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仁粹大妃》劇情以雖為女性卻夢想成為朝鮮的最高權力者的仁粹大妃為中心,同時圍繞著時運不佳的王妃廢妃尹氏、朝鮮最早的大妃貞熹王后展開的故事 。
 
仁粹大妃
【分集劇情】
第31集貞熹垂簾聽政,仁粹看奏摺
  龜城君、南怡認為國葬都監換人是仁粹的離間計,貞熹遲疑未決。睿宗請貞熹兄尹士昐,幫忙調解貞熹和仁粹的心結。韓致亨引尹士昐見仁粹,仁粹答應進宮見貞熹解釋。仁粹見貞熹說大妃是國喪期間大殿的主人,可行內旨決定國事。
 
  貞熹同意韓明澮為國葬都監,仁粹要韓明澮除掉南怡。奏摺堆積如山,都承旨都知道貞熹不識字。貞熹才知自討苦吃,請仁粹進宮幫忙看奏摺。
 
  仁粹想讓松兒伺候者山君,桂陽君夫人說可以小妾名義納入。柳子光見風轉舵,求見韓明澮,獻計除南怡。仁粹又送者山君夫人回娘家,韓夫人再次發飆不得結果。蔡尚宮以酒度日,瀕臨崩潰。者山君夫人不在,者山君漸依賴松兒,松兒得其所哉。睿宗草蘆守陵痛哭,仁粹去訪並以溫水幫睿宗清洗傷腳。睿宗說將立仁粹二子為大君,並請仁粹照顧齊安大君。
 
第32集暗鬥未息,仁粹二子成大君
  約當西元1469年。仁粹幫睿宗清洗傷腳並請田內官送回大殿休息。桂陽君夫人要松兒使者山君「變成大人」。韓明澮與柳子光向睿宗告狀說南怡北征歌暗示謀反。南怡等三十餘人因此逆謀案被處決,龜城君辭領相職。
 
  仁粹見睿宗明拒暗取提醒二子大君一事,睿宗下教旨。貞熹只好同意此事,但向仁粹說不要想要更多。由桂陽君夫人促成,松兒成者山君小妾成定局。韓明澮殯殿見睿宗長談,睿宗希望不要再有王位之爭。
 
  貞熹弟請她下令「禁止奔競」,並找來洪允成對付韓明澮。洪允成口出狂言,說韓明澮一隻老鼠,並要求當領相。韓致亨被派往鹹鏡道當節度使,似乎頗有疑慮。睿宗殯殿暈倒,回中宮殿休養,貞熹下令拆草蘆。韓明澮殯殿見睿宗長談,睿宗希望不要再有王位之爭。

第33集睿宗病危,貞熹找仁粹進宮
  高靈君因違反「禁止奔競」令,向韓明澮求救。韓明澮知道真正目標是自己,進宮見貞熹辭領相及國葬都監職。韓致亨由開城趕回見仁粹,並引進一個可信的人。仁粹說她打算蜿蜒盤旋避免和貞熹對抗,鹹鏡道為預留避難退路。洪允成因此而接任領相得意萬分,貞熹說不用見到韓明澮就好。
 
  月山君和者山君進宮見祖母貞熹,松兒囑咐者山君要得大妃喜歡。月山君見貞熹,還是表示因大家都說他壞話所以沒力氣。者山君表現較為得體,並獨見睿宗聊天共進晚餐。松兒見眾宮女不理她,問初生才知是因蔡尚宮之故,還說是因為嫉妒。
 
  松兒偷聽回府的者山君夫人談話,被韓明澮小妾逮到,還說「大君他喜歡我……」。者山君當晚離開者山君夫人去松兒房間,者山君夫人流淚咳血。睿宗當天也病重嘔吐暈倒,貞熹急召她兄弟和議政府大臣進宮。貞熹和她兄弟商議後,決定找仁粹進宮,仁粹臉露得意之色。
 
第34集者山君出線,貞熹計逐仁粹
  桂陽君夫人阻仁粹進宮,仁粹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尹世昕派暗殺團阻仁粹進宮,但見韓致亨親信尹子明守護只好罷手。眾宗親大臣對由誰繼位意見不一各自表態,貞熹原內定月山過繼接位。
 
  仁粹為睿宗合目,說會保護齊安大君。仁粹見貞熹時說月山是長子不同意過繼接位,者山則可考慮,貞熹怒說她該死的慾望。朴尚宮咬耳獻計,貞熹召見眾宗親大臣討論繼位人選時,獨排眾議決定由者山大君接位。仁粹得知者山接位,喜極而泣說終於實現夢想。
 
  眾大臣議論紛紛,並向韓明澮道賀成為國舅,他卻擔心貞熹的真正用意。大臣及內官來迎新君,者山態度自若,表示往後大臣見王不必跪奏。松兒送藥給者山君夫人吃,還幻想夫人吃藥後吐血。薩莫拉對松兒有防備之意。
 
  仁粹進宮見者山,期許他成為比世宗更優秀的大王。者山大君接位登基,是為成宗,貞熹、仁粹棚內平坐觀禮。在大殿見群臣時,成宗左右分別坐著貞熹、仁粹,貞熹假意說以後由仁粹垂簾聽政。
 
  臨瀛大君衝入大殿,堅持說仁粹沒當過王妃絕對不能當大妃,仁粹黯然退出。田內官也知是朴尚宮出的主意,說大王大妃難道能比殿下長壽?朴尚宮做錯事了。仁粹和成宗相抱痛哭不忍離別,貞熹卻要仁粹當晚就離開大殿。
 
第35集松兒發威,朴尚宮引狼入室
  貞熹認定成宗為大行王養子繼位,仁粹出宮回私宅。成宗四天不進食抗議,說除早晚問安無事可做。尹士昐找韓明澮、申叔舟談貞熹仁粹和解方案。尹士昐提讓仁粹稱王妃,韓明澮說得稱大妃,離席說他們須知天高地厚。朴尚宮來見仁粹探者山夫人情況,松兒趁機說她和成宗關係親密。
 
  貞熹面試年輕內人侍候成宗,沒有合適人選。朴尚宮告訴貞熹成宗私家有過小妾,說可調教成為貞熹的人。
 
  初生告訴蔡尚宮說松兒將進宮,蔡尚宮高興說看人很準,初生疑惑。朴尚宮派四人大轎來接松兒進宮,薩莫拉羨慕不已。成宗見到松兒非常高興,松兒伺候進食,田內官笑顏逐開。
 
  松兒晉見貞熹說仁粹對她不好,貞熹滿意說要白天黑夜都侍候成宗。一出殿門,松兒就以大王大妃的話壓朴尚宮,要內官帶她去大殿。朴尚宮驀然警覺到「我怕是引狼入室了」。
 
  成宗果然在大殿外等松兒,兩人還一起賞月許心願,成宗說讓她當後宮。朴尚宮告訴蔡尚宮松兒的事,蔡說要去道歉,朴說蔡真是笨蛋。韓明澮見貞熹說冒死晉見,希望貞熹仁粹合作。
 
第36集申叔舟妙計,中殿仁粹進宮
  韓明澮見貞熹希望她和仁粹能重修舊好,維護世祖辛苦取得的王權。貞熹說韓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提成宗之後的繼承問題。韓明澮才知道貞熹希望齊安大君能成為世子。朴尚宮幫松兒安排住處,松兒嫌太偏僻,並打了帶路的楊內官一個耳光。朴尚宮見她盛氣凌人,只好勸她別生氣,另行安排大殿附近房間。桂陽君夫人進宮見成宗,要他向貞熹母求讓仁粹進宮居住。
 
  仁粹仍對松兒不滿意,說進宮後會先除掉松兒。尹士昐見貞熹說起迎中殿進宮問題,貞熹說等韓明澮來求她。姜尚宮告訴松兒中殿將進宮,松兒去找蔡尚宮幫忙。蔡尚宮說中殿體弱家族病,會幫松兒實現夢想。貞熹垂簾見群臣,眾臣提中殿進宮及仁粹定位問題。申叔舟提折衷方案:尊懿敬世子為大王,仁粹為王妃。
 
  成宗於會後悲憤怒視貞熹,眾人嚇到,貞熹頭暈回殿歇息。仁粹對申叔舟提案並不滿意,對韓明澮冷潮熱諷。柳子光又出主意給韓明澮,以龜城君逆謀讓貞熹仁粹同心。
 
  貞熹找她兄弟商議後,決定先迎中殿和仁粹進宮。中殿進宮後,眾人忙著伺候,松兒被冷落晚上獨自落淚。
 
第37集招式百出,松兒中殿路啟航
  松兒回生母家,給珠寶財物購置磚瓦房。松兒跟她哥哥說,她是當今大王的初戀。松兒托她哥哥去向正房或買或搶族譜,她哥先拒絕後勉強同意。
 
  松兒回宮後和蔡尚宮商量離間貞熹和仁粹,認為「燈下黑」仁粹不會提防她。尹士昐說國事以後貞熹、仁粹、韓明澮和他四個人說了算,仁粹堅持要成宗參與。
 
  貞熹見成宗說國法勝於母子之情,成宗反駁,貞熹心說「這該死的倔強」。松兒警告朴尚宮仁粹當大妃她難逃一死,朴尚宮後說不知自己是否選錯了位置。
 
  貞熹知松兒得聖恩,是該賞不是該罰。成宗去找松兒並藉機去昌德宮見仁粹,母子相見高興又悲傷。貞熹找蔡尚宮問起松兒和仁粹的關係,蔡尚宮助松兒一把。
 
  韓明澮和洪允成、申叔舟等人商議奏請讓仁粹當大妃。貞熹找包括仁粹等眾人討論龜城君逆謀一案,洪允成和貞熹言不投機聲言求去。仁粹獨排眾議不殺龜城君,說近親宗親所剩不多。
 
  會後仁粹見成宗說要學其父創造一個正義的國家。松兒之兄說已見正房,情況不佳也沒機會提買族譜,松兒耳語說她的秘計。仁粹跟韓致亨說她兒子的王位不能染血腥。
 
第38集仁粹低頭,三上殿選後宮
  約當西元1470-1473年。松兒兄找宋內官要求財物支援,說會加倍奉還。蔡尚宮跟松兒說已得宋內官承諾,松兒要她以尹世昐為目標。
 
  貞熹任命新三相尹子雲、金國光、韓伯倫,功臣派退二線。尹世昐勸貞熹早日選後宮,提及松兒時,因出身問題遇阻。松兒在居處裝病,成宗來時只好留下照顧,未能向仁粹問安。仁粹在昌德宮徹夜等不到人,倍覺失望。
 
  隔日成宗向貞熹問安時,仁粹也來找貞熹,成宗愧對其母。仁粹擺低姿態向貞熹請求原諒,說不求當大妃而是為了讓懿敬入宗廟。貞熹要恭惠王后回娘家避接,府夫人氣憤發飆也只好應命。
 
  仁粹去私宅見府夫人、恭惠王后安慰,也勸韓明澮忍氣吞聲。仁粹回潛邸要月山大君夫婦負責祭祀懿敬王。貞熹、仁粹、安順三人一起面試揀擇後宮人選。貞熹提到中意松兒時,仁粹說「那孩子可不行」。
 
  松兒回生母家,因未能取得族譜發飆,威脅尋死。松兒回宮後要侍女找可裝昏死的藥材,再次發飆摔東西。貞熹、仁粹、安順三人討論後宮人選時,仁粹提出尹豪幼女。成宗回大殿讀書,松兒躲屏風後,出來相見後並帶成宗溜出大殿私會。
 
第39集雙方妥協,松兒昌年成後宮
  約當西元1473年。仁粹透過韓致亨安排,接見兵曹參知尹壕父女,表示滿意。成宗和松兒約定晚上見面,仁粹徹夜盯著成宗讀書,松兒未能如願。松兒和正房兄長談判,在族譜上列申氏為繼母,並要申氏去求申叔舟幫忙。
 
  貞熹接見申叔舟要他推薦松兒,申叔舟只好答應。仁粹和貞熹妥協,同意松兒和尹壕女眷尹昌年為後宮。蔡尚宮向松兒道賀成為淑儀娘娘,並說達成了心願。
 
  松兒大張旗鼓去私家見中殿,造成成宗和仁粹頂嘴,仁粹怒極。成宗當晚廳松兒勸去向仁粹陪罪,仁粹熄燭不見,隔日也未能請安。貞熹對成宗和仁粹的幾次不合,卻是笑逐顏開。
 
第40集恭惠離世,仁粹如願成大妃
  約當西元1473-1474年。松兒母兄找紅衣法師神祭詛咒中殿,蔡尚宮針刺中殿人偶。中殿在私家難受,成宗噩夢驚醒,松兒加以安慰。隔日卻見成宗陪中殿回宮向三上殿請安,松兒惶惑。松兒蔡尚宮商量時,侍女香兒偷聽被發現,松兒命她安置針刺人偶。
 
  韓明澮見仁粹長談,提反抗貞熹,仁粹說賢君應傳達及成就夢想。中殿接見兩後宮,松兒發現中殿身體仍未康復。松兒母兄再次找法師詛咒,香兒夜間去安置針刺人偶。
 
  松兒穿孝服勸成宗不要再做不孝之子,要讓父入宗廟母為大妃。成宗見大臣聲淚俱下說生父入宗廟事,大臣大都贊成,貞熹無法阻擋。仁粹順勢成為王大妃,接受道賀,貞熹大為不滿。
 
  月圓日松兒深夜祈禱,說她願和中殿兩人中一人死亡。韓明澮夫婦得知中殿昏厥病危,急忙進宮,中殿已奄奄一息。韓明澮抱著中殿離開,成宗不理仁粹勸阻衝出殿外跟中殿道別。
 
第41集松兒懷孕,粹熹壁書大惡鬥
  約當西元1475-1476年。成宗受制於貞熹垂簾,只能射箭打獵悠閒度日。仁粹以諺文撰寫內訓,成宗問安發現她已長白髮。松兒茶點招待三位後宮,嚴鄭議論怎未懷孕。韓明澮回宮見成宗,久別重逢甚為親切,成宗邀韓當左相。
 
  三上殿見成宗,提立新中殿。松兒要申氏和蔡尚宮找生子秘方。貞熹召見四位後宮,怪她們久未懷孕。成宗去潛邸見月山大君,月山勸他締造自己夢想中的國家。仁粹找人貼匿名壁書,攻擊貞熹垂簾及任用私人。
 
  領相鄭昌孫命人將匿名壁書燒了,圖掩蓋此事。韓致亨命人夜間張貼更多諺文版壁書攻擊貞熹垂簾。司憲府開始抓人並要求宋內官三日內查出嫌犯。韓明澮見仁粹,勸停止貼壁書,仁粹不同意。
 
  仁粹見貞熹,兩人口槍舌劍,惡鬥白熱化。貞熹仁粹見群臣,貞熹表示將讓仁粹垂簾,仁粹尷尬。松兒出現嘔吐懷孕症狀,成宗去探視,貞熹得知後頗為高興。
 
第42集松兒成中殿,仁粹難抗大勢
  三上殿接見成宗松兒和三後宮,道賀松兒懷孕。貞熹交待為松兒準備產室廳,並說生兒子可立為中殿。仁粹出宮見韓明澮長談,韓說貞熹親戚充滿朝野勸仁粹忍耐。松兒去看佈置的產室廳,說不夠資格想退掉不用。蔡尚宮去見貞熹談此事,貞熹提到要升松兒為中殿。仁粹見松兒給她一本胎教守則,松兒並沒帶走。
 
  仁粹去大殿,門外聽見成宗和松兒親密談話,轉身離去。松兒當晚未見成宗大為不滿,大殿找不到人,還直闖嚴鄭後宮房間。
 
  成宗見仁粹長談,仁粹終於答應松兒為中殿一事。貞熹不再垂簾,成宗開始親政,提多項改革措施。松兒正式升為中殿,乘坐大轎風光到大殿謝恩。
 
第43集成宗花心,松兒使計防爭寵
  松兒向貞熹請安後,說人不舒服故意不去見仁粹。嚴鄭去向仁粹告狀,仁粹表面上無動於衷。仁粹去找松兒教導所編著的內訓一書。成宗苦悶喝酒,要初生倒酒並戲弄解悶。
 
  香兒回報中殿,初生當晚陪成宗就寢,松兒大怒。松兒見成宗要求去大殿生活,並要初生伺候。嚴鄭找巫師作法詛咒中殿,被松兒兄發現。宋內官和松兒母兄去告訴松兒此事,松兒交代宋內官秘計。
 
  初生伺候松兒入睡,宋內官找人在中殿附近放火。
 
第44集成宗新政多,燕山君出生
  初生發現失火,猶豫一下還是叫醒了松兒。成宗聞訊急忙趕來,請太醫看松兒及胎兒安否。成宗任命新三相及多位官員,其中新人頗多。松兒產下兒子燕山君,眾大官夫人道賀。
 
  初生得不到成宗關心,灰心自縊身亡。田內官朴尚宮去向仁粹問安,見昌德宮年久失修。田內官見成宗說應親近仁粹,避免不孝。成宗成立弘文館,廣開言路,仁粹私贊做得好。
 
第45集成宗起用新人事,仁粹決定放手
  約當西元1476年。松兒故意不去向仁粹請安,卻謊稱仁粹不接受。柳子光上書彈劾韓明澮收賄,成宗不理。成宗在涼亭和眾儒生喝酒論政,領相奏事不成。
 
  仁粹見成宗醉酒熟睡,憶起桃源君,決定放手。松兒接見三後宮,不滿新收後宮和不知鄭貴人有喜。仁粹去見松兒問起內訓一書,松兒愛理不理。
 
  成宗公佈新任司憲府和弘文館人事,大都新人。韓明澮見成宗表示將歸隱,勸成宗和仁粹聯手。
 
第46集仁粹反擊松兒,元子宮外避摺
  仁粹成宗相談甚歡,松兒想抱元子去請安攪局。蔡尚宮勸阻松兒未成,不但被拳腳相加,還被杖責重傷。松兒闖入大殿干擾成宗議事,編借口說元子整晚發低燒。仁粹以御醫說宮中空氣不利元子為由,送元子到宮外避摺。
 
  松兒再闖入大殿告狀,成宗雖不滿也只好聽著。仁粹說要改善松兒放肆的壞毛病,請成宗裝不知道。
 
  貞熹問仁粹元子避摺原因,婆媳又大吵一架。仁粹命親信調查坡平尹氏在朝為官者的詳情。蔡尚宮臨死還見不到松兒一面,在交泰殿前去世。隔天松兒去蔡尚宮房間,已人去樓空連屍體都看不到。
 
第47集仁粹主張廢妃,成宗左右為難
  約當西元1477年。仁粹以中殿無德打死恩人蔡尚宮為由,要成宗廢妃。成宗在三代婆媳間左右為難,避不見面。府夫人申氏為松兒找來符咒砒霜,準備陷害鄭貴人。松兒命香兒在交泰殿下淺埋人偶。成宗聽昌年勸,去找中殿卻發現疑雲重重。
 
  松兒解釋符咒用以辟邪,砒霜準備自殺。仁粹懷疑砒霜用途,命親信搜查府夫人住處。貞熹也命監察尚宮搜查鄭貴人嚴淑容住處。仁粹帶著罪證前往大王大妃殿理論。
 
第48集任士洪妙計,解除廢妃危機
  大王大妃殿仁粹和貞熹針鋒相對,相持不下。仁粹提出尹氏家族佔用科田清單,貞熹仍不示弱。松兒向右承旨任士洪求救,對來抓香兒的官兵揮舞刀劍。成宗命人幫松兒找來府夫人並帶元子回宮,仁粹表示認輸並威脅離宮。
 
  成宗聽朴尚宮勸去找仁粹,卻見松兒在奉壽宮前跪席待罪。任士洪向成宗提議先降松兒為嬪再予復位的方案,成宗連說妙計。仁粹知被唬弄也無可如何,見四位後宮爭吵意見不一大為不滿。
 
  松兒找來兄長尹遘,要他利用醫女福實以湯藥讓鄭貴人流產。
 
第49集貞熹被氣昏倒,松兒加緊害人
  約當西元1477-1479年。松兒要尹遘以納醫女福實為妾誘使她幫忙害鄭貴人流產。仁粹召見韓明澮要他率先歸還所借的科田,帶動風氣。貞熹見成宗質疑歸還科田政策,被成宗反駁昏倒。
 
  松兒召見四後宮請喫茶,知貞熹昏倒大為吃驚。仁粹照顧貞熹病情,兩人初露和解跡象。
 
  醫女福實提議以益母草茶取代毒藥害鄭貴人。仁粹遷往昌慶宮照顧貞熹,松兒暫成王宮內主人。三上殿一起出遊泡溫泉,松兒趁機害人。鄭貴人流產,成宗大怒下令徹查。
 
第50集益母草事發,松兒嫉妒鬧事
  約當西元1479年。成宗下令徹查內醫院御醫及藥材,並沒查到可疑之處。松兒要尹遘把醫女福實關起來,並想對尹昌年不利。武官尹子明見成宗說有御醫提及益母草會導致流產,而松兒命醫女給鄭貴人服用。成宗要尹子明保密,將親自去問松兒。成宗和松兒談話不得要領,松兒問是否問她有意害鄭貴人。
 
  由於松兒提及仁粹會認定是她做的,兩人大吵一架,成宗不想再見到松兒。松兒再次懷孕,四後宮前來賀喜。三上殿回宮出遊溫泉三個月回宮,仁粹安慰成宗說益母草一事忍得好。仁粹交待韓致亨和尹子明一定要找到福實查明真相,但尹遘已溺死福實。
 
  松兒去大殿找成宗,不理內官阻攔闖入,成宗趕她不走,自己離開。松兒氣怒流產,仁粹讓元子見松兒一面,旋即後悔多此一舉。松兒問朴尚宮如何改善和仁粹及成宗的關係,卻又表示無法做到不嫉妒。
 
  成宗在尹昌年處喝酒尋歡,松兒闖入,成宗趕她不走,推搡間劃傷龍顏。
 
第51集仁粹查知成宗傷臉,松兒被廢離宮
  成宗被抓傷臉後匆忙離開,回到大殿避不見人。松兒離開時威脅尹昌年和在場眾內官宮女不得外傳此事。松兒想掩飾此事,去見仁粹編故事說成宗酒罪撞門傷臉。
 
  松兒叫走嚴氏鄭氏,並送他們珠寶企圖封口。仁粹去見成宗確認,卻發現臉部抓傷,大怒。任士洪勸松兒向貞熹求救,貞熹說幫不上她,松兒憤憤離開。
 
  朝議時鄭昌孫等老臣提出廢妃,年輕士人及任士洪柳子光反對。成宗還在猶豫,仁粹來見堅持廢妃,要求馬上下旨。監察尚宮來執行廢妃御命,松兒拿出小刀威脅自殺。成宗派宋內官傳話要松兒先去宮外等候,松兒求見元子一面。
 
  成宗去求仁粹不成,說仁粹冷酷無情、無血無淚、違反天倫。松兒對來送行的四個後宮說等元子上位她還會有話說。
 
第52集仁粹要立新中殿,儒生百姓同情廢妃
  約當西元1479-1480年。廢妃私宅有佈告文,嚴禁親友來往,並隨時有人監視。仁粹向貞熹提要立新中殿,貞熹、安順都說慢慢來。儒生聚集請求收回廢妃旨意,百姓也在私宅前為廢妃喊冤。仁粹接見尹淑儀之父尹壕和堂兄尹弼商請喝茶,其意甚明。成宗下令逮捕請願的官員和儒生,說仁粹該滿意了。
 
  三上殿接見四後宮,說新中殿由後宮中選取。反對廢妃的官員朴叔蓁、任士洪、柳子光等被流放遠地。
 
  仁粹和元子祖孫相處甚歡,仁粹決定派監察尚宮探視廢妃私宅。楊監察尚宮等去訪廢妃私宅,發現缺柴少米生計艱難。楊尚宮回宮途中被尹弼商攔下,拉到一旁耳語。
 
第53集昌年成新中殿,松兒回宮無望
  約當西元1481-1482年。嚴氏攔住楊尚宮,嚴鄭謊稱大妃賞跑腿費阻她報實情。楊尚宮在仁粹成宗面前編造松兒家倉庫充裕烤肉享樂。仁粹選定尹昌年為新中殿,要她扮演元子的母親。
 
  尹弼商鄭昌孫希望韓明澮加入廢掉元子,韓不允走人。貞顯求仁粹給廢妃減罪讓她回宮,仁粹不同意。
 
  韓明澮親自去松兒家門前觀察,發現百姓送魚送米卻被逐離。韓明澮見仁粹建議再派人訪廢妃,再做決定,歷史會做出審判。松兒變賣戒指簪花準備招待前來的尚宮,希望幫說好話。南尚宮給松兒送來唐衣,說是新中殿送的。
 
第54集失望狂言,仁粹決定賜死松兒
  約當西元1482-1483年。松兒以為唐衣新中殿送的,穿上後打扮好迎接來訪的楊、鄭尚宮。仁粹答應成宗若廢妃真心悔改就給以適當的待遇。楊尚宮對松兒傳聖旨說只是來查看生活狀況,松兒大為失望。新中殿送來的一盒珠寶賞賜品,被松兒撒一地退回。松兒並說要奪走元子需先殺她,否則王宮早晚血雨腥風。
 
  仁粹得到回報後,決定賜死廢妃,成宗遲不答應。仁粹最後要成宗選擇廢元子或賜死廢妃,成宗終於下旨賜死。廢妃在交代申氏轉告元子為她報仇後,喝下賜死藥身亡。
 
第55集心生懷疑,燕山追問廢妃罪名
  約當西元1495年。燕山君在昌德宮和內官們跳舞作樂,仁粹夜晚讀書聞之不喜。仁粹給燕山君強化國防等六道作業,希望他不要跳舞。仁粹對和貞顯一起來問安的晉城大君很親切,燕山羨慕。燕山找領相盧思慎追問廢妃罪名,領相稱成宗遺命閉口不言。廢妃之母兄嫂去找廢妃墳墓祭拜,說即將可以報仇。
 
  燕山找慎氏之父慎成善再次追問廢妃罪名,終於得到抓傷龍顏的答案。燕山找出曾侍候廢妃的金內官,藉打獵追逐以溺斃逼問廢妃實情。
 
 
第56集仁粹大怒,燕山企圖洗脫廢妃罪名
  燕山知道是廢妃之子後,風雨夜跑去向仁粹告饒,仁粹希望燕山成為聖君。燕山夫婦去見貞顯請安,並對晉城表示親善,貞顯反而憂心忡忡。貞顯帶晉城去見仁粹,說為晉城擔憂,還說見燕山如芒在背,仁粹也表後悔。燕山找來任士洪,問如何昭雪廢妃的罪名,並決定找人上書試探仁粹的心意。
 
  燕山找眾臣討論趙之瑞的奏摺,表面上一笑置之,卻問領相仁粹的反應。知道沒反應後,親自去找仁粹問明,卻被痛責,並說再提廢妃絕不輕饒。燕山跟任士洪說仁粹緊抓廢妃罪名另有所圖,是為了控制朝廷。
 
  燕山去任士洪家喝酒,任找來名妓張綠水表演歌舞,燕山看得目迷神搖。
 
第57集戊午士禍,燕山藉機強化王權
  約當西元1498年。柳子光向燕山君提出收入史草的《吊義帝文》影射世祖篡位。燕山君調來史草查閱另發現記載世祖醜聞謠傳,大為震怒。迅即逮捕金馹孫等人嚴刑拷打,燕山親臨逼問鄭氏嚴氏向仁粹請求離宮居住,仁粹勉強答應。韓致亨兩度請示仁粹插手,仁粹以無名目為由緩議。
 
  燕山見仁粹說史草事並問及罪人之子當殺與否,仁粹欲言又止。之後仁粹去大殿溫語向燕山認輸,只希望他暫時忘掉廢妃等她死後再說。齊安大君向燕山提廢妃墳簡陋移置,燕山表面上說不要再提廢妃的事。
 
第58集血手絹出現,燕山發狂報仇
  約當西元1502-1504年。韓致亨見仁粹建議解開燕山罪人之子的枷鎖,仁粹不允。韓致亨病重去世,仁粹失去在朝中有力緩衝迴旋的左右手。燕山和張綠水等深夜跳舞「安慰」仁粹的悲傷。月山夫人朴氏去阻燕山跳舞,卻被羞辱氣走。
 
  齊安向燕山提廢妃一事可以當作清政敵的武器。齊安設計讓燕山去看廢妃墳,並見到廢妃母兄。燕山召廢妃母申氏進宮,鄭氏嚴氏見仁粹求救。仁粹想去大殿見燕山,卻被兵士攔阻不能離開昌慶宮。
 
  申氏拿出保存二十三年廢妃吐血手絹,燕山見之發狂。燕山拿著血手絹去見仁粹質問,仁粹說沒廢元子悔不當初。燕山從屏風後抓出鄭氏嚴氏,說害廢妃的人無論死活都要報仇。

第59集燕山殺鄭氏嚴氏報仇,大臣人人自危
  約當西元1504年。燕山帶鄭氏嚴氏到義禁府嚴刑拷打,鄭氏破口大罵廢妃。領相成俊等朝中大臣人人自危,惶然不知所以。燕山找來鄭氏二子安陽君和鳳安君,逼他們棒打罪人。
 
  燕山帶安陽、鳳安見仁粹說要敬酒,並撞倒仁粹。燕山回到刑場殺掉鄭氏嚴氏,仍不肯罷手。
 
  燕山找來晉城大君說兩人要死一個,逼選喝毒酒。晉城要喝毒酒時,燕山喊停並讓南尚宮代喝致死。燕山追究大臣責任時,眾人紛紛提議廢妃復位為齊獻王后。燕山說一定要仁粹到墳前跪地求饒才算結束。
 
第60集仁粹大妃逝世(結局)
  燕山君最後為給生母報仇喪失病狂,無惡不作,本要仁粹大妃在追封生母為齊獻王后儀式當天當面向生母道歉,但仁粹大妃卻在儀式前天逝世。
 
  而後燕山君和愛妃張綠水過著放蕩不羈的生活。元宗,即中樞府知事發起討伐燕山君的決定,在晉城大君的帶領下又一起中宗反正發生了。
 
【文中圖片轉載JTBC】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Good Casting】劇情.人物介紹~崔江熙、李相燁*大媽間諜動作喜劇
《Good Casting》劇情講述在國情院存在感超低,好不容易守住自己的一席之地的大媽們偶然被抽選成特工,偽裝潛入現場後發生的動作喜劇。   【...(詳全文)
【韓劇 仁粹大妃 劇情】仁粹大妃分集劇情1~30
《仁粹大妃》劇情以雖為女性卻夢想成為朝鮮的最高權力者的仁粹大妃為中心,同時圍繞著時運不佳的王妃廢妃尹氏、朝鮮最早的大妃貞熹王后展開的故事 。   ...(詳全文)
【韓劇 1+1我的愛/甜蜜的秘密】1+1我的愛分集劇情1~30、1+1我的愛人物介紹
《1+1我的愛》劇情講述開朗堅強的媽媽和對外冷酷的挑剔男之間互相撫平傷口,領悟到真正愛情和親情的家庭劇。   【人物介紹】 韓雅凜-申素...(詳全文)
【韓劇 幸福泡菜店/全都是泡菜】幸福泡菜店分集劇情1~40、幸福泡菜店人物介紹
 《幸福泡菜店》劇情講述了遭到丈夫背叛,經歷苦難之後,用泡菜事業成功的一個女人的愛情與成功故事。   【人物介紹】 劉夏恩-金志映...(詳全文)
【韓劇 Healer治癒者結局/偽裝情人】Healer治癒者分集劇情1~20
《Healer治癒者》講述依靠高科技武裝自己的徐正厚與網路記者蔡英信、擁有很大秘密的明星記者金文浩邂逅後,放棄在無人島上獨居的夢想,成為一名有擔當的記者,並逐漸...(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