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告白夫婦GO BACK》劇情講述一對互看不順眼的40歲同齡夫妻在如同戰爭般的生活中,突然重新回到20歲讓他們開始重新燃起愛的火花,開始過起當年沒有經歷過的青春生活的故事。
 
告白夫婦GO BACK
【人物介紹】
Go Back夫婦
馬珍珠張娜拉 飾
40歲,和崔半島離婚後穿越到過去。1999年為韓國大學歷史系一年級學生。
 
 
Go Back夫婦
崔半島孫浩俊 飾
40歲,和馬珍珠離婚後穿越到過去。1999年為韓國大學土木工程系一年級學生。
 
 
Go Back夫婦
安在宇許正民 飾
崔半島的朋友,1999年為韓國大學土木工程系一年級學生。
 
 
Go Back夫婦
尹寶凜韓寶凜 飾
馬珍珠的朋友,1999年為韓國大學歷史系一年級學生。
 
 
Go Back夫婦
鄭南吉張基龍 飾
馬珍珠的學長,有錢人家的兒子。
 
 
Go Back夫婦
閔瑞英高甫潔 飾
崔半島的初戀,舞蹈系學生。
 
 
Go Back夫婦
高獨載李伊庚 飾
崔半島的朋友,1999年為韓國大學土木工程系一年級學生。
 
 
Go Back夫婦
千瑟曹惠晶 飾
馬珍珠的朋友,1999年為韓國大學歷史系一年級學生。
  
  
【分集劇情】
第1集重返二十歲
四年前,崔半島和馬珍珠在親朋好友的祝福下走向了婚姻的殿堂,剛開始的婚姻生活還是十分美滿,但是生活的重擔讓兩人早已經失去了熱戀時候的激情。崔半島是一名營業員,整天都跟在領導的屁股後面,為領導做一些不齒的事情。比如幫領導的小三找住處,陪領導的老婆逛街等等。珍珠做了一名全職主婦,在家做飯帶孩子,孩子離開了珍珠就開始哭鬧,珍珠只能時刻陪著孩子,有時連飯都不能好好吃,上廁所也要帶著孩子,她的世界裡就只有孩子了。
 
在珍珠和半島結婚紀念日那天,珍珠看見梳妝台上有一個禮物袋,她剛剛想拆開來看,結果被半島一把搶去,半島說這是幫院長老婆買的首飾。珍珠十分生氣,半島竟然連這樣重要的日子都忘記了,珍珠將半島的筆記本丟進了水槽裡,半島十分生氣,這個筆記本裡記載著所有領導的生日和一些要做的事情,兩人因此大吵了一架。
 
珍珠和半島之間的摩擦越來越大,一天晚上,珍珠的好朋友發給她一張照片,正是半島和另外一個女孩拉拉扯扯的場面,珍珠以為半島出軌了,再加上他們的孩子書辰一直在吐,珍珠打電話給半島,半島也不接,珍珠對半島徹底失去了信心。實則照片上的女孩是半島上級的情人,上級的老婆找到情人打架,半島勸架,還因此受了傷。當珍珠將書辰送往醫院後,她給半島打了個電話,半島的心情也不好,兩人大吵了一架,最後決定離婚。
 
兩人從民政局走出來後就各走一方,珍珠來到了母親的遺像前,珍珠的母親在幾年前就去世了,珍珠十分想念母親。珍珠坐在公交車上,看著外面人來人往,她將結婚戒指取了下來,丟到了大街上,半島在房間裡發呆,他也取下了戒指,丟到了窗外。突然,兩人的戒指變成了粉末,珍珠和半島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震感。
 
半島趕緊出門,所有人都說沒有感覺到地震,半島還發現所有人都變年輕了,就連泡麵的生產日期都變成了1999年。珍珠一覺醒來後就發現母親在自己的身邊,珍珠十分激動,以為自己在做夢,她趕緊抱著母親,但是母親卻覺得女兒不正常,讓珍珠趕緊起床去上學,珍珠看了看鏡中的自己,竟然回到了20歲。半島媽媽也催著半島去上學,他也發現自己回到了20歲,原來,兩人都回到了1999年。
 
珍珠來到了大學校園,她看著這一切,覺得十分新奇,半島也有同樣的感受。20歲的珍珠和20歲的半島在校園裡相遇,兩人擦肩而過,珍珠不想再和半島有任何瓜葛,而半島也不想和珍珠有什麼牽扯。
 
第2集回憶只是想記住的樣子
珍珠在學校遇見了鄭南吉,在前世,鄭南吉追過珍珠,但是被珍珠拒絕了,鄭南吉是校董的兒子,並且十分有名。這一世,珍珠不想放過鄭南吉這個優質男人了,珍珠主動向鄭南吉打招呼,鄭南吉十分驚訝,寶凜覺得珍珠實在是太丟人,趕緊將珍珠拉走。寶凜說珍珠在昨天拒絕了鄭南吉,並且拒絕鄭南吉的理由很奇怪,珍珠說鄭南吉身上有汗臭味,結果今天珍珠就跟鄭南吉打招呼了。
 
聽到寶凜這麼說,珍珠簡直要找個縫轉進去,簡直是太丟人了。半島看到他的好朋友安在宇穿著黃色的衣服,他還嘲笑了安在宇,結果半島整個班上的人都被學長體罰了,原因是半島在昨天打了高年級的學長。學長要求他們穿著系服來教室集合,半島渾然不知。學長看著半島沒有穿衣服,體罰整個班級的人做俯臥撐,直到有女生進來為止。整個土木系就沒有一個女生,半島把同班同學害慘了。
 
珍珠獨自走在校園裡,一個男生向珍珠要電話號碼,珍珠心裡十分竊喜,自從結婚之後,就從來沒有男生主動向她搭訕了,但是珍珠沒有手機,就在這時,珍珠包裡的BB機響起來了,男生十分生氣,轉身就走了,珍珠十分尷尬。
 
珍珠決定將自己穿越的事情告訴朋友們,但是沒有一個人相信珍珠,她們都以為珍珠是吃錯藥了。半島在同寢室鬧了很多的笑話,他也決定向朋友們說出真相,和珍珠的朋友們一樣,半島的朋友們也不相信半島的話。朋友們組織男女生聯誼,半島班級的男生們和珍珠班級裡的女生們聯誼,兩人同時意識到這是前世他們第一次正式見面。半島和珍珠互相看不上,還都不知道對方就是穿越過來的伴侶。
 
聯誼有一個節目,就是男生要選擇心儀女生的東西,女生將自己貼身的物品放在桌子上,半島覺得自己應該阻止相同的歷史發生。就在安在宇想要選擇寶凜的耳環時,半島趕緊推了安在宇一下,安在宇就碰到了秀智的耳環,半島本以為自己會阻止寶凜和安在宇在一起,因為在前世,安在宇就說自己和寶凜的結合就是一種錯誤,結果寶凜硬說安在宇手裡的東西是她的,安在宇和寶凜成功在一起,半島欲哭無淚。輪到半島選擇了,桌上只剩下了珍珠和另外一個大胖子的物品了,雖然半島不想和珍珠在一起,但是他也不想選擇胖子,所以拿走了珍珠的手絹。等到所有的朋友們都走了之後,半島直接和珍珠攤牌,他說要甩了珍珠,珍珠十分生氣。
 
半島意外遇見了自己的初戀閔瑞英,所以他決定去追求閔瑞英,正好珍珠看見半島拉扯閔瑞英的手,珍珠走在無人的街頭,她在恍惚間看見了兒子書辰,珍珠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淚,大聲哭起來。珍珠上了一輛出租車,開車的人竟然是鄭南宇,但是珍珠一直埋頭哭泣,她並沒有注意到鄭南宇,鄭南宇發現珍珠將錢包落在他的車上了。
 
第3集夜店之旅
寶凜和安在宇一起出去喝酒,安在宇讓寶凜少喝點酒,寶凜不屑地看著安在宇,拿過酒瓶,兩人一起拼酒,結果安在宇喝倒了,寶凜只好將安在宇背回寢室,安在宇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男生寢室門口,丟人簡直丟大了,她都不敢面對寶凜了。崔半島準備找他的初戀閔瑞英,閔瑞英是舞蹈系的學生,長相和氣質十分出眾,喜歡她的人很多。崔半島對自己很有信心,直接將飲料遞給了閔瑞英,閔瑞英大吃一驚,崔半島上次見到她就跑,這次怎麼這麼主動,讓閔瑞英對崔半島刮目相觀看。
 
馬珍珠想和崔半島算賬,崔半島直接不理馬珍珠,馬珍珠十分生氣。兩人一起上課,老師讓同學們將自己對同學的看法寫出來,馬珍珠寫了崔半島。當崔半島看見馬珍珠對自己的評價時,他整個人都要炸裂了,腦海中不斷浮現出和馬珍珠生活的場景,崔半島意識到馬珍珠肯定也是和他一樣回到過去了。崔半島拉起馬珍珠就往外面跑,兩人打開天窗說亮話,互相知道了對方的身份,馬珍珠和崔半島互相約定,以後的生活互不打擾。
 
馬珍珠覺得自己應該將生活過得更加有意義一點,她想體驗一下自己二十歲沒有體驗過的事情。馬珍珠向大家提議一起去夜店,寶凜簡直下巴都要驚掉了,馬珍珠一向很乖巧,從來不會去夜店,這次竟然主動提出去夜店,不過三人一拍即合,打扮一番就出門了。馬珍珠,千瑟,寶凜三人都穿的是高跟鞋,出校門時遇見了一段很長的下坡路,三個人都很害怕,馬珍珠打頭陣,率先快步走向下坡路,寶凜和千瑟小心翼翼地走下去。馬珍珠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步伐,當她快要剎不住車的時候,鄭南吉突然向她展開了懷抱,馬珍珠被鄭南吉抱住。兩人帖得很近,馬珍珠覺得十分尷尬,鄭南吉面不改色,其實心裡早已泛起了千層波瀾。
 
三個女孩子來到了夜店,因為馬珍珠是第一次來夜店,她十分興奮,跟著服務員去找男生搭訕。巧合的是,崔半島和他的好朋友們也來到了夜店。一個叫朴賢錫的男人看上了馬珍珠,主動和他搭訕。朴賢錫的朋友看上了寶凜,和寶凜拼酒,結果喝倒了。臨走時朴賢錫給了馬珍珠一張紙條,上面有他的電話號碼,馬珍珠十分興奮,她到舞池跳舞,所謂冤家路窄,馬珍珠碰見了崔半島。三對男女在一個包間,高獨裁提出要和寶凜喝酒,崔半島趕緊阻止,但是高獨裁不聽,他以為寶凜喝酒不是很厲害,結果當然是高獨裁喝趴下了。馬珍珠獨自喝酒,她喝醉了直接跑到台上拿著話筒質問崔半島,寶凜覺得馬珍珠實在是太丟人了,趕緊將她拉走,高獨裁喝醉了吐得到處都是,酒保將他趕了出去,這次夜店之旅終於結束,大家都身心疲憊。
 
第4集再次動心
安在宇拖著醉酒的高獨裁回寢室,可是寢室大門關了,高獨裁迷迷糊糊的就說自己要從鐵門縫裡鑽進去,安在宇發現寢室的小門沒有關,就從小門進去,結果轉身看見高獨裁的頭被卡在門縫裡了,高獨裁的頭怎麼也拔不出來,安在宇想要找樓管大叔想辦法,剛好接到了寶凜的電話,寶凜讓他明天去舞蹈教室,安在宇一高興就忘記了被門卡住的高獨裁。可憐的高獨裁就這樣在外面過了一夜,第二天消防人員才將高獨裁解救出來。
 
馬珍珠和崔半島在廣播室裡的談話被傳了出來,大家都在好奇學校的這對離婚夫婦是誰,馬珍珠和崔半島十分心虛,故意迴避朋友們的話題。鄭南吉單獨找到了馬珍珠,他要和馬珍珠說清楚,鄭南吉對馬珍珠說他並不喜歡馬珍珠,希望馬珍珠不要再來糾纏他了,馬珍珠覺得十分奇怪。張南吉嘴上雖然這麼說,其實心裡對馬珍珠有那麼些許動心,只是他自己不清楚這就是喜歡一個人的感覺罷了。
 
歷史系的學長們想要整整這些後輩,故意說學校圖書室鬧鬼,如果有誰能夠去拿放在
 
圖書室的紅信封,學長們就請大家吃飯。一連進去了好幾個人都被嚇出來了,馬珍珠主動提出要進去。在馬珍珠第一個二十歲的時候,她被裡面裝神弄鬼的學長們嚇得半死,這次她是不會被嚇到了。馬珍珠清楚的知道學長們的位置,故意去嚇學長,學長本想嚇馬珍珠,結果被馬珍珠嚇得跑出了圖書室。鄭南吉也在裝神弄鬼,不過他覺得沒有意思,他剛脫下道具準備出去就看見了馬珍珠,於是鄭南吉趕緊躲了起來。
 
馬珍珠很輕易的找到了紅色信封,卻不小心從樓梯上掉了下來,鄭南吉趕緊跑來將馬珍珠接住,那一刻,馬珍珠動心了。但是鄭南吉的腿受傷了,馬珍珠強行將鄭南吉扛了出去。最後學長們履行諾言請大家吃飯,馬珍珠喝得爛醉,鄭南吉擔憂馬珍珠的安全,一直默默跟在馬珍珠的後面,看見她進門了自己才回家。
 
崔半島主動給閔瑞英送飲料,閔瑞英對這個陽光大男孩有些許好感,但僅僅只是感動而已。為了捕獲女神的心,崔半島請大家吃東西,閔瑞英說自己要控制體重,拒絕了崔半島給的食物。正當崔半島準備走的時候,閔瑞英突然暈倒了,崔半島趕緊將閔瑞英送到醫院。閔瑞英醒來之後,崔半島又故意帶著她去吃肉食,閔瑞英起初不吃,崔半島巧妙的用食物勾引她,閔瑞英最後吃了很多。因為是舞蹈系的學生,閔瑞英平時不敢吃這些肉食,導致營養不良。崔半島特意給閔瑞英買了一雙平底鞋,帶著她去消食,閔瑞英心動了,她向崔半島表示了自己的好感,崔半島開心得快要跳起來了。
 
第5集怦然心動的愛情
崔半島看見馬珍珠的媽媽被人欺負,於是出手相救,他想起了前世珍珠媽媽對他的好,崔半島心中有些許愧疚。馬珍珠回來剛好碰見了崔半島,趕緊讓他離開,珍珠媽媽責怪珍珠不懂事,馬珍珠其實是不想和崔半島有半點牽扯。馬珍珠一家在看電視劇,電視裡面播放著有關於初戀的綜藝節目,珍珠想起了爸爸在媽媽死後一年不到的時間就想要再婚,她的心裡十分難受,甚至在飯桌上也不讓爸爸夾菜,爸爸很是疑惑,不明白珍珠為什麼會生他的氣。
 
寶凜強行拉著安在宇加入社團,安在宇看著寶凜被別的男生托起,他的心裡很難受,在排練結束之後,安在宇主動提出要學習托起女生的動作,寶凜給他示範,結果安在宇一緊張就忘記了舉起手來,寶凜一下子撲倒了安在宇。兩人貼得十分近,寶凜趁機吻了安在宇,安在宇的整個神經都繃緊了。安在宇沉浸在愛情的喜悅之中,有人傳言說寶凜喜歡對男生動手動腳,安在宇心裡很難受,他在懷疑寶凜是不是不喜歡自己。而寶凜在等著安在宇表白,兩人各懷心
 
事,終於在一次社團聚會的時候,安在宇向寶凜表白了,兩人成功在一起。
 
馬珍珠正在食堂吃飯,鄭南吉端著餐盤坐在馬珍珠的對面,弄得馬珍珠十分不好意思。鄭南吉借口說自己的腿受傷了,讓馬珍珠幫他拿衣服,兩人走在校園裡。一個小女生想要送餅乾給鄭南吉,被鄭南吉拒絕了,馬珍珠替小女生打抱不平,鄭南吉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反而拿走了馬珍珠包裡的餅乾。鄭南吉去游泳館游泳,崔半島也在這裡,但是兩人互相不認識。更衣室裡有一個男生說自己想追馬珍珠,想要玩玩這個純情小女生。崔半島和鄭南吉聽見這話後十分憤怒,正當鄭南吉想要報復那個男生時,崔半島突然一腳把男生踢進了游泳池,隨後憤怒地離開了。崔半島無意間看見閔瑞英在聽嘻哈音樂,他建議閔瑞英將嘻哈和芭蕾相結合,閔瑞英覺得這個提議不錯,可是她沒有信心。等到舞蹈室的人都走了之後,閔瑞英嘗試著將嘻哈和芭蕾相結合,果然有一種特別的感覺。當她正跳得出神,發現崔半島在門外看著她,閔瑞英一下子就停止了舞蹈。
 
閔瑞英邀請崔半島去看電影,竟然帶著他來到了珍珠爸爸工作的電影院,崔半島看見珍珠爸爸就很心虛,畢竟前世是他的岳父。巧合的是,馬珍珠和鄭南吉也來這裡看電影。珍珠向父親介紹鄭南吉,鄭南吉十分緊張,趕緊和珍珠爸爸打招呼。電影結束之後,馬珍珠和鄭南吉一起去吃飯,鄭南吉看著馬珍珠美麗的面孔,他再次向珍珠表白,珍珠的心砰砰直跳,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了。崔半島送閔瑞英回家的路上遇見了一群跳街舞的男生,閔瑞英十分感興趣,崔半島就一下子將閔瑞英推進了人群中間,大家起哄讓閔瑞英跳舞,閔瑞英將嘻哈和芭蕾再次結合,贏得了一片掌聲。經歷這件事之後,閔瑞英對崔半島越發有好感,主動牽起了他的手。
 
第6集五月女王馬珍珠
天空下起了小雨,馬珍珠和閔瑞英都在等公交車,珍珠看見閔瑞英手裡有一把傘,當公交車來了的時候,閔瑞英將傘收了起來,崔半島從車上下來,帶著閔瑞英一起離開。珍珠看著兩人親密的樣子,她轉身離去。可是馬珍珠的傘壞了,正當她十分著急的時候,鄭南吉出現在珍珠的面前,替珍珠打傘。鄭南吉故意將傘往珍珠那一邊傾斜,他的半邊肩膀都濕了。崔半島和閔瑞英與鄭南吉和馬珍珠擦肩而過,看著鄭南吉濕掉的肩膀,崔半島心裡泛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安在宇和寶凜確定戀愛關係後就整天膩在一起,崔半島和馬珍珠得知安在宇和寶凜談戀愛之後,兩人極力反對寶凜和安在宇在一起,不想讓他們重蹈覆轍,然而安在宇和寶凜絲毫不領情。雖然安在宇沉浸在愛情的喜悅中,但是他的內心十分敏感,很多的朋友都說寶凜不是真的喜歡安在宇,只是玩玩而已,安在宇的心裡總是感覺不踏實。
 
韓國大學將要舉辦一年一度的聯歡會,珍珠和朋友們都積極地參與其中。鄭南吉從來都沒有參加過聯歡會,
 
可是他看見珍珠也在這裡,鄭南吉突然就捨不得離開會場了。珍珠充分發揮了自己的才幹,同級的學生都不會做菜,珍珠拿出她的看家本領,將所有的菜都包干了。大家起初以為她是在自誇,等到食物真正做出來的時候,珍珠挨個給大家嘗嘗,同學們都覺得好吃,鄭南吉剛剛伸嘴過來吃珍珠喂的肉,結果就被會長打斷了,會長讓珍珠做一百份食物出來。
 
炊事班的人過來幫忙,為了展示自己的本事,炊事班的班長在一群小女生面前表演大力士的絕活,結果把醬料撒到到處都是,珍珠的衣服也被弄髒了。鄭南吉正在喝水,一個後輩不小心將水撒在了他的身上。鄭南吉只能去商店重新買一件衣服,他看見商店裡有一條很好看的裙子,猶豫再三,鄭南吉買下了那條裙子,準備找個合適的時機送給珍珠。
 
珍珠被學長強行推入五月女王的選舉,珍珠沒有辦法拒絕,可是自己的衣服已經被弄髒了,鄭南吉借口說他的車裡有他妹妹的衣服,於是將裙子給了珍珠。當珍珠出場的那一刻,全場都被驚艷到了,珍珠實在是太美麗了。崔半島在台下看著珍珠,他的心裡五味陳雜,一起生活了那麼多年都沒有發現珍珠竟然也可以這樣美麗。珍珠好不容易等到晚會結束,她本想去女廁所換衣服,結果女廁所的門壞了,看見男廁所沒人,於是珍珠進了男廁所。當珍珠換好衣服剛想出來時,鄭南吉出現在她的視線裡,兩人對視的那一刻十分尷尬。更尷尬的事情還在後面,兩人聽見門外有男生的聲音,鄭南吉趕緊和珍珠進入了小隔間,來者並不是他人,而是崔半島。
 
第7集夫妻聯手惡整渣男
崔半島去上廁所時偶遇馬珍珠和鄭南吉,看見鄭南吉和馬珍珠在一個小隔間裡,崔半島心裡有些難受。馬珍珠將換下來的裙子還給鄭南吉,鄭南吉卻說裙子是特意給馬珍珠買的,他並沒有什麼所謂的妹妹。鄭南吉還摸了摸馬珍珠的頭髮,帶著滿眼的寵溺,崔半島看見這一幕簡直要氣炸了,他明明想和馬珍珠劃清界限,可是看見馬珍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崔半島也會吃醋。
 
安在宇無意間聽見寶凜說喜歡他的原因是他簡單,再加上別人的一些風言風語,安在宇對這段戀情實在是沒有信心。安在宇給情感電台的主播打電話傾訴,電台主播分析說安在宇的女朋友可能還跟別人在交往,安在宇就更加相信寶凜只是玩玩他而已。寶凜硬拉著安在宇一起吃飯,中途寶凜去上廁所,寶凜的電話響了,安在宇發現寶凜在同時和四個男人發信息,安在宇接受不了打擊,拉著高獨裁一起喝酒。巧合的是,安在宇在回家的路上看見一個男人在摸寶凜的頭,酒壯慫人膽,安在宇呵斥了那個男人,寶凜讓安在宇趕緊走,安在宇不聽信寶凜的話,結果有四個男人同時包圍了安在宇。
 
馬珍珠收到了朴賢碩的約會邀請信息,她想起了崔半島之前給她的警告,崔半島說朴賢碩不是一個好人,讓馬珍珠離朴賢碩遠點。馬珍珠隨即給崔半島打電話,崔半島害怕馬珍珠上朴賢碩的當,趕緊飛奔過去找她。崔半島將發生在朴賢碩身上的事情告訴了馬珍珠,朴賢碩家裡很窮,為了得到更多的錢,朴賢碩主動勾搭了千金小姐金藝林,金藝林家裡雖然有錢,可是人長得其醜無比。
 
朴賢碩最後和金藝林結了婚,但是同時和很多個女的亂搞。為了阻止無知少女上當受騙,崔半島和馬珍珠決定好好整整朴賢碩。馬珍珠提出自己偽裝成富二代去勾引朴賢碩,然後讓朴賢碩和金藝林劃清界限,崔半島否定了這個提議,他認為金藝林沒有親眼看見朴賢碩出軌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們決定使用第二個方案。
 
馬珍珠首先答應了朴賢碩的約會邀請,兩人一起來到了醫學院的聚會現場。朴賢碩提出要帶馬珍珠進一個房間,隨後朴賢碩就變了臉色,質問馬珍珠為什麼要接近他,因為馬珍珠說自己是某某集團董事長的孫女,而朴賢碩之前聽金藝林說過,某某集團的董事長沒有孫女,他識破了馬珍珠的謊言。朴賢碩一步一步逼近馬珍珠,就在此時,一群女人出現在兩人面前,這些都是朴賢碩的前女友,她們是被崔半島事先找來的,朴賢碩的女友們將他拖到了大廳。
 
崔半島也帶著金藝林出現在大廳,看見眼前的這一幕,金藝林完全對朴賢碩死心了。馬珍珠和崔半島盡力安慰金藝林,沒想到金藝林說她早就知道朴賢碩出軌的事情,只是今天給了她一個機會,讓她能夠下定決定提出分手,聽見金藝林這話,馬珍珠和崔半島替她感到悲哀。
 
第8集歲月重來,回憶還在
崔半島和馬珍珠聯手懲治了渣男朴賢碩,朴賢碩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自己的住處,卻被房東告知有人將房租退了,朴賢碩惱羞成怒,自己現在一無所有了,都是馬珍珠造成的這一切。朴賢碩躲在馬珍珠回家的必經之路上,他要報復馬珍珠。馬珍珠感覺有人在跟蹤她,她趕緊給崔半島打電話,崔半島想問馬珍珠到家沒有,他也在給馬珍珠打電話,於是兩人的電話都在通話中,馬珍珠十分著急,朴賢碩堵住了馬珍珠的去路。朴賢碩想要暴打馬珍珠,鄭南吉突然出現救了馬珍珠。鄭南吉將朴賢碩打了一頓,隨後護送馬珍珠回家。原來鄭南吉聽見醫學院的人說朴賢碩想要報復馬珍珠,他很擔心,所以就趕過來看看,結果剛好就碰見朴賢碩和馬珍珠。鄭南吉此次出手相救,讓馬珍珠十分感動。
 
崔半島沒有打通馬珍珠的電話,在回家的路上卻碰見了閔瑞英,閔瑞英提著一大袋行李,她想要離家出走。崔半島帶著閔瑞英去把飯吃了,勸閔瑞英趕緊回家。閔瑞英不想面對父母,她想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閔瑞英從
 
小就被父母逼著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這次她堅持要離家出走。崔半島說閔瑞英這樣子會讓父母很擔心,強行拉著閔瑞英回家,兩人在閔瑞英家附近碰見了閔瑞英的爸爸,閔瑞英爸爸十分擔心女兒出事,見到女兒的那一刻,閔瑞英爸爸高興得眼淚都出來了,閔瑞英從來沒有看見父親流過眼淚,她心裡很是自責,跟著爸爸回家。閔瑞英此次離家出走取得了初步的勝利,她的父母決定以後都尊重女兒的權利。閔瑞英很感激崔半島,她對崔半島有一種如兄如父的感覺。
 
馬珍珠整日整夜都在思念自己的孩子書辰,晚上做夢也會夢見書辰,珍珠媽媽以為書辰是個男人,認定書辰欺負了珍珠,她決定幫女兒出頭。珍珠沒有辦法和媽媽解釋這件事,她主動提出和媽媽一起去澡堂,珍珠之前從來都不願意和媽媽一起去澡堂,可是她現在非常珍惜和媽媽在一起的時光。千瑟因為家庭情況退學了,現在在高獨裁爸爸的店裡打工這件事。千瑟以為這件事誰也不知道,可是珍珠和崔半島經歷了一世,他們知道千瑟在哪裡。
 
珍珠和寶凜找到了千瑟的媽媽,將千瑟媽媽帶到了千瑟的面前,千瑟媽媽極力反對女兒退學,她說自己再苦再難都要讓女兒去上學,母女兩人緊緊擁抱。看著這感人的一幕,珍珠又想起了書辰,淚如雨下。珍珠媽媽在小區遇見了崔半島,她說珍珠最喜歡吃桃子,於是就順便拿了兩個桃子給崔半島。崔半島想起了前一世,因為他對桃子過敏,所以珍珠每次都沒有買桃子,崔半島想起了珍珠的各種好,他想要立即見到珍珠,於是飛奔到珍珠家裡。
 
第9集屬於二十歲的即興旅行
崔半島在夢裡夢見自己回到了現實,他在夢裡見到了馬珍珠,於是趕緊去抱著馬珍珠,馬珍珠一臉茫然。崔半島沉浸在美夢中,被媽媽的叫聲嚇醒,才發現這是一場夢,崔半島決定這一世要好好珍惜馬珍珠。馬珍珠知道前世自己的媽媽很早就去世了,所以她十分珍惜和媽媽在一起的時光。珍珠媽媽在報紙上看到一則女大學生自殺的消息,再聯想到珍珠近期的表現,她很擔心珍珠。珍珠媽媽偷偷看了珍珠的日記,發現沒有什麼異樣,她這才放下了心。
 
珍珠在學校碰見了一個穿著十分奢華的大嬸在教訓一個女學生,珍珠挺身而出,和大嬸吵了起來。鄭南吉剛好從這裡路過,發現大嬸是他的母親,趕緊將自己的媽媽拉走。鄭南吉很不喜歡自己的母親,因為他從小就被媽媽拋棄,並且媽媽還是一個很不講理的人,珍珠卻以為是自己離間了他們母子之間的關係,她很抱歉,鄭南吉卻說自己從來都沒有過媽媽。
 
崔半島整天無所事事,想幹一些瘋狂的事情,於是和室友相約一起即興旅行。崔半島偷偷開走了他爸
 
爸的麵包車,高獨裁和安在宇負責搶人,他們直接將寶凜,千瑟,珍珠三人強行拉上車,幾個年輕人一起出去旅行。崔半島憑著前世的記憶找到了一個地方,結果這個地方還沒有被開發出來,只是光禿禿的一片,天色漸晚,大家今晚只能在這裡將就著過。第二天一早,施工隊就將他們趕走了,結果女生們都發現自己的臉上畫著一些圖案,幾個男生暗自偷笑。安在宇和寶凜合唱了一首歌,這首歌在崔半島和馬珍珠的婚禮上也唱過,歌聲勾起了兩人的回憶,當初的海誓山盟早就被生活的繁瑣折磨得消失殆盡。
 
千瑟偷偷給鄭南吉發送了一條信息,讓鄭南吉也來加入他們的旅行,鄭南吉聽說珍珠也在這裡,他趕緊推掉了朋友們的聚會,甚至連衣服都沒來得及換就趕了過來。崔半島對鄭南吉有一種深深的敵意,珍珠喝水時不小心打濕了衣服,寶凜將自己的情侶裝給珍珠穿,鄭南吉也想和珍珠穿一樣的衣服,崔半島也借口說自己的衣服不舒服,於是兩個男生爭奪一件衣服。
 
最後大家一致決定將情侶裝給鄭南吉和崔半島穿,朋友們看見兩人穿上衣服後的樣子,笑得直不起腰來。因為大家都是年輕人,所以只訂了一個房間,鄭南吉洗漱完之後看見珍珠旁邊有一個位置,於是就躺了下去,崔半島進來也躺在了珍珠的旁邊,兩個男生都看著珍珠。珍珠翻身到鄭南吉這邊,鄭南吉高興得打起了手勢,崔半島像是一隻戰敗的公雞,自暴自棄。
 
第10集如果重來,我必將珍惜你的好
千瑟有意想要撮合馬珍珠和鄭南吉,於是故意將自己的行李放在了珍珠的位置上,謊稱行李太多了,所以讓珍珠坐鄭南吉的車。看著珍珠上了鄭南吉的車,崔半島氣不打一處來。人都是有一種特性,得不到的東西努力卻爭取,得到了之後又不珍惜,崔半島回憶起了珍珠的各種好。珍珠喜歡吃桃子,而崔半島對桃子過敏,結婚之後,珍珠就一次都沒有吃過。
 
上次崔半島和馬珍珠幫過金藝林之後,金藝林就對崔半島產生了異樣的情感,她似乎喜歡上了崔半島。崔半島很是害怕,他不喜歡金藝林。金藝林無意間提起朴賢碩去找珍珠麻煩的事情,崔半島才想起珍珠之前給他打過電話,但是沒有接通,事後他就把這件事忘記了。
 
崔半島氣沖沖地來到醫學院,一見到朴賢碩氣就不打一處來,再聯想到朴賢碩前世對他的各種羞辱,崔半島覺得自己太沒有骨氣了,崔半島將朴賢碩往死裡打,醫學院的同學們趕緊拉住崔半島。馬珍珠的例假來了,每次她來例假的時候都會肚子疼。馬珍珠在廁所裡打電話給寶凜,寶凜
 
沒有接電話,她又打給千瑟,千瑟也沒有接電話。最後珍珠實在是沒有辦法,只能打電話給崔半島。崔半島趕緊去超市買藥和衛生巾給馬珍珠送去。無奈女廁所總是有人,崔半島一直不敢進去,當他剛剛想要進去的時候就撞見了寶凜和千瑟,兩個女生誤會崔半島是流氓,崔半島趕緊解釋清楚。馬珍珠的肚子實在是太疼了,崔半島給她揉肚子,按摩腰部。在前世,珍珠來例假的時候崔半島都會這樣做,兩人又找到了以前的記憶。
 
崔半島和馬珍珠走在馬路上,一群高中生在欺負一個高中生,崔半島想要出手阻止,馬珍珠趕緊攔著崔半島。前世,在馬珍珠接到母親病重電話的那一晚,她打電話給崔半島,結果崔半島沒有接電話,馬珍珠連母親的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這件事一直是兩人心中的隔閡。事實的真相是崔半島在路上遇見一群高中生在欺負一個高中生,他出手阻止,結果被高中生圍毆,一群人都被送往了警察局。
 
崔半島對於岳母的離去也感到十分難受,他對不起珍珠和珍珠媽媽。崔半島想要盡力補償珍珠,可是珍珠心上已經有了一條疤痕。每每看見珍珠翻看珍珠媽媽的照片時,崔半島內心就十分難受。如今重返二十歲,崔半島決定好好補償珍珠和珍珠媽媽。崔半島買來了珍珠媽媽最喜歡吃的葡萄,珍珠讓他解釋一下原因,兩人就談及了以前,同時淚流滿面,珍珠媽媽剛好開門,就看見了這一幕。
 
第11集我想再一次愛你
前一世,崔半島和馬珍珠的感情出問題的起點是因為珍珠媽媽的死亡,珍珠因為沒能見到媽媽最後一面而責怪崔半島,崔半島對這件事也非常愧疚,總覺得是自己害死了珍珠媽媽。崔半島想盡辦法接近珍珠,可是兩人心裡的隔閡還是存在,最終因為一件小事導致兩人的婚姻走到了盡頭。
 
再經歷一世,崔半島發誓要加倍對珍珠好,他想起了珍珠媽媽對他的各種好,於是專門買來珍珠媽媽最喜歡的葡萄,珍珠不接受崔半島的禮物,她不想和崔半島有任何的瓜葛,兩人想起了前世的經歷,都哭紅了眼圈。珍珠媽媽突然開門,看見淚眼婆娑的兩人,並且聽到崔半島口中說的「岳母」兩個字,她誤會崔半島已經結婚了,並且珍珠成為了第三者,珍珠趕緊解釋清楚,說是一個朋友的媽媽去世了,他們感到很傷心。
 
珍珠媽媽看見崔半島站在門外,總覺得有些難受,她邀請崔半島一起進去吃晚飯,崔半島沒有拒絕。在飯桌上,珍珠媽媽將魚刺挑了之後再夾在崔半島的碗裡,崔半島想起了前世珍珠媽媽也是對他這般
 
好。前世,崔半島將珍珠媽媽當作自己的媽媽一樣,還時常給珍珠媽媽零花錢,珍珠媽媽做什麼好吃的也都想著崔半島,兩人就像是真正的母子一樣。如今在這一世再次遇見珍珠媽媽,崔半島心裡百感交集。珍珠送崔半島回去,崔半島說起了從前,前一世他沒有好好珍惜珍珠,總是讓珍珠流淚,這一世,他不想再失去珍珠了。沒得到的東西就盡力去爭取,可是得到了就不好好珍惜,這是大多數人的常態。
 
珍珠本想去圖書館借一本書,結果遇見了崔半島,崔半島注意到珍珠手指上有一個的戒指的痕跡,珍珠說她穿越過來的時候就有了,崔半島突然知道了穿越回去的辦法。崔半島趕緊去找當初他們結婚時一模一樣的戒指,找了幾條街,終於找到了一模一樣的戒指。可是他沒有立即給珍珠,珍珠還願意接受他嗎?崔半島心裡沒有答案,他一個人喝悶酒。
 
珍珠和媽媽一起出去散步,遇見一個喝醉酒的男人坐在地上大哭,男人說自己已經很努力很努力了,可是另一半卻總是看不見,他感覺到生活的不易,沒人能夠理解。珍珠想起了前世的崔半島,前世崔半島也是和男人一樣的狀況,珍珠意識到是自己不夠理解崔半島。珍珠趕緊打電話給崔半島,想要急切地見到他。珍珠在馬路邊上等車,一個小孩子突然橫穿馬路,珍珠想起了她的書辰,珍珠趕緊跑過去拉住孩子,可是車子疾駛而來,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崔半島推開了珍珠和孩子,自己被車子撞飛,他包裡的戒指也滾落到一邊。珍珠嚇得大哭,她大聲向周圍的人求救,珍珠不想失去崔半島。
 
第12集愛是一次輪迴(結局)
崔半島一把將馬珍珠和孩子推到了路邊,自己被車撞。看著渾身是血的崔半島,馬珍珠泣不成聲,大聲呼救。鄭南吉幫忙將崔半島送到了醫院,崔半島需要進行手術,手術必須是家人簽字,馬珍珠說自己是崔半島的老婆,要立即簽字,可是醫生不同意。好在崔半島的父母過來了,看見半島媽媽的那一刻,馬珍珠一把抱住了她,喊了聲「婆婆」,半島媽媽以為馬珍珠非常喜歡崔半島,實則是在前世半島媽媽對馬珍珠非常好,珍珠勾起了回憶。
 
幸運的是崔半島的手術非常成功,並沒有生命危險。在要失去崔半島的那一刻,馬珍珠才知道自己是多麼愛崔半島。路人將崔半島遺落的戒指還給了他,但是崔半島準備放棄了,他不想將珍珠從珍珠媽媽身邊奪走,想讓珍珠和她媽媽就生活在這個世界。珍珠泣不成聲,她想起了自己前世的孩子,如果她一直留在這個世界,書辰怎麼辦?
 
馬上就要舉行全國啦啦操比賽了,寶凜的啦啦操跳得十分完美,是整個隊的主力,有一個動作是男生要將女生托舉起來,安在宇不想寶凜和其他的男生搭檔,可是自己的舞蹈跳得不好,沒有資格當寶凜的舞伴,於是每天晚上安在宇都偷偷練習啦啦操。
 
到了選舉那天,安在宇的進步最大,學長決定將他作為後補,雖然這是一個很大的鼓勵了,但是安在宇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寶凜發覺安在宇不開心,她主動調到後補,最後兩人都成為了後補。安在宇對這件事耿耿於懷,寶凜說重要的不是比賽,而是他,兩人瞬間就和好了。鄭南吉邀請珍珠一起出去郊遊,兩人有聊不完的話題。臨近尾聲時,鄭南吉說自己喜歡珍珠,也知道珍珠喜歡的是崔半島,他祝福珍珠幸福。珍珠給了鄭南吉一個擁抱,謝謝他愛過自己。
 
珍珠媽媽邀請珍珠喝酒,珍珠趴在的媽媽的懷裡,媽媽突然說讓珍珠去找她自己的孩子,原來珍珠媽媽已經知道了這一切事情的真相。珍珠媽媽有一次不小心看見了珍珠的日記,儘管穿越這種事情十分詭異,但是珍珠媽媽還是相信珍珠。珍珠媽媽希望珍珠回到她自己的世界後好好對待珍珠爸爸,好好生活。聽完媽媽的一番話,珍珠淚流滿面。珍珠趕緊去找崔半島,崔半島也拿著戒指找到了珍珠,兩人戴上了戒指,穿越回了現實。
 
現實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崔半島的爸媽投資發財了,崔半島一家成為了富人。安在宇和寶凜要結婚了,而千瑟實現了自己環遊世界的夢想。朴賢碩也成功和金藝林錯過,金藝林找到了自己的真愛,鄭南吉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崔半島和馬珍珠從此幸福的生活下去。
 
【文中圖片轉載KBS,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 我身後的陶斯結局】輕鬆諜報劇 我身後的陶斯分集劇情17~32(28集更新)
《我身後的陶斯》講述有些固執的大媽高愛麟和神秘的鄰家男人金本之間的浪漫喜劇。蘇志燮在劇中飾演傳聞中的國情院情報員金本,在他的幫助下揭露了高愛麟丈夫突然死亡背後的...(詳全文)

留言內容

  being 2018-10-24 12:21:48 175.182.184.*
天啊!這部真的超好看 之前有聽說 但聽說會讓人哭就不敢追 最近看了我背後的陶斯 覺得壞老闆好像滿有笑點 才開啟了GO BACK夫婦 真的是有歡笑有淚水
繼我叫金三順後  第二部讓我想重看第二次的戲  哈
版主回應:
壞老闆很有笑點啊XD  
 
上一頁  [1]   下一頁  1-1筆 共 1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