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沒有名字的女人》劇情講述因為別人的野心與慾望而失去自己的人生與孩子的女人,向陷害自己的惡人報復的故事。
 
沒有名字的女人
【分集劇情】 
有名字的女人~分集劇情1-35
有名字的女人~分集劇情36-70
 
【分集劇情】
第71集如莉得知洪智媛收養瑪雅真相 瑪雅在學校突然暈倒
如莉很想去找洪智媛算賬,但是被末年攔住了,她不想再讓悲劇重演,洪智媛也不可能大方承認自己領養瑪雅真正的目的是什麼,現在只有找到證據才能打敗洪智媛。如莉突然想到金博士是道英夫婦的主治醫生,猜想他肯定知道些什麼內幕,便打算去問問金博士。
 
瑪雅到家後洪智媛非常和善,但是瑪雅卻開心不起來。
 
海珠在金武烈房間看到道英的婚姻關係,她得知道英曾經離過婚,而洪智媛與道英結婚是在自己出生之後,海珠推算出自己不是洪智媛的親生女兒,這事金武烈來了,金武烈說洪智媛交代過自己要保密,海珠立刻回去找洪智媛求證,金武烈突然想到洪智媛答應給自己的房子還沒有過戶,立刻追出去了。
 
如莉猜測金武烈肯定知道洪智媛收養瑪雅的原因,她立刻去醫院找道治商量了。洪智媛正在打電話讓人找兩個男人來防著如莉接近瑪雅,突然海珠回來質問洪智媛自己是不是親生,洪智媛眼看兜不住,便說從來沒想海珠不是自己親生,海珠受不了刺激衝進房間,洪智媛想盡辦法跟瑪雅解釋,洪智媛說為了瑪雅哪怕付出生命也願意,但是瑪雅什麼也聽不進去。洪智媛將這一切怪罪在金武烈頭上,原本答應給他的大樓也泡湯了。
 
如莉跟道治說洪智媛收養瑪雅就是為了佳夜,她知道洪智媛不會平白無故收養一個自己原本很討厭的小孩,而這一事情金武烈也是知情的,如莉說金博士肯定知道內幕,她跟道治約好去找金博士問清楚,如莉一想到瑪雅在洪智媛手裡,一刻也靜不下來,道治答應如莉會好好看著洪智媛的一舉一動。
 
道治拿著金博士曾經給道英注射睡眠劑的視頻去問金博士關於瑪雅的事,金博士承認給瑪雅做過骨髓檢查,而且與佳夜的骨髓相符合,如莉心裡更加難過了。正好如莉看到洪智媛來醫院找道英,洪智媛質問道英為什麼要找崔成熙,她也承認自己收養瑪雅就是為了佳夜,這時如莉和道治拿著金博士的錄音來找洪智媛了,洪智媛聽完錄音後如莉就去找瑪雅,洪智媛也趕緊讓金武烈去接瑪雅了。
 
金武烈正準備將瑪雅帶走時,道治和如莉及時趕到了,如莉讓道治把瑪雅帶上車,她要單獨跟金武烈說幾句,如莉打了金武烈兩巴掌,並問他為什麼沒有保護好春兒,她警告金武烈從今以後再也不能靠近春兒。
 
第72集佳夜得白血病 如莉搶瑪雅撫養權
海珠正在公司上班,突然學校老師打來電話說佳夜昏倒了,海珠一邊趕去醫院讓金博士做準備,一邊給金武烈打電話讓他帶佳夜去醫院。道英在醫院問洪智媛收養瑪雅的原因是不是為了救佳夜,洪智媛承認了,她已經失去過兩個孩子不願讓海珠也面臨這樣的痛苦,但是道英卻認為犯罪就是犯罪,他讓洪智媛以後再也不要把瑪雅搶走了。
 
海珠和金武烈把佳夜送去醫院,她一時慌了神還是給洪智媛打電話了,最終金博士告訴海珠,佳夜也得了白血病而且還是急性的,必須盡快給他找匹配的骨髓才可以。
 
如莉終於把瑪雅帶回家了,末年夫婦非常高興,如莉打算好好利用手上的證據,不僅要起訴洪智媛,還要召開記者會將洪智媛的惡習昭告天下。如莉這邊還沒行動洪智媛和海珠就帶著警察找上門了,好在她們上門之前道治和末年老公已經把瑪雅帶走了。如莉還跟洪智媛說即將召開記者會,要將洪智媛一家人做的事情全部說出來,洪智媛非常害怕,她請求如莉跟自己好好聊聊。最終洪智媛答應讓出瑪雅的監護權,海珠聽到這些卻非常不願意,洪智媛勸說瑪雅應該先阻止記者會,到時候自然會有辦法。
 
道治正帶著瑪雅在外面玩,這是如莉打來電話說洪智媛那邊已經妥協,金武烈願意放棄瑪雅的監護權,道治卻覺得洪智媛一家非常狡猾,還是不能掉以輕心。洪智媛回醫院通知金武烈放棄瑪雅監護權,金武烈不願意,洪智媛說變更親子關係至少也要兩個月,現在最重要的是讓如莉放心,不能讓她知道佳夜生病一事。Oliver最近跟張愛鹿發展的越來越好,兩人已經打算約會了,突然果子闖進來跟張愛鹿說佳夜昏倒了。張愛鹿立即給金武烈打電話求證,金武烈嘴上說沒什麼事,但其實張愛鹿聽出來金武烈聲音很低沉,她猜測肯定是出什麼事了。
 
洪智媛這邊正在為佳夜的病情擔心,突然金博士說醫院的骨髓中心已經找到與佳夜符合的骨髓了,洪智媛非常高興,她立即把這一消息告訴海珠。
 
第73集金武烈讓出瑪雅監護權 佳夜突然病危
如莉和道治正押著金武烈去變更親子關係,突然海珠給金武烈發來短信說已經找到佳夜相匹配的骨髓了,金武烈立即趁機逃跑了。如莉和道治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得知他們都去醫院後,如莉也打算去醫院看看。
 
海珠和金武烈趕到醫院,金博士告訴洪智媛現在還沒有找到願意捐獻骨髓的人,因此洪智媛讓金武烈還是要把監護權轉讓給如莉,金武烈卻不願意,雖然洪智媛和海珠是為了救佳夜才留著瑪雅,但是對金武烈來說瑪雅卻是她的親生女兒,他不想就這麼放棄。
 
如莉和道治去醫院找到洪智媛質問金武烈逃跑一事,洪智媛說自己什麼也不知道,還答應會幫忙勸說金武烈交出瑪雅監護權,但是如莉和道治已經不相信洪智媛了,現在緊要關頭是要找到金武烈變更親子權。
 
金武烈從醫院離開走,公司代理打來電話說WID集團下面的工廠出事,金武烈立即趕往工廠,金武烈到了工廠等著他的是如莉和道治,金武烈知道被騙但是已經來不及逃跑了,如莉立即將金武烈帶去法院,但是法院已經下班了。張愛鹿一直聯繫不上佳夜,她擔心佳夜出事打算去金武烈家看看,正好看到道治帶著金武烈回來,道治說要一直監視著金武烈,突然張愛鹿出現她問佳夜的下落,金武烈看到道治在場便沒有說出實情,最後等張愛鹿單獨在佳夜房間時,才告訴張愛鹿真相,他還告訴張愛鹿不要將這件事情告訴與如莉有關的人。
 
當年孫祝浩死亡現場有一個目擊者,多年來一直以此威脅洪智媛並在問她要錢,最近又開始找洪智媛了,但是洪智媛的態度卻非常不好,目擊者看到洪智媛這樣無情,他打算去找如莉了。洪智媛去醫院接道英出院,突然金博士打來電話說找不到骨髓捐贈者,洪智媛非常著急她甚至請求金博士把捐贈者的信息告訴自己,但是醫院有保密協議他不能說。
 
海珠在病房照顧佳夜,突然佳夜發燒陷入昏迷,海珠非常害怕,而洪智媛也再次打起了瑪雅的主意。洪智媛給金武烈打電話說佳夜突然病重,但是在這之前金武烈已經把瑪雅的監護權讓出來了,金武烈立即趕往醫院。
 
第74集如莉得知孫祝浩可能沒死 洪智媛用計騙走如莉
如莉接到匿名電話,對方聲稱有關於孫祝浩的事情想告訴他,當如莉想問更多時,對方把電話掛了。金武烈趕到醫院,洪智媛說聯繫不上骨髓捐贈者,讓金武烈帶著所有與佳夜有關的人來醫院檢查,但是絕對不能告訴如莉,可能最終他們還是會需要瑪雅。
 
如莉和道治一起去炸雞店找末年夫婦說接到來電不明電話的事,他們建議如莉先去查查電話的出處,但是對方是個黑手機,查不出什麼線索。張愛鹿和果子一起去醫院接受檢查,果子這時候才知道佳夜出事,洪智媛這邊現在還聯繫不上骨髓捐贈者,她已經默默地從瑪雅下手了。如莉和道治還不知道佳夜生病一事,他們覺得這兩天大家的行動很可疑,但是還不知道究竟為什麼。海珠一個人在醫院守著佳夜,這是金博士跟她說張愛鹿一家的骨髓都不符合,而且骨髓捐獻者也下落不明,海珠非常著急她回去找洪智媛說要帶回瑪雅,道英也打算去真誠地擺脫如莉救佳夜,但是洪智媛把大家都攔住了,她說自己另有辦法,如莉對自己一家恨之入骨不可能答應救佳夜。
 
如莉和道治還是沒有放棄對匿名電話的追蹤,他們沒有任何線索。而匿名者(吳基碩)還在威脅洪智媛,他問洪智媛要錢否則就會把真相告訴如莉,洪智媛非常害怕。洪智媛回家後看到金武烈正在看紐約博覽會的邀請函,她打算讓道治和如莉出席博覽會,親子權還沒有完全變更,在這期間金武烈是有權利在骨髓捐贈書上簽字的,金武烈和海珠答應了。
 
道治第二天早上起來時,洪智媛說想跟如莉一起吃頓飯,化解之前的恩怨,道治沒有當時答應,他去公司後將這件事告訴如莉,這是海珠突然來找道治簽字,她讓如莉和道治一起出席紐約時尚博覽會,道治沒有多想立即答應了,他還勸如莉為了公司長遠考慮,還是應該去紐約看看。
 
金武烈去找張愛鹿,他希望張愛鹿去勸勸如莉,讓她同意瑪雅跟佳夜一起參加英語宿營,張愛鹿立即給如莉打電話約見面,恰好被Oliver偷偷聽見佳夜在醫院一事。張愛鹿跟如莉說了之後,如莉想到瑪雅也那麼想念佳夜就答應了。
 
第二天一早如莉就把瑪雅送到張愛鹿家了,如莉還一直不知道真相。如莉走後金武烈就回家接瑪雅了。Oliver去炸雞店看望末年夫婦,末年說瑪雅跟佳夜一起去參加英語露營,Oliver卻說明明聽見金武烈說佳夜在醫院。如莉和道治正準備登機時末年打來電話說佳夜在醫院,瑪雅也是被他們騙去的。
 
第75集如莉搶回瑪雅 被污蔑貪污公款
如莉知道瑪雅並沒有去參加英語露營,便立刻往醫院趕,末年夫婦讓Olivr去找張愛鹿打聽情況,他們自己也動身去醫院了。張愛鹿其實並不知道金武烈把瑪雅帶去醫院,她擔心瑪雅並沒有去英語露營,打算打電話問問,但是金武烈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這時Oliver來找張愛鹿,他說洪智媛收養瑪雅就是為了給佳夜治病,張愛鹿非常吃驚。
 
道英這邊還在托人找捐獻骨髓者,卻意外得知佳夜的手術已經定在明天,他立刻去找洪智媛求證,洪智媛大方承認,並說以後有什麼罪都由自己承受。洪智媛趕到醫院時看到末年夫婦在去醫院的路上,她立即給海珠打電話,讓她帶著瑪雅先離開。末年夫婦正在打聽佳夜的病房時,突然看到金武烈和海珠帶著瑪雅出去,他們立刻追上去,另一邊如莉收到通知也追上去了。
 
道治和末年夫婦開車兩路包抄,攔截了金武烈最終帶走了瑪雅,海珠非常崩潰,她全然不顧自己做了多過分的事情。如莉得知金武烈已經給瑪雅做抽血檢查了,她心裡非常不安,她決定現在就帶瑪雅出國去躲一陣,如莉的護照帶在身上,只是瑪雅的護照放在了洪智媛家,末年讓如莉先帶著瑪雅去機場,他們倆去洪智媛家拿瑪雅的護照。
 
末年夫婦到洪智媛家,只有道英一個人在家,他們沒有跟道英說太多直接進房間找瑪雅的護照了。末年找到瑪雅的護照準備離開時洪智媛來了,洪智媛看了末年手裡的護照,她還沒來得及說話,末年就把洪智媛打了,後來道英將二人拉開了。
 
末年夫婦走後海珠和金武烈也回來了,洪智媛將一切過錯都推到了金武烈身上,道英卻說這一切都是洪智媛所為,從一開始洪智媛就不該綁架如莉的孩子,洪智媛卻覺得理所當然,她做的這一切都是因為母愛。事後洪智媛突然想起末年夫婦手裡拿著瑪雅的護照,她知道如莉是打算將瑪雅帶走,便開始想辦法阻止。
 
如莉拿著護照去買票時,突然警察趕到要把如莉帶走,理由是如莉貪污WID集團的公款,禁止出國了。道治和末年夫婦一起攔住了趕來的警察,讓如莉帶著瑪雅離開了。就在這時吳基碩來家裡找洪智媛了,他威脅洪智媛再不給錢就把孫祝浩還活著一事告訴如莉,洪智媛非常害怕她答應吳基碩會盡快給錢,這話正好被海珠聽見。
 
第76集如莉帶著瑪雅逃跑 洪智媛想盡辦法找人
吳基碩再次找到洪智媛家了,他威脅洪智媛快點拿錢否則就會把孫祝浩還活著的事情告訴如莉,洪智媛為佳夜的事情正焦頭爛額,便生氣地把吳基碩趕走了。吳基碩與洪智媛的對話正好被海珠聽見,海珠想不到孫祝浩的死竟然會跟洪智媛有關,她不知道洪智媛還有多少事情瞞著自己,洪智媛想辦法跟海珠解釋,但是海珠什麼也聽不進去。
 
洪智媛想著只要能找到瑪雅救活佳夜,海珠就一定可以原諒自己,便打電話吩咐樸秘書守在末年家門口並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佳夜的狀況更加糟糕了,金博士說只能盡快把捐贈者帶來手術,否則佳夜等不了了。洪智媛這邊收到短信找到了瑪雅和如莉的住處,洪智媛又燃起了希望。
 
小新一直在追求果子,為了得到果子的芳心,他跑去醫院做了檢查還勸說公司其他同事做檢查,果子聽到這些心裡非常感動。洪智媛知道如莉的住處便立刻帶走海珠去酒店了,但是如莉已經搶先一步離開了,洪智媛趁機把孫祝浩的事情都告訴海珠,希望得到她的原諒。海珠原諒了洪智媛,並建議以吳基碩為誘餌,讓吳基碩幫忙找出如莉。
 
如莉帶著瑪雅去了慈愛孤兒院,那裡曾經是孫祝浩和洪智媛長大的地方,院長還記得孫祝浩,並且給如莉看了孫祝浩和洪智媛小時候的照片。如莉和瑪雅安頓好後就給末年夫婦打電話報平安,大家這才放心。如莉關掉電話之前吳基碩發來短信約見面,如莉覺得現在去首爾太冒險,便決定把瑪雅交給院長照顧,自己只身前往。
 
道英擔心在這樣下去家族和公司都會被洪智媛敗光,這是金秘書說已經調查到崔敏熙的住處,他打算親自去美國找崔敏熙。如莉已經到了約定好的酒店,吳基碩看到只有如莉一個人便跟洪智媛報信,海珠和金武烈立即追上去了。海珠和金武烈還是找到了如莉和瑪雅,但是如莉怎麼也不願讓海珠帶走瑪雅,如莉讓瑪雅先去找院長卻沒想到金武烈已經早早地等著她了,金武烈讓瑪雅跟佳夜視頻,佳夜說自己病的很重,瑪雅非常擔心,而海珠還一直在外面懇求如莉救佳夜。
第77集海珠求如莉救佳夜 如莉艱難尋父
海珠跪在地上求如莉原諒,如莉卻不願意,她指責海珠是自私到骨子裡的人,她永遠也認識不到自己的錯誤,海珠向如莉道歉,她承認自己曾經做了很多對不起如莉的事情,但是孩子是無辜的,她必須要守護自己的孩子,佳夜現在病的很重而且正一步步走向死亡,如莉已經心軟但是一想到她們對春兒做的那些事,如莉救沒辦法原諒,看著海珠那麼傷心地跪在自己面前,如莉說只想問清楚一個問題,對於已故的父親她是不是真的一無所知,海珠為了保護洪智媛,跟如莉說一切都是自己編造的,而且再也不會騙她任何事,如莉想到海珠竟然會利用自己死去的父親,她再次拒絕了海珠,如莉走之前海珠說相信她一定會帶著瑪雅回來就佳夜的。
 
金武烈找到瑪雅,他讓瑪雅跟佳夜視頻通話,瑪雅看到佳夜那麼痛苦地躺在病床上心裡非常難過,洪智媛拿過電話拜託佳夜來救佳夜,只有她才能救。道英這邊已經找到崔敏熙的住處,他讓秘書買機票去通知崔敏熙,她是海珠的親生母親,道英希望崔敏熙的組織能跟佳夜匹配上。
 
道治去醫院看過佳夜後心裡也十分難過,這時洪智媛也拜託道治幫忙,佳夜實在太可憐了。道治去找如莉了。金武烈跟海珠回家後,金武烈讓海珠放心去休息,他說瑪雅已經看過佳夜生病的樣子,她一定會說服如莉去救佳夜的,海珠卻非常害怕,她擔心如莉以為自己這邊利用瑪雅不肯來救。
 
第二天早上瑪雅和如莉起床後,如莉已經打算帶瑪雅回首爾了,瑪雅說想回去看佳夜,儘管他們不是真的雙胞胎,佳夜卻一直對自己很好,如莉也知道佳夜是沒什麼錯的,她無法對佳夜視而不見。
 
如莉回家後決定先去醫院看看佳夜的狀態是否真的嚴重,她看到躺在病床上的佳夜非常心疼,如莉決定救佳夜了,洪智媛和海珠這邊卻很怕如莉又突然變卦,她們還是要找人監視著如莉和瑪雅。
 
如莉在送瑪雅去醫院的路上,尹基東打來電話說已經找到吳基碩的所在地了,他現在是白雲療養院的院長,尹基東正在去療養院的路上,如莉想著約定時間還早也跟過去了,而洪智媛派去跟蹤的人看到如莉掉頭立即給洪智媛打電話,海珠知道後以為洪智媛突然反悔非常生氣,她立即出去了,洪智媛讓她先不要衝動,看看如莉究竟幹什麼去了,海珠卻著急的一刻也等不了。道英這邊瞭解到崔敏熙昨天已經回國,醫院也收到通知之前願意捐獻骨髓的人已經聯繫上了,金博士跟洪智媛聯繫上時,海珠已經離開了,洪智媛聯繫不上海珠只能立即趕往醫院,而如莉剛到療養院海珠開車直接衝向了如莉。
 
第78集佳夜最終死亡 如莉尋找父親
如莉把瑪雅放在養老院門外面她打算自己進去找吳基碩,這時海珠開著車朝如莉撞過去,她想如果如莉不在了自己就能拿到瑪雅的監護權救活佳夜了,待在一邊的瑪雅看到後立即衝上去,海珠看到瑪雅後害怕她受傷立即調轉車頭方向,海珠昏迷了。如莉立即把人送進醫院,而她自己帶著瑪雅去佳夜所在的醫院了。
 
佳夜這邊突然病危金博士在奮力搶救,如莉帶著瑪雅在約定時間之前趕去醫院,崔敏熙這邊也一直在金博士的房間等著的,但是在她們捐贈之前佳夜搶救無效死亡了。洪智媛等人在病房悲痛欲絕,她把這一切的罪過全部怪罪在如莉身上,她以為如莉帶著瑪雅逃跑了,洪智媛在醫院看到如莉後非常難過,她還動手打了如莉,而如莉對佳夜的死也非常自責,她沒有任何抱怨。
 
海珠沒多久也醒過來了,她趕到醫院時佳夜已經死了,海珠無法接受,她瘋了一樣抱著死去的佳夜,所有人都覺得心疼。道英從佳夜病房出去後看到了前來捐贈的崔敏熙,他知道崔敏熙就是佳夜的骨髓捐贈者,但是道英並沒有露面。瑪雅還在醫院大廳等著的,如莉擔心瑪雅太傷心便跟瑪雅說佳夜去美國接受治療了,瑪雅相信了。
 
佳夜已經走了一個禮拜,海珠一直不能從傷痛中走出來,她向往常一樣送佳夜上學,給他收拾書包,金武烈和洪智媛看到海珠這樣非常難受,洪智媛希望海珠能早點清醒過來。
 
道英正在辦公室想佳夜的事情,突然崔敏熙找來了,這一次她是來找回女兒海珠的。洪智媛天天在家照顧海珠,她看到海珠這麼難受把一切罪過都推給如莉,她告訴海珠一定會幫忙報仇的。吳基碩在醫院看到了如莉,洪智媛立即讓他把孫祝浩送去清平別墅藏起來了,海珠也聽到了這一消息,但是她並不打算告訴如莉。吳基碩把孫祝浩一個人放在別墅他去超市買東西,海珠偷偷找到了孫祝浩,她要讓如莉感受跟自己一樣的痛苦,她把孫祝浩從樓梯間推下了泳池。
 
第79集如莉設計抓吳基碩 海珠找如莉報仇
如莉收到一張孫祝浩的照片,她看到孫祝浩的臉跟過去有很大變化,她猜測可能爸爸根本就沒有死,她立即按照號碼回過去,但是都沒有人接,如莉打算去骨灰堂看看孫祝浩是否真的死了,突然海珠從照片的背景雕像裡認出孫祝浩所在的位置就在自家的清平別墅裡,如莉猜測洪智媛肯定是把父親藏起來了,他們立即分頭行動去尋找真相。而海珠待在孫祝浩身邊,孫祝浩現在意識不清楚,他將海珠認成了海珠,海珠決定假扮如莉就這麼錯下去。
 
崔敏熙去公司找道英,她想把海珠要回去,道英不願意他認為崔敏熙沒資格把海珠接走,崔敏熙堅持要跟海珠見面,是否相認她要讓海珠自己評判。吳基碩回去後發現孫祝浩已經不在了,他非常著急並給洪智媛打去電話,洪智媛猜測海珠可能把孫祝浩接走了,便打去電話確認,海珠承認了。隨後洪智媛立即給吳基碩打電話讓他離開,吳基碩前腳剛走道治和如莉就趕到了,他們沒有在房間發現孫祝浩,但是卻看到被人剛剛用過的東西,道治想趁其沒走太遠之前趕緊去找洪智媛問清楚。
 
崔敏熙剛到海珠家門口,道英打來電話讓她暫時不要跟海珠見面,海珠現在的狀態非常不好,因為海珠剛剛才死了兒子,他讓崔敏熙暫時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自己的身份,她會找機會先跟海珠說清楚,崔敏熙答應了。
 
沒多久道治和如莉來找洪智媛了,她拿著照片問洪智媛孫祝浩現在在哪裡,當年孫祝浩死亡一事是洪智媛全權負責的,但是洪智媛對這些事情矢口否認,她說自己什麼也不知情,如莉讓洪智媛跟自己一起去骨灰堂,洪智媛不願意,還說如果孫祝浩真的被自己藏起來了又怎麼會給她發照片。
 
末年夫婦這邊瞭解到孫祝浩的骨灰罈是空的,他們更加確認孫祝浩還活著,只是他們也之後洪智媛是絕對不會說實話的。如莉和道治走後海珠回來了,洪智媛問海珠為什麼要把孫祝浩帶走,海珠說要找如莉報仇,她要讓如莉知道爸爸還活著但是卻不能相見,洪智媛希望海珠不要參與這件事,海珠堅持按自己的想法做,她也不跟洪智媛說孫祝浩的住處。
 
金武烈偷聽到道英與崔敏熙的通話,他知道崔敏熙回來找海珠便立即將這件事告訴洪智媛了,洪智媛說無論如何都要阻止崔敏熙與海珠見面,金武烈知道洪智媛是害怕崔敏熙的出現會危害她自己的位置。洪智媛回家後偷偷用道英的手機給崔敏熙發短信,她約崔敏熙見面。道治知道吳基碩最近在賣療養院,他打算利用這件事情引吳基碩出來。海珠把孫祝浩放在一家療養院,突然孫祝浩發生嘔吐並暈倒了,負責人立即給海珠打電話,海珠不讓負責人報警並立即趕過去了。
 
末年夫婦一家終於把吳基碩引出來了,吳基碩什麼也不願承認,直到如莉拿出洪智媛的錄音,洪智媛之前把所有過錯都推到了吳基碩身上,海珠趕去福利院看望孫祝浩,孫祝浩已無大礙,但是嘴上卻一直說著「洪智媛,如莉是你女兒」的話,海珠聽到後非常吃驚。
 
第80集道治與崔敏熙合作 海珠得知洪智媛與如莉是母女
吳基碩證實孫祝浩還活著,他說自己只是按照洪智媛的吩咐做事,當年本想告訴告訴孫祝浩的家人孫祝浩還活著,但是洪智媛說自己是孫祝浩的妹妹,讓他將孫祝浩帶去療養院,那時候孫祝浩正好投資失敗急需用錢,因此答應照顧孫祝浩洪智媛還把療養院給吳基碩,但是現在孫祝浩從清平別墅走丟,他也不知道去哪裡了。
 
海珠這邊聽到孫祝浩說如莉是洪智媛的女兒,孫祝浩現在神志不清她不知道這話能不能相信,她決定去洪智媛從小長到大的愛心福利院去調查清楚。另一邊洪智媛用道英的手機約崔敏熙見面,如莉和道治也偷偷在後面跟蹤著。洪智媛跟崔敏熙說,現在是以海珠媽媽的身份出現,她希望崔敏熙不要跟海珠見面,自己才是撫養海珠多年的媽媽,崔敏熙自然不願意。道治想知道崔敏熙的身份,便等崔敏熙離開後去詢問,但是崔敏熙只說洪智媛曾經是在自己手下工作過的人。而如莉跑去找洪智媛問孫祝浩的情況,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洪智媛還是什麼都不願承認。
 
海珠約見福利院的女兒,她得知洪智媛有一個丟失的女兒,想詢問更多時院長卻說自己記錯了,便匆忙逃脫了。海珠還是不肯死心,她打算親自去找到真相。海珠偷偷拿到洪智媛、如莉和孫祝浩三人使用的牙刷,她要去做親子鑒定。
 
道英知道洪智媛跟崔敏熙見面非常生氣,洪智媛解釋說不想讓崔敏熙跟海珠見面,而崔敏熙之所以來韓國原本是要救佳夜的,洪智媛知道後非常害怕,如果不是她阻止崔敏熙與海珠見面,佳夜可能並不會死,洪智媛更加害怕兩人見面。
 
如莉這邊得到警察的幫助,而且印了很多孫祝浩的傳單,末年夫婦答應一起找到孫祝浩。瑪雅還不知道佳夜已經死了,瑪雅每天鬱鬱寡歡,她非常想念佳夜,大家怕她受刺激,還是沒打算跟瑪雅說實話。道治這邊在時裝上推行了環保設計,他知道在美國有名的設計師安吉拉最近來韓國,便讓人約安吉拉見面,在這之前道治還不知道安吉拉就是崔敏熙,崔敏熙原本就有目的回韓國,因此答應了跟道治見面,雙方達成合作。
 
海珠等了幾天終於拿到鑒定結果了,如莉跟洪智媛就是親母女。
 
第81集崔敏熙與道治合作 洪智媛阻止海珠與崔敏熙見面
道治跟如莉去跟安吉拉見面,但是見了之後才知道安吉拉就是崔敏熙,道治問崔敏熙跟洪智媛是什麼關係,崔敏熙說秘密早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而且她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要回自己的一切。
 
海珠拿到親子鑒定結果,洪智媛跟如莉就是母女關係,但她不願承認,這時孫祝浩的看護打電話說孫祝浩正在找如莉,海珠立即過去了,她也打算繼續找孫祝浩確認一下洪智媛跟如莉的關係。海珠出去時正好看到如莉,她什麼也沒說就離開了,如莉看到海珠的臉色很不好讓金武烈好好照顧海珠,金武烈卻指責如莉貓哭耗子假慈悲,他也認為如果如莉早一點把瑪雅帶來,佳夜就不會死,儘管如莉解釋說遵照約定時間趕到醫院,金武烈還是聽不進去。
 
海珠跑去找孫祝浩,她想知道如莉到底是不是洪智媛的女兒,海珠一激動把孫祝浩拉倒在地,孫祝浩暈了過去,海珠立即讓人把孫祝浩送去天空醫院。如莉知道孫祝浩現在是不得不待在醫院的狀態,每天都很擔心,做事也靜不下心來。海珠回家後哭得很傷心,洪智媛一直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情,海珠都不願把真相說出來,她不願媽媽被如莉搶走。
 
末年夫婦認為孫祝浩失去記憶,但是可能會對故鄉還有記憶,如莉說孫祝浩是在愛心福利院長大的,她立即給福利院的院長打電話,得知院長現在正在首爾辦事,如莉打算趁院長走之前跟他見一面。
 
金武烈偷聽到海珠跟醫護人員打電話,她讓對方看緊孫祝浩,連只螞蟻都不能飛進去,他不知道誰住進醫院,打算去醫院查看。洪智媛覺得海珠最近跟自己說話很奇怪,她想在海珠見到崔敏熙之前瞭解此事,便打電話約崔敏熙見面,但是崔敏熙拒絕了。洪智媛立即給海珠打電話也沒人接,她擔心海珠是要去跟崔敏熙見面。
 
其實崔敏熙是去WID集團談合作一事了,只是海珠並不在辦公室。洪智媛也去公司找崔敏熙了,如莉也去跟院長見面了,她說孫祝浩還活著,院長也想起來海珠昨天找過自己,便跟如莉說了這件事,如莉猜測海珠肯定知道孫祝浩在哪裡。突然醫院打來電話說尹基東發生車禍扭傷腰,讓監護人來天空醫院,如莉立即過去了。
 
洪智媛跟崔敏熙見面,正好被回公司的海珠看見,海珠便跟上去了。洪智媛說海珠已經知道自己不是親生母親,但是海珠依然把自己當親生媽媽看待,崔敏熙說只要看到海珠,跟她說出實情就會不一樣。
 
第82集海珠以為崔敏熙是小三 如莉與孫祝浩通話
海珠聽到崔敏熙對洪智媛說難聽話,她立刻上前幫洪智媛說話並讓她以後說話注意點,如果再讓自己聽見這樣的話一定會給她顏色,洪智媛非常心虛她怕崔敏熙說出實情,便找理由讓海珠離開了。
 
如莉去天空醫院看望尹基東,突然聽到孫祝浩在喊如莉,但是卻陰差陽錯的錯過,如莉也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她把這件事告訴尹基東,尹基東猜測可能他就住在這家醫院,便讓如莉去打聽,但是如莉沒有找到孫祝浩的記錄。
 
洪智媛找到道英,她想知道崔敏熙為什麼會來公司,道英也不知道因為他還不知道道治與崔敏熙合作一事,洪智媛讓道英盡早解決崔敏熙的事,她堅決反對崔敏熙搶走海珠。海珠現在已經投入到工作當中,她要在工作上打敗道治和如莉。海珠讓果子當道治組的間諜,還給她一個U盤,如莉這邊每出一個設計便存進去,隨時給自己看,儘管果子覺得很為難,但是為了海珠個金武烈不離婚,她不得不答應。
 
如莉從愛心福利院那裡聽說洪智媛還有一個丟失的女兒,她打算去找海珠問清楚,但是海珠卻說福利院院長年紀大了肯定記不清楚了,如莉知道海珠在狡辯,便打算去找洪智媛證實,海珠害怕便說是當年孫祝浩上學的路上說的,如莉還是不相信。
 
金武烈正在為藏在天空醫院的人好奇,突然張愛鹿打來電話,她說如莉家人正在到處發傳單找孫祝浩,金武烈知道後非常吃驚,他猜到海珠藏在醫院的人就是孫祝浩,他立即趕往醫院,如莉這邊覺得孫祝浩可能就在天空醫院,她和道治也一起趕過去了。
 
金武烈在醫院找到了孫祝浩,但是孫祝浩已經不記得他了。如莉和道治去醫院打聽不到孫祝浩的下落,他們在醫院的公告欄上貼傳單找人,卻無意中被金武烈看到,金武烈撕了傳單。金武烈準備離開時被道治和如莉看見,他們問金武烈來醫院時做什麼,金武烈解釋說看望朋友的爸爸,如莉卻還是覺得奇怪。
 
道英去跟崔敏熙見面,他讓崔敏熙不要出現在海珠面前,結果崔敏熙一個人喝了很多酒,道英不放心便把崔敏熙送進客房,這一幕正好被海珠看到,海珠從洪智媛那裡得知崔敏熙現在叫安吉拉,便想辦法去找崔敏熙了。
 
如莉回家後突然接到天空醫院護士的電話,護士說孫祝浩正是自己負責的病人,護士讓孫祝浩和如莉通話,如莉一下就聽出了孫祝浩的聲音,喜極而泣。海珠去崔敏熙房間時道英正好也在,海珠以為崔敏熙是來勾引道英的,便準備動手打崔敏熙,道英立即攔住並跟海珠說崔敏熙是她的媽媽。
 
第83集海珠知道崔敏熙的身份 道治最終找到孫祝浩
金武烈在天空醫院看到孫祝浩,他立即去找洪智媛證實,洪智媛說自己也在找孫祝浩,他們一定要趕在如莉之前找到孫祝浩,不然自己和海珠便都完了,說罷她立即去天空醫院找孫祝浩了。而孫祝浩這邊已經跟如莉通上話,如莉非常激動,但是沒多久監視孫祝浩的人就把電話搶走,而且把護士趕出去了。如莉確定跟自己通話的人就是爸爸,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電話會被掛掉,他們覺得奇怪,也立即趕往天空醫院了。
 
海珠跟蹤崔敏熙和道英到了酒店,她準備動手打崔敏熙,道英才說崔敏熙是她的媽媽,但是海珠責怪崔敏熙不該拋棄自己,她並不承認崔敏熙,還讓其以後不要再出現在自己面前。海珠出去後監護人員打來電話說孫祝浩跟其女兒通過話,海珠立即讓人把孫祝浩帶到自己的公寓去了。如莉和道治趕到後孫祝浩已經走了,他們在監控裡看到了孫祝浩乘坐的出租車,便立刻去調查了。
 
海珠回家後洪智媛問孫祝浩的去處,海珠擔心孫祝浩會再次說出如莉是其女兒的話,因此什麼也不願多說。洪智媛打算自己去調查,她從秘書那裡得知海珠去過湖邊的一個小別墅,她知道孫祝浩一定在那裡。洪智媛打算從海珠手裡把孫祝浩帶走,否則如莉一旦拿到證據,自己和海珠都會帆船。
 
崔敏熙現在搬到海珠湖邊別墅的隔壁去了,她約道治和如莉去家裡開會,崔敏熙住的房間是703,而孫祝浩被藏在702。如莉和道治正要出去時正好看到洪智媛出來,洪智媛立即把孫祝浩推進去並逃跑了。
 
海珠知道崔敏熙是自己媽媽後每天心神不寧,她打算約崔敏熙見一面,崔敏熙非常高興。洪智媛在停車場等道治和如莉走後又回去接孫祝浩了,她剛把門打開崔敏熙從隔壁出來,洪智媛害怕便約崔敏熙到一邊說話,而孫祝浩看到門開著便偷偷跑出去了。如莉和道治在回去的路上接到尹基東的電話,前一天孫祝浩正是被送去了海珠的公寓,如莉立即趕回去,但是人已經不在公寓了。
 
洪智媛跟崔敏熙見面,崔敏熙說海珠已經知道自己是她的媽媽了,洪智媛非常害怕。突然她想起來孫祝浩還在家裡,等她回去是孫祝浩人已經不在屋裡,洪智媛立即讓人去找,這話正好被如莉聽見,洪智媛立即矢口否認,而導致已經在外面找到了孫祝浩。
 
第84集如莉找到孫祝浩 崔敏熙想告訴海珠真相
道治終於找到了孫祝浩,他非常高興,孫祝浩曾在自己的人生中起著重要的作用,但是他現在已經不記得道治了,道治正準備將其帶去找如莉時,他看到洪智媛派來的人正在到處找孫祝浩,便立刻將其藏起來了。如莉這邊正在跟洪智媛理論,道治打來電話說孫祝浩已經找到,為了不驚動洪智媛,如莉只能離開。
 
洪智媛還沒放棄找孫祝浩,她給海珠打去電話說孫祝浩已經離開,海珠正要去找孫祝浩時崔敏熙來了,海珠見到崔敏熙便給她一張機票,讓她不要出現在自己家人面前,崔敏熙還是想爭取一點時間給海珠解釋清楚。崔敏熙說一直以來自己並沒有忘了海珠,很多次想見面都是洪智媛從中阻攔不讓自己見,洪智媛想盡辦法不讓自己跟海珠見面,但是海珠還是站在洪智媛這邊,她相信洪智媛都是為了自己好。崔敏熙說洪智媛是個壞女人讓其不要相信,海珠卻說洪智媛全心全意對自己和孩子好,知道自己孩子得了白血病也沒有放棄,崔敏熙這時才知道自己當初想救的孩子就是海珠的孩子,崔敏熙非常自責,但同時她也非常生氣,若不是洪智媛強行不讓自己跟海珠見面,佳夜也不會死,她決定讓海珠也知道這件事,便立即跑到公司去找海珠,但是道英卻一直攔著。
 
如莉和孫祝浩終於相見,如莉泣不成聲,但是孫祝浩卻不記得如莉,她只能先把孫祝浩帶回家,道治很想送孫祝浩去醫院檢查,如莉卻不願意,她擔心洪智媛一旦知道又會把孫祝浩搶走,末年知道Oliver之前是醫生,她立即給Oliver打電話。Oliver跟張愛鹿正在約會,末年把Oliver叫走後,張愛鹿非常不高興。
 
海珠跟金武烈說孫祝浩已經逃跑,金武烈讓海珠不要再摻和這件事,就讓洪智媛自己去做,但是海珠卻堅決反對洪智媛跟孫祝浩見面,只是她沒有說原因。沒多久崔敏熙給金武烈約見面,只是要瞞著海珠。崔敏熙跟金武烈說自己曾是佳夜的骨髓捐贈人,但是洪智媛一直阻止自己跟海珠見面,因此害死佳夜的人就是洪智媛,她讓金武烈站在自己這邊,一定不會讓其吃虧。
 
Oliver給孫祝浩檢查身體後說要不斷地給他看過去的東西,就能幫助其恢復記憶,如莉立即覺得看到了希望,但是孫祝浩最近換了很多地方,身體狀況已經非常不好,大家都非常擔心。春兒還不知道佳夜已經死了的事,她一直很擔心佳夜,因此放學後春兒打算回海珠家去找佳夜,金武烈知道後立即回家了。孫祝浩在家睡覺時突然夢到當年出車禍的事,驚醒之後到處砸東西,末年只能立即給如莉打電話。
 
春兒還在家等佳夜,海珠回去看到後將春兒狠狠罵了一頓,她將佳夜的死全部怪罪在春兒身上,春兒非常難過,金武烈回家後打算將春兒帶走,海珠卻不讓,金武烈只能把洪智媛其實是害死佳夜的兇手說出來。

 
第85集海珠知道洪智媛的陰謀 孫祝浩恢復過去記憶
金武烈跟海珠說崔敏熙原本想回來給佳夜捐獻骨髓,但是洪智媛一直阻止他們見面,海珠不相信,金武烈說這是崔敏熙親口說的,佳夜去世時崔敏熙正在醫院進行檢測,海珠不相信她決定親自去找崔敏熙證實。海珠下樓時洪智媛正好回來,洪智媛看到瑪雅站在客廳覺得奇怪,但是海珠跟金武烈都不願跟她說話,海珠去找崔敏熙證實,金武烈把佳夜送回去了。
 
孫祝浩這邊看到如莉時他把如莉認成了洪智媛,一直喊著洪智媛,你的女兒還活著,說著說著就暈過去了,道治立即請Oliver來幫忙檢查,而如莉卻覺得奇怪,她猜測海珠一定是知道什麼才會想方設法把孫祝浩藏起來。
 
海珠去找崔敏熙證實,崔敏熙當場承認了,海珠說如果當年自己不被拋棄佳夜也不會死了,崔敏熙對拋棄一事覺得奇怪,但是她也說是洪智媛一直阻止自己跟其見面,洪智媛是一個野心很大的人,她愛的人只有自己,之所以會這麼愛海珠也只是把她當作人質而已,崔敏熙讓海珠不要對洪智媛太迷戀,海珠備受打擊難過地離開了。
 
如莉知道春兒已經知道佳夜死去一事,春兒非常難過,因為海珠說佳夜是春兒害死的,如莉想方設法安慰春兒,並一直陪在其身邊。海珠回家後不理會洪智媛,她還跟金武烈說不要告訴洪智媛自己已經知道的事,只是並沒有說原因,海珠對洪智媛非常冷淡洪智媛也感受到了,但是金武烈現在也站在海珠這一邊,她什麼也問不出來。
 
海珠跟如莉在一個組上班,如莉說海珠太殘忍,不應該把佳夜的死怪到佳夜身上,海珠什麼也聽不進去,她甚至準備動手打如莉,好在洪智媛及時趕到阻止了,海珠認為洪智媛是在為如莉說話,她心裡非常氣憤,她也知道洪智媛是想把自己也拖下水一起面對孫祝浩的事。
 
如莉把道治這一組的設計稿都交給果子負責,但是都被海珠要走了,果子覺得很為難但是面對威脅還是必須交出去。海珠暗暗發誓一輩子都不讓如莉和洪智媛知道她們彼此的身份,晚上海珠喊全家一起吃飯洪智媛非常高興,但是沒想到崔敏熙也來了,海珠當著大家的面問洪智媛是否組織崔敏熙跟自己見面,洪智媛什麼也不承認。
 
Oliver跟張愛鹿張愛鹿正在約會,突然末年打電話說自己有事讓他去幫忙照顧孫祝浩,Oliver立刻去了,但是張愛鹿也偷偷跟上去了,她以為Oliver在外面還有別的女人,但是到如莉家都才看到孫祝浩在家,Oliver怕其他人知道便立即把張愛鹿拉出去了,但是孫祝浩這時卻醒了,他自己跑出去被經過的摩托車撞到,沒多久孫祝浩就醒了,但是他的記憶卻還在十四年前。
 
第86集孫祝浩想回WID集團上班 洪智媛知道道英調查自己的女兒
孫祝浩記憶停留在十四年前,他醒來後就去找道英,但是道英一看到孫祝浩就非常害怕,他不知道孫祝浩是人是鬼,躲在臥室裡不敢出去,孫祝浩還以為是自己遲到讓道英生氣了。道英自己回家了,崔敏熙等人還在餐廳等著,金武烈和洪智媛都覺得奇怪海珠組建這樣的見面很奇怪,海珠說這樣做是為了讓自己有更清楚的判斷,大家也只能尊重海珠的決定,隨後海珠讓崔敏熙繼續回美國組建她的家庭,但其實海珠是想把洪智媛留在身邊,看她親手毀了自己的親生女兒,洪智媛非常高興海珠的選擇,但其實金武烈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偷偷跟崔敏熙說海珠的選擇都是煙霧彈,她一定不會原諒殺死自己兒子的人。
 
海珠回家後說要上樓休息,卻突然看到孫祝浩在樓上坐著,大家立即上樓查看,從他們的對話中道英聽出來海珠跟洪智媛一直知道孫祝浩還活著,道英把洪智媛叫進書房,洪智媛承認孫祝浩當年並沒有死,只是為了救海成才必須這麼做,道英瞬間覺得洪智媛很可怕。海珠跟金武烈還在樓上,她打算把孫祝浩帶走,這時正好道治回來,這時他們才看出來孫祝浩的記憶停留在過去,道治把孫祝浩接到自己房間,他立即給如莉打電話讓她去接。洪智媛跟海珠這邊還在商量接下來怎麼做時,如莉趕過來了,道治讓如莉接孫祝浩回
 
家,洪智媛卻想趁機讓孫祝浩說交通事故一事,但這時海珠已經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大家走後金武烈問海珠究竟為何會選擇洪智媛,海珠也承認是為了報仇,但是她還沒有說出原因。孫祝浩被如莉帶回家後,對所發生的一切都非常混亂,好像只是睡了一覺,醒來後如莉有了新的養父母,而且已經跟道治結婚,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
 
海珠和道治的競爭馬上就要開始了,在這之前海珠把如莉那邊的設計稿交給洪智媛,她讓洪智媛盡快把裡面的服裝製作出來公佈於眾,而崔敏熙也無意中知道道治跟海珠在為繼承人做競爭,她不願再幫助道治了。孫祝浩現在無所事事,末年夫婦又要忙炸雞店的事,他還是決定回WID集團上班,孫祝浩到了道英辦公室問他有沒有找到洪智媛的孩子,正好被進來的洪智媛聽見,洪智媛進去說自己當年的孩子已經死了,這時海珠跟如莉又進來了,海珠假裝相信洪智媛的孩子已經死了,但是如莉卻說海珠說謊,因為她前不久才跟慈愛孤兒院院長見過面。
 
第87集海珠讓洪智媛與如莉自相殘殺 洪智媛知道女兒沒有死
海珠不承認自己見過慈愛孤兒院院長,說罷便離開了,洪智媛追上去想跟海珠談談,她問海珠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生過孩子一事,海珠連忙否認她說如莉瞎編的,這時如莉也追上來了,她說海珠明明早就知道洪智媛生活孩子而且那個孩子還活著,其實如莉並不在意洪智媛孩子的死活,只是聽到海珠說孫祝浩神志不清心裡不高興,她打算讓海珠去向孫祝浩道歉,海珠說自己很累,洪智媛也不讓如莉再去打擾海珠。
 
崔敏熙跟道治為合作的事情開會,她跟道治說很滿意這次的作品,但是這次事情結束後就不要再有後期的合作,她已經知道道治是要跟海珠爭繼承人的。孫祝浩回家後末年給孫祝浩拿了一部手機,他不會用現在的手機,春兒負責教,孫祝浩在春兒的手機裡看到佳夜和金武烈的照片,春兒說金武烈是自己的爸爸,佳夜是雙胞胎哥哥但是已經死了。
 
海珠無意中知道崔敏熙在跟道治合作,她找到崔敏熙讓她站在自己這一邊,崔敏熙說這是公事,事關名譽的事情不能亂來,海珠卻以此威脅如果她不答應就再也不要見面。海珠說如果站在自己這一邊,就能重新贏回自己,而且成為WID集團的女主人,崔敏熙答應了,海珠讓她繼續跟道治這邊合作,只是一切都得聽自己的安排。
 
如莉跟道治回家後孫祝浩立即問他們關於過去的事,如莉把過去十幾年洪智媛所做的事情都跟孫祝浩說了,孫祝浩非常生氣,洪智媛為了金錢地位甚至不惜拋棄曾經的親生女兒,還有什麼是她做不出來的,而洪智媛這邊打算親自跟孤兒院的院長見面。
 
孫祝浩一想到洪智媛曾經做了那麼多過分的事就生氣,他從道治那要到洪智媛的電話約其見面,洪智媛對自己做的每件事都給了理由,但是孫祝浩還是覺得她很自私,洪智媛問孫祝浩為什麼會幫道英調查自己的孩子,孫祝浩說那時候是怕洪智媛想起往事傷心才會那麼做。洪智媛說現在跟孫祝浩已經沒話說了,她推了孫祝浩一把便離開了,而孫祝浩突然想起來過去的事了。
 
道治這邊目前工作進展地很順利,果子卻一直臉色蒼白,小新以為果子壓力太大便打算帶她去看電影,到了電影院果子去上廁所,張愛鹿和Oliver正好也在這裡約會,Oliver去買票時張愛鹿去買可樂,卻不小心跟小新撞到,兩人撕扯起來好在果子和Oliver及時趕到。
 
洪智媛這邊提前把道治設計的衣服製作好而且擺到了各個地攤上,因為新聞報道道治他們跟崔敏熙合作是假,賣的東西也是假貨,道治和如莉知道後非常著急,地攤上賣的產品果然跟自己設計的產品一樣。
 
洪智媛終於見到孤兒院的院長了,這一次院長終於親口告訴洪智媛,當年的孩子沒有死。
 
第88集洪智媛帶孫祝浩找回記憶 海珠陷害洪智媛
崔敏熙正在接受採訪,突然秘書告知她的作品被抄襲,崔敏熙知道後猜測肯定是海珠所為,她給海珠打電話證實海珠也承認了,崔敏熙說這不僅是打擊道治和如莉,對自己的是事業也是致命的打擊,但是海珠卻毫不在乎,如果崔敏熙想認回自己,想做WID集團的女主人,就必須聽自己的安排。
 
道英把如莉和道治叫去辦公室,他讓他們盡快找出元兇,這時崔敏熙也來辦公桌了,海珠和金武烈也在這裡,崔敏熙說自己不會善罷甘休,她要告道治和WID集團讓自己名譽掃地,道治和如莉想盡辦法道歉崔敏熙還是堅持。
 
洪智媛知道女兒沒死她猜測孫祝浩一定知道些什麼,她去找孫祝浩了,但是孫祝浩卻說自己什麼也不記得了。洪智媛哭著說那個孩子是自己唯一的骨肉了,她說願意找最棒的醫療團隊來幫助其回復記憶。
 
如莉這邊在想辦法查出真兇,突然她想到果子曾經把所有的設計資料拿走過,便立即去找果子,但是這時果子已經出去休假了。果子帶著行李去找張愛鹿,她說自己要出去旅行一個禮拜,不管誰找來都不能說,果子剛走如莉就打來電話找果子,張愛鹿猜測果子一定闖禍了。晚上道英找到崔敏熙,他讓崔敏熙不要告WID集團,崔敏熙卻提出條件,除非他願意開除道治和如莉,並讓海珠成為WID集團繼承人。道治跟如莉正在到處找散佈設計的元兇,突然道英打來電話,道英氣急敗壞地把道治罵了一頓,不斷堅持下道治終於找到了製作假貨的崔有植,但是海珠早已安排好一旦敗露就是是洪智媛指使自己幹的。
 
道治拿著錄音準備去揭發洪智媛,孫祝浩正跪在道英面前請求原諒,道治拿出錄音說兇手已經承認是洪智媛指使,洪智媛也在現場,她立即矢口否認,但是道英已經不相信了,洪智媛本想找海珠幫忙,但是這一次海珠也不管洪智媛了。
 
第89集海珠趕走洪智媛 道治想再爭取機會
洪智媛本以為海珠會幫自己,結果海珠卻當著大家的面指責洪智媛不該給公司抹黑,也不配做WID集團的女主人,洪智媛還想狡辯說錄音是假的,道治早就知道洪智媛會這麼說,他當場把元兇帶到現場,洪智媛百口莫辯,隨後道英把洪智媛留下,讓其他人都出去了。
 
道英指責洪智媛做事沒有底線,儘管可以理解她是為了海珠,但是她已經越界了因此不能被原諒,道英讓洪智媛盡早離開自己家。而海珠早已安排好崔敏熙進家,崔敏熙還帶人把洪智媛的東西都搬出去了。洪智媛回家後看到自己的東西都被搬出去,這時崔敏熙出來說從明天開始自己就要搬進來了,這一次她再也不會讓洪智媛搶走自己的一切,洪智媛正在家裡大吼大叫時,海珠回來了,她說是自己讓親媽回來的,洪智媛不相信海珠竟然會這麼做,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間接害死了佳夜。洪智媛說自己對海珠和佳夜一直都是真心的,這時崔敏熙拿出在房間裡撿到的一張照片,那是洪智媛抱著自己襁褓中的親生女兒,崔敏熙說洪智媛其實日日夜夜都在思念自己的女兒,海珠只不過是替代品,洪智媛極力狡辯但是海珠還是不相信,洪智媛知道海珠是故意讓自己散步設計把自己趕出去,頓時心灰意冷。
 
張愛鹿這邊終於找到果子了,Oliver立即給如莉發短信,道治等人一起趕過去了,金武烈通過調查也終於知道洪智媛跟如莉是母女關係,他非常吃驚。孫祝浩也開始懷疑如莉可能就是洪智媛當年丟下的孩子,他打算約洪智媛見面。
海珠拿著銷售業績去向道英匯報,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想接下WID集團,道英立即吩咐道治和如莉去辦公室開會,他宣佈這次的競爭是海珠勝利,但是道治卻想再爭取一次機會,雖然是洪智媛公開的設計,但是她背後的人卻是海珠,而且果子也願意出面作證。
 
第90集孫祝浩恢復記憶 如莉準備其實洪智媛 
孫祝浩恢復記憶 如莉準備其實洪智媛果子承認是海珠指使自己把設計偷出來,果子害怕海珠跟金武烈離婚所以才答應,海珠立即狡辯,她說設計是洪智媛公開的,自己完全不知情,道英讓海珠把洪智媛喊過來,幾個人當場對峙。而洪智媛這邊正在讓洪智媛幫忙回想女兒的事情,孫祝浩已經想起來如莉就是洪智媛曾經拋棄的孩子了,他還沒來得及說,道英打電話讓洪智媛去辦公室了,而孫祝浩也把所有事情都想起來了。
 
洪智媛剛到公司,金武烈提前跟她說海珠現在的狀況,他讓洪智媛幫海珠說話,而洪智媛覺得這是讓海珠回心轉意的機會,便答應幫忙,而孫祝浩在後面馬上就要追上洪智媛,卻被金武烈攔住了。洪智媛承認設計是自己偷的,道治跟如莉沒有其他有力證據只能作罷,而道英也決定暫時不宣佈海珠作為繼承人。海珠看到洪智媛這樣幫助自己假裝很感激,她答應會讓洪智媛繼續回家。
 
道英和海珠回家時,崔敏熙已經在家做好了飯等著了,道英看到崔敏熙非常生氣,但是海珠卻站在崔敏熙這一邊,所以崔敏熙就理直氣壯地說這就是自己三十年前自己的家。孫祝浩出去時沒帶電話,因此洪智媛一直聯繫不上孫祝浩,而孫祝浩其實一直在外面等洪智媛,洪智媛找不到孫祝浩便去如莉家了,她說孫祝浩已經想起自己女兒是誰了,但是如莉一看到洪智媛就生氣,她說洪智媛如果再不出去就要告她私闖民宅,洪智媛只能離開,但其實洪智媛剛走孫祝浩就回來了。
 
第二天早上上班時金武烈問海珠接下來什麼打算,是不是真的要把洪智媛趕走讓崔敏熙住進來,海珠說自己另有打算,金武烈說昨天看到孫祝浩來公司找洪智媛,海珠害怕孫祝浩已經恢復記憶,她要想辦法阻止孫祝浩與洪智媛見面。海珠急忙去找洪智媛,洪智媛正在家裡換衣服,這時孫祝浩找來了,海珠開門看到是孫祝浩,便立即把孫祝浩帶到一邊去了,海珠讓孫祝浩不要說出來,不要影響大家現在的生活,她不想自己的媽媽被如莉搶走。但是孫祝浩不願意,他覺得洪智媛不能再犯錯了。
 
而另一邊如莉和道治也來找洪智媛了,吳基碩那邊已經招供,洪智媛假造孫祝浩死亡,現在面對證據洪智媛什麼也也不能說。
 
第91集海珠傷害孫祝浩 末年懷疑如莉是洪智媛女兒
海珠說自己的兒子就是被洪智媛間接害死的,因此她不讓孫祝浩跟洪智媛說實話,孫祝浩卻堅持這麼做,他說就當是為了贖罪也必須說出來,孫祝浩要走時海珠不讓,二人拉車中孫祝浩摔下樓梯,海珠原本想找人救命,但是她突然想到如果孫祝浩一直那樣不醒過來,洪智媛就永遠不會知道真相,因此海珠偷偷跑掉了。而如莉這邊已經拿到了洪智媛假造一切事情的證據,她即將起訴洪智媛和海珠,洪智媛一聽到如莉要對海珠動手就非常激動,她讓如莉放過海珠。如莉走後洪智媛讓人在監獄聯繫吳基碩,只有他不出面作證,到時候就能拿到一大筆錢。
 
海珠非常害怕,她跑到停車場後不知道該怎麼辦,突然想到金武烈說過會一直站在她身邊,便立即給金武烈打電話求救,金武烈趕到好海珠說她把孫祝浩推下樓梯了,但是當兩人回出事點時卻沒有看到孫祝浩,海珠非常害怕,因為如莉已經說了即將狀告洪智媛和自己,金武烈讓兩人先在周圍好好找找。
 
海珠回公司後,道英讓她和道治去辦公室,道英說WID集團時裝被邀請參加名品館和免稅店,這次也算作繼承人的一個比賽,道英讓他們用實力說話,再也不要搞什麼小動作。末年夫婦這邊也在擔心孫祝浩了,孫竹早上出去到現在都沒回來,春兒說孫祝浩早上出門之前問自己要過洪智媛的電話,道治在孫祝浩手機裡安裝了定位系統,因此他們在洪智媛的住處找到了孫祝浩的手機,但是孫祝浩本人並不在,洪智媛說她也一直在等孫祝浩,道治建議先去警局或是醫院好好找找。
 
洪智媛擔心海珠又把孫祝浩藏起來,她直接去公司找海珠了,洪智媛說如莉即將起訴自己,因此必須早點順服孫祝浩取消起訴,但是海珠怎麼也不願承認。所有人都在各有目的地找孫祝浩,第二天早上春兒起床後,她跟末年說孫祝浩走之前說自己是洪智媛唯一的親孫女,讓她以後不要再害怕洪智媛,末年夫婦聽到這話都覺得很奇怪,後來兩人猜測如莉就是洪智媛的女兒,他們決定親自給兩人做親子鑒定。
 
金武烈這邊已經找到孫祝浩了,他立即給海珠打電話,如莉和道治看到海珠形色可疑也偷偷跟上去了。而末年找到張愛鹿,讓她幫忙拿洪智媛用過的東西,她們順利拿到了洪智媛用過的牙刷,而道治和如莉一路跟著海珠也成功找到了孫祝浩。
 
第92集金武烈掉包鑒定結果 海珠再次把孫祝浩藏起來
海珠和道治一路跟著海珠去找孫祝浩,但是到了醫院卻發現是金武烈躺在病床上,沒有看到孫祝浩本人,海珠和金武烈自然什麼也不承認,她把如莉趕出去後,金武烈說孫祝浩已經轉移到別的病房了。但是金武烈也擔心如莉肯定會在這家醫院到處找,最後海珠給崔敏熙打電話讓她幫忙。他們把孫祝浩送去崔敏熙家裡,讓其幫忙照顧。
 
如莉臉色非常不好,道治決定把如莉帶回家休息,末年夫婦讓如莉進屋後,就把孫祝浩之前說過的話告訴道治,他們已經私下給洪智媛和如莉做了親自鑒定,明天結果就會出來,道治聽到後覺得很荒謬,但是末年說也是為了以防萬一才會去做檢查。洪智媛在家洗手時意外發現牙刷不見了,她覺得很奇怪末年會突然間來自己家用洗手間,而海珠最近的行為也非常地奇怪,她打電話給樸秘書讓其最近好好監視海珠的一舉一動。
 
很快到了洪智媛去世公公的祭日,如莉要過去幫忙,春兒也很想去,她說很想念爸爸和外公,如莉只能把她帶上。道治打算用全天然的顏料染色,這樣一來成本就會增加,好在道治向道英請示時,道英也答應了,海珠正好在門外偷聽。沒多久如莉帶著春兒來了,海珠一看到她們就非常生氣,但是如莉現在是道治的妻子,海珠也不能說什麼。她給洪智媛打去電話,讓洪智媛親自把如莉趕出去。
 
張愛鹿給金武烈打電話說徐末年拿走洪智媛牙刷一事,金武烈猜測末年可能已經懷疑洪智媛與如莉的關係了,他立刻趕去末年做親子鑒定的檢察院,而且做了一份假文件準備掉包。洪智媛到家後看到如莉在廚房幫忙做飯,便進去大吼大叫,她讓如莉離開自己家,但是道英聽到後卻讓洪智媛出去了。洪智媛上樓看到春兒正要進佳夜的房間,她把春兒狠狠地罵了一頓,但是春兒說自己以後再也不怕外婆了,如果她知道自己是洪智媛唯一的親孫女就不用再害怕了,洪智媛覺得如莉不可能是自己的女人,但是她還是想確認一下。
 
金武烈一路尋找機會換掉鑒定結果,最終把假的鑒定結果掉包了,金武烈跟海珠正在慶祝時,卻沒想到洪智媛竟然在金武烈的房間裡看到了真實的親子鑒定。
 
第93集孫祝浩說出真相 洪智媛想贖罪
金武烈和海珠慶幸換掉了真正的鑒定結果,尹基東夫婦慶幸如莉不是洪智媛的女兒,但是另一邊洪智媛卻親眼看到了家裡的一份鑒定,上面寫著洪智媛與如莉是親子關係,洪智媛一時無法接受癱坐在椅子上。她不願相信,但是回想這一路所有人的反應,她不得不懷疑,就在這時樸秘書打來電話已經查到孫祝浩的下落,孫祝浩被金武烈帶去崔敏熙家了,洪智媛立即過去找孫祝浩求證。崔敏熙知道今天是前會長的生日,她打算正式回到這個家,讓海珠重新接納自己,但是回到這個家之後道英卻並不歡迎她,道英讓崔敏熙出去,但是崔敏熙看到洪智媛也在家卻讓她也出去,洪智媛這時顧不上跟崔敏熙爭吵,她帶著鑒定結果走了。
 
海珠回家後看到崔敏熙也在家,她讓崔敏熙立即回去看著孫祝浩,崔敏熙卻讓海珠先把事情跟自己說清楚,海珠說如莉就是洪智媛的女兒,她不想讓他們知道對方的身份,這樣才能給自己的孩子報仇,崔敏熙答應會協助海珠做一切事情。
 
洪智媛到了崔敏熙的住處,卻看到孫祝浩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洪智媛搖晃孫祝浩一點反應也沒有,洪智媛非常著急,她讓孫祝浩跟自己說實話。末年夫婦這邊看到檢查結果終於放心了,但是他們卻搞不清楚孫祝浩之前為什麼會說那樣的話。孫祝浩還沒醒,崔敏熙就要回來了,洪智媛立即讓人把孫祝浩搬去自己家裡,崔敏熙到家後發現孫祝浩不在家裡,立即給海珠打去電話,海珠和金武烈立即趕過去,海珠和金武烈著急忙慌地出門,如莉回想起來覺得很奇怪,她猜測可能跟孫祝浩有關,道治知道如莉是擔心爸爸,因此他們把春兒送回家後,決定去洪智媛所在公寓去問問。
 
洪智媛回想當年孫祝浩出事前孫祝浩就想跟自己說什麼事情,現在這一路走來自己對如莉做了那麼多過分的事情,她怎麼能是自己的女兒呢,就在這時海珠和金武烈在外面敲門,洪智媛一直沒開,洪智媛現在不打算讓海珠知道孫祝浩在自己手裡,就在這時孫祝浩也醒過來了。
 
如莉和道治剛到洪智媛小區停車場,就看到金博士正在去洪智媛房間的路上,如莉猜測金博士要看的人一定是自己爸爸,如莉非常生氣,她在半路就打電話把警察叫去了。
 
孫祝浩親口證實如莉就是洪智媛的女兒,他讓洪智媛去請求如莉的原諒,洪智媛難以接受,自己曾經做了那麼多錯事,如莉也不可能會原諒自己。崔敏熙讓海珠先回去,孫祝浩說海珠早就知道真相,就是為了找洪智媛報仇的。如莉這邊也帶著警察來了,孫祝浩說現在必須告訴如莉真相,但是洪智媛卻擔心如莉受不了打擊,她想為如莉贖罪,最後洪智媛被警察帶走了。
 
第94集如莉想把洪智媛送進監獄 洪智媛一心尋死
警察把洪智媛帶走了,這一次她沒有任何怨言。如莉帶孫祝浩回家,末年夫婦知道洪智媛已經被警察帶走,心裡非常高興,但是孫祝浩沒有做任何解釋,他很想跟如莉說出實情,但是因為答應過洪智媛他只能作罷,孫祝浩讓洪智媛不要那麼怨恨洪智媛,反正現在大家都沒事,但是如莉不願意,她要讓洪智媛一輩子都待在牢裡。
 
金武烈回家後發現桌子上的檢查結果沒有了,他立即跟海珠說,兩人都非常著急,檢查結果一定被人拿走了,但是還不確定是如莉和洪智媛當中的哪一個。洪智媛待在拘留所,想到自己對如莉所做的事情心如刀絞,她無法原諒自己。第二天孫祝浩跟如莉去警察局看洪智媛的證詞,如莉當著洪智媛的面說要讓她一輩子蹲在牢裡,把她所有的罪行都揭露出來,在對證詞時洪智媛什麼話也沒說,如莉便說自己把孫祝浩本人帶來了,孫祝浩讓如莉迴避,他自己跟警察交代。
 
果子之前做了錯事所以不敢再回WID集團上班,張愛鹿帶著果子去向道治道歉,道治答應不追究責任,但是果子以後也不能再繼續待在自己這一組了。如莉走後孫祝浩跟警察說並沒有人綁架自己,但是洪智媛卻堅持要受到懲罰,否則無法原諒自己,而孫祝浩卻認為不能讓如莉把自己的親生母親送去警察局。
 
海珠正在辦公室上班,張愛鹿從道治那偷聽到洪智媛在警察局,她立即去跟海珠說了。金武烈這邊知道道治打算用全天然的燃料,他拿著一筆錢去找工廠負責人,讓其全部換成化學染料。道治跟道英說洪智媛因綁架被抓,這樣一來會對WID集團造成很大影響,所以道治勸道英盡早跟WID集團脫離關係。孫祝浩這邊並沒有說是洪智媛監禁自己,如莉非常生氣她說自己到死也不會原諒洪智媛,就在這時金武烈跟海珠趕來了,警察讓如莉離開,海珠想單獨跟洪智媛聊幾句。
 
洪智媛說自己看到了檢查結果,她問海珠那段時間是不是過得很辛苦,洪智媛讓海珠不要擔心所有的事情自己來負責,但是海珠並不領情,她早就不想管洪智媛,而且到死也不原諒。洪智媛被抓,海珠也終於接納崔敏熙了,她還跟道英說應該盡快把洪智媛趕出去。孫祝浩取消了撤訴,洪智媛終於還是出去了,她以走到門口道英就跟她說即將發佈兩人離婚的消息,洪智媛也不願再給大家帶來麻煩。孫祝浩也決定跟如莉說出實情,他跟如莉說自己並不是她的生父,就在這時洪智媛給孫祝浩打來電話,她在電話裡感謝孫祝浩把如莉養這麼大,隨後便掛了電話,孫祝浩非常著急。
 
第95集洪智媛幫如莉 崔敏熙離開
洪智媛掛掉電話後孫祝浩非常擔心,他懷疑洪智媛會自盡,如莉知道後立即給她打去電話,就在那一瞬間洪智媛調轉了車頭,撞在了路邊的路牙上,貨車司機立即下車,他接通了洪智媛的電話,洪智媛現在已經失去意識了。
 
金武烈已經通知燃料廠換掉了道治的的材料,他將道治原本的天然燃料全部換成化學燃料了。就在這時如莉打電話跟金武烈說洪智媛出車禍的事,金武烈很著急地跟海珠說,但是海珠卻並不關心,她說自己已經跟洪智媛沒有關係了,金武烈很吃驚海珠竟會是這樣的反應。如莉和道治趕到洪智媛車禍現場時,洪智媛已經被人送去醫院了。
 
道英回家看到崔敏熙也在家,道英問崔敏熙為什麼會在自己家,崔敏熙說想跟道英復婚,道英當場拒絕了,他說就算自己真的跟洪智媛離婚也會不會跟其復婚,崔敏熙非常生氣,兩人大吵一架。崔敏熙生氣地回到家,卻看到家裡擺滿了鮮花,是她在國外的男友菲力送來的,菲力一直想跟崔敏熙復合。
 
如莉回家跟末年夫婦說對洪智媛取消訴訟一事,末年不願意,她覺得是洪智媛作惡太多現在為了博得家人的同情,海珠那邊還是不願看望洪智媛,如莉給道治打電話讓其先照顧著洪智媛,而洪智媛趁著道治不在偷偷出院了。道英一個人在家喝悶酒,這時洪智媛帶著離婚文件來了,道英原本以為洪智媛會向自己求饒,沒想到她會真的同意。洪智媛打算上樓最後看一眼海珠,剛上樓就聽見金武烈在跟海珠說換掉染料一事,她立即離開了。
 
金武烈和海珠已經準備好在新品發佈會上打倒如莉和道治,崔敏熙也到場應援,但是突然朋友打電話說菲力將會在今晚離開韓國。道治在現場做新品介紹,金武烈卻一直刁難其材料有問題,並找來專業人士見證,原本他們打算打倒道治和如莉,卻沒想到讓所有人相信了他們,金武烈和海珠非常不高興。事後如莉問金武烈和海珠是接到誰的舉報說材料有問題,海珠立即矢口否認,他們不知道這次是有洪智媛在背後保護他們。
 
後來海珠知道是洪智媛幫了如莉,她內心的仇恨更深了,她也打算找自己的生母崔敏熙幫忙,但是打去電話卻沒人接,崔敏熙給海珠留言,她要跟著菲力一起離開了。海珠非常難過,30年前就被拋棄過一次,現在又再次被拋棄了,金武烈安慰她說自己會永遠陪在她身邊,海珠發誓就是死也要守住公司。
 
道治接到電話讓去工廠開會,如莉表示願意陪在一起,道治正準備出門時金武烈以開會為由讓道治留下,如莉只能自己一個人去工廠,而海珠早早地拿了如莉的一條圍巾,她偷偷在工廠放火並栽贓給如莉。
 
第96集海珠縱火嫁禍給如莉 洪智媛冒死相救
樸秘書跟洪智媛說海珠跟著如莉到了工廠,她擔心如莉出事立即趕過去了。而如莉這邊已經被濃煙嗆到手機也被摔壞,洪智媛趕到時海珠已經離開,洪智媛立即打電話報警,並讓如莉不要昏睡過去。道治還被金武烈拖在公司,儘管他很想離開,而金武烈並不知道海珠將會對如莉做什麼。
 
洪智媛等不及911,她打濕全身闖進去救如莉,這時如莉已經快要暈過去了,她心裡一直牽掛著春兒,終於洪智媛把如莉救出去了,這時工廠員工也趕到了。道治這邊已經等不及了,他正要走時小新打來電話說工廠著火,道治非常擔心,道英也收到工廠著火的消息,他立即趕往現場。海珠回家時正好聽到秘書跟道英匯報工廠著火而且有人受傷,海珠非常害怕,她原本以為如莉呆一會就會離開,她只是將工廠著火一事栽贓給如莉。就在金武烈給海珠打電話問工廠著火一事,海珠一開始並不承認,在金武烈的逼問下海珠才承認,金武烈立即趕回家。
 
洪智媛把如莉送進醫院,要離開時她自己也突然暈倒了。末年這邊知道如莉住院都非常著急,尹基東在家裡照顧春兒,末年和孫祝浩趕去醫院。洪智媛也在同一家醫院,但是因為身上沒帶任何證件,醫院只能通過派出所調查。
 
如莉這邊已經醒了,道治等人一直守在其身邊,她想不起來是誰救了自己,這時醫生說如莉沒有大礙已經可以回家了。海珠一直在家等金武烈,直到聽金武烈說如莉已經沒有大礙,她才放心。海珠說自己只是想把責任推給如莉,到時候讓他們失去繼承公司的資格,金武烈讓海珠早點去找道英承認,但是海珠不願意,海珠說事已至此就把所有責任都推給如莉,就說是她故意燒掉了自己這一組的衣服,反正監控那些都已經關了,金武烈只能答應。
 
第二天在公司開會,金武烈說警察已經查出火災是故意縱火,而且在現場發現了如莉的絲巾,道治說如莉不可能做那樣的事,但是金武烈還是把所有責任都推給了如莉。道治這邊暫時拿不出證據,只能讓小新去案發附近查看。道治給工廠的廠長打電話,但是廠長提早收了金武烈的錢準備跑路了。
 
如莉被帶去警局問話,她說自己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帶那條絲巾,但是現在不明白為什麼那條絲巾是縱火道具,如莉想一件一件把事情弄清楚。孫祝浩和尹基東在炸雞店看店,Oliver帶著張愛鹿去跟他們說兩人要結婚的事,就在這時如莉打電話來讓尹基東去調查縱火案一事,因為現在如莉被當作縱火的人。道英這邊終於知道洪智媛就在醫院,他立即趕過去了,剛到病房洪智媛就醒了,但是洪智媛一醒來就問如莉怎麼樣,道英才知道洪智媛也去過工廠,道英說如莉已經沒事,她才放心。道英說現在如莉被懷疑是縱火案的嫌疑犯,洪智媛立即否認了。
 
道治回家找如莉的絲巾卻沒看到,他向家裡保姆求證,保姆說昨天看到海珠進去過,小新也找到了火災附近的黑匣子,視頻顯示就是海珠去了始發點,道治立即去找海珠求證。海珠組的新品發佈會順利進行,事後金武烈跟海珠說,工廠的廠長已經答應將事情全部推給如莉,就在這時警察這邊也接到舉報電話,對方聲稱就是如莉縱火。
 
如莉和孫祝浩正要去醫院向救自己的人道謝,洪智媛這邊卻極力要去證明如莉與縱火案無關。但是如莉到了醫院看到救自己的人洪智媛,她卻誤以為洪智媛是為了幫海珠而縱火,孫祝浩怎麼也不相信,他終於說出來洪智媛就是如莉的媽媽。
 
第97集如莉知道洪智媛是親媽 洪智媛幫如莉洗清嫌疑
道治拿著視頻去找海珠和金武烈求證,道治說視頻現在還不能給他們看,因此海珠和金武烈什麼也不承認,甚至還警告道治要告其誹謗。如莉知道自己的媽媽是洪智媛,她怎麼也不相信,她問孫祝浩是不是記錯了,孫祝浩說自己的記憶很完整不會錯,他讓如莉接受這個事實,但是如莉什麼也聽不進去,她清楚地記得洪智媛對自己和家人做的所有事,自己、女兒、父親,凡是跟如莉有關係的人洪智媛一個也沒放過,現在卻要接受洪智媛是自己的媽媽。如莉讓他們不要再胡說八道,洪智媛不可能是自己媽媽,說完道治獨自開著車走了,孫祝浩非常不放心,他立即給道治打電話讓他好好照顧著如莉。
 
如莉把車開到一半在路上崩潰大哭,突然她又返回去找洪智媛,她當著洪智媛的面讓她再說一次,洪智媛抱歉地說自己只是生了她沒有養她,如莉說自己可是她曾經以為的殺人犯,要送進監獄的人,道治幫忙解釋說那時候不知道如莉的身份,但是如莉卻覺得就是不是自己的孩子也不應該做出那些事。她發瘋了一樣要帶洪智媛去做親子鑒定,直到檢查出兩人沒有關係為止。這時警察來要帶走如莉,洪智媛說要去證明如莉跟這件事沒有關係,但是如莉並不需要。
 
孫祝浩在家跟末年夫婦和道治說洪智媛是如莉生母一事,大家都難以置信,末年還說自己之前做過親子鑒定,上面顯示兩人並不是親子關係,孫祝浩說自己不可能認錯,末年便讓尹基東去檢查所再去拿一次結果。
 
如莉被帶去警局,沒多久道治也來了,道治帶著視頻讓警察看,上面顯示海珠在火災現場倉皇而逃。警察給海珠打電話讓她去問話,金武烈說汽車的黑匣子視頻只是顯示海珠在現場,但並沒有她縱火的事情,因此只要想清楚對策堅決隱瞞。洪智媛讓道英趕緊讓海珠回頭,她之前已經做了很多錯事了,但是道英卻以為洪智媛是知道了海珠是自己女兒才會那麼說。
 
但是道英回家後還是問了海珠,海珠什麼也不承認,她還責怪道英對自己視而不見,現在連親媽也拋棄自己了,道英既難過又生氣。尹基東這邊拿到了真實的檢查結果,上面顯示洪智媛與如莉就是親子關係,就在這時如莉正好回來看到了結果,她一把撕了結果還說自己這輩子都不需要這樣的媽媽。
  
洪智媛這邊拿到了一個打火機,是她在火災現場撿來了,她不敢確定縱火的人就是海珠,便打電話讓樸秘書幫自己檢測指紋。海珠和道治兩邊的新品發佈會已經舉行,兩邊的銷售情況都非常好,洪智媛這邊拿到了打火機上的指紋檢測,就是海珠的,她決定讓海珠自己去自首,否則就要去報案了。她去找海珠讓其自首,她說自己有證據證明海珠就是兇手,面對證據海珠非常難過,她跪在地上求洪智媛再幫自己一次,如果公司沒了就什麼也沒了,但是洪智媛堅持要讓海珠去自首。
 
洪智媛在離開公司的路上包包被人搶走了,她知道是海珠安排的,但其實洪智媛並不擔心,因為她早已將證物裝在自己口袋,隨後她拿著證物去找如莉和道治了。
 
第98集洪智媛為如莉洗清冤屈 海珠即將被捕
洪智媛把海珠的縱火工具交給如莉,如莉卻不相信,她懷疑洪智媛又在搞鬼,但洪智媛卻支持如莉去報警,因為她不想讓海珠再做錯事,如果自己拿著犯罪證據一定會心軟,但是如莉不願意,她想自己洗清冤屈。海珠這邊還在慶幸自己拿到了縱火證據,她跟金武烈說洪智媛想讓自己去自首,很顯然海珠是不願意的,但是金武烈拿到打火機一眼就看出來那不是自己的,海珠擔心洪智媛會把真的證據拿去報警,便立即給洪智媛打電話,但這是洪智媛卻覺得已經晚了,金武烈建議海珠去跟道英說實話,說不定他能救海珠,儘管海珠不願意,但是因為害怕坐牢海珠只能答應。
 
尹基東一直跟蹤著廠長妻子,等了幾天之後終於露面,如莉和道治立即趕過去了。他們一路跟蹤廠長妻子找到了廠長的藏身之地,讓他給如莉洗脫罪名,廠長說自己老婆懷孕不能讓他以後的孩子受罪,站在一邊的妻子也立即假裝即將分娩,並趁機讓廠長逃跑了,尹基東等人立即追出去了。
 
海珠聲淚俱下地求道英幫忙,向其坦白自己的罪行,道英非常吃驚,海珠坦白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她說只是想當上繼承人,把如莉趕出WID,她說洪智媛手裡握有證據,她答應會好好反省,但是道英也說既然洪智媛已經決定了,海珠就應該去反省,海珠立即跪在地方向道英求情。
 
洪智媛已經走到警局門口了,這時道英打來電話,洪智媛知道肯定是為了海珠便把電話關機了,洪智媛最終還是把縱火工具交給警方了。隨後洪智媛還給春兒送去她最喜歡的足球,如莉知道是洪智媛送來了,便約洪智媛見面。洪智媛說只是為了向之前傷害過的人謝罪,她已經決定去警局自首了,如莉絲毫沒有動搖自己的想法,她永遠也不想承認洪智媛,還讓其在自己的面前永遠消失。
 
孫祝浩找到海珠,他說給海珠半小時的時間,讓其主動去警局自首,否則就會跟警方說是海珠和金武烈當初將自己綁架,孫祝浩手裡握有他們綁架自己的監控,海珠非常害怕。隨後廠長也找到海珠了,廠長讓海珠想辦法把自己送出國,海珠卻堅持讓孫祝浩繼續藏起來,兩人發生爭執,海珠推了廠長一下,廠長暈倒在地上,這時道治正好趕到,海珠立即逃跑了。道治將廠長送去醫院,只是輕微腦震盪,廠長醒來後交代就是海珠指使自己造偽證。洪智媛交給洪智媛的證據已經出結果了,顯示就是海珠。
 
海珠回道英辦公室的路上正好聽到洪智媛跟道英的談話,洪智媛說自己做這些都是為了海珠好,她不想讓海珠變成像自己一樣的怪物,但是海珠聽到這些卻並不領情,她進去跟洪智媛爭論起來,還說自己前不久才使人受傷,洪智媛讓海珠在這之前盡早去警局自首。就在這時金武烈打來電話給海珠,如莉和警方已經進公司來了,海珠知道後立即準備出逃,但還是被警察看到,但是海珠還是趁機逃跑了。
 
第99集洪智媛勸海珠自首 海珠帶著春兒逃跑
海珠開車逃跑時正好遇到過馬路撿足球的春兒,將其撞倒在地,海珠看到道治和如莉已經追上來,便抱著春兒開車走了,如莉看到掉在地上春兒的足球,如莉還不知道春兒已經被海珠帶走,道英立即去監控區查看,他看到海珠把春兒帶走了。道治出來時正好看到金武烈也在找海珠,金武烈懷疑海珠把春兒當人質了,非常擔心。
 
金武烈給海珠打電話問春兒的事,海珠說春兒可能被嚇暈了,她打算把春兒送去就近的一家醫院讓金武烈將其接走,金武器勸海珠去自首爭取減刑,但是海珠不願意。海珠剛把春兒帶去醫院門口時看到路過的警察正在抓捕自己,海珠還是帶著春兒逃跑了。道英這邊知道海珠把春兒帶走並逃跑,頭痛地暈了過去,如莉也非常著急,她四處尋找海珠和春兒,要是春兒再出一點事如莉發誓要讓海珠跟自己一起下地獄。
 
如莉和道治回家後,孫祝浩說洪智媛肯定也非常擔心春兒,但是如莉卻一點也不領情,她覺得洪智媛沒資格擔心春兒,孫祝浩說洪智媛一生也很不容易,她把洪智媛前半生遭遇的事情跟如莉說了,但是如莉一直無法釋懷洪智媛對自己造成的傷害,兩人為此大吵一架。
 
海珠把春兒帶去了一個隱秘的地方,春兒想給如莉打電話報平安,海珠卻不讓。海珠自己也發燒了,最終在安頓好春兒之後,海珠暈過去了。道治回家時正看到保姆在給洪智媛擦藥,道治問洪智媛是不是上次火災受的傷,洪智媛讓道治不要告訴如莉,她擔心如莉會因為自尊更加仇恨自己。
 
道治最終還是跟如莉說了洪智媛受傷的事,如莉非常震驚但是沒讓道治說完,她說自己現在滿腦子都是春兒的事情,其實如莉是不相信洪智媛竟然會冒著生命危險救自己。海珠發著高燒,春兒一直在旁邊照顧著,海珠醒來後非常感動。WID集團因為海珠縱火一事大受影響,道治不能眼看著公司倒下,他決定跟金武烈臉上讓公司好轉起來。海珠一直不退燒,春兒非常害怕她還是給洪智媛打電話了,洪智媛立即趕過去,在路上洪智媛給海珠打電話,海珠終於接了,這一次她非常感動洪智媛為自己所做的一切。如莉這邊通過監控記錄也查到了海珠經過的地方,尹基東也帶著海珠趕過去了。
 
洪智媛還沒到如莉的尹基東提前一步趕到了,她以為洪智媛再次背叛了自己,便打算把春兒扔下自己走,但是春兒卻不願意,她說夢裡春兒交代過自己好好照顧媽媽。海珠在往外跑的路上正好看到海珠和春兒,便讓她們上車。
 
第100集洪智媛向如莉吐露心聲 海珠尋短見
洪智媛把海珠帶上車還是勸其去自首,海珠非常激動,她一直覺得洪智媛是為了幫如莉洗清罪名才勸其自首,洪智媛一直強調是為了海珠自己,但是海珠不願意,她強行讓洪智媛停車。海珠指責洪智媛是在向自己復仇,無論洪智媛怎麼解釋她都不相信,洪智媛說可以理解海珠之前所做的一切,海珠卻聽不進去,她甚至不再承認洪智媛是自己的媽媽,最終海珠推開了洪智媛自己開車把春兒帶走了。
 
如莉和尹基東在分頭找春兒,如莉開車在半路看到獨自蹲在路邊的洪智媛,知道海珠又把春兒帶走,如莉只能讓洪智媛上車。如莉在車上說如果海珠膽敢讓春兒受傷,自己一定不會放過海珠哪怕再次進監獄,洪智媛向如莉保證春兒一定不會有事。如莉在車上激動地跟洪智媛吵了起來,突然車子拋錨撞到路邊路牙,洪智媛第一時間護住如莉。
 
道治這邊為了挽救公司他願意把自己所有股份轉讓給員工,為的是讓員工把公司當自己家,道英說如果這麼做就無法保證道治在公司的位置,道治卻覺得無所謂,只要公司好起來就行。
 
如莉和洪智媛並無大礙,但是車子出了問題兩人只能在外面找一家酒店,偏偏只有一間住房,兩人只能住在一起,洪智媛一直想關心如莉,但如莉都將其拒之千里之外。
 
 
如莉從洗手間出來時正好看到洪智媛在清理肩上的傷口,她問洪智媛為什麼要生下自己,洪智媛說原本並不想將其生下來,但是正要打掉的時候感受到了孩子的胎動,作為母親本能地把孩子生下來,卻又不想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受苦,因此才會將其丟棄在福利院,如莉不想聽洪智媛說這些,洪智媛也讓如莉放心,等海珠自首後自己也會去警局坦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錯事。
 
道治把自己要把股份轉讓員工的事情公佈出去了,金武烈非常吃驚他懷疑道治的真心,但是道治卻說WID集團應該拜託家族企業的老路了,他們也應該放低自己的身份。第二天醒來後如莉和洪智媛又去找海珠了,海珠和春兒正在海邊開心的玩耍,沒多久兩人就找過來了。海珠遠遠地看到如莉和洪智媛之後,便把春兒丟下,再次跑了。如莉把春兒帶走洪智媛獨自去找海珠了,如莉給道治打電話報信,他和金武烈也立即趕去海邊了,金武烈說那個海邊是雙胞胎孩子撒骨灰的地方,金武烈非常害怕。海珠獨自坐在海邊,她一想到以後自己在監獄的樣子就非常不能接受,隨後她就給金武烈發了告別的短信,道治立即讓如莉趕去看海珠的情況。
 
第101集洪智媛為救海珠失蹤 海珠最終被判刑
海珠一個人在海邊坐了很久,最終她還是向海裡走去了,海珠看到洪智媛在找自己,儘管心裡愧疚但是她依然沒有回頭,洪智媛發瘋了一樣去救海珠,道治和金武烈還正在去找海珠的路上。如莉趕到海邊時已經看到洪智媛和海珠在海裡了,她立即打電話報警。洪智媛這邊已經拉住了海珠,但是海珠不聽勸,她不願坐牢而且現在已經一無所有她寧可死去,最終洪智媛強行把救生衣給海珠穿上,兩人被浪潮淹沒,海邊的救生員也立即趕過去了。
 
最終海珠被救生員救出去了,但是洪智媛卻再也沒有出來,她哭著請人再去營救,自己的媽媽還是海裡,突然如莉哭暈過去了。現在海岸警衛在全力搜索,但是目前還沒有洪智媛的消息。如莉終於醒了,她一睜開眼就在找洪智媛,得知洪智媛沒有找到,頓時難過地哭了起來,她還沒來得及跟洪智媛說一聲對不起,還沒喊過洪智媛一聲媽媽。海珠醒來後也在找洪智媛,得知洪智媛下落不明,一時也難以接受,海珠正要出去找洪智媛時警方將其帶走了,她到了警局承認了所有罪證,包括讓孫注浩受傷一事,金武烈看到海珠這樣,他也承認海珠做的所有事情自己都是幫兇,就在這時如莉和道治拿著一份原諒書向海珠求情。
 
隨後如莉去找海珠,她說自己並沒有原諒她,但是因為她曾經真心的愛過春兒,就為了這一點也願意原諒她。如莉轉身走時,海珠為自己曾經犯過的所有錯誤向如莉道歉,如莉讓海珠好好改造,以後堂堂正正地跟自己競爭。
 
道治正在上班時,道英打來電話讓道治和如莉回家,兩人回家後道英並不在家,金律師早早地等著他們了,金律師說洪智媛出事前把所有的股份和財產已經轉移給如莉了,而道英也將前會長真正的遺囑和公司給道治了,道英還給他們倆留了一封信,他在信裡為之前做過的事情道歉,現在他想把這一切都還回去,看完信兩人泣不成聲。
 
最終海珠被判刑兩年,金武烈去探監,海珠一心擔心洪智媛和道英,她還提出要跟金武烈離婚,她不想阻礙金武烈的前程,但是金武烈不願離婚,他說兩人早就是一體了。海珠在監獄被獄友欺負,突然她覺得想吐,最後檢查出懷孕了,海珠非常擔心,她不想在監獄裡生下孩子。
 
如莉接到電話說可能找到了洪智媛的屍體讓如莉去確認,如莉不願相信。
 
第102集道治擔任WID集團會長 如莉終於找到洪智媛(結局)
 
如莉接到電話讓她去確認屍體,便立即跟道治趕過去了。海珠已經確認懷孕,她從報紙上得知洪智媛出事點發現了一具50多歲的屍體,她非常害怕那個人就是洪智媛,她給金武烈打電話說了這件事,她讓金武烈立即去確認一下,她還跟金武烈說自己已經懷孕了,金武烈非常高興。
 
如莉跟道治一起去確認屍體,如莉始終無法鼓起勇氣看,道治說面部已經浮腫無法確認,如莉想起洪智媛肩膀上又燒傷的傷疤,但是眼前的這具屍體並沒有,如莉確認這不是洪智媛,雖然很高興不是洪智媛的屍體,但是洪智媛依然下落不明。
 
一段時間之後道治和如莉一起去監獄看望海珠,海珠的肚子已經很大了,現在她們已經不計前嫌了,如莉還給海珠帶來了禮物。海珠還是很關心洪智媛和道英,但是現在始終沒有消息,道治答應會一直找,如果有消息會第一時間告訴她,海珠非常感謝。
 
道治和如莉正在回公司的路上,突然他們收到消息布朗要罷免WID集團的CEO,道治之前將股份轉讓出去了,因此他們必須要盡快想辦法說服其他股東選道治作為接班人,末年手裡握有股份,她要跟尹基東出去旅遊,好在走之前已經將責任委託書交給如莉了。WID集團差一點就要落入布朗方的手裡了,就在這時公司員工將所有股份集中在一起支持道治,道治成為WID集團會長。
 
海珠在監獄還沒到預產期,但是突然肚子疼,獄友立即通知教官,道治這邊已經查到了道英的下落,他立即找過去了,道治沒有打擾道英的生活只是遠遠地看著,原來道英現在是跟洪智媛在一起生活。道治忍不住還是找過去了,道英把道治單獨喊道一邊,道治讓道英快點回去,全家人都在等著,而且海珠已經懷孕了,聽到海珠懷孕道治非常高興,但是他不願跟洪智媛再回去,洪智媛現在身體落下殘疾而且已經失去記憶了,他讓道治不要跟如莉和海珠說這些,他們現在生活的很幸福。
 
道治回家後看到如莉那麼想念洪智媛,他還是跟如莉說了,如莉迫不及待地要去見洪智媛,但是如莉說洪智媛現在已經不健康了,他讓如莉不要去打擾他們的生活,現在他們生活地很好,如莉答應了,只要人活著就好。
 
洪智媛忘記了很多,但唯獨記著如莉的生日,她很想親手給女兒做一次海帶湯。如莉還是很想見到洪智媛,她知道洪智媛其實很可憐。海珠這邊已經陣痛好幾天了,終於順利生下一個兒子,所有人都非常高興。
 
道治第二天早上起來就沒看到如莉,他猜想如莉肯定去找洪智媛了,便帶著春兒一起去了。如莉果然是去找洪智媛了,還沒見到人就已經哭得泣不成聲,這一刻她已經沒有任何怨恨,只想永遠都不要跟洪智媛分開。
 
【文中圖片轉載MBC】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壞爸爸 劇情介紹、角色介紹~張赫、孫汝恩、申銀秀
《壞爸爸》劇情講述一個為了成為好爸爸而選擇成為壞人的中年一家之主孤軍奮鬥的故事。   【劇名】:壞爸爸 【類型】:MBC月火劇 【首播】:20...(詳全文)
【2017犯罪劇 韓劇Mad Dog/瘋狗】電視劇 瘋狗 劇情介紹~劉智泰、禹棹奐、柳和榮
《Mad Dog》劇情講述通過保險犯罪案件揭露韓國社會真實現象的保險犯罪劇。   【分集劇情】  Mad Dog~分集劇情1-8 M...(詳全文)
【2017韓劇 名不虛傳 劇情】電視劇 名不虛傳 分集劇情1~6、名不虛傳播出時間
《名不虛傳》劇情講述持針的17世紀朝鮮最強韓醫師許任(金南佶 飾),與持手術刀的21世紀現代醫學信奉者外科醫師崔延京(金亞中 飾)間,飛越了...(詳全文)
【2017韓劇 我黃金光輝的人生】電視劇 我黃金光輝的人生 劇情介紹~朴施厚、申惠善
《我黃金光輝的人生》劇情講述有機會成為富人的女人,陰差陽錯跌入低谷生活,從中領悟幸福的故事。   【分集劇情】  黃金光輝人生~分集劇...(詳全文)
【2017韓劇 訓長吳純南】電視劇 訓長吳純南劇情介紹~朴詩恩、具本承、張勝祖、韓秀妍
《訓長吳純南》劇情講述是私塾女訓長也是宗家媳婦的某個女人,突然失去一切之後,代替去世的女兒實現夢想的故事。   【劇名】:訓長吳純南 【播送】:...(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