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花千骨》劇情講述花千骨與白子畫的愛情故事。
百年難見的天煞孤星花千骨,被身負重任一心想保護天下蒼生的長留掌門白子畫所救。而後花千骨經過重重考驗拜為其座下唯一的弟子。
朝夕相對讓花千骨對白子畫產生了深深的愛慕執念。
花千骨不惜偷盜神器為師父解毒,不料陰差陽錯之下放出妖神,並於無意中得到洪荒之力。六界日此動亂不堪,百姓民不聊生。
白子畫既要匡顧天下,又要保護花千骨,費盡心力……
 
花千骨
【分集劇情】
第46集花千骨流落絕地獲竹染搭救
面目猙獰的怪獸叫「哼唧獸」,早在花千骨被發配到蠻荒絕地之時,白子畫事先找到哼唧獸,囑其前往蠻荒絕地照顧花千骨。 
 
哼唧獸背起花千骨在沙漠中狂奔,不多時抵達一處石門外面,一名年輕男子從石屋中走了出來,扶花千骨進屋療傷,幾個時辰過後,花千骨甦醒過來恢復了視力,在她驚訝的目光中,年輕男子從懷中掏出一件物件,顯露自己的身份,花千骨看清物件之後,猜到年輕男子是摩嚴的徒弟,名叫竹染。
 
竹染為助花千骨恢復法力,將其推入懸崖,一頭似龍非龍的怪獸不知從何處衝了出來,殺氣騰騰衝向花千骨。竹染站在高處向花千骨介紹怪獸的名字,怪獸喚作「睚眥獸」,顧名思義,此怪一旦受到侵犯必會睚眥必報。
 
花千骨求生心切揮刀重傷睚眥獸,遠在長留的白子畫忽然口吐鮮血,心中無比驚鄂,已然猜到花千骨在使用洪荒之力。
 
花千骨恢復法力回到懸崖上方,不料竹染再次出手將她推下懸崖,在急速下墜過程中,她浮在空中不動,漸而慢慢上升回到竹染身邊,因身體還未適應回歸的法力,她雙眼一閉昏死過去。
 
殺阡陌率七殺派弟子攻打長留,長留弟子對其忽然上門叫戰百思不解,數日之前,摩嚴稱花千骨被殺阡陌救走,如今殺阡陌主動上門要人,眾人面面相覷並未意識到摩嚴在說謊,知道真相的除了白子畫以外,便是笙簫默。
 
殺阡陌尋找花千骨心切,出手襲擊幾個長留弟子,原本他可以輕易殺掉幾個長留弟子,腦海中卻浮現出與花千骨某次談話情景,花千骨反對殺阡陌大開殺戒,稱所有長留弟子都是她的兄弟姐妹。
 
殺阡陌如果殺掉眼前的幾個長留弟子,等同殺掉了花千骨的兄弟姐妹,經過短暫思慮,他打消心中殺意放過幾個長留弟子。
 
單春秋原本以為殺阡陌會大開殺戒,幾個長留弟子倒在地上僅是受傷並未死亡,單春秋面色為之一變,意識到殺阡陌動了善念。

 
第47集東方與殺阡陌欲聯手救千骨
李蒙向摩嚴告密稱,曾經目睹花千骨引誘白子畫,事情真相並非如此,當時白子畫是因為毒性發作吸花千骨的血。摩嚴聽完李蒙供述,猜測白子畫毒性發作意志力低下,所以才做出常人難以想像的出格行為。縱然如此,白子畫乃長留掌門,他與花千骨的不恥之事一旦傳出去,長留必會為之蒙羞。
 
摩嚴面色嚴峻盯住李蒙,問其家中是否有老小,言外之意似是欲殺其滅口。
 
殺阡陌率弟子抵達長留,再次為花千骨被困蠻荒一事而來,白子畫現身與之交手,兩人大戰數十回合離開長留,白子畫戰至最後體力不支吐出鮮血,殺阡陌雖出身魔教,但為人還算正派,沒有趁機出手重傷白子畫,而是決定使出一百零三劍,為遭受過劍刑的花千骨報仇血恨。
 
東方及時出現勸說殺阡陌停手,白子畫如果受到傷害,花千骨定會跟著心痛。
 
花千骨與竹染談起死去多年的琉夏,竹染否認當年殺害琉夏,稱其死於自殺。多年以前,他產生貪婪欲奪神器被逐出長留,如今只想借花千骨的洪荒之力重返人間一雪恥辱。
 
東方向歷代先祖神靈求助,寧願付出代價獲得營救花千骨的辦法,歷代先祖神靈送其一卷古軸,內有營救花千骨的辦法。
 
殺阡陌意外從單春秋身上發現一瓶行屍丹,單春秋曾經處心積慮哄騙殺阡陌服食行屍丹,殺阡陌功力高強百毒不侵,沒有被服下的行屍丹控制,獲知真相的他勃然大怒將單春秋逐出七殺派。
 
夜幕降臨,單春秋與東方在樹林中相會,東方打算在殺阡陌的幫助下打開窮極之門,前往蠻荒世界救出花千骨,單春秋早有打算欲阻止兩人救人,卻被東方施法困住。
 
竹染逼迫花千骨離開蠻荒,以便帶領所有惡人返回人間,花千骨擔心竹染禍亂天下,堅持不肯助其打破蠻荒結界。
 
竹染被花千骨激怒,將其綁在一棵樹上,拿出一隻號角做勢欲吹,只要他開口吹響號角,許多惡人將會聞訊而至,花千骨就會遭到惡人們的傷害。
 
第48集東方入蠻荒救千骨
竹染吹響號角引來許多惡人,扔下花千骨任其自生自滅。
 
東方與殺阡陌抵達岩漿遍佈的火山口,古軸記載火山內部有通往蠻荒的入口,東方需在殺阡陌相助之下方能通過入口,此去九死一生,他擔心自己在回程途中遇難,事先托咐殺阡陌好好照顧花千骨。
 
蠻荒世界的惡人決定殺掉花千骨,緊急關頭東方現身,施展法力打跑所有惡人,惡人們心有不甘欲圍攻東方,花千骨忽然使出洪荒之力顯露不凡身手,惡人們嚇得面色大變,跪在地上稱呼花千骨為神尊。
 
眾人散去之後,花千骨痛恨東方隱藏真實身份,引誘她進入圈套犯下許多錯事。東方一臉愧疚道出所有秘密,從花千骨考入長留學藝,以及白子畫身中劇毒,再到紫熏墮仙,一切都是他布好的局。
 
儘管東方主動認錯,卻未能獲得花千骨原諒,竹染趁機跟東方談條件,許諾只要離開蠻荒便對其有求必應。
 
尹掌門欲將女兒送到白子畫門下學藝,白子畫在摩嚴的勸說下,勉為其難召見尹掌門之女尹幽若。
 
數日之前,小月將洪荒之力傳給花千骨,各大門派將在五星耀日之時處死小月。東方提醒花千骨必須離開蠻荒。
 
花千骨擔心小月的安危,決定跟隨東方離開蠻荒,她發現自己體內的洪荒之力已被封印,東方猜測布下封印的人是殺阡陌,當初眾人在墟洞尋找花千骨,殺阡陌很有可能將小月身上的洪荒之力轉到花千骨身上,後又在其身上布下封印,以防被外界得知洪荒之力入其體內。
 
殺阡陌佈陣施法,企圖打開蠻荒通道,他的舉動驚動了遠在長留的白子畫。
 
蠻荒結界被打開,東方帶領花千骨與竹染往出口趕去,三人身後的惡人們忽然出現異常狀況,其中幾個惡人飄到空中,隨即像是被某種力量傷害相繼落到地上。
 
眼前的情景詭異莫名,花千骨不顧東方勸阻,執意留下來營救所有惡人。
 
第49集殺阡陌容顏盡毀與世長辭
惡人們佈陣幫助東方打開窮極之門,相繼被設好的陣法傷害,花千骨痛恨東方利用惡人們,堅持不肯離開蠻荒,東方無奈之下改變主意,要求惡人們服下異朽閣的毒藥聽從控制,免得他們返回人間再次做亂。
 
窮極之門已經開啟,殺阡陌心急如焚抬頭仰望空中,期待花千骨出現,此時,白子畫帶領一幫長留弟子殺到,與七殺派浴血奮戰,曠野天在單春秋趕來之時受了重傷,臨死之時不忘提起保護七殺派的基業。
 
白子畫成功封閉窮極之門,以為從此可以高枕無憂,率領所有弟子離去,不料殺阡陌營救花千骨心切,使出畢生功力再次打開窮極之門,成功幫助花千骨一行人返回人間。
 
殺阡陌耗盡畢生功力已是廢人一個,單春秋欲伴其左右被趕出七殺派,花千骨隨後而至欲進入七殺派,被結界抵擋,為了見殺阡陌一面,使出了洪荒之力。
 
遠在長留的白子畫口吐鮮血,意識到花千骨在使用洪荒之力,花千骨依靠強大的法力打破結界,順利進入七殺殿找到老態龍鍾的殺阡陌。
 
白髮蒼蒼的殺阡陌倦縮著身子低下腦袋,像是一隻被人遺棄的小貓,曾經笑傲一方的聖君,竟然落得如此淒慘的下場。
 
花千骨心如刀割,強行忍住奪眶而出的的眼淚,蹲到因迅速變老不敢示人的殺阡陌身邊,摘下花片向其展示自己臉上的傷疤,證明自己也毀了容, 用同病相憐的方式拉近彼此距離。
 
殺阡陌驚怒交加注視花千骨紅腫的半邊臉龐,咬牙切齒稱要找白子畫報仇,其實他只是說說罷了,他的法力已經全部散盡,再無力量保護心疼的人。
 
最終,身為一代聖君的殺阡陌安祥的死在花千骨懷中,沒有任何痛苦,如同一個熟睡的老者。神態安祥一動不動。
 
殺阡陌的遺體被封存在冰棺中,死後的他恢復美艷的外表,閉目躺在冰棺中,像是在無聲的回憶自己輝煌的一生。 
 
花千骨心情沉重離開七殺殿,坐在一顆樹下著了魔般吹骨哨,想將殺阡陌召喚出來,可是,骨哨聲喚來的不是心愛的姐姐,而是刀絞一般的心痛。
 
第50集白子畫再次收徒
殺阡陌已經離開人世,他生前耗盡畢生功力打開窮極之門,付出性命助花千骨重返人間。如果白子畫當初不關閉窮極之門,殺阡陌定然不會死亡。
 
竹染回到人間之後下落不明,花千骨擔心其報復長留,從而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絕情殿外,笙簫默與白子畫談起殺阡陌,殺阡陌敢愛敢恨一生灑脫,相比之下,白子畫被長留條條框框牽制,明明對花千骨充滿好感,卻刻意壓制內心的情慾。
 
花千骨深夜返回長留,與糖寶見了一面,隨後前往絕情殿遇到一名憨態可掬的少女,少女獨自一人在絕情殿出入,引起花千骨的好奇心,花千骨跟隨少女進入廚房被其發現,只得謊稱自己是長留打雜的弟子,少女信以為真,向花千骨自我介紹,原來她就是白子畫即將收為門下的女徒弟尹幽若。
 
白子畫身體不適想吃桃花羹,花千骨幫助尹幽若做了一碗桃花羹,尹幽若捧著桃花羹離開廚房,在路上遇到青蘿與火夕,兩人待尹幽若離去,談起長留即將舉行的拜師大典,為花千骨憤憤不平。
 
尹幽若捧著桃花羹送給白子畫,白子畫心情欠佳毫無食慾,尹幽若不依不撓纏著他撒嬌,這一幕被站在門外的花千骨目睹,一時之間,她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什麼滋味都有。
 
次日,長留舉行拜師大典,白子畫當眾宣佈收尹幽若為徒弟,藏在一旁的花千骨無力扭轉事實,不等拜師大典結束便悄然離去,就在她走後不久,事情產生戲劇性變化,白子畫並未直接收尹幽若為門下弟子,而是將其歸到花千骨名下。
 
轉眼功夫,尹幽若成了花千骨的徒弟,尹掌門一臉不悅當眾質問白子畫,讓他想不到的是,女兒尹幽若其實早就知道拜師流程,心甘情願拜在花千骨門下。
 
眾目睽睽之下,白子畫拿出一把寶劍送給尹幽若,尹掌門看在眼裡怒在心中,卻又不便發作,笙簫默趕緊為白子畫打圓場,稱當初白子畫立下誓言只收一個關門弟子,因此不能違背誓言再招徒弟。
 
第51集白子畫被花千骨誤傷
拜師大典上,白子畫未收尹幽若為徒,花千骨蒙在鼓中,以為自己已遭師傅白子畫拋棄,縱然如此,她依然對白子畫癡情不移。真是應了一句話:「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仇恨能令人步入萬劫不復之地,霓漫天為了提升法力對付花千骨,不惜修練祖上留傳的禁術,頻繁殺掉本派弟子吸收元氣,包括撞見她罪行的師叔。
 
花千骨毀容乃霓漫天所為,東方夜會霓漫天,本想在其臉上劃上一刀,善惡僅在一念間,他臨時改變主意,逼其服下一粒丹藥,令其體驗生不如死的滋味。
 
竹染拜訪單春秋,提議兩人聯手剷平長留,從而奪取大權一統天下。
 
糖寶找到花千骨,向其說出白子畫收徒過程,花千骨獲知真相驚喜交加,潛回長留暗中探訪白子畫被其發現。
 
師徒二人的恩愛情仇剪不斷理還亂,白子畫是長留掌門不便徇私,欲出手擒住花千骨,花千骨情急之下使出洪荒之力自保,導致白子畫被反噬受到傷害。
 
摩嚴聞訊而至欲拿下花千骨,兩人於廂房內交手,花千骨被摩嚴掌力震傷,在紫熏的營救下逃之夭夭。
 
而後,花千骨返回東方身邊,在東方的幫助下療傷,兩人難得在一起相處,東方為花千骨療完傷,到廚房升火做菜,不知為何,他的眼前產生幻覺,浮現出花千骨在灶台前欲動手做菜,溫馨的場景令東方百感交集,只恨無法與其遠離紛爭避世而居。
 
一番忙活,東方炒好菜端到桌上,花千骨嘗了一口菜,被菜鹹得直皺眉頭,東方暗中吃了一驚,提筷往嘴中送了一口菜,猛然意識到自己失去了味覺。
 
花千骨心事重重沒有注意東方面色變化,不久之前,她潛回長留誤傷白子畫,與摩嚴交手之時發現自己只要使用洪荒之力,便會離奇地影響到白子畫致其受傷。
 
第52集東方助千骨救小月
白子畫在花千骨體內布下封印,每次花千骨施展洪荒之力就會反噬到他的身上,花千骨從東方嘴中得知真相,頃刻間悲痛欲絕,哭天抹淚自責害苦了白子畫。正所謂「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白子畫對她百般偏護,她卻從未盡過孝道,總是致其陷入絕境。
 
白子畫道出南弦月的身世,南弦月曾是七殺派的聖君,後因獲得洪荒之力欲一統六界,被十方神器囚於墟洞內,南弦月獲知自己的身世,一時之間五味雜陳。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總會來的,白子畫向摩嚴道出一個秘密:數日之前他進入墟洞,封印了花千骨體內的洪荒之力。
 
摩嚴獲知真相怒不可遏,責罵白子畫因一己私心偏護花千骨,置長留名聲不顧。
 
花千骨身懷洪荒之力恐會禍害天下,摩嚴一番思慮,將落十一喚到身邊,囑其向糖寶吐露南弦月被關在九霄塔內。糖寶獲知真相定然轉告給花千骨。從而引其步入長留設好的埋伏中。
 
正如摩嚴預料的一樣,花千骨從糖寶嘴中得知關押南弦月的地點,決定隻身一人涉險。
 
糖寶事後得知自己被利用,驚怒交加質問落十一,欲離開長留向花千骨通風報信,卻遭摩嚴軟禁。
 
花千骨即將前往九霄塔營救南弦月,東方察覺到事有蹊蹺,按常理判斷,長留理應嚴加保守關押南弦月所在,卻輕而易舉讓他人得知其行蹤,由此可見其中必然有詐,饒是如此,他還是義無反顧願隨花千骨一起涉險。
 
糖寶與落十一被雙雙關入長留仙牢,落十一後悔欺騙了糖寶,只能向其認錯自責。
 
摩嚴入仙牢探視落十一,因落十一不肯與糖寶斷絕情誼,摩嚴只得與其斷絕師徒關係。
 
花千骨在東方的陪同下抵達九霄塔,漫天雪花從天而降,週遭昏暗一片,塔外無一兵一卒防守,寂靜的表象下暗藏凶險。
 
摩嚴探視南弦月,將其押往長留校場,定於五星耀日之時取其性命。
 
花千骨與東方進入九霄塔遇襲,兩人從塔中逃出來顧不上休息,往長留校場趕去,再過不久,南弦月將被長留為首的仁義之師審判,隕命長留校場。
 
第53集東方為救千骨不幸隕命
長留校場,南弦月被綁到劍柱上,遭受鐵鏈酷刑,粗大的鐵鏈纏住他柔弱的身軀自動收縮,勒下深深血痕。
 
眼看南弦月就要一命嗚呼,單春秋率妖兵殺向長留,欲從摩嚴手中救走南弦月。
 
雙方殺得日月無光神鬼皆驚,白子畫及時返回長留鎮懾全場。問責闖入校場營救南弦月的花千骨,她的行為已為各派不容,白子畫不便徇私,當眾持劍刺向她的身體。她沒有躲避,而是移步迎向寶劍。
 
眾目睽睽之下,寶劍刺中了花千骨胸前的宮鈴,宮鈴順著她的身體落在地上應聲碎裂,如同她破碎的心,碎了一地。
 
全場鴉雀無聲,花千骨含淚注視白子畫,沒有防備到霓漫天出手偷襲,被其拂掉右臉飾物,露出被絕情池水傷害的臉部。
 
絕情池水只傷害動情念的弟子,花千骨右臉被傷害,說明她了情念。白子畫一臉鄂然注視花千骨臉上的傷疤,猜到是霓漫天所為,盛怒之下抬手將其擊飛。
 
摩嚴趁機出手襲擊花千骨,他的出掌速度快如閃電,連白子畫都沒有回過神來,電光火石間,東方閃身奔到花千骨身邊,承受摩嚴排山倒海的掌力,身負重傷口吐鮮血。
 
臨死之前,東方叮囑花千骨好好疼惜自己。數日之前,他為保花千骨離開蠻荒,與異朽閣先祖魂靈訂下約定,五識盡喪,不得善終,此番他死於摩嚴手中,看似偶然,實則因果報應。
 
兩人生離死別的情景令天地動容,鬼神皆泣,連心狠手辣的單春秋亦為之產生觸動,領兵悄然離去。
 
摩嚴不食人間煙火,對東方逝世無動於衷,勸說白子畫除掉花千骨,白子畫借口教徒無方,帶走了花千骨和南弦月,離去之時將宮鈴扔給摩嚴,以示讓出掌門之位。
 
花千骨被白子畫囚禁於雲宮內,再次失去自由,心中升起憤怒對白子畫破口大罵,白子畫立於宮外高坡,聽著從雲宮內傳出的花千骨叫罵聲,心情複雜期盼花千骨在雲宮思過,慢慢成長。
 
南弦月在白子畫的搭救下逃過一劫,長留一役各派以為南弦月已死,白子畫贈送一本醫書給南弦月,囑其學醫懸壺濟世,拯救天下患病受難的百姓,用善舉報答花千骨相救之恩。
 
東方逝世的噩耗傳到糖寶耳中,糖寶悲痛欲絕昏死過去,而後醒轉過來,一臉悲痛喃喃自語。
 
長留之戰世人皆知,孟玄朗得知東方在大戰中遇害,為失蹤的花千骨憂心忡忡,前往長留向摩嚴打探白子畫行蹤,讓孟玄朗失望的是,摩嚴也不知道白子畫去了何處。
 
尹幽若受白子畫之命,進入雲宮拜見花千骨,向其索要授徒宮鈴,花千骨因被白子畫囚禁心升不滿,不肯收尹幽若為徒。
 
第54集千骨雲宮收徒,竹染挑拔長留七殺兩派決戰
有道是:「金城所至金石為開」,尹幽若初次拜見花千骨,向其索要授徒宮鈴遭拒,並未因此灰心喪氣,不日再次登門造訪,終於打動了花千骨,獲得夢寐以求的宮鈴,成為花千骨的弟子。
 
殺阡陌身亡之後,七殺派大權落入單春秋手中,竹染為報私仇,慫恿單春秋領兵踏平長留,從而一統天下。單春秋並非昏庸無腦之輩,一眼識破竹染的心思,警告其休再搬弄是非,兩人只是利用關係,單春秋以七殺派聖君自居,不把竹染放在眼裡,竹染敢怒不敢言只得另想離間之計。
 
雲宮內,花千骨教尹幽若習武,這一幕,被雲宮外的白子畫目睹,他能做的事情便是默默守護在雲宮外,看著花千骨一天天成長。
 
東方已經離開人世,糖寶在毛蟲形態之時認東方為父千骨為母,「一家三口」結下深厚情誼,自從東方逝世,糖寶心情沉重不吃不喝,一晃三日過去,落十一苦勸無果,猜測花千骨定然已被白子畫囚禁,糖寶呆滯的雙眼立時升起一絲希望,當即下床尋找花千骨。
 
摩嚴下山找竹染算賬,以長留管事的身份欲治竹染的罪,不料竹染早已摸透摩嚴畢生所學,輕而易舉將其擊敗。
 
夜色已深,一神秘人闖入長留,留下一封信箋逃之夭夭,摩嚴從一名弟子手中接過信箋閱讀,信上寫著七殺派即將攻打長留的內容,摩嚴雖修行多年,卻如同年輕氣盛的後生一般,也不細細揣摩其中是否有詐,當即決定調兵遣將與七殺派一決高下。
 
長留忽然集結兵馬驚動了七殺派,單春秋並未未意識到有人從中挑撥離間,決定迎戰七殺派。
 
事過境遷,孟玄朗依然對花千骨一往情深,花千骨失蹤牽繫著他的心,從長留歸來之後,他每天派人出宮打探花千骨的下落。
 
輕水多年以來對孟玄朗不離不棄,在外人眼裡卻變成了死不要臉,一些宮女們閒來無事背後議論輕水,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輕水聽著宮女們的風言風語,陷入到悲痛中回屋痛哭,孟玄朗趕了過來,深感多年以來辜負輕水的情意,於是主動表露愛意。堅守多的愛情有了結果,輕水喜極而泣撲其懷中。
 
第55集花千骨獲洪荒之力變妖神,糖寶十一雙雙隕命
孟玄朗決定娶輕水為妻。婚其將至,孟玄朗因糖寶與落十一造訪,取消與輕水成親計劃。
 
布在雲宮外圍的結界堅硬無比,需利用離愁珠方能擊破結界,糖寶從古卷中查到離愁珠的下落,離愁珠珍惜無比只有兩顆,其中一顆便藏在蜀國王宮。
 
摩嚴召集天下各派,欲攜眾派下山與七殺派決一死戰,雲隱萌生退意決定回蜀山修道,遭來各派非議,有掌門罵他是膽小鬼臨陣逃脫。
 
孟玄朗為救花千骨,無視輕水內心感受,輕水因愛生恨,對花千骨產生嫉恨,暗中聯絡霓漫天,引其阻止孟玄朗救花千骨。
 
孟玄朗在輕水的陪同下奔赴雲宮,一同隨行的還有落十一與糖寶。
 
霓漫天趕到雲宮,阻止眾人救花千骨,糖寶趁亂利用離愁珠打破結界,霓漫天氣急敗壞一劍刺穿糖寶的身體。
 
花千骨步出雲宮,悲痛欲絕扶住倒在地上的糖寶,落十一已是呆若木雞,眼睜睜看著糖寶灰飛煙滅隨風消逝。
 
花千骨因糖寶之死激發體內洪荒之力,其強大的氣場令在場的白子畫束手無策,遭反噬失去仙身倒地不起。
 
落十一亦被其誤傷,口吐鮮血步糖寶後塵倒地身亡,一對有情人不求同年同月生,只求同年同月死,感天動地的愛情令人唏噓。
 
輕水悲憤交加刺傷花千骨,在其面前道出向霓漫天通風報信的真相。
 
摩嚴率各派攻打七殺派,竹染決戰之時向眾人道出一段塵封往事,他的母親是七殺派妖女,因與摩嚴相愛被其殺害,摩嚴看待個人聲譽比性命還重,寧肯捨棄竹染母親也要維護聲譽,竹染雖與摩嚴是父子,卻對其毫無父子之情,仇恨令他喪失理智,寧肯背上不孝不義的罵名,也要殺掉摩嚴。
 
花千骨與白子畫恩斷義絕,趕到七殺派指責摩嚴是偽君子,數日之前,摩嚴曾許諾絕不主動進攻七殺派,花千骨因其食言將其俘回七殺派。
 
單春秋萌生退意,借口養傷離開七殺派,花千骨成了七殺派的新一代聖君,竹染執意留其身邊,花言巧語勸其帶兵踏平長留,遭來一頓訓斥。
 
霓漫天被囚禁在牢房中,面無懼色痛罵花千骨。兩人的恩怨剪不斷理還亂,今生今世形如水火難以共處。
 
第56集白子畫淪為花千骨奴僕
白子畫被花千骨重傷,在昏迷中想起與花千骨恩斷義絕的情景,心中無比焦急,睜開眼睛甦醒過來,發現自己置身於冰床之上。
 
笙簫默帶來了令白子畫擔憂的消息,花千骨已經打開洪荒之力劫走摩嚴,入主七殺派,成為新一代聖君。
 
昔日那個可愛善良的徒兒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性格反覆無常,彈指間便能定人生死的妖神,白子畫陷入到深深的愧疚中。
 
花千骨本想殺掉霓漫天,忽然想起朔風臨死之前的囑托,朔風慧眼識人看清霓漫天的本質,其雖然心狠手辣,但本性不壞,朔風不希望花千骨對其生起殺念,這算是兩人之間的約定,花千骨決定留霓漫天一命,饒其不死。
 
夜色如墨,絕情殿外多了幾許哀愁,已失仙身的白子畫愁腸百結,花千骨變妖神一事他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紫熏看透世事,深知愛一個人應為其付出所有,大愛無私令她甘願捨棄自我,強行傳輸畢生修為到白子畫體內,功力耗盡閉目躺其懷中,圓了躺在心愛人懷中的願望,從此以後,世間又多了一段令人心碎為愛殉情的傳說。
 
這邊廂,白子畫因紫熏耗盡修為悲痛欲絕,那邊廂,孟玄朗因輕水失蹤一夜白頭,他身為一國之主,權勢遮天贏了天下,卻輸了愛情。經過輕水失蹤一事,他已幡然醒悟,後悔不該辜負輕水的情意,從而致其因愛生恨。
 
一個情字,令許多呼風喚雨之人深陷其中,包括已成妖神世間無敵的花千骨,她之所以走到今時今日的地步,無非乎也是一個情字,她承受的情字比任何人都要沉重,對白子畫的愛情,對殺阡陌的姐妹之情,對東方的友情,以及對糖寶、小月、落十一的親情,凡此種種,無一不令她陷入到無瘋不成魔的萬劫不復之地。
 
落十一與糖寶已然身亡,竹染入牢中探視生父摩嚴,故意在其面前說出落十一的噩耗,令其體驗親人逝世的痛苦。
 
白子畫入七殺派,欲用一己性命換回摩嚴,花千骨放走摩嚴,將白子畫當成僕從使喚,沐浴之前讓白子畫幫忙脫掉外衣,並且命其留下。
 
第57集霓漫天身亡,輕水神智失常
摩嚴返回長留,難嚥心頭之恨,在笙簫默面前大罵花千骨。
 
花千骨曾在摩嚴面前調戲白子畫,其行為侵犯了長留的聲譽,摩嚴怒氣難平誓要找花千骨算賬。
 
正所謂「 旁觀者清,當局著迷」,笙簫默身為局外人,慧眼識人看透花千骨的心思,其實花千骨生性善良,依然將摩嚴當成師伯對待,如若不然,就算白子畫出面,她也絕不可能放過摩嚴。
 
花千骨靠在冰棺熟睡過去,夢到殺阡陌,兩人在夢中談心,花千骨茫然無助,向殺阡陌說出真心話,她其實並不痛恨白子畫,只是故作凶殘。
 
夢醒過後,花千骨情緒激動控制不了體內的洪荒之力,被聞訊而來的白子畫緊緊抱住。
 
蜀國大殿,烈行雲帶回了花千骨的消息給孟玄朗,花千骨已經成為妖神入主七殺派,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天真善良的女娃。
 
除此之外,烈行雲也打探到了輕水的下落,輕水的處境不太妙,孟玄朗從烈行雲隻言片語中已經有所感應。
 
竹染私自放掉霓漫天,任其找花千骨算賬。花千骨早已看透生死,主動允許霓漫天吸食她體內的洪荒之力,讓她意料不到的是,洪荒之力非尋常人能承受,霓漫天遭到反噬身受重傷,臨死之前怒視花千骨,稱生生世世也要與其鬥爭到底。
 
霓漫天的遺體與朔風埋葬在一起,一對陰陽相隔的有情人,終於有機會相聚。
 
孟玄朗出宮找到輕水,輕水披頭散髮衣衫不整,失去了理智瘋癲無常。
 
白子畫領著花千骨到凡間遊走,花千骨驚見小月為百姓們治病,小月一心向善普世濟人,令花千骨深受觸動。
 
尹幽若約見花千骨,勸其回歸正道,雖然天下人都在議論花千骨墜入魔道,但尹幽若深信花千骨本性善良。
 
當初白子畫曾為花千骨承受六十四顆消魂釘噬體,尹幽若如實說出真相,花千骨獲悉之後半信半疑,返回七殺派找到白子畫,發現其背部果然留有許多傷痕。
 
所有的仇恨隨即煙散雲消,花千骨摟住白子畫,嗔怪白子畫默默承受許多磨難。
 
摩嚴癡心不改,做好攻打七殺派的準備。
 
白子畫因手臂被絕情池水傷害,跪地一臉痛苦,為了證明自己將愛情看得很淡,白子畫當著花千骨的面,咬緊牙關施展法力,剜掉被絕情池水傷害的肉皮,縱然痛徹心扉,依然不皺一下眉頭,顯露強硬的一面。

第58集白子畫師徒避世而居(結局)
因絕情池水在手臂上烙下印記,白子畫寧可削肉剔骨也要毀掉手上的恥辱,誓死不與花千骨牽扯半點男女相戀之情。他與花千骨如同冰與火,一個一襲白衣冷若冰霜,一個一襲紅衣熱情奔放,卻始終共存不了,命中已經注定是對立面。
花千骨被絕情的白子畫傷得心如刀割,任由白子畫帶著血紅的手臂步履蹣跚離開七殺派。
 
摩嚴見白子畫面色蒼白歸來,觀其血紅一片的手臂,已然明白箇中原由,白子畫身為長留掌門,竟也逃脫不了情慾誘惑,整個長留被烙下了難以抹除的恥辱,天下各派彷彿已在嘲笑長留,摩嚴怒上心頭,氣得兩眼冒火面色鐵青,狠不能立即帶兵下山踏平七殺派,親手殺掉花千骨這個禍害。
 
花千骨入蜀國王宮見孟玄朗。愛情果然有無窮的力量,它可以令人眾叛親離,走火入魔,心智喪失,也能令人一夜白頭盡顯老態。誠然,愛情也有好的一面,能令人幡然醒悟放下過往。孟玄朗意識到自己與花千骨無緣,已經解開心結,決定彌補過錯,一心一意照顧輕水。
 
輕水已經神智失常,瘋瘋癲癲不識任何人,這對於她來說,好似「塞翁失馬,因禍得福」,能忘掉所有煩惱,何嘗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花千骨已然成為長留不共戴天的敵人,摩嚴不顧笙簫默勸阻,集結弟子下山劍指七殺派。
 
大敵當前,竹染徵得花千骨允許,與摩嚴決一死戰,老天偏向摩嚴一方,助其戰勝竹染。
 
白子畫聞訊而至,不肯與花千骨雙棲雙飛,花千骨怒不可遏,暗中變出許多虛假的長留弟子,造成大開殺戒的假象,借此激怒白子畫。
 
師徒二人決一死戰,白子畫手持憫生劍,毫不留情一劍刺穿花千骨的身體。花千骨倒在地上,法力變弱。虛假的長留弟子盡數消失,白子畫看著空蕩蕩的草地,方才意識到上當受騙。
 
世間最讓人動容的事情,莫過於生與死的告別。摩嚴攜本派弟子趕了過來,人人神色複雜注視白子畫師徒生離死別的情景。
 
白子畫無視眾人在場,摟抱花千骨,已然淚流成河,隨後出手自殘,欲隨其前往極樂世界。
 
花千骨臨死之前將體內的法力全部傳給白子畫,並且以神的名義詛咒白子畫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傷不滅。
 
白子畫離開長留,結草為屋,細心照顧喪失記憶即將甦醒的花千骨。師兄摩嚴犧牲自己救了花千骨一命,也算死得其所。
 
笙簫默上門探訪白子畫,帶來長留的消息,竹染已經放下心中仇恨,甘願在長留面壁三十年。世間之人,皆逃不過情字束縛,竹染活了大半輩子,因母親死於父親摩嚴手中,從小感受不到親情關懷,走上一條復仇的不歸路,幸好他及時醒悟,放下仇恨回歸正途。
 
清夜無塵,月色如銀,白子畫乘木排於江中暢遊,身姿灑脫,一壺酒,一張琴,一溪雲,做個逍遙快活的閒雲野鶴。
 
花千骨靠在他的背後熟睡,甦醒過來,一如往昔那個天真無邪的少女,忘卻過往之事,一臉天真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師徒二人與海天一色的夜景融為一體,做一對神仙眷侶,遠離世間紛爭……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陸劇 從前有座靈劍山】分集劇情1~20.人物介紹~許凱、張榕容*搞笑熱血古裝青春劇(第12集更新)
《從前有座靈劍山》劇情講述身懷世間罕見的空靈根的男主王陸,拜靈劍派長老女主王舞為師,開始了一段獨樹一幟修仙之路的故事 。    末法大劫...(詳全文)
【電視劇 寂寞空庭春欲晚】寂寞空庭春欲晚劇情介紹~劉愷威、鄭爽 *匪我思存小說改編電視劇
《寂寞空庭春欲晚》劇情講述清康熙八年,鰲拜被擒,忠臣阿布鼐受冤遭受滅門之災,年僅十歲的幼女良兒目睹全家被屠,僥倖逃脫。 逃亡路上偶遇少年康熙,兩人經歷生死之劫...(詳全文)
【電視劇 太子妃升職記】太子妃升職記劇情介紹~張天愛、盛一倫*性別轉換穿越愛情劇
《太子妃升職記》改編自鮮橙同名網絡小說 劇情講述花花公子張鵬為躲避前女友們的圍堵,意外落水。 醒來後,發現自己不僅穿越了千年,還變性成為了當朝的太子妃&md...(詳全文)
【電視劇 花千骨 分集劇情】陸劇 花千骨分集劇情31-45
《花千骨》劇情講述花千骨與白子畫的愛情故事。 百年難見的天煞孤星花千骨,被身負重任一心想保護天下蒼生的長留掌門白子畫所救。而後花千骨經過重重考驗拜為其座下唯一...(詳全文)
【電視劇 花千骨 分集劇情】趙麗穎、霍建華~花千骨分集劇情16-30
《花千骨》劇情講述花千骨與白子畫的愛情故事。 百年難見的天煞孤星花千骨,被身負重任一心想保護天下蒼生的長留掌門白子畫所救。而後花千骨經過重重考驗拜為其座下唯一...(詳全文)
【電視劇 花千骨】花千骨分集劇情1-15、花千骨人物介紹*禁欲系尊上的虐戀情深
《花千骨》劇情講述花千骨與白子畫的愛情故事。 百年難見的天煞孤星花千骨,被身負重任一心想保護天下蒼生的長留掌門白子畫所救。而後花千骨經過重重考驗拜為其座下唯一...(詳全文)
【電視劇 他來了,請閉眼】他來了,請閉眼劇情&人物介紹~霍建華、馬思純、王凱
《他來了,請閉眼》由丁墨同名小說改編,劇版《琅琊榜》編劇海宴操刀劇本。 劇情講述全球著名智商超高、性格傲嬌的犯罪心理學家薄靳言,與助手簡瑤在破解一個個離奇案件...(詳全文)
【電視劇 琅琊榜/瑯琊榜】琅琊榜分集劇情1~15、琅琊榜人物介紹*2015小宅最愛戲劇
《琅琊榜》改編海宴同名小說,劇情以平反冤案、扶持明君、振興山河為主線,講述了梅長蘇波瀾壯闊的一生。 江湖傳言:「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作為天...(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