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外科風雲》劇情講述在現代化綜合性的仁合醫院,由一起29年前發生的「事故」所引發的故事。
 
新城仁和醫院,護士張淑梅被質疑用錯藥而導致病人死亡被迫離開崗位,4歲女兒被人販拐,張淑梅精神恍惚並在兩年後被車禍奪去生命。
美籍華裔外科專家莊恕(靳東 飾)為追查30年前母親張淑梅的事故真相找尋走失的妹妹來到新城仁和醫院。
當年死者的女兒陸晨曦(白百何 飾),師傅博文,成長為胸外科主治醫生,卻因屢次得罪胸外科主任揚帆(劉奕君 飾),被調至急診。而莊恕屢次把技能過硬的陸晨曦重新帶回胸外手術台。
朝夕相處中,莊恕的醫術讓陸晨曦驚歎,對患者的周到考慮也讓陸晨曦反思,二人漸生情愫,最終,莊恕找回了妹妹,也在陸晨曦的協助下還原了母親當年事故的真相。
 
外科風雲
【人物介紹】
第16集
莊恕靜靜地坐下,拿起已經涼透的餃子吃了一口,喃喃自語一句:鹹了。望著熟睡的陸晨曦嘴角微微彎起。
 
陳紹聰被楊羽拒絕後,痛定思痛,奮起努力,纏著鍾主任說了一堆七拼八湊的論題。楊羽看到了他的努力,微微一笑。陳紹聰提出的一個急診移動初診平台的論題,在他堅持不懈的介紹下,鍾主任感受到他的認真,對這個論題產生了一絲興趣。
 
柳靈自知對不起雨西,想拿錢彌補,雨西奶奶斷然拒絕,只希望她以後離孩子遠一些。柳靈心懷愧疚,心不在焉摔了一跤造成胎兒早產。孩子順利出生,柳靈急切地關心他是不是有畸形。這孩子表面上沒什麼缺陷,但卻一直吐奶、吐葡萄糖水,婦產科醫生懷疑是先天食道閉鎖。莊恕想起柳靈之前一直強烈拒絕做檢查,神情很不對勁。莊恕將孩子的情況告知柳靈,希望她全面配合醫生,盡早確診。柳靈早在兩個多月前就做過4DB超,胎兒食道畸形,但她諱疾忌醫,隱瞞了這一信息。
 
陸晨曦輕鬆調皮的和父母通著電話逗趣,她今天準備了很多食材,要犒勞一下兩位房客,她正手忙腳亂地處理著食材。莊恕打來電話,請陸晨曦一起討論柳靈孩子的情況,陸晨曦是這方面的專家。他們一起討論了治療方案,但陸晨曦和柳靈之前有過糾紛,由莊恕負責去和柳靈溝通。
 
柳靈生產後憔悴了很多,臉色蒼白,情緒低落。她瞭解到孩子手術後也可能會出現各種併發症,可能在健康和智力上都有所影響。柳靈一直猶豫不決。現在對孩子來說,時間就是生命。陸晨曦著急不已,莊恕卻主張再給柳靈一些時間。陸晨曦知道在莊恕心裡,肯定覺得她不長記性,但在生命面前,醫生有最高優先權,這是他們的權利也是義務,這難道只是教科書簡單的概念嗎?陸晨曦雖然語氣平靜,但眼眶卻已泛紅。以前她信傅老師,現在她信莊恕,那麼問她最仰慕和敬重的莊教授一句:她作為食道畸形方面的專家,想要治病救人難道錯了嗎?
 
莊恕看著晨曦沉重的背影,眉頭微皺,除非她辭職,否則就要遵守規則。陸晨曦捨不得辭職,在柳靈做出決定前,她就等在新生兒的病床前。計劃趕不上變化,朱紅英突然咯血,陸晨曦和莊恕急忙趕過去。朱紅英被病痛折磨的憔悴不已,她拒絕做手術,太痛苦了。朱紅英女兒霈霈和薛巒趕來。朱紅英現在的情況不適合手術,霈霈很激動,哭泣不止,固執地要求陸晨曦做手術。但這樣只會加重朱紅英的痛苦,陸晨曦堅決不同意。
 
陸晨曦坐在天台上,眼神迷茫,她要勸服一個母親救她的孩子,同時還要勸一個女兒放棄救她的母親。莊恕貼心地遞上一杯熱水,他告訴陸晨曦,醫學充滿了不確定,他們無法做到所有事,也不能預知結果,也正因為是這樣,他們才要盡力而為。
 
柳靈在醫院接到祁大偉的電話,他現在遇到大麻煩了,要推遲和柳靈結婚。柳靈溫聲安慰,不敢將孩子早產的事告訴祁大偉。陸晨曦苦口婆心的勸柳靈盡早同意手術。柳靈現在既擔心祁大偉不認孩子,又擔心孩子治不好,她雙眼含淚,艱難地說出了放棄治療的話。
 
第17集
柳靈堅決不同意將孩子的情況告訴祁大偉,她對食道畸形做過瞭解,術後一旦發生併發症,那就是無底洞,她負擔不起。孩子的母親放棄了,但陸晨曦不能,她要想盡一切辦法救這個孩子。
 
陳紹聰一改從前的散漫,廢寢忘食的研究急診移動初診平台的論題,準備去各大醫院調研。鍾主任給他帶來一個好消息,有幾個專家對這個項目感興趣,想約陳紹聰聊聊。陳紹聰高興地都要跳起來了,鍾主任知道他如此上進是想追楊羽,特地告訴他愛情和事業並不衝突。
 
陸晨曦坐在產科病房外地上專心致志地查著資料,防止柳靈私下將孩子抱走。與此同時,莊恕被陸晨曦的堅持感動,也在查找相關資料。陸晨曦正在埋頭苦幹,一個陽光大男孩,推著行李箱走近她,看到她慢吞吞地手動算數據,忍不住吐槽。這人就是揚帆的兒子揚子軒,他現在是先鋒藥業科研部的實習生,為了做絨癌研究,把二十年來絨癌的治療方式的預後、比較做的非常詳盡。他的論文被產科主任陳教授評為參考標準。
 
揚子軒是數學系的高材生,他看一眼就知道陸晨曦是著急展示手術的預後效果,揚子軒是做醫藥研究的,有他出手,圖表一目瞭然,正是陸晨曦想要的。她拿著這些圖表一項一項的向柳靈詳細解釋,希望可以說服她。柳靈看著手術同意書上各種可能發生的併發症,太可怕了,她寧願放棄孩子,也不希望他有缺陷的活著。
 
陸晨曦的手機突然響起來,是之前她治癒過的食道畸形孩子方方的媽媽打來的。原來是莊恕找到了她,方方媽媽瞭解了情況,特意來醫院幫忙。有了方方媽媽的鼓勵,看著茁壯成長的方方,柳靈的心瞬間軟了下來,不禁潸然淚下,終於答應簽字給孩子做手術了。
 
手術前準備時,陸晨曦真誠地和莊恕說了一聲謝謝,謝謝他縱容自己的任性。縱容任性倒是沒問題,但莊恕堅決不同意她辭職。手術進行時,柳靈接到祁大偉助理的電話,祁大偉被帶進警局調查了,讓柳靈要有個思想準備。這個消息對柳靈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她忍不住失聲痛哭。
 
揚子軒私下回國尋找第三方資金,不想讓別人知道。當他得知朋友已經將消息說出的時候,激動不已,恰好看到迎面走來的楚珺,揚子軒一把抓住楚珺,把她嚇壞了,緊張地直叫保安,直到揚子軒自報家門,楚珺才平靜下來,一臉驚喜地看著揚子軒。他們小時候就認識,中午一起吃飯,揚子軒對楚珺畫上的人產生了興趣,據他分析,楚珺肯定是暗戀畫中人。
 
揚帆路過休息室外面,突然聽到熟悉的聲音,推開門一看,還真是他兒子揚子軒。揚帆專門請假送兒子回家倒時差。
 
第18集
柳靈孩子的手術還在緊張地進行著,剛做完剖腹產手術的柳靈拿著一個黑色的手拿包艱難地走出病房,想要去看看羽西。產科趙大夫擔心柳靈的身體,用輪椅推著她去看望她的女兒。此時羽西爸爸正帶著羽西在院內活動,羽西依然沒放棄找媽媽,她講悄悄話似的輕聲告訴爸爸,其實她知道那天碰到的就是媽媽,為了不讓奶奶擔心,才故意說不是的。羽西的爸爸聽了有些苦澀,他依然給了羽西希望,說媽媽是愛她的。
 
柳靈在遠處看著羽西,不捨得離開。她現在對生活充滿了絕望,她知道大家都看不起她,他為了錢拋棄原來美滿的家庭,但是現在竹籃打水一場空,祁大偉也給不了她任何保證,想要的依然得不到,她現在心中充滿了悔恨。她知道自己的過錯,也對孩子充滿了愧疚。整個人像被抽空了般,話語中滿是心灰意冷。
 
另一邊希望則在降臨。柳靈孩子的手術順利完成,莊恕對陸晨曦表示了肯定,兩人相視一笑,戴著口罩眼睛笑得燦爛。經過這件事,陸晨曦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考慮得不夠周全,她真心感謝莊恕的支持和幫助。
 
趙大夫推著柳靈回到病房區,柳靈借用了醫生的單獨衛生間,趙醫生預感不妙,打開衛生間門,只見柳靈披頭散髮渾身鮮血地倒在裡面,血跡充滿了半個廁所,在醫院潔白四壁的對比下異常醒目。柳靈自殺了!醫生爭分奪秒地奮力搶救,但為時已晚。
 
陸晨曦聽到柳靈自殺的消息奔向產科,到時只看到了柳靈搶救無效的遺體。柳靈還是做了逃兵,她已經沒有了任何依靠,卻還有一個需要精心照顧孩子在等著,她還要面對自己的病,她承受不了接下來的一切,醫生任何善意的提醒孩子術後所需的繁複照料都是在增加壓在柳靈心中的稻草,最終她不堪重負放棄了……
 
陸晨曦倚在急診室的門框上看著柳靈的遺體,這件事對陸晨曦的打擊是巨大的。她給莊恕打了個電話,無力地述說著自己的過錯,但事情已經發生,莊恕唯有輕輕歎息。
 
柳靈的自殺讓大家意志消沉。陸晨曦則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三個鐘頭不願出來,他雙手抱膝坐在地上只是無聲地流淚,莊恕也被拒之門外。她想自己一個人待著,這件事她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也許這是她在仁合醫院的最後一晚了。
 
莊恕為給陸晨曦說情來找楊帆主任,楊主任一直在接聽各方關於此事的詢問電話,這件事讓仁合醫院陷入輿論的風口浪尖,楊主任對此焦頭爛額。莊恕為了陸晨曦提出願意主動承擔主要責任,他作為柳靈母子的主治大夫責任重大,願意為此受到處分,甚至不在乎這將成為他從醫履歷上的污點。
 
此時,傅博文院長也為此事來到了醫院,找鍾主任商量此事。鍾主任提議讓陸晨曦離開仁和去其他醫院,但傅院長卻不願。傅院長對此事也充滿了自責,他太過於縱容陸晨曦,才導致了今天的這一切。
 
陸晨曦走出房門,她想去看看柳靈的孩子。她依然履行著一個醫生的職責,為孩子檢查護理,陳教授也理解她。
 
從病房出來,陸晨曦目光空洞的地走在醫院走廊,迎面看見莊恕,輕輕一笑便紅了眼眶。莊恕走到陸晨曦的面前,牽起她的手,陸晨曦便流下淚來。「走,回家!」莊恕輕聲說。
 
在回家的車上,陸晨曦開始自我反省,她不知道自己做的這一切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他不知道孩子長大後會感謝她還是會恨她……她現在不在乎自己的職業生涯,她就想參與孩子的治療,她想為孩子做點事。
 
第19集
陸晨曦的淚水止都止不住,她發自內心地難受。回到家,在莊恕的勸說下陸晨曦答應回房休息,但躺在床上毫無睡意。
 
此時,衛計委和醫科大的領導為此事召集眾醫生開會討論,他們對此事不斷責問陸晨曦。陳教授起身為陸晨曦辯解,質疑外界的輿論,如果現在柳靈沒事,而是她拒絕孩子手術導致孩子去世,那外界就又要來拷問醫院為什麼不去救這個孩子。但是醫科大的領導依然不屈不撓,還在讓陸晨曦繼續給孩子治療也讓他們感到不滿。陳教授充滿著無奈,逝者已逝,現在最重要的是要照顧生者,只能給孩子最好的治療。這讓大家陷入了沉默。
 
仁合醫院外鄭燕華極力擋著要去醫院的祁大偉,得知柳靈自殺祁大偉情緒十分激動,他不明白為什麼就自殺了,把責任都賴在醫生身上,一副要去討說法的架勢。突然他想到了趙秘書,他明白了,是趙秘書透漏了他的情況,讓柳靈絕望自殺。
 
現在祁大偉還沒認識到自己的問題,覺得即使自己沒有錢了,孩子有問題,這些都可以一起面對啊,鄭燕華則點醒了他。五年前祁大偉得知孩子得了白血病,把她們娘倆丟在加拿大,自己跑回國,有了這個前車之鑒,柳靈怎麼可能還會相信祁大偉會跟她一起承受這一切。鄭燕華和柳靈,曾經那麼對立的兩個人,在柳靈去世後,鄭燕華也理解了他的難處,差不多的經歷讓鄭燕華能夠瞭解柳靈的恐懼和擔憂。她放棄了祁大偉,因為她的孩子還有她,但是柳靈的孩子只有祁大偉了。
 
莊恕還在廚房用陸晨曦昨天買的食材做菜,這時,睡不著的陸晨曦走了過來,在莊恕輕鬆調侃的話語中捎回了絲精神,自己動手做起老爸的招牌蝦來。莊恕看著陸晨曦邊說烹飪步驟邊處理蝦情緒稍好了些,他也高興了些。
 
莊恕用他的親身經歷來開導陸晨曦。莊恕在剛開始做醫生時,遇到了一個女病人,她全家都不許墮胎也不許避孕,他們家族認為每個孩子的到來都是神的旨意,她一直處於生孩子看孩子的狀態,11年生了6個孩子,生活疲憊不堪最終患了抑鬱症,那個女病人就求莊恕瞞著家人為她做節育手術,但是莊恕不願違背原則拒絕了。半年後,那個女病人就和腹中的胎兒一起去世了。談起這段往事,莊恕的眼中依然有難掩的失落。這就是醫生職業必須承擔的一部分,沒有人可以做到盡善盡美,那些遺憾、自責伴隨著驕傲、榮譽,永遠無法擺脫。
 
衛計委和醫科大的領導依然在高聲指責,這時,傅博文帶著前院長修敏齊來到會議室。楊帆向修敏齊匯報事情的經過。衛計委的領導依然緊抓著陸晨曦不放,楊帆則依照莊恕的意願說出是他的主要責任。並完全按莊恕的那套說辭,莊恕作為一個外籍醫生不瞭解中國的國情制度,水平再高也難免水土不服,國內外醫療環境不一樣,一個外國大夫不會想到一個一年之內需要進行兩次手術的低體重兒對一個單身母親的巨大的壓力,於是莊恕讓陸晨曦盡快說服柳靈做手術。這個解釋讓矛頭指向了莊恕,楊帆提到,莊恕願意辭去所有管理職務,面對媒體道歉,但是希望和陸晨曦一起對這個孩子負責到底。這讓領導的情緒稍顯緩和。
 
但這時,傅博文卻說莊恕不應承擔主要責任,並直接指出莊恕對於國內的政策情況都十分瞭解,讓現場氣氛十分尷尬。傅博文堅持要用事實面對媒體大眾,他相信仁合醫院承擔得起自己的錯誤,也保護得了仁合大夫治病的權力。最終給陸晨曦的處罰是留院察看一年,停職一個月,記過處分,再扣發半年的獎金。傅院長還在努力為陸晨曦爭取為林森做手術。
 
莊恕的大餐已經做好,陸晨曦看著一桌的美食卻絲毫沒胃口,莊恕調侃了一句早知道給你包餃子,讓陸晨曦想起上次鹹了的餃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飯桌上,莊恕也向陸晨曦提到要和她一起負責這個孩子的手術,陸晨曦定定地看著莊恕,心裡滿是感動。莊恕也讓陸晨曦不要擔心,是他叫陸晨曦回來做手術的,他應該承擔主要責任,他擔得下這個後果,但是陸晨曦擔不下。陸晨曦沉默不語,莊恕欣慰的說,「還不錯,沒有跳起來指著我說,我一人做事一人當,大不了我不幹了!」聽了這句話,陸晨曦有些羞愧地低下頭,以前自己確實是太過莽撞。
 
為了林森的手術,陸晨曦強迫自己靜下心來研究病歷,為接下來的手術做準備。
 
第20集
醫院的會議仍在繼續,傅博文還在努力為陸晨曦爭取給林森做手術,因為林森腫瘤比較大,常規的大開口開胸的手術方式不能避免術後胸痛的發生,而傅博文作為經歷者深受術後胸痛折磨,而使用胸腔鏡縱膈腫瘤切除術能最大限度地避免術後難愈的胸痛發生,這個手術目前醫院只有陸晨曦最有保證完成。傅博文的如此說法依然沒法說動領導,領導依然堅持從其他醫院調來醫生做這個手術,最後被前院長修敏齊制止。
 
此時,陸晨曦還在家中研究病歷為林森的手術做準備,莊恕看著認真的陸晨曦回歸了工作狀態,欣慰地笑了笑。
 
修敏齊看完林森的病歷,還在擔任胸科學術委員會的職位的修老不急不緩地闡述此事的利害關係,語氣雖淡定從容,但氣場強大。修老以事實數據和研究為依據,表明手術的難度和對醫生技術的高要求,而陸晨曦技術高超,經驗豐富,她經手的此類手術的病人中沒有一例患有術後胸痛。擺事實講道理,最終說服領導同意陸晨曦做這個手術。
 
正在看病歷的陸晨曦接到了傅博文的電話,陸晨曦還不知該如何面對他,便讓莊恕接了電話。陸晨曦和莊恕得知林森手術的這個好消息便一起趕回了醫院。
 
回到醫院,莊恕和陸晨曦便碰到了正參觀醫院的修敏齊,陸晨曦便上前問好,而莊恕的眼神則意味深長。楊帆互相介紹了修老和莊恕後,修老大讚莊恕的醫術高明,後生可畏,修老談到莊恕不該替陸晨曦擔責任,莊恕則話裡有話地說,責任是該分清楚,不該擔的人不應該被冤枉。知道內情的楊帆則神情複雜。修老走後,莊恕完全不理會陸晨曦對傅院長和修老的感謝話語,扭頭離開。
 
祁大偉現在已經冷靜了下來,他來到醫院領取柳靈的遺物,看著柳靈寫給陸晨曦的遺書,祁大偉明白了一切,柳靈的死都是自己的責任……
 
傅博文正代表仁合醫院因柳靈自殺事件召開新聞發佈會,面對記者們的質疑,傅博文把事實公示於眾,為陸晨曦洗脫冤屈。此時領完遺物的祁大偉也來到了新聞發佈會現場,聽著傅博文說明的事實,祁大偉神情黯然,離開會場。
 
即使傅博文說明了柳靈事件的真實情況,但大家對於陸晨曦依然在做手術提出了質疑。此時傅院長知道,是該正視自己了。傅院長以自己的實際病歷來告訴大家,陸晨曦現在做的這個手術究竟有多大的意義。
 
傅博文面對廣大記者,脫下白大褂,解開襯衣,露出胸前的多處傷疤,觸目驚心。身體的傷痛加上抑鬱症的折磨,讓傅博文幾度產生自殺的念頭,胸前的傷疤正是自殘留下的。兩年前,開胸手術後,傅博文不幸成為少數重度慢性胸痛患者,疼痛和隨之而來的暴躁無力,讓他難以承受,情緒也從最初理智地接受變成後來的焦躁、混亂,乃至絕望。不斷加大藥量,最終患有抑鬱症。而陸晨曦可以讓林森免於開胸手術,不受此等胸痛折磨。
 
在此,傅院長也向媒體承認之前的肺移植手術並不是自己所為,而是莊恕完成的,為了維護自己的專家形象,在訪談中沒有說出實情,竊取了莊恕在手術中的成果,獲得虛假的榮譽。他為此承受了強大的心理負擔,最終無法欺騙自己,向媒體說出實情,並主動離職。
 
傅博文虔誠的拿起他的白大褂,折好放在桌前。被術後胸痛擊垮的傅博文,將離開這裡,而用手術刀克服術後胸痛的陸晨曦大夫,將留在這裡,留在手術台上!
 
另一邊,林森的手術也正在進行中,陸晨曦和莊恕正合作為其進行手術。最終,陸晨曦不負眾望,以專業的技術水平和豐富的臨床經驗成功完成手術。
 
林森的手術結束後,陸晨曦雖被停職一個月,但還是時常來醫院照料林森。一個月後,林森痊癒出院,他和他爸爸的關係也得到緩和,從之前的直呼其名到現在的「爸」,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前進。
 
傅院長的離職讓楊帆當上代理院長,在同事們的恭維下楊帆表現得很謙虛,但內心實則很高興。打電話給兒子楊子軒想晚上慶祝一下被推脫,此時的楊子軒正陪楚珺接觸漫畫編輯。
 
第21集
楚珺的漫畫被編輯看中,但是畫漫畫需要大量時間,這樣就無法再在醫院上班了,這讓抱有漫畫家夢想的楚珺陷入兩難。
 
一個月的停職讓陸晨曦狀態不佳,莊恕便帶陸晨曦去打高爾夫球放鬆放鬆。一個帥氣自信的揮桿,莊恕自我感覺良好。轉頭看向坐著的陸晨曦,讓她來試試。莊恕以為陸晨曦不會打高爾夫,教她高爾夫的基本知識,鼓勵她放開打,儼然一副自信的教練模樣。誰知陸晨曦的一球就讓莊恕驚住了,陸晨曦的技術可比莊恕強多了,之前的班門弄斧更顯滑稽,這下莊恕可丟臉丟大發了。陸晨曦還指出莊恕打球的問題,現在教練掉了個個。莊恕難堪地看著陸晨曦給自己做示範,手把手地教授打球技巧,莊恕像一個聽話的小學生般學著,和之前的帥氣自信形成鮮明對比。陸晨曦則一臉得意,打趣莊恕請客吃飯。
 
醫院下班了,楊羽獨自站在門口等陳紹聰。鍾主任得知陳紹聰為了搞項目都冷落了楊羽,便殺回醫院,看到陳紹聰,照頭就是一掌,責怪陳紹聰就知道工作,正事都不幹了,工作重要還是媳婦重要啊!陳紹聰看了看時間,趕緊跑下樓。
 
回到醫院的楚珺看著本子上畫的莊恕畫像,漫畫還是醫生,依然無法取捨,便打電話給莊恕求解,得知莊恕並不在醫院,楚珺欲言又止,最終沒說出口。
 
此時,陸晨曦和莊恕打完球,正坐著閒聊,聊到結婚,聊到薛巒……
 
陳紹聰在楊羽家忙前忙後做家務,嘴裡還一直念叨著各種事情,從廚房裡的火,到為楊羽沖的感冒藥,修理生銹的三通閥……儼然已經把這當自個家了。楊羽讓陳紹聰進房間扶她媽媽,這可把陳紹聰激動壞了,完全一副見丈母娘的架勢。經過陳紹聰的不懈努力,加上他的嘮叨神功,讓楊羽也動了心。
 
吃完法國大餐的莊恕和陸晨曦開車行駛在路上,陸晨曦想到傅博文,有些傷感,她有些不知道怎麼去面對這個昔日裡最尊敬的人。傅博文在她的事業上就像父親一樣,雖然做了一些不對的事,在她心中也沒那麼完美了,但最後的承認也為他拉回了一點形象。傅博文兢兢業業地工作一輩子卻落得這個下場,投機取巧的楊帆卻平步青雲,陸晨曦為此抱不平。說著說著,不勝酒力的陸晨曦便睡著了 。
 
另一邊,楊帆卻在獨自喝著悶酒。雖職場得意,卻無人分享。楊子軒因同學聚會不願回來陪他慶祝,他便只能在這空蕩蕩的房子裡自己與自己對酌,暗暗歎息……
 
清晨已經到來,山頂上,陸晨曦和莊恕都在車上睡了一晚。陸晨曦醒來看著這山上的清晨美景心情舒暢。趁著莊恕沒醒,大拍特拍莊恕睡著的醜照,自得其樂。之後,陸晨曦便爬到了車頂看景,莊恕醒來接陸晨曦下來,陸晨曦趁機抱著莊恕不撒手,莊恕笑稱陸晨曦是他遇到的最麻煩的醫生,陸晨曦也回應莊恕是她見過的最愛管閒事的醫生。絲絲情愫在他們心中蔓延開。
 
下午,莊恕便去看傅博文。莊恕是第一個來看傅博文的人,這讓傅博文感動。莊恕提起舊事,提起他的母親,傅博文得知他就是當年那個護士的兒子十分震驚。莊恕詢問當年的情況,想讓傅博文說出當年的實情,但傅博文依然說是他媽媽弄錯了他開的醫囑才造成悲劇,但莊恕不相信是他媽媽工作失誤弄錯了藥才造成患者死亡,認為是冤案。兩人對峙著。
 
薛巒想讓陸晨曦辭職跟他去美國,陸晨曦卻不太願意。
 
第22集
薛巒極力勸說陸晨曦辭職,跟他一起去美國,但是陸晨曦拒絕了。之前陸晨曦總動不動說要辭職,但這一個月的停職讓陸晨曦真正知道了自己想要的,陸晨曦是真的喜歡在仁合當醫生,寧願回醫院幹活也不想關在家閒著。有些愛就是那麼無緣無故,即使有些缺點,有些不足,但還是愛,就像陸晨曦愛仁合一樣。而陸晨曦對薛巒的愛終究是過去了。
 
莊恕還在和傅博文談論著當年的事。莊恕嘗試著為他媽媽辯解,想讓傅博文說出當年事情的真相。莊恕曾聽他媽媽說過,她從藥房取藥時取藥單上明明寫的是利多卡因,但在事件發生後,調查組從藥房調出的取藥單卻不是她親自簽字的那張,而是被人偽造過的,上面寫著青黴素。傅博文聽後的解釋依然是莊恕媽媽的手誤或者口誤。莊恕只好說出另一個證據,有人看到他媽媽當時在藥房取出的是水劑,而不是粉劑,由此可判斷拿的是利多卡因,定是有人要故意誣陷他媽媽,而莊恕覺得栽贓他媽媽的就是傅博文和當時的胸外科主任修敏齊。傅博文面對指控很憤怒,目光犀利地看著莊恕,義正言辭地否定了莊恕的說法,並讓莊恕去醫院查檔案瞭解真相,便轉身離去。莊恕一人站在原地思索良久。
 
天氣說變就變,傾盆大雨來得毫無預兆。莊恕走在雨中,渾身濕透,神情黯然,轉身看向樓上的傅博文,而此時傅博文也正看著他。此時的對視讓莊恕想起他小時候那次在醫院和傅博文的對視。當天到底發生了什麼,莊恕急切想要查明真相,還他母親的清白。
 
這次和傅博文的正面攤牌,讓莊恕再次想起當年的事,這件事是他心中的一根刺,莊恕心中的傷口被再次撕開,他再次陷入到痛苦的回憶之中,甚至都沒心力去理會陸晨曦的電話和信息。回到家便躺在床上睡下。本來陸晨曦和莊恕相約今晚的火鍋大餐也泡湯了。
 
莊恕淋雨有些發燒,陸晨曦不放心,等到半夜為莊恕沖糖鹽水。陸晨曦端藥進莊恕的房間時,莊恕已經醒來,因發燒出了些汗,脫掉了外套光著膀子正擦汗呢。見到陸晨曦進來了,還有些不好意思,拿毛巾遮了遮。陸晨曦倒是無所謂,還調侃道作為醫生什麼沒見過……陸晨曦悉心照料,莊恕也來了些精神。完後陸晨曦回到房間,在手機上翻看昨晚拍的莊恕睡覺的醜照,臉上滿是幸福的笑。
 
清晨來臨,陸晨曦一個月停職結束,早早地便去了醫院。莊恕醒來看到陸晨曦準備的早餐和藥,及為莊恕請了病假的字條,滿室溫馨。
 
陸晨曦依然心繫著柳靈的孩子,在她心中,這個孩子已不只是普通的病人。一回到醫院,便去照看這個孩子。孩子的身體在慢慢地好起來。祁大偉解除了公司的危機,負起了照料這個孩子的責任,也消除了對陸晨曦的誤解。
 
陸晨曦的爸媽突然襲擊來到陸晨曦的家裡,看到了病假在家的莊恕,以為是陸晨曦的男朋友,高興地不得了。陸晨曦的婚事他們可急得很,抓著莊恕,姓名、年齡、籍貫、政治面貌……該問的不該問的都問遍了,兩老對莊恕十分滿意。
 
後來雖然得知莊恕和陸晨曦還不是情侶,但是有意撮合他倆。陳紹聰甚至跟陸晨曦媽媽密謀今晚以沒有房間為由,讓他們倆住一個房間生米煮成熟飯,為了閨女的婚姻大事也是夠拼的。
 
飯後,大家在一起看電視,本就不大的沙發,陸晨曦和莊恕坐在中間,陸晨曦的爸媽非要一邊一個坐在兩邊,十分擁擠,為了讓莊恕和陸晨曦親密接觸兩老可是費盡了心思。電視裡還在放著鯨魚繁衍後代的紀錄片,話裡話外明裡暗裡都在撮合莊恕和陸晨曦,氣氛十分微妙。
 
陳紹聰為了讓陸晨曦和莊恕今晚住一個屋,硬是要在這裡住。陳紹聰睡一個房間,陸晨曦的爸媽睡一個房間,便要陸晨曦和莊恕睡一個房間。陸晨曦當即跳起來不幹了,執意要睡沙發,為了證明沙髮結實,在沙發上蹦了兩下,卡擦,沙發斷了……其實事實是陳紹聰提前把沙發底下承重的書拿了出來……
 
第23集
在陳紹聰和陸晨曦的父母一唱一和的助攻下,最終成功讓莊恕和陸晨曦睡到了一個屋。兩人都靠在床上,為掩飾尷尬,一人拿著一本書假意看著,都無睡意。莊恕說,他們兩這樣像夫妻。
 
睡下後,兩人背靠背地躺著,聊著天。陸晨曦發現了莊恕去看了傅博文,陸晨曦疑惑莊恕為什麼回國,莊恕笑說為了把傅博文趕下台,為了把楊帆扶上院長的位置,但陸晨曦不相信莊恕是為了利益會站在楊帆那邊的人。但是莊恕卻認為楊帆和傅博文誰是好的誰是壞的,現在還說得太早。討厭楊帆的陸晨曦可聽不得這種話,一腳踹向莊恕,氣氛輕鬆了些。
 
清晨的陽光射進房內,睡眼惺忪的陸晨曦睜眼看到莊恕,嚇一跳。隨即莊恕便醒了,調侃陸晨曦打呼像個男人,陸晨曦雖然像是生氣般抱著被子要走,但是還不忘叮囑生病的莊恕起床吃早餐的事。雖然兩人都沒有明說,但是明顯都很在乎對方,只差一層窗戶紙沒有捅破了。
 
陸晨曦的媽媽臨走前千叮嚀萬囑咐,從家庭狀況到陸晨曦的差脾氣,再到前任薛巒,再到帶孩子……已然是把莊恕當成女婿了。在陸晨曦的爸媽和陳紹聰的助攻下,陸晨曦和莊恕兩人也算是前進了一步。
 
醫院裡,陸晨曦回歸正常工作。但是現在的陸晨曦和以前的陸晨曦大大不同了,不再那麼急躁那麼胡來,開始學會慢慢跟病人溝通。新到院的一個病人高大爺有糖尿病,私自停藥,造成血糖升高,陸晨曦耐心地跟病人溝通講解。周大爺倒好,為了面子,知道要查血糖,特意提前吃了藥,本來高血糖都被查得是正常了,還拿年輕小姑娘用修圖軟件做對比,人年輕了就比誰更漂亮,人老了就比誰的身體好……
 
陸晨曦在和高大爺的溝通中得知高大爺是軟件工程師,而此時陳紹聰做的一個移動出診平台項目正要做網站,而陳紹聰那差技術搞不定,正好讓周大爺幫幫忙。
 
此時的陳紹聰正找楊帆院長匯報移動出診平台的項目,這段時間陳紹聰為此付出了大量的努力,但是楊帆看似不太感興趣。
 
閒時,陸晨曦和楊羽在休息室閒聊,楊羽覺得莊恕是在追求陸晨曦,陸晨曦卻不認為那是追求。也因此說出了心裡話。陸晨曦覺得她自己沒什麼女人味兒,又愛惹麻煩,現在還被打到急診來了,她覺得自己配不上莊恕。但在楊羽說院裡早有很多人在對莊恕蠢蠢欲動,到時候莊恕帶著其他人回美國了,陸晨曦的一句「他敢」就已表明心意。
 
 
鍾主任從陳紹聰口中得知陸晨曦的家庭住址,便帶著午餐去看望了還在病休的莊恕。莊恕告訴了鍾主任他去看望了傅博文的事情。鍾主任也覺得莊恕的媽媽是冤枉的,定是傅博文和修敏齊做了手腳。但他覺得傅博文不願意承認也很正常,在他的意料之中,這關係到傅博文和修敏齊的名譽,弄不好還要追究法律責任,這讓誰也不能輕易接受。
 
楊羽和陸晨曦談論莊恕時,鍾主任也在和莊恕談論陸晨曦。大家對他們兩都很看好。和陸晨曦一樣,莊恕也已經喜歡上了陸晨曦。
 
在鍾主任問莊恕是否喜歡陸晨曦時,莊恕很直接地說喜歡,甚至可能會愛上她。鍾主任十分開心,他很希望莊恕和陸晨曦走到一起,他們兩個家庭都因為那次事件遭受了不幸,如果後輩能走到一起獲得幸福,不再被往事糾纏,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但是莊恕卻仍有擔憂。他媽媽的事是他心裡的一團火,他害怕會灼傷靠近的陸晨曦,而且害怕陸晨曦會把他心中那團火澆滅。莊恕不確定能不能弄清真相,他害怕陸晨曦知道了他的身份會無法原諒他,害怕她的家庭也因此受傷害。
 
第24集
陸晨曦對生病的莊恕可謂是關心至極,特意請了半天假回家給莊恕做飯。這時,莊恕接到了楚珺的電話,陸晨曦看到是楚珺的電話便沒再說話回到廚房。楚珺還是想跟莊恕商量醫生和漫畫的取捨問題,話說到一半,陸晨曦便接到了醫院的急診電話,需要立即趕往醫院。莊恕看到陸晨曦要趕去醫院,立即掛了還未說完的楚珺的電話,送陸晨曦回到醫院。楚珺依然沒說出自己的問題。
 
回到醫院的陸晨曦便開始搶救病人,趕往急診增援的楚珺正好在走廊上碰到了莊恕,本來看到莊恕興致沖沖的楚珺,在聽說莊恕是為了送陸晨曦才來的醫院後,神情有些失望,她之前可能認為莊恕是因為她的電話才來醫院的吧。莊恕便問她電話裡沒說完的事,楚珺也沒再說。楚珺岔開話題,讓莊恕再帶她做一次閉式引流,但是莊恕認可了楚珺的技術,認為她可以獨立操作。
 
楚珺來到急診,碰到了剛忙完的陸晨曦。陸晨曦還把楚珺當成當初那個什麼都不會的實習生,並不信任她的技術,便想要自己去完成閉式引流。於是楚珺提到莊恕對她的認可,讓陸晨曦給她一次機會。陸晨曦有些微微愣住,便也答應讓楚珺來做這個閉式引流。
 
手術室裡,楚珺操作嫻熟,眼神堅定,她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什麼都不會的實習生了,她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這讓陸晨曦有些挫敗感。自己教楚珺時她還沒有那麼大的進步,莊恕卻可以做到。自己對楚珺一直有偏見,教學態度也有問題,今天的事讓她發現自己的問題。是自己帶教無方,還是莊恕教得好。
 
陸晨曦走出病房,便給莊恕發語音,肯定了楚珺做閉式引流的技術和她的進步,檢討了自己的問題……楚珺無意聽到了陸晨曦的話,便下定決心放棄漫畫公司,專心當一個好醫生,她不想讓別人把她當成一個逃跑的廢物。
 
鍾主任也來到了療養院看望傅博文,他是為了莊恕的事情而來。作為和傅博文同期的醫生,鍾主任知道當年莊恕媽媽是被傅博文和修敏齊冤枉的,他想讓傅博文站出來承認這一切。傅博文雖然有些愧疚,但是他不能承認。他自己無所謂,他已經沒有什麼榮譽可言了,但是如今修敏齊院長作為德高望重的專家不能受此事件影響,此事一旦承認,修敏齊和仁和醫院的榮譽都將毀於一旦。鍾主任聽了傅博文的話,憤怒不已,他們用一個家庭的悲劇為代價,維護了一個虛假的榮譽,給仁合抹上污點的人是他們!鍾主任氣憤地轉身離去。
 
今天是傅博文為陸晨曦爭取了一週一天的手術日。經歷了那麼多的事,陸晨曦對醫生的認識越來越深刻,不能因為手術技術好就肆意妄為,還有很多自己不擅長的事情也要慢慢學習提高。她用實際行動展現著自己的改變。陸晨曦上報的兩台手術都沒有排,便去找楊帆詢問。如果是以前的陸晨曦早就氣急敗壞地殺上門了,但是現在見到楊帆沒有像以前般直接質問,而是笑著商量溝通,有兩台手術想要插在楊帆前面做,並願意給楊帆當助手,楊帆見此也立即同意了。而且陸晨曦在手術中也知道謙虛了,不再那麼咄咄逼人。這都引起醫院的熱議了。
 
陸晨曦和莊恕已經明確了自己的心意,他們是互相喜歡的,只是那層窗戶紙還沒捅破。陳紹聰作為陸晨曦的男閨蜜可謂是盡職盡責,費盡心思撮合陸晨曦和莊恕。先是趁著莊恕病情加重把他拉到醫院,騙他有個美女大夫,一去才發現是一個胖大叔……再買通給他診治的大夫讓莊恕打點滴,給陸晨曦製造機會安慰生病脆弱的莊恕增進感情。陳紹聰甚至還拿來了一件性感的紅色吊帶連衣裙,讓陸晨曦穿上直接去撲倒莊恕……
 
說曹操,曹操到。就在這時接到了莊恕的電話讓幫忙去打點滴,雖然陸晨曦沒陳紹聰要求的那麼生猛,但也採取了行動。趁著打點滴抓著莊恕的手,借口打點滴手會冷……
 
第25集
陸晨曦主動握著莊恕的手,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微妙……他們談到陸晨曦的媽媽臨走前對莊恕的叮囑,談到說他們負責帶孩子,這讓陸晨曦有些小嬌羞,起身要往後走,便拉起了莊恕正在打針的手,痛得莊恕一叫,莊恕也順勢把陸晨曦拉得坐在了床上。弄疼了莊恕打針的手,可把陸晨曦心疼壞了,輕輕握著安慰。陸晨曦詢問著抬起頭,正碰到對方的目光。兩人距離很近,看著對方的眼睛,感情瞬間釋放出來,兩人不自覺地越靠越近,就要親吻到一起了……
 
頓時,一個護士開門而入,陸晨曦和莊恕兩人一下子彈開,兩人尷尬地不知把目光落向何處。護士走後,陸晨曦和莊恕兩人相視一笑,但氣氛已被破壞,兩人也沒再繼續。關係也又向前進了一步。
 
陸晨曦出去後,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露出幸福的微笑。但是還在房間裡的莊恕卻陷入了擔憂……回家路上,莊恕一直表現得很冷淡,他心裡的顧慮還未消除。鍾主任的建議和傅博文的拒絕承認在他腦海裡迴盪,就算能跟陸晨曦走到一起,難道要瞞她一輩子嗎?不明就裡的陸晨曦示出好意,但得不到莊恕的回應,她不知道到底怎麼了。
 
回到家,陸晨曦還並沒有放棄,一大波主動強撩攻勢來襲……莊恕還在客廳書櫃上挑著書,陸晨曦把感冒藥送到莊恕房間裡,進房間後,陸晨曦並沒有打算出去,各種理由想把莊恕叫進來,到時候氣氛上來一切就順理成章了。但是莊恕各種推脫就是不進房間,陸晨曦無奈便只能從房間出來,她一出來,莊恕便隨便拿了一本書說找到了書,走進房間關上了門,徒留陸晨曦一臉霧水地站在門外。
 
這種時候就要求教男閨蜜陳紹聰了,陳紹聰把這理解為欲擒故縱,鼓勵陸晨曦主動出擊。陸晨曦聽後決定要放大招,身穿紅色性感吊帶連衣裙,畫著精緻妝容,性感大紅唇,邁著幸福的腳步走到莊恕門前。輕叩門扉,一下兩下都沒回應。陸晨曦便握著門把手準備開門進去,可誰知,莊恕把門反鎖了!陸晨曦一臉懵,什麼情況?莊恕其實都聽到了,但是他還過不了自己那關。
 
結果陸晨曦轉身拿著鑰匙便來了,作為房東,還開不了自己家門了?氣昂昂地拿著鑰匙開門,正要打開的一瞬間,陸晨曦猶豫了,這並不是這個門鎖的問題……她有些傷心,但還是放棄了。莊恕在房間裡坐在床上思緒萬千,看到沒有動靜了,以為陸晨曦離開了,便關掉了燈。其實陸晨曦並沒有離開,她還在客廳徘徊,看著門縫裡莊恕房間裡的燈暗了,陸晨曦便明白了……
 
次日清晨,莊恕早起做起了早飯。陸晨曦起來後便直截了當地詢問昨晚的情況,莊恕卻裝傻不知。在陸晨曦的反駁下,莊恕便解釋他還沒有準備好。陸晨曦說:「我知道了,你喜歡被動!」便一個大步上前,摟著莊恕,吻了下去。莊恕有些驚住,但並未拒絕,兩人正吻得火熱時,意外發生了。
 
因昨夜的大雨引發本市泥石流災害,造成死傷無數。他們接到緊急電話便顧不上浪漫,急忙趕往醫院。
 
醫院里外,大量傷者不斷被送來,醫生護士跑著前行,爭分奪秒。院內立即召開會議商量緊急對策,一場大戰已經來襲。
 
除了院內緊張的治療,仁合醫院還要組織一支救援隊前往災區。陸晨曦主動請願要前往災區救援,但是楊帆擔心別人以為是他公報私仇才把陸晨曦發到救援隊中去,因此沒有准許陸晨曦去。陸晨曦得知情況,便去找楊帆,表明一定要去,楊帆拗不過她也就准了。陸晨曦聽後和楊帆握手言和,高興地離開了。
 
緊急的救治依然在繼續,莊恕手術剛做完,便去急診找陸晨曦。陸晨曦正忙著,莊恕坐在旁邊定定地看著認真的陸晨曦……
 
第26集
陸晨曦忙完後,便和莊恕找了一個清靜的地方。還有十分鐘陸晨曦就要前往災區,莊恕便來看看陸晨曦。莊恕依然吞吞吐吐地無話可說,陸晨曦卻在臨走前想跟莊恕確認幾件事。第一,今早不是一時衝動,是真的喜歡莊恕。 「好,我知道了。」莊恕聽完就說了這幾個字。聽到自己的表白毫不熱情、毫不激動。這樣的回應讓陸晨曦有些失望,但還是打起精神繼續說下去。「第二,以一個專業外科醫生的判斷,我吻你的時候你的心跳已經接近了120了,所以你也是喜歡我的是吧?」面對陸晨曦期待的目光,莊恕還是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第三,雖然不是什麼生離死別,但是我現在還是有點捨不得你,有些擔心。」莊恕依然沉默著……
 
面對莊恕的沉默陸晨曦有些無奈,轉頭離開,莊恕一下從後面抱住了她,「晨曦,我喜歡你。」莊恕在陸晨曦耳後輕聲地說,聽到莊恕的表白陸晨曦心裡樂開了花。陸晨曦轉過身面向莊恕告別,並吻了他,便離開前往災區了。莊恕還呆站在那裡,雖然他向陸晨曦表明了心跡,但從他臉上看不到一絲幸福的表情,而是充滿憂慮,他不知以後將會怎樣……
 
另一邊,本被安排在救援隊的陳紹聰因為個人情況又被撤下來了,而本不在救援隊名單裡的楊羽因為陳紹聰便和同事換了參加了救援隊,兩人就這樣錯過了。
 
陸晨曦和楊羽都來到了災區救援,莊恕和陳紹聰則留在了醫院裡,兩人雖在院裡,但心繫前往災區的人兒。
 
深夜院外救護車內,楊帆院長為了讓醫護人員多休息,還在親力親為地清洗著救護車,此時傅博文正好過來。出了那麼大的事,傅博文是來醫院幫忙的,之前劍拔弩張的兩人在此次災害面前握手言和。兩人坐在救護車門上,談論著災害的救治工作。兩人都是真心地在為醫院著想,在為醫護人員著想,在為病人著想,這個共同的方向讓他們開始能夠互相理解,攜手前行。楊帆也提到了陸晨曦前往救援隊的事,傅博文也承認了之前太慣陸晨曦的過錯,兩人溝通順暢。
 
救護車依然在災區和醫院來回跑,越來越多的傷員被送往仁合醫院,這對仁合醫院也是一個重大的考驗。急診區內,陳紹聰正來回穿行於各大患者之間,嘈雜的環境,過多的傷者,高壓的工作讓陳紹聰有些崩潰。正在此時,傅博文趕來幫忙,及時讓陳紹聰稍冷靜了些。
 
面對源源不斷送來的傷員,醫院開始面臨著新的挑戰。醫院各個科室的床位嚴重不足,病人密度太大,器械消毒不到位,很容易發生交叉感染。很快,各個科室都發現了傷口感染患者,氣性壞疽是可以致死的感染。此時仁合醫院已經飽和,醫院各科室的患者密度已經要連最基本的隔離都做不到了。而因為上級命令24小時開啟傷員綠色通道,不停有新的傷員被送過來。莊恕為了避免傷口交叉感染人群擴大,擅自關掉了綠色通道。
 
醫院內面臨重大感染的挑戰,而醫院門口,大量傷員被攔在門外。楊帆看著這一切,無能為力。另一邊,傅博文還在指揮隔離感染,讓把資料室、圖書室、值班室等房間收拾出來容納疑似氣性壞疽的患者。
 
此時,莊恕和楊帆就綠色通道是否開啟的問題發生了分歧。楊帆認為這麼多傷員剛從災區送過來,都在等著救治,不能把它們關在門外,不能放棄任何一個傷員,這是仁合的原則。莊恕則不同意把綠色通道打開,因為接診量那麼大,接觸交叉感染的危險性非常高,關閉通道不讓他們進來是為了保護他們,不是見死不救,不能把外面的傷員送進一個致死性感染隨時可能爆發的危險地帶。最後楊帆妥協,決定再向上級匯報一次。
 
此時,仁合醫院的救援隊也在災區緊急救援。有一個患者家屬來找送進來的患者,老伴林浩,女兒林歡。鍾主任在旁聽到林歡這個名字,便想起莊恕曾跟他說他走失的妹妹被一對夫婦收養,起名就叫林歡。但因林浩傷勢較重,林歡便陪著送去了仁合醫院。鍾主任聽說便趕緊給莊恕打電話說明情況。
 
莊恕聽說她妹妹的養父就被攔在院外,他轉頭看向院外焦急的人群,神情茫然。小時候妹妹的回憶衝進莊恕腦海裡。他看到了被攔在門外的林歡,林歡情緒激動雙目含淚,請求莊恕讓她爸爸進院進行手術,如果不盡快進行手術,她爸爸將會有生命危險。但是為了患者不被交叉感染,為了一視同仁,莊恕不得不狠心拒絕他妹妹,轉身離開。聽到他妹妹在身後聲嘶力竭的請求,莊恕頭腦發木。
 
楊帆說等領導研究解決至少要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傷者沒有那麼多時間。楊帆便下令開門讓傷員進來。但是莊恕依然擔心氣性壞疽的爆發感染,如果發生,這將是災難性的,雖然他妹妹的養父生命垂危被攔在院外,但莊恕依然堅持不開啟綠色通道……
 
第27集
最後,綠色通道還是打開了。作為一名醫生,楊帆選擇把通道打開接受傷員,他不能看著傷員被擋在門外無法醫治,這是一個醫生的職責。通道打開後,傷員立即被接進醫院內,這其中就包括莊恕的妹妹林歡的養父,莊恕看著駛進醫院的救護車上的林歡思緒萬千。
 
為防止氣性壞疽的交叉感染,整個醫院擰成一股繩,加緊進行隔離和治療氣性壞疽的感染患者。林歡的養父被送進醫院內,便立即開始手術。在災區,林歡養父是陸晨曦救治的,陸晨曦讓林歡到仁合後找莊恕,莊恕是這方面最好的大夫。因為林歡的關係,莊恕自然會親自做這個手術。手術順利完成,林歡焦急不安的心總算安定了下來。
 
術後,莊恕細心周到地叮囑林歡術後的注意事項,還打印了出來,林歡感謝不已。林歡有些不好意思地跟莊恕道歉,在醫院門口時她有些著急。莊恕也就不讓他們進來這件事道歉,他的本意也不是要阻止他們進來,實在是院內發生了氣性壞疽,接診量持續加大的話,很容易引起交叉感染。林歡也是一位善解人意的姑娘,她覺得做大夫的那麼做一定有他們的道理,並未怪莊恕。莊恕便帶林歡回病房等她養父,路上他們一直在聊天。莊恕的妹妹從小便走失,莊恕想要多瞭解她,瞭解她現在的生活……
 
救援隊這邊也在經受著巨大的考驗。災難面前,看著生命不斷地逝去,自己卻無能為力,這對於醫生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心理考驗。
 
夜深了,白天爭分奪秒的醫院總算能喘口氣了。莊恕和陸晨曦剛互表心意,便分隔兩地,兩人趁著休息時間通個電話,互表思念。
 
莊恕站在林歡養父的病房門口,林歡正在悉心照顧著她的父親,莊恕就這樣看著林歡,小時候的畫面又迴盪在腦海中,妹妹開心地笑著跳著……
 
很快天亮了,醫院又回到了爭分奪秒的戰役中。莊恕十分關注林歡和她養父的動態,在交代了其他病人的事情後,便去看望林歡他們。為了讓他們能好好休息,莊恕幫忙在醫院附近找了個酒店,並主動提出送林歡回家拿東西。
 
莊恕送林歡到了家裡,莊恕看著林歡滿牆的照片,追尋著她生活的印記。林歡是一名大提琴演奏家,她的養父母對她很好,從小到大一帆風順,她覺得自己很幸運。莊恕聽說林歡的生活過得挺好,也較欣慰。莊恕看著林歡屋內的照片,想起小時候的種種,現在他找到他的妹妹了,而且林歡生活得很幸福,也算有些安慰。
 
林歡收拾好了東西,為了表示對莊恕的感謝,林歡送給了莊恕一張她自己的獨奏專輯,莊恕很高興,於他而言,這時最好的禮物。林歡說等她父親病好了,就請莊恕過來吃飯,她包的餃子很好吃。莊恕想到了他媽媽,他媽媽包餃子也很好吃。但是林歡並不知道莊恕是她哥哥,自然也不知道那也是她的媽媽。莊恕建議林歡把琴帶去,林歡擔心琴聲太大會影響別人休息,在莊恕的勸說下,林歡最終還是把琴帶去了。他們兩的相處對話十分輕鬆和諧。臨走前,莊恕還順手拿走了一張林歡的照片。
 
災區大雨磅礡,災後的余難還在上演,因大雨原因,山體再次滑坡,通往外面的路又斷了。依然不斷有傷員被抬到救援隊的賬內。有一位傷員傷勢嚴重,需要立即送往醫院進行手術。正在這時,方志偉受傷的消息傳回賬內,救援人員把他送到救援隊賬內,他渾身是血,傷勢嚴重。這兩位傷員都急需手術,需要立即送往醫院。但是出去的路完全被堵死了,搶修至少要六到八個小時。陸晨曦看著這兩個性命垂危的患者擔憂不已,她想要在這裡進行手術。這兩個患者誰都不可能等到六個小時以後,半個小時、一個小時都等不了,不進行手術就會死。但是這不是手術帳篷,沒有麻醉師,沒有無菌消毒,一切都充滿風險。但是手術是他們唯一的希望。條件緊急,陸晨曦表明她願意付這個責任,鍾主任作為醫療站領導也同意。
 
兩個患者誰都等不了,陸晨曦當機立斷表示兩個患者的手術一起做。外面依然在下著雨,醫療站內同樣緊張地進行著手術。陸晨曦和鍾主任交換進行著兩人的手術,醫療站沒有相應的手術設備,胸外科的陸晨曦對於心外科的手術不是特別瞭解,在這危急時刻,陸晨曦想起了曾看到的心外科手術的資料,手動做了一個簡易的分流管,最終順利完成了一個患者的手術。
 
但是方志偉的手術卻不是那麼順利,已經修補了所有出血部位、修補氣管以後,血壓血氧一度好轉,現在又開始下降。在不明原因的情況下,陸晨曦只能打電話給莊恕求教。此時,莊恕也正在仁合醫院內進行著手術,莊恕聽著陸晨曦說的患者的情況……
 
第28集
莊恕一邊在給手上的患者做手術,一邊接聽著陸晨曦的電話,思索著方志偉可能存在的問題並指導陸晨曦進行手術……最終莊恕幫助陸晨曦找出了問題並指導解決了問題,手術順利完成,莊恕進行的手術也順利完成了。此時,災區通往外面的路已經修通了,傷者迅速被送往仁合醫院。
 
仁合醫院內,長期和楊帆合作的醫療藥物公司的醫藥代表老唐,正在辦公室向楊帆推銷一種昂貴的醫療儀器,甚至讓楊帆動用醫院災後的撥款,被楊帆嚴詞拒絕。楊帆的兒子楊子軒正研究仁合醫院的化療藥物的使用情況,並在腫瘤學的雜誌上發表了一片論文,明確指出了仁合胸外指導惡性腫瘤患者用藥是用這家公司的化療藥最多。這篇文章本身並沒有什麼,楊帆擔心下一篇,下一篇就要研究為什麼用他們公司的藥了。這家公司的藥並不比別人的好,但是比別人家的貴……楊帆害怕被楊子帆查出些什麼,不敢冒險。
 
而此時正在醫院當志願者的楊子軒,趁閒著時抄起了病歷,統計病患的情況和密度,並想要拿到藥物和殺菌消毒品的數據,以便研究賑災資金的調配關聯,並想以仁合的救災款為實例。
 
離開楊帆辦公室的老唐正碰到了楊子軒,得知楊帆說的那篇論文就是楊子軒所寫,便拉著楊子軒跟他說了醫藥的事實,說了楊帆買藥的事實,說了他留學的獎學金是楊帆一手安排的事實……單純的楊子軒接觸到這些事實震驚不已。
 
莊恕來到休息室,看到睡著的楚珺,便叫醒了她,怕她著涼,讓她回宿舍去睡。莊恕問起楚珺去漫畫公司應聘的事,楚珺聽到莊恕還記得這件事興奮不已。楚珺跟莊恕說明了情況,並保證以後會專心於做醫生,等到了陸晨曦的年齡會和她一樣優秀。莊恕聽後語重心長的對楚珺解釋,人的天賦是不同的,在自己有天賦的領域會得到成功,在沒有天賦的領域付出同樣的努力,則只是很普通。但是楚珺依然堅持要做醫生,莊恕便安慰她跟自己比,一天比一天好就行,不要跟別人比。楚珺想了想,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自己不是要強的人,只是希望在莊恕眼裡,有一天能像陸晨曦一樣出色。但是莊恕明確指出在他眼裡沒人可以和陸晨曦一樣,雖然她有很多毛病,但對於莊恕而言是獨一無二的。
 
莊恕承認了他和陸晨曦在一起的傳言是真的,楚珺聽後無比失落。楚珺誤解了莊恕對自己的情感,楚珺記得莊恕對自己的好,之前幫助她,鼓勵她,在她遇到麻煩的時候盡力在楊帆面前幫她爭取,在家屬面前幫她解釋,幫她找醫學論文,送她字典……這些種種難道只是因為自己是進修醫生,而他是老師嗎?面對楚珺的詢問,莊恕承認是因為楚珺和他妹妹的經歷很相似,因為這一點才會有一些額外的關注,但是並沒有其他的情感。得知真相的楚珺傷心不已,離開了房間。
 
辦公室內,得知真相的楊子軒就那些問題詢問楊帆,楊帆並沒有正面回答,楊子軒彷彿不認識他的父親了,這一天發生的事情讓他難以置信,原來自己一直堅信的東西都是假的。但他明確表示會繼續他的研究。
 
陸晨曦在災區急救站手術的那兩個患者已經被送到了仁合醫院,都還在重症監護室觀察治療。莊恕正和陸晨曦電話談論此事。這次莊恕站在了陸晨曦這邊,不管結果怎麼樣,他都挺佩服陸晨曦的。
 
幾天的連軸轉,讓醫院內的醫生護士疲憊不堪,都趁一點閒暇時間趴在病房休息,手術室外,醫生都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靠在牆上休息,大家都累得接近了極限。但是新患者一來又繼續開始工作。不過慶幸的是,之前擔心的氣性壞疽的感染並未發生,被及時有效地控制住了。
 
被莊恕拒絕的楚珺傷心不已,她認為別人都覺得她是走後門進來的都看不起他,拚命地工作,最後情緒崩潰。楊子軒便把她帶到了辦公室,讓她冷靜了下來。她曾想要來仁合鍍鍍金便回去,後來因為喜歡莊恕才那麼努力。莊恕人長得帥又溫和,還那麼有才華,他會指出楚珺的錯,耐心地教她,是莊恕讓她喜歡上仁合,讓她特別想留下……但是她現在對自己充滿了懷疑。楊子帆耐心安慰著楚珺。
 
第29集
醫院接收了一位傷者蔡偉是艾滋病病毒攜帶者,傷勢嚴重需要即刻進行手術。但是傳染病院已經滿員,無法再接收這個患者,而且蔡偉傷勢嚴重,傳染病院無法進行手術。莊恕正和楊帆一起商量對策。現在災後的傷員已經超負荷了,如果再把這種情況的患者收進來,和普通患者放在一塊,一旦引起騷動,甚至引發感染,這個責任和後果是承擔不起的。
 
此時,林歡仍在病房照料著養父林皓,林皓已經醒來。林浩就是喜歡音樂家的氣質才讓林歡去學拉琴。林皓不忍讓林歡拉琴的手去給他端屎端尿,林歡便打趣道說的跟個她不是親生的似的。林皓聽到這句話表情複雜…… 
 
莊恕提出,為艾滋病人進行胸外手術的例子,在他以前工作的中心每年都有,也都是由莊恕負責處理的,他在這方面是有經驗的,建議立即手術。傅博文也同意現在立即手術,並表示願意當莊恕的助手。莊恕懷疑傅博文的身體狀況不能勝任手術,但付博文堅持自己能行,最終莊恕妥協。
 
給艾滋病人做手術的消息很快便傳到了災區救援隊,陸晨曦得知消息向陳紹聰詢問情況。陸晨曦指責他們急診收了怎麼不轉走,上次醫院收了一個艾滋病攜帶患者,重症監護室讓三十多個病人家屬給堵了,陸晨曦擔心這次會出現相同情況。但是傳染病院都滿員了,確實沒辦法轉院,而且這個患者的手術傳染病院也做不了。雖然現在仁合也都已經滿員,但是有傷員不能不救。
 
術後,艾滋病攜帶者蔡偉正巧被安排進了林皓的那間病房。此時莊恕正在李皓的病房查房,林皓與林歡閒聊中,林皓談到林歡四歲之前的事情,莊恕聽後一驚,林歡正是四歲走失的。林皓便問林歡還記不記得四歲之前的事,林歡當時得了一場病,並不記得。此時林歡的養母在門外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便打斷他們,支開林歡讓他去買吃的。林歡的養母一直把林歡當成親生女兒,要不是當初他們救了林歡,她早就死在了山溝裡了。他不想讓林歡知道這個事實。在病房的莊恕聽到了這一切……
 
從病房出來後,莊恕獨自一人坐在院內的長凳上,翻看著陸晨曦的照片。正碰上剛買完東西的林歡,兩人便坐著聊著天。林歡得知陸晨曦是莊恕的女朋友,便說他們兩性格不太一樣,陸晨曦一看就是直率坦蕩的人,而莊恕有點端著,像個大哥。聽到大哥這個詞,莊恕有點不知所措,卻說可惜自己沒有弟弟妹妹。林歡談到她小時候經常做噩夢,有一段時間精神還特別恍惚,總是夢到一些穿白大衣的人在她眼前晃。還夢到有一個小男孩拉著他跑,她一直在笑,那個小男孩好像在叫她……莊恕還是有些慶幸林歡還記得那些夢。
 
此時,醫院內新的危機隨之而來,各個科室共有十個患者疑似發生耐藥菌株感染。楊帆懷疑是使用了不合格的導尿管所致,便打電話給老唐確認導尿管是否合格,在老唐再三保證沒問題後,楊帆才稍放下心。
 
這兩天,發生感染的患者還在增加,雖然加強了消毒措施,但是情況還是沒能遏制住。院內正開會商量對策。感染一旦發生,以前曾經起效的聯合抗生素治療方案無效的話,死亡率最高可能達到百分之五十。此時院內患者太過密集,很容易感染。傅博文提出很可能是留置導尿管造成的感染,楊帆聽後有些不安,這次的導尿管都是楊帆聯繫使用的。
 
突然莊恕電話得知林皓病危,便快跑來到林皓的病房進行搶救。林皓是第一例發現疑似耐藥菌感染的患者,情況十分危急。
 
第30集
莊恕依然在盡全力搶救林皓,林歡和她養母得知情況趕往醫院。林皓感染了耐藥菌株,就是對常規的抗生素不敏感,抗生素不起效,必須要有對症的聯合抗生素治療方式才有希望,醫院也正在做細菌培養,做藥敏試驗,但可能需要十天時間,在這十天裡,如果林皓沒有堅持下來,很有可能就會死亡。林歡得知父親的情況十分絕望和無助,痛哭不止。
 
莊恕來到醫院樓頂。面對這一切,莊恕不知該怎麼辦。其實莊恕十年前就找到林歡了,但是一直有顧慮未和她相認。現在林歡的父親很可能不行了,莊恕試了各種方法都無能為力,現在更不能和林歡相認了。林歡當年被拐走是莊恕的錯,是他沒有去接林歡,後來林歡差點死在人販子手裡,是這兩個好心人救了她,他們給了她一個家庭,他們愛林歡,可是現在莊恕連她父親都救不了,他這一生要虧欠他妹妹兩次。這一切讓他的心理壓力十分巨大,他真的快撐不住了……莊恕只能打電話給知情人鍾主任吐露心聲。掛了電話後,莊恕趴在陽台上十分無助……
 
器材提供者老唐這兩天越琢磨感染這事覺得越嚴重,他害怕醫院查起來牽扯到他們公司。器材雖然沒問題,但是就怕查到器材後面楊帆和他們之間的關係,如果被發現,以後他們公司和仁合的合作就懸了。楊帆對此也十分擔心,萬一耐藥菌株死了人,就麻煩了。
 
林歡拿著隔壁床蔡偉的化驗單找到了莊恕,情緒激動地質問莊恕,就是這個患者搬來後她父親才感染的,而且越來越嚴重。莊恕耐心的跟林歡解釋,但林歡此時已聽不進去他的解釋,她問莊恕,蔡偉是不是患有艾滋病,莊恕以保護病人隱私為由拒絕回答。林歡讓莊恕把這個患者從她爸的病房挪走,但莊恕依然不同意。林歡聽後十分氣憤,直言要去找院長投訴莊恕。林歡剛走,突然一個電話告知莊恕,林皓的情況危急,莊恕立即趕往病房進行搶救。
 
醫療隊這邊很快就能回嘉林了,鍾主任說等回去要給陸晨曦補過生日,但是陸晨曦他們家的規矩就是不過生日,因為陸晨曦的爸爸就在她出生那天去世了。鍾主任聽後神情複雜,陸晨曦倒是表現得很輕鬆。他們也得知現在仁合感染耐藥菌株的危機,十分擔憂。鍾主任擔心如果林皓去世會讓莊恕的心理傷害很大,便跟陸晨曦提到了莊恕十分在意林皓這個病人,但是他感染了耐藥菌株,可能不行了,想讓陸晨曦勸勸莊恕,讓他心裡負擔不要太重。
 
林皓在垂危之際,讓叫林歡過來想告訴林歡她的身世,但被莊恕制止了。莊恕告訴了林皓他是林歡的親哥哥,他說起了他母親的冤案,妹妹被人販子拐走……他其實早就知道林歡跟他們生活在一起,但是看到他們把林歡當成親生女兒養育,林歡也非常愛他們,她很幸福。莊恕不想告訴她真相毀掉她的幸福,也不想讓她承擔這個冤案的壓力,這個事實對林歡而言太過殘酷,太不公平。因此他懇請林皓,不要告訴林歡她的身世。林皓聽後震驚不已,他們兩人都很愛林歡,他們的感情是相通的,兩人眼角含淚,手緊緊地握在一起。最終林皓同意不告訴林歡真相。
 
一會兒,林歡趕到了病房,此時林皓已經性命垂危。悠揚的琴聲響起,在林浩的要求下,林歡彈奏了一曲。
 
蔡偉的入住讓林皓病危感染的謠言很快傳開了,一大群患者家屬堵住蔡偉的妻子質問蔡偉得的是什麼病,並聲稱要讓蔡偉轉走,患者家屬們情緒十分激動,局面一時難以控制。最終傅博文安撫住了大家的情緒,稱如果有任何一個患者感染了這個疾病,他會負主要責任。最終患者家屬稍稍安心各自散去。林歡也向莊恕解釋道這不是她煽動的,她也不贊成這種行為。
 
院內針對耐藥菌株的第一批聯合抗生素起了作用,各科室都有患者有所好轉,已經進行了全院推廣,相信感染很快就可以控制住。但是林皓的情況並不樂觀。
 
【文中圖片cr:外科風雲】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必看韓劇推薦】小宅整理的2019熱門韓劇推薦名單、2019好看韓劇入門快速指南
2019必看韓劇推薦,想看2019韓劇,先來看這篇文章就對了!   她的私生活 朴敏英、金材昱主演,16集完結 對外是美術館中能力出眾的策...(詳全文)
【2017陸劇 外科風雲結局】電視劇 外科風雲分集劇情31~44
《外科風雲》劇情講述在現代化綜合性的仁合醫院,由一起29年前發生的「事故」所引發的故事。   新城仁和醫院,護士張淑梅被質疑用錯藥而導致病人死亡被...(詳全文)
【電視劇 外科風雲劇情】陸劇 外科風雲分集劇情1~15
《外科風雲》劇情講述在現代化綜合性的仁合醫院,由一起29年前發生的「事故」所引發的故事。   新城仁和醫院,護士張淑梅被質疑用錯藥而導致病人死亡被...(詳全文)
【電視劇 醉玲瓏 分集劇情】陸劇 醉玲瓏分集劇情1~20、醉玲瓏播出時間
《醉玲瓏》劇情講述明君元凌與冥衣樓聖巫女鳳卿塵出生入死相愛相伴的故事。   西魏大統年間,奸臣當道,皇室為外戚所控制,以致於民不聊生。 一直負責...(詳全文)
【2017陸劇 我的前半生】電視劇 我的前半生 劇情介紹~靳東、馬伊琍、袁泉
《我的前半生》劇情講述生活優越安逸的全職太太羅子君與丈夫陳俊生離婚後一切歸零,在閨蜜唐晶及其男友賀涵的幫助下打破困境,進入職場,在自我成長中走向人生下一程的故事...(詳全文)
【2018陸劇介紹 老男孩】電視劇 老男孩 劇情&人物介紹~劉燁、林依晨
《老男孩》劇情以都市生活為背景,講述桀驁老男孩人至不惑之年經歷愛與成長的故事。   講述一個四十出頭的民航機長大男孩,為人瀟灑恣意、率性自由,是一...(詳全文)
【電視劇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劇情】陸劇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分集劇情1~20~趙又廷、楊冪主演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劇情改編自唐七公子同名小說,講述青丘帝姬白淺和九重天太子夜華的三生愛恨,三世糾葛的故事。   妖君擎蒼向神族挑起戰爭,神族付出...(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