他取名太敷衍,仔細一想「何照」隱含了趙默笙的姓,也不錯的。但默笙更理解以琛的想法,她知道以琛是說兒子是他的小太陽。
 
轉眼三年過去了,默笙和以琛帶著兒子來到他們的母校,他們告訴兒子這是爸爸媽媽上大學的地方,他以後也應該來這兒上大學。但小何照也有自己的困惑,他說別的小朋友是生出來的,自己是不是象拍皮球一樣拍出來的呀?不然人家為什麼都要說大家一起來「拍個合照」呢?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Good Casting】劇情.人物介紹~崔江熙、李相燁*大媽間諜動作喜劇
《Good Casting》劇情講述在國情院存在感超低,好不容易守住自己的一席之地的大媽們偶然被抽選成特工,偽裝潛入現場後發生的動作喜劇。   【...(詳全文)
【電視劇 錦繡緣華麗冒險 分集劇情】黃曉明、陳喬恩~錦繡緣華麗冒險分集1~20
《錦繡緣華麗冒險》劇情講述20世紀30年代,霸道深情的亂世梟雄「左震」與堅強善良的「榮錦繡」,在十里洋場的上海灘經歷的一場纏綿悱惻的愛情冒險。 【人物介紹...(詳全文)
【電視劇 何以笙簫默】鍾漢良、唐嫣~何以笙簫默分集劇情1~15*不願將就的愛情
《何以笙簫默》講述趙默笙初入長華大學那年,偶然原因拍到在樹下看書的何以琛並對他一見鍾情,從此之後開朗直率的她開始「死纏爛打」地倒追,與眾不同的方式吸引了以琛的目...(詳全文)
【電視劇 琅琊榜/瑯琊榜】胡歌、劉濤、王凱~琅琊榜劇情人物介紹
《琅琊榜》改編海宴同名小說,劇情以平反冤案、扶持明君、振興山河為主線,講述了梅長蘇波瀾壯闊的一生。 江湖傳言:「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作為天...(詳全文)
【神鵰俠侶 電視劇】陳妍希、陳曉~神鵰俠侶人物角色介紹、分集劇情1~20
《神鵰俠侶》劇情講述楊康之子楊過自幼流落江湖,被故人郭靖收留後又送到了全真教磨練。 叛逆的楊過忍受不了折磨,逃出全真教誤入古墓派,被小龍女收留,授以武功。後因...(詳全文)
【2015美劇推薦排行】美劇排行榜~推薦國務卿女士、識骨尋蹤、廚神當道
2015美劇排行榜小宅抽空寫出來啦! 今年到目前為止結算,小宅已經看了23部美劇,當然有些劇還在on檔追中,像是小宅的新歡烹飪實境秀《廚神當道 第6季》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