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大唐榮耀》劇情講述吳興才女沈珍珠在經歷血海深仇、深宮爭鬥、安史之亂後與廣平王李俶不離不棄,始終堅守家國大義的故事。
 
大唐榮耀
【分集劇情】 
大唐榮耀~分集劇情31-60
大唐榮耀~分集劇情61-92
 
【播出時間】
東森戲劇 1/22(一)起
週一至週五 晚間10點
 
【人物介紹】
大唐榮耀
沈珍珠景甜 飾
溫婉端莊,清婉雋秀的名門之女,廣平王李豫之妃。
她內心善良、心存社稷、與人為善。
雖然是一柔弱女子,卻在安史之亂中挺身而出,用自己瘦弱的身軀撐起了一片天地。
 
 
大唐榮耀
李俶任嘉倫 飾
他是沈珍珠的夫君,在沈珍珠嫁入王府後,被她知書達禮的才識和德才兼備的品質深深吸引,以至於即便在安史之亂與她分離之時仍是對她念念不忘。 
在平定安史之亂後,更是不顧宮廷規矩無論如何都要接回沈珍珠。
 
 
大唐榮耀
獨孤靖瑤萬茜 飾
雲南王之女,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將軍,跟隨李俶征戰,傾力輔佐他成為一代君王,後為獨孤貴妃。
 
 
大唐榮耀
慕容林致舒暢 飾
珍珠好友,建寧王妃,也是一名神醫。
蕙質蘭心,生性溫婉、善良、端莊。
歷史讓她受盡傷害和侮辱,她沒有聖母般地原諒,也沒有報復和復仇,也沒有假作放下,她選擇轉身。
 
 
大唐榮耀
李倓秦俊傑 飾
建寧王。英毅有才略且善騎射,終身只愛慕容林致,在安史之亂中毅然擔起了責任。
他英俊、多情、單純,可憐生在皇家,適逢亂世,作為皇子的一上戰場就受到了致命的挫折。
 
 
大唐榮耀
安慶緒茅子俊 飾
安祿山之子,喜歡沈珍珠。
外表看似內向,實則心機深沉,且騎馬射箭很是精通。
自幼缺愛,性情孤僻、偏執,珍珠是他生命裡最初也是最終的曖色,他是最不忍不捨傷害珍珠的人,也是最能放下自己的立場來護佑珍珠的男人。
 
 
【分集劇情】
第1集珍珠遠赴京城參加大選 對救命恩人念念不忘
天寶十二年,唐玄宗年邁,楊貴妃恩寵正盛,其兄楊國忠位居相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隻手遮天,他誣陷太子正妃韋氏的兄長意欲謀反,將韋氏的兄長滿門抄斬。
 
宮內,歌舞昇平,楊貴妃正在跳霓裳羽衣舞,唐玄宗奏樂,太子李亨跪在一旁,急著向父親解釋此事與自己無關,畢竟,唐玄宗曾因懷疑皇子謀逆,一日之內斬殺過三個皇子。可是皇上醉心於歌舞,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
 
楊國忠將韋氏一家斬殺,隨後,進宮復旨,太子向皇帝解釋此事自己並不知情,當場提出和太子妃韋氏和離。而此時,奉命在外治理水患的皇長孫李俶聽聞宮中巨變,也快馬加鞭趕到了宮內,李俶面見唐玄宗,責問楊國忠的兒子,時任戶部侍郎的楊暄為何遲遲未發放賑災糧食,解釋到饑民遍野,路有餓殍,自己不得已先東動用了送往劍南的糧食,李俶以請罪知名回來,實際是為了給母妃求情。唐玄宗要楊國忠即刻去查賑災糧一事,楊國忠退下,李俶方才開始向唐玄宗求情,表示其中定有隱情,唐玄宗最終同意太子和太子妃韋氏義絕,當李俶想為母親求情的時候,太子拉住了他。
 
李俶的母妃被罰到城外水陸庵修行,李俶相送,他向母親許諾,自己會找機會洗刷母親的冤屈,太子妃叮囑他不要輕舉妄動,還表示,他舅舅臨終前要他小心吳興太守沈易直和吐蕃判將東則布。李俶命自己的手下風生衣處理此事。
 
風生衣查到沈易直為官清廉,但是奸相楊國忠卻三番四次去尋找,李俶猜測沈易直的手上可能有楊國忠感興趣的東西,但具體是什麼,則不得而知,為此,他想去尋找江湖上號稱無所不知的萬事通。
 
吳興沈易直家,有女珍珠初長成,沈珍珠才華橫溢,五官外貌也頗為細緻精巧,明眸善睞,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年滿十八的沈珍珠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以其家世,可以入宮參加採選了。但是沈珍珠心裡,早已芳心暗許。此事要從十年前說起,當年才八歲的沈珍珠赴京去探望當時官任秘書監的父親,趕上了京城盛大的上巳日。
 
在上巳日裡,從聖上到庶民,都身著華服,在曲江池邊飲酒暢遊。晚上,沈珍珠帶著婢女去江畔看花燈,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十分擁擠。珍珠一個不留意就被擠到了江裡,不會游泳的珍珠驚慌失措,恰逢當今太子李亨的兒子,唐玄宗的皇長孫——李俶也在江邊,他看到有人不慎跌入江中,便奮不顧身地跳下了江,救出了這個珍珠。珍珠當時不知道他的名字,更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李俶留給珍珠的,只有一塊自己隨身攜帶的玉珮。隨後不久,珍珠也返回了吳興,她一直想憑著這塊玉珮找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可是十幾年過去了,珍珠長大了,這點希望還是沒有實現,但是珍珠一直沒有放棄。
 
皇上昭告天下,從世家貴族中選良家女子充實東宮、並為諸位皇孫選妃,適齡的珍珠也被記入名冊。珍珠並不想去,奈何皇命不可違,珍珠只有告別父母和從小陪自己長大的安二哥——安祿山之子安慶緒,離開了吳興,但珍珠並不想到深宮生活。
 
第2集沈珍珠和李俶成為患難之交 珍珠慕容林致參加入宮採選
在沈家管家德叔的陪同下,珍珠帶著貼身侍女紅蕊,一路女扮男裝,去了咸陽。遠近聞名的醉仙樓,一年只出一壇醉仙翁酒,此酒清爽甘甜,世間罕見。而江湖上有一個「萬事通」,他遍知天下事,可以回答世人的任何問題,但行蹤不定,只是這萬事通獨愛美酒,尤其是醉仙翁酒,只要誰得到了醉仙翁,萬事通就會尋味而來,持酒之人便可以得到一個問萬事通問題的機會。
 
珍珠女扮男裝來到了醉仙樓,醉仙樓的規矩是誰能在作詩比賽中拔得頭籌,就可以帶走這瓶醉仙翁。滿腹才華的珍珠力壓眾人,贏得了比賽,可是沒想半路殺出個廣平王李俶,他化用李白的詩句贏得了比賽,帶走了醉仙翁酒。珍珠不肯就此罷休,她想問萬事通救命恩人的問題,便騎著馬追趕李俶想討回酒,卻無意中撞見李俶被人追殺,縱使李俶身手不凡,也寡不敵眾。幸虧珍珠及時趕到,千鈞一髮之際騎馬救走李俶,飛馳至一間澡堂。那些殺手仍在追趕,李俶便和珍珠換了衣服躲在了水中,眼看珍珠不能再憋氣,兩人即將暴露,李俶吻了珍珠,待殺手離開才鬆手,珍珠給了李俶一巴掌,李俶不解為什麼眼前的這位沈兄為何如女孩子一般嬌羞,但李俶感念珍珠的救命之恩,知道珍珠也想去找萬事通,便帶著她一同前往,兩人協商後,決定每人只問萬事通半個問題。
 
珍珠和李俶分別單獨詢問了萬事通,珍珠知道這個玉珮上應該來自回紇皇庭。而李俶則知道,沈家與威震一方,擁軍百萬的雲南王獨孤世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所以他傳信給自己的父親,要父親幫自己把沈家之女納入廣平王府,李亨知道李俶行事一向穩重,知道無論如何,自己都應當幫兒子爭取。
 
沈珍珠重新前往長安,到濟世堂見了自己親如姐妹的好朋友——慕容將軍之女慕容林致,慕容林致也要參加此次入宮採選,但是與沈珍珠堅決不想入宮的態度相比,慕容林致好像對入宮一事並無反感。
 
採選當日,楊貴妃的侄女崔彩屏姍姍來遲,一入場就仗著姨母楊玉環和舅父楊國忠的身份,要排在首位,主事的公公知道得罪不起,只好答應。採選要展示琴棋書畫的技能,慕容林致認真對待,本就不想入宮的沈珍珠故意隱藏實力,而什麼都不會的崔彩屏拿出自己早已準備好的書法和繡品濫竽充數。
 
第3集沈珍珠聰明睿智應對崔彩屏 李倓對慕容林致一見鍾情
珍珠故意在琴棋書畫的比試中隱藏實力,每科都得了下,但是因為太子暗中地幫助,沈珍珠還是進入了殿試環節。
 
飛揚跋扈的崔彩屏因為慕容林致不小心把水滴到了崔彩屏的裙子上,給了慕容林致一耳光,還咄咄逼人,珍珠出言相助,把崔彩屏說得啞口無言。崔彩屏不依不饒,要一旁的公公掌慕容林致和沈珍珠的嘴。
 
崔彩屏話音剛落,唐玄宗和楊貴妃就走了過來,唐玄宗看到了崔彩屏的驕縱跋扈,也看到了沈珍珠的不卑不亢,才華洋溢。
 
玩世不恭的李倓在宮中百花園附近遊蕩,他想去看看來宮中參加採選的女子,畢竟,這是皇上在為他和哥哥李俶挑選妃子。李倓吃著棗爬上了宮牆,一不小心腳底打滑,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恰好慕容林致和沈珍珠從此地經過,精通醫術的慕容林致查看了周圍的場景,看到了落地的棗,再給李郯把脈後,知道李倓是因為棗核卡在喉嚨中導致的暈厥,便讓珍珠幫自己把李倓扶起來,對著他的背重重地拍了幾下,棗核被吐出,李倓醒了過來,他一睜眼便看到了慕容林致的關心的神情,對慕容林致一見鍾情,追著慕容林致問她的名字。
 
殿試如期舉行,唐玄宗攜楊貴妃坐在琉璃頂的華蓋下考察眾位良家子,崔彩屏在彈奏,眾位良家子圍著崔彩屏而坐。突然,大家看到崔彩屏的衣服衣角開始著火,沈珍珠沒有多想,從旁邊拎了一桶水就澆在了崔彩屏的衣服上,崔彩屏受到驚嚇,叫嚷著要皇上為她做主,把沈珍珠和慕容林致關入大牢。沈珍珠觀察了四周情形,表示縱火的真兇應該是皇上華蓋上的琉璃,因為琉璃有聚光的效果,現在烈日當空。眾人不信,珍珠拿了一塊布放在剛剛崔彩屏坐的地方,過了一會兒,那塊布著了起來,沈珍珠的話被證實,她和慕容林致擺脫了縱火的嫌疑,在座的皇上和太子也因為沈珍珠的聰明睿智而對她稱讚有加。
 
太子向皇上求情,求皇上將沈珍珠許配給自己的長子李俶,但是楊國忠和楊貴妃一心想干預東宮,意欲把崔彩屏嫁給李俶,太子妃從中勸說,認為可以許給沈珍珠和崔彩屏孺人的身份,讓她們先加入東宮,至於誰為正妃則看俶兒自己的心意,皇上應允了。
 
楊國忠屢次下吳行,去找沈易直,但沈易直一直不想見。楊國忠的手下不理解相國為什麼一定要來沈家吃閉門羹,楊國忠呵斥了手下,表示沈易直手上,有可以號令雲南王的令牌,這話被守在沈府的風生衣聽到了,他回去向廣平王覆命。
 
根據風生衣口中的江湖傳言,李俶推斷沈家可能有可以號令雲南王的麒麟令,深夜暗訪沈府,勸沈易直把麒麟令交給自己,以免麒麟令落入奸相楊國忠的手中,但是沈易直為光明磊落,他相信國法乾坤,認為楊國忠不敢胡作非為,拒絕了李俶的提議。李俶把一隻玉哨交給了沈易直,讓他在危機時刻吹響,自己的手下會趕來支援。
 
第4集李俶識破沈珍珠性別 沈家遭遇滅門之災
走出沈府,李俶得到消息,掌握著楊國忠賣國證據的東則布在甘州一帶現身,便讓自己的手下何靈依保護沈家,自己帶著風生衣前往甘州。
 
宮中,沈珍珠得知建寧王李倓在皇上面前求情,讓皇上把慕容林致許配給自己,由衷地為慕容林致高興。而與此同時,沈珍珠也得知自己有可能要被嫁入東宮,決定逃走。在慕容林致的配合下,沈珍珠成功和丫鬟紅蕊互換了身份,女扮男裝逃了出去。
 
沈珍珠想前往回紇,去尋找那位玉珮的主人,她租了一輛馬車,可是車伕以飛快的速度奔馳,沈珍珠意識到車伕行走的方向不對。其實,車伕是崔彩屏的母親——韓國夫人派來的,要他們在荒郊野外處理掉沈珍珠。車伕行至荒僻處,以休息為名要沈珍珠下車休息,其實,他已經拿出了藏在袖子裡的刀,沈珍珠機警,不顧一切地向前跑。而風生衣所駕的馬車也在此時經過此地,救下了沈珍珠。李俶看到舊相識沈兄,得知她要前往回紇,和自己方向一致,便邀請沈兄和他們同行,沈珍珠答應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俶在馬車上沒有看到沈兄,等了一會兒才看到沈兄回來了。沈珍珠解釋道自己去草叢中換衣服了,李俶不解,沈珍珠驚慌中把自己的包裹弄掉了,裡邊的東西散落一地,李俶撿到了脂粉盒,看出所謂的沈兄其實是女兒身,但是李俶並未說破。
 
深夜,楊國忠派了數十個蒙面黑衣人潛入沈府,逼迫沈易直交出麒麟令,沈易直表示麒麟令不再自己手上,殘忍的黑衣人殺害了沈易直全家的人,只有之前被沈易直藏在暗室裡的沈安躲過一劫,沈安看著倒在血泊中的父親母親還有家人,悲痛萬分,渾身發抖,在另一波黑衣人來襲前,一名男子扛著沈安走了。
 
來到金城郡,沈珍珠和李俶分道揚鑣,沈珍珠為了出關到回紇,投奔了一群回紇難民,領頭的人叫巴旦目,在他的帶領下,沈珍珠和一批回紇難民都出了關。巴旦目以等候向大唐皇上朝拜的可汗從此處經過為由,讓這批回紇難民等在城外。
 
聰慧過人的沈珍珠覺得巴旦目的行為很可疑,便向隊伍中和自己交好的葉護打聽,但是單純善良的葉護認為巴旦目是個好人。
 
晚上,沈珍珠夢到全家人死於非命,被噩夢驚醒後起來四處閒逛,無意間聽到巴旦目和同伴交流計劃。原來,他們想利用這群回紇人去刺殺回紇人的可汗默延啜。沈珍珠正感到驚奇的時候,葉護從沈珍珠的身後衝出去,要拿著匕首殺掉巴旦目,幸虧沈珍珠及時拉住了葉護,勸他不要魯莽行事。
 
巴旦目帶領著回紇難民恭候可汗,可汗同意讓自己的子民跟在士兵後邊,一同回回紇。巴旦目偷偷在可汗的水中下毒,然後拿著水給可汗喝,但是這一幕被沈珍珠看到了,沈珍珠在可汗要喝水的時候大喝一聲水中有毒。
 
第5集可汗得知珍珠實為女兒身 李俶對沈珍珠暗生情愫
聽到沈珍珠大喝一聲水中有毒後,巴旦目及其同夥拿出了匕首準備行動,可汗默延啜和他的守衛反應靈敏,和巴旦目等人大打出手,不出兩招,巴旦目及其同伴就被制服。其實,可汗默延啜早就知道,巴旦目等人目的詭異,因為他從巴旦目的言行中看出巴旦目不是正宗的回紇人,也知道那些回紇人是被巴旦目別有用心地利用了,所以並沒有遷怒於他們。巴旦目和同夥眼見行刺失敗,紛紛咬舌自盡了。而葉護突然指著沈珍珠對著可汗大聲說道,她也不是回紇人。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了沈珍珠身上,沈珍珠如實相告,表示自己只是想到回紇找人的。珍珠告訴可汗,巴旦目等人如此明目張膽地行刺,表示這些人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所以他們肯定還有後手。珍珠表示,那些人很可能在必經之路上設下埋伏,襲擊可汗,她建議可汗佯裝不知,先發制人。
 
可汗按照珍珠的建議,在必經之路上制服了埋伏在此,意欲偷襲的反叛之人,但是對方人手眾多,危急關頭,來甘州尋找東則布的李俶出現,救了他們。其實,李俶和可汗本就是結義兄弟,可汗也受李俶之托,幫他尋找吐蕃判將東則布。可汗帶著珍珠、李俶和難民返回回紇。
 
珍珠向可汗打聽關於玉穗的消息,因此得知玉穗是十年前回紇送給大唐皇室的禮物,但是至於玉穗最終在誰的手裡,則不得而知,珍珠聞言,不免有些失望。
 
李俶和可汗比武的時候,讓珍珠得知了他所用的劍來歷不凡,進而知道了李俶的真實身份,他就是那個自己要嫁的廣平王。
 
李倓思念心切,便偽裝成一般的百姓來到了慕容林致的濟世堂,佯裝生病了需要慕容林致診,慕容林致嘴上沒有什麼表示,但心裡也十分歡喜。
 
可汗和妻子可米依設宴款待李俶和沈珍珠,酒至酣處,可汗提起了李俶的終身大事,李俶表示自己也想像李倓一樣,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但自己是皇長孫,是太子的長子,所以自己身不由已,一邊說著,一邊看向沈珍珠,其實,李俶的心,早已被沈珍珠打動。
 
宴飲之際,跳舞的女子們牽著李俶和沈珍珠起身,讓他們也一起跳舞,沈珍珠不小心被絆倒,李俶急忙上前,扶住了沈珍珠的腰際,帽子掉地,沈珍珠的一頭長髮散落出來,可汗這才意識到珍珠是女兒身。縱使李俶早已知道自己的沈兄是女兒身,但還是為眼前的珍珠感到心動。
 
可汗看出了李俶對珍珠有意,但是李俶表示自己不想把她拉住到自己機關算盡、步步為營的生活中。
 
第6集珍珠得知父母遇害 痛失親人悲慟不已
珍珠的侍女紅蕊和素瓷按照珍珠的囑托,先回到了吳興沈府,兩人一直擔心珍珠的安危。當兩人走進沈府,被眼前觸目驚心的場面嚇呆了,她們熟悉的陳伯,所有人,都倒在了血泊中。兩人不知沈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正當兩人難過痛哭的時候,安慶緒也來到了沈府,他也被眼前的場景震驚了,他要紅蕊和素瓷先去報官,再安頓好這些人,自己則趕去尋找沈珍珠。
 
珍珠和李俶告別了可汗,準備回到長安。兩人坐在客棧裡吃飯,李俶看著珍珠心神不寧,問她是不是在惦念玉珮的主人,珍珠表示自己沒有找到玉珮的主人,確實有些失望。珍珠想趁機向李俶坦白,自己就是要奉旨嫁給他的沈珍珠,她想告訴李俶,自己一直牽掛著玉珮的主人,早已心有所屬,所以不想嫁給他,但是因為緊張,話還沒有說出口,李俶就因為有事起身離開了。
 
安慶緒在客棧找到了珍珠,沒有多做解釋就把珍珠帶走了。此時,李俶從風生衣的口中,也得知了沈易直一家被害的噩耗。待李俶帶著風生衣走下樓時,已經不見了珍珠的身影,李俶還以為珍珠遇到了心上人,不辭而別了。
 
沈府,珍珠看到了沒有呼吸的父親、母親還有視若家人的下人,悲痛欲絕。官府解釋沈府的人是被流寇所害,珍珠不相信,她仔細查看了父親的書房,發現很多東西散落在地,一片狼藉。珍珠找到了一塊令牌的缺角和一個玉哨,不知道來自何方,但感覺應該和兇手有關,所以收了起來。而且,珍珠無意間觸碰到了機關,書房的暗室被打開了,珍珠推測父親可能把弟弟沈安藏在了密室,讓弟弟躲過了一劫,如此說來,父親應該早就知道會有此劫難,再加上所有人都是被一劍割喉,所以珍珠認為兇手應該是武林高手,她暗下決心,一定要找出兇手,還父親母親一個公道。
 
安慶緒帶著沈珍珠來到了范陽安府,安慶緒的父親讓珍珠放心在自己家住,珍珠拿著令牌的缺角和玉哨去詢問安祿山,安祿山表示玉哨的主人自己並不清楚,但是從令牌的缺角來看,令牌應該來自宮中,珍珠可以到宮中的尚宮坊打聽,誰在案發之後換了令牌,誰就有可能是疑凶。珍珠不解,因為尚宮坊在深宮,非常人可以靠近,安祿山笑了,表示對珍珠而言,嫁給廣平王就是最好的辦法。
 
其實,安祿山讓珍珠嫁給廣平王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和楊國忠速來不和,楊國忠把外甥女崔彩屏嫁給廣平王,他也想讓珍珠嫁給廣平王,幫自己收集廣平王的消息。安慶緒看出了父親的心事,去找父親興師問罪,表示自己不同意讓珍珠嫁入公眾,但安祿山根本不管兒子的心思。
 
第7集崔彩屏沈珍珠嫁入廣平王府 李俶見到珍珠喜出望外
安慶緒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改變父親的決定,無奈地坐在院子裡吹笛子,珍珠聞聲而來,她告訴安慶緒入宮是自己的決定,因為只有入宮,自己才能查清父母被害的真相。安慶緒懷疑這是父親的授意,想要拉著珍珠離開,但是安祿山帶著侍衛出現,安慶緒只能作罷。
 
決意入宮的珍珠敲響了京兆府的鼓,表明身份,面見了皇上,皇上授意,讓沈珍珠先去大興國寺為父母守孝半年,半年後和崔彩屏一起嫁入廣平王府。
 
安祿山把兒子安慶緒關在了家裡的監牢裡,直到安慶緒遍體鱗傷,妥協才肯罷休,安祿山要兒子趕到京城,和自己安插在京城的線人接頭,聽從線人的命令,幫珍珠尋找沈安,但是尋找到後,如何安頓沈安,不容他插手。
 
半年後,珍珠和崔彩屏一起嫁入了廣平王府,崔彩屏住在了琉璃閣,珍珠住在了文瑾閣。新婚當夜,下人一邊扶著喝醉的李俶,一邊建議他到琉璃閣去,沒想到一言既出,激得廣平王大怒,因為這位下人很明顯被崔彩屏收買了。下人連連求饒,何靈依走來,李俶命人把那個下人拖出去杖責四十,趕出王府。隨後,李俶走進了崔彩屏的房間,崔彩屏興奮不已,李俶開門見山,質問她是不是派人在自己的酒裡下藥了,他警告崔彩屏下不為例。崔彩屏一心想讓李俶今夜住在自己的房間裡,李俶正色道自己今晚身體不適,把崔彩屏的擋扇丟在地上,揚長而去。
 
李俶去了珍珠的房間,當珍珠拿下擋扇的那一刻,李俶驚呆了,他沒有想到嫁入自己府上的沈珍珠竟然是自己心心唸唸的「沈兄」。李俶喜出望外,當即向珍珠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可是當李俶意欲吻珍珠的時候,珍珠別過了頭,李俶知道,珍珠還在掛念心上人,他不願強迫她,但是他要珍珠明白,從嫁入廣平王府的那一刻,她的心裡就不能再有別的人了。說完,李俶就轉身離開了,但是在出門前,李俶還是問了珍珠一個問題,他問珍珠認不認識雲南的獨孤世家,珍珠一臉茫然,李俶明白了,沈易直沒有把關於麒麟令的事情告訴珍珠。
 
第8集慕容林致發現太子秘密 李俶讓珍珠打理王府事務
大婚第二日,依制李俶帶著崔彩屏和沈珍珠進宮拜見太子和太子妃張氏,剛好李倓也帶著慕容林致在向太子和太子妃請安,一番寒暄後,太子將李俶叫到了自己的書房,太子詢問起麒麟令的下落,李俶表示沈珍珠對此事一概不知,以沈易直的清高,很可能在臨終前把麒麟令毀了。太子認為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他要李俶從沈易直丟失的孩子入手,很可能能找到麒麟令的下落。
 
太子妃要慕容林致留下為她把脈,畢竟,太子妃張氏膝下並無子嗣,還想為太子生下一兒半女,但是慕容林致在診脈的時候發現太子已沒有生育能力,可是當場她並沒有點破。事後,慕容林致一直在糾結要怎麼處理這件事,她把自己的煩惱告訴了前來探望她的珍珠,珍珠也建議她不要點破,因為揭穿別人的短處容易招致禍端,更何況太醫院醫術高明的人那麼多,但他們都選擇了閉口不提。林致聽從了珍珠的建議。
 
在進宮時,珍珠就一直注視著宮人所佩戴的令牌,回去後,珍珠按照令牌的一角畫出了幾個草圖,但都不能確定哪個才是令牌真正的樣貌。站在一旁的素瓷認為這個令牌向鳥的羽毛,一句驚醒夢中人,珍珠覺得素瓷所言十分有理,要素瓷聯繫安祿山的那位線人,自己要把新的發現告訴他。正當珍珠意欲轉身出去的時候,李俶走了進來,把母妃交給自己的玉鐲戴在了珍珠的手上,他告訴珍珠,這個玉鐲有一對,母妃分別交給了自己和倓兒,讓他們交給自己的王妃,現在,自己已經認定了珍珠是王妃,所以這個玉鐲的主人,非珍珠不可。
 
隨後,珍珠在素瓷的陪同下來到了茶樓,見到了安慶緒和偽裝成店小二的線人,線人告訴珍珠,那塊口哨,是血玉打造的,血玉是當年由吐蕃進攻給大唐的,一共五塊,貴妃、太子、公主各一塊,上邊的符號還需要一些時日才能辨認。
 
回府後,珍珠惦念自己的弟弟,天冷了,也不知道弟弟在哪裡,心急之下開始畫像,想讓素瓷和紅蕊去張貼尋人啟事。李俶興沖沖地拿著冰糖葫蘆走了進來,原來,李俶是聽素瓷說珍珠最喜歡吃冰糖葫蘆,才特意買來的。珍珠很感動,向李俶講起了弟弟的趣事。李俶發現珍珠手腳冰涼,當即叫人來生暖爐,可是炭火根本就點不著,李俶叫了管事的人來問話,因此得知是管事的欺負珍珠無家無依,把準備給珍珠的上好的炭偷偷賣了出去,把受潮的炭拿給了珍珠。李俶聞言大怒,管家何靈依請罪,李俶要何靈依把內院事務交給珍珠打理。
 
崔彩屏得知李俶讓珍珠打理內院事務,十分不滿,故意去文瑾閣找茬,珍珠不卑不亢,應對自如。
 
第9集珍珠巧妙應對崔彩屏刁難 李白入京和珍珠相見
崔彩屏找茬,珍珠應對自如,李俶也在此時來到了珍珠的房間,崔彩屏只得作罷。珍珠向崔彩屏道歉,給崔彩屏一個台階下,當著李俶的面,崔彩屏接受了珍珠的道歉,但提出要珍珠手上戴的玉鐲作為謝罪禮。珍珠表示,這玉鐲佩戴在手上有些時日了,現在不方便取下來,日後自己會派人親自送給她。崔彩屏聞言洋洋自得,李俶眼看自己送給沈珍珠的玉鐲被她這樣輕易地送給別人,很不開心,說了一句氣話就轉身離開了。
 
楊國忠得到了安祿山擊退契丹大軍的消息,便去找太子商議,想拉著太子和自己一起上奏,奏鳴聖上安祿山有謀反之心。李俶前來給父親請安,得知了楊國忠的想法,李俶分析了當前的時勢,建議父王不妨順水推舟,按照楊國忠的建議行事。
 
珍珠派人把玉鐲送給了崔彩屏,崔彩屏戴上玉鐲愈發得意,還派人把何靈依請到了自己的房間,想要拉攏何靈依,但是何靈依根本不屑於與她為伍,還在言語中刻意透露出崔彩屏所帶的玉鐲是假的,崔彩屏知道後,氣急敗壞,何靈依暗自得意,其實,何靈依作為李俶的死士,這麼多年陪在李俶的身邊,早已對李俶暗生情愫。
 
珍珠知道李俶在生氣,就端著親手熬的藥膳去了李俶的書房,李俶本來還在生悶氣,看到珍珠手上戴的玉鐲很詫異,珍珠解釋道自己的確送了玉鐲給崔彩屏,可是是自己以前戴的那一個,和他送給自己的有些相似,李俶聞言,哈哈大笑。
 
李俶帶著女扮男裝的珍珠上街遊玩,買了許多東西,深夜才回到王府,李俶問珍珠今夜可不可以讓他留在這裡,但是珍珠卻狂咳不止,李俶緊張地讓下人張得玉宣太醫來看,太醫表示珍珠本就身體虛弱,再加上受到打擊,身體更加孱弱。李俶明白太醫的言外之意,這也正遂了珍珠的本意。
 
珍珠的師父李白入京,得知珍珠嫁入廣平王府,特意遞了拜帖,去見了珍珠。李白表示自己見過沈安,在沈府滿門被滅的第二日,自己遊歷經過吳興,看到了受到驚嚇在院子裡發呆的沈安,當時,一些蒙面人再度來襲,李白慌亂中背著沈安逃走了,帶著他在山中躲避了幾日,可是後來,沈安意外和自己走散了。
第10集李俶因沈珍珠和安慶緒交往生氣 李諾憤怒暴打鄭巽
珍珠從師父李白口中聽到關於安兒的消息,喜憂參半,她慶幸安兒還在人世,但是又因為不知道他的下落而擔心。
 
安祿山入京,皇上信任安祿山,特意為他準備了慶功宴,皇親國戚紛紛出席。宴席上,楊國忠提議為安祿山的大兒子安慶宗結門皇親,他想通過此舉把安祿山留在京城,藉機消減其實力。壽宴上,珍珠一直在留心觀察宮中人腰間佩戴的令牌,但是一無所獲,心急的珍珠藉機離開了宴席,想要去尚宮局,但是遇到了安祿山。安祿山表示自己在宴席上沒有看到珍珠,便猜測她是來了這裡,他提醒珍珠此時貿然闖進尚宮局絕不是明智之舉,珍珠向他請教,但是安祿山表示,自己不是白白幫她,只有當珍珠當上了廣平王妃,於她有利,於自己也有利,自己才會與她談判。珍珠頓時明白,安祿山從來不是白白幫自己,而是想要從自己這裡獲得利益交換。
 
慶功宴上,安祿山的幕僚史思明目不轉睛地盯著太子妃,安祿山知道事情的原委,當今的太子妃是史思明年幼時所愛戀之人。
 
安慶緒命人偷偷給珍珠遞了紙條,約她見面,紅蕊很快就把紙條燒了,但是這個舉動被崔彩屏安插在珍珠身邊的人看到了,崔彩屏故意趁安慶緒和珍珠見面的時候,帶著李俶去看。
 
安慶緒告訴珍珠,目前還沒有找到沈安的下落,珍珠擔心地落淚,安慶緒安慰她,這一幕恰好被趕來的李俶看到了,李俶拉著珍珠的手要離開,安慶緒阻攔,有心想解釋,珍珠知道李俶已經生氣了,表示這是他們夫妻兩人的事,自己會向李俶解釋清楚。
 
回到王府,珍珠表示自己自幼和安二哥相識,他的母親和自己的母親是朋友。李俶聽到珍珠一口一個安二哥,反而更加生氣了。
 
太子的女兒李諾被許配給了楊國忠的外甥鄭巽,但是李諾不願意,因為鄭巽是一個一事無成,游手好閒的紈褲子弟,太子對鄭巽的為人心知肚明,但是迫於楊國忠的面子,太子也無能為力。
 
李諾本就風風火火,整日習武,在練馬場,李諾聽到了鄭巽言語輕佻,設計將鄭巽引入樹林中,吊打了一頓。
 
第11集李倓想幫婼兒逃婚 李俶珍珠重歸於好
安祿山得知安慶緒因為沈珍珠和廣平王發生了爭執,怒火萬丈,把安慶緒一頓痛罵。畢竟,現在安祿山一心想和太子拉近關係,安慶緒和太子的爭吵無疑會打亂自己的計劃,可是安慶緒也是滿腹委屈,他深愛著珍珠,唯恐珍珠回去會受委屈。
 
鄭巽滿臉青紫地去找表叔楊國忠告狀,楊國忠認為李婼欺人太甚,畢竟打狗還得看主人,他問鄭巽還願不願意取李婼,鄭巽點頭表示願意,因為他想等到李婼嫁給自己,這樣自己就可以隨意地欺負李婼。楊國忠聞言,點頭同意,隨後,楊國忠就興師動眾地到太子府去問罪。
 
太子為了平息楊國忠的怒火,決定推進李婼和太子的婚事。李婼不滿,和父親起了爭執,李俶趕來,勸說父親,東澤布已經被回紇可汗默延啜抓捕,不日就會押回京城,東則布手上有楊國忠叛國的證據。但是父親表示自己這樣做,並非只是為了讓楊國忠消氣,而是李俶的行為已經引起了楊國忠的懷疑,如果不讓楊國忠打消戒心,早作準備,到時候他們就會陷入被動。李俶聞言也很無奈。
 
廣平王府,李俶還在生珍珠的氣,珍珠給他解釋,安慶緒和自己自幼相識,那日他約自己想見,只是因為他找到了安兒的長命鎖,想把安兒的消息告訴自己。李俶聞言,感慨自己真是瞎操心,說完就氣呼呼地到了書房。
 
書房裡,張德玉告訴李俶,沈孺人剛把熬好的藥膳端了進來,還留下了紙條,上邊寫著「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李俶表面上呵斥張德玉不要讓別人隨便進自己的書房,其實悄悄端起了藥膳喝了起來,笑意浮現在臉上。風生衣走來,告訴李俶自己查到的沈孺人和安家的關係和珍珠所言並無差別。
 
慕容林致知道李俶在生珍珠的氣,她一直擔心珍珠一心關注沈家的家仇,看不清自己的真心,讓李倓約李俶去湖邊划船賞景。李俶答應了,但是卻帶了崔彩屏和沈珍珠一同前往。
 
看著崔彩屏在李俶旁撒嬌,一旁的李倓慕容林致和沈珍珠十分尷尬,慕容林致提出和沈珍珠一起走走,隨後,李俶打發走了崔彩屏,李倓告訴哥哥,婼兒有心逃婚,自己想幫助妹妹。李俶同意了。
 
崔彩屏找到慕容林致和沈珍珠,出言挑釁,還把珍珠推到了水下,林致喚人來救,李俶毫不猶豫地跳下水,把沈珍珠救了上來,上岸後卻責備珍珠惹事,擾人興致。
 
珍珠並不埋怨李俶,因為自己是為了尋找真相嫁入王府,自己也覺得對李俶有愧,她辛苦收集朝露,為李俶做了助眠的香,張德玉誇讚沈孺人,引起了李俶的不滿,李俶到院子裡走走的時候,看到了珍珠爬著梯子幫自己採集朝露,便原諒了珍珠,兩人重歸於好,他要珍珠不准再欺瞞自己。
 
第12集楊國忠狀告安祿山不成 可汗身中埋伏
何靈依提醒李俶不要相信珍珠的一面之詞,再查一下珍珠和安府的關係,但是李俶不願意,此時的他完全相信珍珠。
 
安祿山留在京城茶樓的線人約珍珠見面,他表示沈家滅門案有新的進展了,但要珍珠拿廣平王府的情報來換,珍珠回想起在廣平王府看到的文書,知道安祿山圖謀不軌,便刻意隱瞞了關鍵的消息,只告訴了線人一些細枝末節的內容,她表示李俶正在調查如意賭坊的李超。線人給了珍珠一張圖紙,上邊是遍及京城的鋪子,這些鋪子遍及各行各業,但是都與那個神秘的暗符有關。
 
安祿山從珍珠那得到消息後,即刻安排人轉移如意賭坊。而楊國忠也打探出安祿山在暗中經營如意賭坊,便對如意賭坊的人嚴刑逼供,得知了如意賭坊的密防,急著帶人去搜查如意賭坊。李俶趕來勸阻,但是楊國忠根本不聽,其實,李俶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自己只是讓水變得更渾,自己才好趁亂安插忍受。楊國忠興師動眾地帶著人去搜查,隨口得意洋洋地講在賭坊搜查到的賬本呈交給了皇上,但是安祿山早有對策,在皇上面前應對自如,一番說辭更是滴水不漏,史思明更是歷陳這些年史思明的戰功,皇上對安祿山不懲罰反而獎勵,楊國忠偷雞不成蝕把米。
 
安祿山皇上遲早有一天會對自己起疑心,要安慶緒幫自己調查清楚宮中的兵力,同時整頓自己的軍力,安慶緒聞言,知道傳言不假,父親確實有意謀反。
 
楊國忠收到密報,得知東澤布已被捕,便派人埋伏在入京的路上,準備偷襲回紇可汗。可汗身邊的人被收買,中了埋伏,幸虧前來迎接的李俶及時趕到,帶著可汗回了自己的王府。
 
珍珠拜見可汗,表示自己先前隱瞞身份是迫於無奈,以後,可汗不介意的話,還以珍珠的稱謂稱呼自己,可汗愣住了,他不解為什麼珍珠會出現在廣平王府,李俶起身走進珍珠,攬住了珍珠的肩膀,可汗明白了,他恭喜王爺得償所願。
 
 
第13集李俶得知珍珠體弱真相 珍珠入住別院受盡委屈
珍珠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對廣平王動心,紅蕊問她要不要把讓身體變弱的藥停掉,珍珠已有停藥之心,但是怕突然停掉會讓太醫起疑心,想等問過林致,調整藥方,讓這個「病」慢慢變好。
 
紅蕊偷偷來到院子裡,把藥渣埋在了樹下,這些舉動都被崔彩屏安插在沈珍珠身邊的侍女——瑤兒看到了,瑤兒偷偷把土扒開,取了一些藥渣,交給了崔彩屏。
 
李俶帶著珍珠去城北水庵看了自己的母親。其實,對於李俶而言,他在珍珠面前可以毫無戒備,所以願意把自己的一切告訴珍珠。珍珠看到伴著青燈古佛的韋氏,感慨萬千,這位太子妃曾經也享盡富貴,風光無限。韋氏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和陪伴在他身旁的珍珠,告訴了兩人一句話,一念或入深淵,珍之慎之。
 
崔彩屏拿著藥渣去找李俶告狀,聲稱李俶要加害他,李俶根本不相信,可是李俶無意間聽到了珍珠和紅蕊的對話,知道那些藥是珍珠子自己服下的,只是為了躲避自己,李俶十分生氣,當即下令要珍珠住到別院,軟禁了珍珠和紅蕊素瓷。
 
崔彩屏自以為打敗了珍珠,洋洋自得,趁著這個機會折磨珍珠,她要瑤兒佯裝好心去給珍珠送雞湯,其實在雞湯中加入了一種慢性毒藥。一天天,珍珠的身體變得越來越虛弱,半夜暈倒來了。素瓷和紅蕊十分驚慌,紅蕊一直大聲呼救,希望外邊的人聽到後可以救救珍珠。何靈依恰好從院外經過,但是她裝作沒聽見,悄然從門口走過,嘴角還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對於何靈依而言,她愛李俶,所以甘心做他的死士,為他出生入死,可是她不能接受李俶的心被沈珍珠佔據。
 
紅蕊和素瓷找不到人救珍珠,只能熬夜守在珍珠的床邊,直到第二天珍珠醒了過來。院外,崔彩屏讓下人放風箏,想讓身旁的李俶看到開心,紅蕊聽到了下人放風箏的聲音,直到門外有人,便急忙大聲呼救,叫喊著沈孺人身受重病。而珍珠也吹起了樂曲,李俶聽到了,終歸是不忍心,帶著崔彩屏來到了別院。
 
珍珠看著李俶來了,她表示自己有很多話想說,其實,珍珠想告訴李俶,自己早已經決定停藥了。李俶要珍珠把這首曲子吹奏完,如果能打動自己,自己就給她時間說話。
 
第14集珍珠找到太湖救命恩人 尋尋覓覓發現就在眼前
珍珠一曲還沒吹奏完,就暈倒在地。李俶十分緊張,叫慕容林致到王府幫珍珠診治。慕容林致查出珍珠是中了一種叫月見草的慢性毒,紅蕊和素瓷回想近期發生的一切,懷疑是瑤兒在每日珍珠喝得雞湯裡下了毒。李俶下令,要何靈依去抓捕瑤兒。
 
慕容林致替珍珠施針,幫珍珠驅散體內的毒。慕容林致告訴李俶,其實珍珠已有意停藥,而且珍珠目前的情況,泡溫泉有利於盡快將體內的毒逼出來。紅蕊表示李白山間居所附近有一處溫泉,是極好的修養場所。李俶當即命人備好馬車,自己要帶著珍珠和慕容林致到李太白的山間住所。
 
慕容林致連日為珍珠施針,她吩咐紅蕊照顧好珍珠,自己就掩上房門出去了。看到等候在門外的李俶和李太白,慕容林致簡單地說明了珍珠的情況,李白就進去看望珍珠了,只剩下林致和李俶面面相覷。李倓大聲叫著媳婦跑了過來,原來,李倓思念心切,便從京城來到了這深山中。何靈依告訴李俶,瑤兒早已從王府逃走,而且瑤兒和父母均被殺害,李俶知道這一切都是崔彩屏和楊國忠所為。
 
李俶抱著珍珠泡溫泉,珍珠醒了過來,無意間看到了李俶手臂上的齒痕,便詢問這齒痕的由來。李俶解釋道是自己年幼時在江南遊歷,路過太湖,救了一個落水的小女孩,小女孩的腳受傷了,自己救她上岸後陪她看醫生,在醫生為小女孩療傷的時候,小女孩疼痛難忍,咬了自己的胳膊,留下了這個痕跡。沈珍珠聽完震驚了,她這才明白,自己尋尋覓覓找的救命恩人,自己心心唸唸的意中人,就在自己眼前,而且,自己還機緣巧合嫁給了他,連連感歎自己太傻了。
 
李婼藏身在長安的市井中,冤家路窄,被在煙花柳巷玩樂的鄭巽撞見了。鄭巽要報當日被李婼痛打之仇,便命下人押著李婼,意欲羞辱李婼。李婼絕望之時,背著劍的安慶緒從旁邊經過,安慶緒在借酒消愁,本不欲管此等閒事,但聽不得李婼的聲聲呼救,轉身回去,劍殺了鄭巽,想要離開之時,被李婼拉住,李婼要答謝他,但是安慶緒對李婼置之不理。李婼以為安慶緒不相信自己,急於表明身份,她告訴安慶緒,自己的王兄還是廣平王。安慶緒愣住了。
 
李婼帶著安慶緒來到了李白的山間居所找哥哥,李俶和珍珠正在河邊站著和李白對詩,李俶看到李婼和安慶緒一同前來,拉著李婼去書房要她給自己和李倓講清事情的真相。
 
而此時,珍珠和安慶緒站在河邊,安慶緒吹奏起了樂曲,珍珠不知該如何勸說他,此時,和李倓商議完事的李俶走了過來,聽到安慶緒談的曲子,醋意大發,因為這首曲子和珍珠當時吹給自己的一模一樣。李俶回到了京城,留珍珠獨自在深山中養傷。
 
第15集李俶得知珍珠心意 兩人被人追殺
風生衣趕到鄭巽屍首所在的巷子,先處理了鄭巽的屍體。而且風生衣還打聽到鄭巽當日和陳仁傑一起喝酒,陳仁傑喝醉了,在山中和歌姬取樂,誤殺了一名歌姬,李俶表示要陳仁傑背黑鍋也不冤枉,風生衣明白了,把鄭巽的屍體放置在了還沒有酒醒的陳仁傑所在的山洞中。
 
廣平王府,張燈結綵,因為第二天是李俶的生日。為了穩住楊相國,李俶決定許給崔彩屏王妃之位,這樣崔彩屏和韓國夫人以及楊國忠就不會再生歹計,陷害沈珍珠等人了。
 
珍珠也帶著紅蕊和素瓷回到了廣平王府,李俶儘管沒有去見珍珠,但是吩咐何靈依照顧好沈珍珠,否則,唯她是問。
 
珍珠連夜為李俶做了一雙鞋,在吳興當地,有這樣一種習俗,一個女子深愛一個男子,就會為他做鞋,鞋寓意著「攜手到老」,珍珠滿心歡喜地把這雙鞋交給了下人,放在了李俶的書房。
 
李俶在書房看著眾人送來的生日禮物,珍珠做的鞋吸引了他的眼球,崔彩屏在此時來到了李俶的書房,看到珍珠送的鞋,嘲笑珍珠這種小地方出來的人送的禮物太寒酸,一邊說著一邊拿著鞋就要往外丟,李俶制止了她。
 
李俶特意找理由讓崔彩屏陪著父王和母妃上山,自己則帶著風生衣去郊外找隱居的李泌大人,李泌大人對朝局十分瞭解,只不過看著奸佞當道,殘害忠良,對朝局失望而已。李俶來到李泌的居所,沒有見到人,但是在桌子上看到了一個圖冊,上邊記載的都是朝廷各部不願與楊國忠同流合污的人。李俶感慨此行收穫頗多,他告訴風生衣,自己想一個人四處走走。
 
珍珠獨自一人來到了山間寺廟祈福,遇到了安慶緒,安慶緒再次向珍珠表明心意,但是珍珠告訴他,自己苦苦尋找的那個救命恩人就是李俶,自己喜歡他,心裡滿滿都是李俶的位置,從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自己從來都只把他當做親哥哥。這番話,被閒逛到廟中的李俶聽到了,李俶明白了珍珠的心意,臉上、嘴角都是笑意。
 
出了寺廟的珍珠在逛山上的廟會,李俶一直跟在後邊。隨後,李俶拿著糖葫蘆站在珍珠面前,兩人一起看廟會,看一群蒙面人表演。但是,這群蒙面人是被派來刺殺李俶的人,他們追趕著李俶和珍珠到山上,李俶和珍珠站在了懸崖邊,躲避的時候不小心跌落山底。
 
第16集李俶珍珠誤會消除 楊國忠污蔑沈易直叛國
珍珠醒來後發覺自己躺在李俶的身上,看到李俶還在昏迷,珍珠十分緊張,大聲呼喊又捶打,表示自己還有很多話要告訴李俶,李俶醒了過來。兩人聽到刺客的腳步聲,急忙逃跑,逃到了山間的一處小破屋。眼見天色漸晚,兩人決定就在此住下。
 
皇上得知李俶失蹤了,十分焦急,當即派出負責保衛自己的內龍飛使,命令他們要把李俶毫髮無損地帶回來。
 
深夜,李俶和珍珠坐在屋子的茅草堆上,珍珠向李俶表明心意,她告訴李俶,當年李俶在太湖救下的那個小女孩其實就是自己,自己早已暗下決心,此生非他不嫁,所以自己之前儘管被李俶打動,可是又恨自己不能守住初心,才會搖擺不定。李俶聽完珍珠所言,感慨原來自己和珍珠的緣分早已注定,李俶吻了珍珠。
 
第二日,兩人繼續趕路,珍珠把自己的疑惑告訴了李俶,她認為沈家滿門被滅一定不是流寇所為,因為家裡的財物都在。李俶表示自己暫時還沒有查清楚。兩人正說著,楊國忠派來的殺手再度追上,而皇上所派的內龍飛使也趕到了。其中一個殺手覺得逃跑無望,挾持了珍珠作為人質,一直在暗處的李俶的死士現身,殺了挾持珍珠的殺手。如此一來,內龍飛使得知了李俶暗養死士的事情,何靈依當即力斷,殺了內龍飛使,以絕後患。
 
李俶回宮面見聖上,還未待他開口,楊國忠就表示,為何內龍飛使全數被殺了,但李俶還能活著回來,莫非李俶暗中養了死士。李俶反應敏捷,反問楊國忠自己進門來一字未說,為何他就知道所有的內龍飛是都死了,反將了楊國忠一軍,楊國忠回答不上來。
 
楊國忠知道李俶已經取到了名冊,猜測李俶下一步會拉攏這些和自己敵對的人,便先下手為強,在朝堂之上,指責這些人有投敵叛國之嫌。除此之外,心狠手辣地楊國忠連已經死去的沈易直也不放過,他誣陷沈易直也和這些人一樣,多次向吐蕃傳遞消息,皇上聞言已有些惱怒,李俶上前,表示沈易直是否叛國還沒有確鑿的證據,懇請皇上查證後再定奪,皇上同意了李俶的話。
 
第17集珍珠發現玉珮實為麒麟令 和李俶一同說服東則布
下朝後,李俶來到了東宮,他告訴父親,楊國忠搶在自己之前就開始陷害朝中忠良,太子要李俶適時讓步,把崔彩屏立為王府的王妃,這也算間接向楊國忠示弱。李俶不願意,他告訴父王,沈珍珠是自己一生摯愛,自己不願她受委屈。
 
廣平王府,沈珍珠在院子裡逛,和崔彩屏碰上了,一向飛揚跋扈的崔彩屏刻意向珍珠挑釁,珍珠不願和她一般見識,崔彩屏在離開的時候,故意撞了珍珠。珍珠隨身攜帶的玉珮被撞掉在地,珍珠撿起的時候,無意間發現自己的玉珮在太陽的照射下,呈現出「獨孤」的字樣。珍珠聯想到雲南的獨孤世家,還有自己離家時父親的話語,覺得這塊玉珮背後大有故事。
 
珍珠百思不得其解,便去醉仙樓取了一壇醉仙釀,去山上找萬事通,她問萬事通是否知道自己家滿門被滅的原因,萬事通以不知近事為由拒絕回答,沈珍珠拿出了玉珮,問萬事通,沈家和雲南的獨孤家是不是有什麼關係。萬事通表示,這塊玉珮是可以號令獨孤世家的麒麟令,在數代以前,沈家曾對獨孤家有恩,獨孤家給了沈家一個信物,就是這個麒麟令,獨孤家會答應持有這塊令牌的人一個要求,以獨孤家富可敵國的財力和雄厚的兵力,這塊麒麟令的價值也可想而知。珍珠猜測,沈家遭遇橫禍可能就和這塊麒麟令有關,至於兇手是誰,萬事通先生要珍珠自己去發現。
 
風生衣告訴李俶,默延啜傳來消息,他尋找的東澤布就藏身在金城郡。隨後,李俶告訴珍珠,
 
金城郡的太守庫均遇害身亡,自己身負刑部職責需要前往查明真相,他要珍珠陪他一同前往。其實,李俶是怕珍珠待在京城聽到關於她父親的風言風語,徒增煩憂。
 
金城郡,珍珠和紅蕊趁李俶和風生衣談事,起身去一旁的酒樓買酒,珍珠還因為神似被店小二當誤認承了老闆娘。李俶帶著珍珠來到了案發現場,珍珠撿到一個女子的耳環,上邊的香味和自己在酒樓聞到的很像,便帶著李俶等人來到了酒樓,查明那香味來自一種不常見的菊花。店小二表示這種菊花長在後山,李俶等人便順籐摸瓜,來到了後山,風生衣告訴李俶自己注意到附近有古墓,是很好的藏身之所。果然,在古墓附近,李俶等人抓到了阿奇那。阿奇那承認是自己殺了庫均,但堅持表示是自己一人所為,這和案發現場的情況明顯不符。
 
晚上,默延啜和李俶在書房議事,珍珠經過書房,聽到了兩人的談話。原來,李俶早就知道阿奇那和東則布的關係,便讓庫均去招惹阿奇那,本意是想引出東則布,但沒想到東則布因為吃醋誤殺了庫均。李俶懇請默延啜大哥盡快幫自己抓到東則布,因為自己需要東則布手上的證據扳倒楊國忠,他告訴默延啜,楊國忠在朝堂陷害忠良,還誣陷沈易直投敵叛國。珍珠聞言,推開了書房門,懇求李俶還自己父親一個清白,李俶承諾自己會盡力做到。
 
珍珠和李俶默延啜商議,自己假扮成阿奇那,被關押在囚車裡押送至京城,這樣就可以引出東則布,紅蕊表示這樣太過危險,毛遂自薦,認為自己可以假扮阿奇那,李俶同意了,但是到了第二天,蒙著面紗的珍珠走向了囚車,行至半路,李俶才發現囚車上的是珍珠,珍珠用眼神向李俶示意不要停止當前的行動。果不其然,行至樹林中,東則布趕來,帶走了珍珠,發現不是阿奇那後本有些惱怒,但在珍珠的勸說下,東則布同意跟隨李俶進京,面見聖上,拆穿楊國忠。
 
第18集楊國忠受到輕罰 崔彩屏懷上身孕
默延啜面見皇上,呈上從東則布處所截獲的密函,這些密函上記載了朝中的機密消息,皇上終於明白了多次和吐蕃交戰失利的原因。經朝中官員的指認筆跡,這些密函出自劍南使之手,而劍南使是楊國忠提拔起來的。朝中大臣上奏,表示楊國忠殘害朝廷忠良,誣陷韋堅一家並將其滿門抄斬,陷害陳希烈,還污蔑沈易直投敵叛國,樁樁大罪呈上,又有東則布、陳希烈作證,皇上龍顏大怒,下令將楊國忠押入大牢。
 
東則布在獄中被人暗殺,楊貴妃跪在皇上面前為哥哥求情,加上皇上本就是想利用楊國忠制衡太子和安祿山,所以並沒有過分責罰楊國忠,禁足相府一年,保留相位。
 
皇上此舉,讓李俶和李倓不解,李倓更是憤而感慨皇爺爺此舉與昏君何異,李俶提醒李倓在外要慎言。隨後,李俶要李倓去隴右拜見他的故人安思順,因為隴右節度使安思順是安祿山的堂弟,他的手上有大量安祿山意圖謀反的證據。李倓和他有舊交,李俶讓李倓前去,是想讓他說服安思順,把自己知道的上奏給皇上。
 
韋堅一家的冤屈已被洗雪,李俶帶著沈珍珠去城北水庵見自己的母親,請母親和自己一起回王府,但是韋妃表示,長安於自己,只有蕭瑟的回憶,皇家無情,自己不會再回長安了。李俶不願,也不得不尊重母親的決定。韋妃告訴李俶,自己很擔心他,他自小就懂得肩負長子的責任,照顧倓兒和婼兒,可自己擔心沒有人照顧他。珍珠聞言,向韋妃承諾自己會照顧好李俶。韋妃聞言很欣慰,囑托兩人互相攙扶,攜手走過此生。
 
崔彩屏設宴請李俶帶著珍珠赴宴,席間嘔吐不止,李俶宣太醫來看,得知崔彩屏懷孕了,李俶不解,自己一直讓何靈依關注著崔彩屏的信期,唯恐崔彩屏懷上身孕。李俶怕珍珠生氣,急忙給珍珠解釋,珍珠嘴上說著不在意的,但還是因為吃醋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珍珠近來胸悶氣短,沒有胃口,要紅蕊到廚房幫自己熬點朝露粥,崔彩屏的丫鬟仗勢欺人,走進廚房,要搶走珍珠的朝露粥,紅蕊和她發生爭執,崔彩屏故意刁難紅蕊,珍珠聞言趕到琉璃閣領人,崔彩屏仍是飛揚跋扈的樣子,韓國夫人趕到,表面客氣,要珍珠帶著紅蕊回文瑾閣教育。待珍珠走後,韓國夫人的心裡卻犯起了嘀咕,她覺得珍珠的口味有變,懷疑珍珠懷了身孕。
 
李倓回京,找李俶和父皇商議,他表示自己親眼看著安思順寫了奏折,遞向了京城。李俶表示皇爺爺沒有反應,很有可能是看過了奏書但是按下不表。
 
第19集珍珠懷有身孕 韓國夫人陰招不斷
沈珍珠胸悶氣短,找張太醫來診脈,但是隻手遮天的韓國夫人早已囑托張太醫,如果查出沈珍珠有喜,一定不能告訴她,要先來稟告自己。果不其然,張太醫診查出沈珍珠有喜,但他告訴珍珠她只是氣虛體寒,喝幾服藥就好了。隨後,張太醫就去找韓國夫人稟告,表示沈孺人已經懷有身孕,崔彩屏聞言,就大叫大鬧了起來,韓國夫人好聲安撫,向她承諾自己不會讓沈珍珠生下這個孩子。
 
第二日,韓國夫人和崔彩屏在院中看下人放風箏,珍珠從此處經過,下人故意絆倒了珍珠,韓國夫人佯裝好心,替珍珠宣了太醫。太醫表示沈珍珠腳崴到了,自己會開幾服活血化瘀的藥,讓她好生養著。
 
沈珍珠因為腳傷躺在床上百無聊賴,感慨不能去菊花展看吳興的菊花了,沒想到,李俶悄無聲息地走進了房間,給珍珠的腳塗藥,珍珠察覺到力道不對,回過頭才發現是李俶。李俶剛剛聽到了珍珠說的話,抱著珍珠去看菊花。
 
同樣在菊展賞花的李倓和林致看到了李俶抱著珍珠前來,李倓走上前去打趣李俶,隨後,林致單獨陪著珍珠,珍珠提及自己最近胸悶氣短,林致習慣地給珍珠把脈,不出片刻,林致表情大變,急忙把手絹上倒了水幫珍珠擦拭腿上的藥膏,珍珠不解,林致告訴她她已經懷有一個月的身孕了,這種活血化瘀的藥萬萬用不得,會讓她滑胎的。珍珠這才明白,韓國夫人所謂的關心背後,藏在巨大的陰謀。珍珠要林致幫自己保密,暫時不要告訴任何人,包括李俶,因為自己想等孩子的情況穩定了再告訴李俶,不想他空歡喜一場。林致明白珍珠的心思,幫珍珠安排了一個薛大夫。
 
珍珠要演一齣戲,她要紅蕊幫自己請大夫,故意弄得人盡皆知,韓國夫人十分緊張,派崔彩屏的丫鬟在大夫走進王府的時候,聲稱崔彩屏身體不舒服,硬生生從紅蕊手中搶走了大夫。韓國夫人囑托大夫一旦診斷出有喜脈,只說是氣虛體寒就好。薛大夫佯裝配合,等到了珍珠房間,就把實情告訴了珍珠,珍珠這下確認韓國夫人和崔彩屏存心不良。
 
皇上也疑心安祿山有謀反之心,召安祿山進京面聖,安祿山已經打算舉兵造反,他謊稱自己身體不適,要史思明帶著安慶緒前往京城。
 
皇上得知安祿山稱病不進京,召太子和李俶商議此事,李俶表示自己可以帶著人前往范陽,以接回安祿山為皇上挑選的良馬為由,前往范陽,一探虛實。此言甚得皇上歡心,皇上要李俶即刻出發,前往范陽,李俶和珍珠依依惜別的時候,婼兒趕來,吵著鬧著要和王兄一起去范陽,她還告訴王兄,自己喜歡安慶緒。
 
何靈依按照李俶的指示,把李俶名下所有的產業交給珍珠管理,包括秘密的產業。珍珠在查看資料的時候,注意到所有的店舖都有一個符號,那個符號和自己在沈家被滅門後在案發現場發現的玉哨上的符號一模一樣 ,而且安祿山的線人也曾告訴自己,那個符號和京中許多神秘的鋪子有關,珍珠臉色蒼白,她不想自己這樣的猜想被證實。
 
第20集崔彩屏珍珠先後流產 何靈依露出真面目
李俶帶著禁衛軍前往范陽,途徑蔡州,安慶緒和史思明就帶著三千良馬趕到了,這讓李俶沒有理由再去范陽,只得作罷。
 
崔彩屏懷疑沈珍珠已經知道自己有孕,吵著鬧著要母親幫忙想辦法,韓國夫人又生歹計,她派崔彩屏的兩個侍女到了廚房,此時素瓷正在廚房熬藥,一個侍女沒事找事,和素瓷吵了起來,另一個侍女趁機在珍珠的藥罐裡放了墮胎藥。何靈依從廚房外經過,把兩個侍女的舉動盡收眼底,她非但沒有阻止,嘴角還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沈珍珠到李俶的書房查看了李俶的資料,得知在李俶的母妃韋氏被廢後,就開始查自己的父親沈易直了,再加上之前珍珠發現李俶商舖的暗符和在家裡發現的玉哨上的符號一樣,愈發懷疑李俶可能就是殺害自己家人的真兇,這個猜測讓珍珠害怕。
 
珍珠心事重重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還沒來得及喝藥,瑤兒就來傳信,告訴她崔彩屏腹中胎兒可能要不保了,珍珠急忙帶著紅蕊和素瓷趕來。太醫趕到,告知韓國夫人胎兒已經不保了,詢問韓國夫人在崔孺人腹痛難忍之前,可是吃過什麼。韓國夫人想到了桌子上的安胎藥,太醫查詢後,表示安胎藥中有大量的商陸,韓國夫人當即給了珍珠一個耳光,指責珍珠下墮胎藥陷害崔彩屏。珍珠愣住了,好在珍珠反應敏捷,她表示若不是韓國夫人賜教,自己根本不知道商陸還有墮胎之用。其實,韓國夫人心知肚明,是自己加害珍珠不成,反而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但她表面上一口咬定就是珍珠害得彩屏。何靈依身為府中的副總管,見韓國夫人咄咄逼人,建議請太子妃張氏來府中斷案。
 
太子妃張氏要張德玉總管到藥房去,把崔孺人和沈孺人的藥罐都拿來,讓太醫鑒定,太醫仔細辨別後直言奇怪,表示在崔孺人的安胎藥中並沒有商陸,反而在沈孺人活血化瘀的藥中發現了商陸,韓國夫人聞言,神色已大變,但仍表示這是沈孺人刻意為之,只是為了掩人耳目。太子妃和珍珠都明白事情的緣由,但張氏不便說明,只好逼問素瓷。
 
張德玉得知李俶已經回京,此時正在向皇上匯報,便派人等在宮外,待李俶出了大殿,急忙把府上的情況稟告給李俶。
 
李俶回到府上時,珍珠正跪在地上,已經知曉事情來龍去脈的李俶指責韓國夫人,韓國夫人仍堅持聲稱是珍珠嫉妒崔彩屏,所以才下藥陷害。素瓷聽不過去,直言珍珠根本不用嫉妒,因為她也懷了身孕,並將韓國夫人陷害珍珠的所有事和盤托出,李俶指責了韓國夫人,韓國夫人猖狂地表示自己是貴妃的姐姐,崔彩屏也跑來求情,珍珠心力交瘁,暈了過去。
 
慕容林致來到府上為珍珠把脈,她告訴廣平王,珍珠流產了。慕容林致也覺得奇怪,因為珍珠服下自己開的安胎藥,情況已經好轉了,可這番突然流產實在是蹊蹺。床上躺著的珍珠聽到了林致的這番話,情緒失控,她這才想起來,何靈依送來的宣紙是被牛膝草浸泡過得,疑心宣紙有問題,當即指責何靈依,可是太醫檢查了宣紙,表示沒有問題,珍珠意識到一定是何靈依提前更換了紙。何靈依在離開前,悄悄附在珍珠耳邊,告訴她,自己才是李俶最親近的人。
 
第21集崔彩屏得到王妃之位 李俶珍珠再生間隙
李俶把何靈依叫到了書房,詢問宣紙的事情,何靈依堅持表示宣紙一事和自己無關,還要以死明志。李俶饒了她,一來手中沒有確鑿證據,二來何靈依跟隨自己多年,如果沒有確鑿證據就處置她,也擔心其他的死士心寒。但李俶根據何靈依的反應推斷,她是有嫌疑的,所以李俶吩咐風生衣以後的事項要多加小心,重大決議不可讓何靈依知道。
 
文瑾閣,珍珠把自己的推斷告訴了慕容林致,其實,自己流產和崔彩屏流產都是何靈依一手所為,是何靈依暗中把調換了自己和崔彩屏的藥,這樣,崔彩屏才會誤喝了有商陸的安胎藥。同樣的,何靈依也沒有放過自己,從李俶離京後,自己就開始接觸賬本,所用的宣紙皆為被牛膝草浸染的,慕容林致表示如果照珍珠接觸宣紙的時間長度來算,牛膝草的份量是足以導致她滑胎的。聽完珍珠的推測,慕容林致連連感慨何靈依心思詭異,但是不解何靈依為何要這麼做,珍珠表示,何靈依這麼做,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她愛李俶,所以容不得他身邊有任何女人。
 
珍珠躺在床上,心中十分悲涼,為自己的孩子,也為沈家的滅門案。李俶走了進來,想要喂珍珠吃藥,但是珍珠看到他進來就別過了頭,兩人不歡而散。
 
崔彩屏失去了孩子,加上李俶一直沒有來看望自己,抑鬱失落的崔彩屏精神已經有些不正常了,甚至想到以死相逼,讓李俶來看望自己。而此時,韓國夫人還在皇上面前上演苦肉計,加上楊貴妃在一旁勸說,皇上責罰了韓國夫人,在楊貴妃的懇求下答應給予崔彩屏王妃之位,可是皇上也欣賞聰慧勇敢的沈珍珠,下旨讓很珍珠也享受正妃的待遇。
 
公公到廣平王府宣讀了皇上的聖旨,崔彩屏對珍珠也享受王妃待遇不滿。待公公走後,崔彩屏就耀武揚威地要珍珠給自己行禮,正當珍珠要行禮的時候,李俶回了府,他表示珍珠不用向崔彩屏行禮,當即囑咐下去以後王府的事情還是由珍珠打理。
 
李俶反對立崔彩屏為正妃,卻被皇上搪塞。王府裡,皇宮裡的公公親自宣讀了皇上的聖旨,崔彩屏被立為正妃,沈珍珠享受正妃的禮遇。崔彩屏因為成為了王妃向珍珠耀武揚威,珍珠心不在焉正準備向崔彩屏行禮時,李俶回府了,他不許珍珠向崔彩屏行禮,還交代下人以後王府的事務依舊由珍珠打理。其實,李俶想向珍珠解釋一下王妃的事,但是珍珠表情冷淡地叩謝了皇恩,轉身回房了,兩人之間的間隙越來越大。
 
崔彩屏在琉璃閣打發脾氣,李俶走了進來,他告誡崔彩屏,已經得到自己想要的了,以後就安分一點。崔彩屏向李俶哭訴自己可憐,可是李俶絲毫不為所動,只覺得她矯揉造作,他告訴崔彩屏,這一輩子,她都得不到自己的真心。隨後,李俶去了文瑾閣,想約珍珠一起進宮拜見父王。珍珠想進宮探尋真相,便答應了李俶的請求。
 
第22集珍珠誤會李俶為殺父仇人 林致發現太子妃秘密
李俶帶著珍珠去東宮拜見父王和太子妃張氏,寒暄幾句後,太子和李俶到書房議事。太子分析了目前朝中的局勢,感慨儘管楊國忠被禁足一年,但是朝中勢力仍在,東山再起是遲早的事,要李俶給崔彩屏正妃之位,進而拉攏楊國忠。李俶斬釘截鐵地拒絕了,他告訴父王,自己不會和楊國忠此等奸佞之人同流合污,而且,珍珠是自己摯愛的人,自己早晚會把王妃之位給予珍珠。太子看李俶此番如此決絕,也只能無奈作罷。
 
張氏帶著珍珠在宮裡閒逛,珍珠提出想到尚宮局觀賞工藝品,張氏欣然應允,命人到尚宮局通報。到了尚宮局的珍珠翻閱了圖冊,得知在沈家出事之後到尚宮局更換令牌的只有太子府的人,聯想到自己參加採選時,太子力保自己,將自己留在廣平王府,更加確定了李俶就是陷害沈家的兇手。自以為得知了真相的珍珠傷心難耐,她覺得自己癡心錯付,愛上了仇人,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不自覺間走到了兩人當初跌落懸崖後待過的茅草屋,也是在那裡,珍珠向李俶表明了心意。
 
珍珠打量著茅草屋的一切,腦子裡是兩人在這裡度過一晚的美好回憶。突然,珍珠在茅草中發現了一隻玉哨,和自己在沈家事發後在父親書房找到的玉哨一模一樣,珍珠愣住了,這枚玉哨為她的猜想增加了新的佐證。
 
李俶不見珍珠回府,找了一天才在茅草屋找到她。珍珠拿出了玉哨,質問李俶這是何物,李俶坦誠這是自己用來召喚死士的。此刻的珍珠,聽到李俶的回答後,確信李俶就是兇手無疑。珍珠無法面對這樣的事實,也無法原諒自己,她推開李俶的手,獨自一人離開了,在路上,珍珠暗暗發誓,自己要讓李俶血債血償。
 
心地善良的慕容林致到寺廟裡為珍珠祈福,隨後又到後山去採摘珍貴藥材。一個不小心,慕容林致從山間跌落,所幸並無大礙,林致想走出樹林,無意間遇到了一處宅院,走進去卻驚詫地看到房間裡,太子妃張氏和史思明卿卿我我,林致難掩自己的驚訝,情不自禁地「啊」了一聲,房間裡的史思明聽到了動靜,當即大喝一聲,林致急忙逃走,慌亂之中不慎落下了自己的手帕。張氏查看了手帕,知道這個手帕應該出自皇家。
 
林致知道知人短處,橫生禍端,擔心張氏早晚會找自己麻煩,甚至睡覺時都被噩夢驚醒。林致問旁邊的李倓,既然他不願意周旋朝中事務,何不辭了職務,兩人一同遊歷四海。李倓告訴林致,現在東宮腹背受敵,自己為人子、為人弟,理應在京城中幫助父兄,他承諾林致,等這些事處理完,自己就帶著林致雲遊四海。林致嘴裡念叨著只要沒發現是自己就好了,說完緊緊地抱住了李倓。
 
第二天,林致去廣平王府探望珍珠,珍珠告訴林致,李俶就是殺害沈家的兇手,還羅列了自己發現的證據,她要珍珠給自己毒藥,自己要為慘死的家人報仇,還表示如果林致不給自己,自己也能從別處拿到。林致拗不過珍珠,交給了她一瓶藥,叮囑她想清楚後再行事。
 
珍珠把林致給自己的毒藥放在了湯裡,拿給李俶喝。可是等李俶要喝的時候,珍珠又開始後悔,試圖勸阻李俶喝下去,可李俶義無反顧地喝了下去,只是因為珍珠想讓自己喝。但是當李俶喝完,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珍珠這才明白,林致給自己的,根本不是毒藥。
 
次日,林致來探望珍珠,她告訴珍珠,自己之所以給珍珠假的藥,只是怕她被復仇的心沖昏了頭腦,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林致再次勸說了珍珠。珍珠明白了,當務之急是找到安兒,要想達到這個目的,只有向安二哥求救。在林致的幫助下,安慶緒進入了廣平王府,他答應幫珍珠找到沈安。
 
第23集珍珠一心尋找安兒 太子妃試探林致心生歹計
安撫好珍珠,珍珠和安慶緒一起離開。林致回到了建寧王府,卻看到李倓在床上無病呻吟,林致知道李倓是在裝病,看著小孩子脾氣的李倓,林致哭笑不得。李倓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同心結,給林致戴上了,兩人本來有說有笑,李倓突然想起太子妃張氏今天傳話,要自己明天帶著林致進宮,林致聽到後一陣驚慌,但知道也躲不過,只好答應了。
 
翌日,李倓帶著林致去東宮拜見太子妃張氏,張氏拉著林致的手,裝作話家常,實則是在套林致的話,另一邊,張氏的侍女取走了林致的手帕,對比繡樣後,確認在山中別院留下的手帕就是慕容林致的。張氏要侍女把手帕收好,心中卻在謀劃著奸計。
 
珍珠認為從目前的形勢看,李俶最有可能是抓獲安兒的人,便偷偷潛入李俶的書房,想要尋找線索,結果無意間觸碰到了密室的機關,便走進去查看。可是剛進去不久,李俶就帶著風生衣到書房議事,警覺的風生衣發現了密室裡的珍珠,珍珠解釋道自己是想到書房找書,不小心觸碰到了機關,李俶對珍珠的解釋毫無懷疑,還表示自己本來就打算把書房的密道告訴她。
 
皇宮,大殿外,郭子儀等著面見皇上,李俶知道他意欲請辭,便和郭將軍小敘,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說服了郭子儀,郭子儀畢竟是忠軍愛民之人,他答應李俶留在京中,和他一起對付楊國忠等奸佞之臣,守護江山社稷。
 
為了方便沈安的下落,珍珠想搬到廣平王府的別院,李俶答應了珍珠,隨後想留在文瑾閣陪珍珠,但是珍珠以身體不適為由,推開了李俶。李俶以為珍珠還沒有從失去孩子的痛苦中走出來,盡可能地順著珍珠的心意,聽聞她這樣說,就離開了。
 
珍珠搬到了別院,和安祿山的線人聯絡,線人表示沈家被害的確是東宮的陰謀,他們可以助珍珠一臂之力,但條件是珍珠要拿廣平王府的賬本來換。珍珠回想起李俶告訴自己的話,知道安祿山很有可能有謀反之心,珍珠覺得不能因為一時失策害了大唐江山和子民,找理由敷衍了過去。
 
深夜,崔彩屏來到書房找李俶,以王妃的身份和皇室的規矩說事,要李俶答應自己侍寢,此時的李俶,看到崔彩屏只有厭惡,他惡言惡語警告了崔彩屏。當著崔彩屏的面,就要下人備車,自己要去別院看望珍珠,崔彩屏看著李俶離開的身影,落寞地坐在地上,而高樓上的何靈依看到李俶前往別院的身影,也心酸地吹起了笛子。
 
安慶緒見了珍珠,他告訴珍珠最後一次有沈安的消息是在范陽,還告訴珍珠,李俶的人也在尋找沈安。珍珠聞言十分激動,表示沈安一定不能落在李俶的手裡,安慶緒承諾自己會盡快找到沈安,還問珍珠,如若找到了沈安,殺掉了李俶,報了滅門之仇,珍珠是否願意和自己在一起,珍珠再次回絕了安慶緒,可安慶緒仍癡心不改,他告訴珍珠,自己會等。
 
林致依制進宮拜見太子妃張氏,機緣巧合之下得知太子妃有喜,林致震驚不已,早在她給太子把脈的時候,她就知道太子沒有生育能力,可當前的情景讓林致驚慌,太子妃從林致的反應中得知林致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
 
第24集太子妃起歹意 林致珍珠先後遇害
太子妃猜測林致知道了自己的秘密,便心生歹意,決定除掉林致。另一邊,毫不知情的林致在煎藥,她反覆思量近來發生的事,推測太子妃所懷的應該是史思明的孩子。林致想得入了神,全然沒有注意,背後有人悄悄地打開了房門,打暈了林致把她拖了出去。等林致醒來,發現自己在一輛馬車上,被繩子綁了手,儘管害怕,林致還是盡量地冷靜下來,她想方設法解掉了繩子,而馬車也行至荒郊野外停了下來,兩名等候在此的殺手掀開了馬車的布簾,要殺掉林致,林致把隨身攜帶的藥粉灑在一個殺手的臉上,跳下馬車想要逃走,另一個殺手窮追不捨,砍傷了林致的手臂,林致拿起藥粉向殺手撒去,趁殺手捂臉哀嚎的時候逃走。林致的手臂,疼痛難忍,她跑到林中一戶農家,看到兩個農夫,拿出自己的玉珮,要他們拿著玉珮到建寧王府求救,說完就陷入了昏迷。
 
李倓因為林致失蹤擔心不已,要王府上下人都出去尋找林致。而太子妃張氏得知林致逃走了,怒不可遏,下令要手下的人對付珍珠,不能手軟,因為她知道珍珠和林致親如姊妹,害怕珍珠知道自己的秘密。
 
珍珠也因為林致下落不明而擔心,林致的丫鬟萱草來到廣平王府,告訴珍珠林致失蹤前收到了關於沈安下落的消息,急匆匆地去了一家叫香茗居的茶樓。林致覺得林致的失蹤和安兒的下落有關係,當即帶著紅蕊和萱草一起去了香茗居。
 
在香茗居樓上的一個閣間裡,珍珠出乎意料地看到了一封尋人啟事,上邊是沈安的畫像,珍珠愣住了,一心在思考為何安兒的尋人啟事會出現在這裡,也是在這個時候,有人在偷偷地向房間裡吹迷香,珍珠暈倒了。阿奇娜和何靈依出現在了房間,原來,阿奇娜認為是珍珠害死了東則布,一心要找珍珠復仇,她找到了何靈依,兩人各有所圖,達成了合作。阿奇娜給昏迷的珍珠餵了藥,要把珍珠帶到東則布的墳前,慢慢折磨她。兩人正在交談的時候,剛剛出去的紅蕊走了進來,她看到珍珠暈倒在地,急於救珍珠,可是奈何功力不及何靈依,被何靈依一劍割喉,血濺滿了珍珠的臉。
 
阿奇娜招呼自己僱傭的人,他們把珍珠裝在早已準備好的箱子裡抬了出去,大堂裡,李婼和安慶緒在喝茶,李婼看到一行人抬著箱子出去覺得奇怪,但是也沒有多慮。
 
萱草是被何靈依指使向珍珠傳遞假消息的,事成之後萱草拿著何靈依給她的銀子興高采烈地走在巷子裡,卻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何靈依殺害。
 
建寧王府,找不到林致下落的李倓著急焦慮,想要動用京兆尹府張貼佈告,但一旁的李俶勸他不要輕舉妄動,因為佈告一旦發出對林致的聲譽很有影響。此時,素瓷走了進來,她是來找珍珠的,李俶這才知道,珍珠也不見了,素瓷把珍珠去茶樓的前因後果講述了一遍,李倓和李俶覺得萱草很有嫌疑,命人去尋找萱草,可是卻得知萱草已經被殺害了。
 
李俶帶人去了茶樓,在茶樓裡看到了紅蕊的屍體,李俶推測可能珍珠被人劫走了,當即下令封鎖出城要道。
 
此時的珍珠被換上了回紇的衣服,綁在箱子裡,她醒來後發現自己看不見了,要額不能說話了,只能聽到外邊有一個女人的聲音,說要繞開金城郡出關。在關口,珍珠拼盡全力地敲打箱子,引起了守關將士的懷疑,但是阿奇娜賄賂了守關的將軍,得以成功出城。
 
第25集珍珠被默延啜所救 回紇皇庭發生內亂
李俶帶著士兵來到了守城的關口,詢問後得知剛剛有黠戛斯的人賄賂了將軍,得以出城,李俶震怒,下令將將軍就地斬殺,隨後就急匆匆帶著士兵出城尋找珍珠了。
 
阿奇娜一行人走到半路,遇到了回紇可汗默延啜,那些被阿奇娜僱傭的人忌憚默延啜一行人,丟下阿奇娜離開了。阿奇娜一個人拉不動馬車,決定現在殺掉珍珠,當她準備動手的時候,聽到了默延啜等人的聲音,阿奇娜急忙躲到了旁邊的草叢裡。默延啜讓葉護去查看情況,葉護救出了珍珠,可是穿著回紇衣服珍珠滿臉是血,狼狽不堪,又不能說話,葉護和默延啜都沒有認出珍珠,但是默延啜心底善良,看著眼前的女人可憐,便命令手下的士兵帶著珍珠,和他們一起回回紇。
 
默延啜一行人走到雪山,天色以晚,默延啜吩咐手下安營紮寨,今晚就在此休息。珍珠走出了自己的營帳,她想去找默延啜,想讓他認出自己,可是剛出帳們就遇到了兩個猥瑣的士兵,士兵把珍珠拖回營帳,意欲不軌,珍珠慌亂地掙扎,無意抽出了士兵身上的佩刀。恰巧經過此地的葉護聽到動靜,大聲質問發生了什麼事,兩位士兵顛倒黑白,表示他們發現珍珠是黠戛斯的奸細,尾隨他們是想要刺殺默延啜。不明所以的葉護向默延啜稟明,但是默延啜覺得一介女流,不想置之於死地,命人把她逐出營帳。
 
第二天,默延啜一行人繼續趕路,珍珠醒來後察覺到默延啜一行人要離開,就踉踉蹌蹌地追了上去,葉護看到珍珠一直跟在隊伍後邊,默延啜表示把她放在雪地裡無異於讓她死,所以要葉護帶她出雪山。葉護用繩子綁住了珍珠的手,隨後自己牽住繩子的另一端騎上了馬。眼睛暫時看不見的珍珠聽覺開始變得敏銳,她聽到了雪山的異動,便故意拉著繩子不肯往前,葉護不解為何,開始呵斥珍珠,默延啜見狀也下馬走了過來,珍珠拚命地掙扎想提醒他們,大家都茫然不知為何的時候,默延啜看到前方雪崩,呼喊著讓大家離開,和葉護帶著珍珠拚命地向前跑。
 
雪崩過後,珍珠醒來,也許是因為極端的環境和急切的心情,珍珠可以說話了,她大聲叫著默延啜,一邊在雪地裡摸索著,默延啜醒來,聽到珍珠的呼喚走上前去,拉住了珍珠,珍珠終於有機會告訴默延啜自己就是珍珠,默延啜很驚奇,聽了珍珠的敘述才知道是阿奇娜陷害了珍珠。在山下的兩人聽到葉護的呼喊,默延啜要葉護先回回紇,搬救兵前來此地。
 
葉護回到了皇庭,向可賀敦哈絲麗求救,可卻驚詫地發現哈絲麗想要置可汗於死地,士兵將葉護團團圍住,寡不敵眾的葉護被關進了大牢。默延啜左等右等等不到葉護,只得憑一己之力做了一個簡易的擔架,帶著珍珠回到了回紇,可是在城外默延啜發現守城的將領都被換了, 疑心皇庭出了問題,帶著珍珠從密道回了皇庭。
 
默延啜把珍珠安置好,獨自回到了皇庭,一進皇庭就被士兵團團圍住,他的親兄弟和哈絲麗站在自己的王位上,默延啜知道這兩人背叛了自己,哈絲麗命人把她和默延啜的孩子押上來,用刀對著默延啜的脖子,要默延啜投降。千鈞一髮之時,從牢裡逃出來的葉護憑藉著敏捷的身手救下了默延啜的兒子。詹可明也帶著士兵出現在皇庭,士兵箭指樓下反叛的人。尼比斐為了逃命,把刀架在哈絲麗的脖子上,要默延啜放自己走,默延啜要他放下刀,還表示他是自己的親兄弟,自己知道他想要統治回紇,自己可以答應他,說著走向了尼比斐,還擁抱了他,試圖勸說他放下刀。
 
李俶在路上看到了馬車,在箱子裡找到了珍珠的發叉,注意到箱子裡珍珠所寫的黑字,誤以為珍珠是被被黠戛斯的黑塔木抓走的,帶著人馬匆匆向西。
 
第26集李俶路途遭遇雪崩險象環生 默延啜失去哈絲麗痛苦不已
默延啜勸說尼比斐把刀給自己,尼比斐也被哥哥的一番言辭打動,放鬆了警惕,把到遞給了默延啜。默延啜接過刀,刺向了了尼比斐,一旁的哈絲麗見狀,知道自己也無活路,她指責默延啜滅掉了突厥,害死了自己的全家,隨後就拔刀自刎。默延啜愣住了,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原來在哈絲麗的心中,自己是她的仇人。
 
默延啜派哲米依去照顧珍珠,在梳妝的時候,哲米依向珍珠講述了哈絲麗部落被滅背後的故事,珍珠感慨造化弄人,默延啜對哈絲麗一片真心,絲毫沒有意識到哈絲麗把他當做滅門仇人。善良體貼的珍珠知道此刻默延大哥心裡一定很難過,讓哲米依帶著自己去找默延啜。
 
皓月當空,心事重重的默延啜在庭院獨酌,珍珠坐在他身旁,試圖安慰他,默延啜向珍珠傾訴,他表示自己是個大老粗,所以不能體察女人的心理,語氣中,充斥著心酸與無奈。珍珠勸慰了他,默延啜表示等路通了,自己就會派人去給李俶送信,可是珍珠卻無意間說出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她直言李俶擔心的也許不是自己這個人,而是其他東西。這讓默延啜不解,覺得兩人之間有了誤會,便勸說珍珠和李俶坦誠相見,把誤會化解。
 
葉護向珍珠道歉,珍珠沒有介意,畢竟自己路途中被阿奇娜殘害成那般模樣,葉護認不出自己也在情理之中。葉護想認珍珠做義母,因為曾經珍珠救過自己一命,還把自己引薦到可汗身邊,對自己有再造之恩,默延啜認為兩人年齡相差不大,葉護可以認珍珠做姐姐,葉護和珍珠都認為如此甚好。同時,默延啜念及此次葉護有勇有謀,身手矯健地救下了自己的兒子,把葉護認做自己的義子。
 
李俶分析了當前的形勢,認為珍珠應該是被默延啜帶走了,當即命令跟隨的人馬調頭趕往回紇。途徑雪山,李俶一行人遭遇雪崩,全數被埋在了大雪中。等醒來後,李俶執意要繼續趕路,風生衣只能聽命,雪崩後造成大量的坑地,李俶和風生衣等人不小心陷落在了坑中,陷入昏迷。一隻鷹叼走了李俶的香囊,香囊本是珍珠為李俶親手縫製的,李俶一直隨身攜帶,可是經歷雪崩香囊掉在了雪地裡。
 
安慶緒得知珍珠不見了之後,也不顧一切地尋找珍珠,李婼一直尾隨在身後。兩人途徑雪山,也遭遇了雪崩,醒來的安慶緒看到李婼在一旁熬粥,但他不為所動,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接著趕路,想盡快找到珍珠。李婼想阻止卻是有心無力,只能在身後大聲呼喊安慶緒的名字。
 
李俶醒來後,喚醒了身旁的風生衣,兩人發現除了他們,隨行的人全軍覆沒了,兩人只能互相攙扶著,繼續前行。
 
第27集李俶為珍珠擋刀中毒昏迷 安慶緒使珍珠重見光明
李俶和風生衣攙扶著走出了雪山,默延啜的金雕也飛來,向兩人帶來了珍珠的書信。李俶看後得知珍珠現在在回紇皇庭。隨後,李俶也通過金雕把自己的處境傳回了回紇皇庭,默延啜派人前去支援。
 
林致已經失蹤了十天,但是李倓還是找不到她的下落,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下人來報,他們在當鋪裡抓到了一個人,正在拿著建寧王府的玉珮典當。李倓一把奪過玉珮,看到這是林致隨身攜帶的,當即掐著被抓的那人的脖子,要他交代慕容林致的下落,那個人正是把慕容林致賣到妓院的賭徒,他唯恐李倓找到林致後事情敗露,自己惹禍上身,便謊稱自己只是在路上撿到的。李倓命人到被捉拿的人所交代的地方去尋找林致,將捉拿的人關押起來。
 
太子妃身邊的侍女武功了得,她進入建寧王府,找到被關押的人,逼問他慕容林致真正的藏身之處,得知地點後就把他殺掉了。隨後,侍女趕到妓院,詢問老闆得知林致已被殺掉,這才放心返回東宮覆命。其實,林致還在妓院裡,因誓死不從遭遇著酷刑虐待,那些人還慘絕人寰地用鐵在林致的肩膀上烙下「娼」字。
 
一心想要置沈珍珠於死地的阿奇娜知道珍珠現在回紇皇庭,便潛入回紇皇庭,進入了珍珠的房間,拿出刀要刺殺珍珠。千鈞一髮之刻,剛到回紇皇庭的李俶進入了房間,替珍珠擋下了一刀,緊隨其後的風生衣和皇庭士兵進入房間,制服了阿奇娜。李俶躺在珍珠的懷裡,這才知道珍珠雙目已經失明,片刻後,李俶就暈了過去。原來,阿奇娜的刀萃染了四種毒藥,毒性凶險,足以致命。默延啜急忙傳醫生來看,醫生診斷後表示自己心有餘而力不足,放眼天下,只有大唐的神醫長孫鄂才能醫治。默延啜要人快馬加鞭傳信到大唐,請公孫鄂前來。
 
安慶緒和李婼也來到了回紇皇庭,李婼看到王兄昏迷不醒,急得哭了起來。回紇神醫知道,公孫鄂名下有兩個弟子,一個是建寧王妃慕容林致,另一個就是眼前的安慶緒,他請安慶緒出手醫治李俶,但安慶緒以自己醫術有限拒絕了。其實,他只是不想救,醫術不凡的他施針救好了珍珠,讓珍珠得以看到光明。
 
危急關頭,公孫鄂趕到,施針為李俶解毒,留下了藥丸,要李俶按時服用,否則,即使是華佗在世,也無力回天。安慶緒送師父離開,師父痛斥他身為醫者見死不救,有辱自己多年教育,今日和他師徒情誼到此,說完,公孫鄂就揚長而去。
 
珍珠拿著公孫鄂留下的藥丸,坐在李俶的床頭,心裡糾結萬分,她知道李俶捨命替自己擋刀,也知道李俶在乎自己,可是她努力說服自己,滅門之仇必須要報,所以她忍著淚,意欲把藥丸丟進火盆裡。此時來到房間的默延啜從珍珠手中奪回了藥丸,給李俶餵下。隨後,默延啜詢問珍珠為何要這麼做,珍珠表示李俶殺害了沈家二十餘條性命。默延啜不明事情的真相也沒有妄加評論,勸珍珠不要因為誤會做出讓自己抱憾終身的事。
 
第28集李倓終於尋回林致 李俶對何靈依起疑心
李俶醒來,看到守在自己床邊的珍珠,看到珍珠已經可以看得見,欣喜之情溢於言表。
 
京城,找不到林致的李倓在酒館借酒消愁,聽到旁邊的紈褲子弟在說建寧王妃不檢點的話,其實,這些話是太子妃張氏特意命人傳播的,三人成虎,太子妃想讓李倓聽到後對林致心懷芥蒂,休了林致,這樣,林致對自己就再無威脅可言了。李倓聽著旁邊人越議論越過分,攥緊了拳頭,滿腔怒火地衝上前去,揍了兩人一頓。隨行的兩個公子哥表示要帶李倓去放鬆一下,帶著他去了醉紅樓。
 
李倓儘管風流倜儻,但從不屑於在妓院這種場合招蜂引蝶,他自顧自地坐在一旁喝悶酒,醉酒的李倓一邊叫著小二一邊踉踉蹌蹌地向外走,而此時,林致被人綁著用毛巾嘟著嘴抬著向另一邊走去。一陣風吹過,吹掉了蓋在林致頭上的頭紗,迷迷糊糊地林致醒了過來,掙扎著想要掙脫繩子,手上李倓送她的同心結的鈴鐺一直在響,李倓注意到了這個聲音,回頭去看,此時已經沒有林致的身影,只有同心結在林致掙扎中掉在了地上。李倓看到了同心結,發了瘋地進去找。
 
此時,林致的房間裡,色瞇瞇的葛老爺意圖對林致不軌,林致把酒瓶的碎片放在自己脖子上,威脅葛老爺,葛老爺步步緊逼,要靠近林致,林致大聲呼喊著不要過來。李倓聽到了林致的聲音,循聲而來打開了房門,看到林致在此蒙受如此委屈,怒不可遏,把怒火都撒在了葛老爺和老鴇身上,將老鴇摔在桌子上。隨後,李倓把同心結戴在了林致的手上,受盡委屈和折磨的林致抱著李倓,嚎啕大哭,李倓心疼萬分,在林致耳邊說道,我帶你回家。
 
建寧王府,李倓望著睡夢中的林致,看著她佈滿傷痕的手,心疼地想去撫摸,但是林致卻突然驚醒,大聲嚷著不要碰我。李倓看著林致現在這般樣子,追問林致到底發生了什麼,林致不敢講出太子妃對自己的迫害,只好表示自己不知道。李倓表示自己要讓陷害林致的人生付出代價。隨後,他帶著侍衛去了醉紅樓,讓侍衛把裡邊的人帶出來,隨後,一把火燒了醉仙樓。林致還在家裡不停地洗澡,只因為李倓臨走時讓她在家洗洗乾淨。其實,李倓的心裡,不是沒有介意。
 
回紇,默延啜帶著李俶和珍珠去大牢裡審問阿奇娜,阿奇娜不肯說出合謀之人是誰,但在慌亂之中的言詞讓李俶意識到自己身邊有人背叛了自己。
 
安慶緒不停挑撥,要珍珠對李俶下殺手,珍珠還是於心不忍。安慶緒離開珍珠房間,在走廊裡遇到了李俶,兩人言語不和,拔劍相向,默延啜出現,攔下了兩人。
 
隨後,默延啜追問李俶沈家滅門一事,李俶回想到自己派了死士去保護沈家人,但是最後所有死士都命喪沈府,只有何靈依一人回來了,加上默延啜的提醒,讓李俶覺得何靈依十分可疑。李俶決定趕回長安,查清此事。安慶緒得知珍珠即將離開,給了她一把塗有巨毒的匕首,讓她在路上刺殺李俶。
 
第29集李俶得知珍珠的行刺計劃 林致受到刺激精神失常
太子妃張氏得知慕容林致被找了回來,急得花容失色,決定去一趟建寧王府,確認慕容林致對自己是否還有威脅。
 
建寧王府,林致做了一桌子飯菜,苦苦等著李倓回來。李倓踏進房門,又欲轉身出去,其實,李倓還是有些介意林致被人陷害,淪落妓院的經歷,只不過他不自知。林致察覺到李倓回來了,走上前去,把李倓拉到桌子旁吃飯,李倓追問林致有沒有回憶起是誰陷害了她,林致問李倓究竟是無法原諒那些陷害自己的人,還是不能原諒自己,李倓毫不猶豫地回答是陷害她的那些人,自己要將那些人碎屍萬段,為林致報仇雪恨。林致知道太子妃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但怕李倓意氣用事釀成禍端,所以不想再提起,她想要李倓放下過往,和自己重新開始,可是李倓沉默遲疑了,林致知道了答案,欲起身離去,李倓抓住了林致的手,可林致卻受驚的小鳥,捂著脖子尖叫了起來。李倓走上前去,看到了林致脖子上的「娼」字,情緒崩潰地大聲叫嚷,問林致為什麼不把這個字去掉,隨後,他掀翻了桌子,不顧林致的挽留,衝了出去。
 
林致一直在用火給刀消毒,想剜去脖子上的那塊肉,太子妃以探望林致為由進入了林致的房間,詢問林致還記不記得到底是誰陷害了自己,精神有些失常的林致只顧著喃喃自語,太子妃一再逼問,爭執之中林致用刀刺向了自己的脖子。太子妃受到驚嚇,也放下了心,她回到東宮,在太子面前誇大其詞,表示市井之中,都在議論建寧王妃失節的事。
 
李俶珍珠和李婼安慶緒帶著人離開回紇,路上,安慶緒突然詢問珍珠,她手上所佩戴的母親留給她的玉鐲為何不見了,珍珠表示可能落在回紇皇庭了。李俶聞言,當即派風生衣回回紇取,未行數米,就聽到默延啜的聲音,默延啜表示自己是來給珍珠送手鐲的,還以拜訪朋友為由要和他們一起回長安。安慶緒聞言神色大變,他早已在路旁布下了埋伏,要置李俶於死地。而默延啜也正是察覺到了四周的埋伏,擔心李俶的安危才要和李俶一同前往長安。
 
李俶一行人行至金城郡,在此停留休息,安慶緒還在和珍珠商議刺殺李俶,恰被欲往珍珠房間的李俶聽到了,李俶大驚,但先不動聲色地觀察珍珠的反應。
 
回到京城,素瓷看到珍珠回來,激動地熱淚盈眶,崔彩屏假意探望,故意說出林致是在妓院被找到。珍珠不放心林致,趕到建寧王府去探望,卻看到林致已經神志不清了,十分心疼。
 
李俶在酒館找到了借酒消愁的李倓,責怪他不該把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要李倓回去好好陪林致,李倓痛恨自己沒有保護好林致,還問李俶珍珠也被擄走了,路上發生了什麼,李俶可曾介意。李俶表示自己不允許任何人包括自己傷害到珍珠。
 
風生衣跟蹤了素瓷,發覺素瓷異樣的舉動,匯報給了李俶。第二天,李俶跟蹤著悄悄去往茶樓的珍珠,聽到珍珠和安祿山的線人的爭執,安祿山要李俶手中的藩鎮佈兵圖,珍珠沒有答應,李俶破門而入,珍珠愣住了。
 
第30集李倓為保林致欲與其和離 林致傷心欲絕最終放手
李俶帶著珍珠回到了廣平王府,珍珠見事已至此,決議把話說開,她指責李俶為麒麟令滅沈家滿門,把自己娶進廣平王府。李俶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了珍珠,他解釋道自己調查沈家是因為楊國忠三番五次去沈府,所以自己去找萬事通問了背後的緣由,這才得知是因為麒麟令,玉哨是自己留給沈易直的,是為了讓他在危機關頭召喚自己的死士的,把她取進廣平王府是有自己的算計,但也有心想庇護沈家。對李俶誤會已久的珍珠不相信李俶的說辭,李俶表示自己已經找到沈安的下落了,等到沈安回來後,真相自會大白。
 
太子派人把李倓帶到東宮,要他休掉慕容林致,因為關於林致的流言不絕,已經影響了皇家顏面。李倓不願這樣做,據理力爭,太子表示現在休掉林致還可以保全她一條性命,再拖下去只會等來皇上的一道密旨,讓林致自縊。
 
深夜,李倓來到林致的房間,以為林致熟睡就離開了。其實林致並沒有睡著,她聽到門簾的聲音,以為是李倓來了,便急匆匆跟了出去,來到了李倓的書房。此時,一位風塵女子正在李倓的房間,因為李倓在醉酒時花錢包下了酒館,該女子因為李倓付了重金,要以身相許,李倓厭惡地推開了那個女人,還罵她是千人騎的妓女,這話被前來的林致聽見了,林致回想起自己在妓院被李倓找到的情景,癱坐在地。
 
李倓走出房門,看到了林致一驚,但是想到太子說的話,李倓狠心地推開林致,準備離開,迎面遇到了珍珠,珍珠給了李倓一巴掌,指責他此舉枉為男子。珍珠抱著失聲痛哭的林致,把她帶回了廣平王府,日日夜夜陪著她。
 
第二天,李倓來廣平王府找林致,珍珠把房間留給了兩人,殊不知,李倓此番前來,是來送和離書的。待珍珠回到房間,發現林致吊在白綾上,急忙把林致抱下來。林致躺在珍珠的懷裡痛哭,她原以為李倓來是接自己回家的,她是為了李倓才苦苦撐下來的。珍珠求林致,為了自己撐下去。
 
李倓也是帶著無奈離開廣平王府的,深夜,他在樹林裡砍樹發洩,任憑傾盆大雨打在自己身上。次日,李倓就一病不起,太醫也束手無策,李俶想到了林致,便去求林致相救。林致告訴珍珠,自己愛李倓,也恨他,但無論如何,自己不能看他死去。
 
林致巧施妙方,救回了李倓一命,還守在李倓床邊,知道李倓醒來。林致把簽好字的和離書遞給了李倓,李倓沒看一眼,他告訴林致,自己想通了,無論發生什麼事,自己要和她一起面對,但林致已經失望透頂了,林致指出李倓忘不了過去那些事。
 
【文中圖片cr:大唐榮耀,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 Suits/韓劇金裝律師】電視劇 Suits 劇情介紹~張東健、朴炯植
《Suits》翻拍自人氣美劇。劇情講述一位資深的名律師遇到一位沒念過法學院、沒有執照卻有超強記憶力的新人律師,並成為法律界的黃金拍檔,不過也在社會氛圍下兩人卻也...(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