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錦繡未央》劇情講述亡國公主心兒在遭逢國破家亡的變故之後,陰差陽錯成為「李未央」,回到太傅府與仇敵鬥智鬥勇,她在國破家亡的刻骨仇恨和生死相依的愛情間艱難抉擇,並捲入更詭譎的奪嫡之爭。
 
北魏時期,本性天真善良的北涼公主一夜之間國破家亡,死裡逃生卻誤入仇人府邸,並以太傅府廢逐千金李未央之名,勇敢背負起兩個女孩的命運與苦難! 
陰差陽錯間,特立獨行的皇太孫拓跋浚,腹黑陰狠的皇叔拓跋余,傲嬌可愛的柔然王子李敏德,均被勇敢正義的李未央所吸引! 
隨著皇子之間爭奪天下的戰爭拉開帷幕,李未央不僅無意中捲入了拓拔浚與拓拔余之間的宿命對決,更是陷入了情仇兩難的情感漩渦之中! 在國破家亡的刻骨仇恨、生死相依的甜蜜愛情以及詭秘莫測的奪嫡之爭中,李未央到底何去何從?
 
錦繡未央
【播出時間】
東方衛視 11月11日 19:30-22:00
北京衛視 11月11日 19:30-22:00
安徽衛視 11月18日 15:30-18:00
週日到五播兩集,週六播一集
 
 
【人物介紹】
錦繡未央
李未央心兒唐嫣 飾
北涼公主陰差陽錯成為「李未央」!
本性天真活潑,聰明伶俐,一夜之間遭逢變故國破家亡,讓天資聰穎的她內心被仇恨充滿,也因此變得更為堅毅不屈,更為謹慎細緻。
慢慢的她意識到,朝代的更替只是歷史發展的必然過程,個人的恩怨情仇在百姓福祉之下變得微不足道,最後,她放下心中的仇恨,輔助拓跋浚登上帝位,成為一代賢后。
 
 
錦繡未央
拓跋浚羅晉 飾
拓跋燾之孫。
性格陽光開朗,幽默風趣,淡泊名利,深得拓跋燾的喜愛,也因此引來其他皇子的忌憚!
他與李未央兩情相悅,卻因為國仇家恨,讓李未央卻步不前。
在遭受到一次次的傷害後,拓跋浚依然用一顆真誠火熱的心盡全力幫助她,他的堅持不懈換來李未央全部的真心。
最後,在李未央的幫助下登上皇位,實現自己的抱負和理想。
 
 
錦繡未央
拓跋余吳建豪 飾
拓跋燾之子。
罪妃之子,腹黑陰狠,冷血無情。
童年陰影讓他患上了「幽閉恐懼症」,這被他視為最危險的弱點。
他從小最大的夢想就是登上帝位,將所有踐踏他的人都踩在腳底下。
初遇李未央,被李未央的聰慧吸引,認為李未央是能幫他奪嫡的棋子。
可一次意外,讓他發現,她竟然是能緩解他幽閉症的心藥。
 
 
錦繡未央
李常茹毛曉彤 飾
李未央的妹妹。
李家二房嫡女。
暗戀拓跋余多年。外表楚楚可憐,可內心隱忍腹黑。工於心計,善於偽裝。
天資聰穎,心比天高,奈何姿容普通,所以從小到大被絕色堂姐李常樂壓制,出不了頭。
她瞭解蔣氏手段,不敢與李常樂相爭,可心中卻極不甘心。
她一直等待機會,直到李未央的到來。
 
 
錦繡未央
李常樂李心艾 飾
李未央的大姐。
京城第一美人。
父親是當朝尚書,母親是世家之女。
顯赫的家世縱出她自負自傲、自私冷酷的性格,她認為天下間沒有女人能勝過她!
可就在這時,李未央出現了,明明處處不如她,卻能得到拓跋浚的另眼相看,這讓她產生了危機感,她一心想要這個隱隱有超越之勢的妹妹自她眼前消失!
 
 
錦繡未央
李敏德梁振倫 飾
他是柔然王的私生子,為躲避皇后的陷害,自小被送到魏國來。
是李未央名義上的堂弟。
性格敏感謹慎、孤傲冷漠、正直勇敢。
被李未央的聰慧和內心中隱藏的善良給吸引。
 
 
錦繡未央
拓跋迪九公主陳鈺琪 飾
北魏公主,拓跋燾的女兒。
活潑可愛,有時候有點小搗蛋。
喜歡李敏德,一直試著接近他,被他冷落被他忽視,雖然生氣但卻從未放棄。
她看出他對李未央的心思,雖然妒忌,卻從未有過傷害李未央的心思。
最後終於感動了李敏德,兩人結為伉儷。
 
 
錦繡未央
蔣柔田麗 飾
李家大夫人,李長樂、李敏峰之母。
娘家重兵在握,心機頗深。
為了女兒的前途不惜一切。 
 
 
【分集劇情】 
第1集叱雲南喪心病狂殺涼王,心兒遭逢變故成孤兒
寒冬臘月,大雪紛飛三日未絕,恰逢大涼公主降臨,風雪驟然收斂,隨即陽光穿透雲層金光萬道,一直在為公主順利降生做法的高僧對涼王說此乃祥兆,且公主龍鳳之眼貴不可言,然是吉是凶尚不可言。如鳳凰浴火非死不能重生,他朝若能涅磐,方可鳳翔九天。
 
才剛剛抱上女兒的涼王就受到魏兵的催促,稱大魏皇帝在平城等候涼王親上降表,涼王依依不捨把女兒交到母后手中,稱為了大涼百姓免受干戈,自己願意歸順大魏。從此涼王在魏國充當人質,賜封河西王。
 
轉眼多年過去,當年的小公主心兒已經長大成人。這日是涼王母親的生日,涼王獲准回府替母親祝壽。心兒決定好好表現,一定要讓父王和祖母開心。
 
叱雲南在北涼駐地發現了鐵礦,若得此鐵礦,叱雲軍稱霸天下便指日可待。魏國尚書夫人叱雲柔和女兒李長樂一邊喝茶一邊做著主宰涼州之夢,她告訴女兒只要趁河西王回大涼賀壽的機會誣告其聯絡舊部,密謀造反,到時叱雲南就是平叛的功臣,以魏國皇帝的稟性一定會讓他掌管涼州。其成功的關鍵就看自己的兒子、長樂的大哥李敏峰怎麼做了,訣竅就是八個字「無中生有,瞞天過海」。
 
叱雲南出發之前他帶領士兵高呼「北涼餘孽,意圖造反,剿殺叛賊,一個不留。」李敏峰陪同河西王回府,回到河西王府與久未謀面的母親和女兒相見,河西王心中感慨萬千。但還沒高興多少時間,府裡突然擁入大量官兵見人就殺,李敏峰直接稱河西王反了,令手下將其綁了帶下,駐守王府的士兵與魏兵殺成一片,李敏峰讓眾將士聽令,北涼王室一概格殺勿論,一時間,河西王府血海一片。喪心病狂的叱雲南私自將河西王殺死,稱其為意圖謀反,畏罪自殺。
 
叱雲南和李敏峰在王府大肆搜刮,卻沒有發現尚書夫人一再交代要找到的傳聞為衛子夫隨身佩帶之傳世玉玨,夫人認為此玉玨除了她的長樂沒有人配得上它。
 
心兒與祖母、侍女君桃一起從密道逃跑,李敏峰率兵在後追殺,王太后讓護衛帶著心兒先走,她對心兒說作為大涼唯一的血脈,她有責任要活下去。獨自留下面對追兵的王太后被無情殺害,君桃為了救公主,披上公主的披風假扮公主和父親引追兵離開,終慘遭李敏峰殺害,也因為君桃身上佩戴著傳世玉玨而沒有懷疑她的公主身份。
 
河西王府中,馬太守自料性命難保,匆忙中將事實真相寫成書信,並在信中控訴了叱雲大將軍平日的惡行,他將書信藏於筆筒之中希望有朝一日魏王能看到真相。
 
大批的大涼難民欲湧入魏國,守城的南安王卻手持將軍令將弓箭對準城外手無寸鐵的百姓,在大涼與心兒有一面之緣的高陽王返回魏國親眼目睹這一場景於心不忍,他搶過皇叔南安王手中將令,令眾將士打開城門放難民進城。
 
第2集未央被嫡母所害失性命,心兒冒名頂替成未央
少女李未央上山砍柴將暈倒在路邊的心兒救回家中,這李未央也是寄人籬下,寄養人劉氏看她往家帶人言語極盡刻薄,稱若要將人留下就得拿出錢來,善良的未央不捨地把生母留給她的唯一紀念品取出來交給劉氏,沒想到反到遭到劉氏的追打,罵她有這麼好的東西為什麼不早拿出來?心兒實在看不下去,出手幫助未央,劉氏氣得將兩人反鎖在屋內。
 
李未央告訴心兒自己是魏國尚書李蕭然之女,生母是尚書夫人的洗腳丫鬟,父親位高權重根本不會在意自己這麼卑微的女兒,何況自己是二月出生的,夫人特意找來相士,說她命中帶煞是剋星,就這樣未央從小被送到鄉下劉氏家中寄養,從未與母親謀面。
 
尚書母親即將生辰欲派人接李未央回府,卻不想尚書夫人叱雲家的嫡女叱雲柔派出的殺手捷足先登。萬分危急之時,幸虧心兒替未央送飯趕到及時,用一根筷子從身後插入殺手的頸部將其制服,救下未央。未央告訴心兒,殺害自己的人正是嫡母叱雲柔,心兒的大仇人李敏峰就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大哥,此時甦醒過來的殺手趁她們不備持匕首刺入未央腹部,心兒情急之下將殺手推倒背部插入樹樁而斃,未央傷重臨死前囑咐心兒一定要好好活著。
 
心兒回到劉氏家中,恰逢李府前來迎接未央,她心生一計,頂李未央之名歸府。
 
尚書府中相士正在替長樂和未央推算命格,相士稱兩位小姐的命格均有改變,現在兩人均具鳳凰之相,但天下難容二主,兩以相爭必有一傷,只怕長樂小姐以後會諸事多有不順。叱雲柔心中有底,她宣稱李未央再也不會阻礙她女兒的前程,沒想到就在此時下人來報,老夫人的人已經接到李未央,正在回府的路上,叱雲柔決不容許未央威脅長樂的地位,殺心再起。
 
心兒與尚書府侍女夜宿客棧,趕巧高陽王拓跋浚和隨從也在此留宿一宿,半夜心兒的房間突然起火,心兒與白芷、紫煙二婢被困房中。火勢越來越大,拓跋浚與侍從逃出客棧,看到脫險的白芷、紫煙向他們求救,拓跋浚捨命救出心兒,心兒認出拓跋浚正是祖母壽辰之日在大街上與自己有過一面之緣的人,卻只能假裝未曾見過。
 
倆婢女奇怪客棧為何突然起火,心兒想起房門無法打開,知曉是叱雲柔派人暗殺自己。尚書母親命叱雲柔派人親自去接未央回府,叱雲柔恨得銀牙咬碎也只得派春茗前去接人。
 
心兒來到尚書府,按規矩從側門走入府中,從此心兒就真正成了李未央,依規矩要向老夫人、大夫人叱雲柔、二嬸溫氏、三嬸周氏見禮,但未央不明魏國禮儀,只得向老夫人跪地磕了三個響頭,雖然被旁觀者笑話但也不算失了禮數。未央欲見生母,老夫人只是推說以後有的是機會。七姨娘得知親生女兒回府激動得要上前相認,被下人阻攔。
 
第3集老夫人壽誕未央出彩,拓跋余初見未央怦然心動
來到賜給自己居住的君蘭苑後,未央向新分給她的侍女打聽昨天為何未見到大哥李敏峰,畫眉稱大少爺陪河西王回家探親,沒想到河西王突然叛變,大少爺要平定叛亂一時半會可能還回不來,未央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激動地說河西王一心臣服大魏怎麼可能叛變?
 
春茗假借教導之名處處為難未央,並藉機虐打未央,未央可不是逆來順受的主奪過鞭子反打了過去,叱雲柔招來老夫人、尚書李蕭然,本欲狠狠斥責未央,不料未央卻說春茗假借叱雲柔名義毒打自己,自己抽打春茗是為了維護叱雲柔的名聲,一番巧語讓叱雲柔吃了啞巴虧。
 
侍女打聽到未央的生母七姨娘一直身體不好,而且一直住在陰冷潮濕的南苑,未央一聽就欲起身奔南苑而去,但侍女告訴她府裡有令任何人不得擅入南苑一步,她們讓未央不如去求求大夫人,未央冷笑道求她還不如自己偷偷溜進去呢。
 
老夫人六十大壽在即,南安王替聖上送賀禮到李府,李敏峰對著南安王一通馬屁,稱聖上對他越來越器重,如今太子已逝,看來儲君一位非南安王莫屬。南安王稱李敏峰平叛有功,他會向聖上推薦讓其留在朝中做事,並讓他有空多去府上坐坐,自己身邊正缺一個能幹之人。
 
轉眼到了老夫人壽誕之日,李長樂用一副百壽圖出盡了風頭。未央另闢蹊徑,舞著獅子向老夫人賀壽,老夫人看著新鮮有趣很是開心,大小姐李長樂不服自己風頭被搶,示意丫鬟暗中使壞將豆子撒在地上,未央未留意差點滑倒,恰好李敏峰陪著南安王拓跋余趕到壽宴現場,拓跋余英雄救美伸手扶住未央,待看清未央容貌不禁驚艷。
 
拓跋余此番前來乃奉皇帝旨意封賞李家財物若干,均是從河西王府繳獲來的戰利品,未央一直暗暗隱忍,直到李敏峰拿出王祖母送給自己的誕生禮——那塊傳世玉玦給李長樂時,李未央再也無法控制情緒,激動地欲上前搶奪,現場眾人皆詫異未央的反常,未央強自忍耐後才自圓其說稱在鄉下時聽老人說過這種有靈性的玉玦需有特殊的系法才能使佩戴之人事事呈祥。
 
南安王的貼身隨從見主子大賞李家,問他是否真的有意重用李敏峰?拓跋余稱李敏峰只是草包一個,他真正看重的是其父親李蕭然,現在朝中覬覦太子之位的人不在少數,他是時候培養自己的勢力了。東平王一直跟著父親東征西戰、太子長子拓跋浚深得民心,都是自己的有力對手。
 
二房長女李常茹特意拜訪未央,並送上親手繡制的荷包,未央驚歎常茹的手工,常茹藉機將未央引為知己,稱這府中雖然女眷甚多,但能說上知心話的人真的難得。這李家三小姐李常茹在老夫人壽誕時也繡了一幅百壽圖做壽禮因與長樂的作品撞車,而又遠不如長樂的那幅來得富麗堂皇而被吃癟,她看著這個家裡也只有未央能壓得住長樂,她正等著好戲上演呢。
 
叱雲柔得到消息太子妃將到紫雲觀上香祈福,長樂明白自己該去製造偶遇的機會了。未央的心裡也一直對在客棧中救自己一命的拓跋浚念念不忘,她讓白芷去客棧打聽那位公子的姓名,但可惜客棧的人無人知道拓跋浚的名字。
 
第4集未央敏德合力反抗敏峰,奇鳥暴斃未央被誣災星
未央被一陣簫聲吸引著來到一座院落,看到一個男子正對著一隻通體白色的大鳥吹簫,看到突然出現一位陌生女子,那男子顯然被嚇了一跳,言語中搶白了未央幾句,未央氣呼呼地回到自己院裡,向白芷打聽,府裡那位年輕男子到底是誰,白芷告訴她那是三房夫人周夫人的養子二少爺李敏德,因三老爺病逝三房無人繼承,三夫人就在老夫人的支持下抱養了一位小少爺。
 
未央拿著一個彈弓想著要去治治李敏德,誰讓他敢搶白自己,還敢說自己是偷鳥賊,沒想到看到李敏峰肆意欺凌下人,未央上前仗義執言,李敏峰被激怒欲對未央動手,適才一直隱忍的李敏德上前制止大哥,毫不畏懼稱若大哥堅持動手,他也不介意活動活動筋骨,李敏峰恨恨罷手,但臨走不忘讓他們兩人等著瞧。經過聯手與大哥的較量,未央覺得自己這個二弟倒是個有趣之人。
 
未央替老夫人按摩肩頸,老夫人稱自己人老了一到颳風下雨就渾身地疼,以前也讓丫鬟捏過,但都沒有未央的手法這麼舒服,未央不禁傷感地想起以前在自己府上也是這麼替王祖母按摩的,如今卻已物是人非。
 
叱雲柔派畫眉故意透露七姨娘病重的消息給未央,並說恐怕七姨娘熬不過這個冬天,還慫恿未央趁夜溜去南苑看望。未央來到南苑正遇春茗給七姨娘灌藥,未央忙命人拿皂角水給七姨娘喝下。
 
院子裡養的金魚一夜之間全死了,突然又有下人來報說是家中御賜的奇鳥突然死了,李尚書得報十分緊張,四小姐趁機指著未央說是她這個災星來到府中的原因,叱雲柔趁機提出讓法師過府看看。
 
法師斷定李未央命中帶煞需送出府去,還需用浸過黑狗血的長鞭鞭打五十下,方能除去煞氣。李敏德幫未央說話遭到叱雲柔的呵斥,七姨娘聽說女兒被打拼了命衝進來欲護女兒周全,但任誰求情也無法令李尚書夫婦改變主意,眼看未央已被打得奄奄一息,是老夫人自願減壽十年為李家擋煞,未央才免於被鞭打至死。
 
被老夫人救下後未央住進老夫人的別莊養傷,但奇怪的是被鞭打的傷口無論喝了多少藥始終無法癒合,沒想到的是這正是叱雲柔讓人在藥裡做了手腳,喝了這個藥不但傷口永遠無法癒合,而且等藥中的毒性慢慢滲入體內,最後只有死路一條。
 
未央突發高燒不退,別莊的崔媽媽在叱雲柔的示意下將未央扔到後山喂狼,紫煙見無力阻止因怕遭受同樣厄運不敢再堅持。拓跋浚回平城途中遭到刺客追殺,擺脫刺客的拓跋浚躲入山洞巧遇躲避餓狼藏身在此的未央。
 
第5集拓跋浚二救李未央性命,未央逃過生死劫重回李府
拓跋浚、李未央二人躲過一劫,拓跋浚認出未央就是自己在客棧中救出的姑娘,他看到未央突然暈倒就救走了未央,並請大夫替她診治,大夫稱未央是中了毒,且毒性是慢慢入侵,使其傷口無法癒合,他可以嘗試著治療,但過程會非常痛苦,常人無法忍受,未央堅強地表示自己可以堅持,大夫施針替未央解毒,非常痛苦的三針刺入未央體內,未央硬是咬牙堅持不喊一聲痛,只是在暈厥之前緊緊地拉著拓跋浚的手不放。
 
白芷替未央傳話給李敏德,請他幫忙調查法師。李敏德趁夜與侍從平安一起潛入法師府。
 
未央從暈厥中醒來猛地推開拓跋浚,並怒斥他為登徒子,拓跋浚好不冤枉,他說自己救了未央兩次,救命之恩不報不說還如此冤枉於他,未央這才知道原來拓跋浚正是上次從火海中救出自己的恩人,她欲起身向拓跋浚叩謝,並請教恩人尊姓大名。
 
李敏德潛入法師府發現法師進入書房的暗格,他們隨後跟進,只聽門內有幼兒大喊要回家,欲進一步查看時被發現,敏德命平安發信號向王大人求救。法師出現下令將兩人殺死,正在二人命懸一線之際,突現一夥青衣人出手相助,敏德得以平安脫身,青衣人首領下令大家目前的任務就是保護少主的平安。
 
法師家中暗藏幼兒之事驚動了官府,李敏峰為此事大動肝火與李敏德撕破了臉,老夫人命李蕭然將未央風風光光地接回家,叱雲柔在心中冷笑道恐怕一切都已經晚了。
 
拓跋浚接到書信稱母親病重,他急著趕回平城,臨別時,因未央尚在沉睡,拓跋浚在她枕邊留下書信,並命客棧找一個手腳麻利的女工照顧未央。
 
拓跋浚的手下從追殺他們的刺客留下的武器查到此事一定和東平王拓跋翰脫不了干係。南安王此時正在聽取手下的匯報,稱高陽王果然已經從兵器懷疑到東平王身上。不知情的拓跋翰還因被參縱容部下強佔民田,找拓跋余商議。拓跋余建議他為爭太子之位,歸還民田。並暗指參他的柳大人乃是太子的舊部,矛頭直指拓跋浚與太子妃。
 
客棧女工無意打濕書信順手扔掉,未央醒來以為拓跋浚不告而別,她誤以為自己在拓跋浚的心裡只是一個萍水相逢的路人,根本不重要。拓跋浚心急火燎地趕回太子府卻看到母親神清氣爽哪有生病的跡象,太子妃嗔怪兒子要不是李長樂給她出的主意,還不定什麼時候能看到兒子回家呢。
 
白芷高興地跑回別莊告訴紫煙小姐可以回府了,但卻四處找不到未央,紫煙害怕地告訴白芷小姐已經死了,正在前來接未央的媽媽不知道該如何回去交差時,未央出現在門口告訴大家她活著回來了……
 
第6集未央風光回府引叱雲柔懷疑,太子府設宴選妃長樂未央受邀
李未央福大命大又重回尚書府,加上老夫人的善待,特意吩咐下人讓李未央風風光光地從正門進府,老夫人責備大媳婦聽信妖人之言對未央動用鞭刑,如今該給未央一個說法,叱雲柔恨得咬牙切齒,在婆婆面前也只得低身向未央道歉,但她心裡已經對未央的真實身份起了疑心。
 
未央前往二房看望受傷的李常喜,常喜把自己受傷遷怒未央,二嬸也讓未央不要裝好心了,她這裡有大夫人給的玉容膏,常喜擦了玉容膏傷口很快就會好的。未央奪過二嬸手裡的藥瓶就往地上砸去,她告訴二嬸不管常喜對自己如何,自己卻對常喜從未有過壞心,當初自己受了鞭刑後也是這般傷口潰爛而不結痂,這玉容膏一定有問題,想要證明自己的話並不難,她讓常喜不要再用玉容膏,傷口一定會慢慢好轉的。
 
李常茹特意在君蘭院門口等著未央,說是想單獨和姐姐說說話,姐姐不在的那段時間,她是天天為姐姐擔心。叱雲柔派了春茗請未央過去說說話,看似閒聊關心未央,實則不停地打探未央的真實身份,幸虧未央機智應答躲過一劫,同時察覺到叱雲柔開始懷疑自己的身份。
 
拓跋浚來到父王的靈位前祭拜,他不禁回想起年幼時父王教自己射箭時的教誨,父王告訴自己他的獵物不是飛禽走獸,而是整個天下,箭弦一拉大開大合,這是強國擴土之勢,箭身中正,不偏不倚,這是安民致治之道。拓跋浚知道正是父王一生追求的權勢最終害死了他自己,他暗暗對父王說恐怕浚兒要令父王失望了,他不要什麼權勢,他只想和母妃安安穩穩地度過這一生。
 
太子妃的想法可和兒子不同,她一心想讓兒子繼承太子的遺志登上皇位,這樣她將來在九泉之下也算是對太子有個交代了,但浚兒雖得聖上的恩寵和太子舊部的維護,但他的幾位皇叔也不是省油的燈,所以當務之急是要替浚兒找一個能好好輔助他的妻子。
 
拓跋浚按自己信中的約定連續五天來到郊外等待李未央赴約,可是一連幾天李未央都沒有出現。
 
長樂的侍女檀香帶來高陽王已經回來了的好消息,太子妃娘娘特在宮中設宴邀請了一干小姐公子,長樂小姐也在受邀之列。但沒想到的是李常茹和李未央也在受邀之列,叱雲柔奇怪庶出的未央怎麼也入得了太子妃的眼,春茗稱太子妃是聽說了二小姐在老夫人的壽宴上出盡了風頭,因此對這民間長大的二小姐產生了興趣。
 
李未央決定奪回王祖母送給自己的誕生禮——玉玦,正在思考辦法之時,她聽白芷說女孩子都害怕滑蟲,忽然靈機一動有了辦法。李未央趁李長樂洗澡時,放了很多滑蟲到李長樂房中,李長樂見到滑蟲大聲尖叫,引發大亂。李未央趁亂上前去用假玉玦換回真玉玦。
 
第7集河西王侍衛奪走彈劾奏章 拓跋浚李未央重逢因身份產隔閡
河西王的侍衛明叔潛入叱雲南的書房,正巧叱雲南的手下在書房的筆筒裡發現了馬太守臨死前寫下的彈劾奏章,刺客立即現身奪走了奏章。叱雲南得知奏章上寫了河西王謀反一事的來龍去脈和自己隱藏鐵礦之事,他鐵拳緊握,傳令下去封鎖城門,凡出入者必須仔細盤查,為防萬一沿路佈置,一定要將奏章拿回來。
 
宴會上太子妃看來看去還是長樂和她兒子最般配,更何況長樂的外祖還是叱雲家。拓跋浚的小姑姑九公主聽說劉太傅的兒子也來赴宴,這可是皇上屬意為她指婚的駙馬,這刁蠻的公主可不想嫁給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子,於是想悄悄給劉公子一個下馬威,她和侍女打扮成太監的樣子提著兩桶洗腳水出門,卻誤把敏德錯認為劉公子,倒霉的敏德被洗腳水潑了個透。公主假裝認錯,帶著敏德前去沐浴更衣,卻只給他留下一套女裝,存心想看他的笑話,卻反被敏德戲弄一番。
 
拓跋浚的悠揚琴聲同時吸引了正和常茹在院中閒逛的未央,也吸引了正和拓跋余一起賞花的李長樂,未央隨著琴音找到源頭,驚喜地發現居然是救命恩人拓跋浚,異口同聲地問道:「你怎麼在這兒啊?」拓跋浚激動地拉著未央的手,未央不好意思地想掙脫,拓跋浚不肯放手,長樂看到這一幕詫異未央和拓跋浚怎麼也會相識?未央得知拓跋浚是大仇人的孫子,心中難以平復。拓跋浚卻因為得知未央是李尚書的千金而高興不已。
 
九公主見到拓跋浚假冒他的八皇叔,還要拓跋浚陪著她一起欺騙李敏德。拓跋翰提議比賽射吊在樹上的蘋果,拓跋浚五箭將蘋果紛紛射穿。正當眾人驚呼奇跡時,有人失手將箭射向了未央,敏德及時搭救。拓跋翰欣賞敏德身手,舉薦其為禁軍侍衛。九公主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敏德根本就不是劉公子。
 
接下來的雙人投壺遊戲因為常茹的刻意配合,南安王取得了很好的成績,他看出常茹是特意引起自己的注意。
 
太子妃在宴席上看出長樂所佩玉塊有假,李敏峰稱自己是親手從北涼公主身上解下來的,不會有假,叱雲柔因此懷疑兒子當時殺死的北涼公主根本就是假的。
 
第8集未央心怕暴露破壞自己畫像 七姨娘發現胎記懷疑女兒身份
李長樂問未央是否和高陽王殿下很熟?未央淡淡回答只是有過幾面之緣。長樂稱高陽王玉樹臨風、氣宇軒昂,城中大戶女子紛紛仰慕,希望未央不要給李家帶來什麼麻煩才好。正當姐妹倆在花園裡爭吵之時,李敏峰出現,勸妹妹與其和李未央一般見識,不如好好欣賞這初春的景色。此時下人送來了北涼公主的畫像,長樂聽說北涼公主長得眉清目秀、氣宇不凡也十分好奇,想一看究竟,未央十分緊張,上前欲搶畫像,稱自己也想見識一下北涼公主的長相,李敏峰收起畫卷暫時不再觀看。
 
李敏峰欲在未央身邊培養眼線,紫煙成為他的目標,這天他以自己在草叢中掉了扇子為由讓紫煙幫著尋找,又向她表白說從一看見她就喜歡她,恨不得日日夜夜留她在身邊,他問紫煙到底是想留在二小姐身邊做個永無出頭之日的丫頭,還是想去他身邊做個名正言順的主子?幾句話就令紫煙死心塌地地成了李敏峰的心腹之人。
 
未央潛入李敏峰的書房用墨潑在自己的畫像上,李敏峰發現畫像被毀怒不可遏,正當未央以為自己暴露之時,一蒙面黑衣人從天而降,成功引開了李敏峰的注意力,未央從蒙面人的劍穗發現來人竟是自己以為已經死了的貼身侍女君桃。
 
未央趁亂逃出書房,又成功將被追殺的君桃帶到自己房中,但還未來得及安排君桃離開,李敏峰已經帶人搜了進來,情急之下未央讓君桃躲在房樑之上,李敏峰房裡房外沒有發現刺客身影只得怏怏離開,正當大家以為逃過一劫之時,君桃身上傷口的血滴到了站在下面的紫煙的手上,於是紫煙借恭送大少爺之機暗中報信,李敏峰殺了個回馬槍。未央讓君桃挾持自己,李敏峰礙於未央搬出父親的顏面才不得不讓君桃離開,繼而下令將白芷、紫煙杖責二十大板以示懲戒,未央寧可自己被打也要上前拚命護著兩個丫頭,白芷、紫煙感動痛哭。
 
聽說未央受了傷七姨娘趕著前來探望,當她拉著女兒的手時突然發現出生時並無胎記的未央手臂上居然有一塊鮮紅的胎記,七姨娘心中一動,她開始察覺這個女兒的身份有疑問。
 
未央借為母親去道觀祈福之名,去看望君桃。紫煙向李敏峰暗傳信息,刺客尾隨未央而至。來央在道觀前的粥棚遇到災民毆鬥,刺客趁亂襲擊來央,危難之際,幸遇拓跋浚再次挺身相助,但未央對拓跋浚的熱情一直反應很冷淡。李長樂懷疑未央出府的目的,也跟著來到道觀想看看這位二小姐究竟在搞什麼鬼?
 
第9集未央寫下救災之策為拓跋浚分憂 長樂竊取未央成果往朝廷領賞
白芷和紫煙被未央留在道觀的廂房中正擔心小姐的去向,突然聽到門外傳來大小姐要見二小姐的通報,兩人頓時緊張得不知所措。
 
未央回到道觀門口看到了長樂的馬車和她身邊的丫鬟,她靈機一動就想好了對策,她換上一件道士服來到廂房,看到李長樂正命人掌白芷的嘴呢,未央大喝一聲「住手!」她說自己一直在大殿誠心祈福呢,是她囑咐白芷不能告訴外人她的行蹤的,轉身她又斥責白芷不分輕重,大小姐怎麼可能是外人呢,理應主動告訴大小姐才對呀!一番話堵得長樂無話可說,只得怏怏離開。
 
承德一路跟著未央查清原來未央就住在道觀裡,於是緊趕著回去向高陽王稟告,高陽王立馬追到道觀,美其名曰為大魏子民祈福。未央看到拓跋浚卻根本沒有好臉,承德看不下去,追上未央告訴他高陽王最近為了追查中飽私囊的貪官已經多日不眠不休,但一聽說小姐在這裡寧可放棄休息也要來找她,但沒想到小姐就這樣對待高陽王殿下,不說別的,就說殿下幾次救小姐的性命,小姐也不應該這樣對待殿下。
 
未央根據王祖母讓自己背的宋人救災的書,寫下了救災之策,未央希望這些經過實踐的救災方法能夠幫到拓跋浚,但考慮到國情變化,未央決定思考過後再呈上。未央讓白芷陪自己出去走走,紫煙藉機說留在屋裡收拾東西,待未央和白芷離開,紫煙趕緊將救災之策抄錄下來獻給李長樂。
 
九公主獨自練箭悶得慌,正好李敏德從邊上經過,九公主拉著李侍衛稱如果他陪自己練箭她就可以對以前的事既往不咎,李敏德信以為真,沒想到九公主的意思是讓他當活靶子。九公主告訴李敏德自己的箭術在眾皇子中可是最差的,若想保住小命,只需向她求饒就可,但倔強的李敏德就是不肯屈服,並藝高人膽大地一手握住了九公主射向自己的箭插在靶上,斥責公主不拿侍衛當人看。九公主被李敏德一番搶白反倒心中起了漣漪,於是向父皇討要李侍衛當自己的騎射師傅,皇上早就想教這個頑皮的女兒騎射功夫,加上李敏德是尚書家的公子更是放心,於是欣然應允。
 
長樂將紫煙抄來的救災之策托哥哥送上朝堂,滿朝文武想不出的救災良策居然被一個深居閨中的女子想出,皇上龍心大悅,稱待災情過後就要去長樂進行褒獎,叱雲柔得知這一消息滿心歡喜,稱讚長樂不枉自己的悉心教導。李敏峰告訴母親現在外面有很多文人墨客開始寫詩寫歌歌頌長樂的美貌與才情,以及憂國憂民的情懷,簡直就把妹妹捧上了天。
 
未央回府聽說家中出了大喜事,長樂想出了救災之策受到了皇上的嘉獎,細問之下發現長樂呈上的是自己的辦法,立即當眾指責長樂抄襲,眾人皆不信未央,想她一個鄉下長大的粗野丫頭又怎麼會懂得什麼救災的方法?
 
未央向常茹說起自己真不在意長樂搶自己的功勞,但這個救災之策表面看起來完美無缺,但自己內心總有些隱隱的不安,只怕一旦推行會產生問題,可惜他們現在根據無人信她說的話,但她一定不會坐視不理讓不完善的辦法殃及無辜百姓。紫煙將此事告知長樂、敏峰,二人沒有放在心上。
 
太子妃帶拓跋浚去參加長樂的慶功晚宴,拓跋浚為了見到未央同意前往。未央當面向太子妃提出救災之策本為自己提出,而且還有很多不完善之處,尚不能投入使用,李常茹也力證未央之話,長樂裝出一副受了冤枉的樣子,但拓跋浚卻提出很想聽聽未央的見解,拓跋余在旁也舉手贊同侄子的意見。
 
第10集常茹因支持未央被罰家法,未央面聖陳述整治吏治之法
未央提出這救災之策雖好,但實行環節過多,容易出現問題,賑災之物一層層地撥下去,最後發放的權利在胥吏、裡正的手裡,如果他們利用災情謀私利,虛報、謊報、瞞報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太子妃憤怒地打斷未央的話,斥責未央居然敢暗指大魏無人能用、吏治不嚴,並稱牙尖嘴利、自作聰明的女人最是可惡,隨便命令宮女上前掌嘴,拓跋浚上前阻止,他認為未央所言並非沒有道理,之前自己在微服私訪時發現很多官吏趁機中飽私囊,這正是大魏需要面對的緊急問題,如果地方吏治影響到救災工作的話,那他們理應先監督地方吏治。
 
李常茹站在未央一邊明顯得罪了叱雲柔和李長樂,她的母親責怪女兒犯傻,不該得罪大伯母,他們一定會記仇的,常茹則對母親說如果這次再讓大伯母和長樂得逞,他們再委曲求全也不會有好日子過,況且這次的事理全在二姐這邊。
 
怕鬼鬼就到,這邊二夫人還在叮囑女兒這些天盡量小心些,不要讓大伯母抓到把柄,這邊大夫人已經來到他們院裡,一進門就給了二夫人一個巴掌,還命人立即拿下李常茹,未央上前據理力爭,叱雲柔乾脆連她一起抓了,她聲稱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得罪自己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叱雲柔打算依據李家家法,把常茹的長髮剃光,讓她出家以一世的清修彌補給李家名譽帶來的損失,二夫人情急之下請來老夫人,但叱雲柔顯然並不把婆婆放在眼裡,親自拿起剪刀把常茹的滿頭青絲一縷縷絞下,未央拼了命地掙脫束縛,上前撲在常茹身上欲保護她,叱雲柔縮手不及一剪刀扎進未央的後背,看著順著剪刀滴下的鮮血,叱雲柔自己也愣了,加上李尚書適時趕到阻止,叱雲柔才算扔了剪刀暫時罷手。
 
常茹回到自己院裡,侍女擔心小姐,問她為了二小姐得罪了大夫人真的值得嗎?常茹回想起自己勇敢替未央作證時,南安王拓跋余用欣賞的眼光看著自己,那是他第一次正眼瞧自己,為了這一眼就算讓自己受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
 
拓跋浚奏請皇帝暫停實施救災五策,長樂更是對未央嫉恨不已,李敏峰卻說他自有辦法證明救災五策有效,讓妹妹就等著皇上封賞吧。李敏峰悄悄在叱雲家勢力範圍推行救災五策,結果出了亂子,叱雲家怕擴大影響派兵鎮壓,結果引起了百姓暴動,死傷慘重,結果驚動了皇上。
 
李蕭然命令未央想出解決辦法保住李敏峰的前途,未央同意給出解決辦法,但是要親自面聖告訴皇上。李敏峰以納紫煙為妾作餌,讓紫煙打探未央的解決辦法。未央面聖當日,李敏峰與李長樂也一同求見聖上,獻出了同樣的解決辦法,言說此法是兄妹二人想出,被李未央偷走,並說有手中有人證和物證。拓跋余讓李未央最好能夠解釋清楚,否則欺君可是大罪,未央不緊不慢地說解決辦法直指大魏吏治,而最大的責任其實在皇上身上,她相信以皇上的胸襟不會容不下逆耳的忠言。果然皇上對未央提出的整治之法大感興趣,拓跋浚也對侃侃而談的未央充滿欣賞。
 
第11集未央整治吏治之法得皇上賞識 李敏峰李長樂遭受懲罰吞苦果
未央提議嚴懲貪腐官員,並提早做好儲備官員的準備,皇上聽了此法欣然採納,和未央商討起該如何給貪腐官員定罪,李敏峰和長樂則無言以對。皇上表揚李尚書養了一個好女兒,並把選拔人才和官員續任的事交給李尚書去辦。事實證明李敏峰與李長樂才是盜竊之人,皇上下令把李敏峰和、長樂、紫煙三人打入大牢,李敏峰狗急跳牆把責任都往紫煙身上推。未央也假意替兄姐求情,稱叱雲軍一向治軍嚴明,百姓都稱是叱雲軍替皇上打下了天下,對叱雲軍敬重有加,此次揭竿而起發生暴動定有誤會,還望皇上寬恕。
 
皇上一聽自己的軍隊居然姓了叱雲,更是惱怒不堪,稱今日既然要嚴整吏治,就先替李尚書好好管教管教兒子,隨即下令將李敏峰革職查辦,並賜官杖一百示眾。至於李長樂既然那麼喜歡抄襲別人的東西,那麼就罰她抄寫救災之策一百遍。而未央則因年紀尚小不適合接受誥命,被封為安平縣主,賜金銀無數,七姨娘被封三品淑人。未央欣賞領命,在心中告慰真正的李未央,如今她的生母已是三品淑人,再沒有人敢肆意欺辱她了。
 
未央告退,拓跋浚在花園攔住未央,表揚她今日的表現令自己刮目相看,並表示自己曾在郊外等候她多日,為什麼她看了信卻不赴約?未央疑惑何來信件?拓跋浚這才知道未央壓根沒有看到自己的留信,他高興地說既然誤會解開了,那就不應該再生自己的氣了,但未央分明仍然是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拓跋浚十分不解,未央說他們的身份存在千里之外的距離,希望拓跋浚不要再來找她。拓跋浚想不明白明明在客棧時未央是一個不拘小節的人,但如今為什麼想跟她說句話都難?
 
吃了苦頭的李敏峰和李長樂把一切都歸咎於李未央,他們央求母親替他們做主,叱雲柔卻讓兒女們暫時忍耐,未央該被皇上封為安平縣主風頭正盛,所以他們只能等待時機,眼下切記不要和李未央正面衝突。
 
未央帶著白芷一起去看紫煙,希望聽到她的解釋,紫煙問未央是不是一早就看穿自己,所以給了假的應對之策?未央承認,雖然之前從未懷疑過紫煙,但有一天她在紫煙身上聞到了藥酒的氣味,那種氣味以前她在李敏峰身上也聞到過。如今她們雖然不再是姐妹,但未央也不想看著紫煙死,她說會向老夫人求情,讓紫煙離開尚書府。
 
叱雲柔命人將紫煙拉出去亂棍打死,紫煙說出自己已經懷有大少爺的骨肉,叱雲柔壓根不稀罕紫煙腹中的孩子,在老夫人和未央的說情之下,李尚書下令將紫煙帶回房間看管,未經他的允許任何不得擅自處置她。
 
拓跋浚親臨尚書府宣讀皇上冊封李未央的聖旨,老夫人高興地表揚未央是李家的好兒女。但李未央對拓跋浚依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拓跋浚氣得在回府的路上向承德報怨,看來自己的一腔真情是付錯了地方。
 
李尚書受到叱雲柔的唆使欲將皇上御賜未央的禮物都充公,老夫人批評兒子平時處理政務她很放心,但就是對後宅的夫人過於放縱,未央雖是庶出的女兒,但在她眼裡看來並不比長樂遜色。母親一番語重心長的話,令李瀟然動容。
 
七姨娘被封為三品淑人,經李尚書恩准住進了未央的君蘭院和女兒一起生活。
 
第12集未央借慶功宴替紫煙申冤 李敏峰充軍路上死於非命
未央將皇上的賞賜都交給母親保管,並將其中一部分按需分給了自己的親人們,把一對珠花和常茹兩人分執其一,寓意一對姐妹花,把玉如意送給老夫人,將寧神香送給周氏。周氏見左右無人告訴未央有人想見她,說著將她引到內室,未央居然見到了奄奄一息的紫煙。周氏說大少爺一直毆打紫煙,自己是在亂葬崗發現被扔在那邊的紫煙的,看她還有一口氣,又本是未央的人,所以就悄悄把她帶回來了。
 
紫煙見到未央哭著乞求小姐的原諒,直到此時她才終於明白大夫人一直容不下她腹中的孩子,大少爺對她也根本就是虛情假意,這世上只有小姐和白芷是真心對自己好,可惜明白得已經太晚了,紫煙終是含冤死在了未央的懷中。
 
李家設宴慶祝未央獲封安平縣主,李長樂一人躲在房間無臉見人,叱雲柔拉起女兒讓她梳妝打扮,她要女兒偏要光鮮亮麗地出場。
 
未央獨自坐在花園的涼亭中沉思,南安王出現在她身後,突然叫了一聲「縣主」把未央嚇得差點掉落池中,拓跋余伸手去拉未央一個趔趄自己差點也衝到水池中。李敏德看到這一幕心裡彆扭,上前找借口帶未央離開。
 
未央提出目前災民流離失所,她實在沒有心思安排歌舞,所以擅自作主在晚宴過後安排了祈巧蓮花燈給災民祈福。晚宴之後眾賓客來到花園將蓮花燈放入池中,同時開始祈福,突然一葉竹筏從遠處飄來,上面赫然躺著紫煙的屍體,李尚書下令將紫煙的屍體抬上岸,未央責問李敏峰紫煙身為大哥的妾室,怎麼好好的就尋了短見呢?她問大哥敢不敢對著這些祈願的蓮花燈發誓,紫煙的死與他無關?李敏峰還想嘴硬,突然紫煙身邊的一圈的蓮花燈開始爆炸,嚇得那些心中有鬼的人神魂不定。
 
拓跋浚不解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明明心中有氣,但見到有人欺負未央仍然想上前保護她,而且未央只需一個眼神就能消滅自己民中所有的悵惘。
 
李敏峰虐殺妾室一事在未央的刻意宣傳下全平城人盡皆知,皇上震怒之下將李敏峰充軍發配,並遷怒向自己推薦李敏峰的南安王拓跋余。李敏峰在發配途中被君桃殺死,死前說出叱雲柔才是河西王府慘劇的始作俑者。未央用大涼的習俗告慰父王和王祖母的在天之靈。
 
尚書府因為李敏峰的死而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叱雲柔整天以淚洗面。
 
第13集未央對高陽王情根深種裝無情,叱雲柔設計揭穿未央假冒身份
七姨娘一直想著當日在未央身上看到的胎記之事,她懷疑未央不是自己的女兒,但看著未央對自己的關心也不像有假,糾結之下她讓侍女悄悄找個大夫到南苑相見。大夫告訴七姨娘這人長大胎記變淡者有之,消失不見者也有之,但自己再長出胎記來可是聞所未聞。大夫出門時被春茗遇到,於是請到大夫人房中追問,叱雲柔再聯想到未央的種種可疑之處,叱雲柔再次懷疑未央的真實身份,並派紅羅前去打探。
 
拓跋浚以憑弔李敏峰的借口前往尚書府看李未央,只是未央看到拓跋浚依然冷淡。李長樂聽說高陽王殿下來了於是更衣來到花園彈琴,並邀請高陽王與其合奏一曲,拓跋浚故意欣然同意希望能刺激到未央,未央看到兩人琴瑟和諧的樣子氣得扭頭就走,拓跋浚再也顧不上彈琴起身就追,把李長樂氣得甩手將琴砸到地上。
 
未央的不理性行為被白芷揭穿是在吃醋,未央不免有些惱羞成怒了,佯稱明天就要把白芷嫁出去。明白了未央的心思的拓跋浚一個人在家裡傻笑,他向太子妃承認自己愛上了一個女子,只說是李尚書家的人,太子妃誤以為兒子愛上了李長樂。
 
紅羅來信告知叱雲柔真的李未央已經死了,現在的李未央是假冒的,有村婦為證。叱雲柔向老夫人提出要帶孩子們去清風觀祈福,她打算在出行途中揭發未央的真實身份。敏德怕未央有危險也一同前往。未央剛住進道觀,就被人拉到隱蔽處,原來是君桃。君桃告訴未央自己已經手刃李敏峰替王上、王太后報仇了,作為公主的貼身侍女她想留在公主身邊保護。
 
李未央帶君桃見了叱雲柔等人,言明要君桃做自己的婢女,叱雲柔情知君桃絕非善類,為了方便控制君桃,答應了李未央的要求。君桃聽未央告訴自己白芷與她情如姐妹,於是她拉過白芷「惡狠狠」地要和她義結金蘭,說完不管人家答不答應,拉過白芷的手就割,馬白芷嚇得大聲尖叫,未央在旁看得忍俊不禁。
 
常茹邀請拓跋余單獨與自己賞花,常茹在描述絞殺榕時的冷意讓拓跋余暗暗心驚,卻也注意到了這個不起眼的三小姐。叱雲氏與李家眾人在道觀門前施粥,突然一名婦人衝了進來,自稱周家莊人要見二小姐,叱雲柔喊來李未央,婦人卻指著她說眼前的姑娘根本不是二小姐李未央。
 
叱雲柔假裝驚慌失了主意,匆匆趕回尚書府讓李尚書定奪,李尚書因此事已驚動南安王和高陽王兩位殿下,決定奏請皇上定奪。
 
第14集真假未央對質心兒驚險過關 七姨娘追問未央親生女兒下落
未央身份未明被軟禁在君蘭院,未央此時才明白這才是叱雲柔帶他們去清雲觀上香的真正目的,君桃義憤填膺說要憑一己之力殺出去,未央讓她冷靜,而今之計只能見招拆招了。
 
李尚書讓春茗將未央和那周家莊的老婦人一起帶到大廳對質,李長樂奇怪這劉氏為何心甘情願會來指證李未央,原來叱雲柔早對未央身份起疑,派春茗以劉氏女兒要挾,逼迫劉氏講出實情。李長樂暗喜,她料想高陽王如果得知未央是冒充的,定會對她死心的,那麼自己的機會又來了。
 
未央早在李府前去開棺之前讓君桃換了一具年輕女屍,故而仵作當場驗屍,證明屍骨確實屬於十六歲左右的少女,拓跋浚提出這不足以證明女屍就是二小姐,更不足以證明未央是冒名頂替的。
 
叱雲柔忍著屍骨散出的異味前去查看,指出女屍手腕上所戴之鐲子乃未央出生之時自己親手戴上,李尚書也認出此乃李家之物,於是不再聽信未央的辯解,讓人將她押下,在緊要關頭未央指出女屍的腳趾居然有六根,她問李尚書未央出生之時可有異常之處,李蕭然憶起當初自己確實仔細查看過嬰兒,並無任何異常之處,顯然這具屍骨並不是李未央的。
 
拓跋浚提出讓李尚書明查還安平縣主一個公道,李尚書再次將注意力轉移到劉氏身上,讓她說出實情,否則拉出去杖斃。劉氏無奈承認屍體確實是假的,但這一切自己都是被這個假未央逼的,而且假未央伶牙俐齒,自己根本說不過她,不過自己還有證人。劉氏找的證人竟然跟李未央長得一模一樣,一進門就淚眼汪汪地對著李尚書喊父親,這下連心兒都開始犯嘀咕了,難道眼前真的是未央?但未央是自己掩埋的,她不可能還活著。
 
就在這邊真假未央無法定奪之時,七姨娘站出來說自己的親生女兒左手上有一塊胎記,七姨娘的一番話一錘定音,李尚書下令將假冒者押下去,叱雲柔不得不向未央道歉,稱自己是被奸人蒙蔽了雙眼。
 
拓跋余離開前再問常茹心情如何?常茹稱有如此聰慧的姐妹她自然非常高興,拓跋余又問她對此事的看法,常茹說,有能之人假的也是真的,無能之人真的也是假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反而沒那麼重要了。一番話讓拓跋余見識到了常茹溫婉之下的機敏聰慧。
 
李蕭然知道此次是叱雲柔有意陷害未央,加上得到假未央畏罪自殺的消息,他奉勸夫人不要仗著是叱雲家的嫡女而肆意妄為,要懂得適可而止,他奪回了叱雲柔執掌家事的權利,交由二夫人溫氏打理。
 
七姨娘問未央她到底是什麼人?因為自己女兒的確有一處胎記,卻不長在手上,而是長在耳後,至於自己沒有當場揭穿未央,那是因為來的那人也是假的,她的耳後也沒有胎記。未央告訴七姨娘,真正的未央已經死了,她和未央相遇偶然,未央臨死前叮囑自己一定要照顧好娘,害死未央的人正是叱雲柔。
 
第15集拓跋浚叔侄倆卯著勁追求未央,叱雲柔為害未央用上了巫盅之術
李蕭然吩咐敏德代自己回鄉祭祖,李敏德不放心未央,臨走叮囑未央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真有困難就去找高陽王殿下,雖然他人很討厭,但不是壞人。冒充八皇子的九公主一路尾隨而去,李敏德與九公主在客棧中一言不合拼上了酒,二人醉酒後同睡一張床,敏德無意吻了公主。李敏德醒後,卻以為「八殿下」喜好男風落荒而逃,並通知地方官員接走了九公主。
 
拓跋浚裝成偶遇未央,未央見了他就要走,拓跋浚急了,他說他從未在意未央到底是誰,鄉野丫頭也好,尚書千金也好,未央在他眼裡只是那個令他牽掛的人,在未央終於態度軟化之時,南安王也出現了。
 
南安王、高陽王和未央一起在涼亭喝茶賞景,突然未央手上被一隻毒蟲咬了一口,南安王體貼地為她撣去毒蟲,並準備拿出隨手攜帶的藥粉為未央上藥,沒想到高陽王速度更快,他直接上前用嘴吸去未央手上的毒血,親手將解毒粉替未央搽上。明顯這一次被高陽王勝了一局。
 
李長樂得知未央居然和高陽王幽會,於是哭著去找叱雲柔,讓母親一定要幫自己想辦法,叱雲柔教訓女兒男人的戰爭是戰場廝殺,女人的戰爭是靠智慧和手段的,她讓女兒記住在整個大魏都沒有人有資格與她競爭,擋路者只有一個結局,那就是死。以前對李未央是太小看 了,以致於讓她坐大,如果想要贏她,非搏命不可了。
 
叱雲柔自交出掌家的權力後,精神日漸萎頓,後竟在家宴上劇烈咳嗽以至吐血,連太醫也束手無策。春茗說叱雲柔是中了邪需法師前來驅邪,在長樂的堅持下,李蕭然請來法師。法師斷定李府中有邪物,李蕭然命令全府搜查,最後在未央的君蘭院找到了寫有叱雲柔生辰八字的小木人。
 
李蕭然料想此事並不單純,他問妻子究竟想幹什麼?難道非要李家家破人亡才甘心嗎?先是找了一個假未央沒有成功,現在又弄這些巫盅之術,就算她弄再多的陰謀峰兒也不能活過來,現在只有未央一個人能替李家帶來榮譽了,他決不容許妻子自作主張。
  
【分集劇情】 
 
【文中圖片轉載錦繡未央官微,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優雅的母女】劇情.人物介紹~崔明吉、車藝蓮、金興銖*復仇劇
《優雅的母女》劇情講述一個媽媽在失去了丈夫和孩子後,將收養的女兒培養成自己的復仇工具,對讓自己失去一切的人開始報復,並讓收養的女兒陷入錯綜複雜的漩渦並揭開背後所...(詳全文)
【陸劇 錦繡未央 結局/庶女有毒】電視劇 錦繡未央分集劇情31~54、錦繡未央 劇情介紹
《錦繡未央》劇情講述南北朝期間,群雄逐鹿,烽煙四起,戰事紛爭不斷。出身北涼王族的少女心兒,本是天真善良的無憂公主,過著萬人寵愛、恣意隨性的快樂日子。 然因北魏...(詳全文)
【電視劇 錦繡未央分集/庶女有毒】陸劇 錦繡未央分集劇情16~30、錦繡未央 電視劇播出時間
《錦繡未央》劇情講述南北朝期間,群雄逐鹿,烽煙四起,戰事紛爭不斷。出身北涼王族的少女心兒,本是天真善良的無憂公主,過著萬人寵愛、恣意隨性的快樂日子。 然因北魏...(詳全文)
【電視劇 幻城 劇情】馮紹峰、宋茜、馬天宇~幻城分集劇情1-20、幻城播出時間
《幻城》劇情以郭敬明著同名小說改編,講述冰族與火族兩大神族世代爭戰,以及圍繞冰族幻雪王國年輕的卡索和櫻空釋兩位王子展開的恩怨與陰謀。   冰族與火...(詳全文)
【陸劇 人生若如初相見 /迷霧圍城】電視劇 人生若如初相見 劇情&角色介紹~韓東君、孫怡
 《人生若如初相見》劇情改編自匪我思存的小說《迷霧圍城》,講述嚮往自由的新派女青年秦桑與雄霸一方的軍閥之子易連愷之間的愛恨糾葛。   故...(詳全文)
【2016陸劇 法醫秦明】網路劇 法醫秦明 劇情&角色介紹~張若昀、焦俊艷、李現
《法醫秦明》劇情該劇改編自秦明文學作品《第十一根手指》,故事以法醫秦明的視角展開,講述秦明與法醫助理李大寶、刑警隊大隊長林濤組成的黃金組合攜手其他警官屢破要案的...(詳全文)
【2017陸劇 無心法師2】電視劇 無心法師第二季 劇情&角色介紹~韓東君、陳瑤
《無心法師2》劇情講述無心在孤島時期的上海灘與小丁貓、蘇桃、顧基、白琉璃之間的不解之緣。   在第一季中,無心與岳綺羅之間鬥智鬥勇的主線貫穿,故事...(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