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武法律師》以虛構的城市奇城為背景,講述一個在毫無法紀的社會下動用武力解決問題的律師的故事。
 
 
武法律師
【播出時間】
LINE TV 5/16(三)起
每週三四,上午12點播出
 
【人物介紹】
武法律師
奉尚弼李準基 飾
利用法律鑽空子,創下最高勝訴率的黑幫律師。
小時候親眼目睹母親悲慘的死亡,立志為母親討回公道,把為母親報仇視為人生目標和絕對任務。
 
 
武法律師
河在伊徐睿知 飾
做任何事情非常有主導性有主見的,是個可以為法律及正義付出一切的帥氣律師,卻因為在一場判決中對法官施暴,最終淪為一名事務長,成為了事務長以後和奉尚弼相識,成為了事件的中心人物。
 
 
武法律師
車文淑李慧英 飾
綺城法院部長法官,表面上看起來相當親民、正義,但事實上是個會用法律殺人的法官。
 
 
武法律師
安吳洙崔民秀 飾
吳洙集團會長,黑道出身。多年以來聽命於車文淑的指令,與奉尚弼的母親死亡和河在伊的母親失蹤有相當大的關聯。 
  
【分集劇情】 
第1集尚弼釣魚取證 在伊揮拳被炒
【影片來源:LINE TV
一條陝長的隧道裡,奉尚弼熟練地駕馭著他的汽車,手指在方向盤上跟著車內的音樂打著節拍。車外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在隱隱的路燈的照耀下他那幅根本看不清眼睛的墨鏡後面的那張亦正亦邪的臉龐更加英俊了。
 
作為一名律師,他屬於劍走偏峰的類型,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地循規蹈矩,他總是能最大地滿足委託人的訴求。
 
在收到委託人關於交警索賄的訴求後,他故意地超速駕駛,把交警帶到了他車尾的攝像頭的拍攝範圍內巧妙地假裝要行賄卻悄悄地拍下了交警收受賄賂的重要證據。而面對他雖然有些不可理喻,但卻又拿到了有力的證據的交警也只能是看著他遠去的背影獨自氣憤卻又無可奈何。
 
世界上沒有兩片一模一樣的葉子,但卻有性別一樣的兩個人。
 
同樣身為律師的河在伊最近也是非常地煩惱,她代理的因為丈夫的家暴而被迫殺死丈夫的妻子的案件,但面對著這似乎在所有人看來已經是鐵板釘釘的無罪判決,卻被當法庭的法官判處了二十年的有期徒刑,在法官宣佈退庭後,在伊衝上去找法官理論,當面指出他超過檢察官刑期的錯誤所在。但她的合理質疑並沒有讓法官有所觸動,反而帶著歧視女人的看法對在伊說出非常的不入耳的話。面對著這不公正的局面,在伊揮拳打了那名法官,然而現實卻也給了她一記更響亮的耳光,她先被停止執業,後來直接被所在的律所解雇了。
 
為了給死去的母親報仇,尚弼沒有遵循母親臨終前不讓他再回到綺城的遺言,帶著對他絕對忠誠的手下回到了以前的家。
 
看著眼前的一切。已經是物似人非了,每當回憶起當年媽媽死在自己面前的一幕幕時,尚弼都會忍不住地淚如雨下。
 
如今的尚弼已不是十幾年前那個死裡逃生的小男孩兒了,他帶著專業的法律知識和從身為首爾黑社會打手的舅舅那裡學來的拳腳功夫,他高調地站在了綺城的土地上。
 
尚弼回到他和媽媽以前的家,這裡已經是一家高利貸的辦公場所了,面對著一群烏河之眾,尚弼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他們收到了自己的手下,也把這裡改成了他的律師事務所。
 
為了讓女兒成為一名真正的律師,僅靠經營一家照相館的在伊爸爸難以維繼女兒的學業而不得已借了高利貸。看到自己家的照相館被放高利貸的人砸得亂七八糟時,在伊拿著他們之間所謂的借款合同卻找他們理論,卻碰上了尚弼。
 
聽著在伊對他手下人所訂立的借款合同的種種數落,尚弼也用他專業的法律知識進行反駁,在這樣的環境下竟然有如此精通法律知識的人,尚弼的出現著實地讓在伊大吃一驚。
 
曾經目睹了在伊在法庭上對法官的大打出手和被解雇之後的神不守舍的樣子後,尚弼莫名地心疼起眼前這個姑娘來。
 
利用在伊爸爸所欠的高利貸,尚弼提出了讓在伊在自己的事務所裡擔任事務長來打工還債的辦法了。儘管有些被迫,但在伊最後還是答應了尚弼的條件。
 
為了能真正地瞭解綺城的事情,也為了能將當年害死媽媽的人繩之以法,尚弼直接去搶了一個在當地十分有知名度的案子,在外人看來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卻在尚弼的種種計劃下最終實現了。
 
第2集車法官明正暗邪 奉尚弼英雄救美
【影片來源:LINE TV
尚弼主動找到涉嫌危害前任市長李英柱的刑警禹亨滿,希望他能改聘自己成為這起案件的辯護律師,對於在綺城該如何發展,尚弼是的打算的,亨滿這起看似已經定了的案件如果能夠翻案的話,他將會在綺城一舉聞名從而站穩腳根的。
 
在接待室裡,看著尚弼毛隧自薦的客氣和亨滿有些輕蔑的口氣,在一旁的在伊不禁替尚弼慚愧起來,但尚弼卻根本不以為然,還是一幅非自己莫屬的樣子。
 
在亨滿無意中露出的小臂上,尚弼看到了兩排清晰的牙印,那形狀讓尚弼又一次回到了媽媽出事那晚的事情。
 
年幼的尚弼逃出虎口後看到了一輛停在路邊的警車以為自己有救了,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那車上的刑警亨滿竟然是兇手的同黨,自己又一次地被抓了起來,要不是他故意咬了亨滿造成了那場翻車事故後得以逃生的話,尚弼根本活不到今天。  
 
儘管內心已經波濤洶湧,但尚弼還是平靜地說出了自己會讓亨滿走出監獄的話來,他的這一表態讓在伊十分吃驚,不明白這尚弼葫蘆裡到底是賣的什麼藥。對於在伊投來的詢問的目光,尚弼也不多做解釋,只是用他那如老鷹般稅利的目光死死地盯著亨滿。
 
亨滿驕傲地說出了自己現在的辯護律師是綺城有名的前任檢察官高任斗後,以為可以嚇唬到尚弼,不料尚弼絲毫不為所動。
 
在和在伊的談話中,尚弼故意把自己說成是一個為了能賺更多的錢而不惜利用這起案件來提高知名度的刻薄老闆,當看到尚弼這幅比嫌疑人更加可惡的嘴臉時,在伊生氣地把沾滿蕃茄醬的煎餅扔到了尚弼的身上。
 
綺城唯一的女性車法官雖然表面上是清正鐮潔的形象,但私下裡卻與黑社會出身的安會長私交甚密,甚至有意將她可以提議任免的市長的提名給了安會長,面對這似乎是天降的好事,安會長激動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趴在地上不住地向車法官拜謝。
 
亨滿一直以為會幫助自己的高任斗律師在每次開放時竟然明顯地不為自己做任何的辯護,甚至根本懶得去詢問證人時,他以前那份堅不可摧的意志被打破了,後來發生的他在監獄裡差點被陌生人打死的事情讓他開始重新審視起自己所處的地位來,當尚弼把他偷拍來的任斗和安會長的通話的視頻放給他看時,他才明白自己已經被他所效力的那幫人捨棄了,最後他終於接受了尚弼的建議改和尚弼簽訂了辯護律師的委託合同。
 
巧妙地利用了亨滿想活著走出監獄大門的心裡,一邊恐嚇一邊好言相勸說自己會讓他活著的話,儘管有些不相信尚弼,但在亨滿看來,目前除了尚弼為了他自己的目的想讓自己活著外,其他人都想置自己於死地。
 
車法官一直很喜歡在伊,拿她當成自己的女兒來疼愛,在伊也對這位綺城的女法官十分仰慕,當在伊看到電視裡正在播放車法官去孤獨院的新聞後,心裡也十分開心,但當她看到自己桌子上放的尚弼列出的清洗西服的費用後,她的好心情立即變壞了。當聽到尚弼要自己再多做兩個月工作時有些不滿,但很快地,她被尚弼和他那群哥們的誇張表演逗得忍俊不禁,開懷大笑起來。
 
為了能阻止尚弼出庭,安會長派人綁架了在伊,雖然嘴上說自己不關心在伊的死活,但片刻之後,尚弼還是出現在了綁匪約定好的地方,看著平日裡斯文的尚弼在一群人面前絲毫沒有懼色,很快就把幾十號人打倒在地,接著一出英雄救美的故事發生了。沒過多長時間兩個人已經坐在尚弼的車上了。
 
看見尚弼後腦勺流下的鮮血時,在伊同情地用自己的手絹幫他止血,尚弼安靜地享受來自在伊的這份關心,對於尚弼來說,在伊那關心的目光面前,這點小傷根本不算什麼。在接到尚弼阻止開庭的指示後,他的兩個手下上演了一場大鬧法庭的好戲,就在一切看來都已經失控的時候,尚弼和在伊的手在眾目睽睽之下走進了法庭。
 
第3集尚弼為案不惜入獄 在伊感動出手相助
【影片來源:LINE TV
雖然是阻止了開庭的時間,但尚弼最後還是被法庭以擾亂法庭秩序為由拘留了起來。看著被法警帶上手銬的尚弼,在伊十分擔心,但尚弼卻是一臉的滿不在乎的樣子,他似乎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結局,或者這一切都是他有意為之。但不為真相的在伊卻依舊心事重重。
 
本來一切都在按照正常的程序進行著,但尚弼卻舉出了陪審團有陪審法官不當舉止的視頻,最後甚至以此為由要求車法官迴避,這一切似乎也出乎了車法官的意料之中。她面對尚弼的請求最後也是一笑了之間,不予理會。
 
和下屬一起被關進拘留所的尚弼有些開心,雖說僅有三天的時間,但這段時間恰巧是再次開庭的準備時間,為了尚弼,在伊去找車法官求情,請求延期開庭,但遭到了拒絕。
 
在監獄裡,尚弼故意地接受綺城的原財政部吳局長,但吳局長對他並不友好,但在後來的一次尚弼的手下伸手解圍之後態度有了改變,但他只是說了尚弼想知道的事情的其中之一,對尚弼並沒有和盤托出。在進一步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後,對手的真實意圖也漸漸明朗起來,同時他也把調查的重心轉到了安會長的身上。
 
為了能真正地幫助尚弼,在伊利用僅有的三天時間找到了亨滿的妻子,從她口中瞭解到了亨滿的為人,這次走訪讓她堅定了亨滿是被冤枉的,但法律是講證據的,在伊找到了案發時間段和亨滿在一起的證人,雖然遭到了數次的拒絕,但在伊憑著她那股著堅忍不拔的勁頭還是說服了對方來做證的同時還找到了更加有利的視頻證據。
 
看到了在法庭旁聽的安會長,尚弼感覺到自己已經快接近事情的真相了,否則對方也不會著急地親自來旁聽開庭。
 
在手下人的巧妙安排下,安會長的秘書被跟蹤了。在跟隨對方來到了一個偷渡中介的住所後,尚弼感覺到這個在關鍵時刻被安排的人肯定是案件的真正兇手。正準備從中介方口中打聽到那人的下落的時候,那人竟然按照事先的約定再次來到了中介的住所。憑直覺尚弼猜出他就是殺害李市長的真兇,兩個人都知道對方的厲害,在你追你趕地一路玩命狂奔後,對那人被尚弼逼進了地鐵地下通道裡,在躲避一輛飛馳而來的火車時,尚弼和那人分別躲在了隧道的兩側,但是在火車呼嘯而過後,尚弼卻看到的是被兇手已經被劫持的在伊。
 
回想起自己年幼時因為在伊媽媽拖住要抓自己的人讓自己逃走的事情,尚弼滿腔的怒火燃燒了起來,他決來允許有人傷害在伊,不管是為了對自己有救命之恩的在伊媽媽,還是和自己共事這段時間的他的事務長。尚弼瘋了似地衝上去,直接用手抓住架在在伊脖子上的自匕首,接著揮起拳頭向那人臉上打去,站在一旁的在伊看著尚弼這幅已經瘋狂的樣子,心裡十分不解,但是眼看著那人快被尚弼打死了,在伊死死地抱住了尚弼。
 
也許是害怕了尚弼那份瘋狂,那人終於開口說出了是安會長安排自己殺害李市長的,這時又一輛火車從遠處急馳而來,尚弼和在伊急忙躲閃,但那人彷彿已經知道自己接下來要面對的命運,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第4集為報恩尚弼守護在伊 尋證據尚弼奮不顧身
【影片來源:LINE TV
看著架在在伊脖子上的刀時,尚弼的腦海浮現出了自己年幼時媽媽在自己的面前被兇手連捅數刀的情形,他絕不允許悲劇再度發生。
 
一向傲慢的安會長在檢察廳裡也是飛揚跋扈,所有人的見了他也是畢恭畢敬的樣子,這場面讓安會長非常受用,對於他的出身,他天生就有一種自卑感,希望通過競選市長來讓洗白自己的歷史。但檢察院的張檢察長似乎並不買他的帳,這讓他內心的不安起來。
 
因為在兇手自殺的現場,尚弼和在伊被帶回了檢察廳接受調查,但對於死者的手機一事,明知實情的尚弼卻閉口不提。
 
在檢察廳門口,尚弼主動上前和安會長打招呼,對於尚弼早有耳聞的安會長依舊是他那幅傲慢的樣子,但尚弼表現出的那份從容也讓他對尚弼的在態度稍微有所收斂。
 
尚弼開車送在伊回家時,在河氏照相館的門口一邊靜靜地等著沉睡的在伊醒來,一邊懷著感激的心情看著在伊一家三口人的全家福,兒時的一幕又出現在了他的眼前,想到此處,他那犀利的目光變得柔和起來。
 
在伊爸爸出門無意中看到了門口的尚弼,在請尚弼進屋喝茶之際,在伊知道了尚弼減免了爸爸欠的利息的事情,對於尚弼的這一舉動,在伊感到了非常的感動。當尚弼聽到了在伊的爸爸無意中提起希望女兒能成為像車法官那樣受人尊重的法官時,內心有些不安起來。
 
為了找到更多的證據,尚弼派手下人潛入了太平間的停屍房用殺手的指紋解鎖手機。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最終殺手的通話記錄被尚弼牢牢地掌握了。
 
目睹李市長被害的證人以為安會長和亨滿是朋友,想著向安會長提供亨滿不是兇手的證據得到一些好處時,卻被安會長殺人滅口了。
 
在一座富麗堂皇的飯店,為安會長為首的所謂有「七人組合」如眾星捧月般地把車法官圍在中間,安會長以成功者的身份向眾人敬酒,但其中只有張檢察長不買他的面子,對他要競選市長一事冷嘲熱諷,但讓張檢察長沒有想到的是車法官竟然會主動提醒張檢察長要多多關照安會長,車法官的這一表態如同給安會長吃了定心丸一般,讓他更加得意忘形起來。
 
正當安會長以為自勝券在握的時候,車法官的秘書卻當眾問起來他當上市長後他的企業該如何處理的時候,安會長卻一時無言以對,只敷衍地說會給在座的每個人送上一條魚以表致謝。
 
聽到此處的車法官裝作鎮靜自若的樣子,聽著安會長在說著什麼。
 
當安會長把成堆的鈔票放進了車法官家的保險櫃時,他有些忘乎所以了,覺得是自己讓車法官的財富以如此快的速度在增長,他趁著車法官心情好,說出了讓她不予採納尚弼提供的視頻證據時,卻遭到了車法官的厲聲責備。
 
然而,雖然是拒絕了安會長的請求,但在尚弼等人的碰頭會上,車法官卻說出了不予採納視頻證據的話來,這個結果雖然尚弼早就有了心裡準備,但還是向車法官投去了不解的目光。
 
在伊從亨滿的口中得知了車法官和安會長是一夥的,這個發現讓視車法官為媽媽的在伊無法接受,但她也相信尚弼是不會輕易地懷疑別人的,想到此處,在伊用懇求的語氣讓尚弼拿出他懷疑車法官的證據來。
 
車法官的父親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法官,在綺城舉行的最受歡迎的人物評選中,以第一的高選票當選,正當安會長領著一群人為車法官的父親舉行銅像的剪綵儀式的時候,尚弼帶著他費盡千辛萬苦抓住的介紹殺手和安會長認識的人也來到了剪綵現場。
 
當著所有人的面,尚弼說出了事情的大概,之後把他抓住的人推到了李市長被害的檢察官的面前,面對如此的招數,在場的人都深感意外,這一舉動,也把綺城的檢察官們推到了風口浪尖。
 
第5集在伊接近事情真相 對手不斷製造麻煩
【影片來源:LINE TV
儘管現場是一片嘩然,但尚弼還是不慌不忙地說出的自己想要表達的意思,站在台下的在伊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卻又無能無力。
 
車法官在安會長的陪同下灰溜溜地離開了現場,看到這個場面的尚弼也跟了過去。
 
內心無比生氣的車法官看見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尚弼無比厭惡,當聽到車法官口中說出自己母親的名字時,尚弼的眼神更加冷漠了。兩個人誰也無法說服對方,彼此舌槍唇劍地較量著,他們的對話被隨後跟來的在伊聽著一清兩楚。離開時車法官看到在伊那詢問的眼神時也沒有解釋什麼,只要搖頭而過。
 
為了消除車法官的怒氣,安全長把她帶到了他曾經和車法官的父親經常光顧的一個小飯館,並自以為是地跟車法官面對面地坐在了一起,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的此舉卻遭到了車法官的百般羞辱。
 
尚弼一直在向在伊解釋他目前所作所為的真正目的,但善良的在伊依舊不肯相信她心目一直視若母親的車法官怎會是一個如此不堪的人。面對著如此想法的在伊,尚弼更加堅定了要用事實來真正地說服在伊的決心。
 
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在伊用她自己的方式開始了調查。當看到自己和車法官的合影時,她回憶起自己小時候去找媽媽時差點走丟了,是車法官意外地發現了她並把她送回來的事情,自己的當時漫無目的無助和車法官第一次出現在自己生命中的如母愛般的溫暖讓在伊至今都念念不忘。
 
一直受益於車法官的在伊爸爸在現場親眼目睹了尚弼的舉動,他勸說在伊離開尚弼,不要在呆在事務所裡。但在伊並沒有同意,她要用自己的方式來重新看待自己身邊的人的所有人。
 
在伊把第一個要詢問的人選擇了車法官,卻得到了車法官顛倒黑白的回答。
 
尚弼他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抓來的介紹兇手和安會長秘書見面的掮客竟然被檢察院作為了證人而不是被告出現在了法庭上,儘管這名掮客開始時一再否認自己知道事實真相,但他尚弼提到他最關心並不願意傷害的母親時,這句掮客的死穴被尚弼點到了,他在法庭上說出了自己介紹殺手和安會長秘書碰面的實情。
 
在伊的耳邊一次地迴響起車法官對自己說過的關於尚弼的話來,但她還是不相信,她要用自己的方式來找到問題的答案。
 
尚弼帥氣的外表和放蕩不羈的修改吸引了身為檢察官的妍熙的注意,她主動找到了尚弼,但對方似乎除了案件本身對其他的東西並不感興趣。
 
在伊向所有可能知道線索的人打聽關於尚弼的事情,卻始終沒有頭緒,直到在調取尚弼媽媽自殺的報導時,在伊意外地發現竟然和自己母親失蹤是在同一天。
 
在伊去找當年負責媽媽失蹤案件的孔警官,而這位警官也恰好是尚弼媽媽自殺案件的負責警察,但是儘管尚弼媽媽自殺案件存在許多的疑點,但最終還是判定了自殺的結論。
 
在案件了結後,關於案件的卷宗也離奇地丟失了,幸虧當時孔警官有心複印了一份才讓在伊此次沒有白跑一趟。
 
安會長來監獄探望了亨滿並把尚弼貶低地一無是處並暗示亨滿自己背後有強大的靠山。亨滿對於安會長的這種套路早已瞭解了,只嗤之以鼻。但是,當他打電話給在醫院住院的妻子時,卻聽到了妻子說出了自己所欠的醫藥費安會長都已結清並經常來探望自己,亨滿的內心開始掙扎起來。最後,當他聽到電話裡傳來自己妻子昏迷的消息後整個人完全地崩潰了。
 
亨滿拒絕了尚弼的見面要求,對於這一突發的情況,尚弼似乎早有準備,只是一笑而過。
 
在伊在尚弼經常發呆的一面裝有投影儀的牆上發現了自己全家人的照片,再聯想起第一次見面尚弼就已對自己瞭如指掌地情形和自己被兇手挾持時尚弼那近似瘋狂的舉動。事情的真相在在伊的頭腦裡漸漸地清晰起來。
 
第6集尚弼在伊走到一起 亨滿最終無罪獲釋
【影片來源:LINE TV
儘管已經猜到了尚弼來綺城的目的,但是在伊還是想親耳聽到事情的真相。
 
看到已經隱瞞不住了,尚弼也打算和盤托出了,他說出了十年前他目睹的一切和媽媽慘死在自己面前的情景,當尚弼開口要說出在伊媽媽的事情時,被在伊阻止了,她要自己去打聽出媽媽的下落來。儘管有些不忍同,但尚弼最終還是尊重了在伊的選擇。
 
在看守所裡,在伊向亨滿打聽當年他綁架尚弼時一同綁架的另一個女人時,亨滿十分吃驚,可是當他聽到在伊說自己是那女人的女兒時嚇得躲在了一邊。盛怒之下的在伊流著眼淚追問自己媽媽的下落時,心裡的愧的亨滿直接癱坐到了地上。
 
已經想到了媽媽的下場,在伊失魂落魄地來到了大海邊,一直暗中跟在身後和奉弼想上前安慰在伊,卻被她生氣推開了。
 
在伊一個人無力地蹲在海邊,拿出手機打通了爸爸的電話,剛一開口,在伊已經淚流滿面了,但是在最後一刻,她還是忍住了已經在嘴邊的話,她不想讓心裡還存一絲幻想的爸爸受到任何的打擊。尚弼一直都心疼地注意著在伊,近十年漫如目的的尋找和現在知道真相後的痛苦,又有哪一個是輕鬆的呢?尚弼感同身受,他明白失去媽媽的孩子過著怎樣的生活。此時,尚弼能做的只是用手摀住嘴,陪著在伊一起痛哭。
 
尚弼為在伊準備煙花和啤酒,兩個人在海邊一起舉杯消愁,但在他們心中那份愁根本不會減輕,只會無邊地氾濫。
 
尚弼把醉得不省人事的在伊背回了事務所,看著在伊熟睡時安靜的面容,用手輕輕撫摸著她的秀髮,心裡發誓一定會用自己的畢生來守護他救命恩人的孩子。
 
可能是在伊的到訪刺激到了亨滿,他主動提出來約安會長見面,當著安會長的面打電話給尚弼告訴他自己被一段假視頻陷害的情況,當聽到尚弼一定會讓自己無罪出獄的肯定答覆後,他心裡那份曾經作為一名刑警的自豪感不自覺地湧了出來,他大聲教訓著安會長是黑道分子,而他卻是要抓壞人的警察。亨滿的突然襲擊讓安會長有些不知所措,但他依舊堅信權力可能壓倒一切。
 
從看守所出來的在伊回到事務所,看到尚弼時心裡不禁升起了一股溫暖,原來這個男人一直在身邊守護著自己。想到此處,在伊伸手從背後抱住了尚弼,她想從媽媽當年用命救下的人的身上兩次感受一下媽媽的溫度。兩個都曾經受過傷的孩子深情地擁吻到了一起,因為他們明白彼此才是這世界上最可以依賴的人。
 
清晨,早早醒來的在伊看著還在沉沉睡夢中的尚弼,嘴角泛出甜甜的微笑,面對著這個她已經將一切都托付的男人時,她的內心依舊是幸福和甜蜜的。
 
在伊和尚弼的沙灘上開心地散著步,她們明白現在是她們是真正地連在一起的兩個人。雖然在她們前面可能還有更大的危險,但她們骨子裡卻都有著那股子天生不服輸的個性。
 
雖然亨滿就是當年的兇手之一,但是尚弼他們明白在李市長被害一案裡,亨滿是被用來當槍使的,要想真正地報仇,打掉以車法官和安會長為首的「七人會」和他們身後的真正的綺城的黑暗勢力才是徹底地報仇雪恨。
 
兩個人出於律師職業的神聖感,都覺得應該全力以赴地打贏亨滿的官司。
 
根據亨滿提到的視頻線索,尚弼想到了可能是最接受案發地點的人才能製造出證明亨滿有罪的如此完美的證據來,他們倆不約而同地想到了閔調查官,尚弼故意說出了安會長和視 頻的話來刺激閔調查官,果然起到了他們想要的效果,後者果然去找安會長質問視頻的事情。
 
已經到了選舉投票的關鍵時刻了。可是,最近安會長卻是麻煩不斷,剛打發走了閔調查官不久,他就接到了妍熙檢察長向他詢問案情的電話,當妍熙提出關於前任李市長被害的事情時,安會長拿熙的媽媽來要挾妍熙,然而並沒有達到他想要的效果,妍熙沒有理會他的警告,逕直走開了。
 
根據亨滿提供的他所看到的視頻裡的一些細節,尚弼和他的手下開始了緊鑼密鼓地證據搜集工作。
 
看著貯立的父親的銅像,車法官想起了當年的事情來,她曾經因為父親同事一句無心的咒罵開車撞死了那個人,也就是從那一刻開始,她原本柔軟的心變得堅如磐石一般。
 
在伊收集到的閔調查官出現在案發現場並製造偽證視頻令法庭一度發生混亂,看到這一幕,妍熙主動提出自己的起訴是錯誤的,申請取消公訴。至此,殺害李市長的案件中亨滿最終無罪釋放了,而在此時的醫院裡,亨滿的妻子的案情也惡化了,亨滿趕到醫院送了妻子最後一程,當聽到妻子臨終時還在不斷叮囑自己要做一個正直的人時,亨滿的內心充滿了悔恨。
 
因為自己身邊的調查官被捲入了案件中,妍熙也被輿論推到了風口浪尖上,為了保全自己,她求助於車法官,也正是利用妍熙此時的無助,車法官順利地把妍熙發展為自己的心腹,成為人綺城七人會中新的一員。
 
第7集吳洙勢力開始岌岌可危 亨滿贖罪最終喪命九泉
【影片來源:LINE TV
安吳洙最後還是在車法官的幫助下當選了綺城市的新市長,當看到這則新聞後,尚弼和在伊都眉頭緊鎖,他們知道今後將會面臨更多的危險和困難。
 
亨滿感覺自己已經沒有顏面在刑警隊裡呆下去了,他選擇了辭職,在他拿走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時,他把桌子下面的一截透明膠帶扯了下來。他看到電視裡安吳洙趾高氣揚的樣子,聯想起自己被他陷害頂罪的事情後氣就不打一處來,他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報這個仇。
 
安吳洙當選後去的第一個地方不是他的市長辦公室而是去法院探望車法官,車法官也給足了他面子親自出來迎接。
 
尚弼和在伊明白亨滿目前的處境,他們找到亨滿,想要保護他,卻遭到了對方的拒絕,在發現安吳洙的手下正在跟蹤亨滿時,尚弼立即超車攔下了對方,讓亨滿順利逃膠脫。而此時亨滿的去向也被尚弼手下安裝在他手機裡跟蹤器牢牢地鎖定了。
 
亨滿知道憑藉著尚弼他們的聰明一定會找到這裡的,他把自己之前收集到的關於安吳洙的資料都交了出來,當他在遠處看到在伊已經發現那些資料後,打過來了電話,告訴在伊,對於她,他亨滿沒有任何的虧欠。
 
做好了後續的工作後,亨滿義無反顧地準備去找安吳洙報仇,但他根本不是安吳洙的對手,沒有幾個回和,亨滿就被對方打倒在地,爬不起來了。
 
按照當地的法律,安吳洙成為市長後必須將他的公司債權信託,於是他按照車法官的指示將自己的公司委託孫成植行長代理。而就在這個時候,尚弼他們也從亨滿提供的資料裡整理出一個想要扳倒安吳洙的關鍵性人物,一個以前和尚弼有些過節的檢察官——千勝范。
 
尚弼和在伊兵分兩路,由尚弼出面向千檢察官遞交有關的資料,而一路的在伊,她的方向是綺城的名記者,劉靜珍——也就是這個記者,好幾次在公開的場合下對安吳洙的提問不僅專業更加刻薄,差點惹怒了對方。
 
正當安吳洙為他的新辦公室滿意不已的時候,孫行長和他們所管理的信託資金被調查的消息給了安吳洙當頭一棒。
 
尚弼憑藉著他的三寸不爛之舌,還是把千檢察長邀請到綺城,一向剛正不阿的孔刑警也在尚弼的推薦下成為這位新上任的檢察官手下的調查官。
 
在記者採訪的視頻裡,尚弼注意到安吳洙一上得力的手下並沒有出現在現場裡,而那人此時正在一個倉庫裡拷問著亨滿他所掌握的資料的下落,已經沒有任何牽掛的亨滿只有忍著,絲毫沒有開口的意思。
 
妍熙的媽媽是一直跟隨車法官左右作她的秘書,她深知自己已經踏上了一條不歸路,希望女兒妍熙不要重蹈覆轍,而事與願違,因為安吳洙安排妍熙身邊的調查官參與到了製造偽證的事件中,致使妍熙迫於壓力離開了檢察官的位子。
 
為了拉攏在伊,車法官找來了當年處罰在伊有那個法官,當面說要他撤銷對在伊的處分,但這個所謂的好消息並沒有讓在伊高興,她告訴車法官她恢復了律師身份後會徹底調查車法官,直到把她送上法庭的那一刻為止,聞聽此言,車法都在官已經舉到唇邊的杯子停了下來。
 
一路上,跟隨著吳洙,尚弼找到了關押亨滿的地方,經過一番殊死搏鬥後,他們把亨滿救了出來,但在臨逃脫的那一刻,亨滿的後腦被重重地打了一棒,至死,亨滿都請求尚弼原諒他的過錯。
 
尚弼為已經沒有什麼親人的亨滿舉辦了葬禮,當吳洙來假惺惺地追悼時,在伊已經忍不住地開口指責他就是殺人兇手。
 
面對著憤怒的兩人,尤其是當聽尚弼說要送他上法庭時,吳洙依舊是那幅流氓的嘴臉,絲毫沒有畏懼之色。
 
在亨滿葬禮的門外,在伊看見一個身著黑衣的女人在往裡面張望,當那人看見在伊在向自己詢問時,嚇得手中的墨鏡掉到了地上,在伊連忙幫她撿了起來。
 
第8集在伊媽媽神秘現身 尚弼被控謀殺親人
【影片來源:LINE TV
尚弼聽到了門口動靜忙走了出來,那黑衣女人連忙走開了,尚弼詢問在伊是否認識那個人,在伊搖頭否定。那黑衣女人並沒有走遠,她躲在牆角向著在伊張望,可能是心有靈犀的緣故吧,在伊也回頭看了一下,但她什麼也沒有發現。
 
亨滿在出事前把在伊媽媽依然還健在的消息通過短信告訴了尚弼的舅舅,大雄盯著手機上的內容內心十分矛盾,他不知道該如何告訴尚弼和在伊這件離奇的事情。思考再三,他決定還是先派人去尋找在伊媽媽的下落是當務之急。當得知在伊媽媽已經偷偷回到綺城時,大雄決定自己要親自出馬了。
 
儘管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結果,但是當真正收到律師協會通知取消處分時,在伊還是很高興,她和尚弼一起喝了許多酒以示慶祝。在伊說起因為車法官的事情,自己和爸爸已經不像以前那樣無話不談了,反而是有許多的秘密。尚弼看著在伊喝醉的樣子即十分喜歡又心疼她左右為難的處境。
 
在伊的爸爸被邀請到了車法官的家裡,這對於一向似車法官為神一樣的在伊爸爸來說,簡直是如同做夢一般。在車法官經他倒茶時更是受寵若驚。
 
車法官和南順子兩一唱一和向在伊爸爸炫耀是車法官費了好大的勁才幫在伊取消了處分的,還假意說在伊在綺城屈才了,應該回到首爾到更大的舞台上。但緊接著,車法官把話峰轉到了在伊和尚弼的感情上,在伊爸爸立即拍著胸脯表態會讓在伊聽自己的話回首爾去的。
 
尚弼背著在伊回到家時正好碰上恰巧回家的爸爸,在伊爸爸有些不高興,當他告訴在伊他去見了車法官並要她回首爾後,在伊終於把自己媽媽失蹤的真兇是車法官的事情說了出來,以為自己的女兒是受了尚弼的迷惑而對車法官這樣誹謗的,在伊爸爸生平第一次打了自己的女兒並且強令她馬上收拾行李回首爾。無奈之下,在伊選擇投靠尚弼。兩個人在一起邊喝著咖啡一邊聊著家人的事情,共同的經歷讓他們彼此的心靠的更近了。
 
吳洙藉著視察監獄的理由,探望了在押的孫行長,在詢問什麼時候放自己時,吳洙卻一口回絕了,這個態度讓孫行長大為惱火,他咬著牙說自己不會一個人去赴死的,吳洙又以他的女兒來威脅他。
 
正當千檢察長在審問孫行長的時候,地檢長居然出面要他馬上結案,面對著這樣的上級,千檢察長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向尚弼求助。
 
尚弼總是有辦法去對付吳洙的,他先放過了孫行長這條小魚,但緊接著,他將會為千檢察長準備另一份大餐。當尚弼把七人會的大致情況向千檢察官講述後,這個複雜的關係網立即引起了千檢察官的興趣。
 
大雄一直在綺城尋找在伊媽媽,最終人還是被他找到了。當聽到在伊媽媽流著眼淚說想和自己的家人生活在一起時,已經知道尚弼和在伊關係的大雄決定出手幫助在伊媽媽。
 
孫行長獨自承擔了所有的罪名,當尚弼和在伊從電視裡聽到這個消息氣憤不已時,吳洙居然挑釁地給尚弼打來了電話,諷刺他復仇計劃的泡湯。電話裡吳洙還威脅會對面伊下手,聞聽此言的尚弼擔心不已,無奈之下,他打電話向舅舅求助,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舅舅人居然已經來到了綺城。
 
當得知事情的真相後,大雄提出來由他對付吳洙和車法官,讓尚弼和在伊只管幸福的生活就可以了,但卻遭到了尚弼的拒絕,大雄知道自己這處外甥的個性,他最終同意了尚弼的提議。
 
原來給車法官按摩的按摩師被吳洙買通了,為吳洙傳遞了不少車法官的事情。不料,卻被南順子發覺後炒掉了,在伊媽媽藉著順子招聘按摩師的機會來到了車法官的身邊。
 
清早,在伊看到了手機裡記錄的今天是媽媽生日的提示,她輕輕地歎息一聲,後悔自己沒有機會給媽媽過生日了,但細心的尚弼卻為她準備了鮮花和蛋糕,並陪送她一起為媽媽慶祝生日。尚弼這暖心的舉動讓在伊激動不已,在伊含著眼淚為媽媽唱起了生日歌。
 
為了能打擊到尚弼,吳洙決定從尚弼身邊的人入手,吳洙不僅下毒手殺害了大雄,而且還製造了尚弼是兇手的現場。
 
讓在伊沒有想到的是,出門是還是意氣風發的英俊青年,再見面時,已經是身著囚服的嫌疑犯了。
 
第9集在伊為救愛人全力以赴 尚弼為尋證據甘願受傷

【影片來源:LINE TV 
吳洙打電話給車法官打算邀功時,卻被車法官嚴詞讓他馬上來自己的私宅,搞不明白狀況的吳洙只好照辦。
 
在伊正準備動身去探望尚弼時,卻遭到了前來事務所扣押資料的千檢察官和孔刑警,儘管在伊一再分辨,但卻沒有人聽她多說。看到失魂落魄的尚弼出現在自己面前時,在伊的心情也非常糟糕,聽到尚弼叮囑自己幫忙處理好舅舅的後事時,在伊堅定地說一定會讓尚弼自己來辦這件事情,說完摟緊了灰心的尚弼。
 
車法官對於吳洙這種擅做主張的舉動非常惱火,但此時的吳洙已不是當選之前的吳洙了,車法官漸漸感覺到吳洙開始不受自己的控制起來。
 
在伊去找車法官,這在車法官的預料之中,但是在伊的請求竟然是讓尚弼參加舅舅的葬禮,這個要求倒是大大出乎車法官的意外之外。車法官答應了在伊的條件但卻提出了另外的一個要求。當在伊聽到這個要求居然是讓尚弼無罪獲釋,這讓在伊非常地費解,但又無力反駁。
 
看著照片裡的舅舅,尚弼無聲地嗚咽著,直到跪地的那一瞬間,他的情緒才爆發出來,在伊看著一向陽光的尚弼聲淚俱下的樣子心裡也十分難過,但不知道該如何勸說。
 
吳洙去監獄裡探望尚弼,當聽到尚弼說出車法官叮囑在伊一定讓尚弼無罪釋放,吳洙的內心也是一陣慌亂。
 
在伊的爸爸找到了事務所,儘管他一再勸說在伊放棄卻沒有任何的效果,當聽到女兒說尚弼是自己的愛人時,在伊爸爸也只好默認。
 
開庭前,在伊的爸爸前來為女兒助陣,這讓在伊心情大好。但是,在法院的等候區時尚弼卻看到了他最不願意看到的車法官,聽說尚弼說出以後會讓自己也穿上這件囚服的話時,車法官輕蔑地笑著。
 
開庭前,尚弼故意說著輕鬆的話來讓在伊放輕鬆,但在伊所回饋給他的更多的是自信和坦然。當吳洙他們找來的所謂的證人在法庭上出席作證時,被在伊沒有費任何的力氣就問的他啞口無言了。
 
在伊媽媽正在照相館門口徘徊了很久,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時,恰好碰到了回家取東西的在伊,在伊媽媽假藉著要照證件照走進了照相館,爸爸不在家,在伊正準備為女人拍照時,忽然停下了,她從那女人的眼神裡看到了媽媽的模樣,在伊媽媽正準備把她手裡掌握的吳洙犯罪的證據留下時,在伊爸爸也回來了,在伊媽媽嚇得連忙跑開了。
 
尚弼在監獄裡一個人呆的時候,回想起了和舅舅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他回想起舅舅曾經的話裡似乎還隱藏著另外的一層意思,到底是什麼呢?尚弼百思不得其解。
 
正當在伊在著手準備著尚弼的證據時,在伊媽媽來到了事務所,當她說出是大雄安排進入車法官的私宅作按摩師時,在伊愣住了。當看到那女人說是大雄生前留下的照片時,她抬頭看向了那女人,卻得到了她也跟在伊一樣在和車法官戰鬥的回答。
 
尚弼在監獄裡偶然遇到了以前的朋友——蠍子大哥,蠍子是大雄生前的至友,當他聽到法庭上提交的對尚弼不利的證據時,他對尚弼大打出手,就在他拿尖銳的物體扎向尚弼的時候,卻發現尚弼不但沒有躲開,反而一起用力扎向了自己的腹部,當聽到尚弼說出這是唯一能證明自己清白的辦法時,蠍子也是大吃一驚。
 
在伊從那女人提供的照片裡清楚地看到了出現在案發現場的車法官,雖然之前已經知道了車清官的罪行,但是現在親眼看到時,在伊的內心還是無比地難受。
 
第10集車法出手劍指尚弼 在伊出奇聯手吳洙

【影片來源:LINE TV 
正在盯著照片沉思的在伊接到了孔刑警的電話,當聽說尚弼被急救車送往醫院時,在伊立即慌了手腳,她急忙驅車趕了過去,在醫院門口在看到了平躺在擔架上一動不動的尚弼。
 
吳洙和車法官幾乎同時接到了尚弼受傷入院的消息。吳洙和車法官都認為是對方派出的殺手。
 
當得知尚弼成功獲救後,大家都非常高興,但是只有身為律師的在伊被允許進入病房探望。在伊看著憔悴的尚弼說出了自己一直想說但是沒有機會說出的心裡話。之後,在伊躺在了尚弼身邊,卻忽然聽見尚弼開口說話了。當看到平安無事時,在伊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事務所現在需要在伊獨擋一面了,在伊已不是當初那個小律師了,這段時間,跟尚弼的朝夕相處讓她長了不少的經驗,當大家聽到在伊安排任務時,都非常配合地接受了。
 
事先商量好的當選後會自己的產業全部交出來的吳洙,現在好像有些反悔了,車法官和吳洙交談的時候察覺到了這一點。吳洙公然來到病房挑釁尚弼,憤怒的尚弼在打算向吳洙動手,卻被拷在病床上的手銬牢牢地牽制住了。
 
千檢察官把捅傷尚弼的蠍子帶到病房讓尚弼指認,但是尚弼卻矢口否認,他的這個舉動讓蠍子吃驚不小。
 
在伊為尚弼爭取取保候審,但卻車法官予以駁回。當在伊說出這個結果後,一切卻已在尚弼的預料之中了。在伊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尚弼出來活動,看到自己的手下,尚弼非常開心,但最讓她開心的還是始終陪在自己身邊的在伊。
 
在伊始終掛念著那天來拍照的女人,她拿出女人拍好的照片仔細地端詳,可能是心有靈犀吧,此時在伊媽媽也在用手撫摸著在伊小時候的照片。
 
在伊爸爸來到車法官的私宅為車法官的自傳拍照,慌忙之中,他不慎打碎了車法官客廳的一個花瓶,正當在伊媽媽端著茶水走進來時,正好看到丈夫在手忙腳千百萬地收拾著現場。
 
準備出門的在伊接到了那個女人說晚上會來跟她單獨見面的短信。面對著提供了這麼重要證據的女人,在伊問出了很多的問題,話說出口時,在伊感覺到了自己的唐突,但對方卻十分認真地一一回答,這讓在伊大為不解,當聽到那女人主動告訴在伊吳洙和車法官現在開始貌合神離時,在伊也感到很不解,不明白這期間到底發生了些什麼。
 
在伊把掌握的信息告訴了尚弼,儘管在伊不知道那女人的真實身份,但在伊的直覺告訴她那女人是可以依賴的。
 
吳洙對於現在自己的處境和車法官對他態度的轉變非常地擔心,在經過一番思考之後,他獨自一人來到尚弼的病房,正當他還語重心長地跟尚弼探討著車法官為什麼想要尚弼無罪的時候,外面卻發生著天翻地覆地事情。
 
衝進尚弼病房的一群人個個都身著黑衣,他們並沒有料到病房並不是僅有尚弼一人,吳洙意外出現在這裡讓那群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吳洙聽到對方竟然認為他是個老頭不足掛齒時,他一邊叮囑尚弼自求多福,一邊不費吹灰之力就把衝進來的人一個個扔出了病房。
 
從人群中衝出來的尚弼帶著滿臉的傷來到事務所,他的出現,讓在伊心疼不已。但是,在伊還是冷靜地通知了千檢察官,她知道現在想要尚弼性命的人已經不是一夥了,而千檢察官卻是唯一可以保護尚弼的人。
 
在第二次開庭中,在伊竟然說服了吳洙來為尚弼無罪作證,當現場的人聽到吳洙親口說出尚弼不是兇手的話時一片嘩然,聞聽此言的車法官也大為震驚。 
 
【圖片、影片來源:tvN、LINE TV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壞爸爸 劇情介紹、角色介紹~張赫、孫汝恩、申銀秀
《壞爸爸》劇情講述一個為了成為好爸爸而選擇成為壞人的中年一家之主孤軍奮鬥的故事。   【劇名】:壞爸爸 【類型】:MBC月火劇 【首播】:20...(詳全文)
【2018韓劇 player】OCN動作劇 player 劇情介紹~宋承憲、鄭秀晶
《player》劇情描述4名天才詐欺犯、打架高手、公認最厲害的電腦駭客和賽車手雖然擁有出色的才能,但是他們實現夢想的機會都被剝奪,最終陷入犯罪之路。於是這4人組...(詳全文)
【2018韓劇 時間】MBC水木劇 時間 劇情介紹~徐玄、金正鉉
《時間》劇情講述經歷人生最後光陰的男人,為了因為自己而被毀掉人生的女人,而貢獻出自己一切的故事。   【劇名】:時間 【播送】:韓國MBC 【...(詳全文)
【2018韓劇 致親愛的法官大人】電視劇 致親愛的法官大人 劇情介紹~尹施允、李宥英
《致親愛的法官大人》劇情講述出眾的頭腦、出色的外貌,所有基因都一樣的同卵雙胞胎兄弟韓秀浩和韓江浩卻過著完全不同的人生。是一部煩惱該如何守護他人人生笑中帶淚的電視...(詳全文)
【2018推薦韓劇】小宅推薦懸疑燒腦劇/女性懸疑驚悚劇 Secret Mother~好看的停不下來!
《Secret Mother》播出之前小宅就一直留意著,宋玧妸、金素妍的搭檔太吸引小宅了 但這劇情真的是讓小宅糾結很久要不要開來看 小宅一直很不愛追這類型的...(詳全文)
【2018韓劇 手:The Guest】靈異懸疑劇 手:The Guest 劇情介紹~金東旭、金材昱、鄭恩彩
《手:The Guest》以驅魔和巫術為題材,講述靈媒、司祭和警察與處處存在的依靠怪異力量犯罪相較量的故事。   【劇名】:手:The Guest...(詳全文)

留言內容

  chu 2018-06-08 22:42:22 101.14.192.*
小宅好~
我正在追這部,不錯不錯~
蠻好看的,只是李準基瘦的有點誇張
版主回應:
真的很瘦!!
襯杉還弄得很緊身XD
  
 
  花叢 2018-06-09 15:12:17 1.171.67.*
安 宅大 這部還不錯 我有看 韓版的多金社長小姿女也看了 看到目前覺得還好 還特地跑去找日版的補腦一下  目前的韓劇想看的不少  除了以上兩部 還有金秘書為什麼這樣好看 最後一部是 你也是人類嗎 這部也不錯
版主回應:
安!
你也是人類嗎,這部小宅還沒看
但金秘書小宅大愛!
  
 
  花叢 2018-06-09 23:52:34 1.171.67.*
安 宅大 金秘書真的很讚 雖然才兩集 但是真的讓人很想繼續追  你也是人類嗎這部 一開始1.2集 感覺一般 第三集還好 但 第四集結尾 整個就不一樣了 感覺也不錯看 宅大可以抽空看看
版主回應:
好唷,有機會小宅就看XD  
 
上一頁  [1]   下一頁  1-3筆 共 3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