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溫暖的弦》劇情講述占南弦與女主角溫暖從懵懂青春純戀,歷經十年分離波折,再度相守相知、破鏡重圓的都市浪漫愛情故事。
 
占南弦敏銳洞察到高科技國產高精尖的發展趨勢,與同學合夥集資創建了淺宇,在高科技行業創業只有10%成功率的情況下,淺宇經過了各種風浪,最終成功上市。溫暖,毅然決然辭掉英國某知名創投公司的工作回國,來到淺宇並靠自己的實力當上了總裁特助。
 
原來溫暖和南弦曾是一對戀人,由於誤會而分手,溫暖回來一方面幫助南弦創業,另一方面挽回和南弦的愛情。在經歷了冷氏招標案、益眾挖角事件、代理商糾紛等事件之後,南弦和溫暖不僅迎來了美好的愛情,還攜手壓制了不良競爭,淨化了整個行業,讓高科技行業在更加健康的環境下穩步發展。
 
溫暖的弦
【分集劇情】 
溫暖的弦~分集劇情1-20
 
【分集劇情】
第21集一心醫院探望父親 南弦霸氣保護一心
占南弦將溫暖喚到辦公室,直截了當地詢問,一心父親是否找過溫暖,溫暖又是如何回復的?見南弦如此認真,溫暖便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如實說出,占南弦一臉無奈,外界都以為一心父親在海外生活,現在不管事情真相如何,他只希望溫暖能保守這個秘密。溫暖沉思數秒,鄭重地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南弦的請求。
 
另一邊,薄一心戴著墨鏡,偷偷來到醫院,想查查父親在哪個病房,然而她並沒有察覺到,有人一直暗中跟蹤自己。薄一心悄悄來到父親病床前,父親見到女兒,自然非常欣喜,同時也為以前做過的混賬事感到內疚。父親自知壽命不長,他真誠地向一心道歉,薄一心背過身去抹眼淚,母親已經不在人世,這遲到的道歉又有何用?而且,當年母親病重的時候,父親只知道酗酒嗜賭,要不然母親也不會走的那麼早。薄一心鎮定情緒,她明確告訴父親,自己對外宣稱父母在海外工作,希望父親理解。難得的是,一心父親沒有難為女兒,而是支持她的決定,父親老淚縱橫,他只想獲得女兒的原諒。血濃於水,一心也於心不忍,她拉著父親蒼老的手,表示已經原諒父親,還會盡全力為其治病。
 
薄一心走出醫院,驚訝地發現自己已經被記者們包圍了,記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質問一心是否編造身世欺騙大家,薄一心百口莫辯,十分狼狽。占南弦從新聞上得知此事,便急忙趕到現場,果斷帶走一心。這晚,一心終於對占南弦說了實話,她刻意隱瞞身世,都是為了包裝一個完美的謊言。占南弦不願再給一心施加壓力,他願意解決媒體的事情,同時鼓勵一心振作起來,勇敢面對風雨。薄一心漸漸哽咽,回憶著風雨飄搖的往事,其實她選擇說謊,並非因為虛榮,而是因為自卑,怕別人戴著有色眼鏡看待自己,怕自己成為不堪的酒鬼的女兒,也怕占南弦會嫌棄自己,現在,外界都以為自己嫌棄父親累贅,才拋棄父親,這究竟該如何是好。占南弦溫和地為一心擦拭眼淚,他理解一心的想法,也相信她不會對父親置之不顧。
 
薄一心很是不解,媒體們怎會知道自己的父親生病住院,也那麼湊巧地在醫院門口「圍攻」自己。占南弦嚴肅地問一心,有誰知道一心會去醫院呢?一心緩緩回答,只有溫暖知曉此事。南弦斬釘截鐵地表示,溫暖不是這樣的人。說罷,他安慰一心想開一些,好好睡覺。當占南弦離開一心家,媒體們仍在固執地守候,南弦便吩咐手下疏散媒體。此時此刻,潘維寧也坐在車裡,在一心門口沉默等待,他巴不得看著一心從女神的位置跌落到泥土裡,這樣一來,他就可以證明自己對一心不離不棄。
 
第二天,一心一覺醒來,發覺家門口非常清淨,沒有人圍堵,她心知肚明,這一切都是占南弦安排好的,一心很是欣慰,她不管別人如何評價自己,只要南弦能夠堅定站在自己身邊,就都是值得的。薄一心振作起來,繼續去拍戲,然而,劇組裡的人都對她冷嘲熱諷,私下裡八卦一心的家事,助理樂樂打抱不平,薄一心卻只當做沒有聽見。
 
這時,另一個女演員儷帆前來故意找茬,她不僅自作主張改了通告,還故意攛掇導演,將一心拋棄親生父母的戲碼給提前了。薄一心雖然有氣,但表面還是做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根本不把傲慢的儷帆放在眼裡。薄一心走出化妝間,占南弦正好打來電話,助理樂樂不忍心看一心受委屈,便出聲求南弦來接一心。然而,薄一心堅持自己面對風波,承擔磨難,不願麻煩占南弦。
 
占南弦撂了電話,仍然很不放心,準備出去探望一心。這時,管惕來送文件,占南弦便將資料全數推給溫暖處理。溫暖見南弦如此掛念一心,不禁氣不打一處來,她氣鼓鼓地衝到南弦面前,以辭職為借口,稱自己不適合查看重要文件。占南弦面無表情,他還沒有答應溫暖的辭呈,所以,溫暖仍是淺宇的員工,有義務繼續工作。溫暖說不過南弦,只能怒氣沖沖地接過管惕手裡的文件。
 
薄一心在拍戲過程中,遭到了儷帆的公報私仇,儷帆不懷好意,故意將戲演砸,從而沒完沒了地對一心潑水、一心臉上掛著水珠,她明知道儷帆的壞心思,卻仍然保持著微笑,為了讓戲劇效果更好更逼真,一心甚至主動向導演提議,不如把潑水的情節改為扇巴掌。此話一出,導演等人很是吃驚,儷帆則洋洋得意,繼而狠狠地扇了一心一巴掌。薄一心的情緒噴薄而出,一氣呵成將戲演完,獲得了導演的認可。
 
這場戲剛剛拍完,占南弦就趕到了現場,稱要請大家吃飯。導演笑臉相迎,占南弦卻話鋒一轉,責怪導演不應該隨便改通告,儷帆在一旁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出,南弦則帶著一心揚長而去。
 
第22集一心坦誠獲原諒 溫暖遭遇網絡抹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醫院裡,護士門竊竊私語議論一心的新聞,污蔑一心嫌棄父親沒長進,便狠心拋棄親人。當一心父親聽到這番話時,便挺身而出替女兒分辨,還懇求大家不要冤枉一心。但讓人意外的是,潘維寧暗中派來的人故意拍攝下這段視頻,並用此大做文章。很快,這段視頻被傳到網上,薄一心誤以為父親拖自己後腿,氣得臉色發白,占南弦安慰開導一心,不如把真相公之於眾。一心非常為難,她並非不想道出真相,只是怕外界質疑自己作秀。占南弦不懈地勸慰一心,與其在痛苦中掙扎,不如讓大家知道,一心並不是一個完美偶像。
 
於是,薄一心聽從南弦的勸告,請媒體們召開招待會,坦然談起關於自己身世的傳聞。當記者提問時,薄一心誠實地當眾承認,自己的父母並非生活在海外,而且,自己從小家境貧寒,父親酗酒成性,母親早逝,一直以來,自己最想要的不過是父母雙全的溫馨家庭。一心還誠懇地表示,自己當初的確不想與父親相認,可父親病重,血濃於水,自己無法捨棄親情,才現身醫院。說罷,一心站起來,就自己隱瞞身世一事,向大家鞠躬道歉,沒想到媒體們因為一心的坦白而熱烈鼓掌,不約而同地原諒了她。占南弦站在一邊欣慰地笑著,與一心共同離開現場。
 
此時此刻,溫家姐妹也在電視機前看著記者招待會,看見占南弦與一心親暱的模樣,溫柔氣沖沖地關掉了電視,溫暖心中不痛快,卻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準備去健身房鍛煉。溫柔不放心妹妹,只好向朱臨路求助,希望他去開導溫暖的心情。
 
當朱臨路找到溫暖時,她正在江邊發呆,只見溫暖孤單地倚靠在欄杆上,將臉埋在胳膊裡,她看起來是那樣無助又彷徨,令人心痛。朱臨路沒有靠近,而是故作輕鬆地給溫暖打電話,約她一會兒在健身房見面。溫暖心不在焉,根本沒發現不遠處的臨路。溫暖回到健身房,朱臨路假裝順道來健身,兩人一起跑步舉啞鈴,在朱臨路的帶引下,溫暖終於露出了甜甜的笑容。朱臨路看著溫暖,忍不住想道,能讓溫暖微笑,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值得的。
 
第二天,溫暖一如既往去上班,卻聽見同事們在議論自己,還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自己。溫暖一頭霧水地來到辦公室,才從丁小岱口中得知,自己與占南弦曾經的戀情被爆了出來,網絡還傳聞,溫暖當初嫌貧愛富離開占南弦,如今南弦事業有成,溫暖就趕回來,從薄一心手裡搶男人,還故意曝光薄一心身世,以便抹黑一心。丁小岱並不相信溫暖是這樣的人,然而網絡上人聲鼎沸,溫暖百口莫辯。
 
溫暖自覺沒做虧心事,不畏外界流言,便與丁小岱外出吃午飯,沒想到一心父親卻相信流言,趕到公司叱責溫暖不安好心,溫暖一臉無辜,極力分辨,可一心父親不依不饒。關鍵時刻,溫柔與占南弦一同趕來,溫柔護妹心切,上來便與一心父親爭吵,眼看著事情愈演愈烈,占南弦出言制止情緒失控的溫柔,帶著他們離開大廳,回到樓上辦公室。
 
很快,薄一心也聞訊趕來,她表面上向溫暖道歉,實則卻指責溫暖太過於興師動眾。溫柔當然看不慣妹妹受欺負,不禁站出來與一心拌嘴,占南弦見幾個女人嘰嘰喳喳,沒完沒了,只好出面聲明,自己會查清楚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情,將真相查個水落石出。
 
晚上,溫暖在房間裡來回踱步,她回憶著白天發生的一切,不禁心煩意亂,這時,溫柔過來探望妹妹,並且就自己在淺宇的衝動行為道歉。溫暖淡然地笑著,在自己被冤枉的時候,有一個相親相愛的家人為自己出頭,怎麼會生氣呢。溫暖反而想向姐姐道歉,自己一走就是這麼多年,實在不應該。姐妹倆聊著天,溫暖極力裝出一副堅強的樣子,可溫柔仍然看得出來,妹妹一點都不開心,不過是刻意偽裝著,不讓自己擔心。
 
溫柔眼中噙滿淚水,她真誠地懺悔,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溫暖和占南弦早就獲得幸福了。溫暖也忍不住熱淚盈眶,她並不責怪姐姐,畢竟每個人都有權力追求幸福,還是怪自己不夠成熟,導致當年處理問題方式有失妥當。溫柔泣不成聲,這七年來,自己一直盼望妹妹回家,終於把溫暖盼回來,她已經感到非常幸福。溫暖拉著姐姐的手,她一點也不會責怪姐姐,此時此刻,姐妹倆已經把所有事情徹底說開,她們之間不再有任何隔閡,溫暖只希望姐姐以後能認真對待每一段感情,不要用過去懲罰自己。溫柔滿口答應,她也開導妹妹,不要封閉內心,而要活得開心幸福。
 
第23集管惕向小岱說清事實 一心謊稱將與南弦結婚
薄一心來到醫院探望父親,囑咐他好好治療,不要擔心其他事情。父親滿臉愧疚,他也後悔因為一時衝動而去找溫暖興師問罪。薄一心並未責怪父親,只是讓他別再插手,否則南弦會不高興的。為了女兒著想,一心父親自然滿口答應。遲碧卡來找占南弦,既然溫暖已經提出辭職,是否要開展新一輪總裁助理的選拔呢?占南弦抬起頭,斬釘截鐵地回答「不需要」,遲碧卡心領神會,轉身離開。
 
管惕約小岱在公司樓頂見面,小岱滿心歡喜,還以為自己將面臨管惕的表白,誰知管惕卻興致勃勃地展示機器人女友軟件,而且,這機器人正是以丁小岱為原型創造的,取名「小岱一號」。管惕對此信心百倍,這雖然只是個模型,但以後一定會生產出實體機器人,不管怎樣,他要真心感謝小岱。丁小岱紅了眼眶,她恍然大悟,原來管惕對自己的細心呵護、噓寒問暖都是為了給機器人建立資料庫,而現在調研結束了,管惕也就「撤回」了所有關愛。小岱大受打擊,找了個借口離開樓頂,心中失落無比。
 
這晚,溫暖夢見與占南弦曾經的過往,她在夢中淚流滿面,不斷叨咕著傷心的夢話。溫柔輕輕推開門,發覺妹妹夢魘,她很是心痛,卻毫無辦法。溫柔非常自責,她認為是自己帶給溫暖痛苦,解鈴還須繫鈴人,溫柔便約了占南弦見面,她開門見山地告訴南弦,當年溫暖提出分手,並非移情別戀朱臨路,而是另有原因。
 
原來,就在七年前,溫柔也不可自拔地愛上了妹妹的男友——占南弦,她陷在感情中非常痛苦,不由得在大白天喝得酩酊大醉,還藉著酒勁兒向南弦果斷表白,但不巧的是,這一幕恰好被溫暖看見了,姐妹倆從此便有了隔閡,溫暖進退兩難,索性提出分手,一走了之。
 
聽了溫柔的敘述,占南弦很是沉靜,他也曾有過這種猜測,但讓南弦不理解的是,溫暖為何連一句解釋都不肯聽,一走就是七年?溫柔連忙替妹妹分辨,溫暖這七年裡過得並不開心,事到如今,溫柔只希望南弦別再去揭溫暖的傷口,更別提溫暖父親去世的事情。占南弦心情複雜地回到家裡,他決定這一次絕對不會讓溫暖再逃走。
 
薄一心打電話約占南弦來家裡見面,她還特意親手準備了美味佳餚,在餐桌上,一心對南弦的種種幫忙表示感謝,同時提出請求,父親已是瀕死之人,唯一心願就是看見自己幸福,所以,一心希望南弦能夠滿足自己父親的心願。這一次,占南弦果斷拒絕,對他而言,溫暖一直在心中。薄一心淚流滿面,縱然過了這麼多年,自己還是無法得到南弦的心,看來,假的終歸是假的,自己的夢應該醒了。
 
第二天,薄一心在家裡發呆,感慨自欺欺人有多可笑,這時助理帶來好消息,網友現在一邊倒地支持一心,就連好萊塢也向一心拋出了橄欖枝。然而,薄一心無心理會這些事情,她忍不住問助理,網絡上關於自己和南弦、溫暖的帖子,到底是誰發的?助理支支吾吾,終於說了實話,是自己通過分析猜測出一心與溫暖關係匪淺,再轉而告訴經紀公司,由公司發出帖子。薄一心怒不可遏,公司的做法只會讓占南弦更加心疼溫暖,而自己與南弦只能漸行漸遠。助理卻仍在辯解,若不是利用溫暖來轉移大眾視線,將薄一心放在弱勢地位,一心怎能快速洗白?現在,薄一心無法力挽狂瀾,只能警告助理不要插手自己的生活。
 
這時,南弦母親給一心打電話,怒氣沖沖地詢問,溫暖怎會回到占南弦身邊?薄一心故意做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南弦母親就偏愛一心,對溫暖抱有成見,這麼一來,她決定近期回國一趟,看看兒子的感情狀況。晚上,薄一心來找溫暖,她意味深長地感慨,溫暖向來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得到一切,而自己卻只能望而卻步,所以,自己曾經多麼夢想,能成為溫暖那樣的人。
 
溫暖盯著一心的眼睛,難道就是為了這個原因,一心才費盡心思搶走南弦嗎?一心的情緒逐漸激動,當初是溫暖主動放棄南弦,就算自己曾是溫暖的好友,難道就不能爭取想要的愛情嗎?溫暖不再忍讓,她提起了七年前的往事,當自己剛剛與南弦分手,正在猶豫時,一心就馬上對南弦糾纏不已,還跑去南弦面前裝委屈,所以,這讓溫暖很傷心。薄一心不甘示弱,她謊稱自己馬上要和南弦結婚了,希望溫暖可以退出。這一次,薄一心也不會輕易放手,她倒想看看,自己和溫暖誰能撐到最後。
 
高訪與管惕去找從阿爾法辭職的王教授,不料卻被朱臨路派去的人看見了,朱臨路暗自得意,占南弦終於露出了馬腳。另一邊,高訪與管惕從占南弦辦公室出來後,發覺小岱臉色很難看,管惕知道其中緣由,不由得向小岱道歉,小岱神色漠然,不願搭理管惕,她始終無法釋懷,管惕接近自己只是為了做機器人。
 
朱臨路命人去查王教授和淺宇之間暗中來往的記錄,並且還找來幾位律師,他準備拉長戰線,和占南弦對著幹。溫柔察覺到朱臨路還在追查王教授的事情,她很清楚事態的嚴重性。朱臨路也不再隱瞞,他坦然相告,在自己收購阿爾法之前,淺宇確與王教授有來往,但至於他們是否暗中勾結交易,目前還不得而知,朱臨路只能保證絕不會因為此事冤枉占南弦。溫柔只是擔心,一旦占南弦與朱臨路對簿公堂,溫暖在其中恐怕會十分為難,繼而崩潰。但朱臨路堅持己見,不願讓步。
 
溫柔明天要去香港出差,但原定員工突然生病,留睿便毛遂自薦陪伴溫柔出差,溫柔答應了他的請求,並將此次出差作為留睿試用期的考核。溫暖發覺丁小岱失魂落魄,她便安慰小岱不要胡思亂想,還讓小岱早點回去休息。晚上,溫暖下班回家,看見姐姐在收拾出差用品,她上前貼心幫忙,還說起自己即將離職的事情。溫柔拉著妹妹的手,她坦然相告,自己已經與占南弦談過了,現在只希望溫暖能幸福。溫暖淡淡地笑笑,南弦心裡已經有了另一個重要的人,而不是自己。
 
第24集朱臨路發現機密合同 溫暖被一心粉絲圍攻
溫柔出差前一晚,朱臨路來到家裡做客,幾人繫著圍裙下廚準備晚餐,其樂融融。這時,朱臨路去樓上找資料,無意中發現溫暖帶回家的一份人工智能芯片研究開發合同,正是淺宇與王教授所簽訂的!朱臨路趕緊拿出手機拍了合同照片,他表面波瀾不驚,內心已經湧起了驚濤駭浪,朱臨路忍不住暗想,不知溫暖對此事知曉多少。
 
第二天,溫暖在公司整理文件,她拿出小岱昨天交給自己的文件,這才驚訝發現這是淺宇和王教授簽訂的合同,溫暖不禁在心裡犯起了嘀咕。這時,管惕風風火火趕來,原來,這合同本來由管惕保管,結果他一時疏忽,將資料落在了小岱手中,小岱又陰差陽錯給了溫暖,這才造成一系列烏龍。溫暖詢問管惕,王教授為何會與淺宇簽合同?管惕不知如何回答,乾脆將鍋甩給占南弦。
 
於是,溫暖向占南弦興師問罪,兩人鬧得很不愉快,南弦認為溫暖在意此事,主要還是擔心朱臨路,溫暖也不多做辯解,還強調自己即將離職,占南弦便在溫暖離職之前,帶著她來大學校園裡漫步。兩人走在綠樹之間,感慨一切物是人非,溫暖穿著高跟鞋,還調皮地跳起來投籃,占南弦將球拋給溫暖,問道「同學,可以把球遞過來嗎?」溫暖楞在原地,數年前,這正是她與占南弦第一次見面的地方,沒想到如今故地重遊,竟是這樣的心情。
 
校園裡風景依舊,一對對情侶騎著單車,快樂地駛過,溫暖觸景生情落淚,忍不住開口詢問南弦,為何要帶自己回來?南弦歎了一口氣,溫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永遠這麼自以為是,如果溫暖真覺得可以問心無愧地離開,就再也別回來了。說罷,占南弦轉身離開,溫暖看著南弦的背影,她感到南弦的心已經回不來了,既然如此,自己除了離開,還有別的選擇嗎?
 
丁小岱一個人發呆,管惕走過來再次解釋機器人女友一事,說明自己沒有想欺騙小岱的感情。丁小岱是個善良的女孩,她並沒有因此責怪管惕,只是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小岱自嘲般地說道,自己只是個平凡女孩,不聰明也不漂亮,但還是很感謝管惕,給了自己許多美好的回憶。管惕心煩意亂,不知應該怎麼補償小岱。
 
溫暖的弦劇照
高訪與占南弦提起溫暖辭職一事,他覺得感情的事情急不得,占南弦非常無奈,自己和溫暖已經耽誤了七年,還要多久呢?高訪分析道,占南弦與薄一心的傳聞傳得沸沸揚揚,溫暖是個女孩子,怎能不在意呢?高訪還將一心經紀公司的所作所為告知占南弦,南弦陷入沉思。這時,南弦接到一心電話,得知一心父親出事了,他急忙趕往醫院,陪伴她等候進了手術室的父親。
 
溫暖下班後,朱臨路約她見面,開門見山地提起王教授與淺宇合作一事,溫暖對於淺宇和王教授合作一事並不知情,而且,她仍然表示相信占南弦不會使用卑鄙的手段,令朱臨路很是無語。這時,溫暖接到小岱電話,得知小岱醉意朦朧地要去找管惕說清楚。溫暖擔心小岱安危,便草草結束了與臨路的見面,準備去探望她。朱臨路看著溫暖離開的背影,看來在溫暖心裡,最信任的人始終是占南弦。此時此刻,管惕正向高訪傾吐苦水,他不知該如何面對小岱。高訪反而詢問管惕,他是不是已經通過相處喜歡上小岱了呢?
 
溫暖按照小岱說的地址來到金碧輝煌會所,卻始終打不通小岱的電話,倒是遇見了潘維寧,潘維寧得知溫暖離職,詢問她是否想來益眾工作,卻被溫暖婉言推辭了。這時,幾個一心的粉絲認出了溫暖,便圍著她七嘴八舌地辱罵,溫暖不知所措,幸好高訪及時發現,趕緊通知占南弦。
 
此時此刻,占南弦正在質問薄一心,網上抨擊溫暖的帖子是否與一心有關?一心有些生氣,兩人正僵持不下之際,高訪的電話突然打過來,占南弦急忙奔到金碧輝煌,替溫暖解圍,把一同趕來的一心晾在了一邊。南弦送溫暖回家,潘維寧派人暗中跟蹤他們,自己則慇勤地護送一心。等到眾人都離開後,小岱才姍姍來遲趕過來,正好在門口遇見管惕。
 
於是,管惕送小岱回家,還在車上說希望小岱原諒自己。小岱趁著醉意,要原諒管惕很簡單,只要他肯什麼都聽自己的。管惕只好應允,陪著小岱一起吃飯、逛街、看電影、吃甜品,將二人的相處時光又重複一遍。最後,小岱故作輕鬆地告訴管惕,彼此算是兩清,自己也坦然原諒管惕了。說完話,小岱紅著眼睛離開了,而管惕則在原地發呆。
 
潘維寧送一心回到家,他試圖挽回自己與一心的關係,可一心不為所動,依然只在意占南弦。說到這裡,潘維寧與薄一心竟然有些惺惺相惜,因為彼此都是固執堅守愛情的人,於是,潘維寧來到一心家裡飲酒做客,一心陳述著自己對南弦的愛,時間長了,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潘維寧難過地問一心,為何不能接受另一份愛呢?他甘願等下去,哪怕用一輩子時間。
 
第25集一心意外發生一夜情 溫暖參觀南弦別墅
潘維寧深情款款地向薄一心告白,在酒精的作用下,兩人吻在一起,發生了一夜情。而另一邊,占南弦帶著胃痛的溫暖來到洛陽道一號,溫暖只想回家,不願下車,占南弦只好表示,想不想留下來,由溫暖做決定,自己絕對不會勉強。溫暖思慮片刻,只好跟著南弦的步伐下了車。
 
此時,正在出差的溫柔大發雷霆,她明明定了兩個標間,卻被手下自作主張換成了套房,只有一個客廳和一個臥室,這讓溫柔和留睿怎麼住呢?溫柔本想換家酒店,但現在正值旺季,家家客滿,無論到哪裡恐怕都是客滿。留睿再三保證不越雷池一步,溫柔才勉強答應與他共處一室。留睿打算帶溫柔出去逛香港夜景,可溫柔一心撲在工作上,拒絕了留睿的好意。
 
溫暖下了車,跟著南弦走進一棟別墅,這裡寬敞明亮,一塵不染。南弦微笑著,不知洛陽道一號與溫暖的想像可有出入?溫暖不由得感慨,這裡的一切的確與自己的畫一模一樣,但溫暖更加想知道,南弦為何要帶自己看這些?占南弦的情緒變得激動,不由得提起了當年分手之事,就因為溫柔的告白,溫暖就一聲不吭地離開,這對自己造成了多大傷害,難道這份感情真的如此脆弱嗎?自己在溫暖心中如此不值錢嗎?溫暖淚流滿面,其實自己這七年也同樣痛苦。占南弦哽咽著,溫暖實在太自私了,想回來就回來,想辭職就辭職,又曾為自己設身處地想過?南弦一字一句地告訴溫暖,哪裡都別想去,今晚就老老實實地在這裡待著。
 
第二天,溫暖起床後,負責打掃別墅的保姆歡姐趕緊送來早餐。溫暖十分不解,別墅中為何會有許多符合自己尺寸的衣服呢?歡姐笑著回答,這些都是占南弦準備的,他雖然早早離開了,但卻囑咐溫暖好好吃早餐。溫暖坐在餐桌旁,歡姐繼續說道,這裡建造有三四年光景了,是占南弦對一個女孩的承諾,他還親力親為裝飾屋子,而溫暖則是南弦帶回來的第一個女孩。
 
南弦一如既往按時上班,他告訴高訪,自己昨晚帶溫暖去了洛陽道一號,這一天,自己足足等了七年。高訪不由得笑道,這不是促進感情的好事嗎,可南弦卻認為自己捉摸不透溫暖的心思,自己費盡精力打造別墅,可溫暖卻視若無睹,看來,都是自己把溫暖寵壞了,所以她才會在感情中任性。高訪勸告南弦,趁早和溫暖解釋清楚所有誤會,彼此已經錯過七年,千萬別再辜負光陰。
 
歡姐帶著溫暖到處參觀,這些年來,占南弦除了忙工作,幾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這裡了。說著話,歡姐帶溫暖來到畫室,這裡的一切都是占南弦親手準備的,而且他還說過,會和心愛的女孩在這裡結婚生子,現在看來,占南弦所說的愛人就是溫暖呀!聽到這裡,溫暖心中感慨萬千,這是她與占南弦曾經夢想中的家,沒想到在這七年裡,南弦將夢想變成了現實。想到這裡,溫暖不再聽歡姐介紹,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朱臨路一心想調查淺宇和王教授的事情,但卻遲遲沒有進展,他不由得心煩意亂。這時,朱臨路忽然想到拍攝的合同照片,他便想和溫暖談談此事。當朱臨路趕到溫家時,正巧溫暖也趕回家收拾自己的畫冊,裡面都是南弦的畫像。朱臨路翻了翻畫冊,看見裡面的畫像,不禁無法按捺情緒,激動地阻止溫暖去找南弦,甚至想帶她回英國。可是,溫暖自從看了別墅的佈置,她堅信南弦還愛著自己,這一次,她下定決心要找回失去的愛!
 
兩人大聲爭論,溫暖提到朱臨路曾為自己在淺宇投簡歷一事,可朱臨路對此一頭霧水,那簡歷根本就不是他投的。朱臨路見溫暖如此堅決,他氣沖沖地拂袖而去,事到如今,朱臨路決定要讓溫暖看清楚占南弦的真面目。於是,朱臨路給屬下發了合同照片,打算以此作為淺宇和王教授私相授受的證據。
 
醫生告訴薄一心,一心父親的病情雖然得到控制,但還是需要家人陪伴鼓勵,於是,一心特意買了鮮花去探望父親,父親握著女兒的手,與她說著貼心話,父親雖然生著病,卻還想著為一心留一些嫁妝,這些嫁妝對一心而言,顯然微不足道,但卻代表著珍貴的親情。
 
第26集溫暖南弦恩愛過夜 留睿照顧醉酒溫柔
薄一心與父親說著話,她打算等父親康復後,就位父親找一處房子。父親並不奢求太多,他只希望一心能和南弦長長久久。薄一心流著淚,保證自己一定會和南弦幸福地生活。薄一心走出病房,發現潘維寧早就等在門口,一心態度生疏,她不願再提起昨晚發生的事情,並且鄭重聲明,占南弦才是自己的最愛。說罷,一心轉身離開,潘維寧暗暗想到,一定會讓一心永遠忘記占南弦這個名字。
 
另一邊,占南弦忙完工作趕回別墅,卻發現溫暖已經離開,南弦不由得有些失落,自己坐下來,掏出一條精緻的項鏈不停打量。這時,溫暖及時回來,她輕聲喚道「南弦」,準備拿出畫冊,占南弦不等她說下一句話,就將溫暖緊緊地抱在懷裡,吻著她的頭髮。溫暖感受著南弦的愛意,沉浸其中。
 
溫暖迫不及待地給南弦看畫冊,裡面每一幅都是南弦的畫像,她終於敞開心扉,每次自己想念南弦的時候,都會畫一幅畫像,而南弦的每個表情每個動作都深深刻在自己腦海中。南弦動容地翻著畫冊,他忍不住提起溫暖在深夜給自己打電話的事情,溫暖非常詫異,對此一無所知,這才知道是在夢遊中撥出的電話。其實也正因如此,南弦才確定,溫暖心裡還記掛著這段感情,他也才有信心,一定能把溫暖追回來。
 
南弦還告訴溫暖,就在溫暖剛回上海的時候,自己就早已安排好一切,包括讓溫暖去淺宇工作,成為總裁助理,至於與一心之間的緋聞,不過是為了保護一心不被外界中傷而演的戲。溫暖破涕為笑,她恍然大悟,原來這一切都是占南弦設下的「局」,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又成了南弦的棋子。占南弦握著溫暖的手,不管何時何地,溫暖的一舉一動都會牽動自己的心,這麼看來,南弦才應該是溫暖手心裡的一顆棋子。
 
南弦調皮地讓溫暖閉上眼睛,變戲法般掏出了一條亮閃閃的項鏈,溫暖瞪大眼睛觀察,發現這項鏈的吊墜竟然就是那枚「溫暖的弦」印章。南弦得意的像個小男孩,為溫暖戴上項鏈,並且在她耳邊說道,只要戴上項鏈,溫暖就甭想逃出自己的手掌心。這晚,夜色如水,燈光璀璨,臥室裡鋪滿了玫瑰花瓣,南弦與溫暖終於邁過了七年的坎坷與思念,甜甜蜜蜜地在一起。
 
另一邊,溫柔則在香港的酒吧裡獨自飲酒,她撥打妹妹的電話,卻無人接聽,很快,有不懷好意的男子靠了過來,準備等溫柔酩酊大醉時佔便宜,在關鍵時刻,多虧留睿及時趕來,才讓溫柔避免落入壞人之手。留睿將溫柔帶回酒店,細心照料,溫柔醉眼朦朧地醒來,竟然主動吻住了留睿的唇,喃喃說道「我喜歡你」。留睿又驚又喜,溫柔則做了讓人大跌眼鏡的舉動,她拿來一張面膜為留睿敷在臉上,然後靠著抱枕倒在一邊。溫柔自言自語,自己是全世界最壞的女人,如果不是自己,妹妹不會失去幸福,爸爸不會早逝,如果自己沒有自殺,妹妹也不會病得那麼重。留睿心疼地把溫柔抱在懷裡,輕聲安慰,守護著她沉沉睡去。
 
新一天的清晨,陽光明媚,溫暖在占南弦臂彎裡醒來,她感到這一切幸福得像一場夢,不由得緊張地問道,南弦是真的回到自己身邊了嗎?南弦撫摸著溫暖的頭髮,眼中似乎要流出濃濃愛意。另一邊,當溫柔醒來時,發現自己和留睿躺在地上,溫柔大吃一驚,留睿趕緊辯解,自己可什麼都沒有做。溫柔恢復了女強人的風範,還威脅道,如果留睿敢將此事聲張出去,就一定開除他!留睿穿一身便裝與溫柔出門,兩人一起逛商場,留睿很會逗溫柔開心,還體貼地為她擦拭嘴角,令溫柔怦然心動。
 
潘維寧來探班薄一心,打算帶她去吃美食,可一心刻意保持距離,潘維寧傾盡全力表示自己的真心,他願意為那晚的事情負責,也願意滿足一心的一切要求。誰知一心並不領情,還刻薄地反問潘維寧,是否要把自己包養起來?潘維寧連忙否認,一心卻繼續說道,自己會忘掉那晚發生的一切,也希望潘維寧不要再提起。潘維寧很不甘心地抓住一心的手腕,他還是想證明自己,但一心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溫暖與占南弦倒是恩恩愛愛地在一起,南弦還為溫暖擦拭濕漉漉的頭髮,溫暖幸福地靠在南弦身上,她不由得回憶起幸福的年少時光,沒想到時隔多年,身邊的人還是他,這是多麼難得的緣分啊。
 
第27集
臨路健身房未尋到溫暖身影,不禁擔心不已。溫暖江邊獨自黯然神傷,想起自己與南弦之間過往,南弦對一心的不離不棄,不覺間傷心落淚。臨路尋到江邊看著溫暖傷心的背影,不禁心疼不已,可又不知該如何當面安慰。只好假裝未看到溫暖,拿起手機與溫暖打電話,相約健身房運動。
 
第28集
溫暖查看資料,發現占南弦真的把王教授挖走了,於是去質問占南弦。溫暖質問占南弦,是否占南弦一方面故意提高標價引朱臨路去競爭,一方面又把王教授挖走了。占南弦沒有正面回答溫暖,反而質問溫暖是否真的這麼緊張朱臨路,所以才會七年來只聯繫朱臨路一個男人。
 
第29集
一心為了把占南弦搶走,特意去找溫暖,謊稱她即將與占南弦結婚了,讓溫暖成全她主動退出。溫暖聽了一心的話,強忍著自己眼中的淚水,鎮定的告訴一心,如果感情需要他人的成全,那麼她這份愛情是否真的屬於她?一心很生氣溫暖的話,她在心裡跟溫暖置氣,讓溫暖走著瞧,看最後誰能跟占南弦在一起。
 
第30集
薄一心來到醫院探望父親,父親就自己沖衝動去找溫暖一事道歉,一心並未責怪父親,她只希望父親在醫院好好接受治療。然後,一心告訴父親,不要再插手溫暖的事情,否則南弦會不高興的。遲碧卡來找占南弦,現在,溫暖已經提出辭職,是否要開始新一輪總裁助理選拔呢?南弦斬釘截鐵地否決了遲碧卡的建議。
 
第31集
溫暖來到室內,聽保姆說到,這些年來,占南弦除了忙工作,幾乎把所有精力都用在這裡。溫暖難以置信地打量著一切,保姆繼續說道,占南弦一直相信,總有一天會和心愛的女孩在這裡結婚,生兒育女,現在看來,這個女孩就是溫暖。可是,溫暖卻淚流滿面,認為占南弦多此一舉,南弦也忍不住流淚,難道彼此的感情就這麼脆弱嗎?自己在溫暖心裡就這麼不值錢嗎?溫暖可曾為自己著想過呢?
 
第32集
朱臨路來到溫暖家裡,他打開溫暖的繪畫本,發現裡面都是占南弦的畫像。朱臨路徹底崩潰了,他瘋狂地攔住溫暖,告訴她,自己願意等溫暖,哪怕等一輩子。可溫暖執意出去找占南弦,朱臨路便打算證明給她看,占南弦與七年前不一樣了。其實,朱臨路不願把溫暖牽扯進代中和淺宇的競爭,但他已經別無選擇。
 
第33集
溫暖在認真地為南弦畫像,南弦忍俊不禁,自己已經在溫暖身邊了,她怎麼還要畫自己呢?溫暖笑了笑,一直以來都在畫南弦,所以永遠都不會忘記。南絃索性把溫暖也畫到了畫像裡,兩人非常恩愛。然而,薄一心和潘維寧一起找到溫暖,一心非常憤怒地指責溫暖,是南弦痛苦的罪魁禍首。
 
第34集
一心對占南弦說到,雖然南弦心裡有溫暖,可感情不是兩個人的事,占南弦難道忘記父親意外死亡了嗎?南弦表示,自己會處理好,一心又提起南弦的母親,她可是一直討厭溫暖。的確,南弦媽媽回國後,她絕對不允許讓南弦和溫暖復合。
 
【文中圖片cr:溫暖的弦】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 手:The Guest】靈異懸疑劇 手:The Guest 劇情介紹~金東旭、金材昱、鄭恩彩
《手:The Guest》以驅魔和巫術為題材,講述靈媒、司祭和警察與處處存在的依靠怪異力量犯罪相較量的故事。   【劇名】:手:The Guest...(詳全文)
【2018陸劇 莽荒紀】我吃西紅柿改編 莽荒紀 劇情介紹~劉愷威、王鷗、牛駿峰、李威
《莽荒紀》莽荒紀該劇根據我吃西紅柿同名小說改編,劇情講述盤古開天闢地直至三皇五帝之後,紀氏部落領主之子紀寧天賦秉然、功夫超群,卻慘遭滅族之災,紀寧開啟了復仇之路...(詳全文)
【2018陸劇 南方有喬木分集】南方有喬木分集劇情1~20、劇情介紹、演員介紹(14集更新)
《南方有喬木》劇情講述出身優越,研發無人飛行器的高冷理工科女生南喬,邂逅了與她身份背景相差極大的男人時樾,就此兩人人生發生巨大改變的愛情故事。   ...(詳全文)
【2018陸劇 我站在橋上看風景】都市愛情劇 我站在橋上看風景 劇情介紹~姜潮、李溪芮
《我站在橋上看風景》劇情講述遊戲公司總裁章崢嵐在機緣巧合之下認識並傾心於劍道教練蕭水光,便使出十八班耍賴功夫抓住各種可乘之機接近自己心中的「繆斯女神」,並用默默...(詳全文)
【2018陸劇 初遇在光年之外】校園愛情網路劇 初遇在光年之外 劇情介紹~陳若軒、徐嬌
《初遇在光年之外》劇情講述大學「萌新」初入校園在相互幫助下一路「闖關」、互相挖坑卻又彼此激勵的逗趣成長故事。   燕青大學計算機系的精英學生陸宇辰...(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