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跟在我身邊,一步也不准離開。」
他命令,她想拒絕,
但一被他的黑眸凝望,她卻全然失去反抗能力……
 
所謂追求,就是──
以為怯弱的獵物大膽逃跑隱匿了,卻更引發獵人的興趣而緊追不捨。
 
「你說過我們是朋友。」
「但是……那時我並不知道您是王世子。」
若王世子李旲是雲,那平凡如她便是地上的泥,
他對她來說是難以接近的遙遠存在,要像以前如朋友般相處更是不可能,
在知道他身分的那一刻,她知道:
能在月光下與世子、總是在屋樑睡覺的「金大哥」三人一同聊天說笑的日子已經遠去,
但她依然感謝,因為他們讓她不再只是「求生存」,而是懂得「生活」的意義。
她開始跟李旲躲起迷藏,不讓自己有機會去東宮服侍,
不過,就算看不見人,王世子卻是宮中避不掉的話題,
只是,光是聽到他的稱謂心就一陣狂亂悸動,她是病了吧?
生病還不是最糟,最糟的是,她的女子身分無意間被人發現了……
 
雲畫的月光原著小說 
位於後苑內部的這一區,據說是誰也不能任意踏入的地方。
第一次進到宮裡的那天,張內官就曾詳細說明過宮內各個區域。那時張內官提到,宮裡最需要小心在意,絕對不能隨意進出的地方,就是這後苑最內部的樹林。這裡是王室和王族,以及得到他們允許的人們,所使用的隱密空間。一想到自己腳下正踏進這祕密禁地,羅溫不由自主深深地倒吸了口氣。
林木繁茂的林中滿是秋日的氣味,放眼所及,四下布滿閃現紅色光澤的丹楓。樹林的小山溝裡,清澈透明的溪水潺潺流動著,各處都有美麗的湖泊和亭閣,風景如詩如畫。蒼鬱青翠的松樹和顧盼生姿的丹楓錯落生長,後苑裡像是一片夏陽與秋風共存共生的華美景致。壯麗有餘卻不過於花稍,淡雅有致卻不過於簡樸,讓羅溫幾乎在這片絕景裡失了魂。她在眼花撩亂中貪看換上秋日新裳的樹林,不知不覺已經又向林裡走了好一陣。
兩人不停步地走著,在額上的汗珠快要滴落時,崔內官終於在一個掛有「砭愚榭」匾額的小亭閣前,停下了腳步。
「砭愚榭?」
「針砭昏聵愚昧的意思。」
「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世子邸下特別鐘愛的一個地方。」
「但是怎麼會讓我……
「在這裡等著吧。世子邸下很快就到了。」
崔內官將羅溫獨自留下,轉身悠悠地消失在後苑另一端。獨自站在院子裡的羅溫,轉頭望著亭閣,小小的亭閣樸素而空曠。
「花草書生,不是,世子邸下什麼時候才會來呢?」
不知從何處傳來的鳥鳴聲聲入耳,羅溫將手背在身後,漫步走在院子裡,時間就這樣緩緩流逝。萬籟俱寂的深深樹林裡,獨自一人徘徊了好一陣子,羅溫著實無聊了起來。她慢慢欣賞著周遭的環境,院子另一邊,一列墊腳石模樣排列著的大石,映入了羅溫的眼簾。隔著相同的間距一個個放置好的石頭,看起來有幾分像是人的腳印似的。
「真是神奇。」
它們偏偏遇上了天生好奇心豐沛的羅溫。
「瞧這石頭上光滑的樣子,看來應該是有誰踏過許多次。為什麼要故意做成這個模樣呢?」
羅溫小心翼翼地踏上了岩石,然後依序踏著石頭,一步步向前走去。
「啊!」這時羅溫忽然醒悟了石塊的作用。
這些岩石,是用來練習走路的。
跟著石頭上的腳步印痕一步步向前,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出身貴冑之家、官樣男子的闊氣八字步伐。
「石頭上的印痕不大,應該是給孩子們練習用的吧。」
在石頭上一步步踏著的羅溫,不禁呵呵笑了起來。這麼背著手走著走著,彷彿自己也成了官場大臣似的。
「這石頭做得可真有模有樣的啊,這又是為了誰放在這裡的呢?」
「是為我放的。」
身後突然響起的嗓音讓羅溫大吃一驚,急忙向後轉過頭去。然而就在這時,她的雙腳卻是一絆,整個人失去重心。
「啊!」
就在羅溫要向後摔個四腳朝天的瞬間,後腦上某個堅硬的東西撐住了自己。
「看看你,這麼不小心。」
頭頂馬上傳來莫名其妙的訓斥,她下意識轉過視線一看,李旲俊美的臉龐立刻占滿整個視野,銳利又冷淡的眼神正俯瞰著羅溫。
這麼說,在後腦杓上撐著自己的,這堅硬的東西莫非是……邸下的胸膛?
 
***

 
李旲將羅溫接住的舉動是……是吧,只是本能的反應。看到搖晃傾斜的物品,就會不自覺地伸長了手去接,那是直覺反應的本能。無論是誰,要是看到有人身子不穩地搖晃,總會有上前幫忙的心。但是,羅溫小小的腦袋暫時倚靠著的胸膛,卻像著了火般發燙著,誰說只是本能?和羅溫清澈的大眼四目相接的瞬間,李旲的背後有一陣奇妙的麻癢感沿著背脊而上。
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令人不知所措的狀況,讓李旲鎖緊了雙眉。羅溫看到這個代表不耐的皺眉,趕忙從世子的身上跳起來。一時間,李旲的臉上出現了不知為何的惋惜。
他凝視著像隻做錯事的小兔子般撲騰而起的羅溫。
奇妙的傢伙。偏偏這傢伙,有多奇妙就有多遲鈍。
一丁點也沒有察覺眼前盯著自己看的李旲內心澎湃的心緒,只是自顧自地手足無措。
「小人拜、拜見世、世子邸下……」
「不用了。」
李旲出聲阻止了正準備朝地面伏身叩頭的羅溫,對自己這樣禮儀周到、畏畏縮縮的羅溫,看著還真是不順眼。實在令人想念以前冒失莽撞,總是一字一句頂撞,無所顧忌的他。
「不用硬是趴在又冷又硬的地上行禮。」
「什麼?」
「這裡什麼人也沒有。」
「什麼?」
「你和我,這裡就只有我們兩個人。連我們兩人獨處的時候,也不當我是朋友了嗎?」
「但、但是……」
看著不知如何是好的羅溫,李旲開口說:「看來你今天還沒打起精神來啊,怎麼老是只有『什麼』和『但是』兩句?」
「什麼?」
「那傻呼呼的回答還是省省吧。跟我來。」
李旲拉住了羅溫的手腕,往砭愚榭裡走去,四面窗門都敞開著的屋裡,看起來有些空曠。羅溫鼻尖聞到深邃又濃郁的木頭香氣,像是能撫慰緊張情緒那般,她貪婪地深深呼吸著這股味道,終於才能開口發問。
「這裡是哪裡呢?」
「我的祕密空間。」
「邸下的祕密空間?」
羅溫用全新的眼光看了看周圍。房間裡擺放的物件相當簡單,小小的書桌和放得滿滿的書櫃,櫃上滿是被翻得書封快掉落的書本,這些就是全部的擺飾了。書櫃的邊緣,一把男孩子總是舉著四處揮舞著玩的木劍,靜靜豎立著。
循著羅溫的目光,李旲開口說:「小時候我在這兒消磨了不少時間。剛剛你踩過的大石,也是我幼年踩著練習邁步的石頭。」
原來是有著回憶故事的石頭啊。
「那麼,這個是邸下曾經玩過的木劍嗎?」
「那是好友送給我的第一個禮物。」
「好友的話……您指的是金大哥嗎?」
「沒錯。」
當羅溫在房裡轉悠的時候,不知何時李旲已經泡好了茶。
「連茶也是您親自準備?」
「既然是祕密空間,自然沒有人能替我跑腿幹活。」
李旲一邊意味深長說著,一邊拿出了茶杯。
「小人惶恐。」
世子邸下親手泡的、貴重的一盞茶。
遇到君王微服出巡,有幸接待的人家會將其視為家族榮耀也大有人在的茶。但是,這杯茶,我就這樣接下也沒關係嗎?感覺要是喝了它,好像馬上就會嗆著。
「喝吧。」
「是。」
被李旲這麼一說,羅溫像是怕茶撒了一樣,咕嚕地一口喝下。
「好喝。」
初入口的茶味有些許苦澀,但是接續的後味卻像是含著清晨露水般甘甜,濃郁的殘香在嘴裡
盤桓不去。李旲看著羅溫喝完,這才給自己斟了第一杯茶。
「怎麼樣?」
「我、我認為是非常出眾的一盞茶。」
雖然分不出來是什麼,但再怎麼說,自己這一生應該再也沒機會喝到這樣奢華高貴的一杯茶了。李旲聽了這話,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我不是說茶。」
「那麼您是指?」
「還要我說得更清楚嗎?我說你沒辦法從我面前逃走的事。」
「啊,您問的是這個嗎?」
「是啊,說說看吧,這樣和我面對面坐著的感想如何?」
「沒想到您會這樣利用您的權力。」羅溫猶豫了一會才回答。
「我就是王世子本人,身為王世子的我,運用些小小權力,難道有什麼不對嗎?」
「您是說,讓一個宦官到您面前來,需要這樣使用您了不起的權力嗎?這應該是濫用權力吧。」
「既然是王世子的話,偶爾濫用一下權力,我想也無妨。」李旲露骨的回答讓羅溫忍不住笑出來。
「你啊,現在還知道要笑啊。」
啊啊!這才回過神來的羅溫,趕緊用手摀上了嘴,然而已經繚繞在空氣裡的笑聲,卻已經是覆水難收。
別犯傻了啊洪羅溫,現在在妳面前的,已經不是妳認識的那個花草書生了。他可是王世子。
要是像以前那樣毫無顧忌、掏心掏肺,說不定哪天就會嘗到權力的苦頭。
看著羅溫的表情硬生生僵在臉上,李旲的嘴角也彎起苦澀的笑意,這時他才提起今天要羅溫前來的緣由。
「這次要你來這裡,是特別要吩咐你去辦一件事。」
「是什麼事呢?」
「清國的使節很快就要來訪的事,你也知道吧?」
「是的,我曉得。」
「這就是要拜託你的事。」
「您說拜託我?」
「你也知道,我身上有個改不過來的缺陷。」
羅溫不解地搖了搖頭。她幾乎可以毫不誇飾地一口咬定,李旲是她到目前為止看過的男人中,最完美的一位了。俊美的外貌下有著聰明的頭腦,再加上即將繼承為一國之主的絕對權力,要是照著其他宦官所形容的,更是個冷情的完美主義者。
他到底說的是什麼樣的缺陷呢?加上我也知道的這點……啊!這麼說來,真的有所謂缺陷的話……
「您是說,不太能分辨出女人的臉這件事嗎?」
李旲點了點頭。「我說的就是這個。」
「但是、這個,和叫我到這兒來有什麼關聯嗎?」
「這次來訪的使節團中,有幾位重要的上賓,其中也包含了女賓。身為一個國家的王世子,要是連來訪我國的貴賓也分辨不出來的話,還有什麼臉面?」
經李旲這麼一說,羅溫總算是理解了,但她仍舊不明白讓自己來此的理由。
「如果是這件事的話,倒是有合適的人選。」
「你說的是張內官嗎?那個精明能幹的內官?」
一聽到李旲口中吐出「精明能幹」四字,就彷彿有人在羅溫的背後豎起一把冷箭,但羅溫只是故作冷靜地點著頭。
「是的,就是那位。只要是張內官看過一眼的人,就再也不會忘記。如果是為了區分女賓,比起找我幫忙,相信張內官應該更合適。」
「那行不通。」李旲斷然否定。
「您為什麼這麼說?」
「我在這宮裡,至今全心信任的人就只有兩個,而且這兩人都是我的好友。」
羅溫突然抬起了眼,用恍惚的眼神看了看李旲,心臟突然間在胸口大力跳了一下。比起好友這句話,她是他所信任的兩個人其中之一,更令她感到萬分開心。但是羅溫很快又收起暫時放開的心思。
別得意忘形了,洪羅溫,這樣位高權重的人說的話,都只是一時高興的遊戲罷了,妳自己要知道分寸才行。在妳面前的是王世子,而妳,甚至連個女人也不如,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宦官罷了。
羅溫在心裡管束著思緒的同時,李旲繼續說:「所以你得負責幫我這件事,要是有需要的話,請誰幫忙都無所謂,但是,直到使節團離開朝鮮的那天為止,你要寸步不離待在我身邊。」
「但是……」
「這是命令。」
「不久前,您不是還說我是您的好友嗎?」
羅溫微微嘟起了嘴,一臉固執。李旲的嘴角隱隱地揚起了俊逸的微笑。
「那麼你就當做是好友的請託吧。」
「請託和命令,兩者不能一概而論吧。」
「隨你高興怎麼想,但是這件事如果你能幫我,那就太好了。」李旲用幽黑的雙眼灼灼凝望著羅溫,那眼神裡沒有一絲謊言,羅溫回望著李旲的眼睛,心裡不禁為之動搖。
這是怎麼了?請不要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您這樣看著我的話,會令我不小心錯以為,我這個人對世子邸下來說,也許真的有那麼一點重要?

《雲畫的月光﹝卷二﹞:月暈》預購網址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3273
  
《雲畫的月光》系列預計上市時間
《雲畫的月光﹝卷一﹞:初月》2016年7月31日
《雲畫的月光﹝卷二﹞:月暈》2016年8月14日 (08/05開始網路預購)
《雲畫的月光﹝卷三﹞:月戀》2016年9月初
《雲畫的月光﹝卷四﹞:月夢》2016年9月初
《雲畫的月光﹝卷五﹞:烘雲托月》2016年10月初
 
【文中資料轉載春光出版 《雲畫的月光》原著小說】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可疑的岳母】劇情.人物介紹~金慧渲、申多恩、朴鎮宇
《可疑的岳母》劇情講述一見鍾情的恩錫和珍妮準備結婚時,雖然恩錫是無懈可擊的女婿,但被岳母不斷阻止兩人結婚,從而逐漸揭開可疑的岳母隱藏之秘密的故事。  ...(詳全文)
《雲畫的月光﹝卷四﹞:月夢》中文版原著小說試閱
《雲畫的月光》中文版原著小說 HOT!韓國超人氣宮廷羅曼史!韓國第一入口網站Naver連載Top1,破5000萬人次狂熱點閱網路小說!   他們...(詳全文)
《雲畫的月光﹝卷三﹞:月戀》中文版原著小說試閱
《雲畫的月光》中文版原著小說 HOT!韓國超人氣宮廷羅曼史!韓國第一入口網站Naver連載Top1,破5000萬人次狂熱點閱網路小說! 一不留神,就...(詳全文)
【2016韓劇 守護者K2/THE K2】電視劇 THE K2 劇情&角色介紹~池昌旭、潤娥、宋玧妸(宋允兒)
《守護者K2》劇情講述一位無比熱愛國家與同事卻慘遭拋棄的警衛員金載河(池昌旭 飾),化名為「K2」後被崔宥真(宋玧妸 飾)相中挖角,聘用為其...(詳全文)
韓劇《雲畫的月光﹝卷一﹞:初月》中文版原著小說試閱3 ~5
2、那傢伙……很有趣吧?   一雙黝黑深邃的眼睛映入羅溫眼中,冷峻的視線如同飛箭,銳利射向羅溫。被如此陰冷的眼神看著,...(詳全文)
【韓劇 雲畫的月光原著小說 試閱】雲畫的月光﹝卷一﹞:初月中文版原著小說試閱1 ~2、人物介紹
《雲畫的月光》中文版原著小說 HOT!韓國超人氣宮廷羅曼史!韓國第一入口網站Naver連載Top1,破5000萬人次狂熱點閱網路小說! 他不知她真實...(詳全文)
【韓劇 雲畫的月光】電視劇 雲畫的月光 劇情&人物介紹~朴寶劍、金裕貞*韓國古裝愛情劇
 《雲畫的月光》劇情以同名網絡小說改編,以19世紀朝鮮為背景,講述意圖復興朝鮮王朝的天才君主孝明世子和女扮男裝入宮的女性問題專家之間的浪漫愛情故事。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