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今天的偵探》劇情講述抓鬼偵探李多日與他充滿霸氣的助手鄭汝蔚,在遇到可疑的女人鮮于慧後被捲進奇怪的案件中的恐怖懸疑劇。
 
今天的偵探
【分集劇情】 
今天的偵探~分集劇情17-32
 
【人物介紹】
今天的偵探
李多日崔丹尼爾 飾
能力超群的偵探。
有著出色的偵探能力,搜查能力很強,甚至連鬼都能抓得住。
外表看著是暖男,性格很溫和但又有點固執。
雖然看起來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樣子,但是是一個遇強則強的人,還會同情弱者。
以洞察世界的眼睛和不錯過任何細小聲音的靈敏耳朵追查奇妙的罪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罪犯。
原本是陸軍下士,因為暴露軍隊內部的暴力事件和貪污事件而被免職後成為偵探。
 
 
今天的偵探
鄭汝蔚朴恩彬 飾
擁有陰陽眼的偵探助手。
喪失了恐懼情感。
因為想解開妹妹死亡之謎而成為李多日的助手。
 
 
今天的偵探
鮮于慧李智雅 飾
每個案發現場都會出現的神秘紅衣女子。
 
 
【分集劇情】
第1集三名幼兒離奇失蹤 多日接手開展調查
因為沒有業務,李多日和韓尚變開辦的徵信所將面臨著關門的現狀,就在兩個人為如何處置辦公家俱而爭論不休的時候,一輛豪華的轎車開了過來,多日只朝車裡看了一眼,就把來人的用意猜出了八九不離十。二話不說,多日也顧不上嘮騷滿腹的尚變直接讓他一起把笨重的沙發抬了回去。剛收拾停當,那個氣度不凡的自稱是白律師的女人就走了進來,當多日聽到她請求他們幫忙尋找她失蹤的孩子時,隱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果然當他從平板中找出來辦公桌旁擺放著女兒照片的李京宇的資料時,對方果然說出了此行的真正目的,京宇的女兒夏恩在幼兒園裡離奇地失蹤了,而且京宇還接到一封恐嚇信。
 
李京宇是韓國一家知名企業的代表,因為不想讓這件事情在被曝光,所以讓他的律師上演了這樣一齣戲來。瞭解到真實的情況,多日直接丟下了還在交談中的白律師徑直走了出去,在尚變的追問下,才說出了他的去處,多日來到京宇面前直截了當地說出了京宇所擔心的種種情況來,他這種雷厲風行的辦事風格深得京宇的賞識,對於他們接手這個案件的酬勞,京宇也是開出了極高的價碼。聞聽此言,剛才還在為付不起房租而傷心的尚變立即來了精神。
 
在多日的提示下,京宇向警察局檢舉了他的姓金的司機可能的嫌疑,當京宇讓他去送的大量贖金出現在京宇汽車的後備箱裡時,那司機只承認是自己起了貪心沒有把錢送出去,始終不承認是自己綁架了廈恩。
 
多日和尚變在廈恩失蹤的幼兒園裡認真地搜查了很久,除了一個無意中發現的狗洞外沒有發現其他更有價值的線索。在調查到來夏恩一起的一個名叫世琳的小姑娘時,世琳反常的舉動引起了多日的注意。
 
假意裝扮成收舊家俱的,多日他們進入了幼兒園的各個地方進行觀察,在接觸到一位名叫李燦美的老師時,多日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多日和尚變無所顧忌地邊走邊說,他們並沒有注意到距離他們不遠處,一個送奶的姑娘正在密切地關注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第2集燦美重大作案嫌疑 多日遭受多重打擊
世琳一個人跑到了警察局裡,送奶的姑娘鄭汝蔚正好還認識世琳,當麗蔚說到世琳說夏恩是跟幼兒園裡的一條名叫大麥的狗狗出走時,警察局裡沒有人相信這孩子的話,當看到包括自己媽媽在內的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話時,世琳著急在大哭起來,一旁的汝蔚建議他們去調查一下,不料卻遭到了樸正大警官的訓斥。
 
正在多日他們認真地分析著燦美可能有重大的嫌疑,汝蔚來應聘工作來了。就在多日和汝蔚聊的熱火朝天的時候,多日忽然板起了面孔,詢問汝蔚來這兒的真正目的,因為多日知道他們只是有招聘兼職的想法但並沒有付諸行動,所以汝蔚的動機讓他產生了懷疑。
 
懷疑歸懷疑,多日還是帶著汝蔚來到了他們一直無法證明在出事的前一天,燦美獨自帶孩子們離開幼兒園去博物館參觀的視頻資料。假意裝扮成幼兒園司機和孩子的親屬,為了證明自己的孩子是否遭受過欺負,他們需要查看博物館的監控。由於沒有拿到警察局允許查看的通知,多日和汝蔚也只能通過上演了一出假意有爭執的好戲,最終還是看到了他們想要的證據。視頻裡確實看到了燦美帶著孩子們外出時有過責備孩子們的現象。汝蔚提議去警察局報案,但是多日卻以證據不足拒絕了。
 
深夜,多日獨自一人來到了幼兒園,就在他白天產生過懷疑的地方,果然找到了和夏恩一起失蹤的另外兩個孩子,就在安頓好那兩個孩子獨自回家後,多日找到了已經暈迷的夏恩,多日正準備帶上夏恩離開,忽然一旁的大麥發了瘋似得衝過去,對著多日直接咬了起來。經過激烈的打鬥,最後還是多日取得了勝利,拖著被大麥咬傷的身體,多日認真地查看起不在昏迷的夏恩,卻壓根兒沒有注意到身後的燦美朝他揮動了手中的鐵錘。
 
已經昏死過去的多日被人一直拖著扔進了一個深坑裡,等他拚命地從淤泥中爬出來後,才發現這裡是一片荒涼的野外。
 
第3集多日救出孩子自身遇險 汝蔚接近多日只為真相
和夏恩一起失蹤的另外兩個孩子按照多日的囑咐飛快地跑了出去,沒過多久他們就碰上了路人得救了。就在這個時候,警察局也接到了燦美在幼兒園上吊的消息,看著眼前燦美渾身纏繞著綵燈,表情鬼異的樣子,已經從事了好幾年的刑警也感覺到非常地震驚。
 
睡夢中的汝蔚恍惚中看到自己帳篷外有個可怕的影子正朝著自己撲過去,嚇得她立即驚醒,她好像忽然想起來什麼似得,起身下床,騎車到了幼兒園門口,發現幼兒園已經被一大群警察圍住,任憑汝蔚怎麼解釋也不讓她進去。正當汝蔚還跟他們要求時,一旁的正太走過來詢問情況,感覺到汝蔚可能會說漏嘴,尚變忙拉開了汝蔚。
 
雖然嘴上說不擔心多日,但是尚變手裡卻在不停地撕著紙片,秉直的汝蔚卻毫不留情的當面擢穿了他。尚變腦海裡立即浮現出他和多日初次相見相處的過程。為了能找到多日,汝蔚四處尋找卻沒有人肯幫助她,在她找到白律師後,從對方口中,汝蔚得知了多日過去曾經受到過不公正對待的事情,當白律師追問她如此迫切地尋找多日的原因時,猶豫再三,汝蔚還是說出了自己為了調查妹妹死因的事情想和多日合作的真相。
 
警察局裡,已經習慣了每天看到汝蔚笑嘻嘻的表情,今天看來汝蔚是不會來的,大家都有點失望,正大抽屜,看到了每天汝蔚給自己酸奶上都貼著一張詢問案情的便利貼,感慨著汝蔚這不會讓逝者死而復生的堅持。
 
雖然偵查科已經作出了燦美是自殺的結論,但是正太依舊帶著一連串的問題再次查看了燦美的屍體,直到發現了之前沒有注意到的手上的成人的牙齒咬痕後才慢慢地離開,即便如此,晚上一個人在家時,他還是在回想著與案情相關的事情,李多日這個名字,一直回想在他的耳畔,在上網查詢後,正太才明白了之前在部隊裡因為檢舉部隊內部的官員而被停職,最後落下一個雖然不構成犯罪但是還是被開除了軍籍的下場。。
 
夜晚,獨自回家的汝蔚身後的路燈在閃了幾下後忽然滅了,整條街道立即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汝蔚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卻依舊覺得身後有人在跟著自己,她猛然間回頭卻什麼也沒有發現。等汝蔚小跑著來到家門口時,打開門剛準備進去時,一隻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汝蔚抓起那隻手用力將身後的人摔倒在地,等她回過神來,看到躺在地上的卻是多日。
 
第4集汝蔚假借手機群發短信 多日無法抓住死去之人
在多日認真看著汝蔚和妹妹伊藍的合影時,汝蔚詢問多日今天所發生的事情,不料,多日卻返過來問她今天在醫院裡看望佳藍時看到孩子畫上的一個紅衣女人時表現得非常地激動的事情,起初汝蔚並不願意說,直到多日以離開為由要挾,汝蔚才講出了事情的真相。
 
一個半月前,妹妹伊藍在朋友的生日聚會上當眾用刀子割破了自己的喉嚨,在汝蔚趕到現場時,拚命地用衣服幫妹妹按住傷口,卻在不經意間看到了一個身穿紅色長褲的女人站在不遠處,用陰冷的目光注視著她們,已經失血過多的妹妹仍然用清晰的手語讓她什麼也不要看,什麼也不要聽,馬上離開這裡。發現自己懷裡的妹妹已經死亡後,汝蔚再次抬起頭後,卻不見了那個女人,而周圍圍觀的人也是始終一樣的表情。
 
聽到汝蔚講述的警察對於伊藍的死因解釋時,多日更是非常氣憤,但是很快他就理智了下來,他讓汝蔚用伊藍的手機給出事那天在場的所有人發一條同樣內容 「為什麼這樣對我」 的短信。
 
沒過多久,汝蔚就收到了一個名叫金美珍的同事的回信,看到了短信內容竟然是「對不起」三個字,汝蔚覺得十分奇怪,在多日的提示下,汝蔚聯繫美珍見面,當聽到美珍說起伊藍和店裡的經理在更衣室裡的傳聞後,汝蔚氣憤地打了對方一個耳光,她不相信這是真的,妹妹雖然有聽力上的缺陷,但是她是絕對不會背著自己幹這種事情的。
 
當汝蔚帶著多日氣喘吁吁地找到了經理家時,卻從經理妻子的口中聽到了經理半路上出車禍的消息,在對方提供的醫院裡,汝蔚她們沒有找到經理的人影,卻看到了病房地上的一片狼藉,多日第一時間想到了行車記錄儀,最後他們在警察還沒有來之前找到了裡面的存儲卡,在視頻裡面,圖像恍惚地顯示出一個紅衣女人,看到這個畫面的汝蔚嚇得扔掉了手中的手機,多日讓汝蔚好好保管好這珍貴的證據,兩個人繼續尋找著經理。
 
最後她們還是跟在經理的後面來到了樓頂的天台上,當看到已經站在天台邊上的經理準備跑樓時,多日急忙衝過去想要把對方拉回來,可是在他手碰到經理手臂的一瞬間,多日抓空了,一旁的汝蔚卻一把把經理拉了回來,多日用異樣的眼神看向了汝蔚,卻聽到了對方一句恍如天外的聲音,多日已經死了,所以多日是抓不住他的。
  
第5集伊藍經理跳樓最終身亡 汝蔚勸導多日重新振作
聽到汝蔚的話,多日無奈地苦笑起來,他一直刻意隱瞞的秘密還是被汝蔚發覺了。在他向汝蔚問起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已經死了時,汝蔚篤定地說在那次她把多日過肩摔倒之後。
 
回想起自己那次從污泥中走出來後,路上的行人竟然能從自己的身體裡穿過時自己的恐慌。但是他卻始終不其中的原因。
 
多日和汝蔚親眼看到了經理翻身跳下樓去,汝蔚上前查看時,多日聽到了一個女人奇怪的笑聲,他順著那聲音追了下去,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在汝蔚的追問下,多日迫不得已,終於把自己也是被那女人害死的實情告訴了汝蔚。聽到多日勸說自己回家吃飯、休息後,汝蔚並沒有答應,而是轉向走向了和多日相反的方向。看著汝蔚孤單的身影,多日想起來自己流著眼淚請求警察幫忙查找自己母親的死因時的心情,如今的汝蔚不是像極了之前的自己嗎,兩個都是失去了親人卻找不到人來幫忙的可憐的人兒。想到這兒,多日轉身趕了上去。
 
多日回到了事務所,卻忽然發現自己居然什麼事情也幹不了了,最讓他感到難過的是明明就在自己眼前的尚變居然看不到自己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多日百思不得其解。在調查經理自殺的案件時,正太無意中看到了視頻裡出現在經理後面緊跟不捨的汝蔚,他忙去汝蔚家去詢問詳情,但汝蔚卻不太願意跟他過多地交談。送走正太后,汝蔚忽然感到自己的耳朵莫名地出現了耳鳴的症狀,她把電視機的音量調到了最高檔,卻依舊是什麼也聽不到,在汝蔚把伊藍的助聽器戴上時,果然聽到了聲音,但她聽到的卻是另外一個陌生的自己對著熟睡的妹妹說出的詛咒的話,這讓汝蔚嚇得縮在了牆上。聯想起妹妹可能是聽到了自己這樣的話才會選擇自殺的,汝蔚立即內疚、自責起來,多日用伊藍臨死時說過的話來勸導汝蔚,果然起到了效果,汝蔚的情緒穩定了下來。
 
正太感覺感覺到了案件的怪異之處,他忙跑到了法醫室,請求同事再認真地查一下細節,看著正太如此認真的表情,雖然表面上不予配合,但那女法醫還是認真地查看了一同被送回來的一隻狗的屍體。
 
第6集多日發現助聽器蹊蹺 園長被女人嚇破了膽
看著汝蔚丟在桌子上的助聽器,多日聯想起來可能是那個女人利用這個設備對他人進行遙控,使對方產生了幻聽和幻視的錯覺,他拿起來試著戴在了自己的耳朵上,卻什麼也聽不到。為了查聽這個助聽器可能隱藏的秘密,多日帶著汝蔚來到了一個神秘的房子前,儘管汝蔚向多日詢問來這兒的原因,卻被多日告知不知道這裡是哪兒,可以更加客觀地判斷、分析的話巧妙地拒絕了。
 
進入房間裡,到處都是厚厚的灰塵,可見這裡已經好久沒有人來過了,多日的思緒也回到了5年前與自己母親朝夕相處的日子。
 
在多日的鼓勵下,汝蔚重新戴上了助聽器,她也見證了5年前發生的這裡的所有真相,當聽到自己竟然在那紅衣女人的蠱惑下對媽媽說出媽媽是自己負擔的話時,多日的眉頭緊鎖起來,他讓汝蔚繼續複述當時的對話,汝蔚說出了那女人要媽媽代替自己去死的話來。多日的眼淚掉了下來。
 
從外面回來的多日發現了家裡的異常,他在衛生間裡發現了已經死亡的媽媽,正當多日抱起媽媽痛哭流涕的時候,卻在鏡子上看到了媽媽用血寫下的不要相信任何人,尤其不要相信那人女人的話的遺言。恍惚多日看到了一個身穿紅裙子的女人離去的背影。
 
想著自己什麼東西也摸不著,別人也看不到自己,加上那上女人說過的她根本是不存在的話,多日放棄了之前的理想,沮喪了下來,汝蔚蹲下身子說出了汝的母親和伊藍都是為了守護她們最親愛的人才選擇了自殺的話後,多日重新振作要找到了起來,他要為死去的人報仇,他要找到那個穿紅色裙子的女人,詢問她這麼做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幼兒園園長在家裡也看到了讓他害怕的事情,先是她的手被一串綵燈拉了起來,之後死去的燦美就直直地出現了自己的面前,園長害怕地駕車一路狂奔,莫名其妙地她來到了一個陌生地地方,當她準備離開時,卻發現車子怎麼也打不著,就在她害怕地四處張望時,卻發現了已經死去的燦美和伊藍都坐在自己的車裡。
 
第7集汝蔚幻想妹妹出現 正太發現園長日記線索
聽到聲音的汝蔚立即鬆開了手,但是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她就被那個女人拉起來進入到了一個房間裡,緊隨其後的多日眼睜睜看著汝蔚的背影卻無能無力,他摸不到任何的東西,也沒有辦法進去或用其他的東西打碎玻璃進去幫助汝蔚,他只能在房子外面拚命地讓汝蔚不要相信她所聽到的話。
 
房間裡,汝蔚看到了出現在那女人身後的手捧蛋糕的伊藍,正當她聽著妹妹祝自己生日快樂時,妹妹忽然變成了她自殺時的樣子,滿身鮮血,面目猙獰,汝蔚聽著妹妹訴說她們兒時因為汝蔚的逃避而讓伊藍替自己去陪父母出席活動而出事的事情,汝蔚自責地哭了出來,伊藍在她眼前的突然消失和那女人隨後的她怎麼還在逃避的話迴盪在汝蔚的耳畔。
 
伊藍是從來不叫自己姐姐的,想到這兒,汝蔚肯定了那個所謂的伊藍不過是那女人使的幻想而已,看到自己沒有辦法讓汝蔚自殺,那女人立即招出了已經被她迷了心智的園長,園長聽從了那女人汝蔚就是燦美,現在想的殺她的話,抓起桌上的剪刀就要殺死汝蔚,慌亂中,汝蔚有椅子砸碎了玻璃,就在園長舉起剪刀要刺向汝蔚的時候,多日衝進來救了汝蔚,而園長也因為用力過猛剪刀扎進了自己的身體當場死了。
 
多日和汝蔚同時看到了坐在一旁的那個女人,多日生氣地要握緊拳頭要去打那女人時,對方卻立即無影無蹤了,多日讓汝蔚報警,汝蔚卻把電話打給了正太,剛好在解剖室外等證據的正太立即驅車前往,那個女法醫吉彩媛也一起去了現場,彩媛是有特異功能的,她恍惚間看到了多日虛幻的影子,在多日準備離開時,彩媛叫住他,彩媛只要用她的手放在多日的頭上,就能感知多日的思想,她明白了多日是那天在幼兒園裡死亡的第四個人,也就是她查出的狗被人咬過,而多日就是那個咬狗的人。彩媛看到了站在汝蔚兩旁的兩個男人不由地笑了,她離開現場時,意味深長地告訴正太如果有問題可以去解剖室找她。
 
等大家都離開後,正太又回到了案發現場,他認真地觀察起已經死亡的園長,在她身邊發現了一本園長的日記本,發現上上面寫著殺死她,那個女人讓我殺死她話後,正太陷入了沉思之中,現在他開始相信汝蔚對他說過的話了。
 
按照和多日的約定,汝蔚來到了多日他們的事務所,尚變並不知道多日已經回來的事情,汝蔚在多日的指揮下開始了調查,中間尚變得知了園長的死訊要去警署詢問,話語間無意帶出來對多日安危的擔心,權衡之下,多日決定讓汝蔚告訴尚變自己的現狀,至少讓他不要再這樣無名地擔心了。
 
在多日的帶領下,汝蔚和尚變來到了當初多日從泥潭中爬出來的地方,在挖了很大的一個深坑後,尚變看到了多日在部隊上的銘牌,這才傷心地確認了多日的死訊。
 
第8集正太相信汝蔚所言 多日身邊人頻遭蠱惑
在多日的建議下,汝蔚帶著尚變來到了他們之前經常光顧的餐廳,當聽到汝蔚說出來的話竟然和多日平日裡的口味是一模一樣時,尚變相信了之前汝蔚所說的話了,尚變傷心地通過汝蔚向多日詢問著他的近況,看著尚變用向死人供奉的方式向多日遞上了東西時,多日竟然可以吃到了,汝蔚也學著遞上了飲料,果然多日都可以吃上了,之前一直困擾多日的問題竟然就這麼輕易地被尚變解決了,多日和汝蔚開心地不得了,卻尚變卻是邊吃邊難過地哭了出來。
 
正太把他從園長屍體邊帶回來的筆記本上的內容仔仔細細地整理了出來,他聯想起之前汝蔚說過的話,對事情有了一個重新的認識,在和彩媛認真地交談後,也從彩媛那裡得知了幼兒園出事當天還有一個男人的場的事實。
 
回到事務所裡,尚變仍處於傷心之中,他發誓要找到多日的屍體,他認為只有這樣才能替多日報仇,但多日卻想著依據那個女人那天對汝蔚所說的話的內容來找到線索,在網上認真地查找後,汝蔚她們找到了15年前一起與那女人描述極其相似的要案子,
 
得知尚變要去調查時,汝蔚也想一起去,但是尚變看到汝蔚深陷的眼眶拒絕了她的要求,在送汝蔚來到家門口時,多日十分不放心地叮囑了她許多的事情,直到汝蔚確認不會相信任何人的話後才放心地離開了。進入房間後,汝蔚又想起來自己和妹妹在一起有過的爭執和不快,即使這樣,她依然懷念和妹妹在一起的時光。回想起妹妹之前說過的以為自己購買帳篷是為了以後不再照顧她時好出去旅遊的話,汝蔚立即把帳收拾了起來。
 
尚變並沒有像多日想像的那樣為他打開了大門,站在事務所外的多日根本進不去裡面,什麼事情也做不了,就在他焦急地來回地走著的時候,一個正在打掃衛生的清潔工莫名地叫出來自己的名字,多日本能地轉身想離開,身後的一個女人兩眼通紅地詛咒自己當初為什麼沒有跟媽媽一起離開,沒過多久,兩個人都恢復了常態,從多日身邊平靜地離開了,但是多日卻驚訝地看到了那個女人居然和尚變一前一後走了出來,和那女人擦肩而過的時候,多日詢問她這麼做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時,得到了對方要奪走一切他所愛的人的生命的回答。 
 
第9集多日被抓身體出現異樣 尚燮被騙險些上吊自盡
看著那紅衣女人一步步向自己走近時,多日不是有些緊張,本能地向後退了幾步。當聽到那女人說出要殺光所有愛自己的人時,多日連忙解釋尚燮僅是自己的合夥人而已,但是那女人對這樣的解釋並不太滿意。看著那女人轉身離開時,多日抓住了那女人的手臂,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的手臂竟然變得異常地疼痛,多日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血液變成了黑色的,不僅如此,當那女人從身後把自己的胳膊插入多日的身體時,多日身上的疼痛更加的劇烈了,最後癱倒在了地上。他眼睜睜地看著尚燮開車離開,雖然知道不能讓尚燮一個人獨自離開,但多日卻無能為力。
 
為了能瞭解到一些線索,尚燮嘗試著找他認識的一些熟人去打聽,但卻是無功而返。來找多日的汝蔚發現了躺在地上的多日,追問之下,才知道尚燮已經被那女人盯上了,汝蔚給尚燮打電話詢問情況時,只聽到了尚燮說沒有打聽出有用的消息的答覆,尚燮強忍著剛才在車庫裡被那女人抓傷的手臂上的疼痛,為了不讓他們擔心沒有也沒有說出來。
 
正當多日對那女人束手無策時,他突然想到了之前跟自己說過單位的彩媛來,既然她能看出來自己是鬼,想必一定有辦法來制服那個女人的,當出現在彩媛辦公室外的汝蔚開門讓多日進去時,彩媛判斷出了多日並不是惡鬼,僅憑這一判斷,多日更加深了對彩媛的信任。
 
彩墾試圖用自己的手接觸多日從而感知他所經歷的事情時,忽然好像觸電似得被彈了回來,感覺到這個鬼的厲害之處,彩墾告誡多日目前他並不是那女人的對手,所以盡量要遠離,當聽到多日講出他們所知道的那女人的所有事情時,彩媛聽得直撓頭,這樣的鬼她也是第一次聽說,當聽到多日說出迫切地想要抓住那女人時,彩媛又詳細詢問了每一次那女人出現的時間點,當聽到都是一個固定的時間時,彩媛判斷那女人可能是地縛鬼。
 
雖然被多日他們一再告誡不要獨自出門,但是當尚燮接到一個自稱叫尹濟俊的人要為他提供他所需要的證據時,尚燮還是獨自離開了事務所。多日他們回來後發現尚燮不僅人不見,而且手機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細心的多日通過尚燮留下的字跡的痕跡找到了濟俊要求見面的地方,可是當他們趕過去時,那裡已經人去樓空了,無計可施的汝蔚只得向彩蔚求助,雖然嘴上說自己是個警察,參與她們不太合適,但是還是私下裡向正大打聽了濟俊的地址,正大並不明白彩媛這麼做的原因,當彩媛輕聲說出是與汝蔚有關時,正大有表情立即嚴肅起來。
 
當心急如焚的正大趕來和汝蔚見面時,他說出那個自稱叫濟俊的警察早在20年前就已經自殺了,當聽到這樣的消息時,多日急忙打聽那人的具體地址,但是倔強的正大卻知道這事一定和汝蔚所說的紅衣女人有關,這次他一定要親自前往才肯說出詳細的地址。
 
第10集彩媛正大加入調查陣營 多日找到女人真實身份
尚燮跟著那個自稱叫濟俊的人來到了一個陰暗的房間,突然間走在前面的濟俊突然變成了殭屍朝著尚燮走來,看到這一幕的尚燮嚇得直往後退,但濟俊依舊是緊不捨。得到地址的三人來到了濟俊自殺的醫院的地址,當他們趕到時,聽到了尚燮的呼救聲,多日最先找到了尚燮所在地地方,他看到了已經準備上吊的尚燮口中說著不想讓多日痛苦,願意自己替多日以死來承擔之類的話時,多日衝上去想抱下尚燮,可是他卻抓不住任何的東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尚燮把頭往裡面伸,冒著巨痛,多日抓住了那女人的手臂,雖然很疼,但是多日感覺到變的動作開始變慢了,為了能幫助尚燮爭取時間,多日在汝場地他們趕到救下尚燮時,多日依舊牢牢地抓住那女人,當看到尚燮被救下時,多日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正大看到汝蔚在跟空氣說話向她追問原因,看到汝蔚並沒有說出實話的意思時,正大也很無奈,只是叮囑她如果以後有需要自己會全力幫忙的,多日想到以後在很多方面會需要警察的幫助,讓汝蔚把經理出事時行車記錄儀的內存卡交給正大後,正大才不在追問事實的真相,把他們送了回去。
 
昏迷了很久的尚燮醒來第一眼看到了彩媛非常吃驚,直到聽汝蔚說是對鬼魂非常瞭解才放下心來。當問起來昨晚發生的事情時,尚燮卻一點都不記得了。為了防止尚燮以後再被那女人所蠱惑,多日讓汝蔚轉告尚燮以後一定要只聽好話,聽到這句話的汝蔚忽然想起來和伊藍曾經交往過的一個男孩子也對自己說過只聽好話類似的話。
 
通過之前相識的白律師,多日他們查到了與那個可能是嫌疑人的女孩的詳細資料,聯想到那個女孩可能是生靈的事情,想到了調查的難度,汝蔚她們想到了正大,在看到記錄儀裡面的視頻時,正大才開始相信汝蔚的話,在他的幫助下,多日他們找到了這個長期處於昏迷的句叫鮮于惠的女患者的病房。在病房門口,遲疑了片刻後,汝蔚還是敲開了房門。
 
第11集德重被操縱成為傀儡 汝蔚欲調查彩媛身世
當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女人並不是那個紅衣女人時,多日和汝蔚之前還滿滿的信心立即洩了氣,發現有人擅闖病房後,值班的護士來請她們出去時,也證實了躺在床上的的確不是鮮于惠本人。多日注意到汝蔚並不在病房裡,他在病房的走廊裡看到了正在戴上耳機的汝蔚,汝蔚從耳機裡聽到那女人說只有汝蔚可以殺死自己,多日根本沒有辦法殺死他。在查看了鮮于惠的監護記錄後,多日他們最終鎖定了一個名叫權德重的男護工,這個人可能是于惠為了讓自己的生命得以延續而操縱的人。
 
正大擅自行動的事情受到了上級的處罰,他也被要求不得出門,為了證明自己的判斷,正大把汝蔚提供的存儲卡視頻交給同事看,那名警察雖然一直非常同情汝蔚的遭遇,也相信正大所言是真的,但是他必須堅定地執行上級的命令,正大把這個消息他目前的境況以短信的方式告訴彩媛後,彩媛把這個消息轉告給汝蔚時,汝蔚她們指望正大能帶人搜查的事情也就泡湯了。大家也是一陣沮喪,但是多日還是馬上想到了他之前聯繫過的女記者,在對方的巧妙設計下,一場動員全民尋找失蹤的德重的活動在網上聲勢浩大地展開了。
 
不滿足於目前的搜查進度,彩媛把她之前一直珍藏的一個符咒拿了出來,希望借此來抓住于惠。當她把自己不太確定這個可以抓住于惠的憂慮說出來後,多日把她拉到了一邊,多日不希望汝蔚和自己一起面對危險,彩媛也同意多日的看法,而在遠處獨自等待的汝蔚腦海裡一直迴旋著那句只有她才可以殺死于惠的話,為了瞭解彩媛的為人,汝蔚假借多日的意思讓尚燮去調查起了彩媛。尚燮利用他的一個關係果然查出現彩媛從小就被一個男巫師收養並學習了巫術,也成功地消滅了不少小鬼,但最後還是被那個貪財的男巫師出賣了。
 
按照彩媛提供的地址,多日和汝蔚找到一個昏暗的隧道並找到了那個面貌可怕的男人,當汝蔚說出那男人曾經是生靈想要殺死的人,但最後卻成功地避開生靈的襲擊而向他請教應對的方法時,那男人面目猙獰地說出要變成他現在這個樣子,說完躲開站在前面的多日直接來到了汝蔚面前,一把把她高高地舉了起來。
 
第12集汝蔚多日打聽到殺鬼辦法 汝蔚獨自前往刺殺于惠
正當汝蔚被那男人高高舉起的時候,另外一個可怕的女人也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她說出了汝蔚想知道的如何制服生靈的辦法,但她卻勸導她們不要有企圖殺死那鬼的想法,因為自己當時也是這麼想的,結果卻弄得現在的自己痛不欲生,說到此處,她的面目猙獰起來,多日沒有猶豫上前一把抓住了那女人的胳膊才緩解了她的痛苦,一旁的男人依舊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汝蔚身上,在他正準備對汝蔚動手時,一旁的多日突然起來死死地抱住了那男人救下汝蔚。
 
正當多日和那男人打鬥得正激烈的時候,在單位工作的彩媛好像預感到了什麼似得,一路狂奔來到了隧道口,在地上隨手撿起一塊小石頭抓在手裡,走到進而後,她先扶起已經摔倒在地的汝蔚,用那道符咒包住小石頭,在和汝蔚商量好逃跑時機會後一邊做手勢一邊把石塊拋向了那個男人,石塊準確地擊中了那男人,汝蔚扶起地上的多日,三人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不斷痛苦呻吟的男人後離開了隧道。
 
聽了大家關於抓鬼的想法後,尚燮極力反對,他覺得雖然這鬼魂附在人的身體裡,但如果動手這終歸還是要殺人的,大家極力勸說這是個作惡多端的鬼,但尚燮還是不同意這麼做。在討論最終該由誰去殺死那個生靈時,多日和汝蔚發生了爭執,二人都認為對方去會有危險,應該自己去,但最終的結果卻是誰也無法說服對方。一氣之下的汝蔚撤訴摔門而出,直到很晚大家都聯繫不上她,擔心不已的多日看到了電腦上汝蔚的行蹤非常地可疑找了出去,來到汝蔚家後,多日發現了汝蔚給自己留的門和幅員貼在鏡子上的留給自己的字條,上面寫著,那天在醫院走廊裡,汝蔚戴上耳機後聽到了一個少女的聲音明確說明了多日無法殺死她,能殺她的人只有汝蔚,而且汝蔚還一直保留著伊藍當初自殺時所用的刀子,而這也符合了那巫婆口中所說的用她當初殺人的凶器來殺死她的陳述。
 
憶起之前汝蔚和自己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多日不禁感慨萬端,兩個同樣都是失去了最親的人想要抓住兇手替親人報仇的想法是那麼的一致,而汝蔚身為一個女人居然有如此的勇氣去面對那另一個世界的生靈,這樣的做法不得不讓多日敬佩萬分,想到這裡,多日一路狂奔著跑向了那間他們之前調查出來的住著于惠所在的醫院。
 
此時的汝蔚已經將車穩穩地停在了醫院門口,為了準確地做到一擊致命她在車內想了很久才走進了病房,在觀察到一個沒有家屬出來的病房門口汝蔚停了下來,她剛走進病房時身後的門就關上了,忽然間德重出現在了門口,汝蔚瞬間昏了過去,等她再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被綁在了椅子上,眼前的德重如同著魔一般,已經是凌晨一點了,眼看著德重就要往于惠的身體裡注射藥物使她復活了,汝蔚巧妙地撞倒了一個花瓶並用碎玻璃割斷了綁住自己的布條,在德重即將注射的一剎那,汝蔚衝上去制止住了他,兩個人在病房裡打鬥了起來,在汝蔚快要支撐不下去的時候,多日及時地趕到了,把德重狠狠地教訓了一頓,汝蔚抓起掉在地上的刀向于惠走去,她一邊問著為什麼要對伊藍那樣做,一邊舉起了刀刺向了于惠,在刀子落下的一瞬間,多日制止住了她,多日接過汝蔚手裡的刀狠狠地刺了下去。
 
第13集多日代替汝蔚殺死于惠 四名醫護人員離奇死亡
多日把刀子插入于惠身體裡沒過多久,連在于惠身上的監測儀就顯示出于惠已經失去了生命體征,看著眼前這個女人,多日不由得長出了一口氣,他母親的仇他終於親手報了。汝蔚看著于惠的屍體,想著她聽到過的只有她才能真正地殺死那個生靈,但多日卻不以為然,用力地拔下了插在于惠身上的刀子交還給了汝蔚後兩個人飛快地離開了病房。
 
明明知道于惠的身上附著著那鬼魂的靈魂,知道消息的尚燮依然心情非常地糟糕。
 
當彩媛和汝蔚問起之前無法摸到東西的多日今天是是怎麼能夠拿住刀殺死于惠時,多日卻沒有要回答的意思。汝蔚和多日都十分放鬆地聽著音樂,除掉了于惠的她們不知道她們今後的生活目的是什麼。然而他們並不知道的是,在醫院裡卻發生著駭人聽聞的事情。
 
當四名醫護人員來查房時,看到了渾身是血的于惠首先想到了報警,但是還沒等他們走出病房,于惠床邊的醫生已經死亡了,而另外的三個人也眼睜睜地看著渾身是血的于惠拔掉了自己身上的監測儀坐起身來,而更讓他們恐怖的是,病房門任憑他們如何用力卻怎麼也打不開。黑暗中,身著一條白色病號服的于惠猶如幽靈一般遊蕩著。
 
接到彩媛電話的正大趕到醫院處理現場,在病房門口無論他如何用力也打不開病房的門。當正大費盡了全身的力氣從外面打開門時,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呆了。病房裡面一片狼藉,四具渾身是血的屍體橫七豎八地堆滿病房。正大把這個情況向警察局匯報時,他的上司狠狠地訓了他一頓,醫院裡不僅失蹤了兩個人,還死了四個人,更重要的是今夜的監控居然全面壞掉了,儘管如此,汝蔚開車過來的視頻還是被拍到了,考慮到正大可能是想暗中幫助汝蔚,上司以脫下警服甚至獲刑來教訓正大,但正大卻極力反對這件事情與汝蔚有關。
 
彩媛追問多日可以摸到東西是不是去找了她曾經說過的巫婆討要辦法,多日沒有反對,即使他不承認,深諳此道的彩媛她猜出了事情的大概。
 
第14集多日明白于惠殺人手法 眾人為了破案達成一致
多日來到了發生兇案的病房,看到了滿地的鮮血,他聯想起他們殺死于惠時,對方是光著眼躺在床上的,多日仔細地觀察看到了地上的兩個清晰的帶著鮮血的人的腳印,多日這才明白這些醫護人員都是被鬼魂附了體的于惠殺死的。
 
在離開病房時,多日無意中聽到一個病人的兒子勸說自己的母親離開這鬧鬼的醫院,感覺到蹊蹺的多日走了進去,聽到那家屬說他看到了已經死去的于惠起身殺死了四名醫護人員。忽然間,那兒子竟然上前掐住了自己母親的脖子,幸虧多日上前把他攔了下來,老人家才倖免於難,多日有手機把那兒子反常的舉動都錄了下來傳給他一個當記者的朋友,多日之前也是拜託她去調查于惠的身世的。
 
在看守所的汝蔚不承認自己是製造血案的兇手,這時審訊室的門開了,多日走了進來,為了不製造恐慌,多日讓她絕對不能說出于惠是鬼的事情。可是當多日把于惠不光沒有死而且有了人的身體的事情告訴汝蔚時,汝蔚也著實吃了一驚,她想起來她曾經聽過的鬼殺不了于惠,只有汝蔚可以殺死她的話來,看來這一切都是真的。
 
于惠在路上無聊地走著,她難得可以這麼輕鬆地在陽光下自由地行動了,按照她之前和德重的約定,她來到了公園找到了躺在椅子上的德重,德重雖然一直被鬼魂控制著,但是他一直面對的是少女時候的于惠,當他聽到那個漂亮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時竟然驚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在白律師的大力幫助下,汝蔚才得以從警察局裡被放了出來,大家聚在一起商量著下一步的行動時,正大氣沖沖地走來質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又被發現的一具女屍上蓋著醫院的病號服,而在病號服上面明顯的有刀子扎過的血漬。
 
在聽到多日說為了汝蔚今後的生活,他願意幫助汝蔚完成這個心願時,汝蔚十分感動,她也對多日說出了真心話,以後都聽多日的話。在多日的指揮下,汝蔚把多日推測的于惠假借德重的身體離開了醫院後殺掉了一具路邊的女人後進入了那女人的身體時,在場的眾人都吃驚不小。
 
多日看到尚燮一提到自己就傷心不已時,跟著尚燮走到了房間裡,得知多日現在可以摸到東西了,尚燮用他發明的特有的方式和多日進行了著溝通,看著如此真誠的尚燮,多日也十分感動。
 
做通了所有人的工作後,汝蔚按照多日的想法進行了下一步的安排。正大雖然表面上一直對汝蔚很冷淡,但是在彩媛的追問下,他也終於承認自己之所以對汝蔚這麼凶,是因為自己喜歡她,不想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儘管如此,正大還是按照多日安排的去調查那個被害女人的身世了。
 
第15集正大抓獲德重獲取重要線索 抽絲拔繭發現于惠下步意圖
為了找到有利的證據,多日和汝蔚認真地分析起來于惠殺人的動機和目的,卻一時找不到眉目。正大去德重的家裡尋找線索時,看到了梳妝台的擺放雜亂的口紅和一張女人的照片,正大當他拿出手機拍下照片時,外出購物的德重發現了屋裡的正大,拔腿就跑,但是身後的正大卻緊追不放,直到把德重逼到了屋頂的天台上才最終抓住了他。當多日和汝蔚得知了消息後,也立即趕往了警察局。
 
審訊室裡,正大當正大審問德重的時候,燈忽然全部滅了,而且門也從外面鎖住了,在僅有的一點微弱的光線下,正大看見面前的一支筆竟然自己動起來,當他看清楚筆下的內容是落款多日後正大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但是他還是按照多日的要求向德重詢問了多日想知道的問題,一切恢復正大常後,看到同事進來的正大忙把那張紙條塞進了褲子口袋裡,在沒人的時候,他拿出來紙條仔細地端詳著,現在他終於相信汝蔚和她所說的所有的話了。想著自己居然在和鬼魂一起共事,正大還是不由得攥緊了拳頭。
 
正大雖然十分小心地隱藏著案情中涉及鬼魂的內容,但一些小的破綻還是被他老道的同事發現了,那名老刑警一直以為正大是因為感情而幫助汝蔚,在和他一起出警時善意地提醒著他不要做出違法的事情來。
 
為了得到更多的證據,彩媛不惜冒著犯錯的風險帶著汝蔚進入到了昨天正大發現德重的那個被害女人的家裡,一進入房間裡,汝蔚就戴上了耳機,她聽到了奇怪的聲音,為了不忘記,她隨手撿起一支筆記在了手上,沒過多久,汝蔚就頭疼起來,直到彩媛幫她摘下了耳機才稍微好些。
 
汝蔚和多日碰頭後,大家把各自掌握的信息匯總後,得到了于惠要在一場規模浩大的博覽會上進行暗殺活動,而這次博覽會的組織者就是她曾經綁架過的孩子的父親李京宇代表,當汝蔚找到京宇向他透露這一情況時,京宇一下子就猜出了這是多日的傑作,但是當京宇主張報警時,卻被汝蔚攔住了,沒有更多的證據,警察是不可能出動的,沒有辦法,京宇自己只能派出更多的員工進入現場了。
 
尚燮也化妝成了工作人員。在會場負責搜集來客的意見,可是當他在整理資料時,卻意外地發現一句來息于惠 「如果報警或將人群疏散,她會把這裡的人全部殺光」 的恐嚇,尚燮拿著紙張四處尋找,卻沒有任何的發現。
 
第16集汝蔚阻止博覽會恐怖事件 多日救下金潔後離奇消失
在確定于惠的襲擊對像將會是李京宇公司舉辦的博覽會時,多日跟隨汝蔚找到了京宇的辦公室想見京宇,卻遭到了前台的拒絕,多日悄悄撥通了京宇的內線,汝蔚隔著電話講了事情的大概,她們如願見到了京宇,京宇看過汝蔚的手機後不僅很快就相信了她們所說的內容,而且還說出了那個紅衣女人的事情。這一現象讓多日有些懷疑,他通過汝蔚問出自己的不解時,京宇回答自從上次多日幫忙救下自己的孩子後,他就一直關注著她們的行動,自己也就瞭解到事情的大概,在送她們出門時,京宇拿出一張橙色的卡片交給了汝蔚,叮囑她拿著這張卡片會得到人們的幫助。
 
會場裡,尚燮拿著他發現的那份奇怪的調查表給汝蔚看時,汝蔚發覺了上面的字體酷像伊藍在十二歲時的字跡,經過推斷,汝蔚得出了雖然于惠現在已經長成了大人的身體,但是由於長期的昏迷,她的心智依舊是她昏迷時十二歲時的狀態。
 
彩媛向自己的師傅請教她面對的困難時,師傅雖然沒有直接告訴她,卻無意中點撥了她的思路,鬼會一直重複她們死之前的動作,當彩媛把這個信息告訴多日時,多日想起來德重曾經說過的于惠死後殺的每一個人是讓她最親的父親喝了有毒的飲料,當聽到電話裡汝蔚她們在免費飲料台時,多日大步流星地跑了過去,就在每一個顧客拿起飲料準備喝時,多日打翻了他手中的飲料,多日告訴汝蔚事情的真相後,汝蔚立即上前打翻了展台上所有的飲料,聞訊而來的保安以為她們是故意擾亂會場秩序,但是當汝蔚拿出那張橙色的卡片後,立即得到了幫助。
 
自己居然阻止了恐慌行動,談及此事的尚燮依舊是興奮不已,他和在場的汝蔚、彩媛擊掌慶賀,當看到汝蔚和空氣擊掌時,才想起來多日可能也在場,他提議要和多日擊掌後心靈感應似得有了觸電的感覺,這讓尚燮又是高興得不得了。
 
京宇對於汝蔚她們在自己最在意的兩件事情上對自己的幫助深表謝意,還主動表示自己會在以後汝蔚需要時全力幫助的,當京宇提出來想見多日一面時,汝蔚婉轉地拒絕了。
 
在彩媛向正大瞭解案件的進展時,正大一本正經地詢問她是否可以看見多日,彩媛猶豫著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時,正大把那份多日寫下的紙條遞給了她,彩媛覺得自己的話無法讓正大理解轉身準備離開時,卻聽到了正大說出多日已經死了,現在是鬼的話,只能答應了一聲,正大又問起誰能看見多日時,聽到了彩媛只有汝蔚能看到的話,正大回想起上一次她去解救汝蔚時,車內汝蔚看向後座那深情的目光後,丟下一句他無法相信後大步離開了。
 
忽然造訪的白律師帶來了博覽會上的大量照片,汝蔚在這些照片裡意外地發現了一個熟人金潔,一個她和伊藍都相熟的人,多日分析于惠可能會控制這個人來幫自己做事,多日和汝蔚來到了金潔的家裡,而此時的金潔正一個人躲在牆角低聲地哭泣著。看到金潔後,當聽到金潔說出如果這次不成功,于惠下一次還會繼續殺人時,汝蔚生氣地鬆開了金潔的手,金潔則是擔心地拉住汝蔚說不想讓她受到傷害,一旁的多日上前一把把金潔推倒在地後衝上前還想揮拳打下去,被汝蔚死死地拉住了,多日剛才還發紅的雙眼看到汝蔚時慢慢地正常了,稍後多日也恢復了平靜。
 
就在這個時候,于惠卻給金潔打來了視頻電話,不料電話卻是打給汝蔚的,電話裡于惠讓汝蔚現在殺死金潔,當汝蔚拒絕時,于惠把攝像頭轉向了另一面,剛才借電話給于惠的情侶中男生卻把一塊石頭舉在了女生的頭頂,如果汝蔚現在不殺死金傑的話,那個女孩就會死,聽到這番話的金傑拿起一把小刀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汝蔚還在不知所措的時候,多日衝上去奪下了金潔手中的刀後立即消失不見了。任憑汝蔚如何地呼喚,多日也沒有出現在她的面前。 
  
【圖片cr:KBS】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 我身後的陶斯結局】輕鬆諜報劇 我身後的陶斯分集劇情17~32(28集更新)
《我身後的陶斯》講述有些固執的大媽高愛麟和神秘的鄰家男人金本之間的浪漫喜劇。蘇志燮在劇中飾演傳聞中的國情院情報員金本,在他的幫助下揭露了高愛麟丈夫突然死亡背後的...(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