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孤芳不自賞》劇情改編自風弄同名人氣帝后小說,講述一個戰亂頻繁、分合無定的亂世之下,戰無不勝的晉國鎮北王楚北捷和聰慧無雙的燕國「女諸葛」白娉婷之間的愛情故事。
 
孤芳不自賞
【分集劇情】 
孤芳不自賞~分集劇情1-20
孤芳不自賞~分集劇情41-62
 
【播出時間】
湖南衛視 1月2日起
星期日至四 20:10 - 22:00(兩集連播)
星期五、六 19:30 - 20:10 
 
中華電信MOD 43頻道 龍華戲劇台首播
(9/4)起 周一至周五晚上9點至11點
手機追劇不間斷 歡樂看FainTV App同步播出
 
 
【分集劇情】
第21集楚北捷被奪虎符卸兵權削爵位誓不生篡位之心
司馬弘說他知道楚北捷是個忠臣,但只要楚北捷的忠臣多一分猶豫,他就少一分安全感,所以這樣的楚北捷已經不適合主掌三軍大權,今日他就要將楚北捷的虎符收回,若想重獲信任就要用時間和行動來證明。楚北捷明白司馬弘在擔心什麼,他取出虎符,當著王后娘娘和列祖列宗的牌位發誓,今生今世絕不生奪權篡位之想,有生之年永遠以司馬氏為主,有違此言,神鬼共憤,萬劫不復。
 
交出虎符的楚北捷一人在宗廟沉思,何俠不請自到,他說楚北捷為女色所惑,害死王后和大晉繼承人,楚北捷令何俠盡快離開他大晉先列族人面前,否則別怪他不客氣。兩人一言不合在宗廟中大打出手,數十招過後勝負立現,但楚北捷稱這是大晉國喪期間他不開殺戒。何俠可不領他這情,為了白娉婷、為了自己的父母,他狂踢楚北捷兩腳,仰天長笑著離開了。
 
晉王得知何俠不告而別,料想何俠此行是為涼軍入侵白蘭求援而來,他責怪張尚書沒有處理好此事,張尚書借題發揮暗示晉王自己手無兵權無力幫助白蘭。晉王下旨稱楚北捷自請削去鎮北王爵位,交出虎符,並辭去三軍統帥之職以慰亡靈,然感念其過往戰功,故小懲大誡,以儆傚尤,封楚北捷為鎮北將軍,官從四品。
 
晉王有意出兵白蘭助其攻打涼軍,並將虎符輕易交於張尚書,根本不理楚北捷的勸阻,散朝後眾臣議論紛紛,不知晉王是著了什麼魔,居然將兵權隨便交由文臣調配。張尚書仗著虎符強壓楚北捷以身犯險。
 
楚北捷出征之前令從東山別院過來打探消息的胡坤回復楚漠然這邊一切安好,只是他有要事耽擱需晚回數日,並取出晉王服用的金丹令其交給醉菊姑娘,讓她幫忙解開其中的秘密。
 
楚漠然奉楚北捷之命找到了漢代名琴鳳桐古琴送給白娉婷,娉婷看到這把歷經數代名師的古琴,喜愛之情溢於言表,忍不住淨手焚香撫上一曲,突然琴弦斷了,白娉婷心頭升起一絲不祥之感。

 
第22集楚北捷被涼軍困在淮水邊等待援軍到來
行軍途中晉軍遭到涼軍大規模的伏擊,楚北捷眼看寡不敵眾,為了避免更多的犧牲,果斷下令立即撤退。楚北捷派出的士兵回來報告方圓幾十里根本沒有發現白蘭軍的蹤影,看來他們壓根是知道涼軍設伏的消息,楚北捷知道此刻白蘭軍已經不值得信任,他讓下屬立刻飛鴿傳書請求支援。
 
司馬弘服用金丹日久越來越懶於打理朝政終日沉迷酒色,這日甚至在和幾個後宮女子顛鸞倒鳳之際暈倒在龍床之上。
 
貴丞相想將何俠推向戰場,耀天就勢令其聽令,稱國難當頭,祖制可逾,命貴常青將兵符交於駙馬,並命全軍上下協助駙馬帶兵出征,幾句話之間輕鬆奪了丞相的兵權。另外,耀天又提出從即日起一切事務無論大小都在朝堂上商議,除了駙馬任何男子均不得進出公主府邸。
 
戰場上的楚北捷令眾將士渡淮水撤回大晉,但涼軍乘勝追擊,用大量火箭追擊,晉軍死傷無數。白娉婷得知消息後終於明白朝中一直對楚北捷不利的勢力就是張尚書父女,何俠又在白蘭和涼軍之間穿針引線,目標依然是楚北捷,現在只有自己和楚漠然帶著守山士兵才能救楚北捷。
 
張尚書買通李太醫替張貴妃診出「喜脈」,司馬弘大喜,當即宣佈要以太子之禮迎王子降生,令人在宮中鳴炮八十響,並要帶張貴妃一起祭祀先祖。
 
則尹得知白娉婷之前為助涼軍逼退晉軍所出的獻藥計策被何俠利用以致兩位皇子斃命,他決定寫信告訴楚北捷實情,讓楚北捷對娉婷不再心存芥蒂。
 
第23集在白娉婷的妙計之下涼軍被嚇退兵
白娉婷觀察天象知道氣溫即將驟降,白娉婷蒙面來到涼軍大營用刀脅持大王,勸他及早撤兵,以她推測涼軍過了淮河以後必會挑起晉涼大戰,然而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若到時何俠反戈一擊對涼軍就是重創,涼王稱白娉婷說了這麼多無非是讓他放過楚北捷一馬。
 
焦慮多日苦無對策的楚北捷當聽到涼王撤軍了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當看到楚漠然帶來的他日思夜想的白娉婷時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一把攬過娉婷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骨頭裡。
 
耀天和何俠聽說是白娉婷為楚北捷帶來了十萬援軍都不敢相信,他們怕楚北捷帶著這十萬將士反撲的話,以白蘭的兵力根本無力抵擋,於是決定採用丞相的意見先安撫晉軍,不給晉軍留下反攻的口實。
 
楚北捷打算回朝覆命後就辭官,帶著白娉婷隱居山林,從此遠離凡塵不問世事。以前他久經沙場從不畏死,但這次不同,他的腦海裡反覆出現一句話,那就是「我不能死,我死了誰來照顧娉婷」,天下能人眾多誰都能做陛下的鎮北王,但能照顧白娉婷的楚北捷只有他一人。
 
耀天派使臣去請晉軍赴宴,大殿之上楚北捷以水酒祭奠客死異鄉的將士們,耀天面對楚北捷無聲的質問一時無言以對,她讓人押上事先安排好的所謂奸細,說是因他指錯方向而使白蘭軍未與晉軍順利會合,從而導致晉軍損失慘重,從而也開脫了自己的責任。楚北捷拒絕耀天的安排,提出耀天應親赴大晉請罪,以安撫兩地民心。
 
張丞相想不明白為什麼涼軍會退兵,還有白娉婷怎麼就沒死?張貴妃則認為當務之急是想出對策,不能讓人知道是他們父女在背後而已。張丞相決定派出自己人出手,絕對不能讓楚北捷活著回到大晉。
 
第24集白娉婷助楚北捷化險為夷逃出生天
燕王得到了白娉婷未死,還救楚北捷脫離險境的消息,不管楚北捷是真要反還是假要反,這對於大燕來說都應該算是一個好事。
 
何俠來到公主寢宮為公主因自己而遭受楚北捷的質問而請罪,耀天提醒駙馬既然處處提防貴丞相,為何就那麼相信張尚書父女,須知白蘭將會是他們兩人的白蘭,而這個天下也將會是他們的天下,所以靠誰也不如靠自己。以她在大涼做十年質子的經驗得知,他們現在應該隱忍,一切的羞辱都是暫時的。
 
張尚書在楚北捷回大晉的路上設下重重陷阱,其目的只有一個,不能讓他和白娉婷活著回大晉。等張貴妃假孕期滿就讓司馬弘歸西,他就有一萬個理由另立新王。
 
在殺退第一批殺手之後,白娉婷決定和殺手們玩一個小把戲,她拉著楚北捷一起親手做了一些小機關安裝在船上,將一群「水鬼」玩弄於股掌之間。在他們的安排下大家都會以為楚北捷和白娉婷已經死了,接下來他們的回國之路就安全了。
 
晉王的身體每況愈下,這日竟連舉起茶杯的力氣都沒有了,此時奉命前去白晉交界處迎接楚北捷還朝的張尚書惶恐來報,稱接到線報鎮北王已被殺。
 
第25集張尚書聯合各國力量支持大晉另立新主
晉王欲提筆書寫聖旨,突然頭痛欲裂,情緒難以自抑,拔出刀來狂揮亂砍,一眾太監宮女被嚇得手忙腳亂,王德全急忙令人取來金丹喂晉王服下,不多時司馬弘即恢復平靜,司馬弘心裡清楚金丹他已經不能再繼續服用,但他的身體已經對金丹養成了依賴。
 
耀天聽說楚北捷和白娉婷都死在了江上,她懷疑此事是駙馬所為,特意來到駙馬府試探何俠的反應,在看到駙馬的驚訝和冬灼的悲痛之時她的心放下了,何俠告訴耀天此事定是張尚書的金蟬脫殼之計。
 
大晉到處傳著楚北捷戰死沙場的消息,守城的將士也開始紛紛都在說陛下性情大變,驕奢淫逸、殘暴不仁,易容後的楚北捷和白娉婷從城門走過,聽到談論後,楚北捷感覺是有人想利用這個機會激化陛下和大臣之間的關係,白娉婷也認為想殺他的應該另有其人。楚北捷最擔心的就是陛下已經被此人用藥物給控制了。
 
晉國眾臣來到太極殿外求見晉王,但王德全受張尚書指使在太極殿外囂張跋扈,攔著眾臣以晉王身體抱恙為理由就是不讓見,被眾臣圍而毆之。
 
何俠親自來到楚北捷所乘商船出事之地花容查探,因事發之時整個船發生了嚴重的爆炸,十四具屍體面容根本無法辨認,何俠意外在河灘上發現一個小物件,他想起兒時和娉婷做的一個小遊戲,從而斷定楚北捷和白娉婷一定沒死,冬灼聽到這個消息欣喜之情溢於言表。
 
何俠暗中監視貴宅,卻意外發現大燕最有錢的兵器商何大炮出現在貴傢俬宅,他決定一探究竟。 
 
第26集張尚書明目張膽囚禁司馬弘只待義軍攻城
貴炎在私宅大宴何大炮,兩人的一番勾結被何俠和冬灼聽了個全,冬灼這才明白為什麼貴常青一直不願打仗,原來他花了大量的錢購買的兵器都是通過何大炮向燕王交的保護費。何俠算來公主還有兩日才能到花容,他決定利用這兩日時間好好查查貴常青的老底。
 
醉菊驗出司馬弘服用的金丹中含有少量的石料,少量服用有瞬間強健之感,但容易成癮,久服者會耗盡精血而亡。易容後的楚北捷和白娉婷順利回到醉菊的居住地和楚漠然會合。
 
燕王安排人在晉內各地以鎮北王的名義發起聲討晉王的起義,沿途有不少百姓加入,也有不少晉軍將領的加入,人數不斷增加已頗具規模,計劃與燕軍人馬三日後在城外五十里處駐紮,待張尚書的人馬一到即可攻城。
 
晉王被囚禁在內宮,身邊只有一個小宮女雙兒侍奉,這日雙兒想通過在浣衣局工作的母親替晉王去太尉府求救,但還是被張尚書快了一步截走了求救信,並將雙兒母親毒打致死。
 
楚北捷、白娉婷和楚漠然混跡於起義軍之中,白娉婷在起義軍中發現了幾個熟悉的燕軍將士的面容,她明白這下王爺麻煩了,這起義軍的背後一定還有燕王的人,她建議楚北捷立刻派人去燕軍入建康城的必經之地三分燕子崖伏擊燕軍。
 
燕王找了一個身形和聲音都與楚北捷相仿之人模仿鎮北王,他命令此人帶著起義軍攻入建康城,為大晉另立新主。假鎮北王親臨義軍營地,義軍見鎮北王如見神明,紛紛要求鎮北王稱帝。
 
第27集楚北捷夫婦為司馬弘平定內亂後辭官歸隱
假鎮北王帶領義軍衝進晉王宮,一路高喊著「除暴君,立新王」,突然白娉婷擋住了義軍的去路,那假鎮北王連楚北捷最深愛的女人也完全不認識,張尚書眼看現場形勢開始不受控制了,於是大聲嚷嚷讓人把白娉婷這個妖女給抓起來,說時遲那時快,只見楚北捷從天而降將假鎮北王挑落馬下。
 
楚北捷進殿向晉王請罪,恕他救駕來遲,晉王卻以為楚北捷是來送他上路的,楚北捷再三聲明自己的命是陛下給的,他是不會要陛下的江山的,若是誰敢害陛下,他定讓對方血染劍刃。
 
張尚書有如喪家之犬般一邊急著收拾金銀細軟,張貴妃猶在做著她的王后夢,殊不知早在被囚禁之時晉王已將雙兒封為王后。為了她自己的榮華富貴,她不惜向父親下跪,讓他一定要幫幫她,張尚書明白女兒這是讓他自行了斷,一生精於算計的張尚書沒想到最終會毀在自己女兒手裡,禁不住老淚縱橫。
 
司馬弘親自向白娉婷表示歉意,並下旨恢復楚北捷爵位,世襲鎮北王,並賜免死金牌,封白娉婷為一品誥命夫人。又問他們是否還有其他心願,楚北捷懇請晉王收回封賞,並允許他攜家眷歸隱山林,從此不問世事,悠遊此生。
 
重新振作的司馬弘向天下發佈罪己詔,並稱願以一己之身承天地之災禍,祈百貨安康,從即日起將勤於朝政,為大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逼父親懸樑自盡後的張貴妃來到朝堂之上,以身懷麟兒為由求晉王從輕發落,沒想到晉王派太監拖其離開,讓她不要擋了新王后的道,張貴妃沒想到自己機關算盡,還搭上了父親的性命,卻換來如此一個結局。
 
醉菊替晉王解毒,晉王問她是否願意留在宮裡,他封她為太醫院裡最年輕的太醫博士,醉菊讓晉王饒了她吧,她可不想整天和太醫院的糟老頭待在一起,那會影響她嫁人的。晉王被醉菊的伶牙俐齒逗得開心不已。
 
第28集何俠耀天夫婦從貴炎身上開刀懲戒貴常青
看著大晉開始回到正軌,天下太平,而且司馬弘的身體也逐漸開始恢復,楚北捷和白娉婷向司馬弘告別,司馬弘叮囑楚北捷到了哪裡也不要忘了大晉是他的家,有空多回來看看。
 
楚北捷一直為欠白娉婷一個婚禮而愧疚,他特意請晉王下旨為他賜婚,在醉菊和楚漠然的操持下,楚北捷和白娉婷終於隆重完婚。
 
耀天故意向貴炎示好,請貴炎入內室共同飲酒,貴炎不疑有他喝了一杯又一杯,藉著酒勁貴炎拉著公主的手不住地表白著,不提防何俠在背後一下擊暈了他,甦醒過來的貴炎完全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只當自己冒犯了公主,一個勁地懇求駙馬留他一條小命,何俠趁機扔給他一個名單,上面都是貴常青的黨羽,他要知道他們所有人的底細。
 
楚北捷知道娉婷心中依然有擔心,擔心他們住的地方會不安全,所以她每天在研究五行八卦的變化,在院子的周圍安上重重機關,囤了一屋子的藥材,屋子裡永遠有打包好的行李……他對娉婷說過了端午他就帶她翻山去往域外,去他娘親的故鄉,那裡沒有晉燕白涼,沒有陛下,沒有小敬安王,沒有往日的痕跡,一切都是新的,他們在那裡打造屬於他們的世外桃源。
 
修學堂、設粥棚、修碼頭……何俠和耀天把從何大炮處充公的兩箱金子全花完了,甚至還搭進去不少,但他們感覺能為花容百姓幹些實事心裡高興不已。 
 
第29集大晉桑蠶事件暴露出何俠的狼子野心
何俠來到朝堂奏本,他懇請公主為白蘭的未來考慮立即下令擴充軍隊,厲兵秣馬免遭敵軍侵犯。貴丞相大力反對。
 
東山的蠶農養的蠶一夜之間都不吃不動,白娉婷走訪了周圍幾個桑林發現所有的桑葉都被下了藥,可見下藥之人是想毀了大晉的根本,楚北捷認為蠶桑之亂應該是白蘭人所為,事亂則民不聊生。
 
張貴妃勾引前來替她診脈的李太醫,欲拉他下水幫自己解決腹中「龍胎」順利降生的問題,一番顛鸞倒鳳之後李太醫如張貴妃所願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事後張貴妃在浴桶中整整泡了兩個時辰,狠狠地刷洗著自己的身子,在她而言沒有愛情,不管是陛下還是賤民都不過是一場以色相為籌碼的交易而已。
 
第30集大晉陷入危局司馬弘意圖請楚北捷出山
何俠令人將白蘭城牆增高五寸、加厚七寸,將其打造成天下最牢固的城牆,公主對駙馬的努力成果大加讚賞,短短時間裡何俠已令白蘭的軍隊擴充了五倍之多,又因其武藝高超,在軍隊中威信倍增,將士們都唯駙馬馬首是瞻。
 
北捷和白娉婷正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日子,娉婷不停地問王爺不管她做了什麼,都一直會是王爺疼愛的娉婷嗎?楚北捷一次次不厭其煩地回答她,不管怎樣,她都是自己寵愛的娉婷。一晚娉婷突感噁心欲嘔,楚北捷心急如焚,第二日一早就拉著醉菊去給娉婷把脈。
 
謝太尉突然造訪,楚北捷一到書房謝太尉就宣讀聖旨,晉王司馬弘封楚北捷為攝政王,賜姓司馬,與王族同尊。楚北捷愕然,謝太尉下跪求北捷出山拯救大晉危局,楚北捷縱然千般不願還是伸手接過聖旨,懇請謝太尉容自己再考慮清楚。
 
醉菊診出娉婷乃是喜脈,娉婷也露出瞭然的笑容,醉菊的診斷證實她自己之前的猜想。醉菊激動地說從此以後娉婷的飲食起居都得由她來負責。
 
娉婷在得知謝太尉來訪時就心生不祥之感,看著送走謝太尉的楚北捷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她心裡已經明白了七八分,當楚北捷問起醉菊替她把脈的情況時,她故意將懷孕的消息隱瞞,她不想讓孩子的事影響丈夫的判斷。
 
楚北捷攜妻帶眷踏上了前往域外之路,半道突然聽到孩子們的歌聲,竟然是張貴妃帶著一群晉涼戰爭的遺孤守候在此,她自稱是為腹中的孩子積福將這些孩子帶在身邊,教他們讀書、寫字、為人處世,楚北捷聽到此處開始動容。
 
第31集楚北捷中張貴妃的圈套被栽贓謀害皇嗣打入天牢
娉婷與楚北捷定下一月之約,她說一個月後是王爺的生日,她等著王爺回來給他慶功,到時自己有一份大禮送上。楚北捷將娉婷托付給楚漠然,並把隨身神威寶劍遞給漠然,讓他有緊急情況記得持劍往南邊二十里處龍虎大營向大將軍臣牟求救。
 
張貴妃向何俠傳遞消息稱已成功挽留楚北捷回朝,何俠下令派精兵八百圍剿東山別院,無論何人,格殺勿論。關於白娉婷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張貴妃以噩夢為由拖住鎮北王不成,很快又生一計,她以自己難產為由,讓宮女向離芳沁殿最近的鎮北王求救,繼而又見刺客從芳沁殿中竄出,楚北捷尾隨刺客卻被逃脫,再回到芳沁殿只見遍地都是宮女的屍身,就在一片混亂之時晉王到了,看著眼前的場景司馬弘不禁反問楚北捷到底是有人要刺殺王子還是他要刺殺王子?司馬弘下令將意圖謀害王子的楚北捷押入天牢。
 
晉地傳來消息楚北捷因謀害皇嗣而被押入天牢,三日後問斬。冬灼聽到這一消息喜出望外,楚北捷死了,白娉婷就不需要死了,何俠聽到這一消息何嘗不是欣喜非常,當得知派往東山別院圍剿的將士被困五行八卦陣,他知道娉婷一定沒死,他決定親自前往東山見娉婷。
 
第32集晉王放行何俠率將士直搗東山別院
張貴妃來到天牢見楚北捷,她嘲笑昔日的鎮北將軍,今日的攝政王居然也會落到如此下場,張貴妃稱何俠本來的計劃是調虎離山拖住楚北捷,先殺了白娉婷,再在戰場上殺了楚北捷。她讓楚北捷試想一下,若他上了戰場,看到自己心愛女人的屍首掛在敵方大營外,那是什麼感覺。
 
何俠率手下來到東山卻發現他們迷路了,何俠明白他們這是陷入了白娉婷的五行八卦陣,他根據兒時和娉婷玩遊戲時娉婷教他的闖陣口訣不出半個時辰即闖出陣來,娉婷看到來人能這麼快破陣定是故人,只盼何俠還能念著昔日三分舊情放守院將士下山,她讓眾將士放心,只要楚北捷活著,她白娉婷就不會死。
 
醉菊阻止白娉婷去見何俠,她說娉婷這一去就是去送死,娉婷稱自己若不去,今日這東山別院也會血流成河,楚漠然率眾將士跪在院中誓拼了性命也要護王妃周全,娉婷斥漠然不該置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於險境,他們的對手不是別人,而是這世上僅有的能與楚北捷相抗衡的何俠。
 
娉婷換上自己拆改後的絳紅色的嫁衣出來見何俠,因為她記得兒時的何俠最喜歡自己穿的就是絳紅色的衣裙,她希望憑著這身打扮能喚起何俠心中十五年的情誼。沒想到的是她卻從何俠嘴裡聽到楚北捷已死的消息,一直偽裝著堅強的娉婷內心瞬間崩塌。
 
第33集張貴妃如跳樑小丑一般的行徑晉王瞭然於胸
楚北捷在夢中見到東山別院燃起熊熊大火,娉婷在火中向自己呼救,楚北捷被這不祥之夢驚醒,他在心中有了決定。
 
娉婷的緩兵之計為自己贏得了兩天的時間,她靜下心來整理思緒,將事情前後融會貫通之後豁然開朗,醉菊之前既已摸到張貴妃的脈象根本不是有孕之人,由此看來宮中的王子必非晉王親生,娉婷高聲喚來漠然,讓他立刻進宮面聖,將張貴妃假冒王子之事稟報陛下,請陛下滴血驗親。
 
漠然進宮打探消息,娉婷擔心院中餘糧不足供將士們飽腹,何俠似是知道他們的困境,派人送來了糧食肉菜,並將娉婷兒時心儀的玩具送到她手中,娉婷不禁感慨,自己用這十五年的情分訛何俠,而何俠則用這十五年的情分誘她,十五年了,他們其實都變了。
 
太監總管來到天牢宣讀處決楚北捷的聖旨,楚北捷以隔著門無法接旨為由誘其打開天牢之門,趁此機會殺出一條生路逃出天牢,離開前在牆上留字稱「張氏禍心不死,陛下珍重!」楚北捷前往東山途中遇伏,因其不忍向同生共死的兄弟下手,分心間被圈入鐵籠,再次身陷囹圄。
 
張貴妃午夜夢迴,恍惚間竟看到晉王站在她的床前,張貴妃也豁了出去,她大罵晉王這隻老狐狸,她只恨自己做得不夠漂亮讓晉王有機會抓住把柄,她告訴晉王還有一件有趣的事一直沒有跟他說,他那摯愛的王后娘娘可不是悲傷過度而死的,她是被自己活活悶死的。
 
第34集何俠血洗東山別院帶走娉婷激起楚北捷鬥志
看著張芸兒歇斯底里的笑,司馬弘怒不可遏地一巴掌甩了過去,張芸兒被甩得狠狠撞向柱子頭破血流,但她似乎並沒有感到痛,她有的只是復仇的痛快感,當她聽到司馬弘要賜死她時,她笑稱自己能讓大晉司馬王室司馬家斷子絕孫,就算死也死得坦然。司馬弘掐著張芸兒的脖子告訴她自己也有一個秘密和她分享,司馬家並非如她所願斷子絕孫了,楚北捷並不姓楚,他姓司馬,是自己的親弟弟。張
 
楚漠然直在宮外磕得頭破血流終於喚出了晉王,司馬弘稱貴妃之事已經查明,鎮北王確係冤枉理應撤罪釋放,他將軍牌交給楚漠然,讓其持軍牌前往龍虎營讓臣牟放人,楚漠然領命喜出望外。
 
何俠眼看和白娉婷約定的兩日之約也到了,率人來到別院外等娉婷出來。此時娉婷心中已然絕望,她正待喝下毒酒,卻突然感覺到了胎動,猶豫之間醉菊和守院將士推門進來將其制住,,醉菊喂娉婷吞下其自製的藥丸,令娉婷幾個時辰之內無法動彈、無法言語,娉婷只得眼睜睜看著這些與王爺一同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慷慨赴死。
 
何俠的隊伍已經輕鬆把守院將士殺得一個不剩,他徑直來到娉婷的房間把無法動彈的娉婷抱離了東山別院,醉菊奮不顧身地上前要求隨娉婷同行好一路照顧於她。
 
楚北捷回來了,映入眼簾的是守院將士的屍首,楚漠然翻遍整個別院沒有發現白娉婷的蹤影。一切事態的發展都在晉王的掌握之中,他掐准了時間,就是要讓楚北捷親眼目睹東山別院的慘況,從而激起他為大晉而戰的鬥志。
 
楚北捷祭奠眾位守院將士,他發誓今日諸位英烈為守護他的妻兒而死,他日他定會為他們手刃兇手報仇血恨。他稱白蘭人殺他將士、奪他妻兒,此仇不報他楚北捷不配為一個堂堂正正的男人。
 
第35集何俠不計後果將白娉婷帶回白蘭
冬灼擔心何俠把娉婷帶回白蘭將如何安置,他問何俠是否想過回到白蘭如何應對公主殿下?何俠只是說娉婷能留在他身邊是最好的結局,對於這件事他已經是盡了全力了,讓冬灼不該操心的事少操心。
 
何俠不甘心自己為白娉婷做了那麼多,為什麼她的心中只有楚北捷?他只想為何家報仇,回到過去,但娉婷對他說永遠也回不到過去了,何俠的慾望會毀了他。
 
鎮北王出兵白蘭,大晉眾臣皆持反對意見,認為鎮北王為了一己兒女私情出兵激化白晉矛盾,致使白晉之好覆水驗收,如今大晉百業待興,實在經不起折騰,紛紛懇請陛下令鎮北王速速撤兵。晉王在猛虎下山圖上加了幾筆後,囑御前總管派人親自交到鎮北王手中,不得有誤。
 
白娉婷被何俠安置於一處偏僻的別院,她知道眼下絕對不能讓何俠知道自己懷了楚北捷的孩子,她讓醉菊為自己施針,讓何俠派來的醫官查不出喜脈。
 
第36集白娉婷設計有意暴露自己的行蹤為耀天知曉
何俠從耀天對他說的話裡明白對方已經知道娉婷的到來,雖然他明白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但這兩個女人一個救他於水火之中,一個曾與他患難與共,他都不想放棄。
 
猛虎下山圖經過快馬加鞭送到了楚北捷手中,打開圖只見猛虎的爪子上捏著一支鳳釵,楚北捷明白晉王所指,猛虎就是他,鳳釵就是白蘭耀天公主,這是讓楚北捷直取白蘭都城。
 
白娉婷吃了尋常人的大補之藥後就開始出現昏迷,因醉菊的施針張太醫也診不出喜脈,最後只是斷定白娉婷是因為水土不服,加上之前受過重傷身子弱才導致昏迷,並無大礙。
 
貴丞相不明白楚北捷為什麼要不顧朝臣的反對率大軍猛攻白蘭?他說難道白晉兩地真的是要為了一個女人而交戰不成?他建議應由駙馬速速護送白娉婷回晉,以免大動干戈。耀天說晉軍既然敢攻打白蘭,此仗就一定要打,要不然如何彰顯白蘭王朝之雄風呢?
 
第37集何俠竭力挽回娉婷意欲和她重新開始
白娉婷甦醒,何俠問她可喜歡此地,娉婷反問何俠若她真在此住下來,駙馬能安心嗎?公主殿下又能安心嗎?何俠稱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心中一直有娉婷。娉婷告訴他他們已經回不到過去了,何俠執拗地說他從沒有想過回到過去,但很多東西可以重新開始,他會讓娉婷忘了楚北捷,假以時日他一定會重建敬安王府。
 
晚宴上白娉婷以感激公主救命之恩為由親自為耀天和何俠斟酒,耀天稱聽聞娉婷琴技了得,一定要娉婷為其彈奏一曲,一曲罷了又是一曲,直到娉婷體力不支暈倒在地。何俠此時再也顧不上公主的顏面,飛身上前抱起娉婷回臥室,急聲傳太醫,耀天被駙馬冷落黯然回宮,心裡對娉婷的恨又增加了幾分。
 
清晨娉婷醒來發現何俠睡在自己身邊,她急忙起身打開房門,對何俠聲明他們之間再無瓜葛,並不適合再共處一室,此事若被公主知道很難對自己不心存芥蒂。何俠令人向公主告假,對娉婷說他能承受一切,也一定能護她周全。
 
楚北捷率軍來到雲安城外五十里處,他號令就地紮營,讓漠然派人去通知耀天公主,不日他將攻打白蘭,他不願傷及無辜,白蘭上下要想活命就給他交出白娉婷。
 
何俠出征在即,他命令冬灼好好照顧娉婷,並傳令府中上上下下對此戰封鎖消息。醉菊看著大清早的府裡忙忙碌碌的很是好奇,於是向路過的侍女打聽,侍女稱駙馬這是要整兵去打仗。
 
第38集楚北捷意圖強攻速戰速決何俠出征守城
楚北捷定下速戰速決的戰略,他讓楚漠然吩咐下去讓士兵連夜挖十二條地道直攻城內,明日一早大軍用攻城車輪番攻城,裡應外合。楚北捷自責於沒有照顧好妻子,他決定待救回娉婷,一定要向她好好道歉。
 
醉菊數次想溜出駙馬府都被管家抓了回來,軟中帶硬地請白娉婷不要再為難他們下人,說駙馬臨行前特意關照府中以白娉婷為尊,但有個條件就是不能讓白姑娘和醉菊出府。
 
夜深人靜之時兩名刺客潛入白娉婷房間意圖謀害於她,幸虧白娉婷早有察覺,吩咐醉菊早做了準備才沒有受傷,管家問娉婷想如何處置刺客,娉婷請管理家速去稟告公主,並請他帶去自己親手所繡的繡片。公主則決定將娉婷留下輔佐駙馬,她相信有了娉婷駙馬定會如虎添翼,而白蘭王朝的興盛也是指日可待。
 
第39集娉婷不知何俠對手何人助白蘭出退兵之計
娉婷感念公主的氣度恢弘,但她心中唯有夫君一人,若讓她再嫁他人,娉婷寧願一死。
 
公主稱以駙馬的聰慧他應該早就算到把娉婷帶回來會舉步維艱,所以依自己看駙馬對娉婷是真心的。她作為一個妻子可以說服自己接受娉婷,但作為一個女人她永遠不可能原諒娉婷。娉婷告訴公主侍女白娉婷和小敬安王的日子已經過去,再也不會回來,如今只有公主和駙馬,駙馬現在擁有的也只有公主的一片真情,駙馬有朝一日定會明白公主才是他最好的歸宿。
 
公主問娉婷依她所見敵軍是否有獲勝的可能,娉婷毫不隱瞞地表示有可能,因為雲安城雖然易守難攻,但城外有密林,敵軍一旦躲進密林難尋蹤跡,一旦駙馬輕敵出城追擊,戰事就有可能逆轉。娉婷只希望公主手握退兵之計,可以信守承諾放她歸去。耀天問如果自己告訴她這個將領是楚北捷呢?耀天得意地離開,只留下娉婷在原地悔不當初,她恨自己沒想到攻城的會是晉軍,她恨自己害了自己的夫君。
 
耀天斥責貴丞相擅自派人刺殺白娉婷,如今逼得白娉婷主動來求自己,眼見她去意已決,耀天倒想娉婷配合自己演一場好戲,讓全雲安城的百姓替她做證,她是如何誠心想替駙馬娶回一房側室。
 
耀天派人敲鑼打鼓來到駙馬府提親,娉婷也沒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醉菊不知所措,她知道一旦娉婷穿上嫁衣走出房門,那這世上再沒有鎮北王妃,而娉婷則覺得鎮北王妃這個名號過於美好自己配不上,太多的人為了她失去生命,她的身邊也有太多的陰謀,讓她只想逃離。她對醉菊說不如她們去大涼吧,那裡有她最好的朋友陽鳳,她一定會收留自己的。
 
耀天將退敵之計快馬送去駙馬軍營,何俠依計行事,火燒連營之計確實是對付森林之中的對手最好的辦法,可惜他的對手是楚北捷,他早料到何俠的計謀,他親率五千精兵向西假意突圍,令漠然陪駙馬演好接下來的好戲。何俠料想晉軍大部分都被燒死在營帳中,派人向公主匯報喜訊。
 
第40集楚北捷為奪回白娉婷智斗何俠
耀天擔心前方戰事,夜深無心入眠,綠衣寬慰她明天一早就會有戰報送來,但耀天表示只要看不到戰報她是無法放心的。正在此時何俠的捷報傳來,稱其依計行事火燒連營,楚北捷率軍出逃,大半晉軍死傷慘重。何俠承諾今日正午即可大敗楚北捷,耀天終於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駙馬府傳來消息,白娉婷已經留下嫁衣離開了,耀天在稱讚白娉婷講信用的同時又懷疑以駙馬府的戒備森嚴,也不是她可以輕易離開的。綠衣說白娉婷離開時還留下兩封書信請公主親啟,耀天一看之下變了臉色,她猜到駙馬有危險,命綠衣立刻備下快馬她要把何俠追回來。
 
耀天及時趕到,大喊「刀下留人」,耀天稱自己受人所托有書信交給他,請楚北捷見到書信即刻退兵。信上稱稱王爺自與她相遇總免不了捲入情仇抉擇,今已無顏再見王爺,請王爺勿思勿念,莫論生死才是,此生再不相見。楚北捷從耀天手中接過書信,自語道就算天涯海角他也要把娉婷找回來。 
 
【文中圖片cr:孤芳不自賞】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梨泰院Class】劇情.人物介紹~朴敘俊、金多美、劉在明*餐飲經營復仇劇
《梨泰院Class》改編自同名網漫,講述男主的爸爸被餐飲業界的大企業會長和兒子害死了,男主在歷經千辛萬苦之後在梨泰院開店並向害死他爸爸的仇人報仇,從而展開的挑戰...(詳全文)
【陸劇 孤芳不自賞 結局】電視劇 孤芳不自賞分集劇情41~62、孤芳不自賞 劇情介紹
《孤芳不自賞》劇情改編自風弄同名人氣帝后小說,講述一個戰亂頻繁、分合無定的亂世之下,戰無不勝的晉國鎮北王楚北捷和聰慧無雙的燕國「女諸葛」白娉婷之間的愛情故事。 ...(詳全文)
【2017大陸愛情劇 遇見愛情的利先生】鄭媛小說改編電視劇 遇見愛情的利先生 劇情介紹~陳曉、周冬雨
《遇見愛情的利先生》劇情根據鄭媛的小說《玻璃鞋》進行改編,講述「腹黑總裁」利曜南與善良活潑的「灰姑娘」劉欣桐之間歷盡艱辛的愛情。   劉欣桐(周冬...(詳全文)
【2017陸劇 那片星空那片海】桐華小說改編電視劇 那片星空那片海劇情介紹~馮紹峰、郭碧婷
《那片星空那片海》劇情講述遠離喧囂的的平凡少女沈螺和海島上的鮫人男子吳居藍相識相遇的愛情故事。   懷揣夢想的平凡少女沈螺,遠離喧囂的城市,回到安...(詳全文)
【2017陸劇 漂亮的李慧珍/陸版她很漂亮】電視劇 漂亮的李慧珍劇情介紹~迪麗熱巴、盛一倫
《漂亮的李慧珍》劇情講述從完美公主變成龍套女的李慧珍,再遇初戀白皓宇而引發的一段曲折浪漫愛情故事。    白皓宇(盛一倫飾)國外留學回到...(詳全文)
【2017陸劇 孤芳不自賞 劇情】電視劇 孤芳不自賞分集劇情1~20、孤芳不自賞撥出時間
《孤芳不自賞》劇情改編自風弄同名人氣帝后小說,講述一個戰亂頻繁、分合無定的亂世之下,戰無不勝的晉國鎮北王楚北捷和聰慧無雙的燕國「女諸葛」白娉婷之間的愛情故事。 ...(詳全文)
【電視劇 醉玲瓏】2017最新陸劇介紹 醉玲瓏 劇情&醉玲瓏&角色介紹~劉詩詩、陳偉霆
《醉玲瓏》劇情講述明君元凌與冥衣樓聖巫女鳳卿塵出生入死相愛相伴的故事。   西魏大統年間,奸臣當道,皇室為外戚所控制,以致於民不聊生。 一直負責...(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