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陽光先生》劇情以1900到1905年為背景,講述了義兵的故事。在辛未洋擾(1871年)時期,搭乘軍艦來到美國的少年以美軍的身份回到祖國朝鮮,駐紮在當地,他與作為朝鮮支柱的官宦門第家小姐相遇並墜入愛河。
 
陽光先生
【人物介紹】
陽光先生
崔宥鎮李炳憲 飾
在辛未洋擾時期偷渡前往美國的孩子,經歷漫長的歲月後以美軍的身份重返祖國朝鮮。崔宥鎮出身在奴隸家庭,背負著黑暗的過去,離開朝鮮30年後以美國海軍軍官的身份被派回祖國朝鮮。
代表美國領事工作的他,入住由工藤陽花經營的酒店,在一次暗殺美國外交顧問的任務中,遇上了高愛信,展開了切不斷的情緣。
帶著內心的矛盾掙扎,加上複雜的多重身份,崔宥鎮究竟是正是邪,又是否會是高愛信的真愛?
 
 
陽光先生
高愛信金泰梨 飾
朝鮮精神支柱,高氏一族的最後血脈。
 
 
陽光先生
具東魅柳演錫 飾
屠夫的兒子,逃離祖國前往日本想要展開全新人生的悲慘角色,喜歡愛信。
 
 
陽光先生
工藤陽花金玟廷 飾
朝鮮名字為李陽花,因親日派的父親而早早結婚後成為了工藤陽花。
繼承日本丈夫的巨大遺產,酒店Glory的社長,高傲又堅強的她文案是「勇猛的時代,也有刀砍不到的東西,像是孤獨、熾熱的心」。
 
 
陽光先生
金熙星卞約漢 飾
在日留學後回到朝鮮,愛信的未婚夫。
 
 
【分集劇情】
第1集宥鎮父母被害,為保命逃亡美國
崔尤金長了一副亞洲面孔,卻是美國的軍官上尉。崔尤金原來的名字叫做崔宥鎮,他出生在朝鮮。1871年,朝鮮還是君主奴隸制國家,那時崔宥鎮才九歲,是一位小官員的家奴,他的父母也是。那一年,朝鮮正在經歷一場殘酷的戰爭,美國人打過來了。但當時的朝鮮皇帝懦弱無能,大權都掌握在大院君的手上。大院君弄權,只派出四個營大概五百人的兵力,去抵抗美國人的先進武器。
 
當晚,這位小官員還因為這件事情與一位同僚發牢騷。同僚也是一個掌權之人,在吃飯的時候,看上了崔宥鎮貌美的媽媽。同僚答應給小官員一份更高的職位,但是他要那個女人。小官員為了自己的前途,第二天將崔宥鎮的父親打死。本來小官員打算也將崔宥鎮打死,但是他的媽媽拼了命保護了他,還將少夫人身上的玉珮給了兒子,希望他賣掉當路費。看見兒子安全逃離之後,她便投井而死。
 
美國與朝鮮的戰爭正式打響。美國人的洋槍洋炮佔了絕對的上風。朝鮮慘敗,死了四百多人,還有幾十個被俘虜,朝鮮的大將軍也葬身戰場,留下的兒子成了俘虜。朝鮮朝堂之上,有大臣提出一定要將俘虜救回來,可是大院君卻不同意,他覺得那些俘虜不值得再戰鬥一次。
 
這件事情傳到俘虜的耳朵裡,他們都對自己的國家失望極了。趁這個機會,美國人竟然宣佈將俘虜全部釋放,以人道和正義宣傳自己。但這樣的虛假行為,連中立的翻譯都看不下去了,如果真的是人道和正義,為何還要發動戰爭。
 
父母相繼的死亡和國家的落魄都被小崔宥鎮看在眼裡。他對小官員和國家充滿了仇恨。父母死後,小官員也不打算放過崔宥鎮,他派了兩個殺手追了崔宥鎮一路。崔宥鎮一路跑,連睡覺都無法安穩。直到他跑到了一戶人家,他是在餓的不行,偷吃了這家的食物,但被主人發現了。還好主人是一個心腸很好的大叔,他不僅讓崔宥鎮吃了個飽飯,還收留了他。
 
大叔身手很好,他打走了兩個殺手救了崔宥鎮,還救了朝鮮將軍的兒子。對國家失望的將軍兒子,從那時開始便打算起義反抗政府。而崔宥鎮知道自己在朝鮮已經無法容身,便跟著前來買陶瓷的美國人去了美國。
 
到了美國,崔宥鎮變成了崔宥鎮,但是他的日子也不是很好過。崔宥鎮在路邊要飯,經常會被當地的小乞丐欺負,從小到大,他都是被群毆的那一個,因為他有一張異國人的面孔。晚上,崔宥鎮走到一家店前,櫥窗裡是一個音樂盒,柔美的音樂讓崔宥鎮再也忍不住,大聲哭了起來,這樣的生活對於一個九歲的小孩來說,實在太殘酷。
 
直到有一次,崔宥鎮看到了歸來的美國戰士,他突然看到了自己的未來,為了成為美國人,他割掉自己朝鮮人象徵的辮子,然後去參了軍。而崔宥鎮的故國朝鮮也正在動盪不安,裡面有美國、日本等多重勢力,還有著一群救國人士,他們稱對方為同志。
 
兩班高家的公子便是其中之一,他的妻子剛生了女兒,日本的勢力就攻打過來。妻子慘死,而高家公子也沒逃脫,因為同志裡面有叛徒。叛徒在公子死後,帶著公子的女兒來到了高家的府邸假裝哭喪。
 
1984年,美國已經完全掌握朝鮮的政權,而且讓朝鮮廢除了奴隸制。這樣一來,兩班高家成了朝鮮最後的貴族,也成了朝鮮最後的希望。而且崔宥鎮一家以前侍奉的小官員日子也不太好過,為了給孫子買一塊金錶,以及資助他留學,不得不變賣地產。
 
時間過得很快,小孩子們都已經長大成人,尤其是高家小姐,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子。但這位千金小姐不喜紅妝,只愛政治。她每天讀書讀朝報,只為瞭解治國之道和國家目前的變化。
 
宥鎮小時候的遭遇讓他對朝鮮沒有任何的愛,小小年紀被迫逃到異國他鄉,為了生存吃不飽穿不暖,這些在宥鎮的心裡都滿滿轉化為仇恨。
 
第2集千金小姐成戰士,與宥鎮屋頂相遇
高家小姐高愛信雖然身份尊貴,但是高家不想讓女子參政。所以他偷偷看朝報的事情被家族發現之後,高家老爺狠狠地批評了她,而且罰她禁足,並且日夜不停地抄寫論語,愛信只能遵從。為了能快點解禁,愛信緊趕慢趕把論語抄完,但是高家老爺依然不想讓她參政,因為朝鮮的皇后就是這麼死的。但是這並沒有嚇到愛信,反而更激起她的救國之心。
 
因為家族的禁止,愛信打算以絕食來抗爭。高家老爺終於拗不過她,為了讓她能夠保全自己的性命,老爺找來張獵戶,讓他教愛信槍炮術。張獵戶帶她在山間訓練,艱苦的訓練並沒有難倒這位嬌生慣養的千金,愛信的救國之心非常強大,而且她的體能也越來越好,反而是張獵戶不如她了。訓練完奔跑,愛信終於能打槍了,第一次,一個瓦罐都沒有射中。愛信不氣餒,每天都在練習,終於能夠打准,而且反應力也更像一名戰士了。
 
一段時間之後,美國和西班牙打了起來。那是1898年,這場戰役中崔宥鎮也參加了。在戰場上,他還救下一名美國的隊友凱爾·穆爾。這場戰役讓崔宥鎮和凱爾都晉陞了官銜,一個上尉,一個少校。但是崔宥鎮還沒有正式成為美國人。
 
1902年,崔宥鎮被派回朝鮮,第一個任務就是暗殺羅根·泰勒,一個美國的賣國賊。如果崔宥鎮成功了,他就有機會成為美國人,如果他失敗了,只能做回朝鮮人,崔宥鎮趕緊收拾行囊奔赴朝鮮。這個時候的朝鮮已經只剩下尊貴的高家,愛信也成為朝鮮最尊貴的小姐。而且美國已經開始向朝鮮文化輸出,到處都是教英語的洋人。
 
宥鎮到了朝鮮之後,就發現了羅根,他跟日本人在一起,晚上去了妓院。宥鎮趁著這個時候,用狙擊槍一槍就秒了羅根。但是除了宥鎮之外,在房頂還有一個黑衣人,兩個人的目標好像是一致的。羅根的死亡引出一大批追兵。兩個黑衣人飛簷走壁,最後舉槍相向。不過兩人都知道對方不是敵人,便沒有開槍,只是各自逃走。
 
宥鎮換好變裝後,在街上與愛信擦肩而過。兩人都聞到了對方身上的火藥味,原來剛剛另一個黑衣人就是愛信。兩人回眸對視,在絢爛的燈光下,兩人似乎都有點走神。一輛電車經過,阻擋了愛信的視線,再一看,宥鎮已經消失不見了。
 
愛信四處尋找宥鎮,再次碰見宥鎮的時候,是在一條無人的小巷子裡。而且愛信一下子就猜到宥鎮是個外鄉人,因為宥鎮並不認識這個最尊貴的小姐。這時候愛信的隨從們趕了過來,愛信沒有揭穿宥鎮,還讓下人幫他指路。愛信在回家的路上還是一遍遍地回想晚上暗殺的情景,也在猜測著宥鎮的身份。
 
但是當宥鎮說出要去美國大使館的時候,下人們都慌忙走開了,因為美國人是他們的敵人。宥鎮只能在旅館暫住,這幾天他一直在想當晚的事情,這個千金小姐讓他有點猜不透。過幾天之後,崔宥鎮來到了美國使館,但公使並不在,各國外務大臣都在羅根的葬禮上。
 
羅根死後,日本人在羅根的房間亂翻一通,好像在尋找什麼東西。一個小姑娘背著孩子出來,沒想到碰到了日本浪人的隊長,小姑娘有點心虛。而且美國公使以羅根的死為借口,想要讓朝鮮允許美國的駐兵。但是朝鮮的大臣們對於到底跟哪個國家合作政論不休。
 
不過還好朝鮮的這位皇帝耳聰目明,他以沒有證據指出兇手是朝鮮人為理由,直接回絕了美國駐兵的請求,而且還說公使對於自己國家的人的去世並不傷心,反而還充滿了愉悅。這兩句話直接讓美國公使尷尬不已。朝鮮皇帝也不給他回口的機會,立刻宣佈了退朝。
 
這個案子好巧不巧落到了宥鎮的身上,美國大使讓宥鎮查出兇手,宥鎮就在翻譯的帶領下簡單地瞭解了現場的情況。之後宥鎮騎馬去了另一個地方,那是一個小碼頭,停著一艘小船,宥鎮小時候逃命,曾經就躲在這裡。
 
碼頭旁邊有個餐館,宥鎮在這裡用餐。但是長期生活在美國的他已經不能夠適應朝鮮的吃飯方式了。而且張獵戶也在這家餐館吃飯,但張獵戶簡直是個吃貨,就顧著啃雞腿,完全沒有注意宥鎮。愛信在山上訓練的時候,跟張獵戶提起來另一個黑衣人的事情。愛信還以為是組織部相信她另派的人。
 
第二天,宥鎮正式調查案子,他把一些目擊者都帶到公館裡詢問,不過目擊者都看見了羅根的死亡,卻沒有看見兇手。宥鎮本來想簡簡單單把審訊結束,沒想到高家的一位隨從說在現場看見了宥鎮和愛信小姐。愛信小姐作為貴族,不可能被傳訊,但是翻譯想在宥鎮面前展現自己的能力,於是他帶人去高家,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愛信答應翻譯後天過去。
 
愛信約定日期到了,她坐著轎子來到公使館。當愛信得知宥鎮就是代理領事,愛信非常吃驚,也越來越搞不懂宥鎮的真實身份。為了展現自己的高貴身份,愛信直接坐到了領事的位置上。面對宥鎮,愛信充滿了警惕。當下人都出去之後,愛信和宥鎮單獨談話,宥鎮用手遮住愛信的臉,愛信用手也遮住宥鎮的臉,兩個人都認出了對方是當晚的黑衣人。
 
宥鎮和愛信雖然都有一個目的,就是暗殺羅根,一個為了朝鮮,一個為了美國。但是美國和朝鮮的關係絕不是友好的,將來兩人也可能會成為敵人。
 
第3集愛信與宥鎮不期而遇,再見面已是敵人
宥鎮和愛信兩人每一句話都在試探對方同時也在掩蓋自己,宥鎮對於愛信也越來越好奇。翻譯給宥鎮介紹了愛信小姐的身世。而愛信對於宥鎮也很好奇,一個朝鮮血脈的人竟然可以做美國人的高層領導。
 
回家的路上,愛信突然想吃法國的糕點,對面高樓裡的紅衣隊長東魅看著貴族小姐與普通民眾交談,不禁讓他想起小時候,東魅作為屠夫的兒子,處處遭受歧視、暴打,他的母親為了拯救孩子的將來,選擇了一種殘忍的方式,母親拿著刀殺了身為屠夫的丈夫,然後逼他離家。當他再次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日本人的身份。他帶領著眾多浪人來到小時候的村莊,告訴村民們自己就是以前屠夫的兒子。那些曾經欺負過他的村民,都被他一一斬殺,還有一位大嬸被挑斷手腳筋,生不如死。
 
在不遠處有兩個男人,盯著愛信說了一些下流的話。東魅從樓上跳下來直接看了二人,原來在愛信小時候,曾經救過東魅一命,這次東魅和愛信又一次重逢了。
 
宥鎮這天還是坐在小碼頭的餐館中,他想起愛信身上的玉珮,不由得又想到小時候母親將少夫人的飾品丟給他的情景,但是被翻譯打斷了思緒。這個翻譯看似神神叨叨,不過他還是挺聰明的,翻譯一下子就猜出羅根的死背後有很大的陰謀,而且他懷疑,兇手是美國人或者日本人,並且把東魅去搜家的事情也告訴了宥鎮。
 
就在兩人說著日本浪人的時候,一群浪人過來將翻譯帶走,說需要翻譯語言。聽旁邊吃飯的人說,被浪人帶走的人好像沒有一個活著回來的,宥鎮不放心,以順路的借口跟著他們。日本人打算用武力嚇跑宥鎮,但沒想到宥鎮有槍。宥鎮對於日本人想要做什麼還是有點好奇,他讓翻譯帶他過去。
 
他們到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那裡是日本浪人聚集的地方,看見宥鎮他們過來,一個個都拔出武士刀。宥鎮先下手為強,開了一槍示警。原來宥鎮想要見一下東魅,想要問他為何需要翻譯官。東魅說羅根的夫人欠了他的工資,但他卻一直聯繫不到夫人,他需要翻譯寫一封信。宥鎮絲毫沒有猶豫直接把翻譯交了出去。
 
羅根手裡的那份文件至關重要,每一方都在尋找。而且日本的勢力在朝鮮日漸強大,為了能夠牽制住日本,朝鮮皇帝同意美國駐紮軍隊,第二天就給公使下了聖旨,也命令大臣趕緊找到羅根手裡的文件。當聖旨到達的時候,是翻譯林冠秀接的旨,宥鎮直接騎馬出門了。宥鎮一路又來到那個小碼頭,這次竟然還碰到了愛信。
 
宥鎮是打算去陶窯尋找救命恩人的,救命恩人的姓名還是從小酒館的老闆娘口中得知,他叫做黃恩師。愛信也是去陶窯的,打算跟宥鎮一起過河,於是便讓宥鎮當船夫為她划船。 兩人到了陶窯之後,看見黃恩師已經老了很多,而且黃恩師也沒有認出宥鎮。
 
宥鎮看著救命恩人滿心歡喜,但是沒有告訴他自己是誰,只是說慕名而來。而愛信來到這裡不單單是為了買陶器,她是來轉達槍炮手的安危。宥鎮看著陶窯裡的擺設,不由得想起自己以前逃命的情景,本來很高興的他,瞬間就很悲傷。回去的路上,宥鎮很容易就猜到愛信來的目的,買裂了縫的陶瓷是為了練習射擊。宥鎮又看到了愛信身上的飾品,不由得走了神。當年那塊飾品並沒有母親說的那麼值錢,他更加懷念母親。他們兩個人划著船,氣氛突然有點曖昧。愛信一直渴望浪漫與愛,她覺得說不定宥鎮就是她的浪漫。
 
以前被宥鎮母親用頭釵劃傷脖子的少夫人,如今也成了大嬸。她的兒子熙星在日本留學,很多年都沒有回來。熙星到了該成家的年齡,家裡已經給他找了未婚妻,大嬸給兒子發電報要他回國結婚。可熙星不想回家,而且在日本已經有了一個女人。本來熙星還擔心未婚妻很醜,但沒想到她就是高家小姐愛信。
 
愛信一直在家裡等著熙星回來,每年都會去給他做一套衣服。在裁縫店裡,愛信聽說姐姐訂了一雙洋鞋,等著愛信來付錢。愛信聽了之後,打算自己也訂一雙,而且還要自己去拿,因為愛信想坐一次火車。
 
就在愛信量雙腳尺寸的時候,宥鎮又出現了,他也在這裡做衣服,兩個人總是這樣不期而遇。愛信突然問「love」是什麼,她上次聽一個小姑娘說起這個詞,但並不瞭解其中的含義。這個問題讓宥鎮不知該從何說起,他只能告訴愛信,這是一種比射擊更危險更熾熱的東西。
 
過幾天,愛信終於如願坐上火車。在第一節車廂,都是恭恭敬敬的平民,但是在第二節車廂裡,充滿了粗魯無理的大兵,這些大兵本來想調戲愛信,但是被愛信舉槍的行為震懾住了。這時候突然有個大叔過來打圓場,愛信看他好像是張獵戶,本來想追過去,但這個時候進來了一群美國兵,愛信很疑惑,為什麼美國兵會在朝鮮的土地上。
 
火車上只是個開始,下火車後一群美國兵拿槍強制搜身,還要掀起朝鮮女人的裙子,理由是丟了一把槍。就在美國兵打算搜愛信的身時,宥鎮作為長官出現,愛信終於明白為何羅根要死,死了一個美國人,美國才有理由駐紮軍隊。以前愛信還覺得自己跟宥鎮是同一類人,但這個時候,愛信對宥鎮充滿了敵意。
 
本來愛信還以為宥鎮是她的緣分,但是沒想到是宥鎮帶著美國兵來到朝鮮的土地上,還拿著槍對準朝鮮人,這樣的霸權行為,讓這個戰士之心的千金小姐充滿了憤怒。
 
第4集愛信未婚夫回國,與宥鎮充滿新仇舊恨
在火車站愛信和宥鎮對峙很久,雖然是個小女子,但在槍炮下一點都不害怕。正當愛信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賓館的老闆工籐陽花突然出現解了圍。她提出要跟愛信換一下衣服,因為她的衣服一眼看去,無處藏東西,愛信同意了。
 
愛信身上果然沒有槍,但在換衣服之前宥鎮已經知道了。因為如果愛信有槍,她早就開槍了。宥鎮特地跑過來告訴愛信以後在美國人面前要忍耐。愛信本來對宥鎮充滿了敵意,但是在火車裡聽到他的一番話之後,發現宥鎮跟那些無禮的美國大兵不同,他對於朝鮮和美國的關係有著自己的想法,他雖然代表美國,但是並不想欺壓朝鮮人民。
 
晚上宥鎮和戰友一起在賓館裡喝酒,陽花看著宥鎮,想到白天宥鎮看愛信的眼神,她感覺到有點吃醋。她喜歡宥鎮,但是她發現宥鎮好像很喜歡愛信。而愛信對於陽花的出現也似乎有點吃醋,她以為陽花和宥鎮是志同道合的人,聽到別人誇讚陽花漂亮,愛信也非常氣憤。賓館裡人多吵鬧,宥鎮跟好友凱爾來到屋頂上喝酒,回到故土的宥鎮,對於復仇這件事情,好像一直在拖延。凱爾提醒宥鎮,目前丟槍的事情最重要。
 
美國的槍支丟的離奇,是在運送的時候丟的。第二天愛信來到山上訓練的時候,看見張獵戶拿出一把美國槍。原來昨天在車廂裡碰見的人真的是張獵戶,偷搶的人也是他,還好他沒有被抓到。隨後愛信換上了日常的服裝來到學堂,這裡是美國人教英語的地方,這段時間她聽到幾個讓她無法理解的英文,像是「love」、「sad」,這讓她充滿了好奇心。
 
愛信回到家,夫人正在家裡發飆,因為愛順又拿了家裡的飾品去賭錢了,夫人想要愛信將愛順找回來。果然愛順在賓館裡輸得一塌糊塗,當愛信到來的時候,愛順已經走了,但是宥鎮卻進來了。賓館的老闆娘可視愛信為情敵,說了很多難為情的話讓愛信尷尬,看著愛信不好意思地離開,老闆娘得意了一番。
 
愛信本來想坐轎子回家,但東魅擋在轎子前面。東魅父母是屠夫的身份到了現在依然被人歧視,東魅以為愛信小姐看不起他也是因為他屠夫的出身。但愛信並沒有在意他屠夫的身份,愛信看不起他的原因是東魅背叛了自己的國家。東魅看著愛信的轎子遠去,心裡很不是滋味,而這一切,也被賓館裡的宥鎮看在眼裡。
 
宥鎮回房之後,一開門發現房間裡被翻得亂七八糟,好像在找什麼東西,就像羅根家裡一樣,還好母親搶過來的那枚飾品沒有被拿走。宥鎮感覺到日本人對自己的不敬,下樓找東魅要個說法。可是東魅油嘴滑舌,不肯承認。東魅出門後還買了一份糖果,是那天愛信吃的那種,糖果的甜蜜卻讓他想起小時候的的苦澀,母親被暴打,他為了逃命躲在愛信的轎子中,這便是愛信和東魅第一次相見。
 
宥鎮跟冠秀翻譯這兩天一直在查槍械丟失案,而且把當天乘坐火車的人都叫過來了。有一個朝鮮女人說,一個男人出現救了小姐,這個男人立刻成了嫌疑人。而且冠秀還找來畫師,根據大家的描述,將男人的樣貌畫了下來。因為這件事情,愛信又一次被請到公使館,愛信感覺大事不妙,但臉上依然保持鎮定。宥鎮從愛信的話裡聽出來一些線索,他感覺愛信認識那個偷槍的人。當宥鎮給愛信看畫像的時候,愛信懸著的心終於落下來,原來畫像的人是一個日本人,那些乘客保護了自己的同胞,並沒有將張獵戶的樣貌描述出來。
 
這天宥鎮在路上走,碰見羅根家的小女僕和弟弟被倭寇欺負。弟弟跑過來向宥鎮求助,看著小男孩哭泣的臉,他想到了自己小時候。宥鎮告訴小孩子要自救,小男孩拿起石頭砸過去,宥鎮則在後面給他撐腰,接著倭寇們就被宥鎮打得屁滾尿流。
 
忙完之後,宥鎮竟然在街上看見了以前的少爺。宥鎮本以為過了這麼多年不會認出他來,但仇恨讓宥鎮將這個人的面目牢牢地記在心裡。少爺一直催自己的兒子回來,但他回來後沒有住到自己家裡,而是住到了工籐陽花的賓館,也跟宥鎮不期而遇。原來這家賓館以前就是他們家的宅子,金熙星想跟宥鎮打招呼,但宥鎮對他也有遷怒。
 
第二天兩人又相遇了,是在一家典當鋪裡。典當鋪的兩個老闆就是曾經追殺宥鎮的兩個人。宥鎮僱傭他們找到以前小官員的一家,宥鎮打算開始報仇。宥鎮到了金少爺家的時候,少爺沒有認出他來,少夫人脖子上的傷疤也還是那麼明顯。宥鎮掏出配飾給少夫人,少夫人一下子就明白面前的人是誰了。宥鎮拔槍對著少爺,他想知道自己父母的屍體被如何處理了。熙星典當了手錶買花來看愛信,在進門之前,他還在牆角偷看,這一看,就被愛信的美貌打動了。但愛信的心裡想的一直是宥鎮,面對款款走來的未婚夫,愛信並沒有很高興。
 
金熙星不僅家族跟宥鎮有仇,就連愛情上,兩人也差不多成了情敵,這次回國,熙星跟宥鎮避不開多次衝突了。
 
第5集愛信討厭未婚夫,對宥鎮漸漸充滿好感
熙星見到愛信後就已經後悔沒有早點回來了,但是愛信卻不怎麼喜歡他,在愛信眼裡,熙星不過是個小白臉,一個軟弱的富家少爺。熙星的歸來也馬上傳到東魅的耳朵裡,他對愛信和高家大人的事情都非常關心,而且還買通了高家下人給他傳遞消息。東魅聽說愛信未婚夫回來後,他的心情一直很糟糕,心裡總是有一團怒火。
 
愛信沒有看錯熙星,他果然是一個油嘴滑舌的少爺,走在大街上,四處招搖,看見妹子就撩,而且還遇見自己的母親。母親看著他很擔心,回家住可能有點危險,母親想讓他繼續住賓館。母親對他多番囑托,但熙星不是一個安分的人。這天熙星還送給愛信一個轎子和一封信,熙星總是把愛信比作花朵,但愛信是一位女戰士,對於這樣的比喻,她很不喜歡。熙星離開很多年,這讓愛信對他也非常失望,所以愛信打算悔婚。宥鎮看著愛信與熙星一起喝咖啡,他有點吃醋了,以為熙星是愛信志同道合的人。為了趕緊擺脫熙星的糾纏,愛信藉著剛進來的宥鎮,跟他一起離開。
 
宥鎮今天是去金家了,這次並沒有打算要殺掉金少爺,他想知道父母被葬在哪裡。可是金少爺卻依然口出狂言,在槍口下還說他們只不過是奴僕,這讓宥鎮心裡的仇恨又添了一份。宥鎮雖然很想殺了他們,但現在身為美國人的他決不能任意妄為。金家夫婦為了保證兒子的安全,叫兒子先不要回國,但他們不知道,熙星人已經在朝鮮了,還跟宥鎮見了一面。當宥鎮回到公使館後,曾經救下的小男孩來找他報答恩情,小男孩說的話跟宥鎮小時候說的話一模一樣,宥鎮立刻能體會到當年伸出援手的美國人的心情。這天宥鎮騎著馬奔跑在以前逃命的森林,山下就是金家的宅子。他想起小時候跟媽媽一起幹活,媽媽說下一世要變成一朵花,開在宥鎮的宅子裡。
 
羅根手裡的那份文件還是下落不明,尤其是日本方面,對這個文件很感興趣,東魅則是行動的負責人。朝鮮救國者一方認為文件可能落在了宥鎮手裡,黃恩師帶著人去宥鎮的房間裡翻找,但只找到了配飾。黃恩師終於反應過來宥鎮就是以前自己救下來的小孩子。朝鮮的土地上日本和美國兩撥勢力水火不容,尤其是宥鎮打了日本人之後,日本軍官津田打算報復回來,於是他帶著一隊日本兵來到了美國公使館。那天救下的小男孩趕緊給宥鎮報信,他以為是自己的過錯,連累了宥鎮。面對日本人,宥鎮一點都不怕,美國人的淡定讓日本人氣急敗壞,尤其是雙方的話語在兩個翻譯的傳遞下變得更加有趣。雙方舉槍相向,但只要開一槍,就是發動戰爭的意思,津田禁不起這樣大的罪過,悻悻地離開了。
 
除了文件,還有丟槍的事情。林冠秀對這件事情表現的很聰明,他認為偷槍的人肯定會使用槍,那麼就從朝鮮的獵戶開始查起。他找人弄了份獵戶的名單,並交給了宥鎮。宥鎮來到山裡,正好碰見愛信打算去練槍。宥鎮大概知道偷槍的人肯定跟愛信有關,所以他沒有帶兵來,只是一個人前來打算圓滿地解決這件事並且保愛信平安。
 
愛信對於這個有著朝鮮面孔的美國人越來越有好感,聽說他還從日本人手裡救下朝鮮人,她對宥鎮不再那麼冷漠了。宥鎮和愛信在森林裡面散步,他對於一個千金小姐成為女戰士這件事非常好奇,愛信充滿了憂國憂民的心,讓宥鎮非常佩服。晚上宥鎮回到賓館,外面下著大雨,他站在賓館窗前,突然看見以前小官員家裡奴隸偷偷進來,那個曾經對他拳打腳踢的人。
 
這天愛信冒雨去店裡買筆墨的時候,遇見了東魅。東魅一看見愛信,就控制不住地自卑,可這種自卑總是轉換為攻擊模式,讓愛信對他很反感。愛信的隨從看見東魅後嚇了一跳,不小心把筆墨架碰倒,東西掉了滿地,愛信和東魅慢慢把東西撿起來,東魅又像小時候一樣,攥住愛信的裙子不撒手。
 
熙星因為美貌愛上愛信,東魅因為恩情愛上愛信,而宥鎮跟愛信,兩人從第一次見面,就好像找對了人,冥冥中帶著緣分。
 
第6集三位情敵相聚,宥鎮仇上加仇
東魅和愛信在商店相遇,東魅對愛信總是有一種自卑而固執的愛,這種愛讓愛信感覺到抗拒和可怕,就像小時候兩個人在轎子裡一樣。但愛信又很同情東魅,她看著現在的東魅,好像還是那個被人欺負的孩子,但同時愛信又很嫌棄他,回家後,就把那件裙子給扔了。熙星這天從賓館回到家裡,他假裝剛剛回到朝鮮。母親一看見他回家很激動,很怕他有什麼危險。
 
宥鎮從樓上看見以前的奴隸,立刻衝下來,臉上帶著冰冷的表情。宥鎮的父母也是這個人去埋葬的,他一直在追問父母埋葬的準確地點。奴隸想起以前的事情,一直不敢直視宥鎮。宥鎮讓奴隸帶路,找到當年埋葬父母的地方,他們來到山上,正好碰到張獵戶在祭祀。宥鎮管張獵戶借了點酒去祭祀父母,可是奴隸卻記不清楚具體的位置了。宥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憤怒加上悲傷,讓他再次在朝鮮留下眼淚。奴隸跪求宥鎮的原諒,宥鎮知道同樣身為奴隸的他雖然打死自己的父親,卻也因為身不由己,最可惡的還是那些高高在上的貴族。宥鎮回來找張獵戶,將花獻給他。原來張獵戶就是當年將軍的兒子,也就是黃恩師救下的另一個人,這裡葬著的就是他的父親。
 
晚上宥鎮回到賓館收到一封信件,是帶他去美國的美國人寄來的,他看著信不由得笑了出來。在別人眼裡,宥鎮一直是高冷的,但宥鎮髮現自己每次跟愛信在一起的時候,都會笑,當他面對工籐陽花,他又恢復了高冷。
 
第二天宥鎮和凱爾上山,正好碰到回家的愛信。愛信過來是跟張獵戶商議事情的,張獵戶要愛信幫他把槍送回公使館。凱爾和宥鎮去山上喝雞湯,兩人談到羅根的事情,宥鎮對羅根仍然充滿疑惑,但凱爾警告他不要在深究下去了。羅根死後,他的太太一直在朝鮮,終於有一天受不了打算買了房子,於是要求公使館保護她,這個活落到了宥鎮的身上。羅根夫人對於朝鮮的小女傭很不客氣。宥鎮實在看不下去她無禮的樣子,直接出言訓斥。
 
這個女人也是牙尖嘴利,她跟李完益簽賣房合同的時候,直接嘲笑他英語很爛,說的李完益無言以對。買下房子後,日本人並沒有開始翻找,因為之前已經翻個底朝天了。事成之後,熙星突然過來,老闆娘介紹熙星就是愛信的未婚夫,而熙星也依然像往常一樣自信,但他不知道的是對面站著的兩個人都是情敵,而且還有權有勢,一個準備拔刀,一個準備把槍,還好被老闆娘及時制止。
 
晚上愛信穿著夜行衣來到公使館,她打算悄悄把槍還回去,但剛跑兩步就遇上了美國兵,愛信的身手很好,幾下就吧兩個美國大兵打到,但也因此引來了美國人的搜查。愛信趕緊把槍放在宥鎮的辦公桌上,然後從後牆跳出,但沒想到小男孩正在帶著宥鎮看他之前所說的路線。宥鎮先讓小男孩離開,因為宥鎮一下子就認出來她是愛信。宥鎮讓愛信假裝跟他一起前行,同時還問道未婚夫的事情,不得不說,這件事情讓宥鎮很吃醋。但是為了愛信的安全,宥鎮打算親自送愛信回去,分別的時候也是戀戀不捨。
 
第二天奴隸又來找宥鎮,他帶給宥鎮一根髮簪,那是宥鎮親手為母親做的,雖然只是普通的木頭,但母親卻尤為珍惜。現在回到了宥鎮的手裡,宥鎮也終於能有個念想。奴隸也將當年宥鎮父母身亡的真相告訴了他,是因為李世勳和金判秀的勾結,一個是貴族,一個是當朝外務大臣,都上了宥鎮的黑名單。
 
李世勳這個外物大臣很不簡單,他雖然為朝鮮的臣子,但暗地裡卻為日本試探皇帝。這天早上在上朝的時候,李世勳擺了好大的架子,讓百姓們退避讓路。但宥鎮騎著馬擋在前面,不僅不讓路,還騎馬從李世勳的頭上跨過去,直接讓這個大臣翻滾到水坑中丟了大臉。晚上宥鎮在賓館喝酒,還碰到東魅。東魅也聽說了宥鎮今天捉弄李世勳的事情。正當這個時候,熙星又過來湊熱鬧,熙星一直以為他們兩個有矛盾,但他不知道真正的矛盾都在他身上。
 
從宥鎮髮現愛信的那一晚開始,小男孩就被宥鎮正式聘用了。這天宥鎮打算回賓館的時候,在公使館門口碰見小男孩的姐姐,多方尋找的文件正是在小女傭的手裡。這是一份朝鮮皇帝存儲的預置金的證明文件,這筆錢可是關乎到朝鮮的命運。小女傭為了報答宥鎮的恩情,將這份文件給了宥鎮。而這份預置金,也正式李世勳試探皇帝的原因,皇帝也正為這份文件而發愁。
 
早晨宥鎮正向老闆娘打聽東魅的事情,熙星又過來湊熱鬧。宥鎮本來打算離開,但金家的奴隸過來叫了聲公子,宥鎮又想起金少爺年輕的模樣,他突然知道,前面的這個男人不只是情敵,還是仇人。熙星對於這種仇恨的眼神並不陌生,許多人都曾這樣看過他,都是被他父親和祖父欺負和迫害的人。熙星表面上看起來放浪不羈,但是其實背負了家族很大的壓力。宥鎮為了排解仇恨,又來到黃恩師的陶窯。他沒見到黃恩師,而是遇見了愛信。他因為自己對愛信的感覺,也因為對熙星的仇恨,打算和愛信談一場戀愛。
 
宥鎮和東魅其實有很相似的命運,小時候都是被身邊的人欺負,從一個朝鮮人變成了異國人,現在又愛上了同一個女人。只不過宥鎮比他更自信,也更主動地去靠近愛信。
 
第7集愛信知道love真正含義,與宥鎮再次相見
宥鎮在陶窯邀請愛信一起體驗love,不僅是因為自己喜歡愛信,也是因為要奪熙星所愛,但這是愛信所不知道的。按照宥鎮的指示,從交換姓名到握手,這種love充滿了兩個人的眼睛,在回去的路上,兩人還在留戀著剛剛的感覺。回到賓館後,宥鎮對熙星直接視而不見,但兩個人鑰匙很巧地拿錯了,不得不交流。
 
晚上李完益過來找工籐陽花,這對曾經的父女因為之前事情反目成仇,李完益本來想打算在賓館住下,但陽花禁止他入內,因為他害的陽花很慘。這次陽花為了防備他,特地找來東魅做自己的保鏢,但東魅已經受聘為李完益的保鏢了,陽花只能作罷。東魅和李完益一起吃飯的時候,還說道預置金憑證的事,他們完全不知道憑證到底落到了誰的手裡。若憑證落到他們手裡,朝鮮將不復存在,所以李完益打算一定要把這張憑證搞到手。但李完益無意間又說道屠夫的事情,這讓東魅很憤怒,他直接告訴李完益,他跟日本的交易完全不作數了,這讓李完益不知所措。
 
在日本的大使館中,日本大使正在為日本人進攻美國公使館而發怒。兩個軍官跪在下面,一個軍官直接將責任全都推到津田的身上,津田無從辯解,打算切腹自盡。但是日本大使直接斬殺了另一個軍官,他覺得嘴賤的人沒什麼用,反而是津田這樣的瘋子有很大用。翻譯被這情景嚇壞了,他去街上找到李冠秀,讓他轉告宥鎮要小心日本人。
 
愛信在家裡學英文學的很認真,不僅寫下了宥鎮的名字,還在吃飯的時候經常會使用英文。愛信在課堂上表現的也很不錯,但是在測試的時候,不小心說出了宥鎮的名字,看來她對宥鎮念念不忘。而且今天學習的內容還學到了love這個詞。但愛信對於love真正的含義還是有曲解,小姑娘給愛信解釋真正的意思時,把她嚇了一跳,這讓愛信有點害怕,有點糾結,有點害羞。愛信吩咐下人秘密地去一趟公使館給宥鎮送信,是關於一起體驗love,愛信希望盡快處理好這件事,讓宥鎮趕快回信。宥鎮看完信後,心裡也有點小忐忑,說話都不利索了。愛信送完信之後,自己也有點後悔。當女傭送來信的時候,她以為是宥鎮回信,非常激動。但聽說又是熙星,就直接把信和禮物全都退了回去。
 
熙星對無法得到愛信的心很發愁,但老闆娘給他指了一條明路,因為兩人本來有婚約,直接發一封採納書,愛信就逃不掉了。熙星決定在最後真的無法得到愛信的時候,就採取這一招。賓館裡還有個服務員,她一直在給東魅提供情報換取錢財,為了給母親治病,服務員告訴東魅在宥鎮的房間裡見過一封英文信件。
 
東魅直接帶著人來到宥鎮房裡搜,但只搜到愛信的信件。東魅讀了出來,宥鎮才知道信裡寫的是什麼,他雖然會說朝鮮語,但是並不認識朝鮮的文字。在東魅的人搜房間的時候,把宥鎮的音樂盒碰壞了,那是他小時候在美國唯一的慰藉。就在宥鎮按照老闆娘的指示去匠人家裡修的時候,宥鎮髮現了槍支的零件,他大概知道了什麼事情。而東魅沒有找到羅根的文件是因為宥鎮提前把它送到了當鋪,現在在他手裡的只是一張當票。
 
晚上宥鎮按照約定來和愛信相見,是在他們第一次相遇的附近。愛信對於他的無禮感覺很憤怒,明明知道自己有未婚夫,還要跟自己一起體驗love。愛信以為宥鎮的目的是讓朝鮮滅亡,其實宥鎮的目的是熙星,但現在,因為愛情,走向滅亡的可能是宥鎮自己。就在兩人對峙的時候,津田在路上拖著一名妓女。妓女一身日本人的裝扮,但被津田識破是朝鮮人,而這個女人正是暗殺羅根時的愛信這邊的內應。愛信為了救她,打傷了日本人。而宥鎮為了不讓愛信陷入危險,當愛信開完第一槍之後,自己拿著槍走了出來。津田瘋狂地開槍打中了宥鎮,這下日本可惹了大麻煩,兩個人也被關進了朝鮮的監獄。愛信看到宥鎮受傷後,心裡一直很擔心。
 
第二天美國和日本的大使聚集在朝鮮的朝堂之上,討論如何解決這件事情。美國人冷靜淡定,日本人瘋狂無禮,朝鮮皇帝對日本人的殘暴和無禮感覺到很憤怒,皇帝下令將津田絞殺,將宥鎮釋放。這一事件的發生,讓日本和朝鮮的關係陷入水火。宥鎮出了監獄之後,在路上又碰到了愛信,他沒有打招呼,但讓馬放慢了腳步。
 
熙星一直坐在牆頭回憶這兩天發生的事情,他想到自家的奴隸在找三十年前的奴隸,也從奴隸的口中得知宥鎮去過自己的家,詢問以前婢女的事情,熙星大概猜到了宥鎮的身世。第二天見到宥鎮的時候,熙星已經不再是放浪不羈的模樣了,這時東魅也出現了,這三個情敵一見面就充滿了火藥味,熙星也終於反應過來這兩個人是情敵。
 
三人終於挑明了關係,可是讓愛信心動的只有宥鎮一個人,愛信嫌棄東魅,也反感熙星,只有宥鎮讓他念念不忘。可是對於婚約,愛信卻沒有辦法。
 
第8集愛信宥鎮聯手救夥伴,感情迅速升溫
花月樓裡發現間諜的事情讓老闆憂心忡忡,老闆將千惠子是間諜的事情告訴了東魅,同時也是在為自己脫罪。老闆給了東魅一大筆錢,東魅帶著武神協會接管了花月樓,並且把管理做的更加嚴格。
 
愛信對千惠子的事情也很擔心,以至於她練槍的時候都有點不專心。千惠子的原名叫做素雅,愛信聽到張獵戶說素雅還活著,她終於放心了。張獵戶一直想計劃送素雅離開,但是缺錢,所以他向高老爺求助。高老爺給了他一大筆錢,同時這次送素雅離開的任務,愛信打算親自執行。
 
但送素雅離開並不容易,朝鮮在每個關口都設置了檢查點,就像愛信這樣的高貴身份也要下轎接受檢查。素雅在朝鮮兵的口中卻成了嫁給外寇的叛國者,這讓愛信對他們更加冷漠。張獵戶想到了一個好辦法,朝鮮是不敢檢查美國人的,所以他來到美國公使館找宥鎮幫忙。
 
這個時候日本人也在找素雅。日本公使讓東魅負責這件事。公使給了東魅一筆錢和素雅的資料,告訴東魅素雅會在濟物浦偷渡到上海。當晚東魅就審問了一個專門去偷渡的人,這個人經不起嚴刑拷打,說出了時間和地點。
 
第二天,東魅帶人守在登船口,偷渡的人也在舉著牌子尋找素雅。可是等了半天,出現的可疑人只有公使派來的盯梢。東魅意識到這情報是假的,於是馬上帶人奔向火車想趕回去。這時候人群中突然有人開了槍,這些人想要給素雅爭取時間。東魅的手下直接追了過去,跟他們發生了很激烈的槍戰,愛信則在房頂上掩護隊友。東魅想要給外援打電話,但愛信識破了他的目標,直接將電話打壞。
 
東魅看見了房頂上的黑影就追了過去,在中途撿了把槍跳上房頂瞄準。愛信一直在跑,當她想要跨越房頂的時候,被東魅打傷了腿,她跌下房頂,傷得很重。可東魅追過來時,愛信已經蹤影全無。美國公使館這邊張獵戶也跟宥鎮說了具體操作,想讓宥鎮幫他們。宥鎮叫凱爾跟他們一起,就當是旅行了。林冠秀知道美國這是要幫助朝鮮人,他覺得自己也是一個朝鮮人,所以這趟旅行義不容辭,而且也正好可以當做翻譯。晚上他們來到城門,朝鮮兵本來想檢查,但是一看是美國人,就直接放行了。凱爾將素雅送到碼頭,讓她安全離開。
 
凱爾雖然是一名美國人,但是對朝鮮也是充滿了同情。當宥鎮在為羅根文件何去何從憂愁的時候,凱爾覺得朝鮮其實對美國不是很重要,所以這個憑據可以還給朝鮮當朝。凱爾雖然是一名美國軍人,更像是一名柔情的詩人,雖然他的第一首詩還在創作中。
 
第二天愛信忍著傷痛出門的時候,東魅就坐在門口,原來他在昨天已經認出了愛信,只是他不願意相信,所以一直留下來確認。東魅本想攔下愛信,但是與愛信一對視他便輸了,不僅是因為他喜歡愛信,也因為愛信看他的目光中充滿了憎惡。愛信上火車之後,趕緊處理一下自己的傷口,腿上的傷又滲出血來了。
 
行動圓滿結束後,宥鎮過來匠人這裡拿音樂盒。這時候,東魅竟然也來到了這裡,他是來修刀的,並且故意告訴宥鎮,他打傷了其中一個人的腿。晚上宥鎮在愛信的據點等帶著她,一邊播放音樂盒,一邊心事重重。看見愛信平安歸來,宥鎮的心裡有些安慰,愛信看見他也感覺如此的安心,並且愛信決定想跟宥鎮再進一步。宥鎮告訴她接下來就是擁抱,愛信直接衝過去抱住他,抱了很久。
 
日本人在朝鮮的土地上橫行,對擔心國家命運的當然是朝鮮的皇帝。朝鮮現在的狀況必須要聯合外國才能對付其他勢力。大臣建議他傳喚宥鎮,宥鎮的雙重身份值得皇帝去拉攏。這次的傳訊不是正式的,甚至是陽花暗地裡來傳達的,並且要求遊記穿便裝就好。
 
晚上,宥鎮來到皇宮裡,皇帝就對他讚不絕口,並且想從宥鎮的口中得知美國對於朝鮮的態度。但是宥鎮用英語再次強調,自己不是朝鮮人,美國才是他的故鄉。宥鎮告訴皇帝,自己不懂得政治,所以自己的建議對朝鮮不會起到作用。但是在翻譯官翻譯給皇帝聽的是美國建議朝鮮尋求日本的幫助。皇帝很不滿,叫翻譯官立刻退下。但皇帝對宥鎮還是和顏悅色的,還一個勁地追問宥鎮的本家是哪裡的。但宥鎮告訴皇帝奴隸真實而淒慘的生活。宥鎮全程冷臉,整場談話皇帝感覺不妙,他感覺到宥鎮對朝鮮沒有一點感情,而且翻譯添油加醋的事情,皇帝也心知肚明。所以在宥鎮回去之後,皇帝變得更加擔憂。宥鎮回去仔細想了想與皇上的會面,翻譯官的話讓宥鎮很憤怒,所以這天他來找了當天同在大臣李正文並告訴了他翻譯官的真相。李正文很吃驚,但李正文對宥鎮也充滿了質疑。
 
這幾天,熙星的家裡也不消停。金夫人在家裡尋找宥鎮還回來的配飾,可是配飾是被金老爺賣到當鋪去了。金夫人怕宥鎮回來找,於是去當鋪以高價錢贖回來。金夫人無意間在當鋪裡還發現了熙星的金錶,這可是熙星的爺爺用一塊地還回來的,熙星就這麼賣了,金夫人感覺非常氣憤。她剛從當鋪出來就撞到了熙星,並把他批了一頓。熙星看著贖回來的金錶,又想起跟爺爺給他買表的那天,也是有奴僕被欺負的很慘,這讓熙星對自己的家族越來越感到痛苦。
 
其實熙星當了表不是因為他缺錢,而是想要拋去家族的烙印。可是人的出身無法選擇,就像這塊表,想要拋棄,卻又一次次地回來。
 
第9集宥鎮設圈套復仇,李世勳終被斬殺
愛信終於不再逃避自己真實的想法,與宥鎮正式在一起,她很快地換上了男裝與宥鎮一起離開藥房。兩人坐在同一輛黃包車裡靠很更近,宥鎮和愛信都很久沒這麼幸福的感覺了。兩人一起回賓館拿蒙面,宥鎮給她聽了自己的音樂盒,這是一首叫做《綠袖子》的曲調。這首曲子所有人聽到都會感覺到很悲傷,正如宥鎮小時候第一次聽到那樣,宥鎮再次打開音樂盒是因為愛信受傷,他感覺很心痛。宥鎮也知道當天東魅已經識破愛信,他擔心東魅會再次傷害甚至殺掉她,但愛信很放心,因為她對東魅有救命之恩。宥鎮越來越覺得,愛信不是一朵嬌弱的花,而是一朵火花,雖然短暫,但充滿炙熱。
 
第二天愛信想了很久來找宥鎮的理由,這次來是以請教英文為借口的,愛信在本子上用朝鮮語寫下「想你了」給宥鎮看,還問他用英文怎麼說。但是宥鎮不認識朝鮮字,又不好意思說出來。愛信發現真相後感覺宥鎮真的太好笑了,竟然不認識朝鮮字。然而讓宥鎮更無語的是,愛信身邊的僕人告訴宥鎮,那晚給他的草藥是用來泡腳的。但是藥已經被宥鎮喝了下去,想到這,他突然一陣反胃。
 
東魅這邊就慘了,行動過後空手而歸,所以他帶著人找到了現場的一名義兵。東魅想從他口中套出其他人的下落,可這人寧死不從。對於這種人東魅很是不理解他們豁出性命到底是為了什麼,又不能賺錢。那人說道,即使朝鮮是再爛的國家,也是我們的祖國,我們也要拯救,說完就打算自殺,但被東魅攔下。聽到這樣的話,東魅感覺不解和憤怒,同時又感覺到自己的不堪,東魅打算放他一馬。為了交差,他把風月樓的老闆抓來頂罪。之後東魅來到賓館裡找陽花,陽花正在洗澡,並且思考著宥鎮帶回來的人,種種跡象都證明,這個人並不簡單。東魅跟陽花說了放過義兵的事情,在那種大義面前,東魅輸得很慘。
 
陽花一直想搞清楚宥鎮, 宥鎮也想搞清楚陽花,所以晚上特地來找陽花喝酒。在與陽花對話的過程中,宥鎮想起愛信說過的話,他懷疑陽花也是義兵中的一員。兩人還說道當天翻譯的事情,陽花讓宥鎮用翻譯官,其實陽花是用宥鎮來檢測翻譯官到底是為誰賣命。這位翻譯官的確是為日本人賣命,並且大晚上的來小樹林裡見接頭人,但是沒想到前來的卻是李正文。李正文揭穿了他的事情,直接將翻譯斬殺。第二天林冠秀九江這件事情告訴了宥鎮。林冠秀仔細檢查了翻譯的傷口,李正文下手很利落,一點猶豫都沒有。
 
翻譯死了這件事情傳遍了整個翻譯院,所有翻譯都在想自己以後的出路。本來李世勳是想集合所有的翻譯,但翻譯們都去了李完益的家裡。而李世勳聽說李完益現在是日本人的得力助手,他下跪請求投靠,並將自己的女人送給李完益。但李完益打算繼續羞辱他,讓他給自己行禮。第二天李世勳又在街上擺譜,又碰見了宥鎮。李世勳的人看見宥鎮就立刻逃走了,身邊只剩幾個侍衛。宥鎮襲擊了他,並且說了自己的身世,李世勳非常吃驚。
 
晚上李世勳回家之後,他又遭到黑衣人埋伏,被打了幾槍。當侍衛們到來時,李世勳以為得救,但是侍衛卻是李正文帶來的。原來宥鎮將羅根的文件從當鋪取出來之後嫁禍給李世勳,並且告訴了李正文這個消息,黑衣人也是宥鎮找來的,正是張獵戶。李正文立刻搜了李世勳的家,並且將他抓起來。這時候皇帝也來了,看見了搜出來的文件,直接下令將他殺掉。皇帝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懦弱的皇帝了,雖然他以前受大臣蠱惑,但現在他已經是一個強大的君主。所以當張獵戶想要殺掉皇帝為自己和父親報仇時,宥鎮攔下了他。
 
第二天宥鎮跟愛信在碼頭相見,冬天了,江水已經凍冰,兩人直接走了過去。愛信很想知道宥鎮以前的故事,但宥鎮不想說,因為他對於朝鮮的仇恨可能會讓兩人分道揚鑣。但宥鎮還是說了出來,朝鮮在追殺他,美國就像是救世主救了他,他的仇人正是高貴的貴族,如愛信一樣的身份,而自己在朝鮮是個奴隸。愛信在拯救國家,可是身為貴族的她又會將朝鮮帶到什麼樣的道路,是否還會有奴隸的存在,這讓愛信一下子回答不上來。
 
熙星對於愛信給他訂製衣服的事情念念不忘,但是每次的尺碼都有點小,所以他特地又來訂一套一模一樣的。但是熙星總是改不了他的習性,賭博、花天酒地,錢花完了就來當鋪。這次在當鋪竟然還碰見了高愛順,感覺這兩個人才是一對。熙星知道愛信總想悔婚,所以他不打算用強硬的手段,而是開始跟愛信做朋友。當愛信來賓館找他的時候,他還教愛信打檯球,愛信的技術非常棒,因為她的槍法很準。
 
晚上熙星在獨自飲酒的時候,東魅也走了進來。作為一個自來熟,熙星跟自己的情敵都能扯的很開心。熙星看似追求求風花雪月,但是只是他不想做殘忍的事情,他的身份想要做一些大事情易如反掌,他故意對東魅這樣說。兩人談話過程中,宥鎮也進來了。三人還說道東魅尋找的瘸腿人,三人都知道這人是誰,但都沒有說出來,熙星走的時候還假裝自己是瘸腿人,因為他教愛信打檯球的時候發現她受傷了。
 
這三個字男人雖然是情敵,但是有兩個共同點,一是都喜歡愛信,二是都是朝鮮人,他們都被愛信這樣炙熱的女子所打動,說不定以後會聯起手來對抗敵人。
 
第10集愛信宥鎮分手,宥鎮打算離開朝鮮
愛信聽聞宥鎮的過去,非常心疼他。宥鎮這次回來本來是想報復朝鮮的,但是他卻遇見了愛信,這讓他的復仇之心總是在動搖中。宥鎮希望由愛信拯救回來的朝鮮,奴隸和屠夫不必像以前一樣活著。但是自己卻無法與愛信再並肩前行了。聽到這裡,愛信非常傷心,她癱坐在冰面上想要哭泣,宥鎮將她拉起。愛信也知道兩人真的無法在一起,便慢慢抽回手回家了。對於她跟宥鎮的關係,愛信身邊的人都不看好,因為朝鮮有明確的法律,是禁止下層人私自接觸貴族的。
 
宥鎮手裡的文件在之前一直被人關注著,為東魅提供情報的女服務員走漏了這個消息。這天東魅又讓她翻找宥鎮的房間,但是被陽花發現了,陽花直接將她趕出了賓館,然後打算重新招人。宥鎮正好將為他服務的小男孩的姐姐介紹過去,讓她過好一點的生活。趁這個機會,宥鎮向小男孩學習書寫朝鮮語,小男孩教的很認真。宥鎮突然想到那天愛信給他看的句子,他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呢。小男孩看著歪歪扭扭的字辨認出來是「想你了」,這讓宥鎮突然傷感起來,他已經跟愛信分別很久了。
 
小女孩剛剛在賓館裡幹活就遇見了東魅,就在東魅剛要走的時候,突然想起來這個小女孩是誰,而且也瞬間明白羅根的文件當初就藏在小女孩身上。東魅想知道小女孩將文件給了誰,但是小女孩不肯說,於是東魅就打算把她帶走審問。在路上小女孩向愛信求救,但被東魅一把拽回來摔在地上。愛信見狀趕緊出來攔住東魅他們,但東魅還是不打算住手,又一把揪住小女孩的頭髮。愛信非常生氣,直接甩了東魅一巴掌,並讓僕人將小女孩帶走。東魅告訴愛信這個小女孩讓自己損失了一大筆錢,愛信說這筆錢她來出,但是東魅沒有告訴她到底是多少錢,只是約定下個月15日,愛信帶來錢再說。
 
現在不僅預置金文件的事情大白於天下,就連李世勳的死訊很快地就傳遍了大街小巷,成為了別人的笑談。而李世勳的小妾,因為被他送人而負氣出逃,並且帶走了一大塊金子。由於李世勳的罪名,小妾也被人追殺者。她帶著金子來找陽花,希望能買一件洋裝用來偽裝。小妾給了陽花一塊金子,陽花多給了她幾套衣服,但是卻要她用整包金子換自己的命。陽花把這包金子用在了重要的地方,她找到李正文,用金子買下了李世勳的宅子。李正文一直從陽花手裡獲得情報,這次他想知道關於宥鎮的事情。在陽花看來,其實宥鎮的身份很尷尬,隨時會有美國和朝鮮都不承認他身份的危機。陽花又跟李正文說了一些宥鎮的動向,還跟他說了宥鎮與愛信的關係。
 
李完益也聽說了李世勳的死,但是他知道李世勳可是沒有膽量謀反的,一看就知道是李正文的圈套。現在預置金證明書也落在了朝鮮手裡,李完益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但是外務大臣的職位空了出來,李完益打算拉攏朝臣和日本人、英國人給皇帝施壓,然後助自己坐上這個職位。皇帝知道李完益在搞鬼,他完全不買賬,直接當著李完益的面任命了以前掌管農商工的大臣為新的外務大臣,李完益則去管理農商工。這讓李完益感覺到很大的侮辱,回家之後大發雷霆。他立刻命令手下前去滿洲國帶來一個比較重要的人。
 
第二天凱爾也旅行回來了,但是沒給宥鎮帶禮物,還撒謊說自己遇見了強盜,但是被林冠秀提前拆穿了計劃。凱爾讓宥鎮請他喝雞湯。這次去碼頭的小店,老闆娘給他們的雞變大了,宥鎮很容易就推理出老闆娘、張獵戶、黃恩師、愛信,他們都是一夥的。兩個人吃完還去河面上滑冰,凱爾玩的很開心,但是宥鎮到了這裡又想到他跟愛信的對話就變得憂愁了起來。愛信在家裡也在思念著宥鎮,他們約定好一個暗號,如果藥房門前掛上紅色的風車就說明她過去了。愛信在家裡又做起紅色的風車,可這次卻不能掛過去,只能睹物思人。
 
晚上宥鎮和凱爾和的很醉回到了賓館,走到樓上的時候,宥鎮聽到了音樂盒的聲音。這個音樂盒之前被愛信拿走了,看來是愛信又將它送了回來,可是卻是趁宥鎮不在的時候,好像是跟宥鎮說了再見一樣,而宥鎮也有想要離開的心思了。
 
這天晚上宥鎮回到賓館,皇帝竟然來了,他特地換了便裝來見宥鎮。宥鎮立刻走上前去行禮,宥鎮告訴皇帝自己的目的不是幫助朝鮮,拯救朝鮮是他復仇順帶的,宥鎮也告訴皇帝自己即將離開朝鮮。聽到這裡,陽花不由得緊張了一下,她有點捨不得。
 
宥鎮臨走前來到陶窯與黃恩師告別,他帶來了美國的啤酒,想要留在這裡住一晚,就像是他小時候請求黃恩師收留他一晚一樣。宥鎮對他說了當年離開後的遭遇,宥鎮對朝鮮充滿了仇恨,但卻對黃恩師有著不一樣的情感,儘管黃恩師也帶人翻過宥鎮的房間,宥鎮希望黃恩師能夠健康地活下去。黃恩師也知道最近宥鎮的所作所為,他沒有後悔救了這個孩子,他為這個孩子感到自豪,所以打算留宥鎮在這裡住一晚。
 
愛信一直在美國人的學堂裡學習,但是心卻已經飛到宥鎮那裡去了。學了幾個單詞之後,愛信覺得s裡面好像都是悲傷的詞,。但小姑娘告訴他,像是「星星」、「太陽」、「雪」這些美好而浪漫的詞也是s開頭的。正好朝鮮的天在下著大雪,愛信走在街道上,不由得走到了她跟宥鎮第一次見面的地方,見到了那個像陽光一樣的先生。
 
第11集李完益陰謀不減,暗地行兇害人
今天在學堂學習的單詞總會讓愛信想起宥鎮,回家的時候也經過了他們第一次見面的車站。就像第一次見面一樣,今晚,愛信和宥鎮又分別站在了電車軌道的兩邊,天上下著雪,兩人可能也許就這樣要分別。陽花在電車上看著這一幕,她有點嫉妒。就在她伸出手接雪的時候,突然被人拉下電車擁在懷裡,她仔細一看,竟然是東魅。臨別之際,宥鎮髮現愛信的手凍得發紅,他把自己的手套給了她,還為她帶上,這手套也成了兩人分別之後唯一有著念想的東西。
 
當陽花回到賓館的時候,松山醫生走了進來,他是個日本外科醫生,這次來朝鮮是李完益推薦來的。松山醫生告訴陽花他手裡有陽花丈夫的死亡證明書,上面寫著她丈夫真正的死亡原因。但其實陽花的丈夫工籐新一的死亡證明書其實是在李完益的手中。
 
這天李完益的家裡來了一個想不到的客人,她就是李世勳的小妾。小妾請求李完益收留自己,並且把陽花騙自己金子的事情也說了出來。但她沒想到的是陽花是李完益的女兒,所以李完益立刻給警務廳打電話叫人抓走了小妾。小妾到了警務廳後陽花也在這裡,她給了警員兩塊金子救了小妾,並從她的口中獲得了一些情報。
 
宥鎮來到山上,碰見張獵戶拿著陶碗去練槍,宥鎮也借了一把槍來用,他總是想起跟愛信在這的相遇。宥鎮下山後又請愛信身邊的兩個貼身僕人吃飯,還拜託他們兩個轉交給愛信一份禮物,就連這兩個僕人也感覺到宥鎮這是要離開朝鮮了。愛信在家裡一直盯著那本寫著「想你了」的本子,她撫摸上面的文字想著宥鎮。自從和宥鎮分手之後,無論愛信在做什麼都感覺很難過。
 
愛信思念宥鎮,但另一個男人卻也闖入他的世界,那就是熙星。熙星穿上愛信訂製的衣服,來到學堂找她。愛信不希望他穿著這件衣服到處走,但是沒想到這身衣服成了時尚,大街上幾乎所有人都在穿。熙星包下電車,專門迎接愛信。但正巧被東魅趕上,東魅還在車上問愛信錢準備的怎麼樣了,熙星看愛信欠了錢,他就開始向東魅炫富,但東魅不把他當回事,打算下車。電車來了一個急剎車,熙星沒站住,直接給東魅來了一個擁抱,這讓兩人面面相覷,愛信都忍不住轉過頭去偷偷笑。
 
電車上終於只有熙星和愛信兩個人了,熙星還想約愛信去旅遊,但兩個人的喜好總是不同。熙星也依然很有耐心地靠近愛信,他打算為愛信做一個暖暖的備胎,如果她傷心了,可以來他這裡訴苦。
 
李完益一直惦記著朝鮮,他上次沒有當上外務大臣,但是他並不打算放棄。大街上,新上任的外務大臣做著黃包車,另一輛黃包車從旁邊過來,車上的人對著外務大臣開了一槍。這個消息立刻傳到了外務部,他們都很肯定是李完益做的,所以在第二天上朝的時候,他們全體要求將李完益任命為新的外務大臣。皇帝一臉的苦笑,李正文本想為皇帝分憂自己去做外務大臣,但是相比於外務大臣這個職位,皇帝更需要李正文在身邊做心腹。
 
除了暗中下手,李完益對朝鮮皇帝的一舉一動也在調查中,他從手下得知皇帝曾經跟宥鎮秘密接觸過,於是就派人去宥鎮的房間裡調查,看看他到底是站在哪邊的。這件事情是李完益的手下李德文安排的,李德文將一個人安排在了賓館205房間,而陽花從小妾口中得知205房間有著一個神秘的人。也正是這個時候,205的客人扔下鑰匙便離開了。
 
新來的小女孩告訴陽花,她發現304的房間裡有人在。陽花立刻意識到是怎麼回事,她讓小女孩去給205送酒,但是酒沒送出去。這時候宥鎮正好回來,陽花給了宥鎮304隔壁的鑰匙,宥鎮與她對視一眼後也明白發生什麼事情。宥鎮從隔壁進入自己的房間,對陌生人開槍,但陌生人立刻跑到走廊將小女孩作為人質。宥鎮用英語告訴小女孩該如何躲避,就這樣,陌生人中槍被捕,宥鎮從他身上還搜出一張照片。第二天宥鎮叫來李德文審問,但是從他這裡也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
 
李完益雖然行事狠毒,但李正文也不是沒有辦法對付李完益,他立刻讓人發信號,一邊讓傳教士加快腳步,另一邊讓人在李完益家中放上女權報告書。晚上張獵戶回家的時候看見樹上掛著一隻鞋子,那是義兵的暗號,意思是有人暴露了。他立刻去陶窯跟黃恩師分析,大概猜出了暴露的人。黃恩師將李正文的暗號也給了他,讓他安排人去做。但是張獵戶想到高老爺的話,他不忍心讓愛信去,所以打算自己去。但黃恩師不准,他怕張獵戶控制不了情緒。
 
愛信來山上訓練,她還是一直在思念宥鎮。這個時候,她突然聽到一陣音樂,那是宥鎮音樂盒的聲音。愛信趕緊跑過去,原來當天宥鎮拜託僕人送給愛信的禮物就是這個音樂盒。愛信聽說宥鎮要離開,她很傷心,想抱著音樂盒去找宥鎮。剛出去,愛信就碰見張獵戶,張獵戶還是把任務交給了愛信。當晚大雨,愛信去了李完益家中翻找,但沒想到工籐陽花也在這裡。陽花聽見了房間裡有動靜,她立刻戴上面具拿起劍與愛信打了起來,兩人刀槍相碰,勢均力敵,最後將彼此的面罩都摘了下來。
 
東魅雖然對愛信存在著一些愛意,但是他在愛信面前總是感覺低人一頭,當她在陽花面前時,他才是最放鬆的。
 
第12集宥鎮和李完益交鋒,與愛信重回甜蜜時光
根據李正文的指示,義兵打算在李完益去參加英國公使生日宴那天動手,陽花已經拜託東魅在守衛上放鬆,她也想當晚潛入李完益家中,但她沒想到愛信也來了。她倆的目的不同,一番打鬥後交換了手裡的文件。當陽花出來後,李完益的一個手下發現了她,陽花立刻打暈他,隨後被東魅帶到了安全的地方。東魅突然對陽花這麼好,讓陽花都不太敢相信。
 
李完益回家之後發現有刺客,他讓手下立刻查看有沒有什麼東西丟了。205的客人金龍柱雖然被宥鎮抓住,但他卻什麼都不說,李完益也覺得他很快就會被放出來。為了防止金龍柱將自己供出去,李完益計劃將金龍柱直接關進朝鮮警務廳的監獄,那裡是最保險的地方。
 
宥鎮並不瞭解李完益,但是卻被李完益的人翻了房間。這天在喝酒的時候,東魅還特地走過來囑咐他千萬不要跟李完益扯上什麼關係,他是日本人。宥鎮也沒想到東魅會這麼擔心他的安危,還特地請他吃了小菜。宥鎮在回家的路上,手裡拿著愛信的紅風車,沒想到走到半路就遇見剛執行完任務的愛信。可愛信沒有理他,直接低頭走過。
 
宥鎮很好奇李完益到底是誰,林冠秀告訴宥鎮,李完益的靠山是伊籐博文,而且外務大臣接連死掉,就是李完益要把伊籐博文放進朝堂。林冠秀還發現鹹鏡道有人在找李完益的本妻,這個人就是賓館的老闆,宥鎮很疑惑李完益跟陽花到底是什麼關係。陽花沒有隱瞞他,她如實說出了自己和李完益之間的關係,但是她不是李完益那邊的。
 
宥鎮去審問金龍柱,金龍柱很不配合,但宥鎮拿出照片,金龍柱立刻顯得很激動,但也沒有透露太多的信息。審問到一半,公使要叫宥鎮過去,因為李完益給了他一大筆錢,要他放了金龍柱。公使的態度讓宥鎮很是不理解,但公使始終是他的上司,而且公使說也要把宥鎮調到其他國家去,這段時間他希望宥鎮安靜地待著。宥鎮將金龍柱交給朝鮮警衛廳的時候,卻沒有將照片交出去,這讓金龍柱很是介意。當他帶警務人員的帶領下經過愛信的轎子旁邊時,他看見愛信的長相後就發瘋了,愛信和她媽媽長得很像,她媽媽就是金龍柱殺死的第一個人。
 
宥鎮一直在研究金龍柱的老照片,上面有愛信的兩個父輩。宥鎮從林冠秀那裡聽說了愛信父輩的事情後,他去了當鋪花高價買了一把狙擊槍,然後把槍送給了愛信,還打算在這段時間裡教她如何使用這把槍。宥鎮希望愛信能夠帶著這把槍給朝鮮帶來希望。但是沒想到宥鎮的調令這麼快就下來了,凱爾讓他自己選去哪個國家。宥鎮不打算走,直接將文件塞進嘴裡,但文件只是複製版,並不知原版,宥鎮趕忙拿出來。
 
宥鎮第一次見李完益還是在賓館。當晚李完益前來找陽花,但陽花對他充滿了警惕性。李完益是來詢問屍檢報告書的事情的,他猜測是陽花拿走了。李完益出來後碰見了宥鎮,兩人假裝寒暄幾句,李完益竟然還問宥鎮有沒有結婚,這個問題讓宥鎮一時間摸不著頭腦。這一幕也被陽花看見,李完益看陽花站在窗邊,也沒多說什麼就走了。陽花終於得到了丈夫的死亡體檢報告,她和愛信算是不打不相識,兩人還約在一起吃蛋糕,並且對對方的本事很是讚賞。但兩人也是充滿著火藥味的,尤其是陽花,有點嫉妒愛信。
 
宥鎮不僅教愛信槍法,還跟愛信在一起吃飯,然後又在曾經的河邊約會。兩人回想起真正甜蜜的日子,也就是愛信帶著「想你了」的本子去公使館。宥鎮立刻將自己新學的朝鮮語寫給愛信,他已經會寫愛信的名字和「想你了」這幾句,而且愛信也會了更多的英文,她還跟宥鎮約定要去看看海上的陽光。宥鎮和愛信這幾天一直以書信的方式溝通,他們把書信留下藥鋪裡,每天分享者自己的生活,小日子過得甜甜蜜蜜。宥鎮和愛信還一起去騎馬,兩人馳騁在灑滿夕陽的山坡上,終於成為了同路的夥伴。
 
熙星總是賭博,所以很缺錢。為了借錢,他拿著祖父留下的名單去一一拜訪,祖父告訴熙星如果有困難就找這些人。但這些人表面笑嘻嘻,心裡卻不打算把錢借給他,而且還已經互通了消息。熙星的祖父沒幹什麼好事,這些仇恨都落到了熙星身上。他回來時在路邊吃飯還被人破了一桶水,那人就是當初被賣地買金錶的下人。熙星沒有發怒,反而是把水桶整理好後離開了。半路就遇上了宥鎮,他把熙星剛才的狀況都看在眼裡,現在宥鎮對熙星已經沒有那麼多的仇恨了。
 
雖然東魅的身份是日本浪人,但卻一直被日本高層看不起。這天日本人一直在欺負經常給東魅占卜的女人,他們拿著槍指著東魅的手下,還想要東魅下跪道歉。東魅不理他們,走過去將女人扶起來,然後一個轉身,將日本人的小嘍囉殺了,另一個日本人還想用林公使來壓東魅,但東魅不吃這一套,因為生死對他來說都不是很重要。東魅還抽空去了一次濟物浦的寺廟,他想知道愛信上次穿著喪服到底是有什麼喪事。原來愛信的父母的靈位就在這裡,東魅趕緊去靈位前祭拜。對著靈位,東魅說了很多話,都是關於愛信的,現在愛信所做的事讓東魅很擔心她的安危。
 
東魅不是不懂得愛人,他喜歡愛信,但是在愛信面前卻有些自卑。而陽花和占卜女人卻讓東魅用心愛護,因為東魅感覺她們的身份跟自己是平等的。
 
【文中圖片轉載tvN,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 今天的偵探 結局】懸疑劇 今天的偵探 分集劇情17~32(22集更新)
《今天的偵探》劇情講述抓鬼偵探李多日與他充滿霸氣的助手鄭汝蔚,在遇到可疑的女人鮮于慧後被捲進奇怪的案件中的恐怖懸疑劇。   【分集劇情】 ...(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