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花千骨》劇情講述花千骨與白子畫的愛情故事。
百年難見的天煞孤星花千骨,被身負重任一心想保護天下蒼生的長留掌門白子畫所救。而後花千骨經過重重考驗拜為其座下唯一的弟子。
朝夕相對讓花千骨對白子畫產生了深深的愛慕執念。
花千骨不惜偷盜神器為師父解毒,不料陰差陽錯之下放出妖神,並於無意中得到洪荒之力。六界日此動亂不堪,百姓民不聊生。
白子畫既要匡顧天下,又要保護花千骨,費盡心力……
 
花千骨
【分集劇情】
第31集白子畫命不久矣欲禪位
白子畫身中卜元鼎毒命在旦夕,他已經時日不多只能盡量拖延體內毒性發作時間。
 
九天絕地生有一種叫斷腸花的植物,該植物也許能解卜元鼎毒,白子畫中毒被花千骨得知,花千骨抓住一線生機離開長留前往九天絕地。
 
紫熏現身長留欲見閉門不出的白子畫,兩人道不同不相為謀,白子畫閉門不出不肯相見,紫熏欲破門而入被守在門外的笙簫默阻攔悻然離去。
 
摩嚴在長留輩份最高,白子畫欲在死後將掌門之位交給摩嚴,笙簫默是白子畫的師弟,白子畫中毒之事只有笙簫默一人得知,摩嚴對白子畫忽然傳位百思不解,先祖曾言:「有白子畫可保長留千年基業」,摩嚴如若違背先祖之言,不但要遭來後世唾罵,恐會帶領長留走向衰亡之路。
 
個中利害一看便知,摩嚴不肯做長留下一代掌門,白子畫無奈之下欲任命笙簫默為長留掌門,笙簫默借口自己懶散慣了百般推脫。
 
花千骨在九天絕地尋找斷腸花遭遇妖獸襲擊,為救白子畫她豁出全力打敗妖獸覓得斷腸花。
 
妖獸雖然吃了敗仗,花千骨也沒有討到好果子吃,灰頭土臉的她回到長留將斷腸花交給白子畫。
 
霓漫天偷走了花千骨珍藏的一塊絹布,絹布是白子畫贈送的物品意義非凡,花千骨遍尋絹布不見遇到霓漫天。冤家相見,分外眼紅,霓漫天得意洋洋展示手中的絹布,花千骨大吃一驚伸手欲奪絹布,霓漫天握著絹布厲聲陳詞指責花千骨戀上白子畫,花千骨擔心自己的秘密被外界得知,一時之間奈其不得。
 
仙劍大會即將如期舉辦,霓漫天趁機要求花千骨在比賽中詐敗,否則她戀上白子畫的秘密將會傳遍整個長留。為了保住自己的名節,她只能答應霓漫天的要求。
 
白子畫服食斷腸花身體並非好轉反而加重毒性,花千骨手端桃花羹推門進房一臉鄂然注視倒在地上的白子畫,情況緊急,不容刻緩,她快步上前扶起白子畫挽起自己的衣袖欲割破手腕滴血施救,唯今之計,只有她體內的血液能助白子畫以毒攻毒從而延長毒發身亡的時間。

**AD1**
第32集白子畫解毒無果苟延殘喘
花千骨自小異於常人,她體內的血液含有毒性能助白子畫以毒攻毒從而延長續命時間,白子畫喝下血液得以緩解體內毒性,距仙劍大會舉辦時間越來越近,身體稍好的他對花千骨寄予厚望命其勤學苦練以便在仙劍大會上有所斬獲,令他始料不及的是,花千骨因自身原因已經與霓漫天許下在仙劍大會詐敗的約定。
 
花千骨有口難言不敢在白子畫面前說出真相,倘若她說出真相定會激怒白子畫從而牽動他的情緒加快毒性發作時間,唯今之計只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走一步算一步。
 
夜色倒扣在天上如同一口看不見底的大鍋,花千骨在地上心煩意亂練劍習武,她內心無比矛盾既想在仙劍大會全力以赴,又不敢違背與霓漫天定下的詐敗約定。一套劍招練畢,花千骨愁眉不展席地而坐陷入到苦惱中,多日不見的殺阡陌翩然而至,他對長留舉辦仙劍大會頗為不滿,長留所有弟子理應和平共處豈能爭強好勝,仙劍大會早已違背以和為貴的道理,弟子們為了看不見摸不著的虛榮爭個你死我活,已經遠離與世無爭的修仙宗旨。
 
殺阡陌罵了白子畫一頓心中怒氣稍減變出幾碗美食送給花千骨,他是魔道之人不便在長留久留,兩人闊別已久就此分別。
 
以毒攻毒不是長久之計,白子畫拒絕服食花千骨的血液再次毒性發作,師弟笙蕭默於危難之際輸送內力助其抵抗體內毒性。
 
紫熏從單春秋手中奪取卜元鼎,似有所圖的她給霓漫天下達一項命令:暗中監視跟蹤花千骨。只要霓漫天乖乖聽從她的命令,日後便能獲得真傳。
 
七殺派乃魔教之首對天下各派虎視眈眈,肩負天下蒼生的白子畫將各派掌門喚至長留謀劃對敵之策,玉濁峰溫掌門當先表態唯白子畫馬首是瞻,除了蓬萊島的霓千丈以及個別幾個掌門以外,其餘掌門與溫掌門立場一至願聽白子畫調遣,當今天下,號召群雄對付妖魔鬼怪的領袖捨他其誰?
 
芳草幽幽的湖畔,花千骨舞劍習武,霓漫天隨後而至逼其下跪服軟。
 
第33集仙劍大會花千骨遺憾落敗
長留殿外,身中劇毒的白子畫向師弟笙簫默交待身後事,他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生性純良的花千骨,日後他若毒發身亡,笙簫默需代他照顧花千骨。
 
長留每年都要舉辦考驗弟子資歷的仙劍大會,新一屆仙劍大會即將舉辦,霓漫天求勝心切向父親霓千丈索要家族秘籍欲習得一招半式提升修為,她的要求遭到父親反對。
 
一年一度的仙劍大會如期而至,各派掌門悉數到場觀戰,唯獨白子畫遲遲沒有現身,仙劍大會意義重大是長留每年都舉辦的盛會,白子畫身為長留掌門棄賽事不顧引來各派掌門猜疑,笙簫默前往絕情殿說服白子畫蒞臨仙劍大會。
 
長留眾多弟子數花千骨與霓漫天為首的幾個弟子修為出眾,兩人展開首輪對決各持一把寶劍一決勝負,花千骨因有把柄在霓漫天手中出招遲緩,兩人戰至數十回合,花千骨忽起殺念欲刺死霓漫天,場外的摩嚴看得真切暗道不好抬手一指施展法術襲擊花千骨,一道白光準確無誤擊中花千骨握劍的手腕,她猝不及防驚呼一聲從空中墜落下來摔到地上,霓漫天緊隨其後身姿平穩落地,勝負已然明朗,花千骨在比賽過程中忽升殺念觸犯修仙大忌已屬敗者,她的行為無疑是在往白子畫臉上抹黑,白子畫一言不發面色陰沉退場,花千骨緊隨其後一路呼喊白子畫,師徒兩人一前一後往絕情殿行去,白子畫中途忽然止步轉身抬手煽了花千骨一記耳光,同時罵其在仙劍大會上對同門升起殺念。
 
霓漫天固然可恨,花千骨升起殺念欲取對方性命有失偏頗,白子畫返回絕情殿閉門不出,花千骨情急之下跪在殿外不停磕頭認錯,她那細嫩的額頭磕在石板上立時皮開肉綻,鮮血從她受傷的額頭滲了出來,她卻毫無察覺反覆不停磕頭,如此這番不知磕了多少個頭說了多少遍認錯的話語,花千骨失血過多兩眼一黑昏死過去被笙簫默救走。
 
紫熏利用卜元鼎成功練制解藥,白子畫雖未化解體內毒性,但他不肯收下解藥,紫熏離去之時留下解藥,白子畫手握解藥觀瞧片刻將其擲入湖中。
 
第34集花千骨被白子畫逐出師門
失血過多的花千骨甦醒過來,白子畫問她為何在仙劍大會對霓漫天動殺念,她趕忙跪在地上一個勁的認錯就是不肯說出原因,白子畫急怒攻心毒性發作,花千骨吃了一驚呈上血瓶,只要白子畫喝了她的血液便能壓住體內的毒性,但他沒有領情抬手拔落血瓶往房外走去。
 
花千骨做了一個噩夢,夢中的她被白子畫在內的兩個長留執事責罵,夢境過於真實,她驚醒過來心有餘悸氣喘吁吁。
 
霓漫天如願以償在仙劍大會摘得桂冠,但她沒有履現諾言歸還絹布給花千骨,兩人在林中狹路相逢產生衝突,東方彧卿現身趕走霓漫天。
 
絹布是白子畫送給花千骨的物品意義非凡,每次見到絹布她就會想起白子畫,在絕情殿修練多日,她已經深深愛上了白子畫,絹布承載著她對白子畫的思念,她為了隱瞞戀上師傅的秘密受制於霓漫天。
 
東方彧卿幫助花千骨從霓漫天手中奪回絹布,在回程路上他與白子畫相遇,白子畫已經識破東方彧卿的身份,東方彧卿父親死於白子畫為首的長留五仙手中,多年以來他處心積慮謀劃復仇計劃,花千骨便是他復仇的一粒棋子,白子畫自知命不久矣決定與花千骨斷絕師徒情份,他希望東方彧卿放下仇恨照顧花千骨。
 
霓漫天被東方彧卿施了秘術無法開口說出花千骨的秘密,她想在摩嚴面前說出花千骨戀上白子畫卻始終開口不得,摩嚴計上心來命她提筆寫出心中所想,豈料她寫出來的竟是嘲諷摩嚴是烏龜的文字。
 
白子畫在摩嚴面前宣佈與花千骨斷絕師徒關係,花千骨大吃一驚下跪求情,任她好話說盡苦苦哀求,白子畫就是不肯改變主意,師徒二人就此斷絕關係,花千骨心情失落返回絕情殿收整包袱,離去之時她在白子畫面前稱定會找到化解卜元鼎毒的辦法,正所謂:「一日為師,終生為父」,雖然她與白子畫不再是師徒關係,但她不肯半途而廢就此罷休。
 
一番收整,花千骨離開長留向異朽閣主打探化解卜元鼎毒的方法,她萬萬沒有想到,眼前佩戴面罩神秘莫測的異朽閣主竟是好友東方彧卿。
 
第35集神器炎水玉能解卜元鼎毒
白子畫身中卜元鼎毒時日不多,花千骨得東方指點,下山前往異朽閣向閣主求助。閣主正是東方本人,他要求花千骨先下廚做菜,如此方能獲得白子畫解毒之法,花千骨搭救白子畫心切,即刻入廚做菜,在長留絕情殿,她每天下廚做菜侍奉白子畫,東方意在體驗白子畫逍遙自在的人生,每日能品徒兒親手做的美食。
 
一番忙活,花千骨將幾樣炒好的菜端到桌上,東方不便摘下面罩品嚐菜餚,遂向其說起化解卜元鼎辦法,十方神器中的炎水玉生生無息,能令朽木化春,同時亦能化解卜元鼎毒。
 
欲尋此物,需集齊九方神器解開封印。九方神器並非聚在一個地方,玄鎮尺在天山,浮沉珠在霓千丈手中,謫仙傘和卜元鼎落在七殺派手中,其餘五方神器由白子畫保管,對於修為平平的花千骨來說,能拿到一件神器已是不易,何況還要湊集九方神器。
 
東方贈送一本古書給花千骨,稱能助其解開封印,花千骨如獲至寶返回長留,因古書文字生澀難懂,遂向學識淵博的東方求助,東方繼續用假身份與花千骨相處,不動聲色誘其進入圈套。
 
某日,花千骨在河邊清洗衣物之時,霓漫天現身挑釁,兩人始終難以和平共處,霓漫天出手攻擊花千骨,朔風現身擋了一掌口吐鮮血,霓漫天事後問其為何屢次偏護花千骨,種種跡象表明,朔風似是愛上了花千骨。
 
白子畫毒性發作狂興大發,將進入絕情殿的花千骨撲倒在地上,咬破她的脖子吸血,這一幕被聞訊而至的李蒙瞧見,他誤以為花千骨勾引白子畫,一時怒起,稱要上報給世尊摩嚴,花千骨逼不得已將其虜走。
 
次日天明,花千骨吹響骨哨喚來殺阡陌,得其指點習得攝魂大法,而後返回絕情殿,抹除李蒙與白子畫腦海中的一部份記憶。
 
入夜,李蒙在殿外找到花千骨,稱白子畫有請,兩人入殿見到白子畫,李蒙隨後退下,白子畫一改往昔絕情作風,語氣溫和勸說花千骨返回蜀山,繼承清虛道長的遺願,將蜀山發揚光大。
 
第36集朔風伴花千骨尋找解毒之法
白子畫已經安排好了身後事,日後他若仙逝,由師兄摩嚴對外宣稱閉關修練,花千骨留在長留已無多大意義,倒不如回蜀山修練。
 
白子畫一向說一不二,花千骨苦求無果,只得借口自己生辰即將到來,希望能在白子畫的陪同下在長留渡過最後一個生辰,她的要求合乎人之常情,白子畫欣然應允。
 
朔風察覺到花千骨連日以來行為異常,在他的追問下,花千骨和盤托出白子畫中卜元鼎毒真相,要解卜元鼎毒,唯有集齊九方神器解開封印找到炎水玉。朔風獲知真相震驚不已,遂決定幫助花千骨尋找炎水玉。
 
光陰似箭,轉眼到了花千骨生辰之日,她將白子畫領至河邊,倒上酒水慶祝自己的生辰,白子畫上當受騙喝下含有迷藥的酒水,花千骨不動聲色拿出流光琴撫琴縱樂,美妙動聽的琴聲引領白子畫昏睡過去,花千骨趕忙將其扶回絕情殿。
 
五方神器藏於白子畫體內,花千骨施展法力逐一獲取,事到如今,她只能不擇手段集齊九方神器,唯有如此方能解開封印獲取炎水玉,否則白子畫命將難保。
 
五方神器已經到手,集齊其餘四方神器絕非易事,花千骨造訪紫熏,送上盛有自己毒血的器皿,托咐紫熏在她離開長留之時照顧白子畫,定時給白子畫服食毒血抵抗體內毒性。
 
卜元鼎毒幾乎是無藥可治,紫熏獲知花千骨已經找到解毒之法,吃驚不小,看在白子畫的份上,她允許花千骨抽身尋找解毒之法,如若花千骨失敗歸來,她定然不會輕饒。
 
白子畫中毒太深體質每況愈下,紫熏入絕情殿轉達花千骨的意願,欲代其照顧白子畫,卻遭無情拒絕。
 
長留殿外,花千骨將糖寶交與落十一照顧,一番叮嚀離開眾人準備下山,朔風暗中將其攔下,執意伴其涉險。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糖寶與花千骨分別不久,內心思念倍增欲下山尋主,落十一極力勸阻之時,恰逢霓漫天四處尋找失蹤的朔風,當她得知朔風已送花千骨回蜀山,立時怒起。
 
第37集霓千丈身亡,花千骨含冤成兇手
朔風隨花千骨離開長留,目標直指蓬萊島,中途兩人在一處小鎮落腳,時值中元節,每逢佳節倍思親,千家萬戶拜先人,朔風觸景生情向花千骨吐露自己的身份,他自小無父無母是一個孤兒,因缺乏親情關愛,平時不苟言笑很少表現出喜怒哀樂,不瞭解他的人以為他難以相處。
 
說完自己的身世,朔風百感交集,此時東方現身,提出與花千骨一起奪取四方神器,一行三人返回客棧,各自回房就寢,暫且不表。
 
次日,花千骨與朔風前往蓬萊島借口拜訪霓千丈,實則侍機奪取浮沉珠,老謀深算的霓千丈對花千骨忽然造訪升起疑心,花千骨謊稱白子畫有密信要傳,借霓千丈看信的機會使出攝魂大法,霓千丈道行高深未能立時昏迷,而是大有醒轉之意,花千骨在朔風的提醒下拿出幻思鈴搖響,將霓千丈引入到神智恍惚的狀態,借此機會入其墟鼎元神奪走浮沉珠。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花千骨與朔風功成身退,單春秋隨後現身,笑容陰森注視尚未醒轉的霓千丈。
 
不久之後,有弟子發現霓千丈死於非命,其身邊放著一張白紙,上寫一個花字,花千骨成了殺人兇手,與朔風離開蓬萊島之時被島上的弟子攔截,兩人得知霓千丈身亡皆是吃了一驚,因一時半會解釋不清,花千骨利用神器擊敗所有弟子,與朔風離開蓬萊島返回客棧。
 
遠在長留的霓漫天得知父親身亡,悲痛欲絕向白子畫求助,白子畫認定兇手並非花千骨,霓漫天怒不可遏罵其留有私心,父親屍骨未寒,霓漫天回蓬萊島處理後事。
 
白子畫返回絕情殿欲取體內五方神器,未果。立時意識到體內神器已被花千骨取走。
 
天山派尹洪淵掌門藏有玄鎮尺,東方暗中派出手下綠鞘上門拜訪花千骨,以異朽閣主的名義轉話,指引花千骨前往九霄塔尋找玄鎮尺。
 
九霄塔機關重重,入之九死一生,尹洪淵將玄鎮尺藏於塔內,多年以來從未有人成功拿走玄鎮尺。
 
花花千骨第38集-花千骨奪得玄鎮尺,霓漫天繼承父位
紫熏借助古書記載的內容,查出花千骨奪神器原因,原來集齊九方神器便可引出炎水玉,從而化解白子畫體內的卜元鼎毒。
 
白子畫再次毒性發作,被紫熏和笙簫默抬到冰床上,笙簫默事後叮囑李蒙不能將白子畫中毒之事說出去。
 
九霄塔內,花千骨四人各自遭遇「自己」,其實這是法陣產生出來的幻象,四人打敗幻象繼續往塔樓高層走去。
 
白子畫性命危垂,摩嚴忽然造訪,紫熏與笙簫默已經瞞不下去了,只得向他吐露真相,白子畫已經昏迷情況不妙,摩嚴與兩個同門往白子畫身上輸送真氣,白子畫獲得真氣恢復力量,大吼一聲運功震開三個同門,他不希望自己再苟延殘喘活下去,摩嚴數落他欲獨自一人仙逝,扔下長留不顧,決定想辦法為其化解卜元鼎毒,同時表示願做長留代理掌門。
 
殺害霓千丈的人正是單春秋,曠野天一臉獻媚贊其成功嫁禍給花千骨。
 
九霄塔最高層由一條名喚「極目獸」的類龍生物把守,花千骨四人合力圍攻極目獸,綠鞘為了保護東方不幸被極目獸重傷,花千骨利用自己的血液制服極目獸,卻無法挽回綠鞘的性命,臨死之前,綠鞘向花千骨賠不是,自責平時總是不給花千骨好臉色,說完該說的話,綠鞘從身上掏出一個香囊,托咐東方交給異朽閣主,借此暗表愛意,異朽閣主便是東方本人,綠鞘只是不便在花千骨面前向東方表露芳心,方才有此一舉。
 
玄鎮尺已經到手,九霄塔不宜久留,花千骨三人未及逃走,尹洪淵聞訊而至索要玄鎮尺,幸得殺阡陌及時出現將其引走,三人方才得以逃脫。
 
翌日,東方幻化出虛假異朽閣主指示花千骨往七殺派奪神器,穿著寬大衣袍斗蓬裹臉的東華上仙出現,他對東方一門心思幫助花千骨奪神器百思不解,東方意在引花千骨入萬劫不復之地,借此讓白子畫判其對錯。
 
霓漫天成為蓬萊島新掌門,師叔獻上先祖留下的不傳秘術,習得秘術記載的功法招式,便能提升修為傲視天下,在此之前,父親曾再三阻止自己修練秘術,霓漫天報仇心切拋開所有顧慮,決定鋌而走險修練秘術。
 
七殺派地界,花千骨在朔風的陪同下與零零星星竄出來的妖兵交手。
 
第39集朔風是神器炎水玉化身
花千骨向殺阡陌討要神器,七件神器已經到手,還有兩件神器在殺阡陌的手中。殺阡陌表示願借兩件神器,不過單春秋已經事先拿走兩件神器前往東海。
 
花千骨沒有心思與殺阡陌敘舊,在朔風的陪同下奔東海而去,白子畫隨後趕到七殺殿尋找花千骨,得知其已奔東海而去,心急如焚御劍升空緊隨其後。
 
長留大殿,摩嚴召集弟子們做好下山捉拿花千骨的準備,殺害霓千丈的人是單春秋,花千骨含冤受屈成為殺人兇手,她的所作所為嚴重影響長留聲榮譽。摩嚴沒有查明案件真相,只想抓到花千骨給各派一個交待。
 
花千骨趕到東海找到單春秋,單春秋對花千骨說他自己正是殺害霓千丈的兇手,此言一出,令花千骨與朔風萬分震驚。
 
讓兩人意想不到的是,單春秋一反常態主動交出謫仙傘,花千骨接過謫仙傘懷疑單春秋在玩陰謀詭計,縱然如此,為了盡快集齊神器找到炎水玉,她顧不上揣摩單春秋的用意,在朔風的陪同下繼續尋找最後一件神器卜元鼎。
 
紫熏趕到東海將卜元鼎交給花千骨,九件神器已經到手,花千骨在朔風的陪同下集合九件神器召喚炎水玉。其實朔風便是炎水玉缺失的一角化身,他向花千骨說出真相,千年以來他始終想不明白自己為何活於世上,直到花千骨尋找炎水玉搭救白子畫,朔風總算弄明白自己活在世上的意義,原來他的使命便是與掛在花千骨脖子上殘缺的炎水玉合併。
 
朔風不顧花千骨勸阻捨身與炎水玉合併,消亡之前拿著一隻傳音螺放在嘴中低聲囈語,將想對霓漫天說的話傳入傳音螺中。
 
花千骨獲得傳音螺,以及朔風犧牲自己換回的完整炎水玉,夢寐以求的炎水玉終於到手,她沒有再做過多停留,匆匆離開東海返回長留。
 
絕情殿內空無一人,白子畫已經落入單春秋手中,花千骨顧不上向聞訊而至的摩嚴解釋,駕空飛天前往東海尋找白子畫。
 
第40集白子畫成功解毒,洪荒之力將現世
東海無名小島,花千骨要求單春秋交出白子畫,單春秋得意洋洋稱白子畫已經昏迷不醒,正躺在某處自生自滅。花千骨救白子畫心切,出手與單春秋過招,單春秋敗其手中情緒激動自言自語,痛恨殺阡陌受其影響,心智大變不再像當初那般殺人不眨眼,漸而延誤許多早就應該執行的計劃。
 
花千骨聽出單春秋有逆反之心,看在殺阡陌的面子上,她饒過單春秋一命,直奔海中找到了白子畫。炎水玉放在白子畫的額頭上起了作用,白子畫緩緩向海面飄升,花千骨抱住白子畫飛回海島上,單春秋再次出現,計上心來提醒她想救出已經併入炎水玉中的朔風,唯有將自己的血液滴在炎水玉上面。
 
花千骨心中雖然有一絲疑慮,但還是按照單春秋所說的辦法,將手指上的一滴血液滴在炎水玉上,炎水玉遇血產生不尋常的變化,拉起花千骨飛往天空消失不見,所有神器亦隨炎水玉飛走,花千骨從空中落回地上,天空開始電閃雷鳴烏雲滾滾,不久之後出現一個深不可測的墟洞,天降異象,嚇得花千骨花容失色,迅速回過神來意識到中了單春秋的詭計,而朔風與炎水玉已經一起消亡,再也無法復活。
 
空中出現的墟洞可打開洪荒之力,原來單春秋早已知曉打開最後一道封印的介質是花千骨體內的血液,花千骨並非尋常凡人,千百年前她的前身與眾神合力封印洪荒之力,今世的她是補天造人的女媧後人。這些秘密,是單春秋從昏迷的白子畫腦海中探知到的,原來白子畫對花千骨的來世今生一清二楚。
 
摩嚴率各大門派開拔東海,遠在蜀國的孟玄朗得知花千骨有難,在輕水的陪同下調集一萬精兵揮師東海。
 
傳言得到洪荒之力便能稱霸天下,尹掌門和溫掌門面露貪婪之色,爭先恐後御劍升空奔墟洞而去,摩嚴情急之下隨後跟上。
 
許多功力不濟的弟子紛紛受到洪荒之力迷惑,心智大變相互殘殺,頓時間,地上一片混亂,原本同屬一個陣營的各派陷入到內鬥中。
 
花千骨將解了卜元鼎毒的白子畫托咐給紫熏,獨自一人飛昇空中救下險被墟洞吸走的溫掌門,摩嚴不分是非黑白命令弟子們捉拿返回地上的花千骨,殺阡陌忽然現身鎮懾眾人,抬手推了花千骨一把,送其飛往墟洞阻止洪荒之力降世。
 
第41集花千骨獲洪荒之力
花千骨進入墟洞尋找洪荒之力,洞內別有一番天地如夢似幻,一個被不明植被包裹的活物引起花千骨注意,眼前的活物極有可能是洪荒之力,花千骨劃破手指將血液滴在活物身上,包裹活物的植被迅速消散,花千骨驚訝的發現活物是一個文質彬彬的少年郎。
 
少年郎已在墟洞中存活無數個歲月,好不容易盼到有人進入墟洞,少年郎驚喜交加稱呼花千骨為姐姐,花千骨一邊打量純真無知的少年郎一邊暗自思量,墟洞內只有少年郎一人,洪荒之力極有可能附身在少年郎身上。
 
少年郎活得渾渾噩噩連自己姓啥名誰都不清楚,花千骨動了惻隱之心與其結為朋友,並為其取名南弦月。
 
東方進入墟洞找到花千骨,欲從南弦月體內獲得洪荒之力,南弦月情急之下將體內的所有力量傳給花千骨,天下人覬覦的洪荒之力轉入到花千骨體內,白子畫隨後而至要求東方離開昏迷不醒的花千骨。
 
二十年前,白子畫為首的長留五仙屠殺東方父親,東方懷恨在心將白子畫視為此生不共戴天的仇人。白子畫自認殺害步入邪道的東方父親實是正義之舉,東方卻始終以受害者的心態活於世上,此生最大心願便是為父報仇。
 
為了報仇,東方不擇手段將花千骨當成棋子操控,白子畫命令東方以後不能再出現在花千骨身邊,東方離去之時吐露洪荒之力已經進入花千骨體內。
 
白子畫聞言無比震驚,思慮片刻施展法力封印花千骨體內的洪荒之力,假以時日如果花千骨控制不了洪荒之力就會反噬到白子畫身上,師徒兩人將會共同承擔磨難。
 
墟洞即將坍塌,白子畫師徒以及南弦月成功返回地面,殺阡陌緊隨三人身後,白子畫謊稱洪荒之力在南弦月身上,眾人一聽之下無不嘖嘖稱奇。
 
殺阡陌與白子畫起衝突,兩大絕頂高手化掌運功對抗彼此,花千骨情急之下奔到殺阡陌身邊勸架,反被其體內散發的功力震倒在地上。
 
第42集白子畫囚禁花千骨擇日審判
花千骨自願回長留受審,在殺阡陌面前提起已經逝世的琉夏,多年以前,殺阡陌因一己私心害死了琉夏,花千骨不希望他執迷不悟再次一意孤行,在她的勸說下,殺阡陌感概萬分打消與白子畫為敵的念頭,任其帶走花千骨與南弦月。
 
孟玄朗以帝王身份為花千骨開罪,白子畫立場堅定不為所動,仙界與凡界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兩者都有各自的規則,孟玄朗縱然貴為凡界帝王,亦不能強硬幹涉仙界事務。
 
雲隱出面為花千骨開罪,花千骨是蜀山掌門,按理說罪不至罰,白子畫反駁雲隱的觀點,稱自己是花千骨的師傅,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他完全有資格處罰盜取神器的花千骨。
 
孟玄朗見白子畫大公無私,只得隨其返回闊別已久的長留,密切觀注花千骨的動向。因要務在身不便久留,孟玄朗臨行之前托咐輕水留在長留觀注花千骨,事到如今,他依然對花千骨懷有情意,花千骨的安危時刻牽動著他的心。
 
白子畫探訪關在鐵籠中的花千骨,盜取十方神器是滔天大罪,花千骨不肯說出真相,而是謊稱所作所為受殺阡陌指使。
 
白子畫不相信花千骨說的話,花千骨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懷有洪荒之力,她從身上拿出朔風消亡前留下的傳音螺,托咐白子畫轉交給霓漫天。
 
傳音螺存有朔風的音容笑貌,身為神器碎片的他活於世上多年,始終理解不了人類所謂的愛情,直到遇到飛揚跋扈的霓漫天,他終於感受到了嚮往已久的愛情,奈何造化弄人,兩人兩情相悅卻無緣長相廝守。
 
霓漫天眼睜睜看著傳音螺中的朔風消逝,伸手探向虛空企圖抓住朔風,眼前的只不過是一幕幻境,朔風早已隨風消逝,霓漫天一臉悲痛保持伸手探向虛空的動作,眼噙淚水望著朔風消逝的方向,腦海中迅速閃現與之愛恨糾葛的情景,人前心狠手辣不可一世的她,此時此刻柔弱無助心碎一地。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這邊廂,霓漫天因朔風逝世情緒悲痛難以自拔,那邊廂,落十一為糖寶鋌而走險,助其闖入牢中營救花千骨。
 
第43集花千骨受銷魂釘酷刑
長留即將公審花千骨,東方潛入牢中探視花千骨,趁其不備通過親吻方式傳其蠱咒。
 
蠱咒可助東方控制花千骨言行,花千骨即將被公審,東方計劃在公審之時控制花千骨說出不想說的話,唯有如此花千骨方能逃過一劫,她奪取十方神器意外打開洪荒之力,目的是為白子畫解毒,說出真相也許獲取不了原諒,也不至於受到太殘酷的懲罰。
 
東方有意試探花千骨是否信任他,謊稱破解蠱咒的唯一辦法便是回吻,花千骨信以為真主動回吻東方,結果未能如願。
 
長留三尊:白子畫、摩嚴、笙簫默公審花千骨,所有長留弟子以及各派掌門到場觀看,連要務纏身的蜀國皇帝孟玄朗也趕了過來。他本想率兵一舉救走花千骨,卻被摩嚴威嚴的目光鎮懾住。
 
花千骨不肯道出搶奪神器原因,僅道出霓千丈死於單春秋手中,她雖然如實說出真相,卻未獲白子畫三人相信。
 
東方暗中對花千骨施展蠱術,花千骨察覺到自己受到控制險欲說出真相,只得把心一橫咬破舌頭,逼迫東方停止施蠱。
 
在天下人眼中,花千骨奪取十方神器引出洪荒之力,已是罪不可恕,摩嚴決定對其施予八十一顆銷魂釘酷刑。
 
危急時刻,殺阡陌降臨長留上空,神態威嚴警告白子畫休要傷害花千骨,否則長留必遭滅門。白子畫道行高深且是長留掌門,豈會被其三言二話嚇到,當即飛到空中與其交手。
 
兩大高手交手致天地變色人神皆驚,殺阡陌拿出看家法寶緋夜劍擲向白子畫,地上眾人有識貨的已然發出驚呼聲,眾目睽睽之下,白子畫避開緋夜劍打敗殺阡陌,任其被趕來的單春秋救走。
 
花千骨被定到誅仙柱上遭受銷魂釘酷刑,許多銷魂釘相繼釘在她的身上,她那一身潔白的衣裳漸漸出現紅色血點,眾人聽著她發出的淒厲慘叫聲無不面色大變。轉眼功夫,花千骨已受刑一十七顆銷魂釘,眼看她就要被更多的銷魂釘扎得魂飛魄散,白子畫阻止摩嚴繼續行刑。在眾人驚訝不解的目光中,對花千骨執行第二道酷刑,喚出斷劍念化出許多劍身刺其體內。
 
第44集白子畫花千骨受刑
十七顆銷魂釘與一百零一劍雖然殘酷,卻並未奪去花千骨的性命,白子畫喚來長留弟子扶走花千骨,摩嚴吃了一驚提醒他切莫不能再偏護花千骨,否則必遭各派掌門非議。
 
白子畫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先是宣佈將掌門之位交由摩嚴代管,接著當眾自懲,代替花千骨被六十四顆銷魂釘扎體,所有銷魂釘如同蝗蟲飛蛾向其撲去,其所穿的潔白衣裳立時佈滿血色斑點,觀之觸目驚心令人膽寒,尋常人如若遭此酷刑,恐怕早已魂飛魄散元神不在。饒是如此,白子畫亦身受重傷折損一部份道行,銷魂釘酷刑過後,他在眾人的注視下頑強的拖著帶血之軀離去,他的舉動頗有花千骨的幾分神韻,師徒二人皆是性格頑強不肯向命運屈服。
 
花千骨遭受酷刑未獲優待,被人送返鐵籠關押,白子畫進入鐵籠摟住花千骨喃喃自語,一改之前冷酷無情的姿態,其實他非常疼愛花千骨,只因自己是長留掌門不便徇私,只能狠下心公事公辦。
 
花千骨身受重傷昏迷不醒,白子畫為其輸送完法力,悄然離去。糖寶隨後而至探視花千骨,從懷中掏出宮鈴,花千骨甦醒過來接到手中如獲至寶,宮鈴彌足珍貴是白子畫贈送的物品,事到如今,她依然對其毫無一絲恨意。
 
霓漫天夜會東方,東方沒有再隱藏自己的閣主身份,勸其放下對花千骨的仇恨。霓父死於單春秋手中,朔風乃炎水玉殘角,到了一定時間自然就會回歸原形,霓漫天要報仇理應找單春秋,而朔風消亡一事,實乃天注定,與花千骨毫不相關。東方所言非虛,卻未能說服霓漫天。
 
當晚,霓漫天回程途中從絕情池經過,絕情池水可試探長留弟子是否動情念,霓漫天心中一動,盛了一壺絕情池水,前往摩嚴住處,一臉神秘稱帶其觀看花千骨的秘密,兩人進入牢房中,由霓漫天往花千骨身上倒絕情池水,正如霓漫天料想的一樣,花千骨沾上了絕情池水立時遭到重創,受傷的手部升起一股熱氣,嘴中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AD2**
第45集花千骨被發配蠻荒絕地
長留弟子只要動了情念,便會被絕情池水腐蝕,花千骨被霓漫天倒出的絕情池水重傷手部,摩嚴驚怒交加知其愛上了白子畫。
 
千百年來,長留不允許弟子動情念,以免影響修仙之路,花千骨不但動了情念,愛上的還是自己的師父白子畫,摩嚴決定將其發配蠻荒絕地。
 
霓漫天待摩嚴離去之後,向花千骨說出東方的另一個身份是異朽閣主,隨後便將絕情池水倒入花千骨嘴中,任其發出嘶啞的慘叫聲。
 
東方向白子畫提出條件,望能帶走花千骨,從此不再過問世事,白子畫沒有立即表態,而是領著東方入仙牢探視花千骨,兩人進入仙牢發現花千骨已經失蹤。
 
摩嚴私下將花千骨發配到蠻荒絕地,對外謊稱其被殺阡陌救走,白子畫心升懷疑,一番追問,從摩嚴嘴中獲知真相。
 
東方前往七殺殿向殺阡陌要人,殺阡陌受到不白之冤,以為白子畫在玩陰謀詭計。
 
東華是長留五仙之一,二十年前,他與四個同伴殺掉東方父親,其實東方父親並非大奸大惡之人,東華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二十年以來一直教東方如何做人,兩人形如父子又似仇人,恩怨糾葛剪不斷理還亂。
 
東方曾在二十年前逼迫東華服食攝心丹,事過境遷,東方主動交出一瓶解毒藥物,允許東華離開異朽閣,他的行為令東華百感交集,反而無一絲重獲自由的喜悅感。
 
花千骨被發配到蠻荒絕地,被一夥惡人綁住,性命堪憂。
 
入夜,東方潛入絕情殿,向白子畫說起花千骨盜取神器真相,當他得知花千骨已被發配蠻荒絕地,勃然大怒揮劍刺向白子畫,電光火石間東華現身,站在白子畫面前擋了一劍,傷勢過重死在當場。
 
白子畫與東華已有二十餘年沒有相見,兩人闊別重逢還未說上幾句話便又陰陽相隔,白子畫心情沉重難以釋懷,隨後又被摩嚴倒出絕情池水試探底細。
 
凡是動了情念的仙者都抵擋不了絕情池水的腐蝕力量,白子畫平安無事毫髮無損,由此說明他對花千骨未動情念。
 
蠻荒絕地,惡人們被忽然出現的怪獸嚇跑,花千骨雙目已經失明,獨自在地上爬行尋找丟失的宮鈴,對慢慢逼近的怪獸毫無察覺。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陸劇 全職高手】結局.分集劇情21~40*熱血電競劇還有滿滿的CG(34集更新)
《全職高手》根據蝴蝶藍同名小說改編的電競青春熱血勵志劇,劇情講述職業電競選手、被無數人追捧的大神葉修,在人生遭遇被迫清零之後,韜光養晦重新崛起的故事。 &nb...(詳全文)
【電視劇 花千骨結局】花千骨分集劇情46-58*禁欲系尊上的虐戀情深
《花千骨》劇情講述花千骨與白子畫的愛情故事。 百年難見的天煞孤星花千骨,被身負重任一心想保護天下蒼生的長留掌門白子畫所救。而後花千骨經過重重考驗拜為其座下唯一...(詳全文)
【電視劇 花千骨 分集劇情】趙麗穎、霍建華~花千骨分集劇情16-30
《花千骨》劇情講述花千骨與白子畫的愛情故事。 百年難見的天煞孤星花千骨,被身負重任一心想保護天下蒼生的長留掌門白子畫所救。而後花千骨經過重重考驗拜為其座下唯一...(詳全文)
【電視劇 花千骨】花千骨分集劇情1-15、花千骨人物介紹*禁欲系尊上的虐戀情深
《花千骨》劇情講述花千骨與白子畫的愛情故事。 百年難見的天煞孤星花千骨,被身負重任一心想保護天下蒼生的長留掌門白子畫所救。而後花千骨經過重重考驗拜為其座下唯一...(詳全文)
【電視劇 他來了,請閉眼】他來了,請閉眼劇情&人物介紹~霍建華、馬思純、王凱
《他來了,請閉眼》由丁墨同名小說改編,劇版《琅琊榜》編劇海宴操刀劇本。 劇情講述全球著名智商超高、性格傲嬌的犯罪心理學家薄靳言,與助手簡瑤在破解一個個離奇案件...(詳全文)
【陸劇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大漢情緣之雲中歌劇情&人物介紹~Angelababy、杜淳、陸毅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劇情改編自桐華小說《大漢情緣》第二部《雲中歌》 西漢時期,八歲的劉弗陵隱瞞身份隨行遊覽到萬里荒漠,走投無路之際,一個騎天山雪駝的綠衫女孩雲...(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