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雖然30但仍17》劇情講述年齡30歲但是精神和肉體還停留在17歲的禹瑞麗與誤以為自己害死了禹瑞麗的封閉孔宇振兩人相遇後發生的搞笑治癒的故事。
 
雖然30但仍17
【分集劇情】 
雖然30但仍17~分集劇情1-20
 
【分集劇情】
第21集你是我的棲息地(上)
禹瑞麗看到孔宇振情況有變,馬上衝過去見孔宇振,孔宇振卻留著淚靠在禹瑞麗的肩上,讓禹瑞麗陪他待一會兒。在禹瑞麗的面前,孔宇振總是忍不住,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跟禹瑞麗分享,以致於這一次他有種很想把自己過去的傷痛告訴禹瑞麗的衝動。
 
孔宇振話到嘴邊,沒有把事情說出來,讓禹瑞麗特別的擔心,連工作的時候還一直斜眼看著孔宇振,孔宇振只好寫字條告訴禹瑞麗,自己沒有事讓她不要擔心。姜熙秀到了工作室,孔宇振馬上拿著自己設計好的圖紙,讓姜熙秀馬上開會,然後說出自己經過禹瑞麗的筆記提醒,重新設計的舞台概念。
 
孔宇振跟禹瑞麗一起回家的時候,正好經過一處噴泉,孔宇振便取笑禹瑞麗,讓她再上前去喝噴泉的水。禹瑞麗知道孔宇振在取笑自己,她馬上也把孔宇振做過的糗事說出來取笑孔宇振,最後她忍不住把自己期待,看著噴泉噴水的同時,有音樂又有燈光的幻想告訴孔宇振。
 
孔宇振想到了有一處地方,既可以看到噴泉又有燈光照射,還有優美的音樂,馬上就帶著禹瑞麗一起去看。禹瑞麗看到噴泉還有美麗的燈光,心裡特別的開心,又正好聽到那首她推薦給孔宇振聽的《我需要你》,讓他們兩人都忍不住興奮了起來。
 
孔宇振和禹瑞麗一起散步回家之時,被賣草蓆的大叔稱他們是男女朋友,孔宇振聽了很是開心,於是買下了草蓆,跟禹瑞麗一起欣賞夜景。孔宇振去買東西回來之時,看到路邊的樹幹了,於是用自己的水澆樹,禹瑞麗看到後便想到了17歲時的孔宇振,她不知道孔宇振是否是當年的那個學生,很想問孔宇振又不好意思問,只好什麼也不說,只是在心裡好奇,自己為何會想到當年的孔宇振。
 
回家的路上,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孔宇振和禹瑞麗沒來得及趕回家,只好在遊樂場底下躲雨,這讓禹瑞麗想起了她第一天離開醫院之時,孤立無助在這裡度過一晚的情景。孔宇振看到這樣的禹瑞麗很心疼,他不想急於跟禹瑞麗表白,而想繼續給禹瑞麗加油,等待著禹瑞麗。一早醒來,孔宇振想到了禹瑞麗說過的話,他心疼禹瑞麗為了找舅舅如此辛苦,於是想去幫禹瑞麗找,所以把會議推辭了。
 
劉燦三人一早著正裝,準備去參加教練的婚禮,因為偷吃東西被Jennifer發現,所以狼狽地沒有擦嘴。禹瑞麗看到劉燦的樣子,馬上提醒劉燦,還笑劉燦是一個孩子,讓劉燦一下子覺得,他跟禹瑞麗有了差距,心裡特別的失落。
 
禹瑞麗去參加訓練的時候,申明煥叫禹瑞麗為同學,忍不住責怪了自己,不知不覺間便把金泰琳的韓國名字告訴禹瑞麗,禹瑞麗這才記起金泰琳是自己2005年時的同學。禹瑞麗友好地去跟金泰琳打招呼敘舊,讓金泰琳特別的不舒服,這時委員長親自給禹瑞麗送咖啡,讓金泰琳覺得更是奇怪。
 
第22集你是我的棲息地(下)
劉燦不小心踩到了口香糖,被一個小孩提醒,因為小孩叫劉燦大叔,讓劉燦覺得自己跟禹瑞麗沒有距離了,所以開心得不得了。在劉燦開心之餘,正好看到禹瑞麗從公交車上下來,他於是過去跟禹瑞麗假裝偶遇,陪著禹瑞麗一起回家,沒想到卻被路人認為他們是姐弟或者阿姨之間的關係,讓劉燦特別的不舒服。
 
禹瑞麗回來後,便把自己跟金泰琳是同學的事情告訴孔宇振,讓孔宇振一下子就想到了當日奇怪的金泰琳。孔宇振幫禹瑞麗想了各種辦法,去找禹瑞麗的舅舅,可都沒有成功,聽到禹瑞麗如此期待這次的演出,他只能在心裡期盼著,希望禹瑞麗能夠成功,這樣禹瑞麗便可以找到自己的親人。
 
禹瑞麗在路上練習小提琴的時候,看到天馬上就要下雨了,她只好馬上收拾好小提琴回家去了。禹瑞麗回到家時,突然想到今天Jennifer有兼職,擔心Jennifer沒有雨傘回不了家,於是去給Jennifer送傘。金泰亨提前回來,正好看到Jennifer要走,Jennifer於是把自己之前找人替她的事情告訴金泰亨,同時跟金泰亨道歉。金泰亨因為Jennifer沒有拿走打掃費,想要一次性交給她,可Jennifer不收,所以他送了自己吃的維他命給Jennifer,表達他的感謝之情。
 
Jennifer離開之時,金泰亨看到了Jennifer脫掉的鞋子,想到上次看到兩隻不一樣的鞋子,一下子就想到了禹瑞麗,因為禹瑞麗常常穿錯鞋子。金泰亨有了這樣的想法,他想跟Jennifer問一下上次替工的人,可又覺得Jennifer不可能認識禹瑞麗,所以沒有開口問。Jennifer下樓之後才知道下雨了,她怪責天氣預報沒有通知下雨,這時金泰亨把雨傘送下樓給她。金泰亨剛走,禹瑞麗就出現了,讓他沒有看到禹瑞麗,再一次錯過了。
 
孔宇振跟委員長解說舞台設計的時候,無意間聽到委員長跟記者說的話,讓他知道委員長只是在利用禹瑞麗的事情賣票大賺一筆,所以生氣地罵了委員長,讓他們的談話沒辦法再繼續下去。孔宇振回來之後,便讓禹瑞麗不要參加演出,禹瑞麗不知道原因,她只想完成好這次的演奏實現自己的夢想,所以只能求孔宇振同意她再繼續。
 
孔宇振不肯答應,禹瑞麗只好說明,她可以不睡覺把工作做好,但絕不放棄訓練,讓孔宇振特別的難受。金泰琳接受採訪的時候,無意間從記者那裡聽說了申明煥要跟新人合奏巴赫的事情,這才明白過來,委員長說的一票難求的原因,心裡隱隱地不安。金泰琳跟記者打聽了情況,隨後便在禹瑞麗心情不好沒有練好小提琴之時,故意去向禹瑞麗透露,讓禹瑞麗知道,她不是通過實力跟申明煥合奏的,而是因為她的可憐之處,被委員長利用了。
 
孔宇振阻止不了禹瑞麗參加演出,只好去阻止委員長,不要把禹瑞麗的事情公佈出去。委員長不肯答應孔宇振的要求,還說明禹瑞麗只不過是一個搖錢樹而已,讓孔宇振聽了很是生氣,差點就打了委員長。孔宇振最後鬆了手,他生氣地怪責自己,竟給委員長這種人做舞台設計。禹瑞麗得知情況之後,便回去罵孔宇振,怪責孔宇振知道情況卻不告訴她,難過自己參加演出只是一個噓頭。
 
禹瑞麗很在意自己被利用,卻又違心地表示,她不介意被利用,因為她需要這次的演出找到自己的舅舅,怪責孔宇振管她,孔宇振聽了只好跟禹瑞麗表白,說明禹瑞麗是他喜歡的人。
 
第23集安慰(上)
孔宇振告訴禹瑞麗,他不想自己喜歡的人受到傷害,他害怕禹瑞麗因為這次的事情,而失去了對音樂的喜歡。禹瑞麗聽到孔宇振的話,卻沒有接受他的好心,反而絕決地表示,無論有多少原因,她都不會放棄這次的演奏。禹瑞麗說完之後,生氣地跑去練習,結果因為用力過猛而把琴弦拉斷了。
 
孔宇振回到家,得知禹瑞麗在訓練室熬夜練習,他於是跑去訓練室找禹瑞麗,沒想到保安剛好巡邏,沒有發現訓練室的禹瑞麗,便告知孔宇振稱訓練室沒有人。孔宇振失望地回家,一整晚都無法入睡,早上剛好見到樓梯間開門,他便以為是禹瑞麗回來了,沒想到是進去幫禹瑞麗收拾換洗衣服的Jennifer。
 
禹瑞麗回到工作室上班,想到昨晚跟孔宇振說的話,她沒有開門就直接離開了。小賢見到離開的禹瑞麗,怎麼叫也叫不住禹瑞麗,便只能去埋怨孔宇振,怪責孔宇振跟禹瑞麗說了那些話,傷了禹瑞麗的心。禹瑞麗在公園裡發呆,那位經常來聽禹瑞麗拉小提琴的老奶奶又來了,她開心地告訴禹瑞麗,自己是來等禹瑞麗的,因為禹瑞麗拉的小提琴她很喜歡。
 
Jennifer看到孔宇振在院子裡發呆,便去勸說孔宇振,早點跟禹瑞麗說清楚,因為拖得越久越不好,孔宇振這才拼了命跑去找禹瑞麗。孔宇振見到了申明煥,得知禹瑞麗放棄了這次的演出,因為禹瑞麗覺得她還不夠有資格站在舞台上,所以決定退出了。孔宇振到處去找禹瑞麗,最後在天台上看到了禹瑞麗,他馬上飛奔去抱住禹瑞麗說道歉。
 
禹瑞麗平靜的告訴孔宇振,說明孔宇振並沒有說錯,錯的人是她,因為舅舅早就已經拋棄了她,是她太想要登上舞台而怪責孔宇振的插手。禹瑞麗和孔宇振把誤會解除後,發現這座天橋是幸運的天橋,因為在天橋上她總是聽到好消息,所以她決定以後想孔宇振的時候,就到天橋上來。孔宇振並不想收回自己的話,他告訴禹瑞麗,他要永遠跟禹瑞麗待在一起,讓禹瑞麗聽了心跳得特別的快,她馬上表示是自己血糖低了,讓孔宇振陪她去吃飯。
 
禹瑞麗見Jennifer在吃維他命,因此提到了金亨泰,Jennifer很意外禹瑞麗竟會知道這個名字,禹瑞麗這才告訴Jennifer,這個名字跟她的同學一樣,而她的同學卻想成為歌手。禹瑞麗想到金亨泰的志向,於是讓Jennifer查了一下,看有沒有歌手的名字叫金亨泰,可是卻沒有查到。金亨泰接到了醫院的電話,得知禹瑞麗的住院費,那個匿名者停止匯款了,醫院懷疑匿名者就是來醫院看禹瑞麗的神秘男子。
 
Jennifer為劉燦他們的比賽,準備了豐富的食物送去訓練場,讓劉燦和他的隊友們都非常的高興。孔宇振買了三份禮物,預祝劉燦他們可以獲勝拿到獎牌,劉燦收到禮物特別的開心,開心孔宇振對他的朋友這麼好,更開心以前的孔宇振回來了。
 
第24集安慰(下)
孔宇振告訴禹瑞麗,他不想自己喜歡的人受到傷害,他害怕禹瑞麗因為這次的事情,而失去了對音樂的喜歡。禹瑞麗聽到孔宇振的話,卻沒有接受他的好心,反而絕決地表示,無論有多少原因,她都不會放棄這次的演奏。禹瑞麗說完之後,生氣地跑去練習,結果因為用力過猛而把琴弦拉斷了。
 
孔宇振回到家,得知禹瑞麗在訓練室熬夜練習,他於是跑去訓練室找禹瑞麗,沒想到保安剛好巡邏,沒有發現訓練室的禹瑞麗,便告知孔宇振稱訓練室沒有人。孔宇振失望地回家,一整晚都無法入睡,早上剛好見到樓梯間開門,他便以為是禹瑞麗回來了,沒想到是進去幫禹瑞麗收拾換洗衣服的Jennifer。
 
禹瑞麗回到工作室上班,想到昨晚跟孔宇振說的話,她沒有開門就直接離開了。小賢見到離開的禹瑞麗,怎麼叫也叫不住禹瑞麗,便只能去埋怨孔宇振,怪責孔宇振跟禹瑞麗說了那些話,傷了禹瑞麗的心。禹瑞麗在公園裡發呆,那位經常來聽禹瑞麗拉小提琴的老奶奶又來了,她開心地告訴禹瑞麗,自己是來等禹瑞麗的,因為禹瑞麗拉的小提琴她很喜歡。
 
Jennifer看到孔宇振在院子裡發呆,便去勸說孔宇振,早點跟禹瑞麗說清楚,因為拖得越久越不好,孔宇振這才拼了命跑去找禹瑞麗。孔宇振見到了申明煥,得知禹瑞麗放棄了這次的演出,因為禹瑞麗覺得她還不夠有資格站在舞台上,所以決定退出了。孔宇振到處去找禹瑞麗,最後在天台上看到了禹瑞麗,他馬上飛奔去抱住禹瑞麗說道歉。
 
禹瑞麗平靜的告訴孔宇振,說明孔宇振並沒有說錯,錯的人是她,因為舅舅早就已經拋棄了她,是她太想要登上舞台而怪責孔宇振的插手。禹瑞麗和孔宇振把誤會解除後,發現這座天橋是幸運的天橋,因為在天橋上她總是聽到好消息,所以她決定以後想孔宇振的時候,就到天橋上來。孔宇振並不想收回自己的話,他告訴禹瑞麗,他要永遠跟禹瑞麗待在一起,讓禹瑞麗聽了心跳得特別的快,她馬上表示是自己血糖低了,讓孔宇振陪她去吃飯。
 
禹瑞麗見Jennifer在吃維他命,因此提到了金亨泰,Jennifer很意外禹瑞麗竟會知道這個名字,禹瑞麗這才告訴Jennifer,這個名字跟她的同學一樣,而她的同學卻想成為歌手。禹瑞麗想到金亨泰的志向,於是讓Jennifer查了一下,看有沒有歌手的名字叫金亨泰,可是卻沒有查到。金亨泰接到了醫院的電話,得知禹瑞麗的住院費,那個匿名者停止匯款了,醫院懷疑匿名者就是來醫院看禹瑞麗的神秘男子。
 
Jennifer為劉燦他們的比賽,準備了豐富的食物送去訓練場,讓劉燦和他的隊友們都非常的高興。孔宇振買了三份禮物,預祝劉燦他們可以獲勝拿到獎牌,劉燦收到禮物特別的開心,開心孔宇振對他的朋友這麼好,更開心以前的孔宇振回來了。
 
第25集死亡與少女(上)
公演結束之後,工作室接到了很多的工作,姜熙秀特別的高興,不僅讓禹瑞麗直接轉為正式員工,還給了禹瑞麗一部手機,把禹瑞麗開心壞了。孔宇振帶著禹瑞麗去散步,看到尋人啟示欄時,孔宇振問禹瑞麗,是否要在小區附近尋找舅舅,所以兩人一起去打印尋人啟示找金賢奎。
 
禹瑞麗跟孔宇振說了自己是因為車禍與舅舅失聯的,但在車禍那一天,她見到了本該出差的舅舅,所以她懷疑這件事情與舅舅舅媽失聯有關係。孔宇振回家幫禹瑞麗找金賢奎,還聯繫父親孔英煥一起幫忙,而禹瑞麗則又開始認真開心地練習小提琴。常聽禹瑞麗演奏的老奶奶,很開心禹瑞麗又開始拉小提琴,於是送了一袋玉米給禹瑞麗,表達她的感謝之情。
 
孔宇振收到孔英煥發來的買賣合同,得知房子是國美賢賣的,讓孔宇振覺得特別的奇怪。孔宇振和禹瑞麗去給劉燦加油助威,Jennifer於是讓孔宇振幫她轉答自己的加油,劉燦聽到孔宇振轉答的話語,以為是禹瑞麗的話小小開心了一下,沒想到聽到結尾才知道是Jennifer的話。劉燦因為沒有看到禹瑞麗,擔心自己的腳受傷,又沒有禹瑞麗這個大動力會輸了比賽,心裡有一些遺憾,沒想到這時禹瑞麗就拿著花來祝賀他了,讓他特別的開心。
 
國美賢離開自己的花店一會,回來之時便看到了禹瑞麗落下的記事本,把她嚇了一大跳。國美賢本想安慰自己,可能只是同名而已,沒想到記事本內還有一張禹瑞麗的合照,讓她嚇得把花瓶直接打碎了。劉燦忍著疼痛,拚命的划槳,獲得了15屆清水單人划艇的冠軍,不僅劉燦開心極了,在觀眾席觀看的禹瑞麗和孔宇振也特別的興奮。
 
 
禹瑞麗在去祝賀劉燦之時,才發現自己的記事本不見了,孔宇振知道後馬上去幫禹瑞麗到花店裡去拿。孔宇振去拿記事本之時,正好與國美賢撞倒了,他告訴國美賢,記事本是自己朋友的,正好這時禹瑞麗叫了孔宇振,國美賢於是把記事本留給孔宇振,話也不說就離開了。孔宇振好奇國美賢的舉動,把禹瑞麗送回去之後,便一個人開車離開了。
 
金泰琳因為禹瑞麗想通了很多事情,她打算小歇一段時間去國外學習,所以特意約禹瑞麗出來道謝。金泰琳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禹瑞麗,說明她想去尋找一種,可以讓她用喜歡的方式演奏音樂的方法,讓禹瑞麗也不要放棄自己堅持的音樂,然後送了禹瑞麗一件告別禮物,希望他們再次見面之時,可以一起同台演奏。
 
第26集死亡與少女(下)
國美賢打電話到醫院,想知道禹瑞麗是否醒過來了,可因為她不肯透露身份,醫院不肯告知國美賢,有關禹瑞麗的情況。國美賢關店離開之時,孔宇振在門口叫住了國美賢,質問她是否是禹瑞麗的舅媽,國美賢不敢承認自己的身份,謊稱孔宇振認錯了人之後,就匆匆離開了。
 
劉燦得意騎摩托車載禹瑞麗去兜風,可沒想到聽錯了導航路線走錯了路,最後還爆胎摔車了,因此進醫院去做檢查。劉燦到醫院做檢查,孔宇振這才知道劉燦的腿傷很嚴重,還要打石膏在醫院休養。在孔宇振去問醫生情況之時,金亨泰看到了禹瑞麗,開心地跑上去抱著禹瑞麗,劉燦見了以為是壞人,馬上把金亨泰推開。
 
禹瑞麗知道金亨泰,沒想到金亨泰會變成醫生,在與金亨泰相認之後,她便跟金亨泰問自己的家人以及盧秀美的事情。金亨泰怕禹瑞麗受到打擊,不敢把實情告訴禹瑞麗,只能謊稱禹瑞麗的舅舅舅媽都出了國,盧秀美也失去了聯繫。金亨泰在與禹瑞麗敘舊之後,便想讓禹瑞麗在醫院裡接受檢查,休養一段時間,他再去幫禹瑞麗找新的住處,可禹瑞麗卻要求跟孔宇振他們住在一起。
 
在去給禹瑞麗交費簽字的時候,孔宇振自稱是禹瑞麗的男朋友,以保護人的身份簽了字。金亨泰覺得,他是最瞭解禹瑞麗的那一個人,也是最有資格當禹瑞麗保護她的人,所以他要求跟孔宇振談一談,表明他的身份和立場。孔宇振告訴金亨泰,他感謝金亨泰出現在禹瑞麗的身邊,因為禹瑞麗很想找到自己的朋友,而這段時間禹瑞麗在他們家過得很幸福,他也知道禹瑞麗的不容易,所以他希望金亨泰給禹瑞麗一點時間,讓她適應現在的環境。
 
金亨泰與孔宇振談完之後,正好遇上了Jennifer,這才知道禹瑞麗跟Jennifer認識,而禹瑞麗一直就在自己的身邊,只是自己不知道。金亨泰不受劉燦他們歡迎,當他出現看望禹瑞麗之時,看到禹瑞麗跟孔宇振他們在一起很開心,他便沒有再進去打擾禹瑞麗。禹瑞麗看到金亨泰每次都出現在自己的病房,卻要悄悄地離開,讓她覺得很對不住金亨泰,所以特意叫住金泰亨,把自己此時心中的彷徨與害怕告訴金亨泰,讓金亨泰理解她的陌生。
 
金亨泰在禹瑞麗出院的時候,因為有手術而讓同事去看禹瑞麗,沒想到同事卻無意間說漏了嘴,把盧秀美已死的事情告訴禹瑞麗。劉燦打完針來找禹瑞麗,無意間從護士那裡得知,孔宇振是禹瑞麗的男朋友,讓他很受打擊。孔宇振在病房裡沒有找到禹瑞麗,便到處去找禹瑞麗,這才在樓下找到了為盧秀美死亡傷心的禹瑞麗。
 
禹瑞麗哭得很傷心,孔宇振於是借自己的肩膀,抱著禹瑞麗哭了一場之後,陪著禹瑞麗去拜祭盧秀美。走到盧秀美的牌位前,孔宇振聽到禹瑞麗叫著盧秀美的名字,這才發現死去的盧秀美並不是他以為的那個少女,他於是激動地抱著禹瑞麗,感謝禹瑞麗還活著。
 
第27集離別之曲(上)
禹瑞麗不明白孔宇振話裡的意思,孔宇振卻突然意識到,雖然禹瑞麗還活著,但他卻毀了禹瑞麗的一生,所以難過地離開了。回來後,禹瑞麗因為孔宇振為她還活著感動流淚的事情,覺得心裡更加的難過,國灰她活了下來,而她的朋友卻死了,這讓孔宇振聽了心裡特別的難受。
 
金亨泰做完手術之後,馬上就去找禹瑞麗,沒想到禹瑞麗已經離開了,他只能打電話給Jennifer,求Jennifer幫他好好照顧禹瑞麗。Jennifer見到禹瑞麗回來,馬上去安慰禹瑞麗,之後她才發現孔宇振的面色更差,孔宇振則謊稱自己是疲勞駕駛的原因,著急躲回房間去哭。
 
孔宇振怪責自己,認為是那場車禍,把禹瑞麗的一身給毀了,他再次回到了13年前的那個狀態,不停地怪責自己害了禹瑞麗。劉燦著急出院,想回來問孔宇振和禹瑞麗的事情,沒想到回來時,禹瑞麗已經睡著了,孔宇振也不在房間。劉燦正想找孔宇振之時,看到倉庫的門開著,他這才知道孔宇振在倉庫,可沒想到孔宇振卻滿臉淚水,讓他特別的擔心。
 
劉燦去跟Jennifer打聽禹瑞麗和孔宇振的事情,得知禹瑞麗去拜祭了一起出車禍身亡的朋友,讓劉燦非常疑惑孔宇振的情況,於是再去了一趟倉庫。劉燦看到孔宇振在倉庫裡翻出了以前的東西,而孔宇振滿臉淚水的樣子,又像是回到了13年前,他害怕孔宇振再回到過去的樣子,再次把自己封閉起來。劉燦跑回房間找孔宇振,最後在洗手間找到了孔宇振,於是把自己的擔心告訴孔宇振。劉燦說完自己想說的,才想起要找護照,擔心孔宇振又這樣一走了之,所以他把護照拿走撕了。
 
Jennifer去見金亨泰,把禹瑞麗在孔宇振家裡的情況,如實地告訴金亨泰,讓金亨泰忍不住怪責自己,怪自己在不恰當的時間出了國。Jennifer在金亨泰說了很多如果之後,告訴金亨泰,很多如果都已經發生了,不接受也只能接受,讓金亨泰聽了心裡更加的難受。
 
禹瑞麗一直用睡覺麻痺自己,Jennifer一直細心地照顧著禹瑞麗,而劉燦則守著孔宇振,害怕孔宇振突然就消失了。劉燦想到自己撕了護照,孔宇振肯定哪也去不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沒想到一覺醒來發現孔宇振又不在自己的屋裡,他只能拿著手機到處去找。
 
禹瑞麗半夜醒過來,獨自在院子裡坐著發呆,看到倉庫的門沒關,她忍不住便走進去看了一下。禹瑞麗想到孔宇振不讓她進倉庫,便想離開,沒想到這時孔宇振的手機在倉庫裡響了,她於是進去拿手機,結果無意間發現自己17歲時的畫像在倉庫裡。
 
第28集離別之曲(下)
劉燦下樓找孔宇振的時候,正好與拿著畫像回來禹瑞麗撞上了,禹瑞麗因為孔宇振有她的畫像,很著急地不停問,不知道為何孔宇振會認識自己,而她卻對孔宇振完全沒有印象。劉燦不明白禹瑞麗所說的話,禹瑞麗於是把當年的連環車禍說出來,沒想到卻觸及了Jennifer的傷心事。
 
當年,Jennifer的老公也在那場車禍中喪生,她急於去醫院等老公的手術,卻沒想到在路上與趕去醫院裡的孔宇振撞上,她因此動了胎氣,最後還被告知老公無法救活。劉燦等禹瑞麗說完,才想起上樓看孔宇振離開時會拿的東西,幸好那些東西都還在,讓劉燦慶幸了一下。
 
劉燦慶幸之時,禹瑞麗看到了那個畫筒,認出了畫筒屬於當年的孔宇振,她於是跟劉燦要孔宇振當年的照片。禹瑞麗看到照片後才明白過來,孔宇振就是公交車上給自己指路的同學,而孔宇振之所以會這樣,全是因為她。在禹瑞麗震驚之時,劉燦慶幸自己撕了護照,Jennifer這才提醒劉燦,那護照是失效的。
 
孔宇振拿著護照去了機場,買了一張去最遠的地方的機票,而禹瑞麗這時才明白過來,昨晚孔振宇跟自己告別並不是做夢而是真的,她只能馬上跑去機場留住孔宇振。在禹瑞麗趕去機場的時候,Jennifer發現了孔宇振留下的信,得知孔宇振已經離開了,劉燦於是司機停車回家去。
 
禹瑞麗回家看信,在撿起鈴鐺之後手顫抖著翻開了信,看信裡的內容。孔宇振把自己第一次因為鈴鐺,遇見了天橋上的禹瑞麗,卻誤以為禹瑞麗是盧秀美的事情,都寫在了信裡。孔宇振在知道禹瑞麗叫盧秀美之後,天天都帶著禹瑞麗的畫像,想著再遇見禹瑞麗之時,把車送給禹瑞麗,並與禹瑞麗交朋友。那一次在公交車上,孔宇振遇見了問路的禹瑞麗,終於鼓起勇氣要把畫給禹瑞麗,所以拉著禹瑞麗讓她在下一站下車,沒想到盧秀美突然上了車,讓他害羞的逃跑了。
 
孔宇振認為,是他毀了禹瑞麗的一生,奪走了禹瑞麗的十八歲,讓禹瑞麗與家人失散,他只能跟禹瑞麗說對不起,離開禹瑞麗。長期給禹瑞麗付醫藥費的人到醫院,要求見禹瑞麗一面,醫院只能打電話通知金亨泰,金亨泰於是前往醫院,見一見此人。劉燦在房裡難過了許久,才決定把孔宇振留下的國美賢的名片,拿去給禹瑞麗,沒想到禹瑞麗卻不在房裡。
 
禹瑞麗想孔宇振,她去了那座天橋,可沒有見到孔宇振,因此難過地罵孔宇振沒有守約。這時,孔宇振突然出現在禹瑞麗的面前,跟禹瑞麗不停地說對不起,他本想裝作什麼事也沒有,一直陪在禹瑞麗的身邊,可他發現他做不到,所以選擇離開。孔宇振告訴自己,如果早知道愛上禹瑞麗,會毀了禹瑞麗的一生,他寧願自己輕易地放棄禹瑞麗,但現在他發現,自己已經深深地愛上了禹瑞麗,所以他沒辦法離開禹瑞麗。
 
孔宇振求禹瑞麗原諒,求禹瑞麗讓他留在她的身邊,禹瑞麗則告訴孔宇振,他所說的不是全部。17歲那年,禹瑞麗也在無意間遇見了孔宇振,因為不知道孔宇振的名字,她也非常好奇想要知道孔宇振的名字,跟孔宇振交朋友。
 
第29集鈴鐺第二個故事(上)
2005年的仁川機場,禹瑞麗在那裡練習指法時,看到一個小男孩劉燦為找媽媽而直哭,禹瑞麗只好帶著劉燦去找媽媽,並買了一個蛋糕給劉燦吃,才哄住了劉燦。劉燦吃了蛋糕後很開心,孔賢靜找來了,禹瑞麗於是把劉燦交給孔賢靜,這才想起自己的小提琴沒有拿。
 
禹瑞麗去找小提琴的時候,得知孔宇振幫禹瑞麗交到了服務台,她於是去服務台領取自己的小提琴,然後根據目擊者的描述去找穿著校服,畫筒裡有貼紙的孔宇振,沒想到卻還是跟丟了。禹瑞麗沒能當面向孔宇振致謝,心裡一直耿耿於懷,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在橋上聽到了橋下經過,騎著自行車按著清脆鈴聲的孔宇振經過,所以她買了一個鈴鐺想在下次見到孔宇振之時送給他表示感謝。
 
禹瑞麗幾次與孔宇振偶遇,卻機緣巧合都沒能說上話,好不容易有一次他們同坐一輛公交車,禹瑞麗看到了心裡特別的驚慌。禹瑞麗鼓了很大的勇氣,才拿出自己包裡的鈴鐺,去跟孔宇振搭訕,可因為太緊張她還是沒有說出口,沒能把鈴鐺送給孔宇振。正當禹瑞麗想再次起身,跟孔宇振說清楚之時,孔宇振突然起身跟禹瑞麗說話,讓禹瑞麗又沒能說出口。
 
盧秀美上了公交車,孔宇振害羞得逃跑了,而禹瑞麗則因為孔宇振也認識她,心裡特別的開心,跟盧秀美一起笑了許久,沒想到就遇上了車禍。孔宇振聽到禹瑞麗的描述,認為這並不能改變什麼,他還是認定是自己害了禹瑞麗,禹瑞麗這才告訴孔宇振,那一天她並沒有按鈴要下車,而且她每天都是在下一站下車,然後經過遊樂園,走進清安藝術的練習室訓練,並非孔宇振讓她不要下車的,而她卻讓孔宇振過了十三年孤獨封閉的日子。
 
禹瑞麗告訴孔宇振,是她先認識的孔宇振,是她先對孔宇振動心的,孔宇振這才釋懷,激動地吻了禹瑞麗。孔宇振跟禹瑞麗一起回家,禹瑞麗說了許多的話,讓孔宇振忘記那些不開心的事情,然後把鈴擋送給孔宇振,孔宇振聽了覺得自己又一次被禹瑞麗給迷住了。Jennifer和劉燦看到孔宇振回來了,都非常的開心,孔宇振也向他們保證,以後不會再做讓他們擔心的事情。
 
孔宇振一覺醒來,才知道自己睡過了頭睡到了十一點多,他興奮地想去見禹瑞麗,突然想到自己沒有洗臉,於是去浴室打扮了自己之後,才走到禹瑞麗的房門口,沒想到Jennifer卻告訴他,禹瑞麗已經和劉燦出門去玩了。孔宇振錯過了時間,只好留在家裡打掃倉庫,正好自己的心理醫生打來了電話,他於是出去見醫生,同時開朗地跟醫生談笑起來,讓醫生覺得他的病已經完全好了。
 
第30集鈴鐺第二個故事(下)
劉燦在遊玩一天之後,跟禹瑞麗表白,把他心中對禹瑞麗的所有喜歡說出來,同時為他該結束的初戀做一個了結,因為以後他要跟禹瑞麗做朋友,讓禹瑞麗好好地愛孔宇振。禹瑞麗沒想到劉燦會喜歡她,聽到劉燦的表白,她的心裡特別的感動,她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一直掉眼淚。
 
給禹瑞麗付了十一年醫藥費的金尚植,聯繫金亨泰想要見禹瑞麗一面,金亨泰怕禹瑞麗會混亂,只好約孔宇振出來,先跟孔宇振商量一下。孔宇振回家後,便把金尚植的事情告訴禹瑞麗,同時告訴禹瑞麗,他找到了禹瑞麗的舅媽國美賢,然後把名片給禹瑞麗,可禹瑞麗打電話過去時卻是空號,讓禹瑞麗很傷心。
 
金尚植到家裡見禹瑞麗,跪下跟禹瑞麗道歉,同時坦誠當年是因為他酒駕,沒有栓好篷布,才讓輪胎掉了下來製造了那起那麼嚴重的車禍。金尚植是看了新聞,才知道自己的錯造成了那麼大的後果,他非常的害怕一直躲躲藏藏的,因為無意間得知禹瑞麗昏迷不醒,又被舅舅舅媽拋棄,他才一直匿名付醫藥費。
 
禹瑞麗得知了真相,並不能減輕自己內心的痛苦,她生氣地怪責金尚植。Jennifer買菜回來,聽到了金尚植的話,才知道是金尚植害死了她的老公,她也傷心地過去打罵金尚植。Jennifer哭過之後,把失去老公的事情告訴禹瑞麗他們,然後又開始指責自己,因為傷心過度而害死了自己肚子裡的孩子。
 
禹瑞麗和孔宇振聽了Jennifer的故事,都勸說安慰Jennifer,讓Jennifer放下過去的事情,好好地活下去。金尚植在道完歉之後,便去了警察局,坦白當年的事情自首歸案。禹瑞麗因為舅舅舅媽拋棄她的事情,想要扔掉那張放在小提琴裡的錢,可扔掉之後她又捨不得,所以重新撿了起來。
 
劉燦去訓練的時候,在樓下遇到了禹瑞麗,禹瑞麗有些尷尬地不好意思抬頭見劉燦,劉燦費了半天的勁,才讓禹瑞麗忘記他昨天說過的話,像以前一樣跟他相處。孔宇振在工作室開會的時候,喝了禹瑞麗的水,小賢見到了很是奇怪,孔宇振於是坦白,他與禹瑞麗交往的事實。
 
超市工作的大嬸給禹瑞麗打來電話,因為她對國美賢很有印象,所以打電話給禹瑞麗提供了一些關於國美賢的消息,禹瑞麗這才知道舅舅舅媽早已經離婚了。知道離婚的事情,禹瑞麗便可以接受國美賢不願意跟她聯繫的原因,可想到舅舅又破產又離婚,讓她還是很擔心,所以想去找國美賢問一下舅舅的情況。
 
國美賢的花店暫停營業,禹瑞麗找了一天都沒有找到國美賢的下落,沒想到國美賢卻主動找來了。
 
第31集質樸無華的真心(上)
孔宇振給國美賢留言,說明禹瑞麗知道國美賢離婚的事情,而禹瑞麗認為是她的原因才造成國美賢和金賢奎離婚的為此特別的內疚,所以孔宇振請求國美賢,出面見一下禹瑞麗,別讓禹瑞麗一輩子內心不安。國美賢聽到了留言,也看到了來找她的禹瑞麗,良心不安地去找禹瑞麗,決定把這一切說清楚。
 
國美賢把金賢奎留下的日記本給禹瑞麗,說明當年金賢奎也是被人騙破了產,可他卻因為房子對禹瑞麗的重要性,堅持不肯賣掉房子。金賢奎怕他守護不了禹瑞麗的房子,只好跟國美賢離婚,讓國美賢當禹瑞麗的監護人,而此時的他卻因為病重還要強撐著處理破產的事情,最後終於支撐不住去世了。
 
禹瑞麗得知金賢奎病死了,很傷心地去祭拜金賢奎,怪責金賢奎沒有兌現諾言,沒有按照約定來見她。孔宇振在祭拜之後,把國美賢留下的銀行保險櫃的鑰匙給禹瑞麗,說明國美賢賣了房子卻沒有動那筆錢,但又沒臉把錢給禹瑞麗,所以將鑰匙交給了他。禹瑞麗拿到鑰匙,自責地怪金賢奎不早早處理掉房子,這樣金賢奎就不用撐得那麼辛苦。
 
禹瑞麗得知了舅舅的事情之後,去醫院見了金亨泰,金亨泰特意為當時說謊的事情,跟禹瑞麗道歉,同時把自己的想法都告訴禹瑞麗。金亨泰原本以為,禹瑞麗的生活裡只有他,認為禹瑞麗醒來後,就應該留在他的身邊,可偏偏禹瑞麗卻先遇到了孔宇振,讓他特別的埋怨,但現在他全部釋懷了,他應該感謝孔宇振他們,讓禹瑞麗重新得到幸福。
 
孔宇振帶禹瑞麗去醫院,參與慈善公演,陪伴醫院裡的病人,孔宇振的醫生見到禹瑞麗之後,便把孔宇振對禹瑞麗誇獎的話,全部告訴禹瑞麗,讓孔宇振覺得難為情極了。因為這一天的表演,孔宇振和禹瑞麗都想到了用音樂治病的方法,兩人不約而同地買了同一本書,想要讓禹瑞麗在音樂方面繼續深造。金泰琳給禹瑞麗發了郵件,說明了她在德國深造的事情之後,把她偶遇以前的那個教授的事情告訴禹瑞麗,讓禹瑞麗知道,教授很願意讓禹瑞麗前去重新深造,她也不想埋沒禹瑞麗的音樂天賦,讓禹瑞麗認真考慮此事。
 
禹瑞麗不知道要怎麼做選擇,她想學習音樂治療,也想去德國深造,而現在的她也必須考慮到自己的年齡問題,所以讓她很難做決定。禹瑞麗在聽取了多方面的意見之後,給金泰琳回復,說明她會去德國。孔宇振支持禹瑞麗去德國,又很捨不得禹瑞麗,又怕禹瑞麗在德國過得不好,於是在禹瑞麗出國前的一晚上,不停地給禹瑞麗囑咐,而禹瑞麗則簡單的說明,他們十月份會再見,讓孔宇振好好工作就好。
 
第32集質樸無華的真心(下)(結局)
禹瑞麗出國了,孔宇振覺得整個人的魂都跟禹瑞麗走了,無論誰跟他說話,他都不讓他們開口,只想一個人待著。孔宇振一個人傷心地躲進房間,這才看禹瑞麗留下的信,等看到最後他才知道,禹瑞麗已經改變了主意,決定不去德國了,讓孔宇振去老地方見她。
 
孔宇振知道禹瑞麗沒有走,馬上衝下樓去找禹瑞麗,Jennifer和劉燦都因此笑孔宇振,不給他們開口說話的機會。孔宇振一口氣跑到了天橋那裡,聽禹瑞麗一口氣說完她決定留下的想法之後,他才問禹瑞麗為何昨晚就做了決定,卻到今天才給他信。
 
禹瑞麗聽到孔宇振的話,怪責孔宇振不給她說話的機會,也不等她拿出信,就害怕掉下眼淚逃去公司了。禹瑞麗解釋了原因之後,又坦白所有人都知道她留下的事情,只有孔宇振一人不知道,因為孔宇振只顧自己傷心哭,沒有給他們說此事的機會,讓孔宇振也不好怪責什麼,反正禹瑞麗留下他就很開心了。孔宇振開心之後,才想起自己訂了機票,後天要去德國看禹瑞麗,現在必須先取消掉,禹瑞麗知道後忍不住笑孔宇振,後天就去德國還哭得那麼傷心。
 
幾個月後,劉燦要搬回自己家裡去住,Jennifer也要去過自己的新生活,也準備從家裡搬出去,讓禹瑞麗突然覺得很失落。禹瑞麗想到,以後房子裡只有她和孔宇振兩人,忍不住就臉紅了起來,還為此有點失神。小賢聽到姜熙秀說喜帖的事情,才想起孔宇振去首飾店定制首飾的事情,於是把這件事情告訴禹瑞麗,讓禹瑞麗知道,孔宇振可能準備跟她求婚了。
 
禹瑞麗想到自己才十七歲,考慮結婚有點害怕,可想到她已經三十一歲了,考慮結婚也是應該的,所以心裡忐忑不安。孔宇振突然穿得很正式,還帶著禹瑞麗去吃牛排,讓禹瑞麗覺得孔宇振是真的要求婚了,所以等孔宇振準備從口袋裡掏出禮物之時,她馬上就緊張地伸出自己的手,說明她同意了。孔宇振不知道禹瑞麗說的是什麼意思,一臉茫然地看著禹瑞麗,禹瑞麗只好一口氣說清楚是求婚的事情,孔宇振這才搖搖頭說不是這件事情。
 
孔宇振解釋自己穿得正式,以及帶禹瑞麗來吃牛排的原因,然後才把禮物拿出來,說明他為禹瑞麗訂製了鈴鐺鑰匙扣。禹瑞麗得知孔宇振的禮物,為自己誤以為求婚覺得尷尬極了,一直低著頭不敢看孔宇振,而孔宇振則怪自己沒有買戒指來。孔宇振在離開餐廳之後,才告訴禹瑞麗,他知道現在讓禹瑞麗想結婚的事情很勉強,他讓禹瑞麗放心不用去想,他一定會等到禹瑞麗完全準備好了,再跟禹瑞麗談婚事。
 
Jennifer準備走了,家裡的每一個人都給她準備了禮物,禹瑞麗也兌現與Jennifer的約定,送了一雙鞋子給Jennifer。只有禹瑞麗和孔宇振兩個人的生活,他們兩人過得無比的自在,禹瑞麗也在拜祭金賢奎的時候,通過金民奎,與國美賢和解,恢復了他們的好關係。
 
劉燦再一次得獎,回家裡跟孔宇振他們一起慶祝,因為Jennifer沒有到,他們覺得很是失落,沒想到Jennifer卻脫胎換骨般出現,給他們大大的驚喜。一家人重新聚在一起吃了一頓團圓飯,還拍下了大合照,個個都笑得特別的開心,隨後他們每個人的喜事就一件接一件的來。 
  
【圖片cr:SBS】
小宅戲劇週記
韓劇節目表只在APP

QR-Code安裝


加入小宅戲劇週記 粉絲團!
Facebook←讚一個!小宅戲劇週記!
Facebook share Google PLus share Twitter share Plurk share
★最新文章【2018韓劇 狐狸新娘星】職場愛情劇 狐狸新娘星 分集劇情1~20(10集更新)
《狐狸新娘星》劇情以仁川機場為背景,敘述在機場工作的人們所發生的故事。   【人物介紹】  李修淵-李帝勳 飾 仁川機...(詳全文)

留言內容

  ayci3 2018-10-07 23:37:12 114.25.192.*
當初說好像要演40集的?~
版主回應:
後來就是32集完結哦  
 
上一頁  [1]   下一頁  1-1筆 共 1 筆