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親愛的翻譯官》劇情講述法語系女碩士喬菲,從小立志做一名翻譯。偶然一次機會她邂逅了翻譯天才程家陽,而喬菲為躲避前男友高家明,誤打誤撞與程家陽結下樑子。
 
兩人在歷經種種波折後,確認了對彼此的感情。正當喬菲事業、愛情都如沐春風時,一場變故突襲而至,高家明也在此時再次介入喬菲的情感生活。種種現實和猜忌令喬菲與程家陽矛盾叢生,最終不得不分手。
 
喬菲此後遠走他鄉進修法語,程家陽亦接受事業上的新挑戰。兩人各自歷經成長,面臨生死考驗後,最終涅磐重生。喬菲終願直面自己的感情,追求更高的職業理想;程家陽也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親愛的翻譯官
【播出時間】
緯來綜合台 10月20號起
週一至週五 晚間8點 
 
 
 【分集劇情】 
第23集捍衛愛情與親情對抗,曉華勸說喬菲放棄
喬菲正式到高翻院上班的第一天,就遭到了另外兩個一起轉正的同事的排擠。程家陽看在眼裡,十分替喬菲委屈,但他知道,他不能為喬菲出頭,否則就會引來更多的非議。晚上下班時,家陽溫柔地關心還在工作的喬菲。喬菲感受到家陽的呵護,心中感到萬分甜蜜。
 
這時,文曉華來到了高翻院。她的目的是親口聽到家陽的回答,卻得知家陽已經和喬菲在一起。曉華的光芒讓喬菲有些自卑,她順勢先行離開,走得很匆忙。家陽看出她的不自在,在與曉華談完話之後追上了她。喬菲坦言在曉華面前她有些自卑,尤其是想到家陽喜歡了曉華那麼多年,她就更覺得自己無法和曉華相比。家陽笑著安撫她,並表示已經決定要讓家裡人知道她的存在。
 
另一方面,家陽的拒絕意味著曉華已經逃不開婚姻的束縛,她的想法漸漸扭曲,決定接手父親文道的產業。而她接手公司後第一件事,就是從海綿狀血管瘤的醫療項目中撤資。高家明剛剛順利為小幸福做完手術,本以為可以更好地用這門手藝拯救病人,沒想到曉華突然撤資,項目被迫中止。家明從曉華的異常反應中猜出她的改變源於家陽,他幸災樂禍地取笑曉華又被整了,並把自己也愛著喬菲這件事告訴了她。
 
這天晚上,家陽回到家中要公開自己已經戀愛的事實。家明趕在他進門前提醒他不要跟家裡人提起喬菲,家陽拒絕聽從他的勸告,逕直進門向父母說明來意。張翹楚一聽到喬菲的名字,立刻表示了堅決的反對。程思遠原本還言明尊重家陽的選擇,可是當他得知喬菲是家陽的實習生時,他的反對情緒比張翹楚還要強烈。家陽從小到大都活在父親程思遠的陰影下,他已經受夠了這種生活。何況,他和喬菲相愛,他不願意放棄。
 
為此,家陽和父親大吵一架。不過,他向喬菲隱瞞了這件事,樂觀地表示他會盡快安排她和家裡人見面。兩個人剛剛通完電話,唯恐天下不亂的家明就敲響喬菲的家門,把真相告訴了她。喬菲與家明起了爭執,期間竟突然倒地不起。家明照顧她直到她甦醒,可她卻忘了自己暈倒的事情。家明擔憂喬菲的身體狀況,可喬菲以貧血為由將他打發走了。
 
喬菲的心理障礙還未突破,壓力仍然存在。她在巧遇曉華時,把這個煩惱說了出來。不知為何,曉華一直在勸說喬菲放棄挑戰不可能的事情,話裡話外都在勸她接受要離開高翻院的事實,喬菲聞言若有所思。

 
第24集旭東帶病陪伴嘉怡,堅持練習家陽執著
吳嘉怡擔任女二號的那部戲召開發佈會,這是嘉怡第一次參加這麼正式的發佈會,她忍不住欣喜若狂。此前,王旭東為了幫助她,和她簽了經紀合約,一直都被她呼來喝去,又當司機又當助理。這次,嘉怡又找旭東送她去發佈會現場。旭東明明發著高燒,可還是強撐著開車送她去了會場。
 
在發佈會上,作為女一號的甜甜身穿貂皮外套,被記者質問為何殘忍地使用動物皮草。甜甜為了自己的聲譽,竟謊稱皮草的真正主人是嘉怡。嘉怡百口莫辯,央求傲天為她澄清。然而,令嘉怡失望的是,傲天不僅一句話都沒有為她說,反而表示這皮草確實不是甜甜的。這等於間接指控嘉怡是皮草的主人,嘉怡這次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發佈會結束之後,嘉怡找不到傲天,也沒有人願意聽她解釋,傲天的經紀人甚至反過來指責她差點讓傲天鬧緋聞。倔強的嘉怡硬是留在會場等著傲天,旭東就算身體不舒服,還是陪著她一起等著。最後,嘉怡雖然等到了傲天,但等來的卻是他無理地要求她向甜甜道歉。
 
嘉怡不能接受傲天為了不浪費投資而顛倒黑白,讓自己蒙冤。傲天卻理直氣壯地指責嘉怡衝動又不顧大局,兩個人不歡而散。旭東又陪著嘉怡去吃火鍋,消除她心裡的火。期間,嘉怡終於發現旭東的身體在發燙,細問之下,才知道他已經高燒三十八度九。嘉怡趕緊送旭東回家,並餵他喝藥,照顧他躺上床休息。
 
與此同時,程家陽還在會議中心的同傳間等著喬菲。他約喬菲七點鐘在這裡練習同傳,可喬菲在聽完文曉華的話之後,打起了退堂鼓。家陽堅持陪她練習,言明一定會等到她出現。喬菲在經歷了一番思想鬥爭之後,還是來到了同傳間。她答應家陽自己會練習到可以同傳為止,於是,家陽陪著她進了同傳間。
 
雖然喬菲有了很大的進步,但她一睜開眼睛,看到前面一排排的座椅,還是感到無比的心慌。在家陽的引導下,喬菲語無倫次地說出她一進同傳間就會想到自己的媽媽。冷靜下來之後,喬菲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真正的病因。在她大一時,她的媽媽被檢查得了海綿狀腦部血管瘤,有一段時間一直在動手術。在動手術之後,喬媽媽需要在重症監護室裡待上四十八小時,而喬菲就隔著那層厚厚的玻璃,看著自己與病魔鬥爭的媽媽。
 
這個場景成了喬菲內心深處不可磨滅的陰影,也讓她無法待在同傳間裡透過玻璃觀察會場並進行翻譯工作。這次找到病因,讓她的練習有了突破性進展,家陽不禁喜形於色,對於喬菲的未來更有信心。

 
第25集喬媽媽舊病復發,戀情困難接踵而至
加布王子光臨書法展,剛剛轉正的吳明被指派做現場翻譯,田主任認為喬菲的能力不不錯,便讓她協助吳明。吳明對喬菲的態度並不好,他認定喬菲曾經在跳槽一事上出賣他們,所以一直在排擠她。在書法展上,吳明不慎把一名男性書法家的性別錯翻成女性,加布王子還差點因此發表提高非洲女性地位的演講。幸好喬菲反應迅速,暗中提醒了吳明,並偷偷向加布王子解釋清楚,這才避免了吳明的出糗。事後,吳明鄭重地向喬菲道歉,喬菲也並不計較他此前的針對。
 
喬菲在書法展上表現很好,程家陽為她驕傲,並提出帶她到家裡吃他自己做的壽司。在家陽家中時,喬菲接到了她母親主治醫生張醫生的電話,得知母親今天去複查時竟然昏倒了。張醫生替喬媽媽檢查後發現她的血管瘤有復發的跡象,需要立刻安排手術。
 
喬媽媽的病並不是找一個醫生,湊齊手術費就可以解決的。喬菲再次陷入了絕望的境地,她不想連累家陽,家陽卻一眼看出她在隱瞞什麼。對於家陽來說,喬菲是特殊的存在。既然兩個人已經在一起了,他當然不會對喬菲的母親坐視不管。他言明一定會和喬菲共同面對,希望喬菲能放心依賴他。
 
儘管如此,喬菲還是不想讓家陽為她奔波。她思慮再三,聯繫了高家明。家明對喬菲仍然很熱心,他答應會幫喬菲聯繫醫生給喬媽媽進行手術。第二天,喬菲瞞著家陽,帶著母親的病歷到家明的醫院找了他。家明替喬菲分析了病情,表示如果喬媽媽再昏倒一次,顱內爆裂的可能性極高。
 
可是,手術費用高達二十五萬,喬菲不想拖累家陽,只能咬著牙承受。她請求家明替她保密,不要讓家陽知道這件事。現在的喬菲,又變回了當初那個倔強又自尊心極強的她。家明提醒她,在她心裡,她和家陽的愛情就像溫室裡的花朵,經不起風吹日曬,所以她才不敢讓家陽和她一起面對,不敢讓他們愛情去經受考驗。這番話讓喬菲陷入深思,她來到家陽家中,一進門就向他坦白。
 
家陽雖然很生氣,但卻沒有責怪喬菲,他理解喬菲的堅強和獨立。隨後,家陽把存有自己三十萬積蓄的銀行卡交給了喬菲。喬菲感動得不知說什麼,只能說出我愛你這三個字。
 
與此同時,家陽從家中拿走銀行卡的事情已經被張翹楚發現。這幾年,家陽一直把卡放在家中,這次突然拿走,讓張翹楚有了危機感。尤其是,家陽外派的日子已經定了下來,就在十五天後,他卻跟田主任提出了延緩外派。不僅如此,家陽還辭退了幫傭的阿姨。這一連串的事情都是因為喬菲,張翹楚越發覺得喬菲這個女孩留不得。
 
第26集喬菲家陽陷入冷戰,家人反對戀情受阻
吳嘉怡拜託喬菲幫她把鞋子拿去換碼,喬菲卻在那間名牌店裡遇見了張翹楚。張翹楚誤以為喬菲手中的鞋子是她的,出言諷刺她是拿了程家陽的錢才能過這種高消費生活。喬菲沒有機會解釋,只好依她所言跟她到附近的咖啡店談話。不管喬菲怎麼忍讓,張翹楚都咄咄逼人,直指喬菲欺詐。面對張翹楚的不可理喻,喬菲百口莫辯。
 
看在家陽的面子上,喬菲承受了張翹楚所有的羞辱。為了維護自己僅存的一點尊嚴,喬菲將家陽的銀行卡還給了張翹楚。儘管如此,張翹楚還是不願意放過喬菲,她提出要喬菲辭職,遠離家陽的生活。喬菲堅定地表示她相信家陽也相信他們兩個人的愛,隨後起身離開。
 
喬菲剛剛走出咖啡廳,就接到了高家明的電話。家明交待喬菲盡快把喬媽媽接到上海,他會盡快安排床位。可是,光是住院費用就要五六萬,現在的喬菲根本給不起。她只好找吳嘉怡幫忙商量對策,嘉怡本來想向劇組預支片酬,沒想到卻發現王旭東已經瞞著她跟傲天的公司解約了。
 
眼看沒有其他辦法,嘉怡提出帶喬菲去應聘所謂的高級導遊。喬菲不想讓家陽知道卡已經還回去這件事,以免他夾在中間為難。可是她又覺得這件事的未知數太多,她決定去問問家陽的意見。此刻,家陽正和文曉華吃飯,他從曉華處問到了莫雷醫生的聯繫地址。家陽擔心家明拿手術一事威脅喬菲,所以他想自己聯繫莫雷醫生,幫喬菲解決主刀醫生一事。
 
然而,曉華因心情低落而喝得醉醺醺的,還堅持送家陽回家。家陽扶著搖搖晃晃的她,恰巧喬菲打電話來,他正想接,曉華卻阻止了他。喝酒後膽子大了不少的曉華鼓足勇氣告訴家陽,她後悔嫁給周南,後悔辜負了他的守護。不僅如此,她還靠在了家陽的身上。家陽來不及推開她,這一幕已經被喬菲看在了眼裡。
 
喬菲的心裡本來就對自己沒有信心,一看到這幕場景,醋意大發,立刻打了出租車離開。由於這個插曲,喬菲決定和嘉怡出去賺錢,而且沒有告訴家陽。直到第二天,喬菲還在和家陽冷戰,不正眼看他,也不與他講話。家陽原本想用紙條約喬菲在樓梯間談話,沒想到誤打誤撞讓另一名實習生楊燕看到了紙條。
 
楊燕到樓梯間見家陽,家陽急中生智與楊燕談起了她最近的工作狀況,這才避免了戀情的曝光……
 
第27集暗中賺錢遭遇騷擾,為喬菲家陽賣車
文曉華瞞著程家陽找到喬菲,向她解釋那晚是自己失態,並想讓她在自己的紅酒生意中兼職翻譯。高翻院有明確規定,轉正第一年不可以以任何形式在外兼職。喬菲堅持要遵守高翻院的規定,拒絕了曉華。
 
另一邊,家陽為了與喬菲在一起,鄭重地向田主任表示他不去瑞士。為此,田主任把外派的名額給了家陽的同事梅梅。梅梅已經和李雷在一起,李雷言明會去瑞士娶她,兩個人欣喜相擁。喬菲看在眼裡,知道一定是家陽為了她放棄了深造的機會。
 
這之後,家陽刻意製造了與喬菲獨處的機會,兩個人言歸於好,並約定下班後一起去同傳間練習同傳。這段期間的練習有明顯效果,喬菲已經可以在同傳間內進行翻譯長達五分鐘。
 
這天晚上,喬菲和吳嘉怡約好去給金老闆幾個人做所謂的導遊,所以沒有與家陽吃飯。家陽約了王旭東去酒吧喝酒,請他幫自己找點兼職。可是,他們卻在那裡看見了喬菲和嘉怡二人,她們在陪酒,與金老闆等人拉拉扯扯。家陽氣急敗壞地替喬菲解圍,不惜與對方人馬大打出手,最後鬧進了警察局。
 
嘉怡原本是想幫喬菲賺點醫藥費,沒想到弄巧成拙,找了個陪酒的活。家陽誤以為喬菲已經誤入歧途,氣得口不擇言責罵了她一番。嘉怡替喬菲打抱不平,把銀行卡被拿回去的事情說了出來。家陽這才知道原來喬菲受了委屈,他風風火火地衝回家裡,要與母親說清楚講明白。
 
被通知到警局的高家明跟著家陽回家,兩個人都向張翹楚解釋喬菲並非感情騙子,可是張翹楚完全聽不進去,而且自恃看透一切。家明提醒家陽,作為男朋友,他應該無條件相信喬菲。家陽意識到自己的衝動,他堅定了對喬菲的信任,為此和母親大吵一架。張翹楚一向是個女強人,目空一切,見家陽執迷不悟,她揚言要收回一直以來在家陽身上的投資。
 
家陽選擇了堅持自己的愛情,為了賺取醫藥費,他賣掉了自己的凱迪拉克,連車帶牌三十一萬。第二天,他踩著自行車去接喬菲上班,喬菲感動得無以言表。當喬菲坐在家陽的自行車的後座時,她的臉上充滿了真心的笑容。
 
另一方面,周南經常在公開場合表示和張翹楚的企業有著親密的合作關係,張翹楚忍無可忍,找了文曉華來家中,言明不會再視而不見。曉華尷尬地離開,在門口遇見了家陽。曉華有意避開家陽,家陽卻主動叫住了她,並鄭重其事地為之前的無情向她道歉。家陽表示希望曉華幸福,曉華卻絕望地告訴家陽,她的幸福已經不復存在了。
 
第28集喬媽媽手術成功,曉華暴露喬菲障礙 
喬媽媽即將從蘇州到上海進行檢查,高家明已經多次交待醫院的護士騰出一個空病房,他自己也做好了主刀喬媽媽手術的準備。此前,家明不慎弄傷了右手,而且傷勢極重,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完全康復。這段時間,他每天都在做復健,甚至不惜延長復健時間,差點鬧出神經炎。
 
雖然喬菲並不願意接受家明,但是家明卻一直無怨無悔地守護著她。表面上,他吊兒郎當地揚言要從程家陽手裡搶走喬菲,事實上,他只是希望能轉移喬菲的注意力。他們都知道,喬媽媽有百分之五十的幾率會喪生於手術台上。
 
喬菲跟高翻院請了假,準備回家接母親過來。家陽也跟著請了年假,陪著喬菲一起將喬媽媽接到了上海。家明負責為喬媽媽做檢查,喬媽媽告訴家明,前兩天她曾經昏倒過,而且是完全無意識的。鑒於這個情況,家明決定第二天就為喬媽媽手術。為了分散喬媽媽的注意力,家明把他要追求喬菲的事情也說了出來。另外,家明正式向家陽宣戰,表示要用盡一切方法搶走喬菲。
 
喬媽媽詢問了喬菲,喬菲把自己和家陽跟家明兄弟倆的關係解釋了一遍。手術生一半死一半,喬媽媽有可能上了手術台就從此再也醒不過來。喬媽媽幾乎就要放棄手術,她真的很怕自己無法再陪著喬菲。喬菲堅定地告訴母親,手術一定會成功。喬媽媽最終同意進行手術,進手術室前,她把喬菲交給家陽,囑咐家陽好好地照顧喬菲。
 
與此同時,文曉華決定和高翻院解約,回去家族企業幫忙。田主任為此大發雷霆,指責曉華總把翻譯當成可以須臾拋棄的事業。不過,他尊重曉華的決定,同意她解約離開。曉華回到辦公室整理資料,卻無意和楊燕還有吳明提起了喬菲的心理障礙。喬菲的發展方向是交傳同傳並重,也因此得到高翻院的重視,楊燕和吳明對她是既羨慕又嫉妒,如今得知喬菲根本無法同傳,兩個人的反應極大。
 
醫院這邊,家陽和喬菲在手術室外等待許久,家明終於開門出來。當家明摘下口罩,表示手術十分成功時,喬菲難抑激動之情,與家陽擁抱在一起。喬媽媽需要做術後休養,但這已經是最幸運的結果,喬菲不再奢求其他。這時,田主任發來信息,讓喬菲回高翻院。
 
原來,田主任已經瞭解到了喬媽媽的病情,也知道了喬菲和家陽的事情。田主任將高翻院同事籌集的捐款交給喬菲,並提醒她,只要她和家陽的這層關係在,她頭上這頂特殊帽子就摘不下來。
 
第29集喬菲克服同傳障礙,未婚懷孕嘉怡心慌
高翻院的翻譯官大多是以交傳為主,但絕對不可能有翻譯官連一句同傳都做不了。喬菲患有心理障礙一事無意被吳明和楊燕得知,吳明認為喬菲隱瞞不報是對其他人的不公平。於是,他故意在一次會議上提出對轉正的三個實習生進行同傳能力的甄別。
 
兩個禮拜前,喬菲還進不了同傳間,翻譯不了一句完整的句子。經過這段期間的練習,喬菲在這次甄別考試中表現出色,博得了田主任的好評。吳明和楊燕也無話可說,只能表示佩服喬菲的毅力和天分。
 
第二天,高翻院需要參加摩洛哥電影節進行翻譯工作,由於李雷突發腸胃病,一直上吐下瀉,田主任讓他回家休息,改由楊燕頂上他的位置。可是,楊燕在同傳間裡緊張得說不出話,負責待命的喬菲頂了上來。電影節有許多名人記者,一旦出錯,翻譯生涯就毀了。喬菲剛剛進入同傳間時,腦子裡一片空白,直到她想到家陽對她的鼓勵,她才漸漸恢復意識,並且全程表現良好。
 
當晚,程家陽帶著喬菲回家中慶祝,沒想到,張翹楚竟然帶著人上門要將家陽從這程家的產業中趕出去。不僅如此,她要求家陽每個月給家裡打一萬塊。此前,家陽已經將車子賣掉,如今連房子也沒了,而且,一萬塊是他每個月在高翻院的全部收入。喬菲心疼為了自己如此委曲求全的家陽,卻又不知道如何幫助他,只好找吳嘉怡訴苦。
 
然而,嘉怡回復喬菲的卻是一句她出事了。喬菲心急火燎地與嘉怡碰面,得知她已經懷了傲天的孩子,可傲天卻有了新歡。這段時間,喬菲一直忙於照顧母親,忽略了嘉怡,直到現在,她才知道嘉怡承受了這麼多。喬菲想去找傲天說清楚,卻被嘉怡阻止。
 
如果這個孩子出生,嘉怡的一輩子就毀掉了。為此,她決定去打胎,並交待喬菲幫她保密,尤其是不可以告訴家陽。為了讓嘉怡安心,喬菲以自己母親的健康發誓,答應為她保密到底。隨後,喬菲陪著嘉怡去了醫院,嘉怡不敢暴露身份,用了喬菲的醫保卡和身份。喬菲也沒有覺得有什麼,只是答應後天請假陪她來做手術。
 
這之後,嘉怡以新晉女星的身份出席一個商業展會。王旭東作為公司老總上台講話,他誇讚嘉怡穿得漂亮,嘉怡卻不願意搭理他。旭東一直很喜歡嘉怡,嘉怡卻為了傲天不顧一切。看著這樣傻乎乎墜入愛河的嘉怡,旭東忍不住想將她罵醒,沒想到反而讓兩個人的關係陷入了僵局,嘉怡現在是連正眼也不看他了,
 
從舞台上下來時,嘉怡的身體已有不適,她不慎摔了一跤,小腹開始有劇痛。她拒絕了旭東攙扶她的好意,踉蹌著躲到了衛生間,給喬菲打電話,希望喬菲來幫幫她。嘉怡的身下已經開始流血,出於自尊,她要求喬菲不能帶家陽過來。喬菲正在醫院,高家明就在她旁邊。
 
第30集嘉怡小產喬菲失蹤,家陽求婚遭遇拒絕 
由於吳嘉怡不希望讓程家陽知道,喬菲只好拜託正和自己談話的高家明一起去接吳嘉怡。兩個人準備將嘉怡送到醫院,卻在門口遇見了擔心嘉怡的王旭東。喬菲順口說了一句要去吃火鍋,然後匆忙地離開了。
 
嘉怡被送進了醫院,喬菲和家明在急診室外等著她。可是,喬菲突然感到頭昏眼花,最後當場昏倒。另一邊,家陽一直聯繫不上喬菲,最後卻接到了喬菲的短信,說是有一個朋友出了事,讓他幫忙跟高翻院請假。
 
這之後的十一天,家陽都聯繫不到喬菲,只是偶爾收到她的幾條短信。他每天都等著她的消息,卻發現她如同人間蒸發,就連喬媽媽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麼。直到十一天後,喬菲終於回到了高翻院。家陽心急火燎地趕到高翻院,在與她獨處時忍不住對她大吼,質問她為何失蹤十一天。
 
喬菲不斷地解釋她真的是在陪伴她的朋友,並淚流滿面地抱住家陽。家陽的心因她的眼淚而軟了下來,回應了她的擁抱。喬菲的這次失蹤,讓家陽意識到她對自己有多麼重要。於是,他到商場挑選了一枚戒指,並拜託田主任幫忙把包括喬菲在內的同事都叫到了一個酒會上。
 
在酒會上,家陽用一封情書表達了對喬菲的愛,並當眾單膝下跪向她求婚。在場的大家都給予了祝福,喬菲也感動得無以復加。可是,不知為何,她卻哽咽著拒絕了家陽。家陽理解她的堅強和固執,他言明願意等她,希望她先收下戒指。然而,喬菲卻仍然表示拒絕。家陽所有的熱情在這一刻被澆滅,他不知道究竟該如何去愛喬菲,才能真正融入她的生活。
 
另一邊,文曉華找到了家陽,又提起了聘請喬菲做兼職一事。家陽感謝曉華的溫柔和體貼,不夠他也和喬菲一樣,認為應該遵守高翻院的規則。曉華順勢提出讓家陽代替喬菲去幫她的忙,家陽現在沒有了家裡的支持,又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幫助喬菲,她便答應了曉華的提議,並於第二天休息日去了她的公司簽合約。為了幫助家陽渡過難關,曉華高薪聘請了他,並答應項目完成之後給他八萬塊的提成。
 
雖然喬菲拒絕了求婚,但家陽還是不願意放棄她。他用自己兼職掙來的錢新買了一輛經濟又實惠的車,親自到喬菲的家中接她。喬菲開口解釋她只是現在不想結婚,家陽笑言願意等她,兩個人重歸於好。
 
第31集曉華遭遇家庭暴力,喬菲家陽距離甚遠 
當初,周南千方百計地追求文曉華。包括文道和程家陽在內,大家都認為周南一定會對曉華很好。為了挽救父親的事業,為了給自己一個像樣的歸宿,曉華嫁給了周南。可是,婚後她才發現,周南所有的好都是偽裝出來的。他不僅不是一個紳士,不是一個好丈夫,只是一個骯髒的偽君子。除了明目張膽地搞外遇,他甚至對曉華使用家庭暴力。
 
曉華百般隱忍,終於打電話給家陽。家陽趕到曉華家中,她眼角的淤痕觸目驚心。不管家陽怎麼問,曉華都堅持這是她不小心撞到的。家陽只好把她送到醫院,醫生認為這是人為的軟組織挫傷,根本不是意外。在家陽的追問下,曉華終於說出這是周南所為。
 
可是,曉華卻不願意讓家陽報警,她想再給周南一次機會。看著曉華嚶嚶哭泣的柔弱模樣,家陽忍不住想起了喬菲。喬菲與曉華不同,她受到傷害時,會像一隻刺蝟一樣豎起堅硬的外殼。家陽很想和喬菲商量,可曉華希望他保密,他能做的只有把肩膀借給她,再無其他。
 
直到現在,曉華終於深刻地明白到自己的選擇是錯誤的。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她一定會選擇家陽而不是周南。可誰都知道,生活就是現場直播,不能倒帶也不能重來。
 
家陽很想幫助曉華,可他無能為力,只能在電話中用言語警告周南。同時,他勸說曉華要勇於反抗,而不是像舊時代的女性一樣面對暴力只會一味地忍讓。
 
另一邊,郝哲自從離開高翻院後事業就一直不順,日前,他不顧職業操守,打著高翻院的名義搶公司的客戶,被經理直接開除。他不僅沒有進行反思,反而還把所有的責任推到家陽的身上,認為一定是家陽在他的客戶面前說了他的不是。他跑到高翻院大鬧,喬菲恰好撞見,與他一番交談。
 
郝哲為人急功近利,又嫉妒身為天之驕子的家陽,他還把喬菲和自己歸類為同一種人,聲稱他們和家陽不是同一種人。在家陽面前,喬菲總是有無盡的自卑感。郝哲的一番話更讓她覺得自己和家陽之間的距離太遠,再加上,她失蹤的那十一天裡,她被確診為海綿狀血管瘤的患者。因此,就算母親一直勸說,哪怕家陽的好讓她感動不已,她也不敢點頭答應求婚。
 
吳嘉怡這邊,她清楚明白王旭東對她的好,卻沒有想到驕傲的旭東可以為了幫她接戲低聲下氣地去求別人。原本她和旭東約好吃飯,可時間都快到了旭東也沒打電話給她,她便自己到公司找旭東。旭東正在和朋友通電話,他不斷地央求對方給嘉怡一個出場的機會,並直言他就是喜歡雖然虛榮卻很實誠的嘉怡。嘉怡在門外聽著,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什麼滋味都有。明明前一分鐘,她還在跟喬菲吐槽旭東是個沒用的老闆,根本沒有用心幫她接通告。
 
第32集張翹楚拜訪喬媽媽,家陽喬菲不受祝福 
聽著王旭東為了自己低聲下氣地央求別人,吳嘉怡心裡百味雜陳。最後,她實在聽不下去,轉頭離開。就算旭東打電話尋她,她也只是怒言不要旭東再管她的事情。旭東不明就裡,只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又哪裡招惹了嘉怡。其實,嘉怡並不是想對旭東凶,她只是不知該如何面對旭東對自己的好。
 
心情煩躁的嘉怡在便利店遇到了上次給她介紹導遊工作的那個姐姐,對方一番花言巧語,哄得嘉怡心花怒放。事業處於低谷的嘉怡,一聽到對方說有個女二號的角色可以給她,毫不猶豫地答應給對方十萬塊現金,根本連思考都沒有。她急於做出一番成績,證明自己就算不依靠旭東也可以生活。
 
另一邊,喬媽媽的術後恢復非常好,過幾天就要出院了。在母親的面前,喬菲從來沒有提過她在程家家長那裡遭受的侮辱。而程家陽對喬菲的好,喬媽媽看在眼裡,所以她一直以為女兒是幸福的。直到這天,她的病房來了一個不速之客。張翹楚不請自來,趾高氣揚地要喬媽媽勸說喬菲離開家陽。喬媽媽堅持要尊重孩子們的決定,可張翹楚的盛氣凌人傷到了她的自尊。
 
當晚,喬媽媽旁敲側擊地問起喬菲和家陽的感情。喬菲一邊削水果一邊告訴母親,以前她一直以為自己不會沉迷於愛情,直到和家陽在一起,她才明白,這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人可以很輕易地愛上一個人,卻也可以很快不愛,另一種人很難愛上一個人,可一旦愛上了就很難放開。喬菲知道,她和家陽就是這樣的人。喬媽媽把喬菲的真心看在眼裡,她可以預見女兒會經歷什麼樣的磨難,可她卻無法開口勸女兒停止。
 
與此同時,傲氣凌人,從來不接外單的家陽為了自力更生,為了給喬菲幸福,最近一直透過旭東在接翻譯的單子。不僅如此,他還接受了以前他從來不屑於參加的應酬,卻也因此喝得酩酊大醉。還好旭東保持清醒,還能扶著他離開。可是,恰巧郝哲正與一幫狐朋狗友在隔壁包廂,他三杯酒下肚,竟對家陽和喬菲破口大罵。
 
家陽氣得要與郝哲拚命,旭東趕緊將他攔住。這時,喬菲打電話來,家陽對著電話裡的喬菲大喊著會保護她,不許任何人欺負她。隨後,旭東將家陽送回家,喬菲留下來悉心照料醉得一塌糊塗的他。
 
第二日,在送喬菲前往醫院時,家陽提醒喬菲要注意郝哲。郝哲曾說過,他和喬菲才是同一種人。這句話深深地烙在了喬菲的心裡,而家陽說起郝哲時的表情,就跟當初他面對喬菲時展現的一模一樣。自卑和倔強讓喬菲忍不住反駁家陽,兩個人為此吵了一架。
 
到了醫院,高家明一直唯恐天下不亂地惹怒家陽,原本很喜歡家陽的喬媽媽態度又有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這一切使得家陽心情浮躁,喬菲亦然。
 
第33集家陽喬菲矛盾漸生,心急成名嘉怡被騙
雖然喬媽媽的態度有些奇怪,看起來似乎對程家陽很不滿意,但家陽沒有放在心上。而他和喬菲也很快言歸於好,喬菲答應他會注意和郝哲的分寸問題。不過,在這之後,喬菲又收到了郝哲拜託她幫忙找工作的短信。喬菲謊稱是自己的朋友需要,拜託家陽幫忙。家陽以為是喬菲的師弟師妹,一口應允。
 
這天晚上,家陽參加完一個國際研討會之後,接到了喬媽媽的電話。於是,他到醫院與喬媽媽見面。喬媽媽把張翹楚曾經來過的事情告訴了家陽,希望他能好好考慮他和喬菲的未來。家陽堅持他會緊緊抓住喬菲,喬媽媽也尊重他的想法,她表達了對家陽的信任,同時也提醒他,真正的堅持,不是在最短的時間裡做決定,而是在最長的時間裡去行動。
 
這番話讓家陽若有所思,正當他在醫院走廊深思時,卻看見明明說約了吳嘉怡的喬菲走進高家明的辦公室。家陽忍不住推開了辦公室的門,喬菲一見到他就顯得方寸大亂。家陽詢問喬菲是不是有事情瞞著他,喬菲神色很不自然地矢口否認,希望家陽先離開。
 
家陽不想與喬菲爭吵,便答應到樓下等她。在樓下時,家陽接到了父親程思遠的電話。在父親的要求下,家陽回了家。這段時間的操勞讓張翹楚的白頭髮都冒了出來,家陽忍不住有些內疚,主動替母親染髮。
 
從家裡出來時,家陽又接到了王旭東的電話。從旭東口中,家陽得知他之前幫喬菲朋友介紹的那份工作給了郝哲。郝哲傲慢無禮,讓旭東的朋友很難堪。家陽這才知道喬菲對自己撒謊了,他致電喬菲,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家陽心中的怒火難平,掛斷了喬菲的電話。
 
喬菲與嘉怡談論起這件事情,她只是好心幫郝哲介紹工作,並沒有其他的意思。嘉怡分析得頭頭是道,認為是喬菲的強烈自尊心作祟,致使她不夠信任家陽。喬菲的愛情觀卻與嘉怡有所不同,她認為愛情應該是把好的給對方,自己承受所有不好的。
 
這時,嘉怡收到了旭東的短信。短信內容是一部新劇的開機組訊,正是嘉怡一心認為她可以擔任女二號的那部劇。嘉怡這才意識到自己上了當,十萬塊錢打了水漂。旭東恨鐵不成鋼,帶著喬菲去酒店找上次那個劇組姐姐,卻發現對方也是受害者。
 
原來,酒店後廚的弟弟冒充劇組人員進行招聘,劇組姐姐為了收受回扣,便挑中了嘉怡。可是,所謂的葉副導在收了錢之後卻不知所蹤。劇組已經報案,警方也很快立案調查。被騙的錢暫時是追不回來了,嘉怡現在可以說是身無分文還無家可歸。
 
第34集張翹楚用盡一切辦法想要拆散家陽和喬菲
喬菲媽媽聽說家陽要帶喬菲回去參加母親的生日聚餐不禁有些擔心,家陽告訴她自己會用實際行動讓媽媽接受喬菲的。他說自己考慮過了,有他在他一定不會讓喬菲為難的,既然他愛喬菲就應該讓她融入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讓她封閉起來牴觸所有人。
 
家陽堅持帶喬菲回家替母親過生日,但以張翹楚的強勢又怎麼會讓喬菲這一關這麼輕鬆地過去,她明確表示就算是自己死了也不會接受喬菲做他們家的兒媳婦,家陽站在喬菲一邊,他說今後他的世界裡必須有喬菲的存在,如果他們做父母的還要想自己這個兒子,那麼就必須接受喬菲,張翹楚對喬菲說如果她的兒子因此而不認父母,那麼她喬菲一定會得到應有的報應。高家明在一邊極盡煽風點火之能事,張翹楚氣得口不擇言,她讓高家明閉上他的狗嘴,讓他立刻滾出這個家,也讓家陽帶著他的女友一起滾。
 
程家陽牽著喬菲的手走出家門正遇上準備前來替張翹楚慶祝生日的文曉華,喬菲讓家陽和家明回去陪媽媽,她自己走就行,但家陽說自己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喬菲的身邊。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高家明不由第一次羨慕他的弟弟。
 
文曉華來到室內看到張翹楚正一人生著悶氣,她向曉華傾訴自己的兩個兒子因為喬菲變得處處和自己作對,她想不明白為什麼家陽就會看上喬菲,而自己想到喬菲就恨得牙癢癢。她對曉華說如果家陽是和曉華在一起,那他後半生打交道的都是各路精英和企業家,那他就會成為行業的領軍人物,是社會的棟樑;可要是他和喬菲在一起會被生活的磨難打壓得喘不過氣來,會成為生活的奴隸。她覺得喬菲無非就是看上家陽的身世,於是她就要把家陽逼到絕路上,看看喬菲還會堅持多久。曉華勸張翹楚看開點,她說家陽和喬菲表面看起來確實門不當戶不對,但愛情這事情誰都說不清楚的。
 
家陽向喬菲求證自己媽媽和哥哥一再提起的給喬菲的十萬元錢到底怎麼回事?但喬菲表示自己也很奇怪為什麼他們一再說她當年拿了十萬元錢就失蹤了,她明明當年把錢都退了回去的。
 
家陽約了家人一起吃飯,張翹楚表示自己不會和不喜歡的人同席,家陽對媽媽說這頓飯她必須得吃,因為他要告訴媽媽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當年媽媽口口聲聲說給了喬菲十萬元錢,但事實就是喬菲早已把錢還給了金寶舅舅,金寶一見矛頭轉到自己身上頓時跳了起來,喬菲息事寧人讓家陽不要再提了,哪知金寶還不依不饒說喬菲血口噴人,家陽說今天就必須把這事弄清楚,他銀行的朋友已經幫他查了當年喬菲的賬戶資金流轉明細,金寶本來就心虛,一聽這話就頭一低把這事認了。原本以為事情弄清楚了,張翹楚對喬菲的誤會就可以解除了,沒想到家陽此舉無異於火上澆油,張翹楚對喬菲的反感更甚了,拆散他們的決心也更堅定了。
 
曉華說雖然高翻院沒有明確規定同事之間不能戀愛,但各行各業對這個事情還是比較敏感的,她向張翹楚提議不如把家陽和喬菲的事放上網絡,光網友的口水都能淹死他們了。
 
第35集喬菲心事重重引不安,病發喬菲陷入昏迷
吳嘉怡自從上當受騙之後,就一窮二白,王旭東好心收留了她。經此一番,嘉怡決定暫時擱置她的演藝事業,提出跟旭東合夥做生意,還要求旭東把他現有的一千萬資金分她一半。旭東言明只有他的未來老婆才有這個福利,暗示嘉怡與他交往。嘉怡卻立刻轉移了話題,並不正面回答這個問題。
 
另一方面,上一次嘉怡在會展現場不慎滑胎時,是喬菲和高家明接的她。那之後喬菲被確診為海綿紙血管瘤的患者,昏迷了好長一段時間。當時,旭東恰巧看到他們三個人離開。時隔多日,旭東始終覺得事有蹊蹺。於是,他思慮再三,和程家陽提起了這件事,提醒他注意一下。
 
家陽聞言若有所思,直覺告訴他,喬菲有事情瞞著他。他希望喬菲向他坦白,可喬菲卻避而不談。近日來,喬菲和家陽一直在不斷地爭吵,除了張翹楚的強烈反對,還有喬菲的病,這一切壓得喬菲喘不過氣來。她的愛,就是自己扛下所有的困難,把陽光留給家陽。可家陽希望喬菲能夠信任他,兩個人因為這個問題發生了爭執。最後,家陽還是妥協了,他表示會尊重喬菲。
 
高翻院即將參加電視直播的國際會議,家陽和喬菲被任命為主翻。這個會議十分重要,他們代表的是高翻院的形象。程思遠特地打電話囑咐家陽,要做好資料準備,並提醒他不應該忘了和家明的兄弟情。家陽臨時決定去看看家明,到了醫院卻從護士口中得知,原本應該是值班的家明,以約會為由和別的醫生調了班。
 
家陽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他直奔家明家中,不顧一切要進門。家明正和喬菲在吃飯,他們只是想討論一下喬菲的病情,沒想到家陽突然出現。無奈之下,喬菲躲進了衣櫃裡。進門後的家陽一眼就看到了喬菲的高跟鞋,他心裡一寒,直接走進家明的房間。
 
衣櫃裡的喬菲已經感到呼吸困難,她知道家陽就在外面,隔著這個衣櫃的門看著她。家陽也明白喬菲極有可能就躲在衣櫃裡,可他卻不想打開那個門。他告訴家明,同時也是在告訴喬菲,就算喬菲真的在衣櫃裡,他也認了。隨後,家陽轉身離開,家明追著他出來,大喊著喬菲是愛他的,卻惹來他重重的一拳。
 
等家明打開衣櫃時,喬菲已經陷入了昏迷。現在的喬菲,就是一個隨時可能昏厥的病人。海綿紙血管瘤的臨床症狀之一,就是無意識的昏迷。而且,喬菲腦子裡那個腫瘤的位置與喬媽媽一模一樣,就在腦幹部位,壓迫中樞神經。
 
第36集喬菲生命進入倒計時,國際會議出現致命錯誤
喬菲再次陷入昏迷,雖然有可能是缺氧導致,但保險起見,高家明還是堅持帶她去醫院做檢查。喬菲厭煩了總是瞞著家陽去做和那些冷冰冰的儀器打交道,她十分清楚,她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她現在只想把最後的時間留給她喜歡的人和事。在家明的堅持下,喬菲還是去做了檢查。
 
情況沒有家明想的那麼糟糕,不過他還是建議喬菲盡快進行手術。喬菲明白家明是為了她好,可是她也知道,手術成功的幾率最多只有百分之五十,她一旦躺上手術台,就極有可能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因此,她希望能在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以後再實施手術。
 
家明很想把真相告訴程家陽和喬媽媽,可喬菲要求他隱瞞,而他本人也有著一點私心,希望這件事情能是他和喬菲之間的秘密。不管如何,他會盡他的全力,去守護喬菲,哪怕她愛的人是家陽。
 
與此同時另一邊,家陽正在和王旭東喝酒。他不想打開衣櫃的門,就是不想讓喬菲難堪。他相信喬菲一定有苦衷,可是他不明白她到底有什麼樣的苦衷,不可以告訴他。苦惱不已的家陽借酒澆愁,喝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就是和瑞士的文化交流會,家陽因為宿醉而遲到,臉色也有些不自然。而喬菲這邊,也出了問題。負責給大家發送補充資料的楊燕,居然發漏了喬菲這一份。為了避免承擔責任,她堅持說自己已經發了,吳明也幫著她解釋,稱可能是郵箱出了問題。
 
新的資料總共有一萬五千字,離會議開始只有三個多小時,就算是記憶力超強的人也不可能一下子記住這麼多資料。何況,近日來,喬菲的記憶力因病情的影響而不斷下降。家陽不知道喬菲的病況,但他也知道這個任務有難度。於是,家陽幫喬菲分擔了其中的一萬字,調整了一下兩個人負責翻譯的區域。
 
然而,在這場極其重要的國際會議上,家陽和喬菲還是出現了不可挽回的失誤。喬菲將瑞士代表話中的「受益」一詞翻譯為「獲利」,改變了整個句子的意思。不僅如此,她還突然停止了翻譯。一旁的家陽幫她補充,卻不慎將句子中的「百分之六十六」翻譯成了「百分之七十」。瑞士代表當眾糾正了他們,引起現場一片議論。
 
畢竟,家陽是被翻譯界譽為「翻譯的王」的翻譯天才,而喬菲則是在中國電影節上嶄露頭角的翻譯新星。兩個人的搭檔原本應該是高翻院的最高配置,沒想到卻差點讓高翻院成為笑柄。最後,家陽和喬菲都主動申請更換到後場做支持,田主任和李雷頂上了他們的位置。
 
第37集
曉華告訴張翹楚因為最近家陽人氣高,所以網上對這件事的反應特別大,有些人說得特別難聽,她讓張翹楚趕緊上網看看,她們必須要幫幫家陽。張翹楚打開電腦,直入眼簾的就是滿屏的熱議,說這次高翻院電視直播現場出錯,男翻譯專業不強丟盡了中國翻譯的臉……說什麼的都有,直到她看到一條評論說「高翻院可以開除很多個郝哲,但決不會重罰程家陽」,她知道這是郝哲在使壞,她約了郝哲見面,郝哲稱自己和程家陽的母親沒有什麼可聊的,張翹楚攔住郝哲說當和人談判還未知對方的底牌時千萬要沉得住氣,說著遞過幾個信封給郝哲。
 
張翹楚的華美酒業正式入駐樂買超市,簽約儀式上有記者尖銳地將程家陽的問題向張翹楚求證答案,張翹楚只得以「不清楚、不知道」來搪塞,她堅持程家陽和喬菲只是同事關係,沒有其他任何關係。
 
張翹楚發現自己給了郝哲錢但負面消息卻仍沒消失,張翹楚明白這郝哲是蓄謀已久,有意讓家陽翻不了身。郝哲幸災樂禍地對張翹楚說現在網上負面消息鋪天蓋地收是肯定收不回來了,他讓張翹楚再想想一旦家陽知道毀自己的是自己的親媽,會是什麼感受?
 
家陽無法忍受網友詆毀喬菲,他一直在網上和那些人對峙,因為他的微博賬號是經過高翻院認證的,這一番動靜都驚動了高翻院領導,田主任打喬菲電話,讓她勸勸家陽不要衝動,讓他馬上從網上下來,不要再作任何回應。
 
喬菲擔心旭東會查到自己生病的事,如果被他查到了那麼他一定會告訴家陽的,家陽現在事業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敗感,她不能再讓他增加負擔了,嘉怡說喬菲就是真傻,家陽對她是真心的,他一定會陪著喬菲渡過難關的。
 
張翹楚想走關係幫兒子的忙,但程父卻很淡定,他覺得兒子翻譯上出了錯是事實無法改變,而他的翻譯實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反正清者自清,只要問心無愧別人愛怎麼說就讓他們去說,他相信兒子能夠應付。
 
高翻院對程家陽的處分下來了,雖然田主任已經盡量把影響降到最低,但院裡承受的社會壓力太大,處分還是有些嚴厲,他們提供兩種方案供程家陽選擇,一種方案就是讓程家陽停薪留職,先休息一段時間等事情平息下來再回來工作;還有一種方案就是把程家陽和喬菲兩人中調離一人到院裡做對外漢語教學工作。程家陽無法接受,他說自己犯的錯,憑什麼牽連喬菲?田主任對家陽說在這風口浪尖上把他們調離一個是院裡對他們的保護,家陽說他認為這種保護在他眼裡就是歧視,他說院裡給他任何處分都接受,但唯獨不能牽連喬菲。田主任讓喬菲好好勸勸家陽,這小子恃才傲物,這樣下去是要自毀前程的。
 
田主任覺得這次翻譯失誤引起如此強烈的網絡反響不太正常,他讓張翹楚有能力不妨去調查一下,會不會是有人在背後操縱啊?
 
張翹楚找到喬菲,讓她趕緊做個選擇題,如果家陽再堅持跟她在一起,那麼家裡不會為他提供一絲一毫的幫助的;如果她離開家陽,那麼家裡會幫他重振旗鼓。
 
第38集
家陽讓喬菲請一個月的假陪他一起去旅行,他說他們要在最好的時光去想去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他給喬菲幾個選擇:去蘇黎世看雪、去非洲看動物大遷徙、去土耳其坐熱氣球或者去北極看極光。喬菲也期待和相愛的人一起出去浪漫旅行,只是她覺得要考慮的事情實在太多。她擔心母親沒有人照看、擔心離開一個月高翻院的工作同事們會忙不過來,還有高級職稱考試也需要準備……而且她總是覺得家陽在這次的事上過於衝動,她覺得家陽應該聽田主任的話寫一份檢查,家陽失望於喬菲不支持自己。
 
文曉華從瑞士返回,周南去機場接機,他說曉華做妻子的不講忠貞,做岳父的不講信用,但請不要忘了他們合作的紅酒商標用的可是文氏酒業,現在酒不達標了要找他可沒那麼容易。
 
家陽如期去家裡接喬菲媽媽複查,趕巧高家明也來家接喬菲媽媽,家陽此時心裡已經不爽,來到醫院在CT室門口醫院的勤雜工認得喬菲,還說她上次在醫院落下了項鏈,她幫著保管著呢,家陽這下爆發了,他質問喬菲什麼時候還偷偷來過醫院?高家明偏偏還火上澆油,問家陽是不是覺得喬菲背著他在和自己約會呢?家陽氣得一分鐘也待不下去,不等喬菲媽媽檢查出來就獨自走了。
 
程家陽接二連三接到電話,那些之前接的同傳外單不約而同地說不需要他的翻譯了,原因就是他被拉進了黑名單。旭東讓他該服軟的時候就服個軟,他說這也是喬菲想對他說的話。
 
高家明說莫雷醫生要去香港開會會經過上海,他聯繫了莫雷醫生讓他看一下喬菲的病,莫雷醫生掌握著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他想讓莫雷醫生幫她制定一個合理化的治療方案。
 
郝哲一直偷偷摸摸地跟蹤喬菲,被高家明逮著差點當成狗仔揍一頓,郝哲連忙聲明身份,說是找喬菲有事商量,高家明同意他們談事,但條件是不能走出他的視線範圍。郝哲告訴喬菲是張翹楚給他錢,讓他在網上炒作他們的事情的,他稱自己開始只是想針對程家陽的,沒想到網上的評論和轉發就像洪水一樣根本沒有辦法控制,此事牽連到喬菲讓他覺得很內疚,所以他今天來坦白一切,希望能得到喬菲的諒解。
 
曉華想約家陽談談周南的事,沒想到一見面淨成家陽在吐苦水,直到喝得酩酊大醉。
 
曉華鼓動家陽辭職去文道酒業幫她忙,她說之前家陽是掛念高翻院,對高翻院有感情,如今院裡這麼不留情面,那麼他就可以讓高翻院高攀不起。家陽第二天果然衝動地向田主任遞上了辭職信,但田主任拒收。
 
第39集旭東追愛之路坎坷,家陽喬菲製造回憶
田主任拒絕接受程家陽的辭職信,但家陽一意孤行,把信放在他的辦公桌之後,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收拾東西離開。喬菲這才知道家陽選擇辭職,她追到院門口,想勸說家陽冷靜。這時,與喬菲約好去找莫雷醫生進行檢查的高家明來接她。家陽提出跟著他們一起去,遭到婉拒後,他衝動地表示如果喬菲就這麼離開,他就要跟她分手。
 
喬菲不想迎閤家陽的脾氣,她徑直與家明離開。莫雷醫生的診斷與家明一致,也認為喬菲越快接受手術越好。這個結果讓喬菲陷入深思,她放不下家陽,可她不得不放下。因為,她不想讓家陽承受可能會失去她的痛苦。於是,當家陽來醫院接她,並主動向她賠禮道歉時,她決然提出了分手。
 
家陽拒絕分手,他伸手擁抱喬菲。這個溫暖的懷抱讓喬菲的心霎時間軟了,她突然間做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和家陽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家陽原本就希望和喬菲出去走一走,一聽到這個消息,頓時喜出望外。
 
另一方面,吳嘉怡現在成了網絡紅人。當時她被騙了十萬塊,同是受害人的劇組姐姐只是個單親媽媽,根本沒有能力賠償,她將折價十萬的面膜給了嘉怡,嘉怡一時興起,將王旭東的一千萬資金拿去開了專做護膚的店面,沒想到歪打正著,現在店裡的生意萬分火熱。
 
嘉怡好心地提出和劇組姐姐做合夥人,算是解決了她的經濟窘況。旭東正是被嘉怡的率真不造作吸引,而且欲罷不能。可嘉怡卻一直拒絕與旭東在一起,並且再三聲明她不想談戀愛。
 
此時,家陽和喬菲已經攜手去了瑞士,那個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接下來的幾天裡,家陽和喬菲逛了大半個蘇黎世。他們喝了蘇黎世大學噴水池裡的水,回憶他們在禮堂門口的第一次見面,在那裡拍照留念;他們一起去看美麗的天鵝,一起吃只有瑞士人能吃得習慣的起司火鍋;他們去了蘇黎世最有特色的教堂,喬菲還夢見她和家陽在那裡舉行了屬於他們的婚禮。她知道,這次旅行會是她這輩子最珍貴的回憶。
 
結束旅行之後,家陽和喬菲回到高翻院。經過這幾日的沉澱,家陽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他向田主任坦承自己的衝動,希望能夠收回辭職信。田主任一直對家陽抱有很高的期望,家陽這次的表現實在太讓他失望,他忍不住對家陽和喬菲大發雷霆,斥責他們沒有尊重高翻院,作為導師的家陽更是沒有以身作則,沒有如他自己說的那樣,把高翻院當成終身職業。
 
第40集喬菲狠心提分手,無恥郝哲偷機密
雖然程家陽的表現讓田主任很失望,但是他還是保留了家陽的辭職信,而且沒有批准。他言明會觀察家陽接下來的表現,再決定是否批准這封辭職信。家陽欣然接受,他和喬菲也很快重新投入高翻院的工作。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文氏企業和周南合作出售的那批瑞士紅酒,被查出是劣質紅酒灌裝的,合作酒莊的負責人斯密德先生非常氣憤,要將文氏企業告上法庭。曉華將這件事告訴家陽,家陽立刻前往公司,並帶著喬菲一起,在路上,他將曉華受的委屈都告訴了她。
 
等家陽和喬菲趕到曉華的公司時,曉華辦公室的門被反鎖,周南正在裡面對她拳腳相向。在保安的幫助下,他們打開了辦公室的門,救出了曉華。家陽憤怒地要教訓周南,鬧進了警局。曉華被打得遍體鱗傷,可是,她卻不敢在警察面前說出真相。
 
喬菲和家陽都鼓勵曉華指控周南的暴行,然而,曉華的父親文道來了以後,與周南進行了協商,最後竟口徑一致地聲稱曉華的傷只是意外所致。曉華本人也堅持說是意外,家陽理解他們為了公司大局著想,只好沉默不語。喬菲義憤填膺地指責文道無視女兒的人身安全,卻被家陽拉著離開。
 
心中的正義感讓喬菲不能接受家陽的行為,她認為家陽這是在用錢衡量一個人的價值。家陽表示這是文家的家事,他們沒有資格插手。兩個人意見相左,為此大吵一架。喬菲負氣離開,心情陰鬱地去找吳嘉怡談心。期間,喬菲再次提起與家陽分手的事情。她下定決心要和家陽分開,只有這樣,才能避免家陽受到更大的傷害。
 
第二日,喬菲毅然決然地向家陽提出了分手,她說盡了所有絕情的話,包括不再愛他。家陽大受打擊,他不同意分手,卻承受不住喬菲給予的殘酷答案。他轉身離開的那一刻,喬菲看著他的背影,頓時覺得好冷,像跌入了冰窖一樣。即便她已經在心裡練習了無數次,真正到了這個時刻,她仍然覺得痛不欲生。
 
家陽離開的時候,無意落下了手機。喬菲接到了文曉華打給家陽的求救電話,周南又去了曉華的公司。喬菲只好通知旭東找一下家陽,她自己則先帶著剛好來找她的郝哲一起去了曉華的辦公室。所幸這次周南並沒有對曉華怎麼樣,只是來找一份文件。喬菲和郝哲到的時候,周南已經離開了。
 
喬菲照顧情緒不穩的曉華,卻忽略了心術不正的郝哲。他在看到桌面上的文件時,就動了歪心思。當晚,曉華便收到了匿名對像發給她的圖片,內容正是關於假酒的文件資料。郝哲獅子大開口,要求曉華立刻支付五百萬。心急如焚的曉華沒有聽出郝哲的聲音,她只覺得,文氏企業這次似乎真的要走到頭了。
 
第41集遭舉報文氏陷入危機,嘉怡疑吃回頭草
由於文氏企業無法支付郝哲要求的贖金,文氏企業的紅酒賠償文件被放上了網,一個小時內轉發量好幾十萬,就如同上次的翻譯事件一樣,這次的輿論漩渦刮到了文氏的身上。這給文氏企業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原本他們可以和酒莊協商完成賠償事宜,可現在事情鬧得那麼大,酒莊負責人斯密德先生決定狀告文氏企業商業欺詐。
 
俗話說禍不單行,原本和文氏企業有合作的張翹楚,居然落井下石,將一批有問題的華曉紅酒送到了工商局接受審核。工商局的人隨即封鎖了酒窖,文道氣得心臟病發,差點沒了一條命。
 
曉華已經知道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郝哲,他們已經報案,控告郝哲盜取機密文件。郝哲被通緝,銀行卡也被凍結,他厚顏無恥地致電喬菲,向她求救。喬菲果斷地拒絕了他,並表示兩個人從此再無瓜葛。
 
因華曉紅酒而受到影響的,除了瑞士酒莊和文氏企業,還有華曉紅酒的代言人,也就是傲天。當初他為了自己的成就,棄吳嘉怡於不顧。如今吳嘉怡成了網絡紅人,他的人氣卻已經嚴重下滑。文氏企業在進行整改工作,全部啟用全新元素,自然也不會再找傲天當代言人。
 
為了挽救自己瀕臨絕境的事業,傲天厚著臉皮聯繫了嘉怡,提出與她合作,來一個所謂的強強聯手。嘉怡心裡充滿了對傲天的不屑,可她還是答應了傲天的邀約。不過,她故意挑選了最貴的餐廳,點最貴的菜,甚至要求打包。傲天根本不敢多說一句話,只是一直和嘉怡提起合作的事情。
 
嘉怡顧左右而言他,故意喂傲天吃蛋糕,要用蛋糕堵住他的嘴。然而,這一幕卻被王旭東看在了眼裡。嘉怡這次出來是瞞著旭東的,其實她也很在乎旭東的感受,不想傷了他的心。可是,旭東察覺出了嘉怡的不對勁,一路跟著她來到餐廳。看見嘉怡與傲天在一起而且顯得非常親密時,旭東的心都涼了。
 
旭東憤憤不平地上前對嘉怡和傲天破口大罵,指責嘉怡好了傷疤忘了痛。嘉怡不好當眾解釋她對傲天的整蠱,只好讓旭東先行離開。但旭東對嘉怡已經失望至極,他覺得自己之前所有的真心和付出都付之一炬了。又傷心又氣憤的他向嘉怡提出絕交,並決然地轉身離開。
 
第42集喬菲決絕傷家陽,失控家陽出車禍
吳嘉怡追著王旭東離開餐廳,兩個人在餐廳門口發生了激烈的爭吵。不管嘉怡如何解釋,旭東都不再相信她。他激動地表示他不再愛嘉怡,就連嘉怡不顧一切地抱住他,他也決絕地掰開了她的手。同時,旭東言明給嘉怡三個月的時間,將他的資金還給他,並要她在一個星期內搬出他的家。嘉怡意識到旭東是認真的,她只能看著他離開,卻什麼都做不了。
 
喬菲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前,高家明一直在催促她接受手術,總是尋找各種機會勸說她。喬菲不願意就這麼去接受手術刀的審判,她始終還是害怕死在手術台上,害怕她再也看不到程家陽。嘉怡也跟著勸說喬菲,希望她能對未來有信心。
 
這時,高家明收到了文道心臟病發而亡的消息。喬菲覺得這個結果與自己有脫不了的干係,雖然她已經舉報郝哲,讓警方逮捕了他,可她還是不能原諒自己,無心之失毀了一個人的性命,和一個企業。所以,她不顧高家明的阻止,堅持來到了葬禮現場。
 
痛失父親的文曉華當眾給了喬菲一個耳光,指責她是個殺人兇手。喬菲真誠地向她道歉,卻還是被趕出了殯儀館。在門口,她因情緒激動而昏倒。家明及時扶住了她,家陽問起原因,家明只好以低血糖為由搪塞過去。很快,救護車來了,可陪同家屬只能有一個。在家陽和家明之間,喬菲必須選擇一個人。迷迷糊糊的喬菲喊了家明的名字,就算到了現在,她還是知道,不可以讓家陽知道她的病情,不可以功虧一簣。
 
喬菲的選擇傷透了家陽的心,目睹這一幕的曉華,心裡有了別的想法。偏偏在這時,她又從當醫生的徐阿姨那裡得知喬菲曾做過墮胎手術。當時,嘉怡使用了喬菲的醫保卡,所以為她預約的醫生認為她就是喬菲。曉華跟徐阿姨拿到了當時的醫保記錄,並出示給家陽。家陽看著那份報告,不禁心如刀割。可他拒絕相信,他要去找喬菲問個清楚。曉華擔心他出事,堅持跟著他一起去。
 
在前一天晚上,喬菲已經和家明手牽手出現在家陽面前,謊稱她已經和家明在一起。因為,她決定前往瑞士接受手術,她必須讓家陽徹底死心,只有這樣,她才能安心地去做手術。
 
此刻,喬菲已經和家明搭上了前往瑞士的飛機。家陽找不到她,誤以為她和家明去了瑞士度假。他一遍遍回想著喬菲說過的話,他們之間愛的承諾,和喬菲決絕的分手話語。最後,正在開車的他竟情緒失控,導致出了車禍。幸好他只是擦破了皮,並沒有大礙。坐在副駕駛座的曉華傷得卻不輕,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她的背後有一個很大的傷口,需要縫合幾十針。
 
與此同時另一邊,嘉怡謊稱水龍頭漏水,將一直避而不見的旭東騙回了家。喬菲在離開前曾勸嘉怡要勇敢地向旭東表達心意,不要口是心非,最後錯過了真愛。這次,嘉怡終於把她對旭東的愛意說出了口。其實她一直就明白旭東對她的好,也早就習慣了有他在身邊。
 
第43集家陽決意迎娶曉華,喬菲手術終獲成功
除了大膽地向王旭東表白,吳嘉怡還很有誠意地解釋了她赴約的原因。原來,她打算在那個餐廳跟旭東求婚,所以才先用傲天的錢去探探路。幸福來得太突然,旭東受寵若驚,當場單膝下跪向嘉怡求婚,也顧不得衛生間這個尷尬的場合了。傲嬌的嘉怡第一次嬌羞地面對旭東,她欣然接受了他的求婚,並主動親吻了他。旭東追逐了嘉怡一路,嘉怡也奔跑了這麼久,兩個人終於走到了一起。
 
與此同時,醫院的文曉華從昏迷中甦醒過來。程家陽一直在病床前守候著她,一見她醒來,立刻向她道歉。然而,曉華卻驚叫著表示她什麼都聽不見了。醫生診斷表示曉華可能是車禍震盪引起的暫時性失聰,吩咐她先進行休養。曉華的情緒非常激動,她抓著家陽的手,像一隻驚慌失措的兔子。
 
家陽鄭重地承諾,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會陪著她,對她負責到底。曉華藉機說出了她對家陽的愛意,她和周南已經離婚,原因不僅僅是家暴,更多的是她心裡有家陽。家陽不知如何回應曉華的心意,恰巧護士查房,要曉華多休息,家陽便先行離開了。
 
這時,李雷打來電話,希望家陽臨時協助一個商業交流會,擔任英法雙語交傳的現場翻譯。這次的事情給了家陽翻身的機會,僅僅一個小時的準備時間,他的表現就已經讓人驚歎不已。他獲得了很高的讚譽,以及在場所有人的掌聲。
 
喬菲毫無徵兆的離開,讓家陽大受打擊,也讓張翹楚陷入了自責。當初她為了讓喬菲離開家陽,暗中下套搞垮了家陽的事業,沒想到他們兩個人感情如故。後來,她用家陽的前途威脅了喬菲。她向丈夫程思遠坦白了這件事,並表示十分擔心喬菲是因為她的那番話才離開,才和高家明去瑞士,她更擔心的是,家陽會因為喬菲的離開而衝動地和曉華在一起。
 
事情的發展正如張翹楚預料的那樣,不管醫生使用什麼樣的助聽器,曉華都聽不到任何聲音。為了負起責任,家陽答應迎娶曉華。在試婚紗時,家陽暫時走開,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機收到了家明的信息。曉華聽到了信息聲,她冷冷地將信息忽略掉。原來,她並沒有失去聽覺,所有脆弱和無助都是她為了得到家陽而偽裝出來的。
 
此刻,喬菲正在瑞士某個醫院的病房內休養。她的手術已經順利完成,在那長長的七個小時裡,喬菲因全身麻醉而失去知覺,她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名字,程家陽,她最愛的人。家明知道,如果一個人在全身麻醉漸漸失去知覺的時候,還喊著另一個人的名字,那說明那個名字肯定是完全佔據了他的大腦皮層的。喬菲麻醉時只喊了家陽的名字,因此,家明終於決定,他的癡纏到此為止。他守護了喬菲的身體健康,以後,喬菲的心,要由家陽去守護了。所以,家明給家陽發了信息,把一切都告訴了他。
 
第44集赴瑞士家陽喬菲相見,遭綁架二人明瞭真心(結局)
高家明最終決定退出與程家陽和喬菲的追逐,他衷心地祝福了他們,他的一番話也讓喬菲若有所思。猶豫再三,喬菲給家陽打了電話。然而,文曉華卻拒絕接聽,並刪除了她的來電。這一幕恰巧被張翹楚看在眼裡,看到曉華一聽到鈴聲就上前,她識穿了曉華失聰的謊言。
 
露餡了的曉華擔心被張翹楚拆穿,急急忙忙向她解釋。原本,張翹楚一直是很看好曉華和家陽的。可是,自從她聽了曉華的建議,利用網絡上的流言攻擊家陽之後,家陽遭到了莫須有的指責,讓她幡然醒悟,終於明白她其實沒有資格去插手孩子的感情。所以,張翹楚想要把事實告訴家陽,她不能讓曉華欺騙家陽一輩子。然而,曉華卻用翻譯事件來威脅張翹楚。擔心家陽會對自己失望,張翹楚最終暫時妥協。
 
另一邊,王旭東和吳嘉怡已經決定結婚,旭東也已經知道了嘉怡曾經墮胎一事,但他不介意,反而覺得嘉怡太傻。家陽得知了他們的喜訊,問起了喬菲打胎一事,想從嘉怡的口中確定。嘉怡坦承當時是她使用了喬菲醫保卡,誤會終於澄清。家陽不死心地詢問起喬菲的去處,嘉怡因他的不知情感到意外,家陽這才知道曉華刪除了家陽的短信和喬菲的來電。
 
家陽決定前往瑞士尋找喬菲,他把這個決定告訴了母親。張翹楚對他表示了支持,並把曉華的真實狀況告訴了他。家陽找到曉華,直言不能履行承諾與她結婚。除了曉華的謊言,更重要的原因是,家陽明白自己無法愛上曉華,他的愛已經全部給了喬菲,就算喬菲曾那麼堅決地放棄過他們的感情。
 
很快,家陽趕到了瑞士,見到了正在休養的喬菲。他質問喬菲為什麼在最脆弱的時候選擇高家明而不是他。雖然喬菲的本意是不希望家陽承受痛苦,但在家陽看來,卻是她對自己的不信任,她把自己排除在外。最後,家陽告訴喬菲,他這次專程過來,就是想告訴她,他同意跟她分手了。
 
家陽的決絕讓喬菲倍感失落,她想,也許她再也得不到家陽的原諒了。心情低落的她回到病房,卻遭遇了周南這個不速之客。周南的紅酒生意失敗,現在已經是窮途末路。他向張翹楚勒索一百萬,卻遭到嚴詞拒絕。狗急跳牆的他綁架了虛弱的喬菲,將她綁到了蘇黎世大教堂,並致電家陽,索要三百萬瑞士法郎。家陽一聽到喬菲被綁架,立刻動手籌錢,而且不顧一切地要去贖回喬菲。
 
曉華也來到了瑞士,她和家明都勸說家陽報警,可家陽關心則亂,已經失去了理智。最後,家陽追蹤周南和喬菲到了懸崖邊,他努力說服用匕首挾持了喬菲的周南,希望用自己來換取喬菲的平安。偏偏這個時候,家明和曉華帶著警察趕到現場,氣瘋了的周南揮舞著匕首要將家陽和喬菲推下懸崖。
 
家明及時撲向周南,與他展開搏鬥。家陽也加入其中,不幸的是,家明失足墜下了懸崖。發狂的周南被警方制服,傷痕纍纍的家明也被送到醫院緊急搶救。毫髮無損的家陽與喬菲互表真心,站在懸崖上的那一刻,他們都深刻地意識到了彼此的重要性。
 
在愛的路上,最大的過錯就是錯過。喬菲和家陽再也不願意錯過對方,他們笑著對彼此承諾,從此不分離……
  
【文中圖片轉載電視劇翻譯官官微】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Good Casting】劇情.人物介紹~崔江熙、李相燁*大媽間諜動作喜劇
《Good Casting》劇情講述在國情院存在感超低,好不容易守住自己的一席之地的大媽們偶然被抽選成特工,偽裝潛入現場後發生的動作喜劇。   【...(詳全文)
【電視劇 親愛的翻譯官 分集】陸劇 親愛的翻譯官分集劇情1~22、親愛的翻譯官播出時間
《親愛的翻譯官》劇情講述法語系女碩士喬菲,從小立志做一名翻譯。偶然一次機會她邂逅了翻譯天才程家陽,而喬菲為躲避前男友高家明,誤打誤撞與程家陽結下樑子。 &nb...(詳全文)
【2016陸劇 法醫秦明】網路劇 法醫秦明 劇情&角色介紹~張若昀、焦俊艷、李現
《法醫秦明》劇情該劇改編自秦明文學作品《第十一根手指》,故事以法醫秦明的視角展開,講述秦明與法醫助理李大寶、刑警隊大隊長林濤組成的黃金組合攜手其他警官屢破要案的...(詳全文)
【愛奇藝網路劇 美人為餡】陸劇 美人為餡 劇情&角色介紹~楊蓉、白宇 *丁墨同名小說改編
《美人為餡》劇情講述警花白錦曦與昔日男友韓沉相隔數年再度相遇,深陷驚天陰謀的兩人在無數危影迷蹤中破獲各種懸案,並最終走到一起的高智商犯罪懸疑愛情故事。 &nb...(詳全文)
【電視劇 親愛的,公主病】陸劇 親愛的,公主病 劇情&角色介紹~Mike、張予曦
《親愛的,公主病》劇情講述為國家頂級藝術學院輸送人才而建立的超級白金學院--四葉藝術學院,畢業生會進入聖馬丁,帕森斯茉莉亞等著名大學。 藝術是有錢人的遊戲,四...(詳全文)
【電視劇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林心如、袁弘、于波-秀麗江山之長歌行 分集劇情1~15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劇情講述東漢王朝開國皇帝劉秀和皇后陰麗華在雲台二十八將幫助下創建偉業的故事。 新朝年間,劉秀於長安太學求學之時,結識了鄧禹、劉玄、馮異等少...(詳全文)
【2018陸劇 櫃中美人/胭脂醉】電視劇 櫃中美人 劇情介紹~周渝民、胡冰卿、陳瑤、韓棟
《櫃中美人》劇情根據水合小說《胭脂醉》改編的古裝電視劇。 劇情講述唐朝末年,皇室喜狩獵,驪山腳下狐族不堪其擾,派出輕風、飛鸞欲與皇族結為百年之好,以保平安。輕...(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