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外科風雲》劇情講述在現代化綜合性的仁合醫院,由一起29年前發生的「事故」所引發的故事。
 
新城仁和醫院,護士張淑梅被質疑用錯藥而導致病人死亡被迫離開崗位,4歲女兒被人販拐,張淑梅精神恍惚並在兩年後被車禍奪去生命。
美籍華裔外科專家莊恕(靳東 飾)為追查30年前母親張淑梅的事故真相找尋走失的妹妹來到新城仁和醫院。
當年死者的女兒陸晨曦(白百何 飾),師傅博文,成長為胸外科主治醫生,卻因屢次得罪胸外科主任揚帆(劉奕君 飾),被調至急診。而莊恕屢次把技能過硬的陸晨曦重新帶回胸外手術台。
朝夕相處中,莊恕的醫術讓陸晨曦驚歎,對患者的周到考慮也讓陸晨曦反思,二人漸生情愫,最終,莊恕找回了妹妹,也在陸晨曦的協助下還原了母親當年事故的真相。
 
外科風雲
【人物介紹】 
 第31集
莊恕發現所有耐藥菌感染的患者都是下尿路感染,也都使用過導尿管,懷疑是導尿管有問題,建議揚帆對這批次導尿管的質量和來源做一次全面調查,揚帆卻說莊恕是太累了有些神經過敏,試圖把這個問題含糊過去。莊恕不是一腔熱血的實習生,沒有人比他更明白,醫院從不單純,可醫療本身應該單純。莊恕告訴揚帆,小時候的經歷曾經讓他特別痛恨醫院和醫生,而第一個改變他想法的人就是揚帆。揚帆聽後有些驚住地看著莊恕,他沒想到莊恕會這麼說。
 
揚子軒並沒放棄研究醫院高比例使用先鋒公司醫藥器材的真正原因,先鋒公司的藥比同類公司貴了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五,如果臨床上沒有充分的理由,更不是為了患者其他方面的考慮,到底是因為什麼? 
 
災區救援隊收拾行囊準備回醫院了。在車上,陸晨曦翻看著莊恕的照片,在楊羽的打趣下便給莊恕打了個電話,車上同事都還在起哄結婚的事,一片歡聲笑語。突然,山體滑坡再度來襲,一波波大石頭從山上掉落砸向車隊,正砸中鍾主任所坐的器材車,鍾主任因此受傷嚴重,滿身鮮血性命垂危。
 
重傷的鍾主任緊急被送到仁合醫院,大家十分驚慌。揚帆和傅博文得知情況趕來急診。莊恕立即給鍾主任檢查傷勢,揚帆拚命奔跑著到血庫拿血漿,大家都在盡力做著自己能做的,只為救活鍾主任。
 
鍾主任一手帶上來的陳紹聰傷心不已,情緒十分激動。此時急診送來一家四口食物中毒的病人,聯繫陳紹聰前去診治,此時的陳紹聰已經沒心思幹任何事了,情緒激動地指責著護士。陸晨曦看到陳紹聰的樣子十分氣憤,大聲地告訴陳紹聰他是個大夫,別在急診科給鍾主任丟人!陳紹聰一邊哭著一邊點頭,陸晨曦和陳紹聰一起趕往急診。此時陳紹聰和陸晨曦已經調整好了情緒,堅定地走向自己的崗位,即使心中再難過再擔心,也要做好醫生的本職工作。
 
大家都在盡最大的努力想要救活鍾主任,但是情況並不樂觀。陸晨曦忙完手頭上的事,便立即跑到鍾主任的病房幫忙,鍾主任傷勢極重已無力回天。陸晨曦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她想要進行手術,總該試試救救他,莊恕想要把她拉回現實,但她情緒激動根本聽不進去這些話,她不願相信鍾主任不行了。
 
正在此時,鍾主任醒了。他知道自己沒時間了,便讓其他人都出去,留下了傅博文。奄奄一息的鍾主任使盡全力對傅博文說,莊恕媽媽已經走了三十年了,他們都對不起她,對不起莊恕和林歡,林歡就是莊恕的妹妹,但莊恕不能認林歡,不能讓她妹妹知道她媽媽死得那麼冤。他們一家人現在變成這樣,質問傅博文是誰幹的。他看到了莊恕媽媽拿的是利多卡因而不是青黴素,是他們害了她。傅博文聽後又震驚又糾結又痛苦,他不能說出真相,他不能……
 
鍾主任強撐著最後一口氣,聲嘶力竭地說讓傅博文答應他站出來!說完,鍾主任便斷了氣。鍾主任臨終前的質問和請求,讓傅博文加倍受到了良心的譴責。
 
鍾主任的去世讓醫院沉浸在悲痛之中。莊恕站在頂樓曾跟鍾主任打電話的地方獨自悲傷;陸晨曦擦拭著鍾主任的胸牌雙眼通紅;陳紹聰癱坐在地上目光空洞……鍾主任當初去災區救援是頂替陳紹聰去的,陳紹聰把鍾主任的死都怪到自己頭上,他對不起鍾主任,他沒臉去見鍾主任的家人,都是他自己的錯……陳紹聰的情緒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第32集
陸晨曦不願意回家,便在莊恕的辦公室休息。想到以後在急診再也看不到鍾主任了,傅博文也退休了,陸晨曦很無助。現在陸晨曦在醫院裡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莊恕了,他想讓莊恕在仁合待久一點。陸晨曦之前覺得自己特別厲害,什麼都打不倒她。今天,陸晨曦發覺自己沒以前堅強了,可能是因為莊恕成為了陸晨曦心裡的依靠,有了依靠,人就會變得脆弱。
 
經歷了那麼多事,也看見了生命的無常,陸晨曦有些怕了,他現在就想珍惜一切機會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真怕哪一天離開世界的時候是孤孤單單一個人。陸晨曦跟莊恕說,她想結婚了。莊恕心疼地看著傷心的陸晨曦,現在仁合醫院對於莊恕而言是一個矛盾的存在,有的人讓他敬重,有的人讓他無奈,有的人讓他無法面對。鍾主任是莊恕尋求當年真相的一個支柱,他不知道離開了鍾主任他還能撐多久……
 
禍不單行,此時林皓也快不行了。莊恕全力跑到林皓的病房,但已回天乏術。林歡傷心得大聲哭叫,她責怪莊恕為什麼不把那個艾滋病患者挪走,為什麼沒有救活她爸爸,都怪他,都怪他!莊恕不知該如何面對林歡,他鞠躬向林歡道歉。莊恕看著林歡傷心的樣子,看著她看向自己憎惡的眼神,難過極了。
 
陸晨曦走上前去抱著莊恕安慰他。莊恕決定跟陸晨曦坦白一切,他告訴陸晨曦林歡是他親妹妹,告訴她自己的真實身份……攤開真相的兩人都有些沒緩過來……
 
三周後,離開鍾主任的急診還在按部就班地工作著,但大家依然想念著鍾主任,特別是陳紹聰。陳紹聰還沒從悲痛和自責中走出來,懨懨的,行屍走肉般。
 
而陸晨曦和莊恕的關係則變得有些尷尬,得知真相的陸晨曦無法原諒莊恕,態度冷淡,莊恕則決定搬走,陸晨曦也不挽留。在去醫院的路上,兩人相距很遠,形同陌路。
 
林皓的培養菌出來了,但在實驗室的藥敏實驗所示,林皓感染的大腸桿菌多重耐藥菌確實對幾種抗生素都不敏感,這就說明不見得僅僅是因為他體質差,而是他感染的菌株很有可能跟別人的有所區別。莊恕懷疑林皓的感染跟其他人的感染不是一回事,而是一種頑固的新型的耐藥菌株,只是這兩者恰好發生在同一時間,誤導了他們的判斷。雖然林皓已經去世,但莊恕依然想找出原因。揚帆得知莊恕把林皓的菌株送往了北京檢測,有些慌張不安。
 
在仁合醫院附近發生了一起車禍,有傷員卡在車內,急需胸外專家在現場指導,以保證傷員安全救出。陸晨曦便隨救護車出診。車禍的傷員正是陸晨曦的媽媽,她滿臉是血,頭髮遮擋早已認不出是誰,陸晨曦看到項鏈才發現這是她媽媽。她驚慌失措,傷心不已,但是她還是一位醫生,她要鎮靜下來救她媽媽。陸晨曦指揮著大家進行救援。她媽媽失血嚴重需要輸血,但是她媽媽是少見的RH陰性血,陸晨曦為此感到絕望。
 
陸晨曦的媽媽被緊急送往醫院,要湊夠RH陰性血需要一個小時,但是她媽媽等不了了。得知消息的莊恕打電話詢問,聽到是莊恕的電話陸晨曦情緒激動,她大聲喊著讓莊恕想辦法救她媽媽。瞭解具體傷勢後,莊恕腦中不斷篩選著各種辦法,最終決定對她進行低溫治療,人造休眠,強搶一個小時。掛斷電話的莊恕立即安排著手術的事宜。
 
人造低溫,它降低了細胞活性,從而降低各器官的耗氧量,這種方法將病人置於某種程度上暫時的植物狀態,既沒有死亡,但是又並沒有活著,這種暫時的狀態給外科大夫爭取了寶貴的時間。但是這種方法風險也是極大,沒有低溫缺血必然造成器官衰竭,但是如果使用了低溫,屍檢的結果很可能就是因為低溫造成了器官衰竭,這樣會斷送自己的職業生涯。莊恕明知這一切,但他願意為了陸晨曦媽媽冒這個風險。
 
第33集
陸晨曦媽媽被送往手術室,莊恕親自主刀進行手術。陸晨曦媽媽是失血性休克,急需輸血,不然性命堪憂,但是晨曦媽媽是RH陰性血,要湊夠所需血漿需要一兩個小時,如果按常規的救治,晨曦媽媽是絕等不到血漿送來的。莊恕選擇了鋌而走險的超低溫療法,直接由中心靜脈注射低溫生理鹽水,以造成各重要器官的迅速降溫,降低代謝,減少對血氧的要求,從而緩解缺血,血壓降低,給各重要器官造成的永久性損傷。莊恕想用此法為晨曦媽媽爭取多一點時間等待血漿的到來,但這種方法不合規範,風險極大,但莊恕沒有其他選擇,只能破釜沉舟拼一把了。陸晨曦也親自參與了手術,她只有站在那裡,心裡才踏實。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血漿還沒送到,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著。已經過去四十多分鐘了,陸晨曦看著不斷流逝的時間,焦急萬分,時間越長,她媽媽生還的幾率就越小,她怕媽媽等不到……此時陳紹聰拚命跑向手術室送剛從血庫調來的血漿,但是只有所需的一半,這依然無法解除危機。另一半血漿還在湊。
 
還不知情況的陸晨曦爸爸看晨曦媽媽那麼久還沒回去,便來醫院找陸晨曦,得知了這一噩耗。晨曦媽媽是為了給陸晨曦送吃的才在來醫院的路上出了車禍,晨曦爸爸不斷自責,不該讓晨曦媽媽來送吃的,不然也不會出這樣的事。
 
陸晨曦已經無法專心協助手術了,她害怕,她擔心她媽媽挺不過來了。莊恕便讓陸晨曦先去休息,一切都會好的。陸晨曦離開手術室,但她現在絕沒心情休息,她癱坐在手術室門口傷心難過,但卻無能為力。
 
手術順利結束了,晨曦媽媽被送往了重症監護室,但是結果如何還未可知。陸晨曦媽媽麻醉的用量本來應該術後半小時就醒的,現在已經一個小時了還沒醒,醒不醒得過來莊恕也無法保證。
 
陸晨曦知道莊恕是為了救她媽媽才採用這種冒險的治療方案,她不能讓莊恕承擔這個責任。陸晨曦做假病歷,稱所有決定都是她自己做的,她全權負責。她想幫莊恕承擔責任。莊恕看後憤怒地撕掉了陸晨曦寫的手術記錄,他自己做的判斷決定,是對是錯他都承擔得起,不需要別人弄虛作假來幫他承擔責任,特別是陸晨曦。
 
莊恕這輩子最恨的就是別人在醫療記錄上弄虛作假,對的就是對的,錯的就是錯的,對錯成敗可以討論,但是真假絕不可以混淆。但是陸晨曦卻堅持,莊恕是接到她的求助才來幫忙的,她自己現在能處理所有事情了,她不需要莊恕。莊恕也堅定地告訴陸晨曦,他做了那麼多年的大夫,不是第一次使用有爭議的治療方式,他能夠,也必須為自己的醫療行為負責。
 
爭執之下,莊恕看著陸晨曦認真地問:「你需要我嗎?」陸晨曦猶豫片刻狠下心來說,不需要。說這句話時她不敢再看著莊恕的眼睛,她不想讓莊恕因此擔責。從現在起,她作為家屬,拒絕莊恕繼續做她母親的主管大夫。這個病歷,跟莊恕無關了。莊恕轉身離開。
 
疲憊的陸晨曦在休息室睡著了,楚珺想給陸晨曦蓋被子卻把她驚醒了。陸晨曦現在神經緊張,一絲動靜都以為發生什麼事了。楚珺安慰著陸晨曦,她媽媽會好的。陸晨曦雖然作為醫生知道醫學上的可能,但現在她就是一個病人家屬,她也需要科學和數據以外的安慰,哪怕只是祝福。因此陸晨曦也很感謝楚珺。
 
晨曦爸爸得在醫院待一陣子了,莊恕便送陸晨曦回家給她爸拿洗漱用品和換洗衣物。回到家,陸晨曦的態度依然冷淡,莊恕為之前的事向陸晨曦道歉,兩人便借此機會把事情說清楚。陸晨曦情緒激動地控訴,她像個傻子一樣被莊恕騙了那麼久,但當她憤怒過崩潰過之後發現她還是喜歡莊恕。她不想跟莊恕分手,但她不知道怎樣面對這樣一段關係。如果她媽媽醒了,陸晨曦不知該怎麼跟她說,她肯定接受不了。莊恕也不想傷害陸晨曦和她的家人。兩人達成一致決定分手,陸晨曦希望莊恕在仁合呆滿一年之後不要再續約了。
 
醫院裡,正開會討論陸晨曦媽媽的手術療法,陸晨曦主動擔下所有責任。但莊恕卻不認同,陸晨曦憤怒地將病歷砸向莊恕,轉身離去。
 
第34集
陳紹聰依然未從鍾主任的去世中走出來,整日如失魂落魄,消極怠工。他的移動出診平台項目是鍾主任的遺願,鍾主任去世後,揚帆便批了這個項目,但陳紹聰卻一直不管不顧,楊羽看著實在著急,語重心長地開解著陳紹聰。但陳紹聰依然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句沒心情便轉身離開。這激怒了楊羽,她又急又氣。
 
醫院會議室內只留下揚帆和莊恕,揚帆勸說著莊恕,陸晨曦把她媽媽手術的事情認下,對莊恕,對她自己,對胸外,都是一個解脫的好辦法。但是莊恕依然堅持實事求是。揚帆一聲冷笑,把話題扯向了林皓的菌株,他還在為莊恕把林皓的菌株送往北京這件事耿耿於懷,莊恕聽後也直白地指出了揚帆真正的擔心,莊恕把菌株送到了揚帆控制不了的地方,把大腸桿菌新亞型公諸於世,會讓這次耐藥菌株感染再次被關注,更重要的是,或許會有人關注引發感染的器材,以及器材交易背後的東西。揚帆聽後不想再深入這個話題,便又扯回到莊恕身上,對於晨曦媽媽的手術莊恕依然堅持實事求是,揚帆無可奈何。
 
莊恕回到辦公室,陸晨曦情緒激動地提醒著莊恕。如果揚帆把這件事報出去,罔顧患者生命,擅自使用違反規定的治療方法,致使患者術後昏迷不醒,至少是要停職檢查,莊恕很有可能就要離開仁合,回美國去。但莊恕依然堅持實事求是。莊恕知道陸晨曦是為他好,為了讓他少受一份爭議,少受一份傷害,但莊恕就是覺得自己窩囊。陸晨曦拒絕莊恕當她媽媽的主管大夫,說不需要莊恕了,比林皓手術感染受爭議被妹妹誤解更讓莊恕覺得自己窩囊。他要承擔起他該承擔的。陸晨曦其實還是關心莊恕的,擔心他受處置,擔心他被趕出仁合……但莊恕卻說離開仁合正是陸晨曦所希望的,陸晨曦憤怒不已,兩人再次不歡而散。
 
揚子軒還在為論文的事來醫院收集數據,揚帆氣急敗壞地表示不支持楊子帆寫這個論文,他不支持,仁合胸外就不支持,不會給他數據。
 
陳紹聰還是十分魂不守舍,一個簡單的縫合都把自己劃傷了。他覺得自己根本配不上楊羽,他就是一廢物,他想跟楊羽分手。楊羽驚詫不安地看著陳紹聰,淚水噴湧而出,她不想分手。楊羽堅定地看著陳紹聰,「不談戀愛,現在跟我去領證!」 
 
結婚,還是分手?楊羽讓陳紹聰二選一。「分手。」陳紹聰剛說完,啪一個大耳刮子扇在了陳紹聰臉上,「選錯了,再選!」「結婚。」於是二人即刻來到民政局登記了。民政局的工作人員看著陳紹聰左邊的大腫臉十分好奇,結婚照這樣拍了可不好看,但是楊羽和陳紹聰兩人卻執意要在今天領證。兩人拿著結婚證走出民政局,溫馨地打趣著。
 
此時,林歡因父親林皓的感染死亡委託律師,對於仁合醫院和莊恕大夫的不作為和失職行為提出訴訟。
 
一個月過去了,陳紹聰和楊羽領證後恢復了元氣,也開始著手弄移動出診平台了,經過一個月的努力,效果顯著。陳紹聰還在幻想著此項目的遠大前景,興奮不已。但新上任的馬主任並不看好,因是鍾主任同意的項目也不好說什麼。
 
陳紹聰在移動出診平台解答一個患者的咨詢時,該患者突然發病情況緊急,陳紹聰及時利用視頻指導家人急救,也通知了120送來醫院。這個患者正是揚帆的朋友姜總的父親。姜總指定陸晨曦為其父親診治。
 
第35集
因揚帆的阻攔,揚子軒拿不到醫院的數據,論文無法繼續,正一籌莫展。陳紹聰便幫忙聯繫了莊恕幫助揚子軒。莊恕以他自己的經歷開導揚子軒,無論是中國還是外國,醫療環境都不單純,他們搞醫學科學的必須盡量在不純粹的環境裡,讓純粹的醫學科學生存和發展下去。
 
傅博文在搶險救災表彰先進的名單上簽了字,鍾西北被授予「終身榮譽獎」稱號。現在醫院的事情都是楊帆在處理,傅博文感覺到了自己的多餘,但他在仁合還有些事情沒有辦完,還不能離開。他腦海中閃現出鍾西北生前對他的勸告,讓他站出來還莊恕媽媽清白……他陷入了沉思。
 
因為姜叔的事情,揚帆對陳紹聰的移動出診平台提出了表揚,急診科的馬主任便也來了興趣,上心地跟陳紹聰交流提意見。
 
陸晨曦此時正在檢查姜叔的病情,姜叔上個星期在仁合查出是食管癌,沒想到今天發生嗆咳,呼吸困難,幸虧陳紹聰在移動初診平台及時指導急救,不然後果不堪設想。這個姜叔是先鋒公司大中華區老總的父親,因此揚帆一直在旁親自關照著。
 
陸晨曦是目前食管癌手術最好的醫生,姜總希望陸晨曦能全程主刀他父親的手術。因先鋒公司向醫院推銷吻合器,用大數據做宣傳引導患者使用,陸晨曦對此非常不滿。因此故意當著姜總的面說她的習慣是手工吻合,但是姜總也可以選擇使用先鋒公司的吻合器。姜總看出了陸晨曦的情緒,請陸晨曦務必親自手工吻合,稱非常放心陸晨曦的技術。並表明他將以個人的名義捐出五十萬,用於陸晨曦主持的胸腔鏡手術的研究。
 
姜叔的病情十分嚴重,陸晨曦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但陸晨曦稱他們會以最強的技術團隊來負責,但這跟姜總的捐款無關,陸晨曦不想把一次單純的治療搞得像交易一樣。對於吻合器,陸晨曦更是一點面子也不給,直言不諱道,她不反對使用吻合器,她所反對的是不分情況誘導病人,要求大夫使用高價的醫療器械,希望先鋒公司以後在醫療器械的推廣上能夠根據手術大夫的水平,做出更有針對性的方案。也避免手術大夫和醫院領導發生矛盾。楊帆在旁十分尷尬。
 
另一邊,傅博文來到修敏齊的家中看望,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簡單寒暄後,傅博文便直接步入正題。他是來勸說修敏齊站出來給莊恕媽媽一個交代的。當年錯在他們一念之差,推卸了責任,現在是挽回的時候了。傅博文已經想通了,這件事已經壓在他心裡三十年了,他想給莊恕一個交代,這也是鍾西北的遺願。他勸說修敏齊承認這件事,但是修敏齊卻不承認他有責任,指責傅博文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還稱傅博文是不是病情加重要多吃點藥了,走回房間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傅博文只能無奈地離開,正出門就碰到了剛來的揚帆,兩人相見十分詫異。
 
揚帆是過來跟修敏齊匯報救災期間醫院情況的,兩人談到救災期間的感染和器材的事情,揚帆害怕有人來查,便想請修敏齊幫著說說器材是合格的。但修敏齊並沒接茬,而是轉問揚帆是否認識莊恕……
 
此時,北京那邊傳來消息,莊恕送往北京的林皓的菌株已經有了初步的結果,確實是耐藥腸桿菌新的亞型,其他的還在繼續檢查中。
 
有一個十九歲的女孩張曉涵因腹痛難耐來到仁合急診,陳紹聰和楊羽在檢查時發現她肚子上有妊娠紋,兩人面面相覷,便問張曉涵是否生產或流產過,張曉涵聽完情緒激動,便要下床離開。楊羽覺得事情不對,便攔住她質問她把孩子丟哪了。楊羽的直覺是對的,張曉涵把孩子扔在了一個公共廁所裡。陳紹聰立即報警去救那個孩子,他和楊羽也趕緊前往那裡。楊羽顯得異常激動和上心,碰巧車子壞了,兩人便使盡全力跑向棄嬰所在地,兩人筋疲力盡。找到了孩子後,楊羽喜極而泣。
 
孩子很快被送往醫院,但孩子現在高熱、脫水,可能有肺部感染,需要進行一系列的檢查治療,需要監護人簽字同意。但張曉涵卻不願面對,讓在旁的醫生十分焦急。就在此時,孩子發生呼吸困難危及性命,但張曉涵仍不願簽字。陳紹聰耐心開解,張曉涵也只是掩面哭泣,一句話不說。楊羽看著那小小的孩子於心不忍,沒等到簽字,便擅自決定開始治療,此時陳紹聰也不管那些了,來幫助楊羽救治患兒。
 
張曉涵還是有些不忍,拔掉輸液,來到孩子病房前,張望著正在被救治的孩子。
 
第36集
在陳紹聰的電話下,陸晨曦過來給患兒進行插管。陸晨曦和楚珺的關係有所緩和,陸晨曦主動提出讓楚珺來學習這次給幼兒插管,在兩人的配合下,插管順利進行,這次陸晨曦還肯定了楚珺做得很好。
 
插管的順利完成讓大家舒了一口氣,一方面孩子救過來了,另一方面沒有監護人的簽字,擅自治療出了意外責任重大。門外的張曉涵聽到孩子無事淚流不止。
 
事情過去後,楊羽卻一直心事重重。她懷孕了。楊羽本來想打掉的,因為她家的情況,因為陳紹聰現在的德性,又因為自己這樣的工作,生下來怎麼帶啊。但是今天楊羽看著陳紹聰抱著那個孩子跑過來時,他突然對陳紹聰有了信心,他一定會是個好父親,楊羽又捨不得打掉了。陳紹聰聽完早已紅了眼眶,自喃道,原來他救的是他自己的孩子。即使前面有諸多困難,他們也做好了心理準備迎接這個孩子。隨即,陳紹聰帶楊羽去了他家見他父母。
 
揚帆和姜總在辦公室討論姜叔的手術,因為耐藥菌株的事,楊帆提到先鋒公司的器材和藥品的購進量要逐步地往下減一減了。兩人爭執了一番,姜總得知揚帆不是害怕別人查器材,而是怕別人查他自己。再加上揚子軒寫的那篇論文,就是埋的一個雷,真要有人關注仁合使用先鋒公司器材數量的實際情況,那篇論文說好聽了是數據,說難聽了那就是證據。姜總聽後也隱隱有些擔憂。
 
陸晨曦的媽媽各項指標都正常,但是還未醒,什麼時候能醒,誰都說不準。現在陸晨曦每天頭髮也不梳,臉也不洗,下了班就過來陪她媽媽,陸晨曦爸爸不願看到陸晨曦這樣。她媽媽的事只能求過程,不能求結果,盡最大的努力,做最壞的打算。以前都是陸晨曦安慰病人,現在輪到晨曦爸爸安慰陸晨曦了。陸晨曦上班去後,晨曦爸爸看著晨曦媽媽還是忍不住傷感,有些話能安慰別人但安慰不了自己。
 
楊子軒的論文四處碰壁,揚帆的觸角都伸到中心醫院去了,楊子軒也拿不到他們的數據,正一籌莫展。陳紹聰便主動提出帶揚子軒去中心醫院拿數據,他有一老熟人是中心醫院管醫療數據的程序員。熟人很爽快,數據就快要到手了,誰知那熟人對陳紹聰有點意思,得知陳紹聰已經結婚,立馬把兩人轟出了辦公室,數據泡湯了。
 
走出中心醫院,陳紹聰便接到了開會的通知。院辦組成了一個調查組,調查陸晨曦媽媽的病例。所有參加過陸晨曦媽媽搶救的醫生護士都要到,一個一個地進去詢問。陳紹聰開完會便去跟陸晨曦通報情況。
 
另一邊,林歡和所請律師也來到了醫院,正和揚帆協商。此時,陸晨曦正因她媽媽的事找楊帆,便開門進去了,看到在開會正要離開。揚帆叫住了她,正好讓陸晨曦跟林歡解釋解釋耐藥菌株感染到底是怎麼回事,畢竟陸晨曦是林皓的首診大夫,比較有說服力。陸晨曦的解釋依然沒有說服林歡,最終決定委託市醫療調解委員會去進行醫療事故的技術鑒定。
 
會議結束後,陸晨曦留下為莊恕辯解。但這次調查楊帆作為直接領導都要迴避,找他也沒用。
 
傅博文找到莊恕,想在離開醫院前給莊恕一個交代。他從辦公室牆上「初心」的畫框裡取出了當年莊恕媽媽取藥單的原件,交給了莊恕。拿著取藥單,莊恕有些不敢相信……
 
兩人來到醫院樓頂,傅博文說出了當年那件事的經過。那天上午,莊恕媽媽告訴傅博文,患者陸中和術後偶發室性早搏,傅博文下了醫囑,讓她一旦發現早搏頻繁,便用利多卡因緩解,後來莊恕媽媽給陸中和注射了利多卡因,陸中和發生過敏反應,呼吸窘迫。
 
當時的胸外科主任修敏齊第一反應就是利多卡因過敏,雖然這種過敏在那個年代幾乎沒有人知道,但一旦將這件事情如實上報的話,他們都有可能被追究責任,而他們努力了幾年終於拿到資格開展的肺移植項目也必然會因此而終止。於是傅博文和修敏齊找到了藥房管事曹廣義,脅迫他立刻偽造一份莊恕媽媽領取青黴素的取藥單,曹廣義雖然很不情願,最後,他還是照做了。在即將要點燃那張取藥單原件的一瞬間,傅博文猶豫了,把原件收了起來。
 
第37集
傅博文偷偷把當年莊恕母親的那張取藥單留了下來,為的是將來修敏齊一旦和他有利益衝突,這張單據或許能夠成為修敏齊的把柄。但一直到傅博文當上仁合的院長都沒用上,後來傅博文就把它放在了那幅初心的背後,它時時刻刻提醒著傅博文,當年他做了一件那麼無恥的事情。
 
對於莊恕而言,傅博文的自責遠遠不夠。莊恕更想知道傅博文接下來怎樣把這件事情大白於天下,還他母親的清白。但傅博文什麼也做不了,修敏齊拒絕澄清這一切。傅博文留下的單據並沒有用,沒人能證明這張單據是真的,因為當時偽造的單據已經作為證據被封存進檔案了。莊恕想到當年的藥房主管曹廣義,曹廣義一直對偽造取藥單這件事心懷愧疚,94年他便辭去了職務,全家遷至加拿大。如果能找到曹廣義,或許對澄清這件事有所幫助。但是畢竟失聯多年,他現在是死是活誰都不知道,想要找到他談何容易。
 
傅博文從業以來最後悔的兩件事,一件是肺移植手術佔用了莊恕的成果,他已經全部坦白了。另一件就是莊恕媽媽的事,傅博文深深彎下了腰向莊恕和莊恕媽媽鞠躬道歉。但莊恕並不接受,他母親為了這件事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他們付出了什麼?一句輕飄飄的道歉就能解決嗎?到現在主使者都沒有站出來為他母親說過一句話,他們依然是醫學界最受人尊敬的專家。他們會把他們的榮譽一直延續下去,不會有任何改變,而莊恕的母親將永遠是一個導致患者死亡不負責任的護士,陸中和的家屬依然會認為是他母親的失誤造成了他們家的悲劇,就這樣一句無力的懺悔就算是贖罪了嗎?這能挽回對兩個家庭的傷害嗎?
 
傅博文知道,他無論怎樣懺悔,都不能得到莊恕的原諒。但後來為避免同樣的事情發生,他能做的都做了。莊恕則質問傅博文沒有做到一個醫生該做的!一個患者的死亡本應該作為醫學進步的經驗和教訓,避免更多的悲劇,卻被他們這麼骯髒地給掩蓋了。莊恕堅定地告訴傅博文,無論結果如何,無論過程有多艱難,他一定會把這件事追究到底! 
 
晚上,陸晨曦來到傅博文的療養院看望。敲了半天門都沒反應,陸晨曦察覺不對,找工作人員拿來了鑰匙。開門後,發現傅博文倒在了房間裡。傅博文給自己注射了致死量氯化鉀,陸晨曦立即實施搶救,傅博文被及時救了回來。傅博文的事業、名聲、身體已經全毀了,他沒有家庭,也沒什麼牽掛,這樣活下去,對他來說是一種煎熬。傅博文跟陸晨曦說了她父親的死亡真相,澄清了莊恕媽媽的清白。陸晨曦聽完立刻驅車回家。路上,陸晨曦腦海裡回憶起一幕幕莊恕日常關於此事的蛛絲馬跡。
 
此時,莊恕已經在收拾東西準備搬離陸晨曦的家了。莊恕正電話托人調查曹廣義的下落,陸晨曦趕了回來。看到莊恕要搬走也不跟她說出真相,不由分說打了莊恕一巴掌,情緒十分激動,無論是做同事、做朋友還是做女朋友的時候,莊恕從不跟她說真話。莊恕挨了一巴掌有點蒙,便不想糾纏轉身要走。陸晨曦從後面抱住了莊恕,她叫莊恕別走……
 
真相的明朗讓他們倆誤會解除。之前莊恕覺得傅博文畢竟是陸晨曦的老師,在沒有找到有力的證據以前,他不願看到陸晨曦面對兩難的選擇。更重要的是,莊恕發現他已經愛上陸晨曦了,他沒有辦法假裝是一個不相干的人繼續和陸晨曦在一起。陸晨曦聽後再次主動一吻,兩人冰釋前嫌,重歸於好。
 
感情的問題解決了,工作的麻煩又來了。因為晨曦媽媽的事情,院務會正對莊恕進行調查,取消了他所有的手術。
 
和莊恕和好了,讓陸晨曦的狀態明顯好轉。晨曦媽媽恢復的情況也越來越好了。陸晨曦送她媽媽的血樣去化驗科時,正好碰到了楚珺的一個病人和護士有些爭執,便親自診治了這個病人。這個病人有高血壓病史,一直在服用利血平降壓藥,開始用藥以後一直覺得心裡老是不痛快,想哭,有時候還覺得精神壓抑。陸晨曦瞭解情況後讓楚珺去調既往病歷,楚珺拿到病歷回來的路上碰到了莊恕,莊恕便要替她把病歷送給陸晨曦……
 
揚子軒的論文進展順利,但是數據統計結果卻讓他大跌眼鏡。這幾家仁合指導化療用藥的醫院簡直是在兜售先鋒公司的化療藥。陳紹聰也指出,以前有很多病人在仁合做過手術,因經濟問題回家鄉繼續化療的病人,揚帆都沒管過,就在前幾個月,揚帆忽然開了一個組,專門負責指導這些病人的化療方案。揚子軒瞭解了這些有些卻步。
 
第38集
莊恕送病歷給陸晨曦。陸晨曦以為莊恕是在為楚珺跑腿,有點小吃醋。莊恕立馬解釋,今天上午沒工作安排,找機會過來看看陸晨曦。陸晨曦雖高興但也有些擔憂,是院務會安排了對莊恕的調查,莊恕才輪休的。陸晨曦談到楚珺對這個患者的問診情況很好,但莊恕並未接話,陸晨曦看向莊恕,表示是真心在誇楚珺,莊恕才不走心地應和,莊恕的這個反應逗樂了陸晨曦。
 
莊恕的手術都被停了,有一台手術的病人家屬怎麼都不同意別人做,他們只信任莊恕,堅持要讓莊恕來做。揚帆看了病例發現就是一個簡單的肺癌切除手術,任何一個副主任醫師都可以做,但家屬不聽勸。揚帆有些生氣,直接言明自己親自給他做手術!
 
通過那個病人,莊恕發現可以放心地讓楚珺管病人了,她現在是一個合格的大夫了。楚珺不再像剛來時陸晨曦反感的那個樣,只會應付差事。也不像莊恕剛帶她時那樣,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表現給莊恕看。現在楚珺已經能用自己的知識和經驗去幫助患者了。楚珺很高興得到莊恕的認可,但也在擔心莊恕要為超低溫療法負責,離開仁合。
 
中午,陸晨曦和莊恕一起吃午飯。陸晨曦卻吃不下去,她還在擔心莊恕下午的調查。陸晨曦讓莊恕去給揚帆服個軟,莊恕卻決定實話實說。吃完,莊恕正要去接受調查,開門就看到同事們都聚集在門口,他們借口說是路過這,但其實大家是來給莊恕打氣的,他們都不希望莊恕離開仁合。莊恕自然也知道大家的好意。
 
調查陸晨曦媽媽病例的調查組找到莊恕詢問當天情況。莊恕實事求是地說明情況,除了一些手術情況,還被問及是否提前向上請示,和陸晨曦是否是情侶……莊恕都依照事實一一作答。他承認晨曦媽媽的治療方法是他個人的決定,並解釋到,創傷專家們提出的人造休眠可以為大出血,而且暫時無法立即輸血的傷員爭取時間,這方面的研究一直在進行,只是官方數據還沒有公佈,專家們則認定莊恕把一個只存在於討論,沒有任何准入原則、操作規範,甚至連臨床實驗數據都沒有公佈的方法直接用在了患者身上,他們將因此給出評定。
 
即使專家們聽到如果不用超低溫這種非常規療法,患者當時就會死亡,他們依然認為莊恕不該如此,因為造成了不能挽回的後果,讓傷員變成了植物人。
 
傅博文打電話給揚帆想讓他在這件事上幫幫莊恕,但是揚帆因避嫌沒參加調查組,稱他控制不了這件事。傅博文認為陸晨曦母親的手術是順利的,而且陸晨曦既是主治大夫也是患者家屬,他都表態支持莊恕了,調查就有點興師動眾了。但調查組不這樣認為。畢竟患者至今都沒有醒,所以專家認為並不能說這個治療手段就是成功的,如果今後患者出現了意外,很有可能就是這個低溫療法造成的後果。到那個時候輿論指責仁合的領導,說他們聽之任之,那就是他們的失職。傅博文想讓揚帆幫忙說說話,但揚帆卻以醫院條例為由拒絕。
 
此時,陸晨曦在媽媽的病房焦急地等待著莊恕的調查結果。她突然發現她媽媽有反應了,手指嘴唇都在動。陸晨曦立即跑到調查組和莊恕正開會的會議室,通知他們她媽媽有反應了,要醒了。莊恕趕緊前去檢查晨曦媽媽的情況。
 
陳紹聰可是一個隱藏的富二代,之前想要自由不願回家住,現在因為楊羽懷孕需要照顧,陳紹聰便決定搬回家去住。揚子軒和楚珺來幫陳紹聰搬東西,三人談起了莊恕的事,現在陸晨曦媽媽從深昏迷變成了淺昏迷,就快要醒了,調查理應停止。但陳紹聰認為這次調查不是為了查莊恕,而是揚帆為了請他走人,即使這次調查中斷了,以後還會有別的手段請他走的。
 
籃球場上,莊恕正揮汗如雨。陸晨曦坐在場邊看著莊恕打球,沒想到莊恕的球技還不賴……
 
第39集
莊恕和陸晨曦兩人在籃球場邊聊著天,兩人依然在為陸晨曦媽媽的病情憂心。陸晨曦媽媽雖有所好轉,但什麼時候能醒還是未知。她只是從深昏迷轉入淺昏迷,未來的恢復期恢復情況都很難講,他們現在能做的還是只有等待。陸晨曦想等她媽媽醒來後,找個機會讓傅博文把當年的真相告訴她。他們由此談起了當年的那件事。醫學科學本是純粹的,但是人在探索和運用它的過程中,是複雜的人性讓它變得不那麼純粹了。
 
從業這麼多年以來,莊恕一直在努力地說服他自己,不要鑽牛角尖,不要仇恨,不要偏激,但是真的很難。莊恕媽媽出事後,莊恕不止恨仁合胸外科,他也恨醫生這個職業,但是後來莊恕病重,是揚帆和他的妻子秦老師一直在幫助他,為他四處奔走。當初也正是因為揚帆,莊恕才能遇到他的養父。莊恕的養父治好了他的病,給了莊恕一個家,愛他,教育他,帶他走進了手術室,拿起了手術刀。所以揚帆請莊恕回仁合時,莊恕的心情很複雜。莊恕是帶著對仁合的鄙視和厭惡回來的,再加上揚帆這個曾經扭轉了莊恕對醫生印象的人也變得不再像從前了,這讓莊恕很失望。
 
因為他母親的事,莊恕之前確實想過報復,但是後來放棄了,因為遇見了陸晨曦。是陸晨曦讓他看到了理想中醫生的樣子,真誠地毫無保留地把醫生這個職業當作信仰。陸晨曦改變了莊恕對仁合的厭惡,甚至讓莊恕對仁合對胸外科有了情感,也對陸晨曦有了愛。現在的仁合胸外科在莊恕心裡,就跟陸晨曦一樣,是一個有情感和信任,不捨得被別人抹黑的地方。可恰恰也是在仁合,讓莊恕有了最挫敗的兩個打擊。一個是林皓,一個是陸晨曦媽媽。陸晨曦拉著莊恕的手安慰著他,反被莊恕教育。
 
莊恕也知道超低溫療法這種治療手段是違規的,醫療規範的設立就是要約束與生命相關的醫療行為,越矩也許會創造奇跡,但是對行業規範的衝擊帶來的隱患可能會遠遠超過在極端情況下挽救生命。陸晨曦漫不經心地聽著莊恕的長篇大論,打趣莊恕這次被開了就去大學當教授去吧!
 
兩人正準備離開,莊恕看著陸晨曦的背影,問道,如果這次被解聘了,陸晨曦是否願意跟他回美國。陸晨曦把這理解為是求婚,莊恕沒有說話,一把抱住了陸晨曦,陸晨曦幸福得忍不住地笑。
 
回到醫院,陸晨曦正在急診搶救兩個一氧化碳中毒患者,此時姜叔也出現了緊急狀況,但陸晨曦過不去,便叫莊恕去了。姜總看到陸晨曦作為主管大夫面都不露,有些意見,但被莊恕平息住了。
 
陸晨曦解決完急診的事,便來找莊恕瞭解姜叔的情況。姜叔的手術有風險,陸晨曦因為姜叔的身份有些顧慮,莊恕寬解著她。就在此時,陸晨曦媽媽心律失常,兩人立即趕往病房進行檢查。晨曦媽媽迷糊地說了幾句話,但聽不清在說什麼,這是無目的的反射。現在的狀況是徹底甦醒的徵兆還是走向了反面,現在也不好判斷。
 
另一邊,被送往普外的其中一個一氧化碳中毒患者常大林突然劇烈咯血,血壓急降。陸晨曦雖十分擔心她媽媽,但她還是立即趕到了普外搶救常大林。
 
常大林的女兒絲毫不尊重大夫的治療,覺得欺負他們醫院沒人,才讓一幫年輕醫生給她父親治病,覺得就是大夫的失職,讓常大林的病情越來越嚴重,態度惡劣地在跟陸晨曦糾纏。陸晨曦已經放下她媽媽首先來搶救了常大林,他女兒的無理取鬧讓陸晨曦十分無語無奈和委屈,直言如果對搶救和治療的過程有任何質疑,可以聯繫醫務處或者第三方機構。
 
陸晨曦處理完常大林的救治,便趕往了胸外科姜叔的病房,和莊恕探討姜叔的治療。姜叔對之前使用的先鋒公司的產品無心肌毒性的化療藥產生了排斥,他的身體已經不能承受化療了,不化療腫瘤不會縮小,而實行手術,他的心臟又承受不了,真是個難題。莊恕建議盡快手術,不然性命堪憂。但姜叔的手術難度太大,陸晨曦沒有太大信心。
 
此時,患者常大林的女兒覺得在醫院受欺負了,便聯繫她哥哥趕到了醫院。兩人來到胸外科找到陸晨曦,常大林的兒子情緒十分激動,覺得陸晨曦因為勢利只管老總的爸爸,不管他的爸爸,爭執之下推倒了陸晨曦,撞傷了陸晨曦的額頭。正巧被路過的揚子軒看到,出手制服了常大林的兒子,並把他的胳膊弄脫臼了。常大林的家屬報了警,揚子軒便等在原地。
 
莊恕帶陸晨曦去處理傷口,莊恕一直黑著臉不說話。陸晨曦不但沒怪病人家屬,反而反思自己的問題,體諒家屬,還一直和莊恕開玩笑,想讓莊恕高興些。
 
第40集
因揚子軒和患者家屬發生衝突的事,揚帆正生氣地訓斥揚子軒,就知道給他惹麻煩。那個患者家屬冷靜下來也恢復了理智,他也知道打陸晨曦不對,揚子軒打他也情有可原,雙方都不再追究對方的責任。
 
林歡和律師再次來到仁合醫院進行協商調解。根據專家組調查認定,根據艾滋病的傳播條件,以及對林皓死因的判定,林皓的死亡跟艾滋病患者毫無關係。仁合醫院是首個參加救援的三級甲等醫院,在接診量超過最大限度的情況下,耐藥菌株的發生是屬於正常現象,不能證明醫院有不規範的治療和護理行為。而之後的搶救仁合醫院也完全符合各項行規標準。根據調查結果顯示,仁合醫院在病人手術,術後護理,發生感染後的治療和搶救不存在醫療過失,林皓的死亡和仁合醫院沒有直接關係。仁合醫院也表示,雖然仁合沒有責任,但本著人道主義原則,仁合願意拿出兩萬元的補償款。但林歡方對調查結果存在異議,他們要求三十萬元賠償金,並在市級以上報紙登報道歉。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時,林歡律師以揚子軒和患者家屬衝突的照片要挾揚帆。律師調查出揚子軒是揚帆的兒子,也是先鋒公司的實習生,而先鋒公司是仁合醫療器械的主要供應商,這種正常關係的背後可能有不正當交易。這張照片證明仁合醫院優先治療先鋒公司老總的父親,忽略其他病患,而當雙方發生矛盾時,院長的兒子、先鋒公司的實習生動手毆打其他病患,律師強硬表示會把這張照片發到網上,等到形成公眾輿論的時候,自然會有相關部門領導看到,進而注意到先鋒公司和仁合的特殊關係。
 
這些話正戳到揚帆的痛處,思量過後決定讓步,同意付他們要求的三十萬賠償金,但登報道歉不行。因為在這件事情上醫院沒有任何過失,登報道歉對醫院的聲譽損失太大。但是林歡寧願少要點賠償金也要求登報道歉,律師再次以照片傳上網相要挾,揚帆無可奈何,有些猶豫,最後同意考慮考慮。
 
林歡其實並不認同律師的做法,錢多錢少,林歡並不在乎,她只是想給她父親討個說法。律師抓著仁合醫院的把柄來要錢,這就是訛詐,這跟堵醫院門口拉橫幅的醫鬧沒什麼區別,這跟她父親的死已經沒什麼關係了。林歡堅持要走法律程序,但律師稱他們現在處於劣勢,最好的辦法就是和解,揚帆已經鬆口願意賠償,但林歡還抓著道歉不放。林歡和律師兩人觀念不同,各自不滿。
 
莊恕和楚珺一起來檢查姜叔的情況,楚珺認出姜叔就是桃山區醫院的姜大夫,小時候還給楚珺看過病。檢查結束後,楚珺便和姜叔聊起了天,讓姜叔心情好了不少。
 
此時,莊恕接到了林歡的電話,林歡向莊恕說明了今天的情況,表示會向法院起訴。
 
掛了電話的莊恕,收拾好心情,拿著姜叔的片子來跟陸晨曦會診。姜叔這種情況的手術,陸晨曦連三成的把握都沒有,這讓她壓力很大。但他們也毫無辦法,只能通知病人家屬,說服他們進行手術。陸晨曦好奇為什麼這次莊恕勸她冒險,而不是像柳靈那次勸她保護自己。莊恕解釋道,因為他比那個時候更瞭解陸晨曦了,他知道陸晨曦不會放棄。
 
莊恕和陸晨曦來到姜叔的病房,勸說姜叔和姜總進行手術。現在腫瘤隨時可能破潰,還有氣管瘺,雖然有風險,但現在是唯一的手術時機了。陸晨曦從未做過類似情況的手術,既沒有成功的經驗,也沒有失敗的教訓,這個手術的成功率或者是零,或者是百分之百。姜叔聽後百感交集,最後他決定手術。
 
揚帆害怕照片放到網上被炒作得無法收拾,竟讓姜總的父親轉院。姜總情緒激動,他手術同意書都簽了,現在讓他轉院?揚帆言明利害,姜總有些不知所措,無力地癱坐在椅子上。姜總的父親確實動不了,說兩句話都喘,得馬上手術。姜總陷入了兩難……
 
莊恕帶常大林的兒子去看了陸晨曦最重要的病人——陸晨曦的媽媽,解釋了誤會。常大林的兒子知道真相後愧疚萬分,向陸晨曦反省自己,並鄭重道歉。
 
第41集
姜總猶豫再三,決定讓他父親轉院。看到姜總在辦出院手續,楚珺制止不住,便打電話通知陸晨曦。陸晨曦聽後快步跑向姜叔病房,攔住了正被推走的姜叔。陸晨曦擔心姜叔的病情,堅持不同意轉院。揚帆氣急敗壞,最後姜總提議去辦公室談。
 
來到辦公室,陸晨曦看到了那張照片不明覺厲,揚帆並沒有跟陸晨曦說真實的原因,解釋為院裡為了維護聲譽,避免誤會,也為了保護陸晨曦,決定把姜叔送到北京做手術。陸晨曦聽完不以為然,如果有人造謠生事,就把當事人叫出來說明情況就能解決。其實陸晨曦知道揚帆和姜總在擔心什麼,但她對這個並不感興趣。只是向姜總直言,如果現在長途轉移他父親,就會耽誤病情甚至死亡。她建議姜總放下先鋒公司老總的身份,單純從一個患者的家屬去考慮,為了他父親的生命,慎重決定。聽完陸晨曦的話,姜總改變了主意。
 
陸晨曦叫來了莊恕,她從陳紹聰那裡得知林歡來醫院調解的事,莊恕卻什麼也沒告訴她。陸晨曦希望莊恕勸說林歡放棄訴訟,如果仁合對林歡進行了道歉賠償,就說明仁合有過錯,是應該負責任的,為了安撫輿論,息事寧人,把沒錯說成有錯,損失的是醫學科學的真實和實事求是地精神。在陸晨曦心裡,會為仁合,為莊恕,為自己,為救治過林歡父親的醫護人員覺得委屈。陸晨曦已經離開去手術了,莊恕還是久久站在原地做著思想鬥爭……
 
最終,莊恕決定去勸說林歡放棄訴訟。莊恕驅車去往林歡家裡,林歡看到莊恕並不太歡迎。莊恕準備了林皓的相關病歷資料,把林皓入院以來所接受的所有治療過程又向林歡和她媽媽詳述了一遍……
 
而此時,陸晨曦正在專心致志地給姜叔進行手術。
 
詳述完治療過程,莊恕稱林皓去世後,他保存了林皓的穿刺標本報送北京疾控中心微生物組,他們推測出林皓感染的可能是從非典型性分支桿菌發展變異來的菌株,並已經在試驗動物上進行種植,菌培養結果都可以拿給律師看。但林歡依然對把她父親和艾滋病人放在同一個病房的事耿耿於懷,她不能接受她父親的死亡。
 
面對情緒激動的林歡,莊恕經過內心掙扎,說出了他母親三十年前的冤屈,但仍未說出林歡是他的妹妹。莊恕稱母親的冤屈他無能為力了三十年,他比林歡更恨仁合,但即使這件事有一天真相大白,也只能成為醫學進步的反思,因為三十年前利多卡因地致敏性並不為人所知,就跟這次耐藥菌株一樣,都是醫學發展必經的過程。而這個過程中,難免會有人付出一些代價。莊恕還在堅持研究林皓的菌株。林歡聽完早已淚流滿面,但仍不願放棄,林歡甚至表示以後再也不想看到莊恕。但是林歡的媽媽知道莊恕是林歡的親哥哥,她在明白莊恕的心意後,決定勸林歡放棄訴訟。
 
在陸晨曦的高超技術和堅定的決心下,姜叔的手術漂亮地完成!回到醫院的莊恕等著正在手術的陸晨曦回家,看到陸晨曦,莊恕一把抱住她,今天兩人都度過了難熬的一天。
 
次日,莊恕一大早便來看望晨曦媽媽,晨曦媽媽的情況越來越好了。莊恕不想再隱瞞,便把自己的往事都告訴了晨曦爸爸,晨曦爸爸聽了百感交集,並未怪罪莊恕。
 
陳紹聰給回到辦公室的莊恕送結婚請柬,婚禮是陸晨曦希望陳紹聰抓緊辦的,關於莊恕的調查結論院務會今天就會做出決定了,陸晨曦怕莊恕趕不上。
 
此時,莊恕又接到個不好的消息,曹廣義兩年前因病去世了,而且沒留下任何遺囑。剛有的一絲希望又破滅了……莊恕心力交瘁。
 
會議室內,莊恕的調查結果出來了,院方決定終止合同,提前解聘莊恕。同事多次求情也都被揚帆駁回,這次揚帆是決心讓莊恕離開了。
 
兩周後,陳紹聰和楊羽的婚禮現場。綠地素花,純潔美好,有陳紹聰和楊羽兩個搞怪的主角,現場一片歡聲笑語。
 
第42集
在陳紹聰和楊羽的婚禮上,修敏齊意外地現身陳紹聰和楊羽的婚禮,莊恕看到修敏齊心裡總歸有些不舒服,但為了不掃大家的興,並未離開。修敏齊是特意來找莊恕幫忙的,但因他們倆的過節,修敏齊不好親自去找莊恕,便讓楊帆和傅博文代為轉達。
 
揚帆和傅博文得知事情原委,找來莊恕。修敏齊的女兒修彤患先天性心臟病很多年了,肺動脈高壓已經到了終末階段,現在心肺聯合移植是唯一可能的治療手段,本來這個手術應該是傅博文來做的,但是傅博文現在的情況是做不了這樣高難度的手術的。修敏齊也曾經想過到國外治療,但家裡的條件負擔不起,所以修敏齊想請莊恕手術。莊恕曾做過類似的手術,是有成功經驗的。揚帆充滿期待地看著莊恕,很希望他能同意。但莊恕表示自己已被解聘,在明天下班之後莊恕的聘期也就結束了,提出要考慮考慮,便起身離開。
 
病房內,修敏齊的女兒修彤還在昏迷中。國內修敏齊能聯繫到的大夫都沒有把握做好修彤的手術,修敏齊又沒那個經濟實力送出國手術。現在全美排前的心肺移植專家莊恕就在眼前,修敏齊卻不願放下身段親自去找莊恕談。傅博文極力勸說修敏齊,只要修敏齊親自去找莊恕談,向莊恕坦白承認,即使莊恕聘期結束了,他也一定會留下完成修彤這個手術的。
 
只要修彤心肺移植的供體有了,就能立即進行手術。就看修敏齊能不能用自己的名譽去換修彤的生命。這個一個公平的結果。但修敏齊依然執迷不悟,堅持稱自己的名譽沒有任何污點。傅博文聽後十分無奈。
 
傅博文讓陸晨曦勸莊恕幫修彤做手術,陸晨曦也知道修彤的病情等不了了,但修敏齊都不願承認當年的事,陸晨曦也很難勸動莊恕。
 
第二天清晨,莊恕和陸晨曦正準備去上班。因為修敏齊的事,莊恕情緒狀態不是很好。陸晨曦擔心莊恕因為修彤的手術陷入兩難的境地,建議莊恕今天別去上班了,但莊恕還是決定去上班。
 
今天是莊恕在仁合醫院的最後一天,醫院裡,莊恕依然在盡心盡力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此時傅博文和揚帆應修敏齊之托再次來勸說莊恕,修彤心肺移植的供體到了,必須四十八小時之內手術。傅博文和揚帆都曾跟莊恕有過節,傅博文是因為莊恕母親的舊事,揚帆則是簽字解聘了莊恕,因此兩人過來請求莊恕都有些尷尬。傅博文勸說莊恕老一輩的恩怨慢慢化解,不要轉嫁到孩子身上,不要轉嫁到病人身上。揚帆稱大家都信任莊恕的技術。莊恕聽後諷刺道,當初請莊恕來行醫執教,是因為他們信任莊恕,後來被解聘,說明這種信任已經不在了,現在因為這樣一個身份特殊的病人,信任又突然回來了……這些理由都不足以說服莊恕。
 
就在揚帆和傅博文無能為力之時,修敏齊親自來到了莊恕的辦公室。但是修敏齊並沒有服軟承認當年的錯誤,而是以醫德、醫生的信念勸說莊恕行使一個醫生職責。莊恕依然對修敏齊抱有很強的敵意,聽到這些更是氣憤。修敏齊做出當年那種事,還有臉來拷問莊恕的醫德。面對莊恕的質問,修敏齊有些弱了下來,他以一個父親的身份請求莊恕主刀他女兒的手術。
 
莊恕取出他母親的工作證,拿到修敏齊面前,現在這個房間裡只有他們兩人,如果修敏齊向莊恕母親道歉,莊恕就同意主刀這台手術。修敏齊看著莊恕母親的照片冷笑起來,他拒絕道歉!並強硬地表示,莊恕現在還是仁合醫院的醫生,這是莊恕理所應當接受的工作安排。莊恕則更加強硬地表示,從即刻起辭去仁合醫院所有職務,不再接受任何工作安排!最終兩人不歡而散。
 
第43集
修彤病情惡化,已經不能再等了,為了自己的聲譽,修敏齊始終沒能放下身段跟莊恕的媽媽道歉,他寧願搏一搏,讓傅博文主刀進行手術。但傅博文不願拿生命進行賭博,他做不了這個手術。現在明明有一個能做好這個手術的醫生,卻要眼睜睜地看著修彤失去這個機會……
 
陸晨曦不願看到修彤失去這個機會,盡力勸說著莊恕。莊恕不僅是他媽媽的兒子,還是所有患者寄予希望,所有醫生仰慕的莊恕,陸晨曦不希望莊恕因為一個惡人破壞了自己秉持的信念,在自己行醫的履歷上留下一個污點,如果這台手術莊恕不參與,陸晨曦怕它會是莊恕內心深處永遠無法挽回的愧疚。不管是傅博文還是修敏齊,他們之所以不願意認錯 ,是因為自己的自尊心和榮譽感,讓他們不敢面對真實的自己。
 
陸晨曦質問莊恕,是否能面對真實的自己,是否想要成為他們那樣的人!但莊恕依然不為所動,情感是他跨不過去的一道深淵,他沒辦法在這個時候堅持醫生的理性,他做不到。陸晨曦不再強求莊恕,她只是說了器官移植者的情況,修彤的情況,讓莊恕自己做最後的決定。她不希望莊恕後悔。
 
修彤的手術即將開始,而此時莊恕開車離開了。在車上的莊恕腦海中閃現一幕幕大家對他的勸說,情感還是理智,莊恕十分難以抉擇。突然,在回憶的衝擊下,莊恕作為一個醫生復活了。他驅車轉回醫院,在手術開始的前一刻趕到了修彤的手術室。莊恕從門口出現,像一個英雄!
 
兩周後,莊恕已經回到美國,但還沒回醫療中心上班,在家待著,醫生診斷他有輕度的抑鬱症。修彤的手術雖然進行得很成功,但對莊恕的心理傷害比預料的要嚴重。
 
揚帆已經被正式任命為仁合醫院院長。但揚子軒又來給揚帆添堵了,揚子軒如實把自己的調查結果整理成論文發表了。論文指出仁合醫院和嘉林市二級醫院中最貴的先鋒公司的藥物占比非常高,但是藥效並不比其他公司同類藥更好……揚帆還沒看完論文,便接到了先鋒公司姜總的來電,揚帆知道姜總肯定是打電話來興師問罪的,便沒接。
 
晚上回到家,揚帆喝著悶酒,跟揚子軒袒露了心聲。揚帆一直覺得他才是仁合醫院最好的胸外科大夫,但傅博文不信任他,認為他功利心重。只要傅博文在台上,揚帆覺得自己的才華就得不到充分的發揮,所以他要把傅博文頂下去。揚帆只有拿到各種各樣的基金,得到藥物公司的支持,他才能獲得權力。有了權力,揚帆可以做最難最複雜的手術,他可以去攻克最尖端的科研項目。但等揚帆獲得權力的那天,他才發現他自己已經不是仁合醫院最好的手術大夫了。他做不了的手術陸晨曦可以做,連最懂行的患者家屬姜總也點名來請她……
 
揚子軒和他媽媽只想揚帆做單純一點的大夫,但揚帆稱做單純一點的大夫就給不了他們更好的生活,沒辦法給揚子軒媽媽買進口藥讓她活下來,他自己要是早一點不單純,現在坐在這吃飯的可能就是他們三個人……揚子軒從沒覺得住四十平米的房子丟人,從沒羨慕過同學父母的車子,揚帆是仁合優秀的胸外科大夫,他就覺得挺驕傲的。
 
揚帆也告訴揚子軒不用違背自己的信仰替他做什麼,他自己做的事情,他自然會考慮周全,合作醫院的用藥不會有原則問題,至於揚子軒那篇論文引出的質疑,他也自有回答的辦法,如果有人利益受損,那就是先鋒公司。揚子軒聽完這些心裡很不是滋味。
 
陸晨曦媽媽已經醒了,正在復健中,總在念叨著莊恕。陸晨曦也十分想念莊恕,她整理著莊恕的房間,看著莊恕看過的書,思緒萬千。
 
次日,仁合醫院酈峰縣特大泥石流搶險救災總結暨表彰大會在院召開。修敏齊、傅博文及全院醫護人員都在此參加表彰大會。鍾西北獲得了終身榮譽獎,台上台下掌聲雷動,但大家的心情是沉重的,為這個獎項鍾西北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包括陸晨曦在內的多位醫護人員都獲得了表彰。
 
上台領完獎的陸晨曦並沒有下去,而是當著全院醫護人員的面說出了三十年前的舊事。鍾西北最渴望的不是這份來自仁合醫院的榮譽,而是仁合醫院應該如何面對一段自己的晦暗歷史。陸晨曦說出了她父親死因真相,洗脫莊恕媽媽的冤屈,並拿出鍾西北生前寫下的證詞證明,但陸晨曦並沒有說出幕後真兇是誰……聽著陸晨曦在不斷揭露真相,修敏齊緊張不安。此時,傅博文站了出來,提到了當年真正的取藥單……
 
第44集(結局)
當年學醫的慷慨激昂的誓言,這麼多年時刻刺痛著傅博文,他不配做一個醫生,他說服不了自己的良知。此時傅博文走到台前,拿出真實的取藥單,證明莊恕媽媽拿的是利多卡因而不是青黴素。他說出了自己和修敏齊的罪行,承認是自己和修敏齊嫁禍給莊恕媽媽的。傅博文勸修敏齊正視當年的事實,不要再錯下去了。但修敏齊仍然冥頑不靈,輕描淡寫地說出當年的調查處理的結果才是真相,就是莊恕媽媽拿錯了藥,注射了青黴素才導致患者死亡。
 
修敏齊一一反駁著他們的證據。狡辯稱鍾西北一人的證言,不足以斷定這就是真相。當年在病房只看到青黴素的瓶子,而並沒有利多卡因的瓶子,堅持當年注射的是就是青黴素。修敏齊看著傅博文保存的取藥單也不為所動,稱當年調查組已經證實檔案中的取藥單是真實的,三十年過去了,突然又冒出一張取藥單,莊恕媽媽已去世多年,沒人能證實這張是真的。修敏齊說的沒錯,對於這件事並沒有確鑿的證據,傅博文讓修敏齊拼著醫者的良心說出當年的真相。
 
頑固的修敏齊執意自己始終無愧一個醫者的良知,說完逕自離去。全院人員目送著修敏齊離去,雖然修敏齊沒有承認當年事,但大家眼中滿是懷疑、憤怒和不堪。
 
會議結束,市衛計委紀委來向揚帆瞭解仁合對先鋒公司藥材器械採購的問題。
 
傅博文來到修敏齊家中,修敏齊談起舊事。當年,肺移植一直是個不可攻克的難題,但是修敏齊不死心,堅持要把它攻克。申請了五年,肺移植研究項目好不容易才被通過,此時陸中和因利多卡因過敏死亡,因為擔心此事會影響肺移植項目的進行,便把責任推脫到莊恕媽媽的身上。到現在為止修敏齊都不曾為當年做的選擇後悔,如果回到三十年前還是會做同樣的決定。肺移植項目的成功挽救了多少患者的生命,犧牲莊恕媽媽一個,這是值得的。
 
但傅博文卻不這樣認為,每個生命都是平等的,莊恕媽媽因為此事去世,這對她來說是不公平的。欺騙和造假是醫學科學發展最大的障礙。其實不論修敏齊承認與否,這件事得結果都已定,修敏齊敗了。
 
一個月後,美國洛杉磯。莊恕正在院子裡修剪花草,得知嘉林突發肺感染,疫情嚴重。仁合醫院正在努力堅守。這次疫情是耐藥菌株的變異株感染,很有可能跟林皓感染的耐藥菌株差不多。面對曾經一起奮戰的戰友們,莊恕毫不猶豫地選擇回到仁合跟他們站在一起。莊恕重新審視自己,重新站了起來。從邋遢不修邊幅又變回了帥氣幹練的莊恕。
 
莊恕趕回了仁合醫院。仁合醫院現在正被全面封鎖,所有醫護人員都穿著隔離服全副武裝,都在全力與病魔做鬥爭。醫院內疫情嚴重,每天都有人死亡。揚子軒和楊羽也被感染了,虛弱地躺在病床上,所幸沒有生命危險。
 
莊恕來到仁合,和陸晨曦再次相逢。兩人穿著白色隔離服,深情對望,默默相擁。現在已經確定感染的就是林皓菌株的變異株,還好莊恕對林浩菌株的研究沒有被揚帆阻止。
 
陸晨曦告訴莊恕修敏齊已經去世。疫情爆發的第三天,修敏齊和傅博文搶救一個呼吸困難的患者,吸引器壞了,患者窒息,修敏齊便用嘴代替儀器吸出了阻塞物,感染了疫情去世。修敏齊在進疫區前寫信給調查組承認了當年的事,重新啟動的調查被感染打斷了,同事一個一個倒下去。陸晨曦想打電話給莊恕,但又不想莊恕回來,她想等一切平靜之後,再去美國找莊恕。「我們結婚吧。」莊恕毫無預兆地說出了這句話,這句陸晨曦期待的話。陸晨曦高興不已。
 
二十八天後,在全市醫護人員的努力下,戰勝了疫情。
 
經調查莊恕媽媽確實是被傅博文和修敏齊所冤,但已過追究時效,不再追究傅博文和修敏齊的法律責任。揚帆在藥品和醫療器械採購方面涉嫌經濟問題,被免去仁合醫院院長和胸外科主任職務。揚子軒放棄美國的職位回到中國,想要去非洲進行醫療援助。揚帆雖已失去權力,但父子二人關係緩和了很多。楊羽孩子並未受疫情影響,十分健康,可把陳紹聰高興壞了。
 
一切終歸平靜。身為副教授的陸晨曦來醫科大講課,跟學生講述當年的輝煌歷史不亦樂乎。莊恕在旁等待著催促陸晨曦去拍婚紗照,陸晨曦嫌棄婚紗照都太土一直推脫著不願去拍。此時,陸晨曦正在等一個學生,傅博文介紹的,要考陸晨曦的研究生。那個學生遲到一兩個小時了,兩人正準備離開,學生來了,正是迷路的依然帥氣的胡歌。
 
【文中圖片cr:外科風雲】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 山茶花開時】分集劇情1~16.人物介紹~孔曉振、姜河那*日常系愛情劇(4集更新)
《山茶花開時》劇情講述和「冬柏」和以她為中心的三位男人──好傢伙、壞傢伙、小氣的傢伙的故事。    【人物介紹】 冬柏-孔曉振...(詳全文)
【陸劇 外科風雲 分集劇情】電視劇 外科風雲分集劇情16~30
《外科風雲》劇情講述在現代化綜合性的仁合醫院,由一起29年前發生的「事故」所引發的故事。   新城仁和醫院,護士張淑梅被質疑用錯藥而導致病人死亡被...(詳全文)
【電視劇 外科風雲劇情】陸劇 外科風雲分集劇情1~15
《外科風雲》劇情講述在現代化綜合性的仁合醫院,由一起29年前發生的「事故」所引發的故事。   新城仁和醫院,護士張淑梅被質疑用錯藥而導致病人死亡被...(詳全文)
【2017陸劇我們的少年時代】TFBOYS主演電視劇 我們的少年時代 劇情介紹~王俊凱、王源、易烊千璽、薛之謙
《我們的少年時代》劇情講述TFBOYS飾演的三位主人公在與棒球運動的對壘中,不斷向著理想努力的勵志故事。    在英華中學對陣勁敵雅林中...(詳全文)
【2017青春愛情劇 陸劇狐狸的夏天】網路劇 狐狸的夏天 劇情介紹~姜潮、譚松韻
《狐狸的夏天》改編自青春愛情小說《當總裁戀愛時》,劇情講述謊言發射機「狐狸小姐」與人肉測謊儀「白兔總裁」,從水火不容到越走越近的搞笑愛情故事。 該劇分為兩季。...(詳全文)
【2017美食良心劇 陸劇花間提壺方大廚】網路劇 花間提壺方大廚 劇情介紹~蔣佳恩、雷牧
《花間提壺方大廚》劇情講述廚藝高超的方一勺代替大才女嫁給在外惡名昭彰的知府少爺沈勇,由此展開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溫馨故事。   廚藝滿天下的孤女方一勺...(詳全文)
【電視劇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劇情】陸劇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分集劇情1~20~趙又廷、楊冪主演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劇情改編自唐七公子同名小說,講述青丘帝姬白淺和九重天太子夜華的三生愛恨,三世糾葛的故事。   妖君擎蒼向神族挑起戰爭,神族付出...(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