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player》劇情描述4名天才詐欺犯、打架高手、公認最厲害的電腦駭客和最強賽車手組成夢幻團隊,將一起詐騙有著不義之財的人,將不義之財還給社會的故事。
 
player
【人物介紹】
player
姜赫利宋承憲 飾
以出眾的容貌和口才獲取他人信任再行騙的詐騙犯,
 
 
player
車雅玲鄭秀晶 飾
有著與生俱來駕駛才能的賽車手,
自小被父母遺棄街頭,為了生活只好努力學習一些技術,她最突出的才能就是駕駛,是地區備受認可的車手。
 
 
player
任炳旻李施彥 飾
膽小懦弱,但在電腦方面有著出眾才能的駭客。
 
 
player
都振雄太元碩 飾
天生打手。
 
 
【分集劇情】
第1集赫利組成功打劫千東變 為查池木炫赫利從其子入手
一輛豪華的轎車在街道上不緊不慢地行駛著,車內的姜赫利雙手緊握方向盤,輪廓分明的嘴角看不出一絲內心的波動,而車內廣播傳來的總統特赦的消息卻令他十分地不快,與人們估計地恰恰相反,處於社會最底層的,急切地需要出獄工作養活家人的沒有被赦免,反而是那些有錢人,其中最為人們所不滿的就是江南的高利貸王千東變了。除了東變外,其他的富豪卻頻頻地出現在了名單之列,這個消息不光引來社會的批判,更讓赫利的內心無比地不滿。
 
赫利專程把自己打扮成一幅文質彬彬的樣子來到了關押東變的看守所,但他並不知道,看守所裡東變正大模大樣地坐在所長的辦公室裡吃著午餐,其間,所長把一張寫有自己銀行卡信息的紙條塞給了東變,東變用眼角的餘光輕蔑地看著所長,以前他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而現如今他已經看到了自己即將迎來的署光了,自然不會像之前那樣去討好這樣的小人物了。
 
當得知有檢察官來和自己見面時,此時東變自然不會地理睬這樣的一個小人物了,當赫利把他與東變有關的人已經被捕的資料遞給他看時,氣得東變用雙手撕碎了面前的那張紙。
 
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赫利輕鬆地走出了會見室,隨手扔掉了用來掩飾身份的眼鏡和檢察官的證件。
 
發現了情況不妙,東變立即用電話通知了他存放現金的秘密工廠,讓他們迅速地轉移大量現金,而他們的所有對話已經被赫利全部瞭解了。
 
在他那個精通電腦的朋友任炳明的遠程協助下不僅勸走了看守東變金庫的兩個保安,還進入裡面拿走了大量的現金,當東變的打手發現了準備對赫利進行攻擊時,五大三粗的都振雄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那些平庸的打手怎麼是振雄這個天才打手的對手,沒過幾個回合,眾人就被打得躺滿一地爬不起來了。趁著他們打得正熱鬧,赫利還順便給警察局打了個報警電話。當警察趕到時,見到的是已經空空如也的保險櫃和一地的傷者,布此時,赫利他們已經把大量的現金放進了事先準備好的警車裡,臨出電梯時,還把設置成了正在檢修狀態,
 
當警察發現了他們的去向時,立即展開了大規模的追捕,並不擅長駕駛的炳明駕駛的那輛警車一路上跌跌撞撞地行駛著,車內的三個人都非常慌張,眼看著就要被後面的警車追上時,身穿一身帥氣的黑色機車服的車雅玲巧妙地在警車之間迂迴著,最後攔在了警車的前面,不明真相的警察眼看著赫利他們的車揚長而去,卻又無能為力。
 
沒過多久,警察局就掌握了赫利他們四人組合中每個成員的基本情況,可是當談起赫利時,對他的瞭解卻是知之甚少的。
 
正當炳明還在為剛才的有驚無險的經歷高興得手舞足蹈時,赫利卻把他手中的報紙丟給了炳明和振雄,他已經選定了下一個要下手的目標——池木炫,一個之前因為給政客提供秘密資金被調查過,但是其中的一部分不知道被誰偷偷取走了,據傳言,被轉走的錢就藏在木炫在江源道的別墅裡面。接下來,大家討論起駕駛的人選問題,當大家把疑問的目光投向赫利的時候,他微笑著,他已經物色了一個無論心理素質,還是駕駛技術都堪稱完美的千里馬。
 
池會長的兒子池成奎也是如同他的父親一樣是一個無惡不作的人,他不僅喜歡強姦女性,更有甚者,他竟然變態到會把他強暴女孩兒的視頻上傳到網絡上,在賺錢的同時滿足他的變態的心理。但是他不僅沒有悔改的意思,在出來的當天又綁架了一個女孩子要對她進行侵犯,赫利從監控上看到成奎硬拉著一個女孩子進入自己的公寓,當赫利他們追查到那個女孩子的真實住址時想要見見面時,卻意外地得知那個女孩子在下班途中遭遇了交通肇事逃逸,當看到躲在病床上渾身纏滿了繃帶的女孩兒時,赫利的心裡也十分難過。
 
想著要抓住池會長的證據,而他這不爭氣的兒子就是最大的突破口。在法庭上,成奎的罪行本來已是鐵板訂釘的事情,卻由於法庭上由於關鍵證人的倒戈反而被判無罪釋放,在調取了女孩兒家對面的監控時,赫利他們發現了一個舉止怪異的男人,在比對那男人的長相後,炳明成功地進入了他的個人網絡空間,但卻在那裡面發現了眾多的不堪入目的視頻。看到最新更新的視頻裡的就是他們剛剛在病房時看到的女孩兒,赫利他們也十分驚訝,可是就在這關鍵的時候,他們的車周圍突然傳來了刺眼的強光,伴隨而來的緊接著就是幾聲清脆的槍聲。
 
第2集鳴不平無法忍受成奎惡行 巧設計赫利四人大鬧會場
還沒有等他們反應過來,一群手拿棍棒的人就衝了上來,對著他們就是一頓暴打,赫利他們雖然有振雄在場,無奈對方人多勢眾,沒過多久,振雄就被車撞倒在地了,就在赫利他們馬上就要被對方帶上車時,雅玲開車趕到救了他們。看來對方是要置自己於死地了,赫利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目前只有抓住對方的把柄,把他們徹底打跨才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赫利轉換了自己的思路,他們把調查的重點離開了醫院,一直處於昏迷的女人暫時無法提供更多的信息,他們只能把目標放在了幫成奎製造交通肇事現場的男人MIKE了,赫利他們只用了一點小手段,就把開始還嘴硬的MIKE制服了。
 
MIKE向赫利他們講述了年少時的池奎已經變成了十足的人渣,但他的父母不僅沒有管教兒子,反而認為是那些窮苦的女孩兒為了得到錢財而去勾引他,在父母的縱容下池奎也開始了他為所欲為的放縱。在搜查MIKE的手機時,鎮雄看到了手機裡面準備殺死那女孩兒的信任上,池奎派人拿著已經拿著抽滿藥物的注射器來到病房時,看到赫利帶著那女孩立即逃離了醫院,當女孩兒清醒後聽到她說在事發當時她用自己的手機錄了音時,赫利他們大著膽子使出出種種手段,從警察局的證據裡面偷出了女孩兒的手機,在逃跑的路上卻遭到了警察和黑幫的聯合追擊。雖然赫利他們一直奮力地博鬥,但是最終還是被警察堵在了車裡,而此時拿走USB的赫利卻和池會長談判著,他把音頻資料交給了池會長,並從他手裡拿走一大包現鈔離開了,臨行之時,一再保證會第一時間刪除視頻的原件。
 
在雅玲特有的手段下,三個人得以逃脫,和赫利會合後,氣憤的三人本來打算狠狠地教訓他一下的,但是在聽完赫利的解釋和下一步的打算後,原諒了他。在池會長舉行了文化財團的發動儀式上,赫利他們又一次地對現場的原計劃視頻播放的視頻下了手,當池會長帶著衣冠楚楚的成奎朝走進大廳時,站在不遠處的赫利和雅玲嘴角露出了輕蔑的微笑。
 
視頻播放時,剛開始時池奎還在那兒冠冕滿堂地講述著自己對公司願景的憧憬,不料,畫面一轉,變成了成奎性侵女孩兒的畫面,正當會場的人手忙腳亂地關閉了大屏幕後,池奎對女孩兒說的不堪入耳的話又在大廳裡播放出來,氣憤之餘的池會長準備離開時,卻被身後的張檢察官叫住了。
 
準備開車離開的池奎被赫一記耳光打倒在地,等他清醒後張檢察長已經把一張逮捕令放在了他的面前。
 
看到池會長和成奎都被抓起來了,赫利他們來到了池會長家別墅的那間無意中被雅玲她們發現的秘室,當看到眼前那堆積如山的鈔票時,四個人都高興的合不攏嘴巴了。 
 
第3集正直仁奎遭遇官場腐敗 赫利召集同伴接近目標
張仁奎正在進行調查的羅社長一案中證據中最為重要的證據莫名地被駁回了,當仁奎向他的上級次長追問原因時,得到了搪塞式的敷衍,性格直率的仁奎自然明白這是社長背後的財團向次長他們施加了壓力所致,而這個證據的缺失將直接影響羅社長的定罪量刑,想到此處的仁奎也顧不了上級的面子了,直截了當地說了出來,當聽到上級竟然拿開除了恐嚇自己時,仁奎索性說出了不想幹檢察了,但是在他走之前他會把他們那些骯髒的交易全部公諸於世的。
 
仁奎派去的警察本來已經抓住了赫利四人,不料卻被雅玲偷走了手銬的鑰匙,在他們轉身準備慶祝時,赫利四人已經自行解開手銬,反而把他們綁了起來,按照約定來接收四人的仁奎看見灰頭土臉的手下也是一臉的無奈,聽完他們陳述事情的經過後, 更加覺得不要思議了。
 
雖然上次抓捕沒有成功,但是仁奎依舊派人分別跟蹤監視四人,當手下匯報已經找到炳明,詢問是否現在抓捕後,仁奎還在不慌不忙地佈署著下一步的計劃,回頭卻看見赫利正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對面,顯然赫利並沒有和自己見外,自己直接去冰箱裡而找喝的了,見到這一幕的仁奎也是一臉的苦笑,卻拿他沒有一點辦法。赫利向檢察長提出了合作的意向後遭到了拒絕,仁奎覺得他們都是一群烏合之眾,他是不恥與他們為伍的,轉身準備離開的赫利看到了一張仁奎手捧鮮花和某富商的合影被擺了在醒目的位置後,立即大聲質問法律在他們眼裡到底是什麼,無非是為所謂富人們用來壓搾窮人的工具罷了,本來心裡就有火氣的仁奎聽到了赫利這雖然苛刻卻十分有理的話後竟然一時語塞了,他又何嘗不是這樣想的呢?
 
一直沒有活幹的四人組合,在經濟上也遇到了麻煩,當炳明向赫利抱怨時,赫利打開了電視機,裡面正在播放著因貪污秘密資金和提供賭博資金兩項罪名而被起訴的羅元學社長竟然被無罪釋放了。
 
當檢察局的張次長舉行記者招待會宣佈終止對羅社長的調查後,站在後排的仁奎心裡一片酸楚,本來他搜集的證據是足以對其定罪的,但是這些證據卻都被次長駁回了,心裡越想越氣的仁奎直接找次長質問他這麼做的理由,當聽到對方不但不為自己所做的事情而感到慚愧,反而指責自己是站在原來的團長崔賢技那邊的人時,仁奎的火氣再一次地衝上了頭頂,他捫心自問自己是在撼衛法律的公正,卻被人以為是在和某人拉幫結伙,這樣的回答讓他感到了屈辱,他直接形容次長在用骯髒的嘴來部崔團長,竟然得到了次長用手中的公文包打向了自己的腦袋的對待。
 
突然出現在面前的檢察廳廳長制止住了張次長再次抬起的手,跟著廳長走進辦公室的仁奎並不認為自己有錯,憑著他對崔團長的瞭解,他始終不相信自己之前的上級貪污逃亡海外,他覺得這些都是張次長他們故意設計陷害崔團長的,聽到這些話的廳長要他拿出證據來時,仁奎卻又無言以對了,聽到廳長再次強調證據二字時,仁奎強調他會拿回來證據,最後補充了一句不管用什麼辦法後轉身離開了。
 
接到佳奎電話的赫利立即把四個人召集到了一起,四個久違的夥伴聚在一起後先是開心地調侃起來,可是當他們看到了出現在門口的仁奎和時立即警覺起來,他們覺得這一次赫利又出賣了自己。當仁奎把手中的檔案袋丟在桌子上時,在座的四人才開始相信赫利說的合作是真的。當聽到仁奎心情激動的講述那些犯了罪卻沒有受到相應的處罰的人又在利用他們手中的權利和金錢重新壓搾著窮苦的人們時,三個人心中的俠義正氣被重新地召喚出來當聽到這個過程中得到的現金全部歸他們所有時,三個人先前當志願者的不滿立即得到了釋放。
 
羅社長選派的博擊選手輸掉了比賽,這個結果讓他大發雷霆,不僅損失了大量的錢財,甚至遭到了其他會員的嘲笑,自己的岳父甚至想要召開董事會來罷免自己,這些不好的事情猶如潮水般向他湧來,令他頭疼不已,利用這個絕佳的機會,赫利偽裝成拳手經紀人接近了他,並巧妙地把振雄安插到了他的身邊。
 
第4集振雄發瘋要替兄長報仇未果 羅社長最終落得人財兩空
擂台上的拳擊比賽進行得如火如荼,台上的羅社長焦急地注射著台上的一舉一動,而此時的赫利和雅玲在炳明的遠程協助下已經偷偷地潛入了羅社長存放賭博資金有房間裡。讓人沒有想到的, 警報突然間響了,遠程搖控的炳明也搞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只能氣憤地敲打著電腦。台上的振雄被對手抓傷了眼睛,當他向裁判示意對手犯規後卻沒有得到應該的判決。
 
發現情況不對的羅社長的手下把大量的現金搬到了車上,但是開車的人卻換成了炳明,當他們發現上當後追出去後,卻已經晚了。
 
因為抗議羅社長集團的違規拆遷,振雄哥哥帶領著附近的居民向開發商示威遊行,不料卻遭到了一群不名身份的人棍棒,振雄的哥哥不幸被打中了頭部暈倒過去,當振雄接到侄兒打來的電話趕到醫院時才知道哥哥被打成了腦出血還需要進一步的手術才能轉危為安,氣憤的振雄用力地砸向了牆壁,但又不知道該卻哪裡報仇。
 
炳明看到車廂裡堆滿了現鈔,高興的不得了,卻發現赫利和雅玲卻是一臉嚴肅地站在一旁不說話,細問之下,才知道他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偷來的錢竟然被羅社長調包了,他們弄到手的竟然是假幣。
 
僱傭打手的羅社長假意來醫院慰問傷者,不料剛一出電梯就被傷者家屬圍了個水洩不通,直接把他堵在了電梯裡,恰巧路過的振雄看到情況後,立即衝了上去,嚇得羅社長慌忙逃竄,振雄被隔了鋼化門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羅社長離開,不甘心地振雄立即打車追羅社長隨到了公司。
 
在地下停車場,振雄打倒了羅社長身邊的打手後,看到趕來的警察,本以為他們是抓羅社長的,卻不料自己被警察按倒在地,羅社長掏出錢包拿出幾張鈔票輕蔑地赫利他們赫利他們丟在了振雄的面前後揚長而去,恰巧路過的赫利他們蒙上面救走了振雄,車上的振雄依舊是暴燥不已,赫利示意停車後,好好地教育了他一頓,並答應一定會幫他徹底地報仇後振雄才冷靜了下來。 
 
四人商量好的對策雖然有些風險,但是目前這種情形下也只能冒一次險了。事情果然沒有他們想像的那麼好,雖然拿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但後面也跟著甩不掉的尾巴。雅玲的車技自是不作說的,但是對方好幾輛車緊緊相隨,怎麼也甩不掉,就在他們被逼到了絕路,對手以為抓住他們是順理成章時,雅玲卻騎著她更加擅長的摩托車載著炳明在目瞪口呆的眾人面前揚長而去了。
 
得到消息的羅社長趕到現場後看到的是他之前的被赫利他們偷走的假鈔,當看到眼前的情形的他可以說是氣急敗壞到了極點,就在他快要瘋了的時候,眼前的手機響了,電話赫利打來的,當羅社長問他是誰時,赫利毫不避諱地說自己是個騙子,聽到這句話的振雄開心地和赫利擊掌慶祝,在下一步的行動開始之前,赫利交給振雄一箱子錢讓他好好地照顧哥哥,這一舉動不僅得到了雅玲和炳明的支持,更讓振雄激動地說不出主話來。
 
赫利他們把羅社長引到了他的家裡,那裡機關重重,炳明遠程遙控著開門和關門,雅玲剛帶著他們滿世界地跑著,在躲閃的過程,雅玲弄丟了和炳明聯繫的耳機,但是在最後的關鍵時刻,在炳明的奮力幫助下才得到逃脫,而跟打手們走散的羅社長卻來到了赫利一直在等的他的房間裡,在赫利的巧妙引導下,羅社長說出了自己為了得到現在的位置而去巴結會長的醜女兒的話後,單間裡的燈忽然變亮了,會長的女兒聽到羅社長的真正目的決定要離開他了,振雄一拳把羅社長打倒在地,在掌握了羅社長犯罪有利的證據下,仁奎帶人帶走了 他。
 
赫利假借檢察官的名廣義給那些被羅社長手下打死、打傷的人員家屬送去了撫慰金,當仁奎聽到同事們對自己的交口稱讚時,心裡默默地向赫利豎起了大拇指。
 
赫利深情地凝望著他親手製作的展示板,上面的千東變、池成奎、 羅元學都被他親手送進了監獄,而最令赫利利頭疼還是那個神秘人物,就連他至今也不清楚那個人究竟是誰?
 
第5集雅玲出手解救落單智英 雅玲被迫助助紂為虐
為了能擊敗競爭對手,金國鍾會長馬不停蹄地刺殺著所有反對自己的人,就連最後一個警察局的班長也沒有逃出他的魔爪,而仁奎正是當時親眼看到了這一幕的證人。
 
一直被仁奎緊緊咬住不放的樸社長本來還打算著把資金盡快套現,開心打電話的他並沒有注意坐在前面的人竟然是赫利和雅玲,還沒有來得及詢問原因的他已經被雅玲炫目的車技晃得不知所以的,一直吵著要下車的樸社長根本沒有理會赫會說出的他下車會後悔的話,剛一開車的樸社長就發現自己居然是在檢察院的門口,本來還想著要遠離仁奎和他的手下,沒想到自己居然會主動送上門來。
 
雖然被控制了,但是當面對仁奎的調查時,樸會長依舊是他那幅蠻橫無理的態度。因為實在沒有樸會長犯罪的有利證據,仁奎不得不去向赫利求助了。
 
一個人坐地鐵回家的雅玲看到車廂裡成雙成對的情侶十分羨慕,但是自己目前的狀況又不允許她有別的想法。車廂裡的一對青年青年男女引起了她的注意,本來就是小偷出身的她自然明白這其中的門道,彩玲死死地盯著那個女孩兒,對方慚愧地低下了頭。下車沒有多久,雅玲就看到了被身後的警察追得落荒而逃的那對男女,在逃跑的途中女孩兒摔倒了,男孩丟下她自己逃走了,沒有多想雅玲上前解下了女孩兒身上的包,把裡面能證明她犯罪的那些她們偷來的錢包全部丟進了垃圾桶裡,由於沒有證據,女孩兒也沒有受到警察的為難,但是她對於雅玲在幫助自己時的那份從容不迫非常感興趣,一心想要跟著她學習手藝,在和女孩兒的聊天中,雅玲得知了這個名叫邊智英,是一個沒有父母在孤兒院裡長大的可憐的孩子,當聽到女孩兒還想從事小偷時,雅玲明白這裡面的心酸,自然不會答應教她什麼本領,但是看到女孩兒無家可歸,就收留了她。
 
第二天,早早起床的智英不僅為雅雅做了早飯,更是勤快地幫她收拾了屋子,洗好了衣服,即使如此,雅玲還是狠心地把她趕了出去,回到家後的雅玲看到了餐桌上的智英的手機,聯想起昨天夜裡智英說說夢話叫媽媽的樣子後,雅玲心裡更加難過了,這個女孩兒跟自己兒時有著一樣的遭遇,但是自己卻把她趕走了,雅玲拿起手機找到了智英說的那家孤兒院,當看到院長並聽到他說這裡的孩子們會喊他爸爸,再聯想起智英說她不願意回到這裡時,雅玲大概也猜出了這裡面的問題了。
 
四個人在一起討論著下一步的計劃時,雅玲無精打采的樣子讓炳明非常生氣,還好被振雄用身體壓住了,赫利也看出了雅玲的反常之處,但是雅雅卻什麼也不肯說。一個人出去透氣的雅玲接到了原來團伙的電話,電話裡竟然是智英的聲音,為了搭救智英,雅玲接到了對方的要挾幫他們做事。
 
來不及等雅玲了,赫利他們三個人只能自己行動了,在得到了有利的情報並跟蹤這些人到達他們利用暗號聯絡的地點後,赫利發現了對方人數眾多,他們三個人根本不是對手。權衡之下,赫利他們只能利用報假警的方式利用警方的力量來抓捕這幫人,但是在開車追趕他們的目標時,赫利卻看到了對方車裡開車的人竟然就是雅玲。
 
第6集雅玲俠肝義膽卻被騙 三人奮不顧身救妹妹
由於車技不如雅玲,赫利最終最終還是被警察抓住了,不過憑藉著他那三寸之舌把自己說成了仁奎的秘密調查官,還好前來確認的仁奎沒有說破,赫利在警察局裡飽飽地吃了一頓飯後就跟著仁奎離開了。
 
為了追查那批巨款的下落,赫利他們他們連哄帶嚇地逼的那群的一個手下說出了白善的名字,而要挾雅玲的人也正是那個白善。
 
當完成任務的後,聽到雅玲說要去接回英智後,那個白善的的手下並沒有兌現他的承諾,當聽到那人說英智竟然被他們當成玩物送給那些個大人物時,氣憤的雅玲冒險衝進去救下了英智,在逃跑的過程中,對面過來的汽車擋住了雅玲的去路,當看清對面司機是福利院的院長後,雅玲讓他快點帶走英智,自己和後面追趕的人們打了起來,聽到英智的尖叫聲後,雅玲一個走神被人一棒子打倒在地,迷糊中她看到英智被院長強拉硬拽地拉上了車,本以為自己是救了英智,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親手把英智送入了虎口。
 
在調取赫利昨天出事的路線時,炳明無意中的一句雅玲讓他打聽的孤兒院引起了赫利的警覺,他假借刑警的名義找到了院長,談話間精明的赫利發現對方明顯是在撒謊,在路上赫利無意中發現了一個攝像頭,他又像上次那樣打著仁奎的幌子開始調查起來,得知消息的仁奎直後悔自己不該和赫利摻和到一起。
 
無意中得知自己的俠肝義膽居然被英智給耍了,而對方的目的就是要加入這個組織,雅玲後悔地直用頭撞向柱子,同樣被綁在一旁的連聲不住地道著歉。
 
正準備對雅玲和英智動手的院長被赫忽然的造訪的赫利打擾了興致,院長明顯不是赫利的對手,沒過幾個回合就被打倒在地,在救出雅玲準備離開後,院長舉起槍對準了他們,在關鍵的時候,一直視雅玲為妹妹的炳明和振雄衝了進來,看到雅玲被打後,兩個人都生氣地要找院長報仇,看到這一幕的雅玲激動地說不出話來。
 
為了能逃出去,看到面前黑乎乎的一群人,赫利也沒有退縮的意思,叫上他的另外兩個個男性同伴衝了上去明智。明知道,這一戰會是凶多吉少,但是想到他們身後有他們想要守護的妹妹時,三個人的決心更大了,臨走時,赫利把車鑰匙塞進了雅玲的手裡,他知道,有了車,雅玲將比他們三個人都要強上百倍。經過了一場激烈的打鬥,在赫利三個人他們快要擋不住的時候,仁奎帶著警察趕來了,準備駕車逃跑的院長最終還是被緊隨其後的雅玲別到了一邊發生了車禍。
 
第7集成真名下現巨額賄選資金 漢娜被致幻跳樓自殺身亡
議員金成真作為下屆總統的有利競選人,在台上慷慨陳辭,把他當選後的國家描述得無比美好,他口中所謂的為女性創造公平、公正的職場環境不過是他為了拉攏選民而提出的穴頭罷了。
 
梁惠珠本來是抱著滿腔的熱情準備投身於金議員競選的輔助人員,可是現在卻給她當頭一棒,當她無力地拖著行李箱走出地鐵站的時候,竟然遭到了對方的電話恐嚇,直率的惠珠又豈為那幾句話後退,只說了一句她會起訴後就掛斷了電話,令她沒有想到的是,她還沒有來得及打開房門就被自稱是警察的三個人為好非法攜帶毒品為由帶走了。
 
雅玲和赫利三個人相處時,覺得他們每一個人都怪怪的,當仁奎出現在門口時,赫利的一句最奇怪的人是他的話打斷了雅玲對他們性格的猜測。
 
仁奎每一次都不會空著手來找赫利小組的,這一次他們發現了兩個裝有巨額鈔票的手提箱,聽到找到箱子的地址,炳明後悔不已,他昨天是經過那裡的,怎麼就沒有發現那兩個箱子呢,聽到振雄的一句光顧著玩遊戲的話後,知道這是自己弱點的炳明也只好住口了。
 
事情的發展果然如赫利所猜想的那樣,接觸過這兩箱子巨款的白善被滅口了,而在調查白善的資金去向時,議員金成真的名字出出現在了帳薄中,按照之前的慣例,赫利見到這樣有油水的活兒自然會欣然接受的,但是這次赫利卻做出了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鏡的舉動,他不光拒絕了仁奎,還說出了非常不友好的話來,這讓與仁奎同行的孟系長非常不滿,他差點還和赫動起手,被一旁的振雄拉開了。
 
惠珠的媽媽不相信女兒會捲入毒品案件中,她舉著寫滿冤情的牌子到電視台大廳裡示威,遭到了保安的阻撓,剛錄完節目的陳勇俊看到這一幕上前制止住了保安後還很有耐心地傾聽著梁媽媽講述有關的案情。
 
一直不同意參加調查的赫利被振雄他們強行帶到法庭旁聽了惠珠一安的審理,當看到惠珠的辯護律師居然就是自己這段時間一直在關注的律師陳勇俊時,赫利改變了主意,他又像以前一樣胸有成竹地調兵遣將了。
 
赫利又一次假借檢察官的名義對惠珠進行了詢問,但是不恥於有權人的那幅嘴臉,開始時惠珠並不本配合,但是最終還是被赫利說服了,講出了那天發生的她一輩子也不想回憶的事情。在聽完惠珠講述自己險些被成真強姦,還被成真的老婆辱罵和最後被自稱警察的人栽贓後十分震驚,可是在看到惠珠哭著問自己她是否在做無用功時,赫利態度堅決地否認了,此時此刻,他要盡快調查清楚這件事情的態度更加堅定了。
 
雅玲三人分別用傳統的方法調查惠珠的案件卻屢屢碰壁,赫利卻使出了他那招最擅長的美男計,把在法庭上作偽證的女孩兒手機裡的信息搞到了手,當看到成真為了報復惠珠竟然採取那些下三濫的手段,四人小組裡的每個人都是異常地氣憤。
 
成真老婆的助理成漢娜不光看到了為了了贏得大選,他們夫妻兩人不惜殺人越貨之後害怕地把她所掌握的所有證據交給了陳勇俊律師。一直在幫助成真動作非法資金的南社長因為口風不嚴,險些被成真老婆滅口,還好在漢娜的幫助下看見情況不對勁,立即逃了走了,炳明和侵了南社長老婆的電腦掌握了南社長的位置,赫利他們趕到那裡後,並沒有發現南社長的人影,只找到了一些可疑的線索。
 
在成真的老婆殺死南社長後,她接通了一個視頻電話,讓漢娜做夢都想不到的是,那個地法庭上義正詞嚴的為惠珠辯護的律師陳勇俊居然和成真老婆是一夥兒的,儘管漢娜一再否認,但是最後還是她手下的人拖走了,幸運的是,漢娜並沒有被殺害,她撿回了條命,但是在強烈的致幻劑的作用下,漢娜在雅玲三人的眼前從樓上跳了下去。
 
接到赫利通知的仁奎匆匆趕來時恰巧看到了砸落在警車上的漢娜。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佳奎看到眼前這殘忍的一幕也是震驚不已。
 
第8集赫利借用媒體打壓勇俊 仁奎出手反被同學出賣
漢娜的事情對赫利的觸動也非常地大,他一個人來到醫院外的廣場上想好好清醒一下,f卻還是沒有任何的思路。
 
在走訪惠珠媽媽時,赫利得知了漢娜曾經想幫助惠珠出庭作證並見過勇俊的事情。因為成功在幫忙掃除了成真老婆身邊的內奸,此時的勇俊正在看著眼前那兩箱子的鈔票癡癡地笑著,勇俊拒絕了成真老婆邀請他加入他們陣營的提議,坦言自己除了錢財之外對其他的東西都不感興趣。
 
仁奎因為私自傳喚成真被次長罵了個狗血噴頭,他們的對話被門外的赫利聽得一清二楚,看到仁奎一幅苦惱的樣子,赫利把一摞資料丟到了他面前,並告訴他他從一開始的調查方向就沒有找對,難怪如今會如此地被動,仁奎看到了赫利遞上的竟然是恿俊的資料,仁奎的思想瞬間回到了十五年前,他剛成為檢察官時,跟隨的老師崔賢技身上發生的貪污秘密資金的案件,憑借對老師的瞭解,賢技根本不會是那種人,但是當時賢技案件的公訴檢察官就是現在的陳恿俊,經赫利的提醒,仁奎才恍然大悟,從十五年前,他就在和那股檢察機關內部的黑惡勢力鬥爭,但是勢單力薄的他又怎麼可能獲勝,現如今,歷史好像重演了,而這一次,他不再是一個人在戰爭,他的身邊有和他一樣嫉惡如仇的赫利四人。
 
眾人在聽了赫利的計劃後都會心地笑了,赫利這個方案如果成功的話,那麼他手中的這些人都會淪為窮光蛋的。而對於嫉惡如仇的四人小隊來講,懲罰那些傢伙的最好辦法就是不光讓他們受到法律的制裁,更讓他們失去他們最喜愛的身外之物—錢財。
 
在分析了各種因素後,赫利決定先拿俊恿開刀,於是乎,俊恿之前的所劣跡被挖了出來而且還被赫利他們專門找的網絡寫手寫民成了故事感超強的文章後流傳到了網絡上。只有讓一個人憤怒了,他才會做出超越理智的事情,赫利把這一原則用到了俊恿的身上,經過一系列的刺激,俊恿原來還算沉得住氣的性格現在也快要被赫利和仁奎的組合拳打暈了。
 
為了能搜集到有利的證據,雅玲化妝成服務員去恿俊眾人說話的包間服務,多疑的恿俊立即看出了雅玲是幅生面孔,找來老闆質問,好在赫利已經提前收買了老闆,才讓雅玲得心平安離開。在離開時,雅玲把一個微型的竊聽器偷偷放在了眾人的桌子下面。
 
也正是有了這個竊聽裝置,當姜次長在檢察總長的撐腰下對仁奎指手劃腳,干涉他調查成真的案子時,檢察長出面向他們展示了他們之間那些不想讓外人知道的談話內容,檢察長知道非法獲取的證據在法律上是沒有效力的,但是如果把這些證據交到媒體手上的話,檢察總長想要邊任的事情將會徹底地泡湯,檢察長也小人了一回,他也學著對手開始要挾他們了。而檢察長這麼做的原因只有一個,要他們不要再干涉仁奎調查成真的案件了,看到對方默認了,檢察長轉身準備離開,在他即將走出房間的時候,說出了那句他之前也是崔團長的手下。
 
仁奎找了他以前的同學幫忙搜集恿俊的證據想要整跨他,不料,卻被那個同學出賣了,那人收了恿俊的錢向仁奎提供了虛假的信息,恿俊假藉著這個機會派人想要殺死赫利,眼見著對方幾十號人而自己卻連一個幫手也沒有,赫利本能地向後退了退,退到門邊上時赫利停止了腳步,在那群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他們中間的閘門緩緩地落下了,本以為勝券在握的他們卻沒有想到最後出不去的居然就是他們自己。
 
第9集炳明意外救下雅玲振雄 勇俊行兇滅口反而被抓
等著警察們趕來時,在場的人幾乎全部已經被赫利打倒在地了,他安排安排孟系長處理現場,自己則跑去追那個手拿賬簿的男人去了。仁奎接到了孟系長的,得知關鍵的證據被赫利握在手裡,再看看辦公室裡接聽著各方打來的求情電話亂哄哄的樣子,也十分苦惱,當他向赫利詢問他這麼做的真正目的時,得到了赫利直言不諱地講出了,現在檢察內部已經爛到了根部,單憑仁奎一人之力是無法徹底剷除的,而赫利卻可以幫他這個忙。果然,地檢長在悄悄地命令張次長搜查仁奎的辦公室,找出一切對他們不利的證據。
 
雅玲三個人利用赫利在外面掩護的機會偷偷潛進了房間裡,她們意外地找到了大量的現金,就在她們開心地擊掌慶祝時,卻發現她們已經被一群人堵在了那個狹窄的通道裡。去洗手間沒有和雅玲她們在一起的炳明出來恰好看到了已經寡不敵眾的振雄和雅玲,等那群人準備兩次向雅玲她們動手時,炳明手舉著滅火器,衝向了人群,在干粉的幫助下,三個人成功地逃脫了,得知自己辛辛苦苦黑的錢全部被搶走後,勇俊快要瘋掉了。按照赫利的要求,勇俊來到了兩約定的地點,剛剛下了出租車的赫利就被勇俊發現了,勇俊看到了赫利手中的自己的賬薄,想起來自己被搶走錢,發了瘋似得開車衝向了赫利,赫利也發現了對面車輛的來者不善,急忙奔跑,在路口的一個拐彎處,赫利被重重地撞倒在地,車裡的勇俊驚訝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看到開車的人在抬赫利的同時連同地上的賬薄一起撿起來時,勇俊半天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兒。
 
當赫利給勇俊打通電話的時候,勇俊還沉浸在剛剛他拜託總長幫助成功的喜悅中,赫利的話直接擊中了勇俊的七寸,他已經沒有了往日假裝出來的斯文,衝著電話那頭的赫利大聲咆哮著,惹怒對方後亂了分寸,這一向是赫利最擅長的事情,此刻,他正在享受著自己的勝利。
 
醫院的病房裡,趁著沒有人,勇俊躡手躡腳地走進了病房,他開心地看著病床上頭上包裹嚴實的赫利,開心地拿起了放在枕邊的賬薄頗為得意地笑話起赫利來,雖然得意,但是老謀深算的俊勇還是隨時保持著警惕,他拿出隨身攜帶的探測儀找出了赫利口袋的錄籬他們音設備,當著赫利的面用水破壞了,認為自己已經掌握了一切的勇俊終於說出了他一直埋在心裡的話,他是為法官和檢察官們辯護而且收了大量的錢財,不光如此,喪心病狂地勇俊居然想到了要殺死赫利滅口,他戴上提前準備好的手套掐住了赫利的脖子,開始時赫利快要被他掐死了,但是當赫利突然伸出手扳開了勇俊的手坐起身來時,勇俊嚇得躲到了門口。
 
雅玲三人剛走出醫院門口就急忙跑了回來,原來剛才截殺他們的勇俊的手下已經追到了醫院,想要打死三人,三個人拚命地逃跑,但是卻跑進了一個大門緊鎖的通道,就在對方再一次以為自己勝券在握的時候,孟系長和他身後一大群手拿手槍的警察正對著自己。此時勇俊已經快要瘋掉的拿起衣架準備和赫利決一死戰的時候,出現在門口的炳明三人紛紛拿起手機拍下了勇俊手持衣架面目可憎的形象。
 
原來,這一切都是赫利他們事先安排好的計劃,而勇俊也非常配合地帶著他的手下配合著這個計劃,看到孟系長出現時,心存僥倖的勇俊覺得經過自己嚴格地搜查沒有給對方落下的把柄,卻沒有想到強中自有強有手,赫利不經意地聽到炳明說起可以用電視機錄音就採納了,而這裡是探測儀探測不出來的。搶過賬薄奪路而逃的勇俊被一直守株待兔的仁奎伸腳絆倒了後手中的賬薄也掉了出去,還沒有等他伸出去的手夠著賬薄時,仁奎早已一腳踩了上去。
 
在看守所裡的勇俊打了他最抱有希望的一個電話,當他提出來鴿拿錢要那人給自己幫忙時卻沒有聽到對方任何的答覆,勇俊明白了自己已經成為了一顆棄子,他無力地低下了頭。
 
那個神秘的人剛剛掛斷了勇俊的電話,又接到了顯示恿俊的手機打來的電話,而這個電話是赫利打來的,他知道恿俊背後那個神秘的人就是自己展板中央唯一一個連自己也不知道是誰的人,而就是這個人也正是自己一直在苦苦追尋的人。當聽到赫利電話裡赤裸裸地威脅下一個他要對付的對象就是自己時,那人沒有絲毫的懼色,反而嘴角露出了不懈的笑容,隨即,他把手機扔出了車外揚長而去了。
 
為了慶祝這次的勝利,赫利專門邀請四人小組盛裝出席他請客的聚會,開心四人舉杯暢飲起來。席間,赫利在洗手間裡意外地發現自己隨手丟掉的勇俊的手機竟然被旁邊那個男人落在了洗手台上,出於謹慎,在聚餐剛剛開始沒有多久時,赫利把大家叫了回來,炳明不明白赫利這葫蘆時到底賣的什麼藥,自己查了幾個小時卻什麼線索也沒有查到,赫利神經質地反覆追問自己有沒有漏掉什麼,赫利的這一反常舉動讓炳明也頗為不解。
 
站在展板面前,赫利一邊凝視著那個他放在中間的神秘人的照片,一邊拚命地想要回憶起在洗手間裡他看到的那個男人的樣子卻始終很模糊,在他腦海裡面的只有那漸漸遠去的皮鞋踩在地上的聲音。
 
第10集元基秘密回家遭遇女兒出賣 赫利支招成功調查元基
當赫利正在故弄玄虛地講述著他下一步的時,妍熙打來的電話把他叫了出去,雅玲非常吃驚地看著赫利離去的背影,但是炳明和振雄卻好像早已司空見慣了。
 
匆匆來到妍熙家的赫利卻意外地聽到妍熙說自己的爸爸回來尋找臨出門前交給自己保管的一把鑰匙,一直也沒有爸爸消息的妍熙忽然接到了爸爸打來的詢問她金庫鑰匙的事情,這讓妍熙即感到忽然又十分害怕,她用衷求的目光注視著赫利拜託他幫忙帶回來自己的爸爸,赫利欣然答應了。
 
赫利跟大家提起了一樁十五年前發生的1800億元股市價值人間蒸發的案件,這個案件涉及的數額之大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在聽那個介紹這家上市公司給一家事後立即倒閉的咨詢公司的名叫秋元基的人,而這個人是這家公司倒閉前就拋售了手裡所有的股票,賺得盆洪缽滿後離開偷渡離開了,而幫助他離開的竟然就是當時的檢察官崔賢技,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仁奎不自覺地低下了頭,他始終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但是這一切都證據確鑿地擺在他面前,這讓仁奎的任何辯白都顯得蒼白無力,這一刻,仁奎開始懷疑正正義的力量了。
 
當赫利說出賢技最後自殺時,仁奎的情緒終於爆發了,他用手指指著赫利的鼻子,警告他不要再翻出來過去的事情,赫利說出他從秋元基的女兒處證實元基回來了,得知這個消息的仁奎也感覺到事情過去的事情到了這一步也應該查清楚那塵封在他內心深處的秘密了。
 
當仁奎向同事們佈置抓捕元基的行動時,他說的不得向外界透露的話被他的上級聽到了,和仁奎同為賢技門下的次長知道這個消息也很高興,他想為仁奎加派人手,但被仁奎為保密為由拒絕了。
 
為了得到更加有利的證據,赫利他們來到了秋妍家附近調取了附近的監控,掌握了元基的活動曾經在這一帶出現過的證據,在佳奎的幫助下,調查了那元基出現的時間段內這個區域撥打電話的情況,最終他們把重點鎖定在了一個樸春才的男人身上,當得知這個春才真實的身份是幫助人們洗錢,從而獲得高額回報的傢伙,瞭解春才才喜歡打高爾夫球,而且在今天下午將會有一場球賽時,赫利他們立即行動了,赫利他們利用了一招調虎離山把用赫利換下了那個邀請來的專業球手,偷走了他的手機不僅收集到了春才的聲音樣本而且偷走了他的手機,當元基打來電話時,炳明利用專業的變聲軟件和元基了見面地點。回想起答應過秋妍的話,赫利獨自一人去和元基見面了。
 
第11集赫利成功找到巨款 元基當場遭遇槍殺
看著來者不善的千會長和他的一群手下,赫利本能地把元基護在了自己的身後,但是一旦雙方動起手來,元基也只能自求多福了。在外面等候的雅玲發現了不斷向停車場開來的車輛,感覺到了赫利可能遇到了危險,忙上前幫忙。
 
元基也看清夢眼下的狀況,他拔腿就跑,他的這個舉動也給赫利幫了不小的忙,一部分人跟著元基跑了出去,在隨後趕來的雅玲眾人的幫助下,赫利非常輕鬆地脫險了。
 
一路被那群人追趕的元基被逼上了一條死路,就在他開始絕望的時候,赫利趕來救了他,脫離了危險的元基也慢慢地恢復了理智,他開始懷疑眼前的赫利並不是自己想要聯繫的春才,聽到這番話的時候,赫利並沒有露出馬腳 ,反而裝出自己無意中攤上麻煩的苦惱氣憤得想要離開,卻被元基喊住了。
 
仁奎沒有頂住來自地檢長的壓力,把他所知道的元基回國的事情說了出來,當赫利從電視裡看到檢方為抓獲元基成立了專門的調查組時,之前他對仁奎的信任已經消失怠盡了。
 
地檢長的人追蹤到無基的手機位置很快找到了他們,就在赫利和元基被追得走投無路的時候,雅玲驅車趕來救下他們。
 
振雄憤怒地指責仁奎不講信用對外透露了他們的行蹤,但雅玲則是覺得這其中一定是另有原因的。赫利他們帶著元基逃跑的路上,遭到了警察攔路檢查,在打倒了一群警察後赫利發現自己已經被警察指名通緝了。得到消息的仁奎準備前往事發地點時,被孟紗長攔住了,看著手下拉住自己手臂的手,仁奎讓他鬆手,看著仁奎一本正經地的樣子,孟系長也只好妥協。
 
赫利他們來到港口準備坐船離開,卻發現那裡有大批的警察在逐個檢查。陷入困境的赫利發現了正在駛來的一艘快艇後把手裡的望遠鏡遞給了雅玲,雅玲立即心領神會。當赫利假意跟那快艇的主人交流時,雅玲偷走了那人口袋裡的鑰匙。回過神來的那人看著自己的快艇揚長而去只能大聲呼喊卻又無能為力。
 
雅玲看著眼前的房子覺得非常地熟悉,她上前查看時發現了門上掛著車東秀的的名牌,在向路人打聽到這房子的主人早在15年前已經死亡的事情,聽到這話的雅玲心裡一驚,但是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元基帶著赫利他們在港口轉了好多圈也沒有到達他們想去的地方,赫昨明白主要還是元吉會長基不信任自己的原因,他帶著元基下車想要和他好好談談卻被當地的警察發現並抓住了。
 
在兩名警察的交談中元基得知了赫利的真實身份,但是赫利卻在一直裝睡。正在行駛的警車被千會長的車迎面攔住,警察發現不是對方的對手,只能把手銬的鑰匙交給了赫利,還好雅玲她們及時趕到才解了圍。在雙方打鬥的時候,元基趁亂從車上逃了出來,赫利一路跟蹤著,終於找到了元基藏匿著巨額財產的地方。當聽到赫利說出他幫助元基並不是因為想要那筆財富而是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時,元基氣憤赫利為了自己而接近自己的女兒。聽到元基又提起15年前的事情,赫利的忍耐也到達了極點,他訴說著因為他們的栽贓陷害,剛正不阿的檢察官變成了受賄的主犯,而無法忍受殘酷現實的那名檢察官的妻子選擇了自殺。當聽到赫利說出妍熙承受著本不應該由她承受的痛苦而堅強地活了下來,只為了能讓父親平安的回來,父親的平安是她一直所期盼的,聽到這番話後,元基癱軟在地痛哭流涕起來。
 
一路上尋找赫利的雅玲她們發現了仁奎帶著人擋在她們面前時十分不解。直到仁奎說出了事情的真相大家才恍然大悟。當元基用戶鑰匙打開房門的時候,快有一人高的鈔票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坐上警車的元心裡反而踏實起來,現在他終於可以睡個好覺了。
 
在赫利的幫助下,妍熙在元基即將被帶走的時候出現在了機場,眼看著父女二人就在團聚的時候,孟系長居然開槍殺死了元基,這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也就驚呆了,就在孟系長開槍準備自殺的時候被周圍的警察攔住了。赫昨猛然間想起來元基曾經對自己說過那人總有留有二手的話,看來背後那個神秘的人確實想得非常地細緻,這一點讓赫利也是非常驚訝。
 
第12集柄明三人均與此案有關 仁奎遇害眾人全力相救
海港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悲劇就這樣眼睜睜地在他們的面前上演了,而他們竟然無能為力去制止。孟系長歇斯底里的哭聲與妍熙痛不欲生的哭聲交織在一起,每個人心裡都有著旁人無法理解的痛苦。而此時此刻,成真和他的同黨們正在慶祝他的當選,那現場歡樂的氣氛與港口的死亡氣息形成了如此鮮明的對比。
 
當仁奎找到孟系長的妻子和剛出生不久的兒子時,才明白了他之所以會這樣做的真正原因了,在審訊室裡,仁奎剛叫出孟系長三個字就哽咽了,他一邊握住孟系長的手一邊親切地叫著他的名字,當他們之間的感情面對著如此重大的考驗讓仁奎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一向瀟灑的赫利面對傷心的妍熙也不知道該如何勸說,只能默默地陪在她的身邊,當赫利把元基手上的手錶遞給妍熙的時候,看到這個自己送給爸爸的禮物,想著自己還答應過為他買更好的手錶時,妍熙的情緒終於還是爆發了,她終於嚎啕大哭起來了,赫利覺得是自己沒有遵守對妍熙的約定,也十分自責。
 
對於想非常周到,指使孟系長時也是掩蓋提非常嚴密,不過百密一疏的是,他還是被孟系長看到了脖子後面的黑色紋身,看到孟系長只能提供這個情報了,仁奎也離開時拿走了孟系長的警官證,他狠狠地把證件抓在手裡,他一定要親自洗刷今天這要挾的恥辱。
 
柄明一直非常納悶,為什麼赫利如此執迷於這個案件,他試探性地在網上查詢了一下,查到的結果讓他非常地震驚,當赫利突然出現在他面前時,沒加堤防的嚇得慌忙合上了手中的筆記本電腦。
 
柄明藉故自己胃疼離開了,之後赫利一直也聯繫不上他,回想起剛才柄明奇怪的表現,當赫利打開柄明丟在桌子上的筆記本時,赫然發現了自己的所有資料都明明白白地出現在了面前,現在赫利終於明白了剛才柄明離開時問向自己那句奇怪的話和現在一直不接自己電話的真正原因了。
 
雅玲也一直在回想著剛才在海港自己發現的那個似曾相識的房子和那個可能和自己有所聯繫的男人的名字,在網上搜索後雅玲決定親自去調查一下。在找到東秀生前的一個好友,那人一看雅玲就認出了她是東秀的女兒,長得和父親一模一樣,當雅玲聽到當年就是元基想要從這裡裡偷渡到公海,東秀不答應他們的要求而被他們殺害,而眼前這個父親昔日的好友也因為妻子孩子被對方綁架而不得不承認是他殺死了東秀,這個秘密他也一直藏在心裡,今天看到雅玲才終於可以一吐為快了,雅玲回想起赫利提起崔檢察官時仁奎那幅義憤填膺的樣子時,也猜想到崔檢察官可以是被殺害的,而眼前的這個人也證明了這一點。當雅玲追問那個在背後指使這一切的原凶時,那人對此卻一無所知。
 
柄明十五年前,曾經應聘到千會長所在的部門工作過,而且他清楚地記得自己親手毀掉了那盤記錄著崔檢察長案情的磁盤,為了彌補自己犯下的錯誤,柄明找到了現在仍在千會長手下工作的昔日的同事,並動用了一些小手段搞好了出入證,儘管朋友一再警告他千會長是很危險的,柄明只是說了一句為了彌補他對朋友所做過的錯事,他必須冒險。
 
振雄無意中發現了赫利的秘密,而在那個展板上的一個人是自己十五年前新手幫對方抓住的,回想起當年自己為了錢所做的事情竟然害得赫利如此悲慘,振雄陷入了深深的自責當中。
 
柄明拿著出入證悄悄混進了千會長的秘密機房,在找到了他想要的文件後,準備按下複製時,回想起同事說起過的一量有人竊取資料,立即就會被發現,猶豫了片刻後,柄明還是義無反顧地選擇了按下按鍵,果然如那外同事所言,對方馬上派了千會長過來追查,在對方馬上就要查到自己時,柄明已經成功地複製完成後離開了,但是最後還是沒有逃離,被千會長的手下抓住,但是資料已經被柄明傳給了赫利,收到柄明發過來的寫著對不起的郵件後成功地找到了柄明的所在,在柄明快要被千會長打死的時候,赫利冒死救下了他。
 
柄明想要說出當年的實情,卻聽到赫利說出他也當時也並不知情的回答後,難過地哭了。
 
正在工作的仁奎接到了次長打來的電話,通知他到自己已經找到了那個幕後主謀的人了,而赫利在查看柄明發給自己的郵件時,卻意外地看到計劃裡仁奎最終竟是自殺的結果,而這個結論的下發者竟然就是仁奎一直深信不疑的次長,赫利慌忙中先安排好振雄和雅玲去解救仁奎後,自己也急忙驅車前往了。
 
來到了約定的地點武延大廈後,仁奎驚奇地發現這裡就是十五年前他親眼看到崔檢察長自殺的地方,歎了一口氣後,仁奎走了進去。
 
電梯裡,仁奎看到了一個脖子後有纏身的男人想起來孟系長說過的那個要挾自己的人的特徵後也認倒霉了,就在仁奎快要被那人掐死的時候,振雄用力把電梯門扳開,救下了仁奎。剛逃出來的仁奎就被一夥人圍住了,還好雅玲及時趕來幫他逃了出來,匆匆開車趕來的赫利看到仁奎的雅玲的攙扶下走了出來剛要上前迎接,卻忽然發現從遠處急馳而來一輛車衝著二人開飛馳而來,情急之下,仁奎推開了身邊的雅玲自己被車狠狠地撞倒在地,赫利看著眼前的一切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大聲喊著不可以,但是卻改變不了任何的現實。
 
第13集仁奎背後助力協助破案 赫利最終成功引蛇出洞
憤怒的赫利把開車的司機一把拉了出來,不顧一切地打了起來,起來對目前的現狀依舊是無能為力,赫利三人正在圍著仁奎大喊的時候,柄明發現了追在振雄身後的一幫打手,看到事情不妙,赫利把仁奎帶上車先離開了,雅玲開車去接在門口堵著眾人的柄明和振雄。好在雅玲一流的車技,掩護赫利平安離開後,他們也平安地逃脫了。三個人在一起時又說起這個案件和赫利房間裡那些個人的資料時都不為不解,直到柄明出赫利就是當年被自殺而死的崔檢察官的兒子時,一切才真相大白了。事情太過於奇怪,振雄和雅玲還是不相信柄明所說的一切,但是回想起之前赫利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情這一切似乎也就是必然的結果了。
 
清醒後的仁奎面對赫利時部之後的事情也會處理時,赫利把柄明搞到的資料裡面關於危害元基和試圖製造他自殺寫得一清二楚,但是出於對張次長的信任,仁硅還是不太相信他所看到的,直到赫利生氣地準備離開時,仁奎也想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在問起為什麼赫利在眾多的檢察官中會選擇自己時,赫利說出了這是仁奎先提高出來的,仁奎的腦海裡出了十五年前,自己跟崔檢察官父子一起照相時說過的要跟崔檢察官的兒子以後一起工作的話,當他說出赫利真實的名字秀赫時,赫利並沒有否認而是選擇徑直離開了,身後的仁奎陷入了深深地深思中。
 
仁奎的逃脫讓張次長一夥非常地害怕,他違背常規地還沒有經過調查就單方面宣佈了仁奎的調查並解放了佳奎的團隊,仁奎雖然在檢察廳內部是有些固執,憑藉著對他的瞭解,但是大家對他參與黨爭並接受賄賂都不相信,對於對他的通緝大家私下裡也是議論紛紛。仁奎的手下也覺得事情可疑,他們去找張次長理論時,卻發現今天的張次長和平日裡判若兩人。
 
雅玲三人回到他們的基地,並沒有找到赫利,卻意外地發現了被赫利的仁奎,想著赫利是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而連累大家受傷,大家起初都很感動,但是很快就把他自己擅長的而赫利並不擅長的本領都抖了出來,他們要讓赫利看看如果沒有他們三個人的幫忙,他會不會還是依舊灑脫。可是當三個人站起來的後沒有赫利的牽頭,卻又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開展。正在一籌莫展之際,柄明發現了他們已經和仁奎一直被警方通緝了。
 
赫利專門帶著仁奎的手機來到了的地方,在從望遠鏡裡看到張次長也親自出馬後,赫利巧妙地綁架了張次長,在一個非常安靜的湖邊,赫利用槍指著張次長詢問他這麼做原因後聽到他的回答後氣憤地打了他,赫利已經把他剛才所說的每一句話都了音,聽到這個消息後,張次長也是一臉地無奈。
 
張次長在向那個人匯報工作時,因為不小心說錯了話,就被那個人當著他的面用領事勒殛死了他的手下,赫利在綁架張次長時把一個微型的攝像頭安在了張次和的西服上,很快地這個視頻就出現在了那個神秘男人助理的手機上,他剛剛看過視頻就接到了用赫利打來的要求見面的電話了,聽到赫利說出自己剛才那段視頻後,那個人無奈地搖頭離開了。
 
仁奎被雅玲她們安排到了妍熙的診所,治療後醒來的仁奎看到了雅雅他們留給自己的信後發出了會心的微笑。雅玲她們又用了一次赫利以前用過的招式,她們分別把陷害仁奎的檢察官和千會長引到了一個看似是死路的地方後,得到了對方開心地承認他們是一夥的證據,就在對方以為他們這次會把雅玲三人一舉抓獲的時候,仁奎通過手下請來的檢察官同事們如同神兵天降般地出現在了他們身後。
 
劉次長按照那個男人的命令命令手下召集記者招待會宣佈仁奎的屍體已經找到,剛放下電話就看到自己辦公桌上的名字被人塗改得亂七八糟,剛準備發怒的時候,就看到了坐在輪椅上出現在門口的仁奎,仁奎借用他常掛在嘴邊的檢察官判案要講求證據,而他現在就被仁奎牢牢地掌握了證據。
 
按照赫利的安排,那個人果然來到了樓頂的天台上,面對著手舉著槍的憤怒的赫利,那人不但沒有一點的慌張,反而嘲笑著崔檢察官和仁奎等一群為所謂的國家心甘情願地奉獻的人,赫利沒有料到的是,那個人已經事先埋伏下許多的手下,赫利還沒有來得及出手,已經被那個人的手下的打倒在地,當那個人撿起地上的手槍對準備赫利準備開槍時,雅玲三人出現在了天台上,雙方打鬥得難解難分,雅玲三人漸漸地向赫利靠攏過去,四個人最終站到了統一的戰線上。 
 
第14集赫利為幫仁奎獨自擔罪 雅玲偷開警車救下三人(結局)
那個人的手下讓他先行離開,自己則帶著其他打手對付雅玲三人,赫利跟著那個人的方向追了過去,剛追到路邊,正好兩名警察路過,那個人指控赫利是攜帶著槍支的被通緝犯,在警察的追捕下,赫利沒有追上那個人。他制服了警察準備開車去追趕,卻被雅玲三人用車攔住了去路,無奈之下,赫利只能和他們面談了,聽到三人說出柄明在那人車上安裝了定位裝置並成功地抓住了千會長,斬斷了那個人的左膀右臂後開心的笑了。
 
知道雅玲並沒有被通緝,赫利只帶著柄明和振雄一起行動,他想更好地保護她,雅玲在行車過程中發現自己車子出現了故障,她停下車後發現居然打不開辦車門,赫利三人在耳機裡聽到雅玲歇斯底里的喊聲,但是為了她能更加安全,大家都忍住不去理會。
 
追蹤那個人到達後,赫利他們發現了一大幫參政黨成員們正在隱陸陸續續地向這裡聚集,赫利在柄明的幫助下,在他們會談的會議室裡安裝了攝像頭。會議室裡的談話被柄明直播到了網絡上。仁奎接到了觀看視頻的電話,他擔心赫利他們會因為之前的事情受到連累。
 
本以為事情成功結束的柄明和振雄在擊沉慶祝的時候,他們發現了赫利居然沒有在約定的時間離開,反而大方地走到了那個人面前,裡面只有那個人認識赫利,當他說出崔檢察官的名字時,在場的人都大驚失色,赫利把他們之間的對話全部都播了出去,赫利這種破釜沉舟的做法把他們過去包括現在想要隱瞞的事情全部說了出去。那個人生氣地想要對赫利動手,卻被赫利一拳打倒在地。
 
準備離開的赫利聽到那個人說出他根本不是有什麼事情,而這之後還會有更多的人像在場的一樣來到圍著他想要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赫利聽到這番話後,義正辭嚴地說出只要他回來,就一定會有赫利這樣的人來對付。
 
走出會議室的赫利看到了被振雄攙扶的柄明和一旁被他們打倒的三個打手,當聽到赫利說出事情都結束了並露出會心的微笑時,三個人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跑路,而還沒有等赫利回過神來,發現柄明和振雄已經跑得無影無蹤了,笑著說他倆不夠意思後,赫利也跟著跑了出去。
 
那些人的手下剛趕來想要接走他們,卻被仁奎帶的人堵在了會議室裡,現場的人全部都是位高權重的,當其中一個人面對著仁奎說是否知道自己是誰時,仁奎的一句以後他就什麼也不是的話說出後,那個人無地自容地低下了頭。仁奎來到了那個人面前,在過去的十五年裡,十五年前發生的事情讓他一直記憶猶新,現在這一切終於可以塵埃落地了。
 
赫利三個人被一群警官一直追到了樓頂的天台,但最終走投無路的他們還是被警察逮捕了,在走出大廈的時候,匆匆忙忙趕來的仁奎看到了被捕的三人急得摔倒在地,但是當他想要說出他們是幫著檢察官們在破案的時候,卻看到了赫利正在向自己搖頭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後,不明白原由的仁奎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三人被抓走卻無能為力。
 
從車裡出來的雅玲回來基地,發現三個人並沒有回來,生氣地咒罵著他們,但當她發現一封三個人在最後時刻的都沒有關心自己並送上祝福後流著眼淚看完了視頻。
 
那個人的罪行和赫利的所作所為都引起了社會巨大的反響,仁奎在交待完手下的後來到法庭,想要利用他之前錄音的文件來證實他們是在幫助自己工作,但是他提交的文件卻被柄明給黑了,當聽到法庭上播出的非常搞笑的音樂後,看到了赫利三個人搞怪的表情。由於沒有證明,赫利在個人都被判處了相應的刑罰,臨被押走時,仁奎傷感地為他們送行,卻被赫利他們千告之秘密基地裡藏著大量的現金,當聽到赫利叮囑他把這些錢全部歸還國庫後,對這此人更加地崇拜了。
 
三個人坐在警車裡,回想起合作以來那些雖然驚險卻又樂趣無窮的片斷後,都不禁唏嚅不已,大家開心片刻後,不約而同地想起了雅玲,卻聽見了雅玲的聲音,鎮定片刻後,終於發現了開著警車的人居然就是雅玲。
 
他們在視頻時叮囑雅玲今後要按照她想過的人生去生活,打暈警車司機並救下他們就是雅玲想要做的事情,這忽如其來的轉變讓三個人都狂喜不已,看來他們今後真和要開始過一起流浪的生活了,雖然很苦,但大家全都心甘情願。
 
仁奎帶著人來到秘密基地搜查巨款,卻一無所獲,只在保險櫃裡發現了三張鈔票,心領神會的仁奎頓時明白了這其中的緣故,他笑著說了這些個壞傢伙後和他的搜查官們離開了。
 
當聽到雅玲說她已經把那些錢全部藏好並建議大家以後繼續合作後,大家開心地大叫了起來,這個結局可能才是他們的最好歸宿吧。
 
【圖片cr:tvN,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 青春校園勵志劇】國標舞女孩/舞動少女團 劇情介紹~金甲洙、朴世婉、張東尹
《國標舞女孩》以2017年的同名韓國電影為基礎,講述了巨濟女子職業高中女生的故事,她們在準備在最近重組的造船廠找工作時夢想著不同的夢想。雖然他們的成績很低,但他...(詳全文)
【2018韓劇】車達萊夫人的愛情 劇情介紹~夏希羅、安善英、高恩美、金應洙、金亨範、金正旭
《車達萊夫人的愛情》劇情講述三個自高中起為摯友的女人,在面臨中年危機時各自為了過著全新的生活而奮鬥的故事。   【劇名】:車達萊夫人的愛情 【播...(詳全文)
【2018韓劇 福秀回来了】校園愛情喜劇 福秀回来了 劇情介紹~俞承豪、趙寶兒
《福秀回來了》劇情講述了夢想著向毀了自己的前女友和朋友們報仇的替身男,甚至可以代替結婚,可以幫忙跑腿等,他為了復仇不顧一切,與初戀再次糾纏在一起又過著無法控制的...(詳全文)
【2018韓劇 馬成的喜悅】愛情劇 馬成的喜悅 劇情/人物角色介紹~崔振赫、宋昰昀
《馬成的喜悅》劇情講述患有灰姑娘記憶障礙的天才醫生孔馬成,某天突然產生荒唐的記憶,並與一名過氣的女演員朱喜悅墜入愛河的搞笑愛情喜劇。   【分集劇...(詳全文)
【2018韓劇 致親愛的法官大人】電視劇 致親愛的法官大人 劇情介紹~尹施允、李宥英
《致親愛的法官大人》劇情講述出眾的頭腦、出色的外貌,所有基因都一樣的同卵雙胞胎兄弟韓秀浩和韓江浩卻過著完全不同的人生。是一部煩惱該如何守護他人人生笑中帶淚的電視...(詳全文)

留言內容

上一頁  [1]   下一頁  1-0筆 共 0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