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華麗的誘惑》劇情講述一名女子受到神秘的吸引而來到華麗世界,並非本意地進入了原本並無交集的1%上流社會後發生的一系列故事。
 
朱相昱車藝蓮因為拍攝《華麗的誘惑》日久生情,將於2017年5月結婚!
 
華麗的誘惑
【人物介紹】
華麗的誘惑
申恩秀崔江姬 飾
亨宇的初戀,英浩的前妻。年紀輕輕就經歷了苦難的人生,成長為單身的職場媽媽。
因丈夫挪用公款而受牽連入獄三年。
出獄後因為丈夫的可疑死亡而進行調查,偶然跟亨宇和日珠相遇後,進而發生意料之外的事。
 
 
華麗的誘惑
陳亨宇朱相昱 飾
恩秀的初戀,日珠的輔助官。
一個冷酷無情並有著聰明的頭腦的男子。
在身為國會議員的父親被警察調查自殺後的經歷了很多事情,漸漸變得冷酷。
在重遇初戀恩秀後,發現自己已經成為了怪物,於是為了恩秀,他做出了危險的選擇。
 
 
華麗的誘惑
姜日珠白尚熙車藝蓮 飾
武赫的妻子,國會議員。
心中帶著恨與傷痛活著,深愛著亨宇,像玫瑰一樣的女子。
有著悲慘的家族史,繼承了早逝母親的出色外貌,還有很聰明的頭腦,憑藉父親的影響成為政治圈的灰姑娘。
 
 
【人物介紹】
第1集申恩秀蒙冤入獄,陳亨宇放棄姜日珠
公園裡,懷孕九個多月是申恩秀忍不住好奇坐上了旋轉遊樂車,在一旁拍照的老公洪明巖卻發現有人追殺,洪明巖打倒了兩個到處尋找他的人,帶著恩秀開車逃離。
 
二人回到家,洪明巖去電話亭打電話,恩秀準備好燭光晚餐,老公卻遲遲未歸,窗外風雨大作,恩秀很擔心。她不知道,此時的老公打完電話,懷著對恩秀和她肚子裡的孩子的深深愧疚,迫於某種巨大的壓力開車墜崖自殺了。
 
第二天一大早,警察找上門來,調查作為大田國際經理部職員的申恩秀,把公司讓她匯出的20億巨款匯到哪裡了,恩秀回答匯到交易方的銀行了,可是警方出示的錄像卻證明洪明巖在新英銀行取走了這筆巨款,警察追問恩秀洪明巖的下落,又氣又急的恩秀突然腹痛難忍,被救護車送到醫院,生下了女兒美萊。
 
法院,恩秀作為被告被押上法庭,法庭判決申恩秀和洪明巖合謀侵吞公司財產20億,因洪明巖已死,申恩秀並未從中收益且是從犯,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時間轉眼到了2015年,陳亨宇載著姜日珠行駛在街道上,陳亨宇發現有人跟蹤,開車疾馳想甩掉後面的車,前面堵車,陳亨宇把車開進逆行車道,撞上路障,二人終於甩開跟蹤。
 
辦公室亨宇媽媽韓英愛正給亨宇打電話,姜日珠的爸爸姜錫賢沉著連進來責備韓英愛,警告她如果陳亨宇敢對他揮刀相向,就會和他爸爸一樣的下場,是想繼續留下還是堵上性命來和自己鬥,自己選擇。
 
教堂裡正舉行一場特殊的婚禮,只有新郎陳亨宇和新娘姜日珠,沒有任何觀禮者,二人彼此許下終生相守的諾言,陳亨宇給姜日珠戴上婚戒,就在這時姜錫賢帶人闖入,帶走了陳亨宇,他告訴女兒必須和權會長的兒子權武赫結婚,日珠懇請父親放過亨宇,自己愛的是亨宇,姜錫賢用陳亨宇的性命威脅日珠。
 
此時的美萊已經長成一個漂亮的小姑娘,恩秀白天在一家賓館做服務員,晚上在小飯店打工,正在飯店忙碌的恩秀突然接到一個神秘的電話,說洪明巖不是正常死於事故,還告訴她如果想知道真相,就在9月6日到姜錫賢的書房。走出網吧的恩秀又接到神秘電話叮囑她務必到。
 
在死亡威脅面前陳亨宇終於妥協,他答應姜錫賢放棄,姜錫賢把電話給一直冷若冰霜的女兒,聽了亨宇的無奈的請求,日珠不得不順從父親的安排。日珠是青瓦台代言人,權武赫喜歡日珠,為了亨宇,為了冷眼旁觀的父親,日珠不得不對武赫親密,看到女兒屈從,對權武赫態度轉變,姜錫賢告訴手下把陳亨宇扔到海裡,以此警告他,然後放了他。
 
恩秀終於找到電話指定的書櫃,找到了夾在書裡的、父親出事時留下的一份重要文件,書裡又掉出一張照片,竟然是丈夫洪明巖和一個男人的合影,而這個男人,恩秀有印象,他正是洪明巖帶自己匆匆離開遊樂場時,坐在後面汽車裡的男人。
 
第2集申恩秀陳亨宇青梅竹馬 韓英愛別有用心帶回白尚熙
恩秀從姜錫賢的書房出來,看到一個男人和新娘緊緊的擁吻在一起,恩秀吃驚的發現,那個男人不是亨宇嗎,十六年前的回憶呈現在她眼前——
 
恩秀和亨宇一起放學,他們從一輛公共汽車上下來,走在回家的路上,亨宇爸爸是國會議員,恩秀的爸爸是他的司機,亨宇媽媽韓英愛去江原道看病重的正敏,正敏支開了女兒尚熙,叮囑韓英愛不論有什麼事都不要告訴尚熙爸爸是誰,把尚熙托付給韓英愛,交代完這些,正敏閉上了眼睛。
 
韓英愛把尚熙以堂侄女的身份領回家,亨宇對突然有了妹妹很高興。房間裡,陳議員和韓英愛正在爭吵,尚熙媽媽的戶口在十八年前就因為死亡註銷了,韓英愛幫她隱瞞身份生下尚熙,現在把尚熙帶回來,陳議員怕惹上麻煩,而韓英愛要利用尚熙父親的身份幫丈夫實現仕途的飛黃騰達。陳議員告訴妻子不想再幫那人繼續犯罪,躲在外面恰好聽到這一切的尚熙差點被發現,她想想自己的身世內心更是疑慮重重。
 
陳議員看見兒子在樹下等恩秀,和兒子高興的聊天,談起自己的理想抱負,他不反對兒子和恩秀交往,亨宇為有這樣開明的父親高興。亨宇一直在樹下等恩秀,恩秀和尚熙放學走下公共汽車,她看見亨宇轉身就走,亨宇急忙追了過去,恩秀回家躲在屋子裡,亨宇看到恩秀媽媽急忙走了。
 
陳議員答應韓英愛撫養尚熙,但尚熙的身份只能是韓英愛的侄女,他不許任何人利用尚熙達到政治目的。尚熙給亨宇送忘在樹下的書包,發現亨宇在偷偷炒股票,亨宇說這是他的秘密,是結婚資金。
 
恩秀和尚熙成了好朋友。尚熙告訴恩秀自己不是亨宇家的親戚,媽媽和亨宇媽媽是朋友,自己從小搬來搬去,日子過得很苦,尚熙隨即說出了一個令恩秀十分意外的秘密,她喜歡亨宇,很痛苦,恩秀安慰尚熙。
 
姜錫賢來訪,他就是陳議員打電話的神秘人,民進黨代表。陳議員前一天表示自己不想再為他效命了,兒子第二天就險些出意外,他不得不懷疑這一切是姜錫賢的威脅。姜錫賢給陳議員一個竊聽器,認為這事是希望他們產生縫隙的權會長做的,陳議員堅持辭職,姜錫賢要陳議員把管理的秘密資金轉到新賬戶後才能辭職,韓英愛別有用心的要尚熙去送茶,看到尚熙姜錫賢感覺似曾相識。
 
因為恩秀總躲著自己,亨宇很生氣,恩秀因為自己父母的地位,因為尚熙喜歡亨宇,一直在逃避這份感情,亨宇向恩秀表白,吻了恩秀,這一切被遠處的尚熙看在眼裡,恩秀看著轉身離開的尚熙,內心很矛盾。
 
第3集陳議員重要文件神秘失蹤 韓英愛綁架申恩秀
十年之前,陳亨宇和申恩秀在這棵大樹上刻下愛的誓言,十年後的今天亨宇在這棵大樹下向恩秀表白,一起青梅竹馬長大,亨宇的表白怎麼能不讓恩秀動心。尚熙對亨宇吻恩秀很生氣,質問恩秀,恩秀不得不說自己一直喜歡亨宇,只是一直逃避這份感情。尚熙沒想到她和恩秀愛上了同一個人。
 
陳議員找到恩秀爸爸,要他用自己的身份再開四個存折,陳議員燒掉了秘密賬本,把賬本內容用密碼的形式記錄在一份文件上。姜錫賢約見韓英愛,要韓英愛說服陳議員繼續跟著自己,說到尚熙,姜錫賢有一種掛心的感覺,韓英愛的目的實現了第一步。
 
恩秀很意外的在書包裡發現了一份文件,拿給爸爸看,恩秀爸爸認出是陳議員的筆跡,去找陳議員,陳議員看到文件非常緊張,這是一份複印件,但還少三頁,陳議員和韓英愛匆匆跑到恩秀家裡去尋找原件,一無所獲。
 
韓英愛看到音樂盒,指責恩秀是小偷,亨宇說音樂盒是他送給恩秀的,因為音樂盒是陳家傳給兒媳的信物,意義非同尋常,韓英愛很生氣,但他們現在最著急的是文件的原件在哪裡。陳議員找到恩秀和她爸爸,再次詢問文件的來源,但恩秀父女的確不知情,恩秀要把音樂盒還給亨宇,陳議員尊重兒子的想法,要恩秀留下。
 
韓英愛為了找到文件,派人綁架了恩秀,以恩秀的安全要挾要恩秀爸爸明早八點之前交出文件原件,手足無措的恩秀爸爸給陳議員打電話,電話關機,恩秀爸爸絕望的痛哭,為了救女兒,他決定孤注一擲,他拿出陳議員要他開的50億存折,向監察廳報案女兒被綁架。

 
第二天,恩秀媽媽正在路口焦急的等待一夜未歸的丈夫和女兒,卻看到警車疾馳而來,警察搜查了陳議員的家,帶走陳議員。面對50億的存折,面對恩秀爸爸的指控,陳議員只能保持沉默。為了不連累妻子。
 
檢察官根據文件內容和存折試圖解出文件秘密,面對姜錫賢的威脅,為了姜錫賢能放過家人,陳議員選擇了死亡,他從走廊的窗戶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第4集申恩秀搬家離開陳亨宇 姜錫賢認下女兒白尚熙
陳議員從十樓高的窗戶躍下自殺,50億秘密資金成為受賄資金,因為陳議員的死,檢察機關也不再追查。陳議員的追悼會,姜錫賢來悼念,恩秀和爸爸媽媽也來悼念,恩秀爸爸痛苦自責,韓英愛指責是恩秀爸爸害死陳議員,出門的恩秀爸爸遭到陳議員下屬的圍毆,恩秀爸爸痛苦的被打倒在地,恩秀氣憤地指責圍毆的人——爸爸救自己的孩子有什麼過錯。
 
亨宇回想起父親曾經交給自己一把鑰匙,他和媽媽在銀行的保險箱裡找到一份文件,這是陳議員出事前藏在這裡保護兒子的籌碼。韓英愛告訴兒子,父親保管的秘密資金的主人就是姜錫賢,因為姜錫賢有太大的權力,即使陳議員說了什麼也不會有人相信,亨宇想起去看爸爸時律師給爸爸看的筆記本上的神秘字符,百思不得其解。
 
恩秀去找亨宇,有話要和他說,韓英愛看見恩秀竟然敢來家裡找兒子,狠狠扇了恩秀一記耳光,亨宇很生媽媽的氣,拉起恩秀就走。大樹下,亨宇曾經表白的地方,恩秀正式和亨宇提出分手,現在的他們,無法面對家裡的重壓。
 
恩秀一家決定搬家,臨走前的夜晚,恩秀把音樂盒托尚熙交給亨宇。尚熙拿著音樂盒,把夾在自己本子裡的一份文件塞到音樂盒的小抽屜裡,這份文件正是陳議員失蹤的那份文件的原件。
 
原來陳議員管理的資金要轉到新賬戶,他把新賬戶用密碼的形式記錄下來,而他和韓英愛的談話恰巧被尚熙聽到,尚熙拿走了原件,把複印件塞到了恩秀的書包,她的目的是因為愛亨宇希望陳議員趕走恩秀一家,但現在事情發展到這麼嚴重的她沒有預料到的。
 
韓英愛帶尚熙去見姜錫賢,告訴姜錫賢尚熙是他和白正敏的女兒。十八年前,白正敏是姜錫賢的秘書,姜錫賢的岳父權力滔天,他借助岳父的權力進入政壇,對岳父不敢有絲毫違抗,現在姜錫賢的岳父已死,妻子也已去世,尚熙再不會受到威脅。韓英愛告訴兒子,他們要借尚熙的身份擁有權力,為陳議員報仇。因為現在的尚熙,已經愛上了陳亨宇。
 
亨宇一直弄不明白那天律師給爸爸看到那行神秘字符是什麼意思,他對照保險櫃中爸爸留下的文件反覆琢磨,又找到爸爸留下的日記本中的破譯字符,終於破譯了神秘字符的含義——你兒子我來負責。原來姜錫賢是用自己的性命要挾父親,亨宇知悉父親自殺竟然是為了保護自己,淚流滿面。
 
恩秀爸爸開車,神思恍惚,撞上的前面的車,因為沒有得到批准代開別人的士,不能用保險解決,要陪幾千萬。恩秀打工,被偷拍,回到家裡,家中被竊一片狼藉,恩秀爸爸背負沉重的罪惡感和人打架,喝醉受傷回家,恩秀媽媽生氣的大罵,恩秀無意中發現缺少的三張複印件被弟弟折卡片了。
 
韓英愛把保險箱裡的文件和日記本裡的破譯密碼資料都交給了姜錫賢,亨宇想到爸爸的死,他要替爸爸報仇,要姜錫賢幫助他進入政界,尚熙對拋棄自己十八年的姜錫賢很怨恨,她不想認這個父親,亨宇為了自己的目的,要求尚熙去那個家,他會守護她的。
 
第5集姜日珠權武赫結婚 姜錫賢心臟病日益嚴重
姜日珠在父親的陪伴下緩緩走向禮賓台上的新郎權武赫,日珠和亨宇內心都很難過,而恩秀意外的見到亨宇,並且是在婚禮即將舉行的時刻看到他和新娘擁吻,內心充滿了疑惑。
 
婚宴結束,韓英愛和亨宇回家,韓英愛對日珠結婚很失望,她認為日珠不能和亨宇結婚,自己就不能實現計劃,亨宇卻堅信日珠對自己的感情,現在的他還有一個疑惑,十幾年不見的恩秀為什麼會以服務員的身份出現在婚禮現場。
 
新的一天開始了,姜錫賢一家一起吃早餐,他給兒子新的權力範圍,要他去爭取,姜日道對父親的安排很高興。日珠和武赫去上班,亨宇以輔佐官的身份去接她,他看著武赫和日珠吻別,還要給日珠準備了新婚發佈會和權武赫的認識假材料,內心很不是滋味。
 
姜錫賢去看病,他的心臟病很嚴重了,不動手術最多能活五年,他的病情被權會長安排的人偷聽,姜日珠也知道了父親的病情,姜日道來到她的辦公室,要求亨宇做他的輔佐官,亨宇拒絕了。姜日道要日珠放下權力,他鄙視日珠是爸爸的私生女,罵日珠的媽媽,甚至要打日珠,望著姜日道的嘴臉,日珠發誓要競選總統,她要亨宇守在她身邊,幫助她。
 
疲憊的恩秀下班路上接到神秘電話,她問對方為什麼會有丈夫洪明巖和姜錫賢的合影,對方稱可能是姜錫賢殺了洪明巖,要她自己去查清,要戴上眼睛去姜家應聘傭人。
 
為了接近姜錫賢,找到丈夫墜崖的真正原因,恩秀參加了姜錫賢家傭人的招聘,因為恩秀和世英穿了同樣的衣服,遭到姜日蘭的奚落,惱羞成怒的世英掌摑恩秀,打掉了恩秀的眼鏡,這一幕碰巧剛進門的被姜錫賢和日珠看在眼裡。
 
第6集申恩秀姜家作傭人 陳亨宇跟蹤秘密交易受傷
日珠認出了恩秀,恩秀也認出了姜日珠就是從前的尚熙,她奪門而出,不知道該怎麼在姜家再呆下去。姜錫賢撿起恩秀掉在地上的眼鏡,日珠回到房間打開保險箱,拿出珍藏已久的音樂盒,這個音樂盒她至今都沒有交給亨宇,那份文件也還在。
 
姜錫賢知道恩秀是洪明巖的妻子,他決定僱傭申恩秀,因為秘密資金文件的原件至今沒找到,他想知道這份文件究竟在哪裡,聽到父親提起秘密文件,日珠獨自回房間,拿出音樂盒抽屜裡的原件,她想從這份文件裡找出父親秘密資金的去向。
 
恩秀回到家,想起白天看到亨宇,想起和亨宇一起度過的那段美好時光,心裡難過。美萊和媽媽要玩具,這時日珠來找她,給她一筆錢,希望她不要去做保姆,因為見到亨宇會不自然,恩秀拒絕了,說自己已經是六歲孩子的媽媽了,自己不會和亨宇怎麼樣,回憶起十五年前,日珠有很多自責,又無從開口。
 
恩秀又接到神秘電話,要她去姜家書房一本書裡尋找洪明巖死因線索,恩秀借打掃去尋找,結果一無所獲。她在姜錫賢家裡受到傭人的欺負,亨宇看到,沒有任何同情,反而斥責她,恩秀很痛苦。權會長要拉攏陳亨宇,在拳擊台上要和亨宇較量,亨宇一直不還手,現在的亨宇心裡的痛苦的對恩秀的,他想起了他們美好的中學時光,想起恩秀現在的境遇。
 
晚上姜錫賢看到恩秀在吃拌飯,想起日珠媽媽曾經給自己做的拌飯,最近他常常想起這個曾經真正愛過自己的女人,懷念她對自己的真情。
 
有人交易秘密資金被一騎摩托車戴頭盔的人跟蹤,跟蹤者被發現,撕打中受傷躍入水中逃走。恩秀回家,路遇受傷的亨宇,原來亨宇就是跟蹤者。看到有人開車來找自己,亨宇轉身抱住恩秀,佯裝他們是一對情侶在接吻。
 
第7集申恩秀姜家受辱 陳亨宇鼎力相助
恩秀氣憤的推開亨宇,發現他受傷嚴重,把他扶回自己的住處。亨宇到恩秀家,堅持不去醫院,自己處理了傷口,他要恩秀今晚是事千萬不要說出去,否則自己會死,恩秀十分吃驚。
 
日珠家,日珠和武赫還是分房而睡,武赫希望他們之間先有愛情再走到一起,日珠接到陳秘書的電話,稱亨宇拿走了選舉的所有材料。日珠睡下後怎麼想都不對勁,起身想去找亨宇,但最終還是沒去,等她回房間卻突然發現權武赫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喝果汁,日珠借口睡不著去外面散步,武赫說被渴醒了,兩個人各懷各的心思。
 
恩秀正在姜錫賢家工作,媽媽帶美萊來找她。世英故意把牛奶灑在地毯上,恩秀跪在地上擦,世英告訴美萊要好好讀書,不然要像媽媽一樣幹活,美萊看到跪在地上擦洗的媽媽,心裡很難過。
 
美萊無意中發現世英告訴下人要想盡辦法趕走恩秀,她把世英給她的零食盒子還給世英,罵她是欺負媽媽的壞人,世英惱羞成怒,推倒美萊,恩秀看到跑過來扶起女兒,世英還要打美萊,恩秀推了一下世英,世英跌倒,室長和傭人們聽到動靜紛紛跑出來,扶起世英報警,這一切被遠處的亨宇看在眼裡,暗暗歎息。
 
亨宇是來見姜錫賢的,他答應姜錫賢的安排離開日珠,姜錫賢第一次和亨宇提起「藍色的美麗」,他稱自己手裡有能讓兒子或女兒當上總統的刀,手裡有大筆的資金,希望亨宇負責,要亨宇收起野心。亨宇從姜錫賢書房出來,聽到傭人們在議論恩秀的事情。
 
恩秀在警察局接受調查,警察稱恩秀暴打受害者,要拘留她。恩秀不想再進監獄,無奈之下給日珠打電話,日珠來到警察局見恩秀,亨宇也來到警察局,看到美萊一個人坐在走廊的凳子上,天真的美萊懇求亨宇叔叔,既然在自己家裡睡覺,就一定要救媽媽,美萊的幾句話恰巧被日珠聽到。
 
亨宇去酒吧見姜日道,稱願意為姜日道做事,有可以搞垮姜日珠的資料,但他有個條件,就是放過申恩秀。恩秀以為是日珠幫了自己,向她道謝,日珠和恩秀談起她們分開之後的經歷,說最在意的就是亨宇,可是亨宇昨晚聯繫不上了,恩秀想起昨晚亨宇的囑托,沒告訴日珠昨晚看到亨宇的事情,日珠試探了恩秀,更堅信亨宇已經移情別戀。
 
姜日道的手下不想陳亨宇跟隨姜日道,自己受排擠,跑到姜日珠那裡告密,姜日珠聽了陳亨宇和姜日道的錄音大吃一驚,打電話要陳亨宇來對質。
 
恩秀約見亨宇,把在文件上抄來的字符拿給他看,亨宇憤怒的撕碎字條,要恩秀不要再過問這件事,離開姜家,恩秀說因為這件事自己家敗人亡,一定要知悉真相,如果亨宇阻止,從此和他陌路不相識。
 
第8集陳亨宇承攬賄選罪責 博得姜錫賢信任
因為檢察官調查姜日珠違法參選,日珠認為是亨宇出賣自己,她趕來扇了亨宇一記耳光,亨宇當著姜錫賢的面否認自己指使人調查日珠。他把日珠拉倒無人之處,告訴日珠自己這麼做是為了讓姜錫賢相信他已經和日珠反目,讓他不再懷疑他們之間的關係,最終才能和日珠在一起,日珠抱怨亨宇為什麼不把計劃告訴自己。
 
檢察官調查姜日珠,亨宇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恩秀去拘留所看望亨宇,亨宇再三囑咐她不要再調查和秘密文件有關的事,離開姜家,保護自己。日珠也去看望亨宇,知道恩秀來看過亨宇了。恩秀下班回家,又接到神秘電話,對方以美萊要挾要她繼續調查。
 
日珠獨自喝酒,姜錫賢走來告訴日珠,亨宇堅稱所有的行賄都是自己所為,日珠說自己的心越來越硬,姜錫賢安慰女兒。姜家早餐餐桌上,姜日道拿來登載陳亨宇賄選的新聞,看日珠的笑話,武赫看到父親和哥哥對日珠賄選案子糾纏不休,回家摔碎了權會長最心愛的古董花瓶,把哥哥和別的女人交往的事告訴了在美國的嫂子。
 
在姜錫賢的運作之下,亨宇走出警察局的大門,日珠趕來接他,權武赫開車出現,看到和亨宇擁抱在一起的日珠,他來到日珠送他西服的服裝店,發現日珠定做過八套男士西服。
 
亨宇來到姜錫賢書房,感謝他周旋自己被釋放。姜錫賢通過這件事感覺亨宇是忠誠的,要他繼續幫助日珠。姜錫賢的手下調查出亨宇和恩秀有過一段感情,亨宇因此向姜日道求情放過恩秀,但姜錫賢認為恩秀是有意呆在姜家的。亨宇在門外偷聽到姜錫賢和手下的談話,他又一次要恩秀離開姜家,恩秀執意不肯。
 
姜日道知道了恩秀和日珠是同學,因為陳亨宇重新回到日珠手下,又因亨宇曾為恩秀向他求情,姜日道把怒氣都發洩到恩秀身上,扯著她的後領把他拉出門,姜錫賢剛剛做了一個噩夢,夢見青美被傷害,出門看到姜日道拉著恩秀,恍惚感覺恩秀就是青美,狠狠揍了姜日道。
 
恩秀想起白天在書房看到的書裡文字,趁無人想用手機拍下來,被緊跟在後面的姜錫賢發現,姜錫賢卡著她的喉嚨質問是誰派她來的。
 
第9集姜錫賢誤把恩秀當做青美 亨宇恩秀遭綁架
恩秀驚恐萬分,姜錫賢突然跪在地上懺悔對不起青美,然後一下子暈了過去。世英聞聲走來發現暈倒的公公,姜錫賢被救護車送往醫院,姜日道和姜日蘭質問恩秀為什麼會在書房,恩秀只能撒謊說總理幫了她,她去表示感謝。
 
恩秀回家按照手機拍攝的字符,破譯出照片後面的字符是「大田國際貿易20億」,這和丈夫貪污的錢款數額正好一致。第二天,恩秀想去總理家,在門口遇到了亨宇,亨宇拉走恩秀,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出於對亨宇的信任,恩秀把一切都告訴了他。這時日珠給亨宇打來電話——姜錫賢出院了。
 
姜錫賢出院,大家在門口迎接,但他卻對站在一旁的恩秀再一次喊出了青美的名字,在場的人目目相覷。飯桌上姜日道說起父親的奇怪舉止,日珠說恩秀和媽媽並不像,只是可能父親心律不齊,一時糊塗罷了。恩秀給姜錫賢送餐,問他還記得昨晚的事嗎,姜錫賢似乎已經忘記了。姜日蘭來找恩秀,和她談起青美,恩秀對姜日蘭的幾句讚美,令她芳心大悅。
 
姜日道聽說在調查陳亨宇的時候,陳亨宇說他有100億秘密資金,大怒要找陳亨宇算賬,被手下攔住。亨宇在日珠辦公室,要日珠多關心一下丈夫,他不想權武赫察覺他們之間的事,日珠質問亨宇愛她為什麼不在意她和別的男人睡在一張床上,亨宇只能說為了日珠當總統。日珠回到家,發現武赫在臥室加了一張床,他們要在一個房間分床而睡,武赫說怕傭人打掃說閒話,日珠也只能表示不介意。
 
恩秀陪美萊去遊樂場,亨宇找到恩秀,告訴她洪明巖貪污的20億和姜錫賢沒有關係,要她不要再繼續調查了。美萊堅持要亨宇陪她去玩,因為別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她沒有,三個人在遊樂場玩的很開心,售貨員把亨宇當做美萊的爸爸,恩秀很尷尬。
 
日珠問父親為什麼把傭人當做媽媽,姜錫賢說自己有點精神錯亂,也是由於想念日珠媽媽,他告訴日珠有能轟動政壇的秘密資金,要亨宇幫助她,把她推上總統的位置。提到秘密資金,日珠想起那份秘密文件,她拿出來仔細查看,不知道這裡面藏著什麼機密。她給亨宇打電話,電話關機。
 
此時的亨宇正陪恩秀在遊樂場和美萊玩,幾個黑衣人走來,勾起了恩秀的回憶,那天自己也是和洪明巖在遊樂場玩,洪明巖被黑衣人追殺,緊接著就自殺,自己被牽連入獄,想到這些,恩秀決心無論遇到多大阻力都要查出丈夫死亡的真相。
 
恩秀給姜錫賢一家佈置餐飯,姜錫賢再一次把恩秀誤認為青美,姜錫賢去醫院檢查,大夫診斷姜錫賢因為心悸發作影響大腦,有假性癡呆症狀,會把某人誤認為別人。姜日蘭和姜日道對父親的神經異常非常擔心,他們更擔心父親的財產。
 
韓英愛找出當年和青美的合影,發現恩秀雖然模樣不像青美,但氣質很像,她和亨宇的目的是要找出姜錫賢的秘密資金,她認為沒必要一定要日珠當上總統,拿這筆錢來花才能找出這筆錢,可以利用恩秀達到目的。
 
姜日道和權武赫打高爾夫,他把日珠和亨宇計劃私奔的事告訴權武赫,權武赫內心十分惱怒,他來的日珠辦公室,辦公桌上的鸚鵡學舌「亨宇,我愛你」更讓他憤怒。喝過酒的武赫回到家,打了日珠,並強暴了她。
 
恩秀接到神秘電話,要她假裝青美去問書的下落。恩秀和亨宇同時接到美萊的電話,要他們去公園救她,他們趕到公園卻遭到一群黑衣人的圍毆,二人被打昏關在一個集裝箱裡,恩秀先醒來,發現處境危險,他不停的呼喚昏迷亨宇,希望他趕快醒過來。
 
第10集亨宇恩秀被救 姜錫賢調查出綁架真相
恩秀和亨宇被打昏裝在一個集裝箱裡,恩秀先醒來,亨宇透過集裝箱的縫隙發現這是海邊,他告訴恩秀父親因為幫助姜錫賢保管秘密資金含冤自殺,自己這麼多年忍辱負重在他身邊就是為了幫父親洗冤。昏昏沉沉的亨宇想起和恩秀的美好時光,很想回到從前,就在這時集裝箱落入了大海,海水不斷的湧入,亨宇沉入箱底,恩秀絕望的也潛到箱底,她意識到這也許就是他們的葬身之處了。
 
權武赫早上醒來,面對衣衫不整的日珠,想起了昨晚的事,向日珠道歉,日珠稱受傷的不是身體,自己的心被撕成碎片了。日珠一家人一起吃飯,姜日蘭問韓英愛亨宇去哪了,韓英愛借口兒子昨晚喝多了,姜錫賢問申恩秀怎麼不在,管家說聯繫不上恩秀。
 
醒來的恩秀發現自己竟然在醫院,他急忙去找亨宇,看到亨宇也已經獲救才放下心來。日珠回到辦公室發現死掉的鸚鵡,驚恐不已。知道亨宇受傷入院的消息,急忙去看亨宇。
 
日珠決定和權武赫離婚,要和亨宇在一起,即使不能成為總統也在所不惜。面對日珠的決定,亨宇不知如何回答。他反覆聽著昨天約他去公園的電話錄音,不知道是誰在背後下手。亨宇在恩秀家樓下看到美萊,知道恩秀發燒了,他給恩秀買了藥和粥,並送給她一部新手機。亨宇給恩秀打電話,叮囑她明天暫時不要上班。
 
其實救恩秀的是姜錫賢的手下,因為姜錫賢懷疑恩秀,派人在恩秀身上安裝了定位器,所以才知道了恩秀遇險救了她,姜錫賢不明白為什麼有人要殺害恩秀。他到醫院去看望陳亨宇,要亨宇不要輕視生命,亨宇也知道了是姜錫賢手下趙部長救了他們。
 
姜錫賢派人調查出要殺害陳亨宇的是權武赫,他在飯店約見權武赫和日珠,向權武赫保證日珠和亨宇沒有男女關係,要日珠好好對待武赫,日珠知道了權武赫是聽了姜日道的話,所以踐踏自己,並要殺掉亨宇,對武赫的行為很生氣,要好好考慮他們以後該怎麼面對。她去醫院告訴亨宇,他所受的傷害是因為自己,是權武赫綁架了他。
 
恩秀端飯的時候日珠故意弄撒了湯碗,以此羞辱恩秀,姜錫賢起身離去,不願繼續用餐。晚飯後姜錫賢去廚房要恩秀給他煮方便麵,看到坐在對面的恩秀,姜錫賢又想起了青美,他再一次把恩秀當成青美,恩秀將錯就錯回答了姜錫賢的問話。她問「那個在哪?」姜錫賢回答在銀行。
 
第二天恩秀一上班,就看見姜錫賢一家圍坐在一起,昨晚恩秀和姜錫賢的對話被日珠看到,他們以為恩秀假借青美的身份向姜錫賢要錢,因為恩秀想問姜錫賢的和錢沒關係,而是是神秘電話指示她要尋找的那本書,所以恩秀毫不猶豫的撥通了銀行的電話,想不到電話提示姜錫賢往自己的銀行戶頭轉賬了2億元,這讓恩秀十分吃驚。
 
第11集日珠為趕走恩秀設計陷害 為查幕後主使姜錫賢再設圈套
恩秀在車上想打電話,手機被扔到路邊的草叢,亨宇只按手機定位追蹤到半路,但他看到了姜錫賢的車,一路追蹤找到關押恩秀的地方。姜錫賢質問恩秀為什麼假扮青美,用美萊威脅恩秀,恩秀懇求他放過女兒,恩秀一句「愛情比死亡的恐懼更強大」又讓姜錫賢神智錯亂,狠狠揍了要對付恩秀的趙部長。
 
權會長見希望日珠給武赫一點愛,企圖緩和她和武赫的關係,但日珠對權武赫想殺亨宇並強暴自己不能原諒。日珠回家聽傭人議論恩秀可能回不來了,內心觸動,拿出音樂盒,想起自己對恩秀犯下的過錯。武赫進屋,日珠要分房而睡一個月。
 
恩秀被關在一個小黑屋裡,亨宇打昏看守的人冒險進來救她,亨宇騎摩托車載恩秀回去,恩秀伏在亨宇的背上感到從前那熟悉的溫暖。亨宇暫時把恩秀藏在一間屋子裡躲避。又累又乏的恩秀睡著了,突然從夢魘中驚醒,一旁守候的亨宇緊緊把恩秀摟在懷裡安慰。
 
姜錫賢回到家,找到青美的日記,裡面有青美的一句話,「愛情比死亡的恐懼更強大」他讓趙部長查看恩秀在書房的錄像,終於知道恩秀要找的是坐標書。
 
姜錫賢告訴日珠,他留下恩秀是有目的的,因為十五年前在恩秀書包裡那份重要文件的原件和三張複印件至今沒找到。此時的恩秀也在亨宇的授意下回到姜錫賢家,謊稱有人救了她給了她錢就離開了,因為戴著頭盔沒看到長相。姜錫賢留亨宇母子一起吃飯,突然宣佈要恩秀做自己的秘書,並不顧家人反對。
 
恩秀戴的圍巾是韓英愛送給她的,而這個圍巾是青美的,韓英愛的目的就是希望姜錫賢把恩秀當做青美,韓英愛對恩秀當秘書拭目以待。姜錫賢要恩秀這個秘書只負責給他準備宵夜,他要看看恩秀到底想幹什麼,誰在幕後操縱她。日珠找到恩秀,和她說起和母親在一起的艱難生活,希望恩秀原諒她,兩個人繼續做朋友,善良的恩秀立刻答應了。
 
日珠約亨宇和恩秀吃飯,說離婚後要和亨宇重新在一起,對亨宇重燃愛火的恩秀很難過,日珠對亨宇的親密舉止讓亨宇很尷尬,恩秀也只能祝福。
 
恩秀又接到神秘電話,指示她找到書之後該怎麼做,談話內容被亨宇監聽。恩秀拿著保險櫃的鑰匙,找到一本書,複印後按神秘電話的指示去交貨。亨宇在後面跟蹤,他發現跟蹤恩秀的不止是他一個人。
 
第12集恩秀誤會亨宇 回舊居二人冰釋前嫌
姜錫賢要恩秀和家人一起吃飯,並且坐在亨宇身邊,恩秀很尷尬。恩秀無意間聽到韓英愛和亨宇說話,她要利用她找到姜錫賢的秘密資金,她沒有聽到亨宇對母親的建議的極力反對,更加深了對亨宇的懷疑,難道這一切真是亨宇的圈套和利用。
 
日珠明確向爸爸提出要離婚,姜錫賢告訴女兒自己正是因為忍受婚姻,才有了總理的位置。他要日珠為了仕途忍耐。權武赫試圖發現日珠的秘密,但不知道保險箱的密碼,卻看到了日珠和自己的離婚申請書。他回家要父親幫忙挽救自己的婚姻,不然就向姜錫賢告密父親派他去姜家做間諜。亨宇也勸日珠為了政治生涯不要離婚,日珠對亨宇的態度很傷心。
 
亨宇打電話給恩秀,恩秀因為誤會他不接電話,他去找她,恩秀不相信亨宇的話。她回到家,拿出那天找到的坐標書的複印件,因為一念之間她多複印了一份,她拿出曾經讓自己家破人亡的那三張複印件,破譯出——申哲秀50億,這不是父親的名字嗎?
 
父親的祭日到了,恩秀獨自一人回老家祭奠。姜錫賢要亨宇陪恩秀回老家監視她,亨宇去祭奠了自己的父親,在父親墓前,亨宇懺悔沒有聽從父親臨終前的勸告跨入政界。恩秀回到了從前和亨宇約會的大樹下,鞦韆還在,可現在已物是人非。亨宇出現,恩秀非常警惕,以為亨宇要不利於她,這時她又接到神秘電話,可是亨宇就在眼前,想起亨宇曾經捨命救自己,恩秀才知道自己誤會了亨宇,亨宇也情不自禁去吻恩秀,這一切被趕來的日珠看在眼裡。
 
第13集對愛情絕望日珠企圖自殺,為女兒恩秀向姜錫賢辭職
亨宇告訴恩秀為了幫她所以監聽了她的電話,母親想利用恩秀也是為了向姜錫賢報仇,這時恩秀電話響起,是那個神秘人打來的,他要和恩秀見面,告訴恩秀洪明巖死因,時間地點另行通知。此時的恩秀和亨宇忘記了煩惱,回到了曾經上過學的校園,在一張長椅上相擁相依。
 
恩秀和亨宇的一舉一動被趙部長監視著,他偷拍了他們在一起的照片給姜錫賢看。姜錫賢感覺亨宇是在利用日珠,他的目標是秘密資金。權武赫拿著離婚申請書來找日珠,他告訴日珠他們之間不可能離婚,死都要在一起,他當著日珠的面撕碎了離婚申請書。絕望的日珠看著鏡子,亨宇和恩秀接吻的畫面又在腦海裡呈現,她打碎了鏡子,緩緩拿起一塊碎鏡片,割向手腕。
 
恩秀一早去姜家上班,發現門口有救護車,知道日珠昨晚企圖自殺。醒來的日珠看到權武赫驚恐萬分,抱著父親稱權武赫又要強暴她,要他立刻離開。恩秀去看日珠,日珠說自己是因為亨宇自殺,因為權武赫不肯放手離婚,自己有可能永遠得不到亨宇,所以選擇自殺。日珠的話被門外的權武赫聽的清清楚楚。
 
恩秀知道日珠為了亨宇自殺,向亨宇訴說自己的內疚。亨宇說自己喜歡的一直是恩秀,從來沒改變過,即使想和日珠結婚也是為了報仇的目的。姜錫賢看到他們在一起,把亨宇叫到書房,問恩秀和什麼人接觸過,亨宇稱沒發現她和什麼人接觸,這時權會長因為兒媳試圖自殺來訪,他要看望日珠,姜錫賢拒絕了。
 
亨宇看著十五年前他和恩秀日珠的合影,忍不住去找恩秀,恩秀下樓去見亨宇,給了他複印的坐標書和弟弟做折紙無意保留下來的三張複印件,亨宇拿著這些想起了十五年前父親的自殺,他把這些材料還給恩秀,要她繼續保管,互相思念的一對有情人忍不住又相擁在一起,這一切被遠處的金秘書用手機拍下來。
 
權武赫派金秘書調查恩秀,知道了恩秀母親和女兒美萊的情況,他去幼兒園找放學的美萊,接走了美萊,他給美萊買玩具,又帶美萊去吃飯,要用美萊達到他的目的。
 
權武赫把拍到的亨宇和恩秀一起擁抱的照片發給日珠。日珠來到亨宇辦公室,要吻他,他推開日珠,日珠質問亨宇對自己的感情是不是為了報仇,是不是欺騙,亨宇只是道歉。日珠離開後給亨宇打電話,稱要永遠離開,亨宇意識到日珠要出事,急忙開車去尋找她。
 
恩秀向姜錫賢辭職,姜錫賢問是誰讓她辭職,恩秀稱只想和女兒好好生活。恩秀回家看到媽媽正在找女兒。這時她接要見面的神秘人的電話,果斷的拒絕了。恩秀到處打電話找不到女兒的消息,卻突然接到陌生號碼發來的美萊的照片。恩秀按電話提示來到一個工地,沒看到美萊,卻看到到幾個不懷好意的陌生人。
 
第14集日珠知道亨宇復仇計劃 恩秀亨宇再次遇險
恩秀找不到女兒,卻接到陌生號碼發來的美萊的照片。她按電話提示來到一個工地,沒看到美萊,卻看到到幾個不懷好意的陌生人。緊接著一個巨大的木箱向她砸過來,她昏了過去。
 
亨宇開車尋找日珠,想起日珠說過的「進國會那天在辦公室一起計劃美好的未來」,想到日珠可能在大廈的頂層。急忙跑去尋找,果然看到了日珠,日珠問他是否真正的愛過她,亨宇稱有愛過她的時候,利用她很難受,但再次遇到恩秀,心徹底垮掉,日珠走下高台,告訴亨宇只要她向爸爸開口,恩秀和日珠就會徹底誇掉,是亨宇提醒她如何走到今天,她沒理由放棄,日珠放棄了自殺的企圖。
 
恩秀醒來發現自己竟然在醫院,急忙給美萊打電話,知道美萊早已平安到家,終於放下心來。是姜錫賢派人救了恩秀,他知道有人為了滅口想殺掉恩秀,可是竟然要還要連累一個無辜的孩子,連姜錫賢都覺得這些人太卑鄙。要除掉恩秀的是權會長,聽說計劃失敗惱火的大罵手下。
 
日珠去見韓英愛,問她是不是為了報仇忍了十五年,讓恩秀戴上媽媽的絲巾是為了找出父親的秘密資金。韓英愛很吃驚日珠知道這一切,日珠告訴她這一切她是亨宇親口說的,但為了「藍色的美麗」計劃的大筆資金,她願意和韓英愛合作。
 
亨宇去見恩秀,告訴她日珠知道了十五年來為了復仇利用她,懇求恩秀不要離開她。恩秀回家問美萊是誰帶走了她,告訴美萊再也不要和別人走。
 
日珠把權武赫叫到家裡,責備他給自己帶來的傷害,權武赫稱只要日珠原諒,可以做任何事情彌補,日珠要他在自己接受他之前再不要碰她,權武赫同意,日珠接過權武赫手裡的鮮花,二人關係暫時緩和。但權武赫還是想知道日珠保險箱的秘密,但卻接連輸入錯誤的密碼。
 
韓英愛找到恩秀,坦言是為了給亨宇父親洗冤利用她,她同意恩秀和亨宇交往。恩秀回家,卻不知道姜錫賢正在樓下監視她。日珠找到亨宇,告訴他可以和他一起報仇,但要放棄恩秀,兩個選擇,要麼死,要麼活下來報仇。亨宇給恩秀打電話,恩秀擔心日珠會向姜錫賢告密,亨宇要她好好保管坐標書。
 
亨宇找到秘密賬本,正在拍照,韓英愛進來。她問亨宇在幹什麼,亨宇要開始自己的復仇計劃,韓英愛告訴亨宇即使把這些秘密賬本給檢察官,姜錫賢也坐不了幾年牢,亨宇的目的是為了給爸爸恢復名譽。韓英愛知道恩秀有坐標書,把亨宇的計劃告訴了日珠,她們要利用恩秀阻止亨宇。
 
姜錫賢來到恩秀工作的烤肉店,要恩秀給他做了一份拌飯,這時候恩秀接到韓英愛的電話,稱亨宇不見了,問她有沒有坐標書,說完掛斷電話。姜錫賢聽到恩秀打電話,要趙部長立刻找到亨宇。
 
第15集恩秀被迫再回姜家 查賬簿誤會亨宇
亨宇和恩秀被姜錫賢抓到一個密室,姜錫賢看著恩秀拿來的文件,恩秀承攬了所有的罪責,稱要把這些文件交給檢察院是自己決定的,其實這是韓英愛的主意。恩秀承認了自己受神秘電話指使進入姜家,姜錫賢在恩秀手機上發現了很多未知號碼,姜錫賢把亨宇的錄音經過分析後聽出神秘電話的聲音竟然是姜日道。
 
姜錫賢把恩秀帶來的文件都燒掉了,質問恩秀為什麼保存這三張複印件十五年,恩秀承認一直保管著,只是想知道當年是誰把複印件放到她的書包裡,導致她家破人亡。姜錫賢雖然不完全相信恩秀和亨宇的解釋,但也暫時打消了對他們的疑慮,稱這一切是一場誤會,要他們保守秘密就放了恩秀和亨宇。
 
經過這場風波,姜錫賢意識到是韓英愛在幕後操縱姜日道,亨宇譴責是媽媽十五年前綁架了恩秀,並且她給恩秀出主意去檢察院告發,他告訴媽媽姜日道背後還有黑手操縱。亨宇給恩秀打電話,約她出來,他埋怨恩秀為什麼要自己承擔罪責,置自己於危險只中,恩秀也心疼亨宇所受的折磨,二人情不自禁的相擁相吻。
 
日珠指責恩秀總是讓亨宇陷入危險的境地,亨宇出來解圍,牽起恩秀的手就走。日珠很生氣。她給權武赫買了禮物,稱權武赫所做的一切是因為愛她,她理解這份愛了,權武赫對日珠的突然轉變既吃驚又高興。佯裝喝醉的日珠向權武赫訴說他不想看到亨宇和恩秀幸福,只有他們不幸她才能快樂,權武赫輕撫醉倒的日珠的頭髮,說為了她他什麼都可以做,日珠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恩秀和亨宇在街上看到商店櫥窗裡的音樂盒,想起十五年前的往事,這時她接到姜錫賢的電話,要她回姜家,恩秀給姜錫賢做了拌飯,姜錫賢回憶起從前貧苦的生活,很是傷感。
 
姜錫賢要恩秀查看雲江財團的賬簿,卻監視她的一舉一動,恩秀髮現雲江財團有一大筆錢流入雲江畫廊,急忙給亨宇打電話,亨宇去質問韓英愛,韓英愛要亨宇告訴恩秀幫忙隱瞞,然後偽造賬簿,即使恩秀暴漏,置她於死地也在所不惜。亨
 
宇和韓英愛的談話被姜錫賢監聽,姜錫賢把錄音放給恩秀聽,但亨宇最後的兩句要主動承擔責任的話故意沒放出來。恩秀聽了亨宇母子的對話,既傷心又憤怒,他當著姜錫賢的面揭穿韓英愛偽造的賬簿,向韓英愛討回尊嚴。
 
【文中圖片轉載MBC,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 Return】電視劇 Return 劇情介紹~李陣郁、高賢廷、鄭恩彩、申成祿、朴基雄
《Return》劇情講述萬年土湯匙律師,和因丈夫成為殺人嫌疑犯導致工作中斷的律師,共同辯護而展開的法庭的故事。   【劇名】:Return 【類...(詳全文)
【韓劇 華麗的誘惑結局】 華麗的誘惑分集劇情31~50
《華麗的誘惑》劇情講述一名女子受到神秘的吸引而來到華麗世界,並非本意地進入了原本並無交集的1%上流社會後發生的一系列故事。 【人物介紹】 第31...(詳全文)
【韓劇 華麗的誘惑 分集劇情】電視劇 華麗的誘惑分集劇情16~30
《華麗的誘惑》劇情講述一名女子受到神秘的吸引而來到華麗世界,並非本意地進入了原本並無交集的1%上流社會後發生的一系列故事。 【人物介紹】 第16...(詳全文)
【韓劇 金科長結局】南宮珉主演職場電視劇~ 金科長分集劇情1~16
《金科長》劇情講述為地方黑幫公司管理資金,剋扣和偷吃的專家金成龍偶爾間入職國內數一數二的流通企業經理部,進而逗趣地展示了其以特有的技巧和口才為解決公司危機孤軍奮...(詳全文)
【韓劇 月桂樹西裝店的紳士們劇情】電視劇 月桂樹西裝店的紳士們 分集劇情1~15
《月桂樹西裝店的紳士們》劇情講述經營西裝店的家屬們之間發生的瑣碎事情。   【人物介紹】 李東振-李東健 飾 月桂樹西裝店的獨生...(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