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扶搖》劇情講述扶搖為解上古五重封印,踏上五洲歷險之路,在此過程中與長孫無極相識相愛的傳奇經歷。
 
五洲大陸以無極皇城統領太淵,天煞,璇璣,與宗學聖地穹蒼隔扶風海相望。上古穹蒼曾孕育神蓮一朵於孟扶搖之身。扶搖幼時投太淵玄元劍派門下,因資質愚鈍飽受師門鄙棄。
於十六歲上得「破九霄」神功,從此武功精進。為收集五洲密令,靜候扶風海破海之日前往穹蒼,扶搖踏上了五洲歷險之路,與無極皇城太子長孫無極相識相愛,二人合力平息太淵攝政王篡政,無極國南戎犯境,德王宮變,與天煞烈王戰北野聯手奪回王權,揭示扶搖璇璣王女身世。
眾人陪伴扶搖前往穹蒼,以血肉之軀抗衡上古邪物帝非天,歷經艱險考驗,終破穹蒼陰謀,斬殺各路邪毒,守護五洲安泰。扶搖與無極的愛情也終成善果。
 
扶搖
【分集劇情】 
扶搖 ~分集劇情1-20
 
 【分集劇情】 
第21集長孫無極水中吻扶搖,雲痕再次遇見宗越
長孫無極點名要扶搖替他更衣,之後便借口想喝桂花釀支走了唐芷蓉。偌大的浴房只餘二人,長孫無極手隨手摘一朵玫瑰花,調戲起了扶搖並揭穿她的身份,扶搖身份暴露,她也不再掩飾,只施展起自己的功夫,上前搶奪長孫無極頸間的玄靈真葉。扶搖武功不敵長孫無極,只見長孫無極緊握住扶搖雙腳,大手往前一推,扶搖身上的外衣褪去,秀髮散開,站於及膝的浴水中。長孫無極隨後飛奔而來,二人在水中交手,長孫無極不慎撕裂扶搖衣物,扶搖香肩小露,被長孫無極禁錮在懷中。說時遲,那時快,扶搖乘機奪取下玄靈真葉,二人推搡之際雙雙沉入水底,長孫無極情不自禁吻住了眼前的扶搖。從知曉扶搖身份起,他便三番五次躲避著扶搖,可扶搖卻一再出現在他的視線中,既然注定這是一場孽緣,他便任性一回。
 
一吻過後,扶搖臉帶羞怒之意地站在水中,長孫無極也同樣渾身濕淋淋。這時,浴房中響起動靜,一群黑夜蒙面刺客挾持了唐芷蓉進來,他們將唐芷蓉打暈,想上前取長孫無極的命。扶搖躲在水底,長孫無極一人力戰黑衣刺客,扶搖本可以拿著玄靈真葉安然離開,可她見到長孫無極有難,還是義無反顧地鋌而身出。刺客們見勝算不大,紛紛識相撤退,長孫無極手臂受傷,扶搖為他包紮傷口。長孫無極認為扶搖特別至極,她明知前方有難,還敢勇敢衝上前。她是女子卻勝似男子,換了其他女人,她們只會將這種刀口舔血之事讓給男人。扶搖堅定地告訴長孫無極,她並非是那種女人,與其等死,她寧願衝上前博一博。扶搖的話打動了長孫無極的心,可下一秒,長孫無極卻將手中的玄靈真葉拿出,稱這場賭扶搖已經輸了。扶搖不願意放此放棄,長孫無極嘴角勾起,稱自己願意陪扶搖糾纏一世。
 
次日,長孫無極對外公佈他在王宮遇刺一事,沒有上朝。齊震從眼線處得知,長孫無極只身受輕傷,卻撤換掉了宮中所有的侍衛。回府後,齊震跟雲痕談論起此事,能夠潛入王宮的刺客必定身手不凡,可長孫無極卻只受了一點輕傷,齊震斷定遇刺一定是長孫無極自導自演的戲碼,為的就是撤換掉他的眼線,眼下他們的當務之急是要在長孫無極身邊安插真正的眼線,否則後患無窮。另一邊的後宮,扶搖從下人處得知高普若想要在宮中大典——寒衣節上佈置一面能照出人婀娜多姿身影的水靈鏡,她想起雅蘭珠的叮囑,深知自己不能見鏡子這種反光東西,既然高普若想要搬出水靈鏡,那她就只能暗中到鬧鬼的萃梁殿中砸了水靈鏡。扶搖第21集電視貓。
 
國公府,齊韻已到適婚年齡,多名富家公子慕名而來,可齊震卻不屑一顧。管家提起雲痕跟齊韻青梅竹馬的感情,可齊震卻認為雲痕初來時只不過是一個僕人,僕永遠都是僕,配不上他的掌上明珠。與此同時,宗越跟長孫無極提起龍麟甲的下落,稱龍麟甲極有可能在齊韻身上。當年,齊韻的母親懷胎七月便生下了她,可她一生下就得了逆血之病,大夫斷定她活不過六歲。此病是因齊韻體內的寒氣太重,若要壓制還需靠龍麟甲的盛陽之力。如今齊韻已與常人無異,要麼是已經病症根除,要麼就是龍麟甲在她身上。宗越身為醫者,他已經有了確定的方法。
 
萃梁殿,扶搖假扮成太監偷偷潛入,只見萃梁殿茅封草長,地上一片枯枝敗葉,頹垣破壁中有一股陰森的感覺。突然間,一隻小白狐衝出來,將扶搖咬傷,之後就逃進荒涼的殿堂,扶搖慌忙尾隨小白狐進入。殿堂裡佈滿了蜘蛛網,顯然是許久未打掃過,扶搖向前一步,發現了水靈鏡的蹤影。正在這時,一神似女鬼的白衣女子卻突然從扶搖的背後侵襲她,將她打暈在原地。
 
扶搖醒來後,發現自己被禁錮在一個鐵籠中,白衣女子緩緩走來,警告她別白費力氣,這名女子便是太淵國前朝長公主、天權國的德王妃軒轅曉,她神智略有些不正常,而那隻小狐狸則是世間數一數二的白狐玄冥有靈。萃梁殿是王宮的冷宮,這麼多年來凡是踏進者皆無法生還,軒轅曉費盡心思想讓宮中所有人都以為萃梁殿鬧鬼,不敢進來,可扶搖的出現卻毀了她的計劃,她奪走扶搖身上的攝坤鈴,得知攝坤鈴是扶搖重要的東西後,神智略瘋癲地想要將扶搖永生永世關在這裡。另一邊,唐芷蓉在宮門中等來了齊震,她想拉攏齊震,讓齊震助她當上六宮之主,齊震敷衍了唐芷蓉幾句,只讓唐芷蓉在接下來的寒衣節上好好籌謀籌謀,寒衣節不止是宮中大典,更是立後之日。
 
齊韻與雲痕一起外出逛街,趁著換衣服之際,齊韻想要逃跑,卻意外在街上撞到了宗越。宗越用藥讓齊韻暈過去,雲痕尾隨著齊韻的蹤跡而來,兄弟二人再次見面。河邊,齊韻被置放在一旁,宗越向雲痕提起了身世之事,雲痕心中無法接受,原先他當國公府是家,當齊震父女是家人,可現在宗越卻帶來了他認賊作父的消息。宗越恨鐵不成金鋼,滿臉怒氣地告訴雲痕,齊震不過是把他當成一條忠犬而已,沒有任何情分可言。昔日世間皆知齊震與文懿世子親如一家,可齊震卻在背後暗算文懿世子,論險惡,世間無任何人及得過齊震。接下來是認賊作父還是報血海深仇,宗越由雲痕自己選擇,他絕對不強迫。雲痕深知自己身上流著軒轅家的血,他一番艱難抉擇後告訴宗越,該他背負的東西,他一絲一毫都不會忘。但唯獨一點,兩家之間的恩怨與齊韻無關,他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齊韻。
 
宗越看得出來雲痕對齊韻的心思,只警告著雲痕,他們兩人之間隔著血海深仇,是注定沒有結果的。目光注視著雲痕帶齊韻離開的身影,宗越心中下了某種決定,龍麟甲,本是軒轅家之物,他必須取回。
 
寢宮中,江楓前來將扶搖失蹤兩日的消息告訴長孫無極。長孫無極聽後大驚,迅速地分析起扶搖失蹤的原因,扶搖小有身手,可卻接連失蹤兩日,這只能說明扶搖遇到了危險。
 
第22集簡雪身份揭秘,長孫無極冷落扶搖
長孫無極召來寵物鼠元寶,要它立刻去尋找扶搖的消息。元寶雖順利找到扶搖,卻引起了白狐的注意。白狐追捕元寶,元寶四處亂躥卻意外引得白狐劈開鐵籠,扶搖護在元寶跟前,讓元寶去找長孫無極來救她,自己卻遭到了白狐的攻擊。元寶順著密道回到長孫無極身旁,卻嚇著了前來伺候長孫無極的唐芷蓉,長孫無極溫言安撫唐芷蓉,卻在唐芷蓉準備侍寢之際打暈了她,自己匆忙跟元寶趕去救人。
 
萃淑宮內,扶搖跟白狐交起手來,白狐雖有靈性,可扶搖也略有身手。只見扶搖手持雙棍,向前一擊便甩飛了白狐,白狐重重撞上木板,而正在練功的軒轅曉也突然重傷飛出,暈倒在了扶搖眼前。正在扶搖詫異軒轅曉暈倒之時,長孫無極趕到,他上前認出了軒轅曉並將她的身份告知扶搖。如果他沒猜錯的話,軒轅曉之所以留在這裡乃是因為禁錮之術。突然間,宮外響起一陣聲響,扶搖跟長孫無極慌忙離開,而帶著宮女前來的高普若則順利地找到了水靈鏡,將水靈鏡一一搬走。
 
醉衍居,扶搖醒來,長孫無極見扶搖無礙,心中鬆了一口氣,他因自己沒能保護扶搖安全,向扶搖道歉。長孫無極想讓扶搖留在自己的身邊,當自己的王妃,扶搖不肯,只一心想讓長孫無極幫她解開封印,可長孫無極卻怕封印一解除,他們二人將人海兩茫茫,再無音訊。突然間,扶搖心間疼痛不止,長孫無極方才得知攝坤鈴被軒轅曉取走,攝坤鈴跟著扶搖已有段時間,早已與她血脈相連,現在突然相離,便等於抽掉她的血脈精氣。長孫無極替扶搖封住氣穴,為減輕扶搖的痛苦,他將自己的功法傳給扶搖,扶搖認為自己不值得長孫無極如此待她,可長孫無極卻道扶搖值得一切最好的。
 
與此同時,萃淑宮的動作驚動了宮中侍衛,侍衛四處搜查在萃淑宮裝神弄鬼之人,簡雪與扶搖同住醉衍居,她向侍衛統領挑明扶搖是齊震義女的身份,讓侍衛統領知難而退,取消搜查扶搖房間的想法。隨後,簡雪前來看望扶搖,扶搖方才得知簡雪是長孫無極的心腹,長孫無極吩咐簡雪照顧好扶搖,便想轉身去尋找攝坤鈴。扶搖拉住長孫無極,生怕他會有危險,可長孫無極只稱五洲天下,只要他想要的東西,便不會失手。
 
軒轅曉在萃淑宮內練功,長孫無極前來取攝坤鈴。軒轅曉要求長孫無極受她三掌,長孫無極毫不猶豫地答應。三掌過後,軒轅曉詫異於長孫無極竟然毫髮無傷,也履行約定,將攝坤鈴還給了長孫無極。正在長孫無極要走之時,軒轅曉還是忍不住問起了負她的天權王近況,長孫無極忍著身上劇痛將天權國王娶了十七房妾室的消息告訴她,軒轅曉失望不已。出了萃淑宮後,長孫無極吐出鮮血,卻還是安慰起了前來找他的元寶。而扶搖醒過來之後只見到了簡雪和攝坤鈴,簡雪隱瞞了長孫無極身受重傷一事,只稱長孫無極已經回宮。
 
寢宮中,長孫無極正在替自己療傷。江楓十分意外五洲之大,竟還能有人將長孫無極傷成這樣,長孫無極把軒轅曉的事情告訴江楓,軒轅曉功法雖不高,可她身上捆束著穹蒼的禁錮之術,傷他的不是掌力,而是功法。長孫無極為扶搖費盡心思,江楓生怕扶搖會誤了長孫無極,長孫無極也不願讓扶搖再生危險,他提出讓扶搖離開的想法。江楓堅決反對,天權王交給長孫無極的任務是要他將攝坤鈴帶回天權國,若是長孫無極不想讓扶搖捲入紛爭,允許她帶著攝坤鈴離開的話,那長孫無極在太淵所做的一切就會因此白費。長孫無極想起下山時的師命,只心中複雜地呢喃出聲,要和扶搖對立的豈是他父親一人。江楓希望長孫無極能把握好自己的感情,畢竟他還有婚約在身,長孫無極想起那一紙他自己求來的婚約,心中苦笑。無論如何,長孫無極都認為扶搖與這一切無關,他想要將扶搖好好送走,保護好扶搖是他最後的底線。
 
次日,長孫無極被喚起來處理公務,唐芷蓉也在寢宮裡醒來,長孫無極故作心情大好的模樣,賞賜了唐芷蓉諸多珍寶。御花園中,扶搖心不在焉地在水池旁餵魚,簡雪前來找扶搖,想讓她跟自己回宮。這時,長孫無極與唐芷蓉緩緩走來,兩人恩愛無比。扶搖心中吃味,語氣中也夾雜了幾分酸澀,可長孫無極卻上前斥責起扶搖,並下令賞唐芷蓉搬入離他最近的醉衍居,而扶搖跟簡雪則另尋其他住處。這個消息傳到了齊震的耳中,齊震憤怒不已,整個昆京城誰不知扶搖是他的義女,如今長孫無極這麼做無非就是想打他的臉。長孫無極寵愛的唐芷蓉是唐伯年之女,唐伯年雖對齊震忠心耿耿,可在利益面前,根本沒有任何情分而言,齊震下定決心,不讓唐芷蓉順利封後。
 
醉衍居中,扶搖心事重重,簡雪提起了長孫無極對唐芷蓉的喜歡,想試探出扶搖的心意。扶搖坦然將自己對長孫無極的想法道出,她覺得長孫無極身上有許多秘密,且隱藏得極深,所以不想跟長孫無極有任何牽扯,但隨著長孫無極一次次地出現在她的生活中,她慢慢地就習慣了長孫無極的存在,也會不由自主地想起他。簡雪聽完後臉上一喜,稱扶搖早已經喜歡上了長孫無極。
 
 
第23集扶搖離宮,唐芷蓉陷害高普若
扶搖在簡雪的點明下明白了自己對長孫無極的心意,長孫無極也在這時出現在二人身後,將二人的對話都收入耳中。簡雪先行離開,長孫無極與扶搖一同坐下,扶搖想要知道長孫無極對自己的心意,長孫無極稱一開始扶搖的桀驁不馴、忠肝義膽十分吸引他,可時間久了新鮮感便消失,他想要的還是那種如小鳥依人般的女子。扶搖強忍住心中的難過,向長孫無極表明自己不會再煩他,可長孫無極卻稱扶搖的存在阻礙到了自己,他希望扶搖能夠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離開王宮。
 
寒衣節,宮中熱鬧無比,處處張燈結綵。簡雪交給了扶搖一件衣服跟令牌,稱宮中守衛都是自己人,她可換上衣服順利離宮,至於宇文紫這個身份,長孫無極會處理好。另一邊,長孫無極在祭祖時悶悶不樂,腦海中只浮現著他與扶搖的一切過往。扶搖也換上衣物一步步離開王宮,卻被隨後趕來的江楓喚住。江楓擅自將長孫無極受了軒轅曉三掌,元氣大傷的事情告訴扶搖,他稱長孫無極是因為不想要扶搖涉險才如此對她,逼她離開。未等江楓說完,扶搖便全然明白了長孫無極的心意,她打消了離開王宮的念頭,準備回宮換上衣服,趕往寒衣節宴會現場。
 
宴會上,百官皆正裝出席,裴瑗與燕驚塵亦不例外,二人的感情早已生嫌隙,卻在百官面前扮演著一對恩愛夫妻。長孫無極與後宮三妃準時出場,唐芷蓉提起扶搖未到場一事,婢女時嵐只借口稱扶搖身體抱恙,無法出席。宴會開場,宮女們獻上美妙舞蹈,燕驚塵獨自一人外出透氣,卻遇到了一身正裝的扶搖。燕驚塵與扶搖從小一起長大,縱然扶搖易了容,可燕驚塵還是一眼便認出了扶搖。扶搖無法,只好透露出自己的身份,希望燕驚塵能夠放下過去,不管如何,燕驚塵都已經娶了裴瑗,他應當好好對待裴瑗。過往之事猶如雲煙,扶搖能夠理解燕驚塵為了理想選擇放棄感情的做法,可她也明白她想要的是一心一意的愛情,這是燕驚塵無法給予她的忠誠跟專一。燕驚塵不肯放手,他深深愛著扶搖,希望扶搖能夠等到他出人頭地之日,他一定會給扶搖世間最好的一切。扶搖最後一次再尊稱燕驚塵一聲大師兄,只希望燕驚塵能夠放下過去的一切,過好當下的生活。
 
宴會場上,一臣子提起舞劍這等風雅之事,高普若趁機自薦,稱自己近日習得一套劍法,再搭配上王宮中寶物水靈鏡,她的身影可在水靈鏡的寒光襯托下變幻出萬種身姿,讓人一飽眼球。長孫無極聽後,欣然應允,而善妒的唐芷蓉則一臉嫉恨,她觀察到四妃所用的餐具顏色不同,便向德公公打聽到了餐具顏色是按照嬪妃的等級高低來分辨的,而高普若的餐具顏色正是藍色。計從心來,唐芷蓉為讓高普若出醜,她命自己的貼身婢女歡兒外出,讓歡兒在殿外攔下替高普若獻酒的宮女阿秀,借口稱自己丟了耳環,以金葉子賄賂阿秀幫自己尋找,再趁機在高普若的藍色酒壺中下藥。歡兒得手後,阿秀端著酒壺想要進殿,卻無意撞到了前來的扶搖。酒瓶倒下,扶搖順手接住,只眉頭微蹙地讓阿秀行事不要太過毛毛躁躁。
 
燕驚塵回到宴會場上,他性情大變,不僅對裴瑗的問話十分不耐煩,更是直嚷著自己要回府。這時,幾面水靈鏡已經圍繞置放好,處於殿堂中央,高普若也換上一襲紅裝,想上前舞劍。唐芷蓉突然站起身,以寒衣盛節為由敬長孫無極一杯酒,長孫無極見此,便順勢而下與群臣一同飲一杯酒,高普若也喝下了酒杯中剛倒出來的酒。飲酒過後,扶搖的身影出現在了宴會場上,高普若對扶搖的抱恙而來諷刺出聲,扶搖大方回應,只聲稱自己是沾了寒光節各位神明及長孫無極的福,身體已略有好轉。長孫無極見到扶搖十分意外,准許扶搖入座。見到長孫無極對扶搖的寬容,群臣們不由得議論起長孫無極對扶搖的特別關照,而長孫無極亦在暗中對扶搖擠眉弄眼,扶搖卻輕哼一聲,傲嬌地轉過頭不再理會長孫無極。
 
亢奮人心的鼓聲響起,高普若在水靈鏡中央驚鴻一舞,水靈鏡映射出高普若的千面妙姿。正在眾臣對高普若的舞姿讚歎不絕之時,高普若卻雙眼突然暈眩,手中的劍也不受控制地脫手而出,飛向長孫無極的方向。長孫無極故意裝作大驚之色,以內力逼停了眼前的劍,江楓識趣地上前撲在了長孫無極的身上,與諸多內侍們將長孫無極護在身下。
 
宴會場上一片慌亂,齊震想要拿下行刺長孫無極的高普若,高嵩大聲呵斥,不肯讓齊震動自己的女兒半分半毫。高嵩向長孫無極解釋,高家對長孫無極忠心耿耿,高普若學藝不精,失手脫劍是真,可行刺卻是毫無依據,依他看,肯定是高普若在舞劍前喝的酒有問題。長孫無極也相信高普若不會做出行刺之事,他讓內侍上前驗酒,果然發現酒中有問題。眼下高普若跌倒在殿堂中央,整個人狂吐不止,長孫無極只好下令先將高普若扶下去。須臾,高普若來到長孫無極身旁,她當眾稱自己酒中的藥乃是唐芷蓉所下,她早已問過侍奉她的宮女阿秀,阿秀稱先前唐芷蓉的貼身婢女歡兒借口去尋找耳環,是唯一一個接近酒的人,也是唯一一個下藥的嫌疑人。
 
第24集裴瑗擄走扶搖,燕驚塵服下裂魂散
長孫無極審問唐芷蓉的貼身婢女,婢女卻將一切栽贓到扶搖身上,稱她跟阿秀在殿外恰巧撞到了扶搖,她親眼見到扶搖往酒中下了藥,證據便是扶搖衣服上傾灑到的酒漬。高普若看著眼前的情景,認為此事定是扶搖與唐芷蓉二人聯手,想要陷害她。扶搖扮出一副楚楚可憐的委屈模樣,向長孫無極解釋自己絕不會做出下藥這種上不了台階的事情。事情變得錯綜複雜,簡雪只好暗中替扶搖說話,稱扶搖與唐芷蓉若是聯手下藥害高普若,一旦被查出,高普若便可穩坐後宮之位。依她看,高普若也有自導自演的嫌疑。長孫無極認為簡雪言之有理,他想順勢而下,不了了之,可高嵩卻不肯善罷干休,堅決要查清此事。
 
高普若提起了水靈鏡的妙用之處,稱水靈鏡可以查清此事。水靈鏡乃是太淵寶物,它可以映照萬物之過往,若想要看到剛剛短短一個時辰內的事情,只需用子午蟲做為參考之物。恰巧,朝中的陳閣老隨身攜帶著子午蟲,他獻上子午蟲以供長孫無極斷案情。子午蟲被置放於水靈鏡中間,水靈鏡映照出了子午蟲過往一個時辰內之事。高普若為證明自己清白,她率先上前走到鏡中間,鏡子映照出高普若過往一個小時的糗事,引得群臣捧腹大笑,卻也證實了高普若並未自己給自己下藥。隨後,簡雪要求唐芷蓉的貼身婢女歡兒上前驗試,唐芷蓉心虛地想讓扶搖先行上前,扶搖想起雅蘭珠對自己的叮囑,不由得一臉為難之色。
 
眾臣都在催促著扶搖,扶搖想向長孫無極求助,可長孫無極視而不見,扶搖只好艱難地走向水靈鏡。正在關鍵時刻,長孫無極暗中放出袖中的寵物鼠元寶,元寶四處亂躥,長孫無極一臉焦急地要求眾人幫他抓住元寶。元寶是長孫無極心愛之物,眾臣怠慢不得,可慌亂擁擠之間,幾面水靈鏡都已被打碎。唐芷蓉與扶搖皆臉上欣喜,而高普若則氣急敗壞地看著被打碎了的水靈鏡。長孫無極尋回元寶後,也大聲呵斥著扶搖,稱若不是因為扶搖驚擾了元寶,水靈鏡便不會破碎。縱然扶搖不是下藥之人,可毀壞宮中寶物的罪責也難辭其咎,為以示懲戒,長孫無極命人將扶搖打入冷宮萃梁殿。扶搖被侍衛押下,她在經過水靈鏡的碎片之時,鏡子照射出了扶搖的真實面容,齊震看了一眼後心中意外,而裴瑗則憤怒不已想要衝上前,卻被燕驚塵強行押下。隨後,齊震向長孫無極提起選妃之事,可長孫無極卻道今日的局面他早已無心選妃。明日長孫無極將赴長淵祭祖,為期三天,齊震也並未強求,只讓長孫無極祭祖歸來後再行定奪。
 
宴會散去後,長孫無極深知扶搖歸來定是因為江楓的擅作主張,他並未責怪江楓,只讓江楓在接下來的三天內幫自己好好照看扶搖。另一邊,裴瑗趁燕驚塵不注意之時,對他使用迷香草,將他迷暈,今日得見扶搖,她定然不會輕易放過扶搖。扶搖被侍衛押向萃梁殿,江楓前來為扶搖送荷包,稱長孫無極將離宮三日,只要扶搖帶著荷包呆在萃梁殿,萃梁殿便是宮中最安全的地方。扶搖接過荷包,她知道長孫無極剛剛在宴會上暗中幫助她的事情,她只讓江楓替她向長孫無極傳達謝意。隨後,扶搖隻身一人踏進萃梁殿,卻突然遭到到了一名黑衣人的襲擊。
 
房間中,燕驚塵醒來,他被裴瑗綁在角落裡。裴瑗拿出手中的裂魂散,提起了燕烈要求燕驚塵用裂魂散殺她的事情。她本以為燕驚塵遲遲沒有動手是因為心中有她,可到今天她才知道燕驚塵的心都放在扶搖身上,只要扶搖一日不死,燕驚塵便一日做不到對她一心一意。在燕驚塵的詫異震驚之下,裴瑗手持著裂魂散走向了另一邊同樣被綁著的扶搖。扶搖清醒過來,可她卻被裴瑗下了失魂散,全身軟綿綿,根本動彈不得。燕驚塵懇求裴瑗能夠放過扶搖,可裴瑗卻對扶搖恨意濃烈,她本想劃花扶搖的臉替自己報仇,可卻臨時改了心意,她亮出手中的裂魂散,要求燕驚塵在他自己跟扶搖之間二選一。燕驚塵假意奉承裴瑗,答應親手用裂魂散殺了扶搖,取得裴瑗的信任。裴瑗替燕驚塵鬆綁,燕驚塵手持裂魂散來到扶搖身旁,卻砍斷了扶搖的繩索,讓扶搖趕緊逃跑。
 
裴瑗不肯善罷干休,燕驚塵為護住扶搖,只好當場喝下裂魂散,想以自己的性命換扶搖一條命。裴瑗與扶搖心中震驚,燕驚塵攔住裴瑗,懇求裴瑗能夠放下這段恩怨,放過扶搖。裴瑗對燕驚塵愛有多深,就有多恨扶搖,她根本放不下這段恨意。正在裴瑗想對扶搖動手之時,婢女阿烈卻突然從身後刺殺了裴瑗,裴瑗臉色震驚,阿烈將自己對裴瑗的恨意道出,真正毀了裴瑗容顏的人是她,她從小跟裴瑗一起長大,可裴瑗卻從沒有將她當作人看。裴瑗倒地,阿烈想要上前殺了扶搖,燕驚塵擋在了扶搖面前。關鍵時刻,裴瑗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殺了阿烈,她臨死前告訴燕驚塵,她永遠都恨燕驚塵。燕驚塵服下裂魂散,他也支撐不了多久,能夠死在扶搖懷中,燕驚塵別無遺憾,他深知自己這一生都在做錯事,可唯一一件沒有做錯的事情便是愛上扶搖。
 
國公府,齊震懷疑起了扶搖的身份,可昔日他怕宇文紫在朝中得勢,宇文家會節外生枝,他便下令殺光了宇文府一家。如今死無對證,齊震只好喚來管家魏川,暗中囑咐他一件事情。另一邊,雲痕在庭院中教齊韻功夫,齊韻卻突然哭出聲,她埋怨雲痕上次將她帶回府的事情,她根本不願意留在國公府,反倒深深羨慕著普通人家自由自在的生活。這番話被前來的齊震聽到,齊震呵斥了齊韻,並與她發生衝突。吵鬧之間,齊韻突然暈倒,齊震驚慌,連忙讓雲痕請宗越前來醫治。
 
宗越前來替齊韻診治,他斷出齊韻幼時曾患重疾,是依靠著神器壓制才安然至今。如今重疾復發,來勢洶洶,十分危險,齊震懇請宗越能夠醫治好齊韻,他深知宗越診治時不喜雜人在旁,便主動退出房間,而雲痕在退出房間前也意有所指地叮囑著宗越,齊韻是個好姑娘,他希望宗越能盡全力醫治好她。
 
第25集軒轅曉誤將扶搖當親生女兒,齊震試探扶搖
宗越已經確定龍鱗甲就在齊韻身上,他想起先前跟長孫無極的對話,若是強行取下龍鱗甲,齊韻必然無法活下來。長孫無極固然想救扶搖,卻也不願意牽連無辜之人,他希望宗越能夠尋到一個兩全之法。這時,齊韻在睡夢中呢喃著「越哥哥」三個字,令宗越不由得心緒複雜。離開房間後,齊震得知齊韻醒來,慌忙進入房間探望,而雲痕則跟宗越提起兩家的恩怨,他希望宗越不要牽連到無辜的齊韻。宗越告訴雲痕,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命數,任誰都無法改變。齊韻是雲痕想要盡心呵護之人,為了齊韻,雲痕只能不顧一切,再三懇求宗越。
 
萃梁殿,扶搖醒來,軒轅曉卻一反常態,對扶搖噓寒問暖,甚至幫扶搖處理好了燕驚塵、裴瑗跟阿烈的屍體。扶搖不解軒轅曉為何突然對她這麼好,軒轅曉拿出扶搖身上的荷包,將扶搖錯認為自己的女兒漣兒,這荷包乃是漣兒的持有物,這麼多年了,她一直以為漣兒已死,可沒有想到她還能有再見到漣兒的一天。荷包是來自江楓手中,扶搖自小便是孤兒,她向軒轅曉解釋她並非漣兒,可神智不清的軒轅曉卻不相信,仍舊堅持己見,篤定扶搖就是漣兒。見扶搖貼身衣服破舊,軒轅曉將自己這些年為漣兒所做的衣服一件件拿出來。看到軒轅曉對漣兒的愛,扶搖心中感動,也第一次體驗到了被母親疼愛的滋味。這時,軒轅曉提起漣兒小時候最喜愛的玉妍花,男扮女裝的婢女小七采著玉妍花來到扶搖面前。扶搖見到小七十分詫異,她趁軒轅曉不在時將小七拉到暗處,這才得知小七本想進宮救她,卻在淨身逃跑時陰差陽錯被軒轅曉所救,之後便假扮成婢女留在軒轅曉的身邊照顧伺候她。扶搖很是意外小七竟能在脾氣古怪的軒轅曉身邊呆這麼久,小七告訴扶搖,軒轅曉雖然表面上看起來脾氣古怪,可實際上卻十分善良。
 
國公府,一曲悠揚婉轉的笛聲傳到了齊韻耳中,齊韻走出房門,眸光微瞥便看到了立於湖中亭子吹笛的白衣宗越。齊韻想起少年時軒轅越練笛的場景,不禁踱步來到了宗越的身旁,她告訴宗越,她一看到宗越便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宗越深知現如今的身份處境無法與齊韻相認,他只能以言語委婉地打消了齊韻的想法。
 
萃梁殿,軒轅曉將扶搖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在鏡前為她梳妝打扮。鏡子顯示出了扶搖的真面容,可軒轅曉神志不清,並未能認出分辨得出來。扶搖無意間提起了軒轅曉的夫君,軒轅曉卻突然性情大變,瘋瘋癲癲地砸毀了宮中的燈具,道出自己的淒慘往事,她最愛的男人非但愛的人不是她,更是想害死他們女兒的漣兒。扶搖控制不住軒轅曉,只好打暈了她,也明白了軒轅曉心中的難過之處。軒轅曉待她如親生女兒,她暗中決定,從此以後,她便是軒轅曉的漣兒。這時,國公府的人前來請扶搖去國公府,扶搖深知此去危險重重,她以換衣服為由暗中攜帶了小刀,小七不肯讓扶搖涉險,希望扶搖能夠逃跑,可扶搖卻深知她現在要是逃跑的話,便會連累很多人。國公府這龍潭虎穴,她必須前去闖一闖,但她也定會好好保護自己,平安歸來。
 
長淵祭天,齊震以得風寒為由,無法前來。長孫無極率領眾臣向天行祭拜大禮,禮成之後長孫無極便想回宮,可內侍與百官卻攔住了長孫無極,按照祖規,長孫無極還需在長淵住上一日,禮佛誦經。長孫無極故意抱怨起了這些繁縟鎖事,內侍德公公識相上前,稱自己已為長孫無極安排好了一切。回到寢殿後,唐芷蓉的身影出現,她命婢女送上宮中精緻的點心為長孫無極解乏。小七假扮成婢女混在其中,長孫無極發現了小七的身影,以眼神命江楓上前打探。江楓隨小七一起出寢宮,小七將扶搖被齊震帶走一事告知江楓,希望長孫無極能盡快去救扶搖。另一邊,唐芷蓉柔弱無骨地靠在長孫無極身上,長孫無極卻拿出手中的刀子,控制住了唐芷蓉,讓唐芷蓉假意裝出受寵的聲音,以混淆房外內侍的耳目,自己則離開太淵去救扶搖。面對著空蕩蕩的房間,唐芷蓉一邊彈琴唱曲,一邊落淚不止。
 
扶搖正裝前來國公府,齊震單獨見扶搖,對扶搖已生疑心。齊震故意將他前腳才剛請扶搖來國公府,後腳長孫無極就專門從長淵趕過來,要帶她回去的事情告訴扶搖。扶搖慌忙向齊震表明忠心,齊震只道長孫無極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他。他親手將長孫無極扶上帝位,可如今長孫無極卻不甘於當傀儡皇帝,阻礙了他的腳步,這心頭之刺他不得不除。現如今長孫無極單槍匹馬趕來國公府,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時機,他希望扶搖能夠殺了長孫無極。只要除掉長孫無極,他便可保扶搖一生榮華富貴,否則他便殺盡宇文府一家。
 
扶搖受齊震威脅,只能按照齊震所說,來到院中見長孫無極,長孫無極想接扶搖回宮,他緊緊地抱住了扶搖,稱寒衣節一事另有隱情,他必當會再查清楚。扶搖心中感動,卻突然間拿出匕首,刺了長孫無極一刀,讓暗處的齊震打消了疑心。長孫無極倒地,扶搖心中驚慌地走上前,齊震也從暗處出來,揭開了長孫無極的真面容。原來,這一切只不過是齊震試探扶搖的一個把戲,為的就是考驗扶搖的忠心。扶搖故意裝出一副恐懼慌亂的模樣,齊震相信了扶搖並希望扶搖回宮之後能夠好好替他做事,只要扶搖對他忠心,他便會保扶搖日後一生榮華富貴。
 
第26集唐芷蓉深得聖寵,扶搖拒絕幫助長孫無極
扶搖回到萃梁殿,卻意外見到了真正的長孫無極。長孫無極告訴扶搖,在得知她被齊震帶走後,他便專程從長淵趕回來,他一直守在國公府中。剛剛若齊震真要對扶搖不利,今日便是齊震的死期。扶搖心中感動,長孫無極好奇扶搖是如何分辨得出真假的他,扶搖坦言稱自己是憑著心中的感覺來分辨。扶搖留在王宮中危險重重,長孫無極始終想知道寒衣節當天扶搖為何會重新回來,扶搖想將江楓找她的事情告訴長孫無極,可長孫無極卻深情地低下了頭,逐漸靠近扶搖。正當長孫無極想親吻扶搖時,軒轅曉的聲音在房外響起,扶搖慌忙推開了長孫無極,準備起身出去見軒轅曉,並讓長孫無極趕緊離開。
 
長孫無極賜予唐芷蓉無限恩寵,後宮眾女子皆來巴結唐芷蓉,羨慕她的好福氣。唯有唐芷蓉知道,這恩寵背後隱藏著的真正原因。當時在長淵,長孫無極揭穿了她偷折子給齊震的事情,也知曉了她因唐家受制於齊震而替齊震賣命的無奈。長孫無極將唐伯年親筆寫的信交給唐芷蓉查看,信中唐伯年想將唐芷蓉的妹妹唐怡光送進宮中,全然不顧唐芷蓉的處境。長孫無極向唐芷蓉分析起眼前的局勢,唐芷蓉處心積慮地替唐伯年幫齊震,但不管齊震成敗她都撈不到任何好處,他希望唐芷蓉能夠為自己打算一回。唐芷蓉是個聰明人,她聽從了長孫無極的話,打算替自己活一回。從今以後,她的一言一行都聽長孫無極吩咐,長孫無極也承諾給予唐芷蓉所有的恩寵富貴。
 
唐芷蓉深受聖寵一事傳到高普若耳中,高普若在宮中尋死覓活,而高嵩也怒氣沖沖前來找齊震,認為齊震是有意捧唐芷蓉為後。齊震向高嵩解釋,王后人選決定權在長孫無極手中,並非他能左右。高嵩不肯相信,他提起唐伯年手中的十五萬兵馬,挑撥著齊震跟唐伯年之間的關係。同時,他明確地告訴齊震,高普若生來便是要當王后的命,如若這件事情因齊震出了差錯,那西平郡王府跟國公府將再無情分可言。臨走前,高嵩再度憤怒地斥責齊震糊塗,唐伯年早已不再是當年那個需要依靠齊震,一事無成之人,他手中的兵馬並非就只為齊震一人使用。高嵩的話引起了齊震對唐伯年的疑心,再加上唐芷蓉一直挑撥著他與扶搖之間的關係,他猜測唐伯年是想讓唐芷蓉除掉他的人,好取而代之。隨後,齊震親筆寫信,命信使將信送到唐伯年手上。
 
齊震的動靜都在長孫無極的掌握之中,他知曉齊震是想讓唐伯年從水路暗中進昆京,以此來試探唐伯年的忠心。現如今齊震已對唐伯年存有疑心,他們便正好趁機將這種懷疑越變越大。長孫無極讓江楓前去找宗越,稱宗越便會知道做法。
 
國公府,齊韻請來宗越,想以一頓飯菜感謝宗越。宗越本想推辭,可卻被前來的雲痕勸住,三人一同坐在餐桌前。齊韻稱宗越像極了她的一位故人哥哥,她提起二人小時候的趣事,以及這位哥哥對七錦葉過敏之事。齊韻為試探宗越,替宗越盛了一碗放了七錦葉的雞湯。宗越當著齊韻的面喝下雞湯,他本想離開,可齊韻卻認為宗越就是她的故人哥哥,她想要上前查看宗越的手臂,卻被雲痕攔下。為打消齊韻疑心,宗越只好亮出自己潔白無暇的手臂。而後,宗越回到房間,方才露出長滿疹子的手臂,運功替自己療傷。昔日他跟齊韻相處的點點滴滴都歷歷在目,可宗越深知,他們早已經回不到當初。
 
與此同時,安撫過齊韻後的雲痕前來找宗越,他跪在宗越面前,喊了宗越一聲哥,懇請宗越不要為難齊韻,這麼多年來,齊韻心中一直掛念著宗越,她與兩家的恩怨沒有任何關係。宗越十分心寒,萬萬沒有想到雲痕第一次肯叫自己竟然是為了替仇人之女求情,他提起十五年前世子府一夜之間滿門被抄斬一事,對齊震的恨意濃烈。當年,邱先生買通儈子手才讓二人假死逃過一劫,雲痕尚小還可稍加掩蓋逃出去,可他卻不得不躺在死人堆中,一齊被埋到亂葬崗。看著至親死在自己面前卻無能為力,為了生活不得不啃食至親血肉的痛苦,只有宗越自己一個人知道。復仇的這條路上,任誰都無法阻攔得了他,宗越明確地告訴雲痕,雲痕雖是他的親弟弟,但若是雲痕想要阻攔,他便連雲痕一同除去。雲痕對宗越的過往經歷十分震驚,宗越希望雲痕能夠收起對齊韻的心思,外出散心幾天,恰巧,他手中也有一件事情需要雲痕去完成。同時,宗越也跟雲痕點明,即便雲痕與齊韻之間沒有任何血海深仇,但以雲痕的身份,他與齊韻也不會有任何結果。
 
次日,宗越以替齊韻採藥為由,成功讓齊震派出雲痕貼身保護他,與他一同離開國公府。雲痕隨宗越行至野外後,宗越方才將真正的任務告知雲痕,齊震已派信使送信前往南辭唐伯年手中,他要求雲痕前去南辭截下真正的信,掉包信封。齊震原本是想讓唐伯年孤身進昆京,再趁機奪去他十五萬兵權大軍,可他們掉包的信上卻是讓唐伯年帶著五萬兵馬進昆京,宗越深知以唐伯年的性格必定是不會輕易相信,他要求雲痕以齊震親信的身份前去告訴唐伯年,信中所說的都是真的。
 
王宮中,扶搖在元寶的帶路下,從密道中前來找長孫無極,扶搖對長孫無極寵幸唐芷蓉一事十分吃醋,甚至提出自己要離開王宮。長孫無極深知扶搖不會離開,他對扶搖信任至極。隨後,長孫無極將玄靈真葉交給扶搖,玄靈真葉能吸納人心思緒,只要存有記憶,就可通過這枚葉墜一一顯現,他希望扶搖能夠利用玄靈真葉從軒轅曉身上問出他想要知道的問題。他想知道當年在天權國,軒轅曉德王妃的身份為何被奪去,她一夜之間又為何與德王突然決裂。扶搖聽後,她將玄靈真葉扔還給了長孫無極,不願意利用軒轅曉對她的信任為長孫無極騙取情報。縱然長孫無極用解開封印一事利誘扶搖,可扶搖依舊心意不改,堅定地拒絕了長孫無極。面對著這樣的扶搖,長孫無極非但沒有任何怒意,反倒是嘴角勾起了一抹欣慰笑意。
 
第27集唐伯年自行了斷,齊震欲逼宮奪位
雲痕按照宗越的要求前往南辭見唐伯年,唐伯年拿出信件,向雲痕確認真假。雲痕打消了唐伯年的疑慮,讓唐伯年按照信中所說帶兵進昆京。唐伯年為人謹慎,為防止意外,他另一方面也暗中派人送信給唐芷蓉,向唐芷蓉詢問昆京城的情況。唐芷蓉早已歸順長孫無極,她將唐伯年的信交給了長孫無極查看,駐邊大將私自帶兵進昆京乃是株連九族的謀逆大罪,唐芷蓉不願意為此枉送性命,她向長孫無極求饒,希望長孫無極能保她一命。長孫無極提出自己想兵不血刃地收掉唐伯年十五萬大軍,並剪掉齊震一隻翅膀的計劃,稱若是唐芷蓉能夠幫助他,他便可保唐芷蓉平安富貴。唐芷蓉是一個聰明人,她選擇站在長孫無極這一邊,準備回信給唐伯年,告訴他齊震已經一切安排妥當,他可安心進城。
 
唐芷蓉被賜為永嘉殿夫人,將擇日與長孫無極大婚,進行封後大禮。一時間,所有的琳琅珍寶都送往永嘉殿,唐芷蓉成為後宮中最風光的女子。另一邊,唐伯年率軍前往昆京,卻在途中遭遇埋伏,唐伯年不慎中箭,倒在地上。
 
夜深人靜,長孫無極獨自一人在寢宮中下棋,江楓不解長孫無極近幾日為何不去找扶搖,他猜測二人還在賭氣中。像長孫無極這種做事向來運籌帷幄,十分自信了得的人,也就是碰上扶搖才有了幾分人氣。長孫無極坦言自己當日被扶搖一通教訓,心中確是有幾分不舒服,他打從心底裡不想要利用扶搖,所以他才費盡心思讓唐芷蓉來做這個王后,他不想要讓扶搖捲入這太淵的變故中。
 
國公府,雲痕按照宗越的要求,繼續留在齊震身旁。他將唐伯年率五萬定遠軍走山路進昆京的消息告訴齊震,且他們安插在唐伯年軍中的眼線都了無音訊。齊震聽後心中瞭然,斷定唐伯年是謀慮已久,早已經投靠了長孫無極,所以長孫無極才會獨寵唐芷蓉,為的就是扶持他們唐家。失去了唐伯年的五萬定遠軍,齊震手中的兵馬不夠行謀逆之大事,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齊震深知他們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退路,只能繼續前行。在雲痕離開房間後,齊震拿出手中的密信,準備到指定地點去見一位故人。既是謀局,他又怎可孤注一擲。
 
王宮中,唐芷蓉為長孫無極撫琴,江楓帶來唐伯年率領五萬大軍進昆京,卻在道路上突然憑空消失的事情。唐芷蓉彈斷琴弦,心中惶恐不安。長孫無極也並未打算瞞著唐芷蓉,只坦言稱唐伯年在他的手上,他之所以關押著唐伯年是因為唐伯年有罪,但罪不至死。可若是讓齊震找到唐伯年,唐伯年與唐芷蓉二人的命便都活不了。另一邊,宗越與雲痕一同來監獄見唐伯年,他們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唐伯年方才知得自己此番回昆京是中了二人的計。雲痕想要知道當年文懿世子被害的真相。事已至此,唐伯年也不再繼續隱瞞下去,他將當年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二人。當年,文懿世子文韜武略,名揚天下,乃是江山社稷之福,可年老的先皇仁宗卻逐漸寵愛起了小兒子軒轅韌,對文懿世子存有幾分疑心。齊震當時只不過是一個小官,他選擇了站在軒轅韌的身旁,替軒轅韌出謀劃策,二人一同陷害文懿世子並在仁宗的面前詆毀文懿世子,最終釀成文懿世子一夜之間滿門抄斬的慘案。
 
宗越知曉當年的齊震與文懿世子是八拜之交,他不解齊震為何要選擇背叛自己的兄弟,唐伯年追隨齊震已久,只稱齊震是一個貪權之人,而文懿世子又耳根子軟,二人這才狼狽為奸。何況,文懿世子持有龍鱗甲,他們是為了得到龍鱗甲才要置文懿世子於死地。宗越知道齊震是想用龍鱗甲去醫治齊韻,唐伯年良心未泯,只希望宗越能夠將所有的恩怨都了結在他們這一代人身上,不要殃及無辜之人,當年抄斬文懿世子的事情他也有參與,他願意一人扛下所有的罪責。一夜之間軒轅府七十八條人命,至親慘死在自己面前的痛苦宗越仍歷歷在目,宗越不願意輕易放下仇恨,誓要齊震血債血償。唐伯年自知罪孽深重,想要以死謝罪,宗越只將毒藥扔在了地上讓唐伯年自行了斷。
 
長孫無極與江楓一同站於亭中,二人來太淵已有段時日,長孫無極決定盡快了結太淵的事情。這時,章鶴年前來見長孫無極,長孫無極故意在齊震耳目面前提出自己要拔五萬定遠軍給章鶴年管理的想法。隨後,長孫無極支走了齊震耳目,推心置腹地將太淵即將發生變故一事告訴章鶴年。現齊震已經年過花甲,長孫無極認為齊震近日內必定會強行逼宮,搶奪王位。章鶴年手下領導著十多萬戍軍,他向長孫無極表明忠心,他定會拚死保護長孫無極的安全,且長孫無極身後還有天權王國,他相信縱然齊震逼得了宮,也坐不了這太淵之王。長孫無極搖頭輕歎,將自己收到的密信交給章鶴年查看,信中提到一批擁有羽樹圖騰的天權兵馬正暗中趕往太淵,與齊震會和。現齊震當不了太淵王是因為軒轅血脈的牽制,但若是統領著五洲的天權王國認可了齊震的奪權之力,允許齊震坐上王位,那所謂的軒轅血脈與御水術就都會成為空談。與其被動等死,長孫無極認為他們倒不如主動出擊,他勸服了章鶴年與他站同一陣線,並將自己的計劃都一五一十地告訴章鶴年,讓章鶴年暗中協助他。
 
天權國大皇子長孫平戎前來見齊震,齊震開門見山想讓長孫平戎助他奪下王位,長孫平戎野心勃勃,答應了齊震的請求,但他也要求齊震在他奪取天權國太子之位時,助他一臂之力。二人達成協議,齊震提起自己手中的兵馬,對自己的計劃十分自信了得。只要有長孫平戎的相助,他定會萬無一失。眼下,萬事俱備,只差一個完美時機,齊震決定在長孫無極大婚當天動手,奪取太淵王位。
 
第28集唐芷蓉意外被殺,長孫無極扶搖大婚
長孫平戎不解齊震為何要在太淵王大婚之日動手,齊震知道長孫無極大婚之日,百官將雲集在宮中,他想要在當天將效忠於他的人都收入麾下,至於謀逆他的,也可一網打盡,永絕後患。長孫平戎十分詫異也欣賞著齊震的心狠手辣,決定幫齊震謀成大事。二人的談話被不遠處偷偷跟過來的齊韻聽得,齊韻心中震驚難過。正當她想要上前之時,卻及時被身後的宗越打暈帶走。
 
封後大典前夕,唐芷蓉卻悶悶不樂,對宮女大發脾氣,將宮女都趕出浴池。穿上衣物後,唐芷蓉正一邊對唐伯年心懷愧疚,一邊憧憬著當上王后以後的榮華富貴,卻突然被人從身後暗殺,跌落進浴池。另一邊,扶搖在一處陌生的房間醒來,她看著眼前只有王后才可穿戴的赤霞袍,九鳳冠,方才想起昨夜她被人從宮中暗中擄走的事情。這時,齊震的身影出現,原來此番扶搖會出現在這裡乃是齊震派人劫來,齊震想要讓扶搖當上這太淵王后,與長孫無極成婚。扶搖只道長孫無極心中欽定的姻緣並非是她,連忙拒絕。齊震冷笑一聲,只稱他並非是真正想要成全二人的親事,扶搖只不過是自己放在長孫無極身旁的一把刀而已,且宮中的事情他已安排妥當,在大婚儀式開始前,宮中內廷就會頒布新的旨意,冊立扶搖為後。齊震將自己交給扶搖的任務說出,明日太淵王大婚,按照規矩,宮中的兵力將會重組,而統帥御林軍的帥印將會由王后雙手呈上,他要求扶搖在大婚儀式上奪取帥印。同時,大婚時扶搖將會是離長孫無極最近之人,他希望扶搖得到他的號令之後能夠毫不猶豫地殺了長孫無極,以助他奪取王位。殺王奪位乃是無法赦免的大罪,可齊震卻不容得扶搖退縮,他以宇文府的所有性命威脅扶搖,扶搖不得已,只好假意答應。
 
唐芷蓉的屍體被發現,長孫無極命人將唐芷蓉好生安葬。在得知扶搖也同時消失在宮中後,長孫無極心中提起警惕,深知齊震已經將爪牙伸到了扶搖身上,也猜測到齊震會趁著交接帥印儀式時趁機奪帥印。隨後,內侍送來朝中大臣的奏書,大臣們均要求長孫無極重新立齊震義女扶搖為後,長孫無極故意裝出一副不耐煩的模樣,生氣地答應了眾大臣們的要求。內侍離開後,長孫無極心中歎然,他之所以讓扶搖離宮便是不想要讓扶搖捲入這些是非,可既然上天注定要扶搖當他的王后,他也只能順天而為,順著自己的心意走。
 
扶搖在房間中坐立不安,時嵐以貼身婢女的身份前來伺候扶搖,扶搖想讓時嵐去向長孫無極報信,可國公府戒備森嚴,時嵐與扶搖根本逃不出這間房間。無奈之下,扶搖只好死馬當活馬醫,呼喚起了元寶的名字,希望元寶能夠聽到。元寶乃靈性之物,它聽到了扶搖的呼喚,在長孫無極面前急得團團轉,可長孫無極正召見著齊震,只好先行壓下急躁的元寶。
 
宗越已經安置好齊韻,齊震也即將開始行事,他看著空蕩蕩的府邸突然詢問起了齊韻的蹤影,雲痕只稱齊震在幾日前便已經安排齊夫人跟齊韻離開昆京,過幾日二人便可抵達甘州境內。這時,下人前來稟報稱齊震先前找的人已經準備好了,有此人助陣,猶如上天眷顧,齊震讓雲痕明天將此人也一同帶上。同時,為滿足雲痕的好奇心,齊震將自己之所以選在長孫無極大婚當天動手的原因告訴他,他想要趁機斬草除根,除掉所有不忠於他的人。太淵王大婚,宮中將有上千人來往,雲痕認為齊震的決定太過心狠手辣,可齊震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多年,他絕不允許有任何失誤。為防雲痕壞事,齊震率先警告著雲痕,明日所有的外人他都會格殺勿論,但若是自己人礙手礙腳,他也會毫不留情地除掉。
 
次日,太陽從東方緩緩升起。長孫無極與扶搖二人皆在寢宮中換上大紅盛裝。二人王袍加身,等待著太淵這一場腥風血雨的到來。扶搖坐上王后轎攆,一行人皆立於轎攆兩旁,開始行正宮冊封禮儀。從扶搖寢宮到永嘉殿尚有段距離,行禮儀的宮女需每走十步就停下來行叩拜之禮,感激上蒼與神明。除此外,扶搖還需經過其他繁雜瑣碎的流程,聽到這些繁文縟節,扶搖只眉頭緊蹙,臉上頗有幾分不耐。這時,元寶鑽進了扶搖的轎中,帶來長孫無極的書信。信中寫著大婚之時便是大亂之時,長孫無極要求扶搖速速完成繁文縟節的流程,且在婚儀上,一旦他喊扶搖為「賤人」,扶搖就需速速隨元寶離開。為了配合長孫無極的計劃,扶搖掀開了轎攆的紗賬,逕自下了轎攆,在眾人的震驚詫異下跑向永嘉殿。按流程,扶搖需要在永嘉殿等待內侍宣讀完禮制方可入大殿。時間緊迫,扶搖只給了內侍一炷香的時間。香燃盡後,扶搖顧不得其他,慌忙跑向大殿,空留下身後一臉震驚的內侍,以及狂追著扶搖跑的禮儀宮女一行人。
 
大殿上,長孫無極跳過祭天等流程,直接將眾大臣召集到了殿堂,吉時未到,長孫無極想要先進行王后冊封大禮。這時,齊震趕來阻止,稱扶搖一路受叩拜到此地也需半個時辰,長孫無極必須按照祖制來進行,王后未到不可先行完禮。話音剛落,扶搖的身影出現,她一襲紅裝,以王后的身份獨自進入大殿,眾臣十分驚訝,自太淵規矩成立後數百年來,從未見過王后獨自進殿這等荒繆之事,可見長孫無極立後之心迫不及待,他與扶搖一同步上台階,眾臣也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作沒有看到。而齊震則心中計算著起兵謀反的時間,現離起兵之時還差一個時辰,他必須將婚儀拖到一個時辰之後。為了拖延時間,齊震吩咐雲痕去將他們準備好的人帶過來,他自己則站出來阻止長孫無極大婚,他大聲告訴眾臣,台上所站著的王並非是軒轅血脈。
 
第29集齊震造反
齊震造反,要求扶搖將帥印交給他。扶搖按照齊震之意,不僅將帥印交給了齊震,更是把匕首抵在了長孫無極的頸間。齊震聲聲催促扶搖殺了長孫無極,長孫無極給了扶搖一個眼神,與扶搖一同合作,用匕首劃傷了齊震。
 
第30集長孫無極取走五色石
扶搖身上佩戴著玄靈真葉,五色石卻消失不見。原本,五色石是被長孫無極所拿走,扶搖解開了第一重封印,可身上還有四重封印未解,長孫無極希望玄靈真葉能夠帶著扶搖到下一站找他。
 
【文中圖片cr:扶搖】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陸劇 全職高手】經典電競小說改編網路劇 全職高手 劇情介紹~楊洋、江疏影
《全職高手》根據蝴蝶藍同名小說改編的電競青春熱血勵志劇,劇情講述職業電競選手、被無數人追捧的大神葉修,在人生遭遇被迫清零之後,韜光養晦重新崛起的故事。 &nb...(詳全文)
【陸劇】電視劇 扶搖分集劇情1~20*楊冪、阮經天主裝古裝劇
《扶搖》劇情講述扶搖為解上古五重封印,踏上五洲歷險之路,在此過程中與長孫無極相識相愛的傳奇經歷。   五洲大陸以無極皇城統領太淵,天煞,璇璣,與宗...(詳全文)
【2018都市愛情劇 一千零一夜】陸劇 一千零一夜 劇情介紹~迪麗熱巴、鄧倫
《一千零一夜》劇情講述凌凌七和柏海參加了好夢科技公司推出的改善睡眠的高科技手環測試,結果,凌凌七的腦電波進入了柏海的夢境中。凌凌七發現了柏海的心理陰影,並產生了...(詳全文)
【2018懸疑刑偵網絡劇】陸劇 法醫秦明2:清道夫 劇情介紹~劉冬沁、劉暢、于莎莎
《法醫秦明2:清道夫》劇情以法醫秦明的視角展開,講述了其與法醫助理陳詩羽、刑警隊大隊長林濤組成的黃金組合攜手其他警官屢破要案的故事。   龍番市警...(詳全文)
【2018陸劇 萌妻食神】古裝美食愛情劇 萌妻食神 劇情介紹~種丹妮、徐志賢
《萌妻食神》劇情講述了以古代中華美食為背景下追尋色香味俱全美食般的愛情故事。   熱愛製作美食的少女葉佳瑤被土匪搶上黑風寨,並嫁給了黑風寨的三當家...(詳全文)

留言內容

  izcream 2018-07-06 10:09:20 114.36.86.*
所以這部戲的結局應該是好的囉?大陸的古裝戲很容易演歪啊 (楚喬傳陰影)。對了小宅最近愛奇藝有一部《芸汐傳》,個人覺得還可以 (雖然結局希望能演得明確一點),另外有一部汪東城演的《萌妃駕到》(雖然我不特別喜歡汪東城不過這齣戲中還可以),是一部無俚頭古裝喜劇我覺得還蠻好笑的,最近除了金秘書外都太燒惱了 (基本上都看了差不多4集就沒動力),想放鬆一下大腦也可以看看唷。
版主回應:
芸汐傳、萌妃駕到,這兩部有留意,小宅先記下
扶搖感覺結局應該是好的
這二天小宅看剛了《鎮魂》,迷上了!哈
  
 
上一頁  [1]   下一頁  1-1筆 共 1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