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沒有名字的女人》劇情講述因為別人的野心與慾望而失去自己的人生與孩子的女人,向陷害自己的惡人報復的故事。
 
沒有名字的女人
【分集劇情】 
有名字的女人~分集劇情1-35
有名字的女人~分集劇情71-102
 
【分集劇情】
第36集尹雪費勁心思找春兒 道治在一旁幫忙
瑪雅將春兒帶回家了,洪智媛聽到對方叫春兒就很不開心,便讓大家在家裡都只能喊春兒的英文名Kary。道治已經幫尹雪拿到了春兒的畫像,他打算在電視上發佈尋人啟事,並建議尹雪親自出面說明,但是尹雪一口回絕了,她說自己不能上電視,如果出面,她是如莉的身份就會被發現,道治只以為這樣會被自己家裡人知道,便表示理解尹雪不願出鏡。
 
春兒這邊還在到處找給春兒病例造假的護士,但是該護士為了躲避追蹤已經有很久沒有去上班了,末年夫婦天天在樸智英(護士)家門口蹲點,最後終於將對方逼出來了。樸智英說自己是為了給媽媽治病,對方答應會給一筆錢才將春兒的病例密碼說出去,樸智英還說醫院有個護士(金淑美)不能生育,最後可能收養了春兒,並將其帶去英國。
 
海珠在家帶瑪雅和Kary吃飯,但是在飯間Kary突然肚子很不舒服,Kary自己不知道原因,海珠只能將其送往醫院。
 
尹雪另一邊還在一直幫金武烈收購WID集團時裝行業的事,他們表面是要讓對方收購WID集團服裝行業,但實際卻從背後動手,自己成為WID集團時裝的擁有者,尹雪表面幫著金武烈做事,但實際卻在金武烈跟Blag方談判時將對話錄音。
 
 
自從金武烈從張愛鹿家離開後,張愛鹿整日茶飯不思,甚至說要去當尼姑,果子不忍看到媽媽這個樣子,便去WID集團找金武烈,金武烈知道媽媽只是在作秀,他還順便告訴果子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回去跟他們一起住,其他的不願透露。
 
尹雪也終於答應了道英的要求,將土地賣給尹雪,晚上道英邀請尹雪去家裡吃飯順便簽約,道英也將自己手裡2%的股份交個尹雪,大家都很開心,因為道英認為這塊土地會讓WID集團獲得新生。談完公事後海珠將瑪雅和春兒帶下樓吃飯,本來即將會跟春兒見面,但是洪智媛卻讓瑪雅和春兒就留在樓上吃飯。道治也托人找到了春兒在英國的照片,他第一時間拿回家給尹雪看,瑪雅想介紹Kary給道治認識,也跟著去了道治房間。
 
第37集金武烈騙道英 尹雪找到春兒
尹雪還在洪智媛家吃飯,道治就將春兒在國外的照片帶回家裡了,尹雪看到春兒的照片喜極而泣,瑪雅也準備帶著自己的好朋友介紹給道治認識,但這時張愛鹿聽到果子說金武烈即將回家住,她氣不過就去洪智媛家找海珠算賬,並讓金武烈收拾好行李跟自己離開,張愛鹿無法忍受海珠總是將張愛鹿一家花自己錢的話掛在嘴邊,張愛鹿甚至要上樓去將瑪雅和佳夜也帶走,尹雪和道治不方便在場便離開了,沒多久金武烈也帶著張愛鹿回家了,張愛鹿在家裡泣不成聲,她無法忍受金武烈一直以來受這樣的氣,金武烈暫時也不好將自己的計劃說出來,只承諾永遠不會拋棄媽媽。
 
尹雪知道春兒被帶去英國,迫不及待地想去查看,道治要去釜山出差因此不能陪同,最後末年丈夫決定替尹雪去英國收集情報。金武烈安頓好張愛鹿後就回海珠這邊的家了,金武烈一到家就去安撫瑪雅和春兒,但是一出來就被洪智媛罵了,洪智媛說在春兒回英國之前,不准金武烈再跟春兒接觸。
 
金武烈將Blag即將收購WID集團時裝的消息散佈出去,沒多久WID集團時裝的股份暴漲,道英害怕這當中有什麼問題,便決定親自跟Blag的人見面,事實上Blag公司並沒有打算收購WID集團時裝,金武烈怕東窗事發,便問末年借了一大筆錢堵住了
 
Blag代表方的嘴,而金武烈借末年的錢是用自己在WID集團的股份做抵押的,金武烈正一步步走進尹雪的陷阱中。
春兒即將回英國,海珠帶著瑪雅和春兒在故宮玩,突然海珠的傢俱店打來電話說店裡有人鬧事,海珠不得不離開,她打了一圈電話最後不得不拜託尹雪來幫自己照顧,尹雪還沒到時,瑪雅中途去買冰淇淋,春兒看到有電視台的車,她以為這樣就能看到道治便更上去了,尹雪和瑪雅立刻到處找春兒,而春兒自己走丟之後在一邊大哭,後來春兒告訴路人有親戚認識道治,路人也剛好是道治的粉絲,就這樣海珠順利接到了春兒,並將她送去機場。這時末年的丈夫也從應該回來了,他說春兒的英文名叫Kary,並且現在正在韓國一個朋友家玩,尹雪和道治立刻意識到在海珠家玩的孩子就是尹雪的女兒。兩人趕往機場,在臨飛前最後一刻道治將春兒從飛機上帶下來了。
 
第38集尹雪找到春兒 金武烈背叛道英
尹雪正在機場痛哭時,道治從飛機上把春兒帶下來了,尹雪看到春兒便立刻將其抱在懷裡,但是春兒這時已經完全不記得尹雪了。尹雪非常感謝道治將春兒帶出來,道治說春兒還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被帶下車,為了不讓春兒受刺激,尹雪答應暫時不跟春兒說身世的事。春兒突然說要去洗手間,尹雪便帶著去了,這時末年打來電話讓尹雪看看春兒身上的黑痣胎記在不在,尹雪便立刻去看了,尹雪在春兒身上看到了黑痣,她確認這就是春兒,尹雪非常高興,隨後道治帶著尹雪和春兒回家了。
 
海珠回家後,她當著洪智媛誇春兒比同齡人更勇敢、懂事,但是洪智媛卻生氣地說以後不允許瑪雅再將陌生人帶回家裡住了,海珠不明所以。
 
末年夫婦看到春兒非常高興,但他們決定暫時不告訴春兒真實身份。尹雪拜託道治不要讓瑪雅跟春兒聯繫,尹雪打算讓春兒的養母回來,並告她誘拐兒童之罪,所有與這件事情有關的事情她都不能放過。
 
這段時間春兒在瑪雅家裡住,瑪雅天天跟春兒在一起玩,便忽略了佳夜,佳夜非常生氣並推了瑪雅幾下,瑪雅氣不過還了一次手,但就這一次正好被洪智媛看到,洪智媛非常生氣地罵了瑪雅,她正要動手打瑪雅時幸好道治及時到家,將瑪雅拉回房間了,道治全好了瑪雅,並告訴她最近不要跟春兒聯繫,也不要將春兒的事情跟家裡人說,瑪雅答應了。
 
晚上尹雪給春兒收拾衣服時,發現春兒所有的衣服都很舊,她知道春兒的養母金淑美肯定對春兒很不好,這也更加激起了她心中的憤怒。第二天早上尹雪給金淑美打去電話,她說尹雪這邊的護照出了一點問題,需要法定監護人來將其帶回,金淑美並沒有識破尹雪的計謀,便答應前往首爾。金淑美走之前跟洪智媛取得聯繫說有事必須要回趟首爾,洪智媛猜測金淑美肯定是為了要錢,但是她不想一輩子都讓人這樣牽著鼻子走。
 
 
尹雪帶春兒去賣場買衣服,剛好金武烈也在賣場查看銷售情況,金武烈看到了尹雪和春兒,但是尹雪並沒有看到他,金武烈覺得很奇怪。
 
新聞曝光了WID集團即將出售時裝,道治也知道了,他立刻回公司找道英求證,道英保證不會這麼做,道治說無風不起浪,如果道英真的要拋售WID集團時裝,他就會參與經營。而金武烈這邊知道時裝拋售的事,對洪智媛的態度也立馬變了,他還打電話讓張愛鹿重新看房子。
 
第39集金武烈搶奪WID集團 春兒證明不是尹雪的女兒
為了堵住金淑美的嘴,洪智媛不得不再次給她拿一筆錢,而尹雪與春兒的親子鑒定已經出來了,證明春兒就是尹雪的親生女兒,尹雪非常高興。尹雪本來打算去洪智媛家找瑪雅,讓她跟春兒一起玩,尹雪正好看到洪智媛帶著一箱子錢出去,她立刻想到洪智媛是去跟金淑美見面,便立刻跟了上去。尹雪還順便給末年夫婦打去電話,讓他們感到洪智媛到機場之前將金淑美帶走。末年留下來照顧春兒,其丈夫跟道治一起去機場了。
 
道治和末年丈夫在機場提前找到了金淑美,道治聲稱正在保護春兒,便將金淑美帶走了。洪智媛正在趕去機場的路上,突然海珠來電話說公司出事了,洪智媛立刻返回公司,而道治說金淑美已經被帶回家,尹雪也回去了。
 
尹雪到家見到金淑美非常激動,她向金淑美查證春兒身份一事,金淑美堅稱自己是春兒的女兒,她是從正規機構認養的春兒,就算叫來警察也無所謂,她否認自己跟洪智媛溝通,尹雪沒收了金淑美的手機,金淑美帶尹雪一家去了天使福利院,她拿到了自己領養春兒的證明,而金淑美卻反過來要以誘拐孩子的罪名威脅尹雪,尹雪不願相信,但是她不願眼睜睜看著金淑美將春兒帶去美國。尹雪再次拿了春兒和自己的頭髮去做親子鑒定。
 
金武烈已經散步了美國弗朗不會購買WID集團的消息,而他在這之前就賣掉了手上所有的股份,現在就等股價降到最低再買回來,這樣他就可以大賺一筆。洪智媛知道WID集團出事,她猜測金武烈肯定沒安好心,但是道英這時卻說關鍵時刻不能再互相猜疑了,他決定相信金武烈,WID集團現在出現財務危機,道英非常著急,他到處借錢,但是都沒有人願意幫忙。金武烈已經在大量收購WID集團的股份了,他的目的就是要吞掉WID集團,而道英這時還把金武烈視為救命稻草般幫自己。
 
檢查結果出來了,尹雪一家和金淑美去查看結果,但是結果卻顯示尹雪與春兒不是親自關係,尹雪更加不能相信了。尹雪請求金淑美的原諒,而她們不知道第一次的親子關係證明,其實是瑪雅的牙刷。
 
第40集尹雪像洪智媛亮明身份 真正的春兒就是瑪雅
尹雪悲痛過度暈了過去,道治立刻將其送回家,但是走在半路上尹雪又突然清醒了,她跑下車叫了一輛出租車去找洪智媛要春兒,道治只能開著車在後面追。洪智媛正在家教育瑪雅,洪智媛一直以來都很不喜歡瑪雅,她不讓瑪雅畫畫、踢足球,瑪雅喜歡的任何東西她都反對,瑪雅哭著問洪智媛為何如此偏心,這時尹雪找上門來了。尹雪告訴洪智媛自己就是如莉,並問洪智媛要春兒,洪智媛知道尹雪的身份非常吃驚,也想到之前發生的很多詭異事件都是尹雪所為,但是對於春兒一事,洪智媛堅稱春兒已經死了。尹雪說春兒的骨灰盒是空的,而且當時的主治醫生也已經證明春兒並沒有死,洪智媛無話可說。但是她卻讓尹雪拿出自己與春兒一事有關的證據,尹雪早已拿到相關資料,她說第二天就會將證據帶到洪智媛面前,讓其毀滅。
 
尹雪走後,洪智媛立刻讓人查當年照顧過春兒的護士,其實洪智媛並不是問護士要春兒病例密碼的人,現在她也是來找護士求證的,只是護士並沒有見過要密碼的人,兩人只是通過電話聯繫的。就在這時尹雪出現了,尹雪讓護士離開,並指責洪智媛就是要走密碼的人,洪智媛並不承認,她說讓尹雪找到真正的春兒再來指證自己。
 
WID集團現在遇到危機,道英不得不緊急召開股東大會,股東們已經提出要讓道英退位了,道英這時才知道海珠將自己的股份全部轉給金武烈了,金武烈說自己願意幫忙說服其他股東撤銷這一提議,而道英現在能相信的人也只有金武烈了。
 
洪智媛回家後便要帶瑪雅去醫院去掉腰上的黑痣,瑪雅不願意,她說這代表自己的幸運,而海珠知道後也攔住了洪智媛。原來瑪雅是洪智媛從外面領養回來的,她沒有告訴大家現在的瑪雅其實是春兒的女兒,而真正的瑪雅在出生後沒多久就意外死去了。
 
晚上尹雪打電話約道治出來,她決定將所有事情都告訴道治,但突然聽說道治最近幾天要拍很重要的戲,只能過段時間再說。
 
道英即將召開股東大會,但是在這之前他必須拿到末年家的地,可是關鍵時刻末年一家都躲起來了,讓道英錯過了最佳還款時間,之後末年通知道英,之前簽好的合同作廢了。而股東大會當天道治已經準備好了離婚協議書要交個海珠,而道英拍完戲回來也準備向尹雪求婚,但是尹雪卻已經準備好要跟尹雪說再見。
 
第41集
暫缺
 
第42集海珠知道尹雪的身份 洪智媛丟掉瑪雅
道治看到自己當年的攝像機在尹雪家裡,道治覺得很奇怪,尹雪也打算將事情全部告訴道治,她說攝像機是十年前被掉包的,道治想起了曾經跟自己有過糾葛的女人,而那個人就是現在站在道治面前的尹雪,尹雪說當年自己並沒有死,她是裝死的,活到現在唯一的動力就是報仇,而且自己的真實身份並不是尹雪,而是孫如莉。
 
洪智媛把瑪雅和佳夜從張愛鹿家接走,她將瑪雅扔在路上打算就這樣離開,但是走到半路洪智媛卻突然很擔心瑪雅會發生意外,她再次折返回去接瑪雅。但是洪智媛到了以後發現海珠已經不在了,洪智媛到處找都沒有瑪雅的蹤跡,只能先回家,而瑪雅一個人哭著找回家的路,路上朋友好心人想幫助時,瑪雅卻害怕陌生人而跑掉了。
 
瑪雅受了刺激,揚言要殺了金武烈和尹雪,她無法原諒金武烈對自己的欺騙,道英擔心海珠的狀態,只能給道治打電話,讓其趕緊回家。尹雪還沒說完,道治擔心海珠只能先走,但是對於詳細的事情,尹雪還沒有講清楚。道治回家後見海珠砸了家裡的東西,他攔著海珠,海珠說金武烈已經跟尹雪在一起了,但是道治卻說應該先找金武烈問清楚,說完海珠激動地暈了過去。
 
處理好海珠的事後,道治讓道英解釋售賣WID集團時裝一事,道英說並無此事,而且將所有事情都推給了金武烈,道治說如果道英膽敢對WID集團動手,自己不會袖手旁觀,一切等抓到金武烈再說。洪智媛回家後跟家人說瑪雅被張愛鹿留下了,另一邊又趕緊打電話讓人尋找瑪雅的下落。
 
 
道治決定問洪智媛關於尹雪的事,洪智媛還是相信尹雪跟如莉是雙胞胎,她以為尹雪是來替如莉報仇的。尹雪還是打算去找道治說清楚,她到道治家時,正好看到出租車送瑪雅回來,尹雪要帶瑪雅回家,但是瑪雅卻不願意,她向尹雪求助,說自己不願再被趕出來了,尹雪只能先將瑪雅帶回自己家。
 
張愛鹿因為金武烈一事非常難過,突然洪智媛上門來找瑪雅,洪智媛說瑪雅並沒有回過家,洪智媛非常擔心,最後還是被張愛鹿趕走了。金武烈跟尹雪聯繫需要藏身之地,尹雪安排了一家私人會所讓兩人見面,而她知道海珠肯定會跟蹤自己,海珠也跟家裡聯繫,讓道英多派幾個人過來,金武烈最終被道英抓住。
 
第43集尹雪告訴道治事情 金武烈發現被尹雪利用
瑪雅吃飯時不小心把衣服弄髒了,她怕會被洪智媛罵便說要去洗乾淨,尹雪拿了乾淨的衣服去給瑪雅看,差一點就要看到瑪雅身上的黑痣了,這時道治來找尹雪了。道治問尹雪的真實身份,尹雪直接就說自己就是孫如莉,當年當著道治的面跳江假裝死了,並且現在接近洪智媛一家就是為了報仇,道治很震驚,他無法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尹雪承認一開始接近道治,就是為了讓道治幫自己報仇,尹雪把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都跟道治說了,道治非常難過。尹雪說如果道治現在去舉報自己,她會毫無怨言,但如果是別人就不一定了。
 
另一邊洪智媛的秘書告訴洪智媛,瑪雅被尹雪帶走了,洪智媛很害怕,她擔心尹雪已經看到瑪雅身上的黑痣,便立刻往尹雪家趕。洪智媛到尹雪家時,聽到道治也在家,便立刻衝進來要把瑪雅帶回家,她指責尹雪為了報仇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現在竟然綁架了瑪雅,尹雪解釋說是瑪雅自己不想回家。洪智媛將瑪雅帶進房間,她說自己並沒有拋棄瑪雅,並讓瑪雅以後好好地聽自己的話,才不會被發現,瑪雅答應了。洪智媛在尹雪的房間裡看到了WID集團家庭成員關係表,她立刻將其拿出去給道治看,道治難過的走了,洪智媛威脅尹雪,讓她跟著金武烈一起去坐牢。
 
洪智媛將尹雪帶走後,便直接帶去醫院去掉黑痣,瑪雅非常不願意,洪智媛答應瑪雅,如果乖乖去掉黑痣,就答應讓瑪雅踢足球。瑪雅一到家就傷心地哭了,她不敢跟任何人說自己被丟棄的事。道治回家後就去找瑪雅了,瑪雅說並不是尹雪將自己強迫帶走,而是她自願的,但瑪雅卻不能說原因。道治回到房間,看到牆上掛著一幅畫,畫上寫的名字是如莉,道治立刻去找洪智媛求證,得知孫科長的孩子就是孫如莉。
 
金武烈因股市造假被抓,但是他絲毫不怕,因為他確信對方找不到任何證據。海珠因為金武烈的事情非常傷心,她跟洪智媛一起把張愛鹿母女趕出去了,現在張愛鹿母女不得不露宿街頭了。就在這時金武烈因證據不足被放出來了,金武烈說現在只有把手頭上WID集團的股份賣了,一樣會活的很光彩。
 
金武烈找了一台電腦準備賣掉股份,但是他發現自己的股份被末年凍結了,金武烈之前用自己的股份做抵押,到了還錢的事情沒能還上,末年便把金武烈的賬號凍結了,金武烈走投無路給尹雪打電話,但是尹雪都不接電話。海珠找到了金武烈,說尹雪是為了找金武烈報仇,金武烈這時才恍然大悟。
 
第44集金武烈被尹雪威脅 道治知道道英要賣WID集團
海珠告訴金武烈真相後,金武烈就去找尹雪求證,尹雪當面承認,金武烈非常生氣他正要對尹雪動手時,道治出現了,兩人動手打了起來,道治為尹雪和海珠抱不平,金武烈說尹雪是自己安排在海珠身邊利用道治的,道治一時難以接受,金武烈趁機打倒道治並將尹雪拉到一邊去了。金武烈請求尹雪的原諒,但是尹雪說現在心裡已經完全沒有金武烈的位置了,金武烈見尹雪不願回頭,便打算帶著尹雪去銀行舉報她,這時道治再次出現救了尹雪。
 
道治打了金武烈被送到警察局,金武烈不願和解,尹雪去警局拜託金武烈跟道治和解,金武烈說只要尹雪同意回到自己身邊,並拿下WID集團,尹雪為了道治也只能答應。
 
瑪雅和佳夜聽說爸媽要離婚,非常害怕,瑪雅偷偷給金武烈打電話去被洪智媛發現,洪智媛將瑪雅罵了一頓。尹雪將道治救出去後,尹雪告訴道治,道英的確要賣掉WID集團,尹雪希望道治以後能活的狠毒一點,如果WID集團真的重要,道治就應該用自己的力量守護它。金武烈從警局離開後便去找末年要股份,但是末年夫婦卻說已經拿去賣掉了,金武烈問尹雪的承諾,尹雪卻說自己只答應跟道治分開,卻沒打算把股份還給金武烈,金武烈打算帶尹雪去警局,這時尹雪拿出了金武烈犯罪的證據,金武烈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金武烈無路可去,他打算再次去求得海珠的原諒,但是海珠已經不願見金武烈,洪智媛夫婦將其罵了出去。金武烈只能帶著張愛鹿好果子去找一間旅館落腳,金武烈說自己絕對不會就此倒下。而末年已經是WID集團的第二大股東了,她們吞下WID集團也指日可待。
 
道治回去問道英是否要賣掉WID集團,道英承認了,道治非常生氣,從今以後,道治要跟道英對著幹了。道治離開時聽到道英對洪智媛說遺產的事要對道治保密,道治立刻去找負責遺產的金律師,但是道英已經搶先一步通知金律師讓他去度假了。
 
金武烈到處找工作,但是因為股份造假一事他很難找到工作,金武烈決定先去找尹雪把錄音證據銷毀,再把WID集團的股份搶回來。瑪雅放學到家時,正好看到道治的車停在門口,她不想回家便在道治的車裡躺著休息,道治著急去找金律師,走到半路才發現瑪雅也坐在車裡的。
 
金武烈在尹雪家偷錄音筆,他剛拿到手上準備離開時,尹雪回來了。
 
第45集金武烈威脅尹雪 道治知道遺囑造假
道治去找金律師,到了目的地才發現瑪雅也坐在車裡的,佳夜回家後告訴洪智媛瑪雅沒有回家,洪智媛擔心瑪雅去找尹雪了,這時道治打來電話,說瑪雅跟自己在一起,海珠不願去接,道治只能自己安排瑪雅。瑪雅聽到媽媽不願來接自己非常難過,她說爸媽馬上就要離婚,她很想跟爸爸一起生活,但是張愛鹿並不喜歡自己。
 
金武烈去尹雪家偷錄音筆,就在錄音筆剛拿到手時,尹雪回來拿包包,尹雪看到金武烈手裡拿著錄音筆立刻去搶,但是還是被金武烈拿走了,末年夫婦知道金武烈是狗急跳牆,一心想拿走錄音筆之後再來威脅尹雪。就在這時金武烈給尹雪打來電話,金武烈讓尹雪在30分鐘以內把WID集團交給自己,否則他就要去告訴洪智媛,尹雪的真實身份。末年夫婦擔心洪智媛一旦知道尹雪的真實身份,洪智媛會毫不猶豫地去警局舉報尹雪。但其實尹雪並不擔心,30分鐘以後金武烈在洪智媛身邊給尹雪打電話,尹雪讓金武烈打開擴音,尹雪當著大家的面把金武烈股票造假的錄音放了出來,原來尹雪早已準備的充足的備份,金武烈沒想到會變成這樣,洪智媛不聽解釋,將金武烈趕了出去。
 
尹雪在幫道治調查金律師,原本金律師遵照道英的吩咐已經出去度假了,但是尹雪一直打電話威脅金律師讓其回來見面,金律師只能再去找道英,道英想讓金律師當面把真遺囑銷毀,但是金律師不願意,因為他知道一旦遺囑銷毀,道英就會落井下石對自己不利,最後道英只能答應盡量阻止尹雪和道治去見金律師,讓金律師出去躲起來,洪智媛還是擔心金律師會將假遺囑的事說出來,她決定親自去擺平金律師。
 
道治送瑪雅回家,到家門口正好看到洪智媛在警衛的陪同下急匆匆地出去了,道治便跟了上去。洪智媛說只要金律師答應移民,她會讓金律師好好地頤養天年,但是金律師不願意,洪智媛說到金律師兒子開公司,貪污公款一事,金律師卻絲毫不受威脅。洪智媛走後,道治找到金律師,金律師將實情全部告訴了道治,並答應會盡快把真的遺囑交給道治。
 
 
瑪雅在車裡等道治,道治把自己的手機給瑪雅留下了,瑪雅玩道治的手機時,看到手機裡面有尹雪的電話號碼,瑪雅便打過去了,尹雪知道道治是去見公司的老律師,便立刻趕過去了。洪智媛出去後告訴警衛,要不惜一切手段把金律師帶走,隨後警衛強行把金律師帶走,道治也追出去了,道治擋在警衛車輛前面,警衛竟然直接撞了過去,洪智媛趕到時看到道治躺在地上,她本來想打電話報警,但是洪智媛為了洗清嫌疑,還是跑了,這一切都被坐在金武烈車裡的瑪雅看在眼裡。
 
第46集道治出車禍 洪智媛威脅瑪雅
尹雪趕到時道治躺在血泊裡,她立刻打電話叫救護車,瑪雅非常害怕,因為她看到洪智媛找人對金律師下手,也看到洪智媛對道治視而不見,她在道治身邊撿到了洪智媛遺落的胸針,但是瑪雅不敢將這些說出來。
 
洪智媛回家看到家門口貼滿了春兒小時候的照片,末年夫婦現在到處貼尋人啟事,洪智媛害怕家人認出來春兒小時候的樣子就是瑪雅,便立刻把尋人啟事撕下來,洪智媛讓身邊的金秘書監視尹雪的一舉一動。洪智媛進家門後,洪智媛看到胸前的胸針不見了,她擔心會留在車禍現場,便立刻返回去找了,而救護車已經將道治送往醫院,道英知道道具出車禍也立刻趕往醫院。洪智媛到醫院後看到尹雪也在醫院,洪智媛知道瑪雅是目擊證人時非常害怕,道英讓瑪雅說出真相,洪智媛說瑪雅被嚇壞帶著她出去了。
 
瑪雅回家後,洪智媛威脅瑪雅什麼都不要說,如果有人問起就說天太黑什麼都看不見,瑪雅害怕什麼也不敢說,而洪智媛也盡量阻止任何人問瑪雅在現場看到了什麼。金武烈現在淪落到在飯店當服務員,他出去倒垃圾時無意中看到末年發的傳單,他一眼便認出照片上的人就是小時候的瑪雅,金武烈覺得很奇怪,當他給末年打電話時,末年以為金武烈是想要回股份,便沒有接電話。
 
道治在醫院經醫生搶救還是沒有意識,道英對車禍一事覺得很奇怪,洪智媛說好在道治出了車禍這樣就不知道遺囑一事了,道英卻非常生氣,他認為無論道治怎麼樣都是自己唯一的弟弟。警方知道瑪雅是目擊證人,就去洪智媛家找瑪雅調查,但是在洪智媛的威脅下,瑪雅什麼都不敢說。
 
 
尹雪原本已經跟電視台聯繫好去電視台參加兒童失蹤節目,洪智媛搶先一步去電視台,以WID集團支持為條件,不讓尹雪參加電視節目,尹雪知道是洪智媛背後操控非常生氣。道治已經醒過來了,而金律師也逃跑了,洪智媛知道後立刻要阻止金律師跟道治見面。原本金律師已經跟道具聯繫上了,但是洪智媛卻在金律師趕往醫院的路上攔住了金律師,洪智媛幫金律師的老婆找了日本最好的醫生幫其治病,洪智媛以此威脅金律師。
 
瑪雅擔心如果不說出真相洪智媛會再次傷害道治,她決定一定要找機會把真相說出來。尹雪原本已經放棄尋找上電視找瑪雅,但是末年卻提前想到了解決辦法,尹雪成功參演了尋人啟事,金武烈知道電視上的照片就是瑪雅小時候,他才意識到春兒一直被洪智媛以這種方式藏起來了。
 
第47集洪智媛知道尹雪真實身份 道英要跟洪智媛離婚
瑪雅把洪智媛的胸針拿去給道治,道治也猜到肇事者是認識的人,但是瑪雅不敢說出來,道治很心疼瑪雅。自從尹雪在電視上發佈春兒的消息後,收到了很多來電,但是目前還沒有春兒的有效消息金武烈在電視上看到新聞後,一眼就認出來春兒就是瑪雅,他放下工作就去找海珠了,海珠原本就是要起訴跟金武烈離婚,因此接見了金武烈。金武烈假裝同意離婚,實際卻去瑪雅房間裡偷偷拿了瑪雅小時候的照片便偷偷離開了,而洪智媛猜測金武烈肯定看到了電視上關於瑪雅的新聞,便立刻追出去了。
 
金武烈終於知道洪智媛為什麼會對瑪雅這麼不好,洪智媛去找金武烈時,金武烈跟洪智媛提條件,看她用什麼辦法來封住自己的嘴。道治帶著洪智媛的胸針去問道英,道英矢口否認,道英一直不願傷害道治。道治只能去問洪智媛了,洪智媛看到胸針還是不承認,她說胸針不是自己的,對偽造遺囑和車禍一事全部否認,但是道治已經不相信洪智媛了。
 
道英回家質疑洪智媛,洪智媛說車禍只是意外,但是道英一眼認出來胸針是自己曾經送給洪智媛的,洪智媛只能承認自己綁架了金律師,並對道治車禍見死不救,她還說自己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道英。道英拿出了當年孫科長死時現場留下的手機,洪智媛還是說車禍只是一次意外的車禍。道英覺得洪智媛很可怕,洪智媛是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但是道英卻不願傷害自己的家人,道英說再也不想跟洪智媛在一起生活了。道英將這些年犯得所有錯誤都推給洪智媛,洪智媛非常失望。
 
道治不放心瑪雅,便送給瑪雅一步手機讓她有事時第一時間給自己打電話,瑪雅還要到了尹雪的電話號碼。而道治也緊急召開記者會,要隱退演藝圈,以後加入WID集團的經營工作,道英和洪智媛知道後已經為時已晚。道治從WID集團離開時正好看到尹雪,但是兩人已經變得很陌生了。
 
 
金武烈將尹雪的真實身份告訴了洪智媛,條件就是讓自己跟海珠復合或是得到WID集團會長一職,洪智媛還沒來得急答應金武烈,就去早尹雪了,她要再次把尹雪送回監獄,而末年夫婦也脫不了干係。就在這時道英給洪智媛打來電話說要離婚,因為他已經知道瑪雅的真實身份了,洪智媛立刻趕回公司讓道英取消離婚,兩人在拉扯中洪智媛將道英撞倒,血流不止,正好這時尹雪趕到。
 
第48集海珠願望尹雪傷害道英 金武烈耍手段重新進海珠家
尹雪跟著洪智媛去了道英的辦公室,卻看到道英躺在血泊中,洪智媛立刻讓尹雪打電話叫救護車了。尹雪指責洪智媛傷害了道英,洪智媛卻說這只是一次意外的事故,她不承認自己所為。佳夜的手機落在道英的辦公室,海珠讓佳夜在車裡等著,她去幫佳夜拿手機,到了辦公室看到道英那樣,非難難過。
 
這時警察給洪智媛打來電話,問她越獄犯的事,尹雪立刻把洪智媛的電話搶過來掛了,尹雪很早以前送給道英一個盆栽,放在道英的辦公室,尹雪把那個盆栽摔碎,拿出來裡面的攝像頭,洪智媛立刻跟警察說越獄犯一事弄錯了,而且答應放了末年夫婦。尹雪拿著攝像視頻威脅洪智媛如果再敢傷害自己父母,就會把視頻公開,但是當她問洪智媛關於春兒的下落時,洪智媛還是說自己什麼也不知道。
 
尹雪下樓時正好碰到道治,她跟道治說了道英被送去醫院的事,道治立即趕往醫院。金武烈還在飯店打工,他從新聞上看到道英住院時,也去醫院了。道治到了醫院後,海珠說是尹雪傷害了道英,而且洪智媛也在現場,但是當道治向洪智媛求證時,洪智媛卻不敢支聲。這些正好被一旁的金武烈看在眼裡,金武烈看到洪智媛不敢說話,猜測尹雪一定拿到了洪智媛什麼把柄,他已經從餐廳辭職,決定要去找證據。
 
道治決定親自去找尹雪求證,尹雪否認了,她說洪智媛已經知道了自己身份,她是準備過去求洪智媛放過自己父母的,道治看尹雪說的那麼真誠只能相信。隨後道治回家找洪智媛求證,洪智媛卻說是尹雪先到的辦公室,至於道英是怎麼受傷的,自己並不知情。
 
道治覺得去公司監控看看,當他趕到時正好看到金武烈出來,金武烈已經趕在道治之前拿走了是誰先去的道英辦公室。金武烈拿著視頻就去找洪智媛了,他要跟洪智媛做一筆交易,讓洪智媛做集團的會長,而自己將會全力為洪智媛做事,就在這時道治回來了,道治讓金武烈把視頻交出來,金武烈卻及時逃跑,把視頻衝進馬桶銷毀了。
 
就在這時海珠打來電話說道英手術已經結束,只是還一直處於昏迷中,道治和洪智媛立即趕往醫院,而金武烈也相信自己很快就能過回以前那樣的生活了。張愛鹿去幼兒園接佳夜放學,正好被海珠碰到,海珠羞辱了張愛鹿,兩人還在學校門口打了起來,張愛鹿為此非常難過。
 
尹雪在家給末年夫婦做了一頓大餐,還給他們一份起訴書,她說一旦有人要舉報自己的身份,就讓他們去起訴自己,這樣末年夫婦就不會有牽連,末年夫婦自然是不願意的,他們已經把尹雪當作自己女兒看待了,還勸尹雪應該振作起來打倒洪智媛。就在這時海珠來了,海珠聽到自己的爸爸傷的那麼重,就去找尹雪算賬,尹雪一再否認讓海珠去調查清楚,但是海珠情緒很激動,還說要去告尹雪故意傷害罪。
 
道治去道英辦公室,無意中看到一份文件,是道英在昏迷之前委託律師,抓緊辦自己和洪智媛離婚一事,道治拿著文件去找尹雪,讓尹雪證明自己無罪,尹雪把視頻給道治看了,把自己其他的秘密也全部告訴了道治。
 
第49集洪智媛當時WID集團董事長 海珠知道瑪雅是如莉的女兒
洪智媛跟海珠說了尹雪的真實身份,她讓海珠振作起來,不要再糾結金武烈一事,就當自己喂的一條狗,海珠不聽勸,要去舉報尹雪,洪智媛見攔不住立即給金武烈打電話,金武烈告訴海珠,為了末年夫婦手裡的股份,現在還不能舉報尹雪,而道治這邊他已經相信了尹雪的話,決定利用尹雪並跟其結婚,兩個人合作擊垮洪智媛。
 
道治帶著尹雪去醫院了,他說自己即將跟尹雪結婚,大家都很吃驚,除了他們兩個人,在場每一個人都不同意,但是兩人已經決定好要向洪智媛宣戰了。這時公司的秘書來醫院找洪智媛,自從道英住院,股東們已經開始鬧起來了。洪智媛回家跟海珠和金武烈說要想辦法把末年手裡的股份拿回來,這時道治回來了,道治說哥哥在住院前曾許諾要給自己在公司安排一個職位,打算洪智媛卻不願意,她說道英住院了就應該由自己這個妻子來掌權,道治這時已經不再相信洪智媛了,而洪智媛又堅稱自己並沒有聽見道英說要給道治一個職位,道治只能再想別的辦法。
 
尹雪把要跟道治結婚的消息跟末年夫婦說了,末年夫婦表示很贊同,不管他們現在是否相愛,至少目標還是一致的。尹雪這邊還沒有動作,洪智媛就已經召開理事會,想坐上會長一職了,末年手裡還擁有股份,他們決定把手裡的股份都給道治,然後再把理事會成員都爭取過來,把選票投給道治。而金武烈那邊已經提前一步動手了,他們私下拿到了很多理事會成員的把柄,讓他們把選票投給洪智媛。
 
尹雪和道治去金理事家時,看到金理事昏倒在自己庭院裡,他們立即將人送往醫院。金理事得了急性闌尾炎,好在及時被送往醫院並無大礙,尹雪和道治拜託金律師給自己偷拍,而金武烈卻拿一大筆錢去找金理事的家人了。
 
終於到了召開理事大會的時間了,道治在參會之前還去醫院看了道英,他說自己很想守護WID集團,不願讓公司落入洪智媛的手中。洪智媛對得到會長一職胸有成竹,卻沒想到在參會前,那些被金武烈收買的理事又把錢還給洪智媛了。最後理事會順利舉行,洪智媛和道治竟然拿到了一樣的選票,正在大家不知所措時,洪智媛拿出一份道英的授權書,上面寫著道英將職位授權給洪智媛,但是還是有很多理事不同意讓洪智媛管理集團,最後洪智媛為了安撫人心,宣佈跟道治一起參與集團管理,理事們一致通過,孤兒院出身的洪智媛,終於如願當上了WID集團的董事長,洪智媛上任後就讓尹雪搬出了之前的辦公桌,還讓道治去管理一個已經沒人在意的倉庫。
 
金武烈已經回洪智媛家了,洪智媛警告金武烈不要對瑪雅特殊對待,不要讓人看出來瑪雅是如莉的孩子,而這些話正好被門外的海珠聽見。
 
第50集海珠討厭瑪雅留在家裡 金武烈在工作上為難道治
海珠知道瑪雅是如莉的女兒,非常崩潰,她不能相信自己愛了那麼久的女兒竟然是如莉的,海珠不能原諒,她死也不願跟瑪雅一起生活了,金武烈想去攔住海珠,但海珠卻堅持一意孤行。海珠進屋給瑪雅收拾好東西,要把她送走了,任憑瑪雅怎麼哭鬧。
 
海珠正要帶瑪雅離開時,尹雪和道治進來了,他們不知道海珠要把瑪雅送去哪裡,金武烈看到瑪雅被帶走,立即追出去了。佳夜不願瑪雅被送走,便求洪智媛把瑪雅接回來,佳夜說著說著暈過去了,道治立即請醫生上門為佳夜診斷,洪智媛很擔心佳夜會跟當年的海成一樣,好在有驚無險,醫生建議洪智媛經常帶佳夜去醫院做體檢。
 
金武烈去追瑪雅了,海珠本來打算把瑪雅送往福利院,還好金武烈及時趕到,金武烈說佳夜在家暈倒,海珠只能趕回家去。道治之前交給瑪雅一步手機,讓她有事時給自己打電話,道治擔心瑪雅的安危,打電話怎麼也不接,好在沒多久金武烈帶著瑪雅回來了。
 
海珠回去後,洪智媛跟她說佳夜很有可能得了跟海成一樣的病,所以養著瑪雅,有可能會是將來挽救佳夜的人,海珠內心痛苦,卻也只能忍著。事後海珠還警告金武烈,尹雪正在找她的親生女兒,讓金武烈不要多嘴。
 
洪智媛去WID集團上班了,她讓金武烈看緊道治,有任何動作隨時跟自己匯報。道治每天在倉庫為那一堆存活發愁,這時金武烈拿來一份合同,如果道治在一個月內順利賣掉那些倉庫的存活,就有可能做更高的職位,但如果沒有完成隨時會被炒掉,道治覺得很難,尹雪安慰他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一切皆有可能。道治為了賣掉存活,就去找金武烈簽字,但是金武烈卻什麼也不管。這時道治之前的經紀人小新說自己認識服裝廠的人,說不定可以幫忙。
 
張愛鹿和徐末年在外面買西瓜時,兩人不認識對方,為了一個西瓜爭吵起來,徐末年不願跟她一般見識生氣地離開了。末年回去後跟Oliver和丈夫說了這件事,沒多久張愛鹿就找上門來了, Oliver約好張愛鹿來跟末年夫婦見面。末年一看到張愛鹿就非常生氣,張愛鹿也立即跟末年道歉。
 
海珠突然意識到瑪雅是無辜的,她想重新好好對待瑪雅,但是看到瑪雅喜歡畫畫時,海珠又生氣了,因為如莉喜歡畫畫,她現在一看到瑪雅就會想起如莉,瑪雅要想辦法讓瑪雅和如莉都從自己眼前消息,海珠想到洪智媛那麼害怕自己去向警方告發,一定有什麼把柄在尹雪手裡。海珠準備去找尹雪時,金武烈搶先一步將尹雪帶走了。
 
第51集海珠認為尹雪的視頻有問題 張愛鹿知道瑪雅是自己孫女
洪智媛為了阻止海珠與尹雪見面,便讓人把尹雪抓走了。海珠還在尹雪上班的地方等她,這時小新說在停車場看到尹雪被金武烈帶走了。中途尹雪假裝肚子痛要去廁所,便趁機逃走了。洪智媛在病房說阻止海珠與尹雪見面的話,被道英聽見,道英突然睜開了眼睛,洪智媛非常害怕,她不願讓道英醒過來,否則道英就會跟自己離婚、揭穿她所做的事,而且還會把會長的位置搶走,醫生搶救之後告訴洪智媛,道英只是正常的發作反應,並沒有清醒的跡象。
 
尹雪回去跟道治說了被金武烈綁架的事,她決定給洪智媛發一段道英受傷的視頻。海珠來醫院問洪智媛是否把尹雪藏起來了,這時尹雪發來視頻,洪智媛的手機被海珠一把搶過去,海珠知道是洪智媛傷害了道英,非常生氣,她覺得洪智媛很可怕,洪智媛立即追出去跟洪智媛解釋,並說道英要跟自己離婚,而且就是因為這段視頻她才不敢去警局舉報,海珠讓洪智媛把完整版的視頻要過來,這樣才能確認道英受傷是洪智媛所為,而視頻的後半部分尹雪還在找人復原當中。
 
洪智媛讓金武烈在尹雪工作的地方安裝攝像頭,她要瞭解尹雪的一舉一動,金武烈照做了。道治跟海珠在一家吃飯,飯桌上道治說自己即將與尹雪結婚,除了瑪雅其他人都很反對,現在家裡人都很討厭瑪雅,瑪雅知道道治和尹雪即將結婚,還偷偷跑去跟道治說恭喜。
 
尹雪第二天去上班時,洪智媛打電話讓尹雪把視頻的後半部分交出來,但是尹雪不受威脅,還說如果真的要看就當著警察的面一起看,洪智媛拿尹雪沒有辦法,但她猜測一定有不對勁的地方。尹雪和道治把庫存的衣服都改裝了一遍,他們已經聯繫好了電視購物頻道,但是卻後卻以失敗高中,因為金武烈早已知道道治的計劃,在道治去之前就給電視台打招呼不准接他們的產品,道治覺得很奇怪金武烈怎麼會知道自己的計劃,但是尹雪鼓勵他不要放棄。
 
洪智媛決定把道英接回家,道治知道後立即趕往醫院阻止了。瑪雅給尹雪做了一個蝴蝶發卡作為結婚禮物,她偷偷給尹雪打電話約見面,尹雪答應了,晚上尹雪下班後去了瑪雅家裡,
 
張愛鹿為了緩和與末年的關係,她決定去末年夫婦的炸雞店幫忙,張愛鹿無意中在炸雞店看到了尋找春兒的海報,她一眼看出看出那個孩子就是瑪雅,張愛鹿從Oliver那裡知道了尹雪與如莉的關係,她知道瑪雅是自己真正的孫女,立刻去找瑪雅,當她到了洪智媛家後才看到尹雪也在這裡。
 
第52集張愛鹿知道瑪雅的身份 尹雪找到隱藏的監控
張愛鹿看到尹雪在瑪雅房間,她一口咬定尹雪就是如莉,當她正要說瑪雅就是如莉的孩子時,金武烈進來了,他不讓張愛鹿說出瑪雅就是如莉的孩子。金武烈把張愛鹿帶走後,洪智媛就去瑪雅的房間罵尹雪,並且撕碎了尹雪給瑪雅做的衣服,瑪雅非常難過。
 
尹雪走後洪智媛讓瑪雅當著自己和媽媽的面發誓再也不見尹雪,瑪雅不願意,海珠卻說尹雪不是什麼好人,瑪雅只能照做。後來瑪雅回到自己房間,道治趕來安慰瑪雅,瑪雅讓道治把蝴蝶發卡交給尹雪,因為她再也不能跟尹雪見面了,道治說以後會幫二人製造見面的機會。
 
金武烈把張愛鹿帶出去後跟她說,如莉假扮成尹雪是來報復自己的,她讓張愛鹿不要把瑪雅就是春兒的事情告訴如莉以及她身邊的人,否則自己這一生就完了,他說讓瑪雅只做自己的女兒就夠了。張愛鹿很糾結,她不知道洪智媛究竟做了什麼才會讓那麼溫柔善良的如莉來找他們報仇,她不想斷絕瑪雅與親生母親的關係,但是又不想讓自己的兒子為難。
 
末年夫婦去找Oliver,正好看到張愛鹿正抱著Oliver哭訴,末年夫婦非常生氣,但Oliver堅稱張愛鹿並沒有做錯什麼,她也實在是無處可去了,末年丈夫也意識到不能再牽絆Oliver了,畢竟Oliver不會再是自己的女婿了。
 
佳夜之前在電視上看到過尹雪拿著瑪雅的照片,他立刻去把這件事跟瑪雅說,正好被海珠聽見,海珠告訴佳夜絕對不能再說出去,否則瑪雅就不會再跟他一起玩了,佳夜立刻答應不再說這件事。但是海珠還是很害怕這件事會東窗事發,她決定要先堵住張愛鹿的嘴,海珠拿著一個房產證去找張愛鹿了,讓她不要輕舉妄動,好好做人,張愛鹿為海珠的態度非常生氣,她認為還是應該告訴如莉,但是海珠堅決不答應,她遞給張愛鹿一張支票讓她隨便花,但是這時的張愛鹿一家跟過去不一樣了,她不想昧著良心做事。
 
尹雪和道治還沒有放棄去電視台宣傳,但是對方還是不同意,就在他們準備離開時,尹雪不小心撞到即將播節目的一個主播,把主播的衣服弄髒了,最後尹雪不得不將自己衣服跟主播換了。張愛鹿還是打算跟張愛鹿說實話,她約尹雪見面,卻被洪智媛從監控裡看見,洪智媛立即讓金武烈去阻止了,金武烈說只有尹雪知道自己就會死,張愛鹿只能離開。
 
電視主播穿著尹雪的衣服上節目,沒多久就給道治這邊打來電話讓他們送貨過去,突然尹雪的東西掉地上了,尹雪找東西時無意中看到了隱形攝像頭,她立刻去自己和道治的車上找上找,也找到了同樣的攝像頭,尹雪立即拿著攝像頭去找洪智媛了,洪智媛卻讓尹雪早點把視頻的另一半交出來,但尹雪也不受洪智媛的威脅。道治把衣服拿去電視購物頻道,很快銷售一空,道治和尹雪非常高興。
 
尹雪從電視台準備離開時,電視台的主播換走尹雪的手機,並將裡面的視頻傳給了洪智媛。
 
第53集海珠送瑪雅出國留學 洪智媛舉報尹雪
洪智媛知道尹雪手裡拿著沒有說服力的視頻,她立即要展開行動了。尹雪和道治正在倉庫慶祝時,洪智媛來了。洪智媛說遵照承諾讓道治參與公司經營,大家都覺得不解,但洪智媛早有自己的安排。晚上尹雪和道治回家後,末年夫婦說已經聯繫到日本一家視頻復原公司,無論什麼樣的視頻都可以復原,尹雪立刻放心了。道治說想盡快舉行結婚事宜,到時候尹雪就會搬過去跟道治同住,這樣有利於自己找到春兒的,但是末年卻十分不放心。
 
海珠也不願讓尹雪來自己家住,但洪智媛很有自信尹雪不會進來,她會在那之前把尹雪送進監獄,而海珠還是不放心瑪雅留在家裡,她打算把瑪雅送出國留學。道治這邊已經決定週末就與尹雪舉行婚禮了,金武烈不願讓如莉搬進來,道治卻堅持這樣,因為房子是他的,金武烈沒有辦法,只能去找尹雪,而尹雪並不理會金武烈。
 
洪智媛給尹雪打電話想送給她一份蜜月旅行,條件就是把視頻的後半部分拿出來,尹雪知道一旦拿出視頻洪智媛就會耍花樣,而洪智媛還以為尹雪是在找借口,她心裡已經計劃好要給如莉一個終身難忘的婚禮。
 
海珠已經著手辦理瑪雅出國留學的事了,而張愛鹿不放心瑪雅,她決定搬去洪智媛家裡,照顧瑪雅。張愛鹿聽說海珠要送瑪雅出國留學,她立即去找海珠理論,但是海珠堅持那樣做。尹雪正在跟道治挑結婚戒指,張愛鹿突然打電話約尹雪見面,張愛鹿帶著瑪雅一起去了,張愛鹿是帶瑪雅跟尹雪道別的,瑪雅一見到尹雪就非常開心,尹雪決定帶著瑪雅出去逛逛,兩人留下了非常珍貴的回憶。
 
海珠這邊已經瑪雅不在家了,她擔心張愛鹿帶瑪雅去見如莉了,便立即給張愛鹿打電話,好在尹雪及時把瑪雅送回來了,但最後還是被海珠看到了,海珠教訓了瑪雅還打了尹雪一巴掌,張愛鹿很想說出實情,最終還是忍住了。
 
很快到了道治與尹雪婚禮的那一天了,尹雪準備出門時,洪智媛還托人送來白色的菊花。洪智媛這邊也帶著家裡人去看尹雪的熱鬧了,婚禮正
 
第54集尹雪再次坐牢 張愛鹿給尹雪寫信
警方帶人來抓尹雪,洪智媛作證尹雪就是當年的逃犯,最後尹雪被警方帶走了,末年夫婦悲痛欲絕,這時警方把末年夫婦視為尹雪的共犯,把他們倆也抓走了,洪智媛一行人卻非常高興,瑪雅也不需要再出國了。
 
警察審問尹雪時,尹雪中途說想打一個電話,尹雪在出事前就已經把訴訟狀交給了道治,一旦出事就把訴訟狀交給警方,這樣可以確保末年夫婦平安無事。末年夫婦出去後去找尹雪,尹雪卻假裝跟末年夫婦翻臉,說不想再認他們做父母了。
 
洪智媛正跟家人慶祝時,末年夫婦去找洪智媛了,他們將洪智媛一家狠狠教訓了一頓,道治再次為了尹雪跟洪智媛吵了起來,並說還原視頻很快就要出來了,洪智媛立即害怕起來,道治走了之後她便讓金武烈去調查視頻還原視頻的事了。
 
道治從家離開後就去找尹雪了,他很擔心尹雪,但尹雪卻說讓道治好好振作起來,道治好不容易才坐上WID集團部長的位置,而尹雪自己已經決定既然已經進監獄了,就好好在裡面服刑,待自己是無罪之身時,再好好跟洪智媛算賬。洪智媛為了WID集團的聲譽,讓金武烈堵住記者的嘴,她不能讓尹雪的事情跟WID集團和道治扯上關係。公司的幾個理事知道尹雪是逃犯後,便去找道治,希望他能發聲明否認與尹雪的關係,但是道治不願意,他說自己公私分明,不會影響到WID集團。
 
洪智媛拿到了末年夫婦拿去復原的視頻,徹底銷毀了,事後他們告訴末年夫婦,視頻已經沒辦法復原了。張愛鹿一直擔心瑪雅的事,洪智媛想盡辦法阻止瑪雅與如莉相認,張愛鹿覺得很愧疚,她決定讓果子給監獄的如莉寫一封信。
 
道治回家後看到了尹雪結婚前給自己錄得視頻,尹雪在視頻裡說以後會用新的身份好好愛道治,道治看了很感動,立即去找尹雪,他說以後會重新認識如莉,並且不會再離開她,最終如莉被判刑兩年。
 
如莉在監獄裡收到了張愛鹿寄來的信,張愛鹿在信裡放著瑪雅的頭髮,還鼓勵如莉不要放棄活下去的希望,如莉非常高興。
 
第55集張愛鹿給如莉寄信 如莉在監獄還是被洪智媛監視
洪智媛把道英搬回家了,她要讓道英在自己的監視下呆著,除了自己誰也不能見。道治知道後立即趕回家,他還找人在道英房間安裝二十四小時都能看到的監控。
 
洪智媛還找人調查了跟如莉同一間牢房的人,她要繼續找人監視著如莉。跟如莉同一個監獄的房長是個非常粗魯的人,在那裡所有人都得聽她的話,她看到如莉手裡拿著信便讓人搶過來,但是如莉堅持不給,最後房長還對如莉動手,如莉為了春兒,只能聽房長的吩咐。
 
沒多久,道治帶著末年夫婦來看如莉了,如莉把匿名信交給了末年,他們拿著春兒的頭髮去做親子鑒定了。道治還帶來一支玫瑰花向如莉表白,她讓如莉好好照顧自己。
 
洪智媛把如莉送進監獄還不罷休,她要讓如莉永遠也站不起來,而如莉現在的靠山也只有末年了,她下一步將會對末年下手。
 
如莉進了監獄,之前的律師資格便被取消了,接下來她想學習設計方面,以便於以後跟海珠抗衡。如莉在監獄天天受到房長的打壓,但是如莉為了當模範囚犯,早日出去,什麼都忍住了。但是跟尹雪同房的另一個人卻看不怪房長的作風,為此跟房長打了起來,教管員說以後她們房間再有人打架,就集體加刑。
 
末年夫婦做的親自鑒定已經出結果了,結果顯示就是春兒的頭髮,末年第一時間把這一消息告訴了如莉,洪智媛這邊也知道了,原來跟尹雪同一間房的房長就是為洪智媛辦事的。洪智媛知道有人跟如莉報信,立刻去找金武烈,但是金武烈否認了,她們立刻猜到做這件事的人只剩張愛鹿了,但是張愛鹿也否認了。
 
末年夫婦的炸雞店新來了一個應聘者,他假裝來炸雞店做服務員,末年看其身世可憐便留下了,但其實他也是金武烈安插進來的,他趁著末年夫婦下班,把炸雞店的油全部變成費油,並且匿名發佈視頻到網上。末年夫婦商量好不能讓如莉知道,但是洪智媛卻去監獄找如莉了,她把炸雞店的事告訴了如莉,如莉很著急卻無能為力。
 
尹雪一直想在監獄好好表現,但是曾經最信任的獄友也被洪智媛收買,她假裝如莉傷害自己,讓如莉加刑,如莉也猜到了就是洪智媛所為。
 
第56集張書文陷害如莉 道治幫忙抓到真兇
道治在網上看陷害末年炸雞店的視頻時,突然看到往油裡面灑東西的那只隔壁上有紋身,道治立即去找末年夫婦,他們想到就是前兩天來店裡上班的黃基哲,而那個人正是和如莉是獄友的老公。
 
道治去監獄看望如莉時,正好碰到黃基哲,黃基哲一眼認出道治,他說自己老婆是道治的粉絲,還讓道治給簽名,突然道治看到黃基哲手臂上的紋身,當他正要去抓黃基哲時,黃基哲立即逃跑了。尹雪現在正在反省期,因此道治見不到她,道治回去跟末年夫婦說了這件事,黃基哲的老婆是王書文,剛好徐末年認識。
 
如莉被冤枉施暴一事,王書文打算控訴如莉,如莉很著急,她很想早點出去,如果被控訴如莉可能會被加刑。王書文律師希望如莉同意和解,但是如莉不願意,她要打算請律師告王書文誣告。如莉給末年打電話知道了黃基哲的事,她立刻猜到是洪智媛所為。
 
王書文陷害如莉時,房長(白蛇)是看在眼裡的,如莉希望白蛇能出面幫自己作證,但是白蛇不願意,她很討厭律師這一行,因為她也是被好朋友陷害進來的,只要看到如莉她就會想起陷害自己的人,如莉鼓勵她振作起來,等自己足夠強大就可以打倒對方。
 
白蛇私下問張書文為什麼要陷害如莉,張書文讓白蛇不要作證,因為她收了別人的錢,為的是養活自己的孩子,白蛇非常生氣張書文的行為。沒多久末年也來找張書文了,她說會給張書文更多的錢,讓她交出黃基哲的地址,這樣方便雙方聯繫,張書文立馬答應了。
 
道治拿到黃基哲的地址後就想辦法將其約了出來,並將其抓住。黃基哲說並不知道對方是誰,只是有人安排自己做事,並留下一大筆錢,道治把金武烈的照片拿出來,黃基哲一眼就認出來了。
 
白蛇終於願意幫如莉作證了,末年也把黃基哲帶去監獄,最後末年決定告張書文夫婦,張書文夫婦立刻跪地求饒,如莉考慮到張書文的兩個孩子,只能作罷,而黃基哲也答應會澄清是自己誣陷炸雞店。
 
現在WID集團的服裝業務已經大不如前。集團打算舉行招募會,女子監獄的人也可以參加,如莉的機會又來了。
 
第57集如莉保釋回家 海珠偷如莉的作品
監獄舉辦時裝設計講座,如莉本來想借此機會問問設計師關於設計的東西,沒想到來的人竟然是海珠。講座結束後海珠專門去找如莉並羞辱她,現在的如莉已經不怕洪智媛一家了,她早已做好準備回擊過去,海珠看到如莉手裡拿著時裝設計圖,便立刻搶過來看,還說永遠也不會讓如莉走上設計師的路,海珠看到如莉的設計圖,雖然嘴上沒說什麼,心裡卻震驚到了。
 
瑪雅趁洪智媛不在家,便偷偷去看望道英,瑪雅準備離開時突然道英睜開眼睛,這時瑪雅已經聽到洪智媛回來的聲音了,便立刻躲了起來,最後還是被洪智媛看到,瑪雅說看到道英已經醒了,會不會已經沒事了,但是洪智媛卻說道英只是條件反射一樣睜開眼睛,並沒有清醒,她還警告瑪雅以後再也不能進這個房間。
 
洪智媛擔心道英隨時會醒過來,她決定在道英醒來之前把他所有的財產都轉移到自己的名下,她想辦法說動海珠去蓋章,讓自己成為道英的成年監護人,這樣道英的財產就能成為自己的了。
 
如莉所在監獄每年都會有表現優秀者獲得保釋資格,如莉一直是模範囚犯,因此如莉成功成為今年保釋人員之一,如莉馬上就可以回家了。如莉讓末年把自己的設計作品拿去參賽,這一次她要憑借自己的實力再次回到WID集團。
 
海珠的設計水平得不到肯定,公司已經有人在懷疑她的能力了,海珠想到曾在監獄看到過如莉的設計,她想著如莉在監獄裡看不見,便照著如莉的設計圖畫了一模一樣的圖。金武烈是招募組的組長,他看到交來的設計圖有一副跟海珠的一模一樣,海珠看到後一眼認出是如莉的作品,她立刻扔出去了,但是卻被暗中觀察的道治看見,道治又撿回來了。
 
如莉這一次終於一身輕鬆地出來了,道治等人都去接她,第一時間把她帶到民政局登記結婚了,末年夫婦為此非常高興。洪智媛那邊還不知道如莉已經出去一事,如莉已經打算好第二天就會跟道治一起搬過去。
 
海珠用如莉的設計得了公選的第一,洪智媛非常高興,如莉知道後立即給道治打電話求證,道治說海珠的作品得了第一名,如莉立刻猜到海珠偷了自己的作品,她決定去頒獎典禮現場拆穿海珠,洪智媛等人看到如莉都非常吃驚,如莉還指責海珠偷了自己的設計。
 
第58集如莉去WID集團上班 如莉住進道治家
海珠正要發表獲獎感言時,如莉拆穿海珠盜竊了自己的作品,海珠之前在監獄看到過如莉的作品,因此把作品的構思甚至花朵都抄襲下來了,末年作為WID集團為如莉作證,觀眾引起一陣騷動,洪智媛只能宣佈暫停頒獎典禮。洪智媛把海珠帶去辦公室,海珠一開始還是否認,在洪智媛的再三追問下,海珠承認了,她說急於得到家人們的認可,而且以為如莉一時半會出不來,最終才會選擇盜竊。
 
金武烈偷聽到道治和如莉的談話,知道海珠扔了如莉的作品,便立刻跑去監控室想拿走視頻,但是道治搶先一步拿到了視頻。如莉去找海珠讓其承認,海珠打算繼續裝作不知情,直達道治拿著視頻,海珠才慌了神。洪智媛決定讓其他人都出去,她想單獨跟如莉談談。洪智媛希望如莉能蓋過這件事,如果傳出去了對WID集團影響很大,而且道治也脫不了干係,但是如莉也不受洪智媛的威脅,她提出要留在WID集團時裝上班,洪智媛答應了,但是是從實習生做起,三個月以後才能成為正式員工。海珠知道後很不願意,但是已經沒有辦法可以補救了,她只能想辦法在這三個月內開除如莉。
 
如莉也要搬去道治家了,這次她不再害怕,而且已經做足了對洪智媛抗衡的準備。如莉一到道治家就去看道英了,沒多久瑪雅進來跟如莉說這間房間除了奶奶誰也不能進去,她還說了道英之前睜開過眼睛,但是奶奶不讓說出來,如莉雖然覺得奇怪,但是覺得洪智媛應該還不至於傷害自己丈夫。
 
洪智媛等人回家看到如莉在家都很不高興,她們想讓如莉離開自己的家,但是道治說已經和如莉結婚,以後這裡也是如莉的家了,洪智媛等人無話可說,吃完飯後洪智媛讓海珠小心,不能讓如莉看到瑪雅身上的黑痣。
 
洪智媛拿給張愛鹿一份房產證和商舖,她打算讓張愛鹿帶著瑪雅搬走,張愛鹿一時想不到更好的辦法,只能答應。張愛鹿把瑪雅是如莉女兒的事跟果子說了,沒多久海珠就打來電話讓果子也去WID集團設計組上班。
 
第59集洪智媛偷偷轉移財產 瑪雅遭遇車禍
瑪雅和佳夜放學後想去如莉的房間玩,瑪雅在如莉的房間裡看到了自己照片,她還奇怪如莉怎麼會有自己的照片,她拿著照片去問如莉,正好這時海珠回來了,海珠打斷了她們的談話並把瑪雅和佳夜帶上樓了。海珠看到瑪雅手裡拿著的照片,便跟瑪雅說結過婚的女人為了想生一個可愛的寶寶就會放一個可愛孩子的照片放在房間,她還說這個世界上只能有一個瑪雅,不能再跟她們提起照片的事,瑪雅相信了。
 
如莉回臥室後看到如莉的照片找不到了,她去找瑪雅要照片,瑪雅說照片被媽媽拿走了,如莉立刻去找海珠要照片,正好碰到海珠把瑪雅所有照片撕了準備扔出去,如莉非常生氣,沒多久洪智媛回來制止了這場爭吵。洪智媛這邊也加緊轉移財產了,她要盡快把道英的財產轉移成自己的,然後把道治等人趕出去。
 
晚上大家都睡了,洪智媛起床關了電閘,道英的供氧器也隨之停止,洪智媛過了很久之後才在屋裡大聲呼救,所有人聽到聲音立刻趕出來,道治打開了電閘,道治覺得家裡突然停電很奇怪。很快醫生趕來了,醫生說道英現在是腦死狀態,但如莉說前兩天道英還睜開過眼睛,洪智媛找了個借口為自己辯解。
 
第二天就是如莉正式去WID集團上班的日子了,道英打算單獨去問問道英的主治醫生。如莉和道治走後洪智媛就去找瑪雅了,她讓瑪雅多收拾幾套衣服去陪著張愛鹿奶奶住。道治去找金博士(道英的主治醫師),但是金博士一整天都有手術要做,道治只能等著。另一邊洪智媛已經逐漸把道英所有財產轉移到自己名下了,集團的董事們也提議讓洪智媛所為正式會長,這正是洪智媛想要的。
 
如莉去集團上班並不順利,海珠一心想趕走她,她讓員工第二天早上交5份設計稿,另一邊卻又讓如莉獨自去整理倉庫,如莉整理倉庫時學校老師給如莉打來電話,學校老師給金武烈打過電話,但是金武烈出去跟海珠吃飯了,如莉趕往醫院得知瑪雅因為吃海鮮過敏,如莉立即把瑪雅帶去醫院,金武烈和海珠吃飯回來知道後,也立即趕過去了。
 
家裡保姆正準備給道英擦拭身體時,突然看到道英醒過來,保姆給洪智媛打電話,洪智媛立即趕回家,還讓保姆不要告訴其他人。金武烈去看望瑪雅,瑪雅還在休息中,張愛鹿便問金武烈領養瑪雅的事,瑪雅偷聽到了,瑪雅非常難過地出去了,但最後卻遭遇車禍。如莉還在倉庫整理,海珠知道倉庫的門出了故障便偷偷把門鎖住了,這時醫院給如莉打來電話說瑪雅出事了,如莉一時出不去手機又快沒電,她只能給道治打電話,道治知道後立即趕往醫院。
 
第60集如莉知道瑪雅不是海珠親生 洪智媛轉移道英財產
海珠和金武烈知道瑪雅進醫院也立即趕過去了,醫生說瑪雅失血過多需要輸血,但是卻沒有一個人的血型符合,最後道治只能幫忙輸血,但海珠卻很怕日後道治會拿這個跟自己說事。洪智媛知道所有人都去了醫院,家裡就只剩下她和道英了,洪智媛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洪智媛讓保姆回家,讓金博士來家裡,洪智媛拜託金博士讓道英重新睡著,金博士不想昧著良心這樣做,但是金博士之前收了洪智媛的好處,這次只能答應,金博士說只做這一次,絕對不會再有第二次。
 
道治給瑪雅輸血後,瑪雅終於沒事了,道治這邊卻怎麼也找不到如莉,張愛鹿和果子也趕到醫院了,道治問果子是否知道如莉在哪,果子說在公司的倉庫見過如莉,道治立刻趕過去了,但是倉庫的門只有主任才能開,工作人員聯繫不上主任,道治最後決定在倉庫外面陪如莉過一夜。如莉擔心第二天一早交不了設計圖,便就地找了幾張碎紙片完成了。
 
金武烈在醫院陪了一夜瑪雅終於醒過來了,瑪雅問自己是不是金武烈的孩子,金武烈跟瑪雅保證永遠都不會拋棄她。海珠去設計組上班了,除了如莉所有人都交了設計圖,海珠就等著時間一到開除如莉。而如莉這邊也第一時間交上了設計,海珠不敢相信立刻去倉庫找如莉,但是這一次海珠又得失望了。
 
道治把瑪雅血型的事情跟如莉說了,海珠是AB型,金武烈是A型,但是瑪雅卻是O型血,道治覺得很奇怪,如莉打算親自去醫院看看瑪雅才能放心。道治和如莉到醫院後打算單獨找金武烈聊聊,他們問瑪雅的來歷,金武烈只能承認瑪雅是領養回來的,但是如莉卻覺得洪智媛絕對不可能因為海珠傷心就領養瑪雅,洪智媛領養瑪雅一定有她的理由,就像當年自己被洪智媛領養是為了救她的海成一樣,金武烈立刻去找洪智媛求證,洪智媛承認收養瑪雅就是為了保證佳夜的健康,金武烈覺得洪智媛非常恐怖。金武烈回家收拾東西打算去張愛鹿那邊住幾天,洪智媛和海珠想盡辦法阻攔,但是金武烈一想到洪智媛的所作所為就無法忍受,因為瑪雅是金武烈的親生女兒,他不能坐視不理。
 
道治回公司後就收到召開理事會的通知,末年這邊也收到通知了,他們覺得很奇怪,道治回家問洪智媛怎麼回事,洪智媛卻說自己也是剛剛知道,她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但是道治和如莉並不相信。道治和如莉去看道英了,道治向道英懺悔,突然道英再次醒過來了。
 
第61集道英醒過來卻失憶 瑪雅看到傳單上的自己
洪智媛正在家裡休息時聽到道治喊道英的聲音,洪智媛立即趕過去,道英已經躺了一整年,醒來時記憶裡只記得洪智媛是自己的秘書,其他人都不記得了。
 
金武烈要搬過去跟瑪雅一起住,海珠想盡辦法攔住金武烈,但是金武烈還是堅持離開了。海珠進屋去看望道英,道英還是記不得海珠,洪智媛心裡一陣竊喜,她把所有人都趕出去後便把門鎖起來了,道治不放心想再進去看看,但是洪智媛不讓他進去。如莉這邊覺得很奇怪,道英的記憶停在三十年以前,他記得洪智媛是自己秘書,也知道海珠的媽媽,卻想不起來海珠,洪智媛解釋道英的記憶還很混亂,但實際上洪智媛卻非常害怕,她很怕海珠會知道自己不是洪智媛的親生女兒。如莉和道治覺得奇怪,道治突然想起手機監控一事,果然看到道英之前就醒來過,卻看到金博士和洪智媛串通又讓道英睡著了,道治拿著視頻去找金博士,金博士承認都是得到洪智媛的吩咐,他承認自己犯罪了。
 
洪智媛醒來時道治已經把道英帶去醫院檢查了,突然末年打來電話說理事會提前了,道英只能立即趕往集團參加理事會。而洪智媛這邊為了抓緊時間,把投票環節直接換成了舉手示意,就在洪智媛以為全票通過時末年趕到了,洪智媛說投票已經結束理事也都同意讓洪智媛當選會長,突然道治帶著道英來揭穿洪智媛的惡行,金博士也願意作證,但是洪智媛卻以這時家事為由把理事會推遲,洪智媛只能答應還是擔任臨時會長,而道治也說以後要自己照顧道英,直到道英清醒的那一天,今後集團的大小事洪智媛必須跟道治商量。
 
瑪雅這邊已經出院,金武烈也去集團上班了,這時洪智媛打電話讓金武烈去辦公室,洪智媛讓金武烈幫忙把WID集團的銷售額上升到過去的兩倍,這樣她就有理由坐上會長的位置了。洪智媛跟金武烈說兩人可以互相利用,在自己當上會長的那一天,就會讓金武烈做WID集團的社長,金武烈答應了。
 
如莉知道瑪雅已經出院便打算去張愛鹿家看望瑪雅,瑪雅在臥室無意中看到尋找春兒的傳單,瑪雅一眼就認出那個照片是自己,她照著傳單上的電話打過去了,是末年接的電話,瑪雅說照片上的那個人是自己,她正要說自己名字時張愛鹿出來攔住了瑪雅,還把傳單也撕了,張愛鹿騙瑪雅說那張照片並不是她,就在這時如莉來找瑪雅了。
 
第62集金武烈跟洪智媛談交易 如莉知道瑪雅是自己女兒
金武烈去看望道英,卻聽到道英要找洪秘書,一會又找海珠媽媽,金武烈猜測海珠不是洪智媛親生,在沒有拿到證據之前他還不想把這件事說出去。如莉去張愛鹿家看望瑪雅,張愛鹿看到瑪雅和如莉那麼親近心裡非常害怕,便找借口讓如莉離開。末年夫婦這邊接到瑪雅電話後,才聽到一半電話就被掛掉了,末年一直在回撥始終沒人接,張愛鹿把家裡電話的線給撥掉了,末年說這次有很強的預感這個打來電話的孩子就是春兒,她便讓老公去查查這個電話的來源。
 
如莉還沒有離開,突然Oliver打電話讓瑪雅去一趟餐廳,張愛鹿不放心瑪雅單獨跟如莉呆在一起,但是瑪雅之前做過手術的地方還很痛,張愛鹿只能把瑪雅放在家裡,她交代瑪雅一定不能說關於傳單的事,另一邊也立刻給金武烈打電話,金武烈知道後立即趕回家。
 
如莉照顧瑪雅睡覺時,瑪雅跟如莉說自己是被領養的,而且就是因為這個家裡人都不喜歡自己,如莉非常心疼瑪雅。沒多久金武烈就回來了,如莉離開時金武烈背著瑪雅跟如莉說不要再接近瑪雅。如莉回家沒多久,末年老公說明天就能查到電話是誰打來的了。
 
晚上道治回家後想先去看看道英,卻發現洪智媛一個人站在道英的床前而且也沒有開燈,道治立刻把洪智媛趕出去了,他打算喊保鏢守在道英的門前,禁止洪智媛進入,可是洪智媛卻說道英現在只記得自己,她必須留下來照顧道英。道治第二天早上起來去看道英,卻發現道英已經被洪智媛接去他的房間了,洪智媛還一直給道英洗腦說道治和如莉都不是好人,絕對不能相信他們說的話。 
 
道治不放心把道英獨自放在家裡,他給末年打去電話,末年答應下班後去看看道英。洪智媛看到末年夫婦來自己家非常不開心,但是因為道治現在是他們的女婿,洪智媛也不好說什麼,洪智媛交代保姆絕對不能讓末年夫婦靠近道英,末年夫婦只能在外面等著。這時末年收到電話,號碼的地址已經查出來,他們第一時間通知了道治和如莉。金武烈這邊也秘密調查到海珠並非洪智媛親生,他決定接受洪智媛提出的條件,但是唯一的條件是洪智媛要把從道英那搶來的股份分給自己一半,洪智媛不願答應,金武烈拿海珠不是親生來威脅,她最終只能答應。
 
如莉一看地址就知道是瑪雅家,她已經猜到瑪雅可能就是自己的春兒了,如莉去找瑪雅時正好在路上碰到果子,果子確認那個地址就是自己家,如莉立刻去了,隨後果子把如莉問地址一事跟金武烈說了,金武烈猜測如莉可能通過電話找到了地址,他立刻去阻止了。如莉在半路上接到瑪雅的電話,瑪雅承認之前看到傳單打過電話,而傳單上的那個人就是自己,聽到這些如莉已經泣不成聲了。
 
第63集洪智媛害怕道英恢復記憶 金武烈再次把瑪雅搶走
瑪雅跟如莉說看到自己的照片在傳單上便打過去電話,但是奶奶和家裡其他人都說那個照片不是自己,如莉知道後立即和道治趕過去找瑪雅。金武烈和海珠知道如莉可能已經知道瑪雅的身份,也立即過去了,他們在路上給張愛鹿打通電話,海珠讓張愛鹿立即帶著瑪雅逃走,還威脅張愛鹿如果瑪雅被帶走,金武烈的一切就都完了。
 
尹雪這邊還在跟瑪雅通電話,尹雪讓瑪雅不要去任何地方,就在家裡等著,突然張愛鹿闖進來掛掉電話,她要帶著瑪雅離開,瑪雅突然說肚子痛,張愛鹿還是背著瑪雅就走。如莉和道治趕到時,張愛鹿正要帶瑪雅上車,但是瑪雅肚子痛實在走不了,這時如莉和道治趕到了。如莉抱著瑪雅非常難過,她終於知道瑪雅就是自己的孩子。
 
海珠和金武烈趕到時,瑪雅已經被如莉帶走了,金武烈責怪張愛鹿沒有及時阻止,張愛鹿卻說如莉是瑪雅的親媽,無論怎麼阻止都沒用。海珠立即給洪智媛打電話,她知道一旦確認瑪雅是如莉的孩子,如莉一定不會放過洪智媛的,他們決定在如莉拿到證據之前把瑪雅帶回來,洪智媛知道瑪雅被如莉帶走非常生氣,她也立即趕回去了。
 
如莉把瑪雅帶回家,如莉一再確認那張照片的人是不是瑪雅,瑪雅都承認了,她還說自己腰上有黑痣胎記,但是被洪智媛給去掉了,如莉更加確定瑪雅就是自己的孩子。末年夫婦還等在洪智媛家,保姆一直攔著不讓他們去看道英。突然佳夜說很想去看看爺爺,佳夜跟道英提起瑪雅,道英想起暈倒的一些事,頭痛地暈過去了。
 
道治給末年打電話說瑪雅就是春兒,末年知道洪智媛把春兒掉包非常生氣,但是在沒有證據之前洪智媛什麼也不願承認,道治知道道英暈倒非常著急,他打算回去看看,但是他又擔心瑪雅隨時會被搶走,道治打算叫警察來保護他們。
 
洪智媛找來金博士給道英做檢查,金博士說道英一切穩定,現在正是在找回記憶的過程當中,洪智媛非常害怕,她問道英是否想起什麼,其實道英已經想起洪智媛傷害自己的事了,但是他什麼也沒說。
 
金武烈知道如莉不會輕易把瑪雅交出來,他們帶了假冒的警察去如莉家,他們說如莉綁架了孩子,海珠和金武烈趁機將瑪雅帶走,隨後兩個自稱警察的人把如莉控制住了。
第64集道英恢復記憶 海珠阻止如莉見瑪雅
金武烈帶著假警察把瑪雅帶走了,如莉掙脫了假警察的束縛出去追,但還是被他們逃跑了,如莉也立刻追出去了。海珠給洪智媛打電話說已經帶走瑪雅,但是他們卻不知道去哪,洪智媛讓海珠把瑪雅送去郊外的別墅,她還交代對誰也不能提起這件事。
 
如莉偷偷回家沒讓洪智媛知道,她知道一時半會兒帶不回春兒,便打算先找到瑪雅是自己女兒的證據然後報警,如莉在佳夜那裡拿到了瑪雅小時候的照片以及她用的牙刷,她要先想辦法證明瑪雅是自己的孩子。金武烈把瑪雅帶去別墅住下,洪智媛讓他們暫時不要露面,只要如莉拿不到證據就沒事。海珠和金武烈商量不能讓瑪雅和如莉見面,否則瑪雅就會知道如莉是她的媽媽,這話正好被剛剛起床的瑪雅聽見,瑪雅回想跟如莉相處的點點滴滴,心裡非常難過。海珠知道瑪雅已經聽見,她知道已經瞞不住了,打算跟瑪雅說實話。
 
海珠跟瑪雅說自己很愛她,而且一直把瑪雅視為驕傲,她很抱歉因為知道瑪雅的身份而暫時討厭了她,兩個人抱在一起哭得痛不欲生。道治這邊猜測海珠把瑪雅帶去了某一個別墅,他打電話一個一個地問,當查到管家說有一個不能住時他們立即趕過去了,但是還是被金武烈知曉,他們帶著瑪雅提前離開。如莉想到曾經在監獄時收到過一封信和瑪雅的頭髮,如莉去找張愛鹿求證,張愛鹿承認了。如莉拜託張愛鹿再幫自己一次,她讓張愛鹿幫忙問瑪雅的去處,張愛鹿覺得很為難,但是看在如莉跪在地上求自己,張愛鹿還是答應了。
 
道英這邊已經恢復記憶,但是他還沒讓洪智媛知道,他已經知道洪智媛獨吞了自己所有的財產。果子打電話說張愛鹿暈倒,金武烈立刻趕回家,金武烈剛到家門口就被末年夫婦這邊的人制服了,如莉利用金武烈車上的導航查到了海珠的位置,尹雪和道治立刻趕過去了,如莉趕到時海珠正在跟瑪雅說讓她離開韓國,最終瑪雅還是投入了如莉的懷抱。
第65集如莉帶回瑪雅 洪智媛對道治下手
洪智媛開會回辦公室看到道英坐在會長位置上,她非常擔心道英已經恢復記憶,但是道英說並沒有想起什麼,他假裝問洪智媛為什麼會坐在會長位置上,洪智媛說為了防止道治搶走公司才會暫時代理,道英假裝相信什麼也沒說,呆了沒多久就說要回去,洪智媛開始懷疑道英已經恢復些記憶了。道英走後讓洪智媛身邊的金律師監視洪智媛的一舉一動。
 
瑪雅投入如莉的懷抱,海珠立即報警,這時如莉拿出了親子鑒定海珠只能作罷。海珠請求如莉不要帶走瑪雅,但是如莉堅持把瑪雅帶走,還警告她們做好準備,因為她已經準備報警了。末年夫婦這邊知道道治已經把瑪雅帶走,她們立刻放了金武烈,金武烈回去後質問張愛鹿裝病騙自己回來,張愛鹿說不想看到金武烈在錯誤的路上越走越遠,但是金武烈什麼也聽不進去。
 
如莉把瑪雅帶回家,末年夫婦已經在等著了,他們非常高興瑪雅已經回來,如莉下一步打算跟瑪雅說實情,並搜集洪智媛犯罪的證據。如莉正準備跟瑪雅說實話,瑪雅就說她已經偷聽到爸媽的談話,她知道如莉是自己的媽媽了,如莉覺得對瑪雅非常愧疚,兩人難過地抱在一起。
 
海珠回家後跟金武烈大吵大鬧,她沒想到十年的養育還是抵不過親媽,愛了十年的孩子就這麼走掉了,洪智媛跟道英回家正好聽到海珠跟金武烈吵架,洪智媛立刻上去了,洪智媛答應海珠會再次把瑪雅帶回來。道治把道英送回房間,道英說已經恢復了部分記憶,但是還是要繼續偽裝看看洪智媛接下來要做什麼,道治答應了。
 
晚上如莉哄瑪雅入睡,兩人說了很多知心話,如莉終於把春兒帶回來了。第二天洪智媛正在為瑪雅的事情頭疼,如莉拿著訴訟狀找來了,但是洪智媛卻認為如莉拿不到證據,一點也不害怕。如莉走後警局就給洪智媛和金武烈打電話了,洪智媛讓金武烈放心,因為如莉拿不到證據,但是金武烈卻想要洪智媛手上的股份,洪智媛答應扳倒如莉就會把股份交出來。
 
洪智媛打算從道治下手,她相信如果道治出事就可以以此威脅如莉。第二天上班時洪智媛突然秘密召開記者會,她已經做好了陷害道治貪污公款的證據,記者會開始之前她給如莉打電話,讓她拿瑪雅換回道治。
 
第66集道英回復記憶 洪智媛假裝離家
道英知道洪智媛製造了假的委任狀登上會長的位置,現在她又設計道治貪污公款,他知道不能再坐以待斃了。道治和如莉這邊已經知道了洪智媛的陰謀,他們立刻趕去阻止卻被洪智媛堵在門外,洪智媛在記者發佈會現在指責道治貪污公款而且還拿出了道治簽過字的一份文件,在這之前洪智媛早已把錢打進了小新(道治的助手)賬號裡。洪智媛正在控訴道治的罪證時道英出現了,他為道治作證他並沒有貪污,並且這些不實報道都是洪智媛誣陷的,洪智媛還堅持自己說的是事實而且有證據在手,直到金秘書出現洪智媛才不敢作聲。
 
洪智媛跟著道英去辦公室,洪智媛堅持說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道英,但道英已經完全不相信洪智媛了,海珠甚至還為洪智媛說話,道英想不到洪智媛竟然連海珠也騙,他說要跟洪智媛離婚,但是洪智媛堅決不同意,她把這一切都記在了如莉和道治的頭上。
 
洪智媛回家後道英已經早早地把她的行李打包了,她不願出去海珠也說如果爸媽堅持離婚,她也會跟著媽媽一起搬出去,她堅決不讓爸媽離婚。瑪雅和佳夜在一個學校上學,放學後末年把瑪雅接走了,佳夜非常難過,但是瑪雅卻說以後再也不能一起住了。
 
洪智媛正在想怎麼對付如莉和道治時,警局給洪智媛打電話讓她去問話,洪智媛否認帶走瑪雅,警方證據還不足只能放了洪智媛,洪智媛出去後給如莉打電話,讓他們都回家吃飯,別的什麼也沒說,如莉感到奇怪洪智媛竟然會那麼淡定,但還是回去了。大家回去後洪智媛準備了非常豐盛的晚餐,她跟道英說在走之前想給大家做一頓飯,說完之後洪智媛帶著行李立刻,海珠和金武烈也追出去了,洪智媛還跟海珠說絕對不能忤逆爸爸,否則就會給道治和如莉鋪路,金武烈早已看穿洪智媛不會就這麼離開。
 
第二天如莉跟道治去WID集團上班,突然洪智媛發短信約如莉見面,而海珠這邊一直聯繫不上洪智媛,她非常擔心。如莉一個人去了洪智媛住的酒店,卻看到洪智媛喝了安眠藥已經躺在地上了。
 
第67集洪智媛假裝自殺博取同情 如莉找證據抓捕洪智媛
如莉去了洪智媛所在的酒店,卻發現洪智媛已經喝了安眠藥躺在地上,海珠這邊一直給洪智媛打電話都沒人接,她感覺洪智媛已經出事了,如莉第一時間打電話叫救護車並且通知了海珠,海珠和金武烈立即趕往醫院,醫生說洪智媛服用大量的鎮定劑已經昏迷,好在及時發現人已經沒事了。醫生在洪智媛的衣服裡面發現了一封遺書,她說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好,而且還說就算到死也必須證明自己對於瑪雅的事情是清白的,如莉自然是不相信的,金武烈也知道這只是洪智媛的手段而已。
 
海珠放心不下她決定去找道英好好聊一聊,她指責道英無情無義,但道英卻不為所動,最後海珠威脅道英以後會跟媽媽共同進退。隨後海珠還讓如莉取消對洪智媛的訴訟,但是如莉不願意。道治知道洪智媛不會真的想自殺,這只是她的手段否則也不會通知如莉去酒店,而且洪智媛知道只有海珠才能動搖道英。
 
道英去醫院找洪智媛了,洪智媛原本以為道英會說讓自己回家,結果道英還是堅持讓洪智媛簽離婚協議,洪智媛威脅道英如果離婚的話WID一半的財產都必須分給自己,如果這樣的話她就會把自己的股份賣給WID集團的敵對公司,道英果然猶豫了,金武烈躲在一旁偷看,他知道這才是洪智媛的手段,道英走後洪智媛還讓金武烈盡快想辦法讓如莉取消撤訴。
 
道英堅持要跟洪智媛離婚,海珠非常生氣,她深信洪智媛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道英覺得很為難。警察通知如莉說洪智媛的事情要中止調查了,因為一直找不到證據,如莉不願放棄,她再次約樸智英出面幫自己作證,一開始樸智英不願意,因為她只是聽到了對方的聲音,在如莉聲淚俱下的請求下,樸智英答應了。
 
海珠希望道英跟自己一起去接洪智媛回家,道英不願意他讓洪智媛住在外面的別墅裡,海珠說如果他堅持要把洪智媛趕走,自己也會離開,其實道英最近又開始頭疼了。海珠去接洪智媛出院時,如莉和警察來帶洪智媛去問話了,海珠非常著急。洪智媛被警察帶去問話,樸智英在另一個房間聽洪智媛的聲音,但關鍵時刻樸智英卻說自己想不起來了,洪智媛再次得意的走了,如莉單獨去找洪智媛,洪智媛說自己偽造證明的事沒人會知道,而另一邊樸智英突然想起了洪智媛所說拿錢治病一事,在這之前樸智英還沒有對別人提起過這筆錢會用在什麼地方,洪智媛剛到家時,警方又將她帶走了。
 
道英私下預約金博士為自己診斷,結果醫生說他已經得了腦腫瘤,道英很著急,他讓醫生暫時保密不要告訴海珠和道治。
 
第68集洪智媛偷偷帶走瑪雅 道英讓如莉跟道治離婚
警方將洪智媛帶走正好被海珠看到,海珠立即追出去了,海珠到了之後洪智媛讓她立即把金武烈叫來,她讓金武烈答應自己製造瑪雅的死亡病例都是金武烈的主意,金武烈是瑪雅的親生父親,這樣就不會構成綁架罪,洪智媛答應會給金武烈一大筆錢,金武烈答應了。
 
隨後洪智媛平安無事地出去了,如莉覺得不可思議,但是金武烈當面承認一切都是自己所為,警察也只能將其拘留。道英回家後看到海珠和洪智媛也在家,海珠威脅道英如果不讓媽媽進去自己也會離開,道英只能答應洪智媛留下,不過道英讓洪智媛只能睡書房。
 
瑪雅的親子審判馬上就要出來了,如莉這邊非常擔心事情會對自己不利,如果金武烈一口咬定是為了瑪雅才那麼做,她就很難爭取到瑪雅的撫養權。洪智媛這邊鼓搗道英讓他勸道治與如莉離婚,她說不能再讓如莉這麼放肆下去,洪智媛走後道英立即打電話讓人查金武烈的情況並且繼續監視洪智媛的一舉一動。
 
張愛鹿這邊最近一直聯繫不上金武烈,他擔心金武烈出了什麼事情變讓果子去打聽,如莉跟果子說金武烈現在在拘留所而且是為了替洪智媛擔罪責,張愛鹿知道後立即趕去警察局,正好碰到洪智媛,張愛鹿讓洪智媛把兒子還給自己,洪智媛讓人推開了張愛鹿並警告她不要輕舉妄動。張愛鹿去看望金武烈,金武烈讓張愛鹿再忍一忍,只要拿到洪智媛的別墅一切都值得。
 
洪智媛回家後讓海珠給自己和佳夜打包行李,她要讓海珠帶著佳夜和瑪雅出國,並且在那期間一定要盡量照顧好瑪雅的情緒。張愛鹿不忍看到金武烈被關在拘留所,她去請求道英幫忙,而且她認為雖然瑪雅是自己的親孫女,但是由如莉撫養一定是最好的,她相信善良的如莉會好好待瑪雅。
 
末年出去買菜留瑪雅一個人在家,她交代瑪雅無論誰敲門都不能開,但是末年剛走洪智媛就找來了,洪智媛騙瑪雅要跟佳夜一起參加親子游,瑪雅半信半疑地被洪智媛騙走了,而末年因為沒帶錢包又回去了,在家門口末年看到洪智媛把瑪雅帶走了,她立即給如莉打電話。
 
如莉給洪智媛打電話,但她一直不接,這時道英給洪智媛打電話讓她帶著瑪雅一起去辦公室,隨後道英通知了道治,讓他們也去辦公室了。
 
第69集金武烈平安出獄 道英讓如莉跟道治離婚
道英把洪智媛和如莉單獨留在辦公室,他提出條件洪智媛必須放棄瑪雅的監護權,而如莉必須同意跟道治離婚,只有這樣她才能得到瑪雅,如莉不願意,但道英說作為家裡的長輩必須要這樣做,金武烈是孩子的親生父親,道治又是海珠的小叔,他們不能讓家裡關係再亂下去,如莉必須在丈夫和女兒當中選擇一個,如莉一個也割捨不下。
 
如莉出去後道治正在帶著瑪雅吃冰激凌,她還沒有跟道治說太多,直接將瑪雅帶走了。另一邊洪智媛打電話告訴海珠不用再去機場,而金武烈也從看守所出來了。海珠和金武烈先後到家,洪智媛把兩人叫去房間,洪智媛說了道英的想法,海珠和金武烈堅決反對,瑪雅是拯救佳夜唯一的命脈,她不能失去瑪雅的監護權,而洪智媛早已打算好就算如莉真的跟道治離婚,她也不會放棄瑪雅的監護權。
 
如莉回家後跟末年夫婦說如果想要瑪雅的監護權,就必須跟道治結婚,她已經跟道英說了瑪雅和道治一個也不能放棄,但是心裡卻是無比沉重。道治回家看到金武烈平安無事地在家裡,非常生氣,儘管他認定金武烈和洪智媛有罪,卻苦於沒有證據。
 
道英讓洪智媛將之前轉走的財產和股份全部歸還,否則就會跟她打官司,洪智媛不願放棄好不容易到手的一切,她打算去公司找道英,意外得知道英去了醫院而且得了腦部腫瘤,洪智媛知道後便不想這麼著急地把財產還給道英,而且瑪雅的監護權她也不想讓了。
 
道英回公司後將海珠夫婦和道英夫婦叫去辦公室,他想在手術前讓道治和海珠一人提交一份革新提案,在他們二人當中選出一位公司未來繼承人。事後道英將如莉單獨留在辦公室,海珠跟道治說了讓如莉做選擇一事,道治立即將如莉帶走了,事實上在道治進來之前如莉已經拒絕了道英。
 
很快到了親子宣判的日子了,洪智媛這邊已經做好了準備,她們自信如莉一定會輸的很慘,而且在金武烈的幫助下,海珠已經準備好了公司革新提案,她準備交給道英,卻看到金秘書匆匆忙忙跑來找道英,道英讓金秘書秘密調查海珠的親生母親(崔敏熙)的下落,海珠也只是偷聽到了崔敏熙的名字,但她卻覺得很奇怪,海珠還以為是道英之前交往過的小三,她要在洪智媛知道之前解決掉崔敏熙。
 
親子審判最終如莉敗訴了,但她不願就這麼放棄,她還想繼續上訴。
 
第70集洪智媛奪走瑪雅監護權 道英腦腫瘤住院
洪智媛和金武烈理直氣壯地去學校接瑪雅,如莉和道治也立刻追上去了。海珠以為崔敏熙是道英在外面找的小三,便去找道英求證,道英本來打算跟海珠說出實情,但是道英突然頭疼欲裂暈倒了,洪智媛等人正趕到學校門口,海珠打來電話說道英進醫院了,大家又立即趕往醫院,洪智媛假裝第一次聽說道英得了腦腫瘤,心裡非常難過。
 
海珠以為崔敏熙是道英的小三,便沒有跟洪智媛說崔敏熙的事,她將這件事單獨告訴金武烈,金武烈之前調查過道英,因此他知道崔敏熙的真實身份,只是並沒有告訴海珠。海珠將爸爸住院這些事全部怪罪在如莉身上,她打算去把瑪雅接回去,但是洪智媛卻讓金武烈去阻止了,反正洪智媛這邊已經勝訴,接回瑪雅也是早晚的事。
 
金武烈將海珠帶回去後,他單獨找洪智媛商量崔敏熙的事,洪智媛威脅金武烈如果讓海珠知道真相,就不會再給他樓房,金武烈立即保證絕不會向海珠提起一個字。如莉這邊並沒有放棄要回瑪雅的監護權,她想找出洪智媛這邊為什麼不願放棄瑪雅監護權的原因,這樣就有更大的勝算了。
 
佳夜一個人在家最近總是頻繁地流鼻血,佳夜打算給瑪雅打電話讓她來看看自己,瑪雅知道後很想去看望佳夜,如莉這邊卻擔心是洪智媛那邊耍手段,便答應單獨去看看佳夜。如莉到了之後佳夜已經沒有大礙了。洪智媛知道道英私下調查崔敏熙非常擔心,他害怕道英是要拆散自己和海珠,便立刻讓樸秘書調查崔敏熙的下落。
 
海珠和道治分為兩組設計產品,她將果子和如莉分給道治,卻私下讓果子做A組的間諜,果子是不願意的,但是海珠威脅果子,如果不聽從安排就會讓他們失去現在的一切。金武烈讓張愛鹿一起去接瑪雅放學,到了學校門口如莉也來了,她想單獨跟瑪雅解釋一下,盡量減少對瑪雅的傷害。如莉單獨跟瑪雅說讓她先去跟佳夜一起住一段時間,瑪雅非常難過,她說不想去那個家生活,最後如莉勸說佳夜身體不好,讓瑪雅過去陪著住一段時間,瑪雅才勉強答應。
 
海珠去金武烈房間找資料,無意中看到他桌子上放著道英的婚姻關係,上面寫著崔敏熙是道英的前妻。如莉這邊開始致力於找洪智媛一家收養瑪雅的證據,她突然想到海珠家的孩子從小體弱多病,當年洪智媛收養自己也是為了給海成續命,如莉猜測他們收養瑪雅也是為了體弱多病的佳夜。  
 
【文中圖片轉載MBC】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9韓劇介紹】為何那樣,奉尚先生 劇情、人物介紹~劉俊相、全慧彬、李詩英、吳智昊
《為何那樣,奉尚先生》劇情是圍繞一個從未為自己而活的寂寞且可憐中年男人展開,會是一部融入歡笑和幽默感的感人溫情的電視劇。   【劇名】:為何那樣,...(詳全文)
【2017韓劇 我的鬼神搭檔/Two Cops】電視劇 我的鬼神搭檔 劇情介紹~曹政奭、惠利
《我的鬼神搭檔》劇情講述案組熱血刑警被詐騙犯靈魂附身後,一個身體裡藏著兩個截然不同的靈魂,兩個靈魂聯手解決棘手案件的奇妙故事。   【我的鬼神搭檔...(詳全文)
【2017韓劇 花遊記/和遊記】韓國電視劇 花遊記 劇情介紹~車勝元、吳漣序、李昇基、李洪基
《花遊記》是中國古典小說《西遊記》的現代版,劇情講述擁有致命頹廢美的齊天大聖孫悟空和有著根深蒂固的俗世情節的三藏法師陳善美在惡鬼叢生的昏暗2017年世界尋找光明...(詳全文)
【2017韓劇 今生是第一次】電視劇 今生是第一次 劇情介紹&播出時間~李民基、庭沼珉
《今生是第一次》劇情講述羨慕有一個家的流浪女子尹志浩與房奴房東南世喜,住在同一屋簷下發生的故事。     【分集劇情】 ...(詳全文)
【2017韓劇 Manhole/人孔】電視劇 人孔 劇情介紹&撥出時間~金在中、UIE
《Manhole》該劇主要講述奉必為了阻止單戀28年女孩的婚禮,通過檢查井穿梭於過去和現在的過程中而發生的有趣故事。   重修三次大學,玩了三年,...(詳全文)
【2017韓劇 最強送貨員】電視劇 最強送貨員 劇情介紹~高庚杓、蔡秀彬、金善浩
《最強送貨員》劇情講述韓國炸醬麵送貨員的愛情與事業成功的故事。   【劇名】:最強送貨員 【類型】:KBS金土劇 【首播】:2017年8月4日...(詳全文)

留言內容

  Ccx 2018-10-30 22:52:46 101.10.4.*
這篇分集劇情簡介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很多人名跟人名之間的敘述,都很奇怪,錯位了!好多地方都很不順!到底在發表前,有沒有校稿過啊!?……看得很辛苦耶!
版主回應:
你好,因為這部小宅沒看,所以無法校稿,抱歉  
 
上一頁  [1]   下一頁  1-1筆 共 1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