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醉玲瓏》劇情講述明君元凌與冥衣樓聖巫女鳳卿塵出生入死相愛相伴的故事。
 
西魏大統年間,奸臣當道,皇室為外戚所控制,以致於民不聊生。
一直負責拱衛皇室正道的秘密組織冥衣樓被冠以謀逆之罪,遭到大肆屠殺。
冥衣樓繼承者鳳卿塵為查明真相,忍辱偷生,幸得一身正氣的四王子元凌所救。
朝夕相處中,卿塵獲悉四王子乃是可托天下之人,為匡扶正義,卿塵不得不隱忍對元凌早已在心中種下的深情,以冥衣樓樓主身份暗中輔佐元凌。
卿塵施展平生所學,大力提倡休戰事、興農耕,並化解了元凌與七王元湛之間的矛盾,促成兄弟聯手扳倒朝堂奸臣,冥衣樓也一雪污名。
心懷江山社稷的元凌最終登上帝位,並銳意改革,整頓朝綱,肅清吏治,建立了大好太平盛世。
 
醉玲瓏
【分集劇情】 
醉玲瓏 ~分集劇情1-20
醉玲瓏 ~分集劇情21-40
 
【播出時間】
2017年7月13日
東方衛視 每週四、五晚22點播出兩集
愛奇藝台灣站 每週四、五晚間24:00播出
 
  
【分集劇情】
第41集元凌元湛聯手逼退蕭續 朵霞請求假聯姻
元凌將卿塵接入府中,卿塵告訴他自己今日在蓮池宮發現暗巫的蹤跡,而鳳相背後的人極有可能就是暗巫。元凌將玉環送給了卿塵,那玉環紅中帶翠,像血一般艷麗,卿塵不知道的是,那確是是元凌的心頭血鑄造而成。卿塵十分喜歡,亦送給了元凌一份由靈力繪製而成的天下地勢圖,這圖便是行軍打仗的無價之寶。
 
元凌接管了御林軍後,重塑軍紀,御林軍上下煥然一新,今日廬陵王蕭續來京,將由御林軍負責保衛。元湛領著蕭續進了宮,大魏皇宮宏偉高大,令蕭續眼前一亮,元凌出來相迎,蕭續卻對其十分不屑。正殿之內酒席早已備好,蕭續見了元安卻並不行跪禮,稱自己只跪大梁天子,言語間十分倨傲。
 
朵霞盛裝打扮,滿面華貴,正準備進宮,卻收到了自己父亡去世的消息,她心中悲痛難忍,但阿柴族岌岌可危,這趟皇宮她必須得去。異國他鄉卻收到至親死訊,肩負重任的她只能對著遼闊的天空俯首跪拜,即是送別父王,也是堅定護下阿柴族的決心。
 
宴席之上,蕭續詢問兩國結盟一事,元湛假意提出采倩和親,蕭續心領神會,以八字不合拒絕了這樁婚事,提出由梁國的公主來和親。正在此時,朵霞質問和親一事,稱自己在大魏經過選妃的重重選拔才走到今日,梁國公主想要和親先與自己比試才行,然而梁國公主不在,只有蕭續代為比試。元凌也在此時站了出來,稱願為朵霞出戰,蕭續這才明白,今日的宴席根本就是魏國與阿柴族合夥演的一齣戲,十分氣憤地離開了,元安也是氣憤不已。
 
蕭續回到驛館後憤怒不已,打算發兵討伐大魏,這時元溟卻走了出來,表示要和蕭續聯手除了元凌,兩人想要合手殺害朵霞公主,破壞聯姻。卿塵的金蝶帶回了這一消息,她將此事告知元凌,這時元湛剛好帶著朵霞回來了。
 
元湛與元凌打算將計就計,借此與阿柴族聯手對付梁國。朵霞聽了,起身行跪拜之禮,她請求元凌能答應與自己來一場假的聯姻,如今她已經知道元凌與卿塵情深,只是想與元凌聯手殺敵,但是現在父王去世,八部異動,只有和親,才能穩住阿柴族的政局,等到八部平定,她願意自休於天下。話已至此,元凌卻不願意委屈卿塵,但是卿塵卻答應了朵霞的請求,善解人意是她,憐天下百姓是她,為此凌王妃的稱號她可以不要。
 
第42集元凌終知曉自己身世 元安用卿塵要挾元凌
卿塵趴在欄間發呆,元凌知道她心裡其實是介意的,卿塵卻氣呼呼道,既然元凌已經將凌王妃的稱號借給了別人,那她要的就是皇后的位子。元凌不禁笑出聲來,這小巫女的野心竟這麼大。卿塵叮囑元凌,不許對朵霞有一絲一毫的動心,否則她就去愛別人,元凌沒有說話,只是回了她一個綿長而深情的吻。
 
隱秘的林間,元溟正在修習巫族禁術,當初八命換一命,才救下元溟,如今只能定期以人形毒煞維護他的心脈。而另一邊,元凌因為幫卿塵承受了雙倍反噬的痛苦虛弱不已,卻不料卿塵手腕上的玉環掉落了一枚,玉環落地的瞬間四分五裂,而元凌亦口吐鮮血,疼痛不已地蜷縮在地上,這份苦,他受得無聲無息,卻心甘情願。
 
元漓正思念著冥魘,稱自己如同百爪撓心,心神不寧,元湛見了,只是問他兩人是否真心相待,如果是那便應該努力爭取,元漓聽了卻反問元湛為何不爭取卿塵,元湛卻淡然道自己願意為卿塵做任何事情,但卻很少有機會幫到她。元漓隨即將卿塵時日不多,急需集齊靈石的事情告訴了元湛,元湛聽了自是十分焦急,稱自己知道冰藍晶在哪裡。
 
元安將準備讓元凌出兵梁國,和親朵霞的事告訴蓮妃,蓮妃卻只是淡然道聽從元安的安排,元安看到她如此不關心自己的兒子,十分氣惱。元漓見玉環碎了,十分擔心元凌安危,前來看望他,並將冰藍晶一事告訴了元凌。
 
殷貴妃對蕭續當眾拒婚一事氣惱不已,斥責元湛不該從中作梗,元湛卻說利用采倩拉攏了十一,自己再娶梁國公主和親,如此一來才是擴力最大的棋路,殷貴妃聽了這才寬心。元湛隨即向殷貴妃索要殷家掌握天下財脈的信物,這樣自己便可以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掌握朝局,而那信物便是卿塵需要的冰藍晶,原來他剛剛所言全是騙殷貴妃的,他有愧於自己母妃的期望,心中自責不已。
 
采倩告訴卿塵宮中御醫何儒義被關在殷家,並且她聽見父親殷相一直在詢問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原來采倩不想欠卿塵人情,才告訴她這個消息。卿塵聽了,認為此事與元凌身世有關。元凌也來找蓮妃,希望能從自己母妃口中聽到真相,蓮妃卻感歎如今天下已經易主,一切又有何用,元凌隨即表示自己已經長大成人,大可以將這天下奪回來。蓮妃見狀,終於說出了隱藏二十多年的秘密,元凌其實是先帝的兒子。
 
鳳相出了房間卻看見元溟抱著纖舞的靈位站在外面,元溟警告鳳相不要和卿塵合作,因為卿塵的背後是元凌,有朝一日元凌登基第一個開刀的就是門閥士族,而鳳相必然不會善終。元安站在高牆之上俯視著一切,二十年前群臣反他弒兄奪位,最終卻都跪在了他腳下,如今這天下也還是他的。
 
元安隨即叫來了元凌,他安排卿塵進了宮殿,又命弓箭手瞄準宮殿,元凌眼看卿塵陷於險境,焦急不已,不明白元安為何忽然如此逼迫自己,元安卻道他早就知道卿塵巫女的身份,如今是殺這個巫女,還是與朵霞和親,全看元凌一人抉擇。
 
 
第43集元安欲擇儲君 降旨元凌朵霞完婚
弓箭手準備就緒,元凌見狀黑眸驟然沉落,他不曾想到,父皇竟然用卿塵威脅他,甚至明確地告訴他再沒有機會登上儲君之位,元凌決定先臣服於元安,說出與朵霞完婚,利用卿塵牽制巫族的話來,元安隨即答應他完婚之後帶領玄甲軍攻打梁國。元凌告訴卿塵自己的身世,決定與元安徹底斷絕恩情,卿塵亦決定生死相隨。然而卿塵觸碰到元凌的一瞬間,卻看到十一在攻打梁國時身受重傷的畫面。
 
殷相打算將何儒義秘密送進殷貴妃宮中,似乎在圖謀些什麼想要阻止元凌成為儲君,也正是因為如此,卿塵沒能探查到殷府的異樣,以為是采倩看錯了。另一邊,鳳相也來到凌王府告知元凌儲君一事,元凌卻並不領情,一針見血地詢問鳳相背後的人是誰,鳳相確是沒有見過蓮妃的真面目,也說不出所以然來,他此番前來,也只是想為自己尋個好的歸宿,他打算聯繫門生故舊舉薦元凌,元凌卻讓他舉薦元湛,因為這樣所有大臣都舉薦一人,以元安的性子反而會相反而行。
 
翌日,朝堂之上,元安宣佈了元凌與朵霞的婚事,准三日後完婚。緊接著,元安也將采倩許配給了十一,十一高興不已,但其實元安此舉,只是想平衡元凌和元湛的勢力。蕭續得知朵霞與元凌的婚事,決定先回國滅了阿柴族。殷相詢問殷貴妃是否要將元凌身世公諸於世,來助元湛奪位,殷貴妃卻想先看儲君一事的結果再做決定。
 
朵霞對佩劍垂淚,如今她不僅要隱瞞父王去世的消息,還要在伏喪期內完婚,但是她一定會將梁賊擊退,回到那邊大漠山川,木欬沙亦表示會陪伴朵霞一輩子。卿塵帶來消息,原來蕭續早就打算在大婚之日行刺朵霞,但是元凌和元湛早有準備,若是能在大婚之日擒住蕭續,那對梁之戰也就贏了一半。朵霞聽了十分敬佩卿塵的胸襟謀略,她雖然失去了一個喜歡的人,但卻得到了兩個生死之交。
 
十一歡喜地將元安賜婚的消息告訴了采倩,采倩也很開心,兩人打打鬧鬧十分幸福。孫公公命人來送吉服,想要催促元凌換衣,元凌卻忽然發怒,將正在擦拭的佩劍橫空擲出,那佩劍破風而來穿入橫樑,竟是入木三分。
 
第44集朵霞大婚當日遭刺殺 元溟助蕭續逃出大魏
十一和采倩剛好回來,卻看到如此一幕,十一帶回蕭續的消息,想要提前防範,元凌卻說不急,他要請君入甕,屆時他與朵霞領兵夾擊,定可以重創梁兵。但元凌卻決定更換副將,不讓十一出征,因為他知道十一此次會受重傷。十一卻十分焦急,他隨元凌出征數年,怎麼能在這時候臨陣退縮,采倩也表示無需顧慮自己,求四哥讓十一出征,卿塵和元凌一日不大婚,他們也一日不成婚。元凌進退兩難,只能說再想想。
 
元湛正細細雕刻著冰藍晶,滿目隱忍的深情,這時隨從來報,說一切已經佈置妥當,一定讓蕭續出不了天都,元湛卻察覺到靳妃在門外偷聽,他已經對她生疑,知道她是殷貴妃的人,但是可恨之人亦有可憐之處,如今湛王府就是靳妃唯一的棲身之所,他又何必當面傷了殷貴妃的心。
 
卿塵正在一旁幫元安處理奏折,元安看到所有門閥士族全部舉薦元湛入主東宮,心中果然十分不滿。卿塵看到如此,猜到是元凌聲東擊西,想要對元湛出手了。入夜,卿塵剛從宮殿出來,卻遇到了元湛,元湛將冰藍晶交給了卿塵,那冰藍晶純粹亮麗,婉亦清兮,有讀懂人心意之效,元湛聽了表示願意一試。他將手放在冰藍晶之上,一瞬間世界彷彿都沉靜了下來,幻境之中,元湛手持玉笛,乾淨釋然,而卿塵也是笑得明麗動人,她誇讚元湛,君子如玉,明玉似水,兩人相視一笑。
 
大婚當日,元溟以焰毒淬煉法術,控制人形毒煞,想要為纖舞報仇。朵霞坐在喜房正中,只見忽然間燭火晃動,數名蒙面黑人闖入想要刺殺朵霞,元凌及時趕到幫忙擊退了殺手,他表示只要公主在大魏國土一天,便不會讓她親自動手。木欬沙看到蕭續竟派人刺殺朵霞,一氣之下要去找蕭續償命。城門附近,蕭續正欲離開,卻被元湛帶兵團團圍住,元湛下令拿住蕭續,混戰之間武娉婷卻忽然帶著人形毒煞趕來,場面凶險不已。
 
元安得知梁國刺殺朵霞,廬陵王借暗巫潛逃的消息,他看出這是元凌的計謀。蕭續正拚命逃跑,卻被木欬沙半路截住,元溟也在此時現身,他告訴木欬沙元凌只想利用阿柴族激梁國發兵,吞併阿柴族。如果玄甲軍借道阿柴族,便可直擊阿柴族中心,到時候阿柴族便岌岌可危了,元溟繼續巧言令色道,只要木欬沙和他們聯手除掉元凌,既能得到朵霞又能執掌阿柴族,何樂而不為。木欬沙覺得在理,答應與他們裡應外合,但還是堅持不可以動朵霞公主一分一毫。
 
殷貴妃踱步來到蓮池宮附近,蓮妃深居僻靜之地,不聲不響卻阻擋了她數十年,等到元湛繼位,她一定饒不了蓮妃。元灝再次將幾位皇子聚在一起,元凌看著各位兄弟友愛歡喜的場面,忽然想起自己與他們其實並非親兄弟,如果有一日真的起事,又會是怎樣一番場景?這樣想著他便匆匆離去,卻遇到了卿塵,卿塵詢問他為何要大家推薦元湛繼位,這樣會置元湛於危險的境地,她告訴元凌,元湛沒有奪嫡之心,也是個重情重義的人,斷然不會做出傷害手足之事,元凌聽了十分氣惱,認為卿塵一心維護元湛卻不肯信他,兩人背道離去。
 
然而卿塵沒走出幾步,那手上僅剩的玉環便碎裂在地,與此同時不遠處的元凌也口吐鮮血,卿塵看見自己的雙手忽隱忽現,意識到不對勁,想要去找元凌問個清楚,而此時元凌正痛苦異常地躲在假山後面,好在元湛及時出現叫住了卿塵。
 
第45集元凌朵霞雙雙出征 昔邪放出靈蝶傳訊
元湛安慰卿塵多體諒元凌,和親一事他自己心裡一定也不好受,卿塵卻表示眼看著喜歡的人即將和朵霞一起出征,但她連站在他身邊都沒有可能,元湛寬慰卿塵放心,以元凌的能力一定能平定驚濤駭浪,給她一個平靜和美。躲在假山後口吐鮮血的元凌聽了,疑惑道難道元湛早已不是上個時空裡那個機關算盡的七皇子了嗎?
 
玄甲出征,元凌領軍在前,朵霞亦伴其左右,繁華的長街上百姓皆呼凌王大捷,而卿塵一路飛奔趕到城門前,卻只看到元凌偉岸的背影。元漓不小心說漏了嘴,讓卿塵察覺到玉環的事情有所蹊蹺,她正追問時卻感到暗巫的氣息。卿塵和元漓翻身而上,城牆外果然是元溟和武娉婷,元溟見狀匆匆逃走,卿塵吃驚元溟竟然強行修煉暗巫禁術。
 
卿塵將與元溟交手一事告訴莫大人,莫大人憂慮他會興風作浪。此前他查看宮女患疾一事,但卻始終沒見到蓮妃,暗巫奪人氣血,莫大人也聯繫桃殀長老給出了破解之法,他隨即將藥草交給了王御醫,希望能治好宮女。
 
而蓮池宮內,蓮妃卻還在吸取來服侍她的眾位宮女的氣血,然而吸取完之後她才發現有問題,隨即痛苦不已,與此同時,困住昔邪的禁制也因為蓮妃受傷而有所鬆動。昔邪見狀趁機放出靈蝶傳訊,蓮妃自知無法阻止,昔邪也看出蓮妃身中劇毒,蓮妃卻說不如此怎麼能謀大事。
 
卿塵正走在長廊之間,卻看到了昔邪放出的靈蝶,可那靈蝶太過虛弱,並能傳遞任何信息。卿塵猜測自己師父一定是身受重傷被誰困住,決定利用冰藍晶,再借住長老的力量救出昔邪。阿柴族,元凌懷疑梁國忽然奪城另有隱情,如今兩座城池地勢不同,奪哪一座都有所不妥。
 
木欬沙偷偷來給蕭續的人送訊息,卻被朵霞叫住,他反而告訴朵霞,元凌一直拖延時間怕是居心叵測,朵霞卻一心維護元凌,這片土地來說,是他們的家,他們的根,她一定會守住,木欬沙聽了只是抱怨如果沒有去魏國,他們根本不會失去洮陽城。其實朵霞早就看見了木欬沙留下的訊息,對木欬沙失望不已。
 
第46集元凌奪下洮陽城 卿塵元湛遭遇圍捕
朵霞將木欬沙洩露軍情的事情告訴元凌,她氣憤又難過,自己最信任的木欬沙竟然做出如此叛國之事。元凌安慰朵霞木已成舟,他們反倒可以利用木欬沙實行調虎離山之計。朵霞大義凜然,要身先士卒先入洮陽城,元凌卻擔心多生變故,要朵霞先按兵不動。
 
洮陽城中數名將士被暗殺,士兵人心惶惶,以為是魏國巫女入城作亂。而這其實是早就到達在洮陽城外的十一設下的詭計,就是要梁軍軍心不穩。蓮池宮,蓮妃吸取了數名宮女的氣血,打算對莫大人下手。那些宮女本來服用了解藥已經好轉,蓮妃卻在辭退王御醫後將她們悉數殺盡。
 
蓮池宮數名宮女相繼暴斃,元安聞言匆匆來到蓮池宮,蓮妃假裝重病在床,虛弱不已,卻反咬一口稱莫大人是巫族中人,蓮池宮的人都是中了莫大人的妖術,元安聽了當即決定鎖拿莫大人,並將卿塵一併拿下。
 
深夜,營地外,木欬沙堅稱元凌狼子野心,是想利用朵霞的一片深情深入阿柴族腹地,屆時就會和梁軍一起攻打阿柴族,朵霞對木欬沙失望不已,兩人不歡而散。與此同時,皇宮之內,孫公公帶人來捉拿莫大人,莫大人知道元安想對自己和卿塵動手了,假意配合卻趁機逃走,打算去通知卿塵,而元湛也收到消息,得知卿塵身處險境,他立馬前去相救。
 
十一守在洮陽城外,知道洮陽城的主帥依舊按兵不動,隨即找來梁國歌女,想要借此擾亂軍心。果然,一歌女嬌滴滴道自己與郎君異地相望,郎君被點兵出征至今未歸,十一安慰她們,只要唱出心中所思,便能終止戰事,結束相思離散。不一會兒,洮陽城門外便聚集了一眾歌女,她們吹笛唱曲,淒婉不已,喚起了人心底最柔軟的思念之情,一時間守城的梁兵皆軍心渙散,無心打仗。但梁軍主帥卻下令要士兵誅殺城門外的歌女,士兵們於心不忍殺這些手無寸鐵的婦孺,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城中正在重兵捉拿卿塵,好在元湛及時出現,用馬車悄悄帶走了卿塵。而蓮妃卻傳訊給元溟,元湛正帶著卿塵回離鏡天,這便是元湛勾結巫族的證據。梁軍已退出洮陽城,蕭續得知洮陽失守的消息,知道木欬沙被元凌利用來假報軍情了。十一等在洮陽城,元凌領著朵霞入了城,此次他不費一兵一卒奪下洮陽,確實令人敬佩。但木欬沙卻直言要元凌退兵,稱阿柴族自己可以擊退梁軍,元凌明明知道木欬沙是在故意激他退兵,卻還是答應明日就給他回復。
 
卿塵和元湛正在回離鏡天的路上,卻被元溟帶人截住,元湛看到死而復生的元溟本還有些震驚,但得知他修習暗巫禁術,便心中瞭然。元溟下令捉拿二人,卿塵與元湛正相背迎敵,卻收到韶華聖蝶傳回的消息,原來有暗巫潛入了離鏡天。
 
第47集昔邪長老被救出 木欬沙起兵造反
元湛要卿塵先去幫離鏡天脫困,一定要護下各位長老,如今元溟修習暗巫之術,招式狠辣,元湛一時間竟然難以抵擋。而離鏡天內,武娉婷和其他暗巫大開殺戒,綠野仙蹤成修羅戰場,巫女們不敵暗巫惡毒術法,幾乎毫無反抗之力。
 
危急時刻,卿塵凌雲踏步而來,韶華聖蝶纏繞而至,桃殀亦火速趕來,二人合力將武娉婷等人困住,卿塵又用冰藍晶入了武娉婷心境,查出昔邪長老被困在蓮池宮。卿塵要桃殀長老趕緊帶著大家離開,去營救昔邪長老,自己則留下斷後。正在此時,鳳相也帶著官兵趕來離鏡天想要捉拿卿塵,卿塵腹背受敵,卻還是用靈蝶將鳳相等人困在自己之外,而武娉婷卻開始慢慢衝破束縛。卿塵見狀不妙,迅速飛身逃離。
 
蓮池宮,蓮妃從夢中驚醒,她覺察到巫族中人入夢讀心,應該在尋找昔邪。與此同時,莫大人也收到昔邪長老在蓮池宮的消息,準備帶著巫女們前去營救。卿塵及時趕回來從救下了元湛,但她卻忽然擒住元湛,如今只能在鳳相等眾人面前撇清與元湛的關係,他們才能有一線生機。
 
卿塵遂施法逼元湛在眾人面前刺了自己一劍,希望能保元湛平安無恙,置之死地而後生。元湛眼睜睜看著卿塵倒在自己面前卻束手無策,眼中蓄滿了關心,卻只能壓著嗓音命令鳳相拿下卿塵。蓮妃正想對昔邪下手,莫大人卻及時趕到救走了昔邪,蓮妃身受重傷,自知不敵,只能匆匆離去。
 
元凌得知八大部落皆已經歸順木欬沙,他猜測木欬沙想要造反,擔心朵霞和洮陽城的安危。元凌並不打算撤兵,木欬沙堅持要他交出洮陽城,甚至拔劍相向,朵霞攔住了他,甚至為此對木欬沙出手,木欬沙被朵霞打倒在地,滿臉怒氣道希望公主不要後悔今日的選擇,隨即騎馬出城,他來到一望無際的荒漠之上,卻在此遇到了蕭續,蕭續看到氣憤的木欬沙,說出王子誇呂想要削他兵權的事情,木欬沙聽了,終於決定聯合八大部落首領起兵造反。
 
元溟領著鳳相從宮門外三步一跪,磕頭領罪,元安終是答應見他。元安曾經派三百御林將士搜尋大河兩岸,江邊十里,卻沒有找到元溟,如今元溟能存活著實令他震驚,可他更氣憤元溟利用鸞飛爭權奪利,不聽元溟解釋就想將他以欺君之罪處置,鳳相卻口口聲聲稱元溟此舉實屬無奈,更是污蔑元湛和元凌勾結巫族,想要顛覆朝政,元溟顛倒黑白,稱是卿塵借鸞飛利用了他。元安聽了,開始猶豫起來,決定親自審問卿塵。元溟等人撤下後,元安囑咐孫公公千萬不要讓元灝知道元溟未死之事。
 
十一帶來木欬沙造反的消息,朵霞氣憤不已想要去找木欬沙算帳,元凌卻阻止了她,建議她先以公主身份召尋八大首領,摸清他們的心意,不可自亂陣腳。元灝覲見皇上,元安以為他對太子之位的事想通了,元灝卻說自己是來請求押送糧草一事的,想要為國為民略盡薄力,元安擔心他知道元溟的回歸會多生事端,認為此時派他出去並非不好,他叮囑元灝一定要平安回來。
 
第48集木欬沙與朵霞反目 卿塵被捕入宮
朵霞召來八大部落首領,這八位首領皆是與她父王一起打下江山的叔父,朵霞義正嚴辭,情真意切,擔保王兄誇呂不是想奪他們兵權,而是想集中兵權保護阿柴族,阿柴族生死存亡之際,朵霞一席話語令八大部落首領全部陷入了深思。
 
卿塵被押送到元安面前,元安一直針對巫族,卿塵質問他沒有巫族,皇室如何庇護天下,元安卻不以為然地大笑道,他的江山自然由他自己來守護。元安讓鳳相查清宮中的巫族餘孽,元溟進言,認為元湛幫助卿塵逃走罪不可恕,而自己潛入暗巫也是為了調查巫族,可元安似乎一心維護元湛,只稱元湛也是被卿塵迷惑。
 
八大部落只有兩個部落願意追隨朵霞,如果木欬沙和梁族聯手,他們只怕勝負難分。元湛得知元安要元溟親自審問卿塵,卻不願意牽扯上自己,感念卿塵一心捨命護他,可為今之計他只能先撇清關係,才有機會救下卿塵。
 
朵霞獨自去尋木欬沙,元凌擔心朵霞有個三長兩短,急沖沖地就想去救人,十一這才不得已說出自己早就派人跟著朵霞了,原來從出征之時,他就依卿塵所言派人監視朵霞,元凌聽了是既舒了口氣又深感無奈。
 
殷貴妃深夜來尋元安,她回憶起與元安相處的二十多年來,元安正有所感動,但聽到殷貴妃說起邊疆之事,他氣憤不已斥責殷貴妃後宮不得干政。殷貴妃口口聲聲稱自己是為大魏江山著想,希望元安派元湛上戰場以換回元凌,來平衡元凌的勢力,元安早就看出殷貴妃冠冕堂皇,一氣之下任她跪著也不予理睬。元安隨即召見元湛,元湛得知母妃長跪不起一事,面露憂色。
 
木欬沙正與蕭續暢飲,朵霞忽然闖入帳中,她毫不留情給了木欬沙一巴掌,稱通敵叛國乃是死罪,木欬沙仍是心繫朵霞,辭退了蕭續,木欬沙和朵霞攤牌,稱自己走到今天這一步皆是拜公主所賜,他從公主身上學到的,就是遇到所愛要用盡一生去追求,朵霞憤懣道她怎麼不知是自己讓木欬沙成了叛賊。可是現在的木欬沙早已回頭無路,甚至稱只要朵霞現在願意回到自己身邊,他立刻就能殺了蕭續。朵霞自是不願,木欬沙狠心道他們往日恩情不復存在,現在他只要朵霞成為自己的女人。相談無果,朵霞紅著眼眶要和木欬沙戰場相見。
 
元湛見到長跪在致遠殿的殷貴妃,對自己這個執拗的母妃是無奈又心疼,殷貴妃一心想要為他多爭取一些儲君的機會,元湛亦在她對面跪下,深深拜了一拜。元湛語重心長說出了過猶不及,適得其反的道理,殷貴妃聽了竟有了一舉制勝的想法,她希望元湛無論何時都不要顧及自己。
 
元湛來內殿見了元安,他坦蕩承認元凌才是出征的最佳人選,元安聽了這才有所緩和,甚至詢問起元湛對儲君之位的看法,元湛答父皇信任之人便是自己信任之人,他一番話說得滴水不漏,令元安頗為舒心,隨即下令讓元湛掌管九城兵馬司,守護京畿。元安又要元湛處理殷貴妃干政一事,元湛下令將殷貴妃送回宮中,此後無詔不許出宮,這便是他能給母妃的最好的保護了。
 
第49集元灝被困廢棄古城 卿塵即將被處斬
陡峭險峻的山谷內,忽然有大量火球從懸崖上滾滾而落,梁兵將元灝大軍層層包圍,一時間糧草大多被毀,魏軍死傷慘重,剩下的將士們架起盾牌,在元灝的帶領下護送糧草突破重圍。昔邪長老被成功救出,但卻受了重傷,莫大人告訴昔邪卿塵的事情,昔邪這才知道卿塵竟然是通過九轉玲瓏陣從他處而來,莫大人知道卿塵被困在禁宮的事情,急忙想去相救。
 
大牢深處,元溟正想對卿塵痛下殺手,身受重傷的卿塵口吐鮮血倒在地上,好在莫大人及時趕來。元溟將擒拿住莫大人的事情告訴元安,他口口聲聲稱元凌與元湛勾結巫族,應當定罪,元安大怒,斥責元溟陷害兄弟,狼子野心,甚至下旨將元溟貶為庶民,流放邊疆,他的皇位傳給任何人都不會傳給元溟,元溟聽了惡狠狠道若有一日父皇眾叛親離,不要忘了今日的一切。
 
元灝帶著剩餘的軍隊和糧草進了一座廢棄古城,敵軍在後情況緊急,他們只能先行躲避,元灝派人去通知元凌,等待救援。而梁兵主將柴將軍也守在古城外,蕭續打算先困上元灝幾天。元凌安排朵霞帶著軍隊突圍,自己則和十一引開木欬沙和蕭續的大軍,朵霞卻堅持要與元凌並肩作戰。入夜,援軍遲遲未到,元灝憂心不已,張束在一旁陪伴,他勸慰元灝其實可以先行安全撤離,但是元灝卻大義凜然,為太子時,他便不能為百姓做什麼,如今該是償還的時候了,而他內心深處卻還在思念著鸞飛,或許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去陪她了。
 
朵霞知道元凌在為元灝困守之事費神,寬慰他不必因為阿柴族有所顧慮,元凌卻想以靜制動。而此時魏國大牢內,卿塵看著手中破碎的玉環,她一定要見到元凌,思及此她想要強行突破禁制,卻被大牢設下的禁制打傷。
 
蕭續和木欬沙合計,可以借元溟之手毀掉元凌和玄甲軍,到時候魏國必滅,兩人決定連夜拔營,直奔古城。朵霞告訴元溟,如今想要救元灝,只能繞過木欬沙的大軍,可如果木欬沙反撲,洮陽城將危在旦夕。十一擔心不已,元灝絕對不能落入梁軍手中,元凌打算帶一隻精銳部隊奇兵突襲救回元灝,但是朵霞卻暗自打算孤身犯險,結束這一切。
 
卿塵虛弱不已地被困在大牢裡,元安要她說出雙星中的一星是誰,否則他就要殺掉元湛和元凌二人,極致的皇權背後向來是森森白骨,縱使卿塵相信因果輪迴,報應不爽,卻也無法阻止元安作下明日處斬她和莫大人,血洗巫族的決定。
 
元湛從經濟入手,想要為元凌的戰事再爭取一個月的時間,同時只要掌握了大魏的國庫歲貢,他便能有籌碼救下卿塵。可是卿塵明日就要被處斬,來不急了,元湛焦急不已,當即入宮面聖,元安卻將他拒之門外,元湛只能堅持跪在致遠殿外等候。
 
第50集卿塵逃出天牢前往阿柴 桃殀昔邪天人永隔
元湛跪了一夜,卻始終無果,元漓走過來說自己有辦法救卿塵,這才拉起了元湛。元漓帶著元湛來見桃殀,桃殀此次潛入天都,就是要不惜一切代價救出卿塵和莫大人。
 
元漓來見元安,依舊是笑嘻嘻的模樣,元安對他依是慈愛,兩人回憶起和元漓母妃的事情,氣氛十分愉悅,所有皇子中,也只有元漓最會哄元安開心。元安看出元漓其實也是為卿塵而來,元漓卻說自己知道卿塵罪不可恕,只是想送卿塵最後一程,元安應允了他。元漓帶著元湛進入了天牢,他解除了禁制,卿塵見了元湛卻只是害怕連累他,想要推他離開。元漓遂用移形換影之術,用自己和元湛換了卿塵和莫大人出去。
 
朵霞氣勢洶洶地來到木欬沙營帳外,木欬沙以為朵霞去而復返是改變了主意,朵霞卻拔劍相向,木欬沙毫不緊張,他知道朵霞不會下手。朵霞提出,他要木欬沙從古城退兵,奪回阿柴族失去的城池,以此為聘,她便嫁他為妻,木欬沙猶豫了一瞬,當即說好。
 
鳳相來到大牢,卻發現牢裡的是元湛,元湛假裝剛剛醒來,不知發生了何事,元漓也是假裝一副不知情的樣子,看守的士兵也稱明明看到兩位殿下昨晚出去了。元湛和元漓跪在元安面前,兩人異口同聲稱不知為何會忽然出現在天牢,元安也是無奈,只能讓部下先將兩人押回府中。元安又讓孫公公傳旨,全力搜捕鳳卿塵,殺無赦,他決不能讓雙星現的傳聞動搖他的皇位。
 
昔邪長老打算在城外的觀海崖與桃殀等人匯合,這消息卻被蓮妃打聽到,她一定要桃殀與昔邪嘗一嘗生死離別的滋味。而元溟卻因為修習禁術燒燬的纖舞的靈牌,毒氣攻心他竟幾乎瘋魔,好在武娉婷及時趕到救下了他,此時蓮妃傳來消息,元溟決定召集所有暗巫去觀海崖絞殺卿塵。
 
卿塵見了桃殀,桃殀囑咐她千萬不要使用靈力,否則焰毒攻心後果不堪設想,她隨即施法為卿塵療傷,卿塵打算借住瞬移千里的幽靈石去阿柴族找元凌。昔邪和莫大人在來的路上遭遇伏擊,與此同時,元溟也帶著眾兵圍剿卿塵和桃殀,桃殀施法抵攔,並用幽靈石將卿塵和冥魘送至阿柴族,只要能護下聖巫女,巫族就不會亡。
 
桃殀以一己之力對付暗巫,重傷不已,昔邪飛身而至接住了她,卻也因為大傷未癒而口吐鮮血,桃殀依偎在昔邪懷裡,氣息漸漸不穩,她無數次夢到執子之手,如今卻連一個夢境都留不得,昔邪摟著斷氣的桃殀,他們兩人,不見時生死難知,見面時卻天人永隔,當真是最大的悲哀。
 
蓮妃蒙面緩步走來,想要對昔邪下手,好在莫大人及時趕到救走了眾人。元溟躲在暗處聽到了蓮妃與昔邪的對話後匆匆逃離,蓮妃知道元溟瞭解了一切,反而認為這場遊戲更加好玩了。卿塵和冥魘瞬間到達洮陽城外,卿塵的生命之花再次凋零,卿塵得知桃殀已經離世,跪在地上痛哭不已,而灼灼日光下,她的雙手已經開始慢慢消失,只怕已經時日無多。
 
朵霞由木欬沙派的人護送回城,她告訴元凌自己不想因為一己之事連累大魏皇子,元凌卻道大魏與阿柴族已經是盟友,不存在什麼一己私利,朵霞之時讓元凌放心,稱木欬沙已經答應退兵。
 
第51集元凌身份被曝光 卿塵昔邪匯合阿柴族
離鏡天內,一眼萬里的山清水秀,昔邪臉色蒼白,他半蹲在桃殀的墳墓前,一杯杯酒水灑進枯黃的泥土裡,卻澆不盡深深的離愁,這一世,他們守護巫族,守護天下,卻唯獨負了對方,落葉紛紛,桃殀二字將會成為他心頭最深刻的記憶。
 
元溟告訴武娉婷,蓮妃便是暗巫大長老,兩人合計不可與蓮妃正面為敵,如今元安已經下令,只要元凌有反心,便將他誅殺於邊疆,所以他一定要逼元凌造反。元安從孫公公口中得知,宮中流言四起,傳言元凌不是元安親生,而元溟正為此事求見元安,元安卻認為他居心叵測,挑撥離間,不肯相見,元溟負氣匆匆離去,卻被蓮妃中途攔住,兩人打開天窗說亮話,蓮妃知道元溟想藉著阿柴族之戰剷除元凌,不料元溟卻想動手,可蓮妃輕而易舉便將元溟打倒在地,她警告元溟乖乖做個棋子,不要動元凌分毫,可元溟心中卻立誓要替纖舞報仇。
 
元湛被元安禁足在府中,采倩偷偷溜進去想和元湛告別,她打算去阿柴族尋找十一,元湛鼓勵她跟隨自己的心走,兩情相悅的人天各一方才是最痛苦的。廢棄的古城外,梁軍將領帶領大部隊將元灝等人團團圍住,並不斷派小部隊暗殺進攻,元灝收到消息,得知元凌已經帶人前來相救,打算裡應外合。
 
元凌和朵霞,十一正在商量守城救人之計,卿塵忽然現身,元凌拉著卿塵來到外面,他擔心不已,卿塵竟然孤身泛險來到戰場,卿塵垂眸,說自己只是想陪在元溟身邊,與他一起衝鋒陷陣,而不是遠在千里之外,滿心牽掛,夜不能寐。元凌知道作為御前女官的卿塵不會貿然離開天都,一定是天都出了什麼事,卿塵將莫大人和自己身份暴露一事說了出來。
 
殷貴妃帶著御醫何儒義面見元安,說出元凌是先皇之子的事情來。元安下令將蓮妃禁足蓮池宮,他震驚不已卻又憤恨,感到荒唐恥辱,他花了二十多年,竟然替別人培養了一個大魏戰神。而另一邊,卿塵正在幫元凌整理衣物,明天元凌離城對敵,她只希望他能平安歸來。大漠的深夜狂風呼嘯,風沙迷離,木欬沙決定退兵,取消和梁軍的聯兵,答應朵霞的事他一定會做到,但洮陽城,他亦志在必得。
 
蕭續得知木欬沙退兵的事情,決定親自去廢棄古城活捉元灝。昔邪和莫大人也來到阿柴族,卿塵看見師父,淚流滿面,昔邪告訴她自己已經知道了玲瓏陣的事情,卿塵震驚之餘也在意料之中,當今之計是要找到剩下的血玲瓏和黑曜石兩顆靈石,才能保住卿塵性命。當今聖上容不得巫族,元凌自然是最好的選擇,但是他的生母卻是無惡不作的暗巫大長老,如果對付蓮妃,日後卿塵又要如何面對元凌,但是卿塵卻堅信,元凌不是是非不分之人。
 
第52集木欬沙背信棄義攻打洮陽 元凌手刃蕭續救下元灝
朵霞得知木欬沙已經按照約定退兵,心想他還算是個言而有信之人。元安來見蓮妃,兩人當面對質,數十年過去了,他記得第一次在大殿上見到蓮妃的樣子,可蓮妃記得的卻只是元安野心勃勃,暗中策劃奪位的事情,蓮妃在先皇的牌位前,氣勢洶洶指責元安,元安失了神,他忍了她三十年,也等了她三十年,到頭來卻不如一個死人。蓮妃冷笑道,他哪裡是為了自己,他比誰都自私,她要他的天下,要他的命,他肯嗎?只有先皇才把她放在心裡,而元安只不過是把她當成心裡的私慾。蓮妃承認了元凌是先皇之子,元安憤恨地大叫了一聲,他從未被如此愚弄,如此欺騙,他要蓮妃親眼看著自己如何收拾元凌這個逆子。元安離開後,蓮妃喝了毒酒,她不會要元安如願,她搖搖晃晃地抱起先皇的牌位,卻虛弱不已地跌倒在空曠冰涼的的夜裡。
 
孫公公慌慌張張來報,蓮妃昨日夜裡自盡身亡了,元安震驚不已,眼中閃過深深的悲傷,她的心中是有多麼的恨,才會選擇用這種方式報復自己,她不惜以死為代價去和先皇團聚,讓自己在天下人面前顏面掃地。元安恨恨地下旨,賜死蓮妃,他要蓮妃的死也必須掌握在自己手裡。可下一瞬,他便收到元灝被圍困的消息,忽然像失去了所有力氣般跌倒在地上,他焦急不已地要孫公公傳旨,發兵救人。
 
元凌和朵霞帶兵出城去營救元灝,可他們走後,十一就告訴卿塵,木欬沙此次調兵目的一定是洮陽,他為了不讓四哥擔心才有所隱瞞,但是他決定自己堅持幾日,死守洮陽。元安來見元湛,他要元湛即刻攜帶兵符,秘旨接管三軍,將元灝平安救回,並交給元湛一道密旨,囑咐他接管三軍後才能打開。元安承諾,只要元湛按旨意行事,他會封殷貴妃為後。
 
洮陽城外,木欬沙帶大軍出現在城門之外,卿塵和十一站在城牆之上,斥責木欬沙背信棄義,攻打自己國家的城池。卿塵知道洮陽城兵力空虛,堅持不了太久,可木欬沙卻堅持攻城,他顛倒黑白,堅稱要奪回阿柴族自己的城池。卿塵要十一守過今晚,她便能退兵,可事實上她並無他法,剛剛那樣說只是激勵戰士,希望可以堅持到元凌回來。十里沙場,三軍肅穆,木欬沙揮了揮手,數名騎兵踏馬在前,萬千將士整齊進軍,猛烈進攻,而城內的將士亦是拚死守城,十一堅信,洮陽城易守難攻,只要堅持到四哥回來,屆時內外夾擊,木欬沙將必敗無疑。
 
元凌和朵霞正在前往古城,卻有一名傷兵拚死來報,木欬沙率大軍圍攻洮陽城,朵霞提出為今之計,只有她回洮陽才能阻止木欬沙,她氣勢驚人,卻還是在分別之時忍不住抱了抱元凌,一滴晶瑩的淚珠滑落在耀眼的鎧甲之上,她輕聲呢喃道,我在洮陽等你凱旋。
 
蕭續即刻發兵攻城,元灝不顧勸阻,決定出城迎兵,他命令張束,如若自己被活捉,就殺了自己,他決不會讓蕭續把自己當作威脅大魏的人質。蕭續進了古城,卻發現城中空無一人,元灝的人神出鬼沒,與梁兵展開激烈鬥爭,蕭續看到元灝現身,飛身而至發起猛烈進攻,元灝不是他的對手,活活被打倒在地。命懸一線之時,只見一飛馬破牆而來,馬上人影傲岸,身手敏捷,翻身便將那狂傲的蕭續擊倒在地,來人正是戰神元凌。元凌擒住蕭續,將他吊死在橫樑之上,握著繩索的手青筋暴起,他看向紛亂的人群,眼中是深深的凌厲。
 
第53集洮陽城破十一重傷 元溟死於元凌劍下
入夜,洮陽城外,木欬沙率領大軍發起火攻,無數火球被砸入城中,一時間火光沖天,魏軍死傷慘重,十一卻還在堅持著守住城池。而與此同時,元凌與元灝打算明日一早回洮陽,元灝感歎沙場瞬息萬變,但他其實更想留在這裡,遠離朝堂的爭鬥。
 
火攻之後,木欬沙大軍繼續攻打城門,厚重的木樁一下又一下敲打著城門,僅存的魏軍雖拼盡全力卻難以抵擋。卿塵建議十一先保存玄甲軍實力,撤出洮陽城,勝之未敗便是轉機,而木欬沙身為阿柴族人也不會對城內百姓大肆屠殺。
 
廢棄古城內,元溟帶著暗巫將元凌和元灝等人團團圍住,元灝看見安然無恙的元溟震驚不已,鸞飛為他而死,他卻說一切都是鸞飛咎由自取。如今他出現在這裡,就是要除了元凌,成王敗寇,勝者為王,當初纖舞死的時候,沒有一個人站出來,那麼今天他就要除去所有人。元溟告訴元凌,是蓮妃一手策劃毀掉了離鏡天,元凌與卿塵才有著血海深仇,面對元溟的挑撥離間,元凌只是一言不發,命人護送元灝離開。元溟見狀與元凌大打出手,元凌身經百戰,元溟如今修習暗巫禁術,兩人竟不相上下。元灝正欲離開,武娉婷卻帶著暗巫將其圍困,元灝被打成重傷,口吐鮮血昏死過去,危急時刻莫大人從天而降,他傾盡靈力捲起漫天風沙擊退了武娉婷。但另一邊,元溟卻利用暗巫禁術一劍刺入元凌胸口,元凌趁元溟放鬆之時持劍反擊,元溟不敵落入廢墟之中被利物穿胸而死,至此他仍在呢喃著纖舞的名字,他這苦心經營的一生,罪惡卻又深情的一生,終是結束在了這漫漫黃沙之中。
 
洮陽城危在旦夕,城門眼看已經守不住了,木欬沙在城門外設置下火藥,打算炸開城門,十一見狀急忙讓眾將士離開城門,可就在此時一支點火的箭羽撲面而來,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十一和守城的將士們均被炸了出去。城門一開,木欬沙大軍長驅直入,十一孤身提起殘木,氣勢凜然地撲向木欬沙。因為生命之花再次凋落而虛弱不已的卿塵來到洮陽城中,去發現處處是屍體傷兵,唯獨不見十一。而此時的十一正已一己之力抵擋著木欬沙等人的圍攻,千鈞一髮之時,好在卿塵及時趕到救下了十一。然而卿塵和十一均是負傷在身,根本不是木欬沙的對手,這時冥魘帶著眾巫女悉數趕來,捲起漫天黃沙救走了卿塵和十一。
 
朵霞趕回洮陽城,卻得知木欬沙已經奪下城池的消息,她孤身踏馬走入城中,看著滿城的屍首她痛心不已,紅了眼眶,馬下的士兵竟無一人敢攔住她。面對朵霞的指責,木欬沙卻惡狠狠道這整座洮陽城就是他給朵霞的聘禮,朵霞要木欬沙退出洮陽城,放了玄甲軍俘虜,三日後她便與他成親。
 
莫大人悉心照顧著元灝,得知元灝傷得很重,元凌憂心不已。莫大人告訴元凌,蓮妃就是暗巫大長老定水,她的目的就是利用卿塵開啟九轉玲瓏陣,元凌聽了表示一定會阻止蓮妃。正在這時元湛匆匆趕來,他看到如此情形,決定先將接管兵權的事壓下來,而這時元凌也收到了卿塵和十一失蹤,朵霞宣告與元凌恩斷義絕,改嫁木欬沙的消息。
 
十一重傷昏迷,卿塵不顧自己的虛弱強行用靈力救人,卻被冥魘阻止,冥魘堅稱卿塵的命必須用來肩負起巫族的重任,絕對不能有事,冥魘決定先用自己的靈力護住十一的心脈。元安得知阿柴族發生的事情,侍衛來報,大皇子元灝和九皇子元溟雙雙喪命,十一也是下落不明,元安聽了,一口熱血湧出喉頭,直挺挺倒了下去,這麼多年來他一心想要天下,到頭來卻失去了自己最寶貴的幾個兒子。
 
第54集朵霞葬身火海化作血玲瓏 元凌為護卿塵狠心將其推開
邊關,元灝的墳墓前,元凌帶著眾將士肅穆在墓碑前,灑下一杯熱酒。而其實元灝並沒有死,如今正由張束伴著一路向西,直到現在他才感覺自己是自由的,這也正是元凌和元湛所希望看到的。
 
冥魘帶來朵霞改嫁的消息,卿塵知道朵霞是為了阿柴族的安寧才作出這樣的抉擇來,她悄悄去見了朵霞。朵霞見了卿塵,十分擔心十一和她的安危,卿塵求證了改嫁一事,原來朵霞是想在大婚當日親手刺殺木欬沙。
 
元安因為元灝的「死」茶飯不思,甚是悲傷,他喃喃道,其實只要元灝能好好活著,他也不是非要逼著他坐上這個位置。這麼多年來,他費盡心思平衡各個皇子間的勢力,他是一個好帝王,卻不是一個好父親,如今倒真是應了鳳卿塵那句眾叛親離的預言,可即便如此,身為帝王,他心有愧卻並不後悔。
 
卿塵支走了冥魘,轉身就用月華石施法救治十一,十一當時為了護她不惜性命,如今她怎麼能見死不救,即使她明明知道使用月華石續命會損傷自己的精力氣血,也不願放棄這一絲希望。冥魘覺察到不對勁匆匆趕回,卻還是沒能阻止固執的卿塵,卿塵再次重傷昏迷,醒來時卻還在記掛著十一。
 
三日已到,朵霞鳳冠霞披,嫵媚明麗的眸子裡卻是濃濃的悲傷,另一邊卿塵決定借用碧璽靈石凝聚萬物之靈以提高自己的靈力,唯有如此她才有機會刺殺木欬沙。驕陽似火,淡淡天光之下,朵霞一襲紅衣站在洮陽城上,木欬沙亦身著大紅喜袍,興高采烈帶著儀仗隊入城。
 
入夜,木欬沙進了喜房,看著朵霞愁眉不展的樣子,他知道她其實並不開心,也不是情願嫁給自己,即使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太久,可是他願意繼續等。木欬沙告訴朵霞,他一直藏著對朵霞的愛意,直到看到朵霞為了元凌卑躬屈膝,他才決定要得到朵霞,如今他做到了。朵霞聞言斥責木欬沙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不惜讓阿柴族的百姓遭受戰火荼毒,從他背叛阿柴族的那一刻起,他便徹底失去了在自己心中佔據一席之地的資格,現在她一定會跟他做個了斷,哪怕同歸於盡也在所不辭。
 
卿塵趕到喜房之外想要出手相助,卻被蓮妃用元凌的性命要挾而走。而喜房之內,一對新人正刀劍相向大打出手,打鬥中花燭掉落點燃了紅簾,大火熊熊而起,火勢猛烈篡奪了一切,兩人均倒在火海之中,木欬沙想要去拉朵霞,卻不料朵霞忽然舉劍,那劍竟不差分毫刺進了木欬沙腹部。木欬沙不敢相信,朵霞竟然恨自己至此,從小到大他做了這麼多,無非就是想讓朵霞只屬於他一個人,如今他總算死而無憾了。話音未落,木欬沙便失去了氣息,而朵霞跌坐在地上,她不曾想到,這一生她與木欬沙竟是這樣的結局,那掉落的橫樑砸在她身上,漫天火光中她竟然化作了一顆火紅的靈石,像她無畏無懼,如日似火的一生般璀璨奪目。
 
與此同時,蓮妃對卿塵痛下殺手,卿塵顧及元凌不想與蓮妃動手,卿塵趕回喜房時,只見大火早已吞噬了一切,生命之花又凋落了一瓣,血玲瓏飛至卿塵手中,卿塵潸然淚下,原來血玲瓏就是朵霞那顆無畏的心凝聚而成的。元凌知道朵霞已經離開的消息悲痛不已,思及莫大人的話,他知道卿塵
 
如果再留在自己身邊必定會被自己母妃置於死地,卿塵千辛萬苦為他而來,他一定要護她周全,於是狠著心轉身離開了。卿塵晃晃悠悠地看著元凌離開的背影,像是失去所有力氣般倒在了地上。
 
元湛告訴元凌,元安賜死了蓮妃,並命令自己來接管三軍,元凌坦然接受,準備回京見元安,而其實元安給元湛的那道密旨,是接管三軍後將元凌就地捉拿,元湛知道自己能幫元凌的只有這麼多了。采倩長途跋涉,一路艱苦,總算到達了洮陽城附近,卻從當地流民的口中得知洮陽城失收,大魏澈王戰死的消息。
 
第55集巫族擁立元凌成為新皇 元湛手握重兵圍困天都
卿塵從睡夢中醒來,冥魘告訴卿塵元凌已經領兵接管了洮陽城,昨日元凌說他後悔愛過一個叫卿塵的女子,卿塵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認為元凌是在故意逼自己離開,她剛想起身去找元凌,雙手卻忽然變得透明,生命之花再次凋零,她竟然只剩下兩個月的時間了,而與此同時,元漓也口吐鮮血,眼睜睜看著玲瓏陣開始分崩離析,逐漸坍塌。
 
采倩見到了元湛,證實了十一戰死,屍骨無存的消息,痛苦不已,她不敢相信那個說凱旋歸來便要娶她的十一傻竟然就這樣永遠地離開她了。卿塵來見元凌,元凌冷著張臉十分冷漠,一心想要斷了和卿塵的關係,這時冥魘看不下去了,說出元凌以心血鑄成玉環的事來,卿塵才恍然大悟原來元凌早就知道她來自何處。元凌告訴卿塵自己這次回去是謀反的,卿塵決然道,自己連生死都不怕,還會怕這個嗎?元凌聽了將卿塵深深地擁入懷中。
 
冥魘不解卿塵為何不把十一有可能生還的消息告訴元凌,可卿塵卻認為如今十一尚未醒來,她不想平添元凌的憂思,卿塵隨即勸告冥魘跟隨內心,珍惜元漓。卿塵和元凌已經在回京的路上,昔邪知道雙星必有一死才能成就大業,這是他們逃不過的宿命,如今黑曜石依然不見蹤跡,怕是連玲瓏使元漓也要灰飛煙滅。
 
元安孤孤單單地來到空蕩蕩的蓮池宮,元凌即將歸來,他其實也很糾結,與元凌二十多年的父子之情並不是只有算計,得了這天下的人本就是得了極致的孤獨,生死無懼,他最怕的其實就是孤獨終老。阿柴族,元湛與阿柴族王子誇呂定下盟約,永世交好,元湛稱讚朵霞公主是大魏的朋友,也是整個阿柴族的驕傲。誇呂離開之後,元湛燒燬了密旨,他只希望四哥此番回京,能夠與父皇冰釋前嫌,如此也不枉他犯下這抗旨不尊之罪。
 
殷貴妃想要派出暗衛在元凌回京的路上下手,以除後顧之憂。此時元凌與卿塵正在客棧休憩,元凌決定明日一早進京面聖。卿塵告訴元凌,蓮妃其實並未死去,她的所作所為只是想和自己丈夫團聚,元凌承諾自己會還下母妃的債。正說話間,卿塵忽然喘息,緊接著她整個人都開始變得忽隱忽現起來,元凌不可置信地看著透明的卿塵,才覺得心如刀割,兩人明明近在咫尺,卻像是隔了一整個天涯。夜深之後,殷貴妃派來的暗巫剛想對元凌下手,卻被蓮妃施法全部殺死,她知道卿塵和元凌終究也會和自己與先皇一樣,陰陽兩隔,而她決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元凌。  
 
元凌正準備率領玄甲軍進城,元漓卻帶來消息,卿塵其實根本就回不去了,因為她用月華石救了十一,九轉靈石再也不可能集齊,而現在,卿塵正領著眾巫女闖入皇宮,她要元凌名正言順地以平定叛亂之由登上皇位。元凌聽了這話,急匆匆地帶著玄甲軍入宮,若是連卿塵都保不住,他要這天下又有何用。
 
卿塵見到元安,稱自己今日就要代表巫族替天下另擇明君,正說話間,元凌身披玄甲踏入殿中,他記得元安曾教導他,想要的東西,必須自己來取。元安提出要與元凌單獨一戰,了結此事,大殿之外,做了二十多年父子的兩人刀劍相向,一個誓死要護住手中的天下,一個立志要報殺父辱母之仇,刀光劍影之間,元凌不出數招便將元安降服在劍下。元凌告訴元安,他最愛的蓮妃其實是暗巫大長老,也並未死去,而皇后的死也是她所為,元安聽了,震驚不已。莫大人取出玉璽,卿塵見機迅速下跪,以巫族之名叩請凌王殿下繼位,以佑大魏,群臣接連跪拜,元凌繼位已成民心所向。
 
蓮妃將殷貴妃帶到城牆之上,她要殷貴妃親眼看著元凌繼位,殷貴妃冷笑道,湛兒不爭,不代表不能爭,說罷便縱身跳下了城樓,她要用自己的死逼元湛奪位。元湛剛到京城外,殷相便哭喊著元凌母子造反,甚至逼死了殷貴妃,元湛聽了悲痛不已,他原本可以什麼都不爭,如今卻被逼到如此下場,為了母妃和父皇,他決定圍困天都,起兵奪位。
 
卿塵忽然虛弱不已,原來生命之花只剩下了唯一的一瓣,元漓匆匆趕來,卻發現自己也是十分虛弱,事到如今,卿塵還在囑咐元漓不要告訴元凌自己的情況。元凌已是新皇,卻搬回了凌王府,卿塵前去相尋,元凌告訴卿塵,自己不想住進那冰冷血腥的皇宮。正在這時,元凌收到了元湛的戰書,如今先皇被囚禁,殷貴妃以死相逼,元湛又手握兵權,這一戰,在所難免。
 
第56集時空扭轉塵埃落定 元凌卿塵雙雙歸隱(結局)
卿塵獨自約了元湛在城外竹林相見,元湛正要去赴約,元漓卻來勸說元湛放棄此戰,他告訴元湛,卿塵其實根本不屬於這裡,並且時日無多。竹林深深,沙沙的風聲中傳來隱隱琴聲,佳人撫琴,等待著元湛的到來。當日在湛王府,卿塵答應元湛為他譜曲,如今此曲仍只為知音,她也知道元湛送給自己的冰藍晶更是掌握著殷家的經濟命脈,所以她不相信元湛會是個因為一己之私讓百姓遭受戰火的荼毒的人。元湛卻冷眸道,他其實知道母妃是自盡而死,但是他更知道母妃的死是為了什麼,正因為如此,為臣為子,他都別無選擇。卿塵聽了,知道自己唐突了,決定轉身離去,可沒走幾步便倒在了地上,原來那最後一片花瓣竟然也凋零了,如今卿塵只剩下六個時辰了,元湛想要扶起卿塵,卻發現根本觸摸不到她的身體。
 
元湛獨自去見元凌,他拔劍相向,要與元凌一較高低,可元凌卻一動也不動,任其動手,元湛徹底崩潰,他更願死在元凌的劍下,然而元凌卻告訴他,皇位他可以不要,他也相信大魏在元湛的手中會繁榮昌盛,他只願兄弟之間再無爭鬥。
 
卿塵陷入了昏迷,元漓告訴元凌,如今他們唯一的希望就是黑曜石了,可昔邪卻說,雙星不可共存,若要卿塵生,便只能用元凌的命去換。卿塵輾轉醒來,元凌心疼不已地將她擁入懷中,卿塵知道自己無法離開了,可如今元凌執掌大魏,她的目的已經達成,即使永遠消失在天地之間也無所謂了,她只希望玲瓏使能帶著剩下的靈石回到玲瓏陣。元凌愧疚不已,有時候他在想,如果當初卿塵沒有在懸崖下救他,如果他第一眼看到卿塵時沒有愛上她,事情會不會就不會走到今天這步。如今,他只希望卿塵能成為自己的妻子,哪怕時間只剩下一刻鐘,他們也要生死相伴。
 
元漓送了髮簪給冥魘逗她開心,兩人在夜色中深吻相依,元漓看著廣袤的星空,他知道自己也要離開了,可他會一直在那裡等著冥魘。離鏡天內,灼灼繁花十里,元凌和卿塵身著大紅喜服,攜手一步一步走在散落的花瓣之上,守著他們最後的幸福。可就在這時,蓮妃卻忽然出現,她要元凌殺了卿塵,重啟玲瓏陣,這樣他們就可以和先皇重聚。蓮妃早已失去心智,她不惜一切代價也要開啟玲瓏陣,說罷她拿出了黑曜石,即使沒有月華石,但是只要用命帶雙星的人去補,一樣可以開啟九轉玲瓏陣。
 
卿塵忽然跌坐在地上,整個人都變得透明起來,蓮妃要卿塵在灰飛煙滅之前開啟九轉玲瓏陣,隨即出手相救,與此同時,元漓也開始變得透明,冥魘傷心不已。卿塵不忍看著因自己而來的玲瓏使灰飛煙滅,決定開啟玲瓏陣,送玲瓏使回去。她將九轉靈石拋向空中,準備用自己去補齊靈石,可元凌卻先她一步飛身而上,他要代卿塵補陣。蓮妃終是不忍看著自己的凌兒被玲瓏陣吞噬,轉身飛向了玲瓏陣中,元凌被擊落在地陷入了昏迷。莫大人和昔邪趁機施法將元漓和卿塵送入陣中,元漓和卿塵雙雙看著自己最愛的人,卻不得不轉身離開。
 
時空輾轉,世間輪迴,卿塵竟然回到了天子山,腳下是安寧遙遠的皇城。正疑惑之時,一名玄衣男子信步而來,卿塵轉身,竟然是她心心唸唸的元凌,元凌拉起卿塵的手,問她可否願意做自己妻子,卿塵笑得明媚動人,就這樣,元凌放下了皇位,帶著卿塵回到了離鏡天,而元湛繼位,萬人之上的權力在手中也是無人可言的孤獨,可他答應元凌,定會替他護住這大魏的江山。
 
離鏡天內,入眼繁花,令人迷醉,而卿塵一襲白衣,長髮如瀑,無數靈蝶圍繞著她飛舞,一旁的元凌看著這一幕,面露笑意,另一邊,冥魘帶著巫女們正在巡邏,卻忽然感應到一股強大的靈力,她施法勘查卻並不知發生了什麼。原來卿塵散盡了聖巫女的靈力,徹底封印了九轉玲瓏陣,從此以後便再無靈石,也再無暗巫。
 
昔邪獨自守在離鏡天內,碧藍的湖水之上浮來一葉扁舟,而那舟上,佳人如畫,笑意盈盈,竟然是他的師妹桃殀。與此同時,冥魘散去了眾巫女,從此以後再無離鏡天和巫族,她剛準備離去,元漓從她背後出現抱住了她,兩人歡笑著向遠處走去。靳妃一心守候元湛,元湛卻執意讓她出宮,去城牆之外尋找那個真正珍惜她的人,至於他的這一顆心,雖裝滿了天下,卻總歸是空的。
 
山高水遠,天地遼闊,元凌依舊是那丰神俊朗的模樣,懷裡的卿塵亦是美目流轉,嫵媚動人,兩世時空,千辛萬苦,可相愛的人終會重逢,從此以後,只願回首處,長風萬里,江山如畫,有情人共度白頭。
 
【分集劇情】 
醉玲瓏~分集劇情1-20
醉玲瓏~分集劇情21-40
 
【文中圖片cr:醉玲瓏】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陸劇 我的真朋友】分集劇情1~20.人物介紹~Angelababy、鄧倫、朱一龍
《我的真朋友》劇情講述初入職場的房產中介程真真、邵芃橙,通過一個個房子,見證了家庭冷暖和社會百態的故事。   性格率真、待人處事掏心掏肺的程真真與...(詳全文)
【電視劇 那年花開月正圓劇情】陸劇 那年花開月正圓分集劇情1~20、播出時間
《那年花開月正圓》劇情以陝西省涇陽縣安吳堡吳氏家族的史實為背景,講述清末出身民間的陝西女首富周瑩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   1884年,周瑩跟著養父...(詳全文)
【2017電視劇 醉玲瓏 分集劇情】陸劇 醉玲瓏分集劇情21~40、醉玲瓏撥出時間
《醉玲瓏》劇情講述明君元凌與冥衣樓聖巫女鳳卿塵出生入死相愛相伴的故事。   西魏大統年間,奸臣當道,皇室為外戚所控制,以致於民不聊生。 一直負責...(詳全文)
【電視劇 醉玲瓏 分集劇情】陸劇 醉玲瓏分集劇情1~20、醉玲瓏播出時間
《醉玲瓏》劇情講述明君元凌與冥衣樓聖巫女鳳卿塵出生入死相愛相伴的故事。   西魏大統年間,奸臣當道,皇室為外戚所控制,以致於民不聊生。 一直負責...(詳全文)
【2018都市愛情劇 陸劇談判官】電視劇 談判官 劇情&人物介紹~楊冪、黃子韜
《談判官》劇情講述高級談判官童薇與美國社會隱秘而富裕的華人世家繼承人謝曉飛因緣相識相愛的情感故事。   童薇憑借紮實的專業功底和膽大心細的談判風格...(詳全文)
【2017陸劇 楚喬傳/特工皇妃楚喬傳 分集劇情】趙麗穎新劇 電視劇楚喬傳分集劇情1~15
《楚喬傳》劇情根據瀟湘冬兒所著小說《11處特工皇妃》改編。 講述天下戰亂、一個特立獨行的女奴楚喬,在協助建立新政權過程中關於守護、背叛、信仰、愛情的故事。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