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王在相愛》劇情改編金怡伶作家的同名小說,講述演美少年高麗王和美少女富家女的浪漫愛情史劇。
 
王在相愛
【分集劇情】 
王在相愛~分集劇情1-20
 
【分集劇情】
第21集珊兒記掛王璘 世子心中失落
忠烈王將珊兒關押起來,世子聞訊,趕緊過去探望。珊兒見到世子,不再行為放肆,她彬彬有禮地向世子問安,世子只覺得生疏彆扭,他想知道,珊兒究竟是何時得知自己真實身份的?珊兒誠實回答,就在納采那天。世子苦笑著,那珊兒也一定見到自己被父王羞辱的樣子了,還故意不當世子嬪。珊兒無法否認,她低眉順眼地答應著,這幅模樣令世子感到十分陌生。世子索性坐在地上,珊兒垂手靜立,沒有上前,世子心中很好奇,珊兒為何不願當世子嬪?珊兒果斷回答,因為只有王玬當世子嬪,王璘才能留下。可這樣一來,珊兒很有可能被當做貢女送走。
 
世子想尋找王璘的下落,卻得知母后剛剛氣勢洶洶地闖入了父王的寢宮,的確,元成公主粗魯地去見夫君,看見忠烈王半倚在床上,而玉芙蓉也衣衫不整。玉芙蓉跪在地上,她自稱是醫女出身,願意為元成公主診脈治病,元成公主沒好氣地瞥了她一眼,諷刺她先拿到後宮名分再跟自己說話。
 
世子得知,貢女名單已經送到了使國團手裡,而使國團後天凌晨就要動身,他不禁心煩意亂。王璘和王琠得知珊兒即將被送走,也十分著急,王璘擔心珊兒的命運,而王琠則惦記著珊兒的美貌已經殷家的財產。當年的兩名匪徒來找王璘,可卻被阻攔,沒有如願。此時,王玬在和三哥王璘聊天,她已經知曉珊兒的身份,不禁很是自責,若不是為了自己,珊兒與三哥早已雙宿雙飛了。王璘想否認自己對珊兒的感情,可卻是自欺欺人,王玬心裡清楚,三哥和世子都愛慕珊兒,她雖然傷心,但毫無辦法。
 
世子獨自沉思,他早已看出來,王璘對珊兒的情意,他也突然明白,珊兒喜歡的人不是自己,世子心中只覺得十分苦澀。元成公主將童顏居士傳到宮中,原來,童顏居士雖然人在遙遠的鄉村,卻對朝廷發生的一切瞭如指掌,包括宋寅的猖狂行徑。童顏居士帶來一個弟子,助元成公主一臂之力,讓人大吃一驚的是,這個弟子就是珊兒!
 
第22集童顏居士出謀劃策 珊兒命運有所翻轉
珊兒梳妝打扮得十分美麗,笑意盈盈地看著童顏居士和元成公主,世子與王璘也在場,二人見到心愛的女子,心中十分高興。幾人準備召開踐行會,當務之急,是在踐行會之前找到宋寅等人的把柄。童顏居士問元成公主,對她來說,在貢女名單上刪除一個女孩,是易如反掌的事,為何非要強人所難呢?元成公主有自己的打算,一切都是為了世子。
 
珊兒習慣了粗布衣衫,現在穿著拖地的長裙,總是被絆倒,一不小心倒在了王璘的懷裡,世子看在眼裡,心中很不是滋味。宋寅將殷仁伯抓了起來,逼問他關於殷家財富的事情,殷仁伯說什麼也不肯回答,只稱已經將全部財富傳給了珊兒。宋寅也知道童顏居士來到王宮的消息,他打算借此機會,誣陷童顏居士謀逆造反。殷仁伯患有心臟病,由於得不到藥物醫治,有些危險,多虧世子派人過來吸引宋寅注意,調虎離山,使王璘及時趕到,救走了殷仁伯。
 
珊兒盛裝來見外國使團,並帶來了元成公主贈與的大量珍貴禮物,趁著斷事官美滋滋地查看人參,珊兒趁機從他身上摘下了一串鑰匙,交給暗中配合的手下,手下拿著鑰匙迅速打開房間內的匣子,仔細查看斷事官的各種文件,一切都做妥當後,手下和珊兒配合將鑰匙放回原處,然後彬彬有禮地道別。
 
宋寅發現殷仁伯被救走了,他氣急敗壞,決定不再手下留情。世子召見斷事官,做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表示珊兒是自己和元成公主看中的人,斷事官很為難,稱名單已經封進了箱子裡,世子便威逼利誘,給斷事官大量土地,斷事官為了利益,自然滿口答應。世子趕緊將此事告知珊兒,讓她放心,不會去他國受苦了。隨後,世子將自己的珍貴衣服給珊兒披上,怕她著涼。
 
珊兒本以為萬事大吉,沒想到在返回的路上遇見了一夥黑衣人,將她劫走。此時,世子和王璘還不知道珊兒出事了,當他們接到消息匆匆趕去時,珊兒早已無影無蹤。
 
第23集宋寅設計陷阱 世子被逼退位
宋寅狗急跳牆,他竟然派人劫走了珊兒,當世子和王璘趕到時,珊兒早已無影無蹤。世子察覺到不遠處一名黑衣男子形跡可疑,便把他和他所押送的軟轎都攔截下來,發現宋寅和珊兒果然就在裡面,珊兒昏迷不醒,看上去好似受了傷。正當世子和王璘準備拔刀相向時,忠烈王的御令到達,不允許世子做出過激行為,並把宋寅和珊兒帶回宮中。世子勃然大怒,又無可奈何。
 
而此時此刻,忠烈王和玉芙蓉正在卿卿我我,世子冒冒失失地衝進大殿,來到父王面前,與父王激烈爭吵。而珊兒此時就在大殿後面,她聽見世子和忠烈王因為自己大動干戈,不禁心中十分慚愧。世子指責父王,除了打獵、與美女吃喝玩樂,父王什麼也不會。此話實在太過叛逆,忠烈王大發雷霆,他一氣之下廢除了世子之位!珊兒苦苦請求忠烈王收回成命,可她這個弱女子的力量根本微不足道,忠烈王一意孤行,倒是遂了宋寅和玉芙蓉的心意。
 
世子回到元成公主寢殿,童顏居士也在那裡,居士指出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是陷阱,宋寅駕駛的馬車就是故意等著激怒世子的,讓世子和忠烈王起衝突,那他們的下一步計劃是什麼呢?就是讓世子廢掉。另一邊,王琠笑裡藏刀,他想從宋寅手裡接走珊兒,意圖不軌。
 
此時,王璘一直帶人在暗中跟蹤著珊兒,留意她的行蹤。珊兒與王琠坐在一輛馬車裡,王琠大言不慚,等到世子被徹底廢掉了,自己就會坐上他的位置,給珊兒榮華富貴。這時,機靈的珊兒已經擺脫了手腕上的繩索,她的功夫很好,三兩下就用針抵住了王琠的脖子,讓他動彈不得。當王璘追上馬車時,車裡只剩下被綁住的王琠。王璘趕緊去尋找珊兒,及時出手救下了她。
 
世子此時失魂落魄,他很擔心珊兒。珊兒已經被王璘悄悄帶回了家裡,王玬熱情招待,王璘則仔細處理珊兒在逃跑中弄破的傷口,兩人眉目傳情,十分曖昧。
 
第24集世子帶領軍隊回宮 父子之間終於鬧翻
珊兒終於在王璘的幫助下逃了出來,世子得知這個消息,趕緊喬裝打扮出宮與他們相會,然後對外謊稱臥病在床,不能見人。於是,世子和王璘帶著珊兒前往童顏居士的家裡,半路上,意外遇到了珊兒的師哥。很顯然,珊兒對這個師哥態度十分親切,令世子和王璘心中有些吃醋。看來,童顏居士的弟子真是遍佈天下。
 
據珊兒的師哥所說,鷹揚軍總是剋扣士兵們的軍餉,於是,世子派出了自己的影子護衛,由王璘帶領,準備給鷹揚軍點顏色瞧瞧。原來,龍虎軍的上將軍閆仁澤本來是和鷹坊的人都是一夥兒的,他就是第一個出頭強取豪奪的人,無論士兵們多少俸祿,都被此人用各種理由剋扣著,統統私吞。他手下的大將軍林治英,更是一個有故事的人,他每天都要用水浸泡士兵們的糧食,就是為了不被壞人私吞。結果也因此得罪了上級,被貶為了普通士兵。
 
世子找到了林治英,表明自己的身份,並用自己的身份逮捕了為非作歹的上將軍,他與林治英一起準備借用龍虎軍的軍隊,只用一天。另一邊,忠烈王已經寫完了廢世子之位的詔書,一大早,大臣們都接到了御令,準備去朝見忠烈王。元成公主早就知道,丈夫不會輕易放過此事,她自有對策。
 
世子準備帶著軍隊回宮,他來向珊兒道別,卻發現珊兒已經不告而別了,只留下一隻朱釵。世子不禁感慨,珊兒很像一隻鳥,很容易就能飛起來離開,又從不回頭。王璘和影子護衛一切準備就緒,他們浩浩湯湯地回宮。
 
很快,世子率領著眾多人馬來到了忠烈王的寢宮之中,忠烈王見兒子逼宮,不禁大驚失色,他大聲呼喊,卻無人應答。世子拿出了傳位詔書,逼迫父王蓋章,忠烈王為了保全性命。只能遵循兒子的意見。當一切塵埃落定,珊兒正在山谷中採花,漫天遍野的粉色花朵襯著她嬌艷的臉蛋,十分好看。
 
第25集珊兒決定離開 忠烈王冊封妃子
童顏居士告訴世子,自從被忠烈王罷免了官職後,他就一直在編輯歷史書,上卷是中國歷史,下卷就是朝鮮歷史,現在,童顏居士希望世子能仔細地研究此書,從中獲得啟發。童顏居士還提起路珊兒,珊兒其實並不如表面那般無憂無慮,肆意歡笑,她的心中其實背負著太多仇恨和痛苦,因為珊兒一直認為是自己害死了母親,所以她的心裡有一塊大石頭,總也放不下。居士還透露出一個秘密,珊兒其實早就失去了味覺,她只能分辨酒的味道。世子聽到這些話,不禁回憶起多年前的一切,如果當時他及時報官,也許就能救下殷家數十條人命,當年的一念之差,造成了之後的諸多磨難。
 
世子想把珊兒留在身邊,可珊兒執意陪伴父親離開,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和父親過著父女不能相認的生活,如今實在不想再分開。世子還告訴珊兒,當年殺害殷夫人的賊寇,目的並不在於錢財,而是另有企圖,所以,世子希望能幫助珊兒找出罪魁禍首,為家人報仇。這時,殷仁伯來見世子,他懇求世子不要再追究往事,因為殷仁伯只想和女兒遠走高飛,忘記仇恨,輕鬆地生活。
 
忠烈王已經成了一個傀儡,元成公主更是可以隨心所欲地威脅控制夫君,忠烈王沒有辦法,只好一一答應元成公主的過分要求,但是,他也堅持不讓元成公主好過,忠烈王冊封玉芙蓉為無妃,代表著無與倫比和無人能及,元成公主看著丈夫對玉芙蓉如此寵愛,心裡打翻了醋罈子。
 
王璘衝回家,他找到父親質問當年二哥指使人殺害殷夫人的事情,王英自然袒護二兒子,此事一旦揭發,王琠就會變成殺人犯,而王玬的命運更是不可預知,一個殺人犯的妹妹難道也能當世子嬪嗎?王璘不怕得罪二哥,但他卻不得不為王玬著想。
 
珊兒決定和父親離開,但她準備作最後的努力,在十天之內找到蟒蛇紋身的男子,珊兒堅信會找到此人。童顏居士其實不贊成珊兒復仇,但珊兒一意孤行。世子遇到了難題,負責儲備軍糧的倉庫被人偷了個乾淨,如今的軍糧連一粒米都沒有了。而另一邊,宋寅和玉芙蓉仍然在誤導著忠烈王,令他在歧路上越走越遠。
 
第26集王家面臨災難 元成公主發威
王璘再也忍不住了,他告訴世子,八年前的慘案與自己的二哥王琠有關,世子很吃驚,也沒想到王璘會如此大義滅親。在玉芙蓉的攛掇下,忠烈王再次去打獵,元成公主得知此事,便想從中阻撓玉芙蓉封妃,而且,她想立珊兒為世子嬪,原因很簡單,殷家的財富地位有利於世子掌握大權,坐穩位置。
 
珊兒告訴世子,自己終於想通了,準備遵循父親的意思,不再追查蟒蛇紋身男子,放下仇恨才是最好的解脫。話雖如此,珊兒在夜裡還是穿著一身黑衣,小心翼翼地跟蹤著王琠,巧合的是,王琠今夜正好約了蟒蛇紋身男子見面。珊兒急不可耐地追上去,幸虧王璘及時出現,制止了珊兒的追蹤,才讓她沒有被王琠發現。
 
王璘帶著珊兒去見當年的兩個賊寇,命令賊寇複述了一遍八年前慘案的情景,可是賊寇怕惹麻煩上身,沒有說出全部實情,王璘十分氣憤,但是拿賊寇毫無辦法。王璘又帶著珊兒去找鹽商,他想盡千方百計,希望能幫助珊兒。珊兒只好說出心底的話,自己懷疑王琠與此事有關,所以不願把世子和王璘捲入這場風波。王璘緊緊握住珊兒的手臂,他願意為珊兒做一切,況且二哥的確做了虧心事。珊兒熱淚盈眶,她多麼希望能順利報仇,因為只有放下仇恨這塊大石頭,自己才能舒心,開始新的生活。
 
宋寅決定挑撥世子和王璘之間的關係,之前,世子與王璘一直密不可分,誰也不能讓他們反目,如今,宋寅決定利用珊兒,讓兩個好朋友為了愛情反目成仇。其實根本不用宋寅挑撥,世子早已將王璘和珊兒的情意看在了眼裡,一個是親如兄弟的好朋友,一個是視若瑰寶的心上人,世子心中的矛盾與日俱增。
 
王璘意外抓到了八年前參與屠殺的罪犯,但此人也落到了元成公主手裡,如此一來,王琠的罪行就無法再隱藏在黑暗之中,更不能被暗中處理了事。元成公主認定王家人有罪,第一個便綁了王璘,可憐王璘實在無辜。珊兒想一刀殺了王琠,結束一切恩怨,但憑著她一個人是根本做不到的。珊兒最後依靠在世子懷裡,無助地哭泣。
 
第27集珊兒指認罪犯 為愛違心說謊
珊兒十分憤怒,她想去殺了王琠一了百了,中途被世子及時阻攔,世子不會讓珊兒成為殺人犯,他緊緊地保住了心上人,珊兒在世子的懷裡失聲痛哭。這晚,珊兒酩酊大醉,世子無微不至地照顧她,為了讓珊兒靜一靜,他只好離開,讓珊兒好好睡一覺。另一邊,元成公主不僅抓走了王璘,甚至還逮捕了王琠和王瑛,她是一心要置王家於死地。王玬只能向世子求助,世子聞聽此事,趕緊前去營救王璘。
 
世子來到母后殿中,苦苦請求,當多年前慘案發生時,王璘還是個孩子,而王瑛也毫不知情,一切不過是王琠的所作所為,為何母后要抓了王家全家人?其實,元成公主此舉是為了把王玬拉下世子嬪的位置。世子見母親油鹽不進,他果斷地告訴母后,自己手中掌握著兵權,今日來只是給母后一個面子,不管怎樣,自己都能救出王璘。
 
王玬獨自去找珊兒,她情緒低落,家裡已經鬧翻了天,可自己無能為力。王玬弱弱地問珊兒,二哥是否做了對不住殷家的事情?珊兒想起往事就十分氣憤,她不願回答,準備給王玬倒杯水,王玬仍然慢慢地說,既然王璘與珊兒情投意合,彼此就應該互相原諒。珊兒怒不可遏,說出了自己心中想法,當年母親就死在了王琠手上,如此深仇大恨怎能原諒?王玬震驚了,沒想到二哥如此心狠手辣。
 
此時,王璘、王琠、王瑛都被綁在了木桿上,動彈不得。元成公主將殷仁伯和珊兒叫到了宮中,想要為殷夫人伸冤,她十分親切地握住了珊兒的手,鼓勵她為母報仇。於是,公主開始審訊王家父子,世子希望能找到證據,證明幕後黑手是宋寅,這樣就不會牽連到王璘了,可珊兒堅決不放過王家。最後,珊兒在元成公主的示意下,走到王家父子面前,指認王琠製造陰謀,可是珊兒為了王璘,最後違心承認王琠救了自己,是蟒蛇紋身男子殺了所有人,她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心愛的王璘。
 
第28集玉芙蓉心狠手辣 殷仁伯暴斃而亡
由於珊兒違心說謊,保護了王家父子,王璘等人才得以脫險。王璘心懷愧疚地來向殷仁伯請罪,不管如何,自己家族都背負了不可原諒的罪責。見過了殷仁伯之後,王璘來到珊兒的窗前,慚愧地告訴她,自己即將離開。這時,珊兒出現在王璘身後,原來,王璘即將出發去異國他鄉,路途遙遠,珊兒只好祝他一路順風。就在珊兒準備回房間時,王璘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囑咐她照顧好自己,不要生病。一對有情人就這樣被迫分道揚鑣。
 
世子發現武器庫中有大量生銹的武器,又得知珊兒前往母親墓地前面祭拜,他來到城樓上,卻看見了王璘。兩個好朋友來到童年經常玩耍的大樹下,回憶著過去的事情,世子不禁感歎,自己身邊總是有王璘,每次在危險關頭,王璘都會挺身而出,這份友誼實在無比珍貴,而且珊兒家人遇害,說到底都是源於自己當初的一念之差。王璘勸世子忘了不愉快的記憶,他們兩人來到珊兒母親的墓前,世子跪下朝著墓碑叩頭,令珊兒和殷仁伯大吃一驚,但他們不知道,世子也是在向其賠罪。
 
世子告訴珊兒,讓她以後留在自己身邊,兩人坐在岩石上親切地交談。殷仁伯來到王瑛家中,他坦然告訴對方,並非王琠無罪,而是自己的女兒選擇了放下仇恨,究其根本,女兒都是為了王璘。所以,殷仁伯希望讓王璘和珊兒結為夫妻,一起去異國他鄉甚至更遠的地方,王瑛有些擔心,因為王族的婚事必須要得到元成公主的許可,殷仁伯表示有辦法應對。
 
另一邊,宋寅在給忠烈王出主意,他聲稱有辦法可以讓世子倒台,忠烈王此時已經患病,很是沒有精神。殷仁伯前來求見元成公主,希望她能允許王璘和珊兒成婚,就在殷仁伯等待的房間裡,玉芙蓉喬裝打扮成侍女,進來點燃了能引發心臟麻痺的熏香,很快,殷仁伯心臟病發作,痛苦不已,玉芙蓉還拿走了殷仁伯隨身帶著的救命藥,當世子匆匆趕到時,殷仁伯已經氣絕身亡。
 
第29集元成公主被人陷害 王璘與世子發生爭執
可憐殷仁伯就這樣慘死於玉芙蓉之手,但世子匆忙趕到,為時已晚,殷仁伯早已氣絕身亡,玉芙蓉離開後,偷偷把殷仁伯的救命藥交給了元成公主身邊的老侍從。而另一邊,珊兒正在元成公主殿內接受問話,與其說是問話,倒不如說是聊天,公主語氣溫和地講述著自己和忠烈王相識的過程,嘴角眉梢都是溫柔的笑意,與如今的狠絕凌厲大不相同,可她還不知道,自己的心腹侍從早已有了二心!果然,老侍從悄悄地將救命藥放在了公主殿內,這樣一來,便能把殷仁伯的死全部推在元成公主的頭上。
 
當世子的影衛過來傳消息時,珊兒心急如焚地趕過去,卻發現父親早已死亡,而貼身的救命藥也沒有了,珊兒哭的肝腸寸斷,痛不欲生,她瘋狂地尋找著救命藥,但周圍根本沒有藥包的蹤影。最後,世子和珊兒竟然在元成公主的殿中找到了藥包,這下,公主有口難辯,到處都在傳聞公主聯合世子殺人的事情,目的就是貪圖殷家的財產。這消息傳到了忠烈王的耳朵裡,他非常懊悔自己娶了元成公主。
 
此時此刻,宋寅正在試圖拉攏王璘,他還透露了一個驚人的消息,宋寅派人秘密保護著已經失寵的元妃娘娘的兒子,也就是大皇子,準備扶植他登上世子的寶座!王璘衝進屋內,發現大皇子已經神志不清,明顯就是宋寅的傀儡。
 
因為珊兒一直吵鬧著元成公主是兇手,公主只好把她軟禁起來,世子十分心疼,只好將珊兒抱在懷裡安慰。王璘也很快得知此事,他趕緊進宮,詢問前後發生的種種事宜,但是世子根本聽不進去好友的話,他以為王璘是一心懷疑元成公主,世子甚至對王璘大打出手,這深深傷害了兩人之間的友誼。王璘認為宮中太危險,他執意要帶走珊兒,而另一邊,元成公主也在調查藥包一事,她知道有人往自己身上潑髒水,但不知道那個人究竟是誰。
 
第30集王璘身陷迷局 兄弟情義崩塌
世子一想起自己和珊兒漸行漸遠,而王璘卻和珊兒兩情相悅,心裡就鬱鬱寡歡,他只能自己借酒消愁,但喝下了許多酒卻還沒有醉,世子不由得很鬱悶,他還不知道,元成公主現在已經把王璘當成了第一號敵人。另一邊,王璘來找宋寅,他想就白天的事情做一個了斷,王璘還是那麼正直,他在講了一通道理後,見宋寅仍然油鹽不進,乾脆用長劍劈了過去,想殺死宋寅。可宋寅向後一躲,露出了身後的大空間,裡面是許許多多殺手,每個人見到王璘後,都畢恭畢敬地跪下朝拜,王璘感到既驚訝又憤怒,他堅決不允許有人動搖世子的位置,所以,王璘就算傾其所有,也要殺掉這所有人!
 
令人驚訝的是,最後一扇門打開,玉芙蓉攙著忠烈王現身,王璘大吃一驚,趕緊跪下,忠烈王對王璘的忠心耿耿很是滿意。他準備利用王璘。這晚,世子大醉,當他第二天一早醒來時,卻見到了鷹揚軍的兩位將軍,原來,消失的軍糧統統都找到了,就在殷仁伯的倉庫裡,還有一部分在王瑛家中!
 
世子聞聽此言,不免十分驚愕,但事到如今,此事只能嚴懲,世子絕對不能再偏袒王璘,可偏偏不湊巧的是,王璘現在杳無音訊,將軍們都認為他是畏罪潛逃了。與此同時,王璘正在和珊兒在一起,他已經貼心地準備好了殷仁伯下葬所需的一切事宜,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讓殷仁伯盡快入土為安的。珊兒面容悲慼,她心如死灰,失去了最後一位親人,珊兒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但是無論如何,王家的一系列變動還是沒有影響到王玬,王玬仍然被選為世子嬪,即將與世子舉行大婚,這樣一來,王家以後除了謀逆大罪,別的罪罰都可以免除,這也是世子對王璘所盡的最後一點兄弟情義。
 
第31集王璘與珊兒逃跑 中途被迫擒獲
王璘陪伴著珊兒給殷仁伯送葬,而元成公主派去的侍衛也在虎視眈眈,準備把王璘拿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忠烈王此時卻一心準備置自己的親生兒子於死地,他算是看清楚了,元成公主根本不會顧及與自己的夫妻情分,那自己也不必顧及妻子和兒子,當務之急還是拿下世子,把忠厚的王璘推上世子的寶座。
 
此時,世子突然得知,殷仁伯曾經想把珊兒許配給王璘,他不由得更是勃然大怒,心愛的女人被好兄弟橫刀奪愛,這種事情世子怎麼能忍受?但是,世子卻很明白,王璘陪伴珊兒給殷仁伯送葬,其實是在保護她。果然,王璘知道元成公主一定不會放過自己,他中途帶著珊兒來逃跑了。
 
飛燕和蟒蛇紋身的神秘男子一直有聯繫,飛燕並不知道此人的真實身份,但神秘男子卻悄悄愛上了飛燕,他鄭重地取下了飛燕的面紗,告訴她不要太在意容顏的瑕疵,飛燕一不小心,無意中透露出了珊兒和王璘的行蹤。另一邊,王璘帶著珊兒走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兩人並沒有被目前的困境所嚇倒,珊兒的態度反而樂觀開朗,令王璘寬解許多。
 
元成公主對世子私自決定與王玬成婚的消息很是震怒,她堅持讓世子退婚,可倔強的世子根本不予理會。王玬此時沉浸在待嫁的喜悅之中,她將成為萬千寵愛的世子嬪,自然無比高興,世子前來探望王玬,只見王玬雖然心願得償,但仍不奢求讓世子愛上自己,她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世子的婚禮即將舉行,忠烈王卻在玉芙蓉的色誘下日益憔悴下去,可惡的玉芙蓉如同一條美女蛇,她打算讓忠烈王在溫柔鄉里徹底消沉,甚至死亡。
 
王璘告訴珊兒,殷仁伯死之前的遺願就是讓二人成婚,珊兒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就在兩人相處得十分融洽時,殺手們已經追了上來,是宋寅派出的神秘男子。由於對方人手眾多,王璘不得不答應跟他們回去,讓珊兒先行離開。而落單的珊兒則被世子的影衛遇見,將其帶到世子身邊。
 
第32集忠烈王每況愈下 世子即將大婚
童顏居士來覲見世子,他指出殷仁伯和王瑛一定都被誣陷了,他們不可能做出偷盜軍糧的事情。於是,將軍們重新調查,這才發現那些軍糧口袋上的官印都是嶄新的,甚至墨跡還未干,這說明有人存心在袋子上偷偷蓋了印章,刻意陷害。
 
王璘迫不得已去見宋寅,他也有些好奇,宋寅不是一直推崇王琠嗎?宋寅不以為然地笑了笑,王琠那種草包貨色,只知道酒色享樂,哪裡是當上君主的人才呢?當下之際,唯有王璘是最合適的人選,他不僅有勇有謀,而且有治理天下的雄才大略。王璘沒有回答,他轉而去見被宋寅藏匿起來的忠烈王,發現忠烈王的氣色十分差勁,唯有一雙眼睛裡冒著仇恨的火焰,忠烈王一見到王璘,就迫不及待地詢問他,世子是否已經死掉了?可見忠烈王對自己兒子的恨意有多強烈。
 
王璘扶著忠烈王出去散步,聽著他絮絮叨叨地數落著世子的不是,沒說一句話,忠烈王似乎都要花費很大力氣,他的身體狀況實在令人堪憂。另一邊,元成公主再次告訴兒子,自己不是殺害殷仁伯的兇手,但世子根本不相信自己的母親,因為證據確鑿,藥包就放在元成公主殿內,如何抵賴?世子甚至對母親出言不遜,若是她看不慣自己的所作所為,大可離開王宮。最後,世子氣沖沖地離開,元成公主被氣得舊疾復發。
 
世子的婚禮即將舉行,王玬身著盛裝,她特意來見了珊兒,十分嚴肅地警告,不准珊兒再靠近世子。這番話狠絕又凌厲,王玬眼神裡再也沒有少女的柔弱,她現在只想維護自己的地位,決不能讓別的女人奪走世子。王璘怕珊兒傷心,他不再壓抑自己的情感,快步上前將珊兒擁在懷中,吻住了她的雙唇,珊兒輕輕掙扎,隨後欣然接受,這一幕被橋下的世子看在眼裡,他十分憤怒。
 
第33集世子雖然大婚 仍然留住珊兒
世子即將大婚,他穿戴好繁重又富貴的服飾,在走向人生最神聖、最莊重的時刻,世子心裡所想,卻都是珊兒,數年前與珊兒的相遇場景,一路走來經歷的風風雨雨,自己對珊兒的百般呵護,以及珊兒和王璘的濃情蜜意,一幕幕如同走馬燈般在世子腦海中回放,他心中不免百感交集。
 
而另一邊,王瑛在認真地囑咐女兒王玬,入宮後一定要謹慎小心,千萬不能成為世子嬪就大意做人。婚禮儀式很快開始了,王玬自然是個美嬌娘,笑顏如花,滿心甜蜜,但是,世子的臉上卻掛著不易察覺的冰霜,是啊,大婚一場,娶的卻不是心上人,這種滋味實在難過。另一邊,忠烈王對於兒子的婚事更沒有喜悅之情,他甚至在殿堂之上佈滿了士兵,其意圖不言而喻。
 
可是,現在外面的流言傳的很難聽,大家都認為世子為了得到殷家的財產,霸佔殷家的女兒,所以殺害了殷仁伯!王璘實在忍不下去了,他跑來告訴世子,現在外面議論紛紛,人心不穩,可是,世子竟然頒發了一紙詔書,他要封珊兒為自己的臣子,如此一來,珊兒哪裡都去不了了,只能乖乖地待在世子身邊。王璘不禁十分憤怒,到頭來,難道世子要把珊兒鎖在鳥籠裡嗎?如同一隻金絲雀一樣,投放食物和水,卻沒有自由。世子不顧一切,他的心裡充滿了偏激和不滿。
 
元成公主並不喜歡這個兒媳婦,但也無可奈何,只能接受。王璘遇見了蟒蛇紋身的神秘男子,男子一路將他帶到了宋寅面前,宋寅仍然是一副笑裡藏刀的模樣,詢問王璘是否想救珊兒。王璘看著宋寅,他怒不可遏,甚至不允許宋寅說出珊兒的名字,因為宋寅是個卑鄙小人。
 
另一邊,世子與珊兒在花園中漫步,世子為珊兒的鬢角戴上了一枝花朵,很是美麗動人,可珊兒心裡並沒有世子,她只拿世子當朋友。忠烈王病重垂危,他在最後關頭將王璘召喚過來,吩咐他一定要對付世子。
 
第34集王璘即將取代世子 元成公主悲慘死去
現在,典法司開始查究殷仁伯之死的蹊蹺,他們不經元成公主的同意,就私自帶走了公主的侍女,這令元成公主十分沒有面子,她深夜來見世子,可是世子不僅閉門不見,甚至專門下達命令,禁止母后進入自己宮殿,若有違背,不論什麼地位,殺無赦。元成公主見到兒子如此對待自己,不免心寒,一下子舊病復發十分痛苦。
 
世子心裡只念及著珊兒,他讓珊兒睡在自己的床榻上,寸步不離地握著她的手,僅僅是這樣相對無言的片刻,對世子來說已經是這世上最為寶貴的財富。元成宮殿的侍女終於承認,自己的家人被挾持,所以自己迫不得已奉命去殷仁伯的房間燒了一棵香,侍女剛想招供幕後主使,就被毒殺了。而元成公主突然認識到,玉芙蓉最擅長用香,她才是罪魁禍首。
 
第二天,世子離開寢殿後,珊兒馬上醒來,她想出去,可是外面有重兵把守,珊兒插翅難逃。另一邊,朝廷緊急召開都堂大會,忠烈王把自己的主權讓給了王璘!世子大吃一驚,沒想到好朋友不僅搶走了心頭最愛,現在連王位也不放過。而王琠發現弟弟現在比自己飛得更高,他怒不可遏地去找宋寅,質問他為何推崇王璘,宋寅面不改色,稱這只是權宜之計,現在不過是用王璘對付世子,等到把世子徹底拉下馬來,就推翻王璘,讓王琠上位。
 
元成公主得知王璘即將取代自己的兒子,她焦急萬分地去找忠烈王,發現殿內焚燒著奇異的香料,忠烈王身邊不禁沒有服侍的人,更是氣息奄奄,公主一把推翻了裝有香料的香爐,可是宋寅帶著大量士兵趕來,殺死了公主的貼身護衛,公主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情況悲慘又危急,最終,她握著一枝芍葯花死去。
 
王璘托飛燕給珊兒送信,兩人約好在橋上見面,飛燕便用計引士兵們離開,珊兒藉機偷偷溜了出去。世子得知母后去世的消息,悲從中來,王宮內也是亂成一團。
 
第35集世子刺死玉芙蓉 宋寅下決心報仇
世子跌跌撞撞地走進元成公主的寢殿,他多麼希望母后能站起來,和以往一樣罵自己一頓,但元成公主此刻臉色慘白,雙眼緊閉,情景駭人,世子不明白,母后怎麼就突然與世長辭了?御醫在一旁戰戰兢兢說道,元成公主早就身患重病,一直沒有好好調養,才氣絕而亡。但是,世子不相信這個死因,他認為母后死前一定遭遇了什麼事情,一名侍女站出來告訴世子,元成公主去了一趟永壽殿,結果隨身侍衛們都死在了那裡,當時玉芙蓉也在場。
 
世子明白了,母后之死與玉芙蓉和忠烈王脫不了干係,他決定去永壽殿興師問罪,如今,宮中人心惶惶,一場內戰似乎馬上就要爆發。宋寅也沒有想到,元成公主就這麼容易地死掉了,按照他的計劃,還不想讓公主這麼早死去,但事到如今,宋寅不得不趕緊想對策,他決定讓已經奄奄一息的忠烈王徹底沉睡,然後把王琠或者王璘推上王位。
 
於是,玉芙蓉開始使用香料,打算徹底謀害忠烈王,這時,王璘突然走了進來,他虎視眈眈地瞪著玉芙蓉,拿起來她焚燒的香料,惡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玉芙蓉驚慌失措,趕緊逃跑,沒想到卻與世子迎面碰見,玉芙蓉大驚失色,踉蹌著往後退,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她結結巴巴地辯解著,稱自己和元成公主的死毫無關係,但是,世子的長劍已經抵在了玉芙蓉的喉嚨上,他揮舞著劍,刺死了玉芙蓉。
 
接著,世子走進殿內,想尋找忠烈王,他還不知道父親已經垂危,還吵嚷著來興師問罪。但是,忠烈王並不在殿內,王璘把他逮到了童顏居士那裡,準備盡力一試,挽救他的性命。而且,王璘還是心地仁厚的,他不忍心在這個時候帶著珊兒離開,因為不忍拋下世子獨自面對這場腥風血雨。
 
宋寅平生最愛玉芙蓉,如今,他只能撫摸著玉芙蓉冰冷的屍體,心中湧起了恨意,決心要殺掉世子,為愛人報仇。
 
第36集真相水落石出 世子揮劍砍好友
世子終於調查到了真相,宋寅和玉芙蓉,以及幾個謀逆的將軍設計害死了殷仁伯,然後嫁禍給元成公主,珊兒在一旁聽著真相,這才明白自己恨錯了對象。世子派人捉拿王琠等人,大肆搜查,珊兒也藉機與王璘相見,珊兒告訴王璘,自己現在終於知道,是忠烈王身邊的亂臣賊子害死了殷仁伯,所以,珊兒希望帶著王璘返回世子身邊,但王璘執意不肯,他讓珊兒從玉芙蓉屍體上找解毒劑,珊兒只能答應。
 
世子發覺珊兒和王璘密會,他急忙追趕過去,可王璘早已離開,世子很不甘心,他不由得想起自己和王璘相識的場景,兩人從童年走到了少年,這份友誼彌足珍貴,而今卻面臨著支離破碎,該是怎樣痛心啊!難道,作為世子,真的不應該有推心置腹的朋友嗎?難道只能有利益夥伴嗎?其實,王璘也不知道,真的朋友和假的朋友到底有什麼區別。
 
另一邊,宋寅獨自神傷,感慨著自己多年來的處心積慮,如今發現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莫過於玉芙蓉,而玉芙蓉卻已經香消玉殞。宋寅知道,忠烈王找不到解藥,就沒有幾天能活了,他堅信自己能扳倒世子,成為贏家。
 
此時此刻,珊兒在走廊裡找到了玉芙蓉的屍體,她鼓起勇氣,壯著膽子把屍體抬到床上,在玉芙蓉的身上不停搜查,終於找到了一小瓶解藥,應該可以解忠烈王所中的香料之毒。世子搜到了王琠,命令將他與王英一起關押起來,王琠跪在地上苦苦求饒,聲稱自己知道忠烈王的下落,他的手裡甚至還有一道聖旨,是讓位表文,內容是讓王璘成為這個國家的王。世子勃然大怒,他這輩子也不想再看見王璘了,然而王璘出現後也毫不讓步,兩人竟然針鋒相對,刀劍相向,世子一劍砍倒了王璘!
 
第37集世子誤傷王璘 珊兒得知舊情
世子和王璘終於爆發了衝突,雙方現在已經是水火不容。珊兒得知一切後,趕緊跑去阻止,但是世子惡狠狠地警告珊兒,近日發生的所有事情,都不允許任何人插手。世子冷冰冰地看著王璘,昔日的兩兄弟如今拔刀相向,彼此眼睛裡透露出殺氣騰騰,令人難以置信的是,王璘雖然拔出了長劍,卻沒有真正刺向世子,反而是世子,將王璘刺倒,閉上了雙眼。世子驚恐萬分地扔掉了劍,不敢相信自己砍傷了最好的兄弟。
 
當世子回到宮中,發現忠烈王的昏迷情況已經漸漸好轉,他這才知道,王璘帶走父王,是為了給他醫治,而非謀反。世子第一次握住了忠烈王的手,他流著淚傾訴著心裡的話,這麼多年來,自己和父親一直如同敵人一樣爭鬥,為了王位,為了權力,但事實上,自己從未想過要謀權篡位,直到如今也保持著初心。
 
另一邊,珊兒在陪著王璘,王璘雖然性命無礙,但是卻被世子砍斷了一條大血管,現在流血不止。等到醫生前來診治後,王璘終於平安了,但仍然昏迷不醒,珊兒耐心地坐在王璘床邊,為他擦拭傷口,一邊碎碎念,一邊擔心著王璘的傷情。珊兒十分心疼王璘,她小心翼翼地用濕手帕擦著王璘乾裂的嘴唇,訴說著心裡對王璘的擔憂與愛慕,這一幕實在令人動容。
 
世子經過深思熟慮,他告訴珊兒實情,就在八年前,自己早就知道盜賊要襲擊殷家,若是自己當年早點報官,殷夫人就不會慘死了。珊兒並沒有埋怨任何人,她的表情十分平靜,既然有人故意要針對自己家,那世子就算阻擋了一次,也無法阻攔第二次。世子沒想到,珊兒竟然毫不怪罪自己,他的心裡又添了幾分愧疚。
 
第38集王璘傷勢好轉 珊兒被人綁架
王璘的傷勢逐漸好轉,他緩慢甦醒過來,卻發現珊兒早已離開,只留下一句話,自己七年後會回來找王璘。此時,珊兒已經離開了一個多時辰,王璘知道,若是珊兒執意想躲起來,自己是根本找不到的。忠烈王徹底清醒過來,他的身體恢復後,食慾大增,還心心唸唸著玉芙蓉。屬下只好告訴忠烈王,在其昏迷期間,發生了許多轟轟烈烈的大事,而玉芙蓉早就死了。臣子宋邦英不得不告訴忠烈王,元成公主已經去世,而世子殿下一劍刺死了玉芙蓉。忠烈王大吃一驚,臉色大變。
 
珊兒同世子在一起聊天,世子笑著回憶起兩人遇見那日,珊兒竟然動手打了自己。在世子的心裡,珊兒是那樣特別,她的一顰一笑都牽動著世子的每一根神經,無論是粗魯野蠻的珊兒,還是穿上紗裙輕歌曼舞的珊兒,都令世子深深著迷。珊兒注視著眼前的男子,他將挑起國家的重擔,卻唯獨對自己情有獨鍾,可自己呢?深愛著他的朋友,不能自拔,這是一段怎樣的緣分啊。
 
宋寅現在還沒有遭到報應,他時刻監視著珊兒和世子的動靜,讓蟒蛇紋身男子去斬草除根,殺掉殷家有關人等,另外,宋寅準備逃跑,他打算挾持兩個人質。於是,宋寅綁架了珊兒,但他仍然覺得砝碼不夠,還想挾持王玬。於是,紋身男子利用飛燕,稱只要能把王玬引出宮,就能救出珊兒。
 
在王宮中,王玬雖然已經成為了世子妃,但卻備受冷落,因為世子的心根本不在她身上。這日,王玬正在獨自發呆,飛燕前來傳話,她編造了一番話來哄騙王玬出宮,果然,王玬出宮後很快就被宋寅控制,宋寅逼迫珊兒和王玬喝下毒茶。
 
第39集宋寅慘死 遭到報應
珊兒突然被綁架,世子擔心不已,王璘的傷勢雖然好轉,但還沒有徹底恢復,他掙扎著拍出來尋找珊兒,結果偶然遇到飛燕,這才知道發生了什麼。另一邊,世子也找到了王玬,只見王玬被嚇得呆呆傻傻,她告訴世子,珊兒替自己喝掉了毒茶,現在不知所蹤!世子大驚失色,王璘正好從飛燕手裡拿來了解毒藥,同世子一起去救珊兒。
 
此時此刻,宋寅挾持珊兒坐上了馬車,宋寅破釜沉舟,就算死也要拉著珊兒墊背。珊兒臉色蒼白,她質問宋寅,是否在八年前策劃殺害了自己的家人?宋寅雲淡風輕地承認了,他不僅想逼死珊兒,還想逼迫世子現身。馬車行駛到半路,珊兒口吐鮮血,昏迷不醒。
 
在宮中,忠烈王獨自傷神,童顏居士來拜見大王,他看著形單影隻的忠烈王,出言不遜地諷刺大王,向來喜歡阿諛奉承,才落得今日下場。忠烈王心中無限傷感,他無暇去計較童顏居士是否以下犯上,因為忠烈王始終不敢相信,元成公主真的去世了。雖然這夫妻倆一直針鋒相對,但元成公主畢竟也是忠烈王曾經的心頭肉,如今他萬般惆悵,沒想到自己清醒過來時,一切都結束了。
 
童顏居士還告訴忠烈王,一直以來,忠烈王都信錯了人,宋寅才是最大的罪魁禍首,他想把整個國家獻出去,以達到自己卑劣的目的。另一邊,在野外,紋身男子武碩也終於看清了宋寅的真面目,他想殺死宋寅,結果卻被陰狠狡詐的宋寅刺死,倒在了地上。世子和王璘一路快馬加鞭追趕,終於在河邊看見了一頂轎子,世子急匆匆地跑過去,宋寅笑著從馬車後面現身,他譏諷世子竟然為了一個女人不顧一切,實在難成大事。
 
世子惱羞成怒,揮舞著劍來刺殺宋寅,可宋寅也不甘示弱,兩人扭打成了一團,可世子的武藝並不及宋寅,漸漸地落了下風,身負重傷的王璘趕來,及時地射死了宋寅,解救了世子,但是,轎子裡空空如也,宋寅到死也沒有說出,他把珊兒藏在了哪裡。宋寅在臨死前,彷彿看見玉芙蓉在笑,他閉上了雙眼。
 
最後,王璘和世子一起向前搜索,終於找到了珊兒,讓她服下解毒藥,世子便火速回宮,向父王匯報宋寅的一系列惡行。忠烈王和兒子之間還是有芥蒂,但世子知道,這一切都是宋寅造成的,所以他準備和父親和好,共享一家人的和睦溫馨。
 
第40集有情人遠走高飛 世子獨守回憶(結局)
現在,宋寅已經被王璘殺掉,王璘囑咐二哥王琠,以後一定不能再起貪念,否則必會招來殺身之禍。世子現在急於尋找宋寅藏匿起來的金印,多虧珊兒心細如髮,早就察覺到了金印的所在。於是,珊兒同世子、王璘一道上路,三人徹底解除了心結,一起開開心心地前行,毫無芥蒂。但是,當世子看見珊兒和王璘情意相通時,他還是有些不是滋味,可卻不再嫉妒。
 
這晚,下起了大雨,三人一起躲雨,回憶起曾經爬頭陀山的情景,不由得感到十分熟悉。當生火做飯時,珊兒被煙火熏得直咳嗽,世子便好心來幫忙,沒想到世子的手一抖,把鹽放多了,更令人詫異的是,珊兒竟然嘗出了鹽的味道!世子十分高興,忍不住抱住了珊兒,慶賀她終於恢復了味覺。
 
等到珊兒熟睡下,世子和王璘在聊著天,兩人恢復了以往的好朋友關係,王璘決定還會和以前一樣,誓死保衛世子,而世子也想通了,他主動讓王璘多照顧珊兒。其實,王璘早就察覺到,高麗王的金印就在珊兒手上,他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珊兒便把金印交了出來。為了保護珊兒,也為了成全世子,王璘心甘情願背負上了藏匿金印的罪名,他倉皇逃跑,被王宮軍隊圍堵,最後中箭墜落下高高的山崖。
 
忠烈王終於拿回了金印,但他這次認可世子的功勞,自己退居當上了太上皇,讓世子坐上了王的寶座。世子當上了王,成為了萬人之上的殿下,從此,他的肩上將承擔著整個國家的命運,而王璘在墜崖後並沒有死亡,他借此機會隱姓埋名,與珊兒一道離開,過著不問世事的生活,在臨行前,兩人遠遠地向世子告別,從這天起,世子將不會再見到浪跡天涯的王璘和珊兒,但是彼此的記憶卻永遠璀璨。
 
世子沒有讓大家失望,他做出了一個王應有的典範,在以後的日子裡,世子其實有機會知道珊兒和王璘究竟身在何方,但是他卻寧願選擇不知情,又過了一段時間,世子主動把王位還給了父親,他則只身前往元國,此後十年未曾回來過,與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文中圖片轉載MBC】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7韓劇 只是相愛的關係】電視劇 只是相愛的關係 劇情介紹~李俊昊、元真雅
《只是相愛的關係》劇情講述即使面對困境也堅持到底的人們,彼此擁抱互相療癒的溫暖愛情故事。   【劇名】:只是相愛的關係 【播送】:韓國JTBC ...(詳全文)
【2017韓劇 Bravo My Life】電視劇 Bravo My Life 劇情介紹~鄭柔美、延政勳、顯祐
《Bravo My Life》劇講述電視臺副導演、第七年淮備出演中的演員以及擁有眼中無人性格的絕對強者三人間的故事。   【劇名】:Bravo M...(詳全文)
【2017韓劇 Jugglers】韓國電視劇 Jugglers 劇情介紹~崔丹尼爾、白珍熙
《Juggler》劇情講述只懂得奉獻與順從的女人和全面拒絕人際關係的男人,以老闆和秘書的關係相遇時所發生的一連串故事。   【劇名】:Juggle...(詳全文)
【2017韓劇 我的鬼神搭檔/Two Cops】電視劇 我的鬼神搭檔 劇情介紹~曹政奭、惠利
《我的鬼神搭檔》劇情講述案組熱血刑警被詐騙犯靈魂附身後,一個身體裡藏著兩個截然不同的靈魂,兩個靈魂聯手解決棘手案件的奇妙故事。   【我的鬼神搭檔...(詳全文)
【2017韓劇 華遊記】韓國電視劇 華遊記 劇情介紹~車勝元、吳漣序、李昇基、李洪基
《華遊記》是中國古典小說《西遊記》的現代版,劇情講述擁有致命頹廢美的齊天大聖孫悟空和有著根深蒂固的俗世情節的三藏法師真善美在惡鬼叢生的昏暗2017年世界尋找光明...(詳全文)
【2017韓劇 疑問的一勝】電視劇 疑問的一勝 劇情介紹~尹鈞相、鄭惠成
《疑問的一勝》劇情講述一個騙子警察,在戰勝一群怪物的過程中,找回真正屬於自己人生的故事。   【劇名】:疑問的一勝 【類型】:SBS月火劇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