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琅琊榜之風起長林》劇情講述在琅琊閣學藝的蕭平旌調查其兄長林軍副帥蕭平章一案而牽扯到大梁安危的故事。
 
大梁朝局安穩,但邊境戰火不斷,守護大梁北境的長林軍屢獲軍功,因梁帝心慈體弱而太子年幼,荀皇后與其胞兄荀白水恐長林王府功高蓋主,被偽潛入宮廷來大梁的夜秦人濮陽纓利用,陷害長林王蕭庭生父子三人,不僅在一次北境交戰中斷掉前線補給,致長林世子蕭平章(黃曉明飾)身受重傷,更在京城製造大規模疫情。
 
追查過程時,平章與其弟平旌(劉昊然飾)先後中毒,此時北境急危,平章放棄救治,奔赴前線支援後毒發而亡。平旌為國境安寧,在長兄犧牲後即刻駐守邊疆。
 
梁帝死後令庭生輔政,荀白水扶植蕭元啟掌握兵權以對抗長林王府,在他們的詭計之下,平旌為了百姓反落得抗旨的罪名,庭生逝世長林府封府,長林軍編制被撤。
 
元啟暗地裡與已成為東海國主的舅舅墨淄侯勾結,賣國謀逆。隱居多年的平旌危急之中起兵勤王,成功挫敗蕭元啟的陰謀。待到大梁邊境整頓完畢,平旌再次離開金陵歸隱。
 
琅琊榜之風起長林
【分集劇情】 
琅琊榜之風起長林~分集劇情1-15
琅琊榜之風起長林~分集劇情16-30
 
【播出時間】
愛奇藝台灣站 12/18起 
每週一至週三 愛奇藝VIP會員獨家搶先看
  
  
【分集劇情】 
第31集蕭平旌潛入大渝境內 偶遇林奚暗探軍營
茫茫荒原之上,大渝皇屬軍與大梁長林軍的鐵騎迎面對立,獵獵軍旗之下,蕭平旌與覃凌碩相互審視。蕭平旌率先自報姓名,但大渝康王覃凌碩卻看他不起,直言大渝軍中只知長林世子蕭平章,讓長林軍換個能說話算數的來。蕭平旌告訴覃凌碩自己已接了長林軍令,統轄北境防務。覃凌碩笑稱長林王府後繼無人。蕭平旌也不惱怒,只是警告覃凌碩不要再命令大渝軍侵犯邊境,燒殺搶掠。
 
誰知覃凌碩個性囂張跋扈,根本不把大梁放在眼裡,宣稱世間自古勝者王,敗者寇,哪有什麼道義可言。更嘲笑蕭平旌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孩。他隨後要求蕭平旌釋放之前被長林軍抓獲的大渝軍官。
 
這軍官原來正是覃凌碩的侄子,讓長林眾人都略略一驚,豈料康王的反應更在眾人的意料之外,康王覃凌碩竟然從屬下手上接過弓箭,當著所有人的面一箭射死了他的侄子,讓長林軍眾將士頓時吃驚不小。覃凌碩隨後大喝,皇屬男兒只可玉碎,不可苟全,大梁必亡,此次大梁朝堂為先帝服喪,正可謂天助他也,引得大渝皇屬軍的眾多騎兵高呼附和,他隨即狂傲得領兵離去,留下長林眾將士面面相覷。
 
回到府中,蕭平旌不顧眾將反對,執意帶著東青,魯昭隨他一同潛入大渝打探虛實,他通過康王覃凌碩的表現知其乃是狠辣好戰之人,如今覃凌碩執掌大渝皇屬軍帥印,兩國之間必有一戰。當務之急便是弄清楚覃凌碩的準備和主攻方向,眾將勸阻不住只得同意。
 
金陵城還是一番祥和景象,長林王蕭庭生拿起當年梅長蘇和飛流送給他的金絲軟甲,陷入深深的回憶之中。如今他年歲已高,身體也是每況愈下,便自嘲如今對當年甚是想念,大概是要去見這些故人了。此話可嚇壞了元叔,蕭庭生連忙笑道,當前蕭平章和先帝離世,就算了為了蕭平旌他也會再多撐一陣,隨即一口飲盡了藥湯。此時的蕭平旌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大渝之行。杜大夫卻突然來到蕭平旌的房裡,詢問其是不是要潛入大渝,他藉機告訴蕭平旌,林奚此時也恰好來到了大渝境內,提醒蕭平旌此次可能會碰面。蕭平旌心中暗驚,沉吟不語。
 
潛入大渝境內之後,蕭平旌在磐城內密會了長林在大渝內的各路諜探,並得知覃凌碩之所以如此忙著想立下軍功,正是為了能壓住他在大渝國內誓不兩立的主要對手陽王阮英。如今大渝兵力逐漸向磐城靠攏,而覃凌碩正也坐鎮此處。蕭平旌立刻決定在磐城多呆些時日。
 
只是這磐城乃是軍事要塞,城中多半都是軍戶,很不易隱藏,於是東青便假扮成樓漠來的酒商,以此接近大渝軍人。蕭平旌在街上閒逛之際,果然碰到了許久不見的林奚,林奚一直穿行於山林之間,採藥識性,編纂醫典,只為見一味藥材才來到城中,剛好被蕭平旌捕捉到了她那熟悉的倩影。可惜蕭平旌只是感覺大概是他自己恍惚了,並沒有追上去。
 
內應胡松給蕭平旌送來了大渝軍營的地圖,蕭平旌自語稱想混進去一探究竟,立刻引起了眾人的驚恐,紛紛建議他不要再以身涉險。然而蕭平旌心意已決,大渝軍營正是建在佘山之中,而林奚為了找那一味藥材,也向著佘山出發了,命運令蕭平旌和林奚兩人注定了要相遇在一起。
 
佘山險峻,絕壁如鏡。蕭平旌等人感到異常難行,便詢問一位獵戶老伯是否還有路上山。老伯告訴他今天早上還有一位姑娘爬上了山峰。蕭平旌立刻判斷出此女孩子很可能就是林奚,他連忙衝上了山峰頂。林奚正通過繩索努力得爬上山峰,卻見蕭平旌已然在等著她了,兩人四目相對,情愫暗湧,然而因為蕭平章之事,蕭平旌和林奚心中還是有解不開的心結,兩人背向而坐,互訴心緒。蕭平旌最後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帶林奚回去。
 
林奚望著蕭平旌,感到越來越不一樣,感歎兩人不見的時日裡,蕭平旌變了很多。她知道蕭平旌為了不讓父王和長林軍將士失望,便一直以蕭平章的言行來要求他自己,蕭平旌坦言,他終於明白了當年蕭平章與長林王總是不苟言笑,因為他已經深深體會到,當把家國這一副重擔扛在肩上,確實是高興不起來的。不過今日見到林奚卻讓蕭平旌找回了些許曾經的感覺。正當兩人談心之時,蕭平旌屬下忽然從林中竄出,見到林奚後立刻說起了蕭平旌平日裡如何在口中念叨她的名字,蕭平旌連忙用眼神制止了他。
 
蕭平旌帶著林奚回到城中,正當與屬下商討戰事之時,猛地發現大渝陽王阮英也來到了磐城,蕭平旌反倒覺得這是個機會,決定聯絡臥底胡松,潛入大渝軍營。他安排林奚先行離開在驛站等候,林奚含情脈脈得望著他,癡情表示無論多久她都會等著蕭平旌一起走。
 
阮英來到大渝軍營的中軍帳內,與覃凌碩互不相容,針鋒相對,為了要不要與大梁開戰而吵得不可開交。阮英提醒覃凌碩,動用主力入侵大梁,是賭上大渝國運的一戰。他推斷出覃凌碩主攻方向肯定是長林軍的漠南營,此處為長林北部防線的漏洞。這倒便宜了一直扮成小兵在一旁偷聽的蕭平旌。
 
第32集蕭平旌給大渝軍設下生死局,蕭元啟藉機送信回金陵
蕭平旌離開之後,大渝軍帳中的兩人依然爭執不下,阮英據理力爭勸覃凌碩放棄進攻的計劃不要堵上大渝全部的兵力,然而覃凌碩生性跋扈,心意已決任誰也攔他不住,還要趕阮英離開。阮英氣憤不已,轉身離去,半路上卻又回轉,退而求其次,勸覃凌碩不要因一時之氣而激憤,重要的是保住大渝的軍力,屆時即使打了敗仗他也絕不會說半句諷刺挖苦之言。但覃凌碩卻嫌棄阮英廢話太多,咒他兵敗,阮英苦勸無效,長歎不止。
 
蕭平旌逃離大渝軍營,眼看就要離開時卻忽然受到盤查,他只得猝然發難,擊倒數人,然而其他大渝軍聽得聲音,立刻衝了過來,危急時刻,臥底胡松捨身留了下來,為蕭平旌迅速撤離爭取時間。另一邊,林奚坐立不安得等在驛站門口。直到眼見蕭平旌從道路盡頭騎馬而來,才落下了心中的擔憂。
 
蕭平旌準備借助琅琊閣主所告訴他的日食天象,給大渝皇屬軍設下殺局,絕不會讓二十萬主力輕易回去。林奚見他模樣,悠悠說道他越來越像蕭平章了。此語戳中了蕭平旌的痛處,他的臉色立刻陰沉下來。林奚卻不放過,而是主動稱此事不可能永遠躲避,想讓蕭平旌和她好好談談。蕭平旌推脫回甘州再說,林奚表示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她都願意聽。
 
蕭平旌請林奚畫下不少畫像,隨後命令東青召集大渝境內的所有人手,大肆散播謠言,宣稱覃凌碩殘虐好殺,惹下天罰,將引發白晝吞日之異像,異象發生時,若不誠心跪拜祈禱,上天必會降罰於大渝。他的最終目的就是想在覃凌碩和整個大渝軍中,種下一顆不安的種子。處理完了大渝境內的事後,蕭平旌一行帶著林奚快馬奔回了大梁甘州。
 
蕭平旌一回到甘州,便立刻召集屬下各營主將商討與大渝作戰之事,散會之後,蕭平旌趕走所有人獨自給長林王寫了一封信。不過蕭元啟卻一直等在門外,他見蕭平旌出門來,便主動地提出要為蕭平旌送信。蕭平旌欣然同意,蕭元啟便帶著他在邊城收服的幾名心腹快馬加鞭,跑的比輕騎兵還快。蕭元啟到了金陵之後,並沒有先回家, 而是直接來到了長林王府裡給長林王送去了蕭平旌的家書,隨後他回到了自己的萊陽侯府,他雖然離開了侯府兩年時間,不過在幾個老僕人的保護下,收拾的還算能住人。蕭元啟誇獎下人一番,隨後又厲聲呵斥到從今往後,不允許再在侯爺面前加上一個「小」字。經歷了這許多事後,他早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不諳世事的小侯爺,而是希冀一展宏圖的萊陽侯。他掃視了一眼自己的侯府,心中說不出的感慨。
 
入夜,長林王詳細讀了蕭平旌發給他的信件。蕭平旌在信中宣稱打算圍殲大渝主力。然而長林王擔心的正是此事,依照禮制,如今先帝病逝,國孝未滿年,只能自我防守,國門禦敵,不可主動出擊。所以擋住大渝進攻是一回事,圍殲大渝主力卻是另一回事了,怕有人會給蕭平旌扣上國孝期間擅動刀兵的大帽子。元叔請長林王勸說蕭平旌收手。長林王猶豫良久,最後說起了長林王府的地位,長林之重在於保境安民,而不是個人權利和勢力,打算支持蕭平旌
 
蕭元啟主動來找荀白水,讓荀白水略為驚訝。蕭元啟和荀白水談起朝中大局,故意誇張長林王府的威脅,不過他也知道目前的蕭平旌根子太薄。可如果蕭平旌突然間立下了不世奇功肯定會提高很多聲望,並將蕭平旌的計劃告訴了荀白水,這讓荀白水陷入了沉思,蕭元啟見好就收,準備起身離開,荀白水叫住他詢問,今日之事蕭元啟是不是有投誠之意。蕭元啟笑道他有身份有爵位,如今還有軍功,為何要投誠。這讓荀白水徹底摸不到頭腦,認為他是嫉妒蕭平旌,但是蕭元啟卻找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表示他是看不慣當年先帝如此疼愛照顧蕭平旌,今日之蕭平旌卻為了他自己的軍功而將先帝的國禮擱置一邊。不過他也坦言,他自己一直嫉妒著蕭平旌。
 
次日,荀白水將他得知的消息告訴了太后,太后異常震怒,大罵蕭平旌根本沒把陛下和先帝放在眼裡,讓荀白水將此事稟告小皇帝,然而還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僅憑蕭元啟一人之詞尚不足夠稟告皇帝,他勸太后再等幾日,蕭平旌之所以寫信回來就是為了讓長林王在朝堂上他再為攢點力量,讓太后靜觀其變。
 
蕭元啟來到長林王府,裝模做樣的化身成乖孩子模樣,想離開北境前線,長林王打算在兵部給他安排職務。並對其推心置腹的勸說了一番。蕭元啟表面上答應,但他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制不住自己。不出他所料,荀白水果然主動找他了。
 
第33集荀白水親往北境頒旨 蕭元啟偶遇荀安如
夜深人靜,古案青燈,長林王蕭庭生奮筆疾書,他忽然一頓眉頭深鎖,隨後長歎一聲把剛寫的扔了,換了紙重寫。元叔不解他的用意,還以為他寫錯了字。長林王解釋道蕭平旌看著大大咧咧,其實心細,自己剛才寫的字碗力有些懸浮,害怕蕭平旌見了會多想。由此可見這對父子之間的相互瞭解。
 
荀白水立在萊陽侯府的廳中,蕭元啟從容為其準備著新茶,但荀白水卻並沒有那個雅興,此時他更關心蕭元啟本人。他質疑蕭元啟告訴他消息到底是效忠皇帝的誠意還是為長林王府來探尋朝臣的態度。蕭元啟反而笑著說,如果長林王府真的有二心,那麼真的會為皇帝而不顧一切的人,只有太后和荀白水而已。荀白水不想與他拐彎抹角,質問他到底想說什麼。蕭元啟便拿了一個黑漆木盒出來。荀白水打開木盒一看,其中放的正是濮陽纓指認太后參與瘟疫事件的狀紙以及太后當年自己下的懿旨。荀白水心中大驚,忙問蕭元啟如何得到這些東西。蕭元啟趁機說道,如果他真的對太后和荀白水有惡意,只需將這些東西交給先帝,結果可想而知。他之所以把這些東西保留下來,就是以此表明自己絕對不是和長林王府一夥。荀白水凝視蕭元啟片刻,隨後不動聲色地將那幾件東西收好,蕭元啟將茶水推到荀白水身邊,他二人一個從容淡定,一個將信將疑,卻同飲了茶水,算是相互認可。
 
蕭元啟在街上碰到了舊日友人,友人請其小酌,然而蕭元啟卻有事在身,正當他推脫時忽然見到一輛並非皇家所有的馬車由禁軍護衛著從一旁路過令他頗為詫異。友人告訴他這正是隔三差五就被接進宮裡的荀家姑娘,蕭元啟聽得此話,正向馬車張望,車中的少女也剛巧在此時掀開簾子透氣,蕭元啟與荀安如就這樣碰巧見到了對方第一面,隨著馬車漸行漸遠,蕭元啟不得不移回了追著馬車的目光。他今日本是要拜訪長林王,便匆匆趕到了王府。
 
長林王將他給蕭平旌的回信交給了蕭元啟,令其代為轉遞,蕭元啟拿到書信回家後立刻烤化了信封的封蠟,取出了信件詳讀。他隨後便將書信交給了荀白水查看。荀白水憤怒得將書信扔到了地上,他從信中得知了蕭平旌正準備殲滅大渝皇屬軍主力的行動,並想要長林王在朝中配合,這正是荀白水最擔憂的事情,由於蕭平章去世,長林王對朝政之事並不在行,同時蕭平旌執掌長林軍令之後,軍功有限,威望不及其父兄,所以荀白水認為雖然長林王父子看似一內一外軍政聯合,但其實做不到內外呼應。但如若蕭平旌這次所籌劃的行動成功,不僅殲滅了大渝皇屬軍主力,還能讓長林軍全身而退的話,那麼這一戰的聲望加於蕭平旌的名下,將讓長林王父子真正可以做到內外合璧,把持朝政,軍政。這正是荀白水最不願看到的結果。他認為屆時整個朝野上下都要看長林王府的臉色,而蕭元啟則在一旁推波助瀾的說到不單是朝野,怕是連皇帝到時候都要看長林王府的臉色,這正戳中了荀白水的要害。於是荀白水想到要讓皇帝下旨,令四境守軍,只許守,不許出城,尋釁,擴大戰事。
 
荀飛盞本來給荀白水請安,卻發現了獨自望月而歎的荀安如,荀安如一直裝病不願入宮,荀飛盞令其聽話,不要任性而為,同時他從荀安如那裡聽說了荀白水正在會客,略為震驚,想不到這麼晚來訪的會是什麼人。他連忙趕去荀白水的書房,荀白水正和蕭元啟談得投機,忽然聽得下人阻攔荀飛盞得聲音,便立刻讓蕭元啟躲了出去。荀飛盞衝入書房,卻只見了荀白水一個人,荀白水謊稱並沒有什麼客人。荀飛盞沒抓到人,雖然心中有萬分懷疑,還是只得稱是自己多疑告辭離開。
 
荀白水將長林王府正準備在北境有大行動的事稟告給皇帝,皇帝對長林王很是信任,有些將信將疑。荀白水建議皇帝可以旁敲側擊地問一問便知真假,於是皇帝便趁著練習騎射的機會詢問長林王為何對北境的補給糧草比平日裡多了三成。長林王解釋稱,先帝駕崩,皇帝年少,對於外邦而言是侵犯大梁的機會,所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防備。皇帝回到宮中,荀白水和太后又在其兩旁一唱一和的說起長林王的不是,質疑其為何不能將北境之事放到朝堂上讓群臣商議。太后還稱,權臣獨大就是這樣的局面。皇帝沉思良久,終於決定要擺出一副皇帝的威嚴來,詢問就此事內閣有何建議。
 
另一邊長林王將他的打算告訴了荀飛盞,荀飛盞擔憂長林軍為國禦敵,最終卻會反受牽連。長林王稱,內閣朝臣根本無從理解邊境兵禍之苦,只會互不相讓,相互扯皮,然而戰機稍縱即逝,根本等不及朝臣商議出的結果。一面是國之祭禮,一面是天賜戰機,本就是兩難決定,而皇帝不過剛剛年滿十四,初登皇位,根本承擔不住如此兩難之事。
 
荀白水給皇帝的建議正是他和蕭元啟商定的,瞞著長林王下一道聖旨讓四境只得守禦,不得出兵。小皇帝本有疑慮,然而畢竟年幼,在他舅舅荀白水和太后母親的教唆下,最終決定下旨。
 
蕭元啟日夜兼程趕到了甘州,然而雖然他手法高超,蕭平旌還是在接到信的第一時間就看出了信已經被打開看過,蕭元啟裝出一副一無所知的樣子矇混過去。蕭平旌相通對方可能會從朝廷發出聖旨,讓人沿途監視,發現朝廷使臣便飛鴿傳書,而荀白水也知此道聖旨非常關鍵,決定親自入北境頒旨。
 
第34集荀白水頒聖旨阻止北境之戰, 蕭平旌趁日蝕火攻大渝軍營
長林軍在北境已然做好了準備,不但在蕭平旌判斷大渝進攻的方向上加強了巡邏,三十萬枚火把也在加緊趕製。另一邊,荀白水坐上了去往北境的馬車,對朝內則宣稱染病。長林王見其多日不曾上朝,心中疑慮,荀飛盞知長林王心意,於是硬闖入荀白水的家中,發現了其並不在家的秘密。
 
大渝皇屬軍主力二十萬人在主帥康王覃凌碩的率領下浩浩蕩蕩一路向南,殺向了長林軍莫南營,廣闊的草場竟被皇屬軍的浩大陣容所填滿。不過他們的所有行動早已在蕭平旌的計算之下,莫南營佯敗之後,隱蔽入谷中,準備隨時切斷大渝皇屬軍的後路。而皇屬軍全軍已經越過了莫山,日食之期將至,一切盡在蕭平旌的掌握之中,可謂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然而就在此時他卻得知一隊京城來到宣旨使者已經到了邊南驛站住下。
 
蕭平旌屏退各營主將,宣稱京城來的使節舟車勞頓,邊城之路又難走,肯定會不停的遇到類似車軸斷裂之事,暗示魯昭以此種方式阻擋住京城使者的行動。荀白水果然中招,不是車軸斷裂,就是馬病了卻沒有可以替換的馬匹,他明知此事定是蕭平旌派人所為卻無可奈何。他見車隊如此受困,便決定只帶幾個隨從,輕裝簡行前去阻止蕭平旌。
 
此時的長林大軍已然開拔,只是蕭元啟主動留在了城裡負責接應。蕭平旌一馬當先,率領大軍趕往預定設伏地點,一路上戰報不斷,他命令麾下大軍加速前進搶佔先機,而另一邊,迎接荀白水的只有主動留下的蕭元啟和魯昭兩人。在魯昭的面前,蕭元啟裝出一副敷衍荀白水的樣子。但當他把魯昭遣走之後,荀白水便責備他沒攔住蕭平旌。不過蕭元啟還是告訴荀白水,此時的蕭平旌該是正在寧關城西,並坦言蕭平旌的大動作就在這幾日,如果荀白水第二天很早出發應該就趕的上。
 
寧關之前,蕭平旌給大渝皇屬軍設下的口袋終於成型,並隨著前方各營一路佯敗勾引,正將大渝的二十萬主力一步一步誘導至口袋包圍圈裡。隨後他命令梅嶺和寧州的兩個營聯合出擊給了大渝皇屬軍一個下下的挫敗,一方面阻斷了大渝軍選擇梅嶺方向南下的選擇,把其主力逼向寧關,另一方面在日食天象即將到來之前,先給大渝軍一點心理打擊,以便配合過幾日就將出現的日食天象對大渝軍士卒心理的影響。如今隨著大渝軍隊的步步逼近,時間也越來越接近日食時刻,當覃凌碩那面銀龍王旗進入蕭平旌的視野時,就是最終大戰打響的終極時刻。覃凌碩率領主力雖然小有失敗,但總體上一直在輕鬆的衝向大梁國土。他志得意滿的走在隊伍最前指點江山,身後跟隨的是他自認為無所不能,無所畏懼的大渝鐵騎。
 
荀白水終於和他的儀仗部隊會和了,他命令下屬撐起皇帝的儀仗,盡量抖擻了下自己的精神。並希望在氣勢上壓住蕭平旌。蕭元啟為防止蕭平旌對他起疑心,便飛馬趕到了蕭平旌的軍營中,通告其荀白水親自來到了北境,然而明日就是蕭平旌計算的決戰之日。王府的臉色,這正戳中了荀白水的要害。於是荀白水想到要讓皇帝下旨,令四境守軍,只許守,不許出城,尋釁,擴大戰事。
 
此時的荀白水終於風塵僕僕的來到了蕭平旌的營帳前,他手握尚方寶劍立於轅門之外,蕭平旌沒有辦法只得放他進來。荀白水在天子儀仗的護衛下,高舉尚方寶劍要求懷化將軍蕭平旌出帳外接旨。蕭平旌想請荀白水到帳內商議延緩一日再宣旨,然而荀白水卻直言蕭平旌是為了貪圖軍功,放任邊境戰事,衝撞先帝英靈。蕭平旌怒道,邊境將士護衛江山,不畏沙場浴血,不畏馬革裹屍,莫非在荀白水的眼裡就只有軍功二字,天道之機,百年難遇,求荀白水退讓一步。此時天象驟變,日食將近,天地逐漸昏暗。王府的臉色,這正戳中了荀白水的要害。於是荀白水想到要讓皇帝下旨,令四境守軍,只許守,不許出城,尋釁,擴大戰事。
 
荀白水眼見日食,卻認為是大凶之兆,立刻抖開聖旨就要頒布宣讀。眼見天賜良機,轉瞬將至,戰機稍縱即逝,再不可能複製,蕭平旌退後兩步,思量片刻,看著漸漸昏暗的天地,終於下定決心。他接過其兄蕭平章之長槍,率領眾將越過荀白水和他手中的聖旨,大聲宣佈長林上下屆是聽他的號令行事,此戰過後,所有罪責將由他蕭平旌一人承擔,天機已到,命全軍隨他出戰。長林軍上下在他的感召之下,喊殺之聲震耳欲聾,隨即大軍出征,
 
此時天色昏暗,大渝皇屬軍中亂作一團,眾士卒都聽說過蕭平旌先前命人散步的關於日食的謠言,就連康王覃凌碩本人也被那些謠言所影響,見到日食天象時驚慌地高呼不可能。他尚且如此,其他士卒更是驚慌失措,正當大渝全軍都陷入一片驚恐之中時,長林軍的攻擊卻恰在此時來到,巨大投石機的牽引下,裹挾著熊熊烈焰的火彈若流星般落下,火箭更如烈焰之雨傾斜而下。大渝軍營立刻陷入了一片焰山火海之中。如若人間煉獄。
 
第35集蕭平旌殲滅大渝皇屬軍 太后派人抓捕蕭平旌
昏暗的天空下,大渝軍營陷入一片火海,心中本就驚駭的大渝軍士卒瞬間亂作一團,根本組織不起任何有效的抵抗。長林鐵騎踏火而來,在大渝軍中橫衝直闖,將大渝軍主力殺得七零八落。康王覃凌碩奮力廝殺才保住性命,收攏殘兵準備突圍。大渝皇屬軍主力二十萬眾,他卻僅收攏不足三萬,此時中營陷落,左右翼失去聯絡,唯有向西才有可能突出重圍。覃凌碩舉目望向自己那著火的銀龍王旗,不由得想起了陽王阮英求他縱然失敗,也要將大渝將士撤回國內的話語,立刻下令向西突圍。日蝕天象結束,陽光重新灑滿大地,然而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聲勢浩大的大渝皇屬軍營已然化作了漫天飛灰和遍地廢墟。
 
蕭平旌得知覃凌碩向西突圍的行動,斷言大渝殘兵敗將肯定無法越過西面的飛山營。定然會向他如今所在的地方折返。而這裡正是大渝皇屬軍的最終墳墓。覃凌碩果不出其所料,帶領著一眾大渝殘兵一頭扎進了蕭平旌早已設好的埋伏圈中。當覃凌碩認識到自己中了埋伏的時候已然大勢已去,無數火箭若火雨落下,大渝皇屬軍的殘兵所剩無幾,覃凌碩縱馬奔逃,帶著隨身護衛一路逃竄。蕭平旌眼見大渝皇屬軍主力已被斬落,覺得覃凌碩這個人到底殺不殺對於大梁而言沒什麼區別,而且覃凌碩雖然大敗,但其在朝廷內根深蒂固,並不會輕易被連根拔起,留下他的性命還能制衡一下大渝的陽王阮英。
 
大勝之後班師回營,但蕭平旌卻並沒有多少興奮之情,他回到軍營之中,那裡還有一個荀白水需要他對付。荀白水怒稱蕭平旌完全沒有把先帝和小皇帝放在眼裡,將北境變得腥雲滿地。蕭平旌直截了當的質問荀白水到底想怎麼樣。荀白水卻稱要按照大梁律法判定蕭平旌所犯的罪過。朝廷該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蕭平旌知道荀白水是想讓他回金陵受審,遂和荀白水約定一個月後他會自行回京請罪。林奚得知了蕭平旌會有大麻煩之後,立刻起身趕往了琅琊山求救。
 
小皇帝和蕭平旌從小關係最好,向來知道蕭平旌的脾氣秉性,但他眼見身前的折子竟都是大罵蕭平旌忤逆,抗旨,欺君之類的,心裡很不高興。太后卻稱蕭平旌抗旨不尊是對皇帝不敬,喪期用兵是對先帝不敬,乃是不可饒恕的大罪。小皇帝不解明明打了一場大勝仗,卻沒有一個人為蕭平旌求情。荀飛盞立刻表示他曾上書為蕭平旌求情。皇帝翻看一遍桌上奏折,都沒有找到,立刻明白了他能看到的奏折都是太后安排好了的,為蕭平旌求情的一封也到不了皇帝的面前。太后知道事情敗露,氣急敗壞得質問荀飛盞到底是荀家子孫,還是長林王府的家奴。皇帝連忙制止了他的母親。
 
離開大殿之後,荀飛盞氣憤難平,獨自砸著欄杆發洩。此時荀安如忽然找到荀飛盞,荀飛盞坦言太后困於心魔,無法自拔,他相信終有一日,太后會後悔的,隨後他又詢問了荀安如太后最近召見了哪幾個人。
 
林奚在琅琊山上找到老閣主,詢問蕭平旌今日的困局該如何化解。琅琊閣主按規矩不問朝堂之事,不過琅琊閣倒是可以給蕭平旌提供最後的保護,另外他安撫林奚不用過於擔心,長林王生於憂患,師從高手,朝堂之上,控制群臣的權柄,他並非不會。荀飛盞來到長林王府中,直言太后正在召集朝臣,準備會審蕭平旌,長林王表示他不願意看到黨爭奪權,索性一言不發。他直言自己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就要去見先帝和祖宗了,所以不想在臨去世的時候一手拉起一個長林黨,令朝廷陷入黨爭。
 
琅琊閣主放蒙淺雪下山回家處理長林王府之事,蕭平旌也快馬加鞭,盡最快速度趕回了金陵,入了王府大門之後,蕭平旌鄭重的整理了衣甲頭飾,眼含熱淚得在長林王面前長跪叩首。長林王誇獎蕭平旌寧關大捷一舉將大渝皇屬軍主力二十萬斬於馬下,做到了長林王和蕭平章想做卻沒有做到的事,他以蕭平旌為驕傲,蕭平章和先帝也一定會為蕭平旌驕傲。父子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另一邊,荀白水找到蕭元啟詢問其蕭平旌在北境的軍隊做了如何佈置,但蕭元啟卻告訴他蕭平旌並沒有做任何佈置。只是帶著一百親兵回了金陵。皇后得知之後卻偏執地認為這是蕭平旌的飛揚跋扈,質問荀白水長林王府不過只有二千兵馬,為何現在還不和長林王父子正面對抗。荀白水表示蕭平旌與蕭平章不同,情緒激動之下可能幹任何事,所以還是先靜觀其變,不過他建議太后不能讓蕭平旌在家裡過的逍遙,應該先將蕭平旌抓起來。太后深以為是,便派了禁衛營的兩位副統領來下長林王府抓蕭平旌。內閣也調動巡防營協助。然而當禁衛營來到長林王府時卻被蒙淺雪攔了下來。禁衛營副統領抱怨蒙淺雪欺人太甚,蒙淺雪卻拔出劍來直指那位副統領的咽喉。那位副統領立刻驚慌失措的向同伴求救,卻沒人敢觸蒙淺雪的霉頭。
 
第36集荀白水蕭平旌對質朝堂 長林王教導小皇帝病重倒下
禁衛營被蒙淺雪擋了下來,連長林王府的門都沒進去,灰溜溜的將此事稟告給荀白水。荀白水憤怒不已,荀飛盞突然來找荀白水,荀白水連忙命兩名副統領下去。然而荀飛盞已經知道了他調動禁衛的事,荀飛盞勸諫荀白水,他這樣做損害的其實是皇帝的威嚴,荀飛盞明言太后速來目光短淺,看不明白荀白水的心裡,其實很明顯,荀白水彈劾蕭平旌最大的依仗就是蕭平旌對皇帝的忠心。這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事情,但荀白水卻不以為意。
 
長林王父子做好了上朝的準備,另外一邊荀白水召集的朝臣也已來到了朝堂。朝堂之上,大戰一觸即發。皇帝心神不寧,對上朝充滿了牴觸情緒。荀飛盞安撫皇帝稱,到了朝堂之上,就多聽多看,然後再自己總結經驗。最後做出自己的判斷。皇帝這才冷靜下來。
 
蒙淺雪來找林奚,詢問她和蕭平旌之間的情況,林奚表示蕭平旌一直很忙,而她也一直躲著蕭平旌,怕他追問自己長林王的病情。蒙淺雪聽聞了長林王的病情之重,心下淒苦,頓時淚流滿面。
 
朝堂之上,群臣拜過皇帝後,荀白水立刻提起蕭平旌抗旨不接之罪,並要求對蕭平旌當廷訊問。皇帝看長林王並沒有異議,便同意了請求。荀白水當眾訊問蕭平旌面對聖旨時的說辭。蕭平旌直言他請首輔荀白水晚幾天再頒布聖旨,引得朝廷眾臣一片驚呼,議論紛紛。蕭平旌以大渝皇屬軍南下為自己辯解,但在荀白水的授意下,兵部侍郎齊大人則指出大渝軍是被蕭平旌故意放進來的。長林王此時站起身來,質問齊大人是不是想指認蕭平旌叛國。齊大人連忙否認,表示只是從時間上看蕭平旌的兵力部署調整,軍資發放在前,敵軍入侵在後。而且在排兵佈陣上也是誘敵深入,表明了蕭平旌是故意將大渝皇屬軍引入了寧州,刻意挑起一場大戰。蕭平旌怒稱難道在兵部侍郎的眼中,邊防作戰就是拿著刀亂砍,沒有任何謀略和計策不成,令齊大人一時語結。
 
太后在後宮之中緊張的坐立不安,她和荀白水已然秘密調遣了東湖羽林入金陵都城,一旦朝堂之上失敗,他們就會發動強攻。雖然東湖羽林人數多於長林府守衛數倍,太后卻依然不敢掉以輕心。
 
朝堂上的訊問還在繼續,一番唇槍舌戰之後,蕭平旌坦言他確實不願意接受聖旨,但絕不承認自己有任何不忠不義之心。隨後他面向文武百官,慨然說到朝堂的官員都是雲端之人,不知道邊民之痛苦,認為北境防線不破就不會危害帝都。因此敵軍主力到底是驅逐還是被殲滅似乎沒什麼區別。但千里之外邊城百姓和戍邊將士的生命安全同樣重要非常。百官因蕭平旌的慷慨陳詞微微動容,然而荀白水卻不依不饒得宣稱,一旦皇帝的聖旨不合蕭平旌意願他便會不遵守,只按照他自己的好惡來判斷該怎麼辦。更甚至如果皇帝不符合蕭平旌的好惡,是不是蕭平旌就要隨便罷黜皇帝。此言一出,令在場的所有人都大為震驚,而更令人感到驚慌的是,長林王竟然接話回應道,罷黜皇帝那也不是不可以。此言一出將所有人都嚇呆了,就連蕭平旌也愣在了當場。
 
內廷官迅速將此時告訴了太后, 太后嚇得站立不穩,讓內廷官繼續打探。此時的長林王對皇帝進言稱,長林王府位高權重,確實可能威脅新君,如果皇帝對此有些害怕,長林王父子甘願退讓。但他最怕的事,皇帝會把這些勾心鬥角當作為君之道。小皇帝坦言,他不如先帝那般包容,如果事事都如現在蕭平旌一般處理,他確實會感到有些惶恐。
 
長林王以北燕改朝換代之事教導小皇帝,越是心懷恐懼,越要胸懷萬民。無論用多少智謀,手段最關鍵的是為君者自己必須坐得穩,鎮得住。他講到此處,終於壓制不住自己的病情,噴出一大口鮮血,將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他坦言本來是想把話留在皇帝長大後再說,可他等不到那一天了。他向皇帝微微施禮,想著文武百官宣佈長林王府無人貪戀權位,隨後一頭栽倒在了蕭平旌的懷裡。
 
長林王被迅速送回了王府之中,在黎老堂主和林奚的治療下終於緩了過來。然而他已病入膏肓,生命所剩無幾,於是他便主動說出了林奚的身份,並對林奚的母親懷著深深的歉意。眼見長林王隨時可能離世蕭平旌和蒙淺雪都是痛苦不已。
 
第37集
大街上,蕭元啟無意中看到了荀安如的馬車,他對這位荀家的姑娘產生了異樣的情懷。
回到甘州以後,蕭元啟將老王爺的信交給了蕭平旌。
 
第38集
蕭平旌讓小魯將軍想辦法去破壞天子使臣的馬車,他可不想在一切準備妥當之前就放棄。不料使臣竟然是首輔大人,可蕭平旌還是不將他的話放在心上,他執意帶領長林軍攻打皇屬軍。
 
第39集
寧關堡大捷,蕭平旌趕回了金陵城。回到王府以後,蕭平旌跪在了父王面前。老王爺看著蕭平旌平安歸來,他誇讚蕭平旌做到了他們幾十年都沒有做到的事。
長林王府外,小雪攔住了想要闖進王府的兩位將軍,她不准他們去打擾老王爺。
 
第40集
朝堂上,蕭平旌解釋當日寧關堡一戰是為了保大梁國泰平安,而且若是先帝還在,他相信先帝一定不會阻攔當初的絕佳戰機。首輔大人說蕭平旌這是巧言令色,他認為只有皇上才能得知先帝的旨意。
 
第41集
走廊上,老王爺說他生在掖幽庭,他吃過常人沒有吃過的苦,見過常人沒有見過的事,但此生有三件事讓他不能忘懷:其一是得先師指導祛除了他內心的憤恨;其二蒙先皇恩養,歷兩代明君;其三家中和睦,膝下有蕭平章和蕭平旌這樣的好孩子。蕭平旌跪在父王面前哭了起來,老王爺笑著打了他一下。
 
第42集
小雪將琅琊閣上飛來一隻鴿子的事告訴了蕭平旌,蕭平旌說平日裡都會有很多鴿子,這次只來了一隻鴿子的確有些蹊蹺。小雪笑著將林奚要上山的事說了出來,蕭平旌一聽頓時就不淡定了。 
 
【文中圖片cr:琅琊榜之風起長林】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7韓劇 黑騎士結局】電視劇 黑騎士分集劇情1~20、黑騎士播出時間(12集更新)
《黑騎士》劇情講述為了心愛的女人而甘心接受危險命運的純情派男人的故事。   【播出時間】 愛奇藝台灣站12/7(四)起 每周四五上午10點更新...(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